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020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二十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二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

 第二十卷目錄

 朝鮮部彙考八

  宋四光宗紹熙五則 寧宗慶元六則 嘉泰四則 開禧三則 嘉定十一則 理宗

  寶慶二則 紹定四則 端平三則 嘉熙四則 淳祐四則 寶祐六則 開慶一則

邊裔典第二十卷

朝鮮部彙考八编辑

宋四编辑

光宗紹熙元年,高麗遣使如金,金亦遣使于高麗。编辑

按《宋史》不載。按《金史·章宗本紀》:明昌元年八月己 酉,高麗遣使來賀天壽節。十一月辛未,以西上閤門 使移剌撻不也為高麗生日使。十二月丁未,高麗遣 使來賀正旦。

按《朝鮮史略》:王皓二十年,以崔世輔守太師杜景升, 守太尉李義旼,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朴純弼,中書侍 郎平章事史正儒,守司空左僕射,參知政事李奕蕤, 參知政事李知命為太子少傅,白任至知門下省事。 先是省宰增至七,至是,又增八。里巷歌曰:皇國實無 寺,省中置七齋。七齋今未了,八齋復入來。蓋齋與宰 聲相近,為庚辭以譏之。

紹熙二年,金皇太后崩,遣使報哀于高麗。高麗遣使 如金弔祭,又遣使賀即位。

按《宋史》不載。按《金史·章宗本紀》:明昌二年正月辛 酉,皇太后崩。丙寅,以左副都點檢廩等報哀於高麗。 三月乙亥,高麗遣使來弔祭。八月乙巳,高麗遣使來 賀天壽節。十一月丙寅,以近侍局副使完顏匡為高 麗生日使。十二月癸卯,高麗遣使來賀正旦。

按《朝鮮史略》:二十一年,宋紹熙二年,金明昌二年以杜景升監修 國史,時有醫題壁自稱玉堂人。有人嘲之曰:戰將今 為修國史,不妨醫作玉堂人。景升與李義旼坐省中 論事相失,義旼奮拳擊柱。時有人作詩嘲之,詩云:吾 畏李與杜,屹然與宰輔。黃閤三四年,拳風一萬古。政 堂文學李知命卒,知命博覽群書,善詞賦,工草隸,擢 第調黃州書記。居官廉正,賑活饑民甚眾。後為忠州 判官。政如黃州,庚寅之亂,內外文臣逃遁無地,惟知 命為州人所護得免。王以為有文行,擢為諫官。自是 所至著聲績,再掌禮闈,若趙沖、韓光行、李奎報、俞升 旦、劉沖基皆其所取,世以得人稱之。

紹熙三年,高麗遣使如金,金亦遣使於高麗。

按《宋史》不載。按《金史·章宗本紀》:明昌三年五月壬 申朔,以尚書禮部員外郎孛朮魯子元為橫賜高麗 使。八月丁卯,高麗使來賀天壽節。十二月丁卯,高麗 遣使來賀正旦。按《高麗本傳》:章宗即位,詔使至界 上頗稽滯,詔移問,高麗遜謝。明昌三年,下節金挺回 至平州撫寧縣,敺死當驛人何添兒,有司請凡人使 往還,乞量設兵衛。參知政事張萬公曰:可於宿頓之 地巡護之。上可其奏。詔自今接送伴使副,失關防者 當坐。故事,賀正旦使十二月二十九日入見。

按《朝鮮史略》:二十二年,德寧公主卒。仁宗女天姿艷 麗,舉止閑雅,毅宗屢召入內,頗有醜聲。大將軍金存 傑自殺,時南賊金沙彌雲門孝心,據草田,嘯聚亡命, 剽掠州縣。王命傑率將軍李至純等討之。至純,義旼 子也。嘗夢虹霓起兩腋,頗自負,又聞古讖有龍孫十 二,盡更有十八子之語,因懷非望,與南賊通謀。其子 至純輒泄軍中動靜,故屢敗。存傑憤曰:治之則其父 必害我,否則賊盜熾盛。遂仰藥。

紹熙四年,高麗遣使如金,金亦遣使於高麗。

按《宋史》不載。按《金史·章宗本紀》:明昌四年九月甲 子朔,天壽節,御大安殿,受親王百官及高麗使朝賀。 十二月甲辰,以紇石烈珵為高麗生日使。

紹熙五年,高麗遣使如金,金亦遣使於高麗。

按《宋史》不載。按《金史·章宗本紀》:明昌五年正月癸 亥朔,高麗遣使來賀。九月戊午朔,高麗遣使來賀。 按《朝鮮史略》:二十五年,仁宗出妃福昌院主李氏卒, 仁宗念其覆碗之功,賜田宅奴婢。王即位,奉事彌篤, 及卒,葬以后禮。

寧宗慶元元年,高麗遣使如金,金亦遣使於高麗。编辑

按《宋史》不載。按《金史·章宗本紀》:明昌六年春正月 丁亥朔,高麗遣使朝賀。九月壬午朔,天壽節,高麗遣 使來賀。十二月乙卯,以知登聞檢院賈益為高麗生 日使。按《高麗本傳》:明昌六年十二月己卯立春,詔 於前二日入見云。

慶元二年,高麗遣使如金,金亦遣使於高麗。

按《宋史》不載。按《金史·章宗本紀》:承安元年春正月 辛巳朔,受高麗使朝賀。七月乙酉,敕今後高麗使入 見敷奏,令新設各國通事具公服與閤門使上殿監 聽。九月丁丑朔,天壽節,高麗遣使來賀。十二月庚戌,以同知登聞檢院阿不罕德剛為高麗生日使。 按《朝鮮史略》:二十六年宋慶元二年金承安元年,將軍崔忠獻,忠獻 以勇敢選補別抄以勞遷將軍與其弟忠粹發兵誅賊臣,李義旼大 殺朝臣。

慶元三年,高麗遣使如金,金亦遣使於高麗。

按《宋史》不載。按《金史·章宗本紀》:承安二年春正月 乙亥朔,高麗遣使來賀。九月辛丑朔,天壽節,高麗遣 使來賀。十月庚辰,尚書省奏,高麗國牒報,其王以老 疾,令母弟GJfont權國事。 按《朝鮮史略》:二十七年秋九月,大雷電,崔忠獻廢王 放於江華,立王弟平涼公旼。崔忠獻殺其弟忠粹。忠 粹欲納其女於太子,忠獻止之,忠粹怒,謀害忠獻,忠 獻起兵誅之。前中書令杜景升卒於紫燕島。初,忠獻 欲廢王,乃流景升於島。景升,萬頃縣人,性質寬厚,少 文有勇力。初為牽龍,庚寅之亂,武人多劫奪人財,景 升獨不離殿門,秋毫不犯。及金甫當、趙位寵之役,征 戰有功,封功臣掌吏部銓注。雖內寵權貴,莫敢撓之。 舊制,三品以上遷級,例上讓表。景升獨曰:內不欲讓 而借人筆以飾外禮,吾不忍為也。至是憂憤,嘔血卒。 慶元四年,高麗國王皓以弟GJfont權國事,遣使告於金。 金遣使宣問之。

