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41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四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四十一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四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四十一卷目錄

 名字部彙考

  禮記曲禮 檀弓 郊特牲 內則 玉藻 雜記

  周禮地官

  儀禮士冠禮

 名字部總論

  穀梁傳名重父命

  白虎通姓名

  顏氏家訓風操篇

  冊府元龜名字 名諱

  兼明書放勳重華文命非名

 名字部藝文

  彭城相袁元服辨     後漢應劭

  孔邈名議        宋何承天

  宮吏之姓與太子同名議   齊邢卲

  為昭義王大夫謝賜改名表 唐崔行先

  諱辯            韓愈

  陳子淵等字說       宋葉適

  答高宗丞          前人

  錢則甫字說         前人

  胡GJfont名說          前人

  仲兄字文甫說        蘇洵

  名二子說          前人

人事典第四十一卷

名字部彙考编辑

《禮記》
编辑

《曲禮》
编辑

名子者,不以國,不以日月,不以隱疾,不以山川。

常語易及則避諱為難,故名子者不之用。大全王氏子墨曰:名子父之責也。命之名所以示之教也。以國非所以教謙也。以日月非所以教敬也。以隱疾非所以教之進乎。德也以山川非所以教之求諸己也。命名而必示之教申繻,所謂以德命為義者也。雖古人之名其子或有所因不盡,若是而曲禮之意蓋主乎。以德命也又況以諱事神周道也。名終而將諱之得不擇乎。可諱者以名之乎。子生三月而父名之既有以教其終身,而又慮其子。若孫之難避也,不亦太早計乎。非早計也。君子之所以示其子孫,無非為其遠之慮也。於名而慮其遠如是,則將無所不慮乎遠也。以為鬼神而諱之多,且百年少亦數十載之後矣。而其諱之難易基於一日,命名之初,是以君子之於子孫,無非於其始而謹之也。於名而謹其始如是,則將無所不謹,其始也。是《曲禮》之意也。

男子二十冠而字。

冠而字之敬其名也。

父前子名,君前臣名。

呂氏曰:事父者家無二尊,雖母不敢以抗之。故無長幼,皆名不敢致私敬於其長也。事君者國無二尊,雖父不敢以抗之,故無貴賤尊卑,皆名不敢致私,敬於其所尊貴也。春秋鄢陵之戰欒,書欲載晉侯其子鍼曰:書退此君前臣名,雖父亦不敢抗也。

女子許嫁,笄而字。

許嫁則十五而笄,未許嫁則二十而笄,亦成人之道也,故字之。

卒哭乃諱,禮不諱嫌名,二名不偏諱。

葬而虞虞而卒哭,凡卒哭之前,猶用事生之禮。故卒哭乃諱其名,嫌名音同者,不偏諱謂可單言。

逮事父母,則諱王父母,不逮事父母,則不諱王父母。

逮及也,庶人父母早死,不聞父之諱其祖,故亦不諱其祖有廟以事祖者,則不然也。

君所無私諱,大夫之所有公諱。

私諱不避於公朝大夫,則諱其先君也。

詩書不諱,臨文不諱。

不因避諱而易詩書之文改行事之語,蓋恐有惑於學者,有誤於承用也。

廟中不諱。

廟中之諱以卑避尊如有事於高祖,則不諱曾祖以下也。

夫人之諱,雖質君之前,臣不諱也,婦諱不出門,大功 小功不諱。

質猶對也,夫人之諱與婦之諱,皆謂其家先世門者其所居之宮門也,大功以下恩輕服殺,故亦不諱。

入竟而問禁,入國而問俗,入門而問諱。

問禁慮得罪於君也,問俗慮得罪於眾也,問諱慮得罪於主人也。

國君不名卿老世婦,大夫不名世臣姪娣,士不名家 相長妾。

不名不以名呼之也。上卿貴故曰:卿老世婦兩媵也,次於夫人而貴於諸妾也,世臣父在時老臣也,姪是妻之兄女娣是妻之妹,從妻來為妾也。大夫不世爵此有世臣者,子賢襲父爵也。家相助知家事者長妾,妾之有子者。

君大夫之子,不敢自稱曰余小子,大夫士之子,不敢 自稱曰嗣子某,不敢與世子同名。

列國之君與天子之大夫,其子皆不敢自稱余小子,避嗣天子之稱也。列國之大夫與士之子不敢自稱,嗣子某避嗣諸侯之稱也。呂氏曰世子君之適子也,諸侯之子不敢與之同名,亦避君也。若名之在世子之前,則世子為君亦不避穀梁。傳曰:衛齊惡衛侯惡何為君臣同名也,君子不奪人名不奪人親之所名。

