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508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五百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五百八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五百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五百八卷目錄

 蒙化府部彙考二

  蒙化府風俗考

  蒙化府祠廟考寺觀附

  蒙化府驛遞考

  蒙化府兵制考

  蒙化府物產考

  蒙化府古蹟考陵墓附

  蒙化府土司考

 蒙化府部藝文一

  元珠觀記        明張志淳

  蒙化府志序        朱光霽

  星回節胜賦         官直

  錦溪橋賦          朱衡

 蒙化府部藝文二

  渡蘭滄歌          闕名

  天威逕          唐高駢

  中秋寓蒙冷泉庵      明楊慎

  蒙城課士         姚大英

  石門山行         李元陽

  蘭滄橋          張佳印

  自漾備趨金齒        前人

  滄江懷古         馬繼龍

  秋遊元珠觀         梁佐

  晚歸太極山房       左文彖

  漾備道中          童軒

  題元珠觀         黃東山

  龍池秋月          童昱

  金齒道中          前人

  伏虎寺          雷應龍

  石門           鄧原岳

  元珠觀即事        郭廷珪

  前題           左文臣

  小哨山谿見梅        前人

職方典第一千五百八卷

蒙化府部彙考二编辑

蒙化府風俗考    《通志》《府志》合載编辑

士人冠婚皆用家禮,民間相尚以樸質,飲食服用視列郡為儉。

敦樸恬雅,土風醇厚,絕無浮誇。

人民樸實,易治無悍,

士安誦讀,鄉鄙輕薄。

蒙化川原夷坦,山谷幽深,氣暖風和,民醇士樸,男安耕讀而憚經商,女樂織紡而薄脂粉,語言質實,不事浮誇,服食淡泊,不趨侈靡,鄉黨勉於忠厚,士夫恥尚奔競,凡婚喪燕祭,一準乎禮俗,稱和易焉。近因流寓者,日競驕奢習染者,亦從而傲蕩,則又不可不防其微杜其漸,其歲時,伏臘享祀饋遺之節大略同於通省,惟沿段蒙,餘習崇釋信道,頗甚於他郡,其山谷群彝,男婦以青布蒙首,體掩羊皮,而城市漢人亦多效之,此蓋不善變者也。

