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第1531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五百三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卷
方輿彙編 職方典 第一千五百三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職方典

 第一千五百三十一卷目錄

 鎮遠府部彙考二

  鎮遠府風俗考

  鎮遠府祠廟考寺觀附

  鎮遠府驛遞考

  鎮遠府兵制考

  鎮遠府物產考

  鎮遠府古蹟考

  鎮遠府峒蠻考

 鎮遠府部藝文一

  遊鐵溪記         明祁頫

  雲臺山記         張拱樞

 鎮遠府部藝文二

  過鎮遠         明何景明

  偏橋行           前人

  鎮遠署          徐九皋

  獨嘯亭           前人

  偏橋新河成放舟東下    郭子章

  凌元洞           高鑑

  雲臺山          鄧子龍

  登觀音山絕頂        黃堂

  華嚴洞          史旌賢

  凌元洞讌集         前人

  凌元洞四首       丁璣

  和凌元洞原韻四首    周瑛

  筆岫           張守讓

  香爐巖           前人

  石屏山           前人

  鎮安渡           前人

 鎮遠府部紀事

職方典第一千五百三十一卷

鎮遠府部彙考二编辑

鎮遠府風俗考        《通志》编辑

本府鎮遠縣附郭

《明一統志》:習俗質野,服用儉約。

飲食用蕨灰為鹽。

《舊志》:風氣漸開,人文丕振遊宦者安之。

《本志》:思播流裔,地狹民貧,耕讀織紡多從樸素,施秉縣未載。

鎮遠府祠廟考        《通志》编辑

本府鎮遠縣附郭

風雲雷雨山川壇 在府城東一里。

社稷壇 在府治西三里。

厲壇 原在府城東三里車家灣,明知府張守讓遷於治右北極觀後。

城隍廟 舊在縣左,明知府劉叔龍遷於治西。赤巖廟 在中河山龍鼇洞。

飛山廟 祀惠英侯楊再思,以有功於民故立廟祀之。

忠武侯祠 祀漢丞相諸葛亮,明嘉靖二十九年,知府程GJfont建,明季燬於苗,

皇清康熙十一年重修。

關聖祠 在祝聖橋,明季燬,

皇清康熙十二年重修。

朱文公祠 舊在中山寺洞中,明嘉靖九年,知府黃希英建,置田若干畝,鐫石碑於洞口,曰:紫陽書院。二十七年知府程GJfont,徙於東山書院後明季燬。

皇清康熙十一年重建。

東山祠 在府東關內,祀太守顏澤、劉善、周瑛、劉武臣、程GJfont、郡丞何宣、別駕楊瑄、清浪參將彭倫。

張公祠 在東山觀迎仙橋左,祀明太守張守讓,守鎮遠有惠政,郡人為立祠。

忠烈祠 有二:一在府西城內,祀郡人黃汝龍。一在鎮遠江南柴家坪,祀副總周仕達,二人俱以隨征水西陣亡贈,都督僉事今燬。

石龍土地祠 在西門內,明知府程GJfont建。施秉縣

風雲雷雨山川壇

社稷壇

厲壇

城隍廟 《志》俱未載所在。

寺觀附编辑

中山寺 在府城東東巖,明郡守黃希英建,水

部郎趙之緒,購藏經構層樓以貯之,兵燬。

皇清康熙五年,僧太圓重修。

吉祥寺 在府治南,明永樂初建,成化丙午重修。有古檜二株,蒼碧盤曲如虯。

鎮江寺 在府治西南,明永樂年建,嘉靖間毀於水。萬曆六年,僧宗淳重修兵燬。

皇清康熙二年,郡民蘇金明重修。

