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088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八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八十八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八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八十八卷目錄

 疾病部紀事

 疾病部雜錄

 疾病部外編

人事典第八十八卷

疾病部紀事编辑

《呂氏春秋制樂篇》:周文王立國八年,歲六月,文王寢 疾,五日而地動,東西南北,不出國郊。百吏皆請曰:「臣 聞地之動,為人主也。今王寢疾,五日而地動,四面不 出周郊。」群臣皆恐曰:「『請移之』。文王曰:『若何其移之也』? 對曰:『興事動眾,以增國城,其可以移之乎』?文王曰:『不 可。夫天之見妖也,以罰有罪也。我必有罪,故天以此 罰我也。今故興事動眾,以增國城,是重吾罪也,不可』。 文王曰:『昌也,請改行,重善以移之,其可以免乎』?」於是 謹其禮秩皮革以交諸侯;飭其辭令幣帛,以禮豪士; 頒其爵列等級田疇,以賞群臣。無幾何,疾乃止。 《尚書金縢》:「既克商二年,王有疾,弗豫。二公曰:『我其為 王』。穆卜周公曰:『未可以戚我先王』。公乃自」以為功,為 三壇,同墠為壇于南方,北面,周公立焉,植璧秉圭,乃 告太王、王季、文王、史。乃冊,祝曰:「惟爾元孫某,遘厲虐 疾,若爾三王,是有丕子之責于天,以旦代某之身。予 仁若考,能,多材多藝,能事鬼神。乃元孫某,不若旦多 材多藝,不能事鬼神。乃命于帝庭,敷佑四方,用能定 爾子孫于地下,四方之民罔不祗畏。嗚呼!無墜天之 降寶命,我先王亦永有依歸。今我即命于元龜,爾之 許我,我其以璧與珪歸俟爾命;爾不許我,我乃屏璧 與珪。」乃卜三龜,一習吉,啟籥見書,乃并是吉。公曰:「體, 王其罔害予小子新命于三王,惟永終是圖,茲攸俟, 能念予一人。」公歸,乃納冊于金縢之匱中。王翼日乃 瘳。

《韓子外儲說》:秦襄王病,百姓為之禱,病愈,殺牛塞禱。 郎中閻遏、公孫衍出而見之,曰:「非社臘之時也,奚自 殺牛而祠社?」怪而問之百姓曰:「人主病,為之禱,今病 愈,殺牛塞禱。」閻遏、公孫衍說,見王,拜賀曰:「過堯舜矣。」 王驚曰:「何謂也?」對曰:「堯舜其民,未至為之禱也。今王 病而民以牛禱,病愈,殺牛塞禱,故臣竊以王為過堯 舜也。」

《賈誼新書》:楚惠王食寒葅而得蛭,因遂吞之,有腹疾 而不能食,令尹入問曰:「王安得此疾?」王曰:「我食寒葅 而得蛭,念譴之而不行其罪乎?是法廢而威不立也, 非所聞也。譴而行誅,則庖宰監食者法皆當死,心又 弗忍也,故我恐蛭之見也。」遂吞之。令尹避席再拜而 賀曰:「臣聞皇天無親,惟德是輔。王有仁德,天之所奉 也,病不為傷。」是夕也,惠王之後而蛭出,其久病心腹 之積皆愈。故天之視聽,不可謂不察。

《左傳》:成公十年,晉侯疾病,求醫於秦。秦伯使醫緩為 之。未至,公夢疾為二豎子,曰:「彼良醫也,懼傷我焉,迯 之。」其一曰:「居肓之上,膏之下,若我何?」醫至,曰:「疾不可 為也。在肓之上,膏之下,攻之不可,達之不及,藥不至 焉,不可為也。」公曰:「良醫也。」厚為之禮而歸之。

襄公十年,宋公享晉侯,以《桑林》、荀罃辭舞師,題以旌 夏。晉侯懼而退,入於房,去旌卒享而還。及著雍,疾,卜。 桑林見荀偃、士丐,欲奔請禱焉。荀罃不可,曰:「我辭禮 矣,彼則以之。猶有鬼神,於彼加之,晉侯有間。」按注:「間, 疾差也。」

二十一年夏,楚子庚卒。楚子使薳子馮為令尹,訪於 申叔豫,叔豫曰:「國多寵而王弱,國不可為也。」遂以疾 辭。方暑,闕地下冰而床焉。重繭衣裘,鮮食而寢。楚子 使醫視之,復曰:「瘠則甚矣,而血氣未動。」乃使子南為 令尹。

二十二年秋九月,鄭公孫黑肱有疾,歸邑于公。召室 老、宗人立段,而使黜官薄祭。祭以特羊,殷以少牢,足 以供祀。盡歸其餘邑,曰:「吾聞之,生于亂世,貴而能貧, 民無求焉,可以後亡。敬共事君,與二三子生在敬戒, 不在富也。」己巳,伯張卒。君子曰:「善戒。」

《左傳昭公元年》:晉侯有疾,鄭伯使公孫僑如晉聘,且 問疾。叔向問焉,曰:「寡君之疾病。卜人曰:『實沈臺駘為 祟,史莫之知,敢問此何神也』?子產曰:『昔高辛氏有二 子,伯曰閼伯,季曰實沈,居於曠林,不相能也,日尋干 戈,以相征討。后帝不臧,遷閼伯於商丘,主辰,商人是 因,故辰為商星。遷實沈於大夏,主參,唐人是因,以服』」 事夏商。其季世曰唐叔虞,當武王邑,姜方震,太叔夢 帝謂己:「余命而子曰虞,將與之唐,屬諸參,而蕃育其 子孫。」及生,有文在其手曰「虞」,遂以命之。及成王滅唐 而封太叔焉,故參為晉星。由是觀之,則實沈參神也。 昔金天氏有裔子曰昧,為元冥師,生允格、臺駘。臺駘能業其官,宣汾洮,障大澤,以處太原。「帝用嘉之,封諸 汾川,沈、姒、蓐黃,實守其祀。」今晉主汾而滅之矣。由是 觀之,則臺、駘,汾神也。抑此二者,不及君身。山川之神, 則水旱癘疫之災,於是乎禜之;日月星辰之神,則雪 霜風雨之不時,於是乎禜之。若君身則亦出入飲食 哀樂之事也。山川星辰之神,又何為焉?僑聞之,君子 有四時,朝以聽政,晝以訪問,夕以修令,夜以安身。於 是乎節宣其氣,勿使有所壅閉湫底,以露其體。茲心 不爽,而昏亂百度。今無乃壹之,則生疾矣。僑又聞之, 內官不及同姓,其生不殖。美先盡矣,則相生疾,君子 是以惡之。故《志》曰:「買妾不知其姓,則卜之。」違此二者, 古之所慎也。男女辨姓,禮之大司也。今君內實有四 姬焉,「其無乃是也乎?若由是,二者弗可為也已。四姬 有省猶可,無則必生疾矣。」叔向曰:「善哉!肸未之聞也, 此皆然矣。」叔向出,行人揮送之。叔向問鄭故焉,且問 子晳。對曰:「其與幾何?無禮而好陵人,怙富而卑其上, 弗能久矣。」晉侯聞子產之言,曰:「博物君子也。」重賄之。 晉侯求醫於秦,秦伯使醫和視之,曰:「疾不可為也,是 謂近女室。疾如蠱,非鬼非食,惑以喪志,良臣將死,天 命不佑。」公曰:「女不可近乎?」對曰:「節之。先王之樂,所以 節百事也,故有五節,遲速本末以相及。中聲以降,五 降之後不容彈矣。於是有煩手淫聲,慆堙心耳,乃忘 平和,君子勿聽也。物亦如之,至於煩,乃舍也,己無以 生疾。君子之近琴瑟,以儀節也,非以慆心也。天有六 氣,降生五味,發為五色,徵為五聲,淫生六疾。六氣曰 陰、陽、風、雨、晦明也。分為四時,序為五節,過則為菑。陰 淫寒疾,陽淫熱疾,風淫末疾,雨淫腹疾,晦淫惑疾,明 淫心疾。女陽物而晦時,淫則生內熱惑蠱之疾。今君 不節不時,能無及此乎?」出,告趙孟。趙孟曰:「誰當良臣?」 對曰:「主是謂矣!主相晉國,於今八年,晉國無亂,諸侯 無闕,可謂良矣。和聞之,國之大臣,榮其寵祿,任其大 節,有菑禍興而無改焉,必受其咎。今君至於淫以生 疾,將不能圖恤社稷,禍孰大焉!主不能禦,吾是以云 也。」趙孟曰:「何謂蠱?」對曰:「淫溺惑亂之所生也。於文,皿 蟲為蠱,穀之飛亦謂之蠱。在《周易》,『女惑男,風落』」山,謂 之蠱。皆同物也。趙孟曰:「良醫也。」厚其禮而歸之。 七年,鄭子產聘於晉,晉侯有疾,韓宣子逆客,私焉,曰: 「寡君寢疾,於今三月矣。並走群望,有加而無瘳。今夢 黃熊入於寢門,其何厲鬼也?」對曰:「以君之明,子為大 政,其何厲之有?昔堯殛鯀於羽山,其神化為黃熊,以 入於羽淵,實為夏郊,三代祀之,晉為」盟主,其或者未 之祀乎?《韓子》祀夏郊,晉侯有間,賜子產莒之二方鼎。 二十年,齊侯疥,遂痁,期而不瘳。諸侯之賓問疾者多 在。梁丘據與裔款言於公曰:「吾事鬼神,豐於先君有 加矣。今君疾病,為諸侯憂,是祝史之罪也。諸侯不知, 其謂我不敬君,盍誅於祝固史嚚以辭賓。」公說,告晏 子。晏子曰:「日宋之盟」,屈建問范會之德於趙武,趙武 曰:「夫子之家事治,言於晉國,竭情無私,其祝史祭祀, 陳信不愧,其家事無猜,其祝史不祈。」建以語康王,康 王曰:「神人無怨,宜夫子之光輔五君,以為諸侯主也。」 公曰:「據與款,謂寡人能事鬼神,故欲誅於祝史,子稱 是語,何故?」對曰:「若有德之君,外內不廢,上下無怨,動 無違」事,其祝史篤信無愧心矣。是以鬼神用饗,國受 其福,祝史與焉。其所以蕃祉老壽者,為信君使也。其 言忠信於鬼神。其適遇淫君,外內頗邪,上下怨疾,動 作辟違,從欲厭私,高臺深池,撞鐘舞女,斬刈民力,輸 掠其聚,以成其違,不恤後人,暴虐淫從,肆行非度,無 所還忌,不思謗讟,不憚鬼神,神怒民痛,無「悛於心。其 祝史薦信,是言罪也;其蓋失數美,是矯誣也。進退無 辭,則虛以求媚。是以鬼神不享其國以禍之,祝史與 焉。所以夭昏孤疾者,為暴君使也。其言僭嫚於鬼神。」 公曰:「然則若之何?」對曰:「不可為也。山林之木,衡鹿守 之;澤之萑蒲,舟鮫守之;藪之薪蒸,虞候守之;海之鹽 蜃,祈望守之。縣鄙之人,入從其政;偪介之關,暴征其 私;承嗣大夫,強易其賄。布常無藝,徵斂無度;宮室日 更,淫樂不違。內寵之妾,肆奪於市;外寵之臣,僭令於 鄙。私欲養求,不給則應。民人苦病,夫婦皆詛。祝有益 也,詛亦有損。聊、攝以東,姑、尤以西,其為人也多矣。雖 其善祝,豈能勝億兆人之詛?君若欲誅於祝、史,修德 而後可。」公說,使有司寬政,毀關去禁,薄斂己責。 《晏子諫》上篇。景公疥且瘧,期年不已,召會譴梁丘據、 晏子而問焉。曰:「寡人之病病矣。使史固與祝佗巡山 川宗廟,犧牲圭璧,莫不備具,數其常,多先君桓公。桓 公一則寡人再病,不已滋甚。予欲殺二子者以說於 上帝,其可乎?」會譴梁丘據曰:「可。」晏子不對。公曰:「晏子 何如?」晏子曰:「君以祝為有益乎?」公曰:「然。若以為有益, 則詛亦有損也。君疏輔而遠拂,忠臣擁塞,諫言不出。 臣聞之,近臣嘿,遠臣瘖,眾口鑠金。今自聊攝以東,姑 尤以西者,此其人民眾矣。百姓之咎怨誹謗詛君於 上帝者多矣。一國詛,兩人祝,雖善祝者不能勝也。且 夫祝直言情,則謗吾君也;隱匿過,則欺上帝也。上帝神,則不可欺;上帝不神,祝亦無益。願君察之也。不然, 則無罪,夏商所以滅也。」公曰:「善。」解余惑,加冠,命會譴 毋治齊國之政,梁丘據毋治賓客之事,兼屬之乎《晏 子》。晏子辭不得命,受相,退把政,改月而君病,《悛 問》上篇?景公問於晏子曰:「寡人意氣衰,身病甚,今吾 欲具珪璋犧牲,令祝宗薦之乎上帝宗廟,意者禮可 以干福乎?」晏子對曰:「嬰聞之古者先君之干福也,政 必合乎民,行必順乎神,節宮室,不敢大斬伐,以無偪 山林,節飲食,無多畋漁以無偪川澤。祝宗用事,辭罪 而不敢有所求也,是以神民俱順,而山川納祿。今君 政反乎民,而行悖乎神,大宮室,多斬伐以偪山林,羨 飲食,多畋漁以偪川澤,是以民神俱怨,而山川收祿; 司過薦罪,而祝宗祈福。意者逆乎?」公曰:「寡人非夫子, 無所聞此,請革心易行。」於是廢公阜之遊,止海食之 獻,斬伐者以時,畋漁者有數,居處飲食,節之勿羨。祝 宗用事,辭罪而不敢有所求也。故鄰國忌之,百姓親 之。晏子沒而後衰。