君子已孤不更名。

名者始生三月之時父所命也,父沒而改之,孝子所不忍也。

子於父母,則自名也。

自稱其名。大全呂氏曰:子之名父母所命,敬親之命,不敢有他稱也。

天子不言出,諸侯不生名,君子不親惡,諸侯失地,名, 滅同姓,名。

賢者貴者皆謂之君子,天子無外,安得而言出然。而言出者德不足以君,天下而位號存焉耳。諸侯不生名,惟死而告終。然後名之然,有生名者。德不足以名君子,而位號存焉耳,故天子不言,出諸侯不生名,皆謂君子不親惡故也。疏曰:君子不親惡者謂孔子,書經見天子大惡書出以絕之諸侯,大惡書名以絕之君子不親,此惡故書出名以絕之也。

《檀弓》
编辑

幼名,冠字,五十以伯仲,死諡,周道也。

凡此之事,皆周道也。殷以上有生號,仍為死後之稱,更無別諡。堯舜禹湯之類是也,周則死後別立諡。朱子曰:儀禮賈公彥疏云,少時便稱,伯某甫至五十,乃去。某甫而專稱伯仲,如今人於尊者不敢字之,而曰:幾丈之類。

卒哭而諱,生事畢而鬼事始已,既卒哭,宰夫執木鐸 以命於宮曰:舍故而諱新,自寢門至於庫門。

高祖之父當遷者,諱多則難避,故使之舍,舊諱而諱新死者之名也。以其親盡故盡,故可不諱庫門,自外入之第一門。亦曰:皋門。

二名不偏諱。夫子之母名徵在,言在不稱徵,言徵不 稱在。

《郊特牲》
编辑

冠而字之,敬其名也。

《內則》
编辑

三月之末,擇日,剪髮為鬌,男角女羈,否則男左女右, 是日也,妻以子見於父,貴人則為衣服,由命士以下 皆漱澣,男女夙興。沐浴衣服,具視朔食。夫入門,升自 阼階,立於阼,西鄉,妻抱子出自房,當楣立,東面,姆先 相,曰:母某敢用時日,祗見孺子。夫對曰:欽有帥,父執 子之右手,咳而名之,妻對曰:記有成,遂左還授師,子 師辯告諸婦諸母名,妻遂適寢。

某妻姓某氏也,時日是日也。孺稚也,欽敬帥循也,言當敬教之使,循善道也。咳小兒笑聲謂父作咳聲,笑容以示,慈愛而名之也。記有成,謂當記識夫言教之成德也。諸婦同族卑者之妻也,諸母同族尊者之妻也。後告諸母欲名成於尊也,妻遂適寢復夫之燕寢也。

夫告宰名,宰辯告諸男名,書曰:某年某月某日某生, 而藏之,宰告閭史,閭史書為二,其一藏諸閭府,其一 獻諸州史,州史獻諸州伯,州伯命藏諸州府。夫入,食 如養禮。辯者遍

宰屬吏也,諸男同宗子姓也,藏之者以簡策書。子名而藏於家之書府也。二十五家為閭,二千五百家為州,州伯則州長也。閭史州史皆其屬吏也。閭府州府皆其府藏也。夫入食如養禮,謂與其妻禮食如婦,始饋舅姑之禮也。疏曰:此經所陳,謂卿大夫以下,故以名遍告同宗諸男。諸男卑者尚告則告諸父,可知。若諸侯絕宗,則不告也。

世子生,則君沐浴朝服。夫人亦如之,皆立於阼階,西鄉,世婦抱子,升自西階,君名之,乃降。

諸侯朝服,元端素裳夫人亦如之,者亦朝服也。當是展衣註云褖衣者,以見子畢,即侍御於君,故服御進之褖衣也。人君見世子於路寢,升自西階是自外而入也,凡生子無問妻妾,皆在側室。

適子庶子見於外寢,撫其首,咳而名之,禮帥初,無辭。

此適子蓋世子之弟,庶子則妾子也。外寢君燕寢也。燕寢在內以側室在旁,處內故謂此為外也。疏曰庶子見於側室,此以撫首咳名無辭之事,同故與適子連文云,見於外寢耳。

凡名子,不以日月,不以國,不以隱疾,大夫士之子,不 敢與世子同名,妾將生子,及月辰。夫使人日一問之, 子生三月之末漱澣夙齊,見於內寢,禮之如始入室, 君已食,徹焉。使之特餕,遂入御。公庶子生,就側室,三 月之末,其母沐浴朝服見於君,擯者以其子見,君所 有賜,君名之,眾子則使有司名之。

擯者傅姆之屬也,君所有賜者,此妾君所偏愛而特加恩賜者。故其子君自名之若眾妾之子,恩寵輕略者,即使有司名之也。疏曰:前文已云適子庶子見異於世子,今更重出者,以前適庶連文,故此特言庶子之禮。

