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052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五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五十二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五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五十二卷目錄

 宗藩部彙考四十四

  周二十七

  凡        蔣

  邢        茅

  胙        祭

  芮        榮

  隨        厲

  穀        滑

  息        頓

  耿        陽

  密        項

  賈        魏

  鞏        樊

  暴        譙

  隗

官常典第五十二卷

宗藩部彙考四十四编辑

周二十七编辑

编辑

周封周公之子于凡

按《左傳》:僖公二十四年,富辰曰:昔周公弔二叔之不 咸,故封建親戚,以蕃屏周,凡,蔣,邢,茅,胙,祭,周公之裔 也。

按《路史》:周公之祚七,長魯禽父,次凡伯,次伯齡,封蔣 男爵,後以功侯二十二世併於楚;次靖淵,封邢侯爵, 滅於衛;次祭,事文王,受商之命;次胙,次茅。

桓王三年冬,天王使凡伯聘于魯,戎伐凡伯于楚丘, 以歸。

按《春秋》:隱公七年。按《左傳》:初,戎朝于周,發幣于公 卿,凡伯弗賓,七年冬,王使凡伯來聘,還,戎伐之于楚 丘寺,以歸。

凡伯,周卿士,凡國伯爵也。汲郡共縣東南有凡城。

编辑

周封周公之子于蔣。

按《左傳》:僖公二十四年,富辰曰:昔周公弔二叔之不 咸,故封建親戚,以蕃屏周,凡,蔣,邢,茅,胙,祭,周公之裔 也。

蔣在弋陽期思縣。

按《路史》:周公之祚七,長魯禽父,次凡伯,次伯齡,封蔣 男爵,後以功侯二十二世併於楚;次靖淵,封邢侯爵, 滅於衛;次祭,事文王,受商之命;次胙,次茅。

编辑

周封周公之子于邢。

按《左傳》:僖公二十四年,富辰曰:昔周公弔二叔之不 咸,故封建親戚,以蕃屏周,凡,蔣,邢,茅,胙,祭,周公之裔 也。

邢國在廣平襄國縣。

按《路史》:周公之祚七,長魯禽父,次凡伯,次伯齡,封蔣 男爵,後以功侯二十二世併於楚;次靖淵,封邢侯爵, 滅於衛;次祭,事文王,受商之命;次胙,次茅。

桓王元年冬十二月,衛人逆公子晉於邢。

按《春秋》:隱公四年。按《左傳》:四年秋,衛人逆公子晉 於邢,冬十二月,宣公即位。

桓王二年春,曲沃伯,以鄭人,邢人,伐翼。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隱公五年春,曲沃莊伯,以鄭 人,邢人,伐翼,王使尹氏助之,翼侯奔隨。

惠王十五年冬十月,狄伐邢。

按《春秋》:莊公三十二年。

惠王十六年春正月,齊人救邢。

按《春秋》:閔公元年。按《左傳》:元年春,狄人伐邢,管敬 仲言於齊侯曰:戎狄豺狼,不可厭也。諸夏親暱,不可 棄也。宴安酖毒,不可懷也。詩云,豈不懷歸,畏此簡書, 簡書,同惡相恤之謂也。請救邢以從簡書,齊人救邢。 惠王十八年春,正月。齊師,宋師,曹伯,次於聶北,救邢。 夏,六月,邢遷於夷儀,齊師,宋師,曹師,城邢。

按《春秋》:僖公元年。按《左傳》:元年,春,諸侯救邢,邢人 潰,出奔師,師遂逐狄人,具邢器用而遷之,師無私焉。 夏,邢遷於夷儀,諸侯城之,救患也。凡侯伯,救患,分災, 討罪,禮也。

襄王八年冬,十二月,齊侯,宋公,陳侯,魯侯,衛侯,鄭伯, 許男,邢侯,曹伯,會于淮。

按《春秋》:僖公十六年。按《左傳》:十六年冬,十二月,會 于淮,謀鄫,且東略也。

襄王十年冬,邢人,狄人,伐衛。

按《春秋》:僖公十八年。按《左傳》:十八年冬,邢人,狄人, 伐衛,圍菟圃,衛侯以國讓父兄子弟,及朝眾曰:苟能 治之,燬請從焉。眾不可,而從師干訾婁,狄師還。襄王十一年秋,衛人伐邢。

