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529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五百二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五百三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五百二十九卷目錄

 思南府部彙考二

  思南府田賦考

  思南府風俗考

  思南府祠廟考寺觀附

  思南府驛遞考

  思南府兵制考

  思南府物產考

  思南府古蹟考陵墓附

  思南府峒蠻考

 思南府部藝文一

  思南府舊志序      明田汝成

  李先生祠碑記       蕭重望

  參政李渭傳        郭子章

  李節婦石氏傳        胡松

 思南府部藝文二

  川上雜詠四首       明李渭

  遊嵇公泉          前人

  川上學舍          前人

  觀音山絕頂         黃堂

  嵇公泉次李渭韻      李培初

  思南道中         陰子淑

  七星橋歌         方萬策

  鸚鵡溪道中         李瑞

  萬聖山           許虯

  詠白鷺洲          孫順

  香爐巖          張守讓

  思南府部紀事

職方典第一千五百二十九卷

思南府部彙考二编辑

思南府田賦考        《通志》编辑

府總

原額田一十三萬八千五百六十三畝二分五釐四毫六絲九忽。

荒蕪田五萬二千八百七十七畝三分九釐四毫二絲一忽二微八纖一渺。

實在成熟田八萬五千六百八十五畝八分六釐四絲七忽八微九纖一塵九渺。

原額折色秋糧米一千八百五十八石八斗二升七合四勺一抄二撮八圭六粒七粟,該折色銀一千八百五十八兩八錢二分七釐四毫一絲二忽八微六纖七塵。

荒田無徵米六百九十七石三斗六升九合八勺七抄八撮七圭一粒五粟,無徵折色銀六百九十七兩三錢六分九釐八毫七絲八忽七微一纖五塵。

實在有徵折色米一千一百六十一石四斗五升七合五勺三抄四撮一圭五粒二粟,有徵折色銀一千一百六十一兩四錢五分七釐五毫三絲四忽一微五纖二塵。

原額條編鹽鈔蠟價,等銀二千八百七十四兩六錢四分八釐九毫五絲四忽一微四纖九塵六渺。

荒田無徵銀九百二十九兩七錢一分七釐七毫二絲七忽四微三纖二塵六渺。

實在有徵銀一千九百四十四兩九錢三分一釐二毫二絲六忽七微一纖九塵。

原額馬館銀五千八百五十五兩二錢二毫六絲二忽二微一纖六渺。

荒田無徵銀二千一百六十二兩七錢九分二毫五絲七忽一微一纖一塵六渺。

實在有徵銀三千六百九十二兩四錢一分五忽九塵。

思南府親轄,

原額田三萬七千八百六畝五釐二毫,

荒蕪田九千二百三十九畝六分一釐五毫八絲一忽八微四纖一渺。

實在成熟田二萬八千五百六十六畝四分三釐六毫一絲八忽一微九纖五塵九渺。

原額折色並額外無畝禾花米五百五十九石六斗四升一抄五撮五圭五粒,該折色輕齎銀五百五十九兩六錢四分一絲五忽五微五塵。荒田無徵米一百五十三石八斗三升一勺六

抄九撮七圭八粒七粟。