按《宋史》不載。按《金史·章宗本紀》:承安三年三月丙 寅,高麗王王皓以弟GJfont權國事,遣使奉表來告。四月 丙申,以侍御史孫俁為宣問高麗王王皓使。十二月 己巳,高麗權國事王GJfont遣使奉表來告。按《高麗本 傳》:承安三年,皓表自陳衰病,以國讓其弟GJfontGJfont權國 事。是歲,皓薨,GJfont嗣立。 按《朝鮮史略》:神宗靖孝王,,旼,改GJfont,字至華,明宗弟。 元年宋慶元四年,金承安三年,置山川裨補都監崔忠獻,縱術士 議置之。金宣問使孫俁來詰遜位事,必欲親見前王, 授詔門下侍郎趙永仁,曰:前王養疾南州,計程三十 日乃至。俁曰:苟如是,不必親授,遂傳詔於王。

慶元五年,禁高麗商人博易銅錢。是年,金冊王GJfont為 高麗國王。

按《宋史·寧宗本紀》:慶元五年秋七月,禁高麗商人博 易銅錢。按《高麗本傳》:慶元間,詔禁商人持銅錢入 高麗,蓋絕之也。初,高麗入使,明、越困於供給,朝廷館 遇燕賚賜予之費以鉅萬計,饋其主者不在焉。我使 之行,每乘二神舟,費亦不貲。三節官吏縻爵捐廩,皆 仰縣官。昔蘇軾言於先朝,謂高麗入貢有五害,以此 也。惟是國於吳會,事異東都。昔高麗入使,率由登、萊, 山河之限甚遠,今直趨四明,四明距行都限一浙水 耳。由海道奉使高麗,瀰漫汪洋,洲嶼嶮阻,遇黑風,舟 觸嶕輒敗,出急水門至群山島,始謂平逵,非數十日 不至也。舟南北行,遇順風則歷險如夷,至不數日。其 國東西二千里,南北五百里,西北接契丹,恃鴨綠江 以為固,江廣三百步。其東所臨,海水清澈,下視十丈, 東南望明州,水皆碧。王居開州蜀莫郡,曰開成府。依 大山置宮室,立城壁,名其山曰神嵩。民居皆茅茨,大 止兩椽,覆以瓦者才十二。以新羅為東州樂浪府,號 東京。百濟為金州金馬郡,號南京。平壤為鎮州,號西 京。時西京最盛。總之,凡三京、四府、八牧、郡百有十八、 縣鎮三百九十、洲島三千七百。郡邑之小者,或只百 家。男女二百十萬口,兵、民、僧各居其一。地寒多山,土 宜松柏,有GJfont、黍、麻、麥而無秫,以GJfont為酒。少絲蠶,匹縑 直銀十兩,多衣麻紵。王出,乘車駕牛,歷山險乃騎。紫 衣行前,捧《護國仁王經》以導。出令曰教,曰宣。臣民呼 之曰聖上,私謂曰嚴公,后妃曰宮主。百官名稱、階、勳、 功臣、檢校,頗與中朝相類。過御史臺則下馬,違者有 劾。士人以族望相高,柳、崔、金、李四姓為貴種。無宦者, 以世族子為內侍六衛。歲十二月朔,王坐紫門小殿 注官,外官則付國相。有國子監、四門學,學者六千人。 貢士三等,王城曰土貢,郡邑曰鄉貢,他國人曰賓貢。 間歲試於所屬,再試於學,所取不過三四十人,然後 王親試以詩、賦、論三題,謂之簾前重試。亦有制科宏 詞之目,然特文具而已。士尚聲律,少通經。王城有華 人數百,多閩人因賈舶至者,密試其所能,誘以祿仕, 或強留之終身,朝廷使至,有陳牒來訴者,則取以歸。 百官以米為奉,皆給田,納祿半給,死乃拘之。國無私 田,民計口授業。十六以上則充軍,六軍三衛常留官 府,三歲以選戍西北,半歲而更。有警則執兵,任事則 服勞,事已復歸農畝。王亦有分地以供私用,王母、妃 主、世子皆受湯沐田。上下以賈販利入為事。日中為 虛,用米布貿易。地產銅,不知鑄錢,中國所予錢,藏之 府庫,時出傳翫而已。崇寧後,始學鼓鑄,有海東通寶、 重寶、三韓通寶三種錢,然其俗不便也。兵器疏簡,無 強弩大刀。崇尚釋教,雖王子弟亦常一人為僧。信鬼, 拘陰陽,病不相視,斂不撫棺。貧者死,則露置中野。歲 以建子月祭天。國東有穴,號歲神,常以十月望日迎 祭,謂之八關齋,禮儀甚盛,王與妃嬪登樓,大張樂宴 飲。賈人曳羅為幕,至百匹相聯以示富。三歲大祭祠,遍其封內,因是斂民財,而王與諸臣分取之。祖廟在 國門之外,大祭則具車服冕圭親祠。王城有佛寺七 十區而無道觀,大觀中,朝廷遣道士往,乃立福源院, 置羽流十餘輩。俗不知醫,自王俁來請醫,後始有道 其術者。人首無枕骨,背扁側。男子巾幘如唐裝,婦人 鬢髻垂右肩,餘髮被下,約以絳羅,貫之簪。旋裙重疊, 以多為勝。男女自為夫婦者不禁,夏月同川而浴。婦 人、僧、尼皆男子拜。樂聲甚下,無金石之音。既賜樂,乃 分為左、右二部:左曰唐樂,中國之音也;右曰鄉樂,其 故習也。堂上設席,升必脫屨,見尊者則膝行,必跪,應 必唯。其拜無不答,子拜,父猶半答其禮。性仁柔惡殺, 不屠宰,欲食羊豕則包以蒿而燔之。刑無慘酷之科, 唯惡逆及罵父母者斬,餘皆杖肋。外郡刑殺悉送王 城,歲以八月減囚死罪,貸流諸島,累赦,GJfont輕重原之。 自明州定海遇便風,三日入洋,又五日抵墨山,入其 境。自墨山過島嶼,詰曲嶕石間,舟行甚駛,七日至禮 成江。江居兩山間,束以石峽,湍激而下,所謂急水門, 最為險惡。又三日抵岸,有館曰碧瀾亭,世人由此登 陸,崎嶇山谷四十餘里,乃其國都云。

按《金史·章宗本紀》:承安四年三月己亥,遣使冊王GJfont 為高麗國王。九月庚寅朔,天壽節,高麗遣使來賀。 按《朝鮮史略》:二年,崔忠獻以兵部尚書知吏部事,總 文武銓注,出入禁闥,以兵自衛。忠獻恐其生變不測, 大小文武官吏,賢良之士,至於軍卒強有力者,並皆 招致分為六番,更日直宿其家,號曰:都房。

慶元六年,高麗遣使如金,金亦遣使於高麗。

按《宋史》不載。按《金史·章宗本紀》:承安五年春正月 戉子朔,高麗遣使來賀。九月甲寅朔,天壽節,高麗遣 使來賀。十月辛丑,以禮部郎中劉公憲為高麗生日 使。

嘉泰元年,高麗遣使如金,金亦遣使於高麗。编辑

按《宋史》不載。按《金史·章宗本紀》:泰和元年正月壬 子朔,高麗遣使來賀。五月戊寅,以直東上閤門劉頗 為橫賜高麗使。十月戊戌,以武衛軍都指揮使司判 官納合鉉為高麗生日使。

