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090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八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九十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九十一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

 第九十卷目錄

 貫胸部彙考一

  上古黃帝一則

 貫胸部彙考二

  山海經海外南經

  博物志穿胸國

  圖考一則

 貫胸部藝文

  貫胸交脛支舌國贊     晉郭璞

 安南部彙考一交趾

  上古顓頊高陽氏一則

  陶唐氏帝堯一則

  有虞氏帝舜一則

  周成王二則

  秦始皇一則

  漢高祖二則 武帝元鼎一則 昭帝元始一則 元帝初元一則 平帝元始一則

  後漢世祖建武七則 章帝元和一則 和帝永元二則 安帝永初一則 元初一則

   延光三則 順帝永建一則 永和三則 建康一則 桓帝永壽一則 延熹二則 靈

  帝建寧一則 熹平一則 光和三則 中平一則 獻帝建安二則 後主一則

  三國吳大帝黃武一則 赤烏一則 廢帝五鳳一則 景帝永安三則 末帝寶鼎一

  則 建衡二則 鳳凰一則 天紀一則

  晉武帝泰始三則 泰康一則

  宋文帝元嘉二則

  南齊高帝建元一則 武帝永明二則

邊裔典第九十卷

貫胸部彙考一编辑

上古

黃帝五十九年貫胸氏來賓编辑

按:《竹書紀年》云云。

貫胸部彙考二编辑

《山海經》。

《海外南經》
编辑

《貫胸》國,其為人胸有竅。

《博物志》
编辑

穿胸國编辑

昔禹平天下,會諸侯會稽之野,防風氏後到,殺之。夏 德之盛,二龍降庭。禹使范成光御之,行域外,既周而 還。至南海,經防風。防風之神二臣以塗山之戮見,禹 使怒而射之,迅風雷雨,二龍昇去。二臣恐,以刃自貫 其心而死。禹哀之,乃拔其刃,療以不死之草,是為「穿 胸民。」

穿胸國

穿胸國

圖考

按《三才圖會》。穿胸國在盛海東。胸有竅。尊者去衣。令 卑者以竹木貫胸抬之。

貫胸部藝文编辑

《貫胸交脛支舌國贊》
晉·郭璞
编辑

鑠金洪罏,灑成萬品。造物無私,各任所稟。歸於曲成, 是見兆朕

安南部彙考一交趾编辑

上古

顓頊高陽氏時交趾始通於中國编辑

按《史記·五帝本紀》:「顓頊高陽氏北至於幽陵,南至於 交趾,西至於流沙,東至於蟠木。動靜之物,小大之神, 日月所照,莫不砥屬。」

王肅曰:砥,平也。四遠皆平,而來服屬。

陶唐氏编辑

帝堯申命羲叔宅南交编辑

按《書經堯典》云云。

按《史記注》:孔安國曰:「夏與春交,此治南方之官也。」

索隱曰:孔註未是。然則冬與秋交,何故下無「其。」

文。且東嵎夷,西昧谷,北幽都,三方皆言地,而夏獨不言地,乃云「與春交」 ,斯不例之甚也。然南方地有名「交趾」 者,或古文略舉一字,名「地南交」 ,則是交趾不疑也。

有虞氏编辑

帝舜有虞氏南撫交趾编辑

按:《史記舜本紀》云云。

编辑

成王六年越裳氏來朝编辑

按:《通鑑前編》云云。

按《後漢書南蠻傳》:「交趾之南有越裳國,周公居攝六 年,制禮作樂,天下和平。越裳以三象重譯而獻白雉, 曰:『道路悠遠,山川阻深,音使不通,故重譯而朝。成王 以歸周公,公曰:『德不加焉則君子不饗其質,政不施 焉則君子不臣其人。吾何以獲此賜也』?其使請曰:『吾 受命吾國之黃耇曰:久矣。天之無烈風雷雨,意者中 國有聖人乎?有則盍往朝之』』?」周公乃歸之於王,稱先 王之神,致以薦於宗廟。周德既衰,於是稍絕。

成王十年,「越裳氏來朝。」

按:《竹書紀年》云云。

编辑

始皇三十三年發諸嘗逋亡人贅婿賈人略取陸梁地為桂林象郡南海以適遣戍编辑

按:《史記始皇本紀》云云。

桂林韋昭曰:今鬱林是也。象郡韋昭曰:「今日南南海。」《正義》曰:「即廣州南海縣。」

编辑

高祖五年以嶺南三郡及長沙豫章封吳芮编辑

按《漢書高祖本紀》,「五年二月甲午,詔曰,故衡山王吳 芮與子二人,兄子一人,從百粵之兵,以佐諸侯誅暴 秦,有大功,諸侯立以為王。項羽侵奪之地,謂之番君。 其以長沙、豫章、象郡、桂林、南海,立番君芮為長沙王。」 按《晉書地理志》,交州按《禹貢》,揚州之域,是為南越之 土。秦始皇既略定揚越,以謫戍卒五十萬人守五嶺, 自北徂南,八越之道必由嶺嶠。時有五處,故曰五嶺。 後使任囂、趙佗攻越,略取陸梁地,遂定南越,以為桂 林、南海、象等三郡,非三十六郡之限,乃置南海尉以 典之,所謂「東南一尉」也。漢初,以嶺南三郡及長沙、豫 章,封吳芮為長沙王。

