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67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六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六十七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六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六十七卷目錄

 富貴貧賤部總論

  禮記曲禮 坊記

  孔子家語屈節解 六本

  孔叢子抗志篇

  韓詩外傳富貴弗惡於貧賤

  淮南子原道訓

  桓寬鹽鐵論毀學 褒賢

  性理會通力行

 富貴貧賤部紀事

 富貴貧賤部雜錄

人事典第六十七卷

富貴貧賤部總論编辑

《禮記》编辑

《曲禮》
编辑

富貴而知好禮,則不驕不淫;貧賤而知好禮,則志不 懾。

馬氏曰:富貴之所以驕淫,貧賤之所以懾怯,以內無素定之分,而與物為輕重也。好禮則有得於內,而在外者,莫能奪矣。

《坊記》
编辑

子云:小人貧斯約,富斯驕,約斯盜,驕斯亂,禮者,因人 情而為之節文,以為民坊者也。故聖人之制富貴也。 使民富不足以驕,貧不至於約,貴不慊於上,故亂益 亡。

小人無道以安貧,故貧斯約。無德以守富,故富斯驕。約者,不獲恣,則有羨彼之志,故約。斯盜驕者,不能遜則有犯上之心,故驕斯亂。凡此皆人之情也,而禮則因而為之。節文富者,不以有餘而慢於人。貧者不以不足而窮其身。貴者不以在上而慊於物,皆由有禮故也。若家富不過百乘,所以制富而不使之驕也。一夫受田百畝,所以制貧而不使之約也。伐冰之家,不畜牛羊,所以制貴而不使之慊也。

子云:君子辭貴不辭賤,辭富不辭貧,則亂益亡,故君 子與其使食浮於人也。寧使人浮於食。

大全方氏曰:賤不貪貴,貧不慕富。則無爭奪之禍矣。故亂益亡君子,與其使食浮於人,寧使人浮於食,此亦辭富貴之道也。

《孔子家語》编辑

《屈節解》
编辑

子路問於孔子曰:由聞丈夫居世,富貴不能有益於 物,處貧賤之中,而不能屈節以求伸,則不足以論乎 人之域矣。孔子曰:君子之行己,期於必達於己。可以 屈則屈,可以伸則伸。故屈節者,可以有待,求伸者,所 以及時。是以雖受屈而不毀其節,志大而不犯於義。

《六本》
编辑

孔子曰:以富貴而下人,何人不尊;以富貴而愛人,何 人不親。是故以富而能富人者,欲貧不可得也。以貴 而能貴人者,欲賤不可得也。

《孔叢子》编辑

《抗志篇》
编辑

曾申謂子思曰:屈己以伸道乎。抗志以貧賤乎。子思 曰:道伸,吾所願也。今天下王侯其孰能哉。與屈己以 富貴,不若抗志以貧賤屈己則制於人抗志則不愧 於道。

《韓詩外傳》编辑

《富貴弗惡於貧賤》
编辑

魏文侯問李克曰:人有惡乎。李克曰:有。夫貴者、則賤 者惡之,富者、則貧者惡之。文侯曰:善行此、使人勿惡, 亦可乎。李克曰:可。臣聞:貴而下賤,則眾弗惡也;富能 分貧,則窮士弗惡也。

《淮南子》编辑

《原道訓》
编辑

所謂自得者,全其身者也。全其身,則與道為一矣。故 雖游於江潯海裔,馳騕褭,建翠蓋,目觀掉羽、武象之 樂,耳聽淊朗奇麗激抮之音,揚鄭、衛之浩樂,結激楚 之遺風,射沼濱之高鳥,逐苑囿之走獸,此齊民之所 以淫泆流湎。聖人處之,不足以營其精神,亂其氣志, 使心怵然失其情性。處窮僻之鄉,側谿谷之間,隱於 榛薄之中,環堵之室,茨之以生茅,蓬戶瓮牖,揉桑為 樞,七漏下濕,潤浸北房,雪霜瀼灖,浸潭菰蔣,逍遙於 廣澤之中,而徜徉於山峽之旁,此齊民之所為形植 黎累,憂悲而不得志也。聖人處之,不為愁悴怨懟,而不失其所以自樂也。是何也。則內有以通於天機,而 不以貴賤、貧富、勞逸失其志德者也。故夫烏之啞啞, 鵲之唶唶,豈嘗為寒暑、燥濕變其聲哉。

