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039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三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三十九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四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

 第三十九卷目錄

 日本部彙考七

  山海經海內北經

  三才圖會日本國

  圖書編日本國序 日本國考 日本國始末 海中泊舟 海中嶴港 海戰用舟

   邊海守備 海中風汛 海寇情弊

  日本寄語天文類 時令類 地理類 方向類 珍寶類 人物類 人事類

  身體類 器用類 衣服類 飲食類 花木類 鳥獸類 數目類 通用類

  圖一則

邊裔典第三十九卷

日本部彙考七编辑

《山海經》
编辑

《海內北經》
编辑

蓋國在鉅燕南,倭北。倭屬燕。

倭國在帶方東大海內,以女為主,其俗露紒衣服,無針功,以丹朱塗身,不妒忌。一男子數十婦也。

《三才圖會》
编辑

《日本國》
编辑

日本國即倭國,在新羅國東南大海中,依山島居九 百餘里,專以沿海寇盜為生,中國呼為倭寇。

《圖書編》
编辑

《日本國序》
编辑

日本在溟渤之東,其地形類琵琶,東西數千里,南北 數百里,九州居西為首。

肥前肥後,豐前豐後,筑前筑後,日向大隅,薩摩

陸嶴,居東為尾。

至山城旱程七十五日。舊云:陸嶴為頭,薩摩大隅為尾者,非。

山城居中,乃彼國之都也。山城以東,地方廣邈,雖倭 奴遠服,賈者不能閱歷,而知況華人乎,故其島之數 可考。

按《舊圖》:山城以東,中為近江,伊賀尾、張三河、美濃、飛彈、信濃、上野陸嶴北邊海,為但馬丹,後若佐加賀、越前、越後、越中,出羽甲,裴常陸南邊海,為攝摩,攝津太和河內,遠江駿河,伊豆相摩武藏,下野東北,懸海則為佐渡,東南懸海則為志摩,七島上總下總安房。

而其間廣狹,至於有不能考者,今姑據昔之所聞者, 而述之山城之南為和泉。

其南海嶴,泊舟者,為阿賣介,撒几為歪打,阿波為於撒几,為天正者,為沙界衣。

又其南為沙界,沙界之東南為紀伊。

東為三河出海之口,南濱大海,其島為康大,為科什磨,為奴智。

紀伊之西為伊勢。

北為三河,其嶴為腰大為阿乃奴子。

山城之西為丹渡,左為攝津。

其嶴為飄船,谷為阿家世奴乎,辣為,素埋為男女。懷東南懸海為安防州。

左之西為攝摩。

其嶴為那敗,為舍箇世,為杭茄,為我這古,為磨羅,

右為但馬。右之西為因幡丹,渡西為美作,左為備前,

其嶴為兀什麼,舵為茄賣,茄里為舍多大,

左之西為備中。

出鐵其嶴為山子,加為言奴乎,賴為那什麼,南為連島懸海三十里。

右亦因幡,右之西為伯耆。

沿海俱白沙,無嶴可泊其鎮,為阿家殺,記為倭子。介為他奴賀知,其北為竹島懸,海三十里。

美作之西為備,後之北境。

其嶴為一子,該一知為于奴,白里為和奴,密知為拿敗,為赦東大,

出雲之南境。

其嶴為番GJfont,為山子介,為欽子溪,為戶流,為非噠,為失喇哈噠,為也生忌,為密和奴失記,其北為隱岐懸,海三百五十里。

備後之西為安藝,

其嶴為翁家搭,為昆敗,為法子加一知,為窟撒子,為谷野,為他加歪喇其南,為官島懸,海三十里。

出雲之西為石見,

出銀與銅其嶴為南高番馬,為番馬搭,為哥,為撮,奴市為有奴子,北至海三十里。

安藝石見之西,為山口國,即古之周防州也。

橫直二百四十里,其南邊海之嶴為翁哥里,為密大逝里,為東大,為陀奴米,為哈迷奴失記,為奴羅。市米其北邊海之嶴為撒殺,為賣抵哈噠,為夜市,為高奴烏剌,北至三島,海面三百五十里。

山口之西為長門,

橫直皆二日程嶴,為花浦,為薰州,為番記,為倭委,北至三島懸海三百五十里。

關渡在焉,

其西旱關為阿介馬失記,抽分司設於此,

渡此而西為豐前。

橫五百里直四百里,其嶴為可苦,為介襪次,為大義地,為野慢茄,為阿世夜,為暮治,為一賣,

其南為豐後。

橫直皆六百里,其嶴為福,乃為倭兀奴法賣,為鎖孤舟,為由奴烏剌,為撒一基,為烏四基,

又其南為日向。

橫直皆三百六十里,其嶴為多故奴甫治,

豐前之西北為筑前。

橫六百五十里,直四百里,其嶴為右勢,為加薩里,為加打野馬,為多賣里,為一萬字,為奴打,為世加,為絰家里,為多罷,為密那多,為法哈噠,即博多之,別名也。其北離伊岐島海面五百里。