高祖十一年,割三郡以封《南越王》。

按《漢書高祖本紀》,「十一年五月詔曰:『粵人之俗,好相 攻擊。前時秦徙中縣之民南方三郡,使與百越雜處。 會天下誅秦,南海尉它居南方長,治之,甚有文理,中 縣人以故不耗減,粵人相攻擊之俗益止,俱賴其力。 今立它為南粵王,使陸賈即授璽綬,它稽首稱臣』。」

如淳曰:秦始皇略取疆梁地,以為桂林、象郡、南海郡,故曰「三郡。」

按:《晉書地理志》:「十一年,以南武侯織為南海王。陸賈 使還,拜趙佗為南越王,割長沙之南三郡以封之。」

武帝元鼎六年始置交趾等九郡以刺史領之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元鼎六年,定越地,以為南海、蒼梧、 鬱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珠厓、儋耳郡。」按《地理志》, 南海郡,秦置,秦敗,尉佗王此地。武帝元鼎六年開,屬 交州。戶萬九千六百一十三,口九萬四千二百五十 三。縣六。

番禺 尉佗,都。有鹽官。《如淳》曰:「番音潘,禺音愚。博羅」

中宿 有洭浦官。《師古》曰:「洭音匡。」

龍川 ,師古曰:裴氏《廣州記》云:「本博羅縣之東鄉也,有龍穿地而出,即穴流泉,因以為號。」

四會

揭陽 ,莽曰南海亭。韋昭曰:「揭音其逝反。」 師古曰:「音竭。」

鬱林郡,故秦桂林郡,屬尉佗,武帝元鼎六年開,更名。 有小谿川。水七,并行三千一百一十里。莽曰「鬱平。」屬 交州。戶萬二千四百一十五,口七萬一千一百六十 二。縣十二:

布山

安廣

考證.svg

阿林

《廣鬱 鬱》水首受夜郎豚水,東至四會入海,過郡四,行四千三十里。

《中留 》,師古曰:「留音力救反,水名。」

桂林

潭中 莽曰中潭

臨塵 朱涯水入領方,又有斤貟水,又有侵離水,行七百里。莽曰「監塵。」

定周 水,首受無歛,東入潭,行七百九十里。《增食 驩》水,首受牂牁,東界,入朱涯水,行五百七十里。

領方 斤員水《入鬱》。又有橋水都尉治。

雍雞 有關

蒼梧郡,武帝元鼎六年開。莽曰新廣。屬交州。有離水, 開戶二萬四千三百七十九,口十四萬六千一百六 十。縣十:

廣信 莽曰「廣信亭。」

謝沐 有關

高要 有鹽官

封陽 ,《應卲》曰:「在封水之陽。」

臨賀 ,莽曰「大賀。」

端溪 馮乘 富川

荔浦 有荔平關。師古曰:「荔,因隸。」

猛陵 ,龍山,合水所出,南至布山入海。莽曰「猛陸。」

交趾郡,武帝元鼎六年開。屬交州。戶九萬二千四百 四十,口七十四萬六千二百三十七。縣十:

羸。 「有羞官。」孟康曰:「羸」音蓮。「音受《土簍》。」師古曰:「簍」二字,並音「來《口反》」,安定。

荀屚 ,師古曰:「『屚」 與「漏』同。」 麊泠 都尉治。應劭曰:「麊,音彌。」 《孟康》曰:「音《螟蛉》。」 師古曰:「音《麋零》。」

《曲昜 》,師古曰:「昜,古陽字。」

北帶  稽徐 ,西干 龍編 朱䳒。

合浦郡,武帝元鼎六年開。莽曰「桓合。」屬交州。戶萬五 千三百九十八,口七萬八千八百八十。縣五:

徐聞 高涼

合浦 有關。莽曰「桓亭。」

《臨允 牢》水,北入高要,入鬱,過郡三,行五百三十里。莽曰「大允。」

朱盧 都尉治

九真郡,武帝元鼎六年開。有小水五十二,并行八千 五百六十里。戶三萬五千七百四十三,口十六萬六 千一十三。有界關。縣七:

胥浦 ,莽曰《驩成》。

居風

都龐 應劭曰:「龐音龍。」 師古曰:「音龔。」

餘發 咸驩

無功 都尉治

《無編 》,莽曰「九真亭。」

日南郡,故秦象郡,武帝元鼎六年開,更名。有小水十 六,并行三千一百八十里,屬交州。師古曰:「言其在日 之南,所謂開北戶以向日者。」戶萬五千四百六十,口 六萬九千四百八十五。縣五:

