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34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三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三十四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三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三十四卷目錄

 初生部雜錄

 初生部外編

 週歲部彙考

  顏氏家訓風操篇

 週歲部紀事

人事典第三十四卷

初生部雜錄编辑

《書經召誥》:「若生子,罔不在厥初生,自貽哲命。」

《詩經大雅大明章》:「太任有身,生此文王。纘女維莘,長 子,維行篤生。武王保右命爾,燮伐大商。」按注克纘太 任之女事者,維此莘國以其長女來嫁于我,天又篤 厚之,使生武王。保之、助之、命之,而使之順天命以伐 商也。

《崧高章》維嶽降神,「生甫及申。」

《洛書甄耀度黃帝》曰:「凡人生一日,天帝賜算三萬六 千,又賜紀二千,聖人得三萬六千七百二十,凡人得 三萬六千,一紀主一歲,聖人加七百二十。」

《山海經南山經》:「杻陽之山有獸焉,其狀如馬而白首, 其文如虎而赤尾,其音如謠,其名曰鹿蜀,佩之宜子 孫。」按注:佩謂帶其皮尾。

《西山經》「崇吾之山有木焉,員葉而白柎,赤華而黑理, 其實如枳,食之宜子孫。」

《中山經》「青要之山有鳥焉,名曰鴢,其狀如鳧,青身而 朱目赤尾,食之宜子。」

《道德經元符》篇:「含德之厚,比于赤子,毒蟲不螫,猛獸 不據,攫鳥不搏,骨弱筋柔而握固,未知牝牡之合而 䘒作,精之至也;終日號而嗌不嗄,和之至也。」 《家語執轡篇》:「子夏問于孔子曰:『商聞《易》之生人及萬 物鳥獸昆蟲,各有奇偶,氣分不同,而凡人莫知其情, 惟達道德者能原其本焉。天一,地二,人三三如九,九 九八十,一,一主日,日數十,故人十月而生』。」「八九七十 二,偶以承奇,奇主辰,辰為月,月主馬,故馬十二月而 生。」七九六十三,三主斗,斗主狗,故狗三月而生。六九 五十四,四主時,時主豕,故豕四月而生。五九四十五, 五為音,音主猿,故猿五月而生。四九三十六,六主律, 律主鹿,故鹿六月而生。三九二十七,七主星,「星主虎, 故虎七月而生。二九一十八八主風,風主蠱,故蟲八 月而化。其餘各從其類矣。鳥魚生陰而屬于陽,故皆 卵生。齕吞者八竅而卵生,齟嚼者九竅而胎生。晝生 者類父,夜生者類母。敢問其然乎?」孔子曰:「然。吾昔聞 諸老聃,亦如汝之言。」

《莊子·天地篇》:「厲之人夜半生子,遽取火而視之,汲汲 然唯恐其似己也。」

《風俗通》:「俗間多有禁忌,生三子者,五月生者,以為妨 害父母。」

譙周《法訓》:「一產二子者,當以後生者為兄,言其先胎 也。」答曰:「此野人之鑿語耳。君子不測暗,安知胎之先 後也?」

《博物志》:「婦人妊娠,未滿三月,著婿衣冠,平旦左遶井 三匝,詳觀影而去,勿反顧,勿令人知見,必生男。 婦人妊娠,不欲令見醜惡物,異類鳥獸,食當避其異 常味。不欲令見熊羆虎豹及射鳥射雉,食牛心、白犬 肉、鯉魚頭。席不正不坐,割不正不食,聽誦《詩》《書》諷詠 之音,不聽淫聲,不視邪色。以此產子,必賢明端正壽 考。」所謂父母胎教之法。故古者婦人妊娠,必慎所感, 感于善則善,感于惡則惡矣。妊娠者,不可啖兔肉,又 不可見兔,令兒脣缺;又不可啖生薑,令兒多指。 《續博物志》:「日月蝕而私者,生兒則多疾。日月晦朔弦 望而私者,生兒則愚癡。瘖瘂鉤絞了戾逐陣而私者, 生兒多凶暴無禮。亦猶木日造麴而酸,水日造醬則 生蟲。九焦日種穀。則不生芽。六合日遣鬼。鬼不去火 日安蜂。」則《蜜。苦土》日種麻。則不生。

《計然》云:「人受命于天地,變化而生。一月而膏,二月而 脈,三月而胚,謂如水胞之狀。四月而胎,謂如水中蝦 䗫胎也。五月而筋,六月而骨,謂血氣變為肉,肉為脂, 脂為骨也。七月而成形,八月而動,九月而躁,十月而 生。」