《雜下篇》:景公病水臥十數日,夜夢與二日鬥,不勝。晏 子朝公曰:「昔者夢與二日鬥,而寡人不勝,我其死乎?」 晏子對曰:「請召占夢者。」出於閨,使人迎占夢者至,曰: 「曷為見召?」晏子曰:「夜者公夢二日與公鬥,不勝。公曰: 『寡人死乎?故請君占夢,是所為也』。」占夢者曰:「請反其 書。」晏子曰:「毋反書!公所病者陰也,日者陽也,一陰不」 勝二陽,故病將已。以是對。占夢者入公曰:「寡人夢與 二日鬥而不勝,寡人死乎?」占夢者對曰:「公之所病陰 也,日者陽也,一陰不勝二陽,公病將已。」居三日,公病 大愈。

景公病疽在背,高子、國子請,公曰:「職當撫瘍。」高子進 而撫瘍。公曰:「熱乎?」曰:「熱。」「熱何如?」曰:「如火。」「其色何如?」曰: 「如未熟李。」「大小何如?」曰:「如豆墮者何如?」曰:「如《屨辦》。」二 子者出,晏子請見,公曰:「寡人有病,不能勝衣冠以出 見夫子,夫子其辱視寡人乎?」晏子入,呼宰人具盥,御 者具巾,刷手溫之,發席傅薦,跪請撫瘍。公曰:「其熱何 如?」曰:「如日。」「其色何如?」曰:「如蒼玉。」「大小何如?」曰:「如璧。」「其 墮者何如?」曰:「如珪。」《晏子》出,公曰:「吾不見君子,不知野 人之拙也。」

《吳語》:句踐求以報吳,徇於軍曰:「有眩瞀之疾者,告。」王 親命之曰:「我有大事,子有眩瞀之疾,其歸若已,後若 有事,吾與子圖之。」

《左傳·哀公六年》:楚昭王有疾,卜曰:「河為祟。」王弗祭。大 夫請祭諸郊。王曰:「三代命祀,祭不越望。江、漢、睢、漳,楚 之望也。禍福之至,不是過也。不穀雖不德,河非所獲 罪也。」遂弗祭。

《戰國策》:醫扁鵲見秦武王,武王示之病,扁鵲請除。左 右曰:「君之病在耳之前,目之下,除之未必已也,將使 耳不聽,目不明。」君以告左右,扁鵲怒而投其石,曰:「君 與知之者謀之,而與不知者敗之。使此知秦國之政 也,則君一舉而亡國矣。」

《韓子喻老篇》:扁鵲見蔡桓侯,立有間,扁鵲曰:「君有疾 在腠理,不治將恐深。」桓侯曰:「寡人無扁鵲出。」桓侯曰: 「醫之好治不病以為功。」居十日,扁鵲復見曰:「君之病 在肌膚,不治將益深。」桓侯不應。扁鵲出,桓侯又不悅。 居十日,扁鵲復見曰:「君之疾在腸胃,不治將益深。」桓 侯又不應。扁鵲出,桓侯又不悅。居十日,扁鵲望桓侯 而還走。桓侯故使人問之。《扁鵲》曰:「疾在腠理,湯熨之 所及也;在肌膚,鍼石之所及也;在腸胃,火齊之所及 也;在骨髓,司命之所屬,無奈何也。今在骨髓,臣是以 無請也。」居五日,桓侯體痛,使人索扁鵲,已逃秦矣。桓 侯遂死。

《物理論》:趙簡子有疾,扁鵲診候,出曰:「疾可治也,而必 殺醫焉。」以告太子,太子保之,扁鵲頻召不入,入而著 履登床,簡子大怒,便以戟追殺之。扁鵲知簡子大怒, 則氣通,血脈暢達也。

《禮記·檀弓》:曾子寢疾,病。樂正子春坐於床下,曾元、曾 申坐於足,童子隅坐而執燭。童子曰:「華而睆,大夫之 簀與?」子春曰:「止!」曾子聞之,瞿然曰:「呼!曰:『華而睆,大夫 之簀與』?」曾子曰:「然,斯季孫之賜也,我未之能易也。」元 起易簀。曾元曰:「夫子之病革矣,不可以變。幸而至於 旦,請敬易之。」曾子曰:「爾之愛我也,不如彼君子之愛 人也以德,細人之愛人也以姑息。吾何求哉?吾得正 而斃焉,斯已矣。」舉扶而易之,反席未安而沒。

《列子周穆王篇》:宋陽里華子中年病忘,朝取而夕忘, 夕與而朝忘,在塗則忘行,在室則忘坐。今不識先後 不識,今闔室毒之,謁史而卜之,弗占;謁巫而禱之,弗 禁;謁醫而攻之,弗已。魯有儒生,自媒能治之,華子之 妻子以居產之半請其方,儒生曰:「此固非卦兆之所 占,非祈請之所禱,非藥石之所攻。吾試化其心,變其 慮,庶幾其瘳乎?」於是試露之而求衣,飢之而求食,幽 之而求明。儒生欣然告其子曰:「疾可已也。然吾之《方 密》,傳世不以告人,試屏左右,獨與居室七日從之,莫 知其所施為也,而積年之疾,一朝都除。」華子既悟,乃大怒,黜妻罰子,操戈逐儒生。宋人執而問其以,華子 曰:「曩!吾忘也,蕩蕩然不覺天地之有」無,今頓識既往, 數十年來存亡、得失、哀樂、好惡,擾擾萬緒起矣。吾恐 將來之存亡得失、哀樂、好惡之亂吾心如此也,須臾 之忘,可復得乎?子貢聞而怪之,以告孔子。孔子曰:「此 非汝所及乎?」顧謂顏回記之。

秦人逄氏有子,少而惠及,壯而有迷罔之疾。聞歌以 為哭,視白以為黑,饗香以為朽,嘗甘以為苦,行非以 為是。意之所之,天地四方,水火寒暑,無不倒錯者焉。 楊氏告其父曰:「魯之君子多術藝,將能已乎?汝奚不 訪焉?」其父之魯,過陳,遇老聃,因告其子之證。老聃曰: 「汝庸知汝子之迷乎?今天下之人皆惑於是非,昏於 利害。同疾者多,固莫有覺者。且一身之迷,不足傾一 家;一家之迷,不足傾一鄉;一鄉之迷,不足傾一國;一 國之迷,不足傾天下;天下盡迷,孰傾之哉?向使天下 之人,其心盡如汝子,汝則反迷矣。哀樂、聲色、臭味、是 非,孰能正之?且吾之言未必非迷,況魯之君子迷之 郵者,焉能解人之迷哉?榮汝之糧,不若遄歸也。」 《仲尼》篇:「龍叔謂文摯曰:『子之術微矣。吾有疾,子能已 乎』?」文摯曰:「唯命所聽。然先言子所病之證。」「龍叔曰:『吾 鄉譽不以為榮,國毀不以為辱;得而不喜,失而弗憂; 視生如死,視富如貧;視人如豕,視吾如人。處吾之家, 如逆旅之舍;觀吾之鄉,如戎蠻之國。凡此眾疾,爵賞 不能勸,刑罰不能威,盛衰利害不能易,哀樂不能移。 固不可事國君,交親友,御妻子,制僕隸。此奚疾哉?奚 方能已之乎』?」文摯乃命龍叔背明而立,文摯自後向 明而望之。既而曰:「嘻!吾見子之心矣,方寸之地虛矣, 幾聖人也!子心六孔流通,一孔不達。今以聖智為疾 者,或由此乎?非吾淺術所能已也。」

