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58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五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五十八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五十九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五十八卷目錄

 志願部藝文二

  與羊希書         宋周朗

  懷舊志序         梁元帝

  言志賦           同前

  元覽賦           同前

  七契            蕭統

  七召            何遜

  修心賦有序      陳江總

  辭行李賦          前人

人事典第五十八卷

志願部藝文二编辑

《與羊希書》
宋·周朗
编辑

朗為江夏王義恭太尉參軍。元嘉二十七年春,朝議當遣義恭出鎮彭城,為北討大統,朗聞之解職。及義恭出鎮,府主簿羊希從行,與朗書戲之,勸令獻奇進策。朗報《書》曰:

「羊生,足下豈當適使人進哉?何卿才之更茂也。」《宅生》 結意,可復佳耳。《屬華》比綵,何更工邪?視己反覆,慰亦 無已。觀諸紙上,方審卿復逢知己,動以何術,而能每 降恩明,豈不為足下欣邪?然更憂不知卿死所處耳。 夫匈奴之不誅有日,皇居之亡辱舊矣。天下孰不憤 心悲腸,以忿胡人之患,靡衣媮食,以望國家之師。自 智士鉗口,雄人蓄氣,不得議圖邊之事者,良淹歲紀。 今天子以炎、軒之德,冢輔以姬、呂之賢,故赫然發怒, 將以匈奴釁旗,惻然動仁,欲使餘氓被惠。及取士之 令,朝發宰士,暮登英豪,調兵之詔,夕行主公,旦升雄 俊。延賢人者,固非一日,況復加此焉!夫天下之士,砥 行磨名,欲不辱其志氣;選奇蓄異,將「進善於所天,非 但有建國之謀不及,安民之論不與。至反以孝潔生 議于鄉曲,忠烈起謗于君寀,身不絓王臣之籙,名不 廁通人之班,顛倒國門,湮銷丘里」者,自數十年以往, 豈一人哉!若吾身無他伎,而出值明君變官望主,歲 增恩賞,竟不能柔心飾帶,取重左右。校于向士則榮 己多,料於今職則笑亦廣。而足下方復廣吾以馳志 之時,求予以安邊之術,何足下不知言也?若以賢未 登,則今之登賢如此;以才應進,則吾之非才若是。豈 可欲以殞海之鬐,望鼓鰓于豎鱗之肆,墜風之羽,覬 振翮于軒毳之間?其不能俱陪淥水,並負青天,可無 待于明見。若乃闕奇謀深智之術,無悅主狎俗之能, 亦不「可復稍為卿說。」但觀以上國再毀之臣,望府一 逐之吏,當復是天下才否?此皆足下所親知。吾雖疲 冗,亦嘗聽君子之餘論,豈敢忘之。凡士之置身有三 耳:一則雲戶岫寢,欒危桂榮,枺芝浮霜,翦松沉雪,憐 肌蓄髓,寶氣愛魂,非但土石侯卿,腐鴆梁錦,實迺佇 意天后,睨目羽人。次則刳心掃智,剖命驅生,橫議于 雲臺之下,切辭于宣室之上,衍王德而批民患,進貞 白而酖奸猜,委玉入而齊聲禮,揭金出而烹勍寇。使 車軌一風,同道共德,令功日濟而己無跡,道日富而 君難名,致諸侯斂手,天子改觀。其末則饜炲而出,望 旃而入,結冤兩宮之下,鼓袖六王之間;俛眉脅肩,言 天下之道德;瞋目扼腕,陳從橫于四海。理有泰則止 而進,調覺迕則反而還。閑居違官,交造頓罷,捐慕遺 憂,夷毀銷譽,呼噏以補其氣,繕爵以輔其生。凡此三 者,皆志士仁人之所行,非吾之所能也。若吾幸病不 及死,役不至身,蓬藜既滿,方杜長者之轍;榖稼是諮, 自絕世豪之顧。塵生床帷,苔積階月。又檐中山木,時 華月深;池上海草,歲榮日蔓。且室間軒左,幸有陳書 十篋,席隅奧右,頗得宿酒數壺,按絃拭徽,仇方校石, 時復陳局露初,奠爵星晚,驩然不覺,是羲軒後也。近 春田三頃,秋園五畦,若此無災,山裝可具。候振飲之 罷,俟封勒之畢,當敬觀邠酆,肅尋伊鄗,傍眺燕隴,邪 履遼、衛,覛我周之軫跡,弔他賢之憂天。當其少涉,未 休此欲。但當實詭固,物好交加,或徵勢而笑其言,或 觀謀而害其意。夫楊朱以此,猶見嗤于梁人,況才減 楊子之器,物甚魏君之意者哉!若如漢宗之言李廣, 此固許天下之有才,又知天下之時非也。豈若黨巷 閭里之間,忌見貞士之遭遇,便謂是臧獲庸人之徒 耳。士固願呈心于其主,露奇于「所歸,卿相末事也。若 廣者,何用侯為?」至迺復有致謁于為亂之日,被訕于 害正之徒,心奇而無由露,事直而變為枉,豈不痛哉! 豈不痛哉!若是下可謂冠負日月,籍踐淵海,心支身 首,無不通照。今復出入燕河,交關姬衛。整笏振豪,已議于帷筵之上;提鞭鳴劎,復呵於軍場之間。身超每 深恩之所集,心「動必明主之所亮。可不直議正身,輔 人君之過誤;明目張膽,謀軍家之得失;操志勇之將, 薦俊正之士,此迺足下之所以報也。不爾,便擐甲修 戈,徘徊左右,衛君王之身,當馬首之鏑,關必固之壘, 交死進之戰,使身分而主豫,寇滅而兵全,此亦報之 次也。如是,則繫匈奴于北闕無日矣。亡但默默窺寵」 而坐。謂子有心,敢書薄意。