朱吾

比景 。《如淳》曰:「日中於頭上,景在己下,故名之盧容。」

西捲 水入海。有竹可為杖。莽曰「日南亭。」 師古曰:「音權 象林。」

按《後漢書·南蠻傳》:「交趾之南有越裳國。周公居攝六 年,重譯來朝。周德既衰,於是稍絕。及楚子稱霸,朝貢 百越。秦并天下,威服蠻夷,始開嶺外,置南海、桂林、象 郡。漢興,尉佗自立為南越王,傳國五世,至武帝元鼎 五年,遂滅之,分置九郡,交趾刺史領焉。珠崖、儋耳在 海洲上,東西千里,南北五百里。元鼎六年,其渠帥貴」長耳,皆穿 而縋之,垂肩三寸。

按:《晉書地理志》,「武帝討平呂嘉」,以其地為

南海、蒼梧、鬱林、合浦、日南、九真、交趾七郡,蓋秦時三 郡之地。元封中又置儋耳、珠崖二郡,置《交趾》刺史以 督之。

按《廣東通志》:「安南國,古交趾也。南方彝人足趾開拆, 兩足並立,足則相交,故名白。漢武開郡謪戍,其人百 骸,與華無異。」越裳即九真也。秦以交趾隸象郡。 漢初屬南越。武帝平之,置交趾、九真、日南三郡,兼置 交趾刺史。治羸。按志俱作七郡而置儋耳珠厓二郡在元封中與本紀不同

昭帝元始五年六月罷儋耳郡编辑

按:《漢書昭帝本紀》云云。

按:《晉書地理志》:「昭帝元始五年,罷儋耳并珠崖。」

元帝初元三年罷珠崖郡编辑

按《漢書元帝本紀》:「三年春,珠崖郡山南縣反,博謀群 臣。待詔賈捐之以為宜棄珠崖,救民饑饉,乃罷珠崖按《後漢書南蠻傳》:「武帝末,珠崖太守會稽孫幸調廣 幅布獻之,蠻不堪役,遂攻郡,殺幸。幸子豹合率善人 還復破之,自領郡事,討擊餘黨,連年乃平。豹遣使封 還印綬,上書言狀。制詔即以豹為珠崖太守,威政大」 行,獻命歲至。中國貪其珍賂,漸相侵侮,故率數歲一 反。《元帝初元》三年遂罷之。凡立郡六十五歲。

按:《晉書地理志》:「元帝初元三年,又罷珠崖郡。」

平帝元始元年春正月越裳氏重譯獻白雉一黑雉二编辑

按:《漢書平帝本紀》云云。

後漢编辑

世祖建武五年冬十二月交趾牧鄧讓率七郡太守遣使奉貢编辑

按:《後漢書世祖本紀》云云。

交趾郡,今交州縣也。南濱大海。《輿地志》云:「其夷足大指開拆,兩足並立,指則相交。」阯與趾同,古字通。應劭《漢官儀》曰:「始開北方,遂交於南,為子孫基阯也。」七郡謂南海、蒼梧、鬱林、合浦、交趾、九真、日南,並屬交州。

按《南蠻傳》,《禮記》稱南方曰蠻,雕題交趾。其俗男女同 川而浴,故曰交趾。其西有噉人國,生首子輒解而食 之,謂之宜弟。味旨則以遺其君,君喜而賞其父,取妻 美則讓其兄,今烏滸人是也。

萬震《南州異物志》曰:「烏滸,地名也。在廣州之南,交州之北。恆出道間,伺候行旅,輒出擊之,利得人食之,不貪其財貨,並以其肉為肴葅。又取其髑髏,破之以飲酒。以人掌趾為珍異,以食長老。」