西南為筑後,

橫直皆二百五十里。

筑後之南為大隅,

其南濱海之嶴為什麼烏,思迷今之人訛傳為懸。海懸海乃大漁州也,大隅與日向薩摩等連壤名,為九州。

大隅之西為薩摩,

橫直皆三百六十里,其嶴為暗孛喇,為起麻子記,為羊埋高,為康國什麼,為罷里,為拖馬里,為鹿頭,馬里為鸚哥里,為軍巿米,為仙臺,為審孛署。

豐後東南懸海為土佐,為伊豫,為阿波,阿波相近懸。 海為炎路土佐豐後之間,為佐加關。

土佐至佐加關海面一百八十里,佐加關至豐後海面七十里。

薩摩之北為肥後,

橫直皆五百里,其嶴為牙子世六,為阿麻國撒,為昏陀,為一國撒介烏喇,為開懷世利,為噠加什,為什噠加。

又其北為肥前,

橫直皆五百里,其嶴為鐵來,為言奴氣子,為法司奴一計,為客舍,其內沿湖泊舟交易之,處為倭磨喇為知十歪,為法一溪,為夜間迷,為坐迷子,為迷坐骨知為,一掃拂為密奴米喇,為世子,為迷古里,為失撒,為喃哥呀,為雄婆哥,為松本一名馬子喇,為法麻撒几,

肥前西懸海為平戶。

東西海面十里,西北至博多海面四百五十里,

平戶之西為五島,

五山懸海相錯而生,其中其嶴可泊,乃日本西境之盡處也,過此西行連五六日,四望無山,直抵陳錢壁下,此島與薩摩相去一千五百里,與肥前相去四百三十里,與平戶相去二百五十里,五島至山口必由平戶經過,其嶴為乃路,為倭齊家,為衣屋奴密,為通記,為達奴烏喇,為烏苦,為話哈噠

北,為多藝,為伊岐。

橫直皆七十里,至對馬島海面五百里,

為對馬島。按以上倭地名稱,間與史書不同,或音同字異,或點畫之訛,或傳聞之異,各依原本

橫三百里,其南嶴為哥,為世大哈,東南為拂乃哥世,西北為堆沙几,為山谷,為撒思,乃為知六磨為GJfont打,北為倭奴烏喇。

其西北至高麗也,必由對馬島開洋,

各島之人俱至堆沙,几撒思乃山谷三嶴,開洋至高麗之則失多順風,一日約五百里。

南至琉球也,必由薩摩州開洋,順風七日,其貢使之 來,必由博多開洋,歷五島而入中國。因造舟水手,俱 在博多故也。貢舶回,則徑收長門,因抽分司官在焉 故也。若其入寇,則隨風所之。東北風猛,則由薩摩。或 由五島至大小琉球,而視風之變遷。北多則犯廣東, 東多則犯福建,

彭湖島分艐,或之泉州等處,或之梅花所、長樂縣等處。

若正東風猛,則必由五島歷天堂官渡水,而視風之 變遷東北,多則至烏沙門分艐,或過韭山海閘門,而 犯溫州,或由舟山之南,而犯定海。

經大貓洋入金堂蛟門,

犯象山奉化;

由東西廚入湖頭渡,

犯昌國;

入石浦關,

犯台州;

入桃渚海門松門諸港,

正東風多,則至李西嶴壁下,陳錢分艐,或由洋山之 南而犯臨觀,

過魚山、兩頭洞、三姑山入蟶浦,則犯紹興之臨山、三山。過霍山洋、五嶼、烈表平石,則犯寧波之龍山觀海。

犯錢塘,

過大小衢,徐公入鱉子門赭山,則薄省城,

或由洋山之北而犯青南;

過馬蹟潭而西,

犯太倉;

過馬蹟潭而西北,

或過南沙而入大江,

過茶山入瞭角嘴,涉谷櫝狼福山而犯瓜儀常鎮,

若在大洋而風欻東南也,則犯淮陽,犯登萊,

過步州洋亂沙入鹽城口,則犯淮安,入廟灣港則犯揚州,再越而北,則犯登萊,

若在五島開洋,而南風方猛,則趨遼陽趨天津,大抵 倭舶之來,恆在清明之後,前乎此風候不常,屆期方 有東北風,多日而不變也。過五月,風自南來,倭不利 於行矣。重陽後,風亦有東北者,過十月,風自西北來, 亦非倭所利矣。故防海者,以三四五月為大汛,九十 月為小汛,其停橈之處焚劫之,權若倭得而主之,而 其帆檣所向一視乎,風實有天意,存乎其間倭不得 而主之也。向之入寇者薩摩肥,後長門三州之人,居 多其次,則大隅、筑前、筑後、博多、日向、攝摩津、州紀伊 種島,而豐前、豐後、和泉之人,亦間有之。乃因商於薩 摩而附行者也。而日本之民有貧有富,