《懷舊志序》
元·帝
编辑

吾自北守琅臺,東探禹穴,觀濤廣陵,面金湯之設險, 方舟宛委,眺玉笥之干霄。臨水登山,命儔嘯侶。中年 承乏,攝牧神州,戚里英賢,尚冠髦俊,蔭真長之弱柳, 觀茂弘之舞鶴,清酒繼進,甘果徐行。長安郡公為其 延譽,扶風長者刷其羽毛。於是駐伏熊,迴結駟,命鄒, 湛召王祥,顧而言曰:「斯樂難長,誠有之矣。日月不居」, 零露相半,素車白馬,往矣不追;春華秋實,懷哉何已! 獨軫魂交,情深宿草。故備書爵里,陳懷舊焉。

《言志賦》
同前
编辑

「天文既表,人文可觀。知負扆之未易,信握鏡之云難。 差立極而補天,驗璧合而珠連。有庖羲之八索,稱朱 襄之五絃。聞夏王之鑄鼎,重農皇之播田。雖車軌之 未同,亶彌媿於棟隆。戮封豕於海內,斬長狄於區中。 懷宿昔之璵璠,並來遊於兔園。悲元瑜之已逝,歎靈 光之獨存。想延賓於北閣,因寘酒於南軒。聞鶯鳴而」 懷友,聽長笛其何言。夙有尚於清靜,叨再入於鄢郢。 東窺文命之穴,南望洪崖之井。遂撫運而登庸,謬垂 旒而卷領。雖有愧於前英,每求衣於未明。召司烜而 照夜,觀執珪而滿庭。誠雖休以勿休,實旨酒之忘憂。 絕陽阿之妙舞,廢《綿駒》之善謳。彼知止與知足,復何 營而何欲?柱何用於黃金,案寧勞於青玉。爾乃高步 北園,用蕩囂煩。桂偃蹇而臨棟,石穹隆而架門。對灌 木之修聳,觀激水之飛奔。澗不風而自響,天無雲而 畫昏。聞賓鴻之夜飛,想過沛而霑衣。況登樓而作賦, 望淮海而思歸。

《元覽賦》
同前
编辑

歲次旃蒙,月建司空。變凌陰之呂,扇廣莫之風。蕭子 褰帷九水,作牧三宮,乃盱衡而言曰:「惟天為大,惟堯 則之;惟地蓋厚,惟王國之。」粵我皇之握鏡,實乃神而 乃聖。陳六聯於八則,弘九職於三令。運璇樞而御宇, 執玉衡而齊政。大矣廣矣,無德而稱。俯齱齵於軒羲, 諒斗筲於子姒。包《河圖》與《洛書》,括龍官乎鳳紀。超大 「德於百王,高鴻名於萬祀。惟天縱於副后,踰啟誦而 惟首。既倫儒於肅成,復斷獄於長壽,豈止丕莊屈膝, 將令班鄭捧箒。譬衢樽而待酌,若懸鐘之須扣,前踰 繫象之外,聲高洙泗之右。伊俯己之顓愚,謬聯萼於 天衢,筮東門而畫野,創南國而分墟。詔伯宗以為儐, 誥內史而策書。用分茲於茅社,從侯服而俾予。」類金 獸以封建,非桐珪以錫處。爾其湘水之東,即我龜蒙。 魏甘露而分邑,吳太平而定中。鎮麟山之崔嵬,傍龍 跡其穹窿。金城高而相屬,石燕起而依風。豈連鏕於 分陝,羨追縱於二公。彼琅臺之作守,有彭泗之嘉名。 殊並海之分地,異魚石之所城。經沈子之高墉,蓋水 運之堤封。謝禮樂之干櫓,閱武騎之輣衝,軾錦車而 前鶩,驅魚軒而繼蹤,無復鸞歌鳳舞,唯對綠柳青松。 留吳宮之宿鷰,響平陵之夜鐘,飛余轡而西征,戍太 真之舊營,鳴節鼓之金鐲,屯戎車於石城,戮滔天之 封豕,斬橫海之長鯨,每輟書而歎息,景樹德之風聲, 從王役於鏡中,浮文鷁而載鴻,經謝亭而帳飲,想彥 伯之高風。度五城而騁望,見三冀之無窮。故以飛雲 蒼隼,白鱧青桐,金吾舍利,鳴鶴紫宮。眺方嶽乎雲間, 望赤坂之朱殷。想真長之送別,懷思曠之還山。此檜 楫而方遠,彼松舟而未閑。倦旅泊於新丘,同渭水之 不流。或千人而並唱,乍萬人之相鉤。毀橋由於瑗度, 鑿空資於仲謀。睇三茅之靈祕,懷九轉之仙。記。紫臺 石室之文,青首銀函之字。獨有披霧之心,彌軫淩雲 之志。捫殷碑之愴望,挹延州之高讓。井觱沸而蜿蟺, 勢崎嶇而低昂。見傳巴之度曲,開安歌之浩唱。想觀 樂乎朝陽,憶紆衣乎夕張。迴余舲之美風,聳余棹乎 雲陽。彼桑梓之必敬,況枌榆之舊鄉。將遊目於五湖, 乃浩覽於姑蘇。臨閶門之「跨水,聳重闕而開都。睇太 伯之卜祀,爰避國於勾吳。去西滸之樂政,尊東夷之 楷模。時渡谷水之陽,尚想嘉禾之方壯。慶亭於吳后, 雄檇李於越王。觀泉亭之涌波,崖巍巍而峨峨。張素 蓋而縈洲嶼,馳白馬而越江沲。鼓洪濤於萬里,曾未 動於纖羅。及戾止乎東甌,登玉笥與銅牛。山東武而 遙集,鴈南」海而飛浮。巖亭亭其似蓋,氣岧岧其若樓。 登舜橋而延首,瞰禹井而淹留。御史之床猶在,督護 之門不修。雖濫同於借寇,愧人瘼之何求。皇覽揆余 之忠誠,詔入謁於承明。既攝州於淮海,且作尹乎中 京。慕張生之摘伏,挹邊延之勵精。珥金貂而待問,鳴

