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039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三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三十九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四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三十九卷目錄

 宗藩部彙考三十一

  周十四

  郕 成 盛    霍

  毛        聃 冉 GJfont GJfont

  郜 告      雍

  曹

官常典第三十九卷

宗藩部彙考三十一编辑

周十四编辑

郕 成 盛编辑

周武王克商,封弟叔武于郕。

按《左傳》:僖公二十四年,富辰曰:昔周公弔二叔之不 咸,故封建親戚,以蕃屏周,管,蔡,郕,霍,魯,衛,毛,聃,郜,雍, 曹,滕,畢,原,酆,郇,文之昭也。

按《史記·管蔡世家》:武王同母兄弟十人。母曰太姒,文 王正妃也。其長子曰伯邑考,次曰武王發,次曰管叔 鮮,次曰周公旦,次曰蔡叔度,次曰曹叔振鐸,次曰成 叔武,次曰霍叔處,次曰康叔封,次曰冉季載。冉季載 最少。武王已克殷紂,平天下,封功臣昆弟。於是封叔 武於成,其後世無所見。

索隱曰按:春秋隱五年衛師入郕。杜預曰東平剛父縣有郕鄉。後漢地理志以為成本國。又地理志云廩丘縣南有成故城。應劭曰武王封弟季載於成,是古之成邑,應仲遠誤云季載封耳。

按《路史》:盛伯子姬姓之長,降於齊,有盛氏,有痛氏。

穆天子盛姬,國。《春秋》書成公羊云盛也。韻譜姓纂云:先姓奭,後改為盛,蓋以漢元諱意,其字曰盛,而召公之名字皆為奭也。盛姬卒,王改其族為痛氏。《急就章》有痛無忌。

召公GJfont周,西伯夫人紹,兩交龍不樂,遂娠生子,各有 文在手,曰盛,因名氏,之年十有八,封之譙,晉武公滅 譙,有之為譙氏、焦氏。

李利涉盛氏譜:孔至之說,同以為譙侯,為望其地,譙國譙縣。

桓王元年秋,衛師入郕。

按《春秋》:隱公五年。按《左傳》:五年,衛之亂也。郕人侵 衛,故衛師入郕。

郕,國也。東平剛父縣,西南有郕鄉。正義曰:《史記·管蔡世家》稱:郕叔武,文王子,武王之母弟,後世無所見,既無世家,不知其君號諡,唯文十二年,郕太子朱儒奔魯。《書》曰:郕伯來奔。見於經傳,則郕國伯爵也。

按《公羊傳》:秋,衛師入盛,曷為或言率師,或不言率師, 將尊師眾,稱某率師,將尊師少,稱將,將卑師眾,稱師, 將卑師少,稱人,君將不言率師,書其重者也。

桓王七年,冬十月壬午,齊人、鄭人伐郕,入之。

按《春秋》:隱公十年。按《左傳》:宋公不王,鄭伯為王卿 士,以王命討之。蔡人,衛人,郕人,不會王命。十年冬,齊 人,鄭人,入郕,討違王命也。按《公羊傳》:冬十月壬午, 齊人,鄭人入盛。

莊王十一年夏,魯師齊師圍郕,郕降于齊師。

按《春秋》:莊公八年。按《左傳》:八年,春,治兵於廟。夏,師 及齊師圍郕,郕降于齊師,仲慶父請伐齊師,公曰:不 可,我實不德,齊師何罪,罪我之由,夏書曰:皋陶邁種 德,德乃降,姑務修德以待時乎,秋,師還。按《公羊傳》: 夏,師及齊師圍成,成降于齊師,成者何,盛也。盛則曷 為謂之成,諱滅同姓也。曷為不言降吾師,辟之也。秋, 師還,還者何,善辭也。此滅同姓,何善爾,病之也。曰:師 病矣,曷為病之,非師之罪也。

辟滅同姓,言圍者使若魯圍之而去,成自從後降于齊師也,降者自伏之文,所以醇歸於齊,言及者起魯,實欲滅之,不月者順諱,文不書盛伯出奔,深諱之。

頃王四年春正月,郕伯奔于魯。

按《春秋》:文公十二年。按《左傳》:十一年,郕太子朱儒 自安於夫鐘,國人弗徇。十二年春,郕伯卒,郕人立君 太子,以夫鐘與郕邽來奔,公以諸侯逆之。 按《公羊 傳》:春王正月,盛伯來奔。盛伯者何,失地之君也,何以 不名,兄弟辭也。

簡王八年夏五月,劉子、成子會晉侯、齊侯、宋公、魯侯、 衛侯、鄭伯、曹伯、邾人、滕人伐秦。

按《春秋》:成公十三年,劉成公不書。按《左傳》:十三年 春三月,公及諸侯朝王,遂從劉康公,成肅公,會晉侯 伐秦,成子受脤於社,不敬,劉子曰:吾聞之,民受天地 之中以生,所謂命也。是以有動作禮義威儀之則,以 定命也。能者養之以福,不能者敗以取禍,是故君子 勤禮,小人盡力,勤禮莫如致敬,盡力莫如敦篤,敬在 養神,篤在守業,國之大事,在祀與戎,祀有執膰,戎有受脤,神之大節也。今成子惰棄其命矣,其不反乎。夏, 五月,丁亥,晉師以諸侯之師,及秦師戰於麻隧,秦師 敗績,師還,成肅公卒於瑕。

按《路史》:成伯子爵後附於齊,還奔魯,而滅於楚。

成,十三年之成子,成肅公也。肅公、桓公皆為卿。按成即郕文王之子,不詳名。

编辑

周武王十三年,克商,封弟叔處于霍,與管叔、蔡叔監 殷。

按《左傳》:僖公二十四年,富辰曰:昔周公弔二叔之不 咸,故封建親戚,以蕃屏周,管,蔡,郕,霍,魯,衛,毛,聃,郜,雍, 曹,滕,畢,原,酆,郇,文之昭也。

按《史記·管蔡世家》:武王同母兄弟十人。母曰太姒,文 王正妃也。其長子曰伯邑考,次曰武王發,次曰管叔 鮮,次曰周公旦,次曰蔡叔度,次曰曹叔振鐸,次曰成 叔武,次曰霍叔處,次曰康叔封,次曰冉季載。冉季載 最少。同母兄弟十人,唯發、旦賢,左右輔文王,故文王 舍伯邑考而以發為太子。及文王崩而發立,是為武 王。伯邑考既已前卒矣。武王已克殷紂,平天下,封功 臣昆弟。於是封叔鮮於管,封叔度於蔡:二人相紂子 武庚祿父,治殷遺民。封叔旦於魯而相周,為周公。封 叔處於霍,其後晉獻公時滅霍。

按《路史》:霍處以祿父降而經,至永公滅而奔齊。晉旱, 卜之在岳,於是復霍而登,旋滅於晉。

閔二年,與耿、魏俱滅。

按《通鑑前編》:按逸周書:武王之封諸弟,蓋以次受封 也。先封管叔、蔡叔使監殷,其後殷畿內諸侯不服者, 分師俘之。甲申,百弇俘衛,而後以衛封康叔。乙巳,擒 霍侯,而後以霍封叔處。故《逸書》《史記》皆先言管、蔡監 殷也。然則《孟子》以管叔監殷為周公之過,夫以康叔 之賢,而不使監殷,則武王、周公不其過乎。曰:凡封於 殷墟者,皆監殷者也。其後獨管、蔡、霍三人叛,故止曰 三監叛爾,其實康叔亦監也。故《史記》曰:康叔爵命之 時,未至成人,後扞祿父之亂。《漢書》亦曰周公善康叔, 不從管蔡之亂。然則,武王、周公不幸,而有管、蔡之過, 亦幸而有康叔之賢也。

成王三年,周公討武庚,誅之,降霍叔為庶人。

按《書經·蔡仲之命》:惟周公位冢宰,正百工,群叔流言, 乃致辟管叔于商,囚蔡叔于郭鄰,以車七乘,降霍叔 于庶人,三年不齒。

按《汲冢周書》:武王克殷,乃立王子祿父俾守商祀,建 管叔于東,建蔡叔、霍叔于殷,俾監殷臣。武王既歸,成 歲。十二月崩,鎬肂于岐周,周公立相天子,三叔及殷 東徐奄及熊盈以略周公,召公內弭父兄,外撫諸侯。 九年夏六月,葬武王于畢。二年,又作師旅臨衛攻殷, 殷大震,潰降,辟三叔王子祿父北奔,管叔經而卒,乃 囚蔡叔于郭淩,凡所征熊盈族十有七國,俘維九邑, 俘殷獻民遷于九畢,俾康叔宇于殷,俾中旄父宇于 東。周公敬念于後,日予畏同室克追,俾中天下及將 致政,乃作大邑成周于土中。