《呂氏春秋·至忠篇》:齊王疾,痏使人之宋迎文摯。文摯 至,視王之疾,謂太子曰:「王之疾必可已也。雖然,王之 疾已,則必殺摯也。」太子曰:「何故?」文摯對曰:「非怒王則 疾不可治,怒王則摯必死。」太子頓首,彊請曰:「苟已王 之疾,臣與臣之母以死爭之於王,王必信臣與臣之 母,願先生之,勿患也。」文摯曰:「諾。請以死為王與太子」 期而將往,不當者三,齊王固已怒矣。文摯至,不解履, 登床履王衣,問王之疾。王怒而不與言。文摯因出辭 以重怒王,王叱而起,疾乃遂已。王大怒,不說,將生烹 文摯。太子與王后急爭之而不能得,果以鼎生烹文 摯。

《列子說符篇》:宋人有好行仁義者,三世不懈。家無故 黑牛生白犢,以問孔子。孔子曰:「此吉祥也。」以薦上帝。 居一年,其父無故而盲,其牛又復生白犢。其父又復 令其子問孔子,其子曰:「前問之而失明,又何問乎?」父 曰:「聖人之言,先迕後合。其事未究,姑復問之。」其子又 復問孔子,孔子曰:「吉祥也。」復教以祭。其子歸致命,其 父曰:「行孔子之言也。」居一年,其子又無故而盲。其後 楚攻宋,圍其城。民易子而食之,析骸而炊之,丁壯者 皆乘城而戰,死者大半。此人以父子有疾,皆免,及圍 解而疾俱復。

《淮南子精神訓》:「楚子求行年五十有四而病傴僂,脊 管高於頂,胸下迫頤,兩脾在上,燭管指天,匍匐自闚 於井,曰:『偉哉,造化者,其以我為此拘拘耶』!」

《西京雜記》:「高祖初入咸陽宮,周行府庫,有方鏡,廣四 尺,高五尺九寸,表裏皆明。人有疾病在內,揜心照之, 則知病之所在。」

《漢書周昌傳》:「昌為御史大夫,高帝欲廢太子,而立戚 姬子如意,昌庭爭之強,上問其說,昌為人吃,又盛怒 曰:『臣口不能言,然臣期期知其不可。陛下欲廢太子, 臣期期不奉詔。上欣然而笑』。」

《韓安國傳》:「丞相蚡薨,安國行丞相事,引墮車蹇。上欲 用安國為丞相,使使視蹇甚,迺更以平棘侯薛澤為 丞相。安國病免,數月,瘉,復為中尉。」

《膠西于王端傳》:「端孝景前三年立,為人賊盭,又陰痿, 一近婦人,病數月。」

《司馬相如傳》:「相如口吃而善著書,常有消渴病。與卓 氏婚,驍於財,故其事宦未嘗肯與公卿國家之事。常 稱疾閒居,不慕官爵。」

《丙吉傳》:宣帝以吉有舊恩,封為博陽侯,邑千三百戶。 臨當封,吉疾病,上將使人加紼而封之。及其生存也, 上憂吉疾,不起。太子太傅夏侯勝曰:「此未死也。臣聞 有陰德者,必饗其樂以及子孫。今吉未獲報而疾甚, 非其死疾也。」後病果瘉。

《昌邑王髆傳》:「髆薨,子賀嗣。昭帝崩,徵賀典喪。賀即位 二十七日廢。孝宣帝即位,心內忌賀。元康二年,遣使 者賜山陽太守張敞璽書,詔察往來過客。敞於是條 奏賀居處狀:故王疾痿,行步不便衣服,言語跪起,清 狂不惠。」按注,師古曰:「痿,風痹疾也。」蘇林曰:「凡狂者,陰 陽脈盡濁。今此人不狂似狂者,故言清狂也。或曰:色」 理青徐而心不慧。曰清狂。清狂如今曰癡也。

《東觀漢記》:「郅惲字君章,上書諫王莽,令就臣位。莽大怒,即收繫惲,即害之。使黃門脅導惲,令為狂疾,恍惚 不自知所言。惲曰:『所言皆天文,非狂人所造作』。」 桓譚《新語》:「余少時見揚子雲之麗文高論,不自量年 少新進而猥欲逮及,嘗激一事而作小賦,用精思太 劇,而立感病。子雲亦言帝上甘泉,詔使作賦,為文卒 暴。及」倦臥,夢其五臟出在地,以手收內。及覺大作氣, 病一歲卒。

《後漢書馬援傳》:「援征五溪,士卒多疫死,援亦中病,遂 困。乃穿岸為室,以避炎氣。賊每升險鼓噪,援輒曳足 以觀之,左右哀其狀意,莫不流涕。」

《李通傳》:「通素有消疾,自為宰相,謝病不視事,連年乞 骸骨。帝每優寵之,令以公位歸第養疾。」

《班超傳》:「超自絕域徵還,素有胸脅疾,既至,病遂加。帝 遣中黃門問疾,賜醫藥。」

《獨異志》:後漢明帝楊后,花面美色,有顛狂病,發則殺 人,唯內傅孟召為文,后每讀之,顛狂輒醒。時人語曰: 「孟召文,差顛狂。」

《後漢書耿純傳》:「時真定王劉揚造作讖記,云『赤九之 後,癭揚為主。揚病癭,欲以惑眾』。」

《鄧訓傳》注:《東觀記》曰:訓謙恕下士,無貴賤見之如舊。 太醫皮巡從獵上林還,暮宿殿門下,寒疝病發。時訓 直事,聞巡聲,起往問之,巡曰:「冀得火以熨背。」訓身至 太官門,為求火不得,乃以口噓其背,復呼同廬郎共 更嚧,至朝遂愈。

《酈炎傳》:「炎風病恍惚,性至孝,遭母憂,病甚發動。妻始 產而驚死,妻家訟之,收繫獄。炎病不能理對。熹平六 年,遂死獄中。」

《趙岐傳》:岐年三十餘,有重疾,臥蓐七年,自慮奄忽,乃 為遺令敕兄子曰:「大丈夫生世,遯無箕山之操,仕無 伊呂之勳,天不我與,復何言哉!可立一圓石於吾墓 前,刻之曰:『漢有逸人,姓趙名岐,有志無時,命也奈何』?」 其後疾瘳。永興二年,辟司空掾。

《黃憲外史》:蜀王得徵君而喜,聞有疾,忽焉而蹙,乃以 單車造其門。徵君知蜀王至,掩帷而臥,命李元候於 階。蜀王見李元而問曰:「徵君不能出與?」曰:「不能。」曰:「寡 人入以見,可乎?」曰:「既臥矣。俟寤然後請入。」曰:「徵君得 無?」乎?曰:「不為疾也。」曰:「然則何為?」曰:「元聞之,天以 薄蝕為疾,地以崩溢為疾。天子以幽厲為疾,王侯以 驕泰為疾,士以貧蹇為疾,大夫以酷佞為疾,庶人以 飢寒為疾。今徵君之疾蹇也,國不舉賢,使士有蹇疾, 羈於道路。軒冕者多豺狼之群,膏粱者多犬豕之輩。 由此觀之,士安得而無疾也?夫疾以薄蝕崩溢,故天 地以聖人為醫;疾以幽厲驕泰,故天子王侯以賢士 為醫;疾以貧蹇,故士以夢北為醫;疾以酷佞,故大夫 以明主為醫;疾以飢寒,故庶人以循吏為醫。然則徵 君之疾,藥石有所不制,鬼神有所不虐,寒暑有所不 侵。徵於色而不見其槁,動於聲而不見其戚,歌於鼓 琴而不見其樂,歎於臨川而不見其憂。此徵君之」所 以為疾也。蜀王頓足而嗟曰:「寡人處西海之僻壤,奚 敢當徵君乎?得子足以安矣。」曰:「得臣蜀可以霸,得徵 君蜀可以王,漢室其隆乎!王若欲安蜀,則賢有司職 也,奚必得臣哉!」蜀王慚,顧謂左右曰:「寡人得徵君,若 桓公得夷吾也;寡人得仲默,若桓公得甯戚也。周末 而齊霸,其二子之功乎!」

《後漢書·華佗傳》:廣陵太守陳登忽患胸中煩懣,面赤 不食。佗脈之曰:「府君胃中有蟲,欲成內疽,腥物所為 也。」即作湯二升再服,須臾吐出三升許蟲,頭赤而動, 半身猶是生魚膾。

《搜神記》:華佗嘗行道,見一人病咽,嗜食不得下,家人 車載欲往就醫。佗聞其呻吟聲,駐車往視,語之曰:「向 來道邊有賣餅家,蒜虀大酢,從取三升飲之,病自當 去。」即如佗言,立吐蛇一枚。

《太平廣記》:後漢末有人得心腹瘕病,晝夜切痛。臨終 敕其子曰:「吾氣絕後,可剖視之。」其子不忍違言,剖之 得一銅鎗,容數合許。後華佗聞其病而解之,因取巾 箱中藥以投鎗,鎗即成酒焉。

《魏志王粲傳》:「粲與廣陵陳琳友善,太祖軍國書檄,多 琳所作也。」按注《典略》曰:「琳作諸書及檄,草成,呈太祖。 太祖先苦頭風,是日疾發,臥讀琳所作,翕然而起曰: 『此愈我病』。」

《魏武集》有令云:昔吾同縣有丁幼陽者,其人衣冠良 士,又學問材器,吾愛之。後以憂恚得狂疾,即差愈。往 來故當共宿止,吾常遣謂之曰:「昔狂病,儻發作,持兵 刃,我畏汝。」俱共大笑,輒遣不與共宿。

《魏志賈逵傳》注《魏略》曰:「逵在弘農,與典農校尉爭公 事,不得理,乃發憤生癭。後所病稍大,自啟願欲令醫 割之。太祖惜逵忠,恐其不活,教謝主簿:『吾聞十人割 癭,九人死』。逵猶行其意,而癭愈大。」

《鍾繇傳》:「繇遷太傅,有膝疾,拜起不便。時華歆亦以高 年疾病,朝見皆使載輿,虎賁舁上殿就坐。是後三公 有疾,遂以為故事《武宣卞皇后傳》:「后弟秉以功封都鄉侯。秉薨,子蘭嗣, 加散騎常侍。」按注《魏略》曰:「明帝時,蘭苦酒消渴,時帝 信巫女用水方,使人持水賜蘭,蘭不肯飲,詔問其意, 蘭言治病自當以方藥,何信於此?」帝為變色,而蘭終 不服,後渴稍甚,以至於亡。