《西溪叢語》:《左氏》:「莊公寤生,驚姜氏,故名曰寤生,遂惡 之。」杜預曰:「寐寤而莊公已生,故驚而惡之甚,言其生 之易也。」據《風俗通》不舉寤生子,俗說兒墮地未可開 目便能視者,謂之寤生子,妨父母。鄭武公老終天年, 姜氏亦然,豈有妨父母乎?其說與杜預異。

《緗素雜記》《舊唐書》載,明皇時,宰相李林甫,自無學術, 僅能秉筆,有才名于時者,尤忌之。林甫典選部時,選 人嚴迥判語「杕杜」二字,林甫不識,謂吏部侍郎韋陟 曰:「此謂『杕杜何也』?」陟俛首不敢言。又太常少卿姜度 妻誕子,林甫手書慶之曰:「聞有弄麞之慶。」客視之掩口。故東坡云:「甚欲去為湯餅客,惟愁錯寫弄麞書。」蓋 用此也。惜乎《新史》不載其事。

《臨漢詩話》:寇萊公七月十四日生,魏野詩云:「何時生 上相,明日是中元。」李文定公迪八月十五日生于黔 中,作《中秋八月》詩以獻,僅數百言,皆以月況文定。其 中句有「蟾輝吐光育萬種,我公蟠屈為心胸。」「老桂根 株撼不折,我公得此為清節。」「孤輪碾空周復圓,我公 得此為機權。」「餘光燭物無洪細,我公得此為經濟。」終 篇大率皆如此。

《希通錄晉語》:胥臣對文公曰:「昔者太任娠文王不變 沙瘦于豕牢,而得文王不加疾焉。」韋氏云:「瘦,小也。沙, 便也。豕牢,廁也。不加疾,言易也。設有是事,猶當翦焉, 況於誣乎?」老泉《帝嚳論》嘗闢吞卵等事為庶幾。胥臣 之言無稽甚矣。

《雲麓漫抄》:秦益公生日,蜀人李善詩云:「無窮身有無 窮樂,第一人為第一官。」其後言者以為過,有旨禁之, 仍著為令。然前輩類多有之,如荊公、東坡皆有曾魯 公《張文定生日詩》,又載「曾郡守獻秦十純,裴度只今 稱聖相」之句。解云:「李義山《韓碑》詩『帝得聖相相曰度』。 蓋取《晏子春秋》:『仲尼,魯之聖相也』。」意以禁生日詩為 非「聖相」為可稱,其他詬訾前賢為不少。

