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第125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一百二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方輿彙編 第一百二十五卷
方輿彙編 邊裔典 第一百二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方輿彙編邊裔典

 第一百二十五卷目錄

 屠州部彙考

  周成王一則

 般吾部彙考

  周成王一則

 州靡部彙考

  周成王一則

 都郭部彙考

  周成王一則

 樓煩部彙考

  周成王一則

 奇幹部彙考

  周成王一則

 解如部彙考

  北魏道武帝登國一則

 回紇部彙考一高車 回鶻 敕勒 鐵勒 薛延陀 契苾羽 都播 多覽葛

  骨利幹 拔野古 白霫 斛薛 奚結 思結 阿跌 僕骨 同羅 渾

  北魏道武帝登國二則 天興四則 太武帝始光一則 文成帝太安一則 孝文帝

  太和二則 宣武帝永平二則 孝明帝神龜一則 正光二則 孝靜帝天平一則 興和

  一則

  隋文帝開皇一則 煬帝大業二則

邊裔典第一百二十五卷

屠州部彙考编辑

成王 年,大會諸侯于成周,屠州入貢。编辑

按《汲冢周書》:王會解屠州黑豹。

屠州,狄之別也。

般吾部彙考编辑

成王 年,大會諸侯于成周,其西般吾入貢。编辑

按《汲冢周書·王會解》:其西般吾白虎。

次西般吾,北狄近西。

州靡部彙考编辑

成王 年,大會諸侯于成周,州靡入貢。编辑

按《汲冢周書·王會解》:州靡,費費其形人身,技踵自笑, 笑則上脣翕,其目食人。北方謂之吐嘍。

費費曰:裊羊好行立,行如人。被髮,前足稍長者也。

都郭部彙考编辑

成王 年,大會諸侯于成周,都郭入貢。编辑

按《汲冢周書·王會解》:都郭生生,若黃狗,人面能言。

都郭生生,北狄二名。

樓煩部彙考编辑

成王 年,大會諸侯于成周,樓煩入貢。编辑

按《汲冢周書·王會解》:樓煩以星施。星施者,珥旄。

樓煩,北戎。珥旄,所以為旄羽耳。

奇幹部彙考编辑

成王 年,大會諸侯于成周,奇幹入貢。编辑

按《汲冢周書·王會解》:奇幹善芳。善芳者,頭若雄雞佩。 之令人不昧。

奇幹,亦北狄。善芳,鳥名。

解如部彙考编辑

北魏

道武帝登國三年,討解如部,大破之。编辑

按《魏書·太祖本紀》:登國三年十有二月辛卯,車駕西 征。至女水,討解如部。大破之,獲男女雜畜十數萬。 按《高車傳》:初,太祖時,有吐突鄰部,在女水上,常與解 如部相為脣齒,不供職事。登國三年,太祖親西征,度 弱洛水,復西行趣其國,至女水上,討解如部落破之。 明年春,盡略徙其部落畜產而還。