蒙化府祠廟考        《府志》编辑

風雲雷雨山川壇 在府城東。

社稷壇 在府城北。

郡厲壇 在府城東北。

城隍廟 在府城西門內。

旗纛廟 在府城外。

關帝廟 在城內太平街。

八蜡祠 在明志書院內。

武侯祠 在明志書院內。

武安王廟 在府城西。

龍王廟 在東山麓錦溪上流。

真武廟 在府城西。

元壇廟 在府城西南。

三官廟 在府城西。

東嶽廟 在府城東門外。

土主廟 在府城東三里。

寺觀附编辑

等覺寺 在府東南隅,蒙氏所建,明永樂間重修。內有毘盧閣、輪藏殿、觀音殿、燃燈殿、習儀之所。

圓覺寺 在府城東山七里,明成化間重修。拱城寺 在城南三里。

伏虎寺 在府治東南莊里,蒙氏時建,世傳西僧俱盧稱等驅二虎拽木刱建。

慧明寺 在郡北三十里,旁有玉皇閣。

雲隱寺 在巃圖山。勝光寺 在郡西五印山。

竹掃寺 在府城東南七十里,居萬峰中,竹韻松濤,清幽絕俗。

延真觀 在郡東三里,知縣李奇英建,康熙十年修。

懸珠觀 在府城東五里,創自蒙詔,明成化間拓建,為近城諸剎之冠,殿前有觀音井,病者飲之即愈,按《明一統志》:前有蓮池、構亭,其上以為遊賞之所。

元真觀 在府城東北隅。

清微觀 在郡南巍寶山。

冷泉庵 在等覺寺外。

永壽庵 在文昌宮左。

慈雲庵 在府內東南隅。

雲壑庵 在雲隱寺右二里許。

萬松庵 在甸頭巡檢司上,郡紳陳于宸建。馬神廟 在東門內。

十王殿 在嶽廟右,郡人朱鳴時建。

蕭公祠 在城外東北隅,江右客民建。

祈豐寺 舊係左氏宅,營將陶英改建。

太平寺 在童家廠上,即童氏所建,上有茶花奇艷,為合郡之魁。

降龍寺 為蒙氏之遺,今己圮,山麓新建有蘇家寺。

華嚴寺 在南莊下。

孔雀寺 在左三村。

雲淨寺 在南廠上。

龍護寺 在西山盡處,內有龍池,相傳常有龍見,故名。

圓融寺 在郡北巡檢司村,今圮。

低坡寺 在竹掃寺下,松杉環遶,幽靜宜人。祗林寺 在五印山之左。

普陀寺 在五印山之北,郡人柳氏建。

玉峰寺 在西窯左下,有三元宮。

玉泉寺 在公郎巡檢司,今圮,康熙二十二年,客民顧永昌重建。

二真觀 郡紳張烈文建。

真君觀 江右客民建。

三清觀 在西紙房。

聽月庵 在圓覺寺之左,僧雲從建。

正覺庵 在南門外,郡人李姓建。

法雲庵 在府城東北,今廢。

彌陀庵 在永壽庵左。

三教庵 在冷泉庵右。

淨蓮庵 郡人宣氏宅改建。

西竺庵 在西門內,漸圮,今郡人陳鞠等增建。回龍庵 鎮將劉偁修。

月波庵 在河上灣。

是何庵 姚氏建,郡人陳佐才重修。

淨度庵 在燕子窩上。

三聖庵 在甸北。

翠濤庵 在鼠街。

慕劬庵 在郡南二十里,郡人范悅母歿廬,於墓側旋建斯庵,故名慕劬。

觀音閣 在封川橋南。

準提閣 即拱城山。

古皇宮 即藥王廟,在府治東北隅,同知楊天眷暨郡人梁朝柄鼎建,殿宇宏敞,庖湢僧寮,咸備有梁朝柄醫約勒於碑。

朝陽洞 在清霞觀後五里許,康熙十六年間建。

龍華院 在元珠觀之左,明永樂間,郡人范祺登山覽勝時,有白鸚鵡示現,集於林間,掘地得紫金觀音,僧爰建院焉,祺兄威遠將軍福置常住,器用以佐厥成,年深漸圮,後裔范悅重修。文昌宮 在城內東隅,衛揮使楊濬建代有增修。康熙九年,同知張善化,將守道署舊址給帖撥為本宮香火宮,後有郡紳陳迪吉,送入閣樓一座,郡人宣廷式,捐資改建桂香閣。

魁星宮 在文昌宮左,久毀,康熙五年,郡人王明汲、陳明霈、梁朝柄、張錦蘊、孫縉等募建增修。金甲殿 在文昌宮右,康熙二十四年,郡人梁朝柄、張錦蘊、梁藻、徐丕揚、范逢源等募建地,係段潤所送。

蒙化府驛遞考        《府志》编辑

開南驛 在城外,今裁。

漾備驛 今裁。

漾備堡 去城百餘里,昆明永昌之大道,舊係漾備驛,設有土流驛、丞官吏,今裁驛歸堡,原設堡夫六十七名,內逃亡故絕三十名,止存三十七名,又各里站馬十匹,每馬編夫三名,共三十名,通共六十七名,有冷飯田,今往來撥應俱漾備巡檢司帶管。

