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081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八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八十一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八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

 第八十一卷目錄

 西夏部彙考三

  宋三神宗熙寧五則 元豐六則 哲宗元祐八則 紹聖三則 元符三則 徽宗建

  中靖國一則 崇寧二則 政和三則 宣和一則 欽宗靖康一則 高宗建炎三則 紹

  興十六則 孝宗乾道一則 淳熙一則

邊裔典第八十一卷

西夏部彙考三编辑

宋三编辑

神宗熙寧元年春三月,夏主諒祚卒,遣使來告哀。冬十二月,賜夏國主秉常詔,許納塞門、安遠二砦歸其綏州。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云云。按《夏國本傳》:秉常,毅宗之 長子,母曰恭肅章憲皇后梁氏。治平四年冬即位,時 年七歲,梁太后攝政。熙寧元年三月,遣新河北轉運 使、刑部郎中薛宗道等來告哀,神宗問殺楊定事,宗 道言殺人者先已執送之矣,乃賜詔慰之。并諭令上 大首領數人姓名,當爵祿之,俟崇貴至,即行冊禮。及 崇貴至,云定奉使諒祚,常拜稱臣,且許以歸沿邊熟 戶,諒祚遺之寶劍、寶鑑及金銀物。初,定之歸,上其劍、 鑑而匿其金銀,言諒祚可刺,帝喜,遂擢知保安。既而 夏人失綏州,以為定賣已,故殺之。至是事露,帝薄崇 貴等罪而削定官,沒其田宅萬計。按《王韶傳》:韶,字 子純,江州德安人。第進士,調新安主簿、建昌軍司理 參軍。試制科不中,客游陝西,訪采邊事。熙寧元年,詣 闕上《平戎策》三篇,其略以為:西夏可取。欲取西夏,當 先復河、湟,則夏人有腹背受敵之憂。夏人比年攻青 唐,不得克,萬一克之,必併兵南向,大掠秦、渭之間,牧 馬於蘭、會,斷古渭境,盡服南山生羌,西築武勝,遣兵 時掠洮、河,則隴、蜀諸郡當盡驚擾,瞎征兄弟其能自 保邪。今唃氏子孫,唯董氈粗能自立,瞎征、欺巴溫之 徒,又法所及,各不過一二百里,其勢豈能與西人抗 哉。武威之南,至於洮、河、蘭、鄯,皆故漢郡縣,所謂湟中、 浩亹、大小榆、枹罕,土地肥美,宜五種者在焉。幸今諸 羌瓜分,莫相統一,此正可并吞而兼撫之時也。諸種 既服,唃氏敢不歸。唃氏歸則河西李氏在吾股掌中 矣。且唃氏子孫,瞎征差盛,為諸羌所畏,若招諭之,使 居武勝或渭源城,使糾合宗黨,制其部族,習用漢法, 異時族類雖盛,不過一延州孕士彬、環州慕恩耳。為 漢有肘腋之助,且使夏人無所連結,策之上也。神宗 異其言,召問方略,以韶管幹秦鳳經略司機宜文字。 按《遼史·西夏傳》:興宗重熙十八年,復議伐夏,留其賀 正使不遣,遣北院樞密副使蕭惟信以伐夏告宋。六 月,夏國遣使來貢,留之。七月,親征。八月,渡河,夏人遁。 九月,蕭惠為夏人所敗。十月,招討使耶律敵古率阻 卜軍至賀蘭山,獲元昊妻及其官屬。遇其軍三千來 拒,殪之;詳穩蕭慈氏奴、南剋耶律斡里歿於陣。十九 年正月,遣使問罪於夏。夏將洼普等攻之肅城,耶律 高家奴等破之,洼普破創遁去,殺猥貨乙靈紀。三月, 殿前都點檢蕭迭里得與夏軍戰於三角川,敗之。招 討使蕭蒲奴、北院大王宜新等帥師伐夏,都部署別 古得為監戰。五月,蕭蒲奴等入夏境,不遇敵,縱軍俘 掠而還。夏國洼普來降。十月,李諒祚母遣使乞依舊 稱臣。十二月,諒祚上表如母訓。二十年二月,遣使索 党項叛戶。五月,蕭爻括使夏回,進諒祚母表,乞代党 項權進馬駝牛羊等物;又求唐隆鎮,仍乞罷所建城 邑。以詔答之。六月,獲元昊妻,及俘到夏人置於蘇州。 二十一年十月,諒祚遣使乞弛邊備,遣爻括齎詔諭 之。二十二年七月,諒祚進降表,遣林牙高家奴齎詔 撫諭。二十三年正月,貢方物。五月,乞進馬、駝,詔歲貢 之。七月,諒祚遣使求婚。十月,進誓表。興宗崩,遣使報 哀於夏。二十四年,道宗即位,清寧元年,遣使來賀。九 月,以先帝遣物賜夏。四年四月,遣使會葬。九年正月, 禁民鬻銅於夏。咸雍元年五月,來貢。三年十一月,遣 使進回鶻僧、金佛、《梵覺經》。十二月,諒祚薨。四年二月, 諒祚子秉常遣使報哀,即遣使弔祭。秉常上其父遺 物。十月,冊秉常為夏國王。十二月,來貢。

按《夢溪筆談》:有梁氏者,其先中國人,為訛哤子婦。諒 祚私焉,日視事於國,夜則從諸沒臧氏。訛哤懟甚,謀 伏甲梁氏之宮,須其入以殺之。梁氏私以告諒祚,乃 使召訛哤,執於內室。沒臧,強宗也,子弟族人在外者 八十餘人。悉誅之,夷其宗。以梁氏為妻,又命其弟乞 埋為家相,許其世襲。諒祚凶忍,好為亂。治平中,遂舉 兵犯慶州大順城。諒祚乘駱馬,張黃屋,自出督戰。牌 者彉弩射之中,乃解圍去。創甚,馳入一佛祠。有牧牛 兒不得出,懼伏佛座下,見其脫靴,血涴於踝,使人裹 創舁載而去。至其國,死。子秉常立,而梁氏自主國事。 熙寧二年春三月,秉常上誓表,納塞門、安遠二砦,乞綏州,詔許之。秋八月,夏國請從舊蕃儀,詔許之。 按《宋史·神宗本紀》云云。按《夏國本傳》:二年二月,遣 河南監牧使劉航等冊秉常為夏國王。三月,夏人入 秦州,陷劉溝堡,殺范愿。既而進誓表,乞班誓詔,及請 以安遠、塞門二砦易綏州。初,朝議欲官爵夏之首領, 計分其勢,郭逵以為彼必不受詔,且彼既恭順,宜布 以大信,不當誘之以利。秉常果不奉詔,遣都羅重進 來言曰:上方以孝治天下,奈何反教小國之臣叛其 君哉。於是前議遂罷。乃賜誓詔,而綏州待得二砦迺 還。夏主受冊而二砦不歸,且欲先得綏州,遣罔萌訛 以誓詔來言。及趙GJfont往交地,萌訛對以朝廷本欲得 二砦,地界非所約。GJfont曰:若然,塞門二牆墟耳,安用之。 遂罷,詔城綏州。八月,表請去漢儀,復用蕃禮,從之。十 月,遣使來謝封冊。

熙寧三年秋八月,夏人犯大順城,知慶州李復圭使 環慶路鈐轄李信等出戰,敗績。慶州巡檢姚兕敗夏 人於荔原堡。冬十一月,夏人寇大順城。十二月,寇鎮 戎軍。

按《宋史·神宗本紀》:秋八月己卯,夏人犯大順城,知慶 州李復圭,以方略授環慶路鈐轄李信、慶州東路都 巡檢劉甫、監押种詠出戰,兵少取敗。復圭誣信等違 其節制,斬信及劉甫,种詠死於獄。是月,慶州檢巡姚 兕敗夏人於荔原堡。鈐轄郭慶、都監高敏死之。冬十 月丙子,知慶州李復圭擅興兵,敗績,誣裨將李信、劉 甫、种詠以死,御史劾之,貶保靜軍節度副使。十一月 甲辰,夏人寇大順城,都監燕達等擊走之。十二月庚 午,夏人寇鎮戎軍三川砦,巡檢趙普伏兵邀擊,敗之。

