打开主菜单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第106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一百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六卷
明倫彙編 人事典 第一百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人事典

 第一百六卷目錄

 還歸部藝文一

  歸去來辭          晉陶潛

  歸塗賦          宋謝靈運

  北使還與永豐侯書      梁劉潛

  還林賦            丘遲

  歸魂賦           陳沈炯

  思歸賦          北魏袁翻

  相州晝錦堂記       宋歐陽修

 還歸部藝文二詩詞

  豳風東山四章

  還舊園作見顏范二中書   宋謝靈運

  學古贈丘永嘉征還      梁何遜

  和傅郎歲暮還湘川      陳陰鏗

  長安還至方山愴然自傷     沈炯

  南還尋草市宅         江總

  歲暮還宅           前人

  回鄉偶書二首       唐賀知章

  休暇還舊業便使        王維

  鄉試後自鞏還田家鄰友見過之作

                 盧象

  夕次圃田店          祖詠

  羌村三首           杜甫

  到村             前人

  春歸             前人

  歸來             前人

  北歸入至德州界偶逢洛陽鄰家李光宰

                劉長卿

  送張十八歸桐廬        前人

  早渡伊川見舊村        錢起

  歲初歸舊山酬寄皇甫侍御    前人

  酬曹侍御過象縣見寄     柳宗元

  容州回一首送陸三      戴叔倫

  歸家             杜牧

  西歸            于武陵

  東歸途中作          羅隱

  過家           宋黃庭堅

  還家即事           朱熹

  歸白石故廬         林景熙

  還家五首         金王若虛

  還鄂城舊居         王元粹

  清河道中暮歸        朱自牧

  宿舊縣四更而歸道中摭所見作行路難

                党懷英

  還至別業四首       明何景明

  松陵夜泊           史鑑

  還家十韻           文林

  述歸            王叔承

  抵里             尹伸

  遠回吳中以上詩     時用章

  浣溪紗遠歸      宋晏幾道

  臨江仙將至家寄所歡以上詞明楊慎

 還歸部紀事

人事典第一百六卷

還歸部藝文一编辑

《歸去來辭》有序
晉·陶潛
编辑

余家貧,又心憚遠役,彭澤縣去家百里,故便求之。及少日,眷然有歸與之情。自免去職。因事順心,故命篇曰《歸去來》。

歸去來兮。田園將蕪胡不歸。既自以心為形役,奚惆 悵而獨悲。悟已往之不諫,知來者之可追;實迷途其 未遠,覺今是而昨非。舟遙遙以輕颺,風飄飄而吹衣。 問征夫以前路,恨晨光之熹微。乃瞻衡宇,載欣載奔。 僮僕歡迎,稚子候門。三徑就荒,松菊猶存。攜幼入室, 有酒盈樽。引壺觴以自酌,盼庭柯以怡顏。倚南窗以 寄傲,審容膝之易安。園日涉以成趣,門雖設而常關。 策扶老以流憩,時矯首而遐觀。雲無心以出岫,鳥倦 飛而知還。景翳翳以將入,撫孤松而盤桓。歸去來兮, 請,息交以絕遊。世與我而相遺,復駕言兮焉求。悅親 戚之情話,樂琴書以消憂。農人告予以春及,將有事 於西疇。或命巾車,或棹孤舟。既窈窕以尋壑,亦崎嶇 而經丘。木欣欣以向榮,泉涓涓而始流。善萬物之得 時,感吾生之行休。已矣乎。寓形宇內復幾時。曷不委 心任去留。胡為遑遑欲何之。富貴非吾願,帝鄉不可 期。懷良辰以孤往,或植杖而耘耔。登東皋以舒嘯,臨 清流而賦詩。聊乘化以歸盡,樂夫天命復奚疑。

《歸塗賦》有序
宋·謝靈運
编辑

昔文章之士,多作行旅賦,或欣在觀國,或怵在斥徒,或述職邦邑,或羈役戎陳,事由於外,興不自已,雖高才可推,求懷未愜,今量分告退,反身草澤,徑

塗履運,用感其心,賦曰:

承百世之慶靈,遇千載之優渥,匪康衢之難踐,諒跬 步之易局,踐寒暑以推換,眷桑梓以緬邈,褫簪帶于 窮城,反巾褐于空谷,果歸期于願言,獲素念于思樂, 于是舟人告辦,佇楫在川,觀鳥候風,望景測圓,背海 向溪,乘潮傍山,悽悽送歸,悠悠告旋,時旻秋之杪節, 天既高而物衰,雲上騰而鴈翔,霜下淪而草腓,捨陰 漠之舊浦,去陽景之芳蕤,林乘風而飄落,水鑒月而 含輝,登青田之枉渚,逗白岸之空亭,路威夷而詭狀, 山側背而異形,停余舟而淹留,搜縉雲之遺跡,漾百 里之清潭,見千仞之孤石,歷古今而長在,經盛衰而 不易。

