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100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九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一百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

 第一百卷目錄

 琉球部彙考一

  隋煬帝大業二則

  宋孝宗淳熙一則

  元世祖至元二則 成宗元貞一則

  明太祖洪武十一則 惠宗建文一則 成祖永樂九則 仁宗洪熙一則 宣宗宣德二

  則 英宗正統三則 代宗景泰三則 英宗天順一則 憲宗成化五則 孝宗弘治三則

   武宗正德二則 世宗嘉靖九則 穆宗隆慶一則 神宗萬曆六則 熹宗天啟一則

  愍帝崇禎二則

皇清順治三則 康熙十三則

 琉球部彙考二

  明一統志琉球山川考

  琉球使略頒賜國王 頒賜王妃 頒賜祭品

  圖考二則

 琉球部藝文

  送高肅卿使琉球     明應天桂

 琉球部紀事

邊裔典第一百卷

琉球部彙考一编辑

煬帝大業三年,遣朱寬使于琉球。编辑

按《隋書·煬帝本紀》:大業三年三月,遣羽騎尉朱寬使 於琉球國。按《琉求本傳》:琉求國,居海島之中,當建 安郡東,水行五日而至。土多山洞。其王姓歡斯氏,名 渴剌兜,不知其由來有國代數也。彼王人呼之為可 老羊,妻曰多拔荼。所居曰波羅檀洞,GJfont柵三重,環以 流水,樹棘為藩。王所居舍,其大一十六間,琱刻禽獸。 多鬥鏤樹,似橘而葉密,條纖如髮然下垂。國有四五 帥,統諸洞,洞有小王。往往有村,村有鳥了帥,並以善 戰者為之,自相樹立,理一村之事。男女皆以白紵繩 纏髮,從項後盤繞至額。其男子用鳥羽為冠,裝以珠 貝,飾以赤毛,形製不同。婦人以羅紋白布為帽,其形 正方。織鬥鏤皮并雜色紵及雜毛以為衣,製裁不一。 綴毛垂螺為飾,雜色相間,下垂小貝,其聲如珮,綴鐺 施釧,懸珠于頸。織藤為笠,飾以毛羽。有刀、槊、弓、箭、劍、 鈹之屬。其處少鐵,刃皆薄小,多以骨角輔助之。編紵 為甲,或用熊豹皮。王乘木獸,令左右轝之而行,導從 不過數十人。小王乘機,鏤為獸形。國人好相攻擊,人 皆驍健善走,難死而耐創。諸洞各為部隊,不相救助。 兩陣相當,勇者三五人出前跳噪,交言相罵,因相擊 射。如其不勝,一軍皆走,遣人致謝,即共解和。收取鬥 死者,共聚而食之,仍以髑髏將向王所。王則賜之以 冠,使為隊帥。無賦斂,有事則均稅。用刑亦無常准,皆 臨事科決。犯罪皆斷于鳥了帥;不伏,則上請于王,王 令臣下共議定之。獄無枷鎖,唯用繩縛。決死刑以鐵 錐,大如著,長尺餘,鑽頂而殺之。輕罪用杖。俗無文字, 望月虧盈以紀時節,候草葯枯以為年歲。人深目長 鼻,頗類于胡,亦有小慧。無君臣上下之節、拜伏之禮。 父子同床而寢。男子拔去髭鬢,身上有毛之處皆亦 除去。婦人以墨黥手,為蟲蛇之文。嫁娶以酒肴珠貝 為聘,或男女相悅,便相匹耦。婦人產乳,必食子衣,產 後以火自炙,令汗出,五日便平復。以木槽中暴海水 為鹽,木汁為酢,釀米GJfont為酒,其味甚薄。食皆用手。偶 得異味,先進尊者。凡有宴會,執酒者必待呼名而後 飲。上王酒者,亦呼王名。銜杯共飲,頗同突厥。歌呼蹋 蹄,一人唱,眾皆和,音頗哀怨。扶女子上膞,搖手而舞。 其死者氣將絕,舉至庭,親賓哭泣相弔。浴其屍,以布 帛纏之,裹以葦草,親土而殯,上不起墳。子為父者,數 月不食肉。南境風俗少異,人有死者,邑里共食之。有 熊羆豺狼,尤多豬雞,無牛羊驢馬。厥田良沃,先以火 燒而引水灌之。持一插,以石為刃,長尺餘,闊數寸,而 墾之。土宜稻、粱、GJfont、黍、麻、豆、赤豆、胡豆、黑豆等,木有楓、 栝、樟、松、楩、楠、杉、梓、竹、藤、果、葯,同于江表,風土氣候與 嶺南相類。俗事山海之神,祭以酒肴,鬥戰殺人,便將 所殺人祭其神。或依茂樹起小屋,或懸髑髏于樹上, 以箭射之,或累石繫幡以為神主。王之所居,壁下多 聚髑髏以為佳。人間門戶上必安獸頭骨角。大業元 年,海師何蠻等,每春秋二時,天清風靜,東望依希,似 有煙霧之氣,亦不知幾千里。三年,煬帝令羽騎尉朱 寬入海求訪異俗,何蠻言之,遂與蠻俱往,因到琉求 國。言不相通,掠一人而返。

大業六年,武賁郎將陳稜等汎海擊琉求國,俘其男 女萬餘人以歸。

按《隋書·煬帝本紀》:六年二月,武賁郎將陳稜、朝請大 夫張鎮周擊琉求,破之,獻俘萬七千口,頒賜百官。 按《琉求本傳》:明年,帝復令寬慰撫之,琉求不從,寬取 其布甲而還。時倭國使來朝,見之曰:此夷邪久國人 所用也。帝遣武賁郎將陳稜、朝請大夫張鎮周率兵 自義安浮海擊之。至高華嶼,又東行二日至鼊嶼, 又一日便至琉求。初,稜將南方諸國人從軍,有崑崙人頗解其語,遣人慰諭之,琉求不從,拒逆官軍。稜擊 走之,至其都,頻戰皆敗,焚其宮室,虜其男女數千人, 載軍實而還。自爾遂絕。按《陳稜傳》:稜,大業三年,拜 武賁郎將。後三歲,與朝請大夫張鎮周發東陽兵萬 餘人,自義安汎海,擊琉求國,月餘而至。琉求人初見 船艦,以為商旅,往往詣軍中貿易。稜率眾登岸,遣鎮 周為先鋒。其主歡斯渴剌兜遣兵拒戰,鎮周頻擊破 之。稜進至低沒檀洞,其小王歡斯老模率兵拒戰,稜 擊敗之,斬老模。其日霧雨晦冥,將士皆懼,稜刑白馬 以祭海神。既而開霽,分為五軍,趣其都邑。渴剌兜率 眾數千逆拒,稜遣鎮周右先鋒擊走之。稜乘勝逐北, 至其柵,渴剌兜背柵而陣。稜盡銳擊之,從辰至未,苦 鬥不息。渴剌兜自以軍疲,引入柵。稜遂填GJfont,攻破其 柵,斬渴剌兜,獲其子島槌,虜男女數千而歸。帝大悅, 進稜位右光祿大夫,武賁如故。