按《夏國本傳》:三年五月,夏人號十萬,築鬧訛堡。知

慶州李復圭合蕃、漢兵纔三千,遣偏將李信、劉甫、种 詠等出戰,信等訴以眾寡不敵,復圭威以節制,親畫 陣圖方略授之,兵進,遂大敗。復圭懼,欲自解,即執信 等而取其圖略,命州官李昭用劾以故違節制,詠瘦 死獄中,斬信、甫,配流郭貴。復出兵GJfont州堡,夜入欄浪 市,掠老幼數百;又襲金湯,而夏人已去,惟殺其老幼 一二百人,以功告捷,而邊怨大起矣。八月,夏人遂大 舉入環慶,攻大順城、柔遠砦、荔原堡、淮安鎮、東谷西 谷二砦、業樂鎮。兵多者號二十萬,少者不下一二萬, 屯榆林,矩慶州四十里,游騎至城下,九日乃退。鈐轄 郭慶、高敏、魏慶宗、秦勃等死之。

熙寧四年春正月,种諤襲夏兵於囉兀,敗之,遂城囉 兀。三月,夏人陷撫寧堡,种諤責授汝州團練使、潭州 安置。

按《宋史·神宗本紀》:春正月己丑,种諤襲夏兵於囉兀 北,大敗之,遂城囉兀。自是夏人日聚兵為報復計,言 者以諤為稔邊患不便。庚子,韓絳等言种諤領兵入 西界,斬獲甚眾,詔遣使撫問。三月丁亥,夏人陷撫寧 堡。丙午,种諤坐陷撫寧堡,責授汝州團練使、潭州安 置。丁未,韓絳坐興師敗GJfont罷,以本官知鄧州。夏四月 壬戌,遣環慶都鈐轄幵贇以兵屯邠、涇、河中,以備西 夏。九月庚子,夏人入貢。按《夏國本傳》:四年正月,种 諤謀取橫山,領兵先城囉兀,進築永樂川、賞逋嶺二 砦。分遣都監趙漢、燕達築撫寧故城,及分荒堆三泉、 吐渾川、開光嶺、葭蘆川四砦與河東路修築,各相去 四十餘里。二月,夏人來攻順寧砦,復圍撫寧,折繼昌、 高永能等擁兵駐細浮圖,去撫寧咫尺,囉兀兵勢尚 完。种諤在綏德節制諸軍,聞夏人至,茫然失措,欲作 書召燕達,戰怖不能下筆,顧轉運判官李南公涕泣 不已。於是新築諸堡悉陷,將士千餘人皆沒。初,朝議 以諤新築囉兀城,去綏德百餘里,偏梁險狹,難於餽 餉,且城中無井泉,遣李評、張景憲往視之,未至而撫 寧陷,遂詔棄囉兀城。五月,燕達以戍卒輜重歸自囉 兀,為夏人邀擊,達多失亡。九月,夏遣使入貢,且以二 砦易綏州,乞如舊約,詔不允。

熙寧五年秋八月,王韶復武勝軍。冬十一月,河州首 領瞎藥等來降,以為內殿崇班,賜姓名包約。

按《宋史·神宗本紀》云云。按《夏國本傳》:五年正月,夏 鈐轄結勝為麟州步將王文郁戰降,授供奉官。久之, 謀竄歸,事覺,詔聽其去。六月,夏人還荔原堡逃背熟 戶嵬通等七十八人。閏七月,遣部將景思立、王存以 涇原兵出南路,王韶由東谷徑趨武勝,未至十餘里, 逢夏人戰,遂至其城,瞎藥棄城夜遁,大首領曲撒四 王阿南珂出奔,乃城武勝。十二月,遣使進馬贖《大藏 經》,詔賜之而還其馬。

元豐二年秋八月,夏人寇綏德城,都監李浦敗之。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云云。按《夏國本傳》:熙寧八年三 月,夏人以索蕃、漢部盜人畜投南界者,牒熙河經略 司請高太尉赴三岔堡會議,牒稱大安二年。乃詔鄜 延經略司,令牒宥州問妄稱年號,且牒非其地分邊 臣會議,皆違越生事,是必夏主不知,請問之。夏人進 奉山陵後期,詔令先至永厚陵設祭後至闕奉慰。帝 謂輔臣曰:元昊昔僭號,遣使上表稱臣,其辭猶遜。朝廷不先詰其所以然而遽絕之,縱邊民蕃部討虜,故 元昊嘗自謂為諸羌所立不得辭,朝廷不得命,不得 已而變。西師亟戰輒敗,天下騷然,仁宗悔之。當元昊 僭書來,獨諫官吳育謂難以中國叛臣處之,或可稍 易以名號,議者皆以為不然,卒困中原,而後歲賜,封 冊為夏國主,良可惜哉。元豐二年六月,夏人自滿堂 川入大會平,殺防田人馬,兵官李浦等逼逐出塞。九 月,綏德把截楊永慶聲徼循邊而掩取蕃部首級,詐 言斬犯邊人,詔毀永慶出身文字,送西京編管。 元豐四年秋七月,以夏人囚其主秉常,詔陝西、河東 路討之。九月,復蘭州。冬十月,復通遠軍,又復韋州。十 一月,种諤師至夏州,無食,高遵裕師還,皆潰。