《北使還與永豐侯書》
梁·劉潛
编辑

足踐寒地,身犯朔風,暮宿客亭,晨炊謁舍。飄颻辛苦, 迄屆氈鄉,雜種覃化,頗慕中國,兵傳李緒之法,樓擬 衛律所治,而毳幕難淹,酪漿易厭,王程有限,時及玉 關,射鹿胡奴,乃與歸國,刻龍漢節,還持入塞,馬銜苜 蓿,嘶疑故墟,人獲蒲萄,歸種舊里,稚子出迎,善鄰相 勞,倦握蟹螯,亟覆蝦碗,每取朱顏,略多自醉,用此終 日,亦以自娛。

《還林賦》
丘遲
编辑

爰自京師,言歸舊嶺,今風古轍,每動寸衷,因事而書。不覺成卷,非謂為文,聊記行途所經云爾。

太皞彌節,祝融聳駕,炎鍾汎響,青籥靜吹,丘子稅轅 畿路,總舳川湄,褫魂故嶺,結夢舊墀,揆身世而載懷, 鏡古今而興辭,驗難停于楊轍,昭易改于墨絲,匪追 舉而辨命,豈適尹而問蓍,擔簦無白璧之想,負書靡 黑貂之悲,纜解山潮,首顧京澨,仰絳堞之紛迴,與素 津之容裔,荃橈往來,芰蓋經過,依稀子陵之釣,髣GJfont 滄浪之歌,出入風霞,游息雲露,階伺禽飛,窗高月度, 踟躕七教,徘徊五禮,永翦帶于關上,長緝巾乎林底。

《歸魂賦》有引
陳沈炯
编辑

古語稱收魂升極,周易有歸魂卦,屈原著《招魂》篇。故知魂之可歸,其日已久。余自長安反,乃作歸魂賦,其辭曰:

伊吾人之陋宗,資元聖而云始。肇邰閟之靈源,分昌 發之世祀。實聞之乎家,記又孚之于惇史。亢宗貴而 博古,四史成乎一身。怪日月之遼遠,而承襲之相因。 豈少賤之能察,非末學之知津。也若夫風流退讓,在 秦作相,越江以東,惟戎及酆,出忠出孝,且卿且公。世 歷十五,爰逮余躬。值天地之幅裂,遭日月之雰虹。去 父母之邦國,埋形影于胡戎。絕君臣而辭骨肉,蹐厚 地而跼蒼穹。抱北思之胡馬,望南飛之夕鴻。泣霑襟 而雜露,悲微吟而帶風。昔休明之云,始余播棄于天 地,自太學而遊,承明出書。生而從下吏,身豫封禪之 官,名入南宮之記。登玉墀之深,眇出金門之崇。邃受 北狄之奉書,禮東夷之獻使。實不嘗至屈膝,遜言以 殊方降意。嗟五十之踰年,忽流離于凶忒。值中軍之 失權,而大盜之移國,何赤疹之四起,豈黃霧之云塞。 祈瘦弟于赤眉,乞老親于劇賊。免伏質以解衣,遂窘 身而就勒。既而天道禍淫,否終斯泰,靈聖奮發,風雲 響會,掃欃槍之星,斬蚩尤之GJfont,余扳逆而效從,遂妻 誅而子害。雖分珪而祚土,迄長河之如帶,肌膚之痛 何泯,潛翳之悲無狀。我國家之沸騰,我天下之匡復, 我何辜于上元,我何負于鄰睦。背盟書而我欺,圖信 神而我戮,彼孟冬之云季,總官司而就紲,託馬首之 西,暮隨檻車而迴轍,履峨峨之層冰,面飀飀之巖雪。 去莫敖之所縊,過臨江之軌折。矧今古之悲涼,並攢 心而霑袂。渡狹石之欹危,跨清津之幽咽。鳥虛弓而 自隕,猿號子而腹裂。歷沔漢之逶迤,及楚郡之參差。 望隆中之大宅,映峴首之沈碑。既縲然而就鞅,非造 次之能窺。至若高祖武皇帝之基天下也,岐周景亳 之地,龜圖雀書之祕,醒醉之歌詠絕,讓畔之田鱗次。 余既長于克民,覺何從而掩泗,洧水兮深且清,宛水 兮澄復明。昔南陽之穰縣,今百雉之都城。我太宗之 威武,遏宛洧而陳兵。百萬之虜俄成魚鱉,千仞之阜 倏似滄瀛。雖德刑成于赦服,故蠻狄震乎雄名。乃尋 浙而歷商,遂經秦而至洛,覺高蹈之清遠,具風雲之 倏爍。其山也則嶔岑GJfont嵬,岩嶁婆陀。或孤峰而秀聚, 或逸出而橫羅,千歲之木坐嶺表,百丈之石枕谿阿。 其水則砰訇瀄汨,或寬或疾,擊萬瀨而相奔,聚千流 而同出。何武關之狹隘,而漢祖之英雄。山萬里而仰 雲霧,水百仞而寫蜿虹。若一夫而守隘,豈萬眾之能 攻。去青泥而踰白鹿,越渥水而到青門。長卿之賦可 想,邵平之跡不存。咄嗟驪山之阜,惆悵灞陵之園,文 恭儉而無隙,嬴發掘其何言。訪軹道之長組,捨藍田 之璵璠。無故老之可訊,並膴膴之空原。登未央之北 闕,望長樂之基趾。伊太后之所居,築旗亭而成市。槐 路GJfont以三條,方塗坦而九軌。觀阡陌之遺蹤,實不乖 乎前史。傍直城而北轉,臨橫門而左趨。南則董卓之 塢,北則苻堅所居。即二賊之墟壘,為彼主之庭除。終南巃嵷,太乙嵯峨。九GJfont崛起,八壘連河。汨經泥之混 濁,盥渭渚之清波。指咸陽而長望,何趙李而經過。息 甘泉而避暑,猶爽塏而清和。爾乃背長夏、涉素秋、臥 寒野、坐林陬,霜微凝而侵骨,樹裁動而風遒。思我親 戚之顏貌,寄夢寐而魂求。察故鄉之安否,但望斗而 觀牛。稚子夭于鄭谷,勉勵愧乎延州。聞愛妾之長叫, 引寒風而入楸。何精靈以堪此,乃縱酒以陶憂。至誠 可以感鬼,秉信可以祈天。何精隕而魄散,忽魂歸而 氣旋。解龍驂而見送,走郵驛於亭傳。出向來之大道, 反初入之山川。受繞朝之贈策,報李陵之別篇。淚未 悲而自墮,語未咽而無宣。於是和風四起,具物初榮, 草極野而舒翠,花分叢而落英。魚則潛波渙躍,鳥則 應嶺俱鳴。隨六合之開朗,與風雲而自輕。其所涉也 州則、二雍、三荊、昌歡、江并、唐安、浙、洛、巴、郢、雲、平,其水 則淮、江、漢、洧、隨、浩、汗、灃、潦、滻、潏、河、涇、渭、相、亂、或浮深 而揭淺,或淩波而沿岸。每日夕而靡依,常一步而三 嘆。蠻蜑之與荊吳,元狄之與羌胡,言語之所不通,嗜 欲之所不同,莫不疊足斂手,低眉曲躬。豈論生平與 意氣,止望首丘于南風。悲城邑之毀撤,意風水之渺 揚。既盡地而謁帝,乃懷橘而升堂。何神仙之足學,此 即雲衣而虹裳也。

