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503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五百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五百三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五百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五百三卷目錄

 武定府部彙考三

  武定府風俗考

  武定府祠廟考寺觀附

  武定府驛遞考

  武定府兵制考

  武定府物產考

  武定府古蹟考陵墓附

  武定府土司考

職方典第一千五百三卷

武定府部彙考三编辑

武定府風俗考    《通志》《府志》合載编辑

府屬

《舊志》:俗尚強悍難治,松皮覆屋,蓑氈蔽身,交易用鹽,建學校之後,舊習漸遷。

志草俗尚樸,魯士民勤業,駸駸有省會之風,《郡志》:民樸而儉,士醇而不浮。

漢人歲時節序之俗與,各省相同者如衣冠皆遵時制,元旦祀天地祖先相賀,上元張燈火,清明插柳掃墓,端陽飲菖蒲雄黃酒,中元祭先祖,中秋果餅拜月,重陽飲菊花酒,十二月二十四日祀GJfont,除夕守歲,以上數事按漢人來自各省。故與各省相同,與各省稍異者,元旦採松葉鋪地敬客,亦然立夏日以灰圍屋,謂蛇不敢入,六月二十四日,夜束薪為燎燃之,以腥肉為牲,互相餽請,謂之火把節,又謂星回節,相傳漢彝婦阿南夫為人所殺,誓不從賊,以是日赴火死,國人哀之,故為此會。南詔皮羅閣欲并五詔,建松明樓誘五詔同至祭祖,因舉火焚之,人無識其謀者,惟鄧睒詔妻慈善勸其夫勿行,夫不從,慈善以鐵釧約夫臂,既而果被焚死,各詔屍莫能辨,獨慈善以鐵釧故得夫屍歸葬,皮羅閣聞其賢,智欲娶之,慈善佯諾,葬後閉城自固。南詔圍之食盡盛衣冠自縛於坐,竟以餓死。俗謂星回節,惟慈善足以當之,一云孔明以是日擒孟獲侵夜入城,父老設燎以迎,《通志》又云:為炬照田苗以火色占農一曰,焚蟲一曰,逐疫未知,孰是除夕燒兜羅香以辟邪。

武定府祠廟考        《通志》编辑

本府和曲州附郭

風雲雷雨山川壇 在府南一里,按《府志》:在南門外;

社稷壇 在府治西一里,按《府志》:在府西門外;郡厲壇 在府治北一里,按《府志》:在北門外;城隍廟 在府治東門,按《府志》:附州城隍廟在府城隍廟側;

關聖祠 在府治後;

文昌祠 在文廟左;

忠烈祠 在府東門外,祀死難僉事張澤。同知袁俸、知州秦健、吏目劉瑀、照磨張成、知事高心、巡檢俞柏官、教授常存仁、生員楊忠惠春秋二仲祀事,詳別傳;

呂公祠 在府西祀,巡撫呂光洵春秋祭;東嶽廟 在府城東北。

元謀縣

風雲雷雨山川壇 南壇在南門外圓頂山巔,北壇在北門外禡灑山麓。康熙三十五年,知縣莫舜鼐查舊址築土壇臺以妥神享;

社稷壇 在縣南;

城隍廟 在北城;

文昌宮 在東城;

關帝廟 在城中;

東嶽廟 在北門外河壩;

三元宮 在南城;

土主廟 在南城東;

祿勸州

風雲雷雨山川壇 在州南門外;

社稷壇 在州北門外;

厲壇 在州北門外祭日同府;

關聖殿 在南門內;

諸葛祠 在南城樓;

東嶽廟 在南城外。

寺觀附编辑

本府和曲州附郭

正續寺 去城五里,元時建,明崇禎年間重修;藏經閣 舊名建文閣,在正續寺後,明崇禎間建,僧性遍募修,易今名設建文遺像於閣下,旁列從臣史彬等十一人,木主知府顧岱撰忠臣十一先生碑記;

大法明寺 在府城東三里;