按《宋史·神宗本紀》:四年秋七月庚寅,西邊守臣言夏 人囚其主秉常,詔陝西、河東路討之。甲午,鄜延、涇原、 環慶、熙河、麟府路各賜金銀帶、綿襖、銀器、鞍轡、象笏。 甲辰,韓存寶坐逗遛無功伏誅。丁未,大軍進攻米脂 砦。八月辛酉,夏人寇臨州堡,詔董氈會兵伐之。丁丑, 熙河經制李憲敗夏人於西市新城,獲酋首三人、首 領二十餘人。庚辰,又襲破於女遮谷,斬獲甚眾。九月 乙酉,董氈遣使來貢,且言已遣首領洛施軍篤喬阿 公等將兵三萬會擊夏國。李憲復蘭州古城。戊于,蘭 州新順首領巴令謁等三族率所部兵攻夏人撤捕 宗城,敗之。丙午,詔諭夏主左右并嵬名部族諸郡首 領,並許自歸。庚戌,夏兵救米脂砦,鄜延經略副使种 諤率眾擊破之。辛亥,种諤又敗夏人於無定川。十月 丁巳,米脂砦降。庚申,熙河兵至女遮谷,與夏人遇,戰 敗之。乙丑,涇原兵至磨哆隘,遇夏人,與其統軍梁大 五戰,敗之,追奔二十里,斬大首領沒囉臥沙、監軍使 梁格鬼等十五級,獲首領統軍姪訖多埋等二十二 人。已巳,入銀州。庚午,環慶行營經略使高遵裕復通 遠軍。种諤遣曲珍等領兵通黑水安定堡,路遇夏人, 與戰,破之,斬獲甚眾。癸酉,復韋州。乙亥,李憲敗夏人 於屈吳山。丁丑,曲珍與夏人戰於蒲桃山,敗之。戊寅, 种諤入貢州。詔諸將存撫降人。十一月丁亥,諸軍合 攻靈州,种諤敗夏人於黑水。己丑,李憲敗夏人於囉 逋川。辛卯,种諤降橫河平人戶,破石堡城,斬獲甚眾。 辛丑,師還。癸卯,种諤至夏州索家平,兵眾三萬人,以 無食而潰。丙午,高遵裕以師還,夏人來追,遂潰。按 《夏國本傳》:四年四月,有李將軍清者,本秦人,說秉常 以河南地歸宋,國母知之,遂誅清而奪秉常政。鄜延 總管种諤乃疏秉常遇弒,國內亂,宜興師問罪,此千 載一時之會。帝然之,遂遣王中正往鄜延、環慶,稱詔 募禁兵,從者將之。詔熙河李憲等,以秉常見囚,大舉 征夏;及詔諭夏國嵬名諸部首領,能拔身自歸及相 率共誅國讎,當崇其爵賞,敢有違拒者誅九族。八月, 中正及諤言涇原、環慶會兵取靈州,復討興州,麟府、 鄜延先會夏州,取懷州渡會興州。憲總七軍及董氈 兵三萬,至新市城,遇夏人,戰敗之。王中正出麟州,禡 辭自言皇帝親征,提兵六萬,才行數里,即奏已入夏 境,屯白草平九日不進。環慶經略使高遵裕將步騎 八萬七千、涇原總管劉昌祚將卒五萬出慶州,諤將 鄜延及畿內兵九萬三千出綏德城。九月,諤圍米脂, 夏人來救,戰於無定川,大破之,斬首五千級。十月,遂 克米脂,降守將令分訛遇,進攻石州。中正以河東軍 渡無定河,循水北行,地皆沙濕,士馬多陷沒,遂繼諤 趨夏川,而民皆潰,軍無所得。遵裕至清遠軍,攻靈州, 夏人決黃河灌營,復抄絕餉道,士卒凍溺死,餘兵纔 萬三千人,遂歸。夏人追戰,將官俞平死之。中正至宥 州柰王井,糧盡,士卒死亡者已二萬,乃引軍還。諤兵 無食,會大雪死,遂潰,入塞者纔三萬人。昌祚遇夏人 於磨臍隘,夏之拒者二三萬人,昌祚乃分兵渡葫蘆 河,奪其隘,與統軍國母弟梁大王戰,遂大破之。憲營 於天都山下,焚夏之南牟內殿并其館庫,追襲其統 軍仁多GJfont丁,敗之,擒百人,遂班師。涇原總兵侍禁魯 福、彭孫護餽餉至鳴沙川,與夏人三戰,敗績。初,夏人 聞宋大舉,梁太后問策於廷,諸將少者盡請戰,一老 將獨曰:不須拒之,但堅壁清野,縱其深入,聚勁兵於 靈、夏而遣輕騎抄絕其餽運,大兵無食,可不戰而困 也。梁后從之,宋師卒無功。按《孫固傳》:固,同知樞密 院事。諜者告夏人幽其主,神宗欲西討,固數言舉兵 易,解禍難。神宗曰:夏有釁不取,則為遼人所有,不可 失也。固曰:必不得已,請聲其罪薄伐之,分裂其地,使 其酋長自守焉。神宗笑曰:此真酈生之說爾。時執政 有言便當直渡河,不可留行。固曰:然則孰為陛下任 此者。神宗曰:朕已屬李憲。固曰:伐國,大事也,豈可使 宦官為之。今陛下任李憲,則士大夫孰肯為用乎。神 宗不悅。他日,固又曰:今五路進師而無大帥,就使成 功,兵必為亂。神宗曰:大帥誠難其人。呂公著曰:既無 其人,曷若已之。固曰:公著言是也。初議五路入討,會 於靈州,李憲由熙河入,輒不赴靈州,乃自開蘭、會,欲 以弭責。固曰:兵法期而後至者斬。今諸路皆進,而憲獨不行,雖得蘭、會,罪不可赦。神宗不聽,其後師果無 功。神宗曰:朕始以孫固言為迂,今悔無及矣。

按《夢溪筆談》:梁乞埋死,其子移逋繼之,謂之沒甯令。 沒甯令者,華言天大王也。秉常之世,執國政者有嵬 名浪遇,元昊之弟也,最老於軍事;以不附諸梁,遷下 治而死。存者三人,移逋以世襲居長契,次曰都羅馬 尾,又次曰關萌訛,略知書,私侍梁氏。移逋、萌訛皆以 昵倖進,唯馬尾粗有戰功,然皆庸才。秉常荒孱,梁氏 自主兵,不以屬其子。秉常不得志,素慕中國。有李青 者,本秦人,已虜中。秉常昵之,因說秉常以河南歸朝 廷。其謀洩,青為梁氏所誅,而秉常廢。

