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43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四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四十三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四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四十三卷目錄

 名字部紀事二

人事典第四十三卷

名字部紀事二编辑

《宋史·劉溫叟傳》:溫叟,字永齡,河南洛陽人。性重厚方 正,動遵禮法。唐武德功臣政會之後。叔祖崇望,相昭 宗。父岳,後唐太常卿。溫叟七歲能屬文,善楷隸。岳時 退居洛中,語家人曰:吾兒風骨秀異,所未知者壽耳。 今世難未息,得與老夫皆為溫、洛之叟足矣。故名之 溫叟。

《戚同文傳》:同文,字同文,宋之楚丘人。世為儒。晉末喪 亂,絕意祿仕,且思見混一,遂以同文為名字。

《李筠傳》:筠稍知書,頗好調謔。初名榮,避周世宗諱,將 改之,或令名筠,筠曰:李筠,李筠,玉帛云乎哉。聞者皆 笑。

《張齊賢傳》:齊賢,曹州冤句人。生三歲,值晉亂,徙家洛 陽。孤貧力學,有遠志,慕唐李大亮之為人,故字為師 亮。

《米信傳》:信,舊名海進,本溪族,少勇悍,以喜射聞。周祖 即位,隸護聖軍。從世宗征高平,以功遷龍捷散都頭。 太祖總禁兵,以信隸麾下,得給使左右,遂委心焉,改 名信。

《南唐世家》:李煜立母鍾氏為聖尊后,以鍾氏父名泰 章故也,妻周氏為國后。

《柳開傳》:開,字仲塗,大名人,慕韓愈、柳宗元為文,因名 肖愈,字紹元。既而改名字,以為能開聖道之塗也。 《慕容延釗傳》:延釗父章,開州刺史。太祖即位,延釗加 殿前都點檢、同中書門下三品,避其父名故也。 《元達傳》:達,初名守旻。太宗居晉邸時,達求見,得隸帳 下。嘗侍太宗習射園亭,命之射,達四發不中的,已而 連中。上喜,為更其名曰達。

《吳越世家》:吳越錢俶字文德,杭州臨安人。本名弘俶, 以犯宣祖偏諱去之。

《黨進傳》:進名進,自稱曰暉,人問之,則曰:吾欲從吾便 耳。

《李瀆傳》:瀆父瑩,禱河祠而生濱。故名瀆,字河神。後改 字長源。

《吳廷祚傳》:廷祚宋初,加同中書門下三品,以其父名 璋,故避之。

《北漢世家》:初,太宗征繼元,行次澶淵,有太僕寺丞宋 捷者掌出納行在軍儲,太宗見其姓名喜,以為師必 有捷之兆。

《畢士安傳》:士安知制誥。淳化二年,召入翰林為學士。 大臣以張洎薦,太宗曰:洎視士安詞藝踐履固不減, 但履行遠在下爾。士安以父名乂林抗章引避,朝議 謂二名不偏諱,不聽。

《樊知古傳》:知古本名若水,字叔清,因召見,上問之曰: 卿名出何書。對曰:唐尚書右丞倪若水亮直,臣竊慕 之。上笑曰:可改名知古。知古頓首奉詔。倪若水實名 若冰,知古學淺,妄引以對,人皆笑之。

《臧丙傳》:丙,字夢壽,知江陵府,卒,年五十三。丙舊名愚, 字仲回。既孤,常夢其父召丙偶立於庭,向空指曰:老 人星見矣。丙仰視之,黃明潤大,因望而拜。既寤,私喜 曰:吉祥也。以壽星出丙入丁,乃改名焉,至是無驗。丙 於禮不當更名,古人戒數占夢,無妄喜也。

《王昭遠傳》:昭遠,形質魁偉,色黑,父繼升名之鐵山。端 拱初,為殿前都虞候,領勤州防禦使。命有司治綾錦 院為公署,掘地得異鐵若山形,或言此地即鐵山故 營,又與昭遠幼名合,聞者異之。

《趙鎔傳》:鎔少涉獵文史,美書翰,委質晉邸,以勤謹被 眷。本名容,太宗改為鎔,曰:陶鎔所以成器也。

《靳懷德傳》:懷德本名湘,素遊寇準之門,準父名湘,景 德中,準方為相,懷德乃改名焉。

《賈同傳》:同初名罔,字公疏,篤學好古,有時名,著《山東 野錄》七篇。年四十餘,同進士出身,真宗命改今名。 《青箱雜記》:杜祁公衍,常言父母之名耳。可得聞口不 可得言,則所諱在我而已。他人何預焉故。公帥并州 視事,未三日。孔目吏請公家諱公曰:下官無所諱,惟 諱取枉法贓。吏悚而退。

