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058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五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五十八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五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

 第五十八卷目錄

 天竺部彙考捐毒 身毒 中印度 榜葛剌 印第亞 沐胥

  漢武帝一則

  後漢桓帝延熹二則

  三國總一則

  晉穆帝升平一則

  宋文帝元嘉一則

  梁武帝天監二則

  陳宣帝大建一則

  北魏孝文帝太和一則 宣武帝景明二則 正始一則 永平一則 延昌一則

  唐太宗貞觀三則 高宗乾封一則 咸亨一則 中宗嗣聖一則 景龍一則 睿宗景

  雲一則 元宗先天一則 開元八則

  宋太祖開寶一則 太宗太平興國二則 雍熙二則 至道一則 仁宗天聖二則 景

  祐一則

  明成祖永樂五則 英宗正統二則

  圖二則

 天竺部總論

  大唐西域記印度

 天竺部紀事

 天竺部外編

 狐胡部彙考

  漢武帝一則

 桃槐部彙考

  漢武帝一則

 西夜部彙考漂沙 悉居半

  漢武帝一則

  後漢總一則

  三國總一則

  北魏太武帝太延一則 文成帝和平一則

 烏孫部彙考

  漢武帝元封一則 宣帝本始二則 元康一則 甘露一則 成帝元延一則 哀帝元

  壽一則 新莽始建國一則

  北魏太武帝太延一則

  圖一則

 烏孫部紀事

邊裔典第五十八卷

天竺部彙考捐毒 身毒 中印度 榜葛剌 印第亞 沐胥编辑

编辑

武帝   年始通使于捐毒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不載。按《西域傳》:「捐毒國,王治衍 敦谷,去長安九千八百六十里。戶三百八十,口千一 百,勝兵五百人。東至都護治所二千八百六十一里。 至疏勒,南與蔥嶺屬,無人民。西上蔥嶺,則休循也。西 北至大宛千三十里,北與烏孫接,衣服類烏孫,隨水 草,依蔥嶺,本塞種也。」按《西南夷傳》:元狩元年,博望 侯張騫言:使大夏時,見蜀布卭竹杖,問所從來,曰:「從 東南《身毒》國可數千里,得蜀賈人市。或聞卭西可二 千里,有《身毒》國。」騫因盛言:「大夏在漢西南,慕中國,患 匈奴,隔其道。誠通蜀《身毒》國,道便近,又無害。」于是天 子乃令王然于、柏始昌、呂越人等十餘輩間出西南 夷求《身毒》國。至滇,滇王當羌乃留為求道。四歲餘。宋祁 曰據遷史當云為求道西此四字當屬上句作西皆閉昆明莫能通。

後漢编辑

桓帝延熹二年天竺國來獻编辑

按《後漢書。桓帝本紀》云云。按《西域傳》:「天竺國一名 身毒,在月氏之東南數千里。俗與月氏同,而卑濕暑 熱。其國臨大水,乘象而戰。其人弱於月氏,修浮圖道, 不殺伐,遂以成俗。」從月氏高附國以西,南至西海,東 至磐起國,皆身毒之地。身毒有別城數百,城置長,別 國數十,國置王。雖各小異,而俱以身毒為名。其時皆 屬月氏。月氏殺其王而置將,令統其人。土出象、犀、瑇 瑁、金、銀、銅、鐵、鉛、錫。西與大秦通,有大秦珍物,又有細 布、好毾㲪諸香、石蜜、胡椒、薑、黑鹽。和帝時,數遣使貢 獻,後西域反畔,乃絕。至桓帝延熹二年、四年,頻從日 南徼外來獻。世傳明帝夢見金人,長大,頂有光明,以 問群臣。或曰:「西方有神,名曰佛,其形長」丈六尺,而黃 金色。帝于是遣使天竺,問佛道法,遂于中國畫形像 焉。楚王英始信其術,中國因此頗有奉其道者。後桓 帝好神,數祀《浮圖》《老子》,百姓稍有奉者,後遂轉盛。 延熹四年十月,天竺國來獻。

按:《後漢書桓帝本紀》云云。

三國编辑

天竺國,三國時屬于大月氏。

按《魏志注·西戎傳》云云。又按注臨兒國《浮屠經》云: 其國王生浮屠,浮屠,太子也,父曰屑頭邪,母云莫邪。 浮屠身服色黃,髮青如青絲,乳青,毛竛赤如銅。始莫 邪夢白象而孕,及生,從母左脅出,生而有結,墮地能 行七步。此國在天竺城中,天竺又有神人名沙律,昔 漢哀帝元壽元年,博士弟子景盧受大月氏王使伊 存口受《浮屠經》,曰:「復立」者,其人也。浮屠所載,臨蒲塞桑門伯聞疏問、白疏間,比丘晨門,皆弟子號也。浮屠 所載,與中國《老子經》相出入,蓋以為老子西出關,過 西域之天竺教胡,浮屠屬弟子別號合有二十九,不 能詳載,故略之如此。

编辑

穆帝升平元年正月天竺旃檀獻馴象编辑

按:《晉書穆帝本紀》云云。

编辑

文帝元嘉五年天竺國遣使貢獻方物编辑

按:《宋書文帝本紀》云云。

编辑

武帝天監二年中天竺國遣使獻方物编辑

按《梁書·武帝本紀》云云。按《天竺傳》,中天竺國在大 月支東南數千里,地方三萬里,一名身毒。漢世張騫 使大夏,見卭竹杖、蜀布。國人云:「市之身毒。」身毒即天 竺,蓋傳譯音字不同,其實一也。從月支高附以西,南 至西海,東至槃越,列國數十,每國置王,其名雖異,皆 身毒也。漢時羈屬月支,其俗土著與月支同,而卑濕 暑熱,民弱畏戰,弱于月支。國臨大江,名新陶,源出崑 崙,分為五江,總名曰「恒水。」其水甘美,下有真鹽,色正 白如水精。土俗出犀、象、貂、鼲、瑇瑁、火齊、金、銀、鐵、金鏤 織成金皮罽、細摩白疊、好裘、毾㲪。《火齊》狀如雲母,色 如紫金,有光耀,別之則薄如蟬翼,積之則如紗縠之 重沓也。其西與大秦、安息交市海中多大秦珍物,珊 瑚、琥珀、金碧珠璣、琅玕、鬱金、蘇合,是合諸香汁煎之, 非自然一物也。又云:「大秦人採蘇合,先笮其汁以為 香膏,乃賣其滓與諸國賈人,是以展轉來達中國,不 大香也。」鬱金獨出罽賓國,華色正黃而細,與芙蓉華 裏被蓮者相似。國人先取以上佛寺,積日香槁,乃糞 去之。賈人從寺中徵顧,以轉賣與佗國也。漢桓帝延 熹九年,大秦王安敦遣使自日南徼外來獻。漢世唯 一通焉。其國人行賈往往至扶南、日南、交趾,其南徼 諸國人少有到大秦者。孫權黃武五年,有大秦賈人 字秦論,來到交趾。交趾太守吳邈遣送詣權,權問方 土謠俗,論具以事對。時諸葛恪討丹陽,獲黝《歙短人》, 論見之曰:「大秦希見此人。」權以男女各十人,差吏會 稽劉咸送論,咸于道物故,論乃徑還本國。漢和帝時, 天竺數遣使貢獻,後西域反叛遂絕。至桓帝延熹二 年、四年,頻從曰南徼外來獻。魏、晉世絕不復通。唯吳 時扶南王范旃遣親人蘇物使其國,從扶南發,投拘 利口,循海大灣中,正西北入,歷灣邊數國,可一年餘。 到天竺江口,逆水行七千里,乃至焉。天竺王驚曰:「海 濱極遠,猶有此人。」即呼令觀視國內,仍差陳、宋等二 人,以月支馬四匹報旃。遣物等還,積四年方至。其時 吳遣中郎康泰使扶南,及見陳、宋等,具問天竺土俗, 云:「佛道所興國也,人民敦龐,土地饒沃。其王號茂論。 所都城郭,水泉分流,繞于渠」壍,下注大江。宮殿皆雕 文鏤刻,街曲市里,屋舍樓觀,鐘鼓音樂,服飾香華,水 陸通流,百賈交會,奇玩珍瑋,恣心所欲。左右嘉維、舍 衛、葉波等十六大國,去天竺或二三千里,共尊奉之, 以為在天地之中也。天監初,其王屈多遣長史竺羅 達奉表曰:「伏聞彼國,據江傍海,山川周固,眾妙悉備, 莊嚴國土,猶如化城,宮殿莊飾,街巷平坦,人民充滿, 歡娛安樂。大王出遊,四兵隨從,聖明仁愛,不害眾生, 國中臣民,循行正法。大王仁聖,化之以道,慈悲群生, 無所遺棄,常修淨戒,式導不及,無上法船,沈溺以濟, 百官氓庶,受樂無恐。諸天護持,萬神侍從,天魔降服, 莫不歸仰。王身端嚴,如日初出,仁澤普潤,猶如大雲, 于彼震旦,最為殊勝。臣之所住國土,首羅天守護,令 國安樂,王王相承,未曾斷絕,國中皆七寶形像,眾妙 莊嚴,臣自修檢,如化王法。臣名屈多,奕世王種,惟願 大王,聖體和平。今以此國群臣民庶,山川珍重,一切 歸屬,五體投地,歸誠大王。使人竺達多,由來忠信,是 故今遣。大王若有所須,珍奇異物,悉當奉送。此之境 土,便是大王之國,王之法令善道,悉當承用。願二國 信使,往來不絕,此信返還,願賜一使,具宣聖命,備敕 所宜,款至之誠,望不空返。所白如允,願加採納。」今奉 獻琉瑠唾壺、雜香、吉貝等物。 天監三年九月,北天竺國遣使獻方物。