庶人無側室者,及月辰。夫出居群室,其問之也,與子 見父之禮無以異也。

問之之禮,與執手咳名之事。欽帥記成之辭,皆與有爵者同。故云:無以異。

凡父在,孫見於祖,祖亦名之,禮如子見父,無辭。

應氏曰:辭者夫婦,所以相授受也。祖尊故有其禮,而無其辭。大全方氏曰:以祖名之,而不以父者,事統於尊故也。

《玉藻》
编辑

士於君所言大夫,沒矣則稱諡若字,名士,與大夫言, 名士,字大夫。

名士者士雖沒猶,稱其名以在君之前也。與大夫言而名士則謂士之生者也,大夫之生者則字之。

於大夫所,有公諱,無私諱,凡祭不諱,廟中不諱,教學 臨文不諱。

公諱本國先君之諱也,私諱私家之諱也。凡祭祭群神也。

凡自稱,天子曰予一人,伯曰天子之力臣,諸侯之於 天子,曰某士之守臣某,其在邊邑,曰某屏之臣某。

一者無對之稱,天子三公一相處內,二伯分主。畿外諸侯蓋股肱之臣,宣力四方者也。屏者藩屏之義,所以蔽內而捍外也。

其於敵以下,曰寡人,小國之君曰孤,擯者亦曰孤。

此章與曲禮小異,此據自稱為辭,彼則擯者之辭也。

上大夫曰下臣,擯者曰寡君之老,下大夫自名,擯者 曰寡大夫,世子自名,擯者曰寡君之適。

此明自稱與擯者之辭不同也。

公子曰臣孽,士曰傳遽之臣,於大夫曰外私。

適而傳世者謂之世子,餘則但稱公子而已。讀孽為GJfont者蓋比之木生之餘也。故以臣孽自稱驛,傳之車馬,所以供急遽之令。士賤而給車馬之役。使故自稱傳遽之臣也。家臣稱私此大夫,非己所臣事者,故對之言則,自稱外私也。

大夫私事使,私人擯則稱名。

私事謂非行聘禮,而以他事奉君命往,使鄰國也。隨行之人,當謂之介曰:擯者擯是主人之副。今以在賓館,而主國致禮,則己為主人故,稱擯也私人己之屬臣也。私事使而私人擯,則無問上大夫,下大夫皆降,而稱名以非正聘故也。

公士擯,則曰寡大夫,寡君之老,大夫有所往,必與公 士為賓也。

公士公家之士也。若正行聘禮以公士,為擯其下大夫,往行小聘之禮,則擯辭稱寡大夫。其上大夫往行大聘之禮,則擯辭稱寡君之老賓。讀為擯介也。謂大夫有正聘之,往必使公士作介也。方氏讀賓如字謂擯雖為賓,執事其實亦與之。同為賓而已。故曰:與公士為賓也。

《雜記》
编辑

卒哭而諱,王父母,兄弟,世父,叔父,姑,姊,妹,子與父同 諱。

卒哭以前,猶以生禮事之,故不諱其名卒。哭後則事以鬼道,故諱其名而不稱也。此專言父之所諱,則子亦不敢不諱。故曰:子與父同諱也,父之祖父母伯父叔父及姑等,於己小功以下。本不合諱,但以父之所諱,己亦從而諱也。若父之兄弟姊妹己自當諱,不以從父而諱也。又按不逮事父母,則不諱王父母,謂庶人此所言。以父是士,故從而諱

也。

母之諱,宮中諱,妻之諱,不舉諸其側,與從祖昆弟同 名則諱。

母為其親諱,則子於一宮之中,亦為之諱。妻為其親諱,則夫亦不得稱其辭,於妻之左右,非宮中非其側,則固可稱矣若母與妻所諱者,適與己從祖昆弟之名同則,雖他所亦諱之也。

過而舉君之諱則起,與君之諱同則稱字。

《周禮》
编辑

《地官》
编辑

媒氏凡男女自成名以上,皆書年月日名焉。

訂義鄭鍔曰:男女始生三月,父名之際,必記子版,則知其二十三十可以嫁娶之時矣。

《儀禮》
编辑

《士冠禮》
编辑

冠者立於西階東南面,賓字之,冠者對。

對應也,其辭未聞。下有賓祝辭,不見冠者,應辭。故云:未聞。

字辭曰:禮儀既備,令月吉日,昭告爾字,爰字孔嘉,髦 士攸宜,宜之於假,永受保之。曰伯某甫仲叔季,唯其 所當。

假大也宜之,斯為大矣。伯仲叔季,長幼之稱,甫是丈夫之美稱,或作父。唯其所當者,二十冠時與之作字,猶孔子生三月,名之曰丘。至二十冠而字之曰仲尼。有兄曰伯居第二則曰仲,但殷質二十為字之時,兼伯仲叔季呼之。周文二十為字之時,未呼伯仲。至五十乃加而呼之,故檀弓云五十以伯仲周道也。是呼伯仲之時,則兼二十字而言,若孔子生於周代,從《周禮》呼尼。甫至五十,去甫以尼配仲,而呼之曰:仲尼是也。若然。二十冠而字之,未呼伯仲叔季,今於二十加冠,而言者一則是殷家冠。時遂以二十字呼之,二則見周家若不死至,五十乃加而呼之。若二十已後死,雖未滿五十,即得呼伯仲知義然者。見慶父乃,是莊公之弟,桓六年莊公生,至閔公二年。慶父死時,莊公未滿五十,慶父乃是莊公之弟。時未五十慶父死號曰:共仲。是其死後,雖未五十得呼仲叔季,故二十冠時,則以伯仲叔季當擬之,故云:唯其所當也。