《思歸賦》
北魏·袁翻
编辑

翻為廷尉,頗有不平之論。及為平陽太守,甚不自得,遂作《思歸賦》曰:

日色黯兮,高山之岑。月逢霞而未皎,霞值月而成陰。 望他鄉之阡陌,非舊國之池林。山有木而蔽月,川無 梁而復深。悵浮雲之弗限,何此恨之難禁。于是雜石 為峰,諸煙共色;秀出無窮,煙起不極。錯翻花而似繡, 網游絲其如織。蝶兩戲以相追,燕雙飛而鼓翼。怨驅 馬之悠悠,嘆征夫之未息。爾乃臨峻壑,坐層阿。北眺 羊腸詰屈,南望龍門嵯峨。疊千重以聳翠,橫萬里而 揚波。遠GJfont鼯與GJfont麝,走鰩鱉及龜鼉。彼曖然兮鞏洛, 此邈矣兮關河。心GJfontGJfont兮徒傷,思搖搖兮空滿。思故 人兮不見,神翻覆兮魂斷。斷魂兮如亂,憂來兮不散。 俯鏡兮白水,水流兮漫漫。異色兮縱橫,奇光兮爛爛。 下對兮碧沙,上睹兮青岸。岸上兮氤氳,駮霞兮絳氛。 風搖枝而為弄,日照水以成文。行履行兮川之畔,望 復望兮望夫君。君之門兮九重門,余之別兮千里分。 願一見兮道我意,我不見兮君不聞。魄惝怳兮知何 語,氣繚戾兮獨縈縕。彼鳥馬之無知,尚有情于南北。 雖吾人之固鄙,豈忘懷于上國。去上國之美人,對下 邦之鬼蜮。形既同于魍魎,心匪殊于蝥賊。欲修之而 難化,何不殘之云剋。知進退之非可,徒終朝以默默。 願生還于洛濱,荷天地之厚德。