按《朝鮮史略》:四年,刑部尚書閔湜卒,湜令謨子豁達 大度明宗,諸小招權納賄朝士爭附,湜獨不往。 嘉泰二年,高麗遣使如金。金亦遣使於高麗。

按《宋史》不載。按《金史·章宗本紀》:泰和二年春正月 丁未朔,高麗遣使來賀。九月壬寅朔,天壽節,高麗遣 使來賀。十月壬辰,遣尚輦局副使李仲元為高麗生 日使。

按《朝鮮史略》:五年宋嘉泰二年,金泰和二年,崔忠獻在弘第與吏 部員外郎盧琯,忠獻外戚起市井性巧黠善承迎注擬文武官以奏 王頷之二部判事,但檢閱而已。門下侍中趙永仁卒, 永仁博學善屬文,少時魁。然有宰相器,明宗命輔導 太子,及為承宣多所匡救。物議歸重前。王薨於昌樂 宮,王欲葬以王禮。忠獻以為不可,降從葬妃禮。太子 斥在江華不得與喪事。

嘉泰三年,高麗遣使如金,金亦遣使於高麗。

按《宋史》不載。按《金史·章宗本紀》:泰和三年正月辛 未朔,高麗遣使來賀。九月丙寅朔,天壽節,高麗遣使 來賀。十月丙辰,以尚食局使師孝為高麗生日使。 嘉泰四年,高麗遣使如金。是年,王GJfont薨,子韺立。金遣 使慰問之。

按《宋史》不載。按《金史·章宗本紀》:泰和四年春正月 乙丑朔,高麗遣使來賀。辛卯,高麗國王王GJfont沒,嗣子 韺遣使來告哀。四月戊午,以西上閤門使張偁等為 故高麗國王王GJfont敕祭使,東上閤門使石GJfont等為高 麗國王王韺慰問起復橫賜使。九月庚申朔,天壽節, 高麗遣使來賀。按《高麗本傳》:泰和四年正月乙丑 朔,高麗傔人以小佩刀割梨廡下巡廊,奉職見而糾 之,詔館伴官自今前期移文禁止。是歲,王GJfont薨,子韺 嗣立。

按《朝鮮史略》:七年,王患疽,傳位太子,移御德陽侯GJfont, 薨。忠獻議減喪十四日,降東京留守為知慶州事陞。 安東都護為大都護府。忠獻以慶州有叛賊,安東盡 心捍禦,故陞降之韓。惟漢入隱智異山,終身不出。惟 漢世居京師,見忠獻擅政,曰:難將至矣。遂GJfont妻子隱 智異山,清修苦節,不與世人交。徵為西大悲院錄事, 不就。乃移居深谷,終身不返。未幾,果有契丹之難,蒙 古兵再至。

開禧元年,高麗遣使如金,金亦遣使於高麗。编辑

按《宋史》不戴。按《金史·章宗本紀》:泰和五年春正月 己未朔,高麗遣使來賀。九月甲申朔,天壽節,高麗遣 使來賀。十月庚申,以刑部員外郎李元忠為高麗生 日使。

按《朝鮮史略》:熙宗成孝王,德改韺,字不陂神宗子, 母靖宣太后金氏。元年宋開禧元年,金泰和五年,以守太師崔忠 獻封晉康侯,立府曰:興寧。後改為晉康府置僚屬。自 後出入宮禁便服,張蓋侍從門客殆三千餘人。開禧二年,高麗遣使如金。

按《宋史》不載。按《金史·章宗本紀》:泰和六年春正月 癸未朔,高麗遣使來賀。九月己卯朔,天壽節,高麗遣 使來賀。

開禧三年,高麗遣使如金,金亦遣使於高麗。

按《宋史》不載。按《金史·章宗本紀》:泰和七年春正月 丁丑朔,高麗遣使來賀。夏四月壬子,遣宮籍副監楊 序為橫賜高麗使。九月甲辰朔,天壽節,高麗遣使來 賀。十月辛亥,以武庫令朮甲法心為高麗生日使。 按《高麗本傳》:泰和七年正月,是時用兵伐宋,夏亦有 故,獨高麗遣正旦使,詔不賜曲宴。及天壽節,夏、高麗 使者皆在,有司奏:大定初,宋未請和,夏、高麗使者賜 曲宴,今請依大定故事。詔從之。

按《朝鮮史略》:三年蒙古太祖元年,崔忠獻殺其甥朴晉材。晉 材門客多於忠獻,率皆勇悍。晉材流言舅氏有無君 之心,忠獻知必害已。召至詰之,斷腳筋流白翎鎮尋 死。

嘉定元年,高麗遣使如金,金亦遣使於高麗。编辑

按《宋史》不載。按《金史·章宗本紀》:泰和八年春正月 辛未朔,高麗遣使來賀。冬十月辛未,以吏部郎中郭 乳為高麗生日使。

按《朝鮮史略》:四年,附神宗於太廟。本朝廟制九室,而 有新附王則奉出主安於本陵。忠獻議據古典有功 者不遷,親盡者毀之。以順宗親盡當出,以神宗附于 第九室,太祖在西東向,惠顯同第一昭,宣肅同為第 二昭,仁宗為第三昭,文宗為第一穆,睿宗為第二穆, 神宗為第三穆,王曲宴忠獻於茅亭,唱和終夜劇飲。 亭在男山里,第旁植雙松。崔頤為賦雙松詩,兩制文 士皆和李奎報作序記以美之。

嘉定二年,高麗遣使如金賀即位。

按《宋史》不載。按《金史·衛紹王本紀》:衛紹王大安元 年五月,高麗賀即位。

按《朝鮮史略》:五年秋九月,崔忠獻會賓客,設重陽宴。 使都房有力者手搏,勝者即授校尉隊正,以賞之。國 家頒政例,六月為權務政,十二月為大政吏兵判事, 與同僚會坐於各部。功者陟,罪者黜之。一陟一黜,皆 承上命。過此時雖有所缺,未嘗差授,況無功者乎。忠 獻威侵一國,獨專政柄,若有所缺則不顧官爵之。為 公器乃以眼前小戲亂其邦憲。又因左右所托或授 東班權務之職。若納賄稱意者即許之。召明宗太子 GJfont於江華,封漢南公改名貞平章事。致仕崔讜卒,讜 善屬文,GJfont歷中外皆有聲績,名重一時。年未衰耄,上 章乞退,扁所居齋曰:雙明。與弟詵及張自牧、李俊昌、 白光臣、高瑩中、李世長、元德秀、趙通等為耆會,逍遙 自適,圖形刻石,傳於世。時人謂之地上仙。忠獻廢王, 遷紫燕島。王與王濬明、于承慶等謀去忠獻,事泄,見 廢,奉立漢南公貞,改名GJfont。 嘉定四年,高麗遣使賀金。