=回紇部彙考一{{{1}}}

北魏

道武帝登國四年春正月,襲高車諸部,大破之。编辑

登國五年春三月,帝西征。次鹿渾海,襲高車袁紇部, 大破之。冬十月,討高車豆陳部于狼山,大破之。 按以上《魏書·道武帝本紀》云云。按《高車本傳》:高車, 蓋古赤狄之餘種也,初號為狄歷,北方以為敕勒,諸 夏以為高車、丁零。其語略與匈奴同而時有小異,或 云其先匈奴之甥也。其種有狄氏、袁紇氏、斛律氏、解 批氏、護骨氏、異奇斤氏。俗云匈奴單于生二女,姿容 甚美,國人皆以為神。單于曰:吾有此女,安可配人,將 以與天。乃于國北無人之地,築高臺,置二女其上,曰: 請天自迎之。經三年,其母欲迎之,單于曰:不可,未徹 之間耳。復一年,乃有一老狼晝夜守臺嗥呼,因穿臺 下為空穴,經時不去。其小女曰:吾父處我于此,欲以 與天,而今狼來,或是神物,天使之然。將下就之。其姊 大驚曰:此是畜生,無乃辱父母也。妺不從,下為狼妻 而產子,後遂滋繁成國,故其人好引聲長歌,又似狼 嗥。無都統大帥,當種各有君長,為性粗猛,黨類同心, 至于寇難,翕然相依。鬥無行陳,頭別衝突,乍出乍入, 不能堅戰。其俗蹲倨褻黷,無所忌避。婚姻用牛馬納 聘以為榮。結言既定,男黨營車闌馬,令女黨恣取,上 馬袒乘出闌,馬主立于闌外,振手驚馬,不墜者即取 之,墜則更取,數滿乃止。俗無穀,不作酒,迎婦之日,男 女相將,持馬酪熟肉節解,主人延賓亦無行位,穹廬 前叢坐,飲宴終日,復留其宿。明日,將婦歸,既而將夫 黨還入其家馬群,極取良馬。父母兄弟雖惜,終無言 者。頗諱娶寡婦而優憐之。其畜產自有記識,雖闌縱 在野,終無妄取。俗不清潔。喜致震霆,每震則叫呼射 天而棄之移去。至來歲秋,馬肥,復相率候于震所,埋 羖羊,然火,拔刀,女巫祝說,似如中國祓除,而群隊馳 馬旋繞,百GJfont乃止。人持一束柳桋,回豎之,以乳酪灌 焉。婦人則以皮裹羊骸,戴之首上,縈屈髮鬢而綴之, 有似軒冕。其死亡葬送,掘地作坎,坐屍于中,張臂引 弓,佩刀挾槊,無異于生,而露坎不掩。時有震死及疫 癘,則為之祈福。若安全無他,則為報賽。多殺雜畜,燒 骨以燎,走馬遶旋,多者數百GJfont,男女無小大皆集會, 平吉之人則歌舞作樂,死喪之家則悲吟哭泣。其遷 徙隨水草,衣皮食肉,牛羊畜產盡與蠕蠕同,唯車輪 高大,輻數至多。後徙于鹿渾海西北百餘里,部落強 大,常與蠕蠕為敵,亦每侵盜于國家。太祖親襲之,大 破其諸部。後太祖復度弱洛水,西行至鹿渾海,停駕 簡輕騎,西北行百餘里,襲破之,虜獲生口馬牛羊二 十餘萬。復討其餘種于狼山,大破之。

天興二年春正月,車駕北巡襲高車,大破之。编辑

按《魏書·道武帝本紀》:天興二年正月庚午,車駕北巡, 分命諸將大襲高車。大將軍、常山王遵等三軍從東 道出長川,鎮北將軍、高涼王樂真等七軍從西道出 牛川,車駕親勒六軍從中道自駮髯水西北。二月丁 亥朔,諸軍同會,破高車雜種三十餘部,獲七萬餘口, 馬三十餘萬匹,牛羊百四十餘萬頭。驃騎大將軍、衛 王儀督三萬騎別從西北絕漠千餘里,破其遺迸七 部,獲二萬餘口,馬五萬餘匹,牛羊二十餘萬頭,高車 二十餘萬乘,并服玩諸物。還次牛山及薄山,並刻石 記功。班賜從臣各有差。庚戌,征虜將軍庾岳破張超 于勃海。超走平原,為其黨所殺。以所獲高車眾起鹿 苑,于南臺陰,北距長城,東包白登,屬之西山,廣輪數 十里。鑿渠引武川水注之苑中,疏為三溝,分流宮城 內外。又穿鴻雁池。三月己未,車駕至自北伐。按《高 車本傳》:車駕巡幸,分命諸將為東西二道,太祖親勒 六軍從中道,自駮髯水西北,徇略其部,諸軍同時雲 合,破其雜種三十餘落。衛王儀別督將從西北絕漠 千餘里,復破其遺迸七部。于是高車大懼,諸部震駭。 太祖自牛川南引,大校獵,以高車為圍,騎徒遮列,周 七百餘里,聚雜獸于其中。因驅至平城,即以高車眾 起鹿苑,南因臺陰,北距長城,東包白登,屬之西山。 天興三年冬十一月,高車別帥敕力犍,率九百餘落 內屬。