《相州晝錦堂記》
宋·歐陽修
编辑

仕宦而至將相,富貴而歸故鄉,此人情之所榮,而今 昔之所同也。蓋士窮時,困阨閭里,庸人孺子皆得易 而侮之,若季子不禮于其嫂,買臣見棄于其妻。一旦 高車駟馬,旌旗導前而騎卒擁後,夾道之人,相與駢 肩累跡,瞻望咨嗟,而所謂庸夫愚婦者,奔走駭汗,羞 愧俯伏,以自悔罪于車塵馬足之間。此一介之士得 志於當時,而意氣之盛,昔人比之衣錦之榮者也。惟 大丞相魏國公則不然。公,相人也。世有令德,為時名 卿。自公少時,已擢高科、登顯仕,海內之士聞下風而 望餘光者,蓋亦有年矣。所謂將相而富貴,皆公所宜 素有,非如窮阨之人僥倖得志于一時,出于庸夫愚 婦之不意,以驚駭而誇耀之也。然則高牙大纛不足 為公榮,桓圭袞冕不足為公貴;惟德被生民而功施 社稷,勒之金石,播之聲詩,以耀後世而垂無窮。此公 之志,而士亦以此望于公也。豈止誇一時而榮一鄉 哉。公在至和中,嘗以武康之節來治于相,乃作晝錦 之堂于後圃。既,又刻詩于石以遺相人。其言以快恩 讎、矜名譽為可薄,蓋不以昔人所誇者為榮,而以為 戒。于此見公之視富貴為何如,而其志豈易量哉。故 能出入將相,勤勞王家,而夷險一節。至于臨大事、決 大疑,垂紳正笏,不動聲色而措天下于泰山之安,可 謂社稷之臣矣。其豐功盛烈,所以銘彝鼎而被絃歌 者,乃邦家之光,非閭里之榮也。余雖不獲登公之堂, 幸嘗竊誦公之詩,樂公之志有成,而喜為天下道也。

還歸部藝文二詩詞编辑

《豳風東山四章》
编辑

成王既得《鴟鴞》之詩,又感風雷之變,始悟而迎周公。于是,周公東征,已三年矣,既歸,因作此詩,以勞歸士。

我徂東山,慆慆不歸,我來自東,零雨其濛,我東曰歸, 我心西悲,制彼裳衣,勿士行枚,蜎蜎者蠋,烝在桑野, 敦彼獨宿,亦在車下。

我徂東山,慆慆不歸,我來自東,零雨其濛,果臝之實,亦施于宇,伊威在室,蠨蛸在戶,町畽鹿場,熠耀宵行, 亦可畏也,伊可懷也。

我徂東山,慆慆不歸,我來自東,零雨其濛,鸛鳴于垤, 婦嘆于室,洒埽穹窒,我征聿至,有敦瓜苦,烝在栗薪, 自我不見,于今三年。

我徂東山,慆慆不歸,我來自東,零雨其濛,倉庚于飛, 熠燿其羽,之子于歸,皇駁其馬,親結其縭,九十其儀, 其新孔嘉,其舊如之何。

《還舊園作見顏范二中書》
宋·謝靈運
编辑

辭滿豈多秩,謝病不待年。偶與張邴合,久欲還東山。 聖靈昔迴眷,微尚不及宣。何意衝飆激,烈火縱炎煙。 焚玉發崑峰,餘燎遂見遷。投沙理既迫,如GJfont願亦愆。 長與歡愛別,永絕平生緣。浮舟千仞壑,總轡萬尋巔。 流沫不足險,石林豈為艱。閩中安可處,日夜念歸旋。 事躓兩如直,心愜三避賢。託身青雲上,棲巖挹飛泉。 盛明盪氛昏,貞休康屯邅。殊方感成貸,微物豫采甄。 感深操不固,質弱易扳纏。曾是返昔園,語往實款然。 曩基即先築,故池不更穿。果木有舊行,壤石無遠延。 雖非休GJfont地,聊取永日閑。衛生自有經,息陰謝所牽。 夫子照清素,探懷授往篇。

《學古贈丘永嘉征還》
梁·何遜
编辑

龍馬魚腸劍,躞蹀起風塵。結客蔥河返,喧喧動四鄰。 入墟猶憶舊,覓巷復疑新。窺見應門出,遙識下機人。 相悲淚欲下,離別方自陳。

《和傅郎歲暮還湘川》
陳陰鏗
编辑

蒼茫歲欲晚,辛苦客方行。大江靜猶浪,扁舟獨且征。 棠枯絳葉盡,蘆凍白花輕。戍人寒不望,沙禽迥未驚。 湘波各深淺,空軫念歸情。

《長安還至方山愴然自傷》
沈炯
编辑

秦軍坑趙卒,遂有一人生。雖還舊鄉里,危心曾未平。 淮源比桐柏,方山似削成。猶疑屯虜騎,尚畏值胡兵。 空村餘拱木,廢邑有頹城。舊識既已盡,新知皆異名。 百年三萬日,處處此傷情。

《南還尋草市宅》
江總
编辑

紅顏辭鞏洛,白首入轘轅。乘春行故里,徐步採芳蓀。 逕毀悲求仲,林殘憶巨源。見桐猶識井,看柳尚知門。 花落空難遍,鶯啼靜易諠。無人訪語默,何處敘寒溫。 百年獨如此,傷心豈復論。