北極觀 在府城西門外,明弘治間周瑛建。迎僊觀 在府治西,明萬曆十二年建。

紫皇閣 在府治西北,石逕盤旋,藤蘿掩蔭,瀑布如練,上跨小橋,登高望之,西南諸山宛如圖畫。

鎮遠府驛遞考        《通志》编辑

本府鎮遠縣附郭

鎮遠驛 在府城內,上走偏橋,下走清浪,本縣管理。

鎮遠站 在府城內,本府管理。

府前鋪 鋪兵五名。

碗溪鋪 鋪兵四名。

焦溪鋪 鋪兵四名。

小溪鋪 鋪兵四名。

梅溪鋪 鋪兵四名。

白羊鋪 鋪兵四名,六鋪俱本縣管理。

施秉縣

偏橋驛 上走興隆,下走鎮遠,初以偏橋衛守備管理,今裁衛入縣,專設驛丞管理。

偏橋站 本縣管理。

司前鋪 鋪兵三名。

乾溪鋪 鋪兵四名。

草塘鋪 鋪兵四名。

濫橋鋪 鋪兵四名。

谷定鋪 鋪兵一名,五鋪俱偏橋司管理。

鎮遠府兵制考        《通志》编辑

府總

明設清鎮守備一員,駐鎮遠衛,專管鎮遠府平清偏鎮四衛地。

鎮遠府防守GJfont水等三哨,共哨兵一百十名。施秉防守後山等三哨,官兵三百五十名。焦周等四哨,共哨兵一百四十名。

皇清鎮遠營副將一員,康熙年設遊擊二員、守備二

員、千總四員、把總八員。

左右二營,額兵二千二百二十名。康熙二十三年,裁去四百二十名,二十四年又裁去六百名,現存一千二百名駐劄,鎮遠府分防施秉縣、思州古樓、坪涼傘響、水行宮牌樓、哨焦溪石阡路臻洞各地方。

鎮遠府物產考        《通志》编辑

府總

萱草 出各谿邊,即忘憂草,一名宜男。

竻竹 即竻嶺南竹也,又名澀勒,蘇軾詩倦看澀勒暗蠻村是也。《肇慶府志》:竻竹俗呼剌竹。竹譜曰:笆竹有剌可作籓落,本草綱目訛為竻竹。

綿竹 可織器。

海棠 有西府、垂絲二種。

芙蓉 當秋而放,掩映可玩。

石榴 味微酸。

柑 皮細者佳。

榆 所在皆有錢,可食皮,可禦饑。

木槿 土人以之編籬,朝榮夕落。

竹雞 出府境。

油魚 出府城東。

鎮遠府古蹟考        《通志》编辑

本府

廢思GJfont縣 在府東九十里,唐貞觀間置。廢思王縣 在府東南八十里,唐元和間置。廢洛浦縣 唐置。

廢安定縣 元置。

廢永安縣 元置。

元帥府故城 在中河山半里,遺址見存。元帥府故宅 在中河山上。

十萬坉 在府西南六里,臨江田宣慰屯兵處。廢金谷金達蠻彝長官司 在府東八十里,元置。

廢得民蠻彝長官司 在府南。

廢曉隘瀘洞赤溪等處長官司 在府東。鎮遠縣故城

偏橋衛故城

有斐亭 在元妙觀東。

擬峴亭 在香爐崖上。

江樓 在府治東鐵山溪。

六桐堂 在府署內,今廢。

玩易堂 在府署左。

朝元閣 在府內,明萬曆壬寅,巡按畢三才建。獨嘯亭 在石屏山上。

濯香亭 在天樞山。

天一亭 在府治西北。

定西樓 在府治西水家灣。

鎮遠府峒蠻考编辑

太祖洪武三十年,鬼長箐等苗民作亂,都指揮許能率兵擊敗之。

按《明外史·土司傳》:洪武三十年,鎮遠鬼長箐等處苗民作亂,指揮萬繼、百戶吳彬戰死。都指揮許能率兵會偏橋衛軍擊敗之,眾散走。

成祖永樂 年,長官何惠,乞軍民助修橋工詔從之。

按《明外史·土司傳》:永樂初,鎮遠長官何惠言:每歲修治清浪、焦溪、鎮遠三橋,工費浩大。所部臨溪部民,皆佯、獷、貓、狫,力不勝役,乞令軍民參助。從之。

宣宗宣德元年,指揮張名討苗銀總,克之銀總遁。

按《明外史·土司傳》:鎮遠GJfont水奧峒蠻苗章奴GJfont掠清浪道中,為思州都坪峨異溪長官司所獲。其父苗銀總劫取之,聚兵欲攻思州。因令赤溪洞長官楊通諒往撫,銀總伏兵殺諒,又掠埂峒。命總兵蕭授調辰、沅諸衛兵萬四千人GJfont之,會於清浪衛。元年,授奏指揮張名討銀總,克奧峒,盡殺其黨,銀總遁。