《彥周詩話》:錢昭度能詩,嘗作呂申公《夷簡生日詩》云: 「磻溪重得呂,維嶽再生申。」可謂著題。

《愛日齋藂抄》:《顏氏家訓》言:江南風俗,二親若在,每至 生日,常有酒食之事。無教之徒,雖以孤露,其日皆為 供頓,酣暢聲樂,不知有所感傷。程氏云:「人無父母,生 日當倍悲傷,更安忍置食張樂以為樂?若具慶者可 矣。」此同顏訓之意,固不論在上者。然如梁元帝當載 誕之辰,輒齋素講經。唐太宗謂長孫無忌曰:「『是朕生 日,世俗皆為歡樂,在朕翻為感傷。今君臨天下,富有 四海,而欲承顏膝下,永不可得,此子路有負米之恨 也。《詩》云:『哀哀父母,生我劬勞』。奈何以劬勞之日,更為 宴樂乎』?泣數行下,群臣皆流涕。」則前世人主未以生 日為重,而慶賀成俗已久矣。《漫錄》又記唐中宗以降 誕日宴侍臣內戚,與學士聯句,人主「生日,樂宴為壽」, 殆始見此,時固莫盛于明皇也。按開元十七年八月, 上以生日宴百官于花萼樓下,左丞相乾曜、右丞相 說帥百官上表,請以每歲八月初五日為千秋節,布 于天下,咸寧宴樂,休暇三日。此置節之始。十九年,以 千秋節降死罪,流以下原之。此恩赦之始。二十四年 八月千秋節,群臣皆獻寶鏡。九齡獻《千秋金鏡錄》至 代宗大曆元年十月,上生日,諸道節度獻金帛、器服、 珍玩、駿馬,此受貢之始。德宗以誕日歲詔佛老大論 麟德殿,并詔給事中徐岱等講說,此說法之始。穆宗 長慶元年詔:「七月六日是朕載誕之辰,其日百僚命 婦宜于光順門進名參賀。朕門內與百僚相見,雖嘗 敕停」,尋復行之。此進名受賀之始。長慶四年,敬宗初 立,徐泗觀察使王知興以上生日,請于泗州置戒壇, 度僧尼資福。此度僧之始。文宗開成二年詔:「朕之生 辰,不欲屠宰,用表好生,非是信尚空門,將希無妄之 福。自今宴會蔬食,任陳脯醢,永為常例。」此禁屠宰之 始。紀節以來,襲為大典。雖本自開元,而明皇久以生 日為重矣。王皇后寵衰,泣曰:「三郎獨記不得,何忠脫 紫半臂,換一斗麪,為生日湯餅耶?」蓋舊事也。明皇不 惟自壽,每至讓皇帝憲生日,必幸其宅,移時宴樂。惠 宣太子業被疾,明皇自視。會既愈,幸其第,置酒賦詩, 為初生歡。此愷悌之至情。天寶十四年六月一日,貴 妃楊氏生日,幸華清宮,于長生殿奏新曲,會南海進 荔枝,因名《荔枝香》。天寶十載正月,安祿山生日,賜衣 服、玩器、酒饌,以宮妾蕃將,亦用此。朱仲新云:「唐人生 日,多具湯餅,引夢得《送張與詩》:『爾生始懸弧,邀我作 上賓。引箸舉湯餅,祝賜天麒麟』。此當謂初生時,少陵 自有宗武詩也。」《雲溪友議》載:「西川韋相公皋,因作生 日節鎮,皆」貢珍奇,獨東川盧八座送一歌姬為饋 禮。生男子設弧于門左,女子設帨于門右,三日始負 子,男射女否如東。魏高澄尚馮翊公主,生子三日,時 帝幸其第,錫錦彩。唐章敬吳后生代宗,三日,元宗臨 澡之。王毛仲妻產子三日,元宗命高力士賜酒饌金 帛,授其兒。五品官姜崿以公主子生三日,元宗曰:「他 物無以餉吾孫。」賜六品官緋衣銀魚。又武后時,拾遺 張德生男,三日,殺羊會同僚。補闕杜肅告其屠殺,楊 太真以錦繡為襁褓裹。祿山云:「貴妃三日洗兒也。」皆 以三日為重。東坡賀子由生孫云:「昨聞萬里孫已振, 三日浴。」今俗以三朝浴兒,殆古意也。晬謂子生一歲。 《顏氏家訓》:江南風俗,兒生一期,為製新衣,盥浴裝飾, 男則用弓矢紙筆,女則刀尺針縷,并加飲食之物及 珍寶玩,置之兒前,觀其發意所取,以驗貪愚廉知,名 之為「試兒。」親表聚集燕享云。《玉壺野史》記曹武惠王 始生,周晬日,父母以百玩之具羅于席,觀其所取。武 惠王左手提干戈,右手提俎豆,斯須取一印,餘無所 視。曹,真定人,江南遺俗乃如此,今俗謂試周是也。惟相傳滿月,且文之為彌月,指《詩》「誕彌厥月」言之。按《毛 詩》曰:「誕,大也。彌,終也。」鄭氏曰:「終十月而生。」呂成公註 莆田鄭氏曰:「彌,滿也。」其義非謂兒生及月。《唐書》:高宗 龍朔三年,子旭輪生滿月,大赦。《北戶錄》云:「嶺俗,家富 者,婦產三日或足月洗兒,作團油飯,以煎魚蝦雞鵝 豬」羊灌腸蕉子薑桂豆豉為之。陸務觀謂此即東坡 記盤遊飯,語相近,必傳者之誤,其云足月,即滿月也。 東坡又記閩人生子三日浴兒時,家人及賓客皆戴 蔥錢曰:「蔥使兒聰明,錢使兒富大。」要三日之禮,通古 今當共重耳。

《揮麈前錄》:賜生辰器幣,起于唐以寵藩鎮,五代至遣 使命,周世宗眷遇魏宣懿,始以賜之。自是執政為例。 《嬾真子》:東坡詩云:「甚欲去為湯餅客,卻愁錯寫弄麞 書。」弄麞,乃李林甫事。湯餅,人皆以為明皇王后故事, 非也。劉禹錫《贈進士張盥》詩云:「憶爾懸弧日,余為座 上賓。舉著食湯餅,祝辭添麒麟。」東坡正用此詩,故謂 之湯餅客也。必食湯餅者,則世所謂長命麵者也。 《容齋續筆》:今時人家雙生男女,或以後生者為長,謂 受胎在前;或以先生者為長,謂先後當有序。然固有 經一日或亥子時生,則弟乃先兄一日矣;辰時為弟, 巳時為兄,則弟乃先兄一時矣。按《春秋公羊傳》隱公 元年:「立適以長不以賢,立子以貴不以」長。何休注云: 「子謂左右媵及姪娣之子。質家親,親先立娣;文家尊, 尊先立姪。」其雙生也。質家据見立先生,文家据本意 立後生。乃知長幼之次,自商周以來,不同如此。 《甲申雜記》:見任執政官生日,賜以酒餼。張文定以宣 徽使在院,神宗特命賜之,非例也。