按《宋史》不載。按《金史·衛紹王本紀》:大安三年正月 乙酉朔,高麗遣使來賀。

嘉定六年,高麗王韺薨,子未立。金宣宗即位,禮官議 高麗迎詔之禮。

按《宋史》不載。按《金史本紀》亦不載。按《高麗本傳》: 至寧元年八月,王韺薨,嗣子未行起復。九月,宣宗即 位,邊吏奏:高麗牒稱,嗣子未起復,不可以凶服迎吉 詔,又不可以草上名御署表。禮官議:人臣不以私恩 廢公義,宜權用吉服迎詔,署表用權國事名御。俟高 麗告哀使至闕,然後遣使致祭、慰問及行封冊。制可。 按《朝鮮史略》:康宗元孝王,GJfont,字大華,明宗子、母光 靖太后金氏。元年宋嘉定五年,即金崇慶元年,即GJfont古太祖七年,遣中書舍 人李儀如金,奉表請命。金遣大理卿完顏惟基來冊 王。金使欲入,自儀鳳正門,知奏事琴儀往諭曰:天子 巡狩方岳自古有之。若大國駐蹕小國,當入自何門 耶。使答曰:天子出入,捨中門而何儀。曰:然則人臣由 正門可乎。使大服其言,乃入自西門。平章事任濡卒, 濡元厚子,性恬淡慈和,不以勢位驕人,歷仕五朝居 官,勤恪處決,明允掌制誥十六年。高文大冊皆出其 手,四闢文闈所舉皆當時名士。若趙沖、李奎報、金敞、 俞承旦是已晚年,奉佛彌篤二年,金宣宗貞祐元年王不豫 傳位太子。太子即位,高宗安孝王,GJfont,字大明舊 ,,又改晊,康宗子,母元德太后柳氏。元年宋嘉定七年,即 金貞祐二年,即蒙古太祖九年,封崔忠獻妻任氏,及王氏,皆加宅主 號。任氏,本將軍孫洪引妻,忠獻殺洪引,聞其美,私之。 王氏,康宗庶女。二年,崔忠獻移入別第,劍戟兵衛,彌 滿數里,朝士追隨者甚眾。簽書樞密院事琴儀亦從 之。兵部尚書元德秀卒,德秀鐵面犀骨,有膽略,以意 氣自高,言語誇大,人或有譏之者。嘗調安南,政廉明, 吏民敬畏,尢惡淫、祀巫、覡不得入境。時有吏執女巫 以告,德秀曰:此非女也。令驗視,果男子也。前此假巫 出入士家,潛亂婦女者。至是一方服其神明。以李奎 報為正言知制誥,奎報以詩贄,忠獻求參職,乃拜是官。三年,宋洪烈卒,洪烈以忠獻姻戚,恃勢驕橫,性又 滑稽。每至諸王第,見珍玩,必丐奪而後已。故聞其至, 急令收藏珍寶,然後見之。契丹兵渡鴨綠江,侵寧朔、 定戎之境。契丹遺種金山王子、金始王子。自稱大遼 收國王建。元天成避金兵席卷而東,皆以妻子自隨 瀰滿山野,月餘食盡移入雲中道。遣上將軍盧元純、 大將軍金就礪等統三軍禦之。至朝陽驛與職郎將 丁純祐、突入賊中斬持纛者。契丹兵奔潰,追斬八十 餘級。并獲楊水尺一人,楊水尺者,太祖攻甄萱時,所 難制之遺種也。多居雲中道,初李義旼子至榮為朔 州將軍,以水尺等本無賦役,乃招諭屬於率妓紫。雲 仙,盡籍其名徵貢。及至榮死。崔忠獻又以紫雲仙為 妾,計口徵貢滋甚。水尺等大怨,故丹兵至,迎降鄉導 之。水尺本無貫籍,好逐水草,遷徙無常。惟事田獵,又 編柳為器,販鬻資業。凡妓種多出柳器匠家。丹兵至 延、昌二州。金就礪皆擊卻之。三軍又與丹兵戰於渭 州。即今渭原敗績將軍李陽升等千餘人死。京都聞之哭 者滿城。賊兵冰渡大同江,遂入西海道,宰樞重房奏 勿論太祖苗裔及文科出身。悉令充軍王從之,元帥 趙沖等點兵於順天館,驍勇皆為忠獻父子子即瑀門 客。官軍所點只老羸卒,四年,金興定元年,僧徒謀誅 忠獻不克。忠獻遂大殺僧徒。五年,潰於太祖灘,大將 軍李義儒、白守貞、將軍李希柱皆戰死。元帥趙沖等 奔還,賊追至宣義門,焚黃橋而退,略牛峰等縣。寇忠、 原二州,歷楊根砥,平趣咸州,即今咸興府,遂入女真 地,得女真兵,長驅復來寇。

嘉定十一年,金人貸糧於高麗不應,掠之。金主遣人 宣諭,以興兵非上國意,仍與開互市。是年,高麗修貢 於蒙古。

按《宋史》不載。按《金史·宣宗本紀》:興定二年夏四月 壬寅朔,蒲察五斤表,遼東便宜阿里不孫貸糧高麗 不應,輒以兵掠其境。上命五斤遣人以詔往諭高麗, 使知興兵非上國意。癸丑,完顏素闌請宣諭高麗復 開互市,從之。

按《元史·太祖本紀》:十三年戊寅秋八月,契丹六哥據 高麗江東城,命哈真、扎刺率師平之;高麗王GJfont遂降, 請歲貢方物。按《高麗本傳》:高麗本箕子所封之地, 扶餘別種嘗居之。其地東至新羅,南至百濟,皆跨大 海,西北渡遼水接營州,而GJfont鞨在其北。其國都曰平 壤城,即漢樂浪郡。水有出靺鞨之白山者,號鴨綠江, 而平壤在其東南,因恃以為險。後闢地益廣,并古新 羅、百濟、高句麗三國而為一。其主姓高氏,自初立國 至唐乾封初而國亡。垂拱以來,子孫復封其地,後稍 能自立。至五代時,代主其國遷都松岳者,姓王氏,名 建。自建至燾凡二十七王,歷四百餘年未始易姓。入 元,太祖十一年,契丹人金山、元帥六哥等領眾九萬 餘竄入其國。十二年九月,攻拔江東城據之。十三年, 帝遣哈只吉、劄剌等領兵征之。國人洪大宣詣軍中 降,與哈只吉等同攻圍之。王GJfont史略作GJfont奉牛酒出迎王 師,且遣其樞密院使、吏部尚書、上將軍、翰林學士承 旨趙沖共討滅六哥。劄剌與沖約為兄弟。沖請歲輸 貢賦,劄剌曰:爾國道遠,難於往來,每歲可遣使十人 入貢。十二月,劄剌移文取兵糧,送米一千斛。

按《朝鮮史略》:五年,復以趙沖為西北面元帥。金就礪 為兵馬使,擊丹賊。蒙古元帥哈真遣使我軍,約同討 契丹。時哈真及扎剌率兵一萬,與東真、萬奴所遣完 顏子滿兵二萬,聲言討丹賊。攻和、猛、順、德四城破之。 嘉定十二年,高麗請朝貢於金。金遣使撫諭之。是年 高麗修貢於蒙古。