按《春秋》:僖公十九年。按《左傳》:十九年秋,衛人伐邢, 以報菟圃之役,於是衛大旱,卜有事於山川,不吉,甯 莊子曰:昔周饑,克殷而年豐,今邢方無道,諸侯無伯, 天其或者,欲使衛討邢乎,從之,師興而雨。

襄王十二年秋,齊人,狄人,盟于邢。

按《春秋》:僖公二十年。按《左傳》:二十年,秋,齊狄盟于 邢,為邢謀衛難也。於是衛方病邢。

襄王十七年,春,正月,丙午,衛侯燬滅邢。

按《春秋》:僖公二十五年。按《左傳》:二十四年,衛人將 伐邢,禮至曰:不得其守,國不可得也。我請昆弟仕焉。 乃往得仕,二十五年,春,衛人伐邢,二禮從國子巡城, 掖以赴外,殺之,正月,丙午,衛侯燬滅邢,同姓也。故名, 禮至為銘曰:余掖殺國子,莫余敢止。

编辑

周封周公之子于茅。

按《左傳》:僖公二十四年,富辰曰:昔周公弔二叔之不 咸,故封建親戚,以蕃屏周,凡,蔣,邢,茅,胙,祭,周公之裔 也。

高平昌邑縣西有茅鄉。

按《路史》:周公之祚七,長魯禽父,次凡伯,次伯齡,封蔣, 男爵,後以功侯二十二世併於楚;次靖淵,封邢,侯爵, 滅於衛;次祭,事文王,受商之命;次胙,次茅。

编辑

周封周公之子于胙。

按《左傳》:僖公二十四年,富辰曰:昔周公弔二叔之不 咸,故封建親戚,以蕃屏周,凡,蔣,邢,茅,胙,祭,周公之裔 也。

東郡燕縣西南有胙亭。

按《路史》:周公之祚七,長魯禽父,次凡伯,次伯齡,封蔣, 男爵,後以功侯二十二世併於楚;次靖淵,封邢,侯爵, 滅於衛;次祭,事文王,受商之命;次胙,次茅。胙入南燕。

编辑

周封周公之子于祭。

按《左傳》:僖公二十四年,富辰曰:昔周公弔二叔之不 咸,故封建親戚,以蕃屏周,凡,蔣,邢,茅,胙,祭,周公之裔 也。

正義曰:伯、仲、叔、季,長幼之次也。故通謂國衰為叔世,將亡為季世。昔周公傷彼夏殷二國叔世,疏其親戚,令使宗族之不同心,以相匡輔,至於滅亡,故封立親戚為諸侯之君,以為蕃籬屏蔽周室,言封此以下文武周公之子孫為二十六國也。此二十六國,武王克商之後,下及成康之世,乃可封建畢矣,非是一時封建,非盡周公所為富辰,盡以其事屬周公者,蓋以武王克殷,周公為輔,又攝政制禮,成一代大法,雖非悉周公所為,皆是周公之法,故歸之於周公耳。昭二十八年,《傳》曰:昔武王克商,光有天下兄弟之國十有五人,姬姓之國四十人,彼言由其克商,乃得封建兄弟,歸功於武王耳。亦非武王之時,已建五十五國,其後不復封人也。昭二十六年,《傳》曰:昔武王克殷,成王靖四方,康王息民並建母弟以蕃屏周。昭九年,《傳》曰:武王成康之建母弟以蕃屏,周則康王之世,尚有封國,非獨周公時也。且見於經傳者,管叔、蔡叔、霍叔、周公攝政之初,以流言見黜,則三叔之國,已是武王封矣。《尚書·康誥》之篇,周公營洛之時,始封康叔於衛,《洛誥》之篇,周公致政之月,始封伯禽於魯。書傳稱成王削桐葉為珪以封唐叔,如此之類,不得為武王封也。凡蔣、邢、茅、胙,祭周公之裔也,豈周公自封哉。周當成王即政之後,或至康王之時始封之耳。