编辑

孝宗淳熙 年,琉求入寇泉州。编辑

按《宋史·孝宗本紀》不載。按《琉求本傳》:琉求國,在泉 州之東,有海島曰彭湖,煙火相望。其國塹柵三重,環 以流水,植棘為藩,以刀槊弓矢劍鼓為兵器,視月盈 虧以紀時。無他奇貨,商賈不通,厥土沃壤,無賦斂,有 事則均稅。旁有毗舍邪國,語言不通,袒裸盱睢,殆非 人類。淳熙間,國之酋豪嘗率數百輩猝至泉之水澳、 圍頭等村,肆行殺掠。喜鐵器及匙著,人閉戶則免,但 刓其門圈而去。擲以匙著則頫拾之,見鐵騎則爭刓 其甲,駢首就戮而不知悔。臨敵用標鎗,繫繩十餘丈 為操縱,蓋惜其鐵不忍棄也。不駕舟楫,維縛竹為筏, 急則群舁之泅水而遁。

编辑

世祖至元二十八年,遣使諭琉求入朝。编辑

按《元史·世祖本紀》:至元二十八年秋九月,命海船副 萬戶楊祥、合迷、張文虎並為都元帥,將兵征琉求。置 左右兩萬戶府,官屬皆從祥選辟。既又有福建吳誌 斗言祥不可信,宜先招諭之,乃以祥為宣撫使,佩虎 符,阮監兵部員外郎,誌斗禮部員外郎,並銀符,齎詔 往琉求。按《琉求本傳》:琉求,在南海之東。漳、泉、興、福 四州界內彭湖諸島,與琉求相對,亦素不通。天氣清 明時,望之隱約若煙若霧,其遠不知幾千里也。西南 北岸皆水,至彭湖漸低,近琉求則謂之落漈,漈者,水 趍下而不回也。凡西岸漁舟到彭湖已下,遇颶風發 作,漂流落漈,回者百一。琉求,在外夷最小而險者也。 漢、唐以來,史所不載,近代諸蕃市舶不聞至其國。世 祖至元二十八年九月,海船副萬戶楊祥請以六千 軍往降之,不聽命則遂伐之,朝廷從其請。繼有書生 吳誌斗者上言生長福建,熟知海道利病,以為若欲 收附,且就彭湖發船往諭,相水勢地利,然後興兵未 晚也。冬十月,乃命楊祥充宣撫使,給金符,吳誌斗禮 部員外郎,阮監兵部員外郎,並給銀符,往使琉求。詔 曰:收撫江南已十七年,海外諸蕃罔不臣屬。惟琉求 邇閩境,未曾歸附。議者請即加兵。朕惟祖宗立法,凡 不庭之國,先遣使招諭,來則按堵如故,否則必致征 討。今止其兵,命楊祥、阮監往諭汝國。果能慕義來朝, 存爾國祀,保爾黎庶;若不效順,自恃險阻,舟師奄及, 恐貽後悔。爾其慎擇之。

至元二十九年,楊祥等使琉求不達而還。

按《元史·世祖本紀》:二十九年,楊祥、阮監果不能達琉 求而還,誌斗死于行,時人疑為祥所殺,詔福建行省 按問,會赦不治。按《琉求本傳》:二十九年三月二十 九日,自汀路尾澳舟行,至是日巳時,海洋中正東望 見有山長而低者,約去五十里。祥稱是琉求國,監稱 不知的否。祥乘小舟至低山下,以其人眾,不親上,令 軍官劉閏等二百餘人以小舟十一艘,載軍器,領三 嶼人陳煇者登岸。岸上人眾不曉三嶼人語,為其殺 死者三人,遂還。四月二日,至彭湖。祥責監、誌斗已到 琉求文字,二人不從。明日,不見誌斗蹤跡,覓之無有 也。先,誌斗嘗斥言祥生事要功,欲取富貴,其言誕妄 難信,至是,疑祥害之。祥顧稱誌斗初言琉求不可往, 今祥已至琉求而還,誌斗懼罪逃去。誌斗妻子訴于 官。有旨,發祥、監還福建置對。後遇赦,不竟其事。

成宗元貞三年,福建省平章政事高興遣鎮撫張浩等攻琉求,擒獲百餘人以歸。编辑

按《元史·成宗本紀》不載。按《琉求本傳》:元貞三年,福 建省平章政事高興言,今立省泉州,拒琉求為近,可 伺其消息,或宜招宜伐,不必它調兵力,興請就近試 之。九月,高興遣省都鎮撫張浩、福州新軍萬戶張進 赴琉求國,擒生口一百三十餘人。

编辑

太祖洪武五年,遣使以即位建元諭琉求,其王即遣其弟入朝進貢。编辑

按《明外史·琉求傳》:琉求居東南大海中,自古不通中 國。元世祖遣官招諭之,不能達。太祖洪武初,其國有三王,曰中山,曰山南,曰山北,皆以尚為姓,而中山最 強。洪武五年正月命行人楊載以即位建元詔告其 國,其中山王察度即遣弟泰期等隨載入朝,貢方物。 帝喜,賜《大統曆》及文綺、紗羅,其使者亦有賜。

按《明·一統志》:琉求,古未詳何國,漢魏以來不通中華。 隋大業中,令羽騎尉朱寬訪求異俗,始至其國,語言 不通,掠一人以返。後遣武賁郎將陳稜率兵至其都, 虜男女五千人還。唐宋時未嘗朝貢,元遣使招諭之, 竟不從。本朝洪武中,其國分為三,曰中山王,曰山南 王,曰山北王,皆遣使朝貢。

按《寰宇記》:琉球人深目長鼻,頗類胡人。男子去髭鬚, 婦人以墨黥手為龍蛇文,皆紵繩纏髮,從頂後盤遶 至額。男以鳥羽為冠,裝以珠玉、赤毛。婦以羅紋白布 為帽,織鬥鏤皮并雜毛為衣,以螺為飾,而下垂小貝, 其聲如佩。無君臣上下之節,拜伏之禮,父子同床而 寢,婦人產乳必食子衣,食用手,得異味先進尊者。死 者沐浴其屍,必布帛纏之,裹以葦草,襯土而殯,上不 起墳,無他奇貨。尤好剽掠,故商賈不通。人喜鐵器及 匙、著,不駕舟楫,惟縛竹為筏,急則群舁之,泅水而遁。 事山海之神以酒肴,鬥戰殺人,即以所殺人祭其神。 王所居壁下,多聚髑髏以為佳,所居地曰波羅檀洞, 塹柵三重,環以流水,樹棘為藩,殿宇多雕刻禽獸,無 賦斂,有事則均稅,無文字,不知節朔,視月盈虧以知 時,視草榮枯以計歲。