建武 年,復置《交趾》等郡。

按《後漢書世祖本紀》,不載。按《南蠻傳》:「光武中興,錫 光為交趾,任延守九真,於是教其耕稼,制為冠履,初 設媒娉,始知姻娶,建立學校,導之禮義。」

按《郡國志》,「交州刺史部,郡七,縣五十六。」

南海郡武帝置。雒陽南七千一百里。七城,戶七萬一 千四百七十七,口二十五萬二百八十二。

番禺 《山海經》注:「桂林八樹在賁禺東。」 郭璞云:「今番禺。」

博羅 有羅浮山。自會稽浮往博羅山,故置《博羅縣》。

中宿 龍川 、四會 、揭陽。

增城 有勞領山

蒼梧郡武帝置。雒陽南六千四百一十里。十一城,戶 十一萬一千三百九十五,口四十六萬六千九百七 十五。

廣信 《漢官》曰:刺史治。去雒陽九千里。

謝沐 ,高要 ,封陽 ,臨賀 ,端溪 。馮乘,富川 ,荔浦。

《猛陵 地道記》曰:「龍山,合水所出。」

鄣平 永平十四年置

鬱林郡秦桂林郡,武帝更名。雒陽南六千五百里。十 一城。

布山 安廣 ,阿林 廣鬱 ,中溜 桂林,潭中 臨塵 《定周 》,《增食 領方》。

合浦郡武帝置。雒陽南九千一百九十一里。五城,戶 二萬三千一百二十一,口八萬六千六百一十七。

合浦

徐聞 《交州記》曰:「出大吳公皮,以冠鼓。」

高涼 建安二十五年,孫權立高梁郡。

臨元 朱厓

《交趾郡》,武帝置,即安陽王國。《雒陽》南萬一千里。十二 城。

龍編 《交州記》曰:「縣西帶江,有仙山數百里,有三湖,有注、沅二水。」

羸。 《地道記》曰:「南越侯織在此。」定安 《交州記》曰:「越人鑄銅為船,在江,潮退時見苟漏。」 《交州記》曰:「有潛水牛上岸共鬥,角軟還復出。」

麊泠 曲陽 ,北帶 稽徐 ,西于 朱䳒封谿 ,建安十九年置。《交州記》:「有隄防龍門,水深百尋,大魚登此門化成龍,不得過,曝鰓點額,血流此水,恆如丹池。有秦潛江,出嘔山,分為九十九流,三百餘里,共會於一口。」

《望海 》建武十九年置。

九真郡武帝置。雒陽南萬一千五百八十里。五城,戶 四萬六千五百一十三,口二十萬九千八百九十四。

胥浦

居風 ,《交州記》曰:「有山出金牛,往往夜見,光曜十里。山有風門,常有風。」

《咸》《懽 》無功 ,無編。

日南郡秦象郡,武帝更名。雒陽南萬三千四百里。五 城,戶萬八千二百六十三,口十萬六百七十六。

西卷

考證.svg

朱吾 《交州記》曰:「其民依海際居,不食米,止資魚。」 盧容 《交州記》曰:「有採金浦。」

《象林 》今之林邑國。

《北景 博物記》曰:「日南出野女,群行不見夫,其狀皛且白,裸袒,無衣襦。」按:置郡無年可考,而《志》間載於一二縣,不便分析,故缺之。

建武十二年。九真徼外蠻夷張遊。率種人內屬 按《後漢書世祖本紀》云云。 按《南蠻傳》。建武十二年。 九真徼外蠻里張游。率種人內屬。封為歸漢里君。 建武十三年九月。日南徼外蠻夷。獻白雉白兔。 按《後漢書世祖本紀》云云。

「建武十六年春二月,交趾女子徵側反,略有城邑。 按《後漢書世祖本紀》」云云。 按《南蠻傳》:「十六年,交趾 女子徵側及其妹徵貳反攻郡。徵側者,麊泠縣雒將 之女也,嫁為朱䳒人詩索妻,甚雄勇,交趾太守蘇定 以法繩之,側忿故反。於是九真、日南、合浦蠻里皆應 之,凡略六十五城,自立為王。交趾刺史及諸太守僅 得自」守。光武乃詔長沙、合浦、交趾,具車船,修道橋,通 障谿,儲糧穀。

建武十八年夏四月,遣伏波將軍馬援率樓船將軍 段志等,擊《交趾》賊《徵側》等。

按《後漢書世祖本紀》云云。 按《南蠻傳》,十八年,「遣伏 波將軍馬援、樓船將軍段志,發長沙、桂陽、零陵、蒼梧 兵萬餘人討之。」按《馬援本傳》,「交趾女子徵側及女 弟徵貳反,攻沒其郡,九真、日南、合浦蠻夷皆應之,寇 略嶺外六十餘城,側自立為王。於是璽書拜援伏波 將軍,以扶樂侯劉隆為副,督樓船將軍段志等南擊 交趾。」軍至合浦,而志病卒。詔援并將其兵,遂緣海而 進,隨山刊道千餘里。十八年春,軍至浪泊上,與賊戰, 破之,斬首數千級,降者萬餘人。援追徵側等至禁谿, 數敗之,賊遂散走。

建武十九年夏四月,馬援破交趾,斬《徵側》等,因擊破 九真賊都陽等,降之。

按《後漢書世祖本紀》云云。 按《南蠻傳》,「十九年夏四 月,援破交趾,斬徵側、徵貳等,餘皆降散。進擊九真賊 都陽等,破降之,徙其渠帥三百餘口於零陵,於是嶺 表悉平。」按《馬援本傳》:「十九年正月,斬徵側、徵貳,傳 首洛陽,封援為新息侯,食邑三千戶。援將樓船大小 二千餘艘,戰士二萬餘人擊九真賊。徵側餘黨都陽 等自」無功至居風,斬獲五千餘人,嶠南悉平。援奏言: 「西于縣戶有三萬二千,遠界去庭千餘里,請分為封 溪、望海二縣。」許之。援所過輒為郡縣,治城郭,穿渠灌 溉,以利其民。條奏越律與漢律駮者十餘事,與越人 申明舊制,以約束之。自後駱越奉行馬將軍故事。 按《晉書·地理志》,馬援平定交部,始調立城郭,置井邑。 按《廣東通志》,「建武十六年,女子徵側反,馬援討平之, 立銅柱為界。」按反在十六年討在十八年平在十九年通志統言之耳