《桓寬·鹽鐵論》编辑

《毀學》
编辑

大夫曰:夫懷枉而言正,自託於無欲而實不從,此非士之情也。昔李斯與包丘子俱事荀卿,既而李斯入秦,遂取三公,據萬乘以制海內,功侔伊、望,名巨太山;而包丘子不免於甕牖蒿蘆,如潦歲之奇,口非不眾也,然卒死於溝壑而已。今內無以養,外無以稱,貧賤而好義,雖言好義,亦不足貴者也。

文學曰:方李斯之相秦也,始皇任之,人臣無二,然而 荀卿為之不食,睹其罹不測之禍也,包丘子飯麻蓬 藜,修道白屋之下,樂其志,安之於廣廈芻豢,無赫赫 之勢,亦無戚戚之憂。夫晉獻垂棘,非不美也,宮之奇 見之而嘆,知荀息之圖之也。知伯富有三晉,非不盛 也,然不知襄子之謀之也。季孫之狐貉,非不麗也,而 不知魯君之患之也。故晉獻以寶馬釣虞、虢,襄子以 城壞誘知伯。知伯身禽於趙,而虞、虢卒并於晉,以其 務得不顧其後,貪土地而利寶馬也。孔子曰:人無遠 慮,必有近憂。今之在位者,見利不虞害,貪得不顧恥, 以利易身,以財易死。無仁義之德,而有富貴之祿,若 陷坎GJfont,食於縣門之下,此李斯之所以具五刑也。南 方有鳥名鵷鶵,非竹實不食,非醴泉不飲,飛過太山, 太山之鴟,俛啄腐鼠,見鵷鶵而嚇。今公卿以其富貴 笑儒者為之常行,得無若太山鴟嚇鵷雛乎。

大夫曰:學者所以坊固辭,禮者所以文鄙行也。故學以輔德,禮以文質。言思可道,行思可樂。惡言不出於口,邪行不及於己。動作應禮,從容中道。故禮以行之,遜以出之。是以終日言,無口過;終身行,無冤尤。今人主張官立朝以治民,疏爵分祿以褒賢,而曰縣門腐鼠,何辭之鄙倍而悖於所聞也。

文學曰:聖主設官以授任,能者處之;分祿以養賢,能 者受之。義貴無高,義取無多。故舜受堯之天下,太公 不避周之三公;苟非其人,簞食豆羹猶為賴民也。故 德薄而位高,力小而任重,鮮不及矣。夫太山鴟啄腐 鼠於窮澤幽谷之中,非有害於人也。今之有司,盜主 財而食之於刑法之旁,不知機之是發,又以嚇人,其 患惡得若太山之鴟乎。

大夫曰:司馬子言:天下攘攘,皆為利往。趙女不擇醜好,鄭嫗不擇遠近,商人不醜恥辱,戎士不愛死力,士不在親,事君不避其難,皆為利祿也。儒、墨內貪外矜,往來游說,栖栖然亦未為得也。故尊榮者士之願也,富貴者士之期也。方李斯在荀卿之門,闒茸與之齊軫,及其奮翼高舉,龍昇驥騖,過九軼二,翱翔萬仞,鴻鵠GJfont騮且同侶,況跛燕雀之屬乎。席天下之權,御宇內之眾,後車百乘,食祿萬鍾。而拘儒布褐不完,糟糠不飽,非甘菽藿而卑廣廈,亦不能得已。雖欲嚇人,其何已乎。