按《通鑑前編》:按書稱:群叔流言。傳稱:管、蔡啟商。而管 叔獨誅死,蔡叔猶有車七乘,霍叔三年而復之。縱管 叔首惡,然同罪異罰,輕重死生亦殊不等矣。逸周書 稱:管叔縊,而書亦但云致辟,是必因其縊而致戮之, 蓋書其罪而尸之也。而蔡、霍俱不死,此所謂施生戮 死者,與懿親之間本所不忍,因其死而戮之,以正王 法,因其生而施之,以全私恩也。逸周書云霍叔縊,此 必傳聞之誤。

穆王十六年,霍侯舊彘薨。

按《竹書紀年》云云。

惠王十六年,晉滅霍復之。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閔公元年,晉侯作二軍,公將 上軍,太子申生將下軍,趙夙御戎,畢萬為右,以滅耿, 滅霍,滅魏,還為太子城曲沃,賜趙夙耿,賜畢萬魏,以 為大夫。

按《史記·趙世家》:晉獻公之十六年伐霍、魏、耿,而趙夙 為將伐霍。霍公求奔齊。晉大旱,卜之,曰霍泰山為祟。 使趙夙召霍君於齊,復之,以奉霍泰山之祀,晉復穰。

编辑

周文王子封于毛。

按《左傳》:僖公二十四年,富辰曰:昔周公弔二叔之不 咸,故封建親戚,以蕃屏周,管,蔡,郕,霍,魯,衛,毛,聃,郜,雍, 曹,滕,畢,原,酆,郇,文之昭也。

按《史記·周本紀》:武王十一年伐紂。除道,修社及商紂 宮。及期,百夫荷GJfont旗以先驅。武王弟叔振鐸奉陳常 車,周公旦把大鉞,畢公把小鉞,以夾武王。散宜生、太 顛、閎夭皆執劍以衛武王。既入,立於社南大率之左, 右畢從。毛叔鄭奉明水,衛康叔封布茲,召公奭贊采, 師尚父牽牲。尹佚筴祝曰:殷之末孫季紂,殄廢先王 明德,侮蔑神祇不祀,昏暴商邑百姓,其章顯聞於天 皇上帝。於是武王再拜稽首,曰:膺更大命,革殷,受天明命。武王又再拜稽首,乃出。

成王十二年,毛懿公薨。

按《竹書紀年》云云。

成王三十七年夏四月,王召毛公人受顧命。

按《書經·顧命》:惟四月哉生魄,王不懌,甲子,王乃洮沬 水,相被冕服,憑玉几,乃同召太保奭,芮伯,彤伯,畢公, 衛侯,毛公,師氏,虎臣,百尹,御事受命。

穆王十二年,毛公班、共公利、逢公因帥師從王伐犬 戎。

按《竹書紀年》云云。

穆王三十五年,荊人入徐,毛伯遷帥師敗荊人于泲。 按《竹書紀年》云云。

共王九年,錫毛伯遷命。

按《竹書紀年》:九年春正月丁亥,王使內史良錫毛伯 遷命。

襄王十六年秋,王子帶以狄師伐周,獲毛伯。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僖公二十四年夏,狄伐鄭,取 櫟,王德狄人,以其女為后。初,甘昭公有寵於惠后,惠 后將立之,未及而卒,昭公奔齊,王復之,又通於隗氏, 王替隗氏,頹叔桃子曰:我實使狄,狄其怨我,遂奉太 叔,以狄師攻王,王御士將禦之,王曰:先后其謂我何, 寧使諸侯圖之,王遂出,及坎欿,國人納之,秋,頹叔桃 子奉太叔以狄師伐周,大敗周師,獲周公忌父,原伯, 毛伯,富辰,王出適鄭,處於氾,太叔以隗氏居於溫。 襄王二十六年夏四月,王使毛伯錫魯侯命。

按《春秋》:文公元年。按《左傳》:元年夏四月,王使毛伯 衛來錫公命。

頃王元年春,毛伯求金于魯。

按《春秋》:文公九年。按《左傳》:九年,春,毛伯衛來求金。 非禮也。不書王命未葬也。

定王十三年夏六月,王札子殺召伯毛伯。

按《春秋》:宣公十五年。按《左傳》:十五年夏六月,王孫 蘇與召氏,毛氏,爭政,使王子捷殺召戴公,及毛伯衛, 卒立召襄。十六年秋,為毛召之難故,王室復亂,王孫 蘇奔晉,晉人復之。冬,晉侯使士會平王室,定王享之。 景王二十一年春二月乙卯,周毛得殺毛伯過而代 之。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昭公十八年,春,王二月,乙卯, 周毛得殺毛伯過而代之,萇弘曰:毛得必亡,是昆吾 稔之日也。侈故之以,而毛得以濟侈於王都,不亡何 待。

敬王四年,冬,十月,王入于成周,尹氏,召伯,毛伯,以王 子朝奔楚。

按《春秋》:昭公二十六年。按《左傳》:二十六年,冬,十月, 丙申,王起師于滑,辛丑,在郊,遂次于尸,十一月,辛酉, 晉師克鞏,召伯盈逐王子朝,王子朝及召氏之族,毛 伯得,尹氏固,南宮嚚,奉周之典籍,以奔楚,召伯逆王 于尸,癸酉,王入于成周。

聃 冉 GJfont GJfont编辑

周成王始封季載于聃。

按《左傳》:僖公二十四年,富辰曰:昔周公弔二叔之不 咸,故封建親戚,以蕃屏周,管,蔡,郕,霍,魯,衛,毛,聃,郜,雍, 曹,滕,畢,原,酆,郇,文之昭也。

按《史記·管蔡世家》:武王同母兄弟十人。母曰太姒,文 王正妃也。其長子曰伯邑考,次曰武王發,次曰管叔 鮮,次曰周公旦,次曰蔡叔度,次曰曹叔振鐸,次曰成 叔武,次曰霍叔處,次曰康叔封,次曰冉季載。冉季載 最少。同母兄弟十人。武王已克殷紂,平天下,封功臣 昆弟。於是封叔鮮於管,封叔度於蔡:二人相紂子武 庚祿父,治殷遺民。封叔旦於魯而相周,為周公。封叔 振鐸於曹,封叔武於成,封叔處於霍。康叔封、冉季載 皆少,未得封。武王既崩,成王少,周公旦專王室。管叔、 蔡叔疑周公之為不利於成王,乃挾武庚以作亂。周 公旦承成王命伐誅武庚,殺管叔,而放蔡叔,遷之,與 車十乘,徒七十人從。而分殷餘民為二:其一封微子 啟於宋,以續殷祀;其一封康叔為衛君,是為衛康叔。 封季載於冉。冉季、康叔皆有馴行,於是周公舉康叔 為周司寇,冉季為周司空,以佐成王治,皆有令名於 天下。

按《路史》:武王之封母弟也,惟季載少使食於沈。成王 立為司空,爰封之冉,曰冉季,是為GJfontGJfont

郜 告编辑

周文王子封于郜。

按《左傳》:僖公二十四年,富辰曰:昔周公弔二叔之不 咸,故封建親戚,以蕃屏周,管,蔡,郕,霍,魯,衛,毛,聃,郜,雍, 曹,滕,畢,原,酆,郇,文之昭也。

按《路史》:告分南北,南後入晉,北入宋。

襄王十二年夏,郜子朝于魯。

按《春秋》:僖公二十年。

编辑

周文王子封于雍。按《左傳》:僖公二十四年,富辰曰:昔周公弔二叔之不 咸,故封建親戚,以蕃屏周,管,蔡,郕,霍,魯,衛,毛,聃,郜,雍, 曹,滕,畢,原,酆,郇,文之昭也。

编辑

周武王克商,封弟振鐸于曹。

按《汲冢周書》:成周之會墠上,張赤弈陰羽,天子南面 立絻,無繁露朝服,八十物搢,挺內臺西面者,北正方 應侯、曹叔、伯舅、中舅比服,次之要服,次之荒服,次之 西方,東面正北方伯父,中子次之。