元豐五年夏六月,曲珍敗夏人於明堂川。秋九月,夏 人寇永樂,曲珍敗績,永樂陷,給事中徐禧等死之。 按《宋史·神宗本紀》:春正月庚子,責授高遵裕郢州團 練副使、本州安置。辛亥,詔再議西討,以熙河經制李 憲為涇原、熙河蘭會安撫制置使,李浩權安撫副使。 三月壬寅,鄜延路副總管曲珍敗夏人於金湯。夏四 月己未,沈括奏遣曲珍將兵綏德城,應援討葭蘆塞 左右見聚羌落,詔從之。五月甲辰,遣給事中徐禧治 鄜延邊事。六月辛亥朔,環慶經略司遣將與夏人戰, 破之,斬其統軍嵬名姝精嵬、副統軍訛勃遇。戊寅,曲 珍等敗夏人於明堂川。作天源河。秋九月丁亥,夏人 三十萬眾寇永樂,曲珍戰不利,裨將寇偉等死之,夏 人遂圍城。乙未,詔張世矩等將兵救永樂砦。戊戌,永 樂陷,給事中徐禧、內侍李舜舉、陝西轉運判官李稷 死之。冬十月甲寅,知延州沈括以措置乖方,責授均 州團練副使、隨州安置;鄜延路副都總管曲珍以城 陷敗走,降授皇城使。乙丑,詔贈永樂死事臣徐禧金 紫光祿大夫、吏部尚書,李舜舉昭化軍節度使,並賜 諡忠愍,李稷朝奉大夫、工部侍郎,入內高品張禹勤 皇城使,各推恩賜贈有差。十二月丙子,錄永樂死事 將皇城使寇偉等十三人及東上閤門副使景思誼 等九十人,有差。按《夏國本傳》:五年正月,遼使涿州 遣書云:夏國來稱,宋兵起無名,不測事端。神宗報以 夏國主受宋封爵,昨邊臣言,秉常見為母黨囚辱,比 令移問事端,其同惡不報。繼又引兵數萬侵犯我邊 界,義當有征。今彼以屢遭敗GJfont,故遣使詭情陳露,意 在間貳,想彼必以悉察。夏人聞此,遂不至。五月,沈括 請城古烏廷城以包橫山,使夏人不得絕沙漠。遂遣 侍中徐禧、內侍押班李舜舉往議。禧復請於銀、夏、宥 之界築永樂城。永樂依山無水泉,獨种諤極言不可, 禧率諸將竟城之,賜名銀川砦;禧等還米脂,以兵萬 人屬曲珍守之。永樂接宥州,附橫山,夏人必爭之地。 禧等既城去,九日,夏人來攻,珍使報禧,乃挾李舜舉 來援,而夏兵至者號三十萬,禧登城西望,不見其際, 宋軍始懼。翌日,夏兵漸逼,禧乃以士萬陣城下,坐譙 門,執黃旗令眾曰:視吾旗進止。夏人縱鐵騎渡河,或 曰:此號鐵鷂子,當其半濟擊之,乃可有逞,得地則其 鋒不可當也。禧不聽。鐵騎既濟,震盪衝突,大兵從之, 禧師敗績。將校寇偉、李思古、高世才、夏儼、程博古及 使臣十餘輩、士卒八百餘人盡沒。詔李憲、張世矩往 援,及令括遣人與約退軍,當還永樂地。夏人進侵,及 縣門,潰歸城者,決水砦為道以登,夏人因之,奔歸於 城者三萬人皆沒。夏兵圍之者厚數里,遊騎掠米脂。 將士晝夜血戰,城中乏水已數日,鑿井不得泉,渴死 者大半,括等援兵及餽運皆為夏大兵所隔。夏人呼 珍來講和,呂整、景思義相繼而行,夏人髡思義囚之, 而城圍者已浹旬矣。夜半,夏兵環城急攻,城遂陷。高 永能戰沒,禧、舜舉、運使李稷皆死於亂兵,惟曲珍、王 湛、李浦、呂整裸跣走免,蕃部指揮馬貴獨誓死持刀 殺數十人而沒。是役也,死者將校數百人,士卒、役夫 二十餘萬,夏人乃耀兵米脂城下而還。宋自熙寧用 兵以來,凡得葭蘆、吳保、義合、米脂、浮圖、塞門六堡,而 靈州、永樂之役,官軍、熟羌、義保死者六十萬人,錢、粟、 銀、絹以萬數者不可勝計。帝臨朝痛悼,而夏人亦困 弊。夏西南都統、昂星嵬名濟迺移書劉昌祚曰:中國 者,禮樂之所存,恩信之所出,動止猷為,必適於正。若 乃聽誣受間,肆詐窮兵,侵人之土疆,殘人之黎庶,是 乖中國之體,為外邦之羞。昨者朝廷暴興甲兵,大窮 侵討,蓋天子與邊臣之議,為夏國方守先誓,宜出不 虞,五路進兵,一舉可定。故去年有靈州之役,今秋有 永樂之戰,然較其勝負,與前日之議,為何如哉。朝廷 於夏國,非不經營之,五路進討之策,諸邊肆橈之謀, 皆嘗用之矣。知徼幸之無成,故終於樂天事小之道。 況夏國提封一萬里,帶甲數十萬,南有于闐作我歡 鄰,北有大燕為我強援,若乘間伺便,角力競鬥,雖十 年豈得休哉。即念天民無辜,受此塗炭之苦,國主自 見伐之後,夙夜思念,為自祖宗之世,事中國之禮無 或虧,貢聘不敢怠,而邊吏幸功,上聰致惑,祖宗之盟 既阻,君臣之分不交,存亡之機,發不旋踵,朝廷豈不 恤哉。至於魯國之憂,不在顓臾,隋室之變,生於楊感。此皆明公得於胸中,不待言而後喻。今天下倒垂之 望,正在英才,何不進讜言,闢邪議,使朝廷與夏國歡 好如初,主民重見太平,豈獨夏國之幸,乃天下之幸 也。昌祚上其書,帝喻答之。按《徐禧傳》:禧,為給事中。 种諤西討,得銀、夏、宥三州而不能守。延帥沈括欲盡 城橫山,瞰平夏,城永樂,詔禧與內侍李舜舉往相其 事,令括總兵以從,李稷主餽餉。禧言:銀州雖據明堂 川、無定河之會,而故城東南已為河水所吞,其西北 又阻天塹,實不如永樂之形勢險阨。竊惟銀、夏、宥三 州,陷沒百年,一日興復,於邊將事功,實為俊偉,軍鋒 士氣,固已百倍;但建州之始,煩費不貲。若選擇要會, 建置堡柵,名雖非州,實有其地,舊來疆塞,乃在腹心。 已與沈括議築砦各六。砦之大者周九百步,小者五 百步,堡之大者二百步,小者百步,用工二十三萬。遂 城永樂,十四日而成。禧、括、舜舉還米脂。明日,夏兵數 千騎趨新城,禧亟往視之。或說禧曰:初被詔相城,禦 寇,非職也。禧不聽,與舜與、稷俱行,括獨守米脂。先是, 种諤還自京師,極言城永樂非計,禧怒變色,謂諤曰: 君獨不畏死乎。敢誤成事。諤曰:城之必敗,敗則死,拒 節制亦死;死於此,猶愈於喪國師而淪異域也。禧度 不可屈,奏諤跋扈異議,詔諤守延州。夏兵二十萬屯 涇原北,聞城永樂,即來爭邊。人馳告者十數,禧等皆 不之信,曰:彼若即來,是吾立功取富貴之秋也。禧亟 赴之,大將高永亨曰:城小人寡,又無水,不可守。禧以 為沮眾,欲斬之,既而械送延獄。比至,夏兵傾國而至, 永亨兄永能請及其未陳擊之。禧曰:爾何知,王師不 鼓不成列。禧執刀自率士卒拒戰。夏人益眾,分陣迭 攻抵城下。曲珍兵陳於水際,官軍不利,將士皆有懼 色。珍白禧曰:今眾心已搖,不可戰,戰必敗,請收兵入 城。禧曰:君為大將,柰何遇敵不戰,先自退邪。俄夏騎 卒度水犯陳。鄜延選鋒軍最為驍銳,皆一當百,銀槍 錦襖,光彩耀日,先接戰而敗,奔入城,蹂後陳。夏人乘 之,師大潰,死及棄甲南奔者幾半。珍與殘兵入城,崖 峻徑窄,騎卒緣崖而上,喪馬八千匹,遂受圍。水砦為 夏人所據,掘井不及泉,士卒渴死者大半。夏人蟻附 登城,尚扶創拒鬥。珍度不可敵,又白禧,請突圍而南; 永能亦勸李稷盡捐金帛,募死士力戰以出,皆不聽。 戊戌夜大雨,城陷,四將走免,禧、舜舉、稷死之,永能沒 於陳。初,括奏夏兵來逼城,見官兵整,故還。帝曰:括料 敵疏矣,彼來未出戰,豈肯遽退邪、必有大兵在後。已 而果然。帝聞禧等死,涕泣悲憤,為之不食。贈禧金紫 光祿大夫、吏部尚書,諡曰忠愍。官其家二十人。稷工 部侍郎,官其家十二人。禧疏曠有膽略,好談兵,每云 西北可唾手取,恨將帥怯爾。呂惠卿力引之,故不次 用。自靈武之敗,秦、晉圍棘,天下企望息兵,而沈括、种 諤陳進取之策。禧素以邊事自任,狂謀輕敵,猝與強 虜遇,至於覆沒。自是之後,帝始知邊臣不可信倚,深 自悔咎,遂不復用兵,無意於西伐矣。

按《畫墁錄》:永樂之役,一日喪馬七千匹,城下沙燼中 大小茶可拾也,乃是將以買人頭者,有人能道夜 二更。城既陷,李舜舉以筆摘略數千百字,以蠋蠟固 之,付有司上之,實遺奏也。神宗得之,不勝悲涕累日。 是時胡人雖入,月城而未偪,左右以馬御之,舜舉以 鞭揮擊,不肯上馬,少頃僵躪,人猶見之李復上馬,將 出門,失轡,或云:面上中箭,在瓮城內,然夜黑沸濤中, 面上中箭,恐非敵人也。獨徐禧不知所歸人無道者; 或云有還人見之夏國者三五頗符,合疑亦有之。 按《東坡志林》:張舜民言永樂之役,李舜舉、徐禧、李稷 皆在圍中,上以手詔賜西人,若能保全吏士,當盡復 侵地。詔未至而舜舉等已死,聖主可謂重一士而輕 千里矣,惜此等不被其賜也,哀哉,哀哉。舜舉中官也, 將死,以敗紙半幅書其上云:臣舜舉死無所恨,但願 陛下勿輕此賊。付一健黠者間走以聞,時李稷亦將 死,書紙後云:臣稷千苦萬屈。上為一慟。然以見二人 之賢不肖。

元豐六年春二月,夏人寇蘭州,鈐轄王文郁敗之。夏 五月,寇蘭州,右侍禁韋定死之。冬十月,秉常遣使上 表,復修職貢。

按《宋史·神宗本紀》:六年春二月,夏人數十萬眾攻蘭 州,鈐轄王文郁率死士七百餘人擊走之。丙辰,以夏 人犯蘭州,貶熙河經略使李憲為經略安撫都總管, 以王文郁為西上閤門使、知蘭州,副使李浩為四方 館使。三月辛卯,夏人寇蘭州,副總管李浩以衛城有 功,復隴州團練使。丙申,河東將薛義敗夏人於葭蘆 西嶺。戊戌,麟、府州將郭忠詔等敗夏人於乜離抑部, 詔行賞有差。己亥,河東將高永翼敗夏人於真卿流 部。夏四月甲子,李浩敗夏人於巴義谿。五月甲午,夏 人寇蘭州,右侍禁韋定死之。是月,夏人寇麟州,知州 訾虎敗之。閏六月乙亥朔,夏主秉常請修貢,許之。戊 寅,詔陝西、河東毋輒出兵。冬十月癸酉朔,秉常遣使 上表,請復修職貢,乞還舊疆。按《夏國本傳》:六年二月,夏人大舉圍蘭州,已奪兩關門,鈐轄王文郁集死 士七百,夜縋城而下,持短兵突營,遂拔去。五月,復來, 圍九日,大戰,侍禁韋定死之,乃解去。閏六月,遣使謨 箇、咩迷乞遇來貢,表曰:夏國累得西蕃征王子書,稱 南朝與夏國交戰歲久,生靈荼毒,欲擬通和。緣夏國 失曾請所侵疆土,不從;以來未便輕許。西蕃再遣使 散入昌郡、丹星等到國,稱南朝語言計會,但當遣使 齎表,自令引赴南朝。切念臣自歷世以來,貢奉朝廷, 無所虧怠,至於近歲尤甚歡和。不意憸人誣間,朝廷 特起大兵,侵奪疆土城砦,因茲構怨,歲致交兵。今乞 朝廷以大義,特還所侵,倘垂開納,別效忠勤。乃賜詔 曰:項以權強,敢行廢辱,朕用震驚,令邊臣往問,匿而 不報,王師徂征,蓋討有罪。今遣使造庭,辭禮恭順,仍 聞國政悉復故常,益用嘉納。已戒邊吏毋輒出兵,爾 亦其守先盟。遂詔陝西、河東經略司,其新復城砦,徼 循毋出三二里,夏之歲賜如舊。