無徵折色銀一百五十三兩八錢三分一釐六絲九忽七微八纖七塵。

實在有徵折色米四百五石八斗九合八勺四抄五撮七圭六粒三粟。

有徵折色輕齎銀四百零五兩八錢九釐八毫四絲五忽七微六纖三塵。

原額條編鹽鈔蠟價,等銀一千一百七十六兩五錢六分二釐七毫八忽八微四纖一塵。荒蕪田無徵,銀二百六十二兩三分七釐四毫二絲八忽六纖二塵三渺。

實在有徵銀九百一十四兩五錢二分五釐二毫八絲七微七纖八塵七渺。

原額馬館,銀二千一百五十二兩四錢一分六毫七絲三忽六微九纖四塵七渺。

荒田無徵,銀五百六十五兩九錢七分四釐三毫九絲四微九纖二塵五渺。

實在有徵,銀一千五百八十六兩四錢三分六釐二毫八絲三忽二微二纖二渺。

安化縣

原額田五萬五千八百四十一畝四分三釐八絲,

荒蕪田二萬四千二百九十九畝八分八釐四毫五絲八忽三微九纖九塵九渺。

實在成熟田三萬一千五百四十一畝五分四釐六毫二絲一忽六微一渺,

原額折色秋糧米六百三十一石四斗六升七合三勺五抄二撮一圭二粒五粟。

該折色輕齎銀六百三十一兩四錢六分七釐三毫五絲二忽一微二纖五塵。

荒田無徵米二百七十四石七斗八升八合五勺一抄三撮七圭五粒。

無徵折色輕齎銀二百七十四兩七錢八分八釐五毫一絲三忽七微五塵。

實在有徵米三百五十六石六斗七升八合八勺三抄八撮三圭七粒五粟。

有徵折色輕齎銀三百五十六兩六錢七分八釐八毫三絲八忽三微七纖五塵。

原額條編鹽鈔蠟價,等銀四百八十八兩六錢七分五釐六毫九絲二忽四微三塵六渺。荒田無徵,銀二百二十四兩七錢一分一釐二毫五絲四忽三微一纖四塵二渺。

實在有徵,銀二百六十三兩九錢六分四釐四毫三絲八忽一微一纖六塵四渺。

原額馬館,銀一千八百六十四兩一錢六分五釐八毫一絲二忽四纖六塵三渺。

荒田無徵,銀八百一十一兩二錢七釐九毫七絲六忽三微九纖三塵三渺。

實在有徵,銀一千五十二兩九錢五分七釐八毫三絲五忽六微五纖三塵。

婺川縣

原額田二萬六千一百六十八畝五釐八毫八絲九忽,

荒蕪田一萬六千一百六十八畝五釐八毫八絲九忽。

荒蕪田一萬五千四百八十三畝七分五釐九毫八絲八忽六微二纖七塵三渺。

實在成熟田一萬六百八十四畝二分九釐九毫三微七纖二塵七渺。

原額折色秋糧米三百四十石五斗一升六合二勺一抄二圭三粟。

該折色輕齎銀三百四十兩五錢一分六釐二毫一絲二微三纖。

荒田無徵米二百一石四斗八升四合九勺九抄五撮八圭二粒四粟。

無徵折色銀二百一兩四錢八分四釐九毫九絲五忽八微二塵四絲。

實在有徵,折色米一百三十九石三升一合二勺一抄四撮三圭七粒九粟。

有徵折色輕齎銀一百三十九兩三分一釐二毫一絲四忽三微七纖九塵。

原額條編鹽鈔蠟價,等銀四百四十四兩一錢四分三釐五毫一絲二忽三微四纖二塵七渺。荒田無徵,銀二百七十四兩九錢八釐二毫五絲九忽二微六纖九塵六渺。

實在有徵,銀一百六十九兩二錢三分五釐二毫五絲三忽七纖三塵一渺。

原額馬館,銀一千五十五兩六錢八分一釐三毫一絲四忽六微四纖五塵八渺。

荒田無徵,銀六百二十四兩六錢五分一釐四毫五絲二忽四微一纖一塵一渺。

實在有徵,銀四百三十一兩二分九釐八毫六絲二忽三微三纖四塵七渺。

印江縣

原額田一萬八千七百四十七畝七分一釐三毫,

荒蕪田三千八百五十四畝一分三釐六毫七忽六微三纖一塵。

實在成熟田一萬四千八百九十三畝五分三釐六毫九絲二忽三微六纖九塵,