關聖宮 在府治西南,明崇禎間知府盧懋鼎重修,前有拱日樓,今為習儀之所;

燃燈寺 在府治東三里;

太和寺 在舊和曲州西南山麓;

福田寺 明萬曆二十八年,知府劉懋武建;圓通寺 在城北;

觀音閣 在獅山右巖;

元真閣 在獅山巖;

三教庵 在獅山右巖;

獅子閣 在獅山左巖。

元謀縣

報恩寺 在縣東習儀之所;

法林寺 二寺在縣城東北五十里雷應山;洪福寺   彌勒寺   祖師閣 以上寺閣俱在縣治西北長山中,即吾必奎寨;大慈寺 在縣東馬頭山之巔即茶房;

觀音閣 在縣西門外,即一憩亭,有古樹三株,叢陰密茂可以避暑;

西林寺 在縣西大梁山;

迴龍寺 在縣西北迴龍山麓;

觀音寺 在縣北車良居;

清涼寺 在縣西北翠峰山;

準提寺 在縣東北廣福山;

法靈寺 在縣東北雷應山;

香山寺 在住雄山半嶺,殿宇結構,幽雅精嚴,天童釋超,仁潛修於此。其徒明岐有八景詩;雷應茶庵 在住雄山之下,今改為東山書院;觀音殿 在縣西北怕染山巔;

燃燈寺 在縣西北怕染山麓;

海會寺 在縣北虎嘯山下;

廣濟庵 在縣南佛應雷山;

觀音庵 在縣北虎嘯山;

祖師殿 在縣東三里許,今改為龍翔寺;玉皇閣 在清涼寺傍;

三官殿 在縣北城隍山左,清流縈迴其下,名曰洗馬塘;

佛日寺 在縣北中山,天童釋明岐新建;玉皇閣 在南門內;

中山寺 在城北四十里;

魁星閣 在東城樓。

祿勸州

文殊寺 在州北門外,舊治遺址治遷而荒者七十年。明萬曆甲戌郡人合謀於僧興瓊而成之;

西林寺 在州南二十里翠峰山;

五龍寺 在州東北五十里,撒馬邑林木深密,石隙玲瓏,周圍出清泉數處,故云五龍近寺,一帶田畝賴其灌溉;

清寧庵 在州北十里;

太平庵 在城東南五里;

芭蕉庵 在州東二十里的多村;

香海庵 在州東南八里;

普照庵 在州東二十里的多村,居民董星庵為僧性用建;

仙臺觀 在州南十里;

玉皇閣 在城中州治後,創建不知何年,父老傳云創自明之盛時,有禱輒應,

皇清康熙三年,霪雨不止,知州彭蠡率州民祈禱而

霽,歲以有秋。

武定府驛遞考     府縣《志》合載编辑

本府和曲州附郭

和曲驛 設東門外,站接高橋,羅次富民縣止;虛仁驛 設於高橋,站接元謀縣止;

姜驛 設於金沙江外,站接黎溪止;

環州驛 設於元謀縣,站接姜驛,以上四驛今俱裁。

府前鋪   尖山鋪   里仁鋪

麻地鋪 至者渡關交富民界;

鷂鶯鋪   矣壩鋪

虛仁驛鋪 交元謀界;

舊州鋪   者昌鋪

白花山鋪 交羅次縣界;

小甸堡 堡夫五十名,應往來官員扛抬,站夫無工食,係和祿二州撥給冷飯,田自耕自食。元謀縣

縣城十五里至茶房五里,至望城關;

縣城三十里至官莊八十里,至金沙江;

縣城二十五里至月白三十里,至河郎;

縣城四十里至大己堡十五里,至猛令哨;縣城二十里至阿郎三十五里,至烏山哨;縣城二十里至東甸三十里,至南號哨;