名字部總論编辑

《穀梁傳》

《名重父命》
编辑

秋八月戊辰,衛侯惡卒卿曰:衛齊惡今曰衛侯惡此 何為。君臣同名也,君子不奪人名。不奪人親之所名。 重其所以來也。王父名子也。

不奪人名謂親之所名,明臣雖欲改君不當聽也。君不聽臣易名者,欲使重父命也。父受命名於王父,王父卒。則聽王父之命名之,傳言王父則祖也。范云欲使人重父命也者,父命名於王父,王父卒。則己命子。

《白虎通》编辑

《姓名》
编辑

人必有名,何所以吐情,自紀尊事人者也。《論語》曰:名 不正,則言不順。三月名之何天道一時,物有變。人生 三月,目煦亦能笑與人相更答。故因其始有知,而名 之故禮服。傳曰:子生三月,則父名之於祖廟,於祖廟 者。謂子之親廟也。明當為宗祖主也。一說名之於燕 寢名者,幼少卑賤之稱也。寡略故於燕寢禮內,則曰: 子生君沐浴,朝服夫人亦如之。立於阼階西南,世婦 抱子,升自西階。君命之士,適子執其右。手庶子撫其 首。君曰:欽有帥。夫人曰:記有成,告於四境,四境者所 以遏絕萌芽。禁備未然,故曾子。問曰:世子生三月以 名告於祖禰內,則記曰以名告於山川社稷。四境天 子太子使士負子於南郊,以桑弧蓬矢六射者何也。 北男子之事也,故先表其事,然後食其祿,必桑弧何 桑者。相逢接之道也。保傳曰:天子生舉之,以禮使士 負之者,何齋肅端綏之郊見於天韓。詩內傳曰:太子 生以桑弧蓬矢,六射上下四方明當有事天地,四方 也殷以生日名。子何殷家質故,直以生日名子也。以 尚書道殷家太甲帝武丁也。於臣民亦得以生日,名 子何亦不止也。以尚書道殷臣有巫咸有祖己也。何 以知諸侯不象王者,以生日名子也。以太王名亶父 王季名歷殷之諸侯也。易曰:帝乙謂成湯,帝乙謂六 代孫也。湯生於夏世何以用甲乙為名。曰:湯王後乃 更變名子孫法耳,本名履。故《論語》曰:予小子履,履湯名也。不以子丑,何曰甲乙者幹也。子丑者枝也,幹為 本,本質故以甲乙為名也。名或兼或單何示,非一也。 或聽其聲以律定其名,或依事傍其形故名或兼或 單也。依其事者,若后稷是也,棄之因名之為棄也。傍 其形者孔子首類魯國尼丘山,故名為丘,或傍其名 為之字者。聞名即知其字,聞字即知其名。若名賜字 子貢,名鯉字伯魚。春秋譏二名何所以譏者,乃謂其 無常者也。若乍為名祿,甫元言武庚名不以日月山 川為名者。少賤卑己之稱也。臣子當諱為物示通,故 避之也。《曲禮》曰:二名不偏諱,逮事父母,則諱王父母, 不逮父母,則不諱王父母也,君前不諱,詩書不諱,臨 文不諱,郊廟不諱。又曰:君前臣名,父前子名,謂大夫 名卿。弟名兄也。明不敢諱於尊者前也,太古之時所 不諱者何尚質也。故臣子不言其君父之名。故《禮記》 曰:朝日上值不諱正天名也。人所以十月而生者,何 人天子之也。經天地之數五,故十月而備乃成人也。 人生所以泣者,何本一榦而分得氣異息,故泣重離 母之義也。《尚書》曰:啟呱呱泣也,人拜所以自名者何。 所以泣號自紀。禮拜自後不自名,何備陰陽也。人所 以相拜者,何所以表情見意屈節卑體,尊事之者也。 拜之言服也,所以必再拜何法陰陽也。《尚書》曰:再拜 稽首也。必稽首何敬之至也。頭至地何以言首,謂頭 也禮。曰:首有瘍則沐,所以先拜首,後稽首,何名順其 文質也。《尚書》曰:周公拜首稽首,人所以有字何冠德 明功敬成人也。故禮士冠經曰:賓北面字之。曰:伯某 甫。又曰:冠而字之,敬其名也。所以五十乃稱伯仲者, 五十知天命,思慮定也。能順四時長幼之序。故以伯 仲號之。禮檀弓曰:幼名冠字,五十乃稱伯仲。《論語》曰: 五十而知天命,稱號所以有四何法。四時用事先後。 長幼兄弟之象也。故以時長幼號曰伯仲叔季也。伯 者長也,伯者子最長,迫近父也。仲者中也,叔者少也, 季者幼也,適長稱伯,伯禽是也。庶長稱孟以魯大夫 孟氏男女異長,各自有伯仲法陰陽。各自有終始也。 《春秋》傳曰:伯姬者,何內女稱也。婦人十五稱伯仲何, 婦人值少變陰陽,道促蚤成十五通乎。織紝之事,思 慮定故,許嫁,笄而字。故禮經曰:女子十五許嫁,笄禮 之稱字之。婦姓以配,字何明不娶同姓也。故《春秋》曰: 伯姬歸於宋姬者,姓也。值字所以於仲春,何值者親 故近於仲文子尊,尊故於伯仲之時。物尚值叔之,時 物失之章,即如是。周有八士論語曰:伯達伯适仲,突 仲忽叔夜,叔夏季隨季騧積於叔。何蓋以兩,兩俱生 故也。不積於伯季明其無二也。文王十子詩傳曰:伯 邑考武王發,周公旦管叔鮮蔡。叔鐸成叔處霍,叔武 康叔封南季載,載所以或上其叔何也。管蔡霍成康 南皆采也,故上置叔下伯邑,叔震也。以獨無乎蓋以 為大夫者,不是采地也。此篇原本多訛字無別本可校姑從闕疑