原額折色秋糧米三百二十七石二斗三合八勺三抄四撮九圭八粒九粟,

該折色輕齎銀三百二十七兩二錢三釐八毫三絲四忽九微八纖九塵。

荒田無徵米六十七石二斗六升六合一勺九抄九撮三圭五粒四粟。

實在有徵折色米二百五十九石九斗三升七合六勺三抄五撮六圭三粒五粟。

有徵折色銀二百五十九兩九錢三分七釐六毫三絲五忽六微三纖五塵。

原額條編鹽鈔蠟價等銀七百六十五兩二錢六分七釐四絲五微三纖五塵三渺,

荒田無徵銀一百六十八兩六分七毫八絲五忽七微八纖六塵五渺。

實在有徵,銀五百六十兩二錢六釐二毫五絲四忽七微四纖八塵八渺。

原額馬館,銀七百八十二兩九錢四分二釐四毫六絲一忽八微一纖四塵八渺。

荒田無徵銀一百六十兩九錢五分六釐四毫三絲七忽八微一纖四塵七渺。

實在有徵,銀六百二十一兩九錢八分六釐二絲四忽一渺。

府屬官莊並租穀,

原額全熟賑田一百五十一畝一分一釐四毫二絲八忽五微一纖四渺。

實在有徵,賑租倉斗穀一百五十一石一斗一升四合二勺八抄五撮七圭一粒四粟。

思南府親轄,

原額全熟賑田五十九畝八分該全徵本色賑租倉斗穀五十九石八斗。

印江縣

原額全熟賑田九十一畝三分一釐四毫二絲八忽五微七纖一塵四渺。

實在全熟本色,賑租倉斗穀九十一石三斗一升四合二勺八抄五撮七圭一粒四粟。

稅課

本府年額鹽稅,銀四百四十八兩三錢,遇閏年分加徵閏月鹽稅,銀三十七兩三錢五分八釐三毫。

年額魚課銀八兩,

牙帖銀一十兩,

婺川縣板廠,

年額水銀一百六十九斤八兩,例不加閏每斤折價銀五錢。

思南府風俗考        《通志》编辑

府總

《寰宇記》:漢彝雜居,言語各異。

《圖經》:漸被華風。

《元志》:漢民尚樸。

《郡志》:務本力穡。

屏異教行四禮黜,浮崇實士慕正學駸駸文獻之風。

《明一統志》:有佯獚、犵狫、木猺、貓,數種疾病,則信巫屏醫,專事祭鬼,客至則擊鼓,以迎山箐險惡則芟林布種,俗謂之刀耕火種。

《舊志》:唱歌耕種。

思南府祠廟考        《通志》编辑

本府安化縣附郭

風雲雷雨山川壇 在府城南二里,安化縣附。社稷壇 在府城北一里。

厲壇 在府城遵化門外東北里許,安化縣附。城隍廟 明成化間,建於府治東遷善橋。明嘉靖,萬曆中相繼修葺。

東嶽廟 在治中和山。

漢壽亭侯廟 二:一在遵化門外,一在大巖關,

明嘉靖九年,推官高陵俊建。

伏波廟 在城東,最靈,宋田祐恭母,方妊夢神降其宅,乃生祐恭,祠不復靈及,卒人見援躍馬入祠靈如初。

英祐侯祠 在治前,明正德五年,沒於水。明嘉靖十三年重建。

申公祠 在城西門內祀,郡人申祐,明嘉靖十年,巡按御史郭弘化,以祐殉土木難,特題立祠。春秋崇祀,

李先生祠 在治左。明萬曆二十三年,巡按薛繼茂,以李渭倡明正學祠,祀之後燬。

皇清康熙三十年,知府劉謙吉重建。

婺川縣

風雲雷雨山川壇

社稷壇

厲壇

城隍廟 俱未載處所。

昭化祠 在縣漢牂牁太守陳立保,固思GJfont破夜郎王祠,祀至今祈禱輒應。

印江縣

風雲雷雨山川壇 在縣東北隅。

社稷壇 在縣北。

厲壇 在縣西。

城隍廟 在縣治左。

寺觀附编辑

本府安化縣附郭

永寧寺 在府治南,前枕德江,明弘治間建。萬曆初,知府蔡應申重修。二十二年燬,知府趙恆、劉養中先後重建。

