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083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八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八十三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八十四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

 第八十三卷目錄

 瓜沙部彙考瓜州衛 沙州衛 罕東衛 罕東左衛

  後周世宗顯德一則

  宋太祖建隆一則 太宗太平興國一則 真宗咸平二則 太中祥符一則 仁宗天聖

  一則

  明太祖洪武三則 成祖永樂七則 仁宗洪熙一則 宣宗宣德四則 英宗正統七則

  憲宗成化七則 孝宗弘治四則 武宗正德三則 世宗嘉靖二則

 注輦部彙考

  宋真宗大中祥符一則 天禧一則 仁宗明道一則 景祐一則 神宗熙寧一則 元

  豐一則

  圖一則

 渴石部彙考

  元世祖至元一則

 占八部彙考

  元武宗至大一則

 西洋瑣里部彙考

  明太祖洪武二則 成祖永樂二則

  圖一則

 安定部彙考

  明太祖洪武六則 成祖永樂三則 仁宗洪熙一則 宣宗宣德二則 英宗正統四則

  天順一則 孝宗弘治二則 武宗正德一則

 瑣里部彙考

  明太祖洪武二則

邊裔典第八十三卷

瓜沙部彙考瓜州衛 沙州衛 罕東衛 罕東左衛编辑

後周

世宗顯德二年春瓜沙曹元忠入貢授本軍節度使檢校太尉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编辑

按《五代史周本紀》不載。 按《吐蕃傳》:「周世宗時,以沙 州曹元忠為歸義軍節度使,元恭為瓜州團練使。其 所貢硇砂、羚羊角、波斯錦、安西白㲲、金星礬、胡桐律、 大鵬砂、眊褐、玉團」,皆因其來者以名見。而其卒立世 次,史皆失其紀。

按《宋史沙州傳》,「沙州本漢燉煌故地,唐天寶末,陷於 西戎。大中五年,張義潮以州歸順,詔建沙州為歸義 軍,以義潮為節度使,領河沙甘肅伊西等州觀察營 田處置使。義潮入朝,以從子惟深領州事。至朱梁時, 張氏之後絕,州人推長史曹義金為帥。義金卒,子元 忠嗣。周顯德二年來貢,授本軍節度、檢校太尉、同中」 書門下平章事,鑄印賜之。

编辑

太祖建隆三年春正月瓜沙歸義節度使曹元忠獻馬编辑

按《宋史太祖本紀》云云。 按沙州本傳。「建隆三年加 兼中書令。子延恭為瓜州防禦使。」

太宗太平興國五年曹元忠卒子延祿遣人入貢编辑

按《宋史》本紀不載。 按《沙州本傳》:「太平興國五年,元 忠卒,子延祿遣人來貢,贈元忠燉煌郡王,授延祿本 軍節度,弟延晟為瓜州刺史,延瑞為衙內都虞候。」

真宗咸平四年封延祿為譙郡王编辑

按:《宋史》本紀不載。 按沙州本傳云云。

咸平五年,延祿、延瑞為從子宗壽所害,授宗壽為節 度使。

按《宋史真宗本紀》:咸平五年八月「丙子,沙州曹宗壽 遣使入貢,以宗壽為歸義軍節度使。」 按《沙州本傳》: 「咸平五年,延祿、延瑞為從子宗壽所害,宗壽權知留 後,而以其弟宗允權知瓜州。表求旌節,乃授宗壽節 度使,宗允檢校尚書左僕射、知瓜州,宗壽子賢順為 衙內都指揮使。」

大中祥符 年授宗壽子賢順本軍節度使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沙州本傳:「大中祥符末, 宗壽卒,授賢順本軍節度使,弟延惠為檢校刑部尚 書,知瓜州。賢順表乞金字藏經,洎茶藥金箔,詔賜之。」

仁宗天聖元年沙州遣使入貢编辑

按:《宋史本紀》不載。 按《沙州本傳》:「天聖初,遣使來謝, 貢乳香、硇砂、玉團。自景祐至皇祐中,凡七貢方物。」

编辑

太祖洪武二十四年沙州蒙古阿魯哥失里遣使朝貢编辑

按《明外史》,「沙州衛自赤斤蒙古西行二百里,曰苦峪。 自苦峪南折而西百九十里,曰瓜州。自瓜州而西四 百四十里,始達沙州。漢燉煌郡,西域之境、玉門、陽關, 並相距不遠。後魏始置沙州。唐因之,後沒於吐蕃。宣 宗時,張義潮以州內附,置歸義軍,授節度使。宋入於 西夏。元為沙州路。洪武二十四年,蒙古王子阿魯哥」 失里,遣國公抹台、阿巴赤、司徒苦兒蘭等來朝,貢馬 及璞玉洪武二十五年,罕東部率眾來歸。

按《明外史罕東衛傳》:「罕東衛在赤斤蒙古南嘉峪關 西南,漢燉煌郡地也。洪武二十五年,涼國公藍玉追 逃寇祁者孫至罕東地,其部眾多竄徙西寧,僧三剌 為書招之,遂相繼來歸。」

洪武三十年,即沙州地置罕東衛,以其酋長為指揮 僉事。

按《明外史罕東衛傳》:「洪武三十年,酋鎖南吉剌思遣 使入貢,詔置罕東衛,授指揮僉事。」

按《明會典》:「罕東、罕東左二衛,皆在沙州,本西戎部落, 洪武三十年設,以其酋長鎖南吉剌思為指揮僉事。」 按:葉向高:蒼霞草。「罕東在赤斤蒙古南,亦西戎部落, 洪武二十五年侵塞,涼國公藍玉討之。將佐諫勿深 入,不聽。師至阿真川,土酋哈昝等皆遁去,不見虜而 還。三十年,酋長鎖南吉剌思遣使入貢,立罕東衛,以」 鎖南吉剌思為指揮僉事。