洪武七年,琉求入貢,併上皇太子箋。

按《明外史·琉球傳》:洪武七年冬,泰期復來貢,并上皇 太子箋。命刑部侍郎李浩齎賜文綺、陶鐵器,且以陶 器七萬、鐵器千,就其國市馬。

洪武九年,琉求國王之弟泰期入朝進貢。

按《明外史·琉球傳》:洪武九年夏,泰期隨浩入貢,得馬 四十匹。浩言其國不貴紈綺,惟貴磁器、鐵釜,自是賞 賚多用諸物。

洪武十年,琉求遣使賀正旦,貢馬十六匹、硫黃千斤。 洪武十一年,中山王復來貢。其山南王承察度亦遣 使朝貢,禮賜如中山。

按以上《明外史·琉球傳》云云。

洪武十五年,琉求中山王來貢。

按《明外史·琉球傳》:洪武十五年春,中山來貢,遣內官 送其使還國。

按《閩書》:琉求國,在閩東北大海中,曩貢使往來泉州, 後移福州。冊封朝使自長樂梅花所開洋南風順利 十八日可至,操舟多用漳人,以子午針量其水道,古 指南法也。其國繇漢周以來,不通中華。隋時,常遣兵 俘其男女五千人入閩中,竟不內附。元遣使諭之,不 至我。明洪武初國三分:中山、山南、山北,鼎峙稱王,各 遣使朝貢。十五年賜中山王察度、山南王承宗鍍金 銀印、金幣使還,言三王爭雄,治兵相攻,賜詔諭之并 諭山北王怕尼芝。

洪武十六年,琉求三王並遣使朝貢。

按《明外史·琉球傳》:洪武十六年,中山王與山南王並 來貢,詔賜二王鍍金銀印。時二王與山北王爭雄,互 相攻伐。命內史監丞梁民賜之敕,令罷兵息民,三王 並奉命。山北王怕尼芝即遣使偕二王使朝貢。 按《閩書》:洪武十六年,賜山北王印及文綺,王妃、相國 而下有差,賜國王怕尼芝等物山南王亦如之。後賜 中山王、山南王、山北王紵絲、紗羅,王姪、王相、寨官絹 公服,後又回賜國王錦四段、紵絲羅各六匹,紗八匹, 王妃錦二段,紵絲紗各四匹,差來王舅綵段四表,裏 羅四匹,紗帽一頂,鈒花金帶一條,織金紵絲衣一套, 靴襪各一雙,長史使者每員綵段二表,裏折鈔綿布 二匹,通事每員綵段一表,裏折鈔綿布二匹,從人每 名折鈔綿布二匹,留邊使者、通事、從人賞同正貢,外 附來貨物官抽五分,買五分。

洪武十八年,三王皆遣使入貢。

按《明外史·琉球傳》:洪武十八年又貢,賜山北王鍍金 銀印如二王,而賜二王海舟各一。自是,三王屢遣使 奉貢,而中山王尤數。

洪武二十三年,中山王入貢。

按《明外史·琉球傳》:洪武二十三年,中山來貢,其通事 私GJfont乳香十斤、胡椒三百斤入都,為門者所獲,當入 官。詔還之,仍賜以鈔。

洪武二十五年,中山王入貢,遣從子及寨官子入國 學肄業。山南王亦遣從子、寨官子入國學肄業,從之。 按《明外史·琉球傳》:洪武二十五年夏,中山貢使以其 王從子及寨官子偕來,請肄業國學。從之,賜衣衿靴 襪并夏衣一襲。其冬,山南王亦遣從子及寨官子入 國學,賜賚如之。自是,歲賜冬夏衣以為常。明年,中山 兩入貢,又遣寨官子肄業國學。是時,國法嚴,中山生 與雲南生有非議詔書者。帝聞,置之死,而待其國如 故。山北王怕尼芝已卒,其嗣王攀安知。

按《閩書》:中山王遣子姪及陪臣子弟入太學肄業,上禮遇之,賜閩人三十六姓,習水善者,與往來朝貢。 洪武二十九年,琉求入貢,遣其國人及女姑入國學 肄業。

按《明外史·琉球傳》:洪武二十九年春,山北王遣使來 貢。令山南生肄國學者歸省,其冬復來。中山亦遣寨 官子二人及女官生姑、魯妹二人,先後來肄業,其感 慕華風如此。中山又遣使請賜GJfont帶,命禮部繪圖,令 自製。其王固以請,乃賜之,并其臣下冠服。又嘉其修 職勤,賜閩中舟工三十六戶,以便貢使往來。

惠宗建文元年,以登極嗣位諭球求,三王皆遣使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琉球傳》:建文帝嗣位,遣官以登極詔諭其 國,三王亦奉貢不絕。

成祖永樂元年,三王皆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琉球傳》:成祖承大統,詔諭如前。元年春,三 王並來貢。山北王請賜冠帶,詔給賜如中山。命行人 邊信、劉亢齎敕使三國,賜以絨錦、文綺、紗羅。

永樂二年三月,中山王卒,命世子武寧襲位。四月,山 南王亦卒,無子,以從弟襲位。

按《明外史·琉球傳》:永樂二年三月,中山王世子武寧 使使告父喪,命禮部遣官諭祭,賻以布帛,遂命武寧 襲位。四月,山南王從弟應祖亦使使來告承察度之 喪,謂前王無子,傳位應祖,乞加朝命,且賜冠帶。帝並 從之,遂遣官冊封。時山南使臣私齎白金詣處州市 磁器,事發,當論罪。帝曰:遠方之人,知求利而已,安知 禁令。悉償之。

永樂四年,中山王獻奄豎數人,敕還之。

按《明外史·琉球傳》:永樂三年,山南遣寨官子入國學。 明年,中山亦遣寨官子六人入國學,并獻奄豎數人。 帝曰:彼亦人子,無罪刑之,何忍。命禮部還之。部臣言: 還之,慮阻歸化之心,請但賜敕,止其再進。帝曰:諭以 空言,不若示以實事。今不遣還,彼欲獻媚,必將繼進。 天地以生物為心,帝王乃可絕人類乎。竟還之。 永樂五年,中山王世子遣使告父喪,諭祭,冊封如故 事。