章帝元和元年春正月日南徼外蠻夷獻生犀白雉按後漢書章帝本紀云云按南蠻傳章帝元和元编辑

年,日南徼外蠻夷究不事人,邑豪獻生犀、白雉。

和帝永元十二年夏四月日南象林蠻夷反郡兵討平之编辑

按《後漢書和帝本紀》云云。按《南蠻傳》,「和帝永元十 二年夏四月,日南象林蠻夷二千餘人,寇掠百姓,燔 燒官寺,郡縣發兵討擊,斬其渠帥,餘眾乃降。於是置 象林將兵長史,以防其患。」

永元十四年。五月丁未。初置象林將兵長史官 按《後漢書和帝本紀》云云。

闞駰《十三州志》曰:「將兵長史居在日南郡,又有將兵司馬,去雒陽九千六百三十里。」

安帝永初元年五月九真徼外夜郎蠻夷舉土內屬按後漢書安帝本紀云云按南蠻傳永初元年九编辑

真徼外夜郎蠻夷舉土內屬,開境千八百四十里。

元初三年春正月蒼梧鬱林合浦蠻夷反叛二月遣侍御史任逴督州郡兵討之三月赦蒼梧鬱林合浦南海吏人為賊所迫者冬十一月蒼梧鬱林合浦蠻编辑

《夷降》。

按《後漢書。安帝本紀》云云。按《南蠻傳》:「元初二年,蒼 梧蠻夷反叛。明年遂招誘鬱林、合浦蠻漢數千人,攻 蒼梧郡。鄧太后遣侍御史任逴奉詔赦之,賊皆降散。」

延光元年秋八月辛卯九真言黃龍見無功冬十二月九真徼外蠻夷貢獻內屬编辑

按《後漢書安帝本紀》云云。按《南蠻傳》。「延光元年。九 真徼外蠻貢獻內屬。」

延光二年夏六月。「《九真言》嘉禾生。」

按:《後漢書安帝本紀》云云。

延光三年夏五月,日南徼外蠻夷內屬。秋七月,《日南 徼》外蠻豪帥詣闕貢獻。

按《後漢書。安帝本紀》云云。按《南蠻傳》:「日南徼外蠻 復來內屬。」

====順帝永建六年冬十二月日南徼外葉調國撣國遣使貢獻====按《後漢書順帝本紀》云云。按《南蠻傳》。「順帝永建六 年。日南徼外葉調王便。遣使貢獻。帝賜調便金印紫 綬。」

按《東觀記》:「葉調國王遣使師會詣闕貢獻,以師會為 漢歸義葉調邑君,賜其君紫綬,及撣國王雍田亦賜 金印紫綬。」

永和元年冬十二月象林蠻夷叛编辑

按:《後漢書順帝本紀》云云。

永和二年夏五月,日南蠻叛,攻郡府。秋九月,交趾二 郡兵反。

按《後漢書。順帝本紀》云云。按《南蠻傳》,「永和二年,日 南象林徼外蠻夷區憐等數千人攻象林縣,燒城寺, 殺長吏。交趾刺史樊演發交趾、九真二郡兵萬餘人 救之,兵士憚遠役,遂反攻其府。二郡雖擊破反者,而 賊勢轉盛。會侍御史賈昌使在日南,即與州郡并力 討之,不利,遂為所攻圍,歲餘而兵穀不繼,帝以為憂。」 永和三年夏六月,九真太守祝良、交趾刺史張喬慰 誘日南叛蠻降之。

按《後漢書順帝本紀》云云。按《南蠻傳》:賈昌為叛蠻 所圍,歲餘兵穀不繼,帝以為憂。三年,召公卿百官及 四府掾屬問其方略,皆議遣大將發荊、揚、兗、豫四萬 人赴之。大將軍從事中郎李固駁曰:「若荊、揚無事,發 之可也。今二州盜賊盤結不散,武陵、南郡蠻夷未輯, 長沙、桂陽數被徵發,如復擾動,必更生患,其不可一 也。又兗、豫之人,卒被徵發,遠赴萬里,無有還期,詔書 迫促,必致叛亡,其不可二也。南州水土溫暑,加有瘴 氣,致死亡者十必四五,其不可三也。遠涉萬里,士卒 疲勞,比至嶺南,不復堪鬥,其不可四也。軍行三十里 為程,而去日南九千餘里,三百日乃到。計人稟五升, 用米六十萬斛,不計將吏驢馬之食,但」負甲自致,費 便若此,其不可五也。設軍到所在,死亡必眾,既不足 禦敵,當復更發,此為刻割心腹,以補四支,其不可六 也。九真、日南相去千里,發其吏民,猶尚不堪,何況乃 苦四州之卒以赴萬里之艱哉!其不可七也。前中郎 將尹就討益州叛羌,益州諺曰:「虜來尚可,尹來殺我。」 後就徵還,以兵付刺史「張喬,喬因其將吏,旬月之間, 破殄寇虜,此發將無益之效,州郡可任之驗也。宜更 選有勇略仁惠任將帥者,以為刺史、太守,悉使共住 交趾。今日南兵單無糓,守既不足,戰又不能,可一切 徙其吏民,北依交趾,事靜之後,乃令歸本。還募蠻夷, 使自相攻,轉輸金帛,以為其資。有能反間致頭首者, 許以封侯列土之賞。故并州刺史長沙祝良,性多勇 決;又南陽張喬,前在益州,有破虜之功,皆可任用。昔 太宗就加魏尚為雲中守,哀帝即拜龔舍為太山太 守,宜即拜良等便道之官。」四府悉從。固議即拜祝良 為九真太守,張喬為交趾刺史。喬至,開示慰誘,並皆 降散。良到九真,單車入賊中,設方略,昭以威信,降者 數萬人,皆為良築起府寺,由是嶺外復平。