《公孫度傳》:「度自立為遼東侯。度死,子康嗣位,以永寧 鄉侯封弟恭。康死,子淵等皆小,眾立恭為遼東太守。」 初,恭病,陰消為閹人,劣弱不能治國。太和二年,淵脅 奪恭位。

《吳志朱桓傳》:「桓領青州牧,時全琮為督議欲部分諸 將,有所掩襲。桓素氣高,恥見部伍,遂托狂發,詣建業 治病。權使子異攝領部曲,令醫視護。數月,復遣還中 洲。權自出祖送,謂曰:『今寇鹵尚存,王塗未一,孤當與 公共圖進取,想君疾未復發也』。桓曰:『天授陛下聖姿, 當君臨四海,猥重任臣,以除奸逆,臣疾當自愈』。」 《魏志鄧艾傳》。「艾為都尉學士。以口吃。不得作幹佐。為 稻田守叢草吏。」

《晉書杜預傳》:預攻江陵,吳人知預病癭,憚其智計,以 瓠繫狗頸示之。每大樹似癭,輒斫使白,題曰「杜預頸。」 及城平,盡捕殺之。

《世說》:衛玠總角時,問樂令夢,樂云是想衛思因,經日 不得,遂成病。樂聞故命駕為剖析之。衛即小差,樂嘆 曰:「此兒胸中當必無膏肓之疾。」

衛玠從豫章下,都人久聞其姿容,觀者如堵牆。玠先 有羸癆,不堪勞,遂發病死,時人謂之看殺衛玠。 《晉書皇甫謐傳》:「謐得風痹疾,時魏郡召上計掾,舉孝 廉。景元初,相國辟,皆不行。武帝頻下詔,敦逼不已。謐 上疏曰:『臣嬰篤疾,軀半不仁,右腳偏小,十有九載。又 服寒食藥,違錯節度,辛苦荼毒,於今七年。隆冬裸袒 食冰,當暑煩悶,加以咳逆,或若溫瘧,或類傷寒,浮氣 流腫,四肢酸重,於今困劣,救命呼噏,唯陛下垂恕』。」謐 辭切言至,遂見聽許。謐初服寒食散,而性與之忤,每 委頓不倫,嘗悲恚叩刃欲自殺,叔母諫之,乃止。 《世說》:裴令公有㒞容姿,一旦有疾至困,惠帝使王夷 甫往看,裴方向壁臥,聞王使至,強回視之,王出語人 曰:「雙眸閃閃,若巖下電,精神挺動,體中故小惡。」 《語林》:「王仲祖病,劉真長為稱藥,荀令則為量水矣。」 《晉書。賀循傳》:帝以循行太子太傅。循有羸疾,而恭於 接對,詔斷賓客。其寵遇如此。

《搜神記》:「永平年中,有司勳張員外者,早著名顯,常以 舌詞過人,同輩莫不畏憚,而祿秩不能榮進。及懸車 之歲,有子四人,名德雄邁,位列清近。司勳忽患舌腫, 須臾出於口外,其大如斗,瞑目而喘,殆不延於頃刻。 子弟憂迫,集議以此疾告人,人不能識,謂宜於名僧 道士求以異術治之,冀必有效。諸子于是易服章,散」 諸佛寺道觀,遍以疾狀訪於識者。適遇老僧,謂曰:「郎 君不知孽報乎?盍扶持員外行於坊市多人之處,明 其疾狀,博以求之,何慮無人識者。」諸子喜納其說,乃 徒步奉輿而行於東市中。有一叟,鬚眉皓白,而顏若 嬰兒,見司勳之病,驚曰:「吾平生善療此疾,今幸年九 十八矣,方始一遇,大喜,願以治之。」諸子拜泣而隨。叟 曰:「吾於宣平東門愛一小宅,乏於財貨而不致。郎君 即為吾治之,其家亦久欲賣,儻兼備以器用帷幕,并 其宅不逾三十萬。」諸子遽便求訪,果有,即時買之。叟 有妻,質貌閑雅,若十八九許,皁縠幪首,絳繒束腰,曾 無粉黛之飾,髮澤肥淨,光彩照人。與叟同赴新第,期 明晨待司勳至。諸子及曉侍,司勳至叟前迎之,令其 妻燃薪具鹽酪。叟請曰:「諸郎君宜以靜伺遠立,無至 憂擾。」叟乃捻司勳痛舌。有豚懸於舌根下,以金刀斷 之,後於絳囊中貯藥,取少末而封焉,其舌重五六斤。 叟令其妻臠而炙肉,灼之,膏滴中香氣盈室。司勳忽 開目嚥津,所疾即愈。叟共妻相勸食其炙,須臾而盡。 諸子狂喜候問,司勳云:「只憶初得疾時,後不省矣。適 將欲悟,忽聞炙香,餒而思食,咽液而瘥我,不能曉其 由也。請餅餌數進,若不有疾。」叟曰:「疾既愈矣,請諸郎 君侍司勳回宅。」司勳謝曰:「此疾非老丈神術,治之即 無瘥矣。感戴恩德,何日忘之?」叟曰:「某志在斯疾,幸愜 平生之願,何可言哉!」既歸,諸子持金帛奴馬,詰旦來 獻於叟。但見遍鎖其門,器用帷幕之具,一皆在焉,悉 不將去,惟叟與妻莫知所往。

《錄異記》:「刀子判官右僕射尹瓌,永平三年寢疾,初患 下痢,晝夜五六十行,久之即成心風狂熱,言詞無度, 忽忽多忘,常欲顛沛馳走一家,扄鐍守護之,因而手 足不遂,肢體沉重,每一起止,即四五人扶持,方能憑 於几案。又歷數月,家人看視,晝夜勞倦,忽見一老人, 髭鬢雪白,著白衣來,謂瓌曰:『病已效矣,何不速起』?」即 以手抬其頭,便能起坐。逡巡自起,添油注燈,就前床 取鞋著之。四顧見僕使皆困臥,不欲驚之,自持燭出 門,巡行一宅,然後乃復其處。一家驚異,自此都愈。 《晉書·戴洋傳》:洋妙解占候卜數,王導遇病,召洋問之, 洋曰:「君侯本命在申,金為土使之主,而於申上石頭立冶,火光照天,此為金火相爍,水火相煎。以故受害 耳。」導即移居東府。病遂差。

《溫嶠傳》:「嶠有齒疾,拔之中風而卒。」

《世說》:殷覬病困,看人政見半面。殷荊州興晉陽之甲, 往與覬別,涕零,屬以消息所患。覬答曰:「我病自當差, 正憂汝患耳。」

殷仲堪父病虛悸,聞床下蟻動,謂是牛鬥。孝武不知 是殷公,問仲堪:「有一殷病如此否?」仲堪流涕而起曰: 「臣進退唯谷。」

《搜神後記》:高平郗超,字嘉賓,年二十餘,得重病,廬江 杜不愆少就外祖郭璞學易卜,頗有經驗,超令試占 之,卦成,不愆曰:「按卦言之,卿所恙尋愈。然宜於東北 三十里上官姓家,索其所養雄雉,籠而絆之,置東簷 下。卻後九日景午日午時,必當有野雌雉飛來與交 合,既畢,雙飛去。若如此,不出二十日,病都除。又是休 應,年將八十,位極人臣。若但雌逝雄留者,病一周方 差,年半八十,名位亦失。」超時正羸篤,慮命在旦夕,笑 而答曰:「若保八十之半,便有餘矣。一周病差,何足為 淹。」然未之信。或勸依其言,索雄雉,果得。至景午日,超 臥南軒之下觀之,至日晏,果有雌雉飛入籠,與雄雉 交而去,雄雉不動。超歎息曰:「管、郭之奇,何以尚此!」超 病逾年乃起。至四十,卒於中書郎。

《世說》:王右軍少重患,一二年輒發動。後答許掾詩,忽 復惡,中得二十字云:「取歡仁智樂,寄暢山水陰。清泠 澗下瀨,歷落松竹林。」既醒,左右誦之。誦竟,右軍歎曰: 「癲何預盛德事耶?」

《晉書何準傳》:「準子澄,安帝即位,遷尚書左僕射。時澄 腳疾,固讓,特聽不朝,坐家視事。」

《異苑》:「陳郡謝石字石奴,太元中,少患面瘡,諸治莫愈。 夢日環其城,乃自匿遠山,臥於巖下。中宵有物來舐 其瘡,隨舐隨除,既不見形,意謂是龍,而舐處悉白,故 世呼為謝白面。」

《搜神記》:「建業有婦人背生一瘤,大如數斗,囊中有物 如繭栗甚眾,行即有聲,恆乞於市,自言村婦也。常與 姊姒輩分養蠶,己獨頻年損耗,因竊其姒一囊繭焚 之。頃之,背患此瘡,漸成此瘤,以衣覆之,即氣閉悶,常 露之乃可,而重如負囊。」

《搜神後記》:李子豫少善醫方,當代稱其通靈。許永為 豫州刺史,鎮歷陽,其弟得病,心腹疼痛,十餘年殆死。 忽一夜聞屏風後有鬼謂腹中鬼曰:「何不速殺之?不 然李子豫當從此過,以未先打汝,汝其死矣。」腹中鬼 對曰:「吾不畏之。」及旦,許永遂使人候子豫果來,未入 門,病者自聞有呻吟聲。及子豫入視曰:「鬼病也。」遂於 巾箱中出八毒赤丸子,與服之。須臾,腹中雷鳴彭轉, 大利數行,遂差。

《宋書彭城王義康傳》。「太祖有虛勞疾。寢頓積年。每意 所想。便覺心中痛裂。」

《顧覬之傳》:「沛郡相縣唐賜,往北村朱起母彭家飲酒 還,因得病,吐蠱蟲十餘枚。臨死語妻張:死後剖腹出。 病後,張手自破,視五臟悉糜碎。」

《羊欣傳》:「欣素好黃老,常手自書章。有病不服藥,飲符 水而已。兼善醫術,撰藥方十卷。」

《袁粲傳》:粲著《妙德先生傳》以自況。又嘗謂周旋人曰: 「昔有一國,國中一水,號曰狂泉。國人飲此水,無不狂, 唯國君穿井而汲,獨得無恙。國人既並狂,反謂國主 之不狂為狂。於是聚謀,共執國主,療其狂疾,火艾針 藥,莫不畢具。國主不任其苦,於是到泉所酌水飲之, 飲畢便狂。君臣大小,其狂若一,眾乃懽然。我既不狂, 難以獨立。」「比亦欲試飲此水。」