按:《梁書武帝本紀》云云。

编辑

宣帝大建三年五月天竺國遣使獻方物编辑

按:《陳書宣帝本紀》云云。

北魏编辑

孝文帝太和元年九月西天竺國遣使朝貢编辑

按:《魏書孝文帝本紀》云云。

宣武帝景明三年南天竺國遣使朝貢编辑

按《魏書宣武帝本紀》云云。按《西域傳》:「南天竺國去 代三萬一千五百里,有伏醜城,周匝十里,城中出摩 尼珠、珊瑚。城東三百里有拔賴城,城中出黃金、白真 檀、石蜜、葡萄,土宜五穀。世宗時,其國王婆羅化遣使獻駿馬、金、銀。自此每使朝貢。」

景明四年四月。南天竺國獻辟支佛牙。

正始四年九月南天竺國遣使朝獻编辑

永平元年二月南天竺國遣使朝獻编辑

延昌三年十一月南天竺國遣使朝獻编辑

按:以上《魏書宣武帝本紀》云云。

编辑

太宗貞觀十五年天竺遣使入貢编辑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天竺傳》,「天竺國,漢身毒 國也。或曰摩伽陀,曰婆羅門。去京師九千六百里,都 護治所二千八百里,居蔥嶺南,幅員三萬里,分東、西、 南、北、中五天竺,皆城邑數百。南天竺瀕海,出師子、豹、 𤟤、橐駝、犀、象、火齊、琅玕、石蜜、黑鹽。北天竺距雪山,圜 抱如璧,南有谷,通為國門。東天竺際海,與扶南、林邑 接」;西天竺與罽賓、波斯接。中天竺在四天竺之會,都 城曰茶鎛和羅城,濱迦毗黎河。有別城數百,皆置長。 別國數十,置王。曰舍衛,曰迦沒路,開戶皆東嚮。曰迦 尸,或曰波羅奈,亦曰波羅那斯。其畜有稍割牛,黑色, 角細,長四尺許,十日一割,不然,困且死,人飲其血。或 曰壽五百歲,牛壽如之。中天竺王姓乞利咥氏,亦曰 剎利,世有其國,不篡殺。土溽熱,稻歲四熟,禾長者沒。 橐駝以貝齒為貨。有金剛、栴檀、鬱金,與大秦、扶南、交 趾相貿易。人富樂,無簿籍,耕王地者乃輸稅。以舐足 摩踵為致禮。家有奇樂、倡伎。王大臣皆服錦罽,為螺 髻于頂,餘髮剪使卷。男子穿耳垂璫,或懸金耳環者 為上類。徒跣,衣重白,婦人項飾金銀珠纓絡。死者燔 骸取灰,建窣堵,或委野中及河,餌鳥獸魚鱉,無喪紀。 謀反者幽殺之,小罪贖錢;不孝者斷手足,劓耳鼻,徙 邊有文字。善步曆,學悉曇章,妄曰梵天法,書貝多葉 以記事。尚浮圖法,不殺生飲酒,國中處處指曰佛故 跡也。信盟誓,傳禁咒,能致龍起雲雨。隋煬帝時,遣裴 矩通西域諸國,獨天竺拂菻不至為恨。武德中,國大 亂,王尸羅逸多勒兵戰無前,象不弛鞍,士不釋甲,因 討四天竺,皆北面臣之。會唐浮屠元奘至其國,尸羅 逸多召見曰:「而國有聖人出,作秦王破陣樂,試為我 言其為人。」元奘粗言太宗神武,平禍亂、四夷賓服狀。 王喜曰:「我當東面朝之。」貞觀十五年,自稱摩伽陀王, 遣使者上書。帝命雲騎尉梁懷璥持節尉撫。尸羅逸 多驚問國人:「自古亦有摩訶震旦使者至吾國乎?」皆 曰:「無有。戎言中國為摩訶震旦。」乃出迎,膜拜,受詔書, 戴之頂,復遣使者隨入朝。詔衛尉丞李義表報之。大 臣郊迎,傾都邑縱觀,道上焚香,尸羅逸多率群臣東 面受詔書,復獻火珠、鬱金、菩提樹。

貞觀二十年五月。天竺國遣使貢方物。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貞觀二十二年,遣王元策、蔣師仁等使天竺。其王死, 其臣阿羅那順自立,發兵拒元策等。元策敗,召鄰國 兵攻天竺,破之,執阿羅那順以獻。

按《唐書太宗本紀》,不載。按《天竺傳》:「二十二年,遣右 衛率府長史王元策使其國,以蔣師仁為副,未至,尸 羅逸多死,國人亂,其臣那伏帝阿羅那順自立,發兵 拒元策,時從騎纔數十,戰不勝,皆沒,遂剽諸國貢物。 元策挺身奔吐蕃西鄙,檄召鄰國兵,吐蕃以兵千人 來,泥婆羅以七千騎來,元策部分進戰茶鎛和羅城, 三日破之,斬首三千級,溺水死萬人。」阿羅那順委國 走,合散兵復陣,師仁禽之,俘斬千級。餘眾奉王妻息 阻乾陀衛江。師仁擊之,大潰,獲其妃、王子,虜男女萬 二千人,雜畜三萬,降城邑五百八十所。東天竺王尸 鳩摩送牛馬三萬餽軍,及弓刀寶纓絡。迦沒路國獻 異物,拜上地圖,請老子像。元策執阿羅那順獻闕下, 有司告宗廟,帝曰:「夫人耳目玩聲色,口鼻耽臭味,此 敗德之原也。婆羅門不劫吾使者,寧至俘虜耶?」擢元 策朝散大夫。得方士那邏邇娑婆寐,自言壽二百歲, 有不死術。帝改館,使治丹,命兵部尚書崔敦禮護視。 使者馳天下,采怪藥異石。又使者走婆羅門諸國,所 謂畔茶法水者,出石臼,「中有石象人守之。水有七種 色,或熱、或冷,能銷草木金鐵,人手入輒爛,以橐駝髑 髏轉注瓠中。有樹名咀賴羅,葉如梨,生窮山崖,腹前 有巨虺守穴不可到。欲取葉者,以方鏃矢射枝,則落, 為群鳥銜去,則又射,乃得之。」其詭譎類如此。後術不 驗,有詔聽還,不能去,死長安。高宗時,盧伽逸多者,東 天竺烏茶人。亦以術進,拜「懷化大將軍。」

高宗乾封二年五天竺皆來朝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按天竺傳》云云。

咸亨三年三月南天竺國獻方物编辑

按《唐書高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中宗嗣聖九年即太后天授三年五天竺來朝獻编辑

按《唐書武后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天授三年三 月,東天竺國王摩羅拔摩、西天竺國王尸羅逸多、南 天竺國王遮婁其拔羅、北天竺國王那那、中天竺國 王地摩西那並來朝獻

景龍四年正月南天竺國遣使來朝编辑

按:《唐書中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睿宗景雲元年九月南天竺國遣使貢方物编辑

按:《唐書睿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元宗先天二年六月南天竺國遣使朝貢凡四夷朝貢太上皇皆御門樓以見之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開元二年八月西天竺國遣使獻方物编辑

開元三年二月,西天竺國使翟曇《惠感》來獻方物。 開元五年五月,中天竺國遣使來朝,並獻方物。 開元八年正月,中天竺國遣使來朝。五月,南天竺國 遣使獻豹及五色鸚鵡、間日鳥。十一月,南天竺王遣 使來朝。

開元十三年七月。中天竺國遣使來朝。

開元十七年六月。北天竺國三藏沙門僧密多。獻質 汗等藥。

開元十八年十一月。中天竺國遣使朝貢。

按以上《唐書》本紀、列傳俱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開元十九年,天竺國來朝獻。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按《天竺傳》:開元時,中天竺 遣使者三至南天竺,一獻五色能言鳥。乞師討大食、 吐蕃,丐名其軍。元宗詔賜懷德軍。使者曰:「蕃夷惟以 袍帶為寵。」帝以錦袍、金革帶、魚袋并七事賜之,北天 竺,一來朝。