《燕翼貽謀錄》:李遵勖,本名勖,崇矩之孫,繼昌之子,真 宗朝尚長公主御筆,增為遵勖。

《太平清話》:司馬公,父守光州而溫公生,遂名光。 《龍川別志》:寶元初,元昊創立文法,故名吾祖嫚書。始 聞朝廷,為之忿然。張鄧公為相,即議絕和問罪,時西邊弛備已久,人不知兵識者,以為憂吳春卿,時為諫 官,上言外裔不識禮義。宜且勿與較許其所求,彼將 無詞舉動然後陰,敕邊臣密修戰備使,年歲間戰守 之計。立則元昊雖欲妄作不能為,深害矣。奏入鄧公 笑曰:人言吳舍人心風,果然既而和事一絕。元昊入 寇所至如入無人之境。後數年,力盡求和,歲增賂遺。 仍改名兀卒,朝廷竟不問世,乃以春卿之言為然。 《夢溪筆談》:景祐中,審刑院斷獄,有使臣何次公具獄。 主判官方進呈,上忽問:此人名次公者何義。主判官 不能對,是時龐莊敏為殿中丞審刑院詳議官,從官 長上殿乃越次對曰:臣嘗讀《前漢書》,黃霸字次公,蓋 以霸次王也。此人必慕黃霸之為人。上頷之。異日復 進讞,上顧知院官問曰:前時姓龐詳議官何故不來。 知院對:任滿,已出外官。上遽指揮中書,與在京差遣, 除三司檢法官,俄擢三司判官,慶曆中,遂入相。 《澠水燕談錄》:柳三變,景祐末登進士第,少有俊才,尤 精樂章,後以疾。更名永字耆卿。

王彥祖,初名元宗,慶曆二年,廷試不利。至皇祐五年, 免解赴禮部前,以臥疾困眠,夢至一大府見二人,因 懇求平生祿命。二人笑不答,再叩,來年得失其人,指 面前池水曰:但此頭分流,君即登第。覺以為無理,而 池不能分流,決無中第望矣。久之乃寤,即更名汾,以 符水分之,兆及試中高選。

《桯史》:景祐末,有二狂生曰:張曰吳皆華州人。薄遊塞 上,覘覽山川風俗,慨然有志於經略恥,於自售放意 詩酒語皆絕豪,嶮驚人而邊帥豢安皆莫之知,倀無 所適聞,夏酋有意,窺中國遂叛而往,二人自念不力。 出奇無以動其聽,乃自更其名即其都門之酒家,劇 飲終日。引筆書壁曰:張元吳昊來飲此樓邏者見之, 知非其國人也。跡其所憩執之夏酋詰以入,國問諱 之義二人,大言曰:姓尚不理會,乃理會名耶。時曩霄 未更名,且用中國賜姓也。於是竦然異之,日尊寵用。 事寶元西事,蓋始此其事國史不書詩文,雜見干田 承君集沈存中,筆談洪文敏容齋三筆,其為人概可 想見,文敏謂二人名偶與酋同實不詳,其所以更之 意云。

《宋史·賈黯傳》:黯為翰林學士、知審官院。時官吏有以 祖父嫌名,援律為請授他官。黯言:禮不諱嫌名,二名 不偏諱,律:府號、官稱犯祖父名而冒榮居之,又上書 若奏事犯祖廟諱,罪皆有差。又曰:若嫌名及二名偏 犯者,不坐。今官吏許避嫌名,則或有如此而不自言 者,可坐以冒榮之律乎。國朝雍熙中,嘗詔:除官犯私 諱者,三省御史臺五品、文班四品以上,許用式奏改, 餘不在此制。請約雍熙詔書,自某品而上,以禮律從 事。詔非嫌名及二名,不以品秩高下皆聽避。

《宋庠傳》:庠為翰林學士。帝遇庠厚,行且大用矣。庠初 名郊,李淑恐其先己,以奇中之,言曰:宋,受命之號;郊, 交也。合姓名言之為不祥。帝勿為意,他日以諭之,因 改名庠。寶元中,以右諫議大夫參知政事。

《王拱辰傳》:拱辰,字君貺,開封咸平人。原名拱壽,年十 九,舉進士第一,仁宗賜以今名。

《曲洧舊聞》:李肅之,公明文定公子也。在三司論事,切 直。仁宗嘉納歐公以簡賀之,甚有稱賞之語,公明喜 曰:歐公平日書疏,往來未嘗呼我字也。此簡遂以字 呼我人之作,好事可不勉哉。