玉佩而趨庭。兼三河及三輔,總九緯乎九經。揚王庭
考證.svg
之俊選,聞褎然於前則,時濫假於中台,掌邦教之觀

國,乍南宮而薦士,且右鄉而表德,判辟雍之樂語,辨 金馬之儒墨,驅安車以騁望,壯天居之麗極。詳夫皇 王爰處,本無定所,堯都平陽,舜在冀方,元王居亳,成 周卜洛。故知黃旗紫蓋,域中為天地之所合,風雨之 所會,蔭美氣之蔥蔥,浮卿雲之靄靄,聳梁山而成闕, 縈長淮而似帶。昔者甘泉暉章,平樂未央,凌霄飛雨, 麒麟鳳凰,九華仁壽,百福明光。玉階紫闈,雕柱錦牆, 木蘭為棟,文杏為梁,溫臺冬燠,秋窗夏涼,甲乙之帳, 庚辛之枋,未有祗園之右,齊之仁壽,用擬舟航,長為 稱首。日殿月宮,金池珠叢,七重迢遞,千柱玲瓏。虹橋 左跨鴈苑,南通紫紺之堂,臨水,青蓮之臺帶風。及夫 皦光未旭,更籌曙促。猶然陽燧之火,尚執驪龍之燭; 或帶桃花之綬,乍響元山之玉。爰八命而建旟,誠非 親而勿居,「應鳴鞞於龍角,覆緹幕於熊車;開轅門於 淮渚,泛艅皇之容與。吟紫騮之長歌,奏元雲之疊鼓。 開右座而納文,設左廣而投武。既風起而雲飛,復摧」 班而拉虎。泛樓船而鬱紆,憶霸楚之雄圖。悲騅馬之 不逝,忘逐鹿之長驅。豈烏江之天險,資赤帝之神符。 於是途經灌壘,水分當利。彼吳王之連和,延魏后之 交質。趙將軍之建節,辛侍中之奉使,亮鼎足其何言? 限修江而為二,泊九井而問津,蓋六服之都會。方函 谷之設險,譬魯陽之襟帶。觀棄繻之「裂帛,見高車之 輔軑。顧濡須之故巘,每當食而忘飯。鬥二虎於江干, 爭兩龍於修坂。既凱捷而來旋,遂鳴鐃而獨返。彼銅 山之可傷,何驕容之無方。已築長洲之苑,復實海陵 之倉。遂稱兵而內侮,宜朝起而夕亡。原西陵以肇基, 始衝梯於士治。載為前茅之首,實表勤王之師。同薏 苡之興謗,成貝錦之」深疑。良弓藏而高鳥盡,入不謙 而出不辭。遊雷中而徜徉,遇日吉而辰良。祀公瑾以 桂酒,薦忠肅以椒漿。實討曹之英策,蓋謀桓之祕方。 衣披披而屢舞,神欣欣而樂康。弔劉安於下雉,聊載 懷於惇史。或策杖而龍飛,或叱石而羊起。將雞鳴於 天上,遂埋魂於蒿里。匪仙道之云偽,蓋為仁其由己。 經釣「臺而高邁,過鄂渚而西浮。變青門之三襲,為黃 塵之一丘。城逶迤而中斷,階坂陁而半留。分沙羡而 啟鎮,即開蕃於夏州。星尚連於翼軫,舍兼分於斗牛。 麗滄浪之水清,良信美乎濯纓。嗟其釣而非釣,復何 慮而何營。羌有願而不獲,拂蘭橈而上征。冬已謝而 春辭,聊方舟而水嬉。看白沙而似雪,望卻月而成眉。 臨石渚其如鏡,玩弱柳其猶絲。停赤壁而延佇,聊愴 望而方思。吳水鄉之舟楫,魏陸產之皋貔。本吳長而 魏短,況地利與天時。結憤風而炎上,燎原火於驚颸。 灰霧霏而擊馬,箭參差而麗龜。成班車之逸氣,碎當 途於鹿麋。分洞庭於吳上,限東益於巴丘。如淄澠之 相別,似涇渭之分流。雖滔滔而直瀉,終耿耿而橫浮。 想蘭香之薦枕,懷娥皇之夜遊。」若夫子瑜設險之記, 閻遨游泳之地。既下車而踐境,早詢求於方志。曉泊 《鬻拳》之津,夕瞻荒谷之寺。居柳下而布德,坐棠陰而 高視。班六條於宰邑,賢十部於從事。每題輿於仲舉, 豈虛名乎叔治。藉務隙於登臨,乃紛吾之本志。時復 設羽蓋,揚「旌斾,乘雕玉,從貝帶,浮雲起,登高唐,泛枉 渚,望涔陽,荊棘生於龍門之下,狐兔穴於馬牧之旁。 臨章華而流盼,見舊楚之凄涼。試極目乎千里,何春 心之可傷!」其舊渚宮也,夾江帶阡,布濩井田,通達交 道,高門接連。人要水心之劎,家有給耕之田,既追隨 而得性,實燕處而超然。若平臺之中,觀閣相通,「雄梁 渡水,壯翼臨空,金堤之路,銅鞮之宮,閣寫凌霄,樓布 麗譙,橫走馬而為觀,擬牽牛而作橋。爾乃樹之榛栗 椅桐梓漆,三色黃甘,千戶朱橘,桃蔭井而成蹊,萍浮 江而泛實,蟬鳴枝而候稻,范飛冠而吐蜜。」復有水底 石髮,山筋地骨,書帶新抽,屏風互發,反魂長生,靈壽 女貞,金鹽玉豉,堯韭舜榮,交讓之目,代謝之名,忘憂 長樂。枇杷鼓箏,竹則篔簹綠箓,交戰策皮,淚沾虞后, 龍還葛陂,便娟防露,檀欒夾池,聊右書而左琴,且繼 踵於華陰。彼門人之問道,各家求而有心,先鉛擿於 魚魯,乃紛定於陶陰。識三家之云謬,知五門之可尋, 時仰稟於皇猷;討巴濮於裨鯈,乃稜威於華墨。