按《宋史》不載。按《金史·宣宗本紀》:興定三年三月甲 戌,高麗先請朝貢,因遣使撫諭之,使還,表言道路不 通,俟平定後議通款。命行省姑示羈縻,勿絕其好。 按《高麗本傅》:宣宗遷汴,遼東道路不通,興定三年,遼 東行省奏高麗復有奉表朝貢之意,宰臣奏:可令行 省受其表章,其朝貢之禮俟他日徐議。宣宗以為然, 乃遣使撫諭高麗,終以道路不通,未遑迎迓,詔行省 且羈縻勿絕其好,然自是不復通問矣。

按《元史·高麗本傳》:太祖十四年正月,遣其權知閤門 祗候尹公就、中書注書崔逸以結和牒文送劄剌行 營,劄剌遣使報之。高麗王以其侍御史朴時允為接 伴使迎之。帝又遣蒲里也持詔往諭之,高麗王迎 拜設宴。九月,皇太弟、國王及元帥合臣、副元帥劄剌 等各以書遣宣差太使慶都忽思等十人趣其入貢, 尋以方物進。

按《朝鮮史略》:六年,金就礪赴哈真軍。哈真使通事趙 仲祥語。就礪曰:當先遙禮蒙古皇帝,次禮萬奴皇帝。 就礪曰:天下安有二帝,只拜蒙古皇帝。就礪身長六 尺五寸,鬚過其腹。哈真見狀貌魁偉,又聞其言大奇 之。引與同坐,數日趙沖亦至。哈真置酒作樂,以待會 伐丹兵。至于江東城降之。沖以契丹俘虜分送各道 州縣,擇閑曠之地俾之。聚居給土田業農為民,俗號為契丹場。蒙古兵來屯鎮溟城外,督納歲貢。崔忠獻 死,忠獻起於微賤,專執國命,貪財好色,鬻爵賣獄,至 於放逐二主,多殺朝臣,元惡大憝,上通於天,而得保 首領,天道之不可知如此。

嘉定十三年,高麗進方物於蒙古。

按《宋史》不載。按《元史·太祖本紀》:十五年,高麗仍進 方物。按《高麗本傳》:太祖十五年九月,大頭領官堪 古苦、著古歟等復以皇太弟、國王書趣之,仍進方物。 按《朝鮮史略》:七年,義州別將韓恂,郎將多智等殺其 防守。將軍以叛附東真。兵馬使金君綏、敦中之子遣 使寄書於金元帥。GJfont哥下誘誅之。右諫議大夫李仁 老卒,仁老初名得玉。自幼能屬文,又善書。與當時名 儒吳世材、林椿、趙通、皇甫沆、咸淳、李湛之結為七 之游。庚癸之亂祝髮游山,後擢巍科,性褊急見忤。當 世不為大用。平章事趙沖卒,諡文正。沖永仁子生一 月,而母亡稍壯極哀。慕家稱孝,童風姿魁梧,外莊重 內寬和,博聞強記。諳練典故。凡遇士愉愉然不施,戟 級三掌禮闈所選,多名士出入將相。朝野倚重平時 蒞事,未嘗露稜角。故世徒知其為寬厚豁達,長者及 持大兵臨大事。然後乃知磊落不常之器矣。為相開 獨樂園於東皋。每公餘,必與賢士大夫逍遙,以琴酒 自娛。卒年五十,人皆惜之。

嘉定十四年,蒙古以伐金諭高麗,高麗遣使賀之。 按《宋史》不載。按《元史·太祖本紀》不載。按《高麗本 傳》:太祖十六年七月,有旨,諭以伐女直事,始奉表陳 賀。八月,著古歟使其國。十月,喜速不瓜等繼使焉。 按《朝鮮史略》:八年蒙古皇太弟遣著古歟等來索土 物。獺皮一萬領,細紬三千匹,細紵二千匹,綿子一萬 觔,龍團墨一千丁,筆二百管紙十萬張,紫菜千觔、紅 花、藍筍、朱紅、各五千觔。雌黃、光漆、桐油、各千觔,以金 希磾知詩禮。有膽略善辭語為類,會使以待蒙使。凡 所開說莫不合理,故前後使者皆屈服。隨其處分這 可,致詰希磾答曰:其迎迓之禮、與夫國贐等事敢不 盡心。然君在都護府,手射一人死生未可知,若生則 君之福,死則君之此行必見拘留,這可慚服。又蒙使 與東真人來,在客館宴飲唱和。東真使先唱云:東君 初報暖,希磾即和云:北帝已收寒。客使曰:有何意而 賦此句耶。答曰:君以春意唱,吾以春事和之。客使嘆 服不復詰。

嘉定十五年,蒙古遣使入高麗。

按《宋史》不載。按《元史·太祖本紀》不載。按《高麗本 傳》:太祖十七年十月,詔遣著古歟等十二人至其國, 察其納款之實。

按《朝鮮史略》:九年金元光元年,城宜州、和州、鐵關凡四旬 而畢。

嘉定十六年,蒙古趣高麗貢獻。

按《宋史》不載。按《元史·太祖本紀》不載。按《高麗本 傳》:太祖十八年八月,宣差山朮GJfont等十二人復以皇 太弟、國王書趣其貢獻。

按《朝鮮史略》:十年,以平虜鎮女生九子,皆有文武才, 歲給租終其身。大將軍李克仁謀誅崔瑀,被殺。右副 承宣李公老卒,公老文章富贍,尤工於四六,充趙沖 幕,獻擒賊之策,多有中者。及拜承宣,王倚為心腹,將 大用之。病卒,家無甔石。

嘉定十七年,蒙古遣使於高麗,為盜所殺。

按《宋史》不載。按《元史·太祖本紀》不載。按《高麗本 傳》:太祖十九年二月,著古歟等復使其國;十二月,又 使焉,盜殺之於途。自是連七歲絕信使矣。

理宗寶慶二年,金諭高麗,討反賊萬家奴。编辑

按《宋史》不載。按《金史·哀宗本紀》:正大三年六月壬 子,詔諭高麗及遼東行省葛不靄,討反賊萬家奴。 按《朝鮮史略》:十二年宋理宗寶慶元年,即金正大二年,崔瑀置政房 於私第舊制。吏部掌文銓,兵部掌武選第。其年月分 其勞逸,標其功過,論其才否,具載於書,謂之故案。中 書擬升黜以奏之。門下承制敕以行之。自崔忠獻擅 權私取案注擬,除受授其黨與,為承宣謂之政色。承 宣僚佐之任。此者三品謂之政色。尚書四品謂之政 色。小卿其會所謂之政房。至是百官詣私第上政簿, 瑀坐廳事受之。六品以下,再拜堂下。