《顏氏家訓》编辑

《風操篇》
编辑

禮云:見似目瞿,聞名心瞿。有所感觸,惻愴心眼;若在 從容平常之地,幸須申其情耳。必不可避,亦當忍之; 猶如伯叔兄弟,酷類先人,可得終身腸斷,與之絕耶。 又:臨文不諱,廟中不諱,君所無私諱。蓋知聞名,須有 消息,不必期於顛沛而走也。梁世謝舉,甚有聲譽,聞 諱必哭,為世所譏。又臧逢世,臧嚴之子也,篤學修行, 不墜門風;孝元經牧江州,遣往建昌督事,郡縣民庶, 競修牋書,朝夕輻輳,几案盈積,書有稱嚴寒者,必對 之流涕,不省取記,多廢公事,物情怨駭,竟以不辦而 還。此並過事也。近在楊都,有一士人諱審,而與沈氏 交結周厚,沈與其書,名而不姓,此非人情也。凡避諱 者,皆須得其同訓以代換之:桓公名白,博有五皓之 稱;厲王名長,琴有修短之目。不聞謂布帛為布皓,呼 腎腸為腎修也。梁武帝小名阿練,子孫皆呼練為絹; 乃謂銷鍊物為銷絹物,恐乖其義。或有諱雲者,呼紛 紜為紛煙;有諱桐者,呼梧桐樹為白鐵樹,便似戲笑 耳。周公名子曰禽,孔子名兒曰鯉,止在其身,自可無 禁。至若衛侯、魏公子、楚太子,皆名蟣虱;長卿名犬子, 王修名狗子,上有連及,理未為通,古之所行,今之所 笑也。北土多有名兒為驢駒、豚子者,使其自稱及兄 弟所名,亦何忍哉。前漢有尹翁歸,後漢有鄭翁歸,梁 家亦有孔翁歸,又有顧翁寵;晉代有許思妣、孟少孤: 如此名字,幸當避之。今人避諱,更急於古。名子者,當 為孫地。吾親識中有諱襄、諱友、諱同、諱清、諱和、諱禹, 交疏造次,一座百犯,聞者辛苦,無聊賴焉。昔司馬長 卿慕藺相如,故名相如,顧元歆慕蔡邕,故名雍,而後 漢有朱張字孫卿,許暹字顏回,梁世有庾晏嬰、祖孫 登,連古人姓為名字,亦鄙事也。昔劉文饒不忍罵奴 為畜產,今世愚人遂以相戲,或有指名為豚犢者:有 識傍觀,猶欲掩耳,況名之者乎。近在議曹,共平章百 官秩祿,有一顯貴,當世名臣,意嫌所議過厚。齊朝有 一兩士族文學之人,謂此貴曰:今日天下大同,須為 百代典式,豈得尚作關中舊意乎。明公定是陶朱公大兒耳。彼此歡笑,不以為嫌。

古者,名以正體,字以表德,名終則諱之,字乃可以為 孫氏。孔子弟子記事者,皆稱仲尼;呂后微時,嘗字高 祖為季;至漢袁種,字其叔父曰絲;王丹與侯霸子語, 字霸為君房;江南至今不諱字也。河北士人全不辨 之,名亦呼為字,字固因呼為字。尚書王元之兄弟,皆 號名人,其父名雲,字羅漢,一皆諱之,其餘不足怪也。 劉縚、緩、綏,兄弟並為名器,其父名昭,一生不為照字, 唯依爾雅火傍作召耳。然凡文與正諱相犯,當自可 避;其有同音異字,不可悉然。劉字之下,即有昭音。呂 尚之兒,如不為上;趙壹之子,儻不作一:便是下筆即 妨,是書皆觸也。嘗有甲設讌席,請乙為賓;而旦於公 庭見乙之子,問之曰:尊侯早晚顧宅。乙子稱其父已 往。時以為笑。如此比例,觸類慎之,不可陷於輕脫。