按《明外史·琉球傳》:永樂五年四月,中山王世子思紹 使使告父喪,諭祭,賜賻冊封如前儀。

永樂八年,山南王遣官生三人入國學,衣服廩餼,上 賚予有加。

按《明外史·琉球傳》:永樂八年,山南遣官生三人入國 學,賜巾服靴絛、衾褥帷帳,已後頻有所賜。一日,帝與 群臣語及之。禮部尚書呂震曰:昔唐太宗興庠序,新 羅、百濟並遣子來學。爾時僅給廩餼,未若今日賜予 之周也。帝曰:蠻夷子弟慕義而來,必衣食常充,然後 嚮學。此我太祖美意,朕安得違之。

永樂九年,中山王遣國相子及寨官子入國學。 按《明外史·琉球傳》:永樂九年,中山遣國相子及寨官 子入國學,因言:右長史王茂輔翼有年,請擢為國相。 左長史朱《閩書》作程復,本江西饒州人,輔臣祖察度四十 餘年不懈。今年踰八十,請令致仕還鄉。從之,乃命復、 茂並為國相,復兼左長史致仕,茂兼右長史任其國 事。

按《閩書》:九年,中山王思紹令坤宜堪貢馬及方物,以 其長史程復來見,表言:長史王茂輔導有年,乞陞國 相兼長史事,又言復本中國饒州人,輔臣祖察度,多 歷年所不懈于職,今年八十有一,乞令致仕還鄉井, 上從之,陞復琉求國相兼左長史致仕,還饒茂相國 兼右長史。

永樂十一年,山南王為其兄所弒,諸寨官討誅,推王 子他魯每為主。

按《明外史·琉球傳》:永樂十一年,中山遣寨官子十三 人入國學。時山南王應祖為其兄達勃期所弒,諸寨 官討誅之,推應祖子他魯每為主。

永樂十三年,遣使封山南王。

按《明外史·琉球傳》:永樂十三年三月,他魯每請封。命 行人陳季若等封為山南王,賜誥命冠服及寶鈔萬 五千錠。琉球之分三王也,惟山北最弱,故其朝貢亦 最稀。自永樂三年入貢後,至是年四月始入貢。其後, 竟為二王所并,而中山益強,以其國富,一歲常再貢 三貢。天朝雖厭其煩,不能卻也。其冬,貢使還,至福建, 擅奪海舶,殺官軍,且毆傷中官,掠其衣物。事聞,戮其 為首者,餘六十七人付其主自治。明年遣使謝罪,帝 待之如初,其修貢亦益謹。

永樂二十二年,中山王世子來告父喪。

按《明外史·琉球傳》:永樂二十二年春,中山王世子尚 巴志來告父喪,諭祭賜賻如常儀。仁宗嗣位,命行人 方彝詔告其國。

仁宗洪熙元年,遣使封中山王。编辑

按《明外史·琉球傳》:洪熙元年,命中官齎敕封巴志為 中山王。

====宣宗宣德元年,中山王請賜冠服,命製皮弁服賜之。====按《明外史·琉球傳》:宣德元年,中山王以冠服未給,遣 使來請,命製皮弁服賜之。

宣德三年,遣官齎敕勞賜中山王,自是而後二王皆 為中山所并。

按《明外史·琉球傳》:宣德三年八月,帝以中山王朝貢 彌謹,遣官齎敕往勞,賜羅錦諸物。山南自四年兩貢, 終帝世不復至,亦為中山所并矣。自是,惟中山一國 朝貢不絕。

英宗正統元年,中山貢使以所齎物有失報,被官司沒入者,為請命給直與之。编辑

按《明外史·琉球傳》:正統元年,貢使言:初入閩時,止具 貢物報聞。下人所齎海蚆、螺殼,失於開報,悉為官司 所沒入,致來往乏資,乞賜垂憫。命給直如例。明年,貢 使至浙江,典市舶者復請籍其所齎,帝曰:番人以貿 易為利,此二物取之何用,其悉還之,著為令。使者奏: 本國陪臣冠服,皆國初所賜,歲久敝壞,乞再給。又言: 小邦邀奉正朔,而海道險遠,受曆之使,或半歲一歲 始返,常懼後時。帝曰:冠服令本邦自製。《大統曆》,福建 布政司給予之。

正統七年,中山世子尚忠以父喪告,遣使封為中山 王。

按《明外史·琉球傳》:正統七年正月,中山世子尚忠來 告父喪,命給事中余忭、行人劉遜封忠為中山王。敕 使之用給事中,自茲始也。忭等還,受其黃金、沉香、倭 扇之贈,為偵事者所覺,並下吏,杖而釋之。

按《閩書》:正統八年,巴志卒,子忠嗣,遣給事中陳傅往 冊封。十三年,忠卒,子思達嗣。

正統十二年,中山王世子尚思達告父喪,遣使往封 之。

按《明外史·琉球傳》:正統十二年二月,世子尚思達來 告父喪,命給事中陳傅、行人萬祥往封。

代宗景泰元年,中山王遣人入貢。编辑

按《閩書》:景泰元年,中山王思達遣人朝貢,三王嗣封 皆請于朝,既而山南、山北悉為中山所兼,遣使朝貢, 三年一至,人來無過百五十,著為令矣。

景泰二年,中山王思達卒,封其叔金福為王。

按《明外史·琉球傳》:景泰二年,思達卒,無子,其叔父金 福攝國事,遣使告喪。命給事中喬毅、行人童守宏封 金福為王。

景泰五年,中山王金福卒,其弟泰久權攝國事,以印 毀,乞再賜,從之。

按《明外史·琉球傳》:景泰五年二月,金福弟泰久奏:長 兄金福殂,次兄布里與兄子志魯爭立,兩傷俱殞,所 賜印亦毀壞。國中臣民推臣權攝國事,乞再賜印鎮 撫遠藩。從之。明年四月,命給事中嚴誠、行人劉儉封 泰久為王。

英宗天順六年,中山王泰久卒,封其子尚德為王。编辑

按《明外史·琉球傳》:天順六年三月,世子尚德來告父 喪,命給事中潘榮、行人蔡哲封為王。

憲宗成化七年,中山王尚德卒,封其世子尚圓為王。按《明外史·琉球傳》:成化七年三月,世子尚圓來告父喪,命給事中丘弘、行人韓文封為王。弘至山東病卒,编辑

命給事中官榮代之。

成化十一年,定琉求二年一入貢。

按《明外史·琉球傳》:成化十年,貢使至福建,殺懷安民 夫婦二人,焚屋劫財,捕之不獲。明年復貢,禮官因請 定令二年一貢,毋過百人,不得附GJfont私物,騷擾道塗。 帝從之,賜敕戒王。其使者請如祖制,比年一貢,不許。 又明年,貢使至,會冊立東宮,請如朝鮮、安南,賜詔齎 回。禮官議:琉球與日本、占城並居海外,例不頒詔,乃 降敕以文錦、綵幣賜其王及妃。