常樂寺 在府治北二百里,唐為福常寺,宋敕賜中勝院,明改常樂久圮。

金仙寺 在府治北二百里,明嘉靖十四年,播州銅佛寺,內銅佛七忽失其三思南,漁人網得因立寺奉之。

圓通寺 在府治南。

雲臺觀 在府治北二百里,明嘉靖十年建。元天觀 在府治北。

觀音閣 在府治中和山頂,明嘉靖間。郡人李渭會講處,前為普濟亭,後為藏經樓,中貯藏經。

皇清康熙四年,經歷陳援世修之,左壽福樓,前玉皇

樓。

玉皇閣 在府城南六十里,明嘉靖間建,崇禎間重修。

中天塔 在府治東,明萬曆十年參議史旌賢建。

婺川縣

東泉寺 在縣東半里許,明嘉靖二十六年建。慈化寺 在縣西五十里,地產茶。

佛興寺 在縣南一百里,明洪熙間建。

豐樂寺 在縣東一百里。

桐山寺 在縣西十五里。

祖師觀 在縣城南山頂,躡磴而登,樓臺松柏交加掩映。

印江縣

西巖寺 在縣西五里,宋時建後廢,明嘉靖七年重修。

梓潼閣 在縣西四里,明崇禎年間建後燬。

皇清康熙二十八年,知縣馬士芳重修。

思南府驛遞考        《通志》编辑

本府安化縣附郭

驛所未載。

縣前鋪 鋪兵二名。

仙人鋪 鋪兵二名。

鸚鵡鋪 鋪兵二名。

板坪鋪 鋪兵二名。

蛇盤鋪 鋪兵二名。

松溪鋪 鋪兵二名。

司前鋪 鋪兵二名。

掌溪鋪 鋪兵二名。

地施鋪 鋪兵二名。

天井鋪 鋪兵二名,以上十鋪本縣管理。婺川縣

縣前鋪 鋪兵二名。

牛場鋪 鋪兵二名。

豐洛鋪 鋪兵二名,以上三鋪本縣管理。印江縣

縣前鋪 鋪兵二名。

纏溪鋪 鋪兵二名,以上二鋪本縣管理。

思南府兵制考        《通志》编辑

府總

思南營

參將一員     守備一員

千總二員     把總四員

額兵七百四十名。康熙二十四年,裁去一百四十名,現存六百名,駐劄思南府,分防印江縣、婺川縣、大堡場、大堰塘、沿河司、塘頭場,各處地方。

思南府物產考        《通志》编辑

本府安化縣附郭

鐵 禹貢梁州,貢鏐鐵。

文石 出白鷺洲,文有五色,可為盆玩。

棉花 是處皆種,居民紡織為布。

蠟 各縣俱有,產巖上蜂房者,為黃蠟,產於冬青樹者為白蠟。

桐油 是處栽植,結實如桃,取其子為油。竹 有苦竹、紫竹、鳳尾竹、慈竹數種。

蘭     菖蒲    葛

蔓菁 又名蕪菁,孔明南征所止處,必令軍士種之,人因呼為諸葛菜。

竹雞

白鷴 出谿谷間。

婺川縣

水銀 木悠GJfont場巖頭,諸處居民穴土,百有餘丈,燃炬入採硃鍛成。

印江縣

茱萸

思南府古蹟考        《通志》编辑

本府安化縣附郭

思州故城 《元志》云:去今思州百八十里,按唐時,田氏始祖克昌涉巴峽卜築思州,疑即婺川城子頭是。

古牂柯郡城 在府治之西,唐武德中改為牂州,尋改為柯州,按《明一統志》云:漢未伏時所保於此。

古費州 按《明一統志》:後周宣政初置,隋開皇于州治,置涪州縣,唐武德間移治蒙籠山。古添州 未詳所在。

古莊州 按《明一統志》:隋分牂柯郡,立南壽州,唐改莊州隸黔中郡,永徽間廢。

古扶陽縣 在治西北八十里,隋於扶水北置縣,按《明一統志》:隋屬庸州,唐屬費州,宋廢。古扶歡縣 在治西南二十里,縣東有扶歡山,因名。按《明一統志》:唐置屬溱州,宋廢。