按《冊府元龜》:「開元十九年十月,中天竺國王伊沙伏 磨遣其臣大德僧勃達信來朝。」

编辑

太祖開寶八年秋七月西天東印土王子穰結說囉來朝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云云。按《天竺傳》:「天竺國舊名身 毒,亦曰摩伽陀,復曰婆羅門。俗宗浮圖道,不飲酒食 肉。漢武帝遣使十餘輩,間出西南,指求身毒,為昆明 所閉,莫能通。至漢明帝夢金人,於是遣使天竺問佛 道法,由是其教傳於中國。梁武帝、後魏宣武皆來貢 獻。隋煬帝志通西域,諸國多有至者,唯天竺不通。唐 貞」觀以後,朝貢相繼。天授中,五天竺王並來朝獻。乾 元末,河隴陷沒,遂不復至。周廣順三年,西天竺僧薩 滿多等十六族來貢名馬。乾德三年,滄州僧道圓自 西域還,得佛舍利一、水晶器、貝葉梵經四十夾來獻。 道圓晉天福中詣西域,在塗十二年,住五印度凡六 年。五印度,即天竺也。還經于闐,與其使偕至。太祖召 問所歷風俗,山川道里,一一能記。四年,僧行勸等一 百五十七人詣闕上言,「願至西域求佛書。」許之。以其 所歷甘、沙、伊、肅等州,焉耆、龜茲、于闐、割祿等國,又歷 布路沙、加濕彌羅等國,並詔諭其國,令人引導之。開 寶後,天竺僧持梵夾來獻者不絕。八年冬,東印度王 子穰結說囉來朝貢天竺之法。國王死,太子襲位,餘 子皆出家為僧,不復居本國。有曼殊室利者,乃其王 子也,隨中國僧至焉。太祖令館于相國寺。善持律,為 都人之所傾嚮,財施盈室,眾僧頗嫉之,以其不解《唐 言》,即偽為奏,求還本國,許之。詔既下,曼殊室利始大 驚恨。眾僧諭以詔旨,不得已,遲留數月而後去,自言 「詣南海」附賈人船而歸,終不知所適。

太宗太平興國七年益州僧光遠至自天竺以其王沒徙曩表來上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按《天竺傳》:太平興國七年, 益州僧光遠至自天竺,以其王沒徙曩表來上。上令 天竺僧施護譯云:「近聞支那國內有大明王,至聖至 明,威力自在。每慚薄幸,朝謁無由,遙望支那起居,聖 躬萬福。光遠來,蒙賜金剛吉祥無畏坐釋迦聖像袈 裟一事,已披掛供養。伏願支那皇帝福慧圓滿,壽命 延長,常為引導一切有情,生死海中渡諸沈溺。今以 釋迦舍利,附光遠上進。」又譯其國僧,統表詞意亦與 沒徙曩同。施護者,烏塤曩國人,其國屬北印度。西行 十二日至乾陀羅國,又西行二十日至曩誐囉賀囉 國,又西行十日至嵐婆國,又西行十二日至誐惹曩 國,又西行至波斯國,得西海。自北印度行百二十日 至中印度。《中印度》西行三程至呵囉尾國,又西行十 二日至未曩囉國,又西行十二日至缽賴野迦國,又 西行六十日至迦囉挐俱惹國,又西行二十日至摩 囉尾國,又西行二十日至烏然泥國,又西行二十五 日至囉囉國,又西行四十日至蘇囉茶國,又西行十 一日至西海。自中印度「行六月程至南印度,又西行 九十日,至供迦拏國,又西行一月至海,自南印度南 行六月程得南海。」皆施護之所述云。

太平興國八年,僧法遇自天竺取經回,遇「天竺僧彌 摩羅失黎語不多附表願至中國譯經」,許之。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按《天竺傳》:「八年,僧法遇自 天竺取經回,至三佛齊,遇天竺僧彌摩羅失黎語不 多令,附表願至中國譯經,上優詔召之。法遇後募緣

製龍寶蓋袈裟,將復往天竺,表乞給所經諸國敕書
考證.svg
遂賜三佛齊國王遐至、葛古羅國主司馬佶芒、柯蘭

國主讚怛羅、西天王子謨馱仙書以遣之。」

雍熙二年冬十月以天竺僧天息災施護法天並為朝請大夫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云云。

雍熙四年。衛州僧辭澣自西域還。奉北印度王書來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按《天竺傳》。「雍熙中衛州僧 辭澣自西域還。與胡僧密坦羅。奉北印度王及金剛 坐王那爛陀書來。」又有婆羅門僧永世與波斯外道 阿里煙同至京師。「永世自云本國名利得。國王姓牙 羅五得。名呵喏伱縛。衣黃衣。戴金冠。以七寶為飾。出 乘」象,或有輿以音樂,螺鈸前導。多遊佛寺,博施貧乏。 其妃曰摩訶伱,衣大紬縷金紅衣。歲一出,多所振施, 人有冤抑,侯王及妃出遊,即迎隨伸訴。署國相四人, 庶務並委裁制。五穀、六畜、果實,與中國無異。市易用 銅錢,有文漫圓徑,如中國之制,但實其中心,不穿貫 耳。其國東行,經六月至大食國,又二月至西州,又三 月至夏州。《阿里煙》自云:「本國王號黑衣,姓張名哩沒, 用錦綵為衣,每遊獵三二日一還國,署大臣九人治 國事,無錢貨,以雜物貿易。」其國東行,經六月,至婆羅 門。

至道二年秋八月有天竺僧隨舶至海岸编辑

按《宋史太宗本紀》,不載按《天竺傳》,「至道二年八月, 有天竺僧隨舶至海岸,持帝鍾、鈴、杵、銅鈴各一、佛像 一軀、貝葉梵書一夾與之」,語不能曉。

仁宗天聖二年秋天竺有僧來獻梵經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按《天竺傳》。「天聖二年秋九 月。西印度僧愛賢智信護等來獻梵經。各賜紫方袍 束帛。」

天聖五年,僧法吉祥等獻梵書。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按《天竺傳》。「天聖五年二月。 僧法吉祥等五人。以梵書來獻。賜紫方袍。」

景祐三年僧善稱等進梵經佛骨佛像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按《天竺傳》。「景祐三年正月。 僧善稱等九人。貢梵經佛骨及銅牙菩薩像。賜以束 帛。」

编辑

成祖永樂六年榜葛剌國王靄牙思丁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榜葛剌傳》:「榜葛剌即漢身毒國,東漢曰天 竺。其後中天竺貢于梁,南天竺貢于魏。唐亦分五天 竺,又名五印度。宋仍名天竺,榜葛剌,則東印度也。自 蘇門答剌順風二十晝夜可至。永樂六年,其王靄牙 思丁遣使來朝,貢方物,宴賚有差。」

按《明會典》:「榜葛剌國,西天有五印度國。」榜葛剌即東 印度。永樂六年,國王靄牙思丁來朝貢,賜國王紵絲、 紗羅各四匹,絹八匹,王妃紵絲、紗羅各三匹,絹六匹。 下程一次,每五人羊、鵝雞各一隻,酒十瓶,米五斗,麪 十斤,果子四色,蔬菜廚料。榜葛剌國貢物:馬、馬鞍、金 銀事件,戧金琉璃器皿、青花白瓷、撒哈剌者抹黑答 立布、洗白苾布、兜羅錦、鶴頂、犀角、翠毛、鶯哥、糖霜、乳 香、熟香、烏香、麻藤香、烏爹泥、紫膠藤、竭、烏木、蘇木、胡 椒、麤黃。

按《明?一統志》:「榜葛剌國,本古忻都州府。西天有五印 度國,此東印度也,其國最大。本朝永樂六年,國王靄 牙思丁遣使朝貢。」

按《島夷志》:歲以耕殖為業,野無曠土,田疇極美,一歲 三收。原防菅茅之地,墾闢種植不倦,無再勞之役。氣 候常熱,男女以細布纏頭,衣長衫,官稅十取其二。民 安物泰,國富俗厚。國鑄銀錢,名「唐加」,每錢重二錢八 分,以權小錢。土產高伱布、兜羅錦、翠羽、金繡巾、琉璃。 永樂七年,榜葛剌遣使入貢。