《歲暮還宅》
前人
编辑

悒然想泉石,驅駕出城臺。翫竹春前筍,驚花雪後梅。 青山殊可對,黃卷復時開。長繩豈繫日,濁酒傾一杯。

《回鄉偶書二首》
唐·賀知章
编辑

少小離鄉老大回,鄉音無改鬢毛衰。兒童相見不相 識,笑問客從何處來。

離別家鄉歲月多,近來人事半銷磨。唯有門前鏡湖 水,春風不改舊時波。

《休暇還舊業便使》
王維
编辑

謝病始告歸,依依入桑梓。家人皆佇立,相候柴門裏。 時輩皆長年,成人舊童子。上堂家慶畢,願與姻親齒。 論舊忽餘悲,目存且相喜。田園轉蕪沒,但有寒泉水。 衰柳日蕭條,秋光清邑里。入門乍如客,休騎非便止。 中飲顧王程,離憂從此始。

《鄉試後自鞏還田家鄰友見過之作》
编辑

盧象

雞鳴出東邑,馬倦登南巒。落日見桑柘,翳然丘中寒。 鄰家多舊識,投暝來相看。且問春稅苦,兼陳行路難。 園場近陰壑,草木易凋殘。峰晴雪猶積,澗深冰已團。 浮名知何用,歲晏不成歡。置酒共君飲,當歌聊自寬。

《夕次圃田店》
祖詠
编辑

前路入鄭郊,尚經百餘里。馬煩時欲歇,客歸程未已。 落日桑柘陰,遙林煙火起。西還不遑宿,中夜渡涇水。

《羌村三首州》在鄜州
杜甫
编辑

崢嶸赤雲西,日腳下平地。柴門鳥雀噪,歸客千里至。 妻孥怪我在,驚定還拭淚。世亂遭飄蕩,生還偶然遂。 鄉人滿牆頭,感嘆亦欷歔。夜闌更秉燭,相對如夢寐。

晚歲迫偷生,還家少歡趣。嬌兒不離膝,畏我復卻去。 憶昔好追涼,故繞池邊樹。蕭蕭北風勁,撫事煎百慮。 賴知禾黍收,已覺糟床注。如今足斟酌,且用慰遲暮。

群雞正亂叫,客至雞鬥爭。驅雞上樹木,始聞扣柴荊。 父老四五人,聞我久遠行。手中各有攜,傾榼濁復清。 苦辭酒味薄,黍地無人耕。兵革既未息,兒童盡東征。 請為父老歌,艱難愧深情。歌罷仰天歎,四座淚縱橫。

《到村》
前人
编辑

碧澗雖多雨,秋沙先少泥。蛟龍引子過,荷芰逐花低。 老去參戎幕,歸來散馬蹄。稻粱須就刈,榛草即相迷。 蕃積思江漢,頑疏感町畦。暫酬知己分,還入故林棲。

《春歸》
前人
编辑

苔逕臨江竹,茅簷覆地花。別來頻甲子,歸到忽春華。倚杖看孤石,傾壺就淺沙。遠鷗浮水凈,輕燕受風斜。 世路雖多梗,吾生亦有涯。此身醒復醉,乘興即歸家。

《歸來》
前人
编辑

客裏有所過,一作適歸來知路難。開門野鼠走,散帙壁 魚乾。洗杓開新醞,低頭試小盤。一作著小冠憑誰給GJfontGJfont, 細酌老江干。

《北歸入至德州界偶逢洛陽鄰家李光宰》
编辑

劉長卿

生涯心事已蹉跎,舊路依然此重過。近北始知黃葉 落,向南空見白雲多。災州日日人將老,寒渚年年水 自波。華髮相逢俱若是,故園秋草復如何。

《送張十八歸桐廬》
前人
编辑

歸人乘夜艇,帶月過江村。正落寒潮水,相隨夜到門。

《早渡伊川見舊村》
錢起
编辑

昆雞鳴曙霜,秋水寒旅涉。漁人昔鄰舍,相見具舟楫。 出浦興未盡,向山心更愜。村落通白雲,茅茨隱紅葉。 東皋滿時稼,歸客欣復業。

《歲初歸舊山酬寄皇甫侍御》
前人
编辑

欲知愚谷好,久別與春還。鶯暖初歸樹,雲晴卻戀山。 石田耕種少,野客性情閑。求仲應難見,殘陽且掩關。

《酬曹侍御過象縣見寄》
柳宗元
编辑

破額山前碧玉流,騷人遙駐木蘭舟。春風無限瀟湘 意,欲採蘋花不自由。

《容州回一首送陸三》
戴叔倫
编辑

西南積水遠,老病喜生歸。此地故人別,空餘淚滿衣。

《歸家》
杜牧
编辑

稚子牽衣問,歸來何太遲。共誰爭歲月,贏得鬢成絲。

《西歸》
于武陵
编辑

不繫與舟閑,悠悠吳楚間。羞將新白髮,卻到舊青山。 一葉忽離樹,幾人同入關。長安有家住,秋至又西還。

《東歸途中作》
羅隱
编辑

松橘蒼黃覆釣磯,早年生計近年違。老知風月終堪 恨,貧覺家山不易歸。別岸客帆和鴈落,晚程霜葉向 人飛。買臣嚴助精靈在,應笑無成一布衣。

《過家》
宋·黃庭堅
编辑

絡緯聲轉急,田車寒不運。兒時手種柳,上與雲雨近。 舍傍舊傭保,少換老欲盡。宰木GJfont蒼蒼,田園變畦畛。 招延屈父黨,勞問走婚親。歸來GJfont作客,顧影良自哂。 一生萍託水,萬事雪侵鬢。夜來風隕霜,乾葉落成陣。 燈花何故喜,大是報書信。親年當喜懼,兒齒欲毀齔。 繫船三百里,去夢無一寸。