成祖永樂二年沙州酋長困即來買住率眾來歸始置沙州衛二人皆授指揮使罕東鎖南吉剌思與其兄答力襲等貢馬皆授指揮同知僉事编辑

按《明外史沙州衛傳》:「永樂二年,酋長困即來買住率 眾來歸,命置沙州衛,授二人指揮使,賜印誥、冠帶襲 衣。已而其部下赤納來附,授都指揮僉事。」

按《明會典》:「永樂二年,賞賜差來都指揮,綵段三表裡, 織金紵絲衣一套,靴襪各一雙。千百戶鎮托綵段二 表裡,舍人一表裡,俱與素紵絲衣一套,靴襪各一雙 存留甘州男婦有進貢者,綵段一表裡,生絹一匹;亡 者,生絹一匹,布一匹。回賜帶進駝每隻綵段四表裡。 中等馬,每匹二表裡;下等馬每匹紵絲一匹,生絹四」 匹。《自進》中等馬,每匹紵絲一匹,生絹八匹。下等馬,每 匹紵絲一匹,生絹四匹。

按《明一統志》:「永樂二年,鎖南吉剌思同兄答力襲等 十六人貢馬,又令答力襲為指揮頭目,奴奴為指揮 僉事,各賜冠帶鈔幣,自是歲貢不絕。」

永樂五年,擢買住為都指揮同知。

按《明外史沙州衛傳》:「五年,敕甘肅總兵宋晟曰:『聞赤 納本買住部曲,今官居其上,高下失倫。已擢買住為 都指揮同知,自今宜詳為審定,毋或失序』。」

永樂八年擢困即來都指揮僉事。

按《明外史沙州衛傳》:「永樂八年,擢困即來都指揮僉 事,其僚屬進秩者二十人。久之買往,卒困即來掌衛 事,朝貢不絕。」

永樂九年,鎖南吉剌思偕其兄答力襲入朝,進指揮 使,授《答力》襲指揮同知。

按《明外史罕東衛傳》,「永樂九年,偕其兄答力襲入朝, 進指揮使,授答力襲指揮同知,並賜冠帶、鈔幣。 永樂十年,安定衛奏罕東盜掠。詔切責,令還所掠。」 按《明外史罕東衛傳》,「永樂十年,安定衛奏,罕東盜掠 民戶三百,糾西番阻截關隘。帝降敕切責,令還所掠。 永樂十二年,命中官鄧誠使罕東地。」

按:《明外史罕東衛傳》云云。

永樂二十二年,瓦剌部下來貢,阻賊,困即來。遣人護 送來京,進秩都督僉事。

按《明外史沙州衛傳》:「永樂二十二年,瓦剌賢義王太 平部下來貢,為賊所梗困,即來遣人衛送至京。帝賚 以綵幣,尋進秩都督僉事。」

仁宗洪熙元年賜罕東白金文綺從官軍征曲先有功擢都指揮僉事又沙州賊阻各國貢道命將勦之按明外史罕東衛傳洪熙元年遣使以即位諭綽兒编辑

加賜白金、文綺。時官軍征曲先部,罕東指揮使卻里 加從征有功,擢都指揮僉事,賜誥世襲。其指揮那那 奏,「所屬番民千五百,例納差發馬二百五十匹,其人 多逃居赤斤,乞招撫復業。」帝即命招之,并免所負之 馬。 按《沙州衛傳》,是年,亦力把里及撒馬兒罕先後 入貢,道經哈密川,並為沙州賊邀劫。宣宗怒,命肅州 守將《費瓛》勦之。

按葉向高《蒼霞草》:洪熙元年,指揮那那奏,「所部夷人 以負內供馬逃赤斤,復坐官兵討曲先,相驚欲為亂。」 上令守臣招撫之,使復業。曲先之役,罕東頭目班麻 思結率所部從擒斬首虜,獲駝馬牛羊以獻。

宣宗宣德元年困即來以歲荒貸穀種敕即予之併賚綵幣又招回罕東人二千四百餘帳编辑

按《明外史沙州衛傳》:宣德元年,歲荒人困,遣使貸穀 種百石,秋成還官。帝曰:「番人即吾人,何貸為?」命即予 之,尋遣中官張福使其地,賚綵幣。 按《罕東衛傳》:宣 德元年,論從征曲先功,擢綽兒加都指揮同知。初,大 軍之討曲先也,安定部內及罕東部密羅族人悉驚 竄。事定,詔指揮陳通等往招。於是罕東復業者二千 四百餘帳,男婦萬七千三百餘人。安定部人亦還本 衛。

宣德七年,沙州奏旱災,敕賜糧五百石。赤斤人在沙 州剽掠,貢使命困即來驅還之按《明外史沙州衛傳》:宣德七年奏旱災,敕於肅州受 糧五百石,已而哈烈貢使言,道經沙州,為赤斤指揮 革古者等剽掠。部議,赤斤人遠至沙州為盜,罪不可 貸。帝令困即來察之,賜以敕曰:「彼既為盜,不可復容, 宜驅還本土,再犯不」宥。 按《罕東左衛傳》:洪熙時奄 章子班麻思結從討曲先有功,宣德七年,自陳於朝, 即命為罕東衛指揮使,賜敕獎賚,然猶居沙州不還。 按葉向高《蒼霞草》,宣德七年,沙州來告饑,上語戶部 臣曰:救災恤患,朕固不吝,然勞內以事外非計,其命 肅州具糧五百石,使困即來,自取之。

宣德九年,沙州以罕東、西番數侵暴,乞徙察罕舊城, 敕諭守職保境,不必遷徙,諭罕東、西番,還其俘掠 按《明外史沙州衛傳》:宣德九年,遣使奏罕東及西番 數肆侵侮,虐取人畜,不獲安居,乞徙察罕舊城耕牧。 帝遣使敕止之曰:「沙州三十餘年,戶口滋息,畜牧富 饒,皆朝廷之力。往年哈密嘗奏爾侵擾,今外侮亦自 取,但當循分守職,保境睦鄰,自無外患。何必東遷西 徙,徒取勞瘁。」又敕罕東、西番果侵奪人畜則還之。 按葉向高《蒼霞草》,宣德九年,罕東別部劄兒加邀劫 使者,命都督劉廣、史昭討之。廣、昭相與計,寇負罪重, 必深匿我以討叛名而逋,逃之弗誅,兵且無震。乃先 使指揮祁賢以百騎往覘敵,行月餘,渡畢力朮江。劄 兒加詣賢自歸,請還所掠貢馬。謝廣等以聞,命宥之。 宣德十年,沙州以瓦剌見逼,率部眾走寨,下詔賑之, 請移苦峪,從之。是年進班麻思結都指揮僉事。 按《明外史沙州衛傳》:「宣德十年,沙州又為哈密所侵, 且懼瓦剌見逼,不能自立,乃率部眾走附塞下,具陳 飢窘之狀。詔邊臣發粟濟之,且」令議所處置。邊臣請 移之苦峪。從之。自是不復還沙州,遙領其眾而己。 按《罕東左衛傳》,是年班麻思結進都指揮僉事。