按《明外史榜葛剌傳》:「永樂七年,其使凡再至,㩦從者 二百三十餘人。帝方招徠絕域,頒賜甚厚,自是比年 入貢。」

永樂十年,宴榜葛剌貢使于鎮江,復遣官致祭其國 王之喪。

按《明外史榜葛剌傳》:「永樂十年,貢使將至,遣官宴之 于鎮江。既將事,使者告其王之喪,遣官往其國致祭, 封嗣子賽弗丁為王。」

永樂十二年,榜葛剌遣使來謝,及貢麒麟、名馬 按《明外史榜葛剌傳》:「永樂十二年,嗣王遣使奉表來 謝,貢麒麟,又名馬、方物。禮官請表賀,帝勿許。」

永樂十三年遣使榜葛剌,其王、王、妃、大臣皆有賜 按《明外史榜葛剌傳》:「永樂十三年,遣侯顯齎詔使其 國王與妃、大臣皆有賜。」

英宗正統三年榜葛剌貢麒麟百官表賀编辑

按:《明外史榜葛剌傳》云云。

正統四年,榜葛剌入貢。

按《明外史榜葛剌傳》:「正統四年入貢,自是不復至。其 國地大物阜,城池街市,聚貨通商,繁華類中國。四時 氣候常如夏,土沃,一歲二稔,不待耔耘。俗淳龐,有文字,男女勤于耕織。容體皆黑,間有白者。王及官民皆 回回人,喪祭冠婚悉用其禮。男子皆薙髮,裹以白布, 衣從頸貫下,用布圍之。曆不置閏。刑有笞杖徒流數」 等,官司上下,亦有行移。《醫卜》《陰陽》、百工、技藝,悉如中 國。蓋皆前世所流入也。其王《敬天朝》,聞使者至,遣官 具儀物,以千騎來迎。王宮高廣,柱皆黃銅包飾,雕琢 花獸。左右設長廊,內列明甲馬隊千餘,外列巨人,明 盔甲,執刀劍弓矢,威儀甚壯。丹墀左右設孔雀翎傘 蓋百餘,又置象隊百餘于殿前。王飾八寶冠箕踞殿 上高座橫劍于膝。朝使入令拄銀杖者二人來導五 步一呼至中則止。又拄金杖者二人導如初。其王拜 迎詔叩頭手加額開讀受賜訖設。毯于殿宴朝使, 不飲酒,以薔薇露和香蜜水飲之。贈使者金盔、金繫 腰、金瓶、金盆,其副則悉用銀,從者皆有贈。厥貢良馬、 金、銀、琉璃器、青花白瓷、鶴頂、犀角、翠羽、鸚鵡洗、白苾 布、兜羅錦、撒哈剌、糖霜、乳香、熟香、島香、麻藤香、烏爹 泥、紫膠藤竭、烏木、蘇木、胡椒、粗黃。

天竺國

天竺國

{{{2}}}

{{{2}}}

天竺部總論编辑

《大唐西域記》。

天竺编辑

詳。夫天竺之稱,異議糾紛,舊云身毒,或曰賢豆,今從 《正音》,宜云印度。印度之人,隨地稱國,殊方異俗,遙舉 總名,語其所美,謂之印度。印度者,唐言月,月有多名, 斯其一稱。言諸群生,輪回不息,無明長夜,莫有司晨。 其猶白日既隱,宵燭斯繼,雖有星光之照,豈如朗月 之明?苟緣斯致,因而譬月。良以其土聖賢繼軌,導凡 御物,如月照臨。由是義故,謂之「印度。」印度種姓,族類 群分,而媻羅門特為清貴,從其雅稱,傳以成俗,無云 經界之別,總謂媻羅門國焉。若其封疆之域,可得而 言。五印度之境,周九萬餘里,三垂大海,北背雪山;北 廣南狹,形如半月。畫野區分,七十餘國。時特暑熱,地 多泉濕。北乃山阜隱軫,丘陵潟滷;東「則川野沃潤。疇 隴膏腴。南方草木榮茂。西方土地磽确。」斯大概也。可 略言焉。夫數量之稱。謂踰繕那。舊曰由旬又曰踰闍那又曰由延皆譌略 也踰繕那者,自古聖王一日軍行也。舊傳一踰繕那 四十里矣。印度國俗乃三十里,《聖教》所載惟十六里。 窮微之數,分一踰繕那為八拘盧舍。拘盧舍者,謂大 牛鳴聲所極聞拘盧舍。分一拘盧舍為五百弓,分一 弓為四肘,分一肘為二十四指,分一指節為七宿麥, 乃至蝨、蟣隙塵、牛毛、羊毛、兔毫、銅水,次第七分以至 細「塵,細塵七分為極細塵,極細塵者不可復析,析即 歸空,故曰極微」也。若乃陰陽曆運,日月次舍,稱謂雖 殊,時候無異,隨其星建以標月名。時極短者謂剎那 也。百二十剎那為一呾剎那,六十呾剎那為一臘縛, 三十臘縛為一牟呼栗多,五牟呼栗多為一時,六時 合成一日一夜。夜三晝三居俗,日夜分為八時。晝四夜四千一一時 各有四分「月盈至滿謂之白分,月虧至晦謂之黑分。」黑分 或十四日十五日,月有小大故也。黑前白後,合為一 月,六月合為一行。日遊在內,北行也;日遊在外,南行 也。總此二行合為一歲。又分一歲以為六時。正月十 六日至三月十五日,漸熱也;「三月十六日至五月十 五日,盛熱也;五月十六日至七月十五日,雨時也;七 月十六日至九月十五日,茂時也;九月十六日至十 一月十五日,漸寒也。十一月十六日至正月十五日, 盛寒也。如來聖教歲為三時,正月十六日至五月十 五日,熱時也;五月十六日至九月十五日,雨時也;九 月十六日至正月十五日,寒時也。或為四時,春、夏、秋、 冬也。春三月,謂制呾邏月、吠舍佉月、逝瑟吒月,當此 從正月十六日至四月十五日。夏三月謂頞沙荼月、 室羅伐拏月、媻達羅缽陀月,當此從四月十六日至 七月十五日。秋三月謂頞溼縛庫闍月、迦剌底迦月、 未伽始羅月,當此從七月十六日至十月十五日。冬三月謂報沙月、磨祛月、頗勒窶拏月,當此從十月十 六日至正月十五日。故印度僧徒依佛聖教,坐兩安 居,或前三月,或後三月。前三月當此,從五月十六日 至八月十五日。後三月當此從六月十六日至九月 十五日。」前代譯經律者,或云坐夏,或云坐臘,斯皆邊 裔殊俗,不達中國正音,或方言未融而傳譯有謬。又 推如來入胎、初生、出家、成佛、涅槃日月,皆有參差,語 在後記。

若夫邑里閭閻,方域廣峙,街衢巷陌,曲徑槃紆,闤闠 當塗,旗亭夾路屠釣倡優,魁膾除糞。旌厥宅居,斥之 邑外;行里往來,僻于路左。至于宅居之制,垣郭之作, 地既卑濕,城多疊甎,暨諸牆壁,或編竹木。室宇臺觀, 板屋平頭,泥以石灰,覆以甎墼。諸異崇構,製同中夏。 苫茅苫艸,或甎或板;壁以石灰為飾,地塗牛糞為淨, 時花散布,斯其異也。謂僧伽藍,頗極奇製,隅樓四起, 重閣三層,榱梠棟樑,奇形雕鏤;戶牖垣牆,圖畫眾彩。 黎庶之居,內侈外儉。奧室中堂,高廣有異;層臺重閣, 形製不拘。門闢東戶,朝座東面,至于坐止,咸用繩床。 王族大人,士庶豪右,莊飾有殊,規矩無異。君王朝座, 彌復高廣,珠璣間錯,謂獅子床,𢾭以細㲲,蹈以寶几, 凡百庶僚,隨其所好,刻雕異類,瑩飾奇珍,衣裳服玩, 無所裁製。貴鮮白,輕雜彩。男則繞腰絡腋,橫巾右袒; 女乃襜衣下垂,通肩總覆,頂為小髻,餘髮垂下。或有 剪髭,別為詭俗。首冠花鬘,身佩瓔珞。其所服者,謂憍 奢邪衣及㲲布等。憍奢邪者,野蠶絲也。芻摩衣麻之 類也。顩。墟嚴反「缽羅衣」,織細羊毛也。「褐剌縭衣」,織野獸 毛。細耎可得緝績,故以見珍而充服用。其北印度風 土寒烈,短製褊衣,頗同胡服。外道服飾,紛雜異製。或 衣孔雀羽尾,或飾髑髏瓔珞,或無服露形,或艸板掩 體,或拔髮斷髭,或蓬鬢堆髻。裳衣無定,赤白不恒。沙 門法服,惟有三衣,及僧卻崎泥縛些。「箇反那。」三衣裁 製,部執不同,或緣有寬狹,或「葉」有小大。《僧卻崎》。唐言掩腋 舊曰僧祇支譌也覆左肩,掩兩腋,左開右合。長裁過腰,泥縛 些那。唐言裙舊曰涅槃僧譌也既無帶襻。其將服也,集衣為襵,束 帶以絛。襵則諸部各異,色乃黃赤不同。剎帝利媻羅 門清素居簡,潔白儉約。國王大臣,服玩良異,花鬘寶 冠以為首飾,環釧瓔珞而作身佩。其有富商大賈,惟 釧而已。人多徒跣,少有所履。染其牙齒,或赤或黑,齊 髮穿耳,修鼻大眼,斯其貌也。夫其潔清自守,非矯其 志。凡有饌食,必先盥灑,殘宿不再。食器不傳,瓦木之 器,經用必棄,金銀銅鐵,每加摩瑩。饌食既訖,嚼楊枝 而為淨,澡漱未終,無相執觸。每有溲溺,必事澡濯,身 塗諸香,所謂「旃檀鬱金」也。君王將浴,鼓奏絃歌,祭祀 拜祠,沐浴盥灑。