古多田縣 在治西北四十五里,北有浮禹山,按《明一統志》:唐武德中置屬思州,貞觀中改屬費州,宋廢。

古賓化縣 按《明一統志》:唐武德中置後,與州同廢。

古安彝縣 按《明一統志》:唐置寧夷縣隸夷州後廢,宋政和中復置隸思州,宣和間廢為堡隸黔州。

古思王縣 在治南三百里,按《明一統志》:唐武德中置屬思州後廢。

古思GJfont縣 在治東南三百九十里,按《明一統志》:唐開元四年,開生獠置後廢。

廢溱州 按《明一統志》:唐貞觀中置州治、榮懿縣、及領扶歡、夜郎等四縣。天寶初改溱溪郡,五代時淪於蠻,宋政和間復置,宣和間廢。

廢牂州 按《明一統志》:其地與播州同,唐武德初立,充州因置牂播等郡境內有高連石門等山。

廢城樂縣 按《明一統志》:在府城西北一百五

十里,唐武德中招慰生獠,置屬思州始築城,人歌舞之遂名。貞觀中改屬費州,縣西一百五十里,有涪陵水。

僊人家 去縣治三十里巖上有亭,如佛龕不知創自何時,至今如新。

僊跡 在龔灘江邊,石上足跡二長一尺餘相去五六尺。

婺川縣

關索城 去縣治五十里。

石槽關 去縣治五十里。

履跡 去縣五十里,俗名燒巖,上有巨跡。石洞金牛 在縣南二十里,地名牛塘山半洞內,一石如牛。

夢子坡 去縣治北七十五里,坡頂平處,有石爐高廣約丈餘。

印江縣

廢思GJfont司 即今縣治。

墳墓附编辑

本府安化縣附郭

明李渭墓 萬曆間參政,卒葬河東萬聖山麓,楚侗耿先生弟定力作墓,志銘納壙中有年。

皇清康熙二年七月十三日夕,碑忽自河東移到祠

前,李氏子孫晨起見碑,聞於知府葉蕃推官常時泰同詣墓所,墓封如故,眾皆駭異其碑尚存。王治墓 正統間知府卒,於官葬府城北昔樂溪。

李盤墓 宣德間禦鎮筸紅苗之亂,死於陣敕,贈銅平長官葬府治北人同村。

婺川縣

宋田祐恭墓 祥符間敕贈少師思國公卒,葬婺川歸義鄉。

思南府峒蠻考编辑

太祖洪武元年,宣慰使田仁智遣其都事楊琛來歸。

按《明外史·土司傳》:洪武初,太祖起兵平漢,略地湖南。思南宣慰使田仁智遣其都事楊琛來歸附,并納元所授宣慰誥。帝以率先來歸,俾仍為思南道宣慰使,以三品銀印給之,并授琛為宣撫使。久之,帝以思南土官世居荒服,未嘗詣闕詔令率其部長入朝。

九年,田仁智入覲上加賜之,卒遣官祭之。按《明外史·土司傳》:洪武九年,田仁智入覲,加賜織金文綺,并諭以敬上愛下保守爵祿之道。仁智辭歸,至九江龍城驛病卒。有司以聞,遣官致祭,并敕有司送其柩於思南。