如攝摩伊勢,若佐博多其人,以商為業,其地方街巷風景宛如中華,富者各數千家,有積貲至百萬者,又如和泉一州,富者八萬戶,皆居積貨殖,

有淑有慝。

如薩摩之鸚哥,里方數千里,其邑長安慶能納民於軌物,無一人為盜;又如宮島人不嗜殺人,有不平事但詣神廟罰錢;又如紀伊之頭陀,僧三千八百房,專習武藝,殺人而不犯中國。

富而淑者,或登貢舶而來,或登商船而來,凡在寇舶, 皆貧與為惡者也。山城君號令不行,徒寄空名於上, 非若我中國,禮樂征伐,自天子出,大一統之,治也。山 口豐後,出雲開三軍門,

如中國總督府之義,

各以大權相吞噬,今惟豐後尚存,亦不過兼,并肥前 等六島而已。

肥前肥後,筑前筑後,豐前豐後,

山口出雲,以貪滅亡。

山口原并國十二,曰:石見、長門、安藝、備前、備後、備中、出雲伯岐丹,後因幡但、馬後,出雲奪歸其地,山口長子死焉。其君亦為陶殿所殺,豐後君以其弟攝山口事,吞安藝。安藝殺之。嘉靖三十六年,山口無君豐,後獨稱雄焉,山城君金印勘合久,為山口所有,向來入貢俱山口,自主山城惟出名而已,陶殿之亂宮殿,勘合俱焚,金印亦損,一角不知所歸,貢自此絕矣。

欲望彼國之約束諸夷,斷斷乎不能也。愚聞之《軍志》 曰:無恃其不來,而恃吾有以待之。斯言也,禦倭之道 備矣。修祖宗舊制禁戢,沿海接引之人,擇守令阜民 生儲糗糧練精,銳寇來則殺之,入貢則撫之,通商則 絕之,如是而後亂,有不息者吾,未之信也。