王城既成,大會諸侯內臺、中臺也。

按《左傳》:僖公十四年,富辰曰:昔周公弔二叔之不 咸,故封建親戚,以蕃屏周,管,蔡,郕,霍,魯,衛,毛,聃,郜,雍, 曹,滕,畢,原,酆,郇,文之昭也。

按《史記·周本紀》:武王十一年伐紂。除道,修社及商紂 宮。及期,百夫荷GJfont旗以先驅。武王弟叔振鐸奉陳常 車,周公旦把大鉞,畢公把小鉞,以夾武王。散宜生、太 顛、閎夭皆執劍以衛武王。既入,立於社南大率之左, 右畢從。毛叔鄭奉明水,衛康叔封布茲,召公奭贊采, 師尚父牽牲。尹佚筴祝曰:殷之末孫季紂,殄廢先王 明德,侮蔑神祗不祀,昏暴商邑百姓,其章顯聞於天 皇上帝。於是武王再拜稽首,曰:膺更大命,革殷,受天 明命。武王又再拜稽首,乃出。按《管蔡世家》:武王同 母兄弟十人。母曰太姒,文王正妃也。其長子曰伯邑 考,次曰武王發,次曰管叔鮮,次曰周公旦,次曰蔡叔 度,次曰曹叔振鐸,次曰成叔武,次曰霍叔處,次曰康 叔封,次曰冉季載。冉季載最少。武王已克殷紂,平天 下,封功臣昆弟。於是封叔振鐸於曹。按《曹叔世家》: 曹叔振鐸者,周武王弟也。武王已克殷紂,封叔振鐸 於曹。

按《路史》:曹叔甸伯二十六世,而宋滅之。

厲王十四年,曹伯雲卒,子喜立。

按《史記·曹叔世家》:叔振鐸卒,太伯立。太伯卒,子 仲君平立。仲君平卒,子宮伯侯立。宮伯侯卒,子孝伯 雲立。孝伯雲卒,子夷伯喜立。按:孝伯以上無年可考,故並錄以紀世次。 按《通鑑前編》:厲王十四年,孝伯薨,子喜嗣。

厲王四十四年,曹伯喜卒,弟彊立。

按《史記·曹叔世家》:夷伯二十三年,周厲王奔於彘。三 十年卒,弟幽伯彊立。

宣王二年,曹伯彊弟蘇弒其君而自立。

按《史記·曹叔世家》:幽伯九年,弟蘇殺幽伯代立,是為 戴伯。

宣王三十二年,曹伯蘇卒,子兕立。

按《史記·曹叔世家》:戴伯元年,周宣王已立三歲。三十 年,戴伯卒,子惠伯兕立。

惠伯或名雉,或名弟,或復名弟兕也。索隱曰按:年表作惠公伯雉。

平王十一年,曹伯兕卒,子石甫立。弟武弒石甫而自 立。

按《史記·曹叔世家》:惠伯二十五年,周幽王為犬戎所 殺,因東徙,益卑,諸侯畔之。秦始列為諸侯。三十六年, 惠伯卒,子石甫立,其弟武殺之代立,是為繆公。 平王十四年,曹伯武卒,子終生立。

按《史記·曹叔世家》:繆公三年卒,子桓公終生立。 桓王十三年,冬,州公如曹。

按《春秋》:桓公五年。按《左傳》:五年冬,淳于公如曹,度 其國危,遂不復,六年,春,自曹來朝。

桓王十七年冬,曹伯使其世子射姑朝于魯。

按《春秋》:桓公九年。按《左傳》:九年冬,曹太子來朝,賓 之以上卿,禮也。享曹太子,初獻樂,奏而歎,施父曰:曹 太子其有憂乎,非歎所也。

桓王十八年,春,正月,庚申,曹伯終生卒,子射姑立。夏, 五月,葬曹桓公。

按《春秋》:桓公十年。按《左傳》:十年,春,曹桓公卒。

按《史記·曹叔世家》:桓公五十五年卒,子莊公夕姑立。 桓王二十二年春正月,魯侯鄭伯會于曹。

按《春秋》:桓公十四年。按《左傳》:十四年春,會于曹,曹 人致餼,禮也。

莊王元年春正月,宋公、魯侯、蔡侯、衛侯會于曹。 按《春秋》:桓公十六年。按《左傳》:十六年,春,正月,會于 曹,謀伐鄭也。

莊王十五年冬十月,宋人以曹師伐南宮牛,猛獲於 亳。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莊公十二年,秋,宋萬弒閔公 於蒙澤,遇仇牧於門,批而殺之,遇太宰督於東宮之 西,又殺之,立子游,群公子奔蕭,公子御說奔亳,南宮 牛,猛獲,帥師圍亳。冬,十月,蕭叔大心,及戴,武,宣,穆,莊, 之族,以曹師伐之,殺南宮牛於師,殺子游於宋,立桓 公,猛獲奔衛,南宮萬奔陳,以乘車輦其母,一日而至, 宋人請猛獲於衛,衛人欲勿與,石祁子曰:不可,天下 之惡一也。惡於宋而保於我,保之何補,得一夫而失 一國,與惡而棄好,非謀也。衛人歸之,亦請南宮萬於陳以賂,陳人使婦人飲之酒,而以犀革裹之,比及宋, 手足皆見,宋人皆醢之。

僖王二年春,齊人,陳人,曹人,伐宋。

按《春秋》:莊公十四年。按《左傳》:十四年,春,諸侯伐宋, 齊請師於周,夏,單伯會之,取成於宋而還。

惠王五年冬,十一月,曹伯射姑卒,子夷立。

按《春秋》:莊公二十三年。

惠王六年春,葬曹莊公。冬,戎侵曹。曹,羈出奔陳。赤歸 於曹。

按《春秋》:莊公二十四年。

羈,蓋曹世子也,先君既葬而不稱爵者,微弱不能自定,曹人以名赴。赤,曹僖公也,蓋為戎所納,故曰歸。

按《公羊傳》:二十四年冬,戎侵曹,曹羈出奔陳,曹羈者 何,曹大夫也。曹無大夫,此何以書,賢也。何賢乎曹羈, 戎將侵曹,曹羈諫曰:戎眾以無義,君請勿自敵也。曹 伯曰:不可,三諫不從,遂去之,故君子以為得君臣之 義也。赤歸于曹郭公,赤者何,曹無赤者,蓋郭公也。郭 公者何,失地之君也。按《穀梁傳》:冬,戎侵曹,曹羈出 奔陳,赤歸于曹郭公,赤蓋郭公也。何為名也。禮,諸侯 無外歸之義,外歸,非正也。

按《史記·曹叔世家》:莊公三十一年卒,子釐公夷立。 惠王九年夏,曹殺其大夫。

按《春秋》:莊公二十六年。按《公羊傳》:二十六年夏,曹 殺其大夫,何以不名,眾也。曷為眾殺之,不死於曹君 者也。君死乎位曰滅,曷為不言其滅,為曹羈諱也。此 蓋戰也。何以不言戰,為曹羈諱也。按《穀梁傳》:夏,曹, 殺其大夫,而不稱名姓,無命大夫也。無命大夫而曰 大夫,賢也。為曹羈崇也。

惠王十五年,曹伯夷卒,子班立。

按《春秋》不書。按《史記·曹叔世家》:釐公九年卒,子昭 公班立。

惠王十八年春正月,齊師、宋師、曹伯次于聶,北救邢。 夏六月,邢遷于夷儀,齊師、宋師、曹師城邢。秋八月,齊 侯、宋公、魯侯、鄭伯、曹伯、邾人會于檉。

按《春秋》:僖公元年。按《左傳》:元年春,諸侯救邢,邢人 潰,出奔師,師遂逐狄人,具邢器用而遷之,師無私焉。 夏,邢遷于夷儀,諸侯城之,救患也。凡侯伯,救患,分災, 討罪,禮也。秋,楚人伐鄭,鄭即齊故也。盟于犖,謀救鄭 也。

惠王二十一年春正月,齊侯、宋公、陳侯、魯侯、衛侯、鄭 伯、許男、曹伯侵蔡,蔡潰,遂伐楚,次于陘,夏,及楚人盟 于召陵,冬十二月,齊人、宋人、魯人、衛人、鄭人、許人、曹 人侵陳。

按《春秋》:僖公四年。按《左傳》:四年,春,齊侯以諸侯之 師侵蔡,蔡潰,遂伐楚。師進,次于陘,夏,楚子使屈完如 師,師退,次于召陵,齊侯陳諸侯之師,與屈完乘而觀 之。屈完及諸侯盟。陳轅濤塗謂鄭申侯曰:師出於陳 鄭之間,國必甚病,若出於東方,觀兵於東夷,循海而 歸,其可也。申侯曰善,濤塗以告齊侯,許之,申侯見曰: 師老矣,若出於東方而遇敵,懼不可用也。若出於陳 鄭之間,共其資糧屝屨,其可也。齊侯說,與之虎牢,執 轅濤塗。秋,伐陳,討不忠也。冬,叔孫戴伯帥師,會諸侯 之師侵陳,陳成,歸轅濤塗。

惠王二十二年夏,齊侯,宋公,陳侯,魯侯,衛侯,鄭伯,許 男,曹伯,會王世子于首止。秋,八月,諸侯盟于首止。 按《春秋》:僖公五年。按《左傳》:五年夏,會于首止,會王 太子鄭,謀寧周也。秋,諸侯盟,王使周公召鄭伯曰:吾 撫女以從楚,輔之以晉,可以少安,鄭伯喜於王命,而 懼其不朝於齊也。故逃歸不盟。