環州驛 今裁。

縣前鋪   茶房鋪

武定府兵制考     府縣《志》合載编辑

本府

皇清開滇兵制

援勦左鎮總兵官,順治十七年,設駐劄武定府:中左右遊擊三員  守備三員

千總六員     把總十二員

馬戰兵六百名   步戰兵一千五百名守兵九百名

復滇兵制

武定營參將,康熙二十一年,設駐武定府:守備一員     千總二員

把總四員 存城二員,分汛祿勸元謀二員,馬戰兵一百名   步戰兵四百名

守兵五百名

舊設今裁駐防衙門:

援勦總兵官一員

中左右營副將各一員

中左右營守備各一員

舊設久廢駐防衙門:

遊擊一員     尋武參將一員

常勝營 在府西門外,健丁五十名,放炮吶喊定更,守備一員,把總一員,哨官四員,兵五百名。和曲州

雞街子 在府城南七十里,接富民縣界為武陽雄,關滇西鎖鑰撥兵汛防;

大麥地 地西七十里,接祿豐縣界,近魯魁山,土賊出沒為患,撥兵汛防;

灑樹依 在城東南六十里,設兵汛防;

虛仁驛 在城西接連環州彝界,撥兵汛防;法烏營 在插甸去城六十里,今廢。

元謀縣

武定營分防千總把總各一員,按季更換,目兵五十名。

祿勸州

杉松營 在州北四十里,接撒甸,東川為土彝咽喉。康熙二十二年,武定守備武崇年通。詳設千總一員,兵二百名駐防;

普渡河 在州東九十里,接東川為土賊出沒之所,兩岸懸巖峻嶺,河水流其中,設巡檢一員;鸚GJfont嘴 在州東一百里,普渡河東岸,嶺上左右皆峭壁巉巖,深溪大澗中分,一徑為曲,尋往來必經之地,入十里許,突起一峰,形如鸚嘴,橫於路前,前後設三哨,百總一名,兵五十名,汛防;撒馬基 即金沙江渡口也,兩岸山皆萬仞,江水深不可測,路踞山之巔,跨山而下,臨江為祿勸盡境,過江即獅廠隸蜀,會川衛東川法GJfont等彝,出沒不時,滇蜀土目趾壤相錯,彝性貪而善疑,搆釁擾民,實難預料,有兵十名,在彼查稽防汛;

松滋營 在撒甸後,控制土彝,今廢;

補知營 接壤尋甸為東川法GJfont僻路,野賊乘空剽掠,設營防禦,今廢;

他頗營 與補知聯絡控制,今廢;

武定府物產考        《通志》编辑

府總

梭羅木 出府城;

酸角 形似皂角而小味酸;

鯖魚 出本府;

巖羊 出祿勸州;

龍腦石 出獅子山;

明礬 出元謀縣;

銀 出獅子廠四川會川衛地,課歸雲南隸武定府,清軍同知代徵有無不常;

鐵 出大麥地,廠鷓苴廠矣,納廠落拖廠趙,普關河底廠以上五廠,在和曲州境者,寡村全壟廠甲甸村只苴廠以上二廠,在祿勸州境;銅 出花箐廠,在和曲州;

鹽 一出和曲州境內,草溪井,一出元謀縣境內,只舊井舊係百姓,自備工本煎銷額鹽四萬九千九百九十二觔,納課銀二百六十二兩四錢六分,遇閏加鹽四千一百六十六觔,加銀二十一兩八錢二分一釐六毫六絲,民賴其利,因吳逆據滇黑井,奸商包納課價,令食黑井額鹽,

皇清康熙二十八年,知府王清賢詳請,照舊煎銷;

蛇 產深山大箐中,有長一二丈者,能傷人;獅山石 有花文可作,圖章器皿但不堅潤;石燕 出誇興山土中,天將雨輒聞飛羽聲;礪石 出金沙江邊。

武定府古蹟考        《通志》编辑

本府和曲州附郭

躍龍亭 在文廟泮池,前明建,文帝信宿,於此螻蟈哄鳴,帝意惡之,至今遂絕;

禮斗臺 在獅山巔,建文帝禮斗於此,有蒲團跡尚存;