在城鋪   甸中鋪   甸頭鋪

合江鋪   三臺巔鋪  石佛哨鋪雞邑鋪   羅求場鋪  中火鋪

公郎鋪   備溪江鋪  瓦房哨鋪驛前鋪 以上各鋪共設鋪役二十九名,每名年該給工食銀三兩六錢。

蒙化府兵制考        《通志》编辑

皇清復滇兵制

楚姚蒙景鎮,總兵官,康熙二十年,改永北鎮,為今鎮駐楚雄府。

中左右遊擊三員  守備三員

千總六員     把總十二員

馬戰兵二百四十名 步戰兵九百六十名守兵一千二百名

蒙化府物產考        《通志》编辑

穀屬

御麥 穗長而粒大,GJfont微黃。紅鬚麥 有五色,鬚長,花開於頂,子結於榦,五六月方熟。

花穀    落子    矮老

黑毛    麻綿    老鴉翎

背子    糯穀    香糯

背子糯   黃糯    矮老糯

蠶豆 形類蠶,又名南豆,花開面向南也。黃黍 穗垂如尾。

粟 黃白二種。

高粱 莖甚長,有黃白二種。

蘆粟 類高粱而矮。

稗 米稗、長芒二種。

馬豆 子小不可食,其苗即苜蓿。

蔬屬

木耳 各山皆有。

 又名蟻GJfont。薑 紫者為上,出漾濞。

蘿菔 色白者不一種,四時皆有,惟冬月者甚大,又紅黃二種惟冬春有之。

果屬

桃 大小數種,而黃者為最佳。

栗  出漾濞。

丁香柿 即軟棗。

無花果 不花而寔,結於枝葉之交,乾者可治喉痹,滇略名曰古度。

鎖梅 黃黑二種,黑者即覆盆子。

香櫞 有二年者更香美。

花屬

蘭 四季皆有,春蘭、硃蘭、百日虎頭蘭、玉蘭、蓮瓣蘭、各類不一,惟春冬者最香,又有魚子蘭、珍珠蘭。

雞爪花 類素馨,香微遜之。

刺牡丹 又名海榴紅。

蓮 有紅、白、錦邊三種。

葵 五色俱全,千葉者佳。

龍爪 紅、黃、白、三種。

素馨 蔓生,花白而香堪,結架為花棚,一名那悉茗,陸賈為之記,女人以絲貫盤於髻,南詔,以為宮人之飾。

鐵線牡丹 有二種。

秋海棠 有三種。

丁香 有白、紫二種。

美人蕉 即珊瑚花。

菊 有二十餘種。

報春 即金梅花。

芭蕉 有二種。

桃 有碧桃、迎春絳桃、二紅芙蓉醉仙俏桃、波斯桃各種。

山茶 舊傳有七十二種,今惟止數種而已。杜鵑 亦有五色數種。

海棠 有垂絲桃、葉鐵腳各種。

山枇杷 花如蓮,九瓣,而香與安寧曹溪寺之優曇花同類。

石榴 大紅、粉紅二種。

木槿 紫、白二種。

刺桐 俗名鸚哥花。

桂 有丹、黃、白三種,花大者曰金桂,結子。蠟梅 有尖瓣、磬口二種。

粉團 紅、黃、白三種,白者香甚。

玉堂春 花白蕊紅。

草屬

火草 能取火。

鬼箭草 茅之屬。

木屬

楷 俗名黃練。

栗 有黃、白、刺三種。

藥屬

防風 有杏葉、竹葉二種。

萆麻子 有光、刺二種。

紫石英 出滄浪江岸。

石扁豆 出山澗。

沙溝 大僅如指同滇之金線。

土人參 一名西參。

石黃    紅花    酥酒

貨屬

自然銅

鐵 出西山百里外,一本而分,剛柔二種,因炭遠峒深,採取甚難。

蒙化府古蹟考        《通志》编辑

鐵柱 在郡東箐口北一里許,高七尺五寸,徑二尺八寸,諸葛亮南征時鑄,上有建極十三年壬辰四月庚午朔十有四日癸丑鑄十九字,按建極,乃南詔酋龍僭號,恐年久剝落,當時添補之也。

石箭 在蘭滄江巡檢司北二里許,有石長七尺,徑二尺,上銳如鏃,下圓如幹,相傳武侯之遺。盟石 在府北二十里,張樂進求讓國,細奴邏邏祝曰我當得國劍砍入石,劍果入石三寸,今石上猶有劍痕。

蒙舍城址 在府北,即古城村也,張氏讓國後,細奴邏築此城以居。

圖城 在府北雲隱寺塔邊,尚有所遺石柱,細奴邏後徙居於此。

貝忙山後城 有十六門,亦如太和城,巃圖之制不能及也。

甸尾石人 在城南五里,陽江之西,相傳蒙氏時,贊陀啒哆尊者埋五百土工於其下,上建寺鎮之,今寺址尚存,每陰雨,其下石人隱隱行動,如欲逐人,居民惡之,擊斷其手足,更以土坑埋之,其祟始息。