元豐七年,夏人入寇。冬十一月,遣使來貢。

按《宋史·神宗本紀》:七年春正月癸丑,夏人寇蘭州,李 憲等擊走之。夏四月癸巳,夏人寇延州安塞堡,將官 呂真敗之。六月丙子,夏人寇德順軍,巡檢王友死之。 秋九月乙丑,夏人圍定西城,熙河將秦貴敗之。冬十 月乙亥,夏人寇熙河。乙未,夏人寇靜邊砦,涇原將彭 孫敗之。十一月丁酉朔,寇清邊砦,隊將白玉、李貴死 之。甲辰,夏國主秉常遣使來貢。按《夏國本傳》:七年 正月,圍蘭州,李憲戰卻之。六月,攻德順軍,巡檢王友 戰死。九月,圍定西城,燒龕谷族帳,遂以十月攻至靜 邊,鈐轄彭孫敗之,殺其首領仁多GJfont丁。十二月攻清 遠,隊將白玉、李貴死之。

元豐八年夏四月,遣使以先帝遺留物賜夏人。冬十 月,以夏國主母卒,遣使弔祭。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按《夏國本傳》:八年三月,神 宗崩,賜以遺留物。夏人攻葭蘆,供奉王英戰死。七月, 遣使丁挐嵬名謨鐸、副使呂則陳聿精等來奠慰。十 月,遣芭良、嵬名濟、賴昇聶、張聿正進助山陵禮物。夏 國主母梁氏薨,訃至,以朝散郎、刑部郎中杜紘充祭 奠使,東頭供奉官、閤門祇候王有言充弔慰使。夏以 主母遺留物來進。

哲宗元祐元年秋七月,夏國主秉常卒。冬十月,遣使弔祭。编辑

按《宋史·本紀》云云。按《夏國本傳》:元祐元年二月,始 遣使入貢。五月,遣鼎利、罔豫章來賀哲宗即位。六月, 復遣訛囉聿來求所侵蘭州、米脂等五砦。使未至,蘇 轍兩疏請因其請地而與之。司馬光言:此邊鄙安危 之機,不可不察。靈夏之役,本由我起,新開數砦,皆是 彼田,今既許其內附,豈宜靳而不與。彼必曰:新天子 即位,我卑辭厚禮以事中國,庶幾歸我侵疆,今猶不 許,則是恭順無益,不若以武力取之。小則上書悖慢, 大則攻陷新城。當此之時,不得已而與之,其為國家 之恥,無乃甚於今日乎。郡臣猶有見小忘大,守近遺 遠,惜此無用之地,使兵連不解,為國家之憂。願決聖 心,為兆民計。時異議者眾,唯文彥博與光合,遂從之。 秋七月乙丑,秉常殂,時年三十六。在位二十年,改元 乾道二年,天賜禮盛國慶五年,大安十一年,天安禮 定一年。諡曰康靖皇帝,廟號惠宗,墓號獻陵。子乾順 立。乾順,惠宗之長子也。母曰昭簡文穆皇后梁氏,生 三歲即位。元祐元年十月,以父殂,遣使呂則罔聿謨 等來告哀。詔自元豐四年用兵所得城砦,待歸我陷 執民,當盡以給還。乃遣金部員外郎穆衍充祭奠使, 供備庫使張楙充弔慰使。夏遣使進馬、駝來賀龍興 節。

按《遼史·夏國傳》:咸雍五年七月,遣使來謝封冊,十一 月,秉常乞賜印綬。九年,遣使來貢。大康二年正月,仁 懿皇后崩,遣使報哀於夏,以皇太后遺物賜之。遣使 來弔祭。五年,來貢。八年二月,遣使以所獲宋將張天 益來獻。大安元年十月,秉常遣使報其母哀。二年十 月,秉常薨,遣使詔其子乾順知國事。十二月,李乾順 遣使上其父秉常遺物。

元祐二年春正月,封秉常子乾順為夏國主。秋七月, 夏人寇鎮戎軍。八月,以夏國政亂,詔諸路帥臣嚴兵 備之。夏人寇三川諸砦,官軍敗之。

按《宋史·哲宗本紀》云云。按《夏國本傳》:二年正月,遣 權樞密院都承旨公事劉奉世為冊禮使,崇儀副使 崔象先副之,冊乾順為夏國主,仍節度、西平王。三月, 夏遣大使映吳嵬名諭密、副使廣樂毛示聿等詣太 皇太后進駝、馬以謝奠慰。七月,夏人攻鎮戎軍諸堡, 劉昌祚等禦之而退。

元祐三年春三月,夏人寇德靖砦,將官張誠等敗之。 夏六月,寇塞門砦。

按《宋史·哲宗本紀》云云。按《夏國本傳》:三年三月,攻 德靖砦,諸將米贇、郝普戰死。詔劉昌祚以涇原萬人 駐德順軍,熙河五千人駐通遠軍,據秦鳳要害,以為犄角。夏人遂攻龕谷砦,砦兵及東關堡巡檢等戰不 利,死者幾百人。

元祐四年春二月,夏人來謝封冊。

按《宋史·哲宗本紀》云云。按《夏國本傳》:四年二月,始 遣使謝封冊。六月,稍歸永樂所獲人,遂以葭蘆、米脂、 浮圖、安彊四砦與之,而畫界未定。遣崇儀使董正叟、 如京使李玩,押賜夏國生日禮物及冬服。七月坤成 節、十二月興龍節皆遣使來賀。

元祐五年春二月,夏人歸永樂所掠吏士百四十九 人。

按《宋史·哲宗本紀》云云。按《夏國本傳》:五年六月,夏 人來言,畫疆界者不依綏州內十里築堡鋪供耕牧、 外十里立封堠作空地例,以辨兩國界。詔曰:已諭邊 臣如約,夏之封界當亦體此。冬,攻蘭州之質孤、勝如 堡,既而遣使來賀正旦。

元祐六年夏四月,夏人寇熙河蘭岷、鄜延路。秋八月, 夏人寇懷遠砦。九月,寇麟、府二州。

按《宋史·哲宗本紀》云云。按《夏國本傳》:六年七月,遣 使來賀坤成節。九月,圍麟、府三日,殺掠不計,鄜延都 監李儀等盡沒。

元祐七年冬十月,夏人寇環州。

按《宋史·哲宗本紀》云云。按《夏國本傳》:七年,屢攻綏 德城,以重兵壓涇原境。留五旬,大掠,築壘於沒煙峽 口以自固。游師雄請自蘭州李諾平東抵通遠定西、 通渭之間,建汝遮、納迷、結珠龍三砦及置護耕七堡, 以固藩籬;穆衍請於質孤、勝如二堡之間,城李諾平 以控要害。議未決,秦鳳都監康謂以為:夏之所以未 臣附而屢肆兵者,以我勢分於隄備,兵未練而賞罰 失當耳。若擇銳結伍,伺彼之動,聚則先擊,散則復襲, 則彼分而我聚,以眾擊寡,可得志也。詔謂詣闕,而下 其事於諸道。