《石林燕語》:故事,生日賜禮物,惟親王見任執政官使 相,然亦無外賜者。元豐中,王荊公罷相居金陵,除使 相,辭未拜,官止特進,神宗特遣內侍賜之,蓋異恩也。 可談近世長吏生日,寮佐畫壽星為獻,例只受文字, 其畫卻回,但為禮數而已。王安禮自執政出知舒州, 生日屬吏為壽,或無壽星畫者,但有作畫軸紅繡囊 緘之,必謂退回。王忽令盡啟封,掛畫于廳事,標所獻 人名銜于其下。良久,引客焚香,共相瞻禮。其間無壽 星者,或有佛像,或神鬼。唯一兵官乃崔白畫二貓。既 至前,慚懼失措。或云:「時有囊緘《墓銘》者,吏不敢展,此 尤不可。」生日祝壽,墓銘凶事,非徒失獻芹之意,必須 貽禍,小節不可不戒。古人不欺幽隱,正謂此類。 《癸辛雜識》施仲山云:「士大夫至晚年,多事偏僻之術, 非惟致疾,然不能有子。蓋交感之道,必精與氣接,然 後可以生育。而偏僻之術,必加繫縛之法,氣不能過, 是以不能有子也。愛身者當慎之。」

《野客叢談》:《世說》載晉元帝生子,普賜群臣,殷羨謝曰: 「皇子誕育,普天同慶,臣無勳焉,猥蒙頒賚。」帝笑曰:「此 事豈可使卿有勳邪?」後南唐時,宮中嘗賜洗兒,果有 近臣謝表云:「猥蒙寵數,深愧無功。」此正用《世說》事。而 李後主亦曰:「此事如何著卿有功。」故東坡《洗兒詞》謂: 「深愧無功,此事如何著得儂」,又用《南唐史》中語。又觀 《北史》,有一事亦相類。秦孝王妃生男,隋文帝大喜,頒 賜群官有差。李文博曰:「今王妃生男,於群臣何事,乃 妄受賞?」此事亦然,但其言差隱耳。

《群碎錄》:寤生:《左傳》:鄭莊公寤生驚姜氏。杜氏註云:「寐 寤而莊公生。」《風俗通》云:兒生未能開目,視者曰寤生。 為是。

《空同子》雙生以後為兄者,昧化理也。凡產必前動,謂 之回轉無礙,則首始下,首下則生矣。即以受氣先後 疑,則回轉時,先氣者先出矣。斯造化至妙之幾,所以 全母子者也。予亦雙生子,先生者體大差長,亦獨先 齔。

《日知錄》:「生日之禮,古人所無。」余昔年流寓薊門生日有致餽者答書云小弁 之逐子始說我辰哀郢之放臣乃言初度《顏氏家訓》曰:江南風俗,兒生一 期,為制新衣,盥浴裝飾,男則用弓矢紙筆,女則刀尺 鍼縷,並加飲食之物及珍寶服玩,置之兒前,觀其發 意所取,以驗貪廉智愚,名之為「試兒。」親表聚集,因成 宴會。自茲以後,二親若在,每至此日,常有飲食之事, 無教之徒,雖已孤露。魏晉間人以父亡為孤露嵇康與山巨源絕交書少加孤露趙 彥深見母自陳幼小孤露亦謂之偏露唐孟浩然送莫氏甥詩平生早偏露其日皆為供 頓,酣暢聲樂,不知有所感傷。梁孝元年少之時,每八 月六日載誕之辰,嘗設齋講。自阮修容元帝所生母「薨後 此事亦絕。」是此禮起于齊、梁之間,逮唐、宋以後,自天 子至于庶人,無不崇飾。此日開筵召客,賦詩稱壽,而 于昔人「反本樂生」之意,去之遠矣

初生部外編编辑

《雲笈七籤》:「上清高聖太上大道君者,蓋二晨之精氣, 慶雲之紫煙,玉暉輝煥,金映流真,結化含秀,苞凝元 神,寄胎母氏,育形為人。母妊三千七百年,乃誕于西 那天鬱察山浮羅嶽丹元之阿。」