出車 檻之云修,觀月「窟之入附,睹日勒之來遊。既虎牙而 成號,又龍額而為侯。仰皇德之洪深,疑朱離於侏任。 見白題之蹋鼓,看烏孫之學琴。獻桂條之良賮,奉桃 枝之怪琛。嗤聚米於馬援,哂畫地於臧旻。彼蠢爾之 為梗,伊憑陵而未靜。異黃金於黑山,非綠林於青嶺。 余喟然以指蹤,實濟寬而持猛。負步光之文劍,驚漢」 陽之夕景。麾靈琚之左轉,光玳簪而右篸。白雲生而 陣合,紅塵起而軍暗。於是驅驌驦,命蹶張。迴翠蓋之 金瓜,臨絳宮之玉堂。擬都護之戊己,模荊尸之甲裳。 作齊軍之減竈,斆燕師之臥牆。觀田畯於虞澤,命車 右而前驅。猶從戎於細柳,若驅馬於長榆。矜猿鳴之 抱木,傷兔走之依株。每愀然而作色,「方載馳而轉軾。 閱放麑而興憫,對亂鱗而動惻。矧高宴於城隅,駐五馬而踟躕。」乃有青琴碧玉,絳樹綠珠。西河王豹,東野 綿駒。蘭缸夕然,合璧斜天。照流風之迴雪,映出水之 初蓮。非吾心之所悅,曾未始而流連。濫叨榮於分陝, 踰一紀之星躔。子既生而冠字,嗟留滯以迴邅。罷臨 邊之瑞節,觀楚黎之臥轍。向秋野之蒼茫,對寒江之 幽咽。散歸雲之鬱蓊,吐長風之飉聞羌笛之哀怨, 聽胡笳之凄切。慘余袂兮淚成行,攀余轅兮不忍別。 奉信珪而入朝,驅駟馬而乘軺。既總司於戎旅,亦兼 飾於豐貂。登贙踞而目極,忽平原之已超。帶方逵之 九軌,接馳道之三條。彼重門之擊柝,馮霞起以建標。 雜丹樓以藻井,間青山於綺寮。瞰落星之嵷巃,睹㸌 火之迢遶。鬱如蓬萊之臨滄海,憬如崑崙之出絳霄, 《函夏》之所覿,江漢之所朝。若夫天不愛道,地不愛寶, 賓連紫達,華平朱草,麒麟五色,飛兔雙翼,集我君圃 之旁,遊我帝梧之側。于斯時也,天子郊禘于員丘,高 玉簡於東漢,邁金版於西周。奏蒼璧而服大裘,樂有 雲翹之舞,牲非繭栗之牛,設黃琮而禮地,望方澤乎 神州,節會咸池之琯。冕,無繁露之旒。觀三農乎九穀, 薦黍稷之穜稑。命甸師而清塵,詔封人而出宿。敬青 壇而致虞,動翠耜而祈穀。時季春之上,已臨祓禊乎 沼沚。杏花發於露寒,棘實浮於濛汜。爰長久之御節, 採日精於山趾。天策夜而動星,鉤陳朝而按軌。予是 時也。陪玉軑,飾金羈。驅騄駬,躍翠羆。乘倜儻,控權奇。 寶劎昭晰綵。陸離。乍俯馬足,時仰月支。見靈烏之 占巽,觀司南之候離。習執鞭而珥筆,雖日夕而忘疲。 「奧重明堂,地景已乎正陽。乃八窗而四達,開上圓而 下方。置陰鑒之明水,設珪瓚而盈觴。誶天官乎冢宰, 服端委而辨方。虔植物之薀藻,鄙將饗之牛羊。藉鴻 私而置傳,復推轂而懷方。泝蛟川於匯澤,沿鵠塞於 潯陽。何蠡川之」浩浩,而匡岫之蒼蒼。其匡岫也,盤紆 崷崒,嶾嶙鬱嵂。峻極于天,干霄秀出。岑嶔崎嶬,烏兔 蔽虧,㟏岈豁闓,背原面野。噴飛流於天末,鼓雷霆於 巖下。聳高館於雲中,聯叢祠於星社。雕甍綺閣,吁可 畏其欲落。雲霧杳冥,縈萬嶺而俱青;照曜山莊,岧嶢 石梁。鴈門餘帳,隆安故床。鏡臨江而分影,爐銜花而 共香。若乃羽族徘徊,察風應雷。鴛鴦感夢,乾鵲知來。 露華挾雌而嘯侶,銜環帶壟而含猜。孔接影而颻颺, 鶄交頸而毰毸。爾其彭蠡際天,用長百川。沸渭渝溢, 瀲淡連延。大則浩汗滉漾,細則澆灌潺湲。遇神飆之 弗爽,彼所報之無愆。且摶搖以九萬,乍高飆而三千。 其中則有瀺灂嘉魚,燕羽龍鬚。戴星「含石,蒲身雉軀。 乍浮圓鏡,時泛明珠。報蕩子之長信,送仙人之短書。 恥觀魚而為樂,解舒鴈於高繳,必冀孔愉之龜,當如 噲參之鶴。愾衝冠而發憤,嗟吾人之施薄。觀進退於 我生,每篤靖而居貞。羞為金谷之富,不矯石閭之清。 每鞠躬而遵節,藉王道之既平,貴靜者人所便,予得 之於自然,非三百之不足,惜五十於豐年。」笑汙斜之 行潦,喜甘雨於石田。飛新梅於倡粉,拂輕絮於房綿。 月芝抽而曉落,燈花開而夜然。菊從風而金散,荷帶 水而珠圓。已寤歌於折柳,復行吟而採蓮。課七分與 六日,推兩地於參天。夕章程而鉤股,亦剡注而參連。 幼墳籍以自娛,迄方今而不渝。雲氣芝英之簡,懸針 倒薤之書,「緘乎蒸栗之帙,飾乎酸棗之珠。擬河獻之 留真,希淳儒之席珍。笑彭聃之下士,聊重義而自欣。 鑿戶牖而長望,混木鴈而兼陳。嗟今來而古往,方絕 筆於獲麟。」