《謝景仁傳》:「景仁弟述,有心虛疾,性理時或乖謬。除吳 郡太守,以疾不之官,病差,補吳興太守。」

《南史朱齡石傳》:「齡石少好武,不事崖檢。舅淮南蔣氏 頭有大瘤,齡石伺眠密割之,即死。」

《南齊書虞愿傳》:「帝素能食尢,好逐夷,以銀缽盛蜜漬 之,一食數缽。食逐夷積多,胸腹痞脹,氣將絕,左右啟 飲數升酢酒乃消。疾大困,一食汁滓猶至三升。水患 積久,藥不復效。」

《褚淵傳》:東陽徐嗣妙醫術,有一傖父,冷病積年,重茵 累褥,床下設爐火,猶不差。嗣為作治,盛冬月,令傖父 裸身坐石上,以百瓶水從頭自灌。初與數十瓶寒戰 垂死,其子弟相守垂泣,嗣令滿數得七八十瓶,後舉 體出氣如雲蒸,嗣令徹床去被,明日立能起行,云「此 大熱病也。」

《梁書周興嗣傳》:興嗣兩手先患風疽,是年又染癘疾, 左目盲。高祖撫其手嗟曰:「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手疏 治疽方以賜之。其見惜如此。任昉又愛其才,常言曰: 「周興嗣若無疾,旬日當至御史中丞。」

《何點傳》:「點少時嘗患渴痢,積歲不愈,後在吳中石佛 寺建講,於講所晝寢,夢一道人,形貌非常,投丸一掬, 夢中服之,自此而差,時人以為淳德所感。」

《記事珠》:「沈休文多病,六月猶綿帽溫爐,食薑椒飯,不爾則委頓。」

《雲仙雜記》:「沈休文羸劣多病,日數米而食,羹不過一 著。」

《獨異志》:「侯景常有一瘤如小龜,每戰勝龜則起。及其 敗死之日,瘤入一寸。」

《顏氏家訓勉學》篇:「梁元帝在會稽,年始十一,便已好 學。時又患疥,手不得拳,膝不得屈。閒齋張葛幃避蠅 獨坐,銀甌貯山陰甜酒,時復進之,以自寬痛。率意自 讀史書,一日二十卷。既未師受,或不識一字,或不解 一語,要自重之,不知厭倦。」

《北齊書李廣傳》:「廣轉侍御史。顯祖初嗣霸業,命掌書 記。天保初,欲以為中書郎,遇其病篤而止。廣曾欲早 朝,未明假寐,忽驚覺,謂其妻云:『吾向似睡,忽見一人 出吾身中語云:『君用心過苦,非精神所堪,今辭君去』。 因而恍惚不樂,數日便遇疾,積年不起,資產屢空,藥 食無繼。廣雅有鑒識,度量弘遠,坦平無私,為士流所』」 愛,歲時共贍遺之,賴以自給。竟以疾終。

《徐之才傳》有人患腳跟腫痛,諸醫莫能識。之才曰:蛤 精疾也。由乘船入海,垂腳水中。疾者曰:「實曾如此。」之 才為剖得蛤子二,大如榆莢,武成酒色過度,恍惚不 恆。曾病發,自云初見空中有五色物,稍近變成一美 婦人,去地數丈,亭亭而立,食頃變為觀世音。之才云: 「此色欲多大虛所致。」即處湯方服一劑,便覺稍遠,又 服還變成五色物。數劑湯。疾竟愈。

《酉陽雜俎》:世呼病癩為崔家疾。據《北史》,北齊李庶無 鬚,時人呼為天閹。博陵崔諶,暹之兄也,嘗調之曰:「何 不以錐刺頤作數十孔,拔左右好鬚者栽之?」庶曰:「持 此還施貴族,藝眉有驗,然後藝鬚。」崔家時有惡疾,故 庶以此調之。

《隋書楊尚希傳》,尚希素有足疾,上謂之曰:「蒲州出美 酒,足堪養病,屈公臥治之。」於是出拜蒲州刺史。 《張文詡傳》,文詡嘗有腰疾,會醫者自言善禁,文詡令 禁之,遂為刃所傷,至於頓伏床枕,醫者叩首請罪,遽 遣之,因為其隱,謂妻子曰:「吾昨風眩落坑所致。」 《唐書李百樂傳》,百藥幼多病,祖母趙以百藥名之,沈 法興、李子通、杜伏威更相滅,百藥數被偽署。會高祖 遣使招伏威,百藥勸朝京師。既至歷陽,中悔,欲殺之, 飲以石灰酒,因大利瀕死,既而宿病皆愈。

《隋唐嘉話》:武衛將軍秦叔寶,晚年嘗多疾病,每謂人 曰:「吾少長戎馬,經三百餘戰,計前後出血,不啻數斛, 何能無病乎?」

《廣五行記》:永徽中,絳州有一僧病噎,都不下食,如此 數年。臨命終,告其弟子云:「吾氣絕之後,便可開吾胸 喉,視有何物,欲知其根本。」言終而卒。弟子依其言,開 視胸中,得一物,形似魚而有兩頭,遍體悉是肉鱗,弟 子致缽中,跳躍不止。戲以諸味致缽中,雖不見食,須 臾悉化成水。又以諸毒藥內之,皆隨銷化。時夏中藍 熟寺眾於水次作靛,有一僧往,因以少靛致缽中,此 蟲恇懼,遶缽馳走,須臾化成水,世傳以靛水療噎疾。 《朝野僉載》:永徽中有崔爽者,每食生魚三斗乃足。於 後飢,作鱠未成,爽忍飢不禁,遂吐一物,狀如蝦蟆。自 此之後,不能復食鱠矣。

《唐書王勃傳》:「盧照鄰調新都尉,病去官,居太白山,得 方士元明膏餌之。會父喪,號嘔,丹輒出,由是疾益甚, 客東龍門山,布衣藜羹,裴瑾之、韋方質、范履冰等時 時供衣藥。疾甚足攣,一手又廢,乃去具茨山下,買園 數十畝,疏潁水周舍,復豫為墓,偃臥其中。照鄰自以 當高宗時尚吏,己獨儒;武后尚法,己獨黃老。后封嵩」 山,屢聘賢士,己已廢,著《五悲文》以自明。病既久,與親 屬訣,自沉潁水。

《朝野僉載》:唐國子司業、知制誥崔融病百餘日,腹蟲 蝕,極痛不能忍。有一物如守宮,從下部出,須臾而卒。 《雲仙雜記》:貴妃每宿酒初消,多苦肺熱。凌晨傍花枝, 口吸花露潤肺。

貴妃素有肉體,苦熱肺渴。每日含一玉魚,藉其涼津 沃肺。

《宣室志》:天寶中,有隴西李生,自布衣調選桂州參軍。 既至任,以熱病旬餘覺左乳痛不可忍,及視之,隆若 癰腫之狀,即召醫驗其脈。醫者曰:「臟腑無他,若臆中 有物,以喙攻其乳,乳痛而癰不可為也。」又旬餘,病甚, 一日癰潰,有一雉自左乳中突而飛出,不知所止。是 夕李生卒。

《集異記》:「大曆中,元察為邛州刺史,而州城將有魏淑 者,膚體洪壯,年方四十,親老妻少,而忽中異疾,無所 酸苦,但飲食日損,身體日銷耳。醫生術士拱手無措, 寒暑未周,即如嬰孩焉,不復能行坐言語。其母與妻 更相提抱,遇淑之生日,家人召僧致齋,其妻乃以雙 股挾之以哺,須臾能盡一小甌。自是日加所食,身亦 漸長,不半藏乃復其初。」察則授與故職,趨驅氣力,且 無少異。後十餘年,捍蠻戰,死於陳。

《唐書獨孤及傳》:「及晚嗜琴,有眼疾,不肯治,欲聽之專也。」

《劉闢傳》:「闢嘗病,見問疾者必以手行,入其口,闢即裂 食之。唯盧文若至如平常,故益與之厚。」

《唐國史補》:元和初,陰陽家言,「五福太一在蜀,故劉闢 造五福樓」,苻載為之記。初,劉闢有心疾,人自外至,輒 如吞噬之狀。同府崔佐時體甚肥碩,闢據地而吞,眥 裂血流。獨盧文若至不吞,故後自惑為亂。起居舍人 韋綬以心疾廢,校書郎李播亦以心疾廢。播常疑遇 毒,鎖井而飲。散騎常侍李益少有疑病,亦心疾也。夫 心者,靈府也。為物所中,終身不痊。多思慮,多疑惑,乃 疾之本也。

《酉陽雜俎》:太和七年,上都青龍寺僧契宗,俗家在樊 州。其兄樊竟因病熱,乃狂言虛笑。契宗精神總持,遂 焚香敕勒。兄忽詬罵曰:「汝是僧第,歸寺住持,何橫於 事?我止居在南柯,愛汝苗碩多穫,故暫來耳。」契宗疑 其狐魅,復禁桃枝擊之。其兄但笑曰:「汝打兄不順,神 當殛汝,可加力勿止。」契宗知其無奈何,乃已。病者欻 起牽其母,母遂中惡。援其妻,妻亦卒。迺摹其弟,婦回 面失明,經日悉復舊。乃語契宗曰:「爾不去,當喚我眷 屬來。」言已,有鼠數百,榖穀作聲,大於常鼠,與人相觸, 驅逐不去。及明,失所在。契宗恐怖加切。其兄又曰:「慎 爾聲氣,吾不懼爾,今須我大兄弟自來。」因長呼曰:「寒 月寒月,可來此。」至三呼,有物大如貍,赤如火,從病者 腳起,緣衾止於腹上,目光四射。契宗持刀就擊之,中 物一足,遂跳出戶,燭其穴。蹤至一房,見其物潛走甕 中。契宗舉巨盆覆之,泥固其隙,經三日發,視其物如 鐵,不得動,因以油煎殺之,臭達數里,其兄遂愈。 奉天縣國盛村百姓姓劉者,病狂發時,亂走不避井 塹,其家為迎,禁咒人侯公敏治之。公敏纔至,劉忽起 曰:「我暫出,不假爾治。」因杖薪擔至田中,袒而運擔,狀 若擊物,良久而返,笑曰:「我病已矣。適打一鬼,頭落埋 於田中。」兄弟及咒者猶以為狂,不實之,遂同往驗焉。 劉掘出一髑髏,戴赤髮十餘莖,其病竟愈。是會昌五 年事。