《日本國考》
编辑

日本,古倭奴國,海中諸夷,倭奴最大。西南至海,東北 至大山,國主世以王為姓,群臣亦世官,地分五畿,七 道三島,又有附庸國百餘。拘邪韓最大,其國小者百 里,大不過五百里。戶少者千,多止一二萬,皆倭種也。 漢滅朝鮮,通使稱王者三十餘國,倭主最雄長者。居 邪馬臺,即邪摩維,歷漢、魏、晉、宋、隋,皆朝貢,稍習華音。 唐咸亨,初惡倭名,更號日本。明洪武二年,倭寇山東 併沿海郡縣,又寇淮安。三年,寇山東,轉掠浙東、福建 旁海諸郡。是年,遣萊州府同知趙秩,賜璽書,諭其王 良懷,言倭寇海上,書至日,如臣我,奉表來廷。不臣,則 修兵自固。先是勝國時,曾遣使趙良弼襲擊日本,遂 絕不通中國。比秩至,疑為良弼後,將刃之。秩言今天 子用夏,變夷非蒙古比,且曉以禍福。王乃懼,禮秩,遣 僧,進方物,隨秩奉表,稱臣入貢。使未至,又掠溫州。五 年,遣明州天寧僧,祖闡南京瓦棺寺僧無逸開諭之, 王遣使同二僧入貢。是年,寇海鹽澉浦溫州,初令浙 江福建造海舟防倭,而倭又寇海上諸郡。六年,以于 顯為總兵,官出海巡倭寇,倭寇登萊。七年,寇膠州,是 年,遣僧來貢,無表文,卻之其臣,亦遣僧貢馬茶馬刀 扇,上曰:此私交也,亦不受。令中書移文責王,九年遣僧歸庭用等奉表貢馬,及方物謝罪賜王,及使文綺 有差已,而上覽表曰:良懷不誠詔責之。十二年來貢 無表文安置,使人於陝西番寺。十三年,遣使詔諭良 懷,遣僧如瑤貢馬,令禮部移書責王,數掠我海上,復 卻之,諸僧皆安置川陝番寺。十四年,遣僧入貢乞還, 安置諸僧,使上曰:日本既謝罪,還其使,召至京宴,賞 遣歸。十五年,歸庭用又來貢,於是,有林賢之獄曰:故 丞相胡惟庸通日本蓋訓,所謂日本雖朝實,詐暗通 奸臣,胡惟庸謀為不軌,故絕之,也是時。惟庸死且三 年矣。十六年,寇金鄉平陽。十七年,如瑤又來貢,坐通 惟庸發,雲南守禦,是年,遣信國公築登萊至浙沿海, 五十九城民丁四調,一為戍兵。二十二年,置浙東西 防倭衛,所是年,遣江夏侯周德興築福建海上,十六 城設衛所,遂垛福建漳泉人為戍兵。二十六年,寇金 鄉。二十七年二月,遣都督僉事劉德商嵩巡視兩浙 防倭,三月,又敕都督楊文尋,又敕魏國公徐輝祖安 陞侯吳傑練浙江,海上兵防守倭。二十八年,寇金州, 靖難,後太監鄭和等帥舟師三萬下西洋,日本遣人 來貢,併擒犯邊賊二十餘人,即付使人治之,縛置甑 中永樂二年,使還遣通政,趙居任賜王冠服,文綺金 銀古器書畫,又給勘合百道,令十年一貢,每貢正副 使等毋過,二百人若貢,非期人船踰數夾帶刀鎗,並 以寇論居任,還不受王,餽上喜,厚賜之,尋命僉都御 史俞士吉賜王印,誥冊封為日本國王,詔名其國之, 鎮山曰壽安鎮,國山上為文勒石。久之,嗣王道義卒 子源道,義嗣益奸狡,時時令各島人掠我海上。九年 寇磐石,十五年,寇松門金鄉平陽,是年,遣禮部員外 郎呂淵諭王還所掠海上人。十六年,遣使謝罪。十七 年,倭賊數千分乘二十舟進圍,望海堝遼東,總兵劉 榮率精兵設伏出奇,斬首七百四十二,生捕八百五 十七,召榮至京封廣寧伯,自是不敢窺遼東。二十年, 寇象山,宣德元年,遣人來貢,人船刀劍不奉我約束, 上諭使臣自後貢,毋過三舟,使人毋過三百刀劍毋 過三十,否則不受。七年,遣使人來貢,如約束受之。八 年,源道義卒,命太監雷春少卿潘賜等弔祭。十年,嗣 王遣使貢謝倭,自得勘合方物、戎器滿載而來,遇官 兵矯云入貢,貢即不如期倖,臣幸無事,輒請俯順,夷 情主客者為畫,可條奏,即復許貢云,不為例嗣,後再 至,亦復如之,我無備即肆出殺掠,滿載而歸。宣德末 年,海防益備,賊不得間貢,稍如約,遂許夷至,京師宴 賞市易,飽恣其欲已,而備禦漸疏。正統四年,寇大嵩 入桃渚,焚劫屠掠,慘毒不可言。於是,朝廷下詔備倭, 命重帥守要地,增城堡謹斥堠修戰艦,合兵分番屯 住海上,寇盜稍息。七年,來貢。十一年,復寇寧乍浦成 化,初忽至寧波,知我有備,矯稱進貢,守臣為請於朝 且欲遣之至京,楊文懿公守陳貽書張主客力言其 不可許。二十年,遣周瑋等來貢。弘治八年,壽蓂來貢。 正德六年,宋素卿永壽來貢,求祀孔子儀注不許,鄞 人朱澄告言素卿,本臣從子叛從夷人,守臣以聞主 客以素卿,正使釋之,令諭王效順,無侵邊。八年,僧桂 梧等來貢。嘉靖元年,王源義植無道,國人不服,諸道 爭貢,大內藝興遣僧,宗設細川,高遣僧瑞佐及素卿 先後至寧波,故事凡番貢至者,閱貨筵席並以先後 為序,時瑞佐後至素卿,奸狡,饋市舶太監,以重寶先 閱瑞佐貨,宴,又令坐宗設上。宗設席間與瑞佐忿爭, 與相讎殺。太監又陰助佐,授之兵器,殺總督備倭都 指揮劉錦,大掠寧波旁海鄉鎮,素卿坐叛,論死。宗設、 瑞佐皆釋,還給事中。夏言上言禍起於市舶,禮部遂 請罷市舶。自是,番貨至不得市,輒賒奸豪家。久之,奸 豪欺負日積,番人坐索不得償,遂出沒海上為盜。諸 負貨者,利其速去,以危言嗾官府出兵捕之,番人益 怨恨,大肆殺掠。而中國又多為之鄉導,於是,王忤瘋 徐,必欺毛醢瘋之徒,皆我華人,稱王海島,攻城掠邑, 浙東大壞。二十五年,以朱紈為浙江巡撫,都御史兼 領福興漳泉軍務紈勇,於任事上章暴二三勢,豪通 番狀竟為勢豪阻誣被劾,恚憤卒其所任,福建副使 柯喬都指揮盧鏜殺賊有功,皆論死繫獄,於是,群盜 肆起益無忌憚。三十一年,殘黃岩掠定海,全浙騷動, 遣都御史王GJfont巡視兩浙,兼領福興泉漳四郡,以都 指揮俞大猷、湯克寬為參將勦賊,時兵政久弛,所在 無備。GJfont經略未幾,群盜總至,勢益猖獗。三十二年,大 猷出洋焚賊巢,群賊乘風奔突,倏忽千里,遍略溫、台、 寧、紹、杭、嘉、蘇、松、淮、揚十郡,破昌國、臨山、霩、乍浦、清 村,南匯吳淞江諸衛。三十三年,遂犯江北海門,如皋 通州皆被殺掠,是時,復用盧鏜為參將,而以俞大猷 為浙直總兵。未幾,工部侍郎趙文華以海賊猖獗,請 禱海道,遂遣文華行禱,公私勞費不貲,皆歸囊櫜。比 GJfont改大同巡撫,徐州兵備李天寵代GJfont,南兵部尚書 張經,提督浙閩江南北軍務,有王江涇之捷,文華又 出監督監軍,素忌經、天寵,逮詔獄,論死西巿,而以浙 江巡按胡宗憲代天寵,南戶部侍郎楊宜代經,自後賊益熾,縱橫出入二十六郡。宗憲計擒賊首王直,浙 西江東稍得安,寧、浙東、溫、台、江北、淮揚,尤被其毒。時 李遂巡撫淮揚以智略誘至廟灣,縱兵殲之。四十年, 賊破興化、政和、壽寧、平海、銅山、寧德等郡縣,巡撫譚 綸、總兵戚繼光募浙兵勦平。自是,始更置政府,絃轍 一新,中外文武大吏,悉心經略,武衛稍振。賊雖時肆 寇掠,多創少利,沿海郡邑,始免倭患矣。