《還家即事》
朱熹
编辑

獻歲事行役,徂春始還歸。昔往草未芳,今來翠成幃。 扶疏滿園陰,時禽互翻飛。叢萱亦已秀,丹葩耀晨暉。 即事誰與娛,淹留自忘機。日暮復出門,悵然心事違。 古人不可見,獨掩荒園扉。

《歸白石故廬》
林景熙
编辑

四鄰井GJfont出荒墟,獨鶴歸來認舊廬。一逕蒼苔供瘦 策,半簪華髮伴殘書。斜陽巷陌語初燕,新水池塘生 細魚。小立春風憐寂寞,忽吹花片入襟裾。

《還家五首》
金·王若虛
编辑

日日他鄉恨不歸,歸來老淚更沾衣。傷心何啻遼東 鶴,不但人非物亦非。

荒陂依約認田園,松竹存亡不足論。我自無心更懷 土,不妨猶有未招魂。

山杏溪桃化棘榛,舞臺歌榭墮灰塵。春來底事堪行 處,門外流鶯枉喚人。

回思夢裏繁華事,幸及當年樂此身。閒立斜陽看兒 戲,憐渠虛作太平人。

艱危嘗盡鬢成絲,轉覺諠譁不可期。幾度哀歌仰天 問,何如還我未生時。

《還鄂城舊居》
王元粹
编辑

南風兵塵遠,病客返舊居。入門顧四壁,書籍亦無餘。 數口共嗷嗷,日事將何如。屋破未暇葺,草滿須當鋤。 昔去季冬未,今來孟夏初。深愧資用絕,時時煩里閭。

《清河道中暮歸》
朱自牧
编辑

緩轡溪邊喜乍晴,夕陽流水浸孤城。川平佛塔層層 見,浪穩商舟尾尾行。十里煙霞隨野步,兩崖禾黍撼 秋聲。雨暘雖有豐年兆,久客都無地可耕。

《宿舊縣四更而歸道中摭所見作行路難》
编辑

党懷英

三星排空山月明,思歸客子夜半行。單衣短褐風凄 清,響踏黃葉棲禽驚。匆匆曉轉沙岸側,枯蓼寒蘆鳴 索率。山月欲隨山煙黑,前途無人腳無力。行路難,堪 歎息。

《還至別業四首》
明·何景明
编辑

雞鳴高樹杪,狗吠墟里間。家人望車徒,遠客造門端。入門問所親,上堂敘悲歡。行人暮飢渴,秉燭具盤餐。 明月照西戶,三星爛中天。出門踐野草,白露倏已漙。 十年苦行役,茲夕方來旋。寧知非夢寐,忽忽心未安。

詰晨親友至,筐榼攜所需。各言平生歡,念子久離居。 綢繆語未畢,展席臨前除。園榮亦已抽,況有盤中魚。 人情惓懷土,富貴豈常于。無為泥形跡,所願恆相俱。

依依入鄉閭,慘惻歷故疆。行邁踰幾時,所見忽以更。 成人匪故識,耆齒日凋喪。平生所同歡,轉盼殊存亡。 羈魂邈遐域,旅柩歸中堂。人命不相持,奄忽如朝霜。 撫事感今昔,喟然熱腸。

弭駕及春暮,比屋事耘耕。時物展遐矚,契我遺俗情。 故林茂以密,敝廬亦將成。芳蘭冒紫葳,園柳尚垂榮。 澤葵蔓廢井,瓜田依故城。策杖衡門下,仰偃遂平生。 所願在怡親,餘者奚足營。世態惡衰歇,天道遞虧盈。 駟馬豈不貴,翻覆坐相傾。

《松陵夜泊》
史鑑
编辑

城陰分手即天涯,嶺樹江雲別路賒。未到故園猶是 客,忽聞鄉語似還家。燈前今夜愁無寐,鏡裏明朝鬢 有華。欲問歸舟何處宿,月明和鴈在蘆花。

《還家十韻》
文林
编辑

中外驅馳二十年,暫依桑梓息塵緣。豈無薄祿終非 計,幸已還家莫問田。歲久先廬從敝甚,水邊喬木故 依然。過從喜有貧親戚,檢理猶存舊簡編。千載秋風 三徑菊,一篙春水五湖船。飯抄雲子長腰米,羹煮銀 絲縮項GJfont。繞屋溪聲林下樂,滿窗花影日高眠。晚于 世味駸駸淡,靜覺閑居事事賢。作計已逃多辱外,收 功能及未衰前。只應今夜西齋夢,不到紅雲北斗邊。