相傳云:張上客藝過十全,有果毅因重病虛悸,每語 腹中輒響,詣上客請治,曰:「此病古方所無。良久思曰: 『吾得之矣』。」乃取《本草》令讀之,凡歷藥名六七,不應,因 據藥療之,立愈。據《劉餗傳記》,有患應病者,問醫官蘇 澄,澄言無此方。吾所撰《本草》,網羅天下,藥可謂周。令 試讀之,其人發聲輒應,至某藥再三無聲,過至他藥, 復應如初。澄因為方,以此藥為主,其病遂差。

《尚書故實》:進士盧融嘗說盧元公鎮南海日,疽發於 鬢,氣息惙然。有一少年道士直來床前,謂相公曰:「本 師知尚書病瘡,遣某將少膏藥來,可便傅之。」相國寵 姬韓氏遂取膏藥,疾貼於瘡上,至暮而效,數日平復。 於倉皇之際,不知道士所來。及令勘中門,至衙門十 數重,並無出入處,方知其異也。

《三水小牘》:「皇甫及者,其父為太原尹,甚鍾愛之,及生 如常兒。至咸通壬辰歲,年十四矣,忽感異疾,非有切 肌徹骨之苦,但暴長耳。逾時而身越七尺,帶兼數圍, 長啜大嚼,復三倍於昔矣。明年秋無疾而逝。」

《雲仙雜記》:路巖幼病,有人稱善醫禳之術,巖用之不 效,歎曰:「此盲郭璞也。」

傅法寺淨眼僧。能用藥煮烏頭施人。治百病皆驗。又 以《穢跡咒》治痁破鐵城。偈除鬼祟。發無不捷。

《北夢瑣言》:「唐張裼尚書有五子,文蔚、彝憲、濟美、仁龜, 皆有名第,至宰輔丞郎。內一子忘其名,少年聞說壁 魚入道經函中,因蠹食神仙字,身有五色,人能取壁 魚吞之,以致神仙而上昇。張子惑之,乃書神仙字,碎 剪實於瓶中,捉壁魚以投之,冀蠹蝕,亦欲吞之,遂成 心疾。每一發作,竟月不食,言語麤穢,無所迴避。其家」 扃閉而守之,俟其愈,一切如常,餐啜一月,食料須品 味而飫之,多年方謝世。是知心靈物也。一傷神氣,善 猶不可,況為惡乎?即劉闢吞人,張子吞神僊,善惡不 同,其傷一也。

《幽怪錄》:「伶人刁朝俊妻甚美而有癭,癭中有琴瑟笙 竽之聲。一日忽破裂,內一猱跳去,癭乃無。」

《廣異記》:「句容縣佐史能啖鱠至數十斤,恆食不飽。縣 令聞其善啖,乃出百斤,史快食至盡,因覺氣悶。久之 吐出一物,狀如麻鞋底,縣令命洗出安鱠,所鱠悉成 水累間醫人術士莫能名之,令小吏持往揚州賣之, 冀有識者誡之。若有買者,但高舉其價,看至幾錢。其 人至揚州四五日,有胡求買,初起一千,累增其價,至」 三百貫文,胡輒還之,初無酬酢。人謂胡曰:「是句容縣 令家物,君必買之,當相隨去。」胡因隨至句容,縣令問: 「此是何物」,胡云:「此是銷魚之精,亦能銷人腹中塊。病 人有患者,以一片如指端,繩繫之,置病所,其塊即銷。 我本國太子少患此病,父求愈病者,賞之千金。君若 見賣,當獲大利。」令竟賣半與之。

《聞奇錄》:金州防禦使崔堯封有親外甥李言吉者,左 目上忽痒而生一小瘡,漸長大如鴨卵,其根如弦,恆壓其目不能開,堯封每患之。他日飲之酒,令大醉,遂 剖去之,言吉不之覺也。贅既破,中有黃雀,鳴噪而去。 《野航史話》:五代時朱瑾事楊行密嘗病疽,醫視之色 懼。瑾曰:「但理之,我非以病死者。」及徐溫父子專政,瑾 謀誅之,被殺,瘞廣陵北門。是時,民多病瘧,取瑾墓上 土,以水服之,病輒愈。身知不以病死,死後墓土尚能 已病,真快士也。

《北夢瑣言》:王蜀時閬州人何奎,不知何術,而言事甚 效,既非卜相,人號何見鬼,蜀之近貴咸神之。鬻銀之 肆有患白癩者,傳於兩世矣。何見之,謂曰:「爾所苦,我 知之矣。我為嫁聘,少鐶釧釵篦之屬,爾能致之乎?即 所苦,可立愈矣。」白癩者欣然許之,因謂曰:「爾家必有 他人舊功德,或供養之具存焉,亡者之魂無依,故遣 為此祟,但去之必瘳也。」患者歸視功德堂內,本無他 物。忖思久之,老母曰:「佛前紗窗,乃重圍時他人之物, 曾取而置之,得非此乎?」遽令撤去,仍修齋懺,其疾遂 痊,竟受其鐶釧之贈。

《稽神錄》:「處士蒯亮,言其所知額角患瘤,醫為割之,得 一黑石碁子,巨斧擊之,終不傷缺。復有足脛生瘤者, 因至親家,為猘犬所齰,正齧其瘤,其中得針百餘枚, 皆可用,疾亦愈。」

《錄異記》:「嘉州夾江令、檢校工部尚書朱播嘗居官得 疾,四肢不能運用,舉體沉重,每轉側皆須數人扶舁, 以為風廢,藥餌攻之未效,忽眼痛且瘇,晝夜煩楚。又 數日,俄而渴,作嗜水及湯飲,不知石斗之量。又數日, 心狂憤憤,若有所睹,賴其沉頓,不能轉動。若不然,亦 將披髮倮走,無所畏憚矣。旬日之中,四疾相屬,風露」 之危,期在旦夕矣。既晝夜不寐,疲倦之極,忽如睡不 睡。見七仙人列坐在前,纔長五六寸,衣帔冠服,眉目 髭髮,歷歷分明。五人相倚而坐,二人兩畔橫坐。播心 自思之,「正坐即有橫坐如何?」忽聞側畔空中有人應 曰:「既為仙人,無所不可,何怪橫坐。」聞訖,亦不見所語 之人,七仙人亦復不見。自此常覺有人為握搦手足 捫拍背膊,所疾漸損。其日所嗜冷水湯飲頓減一半。 如是三五日,便能主持公事,祗對賓客,所疾全愈。因 畫北斗七星真人供養焉。

《南唐書林仁肇傳》:「時皇甫繼勳掌兵柄,忌仁肇雄略, 謀有以中之。會朝貢使自京師回,擿使言仁肇密通 中朝。後主惑其言,使人持酖往毒之。仁肇少病風,口 氣常臭,醫云肺掩不正。」及遇酖,家人怪其不臭,俄卒。 《洞微志》:「顯德中,齊州有人病狂,每唱歌曰:『踏陽春,人 間二月雨和塵。陽春踏盡秋風起,腸斷人間白髮人』。」 又歌曰:「五雲華蓋晚玲瓏,天府由來汝腑中。惆悵此 情言不盡,一丸蘿蔔火吾宮。」後遇一道士作法治之, 云:「每見一紅衣小女引入宮殿,皆多紅,名紫州小姑。」 令道士曰:「此正犯天喪毒,女郎心神,小姑脾神也。」按 《醫》,紅蘿蔔治麵毒,故曰「火吾宮。」即以藥兼蘿蔔食之, 其疾遂愈。

《筆錄》:「太祖皇帝與張永德洎當時宿將數人,同從周 世宗征淮南,戰於壽春,獲一軍校,欲全活之,而被瘡 已重,自言素有風病,請就戮及斬之。因令部曲視其 病患之狀。既而睹其臟腑及肉色,自上至下,左則皆 青,右則無他異,中心如線,直分之,不雜毫髮焉。」 《宋史·楊信傳》:「信為殿前都虞候,領漢州防禦使。乾德 四年」病瘖,上幸其第。信雖瘖疾而質實自將,善部分 士卒,指顧申儆,動有紀律,故見信任而終始無疑焉。 有童奴田玉者,能揣度其意,每上前奏事及與賓客 談論,或指揮部下,必迴顧玉,書掌為字,玉因直達其 意無失。信未死前一日,瘖疾忽愈,上聞而駭之,遽幸 其第。信自言遭遇兩朝,恩寵隆厚,敘謝感慨。涕泗橫 集。上加慰勉。錫賚有差。

《東軒筆錄》:王文康公苦淋,百療不差。洎為樞密副使, 疾頓除,及罷而疾復作。或戲之曰:「欲治淋疾,唯用一 味,樞密副使仍須常服,始得不發。」梅金華詢久為侍 從,急於進用,晚年多病。石參政中立戲之曰:「公欲安 乎,惟服一清涼散即差也。」蓋兩府在京許張青蓋耳。 《雞肋編》:范文正公四子,長子純仁,材高善知人,通兵 書,學道家,能出神。一日方坐觀書,妹婿蔡交以杖擊 戶,神驚不歸,自爾遂失心。然居喪猶如禮,草《文正行 狀》皆不誤失。至其得疾之歲,即書曰:「天下大亂。」遂擲 筆於地,蓋其心之定也。有子早逝,止一孫女,喪夫,以 病狂。嘗閉於室中,窗外有大桃樹,花適盛開。一夕,斷 襦登木,食桃花幾盡。明旦,有見其裸身坐於樹杪,以 梯下之,自是遂愈。再嫁洛人奉議郎任婿,以壽終。 《宋史竇貞固傳》:「貞固拜司空、門下侍郎、平章事、弘文 館大學士。貞固少時中蠱,若贅在喉中,常鯁閡。及為 相日,大吐,有物狀如蜥蜴,落銀盤中,毒氣衝盤,焚於 中衢,臭聞百步外,人皆異之。」