英宗正統元年阿端貢使為罕東剽掠困即來奉詔追還其貢物擢都督同知编辑

按:《明外史沙州衛傳》:「正統元年,西域阿端遣使來貢, 為罕東頭目可兒即及西番野人剽」困即來,奉命 往追,還其貢物。帝嘉之,擢都督同知。

「正統四年,沙州部下亡入哈密,困即來奉詔索之,不 予。罕東、安定侵掠西番,僧人訴之」,詔責令還所掠。困 即來以班麻思結侵其地來告,亦賜敕戒諭之。 按《明外史沙州衛傳》:「正統四年,部下都指揮阿赤不 花等一百三十餘家亡入哈密,困即來奉詔索之,不 予。朝命忠順王還之,又不予。會遣使冊封其新王,即 令使」人索還所逃之戶,而哈密僅還都指揮桑哥失 力等八十四家,餘仍不遣。時罕東都指揮班麻思結 久駐牧沙洲不去,赤斤都指揮革古者亦納其叛,亡 困即來,屢訴於朝。朝廷亦數遣敕詰責,多不奉命。 按《罕東衛傳》,是年罕東安定合眾侵西番申藏簇,掠 其馬牛雜畜以萬計。其僧訴於邊將,言「產產」一空,歲 辦差發,馬無從出。帝切責二衛,數其殘忍暴橫,違國 法毒鄰境之罪,令悉歸所掠。又諭僧不限舊制,隨所 有入貢。 按《罕東左衛傳》,是年,沙州衛都督困即來, 以班麻思結侵居其地,乞遣還。天子如其言,賜敕宣 諭,班麻思結不奉命,時赤斤衛指揮鎖合者,因殺人 遁入沙州地,班麻思結納之。鎖合者又令其子往烏 斯藏取毒藥,將還攻赤斤。赤斤都督且旺失加以為 言,天子即敕諭班麻思結「睦鄰保境,無啟釁端。」久之, 沙州全部悉內徙,思結遂盡有其地。

按葉向高《蒼霞草》,「正統四年,沙州部都指揮阿出不 花等逋入哈密,及罕東酋班麻思結等竄居其地,困 即來以聞。上命哈密、罕東還其逋,并歸侵地,仍諭困 即來善撫部落,毋盜鄰啟釁。其後屢偵瓦剌、哈密事 情,遣使來告。上嘉勞之,賜綺幣,晉其子都指揮僉事 喃哥及指揮僉事薛令等各一秩。」

正統五年,困即來偵瓦剌、哈密事,以聞,詔獎勵之。綽 兒加侵掠哈密人畜,詔戒敕之。

按《明外史沙州衛傳》:「正統五年,困即來令人偵瓦剌 哈密事以聞。帝降敕獎勵,厚賜之。」 按《罕東衛傳》:「是 年冬,綽兒加偕班麻思結共侵哈密,獲老穉百人,馬 百匹,牛羊無筭。忠順王遣使索之,不予。帝聞,復賜敕 戒諭。然番人剽掠為性,天子即有言,亦不能盡從也。」 按葉向高《蒼霞草》:「正統五年,赤斤蒙古言指揮鎖合 者」殺人逃罕東,且誘其部落。哈密亦言罕東擅相攻, 虜掠人畜。詔兩戒諭之。

正統六年,綽兒加貢馬。困即來以苦峪城成,入貢 按《明外史罕東衛傳》:「正統六年夏,綽兒加來貢馬,宴 賚遣還。」 按《沙州衛傳》:「是年,困即來來入貢,又報迤 北邊事,進其使臣二人官。初,困即來之去沙州也,朝 廷命邊將繕治苦峪城,率戍卒助之。六年冬,城成,入 朝謝恩,貢馬,宴賜遣還。」

正統七年,沙州率眾侵哈密,獲其人畜以歸。

按:《明外史沙州衛傳》云云。

正統九年,綽兒加卒,子賞卜兒加嗣。困即來卒,長子喃哥授都督僉事。以兄弟乖爭,願遷塞下,而沙州衛 廢。

按《明外史罕東衛傳》:「正統九年,綽兒加卒,子賞卜兒 加嗣職,奏乞糧茶布,命悉予之。」 按《沙州衛傳》:「是年, 困即來卒,長子喃哥率其弟克俄羅領占來朝,授喃 哥都督僉事,其弟都指揮使,賜敕戒諭。既還,其兄弟 乖爭,部眾攜貳。甘肅鎮將任禮等欲乘其窘乏,遷之 塞內。而喃哥亦來言,欲入居肅州之小缽和寺。禮等 遂」以十一年秋令都指揮毛哈剌等偕喃哥先赴沙 州撫諭其眾,而親率兵隨其後。比至,喃哥意中變,陰 持兩端,其部下多欲奔瓦剌。禮等進兵迫之,遂收其 全部入塞,居之甘州,幾二百餘戶,千二百三十餘人, 沙州遂空。帝以其迫之而來,情不可測,令禮熟計其 便。然自是安居內地,迄無後患。而沙州為罕東酋班 麻思結所有,獨喃哥弟鎖南奔不從,徙竄入瓦剌也 先封之為祁王禮。偵知其在罕東,掩襲獲之。廷臣請 正法。帝念其父兄恭順,免死,徙東昌。先是,太宗置哈 密、沙州、赤斤、罕東四衛於嘉峪關外,屏蔽西郵。至是, 沙州先廢,而諸衛亦漸不能自立,肅州遂多事。 按葉向高、蒼霞、《草困》即來,以修城入謝,賜綺幣襲衣。 歸言瓦剌也先欲為弟娶其女,詔聽自便。九年,困即 來卒。困即來受職四十餘年,朝貢頗恭,官為祭賻。以 喃哥嗣為都指揮都督僉事。弟克羅俄《領古》為都指 揮使,佐喃哥領衛事。明年,沙州衛都指揮兀魯思不 花貽書邊將,言指揮朵兒不花等欲誘瓦剌掠沙州。 守臣以聞。上曰:「是書無《喃哥》名,何也?」其令總兵任禮 使人往覈之。其明年,任禮疏言,「喃哥弟鎖南奔為瓦 剌偽封,今喃哥復言其就婚罕東,虞有他變」,敕禮招 撫之。十三年,禮擒鎖南奔以獻,兵部請正法。上以其 父兄恭順,釋弗誅。是時,喃哥以困於瓦剌,率部屬二 百餘戶、一千二百三十餘人來歸,命居之。山東平山、 東昌二衛,自都督而下,給糧及耕地有差,沙州遂廢。 未幾,喃哥卒。克羅俄領古嗣後,賜姓名羅秉忠。 按《明會典》:「沙州衛,正統間筵宴一次。使臣回還,至良 鄉湯飯,甘肅管待一次。沙州衛,正統間使臣四人,五 日下程一次。羊鵝各一隻,雞二隻,酒十瓶,米二斗,麪 五斤,果子四色,蔬菜廚料。」