詳其文字,梵天所製,原始垂則,四十七言,遇物合成, 隨事轉用,流演枝派,其源浸廣,因地隨人,微有改變。 語其大較,未異本源。而中印度特為詳正。辭調和雅, 與天同音,氣韻清亮,為人軌則。鄰境異國,習謬成訓, 競欲澆俗,莫守淳風。至於記言書事,各有司存。史誥 總稱,謂尼羅蔽茶。唐言青藏善惡具舉,災祥備著,而開蒙 誘進,先遵十二章,七歲之後,漸授五明大論:一曰聲 明,釋詁訓字,詮目流別;二曰巧,明,伎術機關,陰陽曆 數;三曰醫方,明禁咒閑衺,藥石針艾;四曰因明,考定 正衺,研覈真偽;五曰內明,究暢五乘因果妙理,媻羅 門學四吠陀論。舊曰毗陀訛也「一曰壽」,謂養生繕性。「二曰祠」, 謂享祭祈禱。「三曰平」,謂禮義占卜,兵法軍陣。「四曰術」, 謂異能伎數禁咒醫方。師必博究精微,貫窮元奧,示 之大義,導以微言,提撕善誘,彫朽勵薄。若乃識量通 敏,志懷逋逸,則拘縶及關,業成後已。年方三十,志立 學成,既居祿位,先酬師德。其有博古好雅,肥遯居貞, 沉浮物外,逍遙事表,寵辱不驚,聲聞已遠,君王雅尚, 莫能屈跡。然而國重聰叡,俗貴高明,褒贊既隆,禮命 亦重。故能強志篤學,忘疲游藝,訪道依仁,不遠千里。 家雖豪富,志均羇旅,口腹之資,巡以濟有貴知道, 無恥匱財,娛遊惰業,媮食靡衣,既無令德,又非時習, 恥辱俱至,醜聲載揚。如來理教,隨類得解,去聖悠遠, 正法醇醨,任其見解之心,俱獲聞知之悟。部執峰峙, 諍論波騰,異學專門,殊途同致。十有八部各擅鋒銳, 大小二乘居止區別。有宴默思惟,經行住立,定慧悠 隔,諠諍良殊,隨其眾居各制科防。無「云律、論經紀。」凡 是佛經講宣,一部乃免僧知事,二部加上房資具,三 部差侍者祇承,四部給淨人役使,五部則行乘象輿, 六部又導從周衛。道德既高,旌命亦異。時集講論,考 其優劣,彰別善惡,黜陟幽明。其有商搉微言,抑揚妙 理,雅辭贍美,妙辯敏捷,於是馭乘寶象,導從如林。至 乃義門虛闢,辭鋒挫銳,理寡而辭繁,義乖而言順。遂 即面塗赭堊,身坌塵土,斥於曠野,棄之溝壑。既旌淑 慝,亦表賢愚。人知樂道,家勤志學,出家歸俗,從其所 好。罹咎犯律,僧中科罰,輕則眾命訶責,次又眾不與 語,重乃眾不共住。不共住者,斥擯不齒。出一住處,措 身無所,羇旅艱辛,或返初服。若夫族姓殊者,有四流焉:一「曰媻羅門,淨行也。守道居貞,潔白其操。二曰剎 帝利,王種也。」舊曰剎利訛也「奕世君臨,仁恕為志。」三曰《吠奢》。 舊曰毗舍譌也「商賈」也。貿遷有無。逐利遠近。四曰《戍陀羅》。舊曰 首陀譌也農人也,肆力疇隴,勤身稼穡。凡茲四姓,清濁殊 流,婚娶通親,飛伏異路,內外宗枝,姻媾不雜。婦人一 嫁,終無再醮。自餘雜姓,實繁種族,各隨類聚,難以詳 載。

君王奕世。惟剎帝利篡弒時起,異姓稱尊。國之戰士, 驍雄畢選。父子傳業,遂窮兵術。居則宮廬周衛,征則 奮旅前鋒。凡有四兵,步馬車象。象則被以堅甲,牙施 利距。一將安乘,授其節度,兩卒左右,為之駕馭。車乃 駕以駟馬,兵帥居乘,列卒周衛,扶輪挾轂。馬軍散禦, 逐北奔命。步軍輕捍,敢勇充選。負大櫓,執長戟,或持 刀劍,前奮行陣。凡諸戎器,莫不鋒銳,所謂「矛盾、弓矢、 刀劍、鉞斧、戈殳、長槊、輪索」之屬,皆世習矣。夫其俗也, 性雖狷急,志甚貞質,於財無苟得,於義有餘讓。懼冥 運之罪,輕生事之業,詭譎不行,盟誓為信。政教尚質, 風俗猶和。凶悖群小,時虧國憲,謀危君上,事跡彰明, 則常幽囹圄,無所刑戮。任其生死,不齒人倫;犯傷禮 義,悖逆忠孝,則劓鼻截耳,斷手刖足,或驅出國,或放 荒裔。自餘咎犯,輸財贖罪,理獄占辭,不加荊朴,隨問 款對,據事平科,拒違所犯,恥過飾非。欲究情實,事須 案者,凡有三條:水火稱毒,水則罪人與石,盛以連囊, 沉之深流,校其真偽。人沉石浮,則有犯;人浮石沉,則 無隱。火乃燒鐵,罪人踞上,復使足蹈。既遣掌案,又令 舌舐。虛無所損,實有所傷。懦弱之人,不堪炎熾。捧末 開花,散之向焰。虛則花發,實則花焦。稱則人石平衡, 輕重取驗。虛則人低石舉,實則石重人輕。毒則以一 羖羊,剖其右髀,隨被訟人所食之分,雜諸毒藥,置剖 髀中。實則毒發而死,虛則毒歇而蘇。舉四條之例,防 百非《之路》。

致敬之式,其儀九等:一、發言慰問,二、俯首示敬,三、舉 手高揖,四、合掌平拱,五、屈膝,六、長跪,七、手膝踞地,八、 五輪俱屈,九、五體投地。凡斯九等,極惟一拜。跪而讚 德,謂之「盡敬。」遠則稽顙拜手,近則舐足摩踵。凡其致 詞受命,褰裳長跪。尊賢受拜,必有慰詞,或摩其頂,或 拊其背,善言誨導,以示親厚。出家沙門,既受敬禮,惟 加善願不止跪拜。隨所宗事多有旋繞。或惟一周或 復三匝。宿心別請數則從欲。

「凡遭疾病,絕粒七日,期限之中,多有痊愈,必未瘳差, 方乃餌藥。藥之性類,名種不同;醫之工伎,占候有異。 終沒臨喪,哀號相泣,裂裳拔髮,拍額椎胸。服制無聞, 喪期無數。送終殯葬,其儀有三:一曰火葬,積薪焚燎; 二曰水葬,沉流漂散;三曰野葬,棄林飼獸。國王殂落, 先立嗣君,以主喪祭,以定上下。生立德號,死無議諡」, 喪禍之家,人莫就食,殯葬之後,復常無諱。諸有送死, 以為不潔,咸於郭外浴而後入。至於年耆壽耄,死期 將至,嬰累沈痾,生崖恐極,厭離塵俗,願棄人間,輕鄙 生死,稀遠世路。於是親故知友,奏樂餞會,泛舟鼓棹, 濟競伽河,中流自溺,謂得生天。十有其一,未盡鄙見。 出家僧眾,制無號哭,父母喪亡,誦念「酬恩。追遠慎終, 實資冥福。」

政教既寬,機務亦簡,戶不籍書,人無傜課。王田之內, 大分為四:一、充國用,祭祀粢盛;二、以封建,輔佐宰臣; 三、賞聰叡碩學高才垔;四、樹福田,給諸異道。所以賦斂 輕薄,傜稅儉省,各安世業,俱佃口分假種。王田六稅 其一,商賈逐利,來往貿遷,津路關防,輕稅後過;國家 營建,不虛勞役,據其成功,酬之價直,鎮戍征行,宮廬 宿衛,量事招募,縣賞待入。宰牧輔臣,庶官僚佐,各有 分地,自食封邑。風壤既別,地利亦殊,花草果木,雜種 異名。所謂菴沒羅果、菴弭羅果、末杜迦果、「跋達羅果」、 劫比他果、阿末羅果、鎮杜迦果、烏曇跋羅果、茂遮果、 那利薊羅果、般橠娑果,凡厥此類,難以備載。見珍人 世者,略舉言焉。至於棗栗椑柿,印度無聞。梨柰桃杏 葡萄等果。迦涇彌羅國已來,往往間植。石榴柑橘諸 國,皆樹墾田。農務稼穡,耕耘播植,隨時各從勞逸。土 宜所出,稻麥尤多。蔬菜則有薑、芥、瓜瓠、葷陀菜等。葸 蒜雖少,啖食亦稀。家有食者,驅令出郭。至於乳酪膏 酥沙糖、石蜜、芥子油諸餅麨,常所膳也。魚羊麞鹿,時 薦肴胾。牛驢象馬豕犬狐狼獅子猴猿,凡此毛群,例 無味啖。啖者鄙恥,眾所穢惡,屏居郭外,稀跡人間。若 其酒醴之差,滋味流別。蒲萄甘蔗,剎帝利飲也。麴糵 醇醪,吠奢等飲也。沙門媻羅門,飲蒲萄甘蔗漿,非酒 醴之謂也。雜姓卑族,無所流別。然其資用之器,功質 有殊,什物之具,隨時無闕。雖釜鑊斯用,而炊甑莫知。 多器坏土,少用赤銅。食以一器。眾味相調。手指斟酌。 略無匕箸。至於病患,乃用銅匙。