《范純佑傳》:「『純佑從仲淹之鄧,得疾,昏廢,臥許昌。富弼 守淮西,過省之,猶能感慨道忠義。問弼之來,公耶私 耶』?弼曰:『公』。純佑曰:『公則可』。」凡病十九年而卒《齊東野語》:「王俊民,字康侯,為應天府發解官,得狂疾。 於貢院中,嘗對一石碑,呼叫不已,碑石中若有應之 者,亦若康侯之奮怒也。病甚不省,覺取書冊中交股 刀自裁」及寸,左右抱持之,遂免出試院。未久,疾勢亦 已平復。予與康侯有父祖鄉曲之舊,又自童稚共筆 硯,嘉祐中同試於省場,傳聞可駭,亟自汶拏舟抵彭 城,時十月盡矣。康侯亦起居飲食如故,但愔愔不樂。 《談苑》:「吳充病贅,仁宗見之掩鼻。既曰諭執政者,充病 矣。」其後執政進擬差除,不敢公去充,但於姓名下小 書病字,以是終仁宗世,充罕至京師。一旦神宗即位, 充歷踐二府,日在上左右,其贅比舊加大,臭且腥甚, 上不惡焉,則夫命之至也。雖病也,有物蓋之矣。 《海陵三仙傳》:徐神翁常放言嘯歌,默誦道書,絕飲食 至數日。元豐中,發運使蔣潁叔問:「『我何人也』。對曰:『宜 省刑』。艴然而怒,公自捫背曰:『瘤痛不能語』。」潁叔再拜 曰:「《經》云『神公受命,普掃不祥』。其公之謂矣。」潁叔背有 痝,盛怒則裂而內楚,至不能言,他人莫知也。小校濮 真病痿,數人掖而前,公杖掖者走,又杖真,真不覺,投 杖而逃。

《可談》。慈聖光獻王后嘗夢神人語云:「太平宰相項安 節。」神宗密求諸朝臣,及遍詢吏部,無有此姓名者。久 之,吳充為上相,瘰癤生頸間,百藥不差。一日立朝,項 上腫如拳。后見之,告上曰:「此真項安癤也。」蔣之奇既 貴,項上大贅,每忌人視之,為六路大漕。至金山寺,僧 了元,滑稽人也,與蔣相善。一日見蔣手捫其贅,蔣心 惡之,了元徐曰:「沖卿在前,潁叔在後。」蔣即大喜。 《東軒筆錄》:王荊公之次子名雱,為太常寺太祝,素有 心疾,娶同郡龐氏女為妻,逾年生一子,雱以貌不類 己,百計欲殺之,竟以悸死,又與其妻日相鬥鬨,荊公 知其子失心,念其婦無罪,欲離異之,則恐其誤被惡 聲,遂與擇婿而嫁之。

《春渚紀聞》:世傳山谷道人前身為女子,所說不一。近 見陳安國省幹云:山谷自有刻石,紀此事於涪陵江 石間。石至春夏,為江水所浸,故世未有模傳者。刻石。 其略言:山谷初與東坡先生同見清老者清語坡前 身為玉祖戒和尚,而謂山谷云:「學士前身一女子,我 不能詳語,後日學士至涪陵,當自有告者。」山谷意涪 陵非遷謫不至,聞之亦自憒憒。既坐黨人,再遷涪陵。 未幾夢一女子語云:「某生誦《法華經》,而志願復身為 男子,得大智慧,為一時名人。今學士某前身也。學士 近年來所患腋氣者,緣某所葬棺朽為蟻穴,居於兩 腋之下,故有此苦。今此居後山有某墓,學士能啟之, 除去蟻聚,則腋氣可除也。」既覺,果訪得之,已無主矣。 因如其言,且為再易棺修掩既畢,而腋氣不藥而除。 《侯鯖錄》:「東坡云:『王晉卿嘗暴得耳疾,意不能堪,求方 於僕。僕答之曰:『君是將種,斷頭穴胸,當無所惜。兩耳 堪作底用,割捨不得。限三日疾去,不去割取我耳』。晉 卿灑然而悟。三日,病良已,以詩示僕云:『老婆心急頻 相勸,性難只得三日』』」限。我耳已較君不割。且喜兩家 皆平善,

《避暑錄話》:子瞻在黃州,病赤眼,踰月不出,或疑有他 疾,過客遂傳以為死矣。有語范景仁於許昌者,景仁 絕不寘疑,即舉袂大慟,召子弟具金帛,遣人賙其家。 子弟徐言:「此傳聞未審,當先書以問其安否,得實,弔 恤之未晚。」乃走僕以往。子瞻發書大笑,故後量移汝 州,謝表有云:「疾病連年」,人皆相傳為已死。

余少時苦上氣,每作輒不能臥,藥餌起居,須人乃能 辦。侍先君官上饒,一日,秋晚游鵝湖,中夕疾作。使令 既非素所知,篋中適不以藥行,喘懣頃刻不度。起吹 燈據案,偶見一《易》冊,取讀數十板,不覺遂平。自是每 疾作,輒用此術,多愈於服藥,然均不免三公之累也。 暇日記劉原父晚年病,不復識字,日月兒女皆不能 認人言。永興中多發塚墓,求古物致此。

《後山談叢》:「祕書丞張鍔嗜酒,得奇疾,中身而分左,常 苦寒,雖暑月中,著襪褲紗綿相半。」

《夢溪筆談》:「世有奇疾者,呂縉叔以知制誥知潁州,忽 得疾,但縮小,臨終僅如小兒,古人不曾有此疾,終無 人識。有松滋令姜愚,無他疾,忽不識字,數年方稍稍 復舊。又有一人家妾,視直物皆曲,弓弦界尺之類,視 之皆如鉤。醫僧奉真親見之。江南逆旅中,一老婦啖 物不知飽。徐德占過逆旅,老婦愬以飢,其子恥之,對」 《德占》以蒸餅啖之,盡一竹簣,約百餅,猶稱飢不已。日 飯一石米,隨即痢之,飢復如故。京兆醴泉主簿蔡繩, 予友人也,亦得飢疾,每飢立須啖物,稍遲則頓仆悶 絕。懷中常置餅餌,雖對貴官,遇飢亦便齕啖。繩有美 行,博學有文,為時文人終以此。不幸無人識其疾,每 為之哀傷。

《蓼花洲閒錄》:參政孟庾夫人徐氏有奇疾,每發於見 聞,即舉身戰慄,至於幾絕。其見母與弟皆然,母至死 不相見。又惡聞徐姓及打銀打鐵聲。嘗有一婢使之

十餘年,甚得力,極喜之。一日偶問其家所為業,婢曰
考證.svg
「『打銀』,疾亦遂作,更不可見。」竟逐去之。醫祝無能施其

術,蓋前世所未嘗聞也。

《太平清話》:宋秦太虛久病不起,高符仲攜《輞川圖》至 曰:「閱此可以愈病。」太虛展玩喜甚,若與摩詰同入輞 川,疾遂愈。

《貴耳集》:淳熙間,省元徐履因功名之念太重,遂有心 恙之疾。殿試,用卷子寫一枝竹,題曰:「畫竹一竿」,送上 試官。朝廷亦優容之,以省元身後一官與其子,子亦 恙,官亦絕。

達官有癱緩之疾,有道人曰:「古人已死身不壞,今人 未死身先壞。」信知古人之死,數雖盡,而所養固在。至 於百年之歲,尚有容貌如生者。今人貪利祿則損其 心,窮嗜欲則喪其本,數未盡而軀已腐矣。

《遯齋閒覽》:「傅舍人為太學博士,一日忽得腸癢之疾, 至其劇時,往往對眾失笑,吃吃不止,數年方愈。此疾 殆古人所未有。」

余友劉伯時嘗見淮西士人楊勔,自言中年得異疾, 每發聲言應答,腹中輒有小聲效之,數年間其聲浸 大。有道士見而驚曰:「此應聲蟲也。久不治,延及妻子。 宜讀《本草》,遇蟲所不應者,當取服之。」勔如言,讀至雷 丸,蟲乃無聲,乃頓餌數粒,遂愈。余始未以為信。至長 河,遇一丐者,亦有是疾,環而觀者甚眾,因教之使服 《雷丸》,丐者謝曰:「某貧無他伎,所以求衣食於人者,唯 藉此耳。」

陳子直主簿之妻,有異疾,每腹脹則腹中有聲如雷 擊鼓,遠聞於外,過門者皆疑其家作樂,腹消則鼓聲 亦止。一月一作,經數十醫,皆莫能名其疾。

《談圃》晁堯民端仁,嘗得冷疾,苦無藥可治,惟日中灸 背遂愈。

《元史廉希憲傳》:「希憲疾久不愈,詔徵揚州名醫王仲 明視希憲疾,既至,希憲服其藥,能杖而起。帝喜謂希 憲曰:『卿得良醫,疾向愈矣』。對曰:『醫持善藥以療臣疾, 苟能戒慎,則誠如聖諭。設或肆惰,良醫何益』?」蓋以醫 諷諫也。

《輟耕錄》:「今上之長公主之駙馬剛哈剌咱慶王因墜 馬得一奇疾,兩眼黑睛俱無,而舌出至胸,諸醫罔知 所措。廣惠司卿聶只兒,乃也里可溫人也,嘗識此證, 遂剪去之。頃間復生一舌,亦剪之,又於真舌兩側各 去一指許,塗以藥而愈。時元統癸酉也。」「廣惠司者,回 回之為醫者隸焉。」

《瑯嬛記》:一人病瘧,醫禱甚久不愈。有一道士至,以棗 一枚按病人口上,誦咒三遍曰:「我從東方來,路逢一 池水,水內一尊龍,九頭十八尾,問他喫甚麼,專喫瘧 疾鬼太上老君急急如律令敕。」即與病人服之即愈。 道士不別,忽不見。

《壟起雜事》:一男子陰囊大如斗,號「浪蕩子。」陝西大賈 識為至寶,買去,俟其死,破囊得二玉碗,世所絕無 賢奕。成化壬辰三月,鷹揚衛巡捕官捉一僧人,領一 男子,可十七八,腹中能語,人問之,腹中應答可怪。及 觀醫書治奇疾方,有人腹中有物作聲,隨人言語,謂 之「應聲蟲」,當服雷丸自愈,則知乃疾也,非怪也。 有泉在秦、蜀山谷中,其水甘而不良,凡飲之者輒病 癭,故其地之民,無一人無癭者。及見外方人至,則群 小婦人聚觀而笑之曰:「異哉,人之頸也,焦而不吾類。」 外方人曰:「爾之纍然凸出於頸者癭?病之也,不求善 藥去爾病,反以吾頸為焦耶?」笑者曰:「吾鄉之人皆然, 焉用去乎哉?」終莫知其為醜。

二酉委譚予歷藩臬於寮寀間見異證二因錄以俟 知醫者。一秦方伯淦,右轄楚中時,背脅間生一痰核, 漸大如瘤,聞荊南有善醫者,須服藥滿百貼始除,恐 少弗效也。如數服之果愈,遷為豫章左。至時了無恙, 亡何,足微蹇,問之,云:足面似簇筋,令童子捫之,傷皮 耳。已遂愈,數日而病痢。提學江公私謂同寮曰:「大夫 其非痢之謂,疾殆不起乎?」余怪而問之,曰:「余非知醫 者,先大夫先患足創,一如秦公,已而下痢竟不治,蓋 創毒所發也。」秦公乃竟死。一閩參政王公懋德自延 平歸,忽瘦甚,鬚髮皆枯,云是消渴証,百方藥之弗效。 先是延平一鄉宦潛謂人曰:「王公病,曾有嘗其溺否? 向有患者溺甚甜,此不治驗也。」王後聞之。初試微甘。 已而漸濃,愈益甜。王亦自知必不起。云「消渴病聞之 溺甜。」則未之前聞也。豈亦糞甜苦之類乎。二事皆《醫 說》所不載。