《日本國始末》
编辑

日本,即倭奴國,在東南大海中,依倚山谷高麗,在其 北新羅百濟,在其西北地勢東高西下,於閩浙為東 北隅王,以王為姓,文武僚佐皆世其官,有五畿七道, 各有所屬州,州以統郡其附庸國,凡百餘自北岸去, 拘邪韓國七千里,曰對海國,又南渡一海,千里曰瀚 海國,又渡一海千餘里,曰末羅國,東南陸行五百里, 曰伊都國,又東南百里曰奴國,又東百里曰不彌國, 又南水行二十日,曰投馬國,又南水行十日陸行一 月曰邪馬一國。其次,曰斯馬國,曰已百支國,曰伊邪 國,曰都支國,曰彌奴國,曰好古都國,曰不呼國,曰姐 奴國,曰對蘇國,曰蘇奴國,曰呼邑國,曰華奴蘇奴國, 曰呼邑國,曰鬼國,曰鬼奴國,曰邪馬國,曰躬臣國,曰 巴利國,曰支惟國,曰烏奴國,皆附倭境,其國小者百 里,大者不過五百里戶,少者千餘,多不過一二萬,自 漢武帝滅朝鮮,驛通漢者三十許國,皆稱王,其大倭 王居邪馬臺國,即邪摩維,是已。光武中元,初始來朝 貢,後國亂,國人立其女子曰卑彌,呼為王卑彌死其 宗女,壹與繼之,後復立男王,並受中國爵命,歷魏晉 隋唐皆來貢,稍習夏音,唐咸亨初,惡倭名更號日本, 自以其國,近日所出,故名。或曰日本,故小國為倭所 併,因冒其號焉。宋雍熙後累來朝貢,熙寧以後來者 皆僧也。元至元初,遣使招諭不至,因命使由高麗且 命高麗王GJfont致書諭意皆不報。至十七年春二月顧 殺國使杜世忠等,世祖怒,於是,召范文虎議召,募士 卒伐之踰年遂率兵十萬,以往至五龍山暴風破舟 文虎等擇好舟乘走,棄餘聚山下,眾推張百戶為主 將,伐木造舟會倭來,戰盡殲焉,逃歸者纔三人,終元 之世,使竟不至。洪武二年,命臣趙秩往諭其國,王良 懷遣使臣僧祖朝貢,自後數歲,一來後屢入寇,且與 胡惟庸通謀惡之,著為訓絕不與,通爰命信,國公湯 和經略,沿海自遼左至,徐聞甚具詳,具沿海圖志永 樂以來,嘗遣太監鄭和招諭諸夷,日本首先納款,乃 給勘合百道,許其通貢,仍非時寇。至十九年,大寇遼 東等處,總兵官劉江盡殲之,於望海堝,海氛始熄百。 八十年,海上恬晏姦商造孽,乘時跳梁,大掠沿海內 地,自壬子至戊午,幾至滔天,幸而渠魁授首兇燄頓 衰,雖間或弗靖,然要領絕矣,故永安長筭其猶須詳 議乎。

《海中泊舟》
编辑

自潭岸山以北、以西之海,水淺多硬,大船誤閣,則破 壞,且無避風安嶴,兵船至,彼如遇夜,必須當洋下碇, 碇不能堅,每被急流飄去,或夜半發風,則尤危。然多 賴天幸,非安計,然則宜如何。曰:錢塘江烏嘴頭浦內, 船兵一枝不可無,餘則揀陸兵精卒一枝以待,而嚴 龕赭嘴,探遠諜焉。庶救倉猝,或曰:賊舟何能至。此曰: 賊用單桅小舟,徑抵山邊,閣乾登劫,故必用陸兵追 捕,方不能走脫;若以兵船,必高大,方能勝。賊如與賊 舟等,則勝負未可必也。今言禦賊於海也易,要非通 論,海本遼闊,舟行全藉天風與潮,人力能幾。風順而 重,則不問潮候,逆順皆可行。若風輕而潮逆,甚難。夏 秋之間,西北風起,不日必有極大西北風也。操舟者 見此風候,須急收安嶴。兵船在海,每日遇晚,俱要酌 量收舶安嶴,以防夜半發風至。追賊亦要預計今晚 收舶何嶴,若一意前追,遇夜風起,悔無及矣。