《七契》
蕭統
编辑

「奚斯逸士,肥遁棄榮。蓮峰於焉划跡,灌木是用庇形。 口不悅於五味,心不娛於八聲。鄙巢父之稱哲,笑蘇 門之為英。鵠蓋龍旂,初不關意;鳳吹鼉鼓,終不屑情。 跨四海而擅美,邁三古而振名。居山林而不返,終無 慮而無營。」於是辯博君子,詞若湧泉,言踰卻秦之魯, 辯超稷下之田。欲抑則大鵬垂翅,欲抗則尺鷃沖天。 聞逸士之懷寶,乃拂衣而造焉。駕兩驂之如手,乘輕 車之若流。爰自畿甸,逕造山周,傍瞻虹見,俯眺雲浮。 鳴禽聒耳,零霧蔽眸。唯一壑之為阻,無三徑之可求。 於是披榛陟路,援蘿踐崿。雖跋涉而不休,睹逸士之 所託。其為居也,寂焉而靡所聽,瞑然而無所瞻。三春 蔓戶,八桂攢簷。蓽門鳥宿,圭竇狐潛。「風來室搖,霧下 窗霑。」實人跡之罕至,逸士於此而獨淹。

君子曰:「蓋聞智士不希狷介,仁者莫有迷邦。傅說終 受殷爵,呂望遂啟齊封。余敬吐誠而畢慮,子能留志 而見從乎?」逸士曰:「鄙人固陋,自潛幽藪,必枉話言,敬 聆金口。」

君子曰:「若夫夾鍾之節,春景依遲,碧樹初蕊,綠草含 滋,春臺之樂,信矣熙熙。於是百金之士,萬鍾之家,招 搖隆富,徵集豪華,駕紫騮之馬,乘青蓋之車,出自高 宇,行無狹斜,陶嘉月而結交遊,藉芳辰而宴朋友,望 宜春以隨肩,入長楊以攜手,金盤薦美藉之珍,玉杯 沉縹清之酒,義曰和神,事非爽口。」於是娛樂未終,留 光將夕,飛觴引滿,奮袖舉白,投轄安坐,歡甚促席。以會雕蟲之賓,加有清談之客,論同炙輠,藻若凌雲,戴 憑不能高其說,相如不能擅其文,無元不析,無細不 分,搦簡玉振,下筆蘭芬,乃亦六郡莫擬,非直三蜀蔑 聞。屬虞泉氣晚,朗月潛曜,清卮未闌,宵景方照,奇舞 遞作,名謳斯召,約綽妍姿,嬋嫣宜笑,「綺縠風吹,珠璣 星耀。齊竽颺參差之響,趙瑟奏鏗鏘之妙,茲亦遊讌 之至娛,子能偕此而為樂乎?」《逸士》曰:「輕蕩遊觀,非予 所耽,得性行樂,從好山南。」

君子曰:「輔性和神,實惟至味,非直方今見重,乃亦自 古攸貴。不周之和,調腸補胃,雜以龍肝玃炙,豹舌猩 脣,劉氏之醢,范公之麟,鶬出雲際,鱘來江岷,蒲俎芬 馥,古聖所珍。其酒則蒼梧九醞,中山千日,取譬湛露, 擬之飴蜜,百味交馳,《三雅》間出,若其珍異,則修筵斯 溢。千品萬類,不可詳悉。西母靈桃,南楚萍實,東陵之」 瓜,北燕之栗,湖畔之柿,江陰之橘,張掖白柰,恆陽黃 梨,河東洗犬,隴蜀蹲鴟,並怡神甘口,窮美極滋。加以 伊公調和,易氏燔爨,傳車渠之碗,置青玉之案,瑤俎 既已麗奇,雕盤復為美玩,「子能與予而享之乎?」《逸士》 曰:「甘膬腸腐,五味口爽,伊人素畜,無羨方丈。」

君子曰:「千里之駒,出自余吾。」伯樂所選,伏波所模。通 肩合相,平腹應圖。激電比速,躡景競驅。騰黃弗敢擬 駿,赤兔莫與爭途。異態蹥踡,奇姿猗倚。逸足驟反,遊 雲移駛;形函遊華,日不暇徙。迺飾金羈之昭晰,加以 玉鞍之輝煥。連乾麗靡,輕蘇燦爛。逸氣既為勝矚,美 飾重成壯觀。蹄蹶紅塵,膺流絳汗。風起龍驤,灰聲鳥 散,自古迄今,人誰不玩?逸士能就予而乘之乎?《逸士》 曰:「遊逸輕佻,策馬爭驅。粵今樂靜,豈能感娛。」

君子曰:「光形飾體,莫過解衣。冠鵔鸃之長纓,若曾雲 之零霏,琅玕珩珮,言飾于背,飄颺輕裾,是用曜軀。方 空之綬,弱紈之蕉,暑纔炙而已卻,風未至而先搖。既 唯照麗,兼以輕鏘,似朝霞之發彩,若夕景之舒光。至 夫杪秋既謝,寒緒中人,則輕狐稱美,豐貂表珍。斯乃 赤也所以去魯,孟嘗所以出秦。步光之妙,櫑具之華」, 君子武備,所用禦邪。標以珠玉,飾以蓮花。其任則百 冶精銳,利擬秋霜。豈止在身為美,服襲稱臧。固乃龍 躍于襄水,見氣于南昌。幽通神化,其妙難詳。將與逸 士服之以相徉。《逸士》曰:「紾絺避暑,縕袍禦冬。鮮麗綺 靡,未之或從。」

君子曰:「實有喬桐抽葉,青蔥結根,善地擢幹華嵩,棲 鳳曾山之側,藏龍平陵之東,拂靉靆之高雲,鼓捎殺 之雄風,岧亭萬仞,實造天中。乃使匠石運斥,班輸琢 錘,製起元修,形踰綠綺,與金石而鏗鏘,共絲竹而曼 靡,托北方之佳人,命高樓之杞氏。間以巴隴才僮,邯 鄲妙妓,騁獸為之輟馳,飛禽為之不徙。加以荊和之」 飾照耀,柘絲之絃激揚,三聲吐韻,四結流唱,辭高薰 奏,響溢芝房,竹來嶰谷,律寫歸昌,再鼓而元鶴集,九 成而儀鳳翔,初音魚踊,餘妙繞梁,何止田文慨慷,劉 靖心傷而已哉!《中山青》曲若折而和,揚美目以流眄, 啟玉齒而安歌。歌曰:「《陽阿》奏兮激楚流,望洛水兮有 好仇,縱輕櫂兮汎龍舟,將與逸士,陟」彼華堂,憩諸閎 館。玉宇明華,文階燦爛,璇題昭晰,珠簾彪煥。身託瑇 瑁之筵,目寓瓊華之玩。且以悅諸和性之樂,豈非綺 麗之觀哉。逸士曰:「居茲四郭,寧辨五音,靡曼不極,君 子弗欽。雖聞贍辭之銳,無會野人之心。」