成化十四年,中山王尚圓卒,封其子尚真為王。 按《明外史·琉球傳》:成化十三年,使臣來,復請比年一 貢,不許。明年四月,王卒,世子尚真來告喪,乞嗣爵,復 請比年一貢。禮官言,其國連章奏請,不過欲圖市易。 而已近年所遣之使,多繫閩中逋逃罪人,殺人縱火, 奸狡百端,專貿中國之貨,以擅外蕃之利,所請不可 許。乃命給事中董旻、行人張祥往封,而不從其請。十 六年,使來,復引《祖訓》條章請比年一貢,帝賜敕戒約 之。

成化十八年,中山王請以陪臣子五人來受學,命隸 南京國子監。

按《明外史·琉球傳》:成化十八年,使者至,復以比年一 貢為言,賜敕如初。使者GJfont陪臣子五人來受學,命隸 南京國子監。

成化二十二年,貢使來,王請遣五人歸省,即遣之。 按《明外史·琉球傳》:成化二十二年,貢使來,其王移咨 禮部,請遣五人歸省,帝即遣之。

孝宗弘治元年,琉球貢使自浙江來。禮官以非貢道卻之,王又以賀東宮冊妃為請,乃納之。编辑

按《明外史·琉球傳》:弘治元年七月,其貢使自浙江來。禮官言貢道向由福建,今既非正道,又非貢期,宜卻 之,詔可。其使臣復以國王移禮部文來,上言舊歲知 東宮冊妃,故遣使來賀,非敢違制。禮官乃請納之,而 稍減傔從賜賚,以示裁抑之意。

弘治五年,琉球貢使以入都人數太少,請增,許增五 人。使者又以互市奸商抑勒為言,詔禁之。

按《明外史·琉球傳》:弘治三年,使者至,言近歲貢使止 許二十五人入都,物多人少,慮致疏虞。詔許增五人, 其傔從在閩者,并增給二十人廩食,為一百七十人。 時貢使所GJfont土物,與閩人互市者,為奸商抑勒,有司 又從而侵削之。使者訴于朝,有詔禁止。

弘治十七年,琉球貢使以船遭風逾期補貢,命宴賚 如制。

按《明外史·琉球傳》:弘治十七年,遣使補貢,謂小邦貢 物常市之滿剌加,因遭風致失期,命宴賚如制。

武宗正德二年,球琉使者請比年一貢,劉瑾許之。编辑

按《明外史·琉球傳》:正德二年,使者來,請比年一貢。禮 官言不可許,是時劉瑾亂政,特許之。

正德五年,琉球復遣官生蔡進等五人入南京國學。 按《明外史·琉球傳》:正德五年,遣官生蔡進等五人入 南京國學。

世宗嘉靖二年,仍定琉球國二年一貢。编辑

按《明外史·琉球傳》:嘉靖二年,從禮官議,敕琉球二年 一貢如舊制,不得過百五十人。

嘉靖六年,琉球國王世子尚清入貢。

按《明外史·琉球傳》:嘉靖五年,尚真卒,其世子尚清以 六年來貢,因報訃,使者還至海,溺死。

嘉靖九年,琉球國世子遣使入貢,仍請封。

按《明外史·琉球傳》:嘉靖九年,遣他使來貢,并請封。帝 從禮官言,命福建守臣勘報。

嘉靖十一年,命給事中陳侃等冊封世子尚清為王。 按《明外史·琉球傳》:嘉靖十一年,世子以國中臣民狀 來上,乃命給事中陳侃、行人高澄持節往封。

按《閩書》:自察度後,五傳以至尚圓,尚圓者尚德之仲 子也。長子宣威嗣位,未幾卒,不及封。成化十五年圓 卒,子真嗣。嘉靖四年真卒,子清請封。十二年遣給事 中陳侃、行人高澄往,以太牢祀真,冊清嗣王。并賜王 妃冠服、錦幣,使臣疏言。弘治、正德間修撰倫文敘等 使安南,安南乞留告敕為鎮國之寶,倫為奏,請得留 設。琉球有請如安南,海外遼遠不得,即請乞,下禮官 議,議從其請。使至國奠冊如禮,嗣王清稽首上告天 朝,詔敕藏金匱八葉于茲矣,請留,使者許之。比還遣 王親寧吉、長史蔡瀚表謝侃澄使《琉球錄》言《大明一 統志》載《琉球錄》,有落漈及王居壁下、聚髑髏非寔事。 又杜氏《通典》、《集事淵》、《海臝蟲錄》、《星槎勝覽》諸書所記 述,皆傳者妄也。

嘉靖十四年,敕封使陳侃等受琉球之贈。

按《明外史·琉球傳》:嘉靖十一年,陳侃、高澄持節往封。 及還,卻其贈。至十四年,貢使至,仍以十一年所贈封 使陳侃黃金四十兩進於朝,乃敕侃等受之。

嘉靖二十九年,琉球入貢,仍以陪臣子五人入國學。 按《明外史·琉球傳》云云。

嘉靖三十六年,貢使來,告王尚清之喪。遣使封其世 子,阻風未行。

按《明外史·琉球傳》:嘉靖三十六年,貢使來,告王尚清 之喪。先是,倭寇自浙江敗還,抵琉球境。世子尚元遣 兵邀擊,大殲之,獲中國被掠者六人,至是送還。帝嘉 其忠順,賜賚有加,即命給事中郭汝霖、行人李際春 封尚元為王。至福建,阻風未行。

嘉靖三十九年,封琉球世子尚元為王。

按《明外史·琉球傳》:嘉靖三十九年,其貢使亦至福建, 稱受世子命,以海中風濤叵測,倭寇又出沒無時,恐 天使有他慮,請如正德中封占城故事,遣人代進表 文方物,而身偕本國長史齎回封冊,不煩天使遠臨。 巡按御史樊獻科以聞,禮官言:遣使冊封,祖制也。今 使者欲遙受冊命,是委君貺於草莽,不可一。使者本 奉表朝貢,乃求遣官代進,是棄世子專遣之命,不可 二。昔正德中,占城王為安南所侵,竄居他所,故使者 齎回敕命,出一時權宜。今援失國之事,以儗其君,不 可三。梯航通道,柔服之常。彼所藉口者倭寇之警、風 濤之險爾,不知琛賨之輸納、使臣之往來,果何由而 得無患乎。不可四。曩占城雖領封,其王猶懇請遣使。 今使者非世子面命,又無印信文移。若輕信其言,倘 世子以遣使為至榮,遙拜為非禮,不肯受封,復上書 請使,將誰執其咎。此不可五也。乞命福建守臣仍以 前詔從事。若夫未受封而先謝恩,亦非故事。宜止聽 其入貢,其謝恩表文,俟世子受封後遣使上進,庶中 國之大體以全。帝如其言。元即受封,以四十一年夏, 遣使入貢謝恩。