《冊府元龜》编辑

《名字》
编辑

古稱孩而名之,冠而字之。蓋以名者義之制字者,名 之飾先民之論其亦多矣。故吐情自紀名,以示謙均 體相稱,字以為重質。文既變單,兼並興要在順言。亦 無定義然,五廢之說慮,防大物三復之旨。彌昭景行 隨時,損益其說靡記。至有兆興天賦葉應夢,受命卜 筮以考,休吉稽事類以擇淑令。或避嫌變易,或受賜 旌別,咸有倫理。率用論次傳曰:人治之大也。可不慎 歟。

《名諱》
编辑

名以制義,所以著象類之說。諱不偪下所以伸臣子 之情。是知名諱之來,古今通道而餘分之在,位亦偏 方之所奉雖,本以嘉稱期於象德。或求諸義訓契,彼 未然蓋成敗之有端。若符應之數,定然則稽之人事。 察彼天道諒盛衰之在德,豈名稱之足云乎。

《兼明書》编辑

《放勳重華文命非名》
编辑

《司馬遷·史記》:以放勳為堯名。重華為舜名。文命為禹 名。明曰:皆非也。按堯典云:若稽古帝堯曰:放勳欽明, 文思安安孔。安國曰:勳功也,欽敬也,言堯放上世之 功,化而欽明,文思之四。德安天下之當安也。舜典云: 若稽古帝,舜曰:重華協于帝,孔安國曰華謂文德言, 其文德光華重合於堯,俱聖明也。大禹謨云若稽古, 大禹文命敷于四海。祗承于帝孔安國曰:言其外布 文德教命。內則敬承堯舜也。據安國所言,當以放勳 重華文,命皆謂功業德化不言。是其名也。或問曰:子 何以知安國之是,而司馬之非乎。答曰:以尚書經文 知之也。經文上曰:是帝堯之位。號下曰:是帝堯之功 德,若放勳是堯之名,則經當云。若稽古帝堯放勳,則 放勳當其名,處今放勳乃在曰之下,連於欽明文思, 豈名不屬於位號。而乃冠於功業乎。又舜典云重華 協于帝,若重華為名將。何以協于帝,又大禹謨云。文 命敷于四海,若以文命為名將,何以敷于四海。又皋 陶謨曰:允迪厥德,豈允迪為皋陶之名乎。且子生三 月,而父為之名。今放勳重華文命之義,皆謂聖明功 業,豈此三帝即位之後始為名乎。且舜之父母,頑嚚 豈知舜之德,可繼於堯而名之重華乎。若是舜自作 於,理固不當如此驗。斯枝節即放勳重華,文命非堯 舜夏禹之名也。故知馬遷之,非安國之是也。

名字部藝文编辑

《彭城相袁元服辨》
後漢·應劭
编辑

俗說元服,父字伯楚為光祿卿。於服中生,此子時年 長矣不孝,莫大於無後。故收舉之君,子不隱其過,因 以服為字。

謹按元服名賀,汝南人也。祖父名原為侍中,安帝始 加元服百官。會賀臨嚴,垂出而孫適,生喜其嘉。會因 名曰:賀字元服,原父安為司徒。忠蹇匪躬盡誠事國, 啟發和帝誅討竇氏,中興以來最為名。宰原有堂構 之稱,矜於法度,伯楚名彭清擬,夷叔政則冉季。歷典 三郡,致位上列賀早失母,不復繼室。云曾子失妻,而 不娶曰:吾不及尹,吉甫子不如。伯奇以吉甫之賢,伯 奇之孝,尚有放逐之敗,我何人哉。及臨病困,敕使留 葬侍,衛先公慎無迎取。汝母喪柩如亡者,有知往來 不難,如其無知祇為煩耳。虞舜葬於蒼梧,二妃不從。 經典明文勿違吾志,清高舉動皆此類也。何有在服 中生子,而名之賀者乎。雖至愚人,猶不云爾予為蕭 令周旋。謁辭故司空宣伯應賢相,把臂言易稱天地。 大德曰:生今俗間多有禁忌。生三子者,五月生者,以 為妨害,父母服中子犯禮傷孝,莫肯收舉。袁元服功 德爵位,子孫巍巍仁君所見,越王勾踐民生三子,與 乳母孟嘗君對其父。若不受命於天,何不高戶,誰能 及者。夫學問貴能行君體,博雅政宜有異乎。答曰:齊 楚之事,敬聞命矣。至於元服其事,如此明公,既為鄉 里超然遠覽何為。過聆晉語簡在心事乎。於是欣然 悅服,續以大言苟有過人,必知之我能勝仲尼哉。元 服子夏,甫前後徵,命終不降志,亞作者之遺風矣。正甫亦有重名,今見沛相載德五世而被斯言,之玷恐 多有宣公之論,故備記其終始。