三石塔洞 在武陵西山頂,有石如塔,洞內石盆漬一異石狀,如鐘色若玉;

金剛經 御史劉維既建,浚泉亭觀獅首處欲為賦,一篇以表之。夜夢衣百結者,來恍惚似婦人告維,曰聞公欲寫賦,於此甚善,但此處吾用力甚多,公寫賦後幸為我寫,金剛經一卷維覺薰沐寫,經楷書古健寺,僧奉為異珍;

石將軍 在府城北二十里,傳唐宋時,往滇者某沒於此,土以石頭,靈郡人范應貴有當年鐵作膽,今日石為身之句;

浚泉亭 在獅山之巔,結構精工,前為流泉曲水,古木一株,枝幹蒼古,如虯如龍,常有海中荇藻掛於其上,亦奇觀也,今廢;

枯樹 在正續寺建,文閣後有枯樹大十餘圍,高數十丈,枯百年矣,寺僧伐而薪焉,未盡僧性遍,重建是閣規模視昔有加,樹復榮繁蔭可悅;白玉蟾符 碑在關帝廟;

盤陀石 寬平可坐數十人,煙霞萬壑與松濤鳥語相映,根則玲瓏古峭,殊有奇致;

香泉祓禊 在城東二里,春日水香,莫春時人爭載酒,祓濯俗云:濯之去疾,至立夏三日止。元謀縣

日燦金沙 江不隸於縣,而流經萬山絕壑之中,皆峭壁懸崖,平分對峙,容其水勢,奔放若走蛟龍,惟縣治北界接連渡口,漾出平灘,一望汪洋天霽,雲捲日色,與水光爭射,燦成五色,飛霞騰空,上下絢爛,奪目凝睇之際,不盡奇異之觀;月篩古樹 即一憩亭,在西門外,樓結兩層檻開,八面參天,喬木一畝,濃陰傍縈,流水一灣,當戶綠疇,千頃洵美景也;

東山眺遠 即雷應山也,上有梵剎二雄峙,東北之郊,俯瞰西溪,一帶近倚翠屏,欲插漢遠,鋪丹嶂若浮空,月映層川霧,迷絕壑晴煙,浴碧霜葉飛,紅變幻爭奇,不一其狀,登臨凝眺,誠屬巨觀;

西河泛舟 西溪河自法納河泝流而上二十五里,至阿琅渡中,惟清淵澗轉出小巒,斜倚澗畔餘上下各數十里,皆山形連接劈分兩崖,石壁削成下容溪水,一碧奔瀉,又有飲犀,渚睡龍淵小廬江,香花塘俱在,嵌岩之下,石穴深浚溪流過處,瀲灩瀠洄泛舟其中,則逐水波紋對岸,山色仰映天光,一線抑或夜月輕橈之際,間以清歌,孤峰絕壁之巔,接以簫管而水聲,谷響四面俱應,是以元邑一佳景也;

平沙雁渚 滇南無鴻雁,即間有一二皆飛,鳴而過獨元謀苴寧一帶平沙水,渚千百成群棲止其地,約略計之,每至萬數來以,仲秋去以,暮春為其地,沙明氣暖而兩岸之遺秉滯穗足,供

其食也,誠滇中之所罕見者矣;

元馬塚 常璩曰會無縣,有元馬河,元馬日行千里死於此,遂埋焉,有塚有祠,土人謂馬為謀,故名元謀;

仙奕局 在縣西北七十里,金沙坪之隅,一大石如桌上有碁局,石子猶存,相傳為仙人奕碁於此;

諸葛壇 在縣北二十里,清淵澗,相傳蜀漢孔明南征孟獲過此築,至今遺址尚存;

元馬祠 在馬頭山,久廢;

元兵寨 在縣西二十里西溪河西山頂,周圍一里,石址猶存;