英宗正統三年,革鎮遠州,以鎮遠、施秉二長官司隸鎮遠府。

按《明外史·土司傳》云云。

十二年,巡按虞禎請設關堡於清水江等處,詔從之。

按《明外史·土司傳》:正統十二年,巡按虞禎奏:貴州蠻賊出沒無常,撫之不從,捕之不得,若非設策,難以控制。臣觀清水江等處,峭壁層崖,僅通一徑出入,彼得恃險為惡。若將江外山口盡行塞閉,江內山口并津渡俱設關堡,屯兵守禦,又擇寨長有才幹者為辦事官,庶毋疏虞。從之。英宗天順七年,洪江賊苗蟲蝦等寇,鎮遠總兵李震、李安等平之。

按《明外史·土司傳》:天順七年,鎮守湖廣太監郭閔奏:貴州洪江賊苗蟲蝦等糾合二千餘人,偽稱王侯,攻GJfont鎮遠囤寨,殺掠人民。撫諭不服,誠恐滋蔓當合兵進討。命總兵李震、李安等分道入,賊退守平坤寨,追至清水江,獲蟲蝦,并斬賊首飛天侯、苗老底、額頭等六百四十餘名,赤溪南洞遂平。

神宗萬曆 年始用漢法抽兵,土目彭必信搆亂誅之。

按《明外史·土司傳》:萬曆末年,GJfont水長官司楊光春者貪暴,土目彭必信濟之箕斂。苗不堪,將上訴改土為流,春與必信反,言漢欲GJfont諸苗,當斂金贖,得金五百餘。都御史何起鳴詗知之,捕春下獄,瘐死。於是用漢法,每四戶擇壯兵一人,立四哨,不為兵者佐糗糧魚鹽,簡土吏何文奎等掌之。必信復醵諸苗金,愬於朝,言巴也、梁止諸寨為亂,指揮使陶效忠不問,反索土吏楊光春金而殺之。改舊例用新法,不便。書上,意自得,歸謁知府王一麟。麟縛之下獄,檄諸苗,言:若等十

五洞所苦者,以兵餉月米三斗過甚耳。然歲給白蟲鋪米,每洞月八斗,他於平溪驛剩餘徵二十二兩,皆可足餉。我為若通之,毋為信所誣也。苗皆服,而坐信罪,新法竟行。

熹宗天啟五年,苗寇甚熾,巡撫傅宗龍請練兵,禦之報可。

按《明外史·土司傳》:天啟五年三月,巡撫傅宗龍奏:苗寇日披猖,地方受害,乞敕偏沅撫臣移鎮偏橋,勿復回沅,凡思、石、偏、鎮等處俾練兵萬餘人,平時以之GJfont苗,大征即統為督臣後勁,庶苗患寧而西賊之氣亦漸奪矣。報可。

鎮遠府部藝文一编辑

《遊鐵溪記》
明·祁頫
编辑

鎮遠多佳山水,其去郭而近者鐵溪,為勝鐵溪士大 夫南遷者多遊焉。或不得遊則有為恨者矣。弘治己 酉春三月,予與其郡太守周君梁石,纂修純皇帝實 錄歸,自貴藩二守何君健之以出遊,為請予許之,是 月二十五日步出江滸,登小舟順流而東,路左有亹 焉,兩山夾峙,水自中出即鐵溪也。遂舍舟上馬循溪 而入,見水中有巨石,頹然下瞰如屋梁,石指曰:此吾 舊時與諸君觴酌之所也。乃敕從者置酒殽,以俟因 躍馬去可二里,東望煙靄中有三峰鼎立如畫,予望 久之梁石與健之先行,予瞠焉後,每遇幽勝處輒徘 徊,頫仰不忍去山,初入四望如堵,忽又通豁,其巖石 往往相傾仆,如墮其下,洞穴淺深不一,可坐可臥,山 之趾,眾水交流,匯而為淵,激而為瀨,群鯈往來歷歷 可數也,行七八里,至山阨處,梁石二人立馬上迎,而 謂曰:溪流斷於此矣,予笑曰:行到水窮處,坐看雲起 時。唐人得意處,今得之乃旋焉,每渡澗爭先以驩馬 躍,水激衣袂為濡,因與梁石聯句,汎濫及前事酒罷, 各上馬循舊路至前所,指石屋下殽,核具陳簫鼓間, 作酒酣健之,限韻索詩,予連賦十餘律,梁石不欲速 就,予賦詩嘲之,又令健之舉杯逼之,梁石應聲曰:水 色山光滿酒杯,鵝黃小甕更須開,日頭欲下吾當去, 詩句未成君莫催,用予韻也。於是予與梁石皆醉,甚 健之命拏舟以來三人者共載而出抵郡,漏下初刻 矣。