嘉靖四十四年,琉球入貢。

按《明外史·琉球傳》云云。

穆宗隆慶 年,琉球三入貢。编辑

按《明外史·琉球傳》:隆慶中,凡三貢,皆送還中國飄流 人口。天子嘉其忠誠,賜敕獎勵,加賚銀幣。

神宗萬曆四年,封中山世子尚永為王。编辑

按《明外史·琉球傳》:萬曆元年冬,其國世子尚永遣使 告父喪,請襲爵。章下禮部,行福建守臣覈奏。明年冬 遣使賀登極。三年入貢。四年春,再貢。七月命戶科給 事中蕭崇業、行人謝杰齎敕及皮弁冠服、玉GJfont,封尚 水為中山王。明年冬,崇業等未至,世子復遣使入貢, 其後,修貢如常儀。

按《閩書》:隆慶五年,元卒,子永嗣。萬曆二年,遣給事中 蕭崇業、行人謝杰往,皆禮如初,然或以倭亂、或以風 期待渡于閩,凡三,閱歲乃行,使旋所錄極其往來險 阻艱辛狀。

萬曆八年,琉球遣陪臣子三人入南京國學。

按《明外史·琉球傳》:萬曆八年冬,遣陪臣子三人入南 京國學。

萬曆十九年,琉球遣使入貢,中山王尚永卒。

按《明外史·琉球傳》:萬曆十九年遣使來貢,而尚永隨 卒。禮官以日本方侵噬鄰境,琉球不可無王,乞令世 子速請襲封,用資鎮壓。從之。

按《閩書》:琉球國貧,無以給使者傔從。十九年,復以嗣 封請。于時倭犯朝鮮,海氛不靖,令其使者自齎詔冊 歸,使臣罷勿遣,更十餘年,朝鮮事解,復堅乞如故事, 上嘉其為不叛之臣,復許之。

萬曆二十三年,封其世子尚寧為王。

按《明外史·琉球傳》:萬曆二十三年,其世子尚寧遣人 請襲。福建巡撫許孚遠以倭氛未息,據先臣鄭曉領 封之議,請遣官一員齎敕至福建,聽其陪臣面領歸 國,或遣習海武臣一人,偕陪臣同往。禮官范謙議如 其言,且請待世子表至乃許。至二十八年,世子以表 至,其陪臣請如祖制遣官。禮官余繼登言:累朝冊封 琉球,動經數歲。使者蹈風濤之險,小國苦供億之煩。 宜一如前議從事。帝可之,命今後冊封,止遣廉勇武 臣一人偕請封陪臣前往,其祭前王,封新王,禮儀一 如舊章,仍命俟彼國大臣結狀至乃行。明年秋,貢使 以狀至,請仍遣文臣。乃命給事中洪瞻祖、行人王士 徵往,且命待海寇息警,乃渡海行事。已而瞻祖以憂 去,改命給事中夏子陽,以三十一年二月抵福建。而 按臣方元彥復以海上多事,警報頻仍,會巡撫徐學 聚疏請仍遣武臣。子陽、士徵則以屬國言不可爽,使 臣義當有終,乞堅成命慰遠人。章俱未報,而禮部侍 郎李廷機言:宜行領封初旨,并武臣不必遣。於是御 史錢桓、給事中蕭近高交章爭其不可,謂:此事當在 欽命未定之前,不當在冊使既遣之後,宜敕所司速 成海艘,勿誤今歲渡海之期。俟竣事復命,然後定為 畫一之規,先之以文告,令其領封海上,永為遵守。帝 納之。

萬曆四十年,日本以勁兵擄琉球國王,大掠而去。已 而釋歸,仍修貢如前,乃定十年一貢之例。

按《明外史·琉球傳》:萬曆三十三年七月,乃命子陽等 速渡海竣事。當是時,日本方強,有吞滅之意。琉球外 禦強鄰,內修貢不絕。至四十年,日本果以勁兵三千 入其國,擄其王,遷其宗器,大掠而去。浙江總兵楊宗 業以聞,乞嚴飭海上兵備,從之。已而其王釋歸,復遣 使修貢,然其國殘破已甚,禮官乃定十年一貢之例。 明年修貢如故。又明年再貢,福建守臣遵朝命卻還 之,使者怏怏而去。

萬曆四十四年,日本謀取臺灣琉球,遣使以聞。 按《明外史·琉球傳》:萬曆四十四年,日本有取雞籠山 之謀,其地名臺灣,密邇福建,尚寧遣使以聞,詔海上 警備。

熹宗天啟三年,中山王尚寧卒,其世子請封,以中國多事,未遣。编辑

按《明外史·琉球傳》:天啟三年,尚寧已卒,其世子尚豐 遣使請貢請封。禮官言:舊制,琉球二年一貢,後為倭 寇所破,改期十年。今其國休養未久,暫擬五年一貢, 俟新王冊封更議。從之。五年遣使入貢請封。六年再 貢。是時中國多事,而科臣應使者亦憚行,故封典久 稽。