碁盤石

天耳石 天耳山有大石,色赤,狀如耳,相傳郡中計事甚密,山中人便覺。

蒙氏寨 在盟石上五里許,孤高陡峻,旁無支幹,後挖三壕,皆深丈許,今上猶有瓦GJfont礌石之類。

金牛山寨 亦蒙氏屯營之所,遺址尚存。繫馬樁 在城北三里許,有石樁屹立路左,相傳,蜀漢前將軍關興繫馬於此。

挖鐘衝 在城南十里,相傳,譙樓之鐘為龍所吸至此,聞其鍧然之聲,愈挖愈下,究不可得。溫泉 在封川山麓,蒙詔湯池也。相傳,細奴邏母病,浴此輒愈,今郡人冬春二季,咸往浴焉。冷水塘 在城北二十里橋頭村上,山澗清流湧出,坎止為池,春夏之交,左右村民攜牲禮祭賽,就澗沐浴,云能去病,立夏日更盛。

白塔 在南薰橋北岸大路下,今圮,止有塔盤。相傳為武侯所建,又因與文廟相對,一名文筆塔。

蟲蝗塔 在蟲蝗山上。

山塔 與蟲蝗塔對,亦古人所建,鎮地之物,今塔盤損圮過半,不治將頹矣。

蝙蝠洞 在西窯下,深一里,中多蝙蝠,外狹如巷,清泉流溢,內寬如堂,乾燥平坦,可坐百餘人,上有暗洞,旁有側門,遊者多持火炬始得入。石門 在漾濞東北,蒼山之後也,丹巖翠壁,幽奇絕倫,儼一石門天然劈劃,曲徑紆迴,旁多怪石,流覽之際,令人有天台武陵之想,榆人李元陽有遊石門記。

陵墓附编辑

御史雷應龍墓 在城南雞鳴山。

山人范寅墓 在城北天策堡,係孝子、舉人范

運吉親負土石葬父所壘。

光祿左重墓 在城南梯子坡,死王事,敕贈。太僕卿周二南墓 在城東屏風山,征闖逆死難,敕贈。

徐烈女墓 在城北教場上,本府同知陳文成,并闔郡士民公葬。

蒙化府土司考        《通志》编辑

土知府

元時,左青羅為順寧府同知,傳至禾,為九部火頭,順寧司通事,明洪武中歸順,仍為火頭,後官兵征高大惠等,逃竄禾,招諭遂降,因授知州,永樂中,左伽以兵與麓川戰於大侯州,以功累陞中憲大夫,臨安府知府,掌州事,正統中,晉州為府,遂實授知府,沿至左近嵩死,子星海襲,

皇清平滇,星海投誠,仍授世職,子世瑞襲,

漾濞驛土官尹義,明初從征佛光寨,授驛丞今革除。

蒙化府部藝文一编辑

《元珠觀記》
明·張志淳
编辑

蒙城之東山數里許,舊有元珠觀,基舊之創始,無攷, 相傳,唐之中葉,蒙氏盛強,蜀人有以黃白之術售於 蒙詔者,蒙人俾即其地,設蒙化觀,以為修煉之所。今 之觀,其遺墟也。蒙氏中微,臺殿榛蕪幾何年矣。天朝 宣德紀元,今觀主王仲元之父德清,乃儒官之裔,流 寓蒙中,感異人指授,得祈禳神術,蒙人長少亦咸以 異人禮之,嘗從靖遠伯王公,建奇功,為勢家所嫉,乃 即觀基之旁構屋數椽,星冠緇服,託跡老氏以自廢, 是蓋儒者之用權,知德清者亦不以是少之,德清卒, 葬於其山屋當東北,有神道焉。葬未幾,仲元與其伯 氏俱壯,指其屋曰:茲惟吾父棲神之所也,可使與彼 觀居混乎。仲元乃市材鳩工,謀於今太守左侯禎之 祖,即古觀基,構尊禮玉皇之殿,鑄其像及他門廊廡 舍凡觀之所宜有者。豪右之家亦多義而助之,不數 年間,巨細畢,舉又構數屋,集郡中學老氏者居之,以 奉其祀。扁曰:元珠,還其舊也。仲元故,儒家少與伯氏 婚,宦族徹土之毛,其入足以自給。仲元偕其伯氏仲 澄、仲明日相與優,游於厥父所構之堂,時烝時,享情 與文,俱足以慰所天於九原之下矣。若觀中之有事, 與凡祝老氏者之營營,仲元概莫之與也,仲元讀儒 書、通理道,嘗沾隱疾留心,軒黃岐扁之書以自燮蒙 中疤瘥,有不乞靈老氏而必之,仲元以資其濟者,歲 常數十百人,仲元不憚勞瘁,走而全之弗以利,觀旁 有一原,仲元將營以自老,出觀西北數百武,有封蔚 然,其高可隱者是也。仲元為人,其篤於親,親篤於處, 人大率類,此元珠之建意,固有在是烏,可以凡為老 氏者例視之耶。