《雲臺山記》
張拱樞
编辑

雲臺山,在縣之西北去城二十里,儉從望元關入山, 皆深澗幽壑,古木崇嶺,山形四面削成獨迥,出於層 霄之半,俯瞰萬山羅列如兒孫,左峙塔山,右對彌勒 堡,山腰有石洞,擊之若鐘鼓聲,山腰之旁,有龍泉紆 逕而右會自垛河遶其山麓,絕壁有白雲洞如哆吻 張齶盤旋而入,朝夕間雲往來山巔如臺隍,然因得 名焉。人蹤從不到,相傳其中猛虎毒蛇與通臂猿,山 道士及奇形猓彖之獸甚夥,隆慶丁卯之歲白雲徐, 道人與周惠登氏學養生,固元牝結廬於望元關者 十載一日,謂惠登曰:赤城天姥古人曾經開闢矧此。 山相去幾許,而顧使之沉淪於蠻煙瘴雨間乎。吾願 捨身以入,如聽木魚有聲則登此山。不則為虎狼吻 矣,言訖,GJfont木魚以往。散石灰以誌其跡,越三日山頂 魚聲響應於谷,惠登曰:吾友達山矣,即持缽沿灰跡 以行攀援而上,遂登巔,道人瞑雙目誦皇經端坐古 柏樹下,惠登手拍其肩曰:我來矣,相顧大笑。而此山 遂樂有千秋知己矣,越數十年道人趺坐而逝,有石 嶄然壁立,即其蟬蛻處,後人顏之為遺真亭也。明末 戎馬生郊苗叛寇訌遠近,人多避秦於山,山靈貽誚 戊戌之秋,余與宋子次梅重理舊業,讀書其上者若 而年雞鳴,風雨露飲霞餐罔或間時乎,洗眼看山則 與領其要時乎,掉頭看雲亦不堪,持贈人用是山之 得名,有以副其實也,因縷筆而為之記。

鎮遠府部藝文二编辑

《過鎮遠》
明·何景明
编辑

地僻光搖落,空亭長綠莎。山川連蜀道,市井雜彝歌。 旅篋衣裳少,秋程風雨多。無人相問訊,盡日撫寒柯。

古郡青山下,經過駐使車。土官迎詔拜,蠻客望城遮。 疊嶂營孤壘,清江繞百家。晚來官署裏,獨坐詠皇華。

寥落古城池,斜光照戍旗。關臨苗子寨,洞入長官司。殊俗終難近,蠻音久易知。踟躕暮江上,又是仲秋時。

《偏橋行》
前人
编辑

城頭日出一丈五,偏橋長官來擊鼓。山南野苗聚如 雨,饑向民家食生牯。三尺竹箭七尺弩,朝出射人夜 射虎。砦中無房亦無堵,男解蠻歌女解舞。千人萬人 為一戶,殺血祈神暗乞蠱。沙蒸水毒草根苦,上山下 山那敢。蠢爾苗民爾毋侮,虞庭兩階列干羽。

《鎮遠署》
徐九皋
编辑

邅迴沅浦中,轉入夜郎天。路出浮雲上,山懸飛蓋前。 煙霏開遠戍,林薄帶長川。羽檄宵來急,橫戈欲按邊。

《獨嘯亭》
前人
编辑

一年臥衡門,復領楚西牧。此行誰使之,應不為斗粟。 和衷乏僚寀,供御少徒僕。訟亭日無事,何必修邊幅。 每當風日佳,散步自捫腹。仰天舒鬱襟,大塊苦局促。 正聲發脣齒,餘響振林木。浮雲斂太清,長風動虛谷。 雖未諧宮商,猶堪擬絲竹。緣非不平鳴,祇用矯庸俗。 新亭已結構,徙依一寓目。燕雀莫驚猜,吾將逐黃鵠。