若其金銀鍮石、白玉火珠,風土所產,彌復盈積。珍奇 雜寶,異類殊名。出自海隅,易以求貨。然其貨用,交遷 有無。金錢銀錢、貝珠小珠,印度之境,疆界具舉;風壤

之差,大略斯在。同條共貫,粗陳梗概。異政殊俗,據國
考證.svg
而敘。

天竺部紀事编辑

《杜氏通典》:「天竺金剛似紫石英,百鍊不銷,可以切玉。」 《酒譜》:天竺國謂酒為酥,今北僧多云般若湯,蓋腴辭 以避法柰耳,非釋典所出。

《瀛涯勝覽》:「榜葛剌國地廣人稠,財物豐碩。自蘇門荅 剌國海行,見山并翠藍島,西北行二十里許,方至淛 地港。更小舟入五百餘里,至鎖納兒港,舍舟而陸,西 南行三十五里,站至其國。有城郭王宮暨大小府寺 皆在城。乃回回人,風俗淳厚,男婦皆黑色,白者稀。男 皆祝髮,白布纏身,圓領長衣,仍束綵帨,躡皮履。王及」 將領冠服用回回,制,甚潔。語言榜葛俚,自成一家。亦 有巴兒西語者。市用銀錢曰「儻伽」,重三錢徑寸二分, 面有文,以此權物價重輕。亦有海𧴩曰考黎。婚喪皆 回回教。氣候常熱,如夏。刑有笞杖、徒,流官有印章。行 移軍亦結糧。管軍者曰吧斯剌兒。陰陽、醫卜、百工、技 藝皆有。衣黑白花衫,縈帨以硝子,貫珊瑚琥珀,曰纓 絡為佩,以硝子為鐲釧繫臂。善歌舞以侑酒筵。有曰 「根肖速魯奈奈」者,優人也。每五鼓時候,於將領及富 室門,吹鎖捺擊鼓已,乃次第其家作之。至饔時,詣各 家,必勞以酒饌錢貨,其餘百戲皆有。又以鐵索繫虎, 行市及人家,則解索坐虎於庭,裸而搏虎,虎怒交撲, 仆虎數回乃已。或手投於虎喉,虎亦不傷之。戲已,仍 繫之家。必啖虎以肉,勞其人以錢,蓋虎戲以需財也。 曆止十二月,無閏。厥產紅粟、麥、芝麻、豆、黍、稻,一年二 熟。蔬有薑、芥、葸、蒜、瓜、茄。酒有椰子酒、樹子酒、茭葦酒, 以檳榔當茶。畜有駝、馬、騾、水黃牛、山綿羊、雞、鴨、豬、鵝、 犬、貓。果有芭蕉子、波羅蜜、酸石榴、蔗糖、蜜布有數色 蓽布曰「單泊」,闊三尺餘,長五丈五、七尺,細膩如粉牋 姜黃布。曰「滿者提」,闊四尺,長五丈餘,緊密堅實;曰「沙 納巴付」,闊五尺,長三丈,如生羅,即布羅也;曰「圻白勒 搭黎」,闊三尺,長六丈,布眼疏麄,即沙布也,以𦆑頭曰 「沙塌兒」,闊二尺五寸,長四丈,若三梭曰「驀黑驀勒」,闊 四尺,長二丈,背面皆毳絨,厚可五分,即兜羅錦也。蠶 絲紙織絲嵌帨,亦有織成錦者。布有白者,樹皮製成, 膩滑光潤如鹿皮。器有髹漆杯盤、鑌鐵鎗剪。

《坤輿圖說》:「印第亞即天竺五印度,在印度河左右,人 面紫色,善百工技巧。無筆札,以錐畫樹葉為書。國王 例不世及,以姊妺子為嗣,親子給祿自膳。男不衣衣 以尺布掩臍下,女以布𦆑首至足。其俗士農工賈,各 世其業。最貴曰婆羅門,次曰乃勒,奉佛,多設齋醮。今 沿海諸國,率奉天主正教,其地有加得山」,中分南北, 南半山川,氣候,鳥獸、魚蟲草木,各極詭異。立夏至秋 分,無日不雨,反是則酷暑難堪,惟有涼風解之。自巳 至申,從海西來;自亥至寅,從陸東來。草木異常者,難 屈指。所產木,造舟極堅,不破壞。多生椰樹,幹可造舟 車,葉可覆屋,實能療饑,漿止渴,可為酒醋,為油為飴 糖,可削為釘殼盛飲。瓤索綯有二奇木,一名陰樹,花 形如茉莉,晝不開,夜始放,晨盡落。國人好臥於下,花 覆滿身。一木不花,而實不可食,枝飄揚下垂,附地生 根若柱,歲久結成巨林,無異屋宇,有容千人者。樹中 近原幹處以供佛,名「菩薩樹。」有巨鳥吻,能解百毒,一 吻直金錢五十。象異他種,能識人言,或命負物至某 處,往輒不爽。他國象遇之則蹲伏。有獸名「獨角」,能解 毒。此地多毒蛇,蛇飲泉水染毒,人獸飲之必死。百獸 雖渴不敢飲,俟此獸來,以角攪其水,毒遂解,百獸始 就飲。又有獸形如牛,大如象,生兩角,一在鼻上,一在 頂背,皮甲甚堅,交接處如鎧甲,頭大尾短。居水中可 數十日。從小豢之,亦可馭百獸,俱慴伏。值象與馬,必 逐殺之,骨肉、皮、角、牙、糞皆為藥,西洋貴重之。其貓有 肉翅,能飛蝙蝠,大如貓,地勢三角形,末銳處闊不百 步。東西氣候,各極相反。此晴則彼雨,此寒則彼熱;此 風濤蔽天,彼穩平如地。海舶乘順風過者,至銳處行 如拔山。

天竺部外編编辑

《拾遺記》:昭王七年,沐胥之國來朝,則身毒國之一名 也。有道術人名尸羅,問其年,云「百三十歲。」荷錫持缾, 云發其國,五年乃至燕都。善衒惑之術。於其指端出 浮屠十層,高三尺,乃諸天神仙,巧麗特絕。列幢蓋鼓 舞,繞塔而行,人皆長五六分,歌唱之音,如真人矣。尸 羅噴水為雰霧,暗數里間。俄而復吹為疾風,雰霧皆 止。又吹指上浮屠,漸入雲裏。又於左耳出青龍,右耳 出白虎。始出之時,纔一二寸,稍至八九尺。俄而風至雲起,即以一手揮之,即龍虎皆入耳中。又張口向日, 則見人乘羽蓋,駕螭鵠,直入於口內。復以手抑胸上, 而聞懷袖之中轟轟雷聲。更張口,則見羽蓋螭鵠,相 隨,從口中而出。尸羅常坐日中,漸漸覺其形小,或化 為老叟,或變為嬰兒,倏忽而死,香氣盈室。時有清風 來吹之,更生如向之形。咒術衒惑,神怪無窮。

狐胡部彙考编辑

武帝   年始通使於狐胡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不載。按《西域傳》,「狐胡國,王治車 師柳谷,去長安八千二百里。戶五十五,口二百六十 四,勝兵四十五人。輔國侯、左右都尉各一人。西至都 護治所千一百四十七里,至焉耆七百七十里。」

桃槐部彙考编辑

武帝   年始通使於桃槐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不載。按《西域傳》,「桃槐國王去長 安萬一千八十里,戶七百,口五千,勝兵千人。」

西夜部彙考漂沙 悉居半编辑

武帝   年始通使於西夜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不載。按《西域傳》:「西夜國,王號子 合,王治呼犍谷,去長安萬二百五十里。戶三百五十, 口四千,勝兵千人。東北到都護治所五千四十六里。 東與皮山,西南與烏秅、北與莎車、西與蒲犁接。」蒲犁 及依耐無雷國,皆西夜類也。西夜與胡異,其種類羌 氐行國,隨畜逐水草往來。而子合土地有玉石。

後漢编辑

《西夜國》後漢時一名《漂沙》。

按《後漢書西域傳》:「西夜國,一名漂沙,去洛陽萬四千 四百里。戶二千五百,口萬餘,勝兵三千人。地生白草, 有毒。國人煎以為藥,傅箭鏃,所中即死。」《漢書》中誤云 西夜子,合是一國,今各自有王。

三國编辑

西夜國,三國時屬於疏勒。

按:《魏志注西戎傳》云云。

北魏编辑

太武帝太延五年悉居半遣使朝獻编辑

按:《魏書太武帝本紀》云云。按《西域傳》,「悉居半國,故 西夜國也。一名子合,其王號子治呼犍,在于闐西,去 代萬二千九百七十里。太延初,遣使來獻。自後貢使 不絕。」