《道山清話》:一長老在歐陽公座上見,公家小兒有小 名僧哥者。戲謂公曰:公不重佛,安得此名。公笑曰:人 家小兒要易長育往,往以賤名為小名,如狗羊犬馬 之類是也。聞者莫不服公之捷對。

慶曆中,胡瑗以白衣召,對侍延英講易讀乾元亨利 貞不避。上御名上與左右皆失色,瑗曰:臨文不諱後 瑗,因言孟子民無恆,產讀為常。上微笑曰:又卻避此 一字。蓋自唐穆宗已改常,字積。久而讀熱雖曰:尊經 然坐,斥君父之名,亦未為允。上嘗詔其修國史,瑗乃 避其祖諱,不拜。

《桐陰舊話》:忠獻公將生令,公夢人手中書一大興字 示之,知門戶之將起也。及命名從人從意而字,宗魏 蓋取畢萬之後,必大萬盈數,魏大名之義耳。

莊敏公諱縝,字玉汝。初求字於歐陽文忠公,公以小 合幅紙書玉女二字送來。莊敏大不樂,明日相見,猶 有慍容,文忠公曰:出處無點水也,君何怪耶。取筆添 女字三點,相與一笑蓋詩中,王欲玉女但音發作汝 也,前輩亦雅戲若此。

《老學菴筆記》:張文潛,生而有文在其手曰:耒故以為 名而字文潛。

李知幾,少時祈夢於梓潼神是,夕夢至。成都天寧觀 有道士,指織女支機石曰:以是為名字,則及第矣。李 遂改名石字,知幾是舉過省。

《揮麈後錄》:晏元獻父名固。在相位,有朝士乃固始人, 往謁元獻,問其鄉里,朝士曰:本貫固縣。元獻怒曰:豈 有人而諱始字乎。蓋其始欲避之,生獰誤以應也。前人亦嘗記之。又元厚之作參知政事日,有下狀陳乞 恩例者啟曰:為部中不肯依元降指揮。厚之亦怒曰: 止為汝不依元降指揮耳。

林仲平概,仁宗朝耆儒也。二子希旦、卲顏,早擅克家 之業。仲平沒,有二幼子,尚在襁褓,未名。既長,兩兄乃 析其名,示不忘父訓,曰希、曰旦、曰卲、曰顏。後皆為聞 人,衣冠指為名族。

溫公在相位,韓持國為門下侍郎。二公舊交相厚,溫 公避父之諱,每呼持國為秉國。

《聞見後錄》:傅獻簡云:王荊公之生也。有GJfont入其室,俄 失所在,故小字GJfont郎。 《宋史·李庭芝傳》:庭芝,字祥甫。生時,有芝產屋棟,鄉人 聚觀,以為生男祥也,遂以名之。

《范祖禹傳》:祖禹字淳甫,一字夢得。其生也,母夢一偉 丈夫被金甲入寢室,曰:吾漢將軍鄧禹。既寤,猶見之, 遂以為名。

《曹穎叔傳》:穎叔,字秀之,亳州譙人。初名熙,嘗夢之官 府,見穎叔名,遂更名穎叔。後進士及第,歷龍圖閣學 士。

《避暑錄話》:趙康靖公,初名禋直史館。黃宗旦名知人 一見,公曰:君他日當以篤厚君子稱於世。因使改名 約,已而忽夢有持文書示之若公牒者,大書趙概二 字。初弗悟既又夢有遺之書者,題云祕書丞通判汝 州趙概。始疑其或喻己,乃改後名。後六年,登科果以 祕書丞通判海州,但汝字不同爾議者,或汝字篆文 與海字相近,公夢中或不能詳也。

《嬾真子》:李方叔,初名豸,從東坡遊。東坡曰:五經中無 公名獨。左氏曰:庶有豸乎。乃音直氏切故,後人以為 蟲豸之,豸又周禮供具絼亦音治,乃牛鼻繩也。獨玉 篇有此豸字,非五經不可用,今宜易名曰荐方叔。遂 用之。秦少游見而嘲之曰:昔為有腳之豸乎,今作無 頭之荐乎。豸以況,荐以況箭。方叔倉卒無以答之, 終身以為恨字彙無此字。 《澠水燕談錄》:元豐中,汶上梁逖,一夕夢奏事殿中,見 御座前揭一碑,金箔大書黃裳二字。意必貴兆也,因 改名黃裳。明年,御前唱進士第,南劍黃裳為天下第 一。