文學曰:君子懷德,小人懷土。賢士殉名,貪夫死利。李 斯貪其所欲,致其所惡。叔孫敖早見於未萌,三去相 而不悔,非樂卑賤而惡重祿也,慮遠而避害謹也。夫 郊祭之牛,食養期年,衣之文繡,以入廟堂,太宰執其 鸞刀,以啟其毛;方此之時,願任重而止峻GJfont,不可得 也。商鞅困於彭池,吳起之伏王尸,願被布褐而處窮 鄙之蒿廬。李斯相秦,席天下之勢,志小萬乘;及其囚 於囹圄,車制於雲陽之市,亦願負薪入鴻門,行上蔡 曲街徑,不可得也。蘇秦、吳起以權勢自殺,商鞅、李斯 以尊重自滅,皆貪祿慕榮以沒其身,從車百乘,曾不 足以載其禍也。

《褒賢第十九》
编辑

大夫曰:伯夷以廉飢,尾生以信死。由小器而虧大體,匹夫匹婦之為諒也,經於溝瀆而莫之知也。何功名之有。蘇秦、張儀,智足以強國,勇足以威敵,一怒而諸侯懼,安居而天下息。萬乘之主,莫不屈體卑辭,幣請交,此所謂天下名士也。夫智不足與謀,而權不能舉當世,民斯為下也。今舉亡而為有,虛而為盈,布衣穿履,深念徐行,若有遺亡,非立功成名之士,而亦未免於世俗也。

文學曰:蘇秦以從顯於趙,張儀以衡任於秦,方此之 時,非不尊貴也,然知士隨而憂之,知夫不以道進必 不以道退,不以義得者必不以義亡。季、孟之權,三桓 之富,不可及也,孔子為之曰微。為人臣,權均於君,富 侔於國者,亡。故其位彌高而罪彌重,祿滋厚而罪滋 多。夫行者先全己而後求名,仕者先避害而後求祿。 夫香餌非不美也,龜龍聞而深藏,鸞鳳見而高逝者, 知其害身也。夫為烏鵲魚鱉,食香餌而後狂飛奔走, 遜身屈遰,無益於死。今有司盜秉國法,進不顧罪,卒 然有急,然後車馳人趨,無益於死。所盜不足償於臧 獲,妻子奔亡無處所,身在深牢,莫知恤視。方此之時, 何暇得以笑乎。

大夫曰:文學高行,矯然若不可卷;盛節潔言,皦然若不可涅。然戍卒陳勝釋輓輅,首為叛逆,自立張楚,素非有回、由處士之行,宰相列臣之位也。奮於大澤,不過旬月,而齊、魯儒墨薦紳之徒,肆其長衣,長衣,官之也。負孔氏之禮器詩、書,委質為臣。孔甲為涉博士,卒俱死陳,為天下大笑。深藏高逝者固若是也。

文學曰:周室衰,禮義壞,不能統理,天下諸侯交爭,相 滅亡,并為六國,兵革不休,民不得寧息。秦以虎狼之 心,蠶食諸侯,并吞戰國以為郡縣,伐能矜功,自以為 過堯、舜而羞與之同。棄仁義而尚刑罰,以為今時不 師於文而決於武。趙高治獄於內,蒙恬治兵於外,百 姓愁苦,同心而患秦。陳王赫然奮爪牙為天下首事, 道雖凶而儒墨或干之者,以為無王久矣,道擁遏不 得行,自孔子以至於茲,而秦復重禁之,故發憤於陳 王也。孔子曰:如有用我者,吾其為東周乎。庶幾成湯、 文、武之功,為百姓除殘去賊,豈貪祿樂位哉。

大夫曰:文學言行雖有伯夷之廉,不及柳下惠之貞,不過高瞻下視,潔言污行,觴酒豆肉,遷延相讓,辭小取大,雞廉狼吞。趙綰、王臧之等,以儒術擢為上卿,而有奸利殘忍之心。主父偃以口舌取大官,竊權重,欺紿宗室,受諸侯之賂,卒皆誅死。東方朔自稱辨略,消堅釋石,當世無雙;然省其私行,狂夫不忍為,況無東方朔之口,其餘無足觀者也。