元祐八年夏四月,夏人來謝罪,願以蘭州易塞門砦, 不許。

按《宋史·哲宗本紀》云云。按《夏國本傳》:八年四月,復 遣使以蘭州一境易塞門二砦,詔數其違順不常而 卻其請。

紹聖元年春正月,夏人來貢。编辑

按《宋史·哲宗本紀》云云。按《夏國本傳》:紹聖元年二 月,夏進馬助太皇太后山陵。復遣使再議易地,詔不 允。

紹聖三年春二月,夏人寇義合砦。秋八月,寇寧順砦。 冬十月,寇鄜、延,陷金明砦。

按《宋史·哲宗本紀》云云。按《夏國本傳》:紹聖三年九 月,大入鄜延,西自順寧、招安砦,東自黑水、安定,中自 塞門、龍安、金明以南,二百里間相繼不絕,至延州北 五里。十月,忽自長城一日馳至金明,列營環城,國主 子母親督桴鼓,縱騎四掠。知麟州有備,復還金明,而 後騎之精銳者留龍安。邊將悉兵掩擊不退,金明乃 破。守兵二千八百人惟五人得脫,城中糧五萬石、草 千萬束皆盡,將官皇城使張俞死之。既還,留一書置 漢人頸上,曰:貸汝命,為我投於經略使處。其言曰:夏 國昨與朝廷議疆場,惟有小不同,方行理究,不意朝 廷改悔,卻於坐團鋪處立界。本國以恭順之故,亦黽 勉聽從,遂於境內立數堡以護耕,而鄜延出兵,悉行 平蕩,又數數入界殺掠。國人共憤,欲取延州,終以恭 順,止取金明一砦,以示兵鋒,亦不失臣子之節也。延 師呂惠卿上於樞密院而不以聞。初,哲宗聞夏人來 寇,泰然笑曰:五十萬眾深入吾境,不過十日,勝不過 一二砦須去。已而果破金明引退。

紹聖四年春正月,涇原都鈐轄王文振率諸將破沒 煙峽新砦。二月,夏人復攻綏德,鄜延戰退之。

按《宋史·哲宗本紀》:紹聖四年春正月甲午,涇原路鈐 轄王文振敗夏人於沒煙峽。二月癸亥,黑汗王攻夏 人三州,遣其子以聞。丙寅,夏人寇綏德城。三月壬戌, 夏人犯麟州神堂堡,出兵討之,及進築胡山砦。庚午, 夏人大至葭蘆城下,知石州張構等擊走之。辛巳,西 上閤門使折克行破夏人於長波川,斬首二千餘級, 獲牛馬倍之。夏四月庚子,知保安軍李沂伐夏國,破 洪州。壬寅,環慶鈐轄張存入鹽州,俘戮甚眾,及還,夏 人追襲之,復多亡失。甲辰,置克戎砦、平夏城,置靈平 砦。按《夏國本傳》:四年正月,涇原都鈐轄王文振率 諸將破沒煙峽新砦,斬獲三千餘級。二月,夏復以七 萬眾攻綏德,鄜延將兵戰退之。

元符元年冬十二月,涇原路禽夏國統軍嵬名阿理等。编辑

按《宋史·哲宗本紀》云云。按《夏國本傳》:元符元年十 二月,涇原折可適掩夏西壽統軍嵬名阿理、監軍妺 勒都逋,獲之。彗星見,乾順赦國中。按《范純粹傳》:純 粹,代兄純仁知慶州。時與夏議分疆界,純粹請棄所 取夏地,曰:爭地未棄,則邊隙無時可除。如河東之葭 蘆、吳堡,鄜延之米脂、羲合、浮圖,環慶之安疆,深在夏境,於漢界地利形勢,略無所益。而蘭、會之地,耗蠹尤 深,不可不棄。所言皆略施行。純粹又言:諸路策應,舊 制也。自徐禧罷策應,若夏兵大舉,一路攻圍,力有不 勝,而鄰路拱手坐觀,其不拔者幸爾。今宜修明戰守 救援之法。朝廷是之。及夏侵涇原,純粹遣將曲珍救 之,曰:本道首建應援牽制之策,臣子之義,忘軀徇國, 無謂鄰路被寇,非我職也。珍即日疾馳三百里,破之 於曲律,擣橫山,夏眾遁去。按《王巖叟傳》:初,夏人遣 使入貢,及為境上之議,故為此去彼來,牽致勞苦,每 違期日。巖叟請預戒邊臣,夏違期,一不至則勿復應, 自後不復敢違。質孤、勝如二堡,漢趙充國留屯之所, 自元祐講和,在蘭州界內,夏以為形勝膏腴之地,力 爭之。二堡若失,則蘭州、熙河遂危。延帥欲以二堡與 夏,蘇轍主其議。及熙河、延安二捷同報,轍奏曰:近邊 奏稍頻,西人意在得二堡。今盛夏猶如此,入秋可虞, 不若早定議。意在與之也。巖叟曰:形勢之地,豈可輕 棄,不知既與,還不更求否。太皇太后曰:然。議遂止。夏 人數萬侵定西之東、通遠之北,壞七GJfont巉堡,掠居人, 轉侵涇原及河外鄜、府州,眾遂至十萬。熙帥范育偵 伺夏右廂種落大抵趣河外,三疏請乘此進堡砦,築 龕谷、勝如、相照、定西而東徑隴諾城。朝議未一,或欲 以七巉經毀之地,皆以與夏。巖叟力言不可與,彼計 得行,後患未已。因請遣官諭熙帥,即以戶部員外郎 穆衍行視,築定遠以據要害。其調兵貲費,一從便宜, 不必中覆。定遠遂城,皆巖叟之力。拜中書舍人。 元符二年春二月,夏人以國母卒,遣使告哀,謝罪,卻 其使不納。三月,遼人遣簽書樞密院事蕭德崇為夏 人請緩師。秋九月,夏人來謝罪。

按《宋史·哲宗本紀》云云。按《夏國本傳》:二年正月,國 母梁氏薨,遼遣使蕭德崇來為夏人議和。乃復書謂: 若果出至誠,深悔謝罪,當徐度所宜,開以自新之路。 五月,夏蘭會正鈐轄革瓦孃以部落來降,授內殿崇 班,賜銀、絹、緡錢各三百。七月,環州种朴徼赤羊川,獲 賞囉訛乞家屬百五十餘口,孳畜五千。夏人千餘騎 來追,戰卻之,擒監軍訛勃囉及首領淚丁訛遇。詔令 赴闕,存恤訛乞家屬,又遣人持其家信號往招之。九 月,夏人來告國母哀,因上表謝過。詔夏主:省所上表, 能抗章引慝,已諭邊臣,我疆彼界,毋相侵犯。已而夏 以二千騎出浮圖岔來戰,供奉官陳告、差使李戭死 之。閏九月,古邈川部族叛,熙河將王愍率兵掩擊。翌 日,夏人馬數萬圍愍等,力戰敗之,擒其鈐轄嵬名乞 遇;統制苗履又戰於青唐峗,夏人敗績。十二月,遂遣 今能、嵬名濟等進誓表曰:臣國久不幸,時多遇凶,兩 經母黨之擅權,累為奸臣之竊命。頻生邊患,增怒上 心,釁端既深,理訴難達。幸凶黨伏誅,稚躬反正。遐馳 懇奏,陳前咎之所歸;乞紹先盟,果淵衷之俯納。故班 詔而申諭,獲貢誓以輸誠,謹當飭疆吏而永絕爭端, 戒國人而常遵聖化,違約則凶咎再降,背盟則基緒 非延。約束事條,恭依處分。詔報曰:爾以凶黨造謀,數 干邊吏,而能悔過請命,祈紹先盟。念彼種人,均吾赤 子,措之安靜,乃副朕心。嘉爾自新,俯從厥志,爾無爽 約,朕不食言。自今已往,歲賜仍舊。

元符三年秋九月,夏遣使來奠慰。

按《宋史》哲宗、徽宗本紀俱不載。按《夏國本傳》:三年 正月,哲宗崩,徽宗即位。九月,夏遣使來奠慰及賀即 位。十月,復遣使來賀天寧節。

徽宗建中靖國元年,夏乾順始建國學。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夏國傳》:建中靖國元年, 乾順始建國學,設弟子員三百,立養賢務以廩食之。