正統十四年,甘肅鎮臣奏「班麻思結與瓦剌也先潛 通,賜敕諭之,不奉命。罕東班麻思結以哈密相侵來 告。」詔戒諭之。

按《明外史罕東左衛傳》:「正統十四年,甘肅鎮臣任禮 等奏班麻思結潛與瓦剌也先通好,近又與哈密搆 兵,宜令還居本衛。天子再賜敕宣諭,亦不奉命。」 按葉向高《蒼霞草》,正統十四年班麻思結言哈密來 侵,上念諸夷數相告言,搆怨無已時,而哈密又累誘 瓦剌盜塞,下詔都御史馬昂約勒忠順王毋與罕東 讎,且「令偵虜情報我。」

憲宗成化元年罕東部人奄章率眾居沙州编辑

按《明外史罕東左衛傳》:「罕東左衛在沙州衛故城,憲 宗時始建。初,罕東部人奄章與種族不相能,數讎殺, 乃率其眾逃居沙州境,朝廷即許其耕牧,歲納馬於 肅州。後部落日蕃,益不受罕東統屬。」

成化九年,土魯番攻哈密,都督李文調罕東兵往討, 各自散歸,猶賜敕獎賚之。

按《明外史罕東衛傳》:「成化九年,土魯番陷哈密,都督 李文西征罕東以兵來助。後都督罕慎復哈密,亦藉 其兵賜敕獎賚。」

按葉向高《蒼霞草》:「成化九年,土魯番攻奪哈密,都督 李文、右通政劉文奉命調罕東兵往討,逡巡解歸。是 時罕東諸夷皆困土魯番,而夷酋奄章先因與諸族 讎殺逃居沙州,朝廷許其耕牧輸貢,部落日蕃。班麻 思結即奄章子也。至是,其孫只克以沙州衛既廢,請 立罕東左衛治其地。下兵部議,從之。以只克嗣其祖」 官,領衛事,晉都督僉事。

成化 年,班麻思結卒,孫只克嗣。

按《明外史罕東左衛傳》:「成化中,罕東左衛班麻思結 卒,孫只克嗣職,部眾益盛。其時土魯番強,侵據哈密。 只克與之接境,患其逼已,欲自為一衛,與相抗。 成化十五年,置罕東左衛,令只克以都指揮使統治 之。」

按《明外史罕東左衛傳》:「成化十五年九月,只克奏於 朝,請如罕東赤斤例,立衛賜印,捍禦西郵。兵部言:土 魯番吞噬哈密,罕東諸衛各不自保,西鄙為之不寧, 而赤斤、罕東苦峪又各懷嫌隙,不相救援。倘沙州更 無人統理,勢必為強敵所并,邊方逾多事。宜如所請, 即於沙州故城置罕東左衛,令只克仍以都指揮使 統治。」從之。

成化十八年,罕東掠番族,侵入河清堡,有司請討其 罪。詔諭令改過。

按《明外史罕東衛傳》:「成化十八年,罕東衛其部下掠

番族,有侵入河清堡者,都指揮梅琛勒兵追之,奪還
考證.svg
男婦五十餘人,馬牛雜畜四千五百有奇。邊臣因請

討其罪,部臣難之。帝曰:『罕東方聽調協取哈密,未有 㩦貳之形,奈何因小故遽加以兵?宜諭令悔過,不服 則耀兵威之』。」

成化二十一年,擢罕東左衛只克都督僉事。

按《明外史罕東左衛傳》:「成化二十一年,甘肅守臣言, 北寇屢犯沙州,殺掠人畜,又值歲飢,人思流竄,已發 粟五百石令布種,仍乞人給月糧賑之。其酋只克有 斬級功,亦乞并敘。乃擢只克都督僉事,餘報可。 成化二十二年,邊臣言罕東剽掠,詔使請討之。詔諭 還所掠,違則進兵。」

按《明外史罕東衛傳》:「成化二十二年,邊臣言,『比遣官 往哈密,與土魯番使臣家屬四百人偕行,道經罕東, 為都督把麻奔等掠去,朝使僅免,乞討之。帝命遣人 往諭,如番人例議和,還所掠物,不從則進兵』。」

孝宗弘治七年指揮王永請旌只克及野乜克力部人并力土魯番以復哈密不報编辑

按《明外史罕東左衛傳》:「弘治七年,指揮王永言:『先朝 建哈密衛,當西域要衝。諸番入貢至此,必令少憩以 館穀之。或遭他寇剽掠,則人馬可以接護,柔遠之道 可云至矣。今土魯番竊據其地,久而不退,聞罕東左 衛居哈密之南,僅三日程,野乜克力居哈密東北,僅 二日程,是皆脣齒之地,利害共之。去歲秋,土魯番遣』」 人至只克所,脅令歸附,而只克不從,又殺野乜克力 頭目,「其部人咸思報怨。宜旌勞二部,令并力合攻,永 除厥患,亦以寇攻寇一策也。」章下兵部,不能用。 弘治八年詔征土魯番,巡撫許進令罕東以兵前行。 罕東失期不至。

按《明外史罕東衛傳》:「『弘治中,土魯番復據哈密,兵部 馬文升議直擣其城,召指揮楊翥計之。翥言罕東有 間道,下旬日可達哈密,宜出賊不意,從此進兵』。文升 曰:『如若言,發罕東兵三千前行,我師三千後繼,各持 數日,乾糒兼程襲之,若何』?翥稱善。文升以屬巡撫許 進,進遣人諭罕東如前策。會罕東失期不至,官軍仍」 由大路進,賊得遁去。