《君子》曰:「白藏肅殺,天高野清,玉樹始落,金蕊初榮。幕 燕北反,沙鴈南征。實秋收之美節,將校獵以娛情。使 櫪無伏馬,巷靡遺行,執戈於芊眠之野,彎弧於曠浪 之陰。養由輕盼,則林摧鷙獸;蒲且效技,則虛下翔禽。 騰猿蹶其足,虓虎不擇音,掩兔轔鹿,既蔑古之烏有; 填坑滿谷,亦眇昔之上林。至於輕繳纔飛,則連鴻解」 羽,微纖始放,則並鱗失波。豈論元泉之則,寧願將遨 之歌。弭節言旋,禽不可筭。周旋眺覽,足為京觀。子雖 山棲,其從此玩。《逸士》曰:「解網垂仁,殷王美則;聞聲不 食,孔聖淑音。」害蠢類而為樂,豈君子之用心。

君子曰:「蓋聞地美養禾,君子愛士。澤被無垠,光照郊 鄙。蒲輪必鄒魯之儒宗,紆青必洛陽之才子。大漢愧 得人之盛,有周慚以寧之美。萬國若翕從,四海同使 指。刑措弗用,囹圄斯虛。既講《禮》于太學,亦論《詩》于石 渠。戈有載戢,史無絕書。銅律應度,玉燭調和。黃髮擊 壤,青衿興歌。元帥奇士,庠序鴻生。求禮義之汲汲,行 仁義之明明。」隆采椽之義,卻瑇瑁之榮。當朝有仁義 之睦,邊境無煙塵之驚。信如四氣,明並三光,廚萐挺 茂,階蓂吐芳。瑞鹿摛素,祥熊耀黃,靈禽樂囿,儀鳳棲 堂。太平之瑞寶鼎,《樂協》之應玉羊。丹烏表色,玉露呈 瀼,野絲垂木,嘉苗貫桑。固以德苞子姒,道邁虞唐。六 合寧泰,四宇咸康。不煩一戟,東甌膜拜;詎勞一卒,西 域獻琛。鹿蠡稽顙以悛惡,樓蘭面縛而革音。吾皆去 鼻飲之穴,棄烏舉之深。固以澤流無外,恩被遐方,福 比嵩岱,道則穹蒼。豈有聞若斯之化,而藏其皮冠哉? 《逸士》曰:「鄙人寡識,守節山隅。不聞智士之教,將自潛 以糜軀。請伏道而從命,願開志以滌慮

《七召》
何遜
编辑

假氏先生,負茲勁挺,狀群飛之喪侶,似獨行之迷徑。 神忽忽而若忘,意衝衝而不定。監丹綠其無主,聞鐘 鼓以失聽。至乃冬霰積庭,室靡人聲;春花滿野,地無 行者。圜堵常閉,曲突無煙。同生芻之有束,共死灰之 曀然。篤論公子,聞而崛起。雖道術之可忘,亦切磋之 所恥。命徒御以駱驛,將有事乎巖中。車煜爚而流水, 馬泮渙以追風。乃踰汗漫,入朦朧。至深潭之澳溟,有 洞室之穹崇。居隱磷而出沒,望嶔岑而下上。竹距石 以袤通,水韻松而含響。地不寒而蕭瑟,月無雲而矘 朗。於是整容投刺,屣履排門,揚眉就席,舉袂而言曰: 「若五秀稟其生靈,六情通其愛惡。憎共集於鄙老,嗜 同歸於美樂。今足下群鳥獸以為娛」,處貧賤而不怍, 欲賓實於孤介,乃貽譏乎隕穫。至乃「死於道邊, 貿貿填於溝壑,削松筆以畫虎,鼓鉛刀而刻鶴,身既 勞而不勌,事何感而莫懲?欲模名於帶索,豈知命於 泥繩?何異走長衢而避影,煎流水以求冰?今欲導足 下以衛生之祕術,怡神之妙道,譬愈我於沉痾,若起 尸於仙草,寧願聞乎?」先生曰:「有為之生已逼,無益之 慮常勞。若見明於凝滯,幸求教於肓膏。」

《公子》曰:「千門始構,百常洞啟。激渚開渠,疏山抗址。延 袤水陸,曠望東西。下臨江海,上屬雲霓。百丈杳冥以 飛跨,九層鬱嵂以階梯。步三休而未半,塗中宿而方 迷。雕牆曲屈以交牙,網戶周流以重積。既陰岑而影 響,亦叫嘯而迴易。沙板金鋪,紫柱玉」煒煌熻赩,硱 磳搏敝。圖雲霧之蔽虧,壯神仙之來往。璧璫自耀,珠 綴嘗響。蜉蝣動而晝喧,熠耀飛而夜朗。既臨下以漻 泬,亦憑高而泱漭。聞疾雷於階枒,弄奔星於帷幌。亙 以曲堂,周以洞房。北負連闥,南注長廊。綺疏交映,鏤 檻相望。燕飛蓮井,日照杏梁。陽烏騫其將動,雲鳳矯 而欲翔。若乃凌沼開源,延石崇壤。疑崑「閬之鬱岪,侔 滄溟之瀇瀁。其中則有桂宮柏寢,吳臺柘館。複道耿 介而連雲,阿閣穹窿而仰漢。望虯欄之映水,見丹鶴 之出岸。艷草妖色,嘉樹珍名。長生靈壽,男華女貞。河 柳垂葉,山榴發英。玩奇花之春滿,摘甘實於夏成。此 實宮苑之壯麗,豈能從我而為榮?」先生曰:「多言反道, 辯口傷實。懼貽弊於蔀家,且自求乎容厀。」 公子曰:「銅鉼玉井,金釜桂薪。六彝九鼎,百果千珍。熊 蹯虎掌,雞跖猩脣。潛魚兩味,立犀五肉。拾卵鳳巢,剖 胎豹腹。三臠甘口,七葅愜目。蒸餅十字,湯官五熟。海 椒魯豉,河鹽蜀薑。劑水火而和調,糅蘇蔱以芬芳。脯 追復而不盡,犢稍割而無傷。黿羹流歠,蜒醬先嘗。鱠 溫湖之美鮒,切丙」穴之嘉魴。落俎霞散,逐刃雪揚,輕 同曳繭,白似飛霜,蔗有盈丈之名,桃表兼斤之實,杏 積魏國之貢,菱為巨野所出。衡曲黃梨,汶垂蒼栗,隴 西白柰,湘南朱橘,荔枝沙棠,蒲萄石蜜。瓜稱素腕之 美,棗有細腰之質。並抗吻以除煩,永咀牙而消疾。於 是《三雅》陳席,百味開印,玉璣星稀,蘭英縹潤。既夷志 於「坎壈,亦忘懷於鄙𠫤。此蓋滋旨之極珍,豈從余而 並進。」先生曰:「不貴媮食,豈甘醇酒。既深悟於腐腸,豈 自迷於爽口。」