《孔邈名議》
宋·何承天
编辑

既沒之,名不合奏者。非有它義,正嫌於近不祥爾奏 事,一卻動經歲時盛明之世事,從簡易曲嫌細,忌皆 應蕩除。

《宮吏之姓與太子同名議》
齊·邢卲
编辑

案曲禮大夫士之子,不與世子同名。鄭注云若先之 生,亦不改漢法。天子登位,布名於天下。四海之內莫 不咸避,案春秋經衛石惡出奔晉,在衛侯衎卒之前。 衎卒其子惡,始立明石惡於長子同名,諸侯長子在 一國之內,與皇太子於天子。禮亦不異,鄭言先生不 改蓋,以此義衛。石惡宋向戍,皆與君同名。春秋不譏 皇太子,雖有儲貳之重,未為海內所避。何容便改人 姓,然事有消息,不得皆同。於古宮吏至微而有所犯, 朝夕從事亦是難安,宜聽出宮尚書更補他職。

《為昭義王大夫謝賜改名表》
唐·崔行先
编辑

臣某言中使,第五守進至伏奉。今月日制命,授臣開 府儀同三司,潞州大都督府司馬,知府事充昭義軍 節度。營田澤潞邢洺等州觀察留,後兼賜名處休雨 露湛恩。光臨非次蚳蝝眇質負戴,難勝臣某中謝臣 出自行間。器識粗淺理,兵從眾問陣,無師一心。守愚 六藝,皆闕自謂才無經濟智。乏周防吐誠託人指己 待物,每日揣分有時撫膺徒生於此。何以報主得免, 獲戾已足為榮敢,求聞達妄進階級。豈意陛下顥元 合德日月在躬,敻開獨見之明。特降發哀之,詔拔自 泥滓致於煙霄臣之榮,幸孰與為比伏,以處休之義 恭懿。有章簡自帝心納於臣口,自訟增感以榮為憂 魄。散心殞罔知所措,況名器所慎春秋,格言服之不 稱。詩人是刺雖欲勿議,誰能捨諸曩日劉元佐之領, 浚郊李元諒之居關輔,皆勳崇台揆業濟艱難,方開 加等之恩,姑受錫名之寵臣。何為者坐繼前人三省 駑鉛,未展涓埃之效,百身灰粉何酬天地之恩。

《諱辨》
韓愈
编辑

愈與李賀書,勸賀舉進士。賀舉進士有名,與賀爭名 者毀之,曰:賀父名晉肅,賀不舉進士為是,勸之舉者 為非。聽者不察也,和而唱之,同然一辭。皇甫湜曰:若 不明白,子與賀且得罪。愈曰:然。律曰:二名不偏諱。釋 之者曰:謂若言徵不稱在,言在不稱徵是也。律曰:不 諱嫌名。釋之者曰:謂若禹與雨、丘與蓲之類是也。今 賀父名晉肅,賀舉進士,為犯二名律乎,為犯嫌名律 乎。父名晉肅,子不得舉進士,若父名仁子,不得為人 乎。夫諱始於何時,作法制以教天下者,非周公、孔子 歟。周公作詩不諱,孔子不偏諱二名,《春秋》不譏不諱 嫌名。康王釗之孫實為昭王。曾參之父名GJfont,曾子不 諱昔。周之時有騏期,漢之時有杜度,此其子宜如何 諱。將諱其嫌,遂諱其姓乎。將不諱其嫌者乎。漢諱武 帝名徹為通,不聞又諱車轍之轍為某字也。諱呂后 名雉為野雞,不聞又諱治天下之治為某字也。今上 章及詔不聞諱滸、勢、秉、機也。惟宦官宮妾乃不敢言 諭及機,以為觸犯。士君子言語行事,宜何所法守也。 今考之於經,質之於律,稽之以國家之典,賀舉進士 為可耶,為不可耶。凡事父母,得如曾參,可以無譏矣; 作人得如周公、孔子,亦可以止矣。今世之士,不務行 曾參、周公、孔子之行,而諱親之名則務勝於曾參、周 公、孔子,亦見其惑也。夫周公、孔子、曾參卒不可勝,勝 周公、孔子、曾參,乃比於宦官宮妾,則是宦官宮妾之 孝於其親,賢於周公、孔子、曾參者耶。