《述歸》
王叔承
编辑

離家四五載,骨肉多猜疑。生還不自分,忽如夢與迷。 小兒不識父,大兒驚我歸。妻子怨離別,笑言仍嗟咨。 此別未為久,何得生酸悲。明朝事行役,為余備晨炊。

《抵里》
尹伸
编辑

數椽敗屋幾車書,林下生涯亦有餘。為愛流光貪取 靜,小成韻事莫教虛。輕鰷出水堪垂釣,啼鳥催耕或 過廬。偶接農談欣卜歲,漸捐車服近犁鋤。

《遠回吳中》
時用章
编辑

船首看山興不孤,西風吹我過姑蘇。塞煙古木夫差 墓,落日平蕪范蠡湖。野店喚沽雙酘酒,漁舟爭買四 腮鱸。故鄉咫尺明朝到,十載離愁一旦無。

《浣溪紗》遠歸
宋·晏幾道
编辑

午醉西橋夕未醒,雨花凄斷不堪聽,歸時應減鬢邊 青。衣化客塵今古道,柳含春意短長亭,鳳棲爭見 路傍情。

《臨江仙》將至家寄所歡
明·楊慎
编辑

數了歸期還又數,今朝才是歸期。獨眠孤館費相思, 夢闌雞叫早,心急馬行遲。寄語同心雙帶結,体教 瘦損腰肢。花明月滿儘來時,先憑雙喜鵲,報與箇儂 知。

還歸部紀事编辑

《左傳》:僖公二十二年,晉太子圉為質於秦,將逃歸,謂 嬴氏曰:與子歸乎,對曰:子,晉太子,而辱於秦,子之欲 歸,不亦宜乎,寡君之使婢子侍執巾櫛,以固子也。從 子而歸,棄君命也。不敢從,亦不敢言,遂逃歸。

襄公十四年,夏,諸侯之大夫從晉侯伐秦,濟涇而次, 至於棫林,荀偃令曰:雞鳴而駕,塞唯夷GJfont,唯余馬首 是瞻,欒黶曰:晉國之命,未是有也余馬首欲東,乃歸, 下軍從之。

定公五年,申包胥以秦師至,敗吳師子期,又戰于公 GJfont之谿,吳師大敗,吳子乃歸,囚闉輿罷,闉輿罷請先, 遂逃歸,葉公諸梁之弟后臧,從其母于吳,不待而歸, 葉公終不正視。

昭公十三年,季孫猶在晉,子服惠伯私於中行穆子。 曰:魯事晉何以不如夷之小國,魯,兄弟也。土地猶大, 所命能具,若為夷棄之,使事齊楚,其何瘳於晉,親親 與大,賞共罰否,所以為盟主也。子其圖之,諺曰:臣一 主二,吾豈無大國,穆子告韓宣子,且曰:楚滅陳蔡,不 能救而為夷執親,將焉用之,乃歸季孫,惠伯曰:寡君 未知其罪,合諸侯而執其老,若猶有罪,死命可也。若 曰無罪,而惠免之,諸侯不聞,是逃命也。何免之為,請 從君惠于會,宣子患之,謂叔向曰:子能歸季孫乎,對 曰不能,鮒也能乃使叔魚,叔魚見季孫曰:昔鮒也得 罪于晉君,自歸于魯君,微武子之賜,不至于今,雖獲 歸骨于晉,猶子則肉之,敢不盡情,歸子而不歸鮒也。 聞諸吏將為子除館于西河,其若之何,且泣,平子懼, 先歸,惠伯待禮。《吳越春秋》:吳王赦越王歸國,越王還至浙江之上,望 見大越山川重秀,天地再清。王與夫人歎曰:吾已絕 望,永辭萬民,豈料再還,重復鄉國。言竟掩面,涕泣闌 干。此時萬姓咸歡,群臣畢賀。

《瑯嬛記》:張璘者,秦人也。字子石,年二十。與其弟耕,性 好讀。書耕畢輒握典籍,吾伊隴上。人笑曰:凡讀書者, 皆所以榮親顯名聲也,今終日孜孜,而不離畎畝,則 讀書何益乎人。謂張孺子多才,吾不信矣。璘聞之曰: 是何難哉。于是裹糧負書,求見秦王,說之以強秦弱 諸侯之策,指甚深妙,秦王說之,拜為上卿。璘曰:臣少 貧賤,恒為鄉里所戮笑,幸遇陛下,官為上卿。實非所 冀,有如藉陛下神靈,使得錦衣還鄉,足矣。秦王留之, 再三固辭,于是賜以黃金、珠玉、錦繡,發車馬人徒,送 之歸里。人以為榮,無不蒲伏,而前不敢仰視。璘故自 尊貴而痛抑之,居數日,盡召宗族鄉黨與歡飲,盡出 所賜黃金珠玉錦繡散之。家無所留,躬操耒耜,與妻 子戮力,終不出矣。