《公子》曰:「秦氏獨立,燕姬絕世。如短如長,不穠不細。信 耳目之珍冶,乃古今之佳麗。妍姿艷逸,淑性閒華。效 施朱於宋里,結墮馬於梁家。折纖腰以微步,呈皓腕 於輕紗。臨池正領,拂鏡看花。觀堵牆以颯沓,傾城國 以喧譁。墨欲歸而抽軫,惠將返而迴車。至乃鄭衛繁 聲,抑揚絕調。足使風雲變動,性靈感召。擊哀響,則春 臺之人愴焉而雪泣;起懽情,則崩城之婦粲然而微 笑。嶰谷調鳳之管,龍門獨鵠之柯。綠珠絳樹,宋臘韓 娥,青春婉娩,上客經過。開洞房以命賞,召才人而合 宴。舉輕幔以徐來,隔珠簾而可見。床披象簟,戶垂羅 薦。聽促柱之方遒,聞度聲之始囀。步想象以頓足,腕 蹁蹮而拂面。託斜視於遺簪,寄含情」而舉扇。俄而夕 鶩東返,落日西懸,綺霞映水,蛾月生天。解鴛鴦之繡 被,拂蛩蚷之長氈。燭中帷而動爛,香出帳而微煙。願 橫衾以自昵,脫斜領於君前。此乃聲色之妖蕩,將不 從我而流連。先生曰:「淫聲非篤論之旨,麗色乃余情 所棄。伐國不問仁人,此言何從而至?」

《公子》曰:「歲晚農收,時閒務隙。山火已燎,野霜初白。聊 效殺於秋冬,將從禽於草澤。蜀地五丁,齊都二子。氣 動山漂,汗揮雨起。渥洼流赬,護蘭泄血。躡飛影於未 形,奔流星於欲滅。革車隱隱,轂騎闐闐。鼓噪喧而振 地,烝徒駭而聒天。割玉之刀,飲石之箭。罝羅布其一 目,罟網周其三面。犬號驤螭,鷹名奔電。暫離已合,忽」 隱仍見。赴迥趨危,衝林跋援。草隨足起,山從眼轉。跨 躡谿澗,電舉陵阪。鳥不及飛,獸不遑伏。既前蹸而後 掎,亦左排而右蹴。蹠實駭而自救,騰靈亂而相撲。視 灑血之丹地,見飛毛之暗目。傍窮劫攲,勢極搜求。文 皮坐裂,膬尾生抽。手羈鐵頂,足批銅頭。象折齒而陵 遽,貊拉幽而夷猶。擒高樓之度索,走「大樹之神牛。鴈 聞弦而站墮,猿抱木而啾啁。笑楚王之雲夢,恥漢帝之中流。此武材之矯猛,豈能從我而畋遊。」先生曰:「馳 騁傷仁,好殺非勇。幸廣內之豐樂,何禽荒之足重?」 公子曰:「踆烏始照,官槐遽而欲舒;顧免纔滿,庭英紛 而就落。譬光影於飛浮,比生靈於棲託。擾擾摩肩,轔 轔方駕。空怵迫於毀譽,獨慇勤於用舍,嗟向有而今 無,歎後榮而前謝。清歌雅舞,暫同於夢寐;廣廈高堂, 俄成於幻化。若夫洗精服食,慕道仙遊,尋玉塵於萬 里,守金竈於千年,三尸可度,九轉難傳,飛騰水陸,咀 嚼靈元。若乃壁上真辭,枕中祕要,彈壓神鬼,吐納靈 妙,既變醜以成妍,亦反老而為少。虯駕夭矯而出沒, 霓裳颯沓而容與。接鵠馭於後乘,追鳳簫於前侶。雨 散漫以霑服,雲霏微而襲宇。瞰芝闕以窈窕,見玉臺 之相拒。蓋排煙而漸滅,旌拖風而未舉。值解佩於江 濱,逢弄珠於漢渚。薄遊元圃,弭節太華。列神童於羽 帳,侍玉女於仙車。澗採兮危實,苑拔兮迴花。聽弱水 之晨浪,望崑山之夕霞。窮北辰而比壽,指中岳以為 家。此神仙之恍惚,豈從我而蠲邪。」先生曰:「捕影之言 莫測,繫風之論難盡。未嘗留意於死生,豈稍論於椿 菌。」

公子曰:「洙泗遺文,鄒魯餘烈,其道未迷,其風不絕。方 領圓冠,金口木舌。談章句之遠旨,構紛綸之雅說。陳 五禮,明六詩,貫穿微妙,辯析毫釐。既待問於重席,亦 覃思而下幃。醞藉愷悌,和樂緝熙。生徒肅肅,賓友師 師。並接衽以聞道,俱援手而受辭。心絕內戰,事無外 慾。橫經者比肩,擁箒者繼足。醜申韓之法令,陋桓文 之風俗。六郡湊其衣冠,五陵窮其軌躅。信斯文其若 水,實斯人之如玉。若夫珠璣產於蚌蛤,珪璧出於山 淵,未有玉不瑩而為寶,人無學而稱賢。蓋持身之管 籥,進德之舟船。響如鐘而待叩,明似鏡以長懸。此其 重於經術,寧降志於吾賢。」先生曰:「誠此言之甚美,比 斯道之為曠。恥見嘲於腐儒,豈求珍」於席上。