按葉向高《蒼霞草》:「弘治八年,土魯番掠沙州,迫諸夷 自附。只克請救,用兵部尚書馬文升議,發罕東兵襲 之。我師出罕東失期,不能有大功。自是土魯番入寇, 每假道罕東,令給食,而亦不剌、安定數掠其資,罕東 愈微。至弘治時,往往款肅州塞求恤矣。只克卒,孫日 羔剌嗣為都督。」

弘治十二年,罕東部人侵西寧隆奔族,掠去印誥,敕 都督諭還所掠,違則討之。

按《明外史罕東衛傳》:「弘治十二年,部人侵西寧隆奔 族,掠印誥人畜。兵部請敕都督諭其下,毋匿所掠物, 盡歸其主,違命則都督自討。從之。當是時,土魯番日 強,數侵鄰境,諸部皆不能支。」

弘治十七年,瓦剌及安定部大掠沙州人畜,只克叩 關求濟。詔賑諭二部不得搆兵。

按《明外史罕東左衛傳》:「弘治十七年,瓦剌及安定部 人大掠沙州人畜,只克不能自存,叩嘉峪關求濟。天 子既賑給之,復諭二部解讎息爭,不得搆兵召釁。」

武宗正德四年只克部內劫掠鄰境敕令悔過只克卒子乞台嗣编辑

按《明外史罕東左衛傳》:「正德四年,只克部內番族有 劫掠鄰境者,守臣將勦之。」兵部言:「西戎強悍,漢唐以 來不能制。我朝建哈密、赤斤、罕東諸衛,授官賜敕,犬 牙相制,不惟斷匈奴右臂,亦以壯西土籓籬。今番人 相攻,於我何預,而遽欲兵之。宜敕都督只克曉諭諸 族,悔過息兵。」報可。只克卒,子乞台嗣。

正德十六年,左衛地為土魯番所有。

按《明外史罕東左衛傳》:「十六年,入朝乞賞,禮官劾其 越例,且投疏不由通政司,請治館伴罪,從之。乞台既 內徙,其部下帖木哥、土巴二人仍居沙州,服屬土魯 番,歲輸婦女牛馬。會番酋徵求苛急,二人怨。十七年 夏,率部族五千四百人來歸,沙州遂為土魯番所有。 正德  年,蒙古大酋入青海,遂殘罕東,求內徙。許 之。」

按《明外史罕東衛傳》:「正德中,蒙古大酋入青海,罕東 亦遭蹂躪,其眾益衰。後土魯番復陷哈密,直犯肅州, 罕東復殘破,相率求內徙,其城遂棄不守。」

世宗嘉靖 年移罕東於甘州编辑

按《明外史罕東衛傳》:「嘉靖時,總督王瓊安輯諸部,移 罕東都督指揮枝丹部落於甘州。」

嘉靖八年,諸叛酋附土魯番,皆來歸。分其眾居肅州 及威虜,練習之。

按葉向高《蒼霞草》:「嘉靖初與別酋帖大哥土巴先叛 附土魯番者,皆來歸。邊臣請分其眾,半居肅州白城 山,半居威虜,仍擇其壯勇練習之,番休迭上,皆聽日 羔剌約束。部落浸蕃,而我邊以餉夷糜倉粟坐困。」 按《四譯館考》:「罕東本西戎部落,在沙州,古燉煌地也洪武二十五年侵塞,涼國公藍玉討之,土酋哈昝遁 去。」三十年入貢,立罕東、罕東左二衛,官其酋長鎖南 吉剌思為指揮僉事。永樂以後,常入貢。成化間,土魯 番迭入哈密、嘉峪關外諸衛。二罕東最弱,力不能支, 流散各城。正德中,陳九疇擊退土魯番,稍得生聚。比 牙木蘭再入沙州,益殘破,其酋土巴叛土魯番。至嘉 靖八年,王瓊撫住白城山、肅州,月餉粟歲萬石,而邊 儲坐困矣。