建康元年冬十月日南蠻夷攻燒城邑交趾刺史夏方招誘降之编辑

按《後漢書順帝本紀》不載。按《沖帝本紀》云云。按 《南蠻傳》,「建康元年,日南蠻夷千餘人復攻燒縣邑,遂 扇動九真,與相連結。交趾刺史九江夏方開恩招誘, 賊皆降服。時梁太后臨朝,美方之功,遷為桂陽太守。」

桓帝永壽三年夏四月九真蠻夷叛太守兒式討之戰歿遣九真都尉魏朗擊破之後屯據日南编辑

按《後漢書桓帝本紀》云云。按《南蠻傳》:「桓帝永壽三 年,居風令貪暴無度,縣人朱達等及蠻夷相聚,攻殺 縣令,眾至四五千人,進攻九真,九真太守兒式戰死。 詔賜錢六十萬,拜子二人為郎,遣九真都尉魏朗討 破之,斬首二千級。渠帥猶屯據日南,眾轉彊盛。」

延熹三年冬十一月日南蠻賊率眾詣郡降编辑

按《後漢書。桓帝本紀》云云。按《南蠻傳》,「延熹三年,詔 復拜夏方為交趾刺史。方威惠素著,日南宿賊聞之, 二萬餘人相率詣方降。」

延熹五年夏四月,長沙賊起,寇桂陽、蒼梧。五月,長沙、 零陵賊起,攻桂陽、蒼梧、南海、交趾,遣御史中丞盛修 督州郡討之,不剋。

按:《後漢書桓帝本紀》云云。

靈帝建寧三年秋九月鬱林烏滸民相率內屬编辑

按《後漢書。靈帝本紀》云云。按《南蠻傳》,「靈帝建寧三 年,鬱林太守谷永以恩信招降烏滸人十餘萬內屬, 皆受冠帶,開置七縣。」

熹平二年冬十二月日南徼外國重譯貢獻编辑

按《後漢書靈帝本紀》云云。按《南蠻傳》同。

光和元年春正月合浦交趾烏滸蠻叛招引九真日南民攻沒郡縣编辑

按《後漢書靈帝本紀》云云。按《南蠻傳》同。

光和四年夏四月,交趾刺史朱㒞討交趾合浦烏滸 蠻,破之。

按《後漢書靈帝本紀》云云。按《南蠻傳》。同光和六年春正月。日南徼外國重譯貢獻。

按《後漢書靈帝本紀》云云。按《南蠻傳》同。

中平元年六月交趾屯兵執刺史及合浦太守來達自稱柱天將軍遣交趾刺史賈琮討平之编辑

按《後漢書靈帝本紀》云云。

獻帝建安八年張津為刺史士燮為交趾太守共表立為州乃拜津為交州牧编辑

按《後漢書。獻帝本紀》。不載按《晉書地理志》云云。 建安十五年。交州移居番禺。詔以邊州使持節郡給 鼓吹。以重城鎮。加以九錫六佾之舞。

按《後漢書獻帝本紀》。不載按《晉書地理志》云云。

後主  年以李恢遙領交州编辑

按《蜀志後主傳》不載。按《晉書地理志》。「蜀以李恢為 建寧太守。遙領交州刺史。」

三國编辑

吳大帝黃武五年分交州置廣州俄復舊编辑

按:《三國吳志吳王權傳》云云。

按《晉書地理志》:「吳黃武五年,割南海、蒼梧、鬱林三郡 立廣州,交趾、日南、九真、合浦四郡為交州。戴良為刺 史,值亂不得入,呂岱擊平之,復還并交部。」

按《廣東通志》,「獻帝建安中,改為交州。吳孫權分交州 為廣州,而徙交州治龍編。」

赤烏五年復置朱崖郡编辑

按《三國吳志吳王權傳》。不載。按《晉書地理志》云云。

廢帝五鳳元年交趾稗草化為稻编辑

按:《三國吳志孫亮傳》不載。按注《江表傳》云云。

景帝永安五年使察戰到交趾調孔爵大豬编辑

按:《三國吳志孫休傳》云云。

魏少帝景元四年吳主永安六年魏以霍弋遙領交州。吳交州郡吏 呂興殺太守孫諝降魏,魏以為使持節、都督交州軍 事。命未至,興為下人所殺。