惠王二十三年夏,齊侯,宋公,陳侯,魯侯,衛侯,曹伯,伐 鄭,圍新城。秋,楚人圍許,諸侯遂救許。

按《春秋》:僖公六年。按《左傳》:六年夏,諸侯伐鄭,以其 逃首止之盟故也。圍新密,鄭所以不時城也。秋,楚子 圍許,以救鄭,諸侯救許,乃還。

惠王二十四年秋,曹伯班卒,子襄立。冬,葬曹昭公。 按《春秋》:僖公七年。

按《史記·曹叔世家》:昭公九年卒,子共公襄立。

惠王二十五年春正月,王人會齊侯、宋公、魯侯、衛侯、 許男、曹伯、陳世子款盟于洮。

按《春秋》:僖公八年。按《左傳》:八年,春,盟于洮,謀王室 也。鄭伯乞盟,請服也。襄王定位而後發喪。

襄王元年,夏王宰周公,會齊侯、宋子、魯侯、衛侯、鄭伯、 許男、曹伯于葵丘。秋九月戊辰,諸侯盟于葵丘。 按《春秋》:僖公九年。按《左傳》:九年夏,會于葵丘,尋盟, 且修好,禮也。王使宰孔賜齊侯胙。秋,齊侯盟諸侯于 葵丘。曰:凡我同盟之人,既盟之後,言歸於好。

襄王五年夏,齊侯、宋公、陳侯、魯侯、衛侯、鄭伯、許男、曹 伯會于鹹。秋,齊仲孫湫致諸侯戍周。

按《春秋》:僖公十三年,仲孫湫不書。按《左傳》:十三年 夏,會于鹹,淮夷病杞故,且謀王室也。秋,為戎難故,諸侯戍周,齊仲孫湫致之。

襄王七年春正月,楚人伐徐。三月,齊侯,宋公,陳侯,魯 侯,衛侯,鄭伯,許男,曹伯,盟于牡丘,遂次于匡,諸侯之 大夫救徐。冬,宋人伐曹。

按《春秋》:僖公十五年。按《左傳》:十五年,春,楚人伐徐, 徐即諸夏故也。三月,盟于牡丘,尋葵丘之盟,且救徐 也。孟穆伯帥師,及諸侯之師救徐,諸侯次于匡以待 之。冬,宋人伐曹,討舊怨也。楚敗徐於婁林,徐恃救也。 襄王八年冬十二月,齊侯、宋公、陳侯、魯侯、衛侯、鄭伯、 許男、邢侯、曹伯會于淮。

按《春秋》:僖公十六年。按《左傳》:十六年冬十二月,會 于淮,謀鄫,且東略也。

襄王十年春正月,宋公、曹伯、衛人、邾人伐齊。

按《春秋》:僖公十八年。按《左傳》:十八年,春,宋襄公以 諸侯伐齊,三月,齊人殺無虧。齊人將立孝公,不勝四 公子之徒,遂與宋人戰,夏,五月,宋敗齊師于甗,立孝 公而還。

襄王十一年夏,六月,宋公,曹人,邾人,盟于曹南。秋,宋 人圍曹。

按《春秋》:僖公十九年。按《左傳》:十九年秋,宋人圍曹, 討不服也。子魚言於宋公曰:文王聞崇德亂而伐之, 軍三旬而不降,退修教而復伐之,因壘而降,詩曰:刑 于寡妻,至于兄弟,以御于家邦,今君德無乃猶有所 闕,而以伐人,若之何,盍姑內省德乎,無闕而後動。 襄王十三年秋,宋公、楚子、陳侯、蔡侯、鄭伯、許男、曹伯 會于盂,執宋公,以伐宋。

按《春秋》:僖公二十一年。

襄王二十年春,晉侯侵曹。三月丙午,入曹,執曹伯,畀 宋人。冬,曹伯歸于曹。

按《春秋》:僖公二十八年。按《左傳》:晉公子重耳之及 於難也。及曹,曹共公聞其駢脅,欲觀其裸,浴,薄而觀 之,僖負羈之妻曰:吾觀晉公子之從者,皆足以相國, 若以相。夫子必反其國,反其國,必得志於諸侯,得志 於諸侯,而誅無禮,曹其首也。子盍蚤自貳焉。乃饋盤 飧寘璧焉。公子受飧反璧。僖公二十七年冬,楚子及 諸侯圍宋,宋公孫固如晉告急,先軫曰:報施救患,取 威定霸,於是乎在矣,狐偃曰:楚始得曹,而新昏於衛, 若伐曹衛,楚必救之,則齊宋免矣。二十八年,春,晉侯 將伐曹,假道於衛,衛人弗許,還自南河濟,侵曹,伐衛。 晉侯圍曹,門焉多死,曹人尸諸城上,晉人患之,聽輿 人之謀曰:稱舍於墓,師遷焉。曹人兇懼,為其所得者, 棺而出之,因其兇也而攻之,三月,丙午,入曹,數之以 其不用僖負羈,而乘軒者三百人也。且曰:獻狀,令無 入僖負羈之宮,而免其族,報施也。魏GJfont,顛頡,怒曰:勞 之不圖,報於何有,GJfont僖負羈氏,魏GJfont傷於胸,公欲殺 之,而愛其材,使問,且視之病,將殺之,魏GJfont束胸,見使 者曰:以君之靈,不有寧也。距躍三百,曲踊三百,乃舍 之,殺顛頡以徇於師,立舟之僑以為戎右,宋人使門 尹般如晉師告急,公曰:宋人告急,舍之則絕,告楚不 許,我欲戰矣,齊秦未可,若之何,先軫曰:使宋舍我而 賂齊秦,藉之告楚,我執曹君,而分曹衛之田,以賜宋 人,楚愛曹衛,必不許也。喜賂怒頑,能無戰乎,公說,執 曹伯,分曹衛之田,以畀宋人。冬,會于溫,召王,以諸侯 見,且使王狩。壬申,公朝于王所,丁丑,諸侯圍許,晉侯 有疾,曹伯之豎侯,獳貨筮史,使曰:以曹為解,齊桓公 為會而封異姓,今君為會,而滅同姓,曹叔振鐸,文之 昭也。先君唐叔,武之穆也。且合諸侯而滅兄弟,非禮 也。與衛偕命,而不與偕復,非信也。同罪異罰,非刑也。 禮以行義,信以守禮,刑以正邪,舍此三者,君將若之 何,公說,復曹伯。

按《國語》:晉公子重耳自衛過曹,曹共公亦不禮焉,聞 其骿脅,欲觀其狀,止其舍,諜其將浴,設微薄而觀之。 僖負羈之妻言於負羈曰:吾觀晉公子賢人也,其從 者皆國相也,以相一人,必得晉國。得晉國而討無禮, 曹其首誅也。子盍蚤自貳焉。僖負羈饋餐,寘璧焉。公 子受餐反璧。負羈言於曹伯曰:夫晉公子在此,君之 匹也,君不亦禮焉。曹伯曰:諸侯之亡公子其多矣,誰 不過此。亡者皆無禮者也,余焉能盡禮焉。對曰:臣聞 之,愛親明賢,政之榦也。禮賓矜窮,禮之宗也。禮以紀 政,國之常也。失常不立,君所知也。國君無親,國以為 親。先君叔振,出自文王,晉祖唐叔,出自武王,文王之 功,實建諸姬。故二王之嗣,世不廢親。今君棄之,是不 愛親也。晉公子生十七年而亡,卿材三人從之,可謂 賢矣,而君蔑之,是不明賢也。晉公子之亡,不可不憐 也。比之賓客,不可不禮也。失此二者,是不禮賓,不憐 窮也。守天之聚,將施於宜。宜而不施,聚必有闕。玉帛 酒食,猶糞土也,愛糞土以毀三常,失位而闕聚,是之 不難,無乃不可乎。君其圖之。公弗聽。

襄王三十二年秋八月,齊侯、宋公、衛侯、陳侯、鄭伯、許 男、曹伯會晉趙盾盟于扈。

按《春秋》:文公七年。按《左傳》:七年秋八月,齊侯、宋公、衛侯、陳侯、鄭伯、許男、曹伯會晉趙盾盟于扈,晉侯立 故也。

頃王元年秋,八月,曹伯襄卒,子壽立。冬,葬曹共公。 按《春秋》:文公九年。

按《史記·曹叔世家》:共公三十五年卒,子文公壽立。 頃王三年秋,曹伯朝于魯。

按《春秋》:文公十一年。按《左傳》:十一年秋,曹文公來 朝,即位而來見也。

頃王六年夏六月癸酉,宋公、陳侯、魯侯、衛侯、鄭伯、許 男、曹伯、晉趙盾同盟于新城。

按《春秋》:文公十四年。按《左傳》:十四年夏六月,同盟 于新城,從於楚者,服且謀邾也。

匡王元年夏,曹伯朝于魯。冬十一月,晉侯、宋公、衛侯、 蔡侯、鄭伯、許男、曹伯盟于扈。十二月,齊侯伐曹,入其 郛。

按《春秋》:文公十五年。按《左傳》:十五年夏,曹伯來朝, 禮也。冬十一月,晉侯、宋公、衛侯、蔡侯、鄭伯、許男、曹伯 盟于扈,尋新城之盟,且謀伐齊也。齊人賂晉侯,故不 克而還。齊侯侵我西鄙,謂諸侯不能也,遂伐曹,入其 郛,討其來朝也。