愍帝崇禎二年,遣使封世子尚豐為王。编辑

按《明外史·琉球傳》:崇禎二年,其貢使又至請封,命遣 官如故事。禮官何如寵復以履險縻費,請令陪臣領 封。帝不從,乃命戶科給事中杜三策、行人楊掄往,成 禮而還。

崇禎四年,琉球遣使賀東宮冊立。

按《明外史·琉球傳》:崇禎四年秋,遣使賀東宮冊立。自 是,迄崇禎末,並修貢如儀。其虔事天朝,為外藩最云。 按《閩書》:琉球人深目多鬚,有職事者以金銀簪為差 等,廝賤祗空髮束之,土人結髻于右,漢裔結髮于中, 俱用色布纏首,紫黃為最,紅綠次之,青為下衣則寬博廣袖,制如道士,束大帶。亦以色布貴者纏文錦,地 多鋪板,簟潔不容塵,無貴賤皆著草屨,惟謁見使臣 始具冠履,殊苦束縛,近者亦戴中國方素巾,足不草 屨而鞋矣。婦女以墨黥手外指為花草鳥獸形,首不 簪珥,顏無粉黛,與男子同屨。富室以蘇蓆藉,屨底略 加皮緣,上衣之外更用幅,如帷周蒙背上。見人則以 蔽面,下裳長欲覆足,不令顯也。名族大姓之妻出入 戴箬笠,坐馬上,女僕三四從之。無羅紋布帽、織鬥、縷 雜、毛衣、螺貝之飾,君臣上下各有節級,王親雖尊,皆 不與政理武職則法司官、察度官、以司刑名遏闥官, 那霸港官,以司錢穀耳目官,以司訪問文職則設大 夫、長史、都通事等官,以專司朝貢之事。王則每日視 朝,自朝至日中昃,凡三次。群臣以搓手膜拜為敬,尊 且親者延之殿內,賜酒饌,疏則移時跪階下,輒起遇 聖壽長。至元旦日王統眾官肅冠服、嵩呼祝慶,儀同 內地。臣僚、父子、幼雖同寢,長必異處,食用匙、著,削素 木為之,異味先進尊者,子居親喪,數月不肉食。死者 以中元前後日用溪水浴其屍,去腐收骨,纏布裹草 襯土而殯。上不起墳。若王及陪臣之家,則以骸匣藏 山穴中,截木版為牖戶,歲時祭掃,啟視地無貨殖。商 賈鮮通,時時資潤于鄰島之富者,有盜竊,輒加開腹 劓剕之刑,鹽舶漁艇制與中國小異。陪臣入貢,則乘 巨艦航海而至,縛竹為篾,不駕舟楫,俗敬神,神以婦 人不二夫者為尸降,則數著靈異,能使愚民竦懼。王 及世子陪臣莫不稽首下拜,故國有不良,神輒告王, 指其人擒之,倭寇謀犯境,神輒易水為鹽,化米為沙, 尋即解去尸,婦名女君,首從動至二三百人,各頂草 圈,GJfont樹枝入王宮中。王宮建于山顛,國門榜曰:歡會 府,門傍曰:漏刻,殿門榜曰:奉神,圜堞儼然,石壁矗矗, 門前百武許砌石梯數重,左下甃小池,水自石龍口 噴出。榜曰瑞泉,王則汲之,殿宇渾素不雕鏤為奇巧。 山則南有太平,出禾苧。男女領耕織其中,西有古米, 出土絲,又有馬齒。地藪曠,饒樵牧。東北有硫黃、葉壁、 灰堆、繇奴、野剌普、吉佳七島,雜出紫菜、魚螯、海貝諸 物,黿鼊等嶼、彭湖等島蓋其大者。樹有鳳尾蕉,四時 不凋,野鮮熊、虎、豺、豹,而獨出鹿,且富牛、馬、羊、豕、雞,形 多瘦削,其價極廉。家不畜犬,愛養異色貓,有奇蛇可 入葯。鳥雀、穀蔬、果品、花木稍同中國,獨不宜茶茗,即 藝之亦不萌。蟲有壁間蝎虎,聲大噪。海錯如龍蝦、 蟳則味加閩越矣,賦法略如井田,王臣民各分土為 食,有事暫取諸民,事竣則已,婦人嚼米為酒。王主其 市易,有厲禁爨器,皆自閩往,非所有也。地產貝甚多, 獨用日本小錢如宋季鵝眼綖環,將十折一,厥田沙 礫瘠薄,樹藝鹵莽,日食飯僅一二碗。地卑濕,氣候常 溫,隆冬沍寒,亦有小雪。陪臣子弟與凡民之秀則請 致士大夫教之,以儲長史、通事、習華言入貢。餘不慧 者宗倭僧學書番字而已。間有學詩,僅曉聲律,偶對。 其地去彭湖不下數千里。《宋志》云與泉州煙火相望, 閩人嘗言霽旦登鼓山可望琉球,皆非也。又有小琉 球與閩海稍近,未嘗朝貢,或言并入琉球饒甲矢人 武健以金鼓為節,鄰國目為勍敵其國。西南則暹羅, 東北則日本,聞東隅有人鳥語鬼形不相往來,蓋毗 舍那國云。貢物曰馬,曰刀,曰金銀、酒海,曰金銀粉 匣,曰瑪瑙,曰象牙,曰螺殼,曰海蚆,曰擢子扇,曰泥金 扇,曰生紅銅,曰錫,曰生熟夏布,曰牛皮,曰降香,曰木 香,曰檀香,曰速香,曰丁香,曰黃熟香,曰蘇木,曰烏木, 曰胡椒,曰硫黃,曰磨刀石,以上象牙等物,進收硫黃、 蘇木、胡椒運送南京該庫,馬就于福建發缺馬,騾站 走遞磨刀石發福建官庫收貯。

皇清编辑

世祖章皇帝順治六年。编辑

《大清會典》:順治六年,琉球國差官奉

表納款。

按:大琉球在東南海中,本有中山王、山南王、山北王,後惟中山王,世稱尚氏。順治六年,請貢,定貢期二年一次,貢道由福建閩縣。

順治八年

《大清會典》:順治八年,琉球國差齎表官及通事到京。

敕諭一道。

諭該國將明季敕印繳換,即令差官齎去。

順治十一年

《大清會典》:順治十一年,琉球國王世子尚質遣使奉

表進貢方物,遵奉

敕諭,繳到明季頒給鍍金銀印一顆,襲封王爵詔一

道,敕諭一道。

詔冊封國王世子尚質為中山王,遣官冊封。賜詔書一道,鍍金銀印一顆,令二年一貢,進貢人數

不得過一百五十人,許正副使二員,從人十五名入京,餘俱留邊聽賞。

康熙三年编辑

《大清會典》:康熙三年,中山王遣使奉表謝

恩進貢。

康熙四年

《大清會典》:康熙四年,中山王遣使進獻香品,慶賀 登極,進貢,其貢物有在梅花港口遭風飄溺者,奉 旨免其補進。

康熙五年

《大清會典》:康熙五年,補進貢物,奉

旨發回。

又令琉球國應進瑪瑙、烏木、降香、木香、象牙、錫、速香、丁香、檀香、黃熟香等十件,不係土產,免其進貢。

又題准琉球國進貢硫黃,應留福建督撫收貯,餘所貢方物令督撫差人解送,其來使不必齎送到京,即給賞遣回。

康熙六年

《大清會典》:康熙六年,題准琉球貢使仍令齎表入

覲。

康熙八年

《大清會典》:康熙八年,琉球國進貢,耳目官到京,于常

貢外加進紅銅及黑漆、嵌螺、茶碗。

康熙十年

《大清會典》:康熙十年,琉球國世子尚貞差官進貢,于

常貢外加進鬃煙、番紙、蕉布,其被風飄失貢物,免其查議。

康熙十三年

《大清會典》:康熙十三年,琉球國差官進貢,于常貢外

加進紅銅及火爐絲煙。

康熙十八年

《大清會典》:康熙十八年,琉球國補進十七年貢物,除

赴京存留官伴外,其餘員役令先乘原船歸國。康熙二十年

《大清會典》:康熙二十年,琉球國遣使進貢,奉

諭琉球國進貢方物,以後止令貢硫黃、海螺殼、紅銅

其餘不必進貢。

又中山王世子尚貞奏請襲封,禮部題准。

賜敕承襲中山王,併賜卹故王銀絹、祭文、謄黃,令來

使齎往。

康熙二十一年

《大清會典》:康熙二十一年,遣官

冊封琉球國王,併

御書中山世土四字賜之。

康熙二十二年

《大清會典》:康熙二十二年,琉球國差耳目官具表進

貢。

康熙二十三年

《大清會典》:康熙二十三年,議准聽琉球國王遣陪臣

子弟入監讀書。

貢物舊有金銀罐、金銀粉匣、金銀酒海、泥金彩、畫屏風、泥金扇、泥銀扇、畫扇、蕉布、苧布、紅花、胡椒、蘇木、腰刀、大刀、鎗、盔甲、鞍馬、絲綿、螺盤,後俱免進,外有加,貢物無定額,熟硫黃一萬二千六百斤,海螺殼三千個,紅銅三千斤。