崇寧三年冬十月,夏人入涇原,圍平夏城,寇鎮戎軍。熙河蘭會路經略安撫使王厚言,河西軍節度使趙懷德等出降。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云云。按《夏國本傳》:崇寧三年,蔡 京秉政,使熙河王厚招夏國卓羅右廂監軍仁多保 忠,厚云:保忠雖有歸意,而下無附者。章數上,不聽。京 愈責厚急,乃遣弟詣保忠許,還為夏之邏者所獲,遂 追保忠赴牙帳。厚以保忠縱不為所殺,亦不能復領 軍政,使得之,一匹夫耳,何益於事。京怒,必令金帛招 致之。夏乃點兵,延、渭、慶三路各數千騎出沒,聲言假 兵於遼矣。三年,遼以成安公主嫁乾順。

崇寧四年春三月,夏人攻塞門砦。夏四月,攻臨宗砦, 又寇順寧砦。

按《宋史·徽宗本紀》云云。按《夏國本傳》:四年,詔西邊 能招致者,毋問首從,賞同斬級令,用京計也。陶節夫 在延州,大加招誘,乾順遣使巽請,皆拒之,又令殺其 牧放者。夏人遂入鎮戎,略數萬口,執知廓州高永年 而去,又攻湟州,自是兵連者三年。

政和四年,夏人築藏底河城,詔童貫為陝西經略討之。编辑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夏國本傳》:大觀元年,始 遣人修貢。政和四年冬,環州定遠大首領夏人李訛 GJfont以書遺其國統軍梁哆GJfont曰:我居漢二十年,每見 春廩既虛,秋庾未積,糧草轉輸,例給空券,方春未秋, 士有饑色。若捲甲而趨,徑擣定遠,唾手可取,定遠既 得,則旁十餘城不攻而下矣。我儲榖累歲,闕地而藏 之,所在如是,大兵之來,斗糧無齎,可坐而飽也。哆GJfont 遂以萬人來迎。轉運使任諒先知其謀,募民盡發窖 穀,哆GJfont圍定邊,失所藏。越七日,訛哆遂以其部萬餘 歸夏,乾順築藏底河城,遂詔河東節度使童貫為陝 西經略以討之。

政和五年,王厚敗績於藏底河城,夏人掠蕭關而去。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夏國本傳》:五年春,遣熙 河經略劉法將步騎十五萬出湟州,秦鳳經略劉仲 武將兵五萬出會州,貫以中軍駐蘭州,為兩路聲援。 仲武至清水河,築城屯守而還。法與夏人右廂軍戰 於古骨龍,大敗之,斬首三千級。貫奏凱,皆遷秩。秋,仲 武、王厚復合涇原、鄜延、環慶、秦鳳之師攻夏藏底河 城,敗續,死者十四五,秦鳳第三將全軍萬人皆沒。厚 懼,厚賂貫而匿之。冬,夏人以數萬騎略蕭關而去。 政和六年春,劉法、劉仲武等攻夏仁多泉城,降而屠 之。种師道攻藏底河城,克之。冬十一月,夏人陷靖夏 城。

按《宋史·徽宗本紀》不載。按《夏國本傳》:六年春,劉法、 劉仲武合熙、秦之師十萬攻夏仁多泉城,三日不克, 援後期不至,城中請降,法受其降而屠之,獲首三千 級。种師道以十萬眾復攻藏底河城,克之。十一月,夏 人大舉攻涇原靖夏城。時久無雪,夏先使數萬騎繞 城,踐塵漲天,兵對不睹,乃潛穿壕為地道入城中,城 遂陷,復屠之而去。

宣和元年春三月,童貫遣知熙州劉法出師攻統安城,夏人伏兵擊之,法敗歿,振武軍受圍。夏四月,童貫以鄜延、環慶兵大敗夏人,平其三城。五月,敗夏人於编辑

震武。

按《宋史·徽宗本紀》云云。按《夏國傳》:宣和元年,童貫 復逼劉法取朔方。法不得已,引兵二萬出,至統安城, 遇夏國主弟察哥郎君率步騎為三陣,以當法前軍, 而別遣精騎登山出其後。大戰移七時,前軍楊惟忠 敗入中軍,後軍焦安節敗入左軍,朱定國力戰,自朝 及暮,兵不食而馬亦渴死多。法乘夜遁,比明,走七十 里,至盍朱峗,守兵見,追之,墜崖折足,為一別瞻軍斬 首而去。是役死者十萬,貫隱其敗而以捷聞。察哥見 法首,惻然語其下曰:劉將軍前敗我於古骨龍、仁多 泉,吾常避其鋒,謂天生神將,豈料今為一小卒梟首 哉。其失在恃勝輕出,不可不戒。遂乘勝圍震武,劉仲 武、何瓘等赴之,乃解去。震武在山峽中,熙、秦兩路不 能餉,自築三歲間,知軍李明、孟清皆為夏人所殺。初, 夏人陷法軍,圍震武,欲拔之。察哥曰:勿破此城,留作 南朝病塊。乃自引去。而宣撫司受解圍之賞者數百 人,實自去也。諸路所築城砦皆不毛,夏所不爭之地, 而關輔為之蕭條,果如察哥言。十月,夏遣使來賀天 寧節,投以誓詔,不取。貫不能屈,但迫館伴強之,使持 還,及邊,遂棄之而去。賈炎得而上之,貫始大沮。 按《遼史·西夏傳》:大安四年七月,冊乾順為夏國王。五 年六月,遣使來謝封冊。八年六月,夏為宋所侵,遣使 乞援。壽隆三年六月,以宋人置壁壘於要地,遣使來 告。四年六月,求援。十一月,遣樞密直學士耶律儼使 宋,諷與夏和。夏復遣使來求援。五年正月,乾順伐拔 毋思等部。十一月,夏以宋人罷兵,遣使來謝。六年十 一月,遣使請尚公主。七年,道宗崩,遣使告哀於夏。遣 使來慰奠。天祚即位,乾統元年,夏遣使來賀。二年,復 請尚公主。又以為宋所侵,遣李造福、田若水來求援。 三年,復遣使請尚公主。十月,使復來求援。四年、五年, 李造福等至,乞援。以族女南仙封成安公主下嫁乾 順。六年正月,遣牛溫舒使宋,令歸所侵夏地。六月,遣 李造福來謝。八年,乾順以成安公主生子,遣使來告。 九年,以宋不歸地來告。十年,遣李造福等來貢。天慶 三年六月,來貢。保大二年,天祚播遷,乾順率兵來援, 為金師所敗,乾順請臨其國。六月,遣使冊乾順為夏 國皇帝,而天祚被執歸金矣。

欽宗靖康元年春三月,夏人取天德、雲內、武州及河東八館。编辑

按《宋史·欽宗本紀》云云。按《夏國本傳》:欽宗即位,遣 使來賀正旦。先是,金人滅遼,黏罕遣撒拇使夏國,許 割天德、雲內、金肅、河清四軍及武州等八館之地,約 攻麟州,以牽河東之勢。靖康元年三月,夏人遂由金 肅、河清渡河取天德、雲內、武州、河東八館之地。四月, 陷震威城,兵馬監押朱昭死之。