文學曰:志善者忘惡,謹小者致大。俎豆之間足以觀 禮,閨門之內足以論行。夫服古之服,誦古之道,舍而 為非者,鮮矣。故君子時然後言,義然後取,不以道得 之不居也。滿而不溢,泰而不驕。故袁盎親於景帝,秣 馬不過一駟;公孫弘即三公之位,家不過十乘;東方 先生說聽言行於武帝,而不驕溢;主父見困厄之日 久,此疾在位者不好道而富且貴,莫知恤士也,於是 取饒衍之餘以周窮士之急,非為私家之業也。當世 囂囂,非患儒之雞廉,患在位者之虎飽嗌咽,於求覽 無所孑遺耳。

《性理會通》编辑

《力行》
编辑

張子曰:天下事大患,只是畏人,非笑不養車馬,食粗 衣惡居貧賤,皆恐人非笑不知當生則生,當死則死, 今日萬鍾,明日棄之。今日富貴,明日飢餓。亦不卹惟 義所在。

張子曰:人多言安於貧賤,其實只是計窮力屈才短, 不能營畫耳。若稍動得,恐未肯安之。須是誠知義理 之樂於利欲也。乃能。

天下之富貴,假外者皆有窮己。蓋人欲無饜而外物 有限,惟道義則無爵,而貴取之無窮矣。

魯齋許氏曰:天地間當大著心,不可拘於氣。質局於 一己,貧賤憂戚,不可過為隕。穫貴為公相,不可驕,當 知有天下國家,以來,多少聖賢在此位。賤為匹夫,不 必恥,當知古昔志士仁人,多少屈伏甘於貧賤者。無 入而不自得也。何欣戚之有。

富貴貧賤部紀事编辑

《戰國策》:蘇秦說秦王書十上而說不行。黑貂之裘敝, 黃金百斤盡,資用乏絕,去秦而歸。嬴縢履蹻,負書擔 囊,形容枯槁,面目黧黑,狀有愧色。歸至家,妻不下紝, 嫂不為炊,父母不與言。蘇秦喟然嘆曰:妻不以我為 夫,嫂不以我為叔,父母不以我為子,是皆秦之罪也。 乃夜發書,陳篋數十,得《太公陰符》之謀,伏而誦之,簡 練以為揣摩。讀書欲睡,引錐自刺其股,血流至足。曰: 安有說人主不能出其金玉錦繡,取卿相之尊者乎。 期年揣摩成,曰:此真可以說當世之君矣。於是乃摩 燕烏集闕,見說趙王於華屋之下,抵掌而談。趙王大 悅,封為武安君。受相印,革車百乘,錦繡千純,白璧百 雙,黃金萬鎰,以隨其後,約從散衡,以抑強秦。故蘇秦 相於趙而關不通。當此之時,天下之大,萬民之眾,王 侯之威,謀臣之權,皆欲決於蘇秦之策。不費斗糧,未 煩一兵,未戰一士,未絕一弦,未折一矢,諸侯相親,賢 于兄弟。夫賢人在而天下服,一人用而天下從。故曰: 式於政,不式於勇;式于廊廟之內,不式於四境之外。 當秦之隆,黃金萬鎰為用,轉轂連騎,炫熿于道,山東 之國,從風而服,使趙大重。且夫蘇秦特窮巷掘門、桑 戶棬樞之士耳,伏軾撙銜,橫歷天下,庭說諸侯之主, 杜左右之口,天下莫之抗。將說楚王路過洛陽,父母 聞之,清宮除道,張樂設飲,郊迎三十里。妻側目而視, 側耳而聽;嫂蛇行匍伏,四拜自跪而謝。蘇秦曰:嫂,何 前倨而後卑也。嫂曰:以季子位尊而多金。蘇秦曰:嗟 乎。貧窮則父母不子,富貴則親戚畏懼。人生世上,勢 位富厚,蓋可以忽乎哉。