《東軒筆錄》:劉邠王介,同為開封府試官舉人。有用畜 字者介謂音犯主上,嫌名邠謂禮部先未嘗定此名, 為諱不可用。以黜落,因紛爭不已。而介以惡語侵邠, 邠不校。

《懶真子》:余中行老,朱服行中邵剛。剛中葉唐懿中夫 何執,中伯通王漢之彥昭。彥昭常於期集處自嘆曰: 某獨不幸名字,無中字,故為第六行。老應之曰:只為 賢不中時,以為名答。

陽翟澗,上丈人陳恬叔,易一日。忽改名欽命,或者疑 曰:豈非欽若王之休命而有仕宦之意乎。叔易曰:不 然,吾正以時人不畏天,故欲欽崇天道,永保天命。 《玉照新志》:先祖舊字子野,未登第。少年日GJfont歐公書, 贄見王文恪於宛丘一見,甚青顧云某與公俱。六一 先生門下士。他日齊名不在,我下子野前已有之當, 以吾之字。為遺先祖,遂更字樂道。先祖位雖不及,文 恪而名譽藉甚,於熙寧符祐之時,文恪長子仲弓實 韓持國婿。持國夫人實祖母親,姑由是情益稔熟仲 弓之弟,即幼安始名寧後。以有犯法抵死者,故易名 襄,而仍舊字靖康,初以知樞密院為南道總管,先人 為屬階行有督勤王師,檄文荐紳,多能誦之。

《聞見後錄》:孫傅師名覽人,有投詩者曰:伏惟笑覽傅。 師曰:君無笑覽覽合笑君。

《青箱雜記》:孫樞密抃舊名貫應舉時,嘗夢至官府潭。 潭深遠寂若無人大廳,上有抄錄人名一卷,意以為 牓,遍覽無名,偶睹第三名下有空白處,抃欲填之。空 中人語曰:無孫貫有孫,抃夢中即填孫抃。是歲,果第 三名因夢得。

《揮麈前錄》:元祐名卿朱紱者,君子人也。嘗登禁從。紹 聖初,不幸坐黨錮。崇寧間,亦有朱紱者,蘇州人,初登 第,欲希晉用,上疏自陳與姦人同姓名,恐天下後世 以為疑,遂易名諤,字曰聖予。蔡元長果大喜。不次峻 擢,位至右丞,未及正謝而卒,年方四十。

《揮麈後錄》:滕章敏初名甫,字元發。元祐初,以避高魯 王諱,以字為名。

《宋史·王黼傳》:黼字將明,開封祥符人。初名甫,後以同 東漢宦官,賜名黼。

《避暑錄話》:楚州徐仲車,至孝。父名石每行山間,或庭 字遇有石輒躍以過,偶誤踐必嗚咽流涕。

《聞見後錄》:或譖胡宿於上,曰:宿名當為去聲,乃以入 聲,稱名尚不識,豈堪作詞臣。上以問宿,宿曰:臣名歸 宿之,宿非星宿之宿。譖者又曰:果以歸宿取義,何為 字拱辰也。故後易字武平。

《齊東野語》:吳倜為寧海推官時,蔡京罷相居城市中, 意其生計,從容委買霅川土物無虛,月倜意中不平。念吾以文學起身,而不以儒者見。遇報以實,直京覺 之而怒。重和二年,京以太師魯公賜第。京師一日上 問:京卿曩居杭識推官吳倜乎。對曰:識之其人,傲狠 無上。上驚曰:何以知之。曰:知陛下御諱而不肯改,乃 以一圈圍之,蓋言倜字也。上默然不懌,未幾言者,承 風旨論罷,自是不復出。

《揮麈後錄》:李釜,字元量,淮水人。家世業儒。其母懷娠 誕彌之日,晨起,庖下釜鳴,甚可畏,聲絕免身育男,其 父即名之曰釜。

《閒燕常談》:薛肇,明謹事蔡元長至戒家。人避其名,宣 和末有朝士新買一婢,頗熟事因會客命出,侑尊一 客語及京字婢遽,請罰酒問其故。曰:犯太師諱。一座 駭愕,婢具述先在薛太尉家,每見與賓客,會飲有犯 京字者,必舉罰。平日家人輩誤犯,必加叱詈,太尉脫 或自犯,則自批其頰,以示戒。

近歲,許沖元將知西京有一屬稟事。云其預錢若干, 已有指揮,許將來春,充預買錢。沖元厲聲叱之曰:許 將如何作得預買錢。其人始悟,觸諱踧踖謝過而退, 又元厚之知杭州一吏,呈公事云合依元降指揮。厚 之徐拱手緩聲曰:元降何嘗指揮。吏惶恐,厚之曰:爾 誤也不之罪。