《高上玉皇本行集經》:昔有國名號光嚴妙藥,其國王 者,名曰凈德。時王有后,名寶月光。其王無嗣,一日思: 「我今將老,而無太子,身或崩歿,社稷九廟,委付何人。」 即便敕下詔諸道眾,于諸宮殿,清凈嚴潔,廣陳供養。 六時行道,遍禱真聖,已經半載,不退初心。忽從一夜 寶月光皇后夢太上道君與諸至真金姿玉質清凈 之儔,駕五色龍輿,擁耀星旌,蔭明霞蓋。是時太上道 君安坐龍輿,抱一嬰兒,身諸毛孔,放百億光,照諸宮 殿,作百寶色幢節前導,浮空而來。是時皇后心生歡 喜,恭敬接禮,長跪道前,白道君言:「今王無嗣,願乞此 子為社稷主,伏願慈悲哀憫聽許。」爾時道君答皇后 言:「願特賜汝。」是時皇后禮謝道君而乃收之。皇后收 已,便從夢歸,覺而有娠,懷胎一年,于丙午歲正月九 日午時誕于王宮。當生之時,身寶光燄,充滿王國。 《拾遺記》:帝顓頊高陽氏,黃帝孫昌意之子。昌意出河 濱,遇黑龍負元玉圖,時有一老叟謂昌意云:「生子必 葉水德而王。」至十年,顓頊生手有文如龍,亦有玉圖 之象。其夜昌意仰視天「北辰下化為老叟。」

帝嚳之妃,鄒屠氏之女也。軒轅去蚩尤之凶,遷其民 善者於鄒屠之地,遷惡者於有北之鄉。其先以地命 族,後分為鄒氏。屠氏女行不踐地,常履風雲,游於伊 洛,帝乃期焉,納以為妃。妃常夢吞日則生一子,凡經 八夢則生八子,世謂為「八神」,亦謂「八翌。」翌,明也,亦謂 八英,亦謂八力,言其神力英明,翌成萬象,億兆流其 神睿焉。

《竹書紀年》:「帝堯陶唐氏,母曰慶都,生於斗維之野,常 有黃雲覆其上。及長,觀于三河,常有龍隨之。一旦龍 負圖而至,其文要曰:『亦受天祜。眉八彩,鬚髮長七尺 二寸,面銳上豐下,足履翼宿。既而陰風四合,赤龍感 之,孕十四月而生堯于丹陵,其狀如圖。及長,身長十 尺,有聖德,封于唐,夢攀天而上。高辛氏衰,天下歸之』。」 帝禹。夏后氏母曰修己,出行見流星貫昴,夢接意感, 既而吞神珠,修己背,剖而生禹于《石紐》。

《遁甲開山圖》:女狄暮汲石紐山下,泉水中得月精如 雞子,愛而含之,不覺而吞,遂有娠,十四月而生夏禹。 《大戴禮記》:「顓頊娶于滕氏,滕氏奔之子謂之女祿氏 產老童,老童娶于竭水氏,竭水氏之子謂之高。」氏 產重黎及吳回,吳回氏產陸終,陸終氏娶于鬼方氏, 鬼方氏之妹謂之《女隤》氏產六子,孕而不粥三年,啟 其左脅,六人出焉:其一曰樊,是為昆吾;其二曰惠連, 是為參胡;其三曰籛,是為彭祖;其四曰萊,是為云鄶 人;其五曰安,是為曹姓;其六曰季連,是為羋姓。季連 產付祖氏,付祖氏產內熊,九世至於渠婁。鯀出自《熊 渠》,有子三人:其孟之名,為無康,為《句亶王》;其中之名, 為紅,為《鄂王》;其季之名,為疵,為《戚章王》。「昆吾」者,衛氏 也;「參胡」者,韓氏也;「彭祖」者,彭氏也;云「鄶人」者,鄭氏也; 「曹姓」者,邾氏也;「季連」者,楚氏也。