公子曰:「我大梁之啟基,方邃古而無匹。先天定始,比 殷周而餘裕;揖讓受終,考唐虞而不失。道德有序,憲 章咸秩,六府孔修,百司盡畢。搜求儒雅,招拾遺逸。旰 食思治,雖聞之於昔談;昧旦臨朝,乃見之乎茲日。蕩 蕩薰風,泱泱大典,道含弘而廣被,澤汪濊而傍闡,採 輿人之片言,納匹夫之小善,事在微而畢照,物無幽」 而不顯。若夫下車布德,伐罪弔民。風無偃稼,雨不破 塵。睹勝殘於期月,見成俗於浹辰。含群生兮如海,養 萬類其猶春。鄉無豕食之隸,野靡狼顧之民。樵者目 金而知恥,耕夫讓畔以成仁。何大庭之足競,豈栗陸 之能鄰。璧水道庠序之風,石渠啟珪璋之盛。奇士輻 湊而騁足,異人間出而效命。小大之獄無冤民,翾飛 之物無夭性。故能睦之以九世,齊之以七政,坦坦恢 恢,巍巍赫赫,政德洽於霜風,教義窮於足跡。望雲氣 而款關,候海水而重譯。所謂府不輟貢,史無虛帛,天 瑞磊砢而相尋,地符氛氳而不少。收六穗於征賦,玩 九莖於池沼。三足應感而來儀,一角知時而自擾。映 景星於初月,聆鳳音「於將曉。若乃亭毒不疵,合天地 而並施;陶鈞日月,與造化而齊功。故非言辭之可具, 盡筆札之所能窮。懷真獨往之夫,奔走而從事;滅跡 藏名之士,顛倒而向風。二漢有同於兒戲,魏晉無礙 於胸中。」言未畢,先生攝衣而起曰:「子前所說,似玉卮 之無當,徒費辭而難領。譬由背日而視秋毫,卻行而 求鄢」郢。一聞皇王之盛,則豁然神悟而理攄。志無時 而可卷,邦有道而宜舒。敢以殘智,請從後車。

《修心賦》有序
陳江總
编辑

「太清四年秋七月,避地於會稽龍華寺。」 此伽藍者,余六世祖宋尚書右僕射州陵侯元嘉二十四年之所構也。侯之王父晉護軍將軍彪,昔涖此邦,卜居山陰都陽里,貽厥子孫,有終焉之志。寺域則宅之舊基。左江右湖,面山背壑。東西陵跨,南北紆縈。聊與苦節名僧,同銷日月。曉修經戒,夕覽圖書。寢處風雲,馮棲水月,不意華戎莫辨,朝市傾淪。以此傷情,情可知矣。啜泣濡翰,豈攄鬱結?庶後生君子,憫余此概焉。

「嘉南斗之分次,肇東越之靈祕,表檜風于韓什,著鎮 山于《周紀》。蘊大禹之金書,鐫暴秦之石字。太史來而 探穴,鍾離去而開笥,信竹箭之為殄,何碔砆之罕值? 奉盛德之鴻祀,寓安禪之古寺,實豫章之舊圃,成黃 金之勝地,遂寂默之幽心,若鏡中而遠尋,面層阜之 超忽,邇平湖之迥深。」山條偃蹇,水葉浸淫,掛猿朝落, 「飢鼯夜唫。果叢藥苑,桃蹊橘林,捎雲拂日,結暗生陰, 保自然之雅趣,鄙人間之荒雜。望島嶼之邅迴,面江 源之重沓。汎流月之夜迴,曳光煙之曉匝。風引蜩而 嘶噪,雨鳴林而翛颯,鳥稍狎而知來,雲無情而自合。 爾乃野開靈塔,地築禪居,喜園超遰,樂樹扶疏,經行 藉草,宴坐臨渠,持戒振錫,度影甘蔬。堅固之林可踰, 寂滅之場蹔如?異曲終而悲起,非木落而愁始,豈降 志而辱身,不露才而揚己?鍾風雨之掩靄,倦雞鳴之 聒耳,幸避地而高棲,馮調御之遺旨,析四辨之微言悟三乘之妙理,遣十纏之繫縛,祛五惑之塵滓,久遺 榮于勢利,庶忘累于妻子,感意氣于疇昔,寄知音于 來祀,何遠客之可悲」,私自憐其何已。

《辭行李賦》
前人
编辑

維大梁三十有六載,神功懋乎開闢。垂恩儲祉,壓子 代之盤盂;盛德形容,陋周年之弇石。月窟向風,日域 仰澤,要荒款塞,諸戎重譯。輶軒巡履,聲芳亥步;旌節 經過,事高禹跡。舉皇華之盡美,馳玨玉之多事。或江 夏之無雙,匹洛陽之才子。訪羽儀于廊廟,旌秀異于 杞梓。引強學之三端,賞彫文于四始。顧傯侗于罕志, 奉朝章于信次。天鳳舉而張旃,濟龍沙而通賮敏。異 季札之聽歌譽,乘屬國之銜使。懷蘇子之抵掌,憶千 秋之畫地。願自勵而飲冰,「揆無庸而按轡。嗟負恩之 無力,每若寘于藂棘。倏辭東平之樂善,再踐承明而 游息。豈異千里之奔踶,寧辭一錢之不直。諒無期于 鴻漸,念有似于蟬翼。」荷德澤之霈然,「鑒丹愚之匪飾。 慚借譽于瑟柱,免長謠于蔥極。聊暇日以須臾,每長 吟以鬱紆。異金石之能固,若草木之分區。進學慚于 枝葉,綿力謝于康衢。搆伯休之蓬戶,狎仲憲之桑樞。 徒悅水而非智,庶因谷以為愚。恥矯名于周客,寧濫 響于齊竽。奉棲遲以偃仰,願太素之不污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