高宗建炎二年春正月,遣主客員外郎謝亮為陝西撫諭使,持詔賜夏國。夏人襲定邊軍。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云云。按《夏國本傳》:金貴人兀室 以數萬騎陽為出獵,掩至天德,逼逐夏人,悉奪有其 地。夏人請和,金人執其使。歲丁未,乾德改元正德,時建炎元年也。是歲九月,金師兀朮回雲中,遣保靜軍 節度使楊天吉約侵宋,乾順許之。十月,通問使傅雱 見金左監軍希尹于雲中,希尹以國書授雱,為夏國 請熙寧以來侵地。蓋彼既奪其地,乃責償於宋以報 之。二年正月,以主客員外郎謝亮為陝西撫諭使兼 宣諭使,從事郎何洋為太學博士,持詔書賜乾順。亮 西入關,鄜延經略使王庶遺亮書曰:大夫出疆,有可 以安社稷、利國家者,專之可也。夏國為患小而緩,金 人為患大而急。方其挫銳熙河,奔北鄜延,秋稼未登, 兵士困餓。閤下苟能仗節督諸路協同義舉,雖未足 盡雪舊恥,亦可驅逐渡河,全秦奠枕,徐圖恢復矣。亮 不能用,遂由環慶入西夏。慶曆後,夏國主嘗以賓禮 見使者,亮至,乾順乃倨然見之,留居幾月,始與約和 罷兵。亮歸,而夏之兵已躡其後,襲取定邊軍。明年,亮 還行在。二月,金帥婁宿連陷長安、鳳翔,隴右大震。夏 人諜知關陜無備,遂檄延安府言:大金割鄜延以隸 本國,須當理索,敢違拒者,發兵誅討之。帥臣王庶檄 報曰:金人初犯本朝,嘗以金肅、河清界爾,今誰與守。 國家以奸臣貪得,不恤鄰好,遂至於此。貪利之臣,何 國無之,豈意夏國躬蹈覆轍。比聞金人欲自涇原徑 擣興、靈,方切寒心,不圖尚欲乘人之急。幕府雖士卒 單寡,然類皆節制之師,左支右吾,尚堪一戰。果能辦 此,何用多言。因遣諜間其用事臣李遇,夏人竟不出。 是歲,開封尹宗澤奏疏請北伐,且言乞遣辯士西說 夏國,東說高麗,俾出助兵。

建炎三年秋七月乙未,張浚遣謝亮使夏國。

按《宋史·高宗本紀》云云。按《夏國本傳》:建炎三年,知 樞密院事張浚使川、陝,謀北伐,欲通夏國為援,奏請 國書,詔從之。七月,浚西行,復以主客員外郎謝亮假 太常卿,權宣府處置司參議官,使夏國。

建炎四年春正月,張浚遣謝亮使夏國,至則其主乾 順已稱制,遂還。

按《宋史·高宗本紀》云云。按《夏國本傳》:建炎四年正 月,浚遣亮往,迄不得其要領而還。十月,環慶路統制 慕洧叛,降於夏國。

紹興元年冬十一月,吳玠始遣人通書夏國。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云云。按《夏國本傳》:紹興元年二 月,同州觀察副使劉惟輔棄德順軍輸款於夏,夏人 拒不受。八月,詔以夏本敵國,毋復班曆日。十一月,川、 陝宣撫副使吳玠始遣人通夏國書。

紹興二年,金餘睹父子遁入夏國,不納。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夏國本傳》:二年九月,呂 頤浩言:聞金、夏交惡,夏國屢遣人來吳玠、關師古軍 中,宜令張浚通問,以撢其情。是歲,餘睹謀結燕雲之 人圖女直,黏罕覺,欲誅之,餘睹父子遁入夏國,夏人 以其兵少不納。

紹興九年,李世輔自齊奔夏。夏五月,自夏來歸。六月, 乾順殂,子仁孝嗣。

按《宋史·高宗本紀》:紹興九年三月,夏人陷府州。六月, 夏國主乾順卒。按《夏國傳》:四年十二月,吳玠奏夏 國數通書,有不忘本朝意。五年,乾順改元大德。七年 正月,吳璘奏西蕃三十八族首領趙繼忠來歸,用可 扼西夏右臂。十月,偽齊知同州李世輔謀執金帥撒 里曷歸宋,不克,遂奔夏。世輔父母親族在延安者,金 人殺之無遺類。九年,夏人陷府州。靈芝生於後堂高 守忠家,乾順作《靈芝歌》,俾中書相王仁宗和之。乾順 以世輔為靜難軍承宣使、鄜延岐雍等路經略安撫 使。世輔請兵,將報延安之役,夏主俾先討別種酋豪 號青面夜叉者,世輔擒之以報。乾順乃為出兵,遣文 臣王樞、武臣GJfont訛等隨之。世輔軍至延安,撒里曷走 耀州,世輔購得害其父母者,殺之東城。聞金人降赦, 歸宋河南地,乃說王樞等降宋。GJfont訛不從,世輔抽刀 斫之,不中;遂縛樞,命王晞韓護送行在。五月丙午,世 輔以其眾三千人歸宋,授世輔護國承宣使、樞密行 府前軍都統制,賜名顯忠。六月,乾順殂,年五十七。在 位五十四年,改元天儀治平四年,天祐民安八年,永 安三年,貞觀十三年,雍寧五年,元德八年,正德八年, 大德五年。諡曰聖文皇帝,廟號崇宗,墓號顯陵。子仁 孝嗣。仁孝,崇宗長子也。紹興九年六月,崇宗殂,即位, 時年十六。十月,詔還王樞及夏國之俘百九十人。十 一月,仁孝尊其母曹氏為國母。十二月,納后罔氏。 紹興十年三月,命胡世將與夏人議入貢,夏人不報。 按《宋史·高宗本紀》云云。按《夏國本傳》:紹興十年,夏 改元大慶。三月,詔胡世將與夏人議入貢,夏人不報。 紹興十一年六月,夏樞密使慕洧弟慕濬謀反,伏誅。 仁孝上尊號曰制義去邪。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夏國本傳》云云。

紹興十二年三月,夏國地震,逾月不止;地裂,泉湧出 黑沙。歲大饑,乃立井里以分振之。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夏國本傳》云云。

紹興十三年,夏改元人慶。始建學校於國中,立小學於禁中,親為訓導。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夏國本傳》云云。

紹興十四年,彗星見坤宮,五十餘日而滅,占其分在 夏國。

紹興十五年八月,夏重大漢太學,親釋奠,弟子員賜 予有差。

紹興十六年,夏尊孔子為文宣帝。

紹興十七年,夏改元天盛策舉人,始立唱名法。 紹興十八年,夏建內學,選名儒主之。增修律成,賜名 《鼎新》。二十八年,始立通濟監鑄錢。

按以上《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夏國本傳》云云。 紹興二十九年,夏國歸宋官李宗閏。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夏國本傳》:二十九年,歸 宋官李宗閏上書言:夏國副使屈移,嘗兩使南朝,以 為衣冠禮樂非他國比。怨金人叛盟,奪其所與地。此 其情可見。壬子歲,粘罕嘗聚兵雲中以窺蜀,夏人謂 將國己,舉國屯境上以待其至。今誠遣辯士往說之, 夏國必不難出兵,庶足為吾聲援,以圖恢復。書奏,不 報。

紹興三十年,夏封其相任得敬為楚王。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夏國本傳》云云。

紹興三十一年,夏立翰林學士院,以焦景顏、王僉等 為學士,俾修實錄。金主亮犯四川,宣撫使吳璘檄西 夏,俾合兵討之。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夏國本傳》云云。

紹興三十二年,夏聞金人南侵,分道入寇,宣撫使吳 璘遣人說之,乃還。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按《夏國本傳》:三十二年,夏 國移置中書、樞密於內門外。大禁奢侈。始封制蕃字 師野利仁榮為廣惠王。夏人聞金人南侵,以騎兵二 千至蔡園川及馬家巉、禿頭嶺,將分道入攻,宣撫使 吳璘命鎮戎軍守將秦弼說諭之。金兵敗,夏人乃還。

孝宗乾道三年,夏國相任得敬遣間使,約攻西蕃,以謀篡被誅。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按《夏國傳》:乾道三年,夏國 相任得敬遣間使至四川宣撫司,約共攻西蕃,虞允 文報以蠟書。七月,得敬間使再至宣撫司,夏人獲其 帛書,傳至金人。四年,夏改元乾祐。得敬以謀篡伏誅。

淳熙十三年,故遼大石假道於夏以伐金,詔利西都統制置使議便宜。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按《夏國本傳》:淳熙十三年 二月,諜報故遼國大石牙林假道於夏以伐金,密詔 利西都統制吳挺與制置使留正議之。十三年四月, 復詔挺結夏國。當時論議可否及夏人從違,史皆失 書。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