《風俗通》:「楚之先出自帝顓頊,其裔孫曰陸終,娶于鬼 方氏,是謂女嬇。蓋孕而三年不育,啟其左脅,三人出 焉,啟其右脅,三人又出焉。」

《吳越春秋》:無余傳世十餘,末君微劣,不能自立,轉從 眾庶,為編戶之民。禹祀斷絕十有餘歲。有人生而言 語,其語曰:「鳥禽呼嚥喋嚥喋。」指天向禹墓曰:「我是無 余君之苗末,我方修前君祭祀,復我禹墓之祀,為民 請福于天,以通鬼神之道。」眾民悅喜,皆助奉禹祭,四 時致貢,因共封立,以承越君之後。復夏王之祭,安集 鳥田之瑞,以為百姓請命。自後稍有君臣之義。 《釋迦氏譜普曜經》云:「菩薩住兜率天,有六十六億諸 天共議言:『今菩薩將降,當生何國?父母真正,宗族和 睦,威德雄猛,志性弘雅』。」各言諸國皆有。便問菩薩:「『何 國降神』?菩薩答云:『其國種姓,有六十種德,一生補處, 爾乃降神。今此釋種熾盛,五穀豐熟,人民滋茂,相承 德本,父性仁賢,母懷貞良,前五百世為菩薩母,應往 降神,處彼胞胎』。」《因果經》云:「又觀五事:一、觀眾生受道 熟未,即知皆是初發心來所成熟者;二、觀時者,即知 堪受清淨妙法;三、觀何國處在地心,即知此三千世 界閻浮提中,迦毗羅國最在地中;四、觀何族貴盛,即 知釋迦第一甘蔗苗裔,聖」王之後,五觀往緣,即知白 淨王過去有緣王真可為父母。又知其母壽命滿足 十月,生已七日便即命終。菩薩爾時為欲廣利諸天 故,現五衰相,又現五瑞:一光照大千,二地十八相動, 三魔宮隱蔽,四三光不明,五八部震駭。于時諸天見 是兩相,具問菩薩,菩薩答言:「當舍此天,生閻浮提。」諸 天聞已咸慕久住。菩薩答曰:「生無不死,愛合必離,諸 行無常,寂滅為樂。我生釋種出家成佛,當為眾生建 大法幢,竭煩惱海淨入正道,設大法會請諸天人,汝等亦當同餐法食。」諸天聞已,咸喜願生。

菩薩問天:「以何形貌降神母胎?」梵天強威白言:「梵典 所尊,象形第一。何以故?三獸渡水,兔馬未知深淺,用 譬二乘不達法本,象步盡底,以譬大乘解暢三界。」便 以春末夏初,樹始華茂,沸宿應下,化為白象,諸根寂 定,現從日光,所行不左,降母右脅瑞應。修行二經,皆 云:化乘六牙白象,冠日之精,發兜率宮,諸天翼從,滿 虛空中,作樂散華,大光普照。以四月八日明星出時, 降神母胎。夫人眠夢,見人乘象入右脅內,影現于外, 如在瑠璃,身安心樂。覺已具說王睹瑞相,召明占者, 皆曰:「此胎聖子當為輪王,若出家者必成正覺。」爾時 諸天皆見:菩薩已生王宮,當成佛道,「我等當為眷屬 及受法化。」于時凡有九十九億諸天下生人間;又有 從他化以下,生于人中,其數無量;又有色界諸天,為 受道故下生人間而作仙人。

時,王思惟懷娠將滿,作此念時,夫人白王欲往園觀。 即敕莊嚴藍毗尼園,華果泉池,欄楯階陛七寶莊飾, 鸞鳳眾鳥翔集其中,旛蓋妓樂香華備滿。十萬寶輦 四兵外備,采女,姿妙八萬四千給侍夫人。又擇童女 八萬四千,齎持香華先往彼園,又敕臣婦皆令侍從。 夫人爾時即昇寶輿,導從往林,滿空八部亦同隨往。 《大華嚴》云林中現瑞凡有十種。乃至十方諸佛臍中 放光。普照此林。現佛方來。

《普曜》云:「王后臨產,乘雲母車,遊憐鞞樹,坐師子床,六 反震動三千國土,四天挽車,梵王前導,樹為屈枝。」經 云:「十月滿足,于四月八日日初出時,于無憂樹下,華 葉茂盛,便舉右手,欲牽摘之,菩薩漸漸從右脅出。」《佛 所行讚》云:「古昔王生,或從股生、手生、頂生、腋生,我從 右脅而生。」《大善權經》:「菩薩欲不由胞胎,一頃成佛。為」 防人疑。恐是變化不受法故。現受胎生。《經》中前後所 現。皆滅疑生信。文多不載。今以四月八日入胎亦以此月八日生則十二月在 胎也

于時樹下生七莖七寶蓮花,大如車輪,菩薩墮蓮花 上,無扶侍者,自行七步。大善權云:「為應七覺,故行七 步。」《涅槃經》:於十方面,各行七步。經云:「便舉右手言:『我 於一切天人中,最尊最勝,無量生死盡矣,利益一切 天人』。」大善權云:舉手現相者,為除外道自尊,必墮惡 道故。《本起》云:「天上天下,惟我為尊,三界皆苦,何可樂 者?」

時四天王以天繒接侍,置寶几上;帝釋執蓋,梵王執 白拂,左右侍立;難陀龍王兄弟于空吐水,溫涼沐浴 身。《普曜》云:「釋梵雨香,九龍下香水浴身。」《修行》云:「水左 溫右冷,釋衣裹身,太子身黃金色。諸釋一日生五百 男。」《修行》云:「國中長者八萬四千,各誕是男。」

《佛祖歷代通》載,「周昭王瑕二十五年二月八日,世尊 生于迦毗羅衛國藍毗尼園,波羅叉樹下,從母摩耶 夫人右脅而出。姓剎利,父凈飯天。母大清凈。生時九 龍吐水,金盤沐已,相好莊嚴,具三十二大人之相。」諸 經有別。