注輦部彙考编辑

真宗大中祥符八年注輦國遣使入貢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大中祥符八年九月,注輦國貢土 物珍珠衫帽,賜注輦使袍服牲酒。」 按《注輦傳》,「注輦 國東距海五里,西至天竺千五百里,南至羅蘭二千 五百里,北至頓田三千里。自古不通中國,水行至廣 州,約四十一萬一千四百里。其國有城七重,高七尺, 南北十二里,東西七里,每城相去百步。凡四城用塼, 二」城用土;最中城以木為之,皆植花果雜木。其第一 至第三皆民居,環以小河;第四城四侍郎居之;第五 城主之四子居之;第六城為佛寺,百僧居之;第七城 即王之所居室四百餘區。所統有三十一部落,其西 十二,曰只都尼施、亞盧尼、羅琶離、鱉琶移、布林、琶布 尼、古檀布林、蒲登、故里、娑輪岑、本蹄、揭「蹄、閻黎、池離、 郍部、尼遮古林、亞里者林,其南八,曰無雅加黎麻藍、 眉古黎、苦低舍里、尼密多羅摩伽藍、蒲登蒙伽林伽 藍、琶里琶離遊、亞林、《池蒙》伽藍,其北十二,曰撥囉耶、 無沒離江林、加里蒙伽藍、漆結麻藍、幄折蒙伽藍、皮 林伽藍、浦稜和藍、堡琶來、田注離盧、婆囉迷蒙伽藍。」 今國主相傳三世矣。民有罪,即命侍郎一員處治之, 輕者縶於《木格》,笞五十至一百;重者即斬,或以象踐 殺之。其宴,則國主與四侍郎膜拜於階,遂共坐作樂 歌舞,不飲酒而食肉。俗衣布,亦有餅餌。掌饌執事用 婦人。其嫁娶,先用金銀指環,使媒婦至女家,後二日, 會男家親族,約以土田生畜、檳榔酒等,稱其有無為 禮。女家復以金銀指環、越諾布及女所服錦衣遺婿, 若男欲離女,則不取聘財,女卻男則倍償之。其兵陣 用象居前,小牌次之,梭槍次之,長刀又次之,弓矢在 後,四侍郎分領其眾。國東南約二千五百里,有悉蘭 池國,或相侵伐。地產真珠、象牙、珊瑚、頗黎、檳榔、豆蔻、 吉貝布。獸有山羊、黃牛。禽有山雞、鸚鵡,果有「餘甘、藤 羅、千年棗、椰子、甘羅、崑崙梅、娑羅密等,花有白末利、 散絲、蛇臍、佛桑麗、秋青、黃碧娑羅、瑤蓮蟬、紫水蕉之 類,五穀有綠豆、黑豆、麥、稻」,地宜竹,自昔未嘗朝貢。大 中祥符八年九月,其主羅茶羅乍遣進奉使侍郎 娑里《三文》、副使蒲恕、判官翁勿防、援官亞勒加等奉 表來貢。《三文等》以盤奉真珠、碧玻璃升殿,布於御坐 前,降殿再拜。譯者導其言曰「願以表遠人慕化之誠。」 其國主表曰:「臣羅茶羅乍言:昨遇」舶船商人到本 國,告稱:「鉅宋之有天下也,二帝開基,聖人繼統,登封 太岳,禮祀汾陰。至德升聞,上穹眷命。臣昌期斯遇,吉 語幸聞,輒傾就日之誠,仰露朝天之款。臣伏聞人君 之御統也,無遠不臻;臣子之推誠也,有道則服。伏惟 皇帝陛下功超邃古,道建大中。衣裳垂而德合乾坤, 劎戟鑄而範圍區宇。神武不殺,人文化成。」廓明明之 德,以臨御下民;懷翼翼之心,以昭事上帝。至仁不傷 於行葦,大信爰及於淵魚。故得天鑒孔彰,帝文有赫, 顯今古未聞之事,保家邦大定之基。竊念臣微類醯 雞,賤如芻狗,世居夷落,地遠華風,虛荷燭幽,曾無執 贄。今者竊聽歌頌,普及遐陬,恨年屬於桑榆,阻躬陳 於玉帛。矧滄溟之曠絕,在跋涉以稍艱。是故傾倒赤 心,遙瞻丹闕。任土作貢,同螻蟻之慕膻;委質事君,比 葵藿之向日。謹遣專使等五十二人,奉土物來貢,凡 真珠衫帽各一,真珠二萬一千一百兩,象牙六十株, 乳香六十斤。三文等又獻珠六千六百兩,香藥三千 三百斤。初,羅茶羅乍既聞商船言,且曰:「十年來海無 風濤」,古老傳云,「如此則中國有聖人」,故遣三文等入 貢。三文離本國,舟行七十七晝夜,歷郍勿舟山、娑里 西蘭山,至占賓國。又行六十一晝夜,歷伊麻羅里山, 至古羅國,國有古羅山,因名焉。又行七十一晝夜,歷 加八山、占不牢山、舟寶龍山,至三佛齊國。又行十八 晝夜,度蠻山水口,歷天竺山,至賓頭狼山,望東西王 母塚,距舟所將百里。又行二十晝夜,度羊山、九星山, 至廣州之琵琶洲,離本國凡千一百五十日,至廣州 焉。詔閤門祇候史祐之館伴,凡宴賜恩,例同龜茲使。 其年承天節,三文等請於啟聖禪院會僧以祝聖壽。 明年,使回,降詔羅茶羅乍賜物甚厚。

天禧四年注輦又遣使入貢至廣州病死厚賜其從者遣之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不載 按《注輦本傳》:「天禧四年,又 遣使琶欄得麻烈呧奉方物入貢,至廣州病死,守臣以其表聞。詔廣州宴犒從者,厚賜以遣之。」

仁宗明道二年注輦又遣使入貢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明道二年,注輦國來貢。 按《注輦 本傳》:「明道二年十月,其王尸離囉茶印佗囉注囉遣 使蒲押陁離等以泥金表,進真珠衫帽及真珠一百 五兩,象牙百株,西染院副使、閤門通使舍人符惟忠 假鴻臚少卿押伴。蒲押陁離自言數朝貢而海風破, 船不達,願將上等珠就龍床腳撒殿頂戴瞻禮,以申 嚮慕之心。」乃奉銀盤升殿,跪撒珠於御榻下而退。

景祐元年以注輦使為金紫光祿大夫遣還编辑

按《宋史仁宗本紀》不載。 按注輦本傳:景祐元年二 月,「以蒲押陁離為金紫光祿大夫、懷化將軍,還本國。」

神宗熙寧十年六月壬午注輦國遣使朝貢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云云。 按《注輦本傳》:「熙寧十年,國 王地華加羅遣使奇囉囉、副使南卑琶打、判官麻圖 華羅等二十七人來獻踠豆珠、麻瑠璃、大洗盤、白梅 花腦、錦花犀牙、乳香、瓶香薔薇水、金蓮花、木香、阿魏 鵬砂、丁香。使副以真珠、龍腦登陛,跪而散之,謂之撒 殿。」既降,詔遣御藥室勞之,以為懷化將軍、保順郎將, 各賜衣服器幣有差。答賜其王錢八萬一千八百緡、 銀五萬二千兩。

按《夢溪筆談》:「熙寧中,注輦國使人入貢,乞依本國俗 撒殿,詔從之。使人以金盤貯珠,跪捧於殿檻之中,間 以金蓮花,酌珠向御座撒之,謂之撒殿,乃其國至敬 之禮也。朝退,有司掃撒,得珠十餘兩,分賜是日侍殿 閤門使副內臣。」

元豐 年注輦入貢编辑

按:《宋史神宗本紀》,不載。 按《石林燕語》:「元豐間,三佛 齊、注輦國入貢,請以所貢金蓮花、真珠、龍腦,依其國 中法,親撒於御座,謂之撒殿。詔特許之。御延和殿引 見,使跪撒於殿柱外,前未有也。」注輦在廣州南,水行 約四千里至廣州。三佛齊,南蠻別種,與占城國為鄰。