《海中嶴港》
编辑

沿海之中,上等安嶴,可避四面颶風者,凡三十三處, 曰馬蹟,曰兩頭峒,曰長途,曰高丁港,曰沈家門,曰舟 山前港,曰潯江,曰烈港,曰定海港,曰黃岐港,曰梅港, 曰潮頭渡,曰石浦港,曰豬頭島,曰海門港,曰松門港, 曰蒼山嶴,曰玉環山梁嶴等嶴,曰楚門港,曰黃花水 寨,曰江口水寨,曰大嶴,曰女兒嶴中等安嶴可避兩, 面颶風者凡一十八處,曰馬木港,曰長白港,曰滿門, 曰觀門,曰竹齊港,曰石牛港,曰烏沙門,曰桃花門,曰 海閘門,曰九山,曰爵溪嶴,曰牛欄磯,曰旦門,曰大陳 山,曰大床頭,曰鳳凰山,曰南麂山,曰霓嶴,其餘下等 安嶴,只可避一面颶風,如三姑山衢山之類,不可勝 數,必不得已,寄泊一宵,若停久,恐風反別,迅不能支 矣。又潭岸山灘山許山之類,皆團生無嶴一面之風, 亦且難避可不慎乎。

《海戰用舟》
编辑

海戰雖藉風潮,全在舟械堅善,今造以利徒,既苦窳 疏薄,而軍數率,詭名冒餉即執械下,碇俱乏人,故兵 不可戰,而舟難出洋甚者,利倭焚燒以滅跡,藉口弊焉極矣,觀元兵至五龍山,大風破舟,然范文虎猶擇 得堅,好者乘以遁,使能盡,護破舟奔山之人不自相, 爭猶可,一戰以俟,伐木造艦而相棄如仇莽,無約束, 遂致被虜,俱殲同葬鯨穴,可恨哉。

《邊海守備》
编辑

國初,懲倭之詐,緣海備禦,幾於萬里。其大為衛,置軍 四千六百四十人。次為所,置軍一千二百餘人。又次 為巡檢司,置弓兵百人,少亦不下數十人。大小相維, 經緯相錯,星羅棋布,狼顧犬防,故所在製有數百料, 大船八櫓,哨船若風尖,快船高把,梢船十漿,飛船凡 五等,至如昌定海昌國貢道所經,切近彼島,則船數 倍蓰他處,而以時出哨各有準限,如三月,為頭哨,四 月,為二哨,五月,為三哨,號大汛至,六月,收港避風,及 秋七八九月,亦如之,為小汛,汛必回衛休息,責令各 取印到單海物為驗,至各港,次嶴所,則又設有水寨 營柵以止舍之,而統指揮千百戶鎮撫總,以閫職督, 以憲臣所以制禦之者密矣。而歲久人玩法,去盜生 二十年來,山頹瀾倒,當事者見不可用,遂別募以充 遠征,以禦改造巨艦,一切從宜而舊法因廢,不講則 亦懲咽之,過矣。自頃客,兵驕暴,鮮克宣勞,故中外建 言,鄉兵似矣,然徇名弗思,終屬文具夫。所謂鄉者對 客兵而言,豈謂荷鋤,秉耜穡奴牧豎,然哉,竊謂衛所 巡司軍壯弓兵之類,宜因舊法潤澤,損益之,務足故 伍,或抽羨丁壯,或僉壯士,無論軍舍通融,湊攢優與 津給,而以其半哨守其半團,練更迭肄之,俾皆可戰, 或慮一時未,習不足應猝,則量留舊募與調之,選以 備緩急,久之,或可盡罷。一守石浦而循焉,雖然此特 治其標末云爾若夫,約己裕人宜民酌捐修明法紀, 變易風俗,力挽衰頹,黷冒之習務,敦忠實節愛之政, 是謂自治,是謂先為不可勝,則存乎其人焉矣。

《海中風汛》
编辑

按:海寇舊乘風汛,易於為備,歲凡仲春,東南風始迅, 番舶乃西北行,至秋而歸。今任其何風可轉帆,借發 往者,由新羅百濟,至遼陽南下。本朝初,由大小琉球 迂繞福建,至浙近乃發五島,由八山霍山直對寧波, 不五日夜必至,浙發則無時。