《南齊書顧歡傳》:「歡著《夷夏論》。老子入關之天竺維衛 國,國王夫人名曰凈妙,老子因其晝寢,乘日精入凈 妙口中。後年四月八日夜半子時,剖左腋而生,墜地 即行七步,於是佛道興焉。」此出《元妙內篇》。

《續博物志》:「老君其母曾見日精下落,如流星飛入口 中,有娠,七十二歲而生于陳國渦水李樹下,剖左腋 而生,長一十二尺。」

《佛祖歷代通載》,周定王瑜二十一年丁巳,老聃氏於 是年九月十四日生于楚國陳郡苦縣瀨鄉曲仁里。 《魏書》云:「老聃父姓韓名乾,字元畢,母曰精敷,二合而 娠,孕八十年而生于李樹下,因以為姓。」

第九祖伏馱密多者,提伽國人,姓毗舍羅。既受佛陀 難提付囑,後至中印度行化。時有長者香蓋,攜一子 而來瞻禮,尊者曰:「此子處胎六十年,因號難生。」 第十祖脅尊者,中印度人也,本名難生。初將誕,父夢 一白象,背有寶座,座上安一明珠,從門而入,光照四 眾,既覺遂生。後值伏馱尊者,執侍左右,未嘗睡眠,謂 其脅不至席,遂號「脅尊」焉。

《指月錄》:「十祖脅尊者,中印度人,姓氏未詳,處胎六十 年。將誕之夕,母夢白象載一寶座,座置一明珠,入門 乃生。生而神光燭室,體有奇香。」

《佛國記》毗舍離國,毗舍離城北有塔,名放弓仗。以名 此者,恆水上流有一國王,王小夫人生一肉胎,大夫 人妬之,言:「汝生不祥之徵。」即盛以木函,擲恆水中,不 流。有國王遊觀,見水上木函,開看見千小兒,端正殊 特,王即取養之。遂便長大,甚勇健,所往征伐,無不摧 伏。次伐父王本國,王大愁憂,小夫人問王:何故愁憂? 王曰:「彼國王有千子,勇健無比,欲來伐吾國,是以愁 耳。」小夫人言:「王勿愁憂,但於城東作高樓,賊來時置 我樓上,則我能卻之。」王如其言,至賊到時,小夫人于 樓上語賊言:「汝是我子,何故作反逆事?」賊曰:「汝是何 人?云是我母。」小夫人曰:「汝等若不信者,盡仰向張口小夫人即以兩手搆兩乳,乳各作五「百道墮千子口 中。賊知是我母」,即放弓仗。

《外國圖》:「長人國娠六年乃生,而白首兒則長大乘雲 而不還」,龍類也。

《佛祖歷代通載》:「第十八祖伽邪舍多,摩提國人也,姓 鬱頭藍。父天蓋,母方聖,嘗夢大神持鑑,因時有娠,凡 七日而誕。肌體瑩如琉璃,未嘗洗沐,自然香潔。 第二十一祖婆修盤頭者,羅閱城人也,姓毗舍佉。父 光蓋,母嚴一家富而無子,父母禱于佛塔而求嗣焉。 一夕,母夢吞明暗二珠,覺而有孕。經七日,有一羅漢 名賢」眾,至其家,光蓋設禮,賢眾端坐受之。嚴一出拜, 賢眾辟席,云:「回禮法身大士。」光蓋罔測其由,遂取一 寶珠,跪獻賢眾,試其真偽。賢眾即受之,殊與遜謝。光 蓋不能忍,問曰:「我是丈夫,致禮不顧,我妻何德,尊者 辟之?」賢眾曰:「我受禮納珠,貴福汝耳。汝婦懷聖子生, 當為世燈慧日,故吾辟之,非重女人也。」賢眾又曰:「汝 婦當生二子:一名婆修盤頭,則吾所尊者也;二名芻 尼。昔如來在雪山修道,芻尼巢于頂上。佛既成道,芻 尼受報,為那提國王。佛記云:『汝至第二五百年生羅 閱城毗舍佉家,與聖同胞』。今無爽矣。」後一月果生二 子。

第二十三祖鶴勒那者,月氏國人也。姓婆羅門。父千 勝,母金光。以無子故,禱于七佛金幢,即夢須彌山頂 一神童持金環云:「我來也。」覺而有孕。

第二十五祖婆舍斯多者,罽賓國人也。姓婆羅門。父 寂行,母常安樂。初,母夢得神劍,因而有孕,即誕。拳左 手遇師子尊者,顯發宿因,密受心印。

天水趙氏,世為秦人。初,母張夫人夢梵僧謂曰:「當生 貴子。」即出囊中舍利使吞之。及誕,所夢僧白畫,入其 室,摩其頂曰:「必當大弘教法。」言訖而滅。既成人,高顙 高目,大頤方口,長六足五寸,其音如鐘。