錢中道帥太原,一日,武官謁見。敘舊累數百言而退。 錢語坐客曰:適來官人,口不稱名,但稱賤跡不已。欲 面折之便是要人避己名也。客問似干門下有舊錢 曰:舊識其公。客曰:某亦識之佳士也。錢曰:只那老賤 跡。一坐皆笑。

《宋史·徐俯傳》:俯,字師川,洪州分寧人。以父禧死國事, 授通直郎,累官至司門郎。靖康中,張邦昌僭位,俯遂 致仕。時工部侍郎何昌言與其弟昌辰避邦昌,皆改 名。俯買婢名昌奴,遇客至,即呼前驅使之。

《韓世忠傳》:世忠嘗戒家人曰:吾名世忠,汝曹毋諱忠 字,諱而不言,是忘忠也。

《岳飛傳》:飛,字鵬舉,相州湯陰人。世力農。父和,能節食 以濟飢者。有耕侵其地,割而與之;貰其財者不責償。 飛生時,有大禽若鵠,飛鳴室上,因以為名。

《禮志》:紹興二年十一月,禮部、太常寺言:淵聖皇帝御 名,見於經傳義訓者,或以威武為義,或以回旋為義, 又為植立之象,又為亭郵表名,又為圭名,又為姓氏, 又為木名,當各以其義類求之。以威武為義者,今欲 讀曰威;以回旋為義者,今欲讀曰旋;以植立為義者, 今欲讀曰植;若姓氏之類,欲去木為亙。又緣漢法,邦 之字曰國,盈之字曰滿,止是讀曰國、曰滿,其本字見 於經傳者未嘗改易。司馬遷,漢人也,作《史記》,曰:先王 之制,邦內畿服,邦外侯服。又曰:盈而不持則傾。於邦 字、盈字亦不改易。今來淵聖皇帝御名,欲定讀如前 外,其經傳本字,即不當改易,庶幾萬世之下,有所考 證,推求義類,別無未盡。

紹興三十二年正月,禮部、太常寺言:欽宗GJfont廟,翼祖 當遷。於正月九日,告遷翼祖皇帝、簡穆皇后神主奉 藏夾室。所有以後翼祖皇帝諱,依禮不諱。詔恭依。 《蔡幼學傳》:幼學調潭州。執政薦於朝,帝許之,且問:年 幾何矣。何以名幼學。參政施師點舉《孟子》幼學壯行 之語以對。上佇思,慨然曰:今壯矣,可行也。遂除敕令 所刪定官。

《容齋續筆》:建安城東二十里,有梨山廟相,傳為唐刺 史李公祠,予守郡日因作祝文曰:亟回哀眷書吏持, 白回字犯相公名。請改之蓋以為李回也。

《老學庵筆記》:常GJfont,字子然,河朔人。本農家,一村數十 百家皆常氏,多不通譜。子然既為御史,一村之人名 皆從玉,雖走史下,令皆然無如之何。子然乃名子曰: 任佚美向謂周任史,佚子美叔向也。意使人不可效 耳。

紹興末謝景思守括蒼,司馬季思佐之,皆名伋劉季 高以書與景思曰:公作守司馬,九作倅想郡事,皆如 律令也。聞者絕倒。

田登作郡自諱其名,觸者必怒。吏卒多被榜笞,於是 舉州皆謂燈為火上元放。燈許人,入州治遊觀吏,人 遂書榜揭於市曰:本州依例放火三日。

《行營雜錄》:孝宗留心經術,無所不涉。奏對官被顧問 者,多致失措,有王過者蜀人,上殿孝宗驟問曰:李融 字若川謂何過。即對曰:天地之氣融而為川,結而為 山,李融之字若川,如元結之字次山也。上大喜,遂詔 改官密院編修。

《談藪》:甄龍友遊天竺寺,集詩句贊大士大書於壁云: 巧笑倩兮,美目盼兮,彼美人兮,西方之人兮。孝廟臨 幸一見賞之詔侍臣,物色其人,或以甄姓名聞甄時 為某邑宰趣,召登殿上,迎問曰:卿何故名龍。友甄惘 然不知所對,既退。乃得之曰:君為堯舜之君,故臣得 與夔龍為友。由是不稱旨。

《宋史·余玠傳》:玠有子曰如孫,取當如孫仲謀之義,遭 論改師忠。《陸游傳》:范成大帥蜀,游為參議官,以文字交,不拘禮 法,人譏其頹放,因自號放翁。

《禮志》:紹熙元年四月,詔:今後臣庶命名,並不許犯祧 廟正諱。如名字見有犯祧廟正諱者,並合改易。 《貴耳集》:本朝大儒皆出於世家,周濂溪以舅官出仕, 兩改名先名宗實因英廟舊名改後名惇頤,又以光 宗御名改。