十二年,田仁智子大雅襲父職,

按《明外史·土司傳》:洪武九年,田仁智死。十二年,子大雅襲,奉表謝恩。命思南收集各峒弩手二千人,以備征調。

二十年,移思南宣慰地於鎮遠,田大雅來謝恩。按《明外史·土司傳》云云。

成祖永樂八年,改思南副使黃禧為辰州府知府。

按《明外史·土司傳》:永樂八年,田大雅死,子宗鼎襲。初,宗鼎兇暴,與其副使黃禧搆怨,累年奏訐。朝廷以田氏世守其土,又先歸誠,曲為保全,改禧為辰州知府。

代宗景泰 年命巡撫王來經,畫思南城事,按《明外史·土司傳》:景泰間,思南府奏府四面皆山,關隘五處,無城可守,乞發附近土軍修築。命巡撫王來經畫之。

思南府部藝文一编辑

《思南府舊志序》
明·田汝成
编辑

思南府故宣慰司治,永樂中罷司置府,與內郡比百 有餘,年漸被文教蔚,然移風而西麓,田子以間出之, 才追琢至行領袖後,生於是縉紳之士,彬彬焉冠於 全省矣,府故無志,田子喟然述作郡守,洪君請而梓 之既成,而予以行部至閱田子所為,志知其有毣毣 憂國之思焉,非直以物色山川備圖籍也,夫思南宇 內之僻郡也,山谷阨GJfont,犵狫跧伏,在昔開疆羈縻而治,故其法未備,境多縵土沃而善,樹四方流冗亡賴 匿命此焉。逋藪慮不為土著而胥宇者,故民易動東 邇酉陽,西連真播二三酋長,無嚴黜陟。豪舉自恣,窫 窳其民反目而籲天者,鵲噪蜂起軼我疆場,池魚之 禍比比罹之,皆異省轄屬也。故督課之法難行,夫以 法令未備之域,雜以易動之,民逼於豪舉自恣之。比 鄰而郡守,縣令不能制軍興鋤擊,卒有草竊變安所 圖,昔之為思南者亦難矣。田子時建議於朝,請設按 察佐使一員,治兵茲土兼制諸司警備不測。國論韙 之,竟如所請,乃今法制寖周而奸宄稍戢是,則田子 有功於父母之邦也。志之作宜首表焉,他所稱述固 末義耳。夫先王之治天下也,慮外而勤內,故政嘗均 其用人也。敬邇而恤遠,故士有勤乃今仕者戀中。朝 內郡鄙邊方一閱,除書即神氣沮喪,墨墨就列一切 自利,冀旦夕脫去為幸,何暇及民。夫使仕者懷墨墨 沮喪之心,甚非所以攘綏四表,紓主上旁矚之憂也。 故曰擇民而使者非良吏也,擇官而宦者非忠臣也。 苟以自靖為心何論遠近,且思南雖遠念其民,獨非 先王之苗裔乎。出繒粟供徭役以奉其上,甚敬困於 盜賊之擾,不相保聚望治於上也,甚勤然則思南之 民固無負於郡縣長吏也。為郡縣長吏者,獨忍以邊 方鄙思南之民乎。此則田子之微意而未發者予,故 論序首編俾後之覽者,有政治之資焉。若曰:將以披 圖籍考山川則信為斯志之末義矣。

《李先生祠碑記》
蕭重望
编辑

同野李先生業與諸君子分豆於賢祠,頃又與申侍 御供祀於省會,而復為之祠者特舉也,特祠者何貴 筑之學,倡自龍場思南之學,倡自先生,自先生出而 黔人士始,矍然悚然知俗學之為非矣。先生行錄天 德之撫也,大儒治規王道之要也,GJfont歷中外卓乎名 臣治行之最,天子葵之,難進易退之,節朋儕信之,甘 棠之澤隨地而尸,祝之先生之道徵也。夫祠先生以 特典奚過焉,銘曰:道州眼藏湘澤之靈,澠池心印,河 洛之英,餘姚衣缽洙泗之精,於戲三公,百代豪傑千 古斯文疇,與揖遜於孔門曰:思南李先生。