天興四年春正月,高車別帥率其部三十餘落內附。 按以上《魏書·道武帝本紀》云云。按《高車本傳》:高車 姪利曷莫弗敕力犍率其九百餘落內附,拜敕力犍為揚威將軍,置司馬、參軍,賜穀二萬斛。後高車解批 莫弗幡豆建復率其部三十餘落內附,亦拜為威遠 將軍,置司馬、參軍,賜衣服,歲給廩食。

天興六年冬十月,詔將軍伊謂率騎二萬北襲高車, 十有一月,大破之。

按《魏書·道武帝本紀》云云。按《高車本傳》:蠕蠕社崙 破敗之後,收拾部落,轉徙廣漠之北,侵入高車之地。 斛律部部帥倍侯利患之,曰:社崙新集,兵貧馬少,易 與耳。乃舉眾掩擊,入其國落。高車昧利,不顧後患,分 其廬室,妻其婦女,安息寢臥不起。社崙登高望見,乃 招集亡散得千人,晨掩殺之,走而脫者十二三。倍侯 利遂來奔,賜爵孟都公。倍侯利質直勇健過人,奮戈 陷陳,有異于眾。北方之人畏嬰兒啼者,語曰倍侯利 來,便止。處女歌謠云:求良夫,當如倍侯。其服眾如此。 善用五十蓍筮吉凶,每中,故得親幸,賞賜豐厚,命其 少子曷堂內侍。及倍侯利卒,太祖悼惜,葬以國禮,諡 曰忠壯王。後詔將軍伊謂率二萬騎北襲高車餘種 袁紇、烏頻,破之。

太武帝始光元年,遣左僕射安原等討高車,降者數十萬,徙置漠南。编辑

按《魏書·太武帝本紀》不載。按《高車本傳》:太祖時,分 散諸部,唯高車以類麤獷,不任使役,故得別為部落。 後世祖征蠕蠕,破之而還,至漠南按《本紀》在始光元年,聞高車 東部在已尼陂,人畜甚眾,去官軍千餘里,將遣左僕 射安原等討之。司徒長孫翰、尚書令劉潔等諫,世祖 不聽,乃遣原等并發新附高車合萬騎,至于已尼陂, 高車諸部望軍而降者數十萬落,獲馬牛羊亦百餘 萬,皆徙置漠南千里之地。乘高車,逐水草,畜牧蕃息, 數年之後,漸知粒食,歲致獻貢,由是國家馬及牛羊 遂至于賤,氈皮委積。

文成帝太安 年,高車大會祭天,駕幸其地。编辑

按《魏書·文成帝本紀》不載。按《高車本傳》:高宗時,五 部高車合聚祭天,眾至數萬。大會,走馬殺牲,遊遶歌 吟忻忻,其俗稱自前世以來,無盛于此。會車駕臨幸, 莫不忻悅。

孝文帝太和十四年,高車阿伏至羅遣使入貢。编辑

按《魏書·孝文帝本紀》不載。按《高車本傳》:高車之族, 又有十二姓:一曰泣伏利氏,二曰吐盧氏,三曰乙旃 氏,四曰大連氏,五曰窟賀氏,六曰達簿干氏,七曰阿 崙氏,八曰莫允氏,九曰俟分氏,十曰副伏羅氏,十一 曰乞袁氏,十二曰右叔沛氏。先是副伏羅部為蠕蠕 所役屬,豆崙之世,蠕蠕亂離,國部分散,副伏羅阿伏 至羅,與從弟窮奇,俱統領高車之眾十餘萬落。太和 十一年,豆崙犯塞,阿伏至羅等固諫不從,怒,率所部 之眾西叛,至前部西北,自立為王,國人號之曰候婁 匐勒,猶魏言大天子也。窮奇號候倍,猶魏言儲主也。 二人和穆,分部而立,阿伏至羅居北,窮奇在南。豆崙 追討之,頻為阿伏至羅所敗,乃引眾東徙。十四年,阿 伏至羅遣商胡越者至京師,以二箭奉貢,云:蠕蠕為 天子之賊,臣諫之不從,遂叛來至此而自豎立。當為 天子討除蠕蠕。高祖未之信也,遣使者于提往觀虛 實。阿伏至羅與窮奇遣使者簿頡隨于提來朝,貢其 方物。詔員外散騎侍郎可足渾長生復與于提使高 車,各賜繡褲褶一具,雜綵百匹。