《周起傳》:起生而豐下,父意異之,曰:此兒必起吾門。因 名起。幼敏慧如成人意。

《曾從龍傳》:從龍,字君錫,左僕射公亮四世從孫。初名 一龍,慶元五年,擢進士第一,始賜今名。

《禮志》:嘉定十三年十月,司農寺丞岳珂言:孝宗舊諱 從伯從玉從宗。考國朝之制,祖宗舊諱二字者,皆著 令不許並用。又言欽宗舊諱二字,其一從廩從且,其 一從火從亙,皆合迴避。乞併下禮。寺討論:所有欽宗、 孝宗舊諱,若二字連用,並合迴避,宜從本官所請,刊 入施行。從之。

《歐陽守道傳》:守道,字公權,一字迂父,吉州人。初名巽, 自以更名應舉非是,當祭必稱巽。

《陳文龍傳》:文龍字君貴,福州興化人。丞相俊卿之後 也。能文章,負氣節。初名子龍,咸淳五年廷對第一,度 宗易其名文龍云。

《春渚紀聞》:三衢毛氏庭中一木,忽中裂而紋成衍字。 如以濃墨書染者,體作顏平原書,會其子始生,因以 名之,後衍登進士第,官至龍圖閣而終。

《雞肋編》:朱希亮,為鄧州教官。有喬世賢者,恃力輕忽 偶與朱相值遽問之,曰:君心希何亮朱報云何世無 賢,今日未問君姓名,將出何云喬。愕然不能答,蓋古 惟有橋姓而省木莫知,其由至唐始有彝及知之,或 云貴姓也。

《桯史》:張賢良君,悅咸家蜀綿竹世以積德,聞嘗一日 晝寢夢,神人自天降告之曰:天命爾子名德作。宰相 驚而寤,未幾,而魏公生時。魏公之兄已名滉,君悅不 欲更,所從乃字。魏公曰:德遠出入將相,垂四十年忠 義勳名為中興第一,天固有以啟之者歟。

《癸辛雜識》:省吏屠節嘗出知道州太守,省劄其本房 書史以避賈相之名。遂書作某人知舂陵州事,賈見 之大怒。批出云二名不偏諱臨文,不諱皆見於禮經 今屠節乃敢擅改州名,可見大無忌憚。使不覺察,豈 不相陷決,欲黜之。後以諸省吏羅拜懇告,遂從編置 焉。

葉亦愚,名李。先為葉山所攻,後為李性學所窘,遂以 此飲恨而死。蓋二人正寓其姓名云。

吳興向氏,欽聖后族也。家富而儉。不中節,至於屋漏 亦不整治,列盆盎以承之。有三子常訪名於客。長曰 渙,次曰汗,三曰水。父不以為疑也。他日有連呼其名, 曰:渙汗水方悟為戲已。又胡衛道三子。孟曰:寬仲。曰 定季曰宕音蕩蓋悉從GJfont其後悼亡妻俾友人作志 書曰:夫人生三子寬定宕讀者,為之掩鼻,蓋當時不 悟,為語病也。寬後為京僉宕,則多收古物,其子公明 悉獻之賈師,憲得一官,以贓敗。

陳紹,天台之仙居人。初名詔,宋淳祐丙申嘗魁漕闈, 後游上庠,欲改名,或有言增損偏旁可也。昔先聖本 名兵已乃去其下二筆,遂易今名。登第,及問其語,所 本則不能知所謂異聞也。

胡石壁穎為憲,日嘗出巡。部適一尉格目忘書名,胡 大怒。遂批銀牌云縣尉不究心職事,至於格目,亦忘 署名,可見無狀,追問尉亦狡者也。遂作一狀,錄憲狀 判於前,而空署字以黃覆之,及就逮投狀。胡見益怒, 云:汝尚敢侮我如此,遂索元批銀牌,觀之則有署字, 蓋一時盛怒中所書。忘其廟諱也。於是不敢問而遣 之。

《金史·始祖諸子傳》:始祖明懿皇后生德帝烏魯,季曰 斡魯,女曰注思版,皆福壽之語也。以六十後生子,異 之,故皆以嘉名名之焉。

謝庫德之孫拔達,謝夷保之子盆納,皆佐世祖有功。 盆納勇毅善射,當時有與同名者,嘗有貳志,目之曰 惡盆納。

《李師雄傳》:師雄,字伯威,鴈門人也。有材力,喜談兵,慕 古之英雄,故名師雄。

《宣宗本紀》:宣宗諱珣,本名吾睹補。大定二十六年,賜 今名。泰和五年,改賜名從嘉。至寧元年八月,即皇帝 位。九月庚午,上復舊名珣,詔所司,告天地廟社。前所 更名二字,自今不須迴避。