《蒙化府志序》
朱光霽
编辑

孔子曰:有天地然後有萬物,有萬物然後有男女,有 男女然後有夫婦,有夫婦然後有父子,有父子然後 有君臣,有君臣然後有上下,有上下然後禮義有所 措,周禮曰:惟王建國,辨方正位,體國經野,設官分職, 以為民極志之原也。是故,文獻不足,孔子憾乎夏殷 冊在人存,成周之文郁郁乎,然則好古敏求,固夫子 之素志諸侯去籍軻也,如之何哉。秦火方熄,漢興蕭 相,汲汲圖籍,班馬奮起,壽GJfont嗣興,於是紀傳昭乎國 史,譜牒藏於家乘,詞賦極其鋪張,記說該乎,諺俚數 千百年,秉筆者不知其幾,而後世得有所考,不抵於 倀倀焉者,志也,志也者,可不謂要乎匪文匪獻、又孰 從為志耶,吾蒙僻在金馬碧雞之外數百里,山川阻 深,憶昔六詔稱雄,奄有裔土,雖交趾成都,尚爾吞噬, 入朝天子比之單于,金細錦袍,寵賚不一,況百蠻鳩 集諸部蟻聚,何敢抗乎。是故,語蒙者不曰九隆,肇興 則曰細奴,受命瀘令穹碑,頌揚功德,識者鄙之,買嗣 篡蒙,趙楊繼逆運移段氏,宋祖斧斷華風,斬然必烈, 拾取委而去之,段孽復振,分治相抗。猶之爝火仰,惟 聖神功化,自有範圍奇器深契鴻鈞,當天兵取滇時, 惟洪武十三年九月,是年,雲南平,又明年,大理平,而 乃留其數十萬布之,各衛若所即異乎,諸葛武侯三 不易之,見諸彝環而視之,犁其庭,據其穴,俛仰不一, 喘如羊豕,然人知制馭,蠻彝莫過於此而不知速化 之道,正在此也,是以至今百九十年,諸彝染吾華風,深山窮谷,傾耳官談強弩利刃,甘心國法,若GJfont消於 春池,酒融於糟丘。作之者不知其勞而化之者,莫測 其機,且徙民實塞,秦漢歷代往往未臻,其效霽也。嘗 遊西北之區。昔之連城巨柵,今則靡有孑遺。而受降 寥寥城於河外,萬姓傷心同乎。草野未睹。今日萬分 之一蓋前代英雄,知其一未知其他,師其跡未握其 要者也。惟我聖祖聰明,一閱滇圖,即謂風和氣厚之 地,君子道興之所,故老相傳巍乎。煥乎。豈不曰:吾滇 可以奠安中國之民而丕變百蠻之習,其在茲乎。諸 軍雖有離憂,久乃樂土也。一時捐棄,萬世藩屏也。況 有大將體國世忠,處置得宜者乎。吾蒙在滇域之內 譬之四體毛髮尚通乎。血氣吾蒙豈毛髮比耶霽也。 蒙人也感激漸濡之餘,斯志之不容不作也。作者每 於沿革盡精載籍,遍索人文靡遺,物華畢露,然後為 至,嗚呼。博矣,可以泛志乎。他而不可以獨志乎。吾蒙 也,蒙也者,譬之身也,天下者猶夫眾人也,古云:博於 物而不博於身,何博之謂也,用是精思,吾蒙之所以 有今日者,由我聖祖開闢之功,累世相漸之化而,用 夏神術尤當載之,故未敢以軍旅之事,甲胄之流置 之,末簡若是府衛,非異而兵農合一道也,志之巨目 有四,而群目附於巨目之中:一曰建置、二曰形勝、三 曰人物、四曰文字、猗歟休哉,文武並用、萬世長策、忠 孝大倫,斯民直道,志所以資治而治道、在於明倫,明 倫也者,則又變彝之首務也,故曰:所以行之者一也。 志也者可以徒作也哉,竊嘗見先進西麓方伯田公 輯其鄉思南府志豫,齋兵憲田公序,諸首簡曰:今仕 者戀中朝內,郡鄙邊方,一閱除書即神氣沮喪,默默 就列,一切自利冀朝夕,脫去為幸,何暇及民,然則思 南之民固無負於郡縣長吏,為郡縣長吏者獨忍以 邊方鄙思南之民乎。吾蒙較思南遠更數千里,田公 之言尤為深中。嗚呼。斯志之不容已也,杜甫云:炎風 朔雪天王地,只在忠良翊聖朝。豈獨思南然哉。