寶慶三年

按《宋史》不載高麗事。按《朝鮮史略》:十四年,崔瑀遷 前王於喬桐。初森溪縣人崔山甫犯罪而逃,變姓名 曰:周演之,以陰陽占術惑眾。瑀召語親信,一日密語 瑀曰:公有王侯之相,瑀以語腹心金希磾,希磾問演 之。演之詣瑀曰:密語洩恐禍及瑀,謂演之侮己會有 人譖。瑀曰:者公有疾,希磾等會演之家謀,欲害公 奉前王復位。瑀信之遷前王於喬桐,沉演之於海,又 沉希磾子弘己。希磾時在全羅州道捕者,至略無懼 色。自投於海。遣及第朴寅聘於日本。時倭賊侵掠州 縣,遣寅講和。諭以歷世和好日本。推檢倭賊誅之齎, 和好牒來。

紹定三年编辑

按《宋史》不載高麗事。按《朝鮮史略》:十七年,宋紹定三年即 GJfont古太宗元年平章事琴儀卒,儀體貌奇爽,器度雄偉,少力 學善屬文。嘗監清道,剛直不撓,民目為鐵太守。與人 面折無所,。然諂事崔忠獻、GJfont歷華要頗用事門生。 皇甫瓘夜詣直廬作詩,諷以休官儀以告忠獻,流瓘 於島。大倉八廩地庫皆災。崔瑀弟GJfont作亂於洪州,知 事敗自殺。

紹定四年

按《宋史》不載高麗事。按《朝鮮史略》:十八年,崔瑀妻 鄭氏死。王命用順德王后例葬。蒙古元帥撒禮塔將 兵攻咸新鎮。副使金僩防守,將軍趙叔昌。叔昌沖之 子,降叔昌為書諭。朔州宣德鎮使迎降。鐵州郎將文 大判官李希勣皆拒戰死之。王以蔡松年為北界兵 馬使,仍徵諸道兵。蒙古兵圍龜州三旬,百計攻之。兵 馬使朴犀及分道。將軍金慶孫隨機設備,應變如神。 蒙兵不克乃退。蒙古兵分屯京城四門外。王遣閔曦 往犒,仍結和親。時元帥撒禮塔駐軍安北都護府,三 軍皆降。王遣淮安公侹講和。初蒙使著古歟還國道: 死蒙人疑我殺之構為釁。

紹定五年,蒙古伐高麗,取四十餘城。高麗王請降,設 官分鎮其地,乃還。

按《宋史》不載。按《元史·太宗本紀》:三年秋八月,以高 麗殺使者,命撒禮塔率師討之,取四十餘城。高麗王 GJfont遣其弟懷安公請降,撒禮塔承制設官分鎮其地, 乃還。按《高麗本傳》:太宗三年八月,命撒禮塔征其 國,國人洪福源迎降於軍,得福源所率編民千五百 戶,旁近州縣亦有來歸者。撒禮塔即與福源攻未附 州郡,又使阿兒禿與福源抵王京,招其主王GJfontGJfont遣 其弟懷安公王侹請和,許之。置京、府、縣達魯花赤七 十二人監之,遂班師。十一月,元帥蒲桃、迪巨、唐古等 領兵至其王京,GJfont遣使奉牛酒迎之。十二月一日,復 遣GJfont勞元帥於行營。明日,其使人與元帥所遣人四 十餘輩入王城,付文牒。又明日,GJfont遣王侹等詣撒禮 塔屯所犒師。

按《朝鮮史略》:十九年,以慈州副使崔椿命不降,蒙古 遣內侍李白全往西京將斬之。椿命辭色不變,蒙古 官人見之問知其人。乃曰:於我雖逆命在,爾為忠臣 我且不殺,爾即與我約和矣。殺全城忠臣其可乎。固 請釋之。遣上將軍趙叔昌,侍御史薛慎如蒙古上表 稱臣獻方物。蒙古西河元帥寄書,并送金繒二匹,其 書稱令公者蓋指瑀也。瑀使李奎報作淮安公侹書 答之。崔瑀脅王遷都江華,殺指諭金世沖。瑀欲遷都 以避蒙兵。與宰樞議於其第人情安土重遷。然畏瑀 無敢言者,俞承旦極言其不可。世沖排門而入,詰瑀 遷都之誤。瑀怒殺之。王發開京入御江華客館。金允 侯射殺蒙古元帥撒禮塔、允侯嘗為僧避亂處仁城。 撒禮塔來攻,允侯射殺之。王嘉其功,授上將軍,不受, 乃改攝郎將。

紹定六年,高麗殺蒙古所置官吏,蒙古復伐高麗。 按《宋史》不載。按《元史·太宗本紀》:四年壬辰夏四月, 高麗叛,殺所置官吏,徙居江華島。八月,撒禮塔復征 高麗,中矢卒。按《高麗本傳》:四年正月,帝遣使以璽 書諭GJfont。三月,GJfont遣中郎將池義源,錄事洪巨源、金謙 等齎國贐牒文送撒禮塔屯所。四月,GJfont遣其將軍趙 叔昌、御史薛慎等奉表入朝。五月,復下詔諭之。六月, GJfont盡殺朝廷所置達魯花赤七十二人以叛,遂率王 京及諸州縣民竄海島。洪福源集餘民保聚,以俟大 兵。八月,復遣撤禮塔領兵討之,至王京南,攻其處仁 城,中流矢卒。別將鐵哥以軍還。其已降之人,令福源 領之。十月,GJfont遣其將軍金寶鼎、郎中趙瑞章上表陳 情。

按《朝鮮史略》:二十年金哀宗天興二年,畢賢甫伏誅。賢甫,西 京人,與洪福源舉城叛,殺宣慰使鄭顗。兵馬使閔曦 討之,獲賢甫,送京,腰斬。福源逃入蒙古,擒其父大純、 弟百壽于安子,徙餘民于海島。後福源在蒙古為東 京總管,領高麗軍民降附四十城。讒搆本國隨兵往 來。時人以為吠主。瑀官其父及弟選張暐為婿,賄遺 不絕,讒搆稍弛。自是兵陷州郡,皆福源導之。

端平元年,蒙古遣使數高麗五罪。编辑

按《宋史》不載。按《元史·太宗本紀》不載。按《高麗本 傳》:太宗五年四月,詔諭GJfont悔過來朝,且數其五罪:自 平契丹賊、殺劄剌之後,未嘗遣一介赴闕,罪一也。命 使齎訓言省諭,輒敢射回,罪二也。爾等謀害著古歟, 乃稱萬奴民戶殺之,罪三也。命汝進軍,仍令汝弼入 朝,爾敢抗拒,竄諸海島,罪四也。汝等民戶不拘集見 數,輒敢妄奏,罪五也。十月,GJfont復遣兵攻陷已附西京 等處降民,劫洪福源家。

按《朝鮮史略》:二十一年宋端平元年,誅趙叔昌,辭連畢賢 甫,侍中金就礪卒,諡威烈。就礪彥陽人,節儉正直持, 軍嚴,士卒不犯秋毫。有酒即用一GJfont,與最下者均飲,故得其死力。江東之役,事皆讓於沖至,臨陣制敵,多 出奇計,以成大功。然未嘗自矜。為相正色,率下人不 敢欺,真忠義人也。冊崔瑀為晉陽侯。