《完顏訛可傳》:訛可,內族也。時有兩訛可,皆護衛出身, 一曰草火訛可,每得賊,好以草火燎之,一曰板子訛 可,嘗誤以官中牙牌報班齊者為板子,故時人各以 是目之。

《張萬公傳》:萬公,字良輔,東平東阿人也。幼聰悟,喜讀 書。父彌學,夢至一室,牓曰張萬相公讀書堂,已而萬 公生,因以名焉。《白華傳》:范用吉者,本姓孛朮魯,名久住。初歸入宋,謁 制置趙范,將以計動其心,故更姓名范用吉。趙怒其 觸諱,斥之,用吉猶應對如故。趙良久方悟,且利其事 與己符,遂擢置左右,凡所言動,略不加疑,遂易其姓 曰花,使為太尉,改鎮均州。未幾,納款於北。

《夾谷衡傳》:衡,本名阿里不,拜參知政事。明昌四年,詔 賜今名,諭之曰:朕選大臣,俾參機務,必資謀畫,協贊 治平。其或得失晦而未形,利害膠而未決,正須識見 純直,方能去取合公。比來議事之臣,鮮有一定之論, 蓋以內無所守,故臨事而惑,致有中失,朕將何賴。卿 忠實公方,審其是則執而不回,見其非則去而能果, 度其事勢,有若權衡。汝之所長,衡實似之,可賜名衡。 古者命名,將以責實,汝先有實,可謂稱名,行之克終, 乃副朕意。

《孫即康傳》:即康進尚書右丞。上問即康、參知政事賈 鉉曰:太宗廟諱同音字,有讀作成字者,既非同音,便 不當缺點畫。睿宗廟諱改作崇字,其下卻有本字全 體,若將示字依《蘭亭帖》寫作未字,克字合缺點畫,如 統傍之克,似不合缺。即康奏曰:唐太宗諱世民,偏傍 犯如葉字作字,泯字作汦字。乃擬熙宗廟諱從面 從且。睿宗廟諱上字從未,下字從世。世宗廟諱從系。 顯宗廟諱如正犯字形,止書斜畫,沇字鈗字各從口, 兌悅之類各從本傳。從之,自此不勝曲避矣。

《元史·太宗本紀》:烈祖征塔塔兒部,獲其部長鐵木真。 宣懿太后月倫適生帝,手握凝血如赤石。烈祖異之, 因以所獲鐵木真名之,志武功也。

《察罕傳》:初,察罕生於河中,其夜天清氣肅,月白如晝。 相者賀曰:是兒必貴。國人謂白為察罕,故名察罕。 《劉秉忠傳》:秉忠,字仲晦,初名侃,因從釋氏,又名子聰, 拜官後始更今名。

《王鶚傳》:鶚,字百一,曹州東明人。曾祖成,祖立,父琛。鶚 始生,有大鳥止於庭,鄉先生張大淵曰:鶚也。是兒其 有大名乎。因名之。

《楊奐傳》:奐,字煥然,乾州奉天人。母嘗夢東南日光射 其身,旁一神人以筆授之,已而奐生,其父以為文明 之象,因名之曰奐。

《張孔孫傳》:孔孫,字夢符,其先出遼之烏若部,為金人 所并,遂遷隆安。父之純,為東平萬戶府參議,夜夢謁 孔子廟,得賜嘉果,已而孔孫生,因丐名於衍聖公,遂 名今名。

《孛朮魯翀傳》:翀從新喻蕭克翁學。克翁,宋參政燧之 四世孫也,隱居不仕,學行為州里所敬。嘗夜夢大鳥 止其所居,翼覆軒外,舉家驚異,出視之,沖天而去。明 日,翀至。翀始名思溫,字伯和,克翁為易今名字,以夢 故。

《虎都鐵木祿傳》:虎都鐵木祿好讀書,與學士大夫遊, 字之曰漢卿。仁宗嘗顧左右曰:虎都鐵木祿字漢卿, 漢名卿不讓也,汝等以漢卿名之宜矣。其母姓劉氏, 故人又稱之曰劉漢卿云。