《星回節胜賦》
官直
编辑

時維末伏之將終,俗懷血食之舊義。氓皞皞兮樂業, 居往往兮競馳。以星之回為令,於豨之肉敷施,上祀 祖禰,自慶禔祺,是以負途者沒,渡河者危,朗然麗天 者囊攜而晦,率然應坎者敷解以卑。烏金蓋世兮芳 聲空烈,白首冠遼兮色像徒稀,髯鬚主簿兮雖多未 艾,長喙參軍兮無鞅已而。刺心弗俟乎袁固,禳田但 聞乎淳于掩,豆肩絕擁,捐目疵豈虞塗膏,以御氣匪 表刺人,以博嗤實乃滇雲之造化,營彼魯律之伯師 千群,脫縮兮靡恤孩腹,饕餮兮罔訾,饋美蒸兮詎煩 乎陽貨,飼豐乳兮奚侈乎王濟,牢九旨資兮弗屑,餛 飩精鑿兮亡胰,胡效陸母兮寸度,堪笑朔郎兮矜持, 爾室我家兮瓶罄匪忌,黃童白叟兮罍恥無辭,忘具 之匱匱,甘賃負而怡怡,自朝至暮兮響振闤闠,由 外向內兮墮困媼姬,甘美和調於蔬茹,辛辣主宰於 葫葵。解穢溫中兮曰宜茈,騰香益氣兮咸可蓼荽。 美欲獻君兮甜脆綠綺,奇而拂士兮芬苾青絲,身累 百贅兮渤海長味,種分三色兮破地良錐,毛女兒兮 紫赤羅帶,腐婢奴兮淋水蓑衣,羊眼虎沙鵲嘴兮高 架睥睨,貓頭鴈喙菽茨兮優殿伸思,佛婆指甲兮味 殷雋永,驢駝布袋兮品麗珍奇,碧玉削玉而葫蘆貫 水,元髮石髮而粘魚奮鬚,樹雞樂群兮雞GJfont雞腔既 云集矣,桑鵝寄生兮鵝炙鵝醢統而從之,諸葛綸巾 兮丕具,君遷箭搭兮胥伊,文林郎兮壺居士協供寅, 味甘露子兮鳳輪兒共助,諸星宿摘來於王母,天 地試重於鍾馗,GJfont駢置菂薂同歸,八角千鍼兮千 金一致,百昌五子兮五母攸宜,簪有美兮玳瑁,錦尚 絅兮荔枝,鱉鮮兮介拖白練,熊掌肥兮夾翠娥,眉 花馨,薝蔔藙,煎茱GJfont,蘹香蓽茇兮何樓譎謬,月若白 蒻兮少室精微,兼資亂入兮松實、粟實、榛實、芰實,侈 相雜侑兮土芝、水芝、玉芝、柏芝,潤食將兮蒟醬,飫糞 大兮蹲鴟,倍滑南越之鹿角,傳滋江東之專蹄,橫陳 盛兮維藷及蕨,底事孑兮維名葹,胡桃遙歸於西 域,昌陽邇取於盆池,左右輔弼兮淮南王之糜乳,一 再斟酌兮微生高之乞醯,散鹽形飴兮飛飛霜雪,青 黃黑白兮彩彩橙脂,蓎藙盈盈金屑,麥藍細細瓊枝, 香果草果兮勻為芍藥,蕤仁砂仁兮都屬矩司,庶饈 芒,聚百穀縷劙勞勞,勤象楠之箸坎坎,役蚌杞之匙, 一卵GJfont兮兩儀判,九飣呈兮萬化滋,堂堂策策三十 六鱗茲焉,靡以節節菫菫二十七種,此復何須蔥,止 擇於君子菜不校於顏回,天臠炙兮自然可已,河祇 脯兮亦奚以為,但恨乏兮五苑之紛綸饒淑,每懷足 兮五侯之饋餉瑋琦,奚啻商臣之和鼎,莫須奚妻之 扊炊,時中混合兮率循君子之常道,會極調停兮髣 GJfont上世之優,為莙蒿騰兮歆饗夫幽邈,法理周兮歡 暢夫嚴慈,適口充腸兮室家胥慶,咀華飧和兮上下 咸熙,雲子白兮飽飫脾腹,金芽黃兮漱利噬,繼署 青州之從事,偕參烏桓之老GJfont,玉山頹兮陶陶酩酊, 銀海合兮怭怭迷離,逮夫辰延薄暮兮曜靈,匿景戶排烈炬兮赤帝,張旗火城煌煌兮於郡、於邑,炎岡燄 燄兮於裔、於夷,流光霞散,赫熾霓披,絳輝林木,紅映 魚池,遠擬GJfont雞駭敵,遙瞻鶉牯還齊,諠笑兮樂充寰 宇,踏歌兮響越涯湄,嗚呼。何為其然兮群黎百姓永 懷君主之宿德,不占有符兮循民善治景昭王者之 無私,吁嗟兮六詔同風,噫嘻兮三重不違,天下大一 統之盛端,可頌形於歌詩,愧予蝟學抽乏鴻詞。