疾病部雜錄编辑

《書經說命》:「若藥弗瞑眩,厥疾弗瘳。」

《詩經小雅巧言》:「既微且尰。」按:注:「骭瘍為微,腫足為尰。」 《大全》孔氏曰:「郭璞云:骭,腳脛也。瘍,瘡也。膝脛之下有 瘡腫,是涉水所為。」

《禮記·曲禮》:「君使士射,不能,則辭以疾,言曰:『某有采薪 之憂』。」

「問喪,惻怛之心,痛疾之意」,傷腎,乾肝,焦肺。

《周禮春官》司巫,春招弭以除疾病《夏官》:司爟,掌行火之政令,四時變國火,以救時疾。 《晉語》:胥臣對晉文公曰:「戚施直鎛,籧篨,蒙璆,侏儒,扶 盧,矇瞍,修聲,聾聵,司火,僮昏嚚瘖,僬僥,官師所不材 也,以實裔土。」按註,直鎛直主擊鎛。鎛,鐘也。璆,玉磬也。 不能俛,故使之戴磬。扶,緣也。盧,矛乾之柲,緣之以為 戲。矇瞍無目於聲音「審;聾聵耳無聞,於視則審。」 《漢書賈誼傳》:「天下之勢,方病大瘇,一脛之大幾如要, 一指之大幾如股。平居不可屈伸,一二指搐身,慮亡 聊。失今不治,必為錮疾。」後雖有扁鵲,不能為已病,非 徒瘇也。又苦蹠盭。 《白虎通》:「天子疾稱不豫,諸侯稱負子,大夫稱負薪,士 稱犬馬。」不豫者,不復豫政也。負子者,諸侯子民,今不 復子民也。「負薪」、「犬馬」,皆謙也。

《潛夫論》:「治世不得真賢,譬猶治疾不得良醫也。治疾 當得人參,反得支羅;服當得麥門冬,反蒸橫麥。已而 不識真,合而服之,病以浸劇。不自知為人所欺也,乃 反謂方不誠而藥皆無益於病,因棄後藥而弗敢飲, 而更求巫覡者,雖死可也。」

《顏氏家訓書證篇》:「《左傳》曰:『齊侯痎逐痁』。《說文》云:『痎,一 日一發之瘧。痁有熱瘧也』。」案齊侯之病,本是間日一 發,漸加重乎?故為諸侯憂也。今北方猶呼痎瘧音皆 在世間,傳本多以痎為疥,杜征南亦無解釋。徐仙民 《音介》,俗儒就為通,云「病疥令人惡寒,變而成瘧。」此臆 說也。疥癬小疾,何足可論?寧有患疥轉作瘧乎? 《唐國史補》故老言,五十年前多患熱黃。坊曲必有大 署其門,以烙黃為業者。灞滻水中常有晝至暮去者, 謂之浸黃。近代悉無,而患腰腳者眾耳。疑其茶為之。 《番禺雜記》。嶺表或見物自空中而下,始如彈丸,漸如 車輪,遂四散。人中之即病,謂之瘴母。

《清異錄》:他疾一臟受病,勞瘵則異矣。次第傳變,五臟 百脈俱傷,血絕然後奄喪。人死則有蟲出,中者病如 前人,非死不已。一傳十,十傳百,展轉無窮,故號義疾。 《容齋五筆》:「公孫弘為丞相,以病歸,印上報曰:『君不幸 罹霜露之疾,何恙不已』?」顏師古注:「『恙,憂也。何憂於疾 不止也』。《禮部韻略》訓恙字,亦曰憂也。初無訓病之義」, 蓋既云「罹疾」矣,不應復云「病」,師古之說,甚為明白。而 世俗相承,至問人病為貴恙,謂輕者謂微恙,心疾為 心恙,風疾為風恙,根著已深,無由可改。

《經鉏堂雜誌》:「人在病中,百念灰冷,雖有富貴,欲享不 可,反羨貧賤而健者。是故人能於無事時常作病想, 一切名利之心自然掃去,真玅法也。」

《暇日記》錢乙言渠大也病周髀髀周者。《本草》磁石主周 髀。注凡髀隨血脈上下。不能左右去為周。髀乙以藥 使痹氣歸支體。以寬心腹之苦。故手足攣而心腑無 恙。

鼠璞。《戰國策》:趙威后問齊使:歲無恙耶,王亦無恙耶? 晉顧愷之與殷仲堪牋:「行人安穩,布帆無恙。」《隋》日本 遣使稱:日出處天子致書,日沒處天子無恙。《風俗通》 云:「恙,毒蟲也,喜傷人。古人草居露宿,相勞問,曰無恙。」 《神異經》:「去北大荒中,有獸咋人則病,名曰㺊。㺊,恙也。 常入人室屋,黃帝殺之。北人無憂,病謂無恙。」《蘇氏演 義》亦以無憂病為「恙。」「恙」之字同,或以為蟲,或以為獸, 或謂無憂病。《廣干祿書》兼取憂及虫,《事物紀原》兼取 憂及獸。予看《廣韻》,其義極明,於「恙」字下云:「憂也,病也。」 又噬蟲善食人心也。於「㺊」字下云:「㺊獸如獅子,食虎 豹及人。」是「㺊」與「恙」為二字,合而一之,《神異經》誕矣。 《齊東野語》:世有男子雖娶婦,而終身無嗣育者,謂天 閹,世俗命之曰黃門。晉海西公嘗有此疾,北齊李庶 生而天閹。按《黃帝鍼經》曰:「有具傷於陰,陰氣絕而不 起,陰不能用,然其鬚不去。」宦者之獨去何也?願聞其 故。岐伯曰:「宦者去其宗筋,傷其衝脈,血瀉不復,皮膚 內結,唇口不榮,故鬚不生。」黃帝曰:「有具天宦者,未嘗 被傷,不脫於血,然其鬚」不生何耶?岐伯曰:此天之所 不足,其任衝不盛,宗筋不成,有氣無血,唇口不榮,故 鬚不生。又《大般若經》載五種黃門云:凡言扇半釋 伽,唐言「黃門」,其類有五:一曰半釋迦,總名也,有男根 用而不生子。二曰伊利沙。半釋迦,謂行欲即發,不見 即無,亦具男根而不生子。三曰扇。半釋迦,謂本來 男根不滿,亦不能生子。四曰博叉半釋迦,謂半月能 男,半月不能男。五曰留拿半釋迦,此云割,謂被割刑 者。此五種黃門,名為人中惡趣受身處。然《周禮》奄人 鄭氏注云:「奄,真氣藏者,謂之宦人。」是皆真氣不足之 所致耳。

《輟耕錄》:世謂有疾曰不快。陳壽作《華佗傳》亦然。 慍羝,謂腋氣也。唐崔令欽《教坊記》云:范漢女大娘子, 亦是竿木家,開元二十一年出,內有姿媚而微慍羝。 《癸辛雜識》:「吹霎」二字,每見劉長卿用之作傷寒感冷 意,問之,則謾云出《漢書》,然莫可攷也。繼閱方書,於香 芎散證治云:「吹霎傷風,頭疼發熱。」此必有所據也。 凡人損「目者命,多是卯酉克。蓋卯酉者,日月之門戶, 所為光明也。卯為子所刑擊,酉乃自刑,必有此疾逌旃。」琛言詠詞有善謔而不虐者,其《詠瘧》云:「冷將來 一似冰淩上坐,熱將來一似蒸籠內臥,顫將來顫的 牙關錯,疼將來疼得天靈破,兀的不害殺人也麼哥, 似這等寒來暑往人難過。」其意在末句曲有務頭,如 此尚審聽之。

《長松茹退憨憨子》曰:「能病病者,病奚從生?以不能病 病我,故病焉。然病之大者,莫若生心,心生則靡所不 至矣。豈惟病哉?故曰:眼病乎色,耳病乎聲,心病乎我。 惟忘我者病,無所病,可以藥天下之病。」

《筆疇》客有問於予曰:「子臥病幾半載,炕之間蕭然 無有也。子臥病於炕,身不少動,氣不少息,一語不發, 帖然寂然,宛然木偶,飲食不嘗。當斯時也,子何以用 其心乎?」予曰:「予無所用其心也。以謂天地賦我,豈欲 予病哉?今日之窘且病者,有物使之然也。予之不語 者,恭俟其命也。人見予苦於昭昭之際,而不知予心 恬」於冥冥之中也。客笑曰:「此子忘有為之身而信無 聲之理,宜乎窮且病也。」

《野客叢談》:「《周官疾醫》,四時皆有癘疾。春時有痟首疾。」 鄭注:「痟,酸削也。司馬相如消渴,則所謂消中之疾也。」 痟首、消中,二疾既異,而其字亦自不同。後人往往不 辨,指為一疾,鮮有別之者。後漢李通素有消疾,此正 如相如渴疾也。太子賢注:「消中之疾」是已,乃復引《周 官》為證,是以消中、痟首為一義。以至《玉篇》《廣韻》之類, 皆以痟為消病。惟《禮部韻》痟字下注:「酸痟頭痛」,是為 得之。張孟押韻注:「酸痟頭痛,又渴病。」雖明知二病為 不同,是認二字為一體矣。

疾病部外編编辑

《太公金匱》:丁侯不朝,武王乃畫丁侯三旬,射之。丁侯 病大劇,使人卜之,祟在周。恐懼,乃遣使者請之於武 王,願舉國為臣虜武王許之,歸為太師尚父謂使者 曰:「歸矣,吾已告諸神,言丁侯前畔義,今已遣人來降, 勿復過也。」比使者辭去歸至丁侯病稍愈,四夷聞之 皆懼,各以其職來貢。

《三秦記》:「驪山湯泉,舊說以牲祭乃得入,可以去疾消 病。俗云:秦始皇與神女游而忤其旨,神女唾之則生 瘡,始皇怖謝,神女為出溫泉而洗除,後人因以為驗。」 《神仙傳》:「茅君在帳中與人言語,其出入或化為白鶴。 人有病者,往請福,常煮雞子十枚以內帳中,須臾一 一擲出還之。歸破之,若其中黃者,病人當愈,若有土 者即不愈,常以此為候。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