《歸晹傳》:晹字彥溫,汴梁人。將生,其母楊氏夢朝日出 東山,有輕雲來掩之,故名晹。

《明會典》:洪武三年,令官吏人等名字有天國君臣聖 神堯舜禹湯,文武周漢晉唐等國號相。犯者悉更之, 又令官吏人等奏告改名,復姓若自幼過房乞養。或 入贅與人,因從外姓報入戶籍,外姓係軍匠GJfont戶。而 本姓係民者不許改復,又詔蒙古色目人入仕後,或 多更姓名,歲久子孫相傳昧其本原如已,更易者聽 其改正。

十九年詔軍民并吏胥人等,敢有更名易諱及兩三 名字,被人告發。家財給賞告人,本身處死,家口遷發 化外。

二十六年定凡官吏人等,或年幼過房,乞養欲復本 姓者,經由本部移文原籍,官司勘實及官幼名,改諱 具奏改正。貼黃仍移咨戶部改附籍冊,吏員人等幼 名改諱者,移文本部准改。

《明外史·鐵鉉傳》:鉉,洪武中,由國子生授禮科給事中, 調都督府斷事。嘗讞疑獄,立白。太祖喜,故字之曰鼎 石。

《周新傳》:新初名志新,字日新。成祖常獨呼新,遂為名, 因以志新字。

《石天柱傳》:天柱授戶科給事中。時禁臣下毋得以天 命名,去之而名柱,後乃復故。

《夏良勝傳》:良勝,南城人。為督學副使蔡清所知,曰子 異日必為良臣,當無有勝子者,遂命名良勝。

《張元禎傳》:元禎五歲能詩,寧靖王召見異之,命名元 徵。既而為巡撫韓雍所器曰人瑞也,乃易元禎。 《林瀚傳》:瀚子廷機,字利仁,瀚年七十三,初受參贊機 務之命,而生廷機,遂以為名。

《見聞錄》:永樂時,長樂李太史公名馬,三月朔,旦殿試 士,凡二百五十人。上親閱其文,擢為第一,改其名曰: 騏越。三日傳制唱,名凡三唱無敢應者。上曰:即李馬也騏。乃受詔賜狀元及第,明日賜紗帽銀帶朝服,拜 翰林,修撰中外相傳,以為榮。

吾鄉曹定庵公,名時中家居時有林向陽者。謁公,公 留飯從容談,笑時因問曰:賢輩何字林。對云:字茂春。 公GJfont然曰:子不見朱文公先生名熹號晦庵乎。子名 向陽又號茂春,覺專在旺處一邊,不可不思也。 南京徐魏公,鵬舉之生也。母夫人先夢一將軍至其 第,自言是岳飛受了三世苦,今日到你家一受用。因 是名曰鵬舉,蓋武穆字也。役夫舁之者,咸稱吾家岳 爺云。

狀元見滄茅公瓚,少年時,講業僧舍。稍倦夢神人,導 之帝廷授公二巨,字文曰:見滄寤未解。所謂頃之僧 過語舍,後山壁間故鑱宋理,宗御書公令引視則所 夢二巨,字宛如也。遂以為號。

《公餘日錄》:弘治丙辰禮闈定榜,後諸主司以所取士 子為對句。有曰:夏鼎周鼎對以孟春季春。有曰:蔡中 孚對以吳大有意每科。或然如癸丑則有高達高文 達,吳鵬吳一鵬之類,但不若是科之妥,切且巧耳。 《珍珠船》:王曇遷,夢月落入懷,乃擘而食之,脆如冰片, 味美,遂更名月德。

《妮古錄》:陸友仁舊得古銅印一紐,以示元鎮,辨之文 曰:陸定之印以名其子,而字之曰仲安友仁,沒仲安 謁元鎮賦焉。有古詩載雲林集中。

《抱璞簡記》:正德初,劉瑾用事,詔禁官民名字有天字 者,悉令更之。予見宋政和八年閏九月,給事中趙野 奏陛下。恢崇妙道寅奉高真,凡世俗以君王聖三字 為名字,悉令革而正之。尚有以天字為稱者,竊慮亦 當禁。約依奏。

太常卿崑山夏公昶,字仲昭,以經術,進而書法絕妙 一時。由庶吉士改中書舍人文廟嘗試其書第一。時 命書諸宮殿榜賜第宅,免朝參眷顧極,隆初昶字本。 書作昶因召見,上曰:日豈可從旁,宜加永。上遂為更 定,故今書多作昶。

《名公像記》:倪文僖公,無子禱北岳。其夫人姚夢岳神 指捧香合童子曰:以為爾子孕而生公。故名岳。 《稗史》:錢大參良臣,自諱其名。其幼子頗慧,凡經史中 有良臣字,輒改之。一日讀孟子,今之所謂良臣,古之 所謂民賊也。遂改云。今之所謂爹爹古之所謂民賊 也,可笑可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