《錦溪橋賦》
朱衡
编辑

巍寶前川開南東際,有曰畫橋錦溪。云逝乙卯首春, 有客與余期於盤石之間,聊為花陰之集,默契川上 了悟觀,瀾數聲,款乃載詠滄浪。想曾點之舞雩,追杜 甫之曲江。冠者五六,童子二三,風飄飄而吹輕服,日 煦煦而映晴光,山紆色彩,波渙文章,於是鳶魚飛躍, 察於霄淵。野梅懸實而珠小,夭桃試絳而猩妍。杏吐 丹萼,柳躲青煙。嬌鶯哈哈,凍蝶翩翩,麥遍芳洲而綠 綠,鶯連灌木以鮮鮮。喜山茶之概放,羨鵑蕊之欲聯。 過岱廟而花點,近龍祠而溪環。入圓覺而忘空色,遊 元珠而小洞天。花明水上以色色,水流花下以涓涓。 波濤淘淘龍蛇伏焉,錦繡燦燦花木秀焉。溪流湯湯 春水滿焉,溪山隱隱春雲透焉。有聲潺潺水石激焉, 有羽鶴鶴鷗眠晝焉。覆虹上下畫橋橫焉,綺羅往來 遊人逗焉。雀群五色集於叢叢,欣躍自如朝夕嗚嗚。 不厭聞聽,何必簫竽。日午風回,花香水暖。或曝背於 照臨,或濯手於清淺。爾乃洗爵,沿溪對景更酌。勝負 罷石枰之遺局,長短聯雲錦之佳章。喧喧焉,囂囂焉, 擬桃源之芳躅,醉金谷之斗漿,議論古今,笑傲天地, 遍尋花芔之芬奇,盡觀山川之秀麗,隱隱然蓬萊之 島,悠悠然武陵深處,雖邊徼之選勝,亦中州之所慕, 噫嘻,春溪之在蒙兮遊於其間,得其真趣兮自適其 天,吾與子題橋兮春溪之景無邊,已而月皎西山,風 鳴林樹,載詠而歸,偶成小賦,賦闋而歌曰,春水洋洋 兮養就人龍,春容麗麗兮織就天工,吾與子樂兮宮 錦叢中。

蒙化府部藝文二编辑

《渡蘭滄歌》
闕名
编辑

水經注,漢明帝時,通博南山道,渡蘭津,行者苦之,歌曰:

漢德廣,開不賓,度博南,越蘭津,渡蘭滄,為他人。

《天威逕》
唐·高駢
编辑

豺狼坑盡卻朝天,戰馬休嘶瘴嶺邊。歸路嶮巇今坦 蕩,一條千里直如弦。

《中秋寓蒙冷泉庵》
明·楊慎
编辑

可憐三五夜,明月揚清光。月光千萬里,愁人天一方。

《蒙城課士》
姚大英
编辑

風雲走豹三千里,文章突變滄江水。中有鯉魚百尺 長,錦鱗照耀山光紫。振衣萬仞時一觀,五星燦爛生 毫端。崆峒有劍倚南極,俄飛龍影映花磚。南極花磚 兩無識,吹罷青藜逢太乙。杖頭應有虹霓騰,西寺將 軍總干立。傳呼驚散華山雲,海若樓臺蜃欲吞。鱷怪 聊須暫移去,莫教啼徹杜鵑魂。