匡王五年秋,宋公、陳侯、衛侯、曹伯會晉師于棐林伐 鄭。

按《春秋》:宣公元年。按《左傳》:宋人之弒昭公也。晉荀 林父以諸侯之師伐宋,宋及晉平,宋文公受盟於晉, 又會諸侯于扈,將為魯討齊,皆取賂而還,鄭穆公曰: 晉不足與也。遂受盟於楚,陳共公之卒,楚人不禮焉。 陳靈公受盟於晉,秋,楚子侵陳,遂侵宋,晉趙盾帥師 救陳宋,會于棐林,以伐鄭也。楚蒍賈救鄭,遇於北林, 囚晉解揚,晉人乃還。

定王元年秋,宋師圍曹。

按《春秋》:宣公三年。按《左傳》:宋文公即位三年,殺母 弟須,及昭公子,武氏之謀也。使戴桓之族,攻武氏於 司馬子伯之館,盡逐武穆之族,武穆之族,以曹師伐 宋,秋,宋師圍曹,報武氏之亂也。

定王五年冬,晉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曹伯盟于黑 壤。

按《春秋》:宣公七年。

定王七年秋九月,晉侯,宋公,衛侯,鄭伯,曹伯,會于扈。 按《春秋》:宣公九年。按《左傳》:九年秋,會于扈,討不睦 也。

定王八年夏六月,晉人、宋人、衛人、曹人伐鄭。

按《春秋》:宣公十年。按《左傳》:十年,鄭及楚平。夏六月, 諸侯之師伐鄭,取成而還。

定王十年冬十二月,晉人、宋人、衛人、曹人同盟于清 丘。

按《春秋》:宣公十二年。按《左傳》:十二年冬,晉原縠,宋 華椒,衛孔達,曹人,同盟于清丘。曰:恤病討貳。

定王十二年,夏,五月,壬申,曹伯壽卒,子盧立。

按《春秋》:宣公十四年。

按《史記·曹叔世家》:文公二十三年卒,子宣公彊立。

索隱曰左傳,宣公名盧。

定王十五年夏六月己未,晉侯、魯侯、衛侯、曹伯、邾子 同盟于斷道。

按《春秋》:宣公十七年。按《左傳》:十七年,夏,會于斷道, 討貳也。盟于卷楚,辭齊人,晉人執晏弱於野王,執蔡 朝於原,執南郭偃於溫。

定王十八年夏六月癸酉,晉郤克魯。季孫行父,臧孫 許,叔孫僑如,公孫嬰齊,衛孫良夫,曹公子首,及齊侯 戰于GJfont,齊師敗績。冬十一月,楚人、秦人、宋人、陳人、魯 人、衛人、齊人、鄭人、曹人、邾人、薛人、鄫人盟于蜀。 按《春秋》:成公二年。

定王十九年春正月,晉侯、宋公、魯侯、衛侯、曹伯伐鄭。 按《春秋》:成公三年。按《左傳》:三年,春,諸侯伐鄭,次于 伯牛,討邲之役也。遂東侵鄭,鄭公子偃帥師禦之,使 東鄙覆諸鄤,敗諸丘輿,皇戍如楚獻捷。

定王二十一年冬十二月己丑,晉侯、齊侯、宋公、魯侯、 衛侯、鄭伯、曹伯、邾子、杞伯同盟于蟲牢。

按《春秋》:成公五年。按《左傳》:五年冬,同盟于蟲牢,鄭 服也。

簡王二年夏五月,曹伯朝于魯。秋,楚公子嬰齊帥師 伐鄭。晉侯、齊侯、宋公、魯侯、衛侯、曹伯、莒子、邾子、杞伯 救鄭。八月戊辰,同盟于馬陵。

按《春秋》:成公七年。按《左傳》:七年夏,曹宣公來朝。秋, 楚子重伐鄭,師于氾,諸侯救鄭,鄭共仲,侯羽,軍楚師, 囚鄖公鍾儀,獻諸晉,八月,同盟于馬陵,尋蟲牢之盟, 且莒服故也。

簡王四年春正月,晉侯、齊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曹 伯、莒子、杞伯同盟于蒲。

按《春秋》:成公九年。按《左傳》:八年,春,晉侯使韓穿來 言汶陽之田,歸之于齊。九年春,為歸汶陽之田,故諸 侯貳於晉,晉人懼,會于蒲,以尋馬陵之盟。簡王五年夏五月,晉侯、齊侯、宋公、魯侯、衛侯、曹伯伐 鄭。

按《春秋》:成公十年。按《左傳》:九年秋,鄭伯如晉,晉人 討其貳於楚也。執諸銅鞮,欒書伐鄭,鄭人使伯蠲行 成,晉人殺之。冬十一月,鄭人圍許,示晉不急君也。是 則公孫申謀之曰:我出師以圍許,為將改立君者,而 紓晉使,晉必歸君。鄭公子班聞叔申之謀。十年春三 月,子如立公子繻,夏,四月,鄭人殺繻,立髡頑,子如奔 許,欒武子曰:鄭人立君,我執一人焉何益,不如伐鄭, 而歸其君,以求成焉。晉侯有疾,五月,晉立太子州蒲 以為君,而會諸侯伐鄭,鄭子罕賂以襄鍾,子然盟於 修澤,子駟為質,辛巳,鄭伯歸。

簡王八年夏五月,晉侯、齊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曹 伯、邾人、滕人伐秦,曹伯盧卒于師,弟負芻立。冬,葬曹 宣公。

按《春秋》:成公十三年。按《左傳》:十三年春三月,公及 諸侯朝王,遂從劉康公,成肅公,會晉侯伐秦。秦桓公 既與晉厲公為令狐之盟,而又召狄與楚,欲道以伐 晉,諸侯是以睦於晉。夏五月,丁亥,晉師以諸侯之師, 及秦師戰于麻隧,秦師敗績,曹宣公卒于師。六月,曹 人使公子負芻守,使公子欣時逆曹伯之喪,秋,負芻 殺其太子而自立也。諸侯乃請討之,晉人以其役之 勞,請俟他年,冬,葬曹宣公,既葬,子臧將亡,國人皆將 從之,成公乃懼,告罪,且請焉。乃反而致其邑。

按《史記·曹叔世家》:宣公十七年卒,弟成公負芻立。 簡王十年春三月癸丑,晉侯、魯侯、衛侯、鄭伯、曹伯、宋 世子成、齊國佐、邾人同盟于戚。晉侯執曹伯,歸于京 師,曹子臧出奔宋。

按《春秋》:成公十五年,子臧奔宋,不書。按《左傳》:十五 年,春,會于戚,討曹成公也。執而歸諸京師。諸侯將見 子臧於王,而立之,子臧辭曰:前志有之曰:聖達節,次 守節,下失節,為君,非吾節也。雖不能聖,敢失守乎,遂 逃奔宋。

GJfont王十一年秋,曹伯歸自京師。 按《春秋》:成公十六年。按《左傳》:十六年秋,曹人請於 晉曰:自我先君宣公即世,國人曰:若之何,憂猶未弭, 而又討我寡君,以亡曹國社稷之鎮公子,是大泯曹 也。先君無乃有罪乎,若有罪,則君列諸會矣,君唯不 以德刑,以伯諸侯,豈獨遺諸敝邑,敢私布之。七月,曹 人復請於晉,晉侯謂子臧,反,吾歸而君,子臧反,曹伯 歸,子臧盡致其邑與卿,而不出。

GJfont王十二年夏,尹子、單子、晉侯、齊侯、宋公、魯侯、衛侯、 曹伯、邾人伐鄭。六月乙酉,同盟于柯陵。冬,單子、晉侯、 宋公、魯侯、衛侯、曹伯、齊人、邾人伐鄭。