端平二年,高麗臣洪福源降於蒙古。

按《宋史》不載。按《元史·太宗本紀》亦不載。按《高麗 本傳》:太宗六年,福源得請,領其降民遷居東京,賜佩 金符。

按《朝鮮史略》:二十二年,太子納知奏事金,若先女為 妃,若先崔瑀婿也。後其妻因燈夕入內,王以太子妃。 母僕從輿蓋服飾一如王妃。平章事金仁鏡卒,仁鏡 初名良境才識精敏,文武吏才俱贍文詞,清新尤工 近體詩賦,世稱仁鏡詩賦諡貞肅。

端平三年,蒙古復伐高麗。

按《宋史》不載。按《元史·太宗本紀》:七年春,遣唐古征 高麗。按《高麗傳》:太宗七年,命唐古與洪福源領兵 征之。

按《朝鮮史略》:二十三年,曲宴內殿,僕射宋景仁作處 容舞,略無愧色。蒙古兵又來渡義州江,分屯安北府, 及嘉慈、龜朔、郭博之地。遂入黃州,至信、安二州,衝斥 東南二道城邑。

嘉熙元年,高麗王GJfont薨。按《宋史》不載。按《朝鮮史略》:二十四年宋嘉熙元年,前王薨於法天精舍,葬碩陵廟,號貞宗,後改熙宗。遣將軍编辑

金寶鼎等如蒙古上表乞解兵。蒙古遣使來詔,諭召 兵還。自是高麗使往來不絕。

嘉熙二年,蒙古伐高麗。

按《宋史》不載。按《元史·太宗本紀》不載。按《高麗本 傳》:太宗九年,拔其龍岡、咸從等十餘城。

嘉熙三年,高麗王奉表朝於蒙古。

按《宋史》不載。按《元史·太宗本紀》不載。按《高麗本 傳》:太宗十年五月,其國人趙元習、李元祐等率二千 人迎降,命居東京,受洪福源節制,且賜御前銀符,使 元習等佩之,以招未降民戶。又李君式等十二人來 降,待之如元習焉。十二月,GJfont遣其將軍金寶鼎、御史 宋彥琦等奉表入朝。

按《朝鮮史略》:二十六年,崔怡怡瑀也改舊名孽子僧萬宗、萬 全萬全後歸俗名沆皆聚無賴惡僧。貨殖為業倚勢作威,陵 辱守宰二道。按察使王諧金之岱獨不屈,裁抑之。時 王諧按慶、尚州道令曰:民未納稅,先督私債者罪之。 二僧畏威不敢肆之岱。按全羅。州道,萬全住珍島卲 寺,其徒號通知者,尤恣橫其所請謁之岱。皆不納。後 至其營,數其罪命縛。而沈殺之。然萬全以之岱廉慎 少過,竟莫能害之。平章事致仕,李奎報卒,奎報初名 仁氐,以夢奎星報異,改之。九歲能屬文,時號奇童。稍 長,經史百家,佛老之書,一覽輒記。放曠,以詩酒自娛, 號白雲居士,中第十年,不調,宰相禁省交薦之,久司 兩制,為詩文不蹈古人,畦徑橫騖,別駕汪洋大肆,諡 文順。

嘉熙四年,高麗遣使於蒙古。

按《宋史》不載。按《元史·太宗本紀》不載。按《高麗本 傳》:太宗十一年五月,詔徵GJfont入朝,GJfont以母喪辭。六月, 乃遣其禮賓卿盧演、禮賓少卿金謙充進奉使、副,奉 表入朝。十月,有旨諭GJfont,徵其親朝於明年。十二月,GJfont 遣其新安公王佺與寶鼎、彥琦等百四十八人,奉表 入貢。

淳祐元年,高麗修貢於蒙古。编辑

按《宋史》不載。按《元史·太宗本紀》:十二年,高麗遣使 朝貢。按《高麗本傳》:太宗十二年三月,又遣其右諫 議大夫趙修、閤門祗候金成寶等奉表入貢。復下詔 諭之。十二月,GJfont遣其禮賓少卿宋彥琦、侍御史權韙 充行李使入貢。是歲,攻拔昌、朔等州。

淳祐二年,高麗以族子綧質於蒙古。

按《宋史》不載。按《元史·太宗本紀》:十三年秋,高麗國 王王GJfont,以族子綧入質。 淳祐五年

按《宋史》不載高麗事。按《朝鮮史略》:三十二年,即宋淳祐 五年崔怡宴宗室及宰樞于其第,時五月,以八面銀釦, 貝鈿四大盆,各盛冰峰。又四大樽,滿插紅紫芍藥十 餘品,結棚為山,張繡幕,置彩帛,山張羅幃中,結鞦韆, 飾以文繡絲花,八坊廂工人,皆盛飾入庭。奏樂絃歌 鼓吹轟震天地,賞賜金帛。鉅萬三十三年冬雨,蟲身 裹細網剖之。如斫白毛隨,飲食入人腹中,咂人皮膚 輒死號食人。蟲試以諸藥不死,塗蔥汁便死。晉州副 使王諧卒,諧少登第拜監察御史,守法不撓為晉州 吏畏民懷。及遷東都留守,老幼涕泣請留。復任沉毅, 剛正清白,有大節其所計畫皆利於國。三十五年,以 崔沆為樞密院知奏事,沆即怡子僧萬全也。怡分與 家兵五百餘人。三十六年,崔怡死,其子沆服喪,二日 而除,及葬,杜門不出,烝父所愛諸妾。宣旨云:晉陽公 怡左右輔弼三韓,如仰父母。今忽棄世,無所倚,賴子 沆繼世鎮定,可超授相位。三十七年,崔沆權除清州及金州、洪州、安東、京山府等處。徵納雪、綿子、黃麻、白 紵布、魚梁船、稅等物以收人心。崔沆以司天臺事。崔 允旦,太史丞吳安矩,奏星變皆罷之。時言路塞唯司 天據占直奏。欲使修德,自此日官之奏亦廢貶。知刑 部事庾碩為安北都護副使,碩應圭孫,性剛直,嘗忤 崔怡竄蓮花島,沆繼欲收人望召為知刑部,金寶鼎、 李輔以私怨訴沆出之。尋卒初碩為安東都護副使, 怡信讒流岩墮島,將行老幼遮道號哭。其妻亦攜子 以行,鄉人各出人馬護送。其妻辭曰:家公流配,妾與 兒息皆罪人,何煩人馬、鄉人固請竟不許。後為東北 面兵馬使,前有一官以江鰩柱餽怡,因以為例江鰩 柱海物捕之甚難,一禁絕之。流民盡還,碩清白守法, 不阿權貴,屢以微過見斥,執節不少屈。樞密院副使 權守平卒,守平嘗貧居遞食竄,外人卜章漢田,及章 漢遇赦還。守平素不知識,且其田租已漕於江,而袖 租簿就與之。章漢拒不受曰:還其田亦足矣,何用租 為相讓久之。守平竟留簿而去。時用權貴子弟補牽 龍,守平辭以家貧,親舊勸改娶富家曰:貧富天也,何 忍棄糟糠以求富室。言者慚服。三十八年,守司空左 僕射孫抃卒,抃初名襲卿,性剛毅,長於吏事,剖決如 流。嘗按慶尚有一民臨死,有女長而已嫁末,子在襁 褓其財產盡與女而與子者,只緇衣冠,各一繩,鞋一 兩、紙一卷而已。文契甚明,子長乃訟久未決。抃召二 人問曰:父歿時母安在,曰:先亡子年幾許,曰:在齠齔。 抃因諭之曰:父母之心於子女均也。夫豈厚於有家 之女,而薄於無母齠齔之子耶。顧兒所賴者姊也。若 遺財與女等,恐其愛之,或不至養之,或不全耳。既長 則用此紙作狀,服緇衣冠履繩鞋以告於官也。兒與 姐聞而感悟,相對而泣,遂中分與之。抃以妻派聯孽 不得拜,清要其妻勸改娶不聽。崔沆流繼母大氏于 海島,尋弒之滅其族。又殺樞密院副使金慶孫。初大 氏助外孫金粧不右。沆故沆怨之。沉前夫子吳承績 於海,承績因潮退得不死。沆聞之捕索殺之。以慶孫 為姻親,又沉殺之。慶孫台瑞子,其母夢青衣童自天 墮懷中,遂有娠而生。故初名雲來。頭上有起骨,龍爪 怒則鬚髮皆立。智勇絕人,守龜州平羅州功無與比 者。