《石門山行》
李元陽
编辑

石門倚天千仞青,花源巖夾春冥冥。芝牆瑤洞杳莫 測,羽衣金節藏僊靈。僊人乘鸞從此去,石屏千年永 不扃,上有五城之絳闕。雨暘祈報稱明馨,我來窺門 入不得,遙尋石磴迂遊軿。須臾得到洞天上,拜謁虛 皇禮列星。萬丈鐵巖無尺土,溜泉直落聲丁丁。青冥 下視不見底,白晝倏忽生雷霆。綠潭翠壑有龍臥,巖 房石室穿鼯鼪。白鷴紫燕自嬌好,奇花秀木何GJfont婷。 天生石槽釀碧水,盥沐靜者譚黃庭。援藟捫蘿興未 極,五梯回首十梯停。登高縱觀日已夕,玉筍三峰破 天碧。白雲千頃盡遮山,不見人間塵土跡。便當從此 訪蓬瀛,手接浮丘醉金液。

《蘭滄橋》
張佳印
编辑

疊嶺遙知萬馬愁,蘭津西渡赤虹浮。黿鼉駕浪聲齊 動,鳥雀飛梁影並收。纜束長江標絕壁,天懸雙鏡照 中流。當時漢卒勞歌地,翻石於今作壯遊。

《自漾備趨金齒》
前人
编辑

五月江聲走白沙,沙邊石氣盡煙霞。峰陰寒積何年 雪,瘴雨香生古樹花。獨立南荒成萬里,每憑北斗問 三巴。蘭津已說明朝渡,絕域虛凝漢使槎。

《滄江懷古》
馬繼龍
编辑

孤江鐵索跨長虹,鳥道從天一線通。樹響龍來陵谷 雨,山空猿嘯石樓風。百蠻南詔襟喉地,萬木荒祠鼓 角中。象馬何年歸貢賦,土人猶說武侯功。

《秋遊元珠觀》
梁·佐
编辑

七月九日風露涼,攜壺繫馬山之陽。巖花池草各幽 趣,霧殿雲廊總異香。鶯GJfont碁殘聲亂落,鶴眠茶熟夢 初長。道人指點元珠竅,一黍中懸萬鏡光。

《晚歸太極山房》
左文彖
编辑

東郭馳驅輳晚煙,杖藜扶入碧雲巔。燒秋落日村邊 樹,映水纖霞雨後天。石磴苔深人跡少,松巢雲冷鶴 飛旋。茶餘枕藉如茵草,新月疏林噪暮蟬。

《漾備道中》
童軒
编辑

流水黠曲響,亂山重疊橫。行行天欲曙,立馬看雲生。

《題元珠觀》
黃東山
编辑

聞得元珠井有年,誰知井底盡甘泉。源頭自信丹砂 在,應共當時橘井傳。

《龍池秋月》
童昱
编辑

草草橫塘一鏡開,碧天清曉映樓臺。夜涼風度鐘聲 靜,恐有蛟龍出洞來。

《金齒道中》
前人
编辑

漾備江深江草齊,江花開處鷓鴣啼。博南矯首青堪 摘,霞氣猶懸萬嶺西。

《伏虎寺》
雷應龍
编辑

飛泉啼鳥韻悠悠,古木懸崖蒼GJfontGJfont。前古寧無我輩

遊,再來知與何人匹。编辑

《石門》
鄧原岳
编辑

層層迢遞水潺潺,嵐翠淋漓杳靄間。客子不知天萬 里,搴帷疑作建溪山。

《元珠觀即事》
郭廷珪
编辑

登臨時遇北風涼,對景敲詩近夕陽。水沸澗泉寒漱 玉,梅開山路野生香。

《前題》
左文臣
编辑

獨尋玉女洗頭處,為伴仙人採藥歸。幾疊翠微深杳 杳,一簾紅素亂霏霏。

《小哨山谿見梅》
前人
编辑

六十餘年好夢闌,春風大半繞征鞍。老來翻惜春來 早,又把梅花馬上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