康熙四十一年九月十三日,

上諭禮部:琉球國失水二人,拯救復甦,著地方官加

意贍養,俟便船資給發還,此等船隻損壞,人被溺傷皆因修GJfont不堅所致,嗣後琉球貢使回國時,該督撫須驗視船隻,務令堅固,以副朕矜恤遠人之意。

琉球部彙考二编辑

《明·一統志》

《琉球山川考》
编辑

黿鼊嶼 在國西水行一日。

高華嶼 在國西水行三日二嶼,隋陳稜率兵過此。 彭湖島 在國西水行五日,地近福州、泉州、興化漳 州四郡界,天氣晴明,望之隱然若煙霧中。

落漈 《元史》:水至彭湖漸低,近琉球謂之落漈,漈者, 水趨下不迴也。凡西岸漁舟到彭湖,遇颶風作,漂流 落漈,回者百一二。

《琉球使略》
编辑

頒賜國王编辑

紗帽一頂展角全 金廂犀束帶一條

大紅織金胸背麒麟圓領一件

常服羅一條     青褡護一條

綠貼裏一件     皮弁冠服一副柒旒皁皺紗皮冠一頂旒珠金事件全

玉圭一枝袋全     五章絹地紗皮弁服一套 大紅素皮弁服一件  纁色素前後裳一件 纁色素蔽膝一件玉鉤全 紅白素大帶二件 纁色粧花錦綬一件金鉤玉玎璫

大紅素紵絲舄一雙機全 素白中單一件

丹礬紅平羅銷金夾包袱四條

黑綠花紵絲一匹   深青素紵絲一匹

黑綠羅一匹     青素羅一匹

白氁絲布十匹

頒賜王妃编辑

黑綠花紵絲一匹   深青素紵絲一匹

黑綠羅一匹     青素羅一匹

白氁絲布十匹

頒賜祭品编辑

牛一隻       豬一口

羊一腔       饅頭五分

粉湯五分      蜂糖糕一盤

象眼糕一盤     高頂茶一盤

響糖五個      酥餅酥各四個 纏碗五個      降真香一炷

燭一對重二斤  焚燭紙一百張

酒二瓶

大琉球國

大琉球國

圖考

按《三才圖會》:大琉球國當建安東,水行五百里,多山 峒,有小王各為部隊,而不相救援。入國朝進貢不時, 王子及陪臣之子皆入太學讀書。

小琉球國

小琉球國

圖考

按《三才圖會》:小琉球國,國近東南有王子管轄地,產 玻璃、名香、異寶。

琉球部藝文编辑

《送高肅卿使琉球》
明·應大桂
编辑

爛爛封章臨海外,翩翩使節出皇州。天連遠水孤帆 曉,地入蠻林萬里秋。專對自能尊國體,壯心應不動 鄉愁。明年黃菊披離日,預釀芳樽待共酬。

琉球部紀事编辑

《春明夢餘錄》:禮部尚書夏言進《使琉球錄疏》祠祭清 吏,司案呈奉本部送禮科抄出,吏部等衙門,左給事 中等官陳侃等題:切念臣等奉命往琉球國封王,行 禮既畢,因待風坐三閱月,而後行,無所事事,因得訪 其山川、風俗、人物起居之詳,遂成一錄,錄之意大略 有二:臣等初被命時,禮部查封琉球國舊案,因曾遭 回祿之變,燒燬無存。其頒賜儀物等項,請查于內府 各監局而後明。福建布政司亦以年久,卷案為風雨毀壞,其造船并過海事,宜皆訪于耆民之家得之。至 於交際、禮儀,無從詢問,特令人至前使臣家詢其所 以,亦各彫喪而不知,後海道往來皆賴夷人為之,用 其禮儀曲折臣等臨事斟酌,期于不辱而已。因恐後 之奉使者亦如今日,故著為此錄,使之有徵,又嘗念 國家大一統之治,則必有信史,以載內外之事,如《大 明一統志》者,中載琉球之事,有云落漈者,水移下不 回也,舟漂落,百無一回。臣等嘗懼乎此,逕過不遇是 險,自以為大幸,至其國而詢之,皆不知有其水,則是 無落漈水,明矣。又云王所居壁下,多聚髑髏以為佳, 臣等嘗疑乎此意,其國王兇悍而不可與言也。至王 宮時,遍觀壁下亦皆累石,國王循循雅飭若儒生,然 在彼數月,雖國人亦不見其相殺,又何嘗以髑髏為 佳哉。是誌之所載皆訛也,不特誌書為然。杜氏《通典》、 《集事淵》、《海臝蟲錄》、《星槎勝覽》等書,凡載琉球事者,詢 之,百無一寔。若此者,何也。蓋琉球不習漢字,原無誌 書。華人未嘗親至其地,胡自而得其真也。以訛傳訛, 遂以為誌,何以信今而傳後。故集群書而訂正之,兼 以夷語、夷字并附于後,實不足以上呈睿覽。但念海 外之事知之者寡,一得之愚或可以備史館之採擇, 伏唯陛下恕其狂僭,下之禮部詳議施行等,因奉聖 旨,禮部看了來說,看來琉球遠在海濱,華人鮮至其 地,是故國俗、土風知之者寡。今按《一統志》等書所記, 事本傳聞,殊覺未盡者。據給事中陳侃等,親歷其地, 目擊其事,山川、風俗之殊,往來見聞,悉出實錄,因採 輯事跡、撰述成書,既以訂載,籍之所未盡,且俾後之 奉使者,有所考據,足見各官留心,使職誠可嘉,尚似 應俯,從所請,合無候命下之日,本部將所進《使琉球 錄》,付之史館,以備他日史館採集。

《明外史·琉球傳》:成化五年,貢使蔡璟言:祖父本福建 南安人,為琉球通事,傳至璟,擢長史。乞如制賜誥贈 封其父母。章下禮官,以無例而止。明年,福建按察司 言:貢使程鵬至福州,與指揮劉玉私通貨賄,並宜究 治。命治玉而宥鵬。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