《晉書·張翰傳》:翰入洛,見秋風起,乃思吳中菰菜、蓴羹、 鱸魚膾,曰:人生貴得適志,何能羈宦數千里以要名 爵乎。遂命駕而歸。

《異苑》:句章人吳平州門前忽生一株青桐,樹上有謠 歌之聲。平惡而砍殺。平隨軍北征,首尾三載,死桐欻 自還立于故根之上,又聞樹巔空中歌曰:死桐今更 青,吳平尋當歸。適聞殺此樹,已復有光輝。平尋復歸。 《陳書·沈炯傳》:炯為從事中郎。梁元帝徵為給事黃門 侍郎,領尚書左丞。荊州陷,為西魏所虜,魏人甚禮之, 授炯儀同三司。炯以母老在東,恆思歸國,恐魏人愛 其文才而留之,恒閉門卻掃,無所交遊。時有文章,隨 即棄毀,不令流布。嘗獨行經漢武通天臺,為表奏之, 陳己思歸之意。其辭曰:臣聞喬山雖掩,鼎湖之靈可 祠,有魯既荒,大庭之跡無泯。伏惟陛下降德猗蘭,纂 靈豐谷。漢道既登,神仙可望,射之罘于海浦,禮日觀 而稱功,橫中流于汾河,指柏梁而高宴,何其樂也,豈 不然歟。既而運屬上仙,道窮晏駕,甲帳珠簾,一朝零 落,茂陵玉碗,宛出人間,陵雲故基,共原田而膴膴,別 風餘趾,對陵阜而茫茫,羈旅縲臣,能不落淚。昔承明 既厭,嚴助東歸,駟馬可乘,長卿西返,恭聞故實,竊有 愚心。黍稷非馨,敢忘徼福。奏訖,其夜炯夢見有宮禁 之所,兵衛甚嚴,炯便以情事陳訴,聞有人言:甚不惜 放卿還,幾時可至。少日,便與王克等並獲東歸。 《獨異志》:唐初有僧元裝往西域取經,一去十七年。始 去之日,于齊州靈巖寺院,有松一本立于庭,裝以手 摩其枝曰:吾西去求佛教,汝可西長。若歸,即此枝東 向,使吾門人弟子知之。及去,年年西指,約長數丈。一 年忽東,向門人弟子曰:教主歸矣。乃西迎之。裝果還 歸,得佛經六百部。至今眾謂之摩頂松。

《三夢記》:天后時,劉幽求為朝邑丞,常奉使歸,未及家 十餘里,適有佛堂寺,路出其側,聞寺中歌笑歡洽,寺 垣短缺,盡得睹其中。劉俯身窺之,見十數人,兒女雜 坐羅列,盤饌環繞之而共食。見其妻在坐中語笑,劉 初愕然,不測其故。久思之,且思其不當至此,復不能 捨之。又熟視,容止言笑無異。將就察之,寺門閉不得 入。劉擲瓦擊之,中其罍洗,破迸走散,因忽不見。劉踰 垣直入,與從者同視,殿廡皆無人,寺GJfont如故,劉訝益 甚遂。馳歸比至其家。妻方寢,聞劉至,乃敘寒暄訖,妻 笑曰:向夢中與數十人同遊一寺,皆不相識,會食于 殿庭。有人自外以瓦礫投之,盃盤狼藉,因而遂覺。劉 亦具陳其見。

《仇池筆記》:昔人有遠行者,欲觀其妻于己厚薄。取金 釵藏之壁中,忘以語之。既行,而病且死。以告其僕,既 而不死。忽聞空中有聲,真其夫也。曰:吾已死,以為不 信,金釵在某處。妻取得之,遂服喪。其後夫歸,妻乃反 以為鬼也。

《內觀日疏》:晁采畜一白鶴,名素素。一日雨中忽憶其 夫,試謂鶴曰:昔王母青鸞、紹蘭燕子皆能寄書達遠, 汝獨不能乎。鶴延頸向采,若受命狀。采即援筆,直書 二絕,繫于其足。竟致其夫,尋即歸矣。詩曰:窗前細雨 日啾啾,妾在閨中獨自愁。何事玉郎久離別,忘憂縱 對豈忘憂。又曰:春風送雨過窗東,忽憶良人在客中。 安得妾身今似雨,也隨風去與郎同。

《宋史·晁補之傳》:補之歷禮部郎中。徙湖州、密州、果州, 遂主管鴻慶宮。還家,葺歸來園,自號歸來子。

《澠水燕談錄》:孫宣公奭以太子少傅致仕,居于鄆,一 日置宴,私廳語客曰:白傅有言,多少朱門鎖空宅,主 人到老不曾歸。今老夫歸矣。喜動于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