太和  年,車駕南行,高車餘眾推紇樹者為主,叛 北歸。詔江陽王繼都督北討諸軍,高車降。

按《魏書·孝文帝本紀》不載。按《高車本傳》:高祖召高 車之眾隨車駕南討,高車不願南行,遂推表紇樹者 為主,相率北叛,遊踐金陵,都督宇文福追討,大敗而 還。又詔平北將軍、江陽王繼為都督討之,繼先遣人 慰勞樹者。樹者入蠕蠕,尋悔,相率而降。按《江陽王 繼傳》:繼,除平北將軍,鎮攝舊都。高車酋帥樹者擁部 民反叛,詔繼都督北討諸軍事,自懷朔以東悉稟繼 節度。繼表:高車頑黨,不識威憲,輕相合集,背役逃歸。 計其兇戾,事合窮極,若悉追戮,恐遂擾亂。請遣使鎮 別推檢,斬愆首一人,自餘加以慰喻,若悔悟從役者, 即令赴軍。詔從之。于是叛徒往往歸順。高祖善之,顧 謂侍臣曰:江陽良足大任也。車駕北巡,至鄴而高車 悉降,恆朔清定。繼以高車擾叛,頻表請罪。高祖優詔 喻之。

宣武帝永平元年七月,高車遣使朝貢。编辑

永平三年冬十月,高車遣使朝獻。

按以上《魏書·宣武帝本紀》云云。按《高車本傳》:窮奇 後為GJfont噠所殺,虜其子彌俄突等,其眾分散,或來奔 附,或投蠕蠕。詔遣宣威將軍、羽林監孟威撫納降人, 置之高平鎮。阿伏至羅長子蒸阿伏至羅餘妻,謀害 阿伏至羅,阿伏至羅殺之。阿伏至羅又殘暴,大失眾 心,眾共殺之,立其宗人跋利延為主。歲餘,GJfont噠伐高 車,將納彌俄突,國人殺跋利延,迎彌俄突而立之。彌 俄突既立,復遣朝貢,又奉表獻金方一、銀方一、金杖 二、馬七匹、駝十頭。詔使者慕容坦賜彌俄突雜綵六十匹。世宗詔之曰:卿遠據沙外,頻申誠款,覽揖忠志, 特所欽嘉。蠕蠕、GJfont噠、吐谷渾所以交通者,皆路由高 昌,掎角相接。今高昌內附,遣使迎引,蠕蠕往來路絕, 奸勢。不得妄令群小敢有陵犯,擁塞王人,罪在不赦。 彌俄突尋與蠕蠕主伏圖戰于蒲類海北,為伏圖所 敗,西走三百餘里。伏圖次于伊吾北山。先是,高昌王 麴嘉表求內徙,世宗遣孟威迎之,至伊吾,蠕蠕見威 軍,怖而遁走。彌俄突聞其離駭,追擊大破之,殺伏圖 于蒲類海北,割其髮,送于孟威。又遣使獻龍馬五匹、 金銀貂皮及諸方物,詔東城子于亮報之,賜樂器一 部,樂工八十人,赤紬十疋,雜綵六十匹。彌俄突遣其 莫何去汾屋引叱賀真貢其方物。

孝明帝神龜元年夏四月,高車國遣使朝貢。编辑

按《魏書·孝明帝本紀》云云。

正光三年,高車彌俄突敗于蠕蠕,蠕蠕殺之。國人立其弟伊匐,大破蠕蠕。编辑

按《魏書·孝明帝本紀》:正光三年夏四月,以高車國主 覆羅伊匐為鎮西將軍、西海郡開國公、高車王。按 《高車本傳》:肅宗初,彌俄突與蠕蠕主醜奴戰敗被禽, 醜奴繫其兩腳于駑馬之上,頓曳殺之,漆其頭為飲 器。其部眾悉入GJfont噠。經數年,GJfont噠聽彌俄突弟伊匐 還國。伊匐既復國,遣使奉表,于是詔遣使者谷楷等 拜為鎮西將軍、西海郡開國公、高車王。伊匐復大破 蠕蠕,蠕蠕王婆羅門走投涼州。