淳祐十二年,蒙古伐高麗。

按《宋史》不載。按《元史·憲宗本紀》:憲宗二年壬子冬 十月,命諸王也古征高麗。

寶祐元年,蒙古又征高麗。编辑

按《宋史》不載。按《元史·憲宗本紀》:憲宗三年癸丑春 正月,罷也古征高麗兵。冬十二月,命宗王耶虎與洪 福源同領軍征高麗,攻拔禾山、東州、春州三角、山楊 根、天龍等城。

按《朝鮮史略》:四十年GJfont古憲宗三年,宋寶祐元年,以崔沆為門下 侍郎,判吏部御史臺事。沆在家遙謝蒙古主。又以也 窟為元帥統兵渡鴨綠江,分攻國內諸州縣。仍傳詔, 責以不出陸迎命。蒙古陷春州,文學曹孝立死之。孝 立知城不守,與妻赴火死。

寶祐二年,蒙古又遣將征高麗。

按《宋史》不載。按《元史·憲宗本紀》:四年甲寅夏,遣扎 剌亦兒部人火兒赤征高麗。

按《朝鮮史略》:四十一年,李峴伏誅,峴性貪婪,好傷人, 嘗為選軍別監,多受賄賂,人號銀尚書。及使蒙古被 留二年,說也窟受金牌為鄉導,常隨蒙軍諭降諸城 軍中,所獲婦女財寶,盡為已有,銀釵至滿一笥,他物 稱是。及誅,有人蹴其口曰:喫盡幾人銀帛耶。巡問使 李純孝,性清白,處事如流。嘗使蒙古,無一物齎,還,囊 橐皆空。遣門下平章事崔璘如蒙古,元帥車羅大屯 所請罷兵。車羅大言崔沆奉王出陸,則兵可罷。是歲 蒙兵所虜男女,無慮二十萬六千八百餘人。殺戮者 不可勝計,所經州郡皆為煨燼。自有蒙兵之亂,未有 甚於此也。

寶祐三年,蒙古征高麗,拔其諸城。

按《宋史》不載。按《元史·憲宗本紀》:憲宗五年乙卯,是 歲,改命劄剌GJfont與洪福源同征高麗。後此又連三歲, 攻拔其光州、安城、中州、元鳳、珍原、甲向、玉果等城。 按《朝鮮史略》:四十二年,以崔為殿中內給事。沆 之婢妾出也。沆無適子欲以為嗣。

寶祐四年,高麗朝於蒙古。

按《宋史》不載。按《元史·憲宗本紀》:六年丙辰,是歲,高 麗國來覲。

按《朝鮮史略》:四十三年,制諸道被兵凋殘,租賦耗少, 令州縣人耕閑地,收租補經費。國初選州郡鄉吏子 弟為質於京謂之。原本缺字人以蒙兵停發六道,宣旨使 時奉使者,剝民橫斂,以固恩寵。民甚苦,反喜蒙兵之 至。金守剛還自蒙古,守剛隨蒙主入和林城,乞罷兵, 主以不出降為辭。守剛奏曰:譬如獵人逐獸入於窟 穴,持弓矢當前,困獸何從而出。又冰雪慘冽,土脈閉 塞,則草木豈能生哉。主嘉之曰:汝誠使乎,當結兩國之好。遂遣徐趾來命班師。車羅大等收兵北還。平章 事崔璘卒,屢使蒙古,有專對才。

寶祐五年

按《宋史》高麗事不載。按《朝鮮史略》:四十四年,崔沆 死,王即以其子為借將軍,贈沆為晉平公。 寶祐六年,蒙古又征高麗。

按《宋史》不載。按《元史·憲宗本紀》:八年三月,命洪茶 丘率師從劄剌GJfont同征高麗。 按《朝鮮史略》:四十五年,流宋吉儒于揪子島,吉儒性 貪,酷諂事。崔沆嘗為夜別抄,鞫囚縛兩手拇指懸于 梁架,合結兩足拇指縋以重石,去地尺餘熾炭其下, 使兩人交杖腰膂,囚不勝毒皆誣服。及為慶尚道水 路別監,有不從令入島者必扑殺之。又奪人土田財 物。按察使宋彥庠劾報都兵馬其書至都堂,其黨金 仁俊等營救之。舅巨成元拔,聞之,以告怒流 吉儒,罵仁俊等。仁俊始與相疑貳,柳璥與金仁俊、 林衍等誅崔。王御康安殿,百官陳賀,如新即位。發 家貲,分賜有差。金仁俊請除宦者金仁宣參職,王 亦欲授之。恐後人援以為例,終不許。蒙古誅其總管 洪福源。初,永寧公綧之入質也,寓於福源,漸積不平, 以福源作木偶咒咀,奏于帝,帝遣使驗之,蹴殺福源。 以故其子茶丘,謀陷本國,無所不至。蒙古車羅大復 來侵,散吉大王等,亦領兵來屯。古和州,即今永興府 之地。殺守將慎執平。於是和州迤北皆附於蒙古。蒙 古乃置雙城總管府於和州。趙暉、卓青等引蒙兵殺 掠州縣。至是以暉為總管,以青為萬戶。

開慶元年,高麗王遣其子倎朝于蒙古。编辑

按《宋史》不載。按《元史本紀》亦不載。按《高麗本傳》: 當定宗、憲宗之世,歲貢不入,故自定宗二年至憲宗 八年,凡四命將征之,凡拔其城十有四。憲宗末,GJfont遣 其世子倎入朝。

按《朝鮮史略》:四十六年宋開慶元年春二月,燃燈宴諸王, 宰樞王再舉手,以示群臣曰:凡赴宴者,拍手以助予 樂。酒闌,王猶樂甚,群臣拍手踊躍,汗流被體,至暮,乃 置遣太子倎奉表,如蒙古參知政事李世材等四十 人從行,斂百官銀布,以充其費。國盡,馱馬不足,抑買 路人馬,以故乘馬者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