《偏橋新河成放舟東下》
郭子章
编辑

橋畔拏舟一葉輕,揚帆穿樹入蓬瀛。懸巖直下瞿塘 路,瀑布遙飛鴈宕深。白鳥青猿爭出入,山花岸柳遞 逢迎。自從諸葛征南後,千載誰人向此行。

《凌元洞》
高鑑
编辑

東巖樂景物依稀,俯城郭江草離離。江水綠峰巒壁 立,危如削空然一洞。光閃爍日色下照,春霧薄石爐 石瓶。似人作雲萍蹤跡,隨飄泊彷彿如夢。還如昨葡 萄滿甕,醅初發狂歌起舞。為君酌醉倒不知,天地闊 群仙拍手。騎黃鶴萬里天風,吹寥廓俯視塵寰。猶隱 約,何處好東巖樂。

《雲臺山》
鄧子龍
编辑

萬山高處雲結臺,崔嵬鼎力真奇哉。穿巖出洞二十 里,寶塔三五澗中起。巨木枯藤石上生,夜來掛月朝 飛雨。石鐘石鼓數聲靜,野猿時笑煙霞來。乘風步虛 一搔首,白雲散盡青天開。天門玉籟天孫語,織女銀 河罷機杼。下界山神知我來,功成羽化蓬萊主。

《登觀音山絕頂》
黃堂
编辑

荒林聳碧岑,久坐靜禪心。不雨苔常濕,無雲洞自陰。 僧閑祗樹冷,鳥語落花深。高陽有元度,支遁足相尋。

《華嚴洞》
史旌賢
编辑

古洞誰初闢,翛然無住心。偶緣丹GJfont入,因識白雲深。 風鐸傳空谷,松鐃落梵音。賢愚如許輩,吾意正蕭森。

《凌元洞讌集》
前人
编辑

洞口移斜日,傳杯戀翠微。鐘聲林外度,樵採晚來稀。 法雨輕沾席,慈雲半染衣。吾從大夫後,取醉夜忘歸。

《凌元洞》
丁璣
编辑

野日春正暝,山雲午猶濕。布穀不停聲,人人荷鋤立。

蘭橈泛江水,江水綠於苔。日日斜陽裏,行人自往來。

空崖蒼翠間,平窪自相逗。有時石上眠,雲來觸衣袖。

潭靜山同色,雲寒鳥不飛。微茫煙漵裏,獨見釣船歸。

《和凌元洞原韻》
周瑛
编辑

雞鳴桑樹深,犬臥苔花濕。何處課春耕,獨倚斜陽立。

長江春雨過,綠水生青苔。行人過江急,江闊船不來。

石濕雲不起,石晴雲亦逗。對石閑觀雲,蒼翠落衫袖。

江煖雪初作,江寒雪漸飛。一竿潭水上,雪深猶未歸。

《筆岫》
張守讓
编辑

筆岫橫天插曉雲,長風飄落氣氤氳。夜來正有江淹 夢,散作晴空五彩雲。

《香爐巖》
前人
编辑

溪邊流水遶香臺,瑞氣金爐五色開。卻是玉樓仙子 度,馮彝捧出博山來。

《石屏山》
前人
编辑

誰將屏幛倚雲開,削壁當空抱郡迴。自是皇圖天外 壯,長城擁出日邊來。

《鎮安渡》
前人
编辑

津頭風雨暗垂楊,兩岸相逢即異鄉。春水橫江不可 渡,誰為GJfont石造輿梁。

鎮遠府部紀事编辑

《通志》:泰定帝泰定元年春二月,鎮遠府饑。

文宗至順二年九月,鎮遠府饑,賑米五百石。

順帝至正九年,鎮遠苗叛。

二十二年,鎮遠州知州田茂安降於偽夏。

明世宗嘉靖二十一年,銅鎮苗叛陷,石阡府執推官 鄧本中。

二十七年秋七月,張岳為右都御史,總督川貴兵討 銅鎮苗。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