入定石 在縣東北五十里住雄山巔,明萬曆間有龍海童女阮氏趺坐其上,數月不食,遂入定焉。

祿勸州

秀屏排闥 即北門外文殊寺也,高數十丈,一徑紆折而上,梵宇弘敞,後山聳出如屏掌,鳩遶其前,盤龍環其右,群峰排拱原隰繡錯,花香鳥語之勝悅人心目,知府王清賢勸農常憩其處,題曰滇之峨眉;

鳩水迴瀾 在州東白塔山下;

石牛臥水 在安甸莊大河內;

溫泉浮玉 在州東一百里達磯村旁,普渡河內,泉源潔清見底,浴之可以療病,泉畔松風鳥韻,饒有曠致;

石人 在掌鳩甸,土人傳為僊蹟,按《明通志》:昔有僊翁騎驢至此,驢為道傍,石人所駭僊翁怒拔劍斬之,今其身首宛然;

廢易籠縣址 在州北八十里,昔羅婺蠻所居,按《明一統志》:在州北一百八十里地,名倍場,有二水相合繞城而東,蠻語謂洟為水籠為城,因此為名,昔羅婺大酋居之,為郡酋會集之所,元置易籠縣明省;

石泉 在州東一百二十里,灑交營坡,坡有大石,泉出其上,終日汲之不涸,終歲不取亦不溢,相傳武侯南征,人馬皆渴,用劍撥出者。

陵墓附编辑

本府和曲州附郭

元安慈塚 在龍三藏去府三十里;

楊克年墓 在府治草溪;

烈婦墓 在舊和曲州,名氏不可考;

楊春震墓 在冷村;

馬乾墓 在府治。

元謀縣

元人墓 宗裔駐牧於此,故所在,俱有不能考矣;

貞烈墓 楊鵬升妻李氏葬金沙坪之隅;徐升曜墓 在馬頭山;

奇童墓 在城東門外,即李應宗明時人。

武定府土司考        《府志》编辑

本府

阿而 宋孝宗淳熙間,段氏舉為羅姿部長;矣襪 阿而子襲父爵,雄冠三十七部;

矣格 矣根子,元世祖親征首先歸附,授羅婺萬戶侯,將仁德于矢二部,名為北路陞,北路土官總管;

郡則 一名虧則矣格子襲父爵,中統中將仁德于矢二部,各立路為羅勝路土官總管;安邦 一名阿己郡,則子襲職至元七年,改本部路為武定路,軍民總管府土官總管;

安慈 字惠山安邦子授武德將軍,有功陞雲南行中書參政;

弄積 一名三保奴安慈子襲職,有功陞,兼管八百司元帥亞中大夫;

廣哀 本僰彝職土知縣世襲;

商勝 弄積妻洪武十六年,明兵入滇,婺備糧迎金馬山歸附,授中順大夫武定軍民府土官知府;

海積 商勝子襲職;

薩周 海積妻積朝覲卒於會同館,永樂四年襲夫職;

商智 海積子,永樂十一年襲;

阿寧 商智叔海積弟,商智無子,正統三年襲;矣本 阿寧子襲職;

金甸 矣本子襲職;

阿英 矣本子金甸弟,弘治元年,襲賜姓鳳氏;

鳳朝明 字子昭,土名矣祿鳳英子;

鳳詔 字承恩,土名矣折朝明子偕妻索林奉母瞿氏守土,嘉靖六年丁亥遭叔鳳朝文之變,詔母子寫彝書示,文文平論功襲父職,奉征蒙自嶍峨卒于軍,嘉靖四十四年,瞿氏養子鳳繼祖復叛,按鳳氏既革世職子孫淪于火頭賒卓者,鳳氏裔婦也,