《海寇情弊》
编辑

按:國初,吳淵穎論倭書說盡事情,乃引辛毗對魏文 帝之言曰:罷我互市,任彼貿易中國,免徼利之名,外 夷知,效順之,實計莫便於此。惟其商道不通而利之, 所在人必趨之,不免巧生計較,商轉而為寇商道,既 通,則寇復轉而為商彼其;既犯,國禁思圖苟安,因啗 引勢,家同作勾當行之。既久,不免惹起奸圖大生覬 覦,時則不因商貢不通,而實成寇心矣。伏按國初,禁 海之例,始因遣諭不來,繼恨林賢巨燭之變,欲與閉 絕之,故非以通商之不便耳。惟其不通商,而止通貢, 所以正德年間,各道爭貢以規利市,在彼國則強請 勘合,倭王遂不能禁制;在中國,則有宗設宋素卿之 禍,而漳寧惡少則甘蹈負固,而縱肆橫行,然以前狡 偽未備華夷,兩家行之。既久,併力合作,乃有不可知 者,推厥所原,各為行商之意,而終貽地方之害,能無 處乎。

《日本寄語》
编辑

寄即譯也,西北曰譯,東南曰寄。

《天文類》
编辑

天 天帝。      日 虛路。

月 禿計。      星 付泥。

風 有朱加前。    雲 朽岡。

雨 挨迷。      霧 吉利。

雪 計伏六攸計。   霜 名未辟滿。

落雨 挨迷阿魯。

《時令類》
编辑

早 來運捘捘發耀。  夜 搖落。

午 非路。      晚 搖撒田五。

明 挨介水。     暗 骨辣水。

冷 三孛水。     煖 族掇水。

今日 詐以呼雞聲介喬。

明日 挨述亞失日。  後日 亞撒鬼。

昨日 傑奴。     前日 阿多堆。

日暮 非故路路。   今日來 個阿耶俚。 明日來 挨戊打俚。  後日來 挨殺核阿耶俚。

《地理類》
编辑

地 大樣禿智    山 羊賣耶賣

水 明東      海 烏彌

石 依水在木古   沙 何吉大水

火 非       鄉 羊埋俚

江 扞各計

《方向類》
编辑

東 熏加      南 迷南來

西 義西      北 尢兀

前 日皆門利婆   後 吾失利

《珍寶類》
编辑

金 空措泥     銀 失祿楷泥

珠 他賣      錢 前移

黃銅 中若左    紅銅 鶯更楷泥

水銀 明東楷泥   好銅錢 姚善泥

《人物類》
编辑

皇帝 大利天王家里 官 大米烏野雞

百姓 別   大官 大大烏野雞

公 翁知      婆 猶蒲翁妃

父 阿爺      母 發發

兄 挨尼      嫂 阿尼尤尼

弟 阿多多     妹 亞尼多一沒多 姊 亞尼      嬸 完多

子 莫宿哥     姪 何義

女 莫宿眼     孫 阿奚胡來

丈人 子多     丈母 子多謬

叔 何冶王前老官  丈夫 壽山

婦人 倭家到    男子 何奈公姑

老 禿古要個    後生 倭家

孩 歪鼻      親眷 新雷

朋友 道門大聖滿門大帝。

姐夫 不哥迷    女婿 米哥

僕 三字即     小廝 歪失

和尚 才老烏索   老實人 埋骨多

艱難人 胡奈故人門闕人。

強盜 六宿鼻隨。   獨眼人 密皎關鴻。 瞎子 眉骨賴。    GJfont 撫哥捘里。 我 何埋俚阿奴利。  誰人 答梭。

徒弟 加食難。    財主妻

生得好 眉眉月失眉眉姚水。

外甥 萌哥。     長子 難解水。

媳婦 嫌妙報。    長 弔。

年少 華蓋。     主人 床泉孕。

生得醜 魯歪失。   聰明 力哥。

貴 他個水。     賤 那塑羊碎水。

富 烏多姑。     貧 腮東旦。

乞丐 寬需計。    好淫 梭羅。

年紀 一故都。    麻子 莫入骨水。

村 孫。       拐 科水非計。

賊 陸宿人。

《人事類》
编辑

要 坡水水。     不要 依也。

立 達子。      等待 埋祖。

眠 羊達路烏將率。  拿去 未底於古。

拿來 未低吉反俚未得哥已。

亂說 思量骨多莫話介反俚。

相擾 括計括盆。   看 覓見迷路。

不送 何埋解卲賣。  嬉 挨核蒲。

坐 移路阿將捘。   病 羊埋依于。

揖 科眉乃可民奈禮。 詈 烏羊埋水烏蠻計。 罵 寬彼計乃俚話鸞褪皮。

鼾 因彼計。     睡 蜜路。

去 漫陀羅獺俚旦多。 去 何故伊虜何耶路。 不在 論速持疏。   來 何耶俚吉大。

便來 羊佯地何俚慢陀的姑。 便去 蜜路。     回來 慢慢的耶俚。 快來 發下何耶俚法古。

送與我 面皮。    愛惜 搖路扛蒲。

怕 倭疏路路。    出去 一一計。

久不見 倭非水何面凸辣水。

前行 殺雞倭。    行 挨龍門。

 一掇水兆羅打步。 說話 未納恝打俚。 怠慢 難利骨多罵山奴。

愧 番助山水水。  飲 那慕。

吃 何賣利。     獨樂 哥賣。