文成帝和平三年三月悉居半國遣使朝獻编辑

按:《魏書文成帝本紀》云云。

烏孫部彙考编辑

武帝元封 年始以江都王建女為公主妻烏孫昆莫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不載。按《西域傳》:「烏孫國大昆彌, 治赤谷城,去長安八千九百里。戶十二萬,口六十三 萬,勝兵十八萬八千八百人。相大祿,左右大將二人, 侯三人,大將、都尉各一人,大監二人,大吏一人,舍中 大吏二人,騎君一人。東至都護治所千七百二十一 里,西至康居蕃內地五千里。地莽平,多雨寒,山多松 樠。」不田作種樹,隨畜逐水草,與匈奴同俗。國多馬,富 人至四五千匹。民剛惡貪狠無信,多寇盜,最為強國, 故服匈奴。後盛大取羈屬,不肯往朝會。東與匈奴,西 北與康居,西與大宛,南與城郭諸國相接,本塞地也。 大月氏西破走塞,王塞,王南越縣,度大月氏,居其地。 後烏孫昆莫擊破大月氏,大月氏徙西臣大夏,而烏 孫昆莫居之。故烏孫民有塞種、大月氏種云。始張騫 言,「烏孫本與大月氏共在燉煌間,今烏孫雖彊大,可 厚賂招,令東居故地,妻以公主,與為昆弟,以制匈奴。」 武帝即位,令騫齎金幣往昆莫見騫如單于禮。騫大 慚,謂曰:「天子致賜,王不拜則還賜。」昆莫起拜,其他如 故。初,昆莫有十餘子,中子大祿,彊善將,將眾萬餘騎 別居大祿兄太子。太子有子曰岑陬,太子蚤死,謂昆 莫曰:「必以岑陬為太子。」昆莫哀許之。大祿怒,乃收其 昆弟,將眾畔,謀攻岑陬。昆莫與岑陬萬餘騎令別居, 昆莫亦自有萬餘騎以自備。國分為三大,總羈屬昆

莫。騫既致賜,諭指曰:「烏孫能東居故地,則漢遣公主
考證.svg
為夫人,結為昆弟,共距匈奴,不足破也。」烏孫遠漢,未

知其大小,又近匈奴,服屬日久,其大臣皆不欲徙。昆 莫年老,國分不能專制,乃發使送騫,因獻馬數十匹 報謝。其使見漢人眾富,厚歸其國,其國後乃益重漢。 匈奴聞其與漢通,怒欲擊之。又漢使烏孫,乃出其南, 抵大宛、月氏,相屬不絕。烏孫於是恐,使使獻馬,願得 尚漢公主為昆弟。天子問群臣,議許,曰:「必先內聘,然 後遣女。」烏孫以馬千匹聘。漢元封中,遣江都王建女 細君為公主以妻焉。賜乘輿服御物,為備官屬,宦官 侍御數百人,贈送甚盛。烏孫昆莫以為右夫人。匈奴 亦遣女妻昆莫,以為左夫人。公主至其國,自治宮室 居歲時一再與昆莫會,置酒飲食,以幣帛賜王左右 貴人。昆莫年老,語言不通,公主悲愁,自為作歌曰:「吾 家嫁我兮天一方,遠託異國兮烏孫王。穹廬為室兮 旃為牆,以肉為食兮酪為漿。居常土思兮心內傷,願 為黃鵠兮歸故鄉。」天子聞而憐之,間歲遣使者持帷 帳錦繡給遺焉。昆莫年老,欲使其孫岑陬尚公主,公 主不聽,上書言狀。天子報曰:「從其國俗,欲與烏孫共 滅胡。」岑陬遂妻公主。昆莫死,岑陬代立。岑陬者,官號 也,名《軍須靡》。昆莫,王號也,名《獵驕靡》。《後書昆彌》云:「岑 陬尚江都公主,生一女少夫。公主死,漢復以楚王戊 之孫解憂為公主,妻岑陬。岑陬胡婦子泥靡尚小。岑 陬且死,以國與季父大祿子翁歸靡,曰:泥靡大,以」國 歸之。翁歸靡既立,號肥王,復尚楚主解憂。生三男兩 女,長男曰元貴靡;次曰萬年,為莎車王;次曰大樂,為 左大將;長女弟史,為龜茲王絳賓妻;小女素光,為若 呼翎侯妻。昭帝時,公主上書,言匈奴發騎田車師,車 師與匈奴為一,共侵烏孫,唯天子幸救之。漢養士馬, 議欲擊匈奴,會昭帝崩。按《張騫傳》,天子數問騫大 夏之屬,騫既失侯,因曰:「臣居匈奴中,聞烏孫王號昆 莫。昆莫父難兜靡,本與大月氏俱在祁連、燉煌間,小 國也。大月氏攻殺難兜靡,奪其地人民亡走匈奴。子 昆莫新生,傅父布就翎侯抱亡置草中為求食,還見 狼乳之,又烏銜肉翔其傍,以為神,遂持歸。匈奴單于 愛養之。及壯,以其父」民眾與昆莫,使將兵,數有功。時 月氏已為匈奴所破,西擊塞王,塞王南走,遠徙月氏 居其地。昆莫既健,自請單于報父怨,遂西攻破大月 氏。大月氏復西走,徙大夏地。昆莫略其眾,因留居,兵 稍彊,單于死,不肯復朝事匈奴。匈奴遣兵擊之,不勝, 益以為神而遠之。今單于新困於漢,而昆莫地空,蠻 夷戀「故地,又貪漢物,誠以此時厚賂烏孫,招以東居 故地。漢遣公主為夫人,結昆弟,其勢宜聽,則是斷匈 奴右臂也。既連烏孫,自其西大夏之屬,皆可招來而 為外臣。」天子以為然,拜騫為中郎將,將三百人,馬各 二匹,牛羊以萬數,齎金幣帛直數千鉅萬。多持節副 使,道可便遣之旁國。騫既至烏孫,致賜諭指,未能得 其決,語在《西域傳》。騫即分遣副使使大宛、康居、月氏、 大夏、烏孫,發譯道送騫與烏孫使數十人、馬數十匹 報謝,因令窺漢,知其廣大。騫還,拜為大行。歲餘,騫卒。 後歲餘,其所遣副使通大夏之屬者,皆頗與其人俱 來,於是西北國始通於漢矣。然騫鑿空諸後使往者, 皆稱博望侯,以為質于外國。外國由是信之。其後烏 孫竟與漢結婚。

宣帝本始二年秋匈奴伐烏孫烏孫昆彌請救命御史田廣明等五將軍將十五萬騎校尉常惠持節護烏孫兵共擊之编辑

按《漢書宣帝本紀》:本始二年「夏六月,匈奴數侵邊,又 西伐烏孫。烏孫昆彌及公主因國使者上書言昆彌 願發國精兵擊匈奴。唯天子哀憐,出兵以救公主。秋, 大發興,調關東輕車銳卒,選郡國吏三百石伉健習 騎射者,皆從軍,御史大夫田廣明為祁連將軍,後將 軍趙充國為蒲類將軍,雲中太守田順為虎牙將軍」, 及度遼將軍范明友,前將軍韓增,凡五將軍,兵十五 萬騎。校尉常惠持節護烏孫兵,咸擊匈奴。

本始三年,校尉常惠將烏孫兵入匈奴右地,大克之。 按《漢書宣帝本紀》:本始三年春正月戊辰,五將軍師 發長安。夏五月,軍罷。祁連將軍廣明、虎牙將軍順有 罪,下有司,皆自殺。校尉常惠將烏孫兵入匈奴右地, 大克獲,封列侯。按《西域傳》:「宣帝初即位,公主及昆 彌皆遣使上書,言匈奴復連發大兵侵擊烏孫,取車 延」、惡師地,收人民去。使使謂烏孫,「趣持公主來,欲隔 絕漢。昆彌願發國半精兵,自給人馬五萬騎,盡力擊 匈奴。唯天子出兵以救公主、昆彌。」漢兵大發,十五萬 騎,五將軍分道並出,遣校尉常惠使持節護烏孫兵。 昆彌自將翎侯以下五萬騎,從西方入,至右谷蠡王 庭,獲單于父行及嫂居次名王、犁汙都「尉、千長、騎將 以下四萬級,馬、牛、羊、驢、橐駝七十餘萬頭。」烏孫皆自 取所虜獲還。封惠為長羅侯。是歲,本始三年也。漢遣 惠持金幣賜烏孫貴人有功者。