《天台山德韶國師示寂》。師處州龍泉陳氏母。夜夢白 光觸體。因而有娠。及誕尤多奇異。

天衣義懷禪師,生陳氏,溫州樂清人。世以漁為業。母 夢星隕于屋,除而光照戶,遂娠。及生,尤多奇。

法雲圓通法秀禪師,秦州隴城人也。生辛氏,母夢僧 癯甚,鬚髮盡白,托宿曰:「我麥積山僧也。」覺而娠。先是 麥積山有僧,亡其名,日誦《法華》,與應乾寺魯和尚善, 嘗欲從之遊。方魯老之既去,緒語曰:「他日當尋我竹 鋪坡前銕彊嶺下。」俄有兒生其所,魯聞之,往觀焉,兒 為一笑。三歲,願隨魯歸,遂冒魯氏。

江州東林常總禪師,生劍州尤溪施氏。母夢男子頎 然色如金,握白芙蓉三柄以授之,但一柄得餘委地。 覺而娠。後誕三子,伯仲皆不育,《總》其季也。

徑山佛照德光禪師入寂,諱德光,姓彭氏,臨江新喻 人。父術,母袁,夢異僧入室,驚寤有娠。既生,乃祖曰:「吾 家世積德,乃生此兒,必光吾門。」因是命名。

《指月錄》:「酒仙遇賢禪師,姑蘇長洲林氏子。母夢吞大 珠而孕,生多異祥,貌偉怪,口容雙拳。」

天台山德韶國師,處州龍泉人,族陳氏。母葉夢白光 觸體,覺而娠,生而傑異。

吉州隆慶院慶閑禪師。福州古田卓氏子。母夢胡僧 授以明珠而孕。及生。白光照室。

宗杲大會普覺禪師,宣城奚氏子。其母夢一僧黑頰 隆鼻,神人衛之,造於臥室,問其何所居,對曰:「嶽北。」覺 而有身。哲宗元祐四年己巳十一月十日巳時誕。師 白光透室,舉邑稱異。

江州圓通道旻禪師,世稱「古佛。」興化蔡氏子母夢吞 摩尼寶珠,有娠。

週歲部彙考编辑

《顏氏家訓》。

《風操篇》
编辑

江南風俗,兒生一期,為製新衣,盥浴裝飾,男則用弓 矢紙筆,女則刀尺鍼縷,並加飲食之物,及珍寶服玩, 置之兒前,觀其發意所取,以驗貪廉愚智,名之為「試 兒。」親表聚集,致讌享焉。自茲已後,二親若在,每至此 日,常有酒食之事耳。

週歲部紀事编辑

《晉書桓溫傳》:「溫字元子,宣城太守彝之子也。生未期 而太原溫嶠見之曰:『此兒有奇骨,可試使啼』。及聞其 聲,曰:『真英物也』!彝以嶠所賞,故遂名之曰溫。」

《零陵先賢傳》:「鄭產,零陵人,為白土鄉嗇夫。時民家產 子,一歲輒出口錢,以故貧家鮮有舉子者。產勸百姓 勿殺子,口錢皆為代出,郡縣具以聞,上錢因得免,改 白土曰『更生鄉』。」

《錄異記》:「道士郄法遵居廬山簡寂觀,道行精確,獨力檢校,以歷數年,全無徒弟。忽夢元中法師謂之曰:『汝 無人甚見勤勞,今有童子,所恨年小耳』。既覺,話之於 眾,出山過民王家,有孩子年纔一晬,見法遵至,來抱 其足,不肯捨去。法遵去後,晝夜啼號,累日不息。法遵 至,則欣然迎之,其父母曰:『三五年後即捨為童子』。」果 符《元中夢授》之語。

《宋史曹彬傳》:「彬字國華,真定靈壽人。父芸,成德軍節 度都知兵馬使。彬始生周歲,父母以百玩之具羅于 席,觀其所取。彬左手持干戈,右手持俎豆,斯須取一 印,他無所視,人皆異之。」

《金史王庭筠傳》:「庭筠字子端,河東人。生未期,視書識 十七字。」

《海槎餘錄》:「黎俗,男女週歲即文其身,自云不然,則上 世祖宗不認其為子孫也。」身穿花厚布衣,露腿赤足, 頭戴漆帽,傍贅尺許雉尾二莖,披肩頷闊,可恥也。男 子家富者,兩耳復贅盞口大銀圈十數為富。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