注輦國

注輦國

渴石部彙考编辑

世祖至元 年兵過東印度至渴石國地遇一角獸按明外史渴石傳渴石在撒馬兒罕西南三百六十里城據大村周十餘里宮室壯麗堂以玉石為柱牆编辑

壁,窗牖盡飾金碧,綴瑠璃。其先,撒馬兒罕酋長駙馬 帖木兒居之。城外皆水田,東南近山,多園林。西行十 餘里,饒奇木。又西三百里,大山屹立,中有石峽,兩崖 如斧劈。行二三里,出峽口,有石門,色似鐵,路通東西, 番人號為「鐵門關」,設兵守之。或言元太祖至東印度 鐵門關,遇一角獸,能人言,即此地也。

占八部彙考编辑

武宗至大二年占八國遣其弟入貢编辑

按《元史武宗本紀》:「至大二年九月,占八國王遣其弟 扎剌奴等來貢白面象。伽藍木合魯納答思、禿堅鐵 木兒、桑加失里等奏請遣人使海外諸國」,以禿堅、張 也先伯顏使不憐八,孫薛徹兀,李唐,徐伯顏使八昔 察罕,亦不剌金、楊忽答兒阿里使占八。

西洋瑣里部彙考编辑

太祖洪武二年遣使諭西洋瑣里國编辑

按:《明外史?西洋瑣里傳》:「洪武二年,命使臣劉叔勉以 即位詔諭其國。」

洪武三年,西洋《瑣里》遣使入貢。

按《明外史西洋瑣里傳》:「洪武三年,平定沙漠,復遣使 臣頒詔。其王別里提遣使奉金葉表,從叔勉獻方物, 賜文綺紗羅諸物甚厚,并賜《大統曆按《明會典》,「西洋瑣里國,洪武五年以其國來朝,涉海 道遠,賜賚甚厚。賜國王《大統曆》及織金綵段、紗羅各 四匹,使臣綵段、紗羅各二匹,傔從高麗布各二匹。」

成祖永樂元年遣使至西洋瑣里其王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西洋瑣里傳》:「永樂元年,頒即位詔於海外 諸國,命副使聞良輔、行人甯善使西洋瑣里國,賜絨 錦、文綺、紗羅。已,復命中官馬彬往,使賜如前。其王即 遣使來貢,附載胡椒與民市。有司請徵稅,命勿徵。 永樂二十一年,西洋瑣里偕古里、阿丹等十五國來 貢。」

按:《明外史西洋瑣里傳》云云。

西洋國

西洋國

安定部彙考编辑

太祖洪武三年遣使諭安定諸酋编辑

按《明外史安定傳》:「安定衛距甘州西南一千五百里, 漢為婼羌,唐為吐蕃地。元封宗室卜煙帖木兒為寧 王,鎮之。其地本名撒里畏兀兒,廣袤千里,東近罕東, 北邇沙州,南接西番,居無城郭,以氈帳為廬舍,產多 駝馬牛羊。洪武三年,遣使持詔招諭。」

洪武七年,安定遣使入貢。賜「《安定》王印。」

按《明外史安定傳》:「洪武七年六月,卜煙帖木兒使其 府尉麻答兒等來朝,貢鎧甲刀劍諸物。太祖喜,宴賚 其使者,遣官厚賚其王,而分其地為阿端、阿真、苦先 帖里四部,各賜以印。」

按《明會典》:「安定,韃靼別部。洪武七年,西域安定王卜 煙帖木兒遣使來朝,貢鎧甲刀劍等物。因立其酋長 為四部,各賜印曰阿端,曰阿員,曰苦先、曰帖里。而賜 卜煙帖木兒銀印,仍稱安定王,來朝貢,賜織金文綺 四匹。其貢賜賞例:到京,國師綵段四表裡,絹二匹,紵 絲僧衣一套;舍人并使臣每人二表裡,紵絲衣一套」; 僧人每人一表裡。紵絲番僧衣一套,靴襪各一雙。回 賜自進并帶進駝、每隻綵段三表裡。絹四匹馬、每匹 二表裡

洪武八年、始設安定、阿端二衛

按《明外史安定傳》:「洪武八年正月,其王遣傅卜顏不 花來貢,上元所授金銀字牌,請置安定、阿端二衛,從 之。乃封卜煙帖木兒為安定王,以其部人沙剌等為 指揮。」

按《明會典》:「洪武八年,設安定、阿端二衛指揮使司,分 統四部。賜嗣王敕書誥命各一道,織金紵絲衣一套, 綵段六表裡。諭祭已故王祭文一道,降香一炷,新鈔 一千貫。禮部差通事一員,送請封人至西寧衛交割。 本衛差頭目一員齎封物,同原來人前去本地授封。 別差頭目一員齎祭物。另辦齋糧五十石,麻布五十 匹,食茶二百斤。量帶軍士同去行祭。」

洪武九年,賜安定王及其部人衣幣。

按《明外史安定傳》:「洪武九年,命前廣東參政鄭九成 等使其地,賚王及其部人衣幣。」

洪武十年,安定王為其下沙剌所弒,國中大亂 按《明外史安定傳》:「洪武十年,王為沙剌所弒,王子板 咱失里復讎誅沙剌,沙剌部將復殺王子,部內大亂。 而番將朵兒只巴叛走沙漠,經安定,大肆殺掠,奪其 印去,其眾益衰。」

洪武二十九年,復立安定衛,設指揮千百戶等官。 按《明外史安定傳》:「洪武二十五年,藍玉西征,徇阿真 川,土酋司徒哈昝等懼,逃匿山谷,不敢出。及肅王之 國甘州遣僧謁王,乞授官以安部眾。王為奏請,帝許 之。二十九年,命行人陳誠至其地,復立安定衛。其酋 長哈孩虎都魯等五十八人悉授指揮千百戶等官。 誠」還,酋長隨之入朝,貢馬謝恩。帝厚賚之,復命中官 齎銀幣往賜。

成祖永樂九年遣官撫諭撒里諸部编辑

按《明外史安定傳》:「永樂九年,遣官齎敕撫諭撒里諸 部。」

永樂十年,安定衛諸酋長皆來朝
考證.svg
按《明外史安定傳》:「永樂十年,安定頭目多來朝,擢千

戶三郎等三人為指揮僉事,餘授官有差,并賜本衛 指揮同知哈三等銀幣。未幾,指揮朵兒只束來朝,願 納差發馬五百匹,命河州衛指揮康壽往受之。壽言, 罕東必里諸衛納馬,其直皆河州軍民運茶與之。今 安定遼遠,運茶甚」難,乞結以布帛。帝曰:「諸番市馬用 茶,已著為例。今姑從所請,後仍給茶。」於是定制,上馬 給布帛各二匹,以下遞減。三年,哈三等遣使來貢,奏 舉頭目撒力如藏卜等為指揮等官,且請歲納孳畜 什一。並從之。