皇清康熙八年,抗糧知州彭蠡申詳督撫奏,

聞命援勦左鎮沈應時勦之,駐撒二年,卓GJfont匿,法

GJfont母家沈索之,急其母家,縛卓贅夫魯雞並婢偽為卓以獻,後復竊入撒寨稱土舍制,諸馬焉按《通志》:土官鳳氏。明初其先弄積妻商氏倡眾歸附,授土知府,正德間弄積三世孫阿英改姓,鳳其子朝文叛,後孫繼祖復叛,巡撫呂光洵滅之,疏改流官,授鳳曆府,經歷以永,其嗣後每朔朢彝目輩,咸稽首於府幕,知府劉寅坐廳事見之,懼其為後患,乃請於巡撫,陳用賓以他罪殺之,鳳氏遂絕,萬曆丁未,阿克自稱鳳氏餘裔,作亂屠府城,尋躪省城脅取府印而去,官兵四路追捕,生擒之,獻於朝磔西市。

元謀縣土官阿吾元土知縣廣哀之子,本僰彝種,明初歸命遂令招諭縣民得世襲土知縣,後以設流革除安銓鳳朝文之變,其裔吾大用效順殺賊克舉之變,其裔亦以三百眾同,官兵恢復縣治。天啟中,吾必奎討霑平累功,守備乙酉叛擒獲斬之。

金沙江巡檢司土官李安吉娜,明初以部尉從觀音保出降,後從沐英攻烏撒,討永富謀叛,土同知段惠又從征,越州累功官,巡檢今絕,劉保山亦以觀音保部曲歸附,諭烏撒永昌越州,功授摩耳山巡檢尋,裁今絕,金沙江巡檢設流;

阿吾 廣哀子,明初沐帥開滇歸命,招諭縣民仍襲;

吾大用 吾超裔安銓鳳朝文之變,效順殺賊有功,改職巡捕;

吾孟才 大用子克舉之變,以三百眾,同官兵恢復縣治;

吾必奎 道南子,天啟間,霑平安效良叛必奎從,巡撫討之,有功炎,方松林等站叛,必奎恢復蜀道,復通安效良,縛安應龍併烏撒衛所,各印以獻勞其使歸之,至曲靖被殺,效良復糾水藺二酋人犯,必奎堅守,炎方以老賊眾,乘間與袁善夾擊,大敗之累功,守備由此跋扈,乙酉因參將李大贄屯會川數擾,諸彝必奎,不能堪,遂反沐國公遣土官祿永命沙定洲,同大贄勦之定洲不至永命等,進兵元謀,追至會川,必奎自殺,遂平職除;

種人

漢彝 俗舊不務蠶桑紡織,知府王清賢設法委曲教導之,始稍知習業;

回回 惟認其教曰:教主不食豬犬,非己殺之,牲畜不食;

僰人 係土著男子,以帕為冠,婦人出輒以帕覆頂,面別有鄉談,性醇謹,務農元明間有舉貢生員出其中,朔朢不容乞火;

彝 性畏寒,喜浴,別有書字,女人挑擔,男子抱兒杵,臼造米不食夙糧,此種元謀縣為多;蘇 潛居深山,板片為屋,種蕎稗為食;玀GJfont 在和曲之鋪西永北,祿勸之,硝井等處為多,耕種山田,肩挑背負採薪揀茵,貿易鹽米;白彝 即白玀猓住和曲之麻地,法朗祿勸之,大彌陀龍潭等處,性狡,包頭洗面,不挽長髻,迎春日赴各衙門吹笙跌腳;

黑彝 即黑玀猓雜處山阱中,GJfont頭跣足挽髮捉刀,婦人辮髮用布裹頭,不分男女,俱披羊皮,嫁女與皮一片繩,一根為負背之具,或用筍殼為帽,衣領以海蚆飾之,織火草麻布為生星,回節列炬殺,牲祭祖先老幼圍坐火下,吹笙撲跌飲酒為樂,其祝以鈴,其占以蚆錢,草簽或雞羊骨為之,相見亦有尊卑上下之禮,交易用木刻記數,別有書字,見漢人輒避,性畏鬼,親死葬之以火,遇有疾病,謂親為祟,用豬羊禱祀之;麥岔 住白沙,娶婦以牝牛為聘,吹笙飲酒擔柴荷蕢,治生勤苦。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