《參政李渭傳》
郭子章
编辑

李渭字湜之,思南府人,公生有異質,十五病肺,屏居 小樓溽暑散,髮箕踞父中憲,公GJfont以毋不敬,飭之即 奉而書諸牖,目在以資檢朿GJfont覺,妄念叢起中憲,又 以思無邪飭之,又奉而書諸牖久之,妄念漸除恍惚, 似有得及下樓與朋友笑談,樓上光景已失於是,專 求本心未與人接。自問曰:如何是本心,既與人接又 自問曰:本心是如何,嘉靖甲午舉於鄉蕭,然布素計 偕以一僕自隨,讀孟子伊尹耕莘章則曰:堯舜君民 事業自一介不取,始交際豈可不謹癸卯,蔣公信視 學貴州,公謁之,因陳樓上樓下光景蔣公曰:樓上是 假,樓下與朋友談笑卻是真,至一介不妄取。蔣公曰: 此猶然樓上,意思在硜硜然小人哉。公媿甚以為學 十四、五年只成得一個硜硜小人,不覺面赤背汗淋 淋也。由華陽知縣和州知州擢高州府同知至,則謁 湛,甘泉先生於小嵎峒中嘗宿廉州,公署夢三蛇遶 身亟,揮杖蛇乃走,詰朝合浦吏以美珠進化州,吳川 吏以兼金進,公皆叱之,笑曰:三蛇夢破矣,金珠非寶, 固吾人蛇蝎哉,擢應天治中南,戶部員外郎知韶州 府先是韶有二源之役,萑苻之警未殄,公集諸寮諭 之,曰:夫子告康子不欲二字,千古弭盜張本倘多欲, 則身為谿壑,竭民膏脂不足以填,百姓安得不盜弭。 山中盜易,弭心中盜難。敢忘自責聞者悚息,人覲過 麻城,從楚侗先生登天臺,楚侗示八語近道之資載, 道之器求道之志,見道之眼體道之基,任道之力弘 道之量,達道之才八者闕一不可對曰:渭於八者獨 愧見道,眼未醒耳鍥必為聖人四字印而布之海內。 嘗曰:孔子無意,孟子不學不慮,程子不著纖毫人力, 皆是不安排知無意脈路,即日夜千思萬索亦是無 意知無纖毫人力脈路,即人一己百人十己千如此 用力實無纖毫人力,學是學此不學,慮是慮此不慮, 知得不學不慮脈路,脈路任人只管學,只管慮都是 不學不慮。擢滇左參政近溪羅,公為屯田使,公至與 之合併精神,學益進自言予,昔日工夫亦有起滅被 近溪大喝,通身汗浹從出這身汗,自是欲罷不能,所 著有先行諸集藏於家,大儒治規行於世。

《李節婦石氏傳》
胡松
编辑

節婦石氏印江處士,石某之女。成化己丑年六月二 十四日生,弘治庚戌歸李宣姑,歐陽氏嚴重石事之。 每可其意好治麻枲蠶繭,性樸質貞,率衣著五六載 不易幃閫,中華靡相尚石,獨以儉約處之無恥色。弘 治乙卯年宣卒,遺孤二長綻四歲,次族歲尚未週。家 素貧艱窘萬狀,或勸其嫁。泣曰:遺孤奈何且死之,日 何面目見君子於地下。乃紡績以撫二子,石歸宣時 二十二歲宣卒之年,二十七歲孀居凡四十年卒之 日,六十七歲柏泉子曰:余他日讀春秋,見說春秋者謂春秋常事不書是矣,至於紀叔姬之卒,與其葬則 亦疑若常事,然先師仲尼至備書其年月,若日而弗 遺彼一國之君與其夫人,若當時之公卿大夫是何 其名寵貴盛也,乃泯然或不少見於策書,心竊怪之。 既思春秋之世功利熾,然人心大壞至於龍蛇戰野。 賣國弒君弁髦名器而秉節守義,乃獨見於一去國 無歸之婦人。仲尼安得不賢之,以為天下後世勸耶, 乃予居今之世,得傳李節婦石氏,慨然長嘆為一泫, 然焉誠不以富亦祗以異蓋,古今同情如此。余愧非 其人不能使節,婦永有聞於後世如紀叔姬也,雖然 庸詎知世果無其人乎,感事悼時廢書於邑。