富貴貧賤部雜錄编辑

《禮記·儒行》:儒有不隕穫于貧賤,不充詘于富貴。 《論衡·問孔篇》:孔子曰:富與貴,是人之所欲也,不以其 道得之,不居也;貧與賤,是人之所惡也,不以其道得 之,不去也。此言人當由道義得,不當苟取也;當守節 安貧,不當妄去也。夫言不以其道,得富貴不居,可也; 不以其道,得貧賤如何。富貴顧可去,去貧賤何之。去 貧賤,得富貴也。不得富貴,不去貧賤。如謂得富貴不 以其道,則不去貧賤邪。則所得富貴,不得貧賤也。貧 賤何故當言得之。顧當言貧與賤是人之所惡也,不 以其道去之,則不去也。當言去,不當言得。得者,施于 得之也。今去之,安得言得乎。獨富貴當言得耳。何者。 得富貴,乃去貧賤也。是則以道去貧賤如何。修身行 道,仕得爵祿、富貴。得爵祿、富貴,則去貧賤矣。不以其 道去貧賤如何。毒苦貧賤,起為奸盜,積聚貨財,擅相 官秩,是為不以其道。

東谷所見,貧賤不如富貴耶。抑富貴不如貧賤耶。人 莫急于溫飽,靡衣華飾固美矣。然補破遮寒,其為溫 則一也。甘味盛饌,亦佳矣。然糲食充饑,其為飽則一 也。溫飽之餘,何必羨富貴哉。彼委積愈厚,鞭算愈切, 鬚鬢愈白,計慮愈深,第宅、田園、器用、服飾,曷嘗見其 厭。足為子計,又為孫計,惟恐其不克,紹日間飲膳,失 期會夜,亦不能甘寢。貧賤者不如是之勞苦也。肥甘 沈湎,乃致命之媒。粉白黛綠,皆喪身之具。動由順境, 難禁摧挫。少不如意,或飲氣嘔血而暴亡。素處豢養, 不耐風霜,稍有感觸,雖良藥有所不能療。貧賤者不 如是之脆弱也。今人致富,召怨事多,或有意外。懷璧 其罪,水火盜賊,災禍戮辱,其終必不能免。官爵雖高, 冰山亦險,葅醢烹戮,載在史冊者,不可枚數。貧賤者 不如是之驚危也。富貴者勞苦,貧賤者清閒。富貴者 脆弱,貧賤者堅固。富貴者驚危,貧賤者安泰。孰謂貧 賤不如富貴邪。吁。富貴而傲忽,貧賤惑之甚也。貧賤 而諂諛,富貴惑之尤甚也。

《省心錄》:驕富貴者。戚戚,安貧賤者休休,所以景公千 駟,不及顏子之一瓢也。

知足者,貧賤亦樂。不知足者,富貴亦憂。

富貴者,奢侈相尚,奉養之外,棄廢寶貨,窮極土木,惟 務相勝。貧賤者專于工巧伎藝,古所未見。一日之直, 可以盡農夫終歲之利。故棄本逐末,耕桑者少而衣 食者多,求其盈餘儲積,不亦難哉。

筆疇貴人之前,莫言窮,彼將謂我求其薦矣。富人之 前莫言貧,彼將謂我求其濟矣。是以群眾之中,淡然 漠然,付之謹默,可也。窮也貧也,皆命也。非告人而可 脫者,或有不得于心,寄言詠歌之間,陶寫性靈而已。 病榻寤言,倪文節公云貧賤之人,一無所有,及臨命 終時。脫一厭字,富貴之人,無所不有,及臨命終時,帶 一戀字。夫脫一厭字,如釋重負帶。一戀字,如擔枷鎖。 又曰:富貴,貧賤所處,不同至三者。緊要處則一曰老 病死,以愚觀之,則富貴之于斯。三者反不若貧賤者 之無係累也。向子平曰:我已知富不如貧,貴不如賤。 但未知死何如生,耳然就是以觀,則生不如死,亦可 知矣。

《芥隱筆記》:富貴他人合,貧賤親戚離。文選曹顏遠詩, 又見《晉書殷浩傳》蓋用慎子家富,則疏族聚家,貧則 兄弟離語。

宵練匣,此身之外一絲一縷,皆妝綴,故謹隨身,不可 須臾離者,貧賤也。或得或失者,富貴也。于其不可離 者,必求離之。于其不可保者,必欲得之。此所以終身 役役,卒歸于惡也。

《槎菴燕語》:貧賤時不可輕于受恩,當思酬報之難。富 貴時不可濫于市恩,當思應付之難。

安得長者言,待富貴人不難有禮,而難有體待。貧賤 人不難有恩,而又難有禮。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