安排 蘇路。     不來 未旦盧賣矢。 快去 法古計。    走 法古。

借 脡路各夾。    添 所有路路。

打人 生亞達達個。  唱 嘔天。

痛 一水。     教 何水尤路。 買賣 烏禮加。    不吃了 禁哥。

多吃酒 何賢鼻旦。  賣 烏路無六。

吃酒 麻黑曬雞。   莫怪 哥面乃禮。

老實說話 買多溢多。 遊 西孫步。

那里去 陀姑移姑。  買 加和。

行路 的益磨滅。   曉得 個個俚打夫大。 多多吃了 前行哥。  殺 其奴瞎呾郎。 害 天。       醉 邀帶。

不曉得 措賴路不失打。

哭 乃古。      打 胡子。

換 皆賀。      叫人 多奴。怪 發賴旦逢堅故。  死 身大。

GJfont 加右。      笑 歪羅。 肚饑 勳大路水。   還了 諧也數。

慢慢的 買得買得。  起身 倭達的援。

腫 剌大。      請人 家那多。 不賣 烏魯賣加。   恁麼賣 難烏禮在。 活 吉打。      輸 埋計打利。

有情 亞姊吉乃。   無情 亞姊吉乃乃水。 傷寒 雞骨。     多少 一故賴介。

無工夫 一孫檞水。  寫字 加計。

《身體類》
编辑

耳 眉眉      口 骨土

鼻 發奈      眉 賣

手 鐵       足 挨身

心 個個路     頭 客成賴

鬚 薰計      髮 措迷夾迷

肚 發賴      指 尢皮

爪 卒瞇      齒 法

《器用類》
编辑

小刀 曆個乃空客打乃

中刀 歪計柴需   大刀 闊中撻打奈 刀柄 脫介俚    甲 大買路

弓 油米      盒子 剛白哥

磨刀石 依水    砂石 措路依水

硯 孫助俚尊力子  紙 揩袂加迷

厚紙 沃速水    薄紙 沃蠻子

筆 粉地      墨 疏煤

扇 黃旗      泥金扇 空揩泥黃旗 鑰匙 坑其     泥銅扇 法古黃旗 鎖 哥利素     船 浮泥

鑊 難皮      針 快利法利

等子 發介俚    GJfont 花雞 小箱 法哥     硯箱 孫助利法哥 鋸 拏剛繫利    酒盞 曬加藤計

碟 曬賴沙賴    傘 隔落隔曬

鏡 坑皆彌     枕 麻骨賴埋骨賴 蓆 不奴      盤 何水雞

銀硃 失祿挨揩水  漆 烏論水

著 法水      香 宣哥

沉香 沉哥     麝香 射哥

木香 木哥     酒瓶 哭筍昆皮

碗 倭吉貼灣    梯 課水飛計

《衣服類》
编辑

衣服 乞麻俚    靴 骨都

鞋 水托里失其里  箬帽 搖婆俚

錦 歪帶      氈衫 迷奴

手巾 達昂個    綿布 木綿

夏布 奴奴綿    被 伏思麻

《飲食類》
编辑

茶 鮮素      酒 曬箕

白酒 門東曬箕   燒酒 隔辣曬箕

老酒 福祿曬箕   飯 蜜黍

飲酒 曬加乃    吃飯 蜜黍羅俚

鹽 失河收河    醬 彌沙

米 科媚科媚    油 挨蒲賴

大麥 烏蒙崎    小麥 柯蒙崎

穀 暮米倭米    羹 水路

荳 磨米      肉 恕恕

筍乾 太吉糯古   醬瓜 可羅米糯

《花木類》
编辑

杉 松計      檜 去那雞

松 埋止      梅子 面婆水

芥 恝辣水     菜 奈

瓜 烏埋      麻 莫入骨水

茄子 乃沈皮

《鳥獸類》
编辑

牛 胡水      狗 意奴

豬 豕豕      雞 抓泥掇地泥環多禮 鵝 解加      馬 烏馬

魚 遊河      蟹 揩泥

蝨 失辣水     羊 羊其

鼠 眠助米

《數目類》
编辑

一 丟多子丟徵呾多。 一箇 個利。

二 扶達子去呾多。  三 蜜子倏呾多。

四 學子搖搖做。   五 意子子難難多。 六 後子。      七 乃乃子。

八 效子。      九 個個乃子。

十 多。       十一

五十 大。      百 法古。

千 借一貫。     萬

《通用類》
编辑

有 挨路何路。    無 乃。

好 高高的姚鎖盧。  極好 明

不好 由無奈。    大 加小思姑奈何計。 小 發GJfont。      多 怏都河河水。 少 疏古乃水。    遠 多俟。

近 的個。      瘦 牙十大。

短 迷加。      細相 快大。

 骨GJfont路。     厚 捘卒水。 薄 溫卒水。     歪貨 不高歪賴水。 不是 松田乃係。   破 羊鈸

要緊 馬多合子。   緩 慢大慢大。

無用 設計。     多有 何何

未 慢大。      香 干牌水。

臭 骨GJfont水。

日本國

日本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