正光 年,伊匐與蠕蠕戰,敗歸,其弟越居殺伊匐自 立。

按《魏書·孝明帝本紀》不載。按《高車本傳》:正光中,伊 匐遣使朝貢,因乞朱畫步挽一乘并幔褥,鞦轡一副, 繖扇各一枚,青曲蓋五枚,赤漆扇五枚,鼓角十枚。詔 給之。伊匐後與蠕蠕戰,敗歸,其弟越居殺伊匐自立。

孝靜帝天平 年,高車越居復為蠕蠕所破,伊匐子比適復殺越居而自立。编辑

按《魏書·孝靜帝本紀》不載。按《高車本傳》云云。

興和三年,立高車越居子去賓為高車王。编辑

按《魏書·孝靜帝本紀》:興和三年夏四月戊申,阿至羅 國主副伏羅越居子去賓來降,封為高車王。按《高 車本傳》:興和中,比適又為蠕蠕所破。越居子去賓自 蠕蠕來奔,齊獻武王欲招納遠人,上言封去賓為高 車王,拜安北將軍、肆州刺史。既而病死。

编辑

文帝開皇二十年,晉王廣大破鐵勒部。编辑

按《隋書·文帝本紀》不載。按《鐵勒本傳》:鐵勒之先,匈 奴之苖裔也,種類最多。自西海之東,依據山谷,往往 不絕。獨洛河北有僕骨、同羅、韋紇、拔也古、覆羅並號 俟斤,蒙陳、吐如紇、斯結、渾、斛薛等諸姓,勝兵可二萬。 伊吾以西,焉耆之北,傍白山,則有契弊、薄落職、乙咥、 蘇婆、GJfont曷、鳥讙、紇骨、也咥、於尼讙等,勝兵可二萬。金 山西南,有薛延陀、咥勒兒、十槃、達契等,一萬餘兵。康 國北,傍阿得水,則有訶咥、曷、撥忽、比千、具海、曷比 悉、何養蘇、拔也未渴達等,有三萬許兵。得嶷海東西, 有蘇路羯、三索咽、蔑促、隆忽等諸姓,八千餘。拂菻東 則有恩屈、阿蘭、北褥九離、伏嗢昏等,近二萬人。北海 南則都波等。雖姓氏各別,總謂為鐵勒。並無君長,分 屬東、西兩突厥。居無恆所,隨水草流移。人性凶忍,善 於騎射,貪婪尤甚,以寇抄為生。近西邊者,頗為藝植, 多牛羊而少馬。自突厥有國,東西征討,皆資其用,以 制北荒。開皇末,晉王諱北征,納民,大破步迦可汗,鐵 勒於是分散。

煬帝大業元年,突厥處羅可汗擊鐵勒。编辑

按《隋書·煬帝本紀》不載。按《鐵勒本傳》:大業元年,突 厥處羅可汗擊鐵勒諸部,厚稅斂其物,又猜忌薛延 陀等,恐為變,遂集其魁帥數百人盡誅之。由是一時 反叛,拒處羅,遂立俟利發俟斤契弊歌楞為易勿真 莫何可汗,居貪汙山。復立薛延陀內俟斤字也咥為 小可汗。處羅可汗既敗,莫何可汗始大。莫何勇毅絕 倫,甚得眾心,為鄰國所憚,伊吾、高昌、焉耆諸國悉附 之。其俗大抵與突厥同,唯丈夫婚畢,便就妻家,待產 乳男女,然後歸舍,死者埋殯之,此其異也。

大業三年,鐵勒遣使貢方物。

按《隋書·煬帝本紀》不載。按《鐵勒本傳》:大業三年,遣 使貢方物,自是不絕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