思南府部藝文二编辑

《川上雜詠》
明·李渭
编辑

巖阿黃虞氏,獨志惟田園。日出復日入,不知城市喧。 去草培嘉禾,兩者不並存。汲隧甘自掘,抱膝聽禽言。

野步任頡頏,所到成流連。況復泉壑清,渡雲澹浮煙。 石高坐垂釣,月出歌放船。達人各有懷,那復論百年。

雲渚澄素景,奩澹披秋夕。沙渫沸蓀畹,潦盡見村宅。 一鶴自伶仃,千峰散虛白。揮手弄潺湲,借茲洗形役。

山影江半陰,渡口喧人語。東林精舍近幽,塵自來去。 漁父歌放逸,澹然寡塵慮。為愛乘槎行直,到水窮處。

《遊嵇公泉》
前人
编辑

吾與二三子,覽勝求前賢。嵇公昔垂釣傳,聞于此泉。 披雲尋往事,流水不知年。山空琴欲冷樹,古鶴來眠。

《川上學舍》
前人
编辑

高閣峰陰人,獨立碧梧,秋色滿江城,松巒月落猿啼。 冷雲路風凄,鴈字驚紫塞。未傳銷甲信,玉樓猶聽擣。 衣聲年年對,菊誰無賦此。日樽前意未平。

《觀音山絕頂》
黃堂
编辑

荒林聳碧岑,久坐靜禪心。不雨苔常濕,無雲洞自陰。 僧閒祇樹冷,鳥語落花深。高陽有伭度,支遁足相尋。

《嵇公泉次李渭韻》
李培初
编辑

選勝近魚峽,題詩憶昔賢。披雲循古道,石聽鳴泉。 攀幽乘遠興,問道愧流年。坐起前山月,松高白鶴眠。

《思南道中》
陰子淑
编辑

陰雨初晴雞亂鳴,軺車行處未天明。嵐深只說山無 路,林靜還聞水有聲。一曲鏡湖何處乞,數莖霜鬢此 中生。僕夫莫憚驅馳早,已有田翁接隴耕。

《七星橋歌》
方萬策
编辑

山如峽兮石如碣,石巔樹古水崖折。井冽泉寒雨雪 霏,雄關百雉峰之缺。萬仞嵬峨人跡稀,獨臨縹緲看 奇絕。白雲夾道護旌車,朔風吹衣剪舊襭。北望青山 飛鳥外,一片靄黛狐兔穴。曩時伐鼓下榆關,邊上羽 書飛不輟。詔書數道天兵下,大將再呼羅彝滅。一自 置長易郡名,封豕長蛇心悉折。太平萬古樹高標,漢 代奇勳日月潔。

《鸚鵡溪道中》
李瑞
编辑

廢垣幾處望中存,楊柳青青蔭石門。人為寇侵先避 地,犬知主去尚防村。侵階流水隨渠滿,依樹啼鶯到 日昏。何事草場成戰伐,令人三嘆不能飧。

《萬聖山》
許虯
编辑

丹沙勾漏覓,絳雪更堪餐。不借峨眉嶺,長依玉露盤。 穿花麋角煖,巢樹鶴裳寒。簾捲先疑曉,清光萬古傳。

《詠白鷺洲》
孫順
编辑

磅礡江心見淺洲,青莎有鷺狎同儔。引年棲息閒如 鶴,快意忘機靜似鷗。素影翩躚搖素練,清姿皎潔濯 清流。因知王化滋禽鳥,羽族飛鳴得自由。

《香爐岩》
張守讓
编辑

溪邊流水遶香臺,瑞氣金爐五色開。卻是玉樓僊子 度,馮彝捧出博山來。

思南府部紀事编辑

《府志》:成祖永樂十三年,布政司蔣廷瓚上言:婺川山 中連呼萬歲者三,禮部尚書呂震請稱賀不許。 英宗正統十二年,苗陷思南府。

世宗嘉靖八年,思南田中火燎禾雨乃止。

九年,真州賊周天星等寇婺川縣境。

十五年秋七月,思南地震。

二十七年,苗賊許龍保陷印江縣。

神宗萬曆七年,婺川大水。三十四年夏五月,思南府沿河麥一莖四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