按《春秋》:成公十七年。按《左傳》:十七年夏五月,公會 尹武公,單襄公,及諸侯伐鄭,自戲童至於曲洧。六月, 乙酉,同盟于柯陵尋戚之盟也。冬,諸侯伐鄭,十月,庚 午,圍鄭,楚公子申救鄭,師于汝上,十一月,諸侯還。 簡王十四年春正月,晉欒黶、宋華元、魯仲孫蔑、衛甯 殖、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圍宋彭城。夏,齊崔杼、魯 仲孫蔑、曹人、邾人、杞人次于鄫。

按《春秋》:襄公元年。按《左傳》:成公十五年秋,八月,宋, 華元為右師,魚石為左師,蕩澤為司馬,華喜為司徒, 公孫師為司城,向為人為大司寇,鱗朱為少司寇,向 帶為太宰,魚府為少宰,蕩澤弱公室,殺公子肥。華元 使華喜,公孫師,帥國人攻蕩氏,殺子山。冬,十月,左師, 二司寇,二宰,出奔楚。十八年夏,六月,鄭伯侵宋,及曹 門外,遂會楚子伐宋,取朝郟,楚子辛,鄭皇辰,侵城郜, 取幽丘,同伐彭城,納宋魚石,向為人,鱗朱,向帶,魚府 焉。以三百乘戍之而還。宋人患之。秋七月,宋老佐,華 喜,圍彭城。冬十一月,楚子重救彭城伐宋,華元如晉 告急。晉侯師于台谷以救宋,遇楚師于靡角之谷,楚 師還。襄公元年,春,己亥,圍宋彭城。於是為宋討魚石。 彭城降晉,晉人以宋五大夫在彭城者歸,寘諸瓠丘。 夏,五月,晉韓厥,荀偃,帥諸侯之師伐鄭,入其郛,敗其 徒兵于洧上,於是東諸侯之師,次于鄫以待晉師,晉 師自鄭,以鄫之師侵楚焦夷,及陳,晉侯,衛侯,次于戚, 以為之援。

靈王元年秋,七月,晉荀罃,宋華元。魯仲孫蔑、衛孫林 父、曹人、邾人會于戚。冬,晉荀罃、齊崔杼、宋華元、魯仲 孫蔑、衛孫林父、曹人、邾人、滕人、薛人、小邾人會于戚, 遂城虎牢。

按《春秋》:襄公二年。按《左傳》:二年秋,七月,庚辰,鄭伯 睔卒,於是子罕當國,子駟為政,子國為司馬,晉師侵 鄭,諸大夫欲從晉,子駟曰:官命未改,會于戚,謀鄭故 也。孟獻子曰:請城虎牢以偪鄭,知武子曰:善鄫之會, 吾子聞崔子之言,今不來矣,滕薛小邾之不至,皆齊 故也。寡君之憂,不唯鄭,罃將復於寡君,而請於齊,得 請而告,吾子之功也。若不得請,事將在齊,吾子之請, 諸侯之福也。豈唯寡君賴之。冬,復會于戚,齊崔武子, 及滕薛小邾之大夫皆會,知武子之言故也。遂城虎牢,鄭人乃成。

靈王四年秋,晉侯、宋公、陳侯、魯侯、衛侯、鄭伯、曹伯、莒 子、邾子、滕子、薛伯、齊世子光、吳人、鄫人會于戚。冬,戍 陳。楚公子貞帥師伐陳,晉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曹 伯、齊世子光救陳。

按《春秋》:襄公五年。按《左傳》:三年夏六月,公會單頃 公及諸侯,己未,同盟于雞澤,晉侯使荀會逆吳子於 淮上,吳子不至。楚子辛為令尹,侵欲於小國,陳成公 使袁僑如會,求成,晉侯使和組父告於諸侯,秋,叔孫 豹及諸侯之大夫,及陳袁僑盟,陳請服也。楚司馬公 子何忌侵陳,陳叛故也。四年,春,楚師為陳叛故,猶在 繁陽。三月,陳成公卒,楚人將伐陳,聞喪乃止,陳人不 聽命。夏,楚彭名侵陳,陳無禮故也。冬,楚人使頓間陳, 而侵伐之,故陳人圍頓。五年夏,吳子使壽越如晉,辭 不會于雞澤之故,且請聽諸侯之好,晉人將為之合 諸侯,使魯衛先會吳,且告會期,故孟獻子,孫文子,會 吳于善道。秋九月,丙午,盟于戚,會吳,且命戍陳也。冬, 諸侯戍陳,子囊伐陳,十一月,甲午,會于城棣以救之。 靈王六年冬十二月,晉侯、宋公、陳侯、魯侯、衛侯、曹伯、 莒子、邾子、會于鄬。

按《春秋》:襄公七年。按《左傳》:七年冬,楚子囊圍陳,會 于鄬以救之。

靈王八年冬,晉侯、宋公、魯侯、衛侯、曹伯、莒子、邾子、滕 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齊世子光伐鄭。十二月己亥,同 盟于戲。

按《春秋》:襄公九年。按《左傳》:九年冬,十月,諸侯伐鄭, 庚午,季武子,齊崔杼,宋皇鄖,從荀罃,士丐,門于鄟門, 衛北宮括,曹人,邾人,從荀偃,韓起,門于師之梁,滕人, 薛人,從欒黶,士魴,門于北門,杞人,郳人,從趙武,魏絳, 斬行栗,甲戌,師于氾,令於諸侯曰:修器備,盛餱糧,歸 老幼,居疾於虎牢,肆眚圍鄭,鄭人恐,乃行成,中行獻 子曰:遂圍之,以待楚人之救也。而與之戰,不然無成, 知武子曰:許之盟而還師,以敝楚人,吾三分四軍,與 諸侯之銳,以逆來者,於我未病,楚不能矣,猶愈於戰, 暴骨以逞,不可以爭,大勞未艾,君子勞心,小人勞力, 先王之制也。諸侯皆不欲戰,乃許鄭成,十一月,己亥, 同盟于戲,鄭服也。晉人不得志於鄭,以諸侯復伐之, 十二月,癸亥,門其三門,閏月,戊寅,濟於陰阪,侵鄭,次 於陰口而還。

靈王九年春,晉侯、宋公、魯侯、衛侯、曹伯、莒子、邾子、滕 子、薛伯、杞伯、小邾子、齊世子光會吳于柤。秋,晉侯、宋 公、魯侯、衛侯、曹伯、莒子、邾子、齊世子光、滕子、薛伯、杞 伯、小邾子伐鄭。冬,戍鄭虎牢。

按《春秋》:襄公十年。按《左傳》:十年,春,會于柤,會吳子 壽夢也。夏,四月,戊午,會于柤。秋,九月,諸侯伐鄭。己酉, 師於牛首。冬,十月,戊辰,尉止,司臣,侯晉,堵女父,子師 僕,帥賊以入,晨攻執政於西宮之朝,殺子駟,子國,子 耳,劫鄭伯,以如北宮。子產,攻盜於北宮,子蟜帥國人 助之,殺尉止,子師僕,盜眾盡死,侯晉奔晉,堵女父,司 臣,尉翩,司齊,奔宋,子孔當國。諸侯之師,城虎牢而戍 之,晉師城梧及制,士魴,魏絳,戍之,書曰:戍鄭虎牢,非 鄭地也。言將歸焉。鄭及晉平。

靈王十年夏四月,鄭公孫舍之帥師侵宋。晉侯,宋公, 魯侯,衛侯,曹伯,齊世子光,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 小邾子,伐鄭。秋,七月,己未,同盟于亳城北。楚子,鄭伯, 伐宋。晉侯,宋公,魯侯,衛侯,曹伯,齊世子光,莒子,邾子, 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伐鄭,會于魚蕭。

按《春秋》:襄公十一年。按《左傳》:十一年春,宋向戍侵 鄭,大獲。夏,鄭子展侵宋。四月,諸侯伐鄭。六月,諸侯會 于北林,師于向右,還次于瑣,圍鄭,觀兵于南門,西濟 于濟隧,鄭人懼,乃行成,秋,七月,同盟于亳,范宣子曰: 不慎,必失諸侯,諸侯道敝而無成,能無貳乎,乃盟,載 書曰:凡我同盟,毋薀年,毋壅利,毋保姦,毋留慝,救災 患,恤禍亂,同好惡,獎王室,或間茲命,司慎司盟,名山 名川,群神群祀,先王先公,七姓十二國之祖,明神殛 之,俾失其民,隊命亡氏,踣其國家。楚子囊乞旅于秦, 秦右大夫詹帥師從楚子,將以伐鄭,鄭伯逆之,丙子, 伐宋。九月,諸侯悉師以復伐鄭,鄭人使良霄,太宰石 GJfont,如楚,告將服於晉。諸侯之師觀兵於鄭東門,鄭人 使王子伯駢行成,甲戌,晉趙武入盟鄭伯,冬,十月,丁 亥,鄭子產出盟晉侯,十二月,戊寅,會于蕭魚,庚辰,赦 鄭囚,皆禮而歸之,納斥候,禁侵掠,晉侯使叔肸告於 諸侯,公使臧孫紇對曰:凡我同盟,小國有罪,大國致 討,苟有以藉手,鮮不赦宥,寡君聞命矣。