按《魏志少帝本紀》,「咸熙元年九月,孫休遣使鄧句敕 交趾太守,鎖送其民,發以為兵。吳將呂興,因民心憤 怒,又承王師平定巴蜀,即糾合豪傑,誅除句等,驅逐 太守長吏,撫和吏民,以待國命。九真、日南郡聞興去 逆即順,亦齊心響應,與興協同。興移書日南州郡,開 示大計,兵臨合浦,告以禍福,遣都尉唐譜等詣進乘」 縣,因南中都督護軍霍弋上表自陳。又交趾將吏各 上表,言「興創造事業,大小承命。郡有山寇,入連諸郡, 懼其計異,各有攜貳。權時之宜,以興為督交趾諸軍 事、上大將軍、定安縣侯,乞賜褒獎,以慰邊荒。乃心款 誠,形於詞旨。昔儀父朝魯,《春秋》所美;竇融歸漢,待以 殊禮。今國威遠震,撫懷六合,方包舉殊裔,混一四表。 興首向王化,舉眾稽服,萬里馳義,請吏帥職,宜加寵 遇,崇其爵位。既使興等懷忠感悅,遠人聞之,必皆競 勸。其以興為使持節都督交州諸軍事、南中大將軍, 封定安縣侯,得以便宜從事。」命未至,興為其下所殺。 按《吳志孫休傳》,永安六年,交趾郡吏呂興等反,殺太 守孫諝。

按《晉書地理志》:「晉平蜀,以蜀建寧太守霍弋遙領交 州,得以便宜選用長史。」

永安七年秋七月,復分交州置《廣州》。

按:《吳志孫休傳》云云。

末帝寶鼎二年九月遣交州刺史劉俊前部督修則等入擊交趾為晉將毛炅等所破皆死兵散還合浦按三國吳志孫皓傳云云编辑

建衡元年十一月遣監軍虞汜威南將軍薛珝蒼梧太守陶璜由荊州監軍李勗督軍徐存從建安海道皆就合浦擊交趾编辑

按:《三國吳志孫皓傳》云云。

建衡三年。汜璜破交趾。禽殺晉所置守將。九真、日南 皆還屬。分交趾為新昌郡。諸將破扶嚴置武平郡。 按《吳志孫皓傳》云云。按《晉書地理志》。孫皓又立新 昌、武平、九德三郡。

鳳皇三年分鬱林為桂林郡编辑

按:《三國吳志孫皓傳》云云。

天紀三年郭馬反自號安南將軍都督交廣二州諸軍事编辑

按《三國吳志孫皓傳》:「三年夏,郭馬反。馬本合浦太守 修允部曲,督允轉桂林太守,疾病住廣州。先遣馬將 五百兵至郡,允死,兵當分給,馬等累世舊軍,不樂離 別。皓時又科實廣州戶口,馬與部曲將何典、王族吳 述、殷興等因此恐動兵民,合聚人眾,攻殺廣州督虞。 授馬自號都督交廣二州諸軍事、安南將軍,興廣州」 刺史,述南海太守,典攻蒼梧族,攻始興。八月,以軍師 張悌為丞相,牛渚都督何植為司徒,執金吾滕循為 司空。未拜,轉鎮南將軍、假節,領廣州牧,率萬人從東 道討馬興族。遇于始興,未得前,馬,殺南海太守劉略, 逐廣州刺史徐旗。皓又遣徐陵督陶濬將七千人從 西道,命交州牧陶璜部伍所領及合「浦、鬱林諸郡兵, 當與東西軍共擊馬

《漢晉春秋》曰:先是,吳有說讖者曰:「吳之敗,兵起南裔,亡吳者公孫也。」皓聞之,文武職位至於卒伍有姓公孫者,皆徙廣州,不令停江邊。及聞馬反,大懼曰:「此天亡也。」

编辑

武帝泰始四年冬十月吳將顧容寇鬱林太守毛炅大破之斬其交州刺史劉俊將軍修則编辑

按:《晉書武帝本紀》云云。

泰始五年五月曲赦交趾九真日南五歲刑。

按:《晉書武帝本紀》云云。

泰始七年秋七月,吳將陶璜等圍交趾,太守楊稷與 鬱林太守毛炅及日南等三郡降於吳。

按:《晉書武帝本紀》云云。

泰康 年省珠崖入合浦置交州郡屬又置廣州郡屬编辑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按《地理志》,「平吳後省珠崖 入合浦。交州,統郡七,縣五十三,戶二萬五千六百。 合浦郡漢置,統縣六,戶二千。」