====元康二年烏孫昆彌請以漢外孫元貴靡為嗣求尚公主漢以烏孫主解憂弟子相夫為公主遣之烏孫====立泥靡為「狂王」,少主還,泥靡復尚楚主。

按《漢書宣帝本紀》,不載。按《西域傳》:「元康二年,烏孫 昆彌因常惠上書,願以漢外孫元貴靡為嗣,得令復 尚漢公主,結婚重親,畔絕匈奴,願聘馬、騾各千匹。」詔 下公卿議,大鴻臚蕭望之以為烏孫絕域,變故難保, 不可許。上美烏孫新立大功,又重絕故業,遣使者至 烏孫,先迎取聘。昆彌及太子左右大將、都尉皆遣使, 凡三百餘人,入漢迎取少主。上乃以烏孫主解憂弟 子相夫為公主,置官屬侍御百餘人,舍上林中,學烏 孫言。天子自臨平樂觀,會匈奴使者、外國君長大《角 抵》設樂而遣之。使長羅侯、光祿大夫惠為副,凡持節 者四人,送少主至燉煌。未出塞,聞烏孫昆彌翁歸靡 死,烏孫貴人共從本約,立岑陬子泥靡代為昆彌,號 狂王。惠上書願留少主燉煌。惠馳至烏孫,責讓不立 元貴靡為昆彌,還迎少主。事下公卿望之,復以為「烏 孫持兩端,難約結。前公主在烏孫四十餘年,恩愛不 親密,邊竟未得安,此已事之驗也。今少主以元貴靡 不立而還,信無負于夷狄,中國之福也。少主不止,繇 役將興,其原起此。」天子從之,徵還少主。狂王復尚楚 主,解憂,生一男鴟靡,不與主和,又暴惡失眾。漢使衛 司馬魏和、意副侯任昌送侍子公主,言狂王為烏孫 所患苦,易誅也。遂謀置酒。會罷,使士拔劍擊之,劍旁 下,狂王傷,上馬馳去。其子細沈瘦會兵圍和意、昌及 公主于赤谷城。數月,都護鄭吉發諸國兵救之,迺解 去。漢遣中郎將張遵持醫藥治狂王,賜金二十斤,采 繒因收和意昌係瑣,從尉犁檻車至長安,斬之。車騎 將軍長史張翁留驗公主與使者謀殺狂王狀,主不 服,叩頭謝張翁,捽主頭,罵詈主上書,翁還坐死。副使 季都別將醫養視狂王,狂王從十餘騎送之。都還坐, 知狂王當誅,見便不發,下蠶室。

甘露三年冬烏孫公主來歸编辑

按《漢書宣帝本紀》云云。按《西域傳》:「初肥王翁歸靡 胡婦子烏就屠,狂王傷時驚,與諸翎侯俱去,居北山 中,揚言母家匈奴兵來,故眾歸之。後遂襲殺狂王,自 立為昆彌。漢遣破羌將軍辛武賢將兵萬五千人至 燉煌,遣使者案行表穿卑鞮侯并以西,欲通渠轉穀, 積居廬倉以討之。」初,楚主侍者馮嫽,能史書習事,嘗 持漢節為公主,使行賞賜於城郭,諸國敬信之,號曰 馮夫人。為烏孫右大將妻。右大將與烏就屠相愛,都 護鄭吉使馮夫人說烏就屠以漢兵方出,必見滅,不 如降。烏就屠恐,曰:「願得小號。」宣帝徵馮夫人,自問狀。 遣謁者竺次、期門甘延壽為副,送馮夫人。馮夫人錦 車持節詔烏就屠詣長羅侯赤谷城,立元貴靡為大 昆彌,烏就屠為小昆彌,皆賜印綬破羌將軍,不出塞 還。後,烏就屠不盡歸諸翎侯民眾,漢復遣長羅侯惠 將三校屯赤谷,因為分別其人民地界,大昆彌戶六 萬餘,小昆彌戶四萬餘,然眾心皆附小昆彌,元貴靡、 鴟靡皆病死。公主上書言「年老土思,願得歸骸骨,葬 漢地。」天子閔而迎之,公主與烏孫男女三人,俱來至 京師。是歲,甘露三年也,時年且七十,賜以公主田宅 奴婢,奉養甚厚,朝見儀比公主。後二歲卒,三孫因留 守墳墓云。

成帝元延二年使都護段會宗誅末振將太子番丘按漢書成帝本紀不載按段會宗傳小昆彌為國编辑

民所殺,諸翎侯大亂。徵會宗為左曹中郎將、光祿大 夫,使安輯烏孫,立小昆彌兄末振將,定其國而還。明 年,末振將殺大昆彌,會病死,漢恨誅不加。元延中,復 遣會宗發戊己校尉諸國兵,即誅末振將太子番丘。 會宗恐大兵入烏孫,驚番丘亡逃不可得,即留所發 兵墊婁地,選精兵三十弩,徑至昆彌所在,召番丘,責 以末振將骨肉相殺,殺漢公主子孫,未伏誅而死。使 者受詔誅番丘,即手劍擊殺番丘,官屬以下驚恐馳 歸。小昆彌烏犁靡者,末振將兄子也,勒兵數千騎圍 會宗。會宗為言來誅之意,令圍守殺我,如取漢牛一 毛耳。宛王郅支頭縣槀街,烏孫所知也。昆彌以下服, 曰:「末振將負漢,誅其子可也;獨不可告我令飲食之 邪?」會宗曰:「豫告昆彌,逃匿之為大罪,即飲食以付我, 傷骨肉恩,故不先告。」昆彌以下號泣罷去。會宗還奏 事,公卿議,會宗權得便宜,以輕兵深入烏孫,即誅番 丘,宣明國威,宜加重賞。天子賜會宗爵關內侯,黃金 百斤。是時,小昆彌季父卑爰擁眾欲害昆彌,漢復 遣會宗使安輯,與都護孫建并力。明年,會宗病死烏 孫中,年七十五矣,城郭諸國為發喪立祠焉。

哀帝元壽二年春正月烏孫大昆彌伊秩靡來朝编辑

按《漢書哀帝本紀》:「春正月,匈奴單于烏孫大昆彌來 朝,二月歸國。」按《西域傳》:元貴靡子星靡代為大昆 彌,弱馮夫人上書,願使烏孫鎮撫星靡,漢遣之卒百 人送烏孫焉。都護韓宣奏烏孫大吏、大祿大監皆可 以賜金印紫綬,以尊輔大昆彌。漢許之。後都護韓宣 復奏星靡怯弱,可免更以季父左大將樂代為昆彌, 漢不許。後段會宗為都護,招還亡畔。安定之星靡死子雌栗靡代。小昆彌烏就屠死,子拊離代立,為弟日 貳所殺。漢遣使者立拊離子安日為小昆彌。日貳亡 阻康居,漢徙已校屯姑墨,欲候便討焉。安日使貴人 姑莫匿等三人詐亡,從日貳,刺殺之。都護廉褒賜姑 莫匿等金人二十斤、繒三百匹。後安日為降民所殺, 漢立其弟末振將代。時大昆彌雌栗靡、健翎侯皆畏 服之,告民牧馬畜,無使入牧國中。大安和翁歸靡時 小昆彌,末振將恐為所并,使貴人烏日領詐降,刺殺 雌栗靡。漢欲以兵討之而未能,遣中郎將段會宗持 金幣與都護,圖方略,立雌栗靡季父公主孫伊秩靡 為大昆彌。漢沒入。小昆彌侍子在京師者久之。大昆 彌翎侯難栖殺末振將,末振將兄安日子安犁靡代 為小昆彌漢,恨不自責,誅末振將,復使段會宗即斬 其太子番丘還,賜爵關內侯。是歲,元延二年也。會宗 以翎侯難栖殺末振將,雖不指為漢,合于討賊,奏以 為堅守都尉。責大祿大吏大監,以雌栗靡見殺狀,奪 金印紫綬,更與銅墨云末振將弟卑爰疐,本共謀殺 大昆彌,將眾八萬餘口北附康居,謀欲藉兵兼并兩 昆彌。兩昆彌畏之,親倚都護。哀帝元壽二年,大昆彌 伊秩靡與單于並入朝,漢以為榮。至元始中,卑爰疐 殺烏日領以自效,漢封為歸義侯。兩昆彌皆弱,卑爰 疐侵陵都護孫建,襲殺之。自烏孫分立兩昆彌,後漢 用憂勞,且無寧歲。

新莽始建國五年烏孫大小昆彌遣使貢獻编辑

按《王莽傳》:是時烏孫大小昆彌遣使貢獻。大昆彌者, 中國外孫也。其胡婦子為小昆彌,而烏孫歸附之。莽 見匈奴諸邊並侵,意欲得烏孫心,迺遣使者引小昆 彌使,置大昆彌使上,保成師友。祭酒滿昌劾奏使者 曰:「夷狄以中國有禮誼,故詘而服從。大昆彌,君也。今 序臣使於君使之上,非所以有夷狄也。奉使大不敬。」 莽怒,免昌官。西域諸國以莽積失恩信。焉耆先畔,殺 都護但欽,

北魏编辑

太武帝太延三年遣董琬使烏孫烏孫遣使入貢编辑

按《魏書太武帝本紀》,太延三年三月,烏孫國遣使朝 獻。按《西域傳》,「烏孫國居赤谷城,在龜玆西北,去代 一萬八百里。其國數為蠕蠕所侵,西徙蔥嶺山中,無 城郭,隨畜牧逐水草。太延三年,遣使者董琬等使其 國,後每使朝貢。」

烏孫國

烏孫國

烏孫部紀事编辑

《酒譜古今注》云:「烏孫國有青田核,莫知其樹與花,其 實大如五六升匏,空之盛水而成酒。劉章曾得二焉, 集宴設之,可供二十人。一核纔盡,一核復成,久置則 味苦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