靈王十三年春正月,晉士丐、魯季孫、宿叔老、齊人、宋 人、衛人、鄭公、孫蠆、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 邾人會吳于向。夏四月,晉荀偃、魯叔孫豹、齊人、宋人、 衛北宮括、鄭公、孫蠆、曹人、莒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 小邾人伐秦。

按《春秋》:襄公十四年。按《左傳》:十一年冬十二月,秦 庶長鮑,庶長武,帥師伐晉,以救鄭,己丑,秦晉戰于櫟,晉師敗績。十三年秋,吳侵楚。戰於庸浦,大敗吳師。十 四年,春,吳告敗於晉,會于向,為吳謀楚故也。夏,諸侯 之大夫從晉侯伐秦,以報櫟之役也。晉侯待於竟,使 六卿帥諸侯之師以進,及涇不濟,叔向退而具舟。諸 侯之師,濟涇而次,秦人毒涇上流,師人多死,鄭司馬 子蟜帥鄭師以進,師皆從之,不獲成焉。

靈王十五年春三月,晉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曹伯、 莒子、邾子、薛伯、杞伯、小邾子會于溴梁。戊寅,大夫盟。 按《春秋》:襄公十六年。按《左傳》:十六年春,晉平公即 位,會于溴梁,命歸侵田。晉侯與諸侯宴於溫,使諸大 夫舞。曰:歌詩必類,齊高厚之詩不類,荀偃怒,且曰:諸 侯有異志矣,使諸大夫盟高厚,高厚逃歸,於是叔孫 豹,晉荀偃,宋向戍,衛甯殖,鄭公孫蠆,小邾之大夫,盟 曰:同討不庭。

自曹以下大夫不書,故傳舉小邾以包之。

靈王十六年夏,衛石買帥師伐曹。

按《春秋》:襄公十七年。按《左傳》:十七年春,衛孫蒯田 於曹隧,飲馬於重丘,毀其瓶,重丘人閉門而詬之。曰: 親逐而君,爾父為厲,是之不憂,而何以田為,夏,衛石 買,孫蒯,伐曹,取重丘,曹人愬於晉。十八年夏,晉人執 衛行人石買於長子,執孫蒯於純留,為曹故也。 靈王十七年冬十月,晉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曹伯、 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同圍齊。曹伯負芻 卒于師,子勝立。

按《春秋》:襄公十八年。按《左傳》:十八年冬,十月,會于 魯濟,尋溴梁之言,同伐齊,齊侯禦諸平陰,諸侯之士 門焉。齊人多死。丙寅晦,齊師夜遁。十一月,丁卯,朔,入 平陰,遂從齊師。己卯,荀偃,士丐以中軍克京茲,乙酉, 魏絳,欒盈,以下軍克邿,趙武,韓起,以上軍圍盧,弗克, 十二月,戊戌,及秦周伐雍門之萩,范鞅門於雍門,其 御追喜,以戈殺犬於門中,孟莊子斬其橁,以為公琴, 己亥,焚雍門,及西郭,南郭,劉難,士弱,率諸侯之師,焚 申池之竹木,壬寅,焚東郭,北郭,范鞅門於揚門,州綽 門於東閭,左驂迫,還於東門中,以枚數闔,齊侯駕,將 走郵棠,太子與郭榮扣馬曰:師速而疾,略也。將退矣, 君何懼焉。且社稷之主,不可以輕,輕則失眾,君必待 之,將犯之,太子抽劍斷鞅,乃止,甲辰,東侵及濰,南及 沂。

按《史記·曹叔世家》:成公二十三年卒,子武公勝立。 靈王十八年春正月,晉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莒子、 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盟于祝柯,葬曹成公。 按《春秋》:襄公十九年。按《左傳》:十九年,春,諸侯還自 沂上,盟于督揚曰:大毋侵小。

靈王十九年夏六月庚申,晉侯,齊侯,宋公,魯侯,衛侯, 鄭伯,曹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盟于澶 淵。

按《春秋》:襄公二十年。按《左傳》:二十年夏,盟于澶淵, 齊成故也。

靈王二十年冬十月,曹伯朝于魯,晉侯,齊侯,宋公,魯 侯,衛侯,鄭伯,曹伯,莒子,邾子會于商任。

按《春秋》:襄公二十一年。按《左傳》:二十一年秋,欒盈 出奔楚。冬,曹武公來朝,始見也。會于商任,錮欒氏也。 靈王二十一年冬,晉侯,齊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曹 伯,莒子,邾子,薛伯,杞伯,小邾子會于沙隨。

按《春秋》:襄公二十二年。按《左傳》:二十二年秋,欒盈 自楚適齊。冬,會于沙隨,復錮欒氏也。

靈王二十三年秋八月,晉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曹 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會于夷儀。 按《春秋》:襄公二十四年。按《左傳》:二十四年秋,會于 夷儀,將以伐齊,水不克。

靈王二十四年夏五月,晉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曹 伯,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會于夷儀。秋七 月己巳,諸侯同盟于重丘。

按《春秋》:襄公二十五年。按《左傳》:二十三年秋,齊侯 伐晉取朝歌。二十五年夏五月,晉侯濟自泮,會于夷 儀,伐齊以報朝歌之役。秋,七月,己巳,同盟于重丘,齊 成故也。

靈王二十五年夏,魯侯,晉人,鄭良霄,宋人,曹人會于 澶淵。

按《春秋》:襄公二十六年。按《左傳》:十四年夏,衛獻公 戒孫文子,甯惠子食,皆服而朝,日旰不召,而射鴻於 囿,二子從之,不釋皮冠而與之言,二子怒,孫文子如 戚,孫蒯入使,公飲之酒,使太師歌巧言之卒章,太師 辭,師曹請為之,公使歌之,遂誦之,蒯懼,告文子,文子 曰:君忌我矣,弗先,必死,并帑於戚。公使子蟜,子伯,子 皮,與孫子盟於丘宮,孫子皆殺之,四月,己未,子展奔 齊,公如鄄,使子行於孫子,孫子又殺之,公出奔齊,孫 氏追之,敗公徒於阿澤,鄄人執之。子鮮從公及竟,公 使祝宗告亡,且告無罪。齊人以郲寄衛侯。衛人立公 孫剽,孫林父,甯殖,相之,以聽命於諸侯。二十五年夏 五月,晉侯使魏舒,宛沒,逆衛侯,將使衛與之夷儀。秋七月,衛獻公入于夷儀。冬十二月,衛獻公自夷儀使 與甯喜言,甯喜許之。二十六年春,衛獻公使子鮮為 復。子鮮以公命與甯喜言曰:苟反,政由甯氏,祭則寡 人。孫文子在戚,孫嘉聘於齊,孫襄居守,二月庚寅,甯 喜右宰穀伐孫氏,不克,伯國傷,甯子出舍於郊,伯國 死,孫氏夜哭國人召甯子,甯子復攻孫氏,克之,辛卯, 殺子叔及太子角。孫林父以戚如晉。甲午,衛侯入。衛 人侵戚東鄙,孫氏愬於晉,晉戍茅氏,殖綽伐茅氏,殺 晉戍三百人,孫蒯追之,弗敢擊,文子曰:厲之不如,遂 從衛師,敗之圉雍鉏,獲殖綽,復愬于晉。三月,晉人為 孫氏故,召諸侯,將以討衛。六月,公會晉趙武,宋向戍, 鄭良霄,曹人,于澶淵,以討衛,疆戚田,取衛西鄙懿氏 六十,以與孫氏。

靈王二十六年夏,邾子,滕子,晉趙武,楚屈建,魯叔孫 豹,蔡公孫歸生,衛石惡,陳孔奐,鄭良霄,秦人,許人,曹 人會于宋。秋七月辛巳,諸侯之大夫盟于宋。齊,秦,邾, 滕不與盟。