永樂十一年,封舊安定王子撒兒只失加之子亦攀 丹為安定王,賜之印誥。

按《明外史安定傳》:「初,安定王之被殺也,其子撒兒只 失加為其兄所殺,部眾潰散,子亦攀丹流寓靈藏。永 樂十一年五月,率眾入朝,自家陳難,乞授職。帝念其 祖率先歸附,令襲封安定王,賜印誥,還治其地,自是 朝貢不輟。」

仁宗洪熙元年以安定指揮哈三曲先指揮散即思等劫掠詔使命都指揮李英等討之编辑

按《明外史安定傳》:「永樂二十二年,中官喬來喜、鄧誠 使烏斯藏,次畢力木江黃羊川,安定指揮哈三孫散 哥及曲先指揮散即思等率眾邀劫之,殺朝使,盡奪 駝馬幣物而去。仁宗大怒,敕都指揮李英偕康壽等 討之。英等率西寧諸衛軍及隆奔國師賈失兒監藏 等十二番族之眾,深入追賊,賊遠遁。英等逾崑崙山」, 西行數百里,抵雅令闊之地,遇安定賊,擊敗之,斬首 四百八十餘級,生擒七十餘人,獲駝馬牛十四萬有 奇。曲先賊聞風遠竄,追之不及而還。英以此封會昌 伯,壽等皆進秩。大軍既旋,指揮哈三等懼罪,不敢還 故地。

宣宗宣德元年遣官招諭安定諸酋编辑

按《明外史安定傳》:「安定諸酋遠竄,宣德元年,帝遣官 招諭之,復業者七百餘人。帝並賜綵幣表裡,以安其 反側。」

宣德三年,賜「安定及曲先西衛官誥命」

按《明外史安定傳》:「宣德三年春,賜安定及曲先衛指 揮等官五十三人誥命。初,大軍之討賊也,安定指揮 桑哥與罕東衛軍同奉調從征罕東,違令不至。其所 轄板納簇,瞰桑哥軍遠出,盡掠其部內廬帳畜產。事 聞,降敕切責,令速歸所掠,違命則發兵進討。已,進桑 哥都指揮僉事。」

英宗正統元年遣官獎諭安定王及指揮桑哥等编辑

按《明外史安定傳》:「『正統元年,遣官齎敕諭安定王及 桑哥曰:我祖宗時,爾等順天命,尊朝廷,輸誠劾力,始 終不替。朝廷恩賚,亦久而弗渝。肆朕嗣位,爾等復遵 朝命,約束部下,良用爾嘉。茲特遣官往諭朕意,賜以 幣帛,宜益順天心,篤忠誠,保境睦鄰,永享太平之福』。 正統三年,桑哥卒,以其子那南奔嗣。」

按《明外史安定傳》:「正統三年,桑哥卒,其子那南奔嗣 職。」

正統九年,安定那南奔掠曲先人畜,詔戒諭還之 按《明外史安定傳》:「正統九年,那南奔率眾掠曲先人 畜,朝廷遣官諭還之。不奉命,反劫其行李。帝怒,敕責 安定王追理。王既奉命,又陳詞乞憐,帝乃宥之,而諭 以保國睦鄰之義。」

正統十一年,安定王亦攀丹卒,子領占幹些兒襲。 按《明外史安定傳》:「正統十一年冬,亦攀丹卒,子領占 幹些兒襲。時王年幼,叔父指揮同知輟思泰巴佐理 國事,其同儕多不相下,王遣之入朝,奏請量加一秩, 乃擢都指揮僉事。」

天順三年安定遣使來貢编辑

按《明會典》:「天順三年,安定遣使貢駝馬。安定王十日 下程一次。每十人羊一隻,鵝四隻,雞八隻,酒五十瓶, 米一石,麪二十五斤,果子四色,蔬菜、廚料。」

孝宗弘治三年安定王卒子千奔嗣编辑

按《明外史安定傳》:「弘治三年,領占幹些兒卒,子千奔 襲,賜齎糧麻布,諭祭其父。先是哈密忠順王卒,無子, 廷議安定王與之同祖,遣官擇一人為其後,安定王 不許。至是訪求陝巴於安定,冊為忠順王,命千奔遣 送其家屬。千奔怒曰:『陝巴不應嗣王爵,爵應歸綽兒 加。綽兒加者,千奔弟也,且邀厚賞』。」兵部言:陝巴實忠 「順王之孫,素為國人所服。前哈密無主,遣使取應立 者,綽兒加自知力弱,不肯往。今事定之後,乃爾反覆, 所言不可從。」陝巴迄得立,然千奔以立,非己意。後哈 密數被寇,竟不應援。

弘治十年,安定遣使來貢「駝馬。」

按《明會典》云云。

武宗正德 年蒙古亦不剌阿爾禿廝大掠青海安定遂殘编辑

按《明外史安定傳》:「正德時,蒙古大酋亦不剌阿爾禿 廝侵青海,縱掠鄰境,安定遂殘破,部眾散亡

瑣里部彙考编辑

太祖洪武三年命使臣齎詔撫諭瑣里编辑

按《明外史瑣里傳》:「瑣里近西洋瑣里而差小,洪武三 年,命使臣塔海帖木兒齎詔撫諭其國。」

洪武五年,瑣里國王、使使奉表入貢。

按《明外史瑣里傳》:洪武五年,其王卜納的使使奉表 朝貢,并獻其國土地山川圖。帝顧中書省臣曰:「西洋 諸國素稱遠番,涉海而來,難計歲月。其朝貢無論疏 數,厚往而薄來可也。」乃賜《大統曆》及金織文綺、紗羅 各四匹,使者亦賜幣帛有差。

按《明一統志》:「瑣里國,前代無考。本朝洪武五年,國王 卜納的遣其臣撒馬牙茶嘉兒幹的、亦剌丹八兒奉 金字表朝貢,并圖其土地山川以獻。土產:撒哈剌」,以 毛織之,蒙茸如氈毼,有紅、綠二色。紅八者:藍布、覬木 里布、白苾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7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並且經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複製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