合浦 ,《南平 》,《蕩昌 》,《徐聞 》,《毒質 》,《珠官》。

《交趾郡》漢置。統縣十四,戶一萬二千。

龍編 苟屚 望海 羸。 西于 武寧,朱鳶, 曲昜, 交興, 北帶, 稽,徐, 安定,南定 海平。

新昌郡吳置。統縣六,戶三千。

《麋泠 婦人,徵側》為主處,馬援平之。

嘉寧 吳定 封,山 「臨西 西道。」

武平郡吳置。統縣七,戶五千。

武寧 武興 進山 根。寧 安武 扶安封溪。

九真郡漢置。統縣七,戶三千。

胥浦 《移風 》,湛梧 ,《建初 》《常樂 》,扶樂,松原。

九德郡吳置。周時越裳氏地。統縣八,無戶。

九德 ,咸驩 ,南陵 ,陽遂 ,扶苓 ,曲胥,浦陽 ,都洨。

日南郡秦置象郡,漢武帝改名焉。統縣五,戶六百。

《象林 》自此南有四國,其人皆云「漢人子孫。」 今有桐柱,亦是漢置此為界。貢金,供稅也。

盧容 象郡所居

「朱吾 」 「《西卷 》北景。」

廣州漢武帝以其地為交趾郡,及太康中吳平,遂 以荊州始安、始興、臨賀三部來屬。合統郡十,縣六十 八,戶四萬三千一百二十。

南海郡秦置。統縣六,戶九千五百。

番禺 四會 ,增城 ,博羅 ,龍川 ,平夷。

臨賀郡吳置。統縣六,戶二千五百。

臨賀 ,謝沐 ,《馮乘 》,《封陽 》,《興安 》,《富川》。

始安郡吳置。統縣七,戶六千。

始安 ,始陽 ,平樂 ,荔浦 ,常安 ,熙平,永豐。

始興郡吳置。統縣七,戶五千。

曲江 桂陽 始興 含洭 湞陽 中宿陽山。

蒼梧郡漢置。統縣十二,戶七千七百。

廣信 ,端溪 ,高要 ,建陵 ,新寧 ,猛陵,鄣平 ,農城 ,元谿 ,臨允 ,都羅 ,武城。

鬱林郡秦置桂郡,漢武帝更名。統縣九,戶六千。

布山 柯林 新邑 晉平 始建 鬱平領方 《武熙 安廣》

桂林郡吳置。統縣八,戶二千。

潭中 ,武豐 ,粟平 ,羊平 ,《龍剛 》,《夾陽》,《武城 》,《軍騰》

高涼郡吳置。統縣三,戶二千。

安寧 、高涼 、思平。

高興郡吳置。統縣五,戶一千二百二十。

廣化 海安 ,化平 ,黃陽 ,西平。

寧浦郡吳置。統縣五,戶一千三百二十。

寧浦 ,連道 ,吳安 ,昌平 ,平山。

编辑

文帝元嘉八年春正月於交州復立珠崖郡编辑

「元嘉十一年。二月。以交趾太守李耽之。為交州刺史」 按以上《宋書文帝本紀》云云。

南齊编辑

高帝建元元年仍以李叔獻為交州刺史编辑

按《南齊書高帝本紀》,「建元元年秋七月丁未,詔曰:『交 趾北景,獨隔書朔。斯乃前運方季,負海不朝,因迷遂 往,歸款莫由。曲赦交州部內李叔獻一人,即撫南土, 文武詳才選用,并遣大使,宣揚朝恩。以試守武平太 守、行交州府事李叔獻為交州刺史』。」按《扶南傳》:交 州斗絕海島,控帶外國,故恃險,數不賓。宋泰始初,刺 史張牧卒,交趾人李長仁殺牧北來部曲,據交州叛數年病死。從弟叔獻嗣事,號令未行,遣使求刺史。宋 朝以南海太守沈煥為交州刺史,以叔獻為煥寧遠 司馬、武平新昌二郡太守。叔獻得朝命,人情服從,遂 發兵守險,不納煥。煥停鬱林,病卒。太祖建元元年,仍 以叔獻為交州刺史,就安慰之。

武帝永明三年春正月丙辰以大司農劉楷為交州刺史编辑

按《南齊書。武帝本紀》云云。按《扶南傳》,「叔獻受命,既 而斷割外國,貢獻寡少,世祖欲討之。永明元年,以司 農劉楷為交州刺史,發南康、廬陵、始興郡兵征交州。 叔獻聞之,遣使願更申數年。獻十二隊純銀兜鍪及 孔雀眊,世祖不許。叔獻懼為楷所襲,間道自湘川還 朝。」

永明六年六月丙子以始興太守房法乘為交州刺 史。

按《南齊書武帝本紀》云云。按《扶南國傳》:六年,以始 興太守房法乘代楷。法乘至鎮,屬疾,不理事,專好讀 書。長史伏登之因此擅權,改易將吏,不令法乘知。錄 事房季文白之,法乘大怒,繫登之於獄。十餘日,登之 厚賂法乘妹夫崔景叔,得出,將部曲襲州執。法乘謂 之曰:「使君既有疾,不宜勞囚之別室。」法乘無事,復就 登之求書讀,登之曰:「使君靜處,獨恐動疾,豈可看書?」 遂不與,乃啟。法乘心疾動,不任視事。世祖仍以登之 為交州刺史,法乘還至嶺而卒。法乘,清河人,昇明中 為太祖驃騎中兵,至左中郎將。性方簡,身長八尺三 寸,行出人上,常自俯屈。青州刺史明慶符亦長與法 乘等,朝廷唯此二人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