按《春秋》:襄公二十七年,齊秦邾滕不書。按《左傳》:二 十七年夏,宋向戍善於趙文子,又善於令尹子木,欲 弭諸侯之兵以為名,如晉,告趙孟,趙孟謀於諸大夫。 許之,如楚,楚亦許之,如齊,齊人許之,告於秦,秦亦許 之,皆告於小國,為會于宋,五月甲辰,晉趙武至於宋, 丙午,鄭良霄至。六月戊申,叔孫豹,齊慶封,陳須無,衛 石惡,至,甲寅,晉荀盈從趙武至,丙辰,邾悼公至壬戌, 楚公子黑肱先至,成言於晉,丁卯,宋向戍如陳,從子 木成言於楚,戊辰,滕成公至,子木謂向戍,請晉楚之 從,交相見也。庚午,向戍復於趙孟,趙孟曰:晉,楚,齊,秦, 匹也。晉之不能於齊,猶楚之不能於秦也。楚君若能 使秦君辱於敝邑,寡君敢不固請於齊,壬申,左師復 言於子木,子木使驛謁諸王,王曰:釋齊秦,他國請相 見也。秋,七月,戊寅,左師至,是夜也。趙孟及子GJfont盟,以 齊言,庚辰,子木至自陳,陳孔奐,蔡公孫歸生,至,曹許 之大夫皆至,以藩為軍,晉楚各處其偏。乙酉,宋公及 諸侯之大夫盟于蒙門之外。

靈王二十八年夏五月,晉荀盈,齊高止,宋華定,魯仲 孫羯,衛世叔儀,鄭公孫段,曹人,莒人,滕人,薛人,小邾 人城杞。

按《春秋》:襄公二十九年。按《左傳》:晉平公,杞出也。故 治杞,二十九年夏六月,知悼子合諸侯之大夫以城 杞。

景王二年冬十月,晉人,齊人,宋人,衛人,鄭人,曹人,莒 人,邾人,滕人,薛人,杞人,小邾人會于澶淵,宋災故。 按《春秋》:襄公三十年。按《左傳》:三十年夏五月甲午, 宋大災。秋八月,為宋災故,諸侯之大夫會,以謀歸宋 財。

景王四年春正月,晉趙武,楚公子圍齊,國弱,宋向戍, 魯叔孫豹,衛齊惡,陳公子招,蔡公孫歸生,鄭罕虎,許 人,曹人,會于虢。

按《春秋》:昭公元年。按《左傳》:元年春正月,會于虢,尋 宋之盟也。楚令尹圍請用牲,讀舊書,加於牲上而已, 晉人許之,三月,甲辰,盟。夏,四月,趙孟,叔孫豹,曹大夫, 入於鄭,鄭伯兼享之,子皮戒趙孟,禮終,趙孟賦瓠葉, 子皮遂戒穆叔,且告之,穆叔曰:趙孟欲一獻,子其從 之,子皮曰:敢乎,穆叔曰:夫人之所欲也。又何不敢,及 享,具五獻之籩豆於幕下,趙孟辭,私於子產曰:武請 於冢宰矣,乃用一獻,趙孟為客,禮終乃宴,穆叔賦鵲 巢,趙孟曰:武不堪也。又賦采蘩。曰:小國為蘩,大國省 穡而用之,其何實非命,子皮賦野有死麇之卒章,趙 孟賦常棣,且曰吾兄弟比以安,庬也可使無吠,穆叔, 子皮,及曹大夫,興拜,舉兕爵曰:小國賴子,知免於戾 矣,飲酒樂,趙孟出。曰:吾不復此矣。

景王十三年秋九月,曹人如晉,會葬。

按《春秋》:昭公十年。按《左傳》:十年秋七月戊子,晉平 公卒。九月,叔孫婼,齊國弱,宋華定,衛北宮喜,鄭罕虎, 許人,曹人,莒人,邾人,薛人,杞人,小邾人,如晉,葬平公 也。

景王十四年秋,晉,韓起齊國弱,宋華亥,魯季孫意如 衛,北宮佗,鄭罕虎,曹人,杞人,會于厥憖。

按《春秋》:昭公十一年。按《左傳》:十一年春,楚子在申, 召蔡靈侯。三月,丙申,楚子伏甲而饗蔡侯於申,醉而 執之,夏,四月,丁巳,殺之,刑其士七十人,公子棄疾帥 師圍蔡。秋,會于厥憖,謀救蔡也。

景王十六年秋,劉子,晉侯,齊侯,宋公,魯侯,衛侯,鄭伯, 莒子,邾子,滕子,薛伯,杞伯,小邾子會于平丘。八月甲 戌,同盟于平丘。

按《春秋》:昭公十三年。

景王十七年春三月,曹伯滕卒,子須立。秋,葬曹武公。 按《春秋》:昭公十四年。

按《史記·曹叔世家》:武公二十七年卒,子平公須立。 景王二十一年春三月,曹伯須卒,子午立。秋,葬曹平 公。按《春秋》:昭公十八年。

按《史記·曹叔世家》:平公四年卒,子悼公午立。

景王二十三年夏,曹公孫會自鄸出奔宋。

按《春秋》:昭公二十年。

敬王三年夏,晉趙鞅,宋樂大心,魯叔詣衛北宮喜,鄭 游吉,曹人,邾人,滕人,薛人,小邾人會于黃父。

按《春秋》:昭公二十五年。按《左傳》:二十四年夏六月, 晉范獻子,韓宣子圖王室徵會於諸侯,期以明年。二 十五年夏,會于黃父,謀王室也。趙GJfont子令諸侯之大 夫輸王粟,具戍人。曰:明年將納王。

敬王五年秋,晉士鞅,宋樂祁犁,衛北宮喜,曹人,邾人, 滕人會于扈。冬十月,曹伯午卒,弟野立。

按《春秋》:昭公二十七年。按《左傳》:二十七年秋,會于 扈,令戍周,且謀納公也。

按《史記·曹叔世家》:九年,悼公朝於宋,宋囚之;曹立其 弟野,是為聲公。悼公死於宋,歸葬。

敬王六年春三月,葬曹悼公。

按《春秋》:昭公二十八年。

敬王十年冬,晉韓不信,齊高張,宋仲幾,魯仲孫何忌, 衛世叔申,鄭國參,曹人,莒人,薛人,杞人,小邾人城成 周。曹平公弟通弒其君野而自立。

按《春秋》:昭公三十二年,曹弒君,不書。按《左傳》:三十 二年秋,八月,王使富辛與石張如晉,請城成周。冬,十 一月,晉魏舒,韓不信,如京師,合諸侯之大夫于狄泉, 尋盟,且令城成周。定公元年,春,王正月,辛巳,晉魏舒 合諸侯之大夫于狄泉,將以城成周。魏獻子屬役於 韓簡子,及原壽過。城三旬而畢,乃歸,諸侯之戍。 按《史記·曹叔世家》:聲公五年,平公弟通弒聲公代立, 是為隱公。

敬王十四年春三月,劉子,晉侯,宋公,魯侯,蔡侯,衛侯, 陳子,鄭伯,許男,曹伯,莒子,邾子,頓子,胡子,滕子,薛伯, 杞伯,小邾子齊國。夏,會于召陵侵楚。夏五月,盟于皋 鼬。曹聲公弟露弒其君通而自立。

按《春秋》:定公四年,曹弒君,不書。按《左傳》:四年,春,三 月,劉文公合諸侯于召陵,謀伐楚也。

按《史記·曹叔世家》:隱公四年,聲公弟露弒隱公代立, 是為靖公。

敬王十八年春三月,曹伯露卒,子伯陽立。秋七月,葬 曹靖公。

按《春秋》:定公八年。

按《史記·曹叔世家》:靖公四年卒,子伯陽立。

敬王二十二年夏,衛公孟彄帥師伐曹。

按《春秋》:定公十二年。按《左傳》:十二年,夏,衛公孟彄 伐曹,克郊還,滑羅殿,未出,不退於列,其御曰:殿而在 列,其為無勇乎,羅曰:與其素厲,寧為無勇。

敬王二十三年夏,衛公孟彄師師伐曹。

按《春秋》:定公十三年。

敬王二十八年夏,宋樂髡帥師伐曹。

按《春秋》:哀公三年。

敬王三十二年秋,宋人圍曹。冬,鄭駟弘帥師救曹。 按《春秋》:哀公七年。按《左傳》:七年秋,宋人圍曹,鄭桓 子思曰:宋人有曹,鄭之患也。不可以不救,冬,鄭師救 曹,侵宋,初,曹人或夢眾君子立於社宮,而謀亡曹,曹 叔振鐸請待公孫彊,許之,旦而求之曹,無之,戒其子 曰:我死,爾聞公孫彊為政,必去之,及曹伯陽即位,好 田弋,曹鄙人公孫彊好弋,獲白鴈,獻之,且言田弋之 說,說之,因訪政事,大說之,有寵使為司城以聽政,夢 者之子乃行,彊言霸說於曹伯,曹伯從之,乃背晉而 奸宋,宋人伐之,晉人不救,築五邑於其郊。曰:黍丘,揖 丘,大城,鍾,邘。

敬王三十三年春正月,宋公入曹,以曹伯陽歸。 按《春秋》:哀公八年。按《左傳》:八年,春,宋公伐曹,將還, 褚師子肥殿,曹人詬之,不行,師待之,公聞之怒,命反 之,遂滅曹,執曹伯,及司城彊以歸,殺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