《陳子淵等字說》
宋·葉適
编辑

老子稱淵兮,似萬物之宗,老氏之學。以自下為高淵 兮,所以似物宗也。故字宗曰:子淵。大學曰:欲齊其家, 先修其身,齊家人之所急修身,人之所緩不修其身, 未有能齊其家。而人不自知徒病其難,而莫獲其效 也。故字家曰:子修詩曰基命,宥密繼之單厥心,肆其 靖之密而靖物之所,歸而命之所繇定也。故字密曰: 子靖莊周,聞在宥天下,不聞治天下善矣。然未究其 義宥者,寬以待人也。在者嚴以察己也。故字宥曰子 在。

《答高宗丞》
前人
编辑

錢塘示余石刻脫,文公紀曾孫子潤大宗,正丞十一 字問久不報,始參預樓。公大防書,此銘謂姪其從姑 者,女姪非男子也。又改宋州為南都越州為鎮東軍。 余以為適以完新為一新,按左氏姪從姑子圉與焉 會於祝其實夾谷與樓公所改,義不合古文簡,質臣 名予我通一稱爾,不窮窮然自別也。章懷太子以治 為化柳,子厚以治為理。至韓退之,則本名不諱,況嫌 名耶。大宗丞求余初槁,因併錄異同以遺之。

《錢則甫字說》
前人
编辑

錢翼世自天台來言曰:惟名先人所命,而未有以字 敢請按戴翼。其世漢詔策語也。為字曰:則甫夫則先 王之法,非戴翼其世之謂也。戴翼其身之謂也。身不能翼世於何有。六七聖人皆以身之道顯,而孔子述 之豈論世哉。故曰:徐行後長者,謂之弟始於是矣。周 道衰士不知以身為本,而皆以世自名,凡所謂立私 智挾汙說,無不欲破壞先王之法。而卑薄其身者,然 則世安從治,而功何由成宜,其不能反而日以仆滅 也。漢人淺陋,不原古。始黃老道德之意,申韓法術之 學,皆破壞先王之法者也。而謂其欲則先王之法,皆 斲喪其世者也。而謂之戴翼,其世嗚呼可悲也。已子 質高而智明,必審擇而固守之,必義無利也。必厚無 薄也。必安無躁也。必垂於永久無苟於一時也。皆所 以則先王之法而戴翼其身也。世不是取而奚取耶。

《胡GJfont名說》
前人
编辑

思曰:睿睿作聖案,字篇古文睿字也。繇思得睿繇 睿得聖古人常道也。而近世學者諱之以為作聖,當 自蒙蓋疑睿之流於薄也。信如古文從則不流矣。 胡泰然子自十餘歲,敏讀能文詞,思致超越,學而不 倦。未知其止也。余為名古文而字彥思,率其常防 其薄也。

《仲兄字文甫說》
蘇洵
编辑

洵讀《易》至《渙》之六四曰:渙其群,元吉。曰:嗟夫,群者,聖 人之所欲渙以混一天下者也。蓋余仲兄名渙,而字 公群,則是以聖人之所欲解散滌蕩者以自命也,而 可乎。他日以告,兄曰:子可無為我易之。洵曰:唯。既而 曰:請以文甫易之,如何。且兄嘗見夫水之與風乎。油 然而行,淵然而流,渟回汪洋,滿而上浮者,是水也,而 風實起之。蓬蓬然而發乎大空,不終日而行乎四方, 蕩乎其無形,飄乎其遠來,既往而不知其跡之所存 者,是風也,而水實形之。今夫風水之相遭乎大澤之 陂也,紆餘委蛇,蜿蜒淪漣,安而相推,怒而相陵,舒而 如雲,蹙而如鱗,疾而如馳,徐而如徊,揖讓旋辟,相顧 而不前,其繁如縠,其亂如霧,紛紜GJfont擾,百里若一,汨 乎順流,至乎滄浪之濱,滂薄洶湧,號怒相軋,交橫綢 繆,放乎空虛,掉乎無垠,橫流逆折,濆旋傾側,宛轉膠 戾,回者如輪,縈者如帶,直者如燧,奔者如焰,跳者如 鷺,躍者如鯉,殊狀異態,而風水之極觀備矣。故曰:風 行水上渙。此亦天下之至文也。然而此二物者豈有 求於文哉。無意乎相求,不期而相遭,而文生焉。是其 為文也,非水之文也,非風之文也,二物者非能為文, 而不能不為文也。物之相使而文出於其間也,故曰: 此天下之至文也國。今夫玉非不溫然美矣,而不得以 為文;刻鏤組繡,非不文矣,而不可以論乎自然。故夫 天下之無營而文生之者,惟水與風而已。昔者君子 之處於世,不求有功,不得已而成功,則天下以為賢; 不求有言,不得已而言出,則天下以為口實。嗚呼,此 不與他人道,唯吾兄可也。

《名二子說》
前人
编辑

輪輻蓋軫,皆有職乎車,而軾獨若無所為者。雖然,去 軾則吾未見其為完車也。軾乎,吾懼汝之不外飾也。 天下之車莫不由轍,而言車之功,轍不與焉。雖然,車 仆馬斃而患不及轍。是轍者,善處乎禍福之間。轍乎, 吾知免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