按《路史》:周公之祚七,長魯禽父,次凡伯,次伯齡,封蔣, 男爵,後以功侯二十二世併於楚;次靖淵,封邢,侯爵, 滅於衛;次祭,事文王,受商之命;次胙,次茅。

穆王十一年,命卿士祭公謀父。

按《竹書紀年》云云。

穆王十三年春,祭公謀父諫征犬戎。

按《國語》:穆王將征犬戎,祭公謀父諫曰:不可。先王耀 德不觀兵。夫兵戢而時動,動則威,觀則玩,玩則無震。 是故周文公之《頌》曰:載戢干戈,載櫜弓矢。我求懿德, 肆于時夏,允王保之。先王之於民也,茂正其德而厚 其性,阜其財求而利其器用,明利害之鄉,以文修之, 使務利而避害,懷德而威畏,故能保世以滋大。昔我 先世后稷,以服事虞、夏。及夏之衰也,棄稷弗務,我先 王不窋用失其官,而自竄於戎、翟之間,不敢怠業,時 序其德,纂修其緒,修其訓典,朝夕恪勤,守以惇篤,奉 以忠信,奕世載德,不忝前人。至於武王,昭前之光明 而加之以慈和,事神保民,莫不欣喜。商王帝辛,大惡 於民。庶民弗忍,欣戴武王,以致戎於商牧。是先王非 務武也,勤恤民隱而除其害也。夫先王之制:邦內甸 服,邦外侯服,侯、衛賓服,蠻、夷要服,戎、翟荒服。甸服者 祭,侯服者祀,賓服者享,要服者貢,荒服者王。日祭、月祀、時享、歲貢、終王,先王之訓也。有不祭則修意,有不 祀則修言,有不享則修文,有不貢則修名,有不王則 修德,序成而有不至則修刑。於是乎有刑不祭,伐不 祀,征不享,讓不貢,告不王。於是乎有刑罰之辟,有攻 伐之兵,有征討之備,有威讓之令,有文告之辭。布令 陳辭而又不至,則又增修於德無勤民於遠,是以近 無不聽,遠無不服。今自大畢、伯仕之終也,犬戎氏以 其職來王。天子曰:予必以不享征之,且觀之兵。其無 乃廢先王之訓而王幾頓乎。吾聞夫犬戎樹惇,能帥 舊德而守終純固,其有以禦我矣。王不聽,遂征之,得 四白狼,四白鹿以歸。自是荒服者不至。

按《竹書紀年》:穆王十三年春,祭公帥師從王西征,次 於陽紆。

穆王   年,王視祭公疾拜受黨言。

按《汲冢·周書》:王若曰:祖祭公,次予小子,虔虔在位,昊 天疾威。予多時溥愆,我聞祖不豫,有加予維敬省不 弔,天降疾病,予畏之。威公其告予,懿德祭公,拜手稽 首曰:天子謀父,疾維不瘳。朕身尚在茲,朕魂在于天。 昭王之所勗宅天命。王曰:嗚呼,公,朕皇祖文王,烈祖 武王,度下國作陳周,維皇皇上帝,度其心,寘之明德, 付俾於四方,用應受天命,敷文在下,我亦維有若文 祖周公暨列祖,召公茲申予小子,追學於文武之蔑, 周克龕紹成康之業,以將天命。用夷居之大,商之眾, 我亦維有若祖祭公之,執和周國,保乂王家。王曰:公 稱丕顯之德,以予小子,揚文武大勳,弘成康昭考之 烈。王曰:公無困我哉。俾百僚乃心,率輔弼予一人。祭 公拜手稽首曰:允乃詔畢,桓于黎民。般公曰:天子謀 父疾維不瘳。敢告天子,皇天改大殷之命,維文王受 之,維武王大剋之,咸茂厥功,維天貞文王之重用,威 亦尚寬,壯厥心康,受乂之式用休,亦先王茂綏厥心, 敬恭承之,維武王申大命戡厥敵。公曰:天子自三公 上下,辟於文武。文武之子孫,大開方,封於下土。天之 所錫武王,時疆土丕維周之,闕三字后稷之受命,是 永宅之,維我後嗣,旁建宗子,丕維周之始并。嗚呼,天 子三公監于夏商之既敗,丕則無遺,後難至於萬億 年,守序終之既畢丕,乃有利宗丕,維文王由之。公曰: 嗚呼,天子我不,則寅哉,寅哉,汝無以戾。罪疾喪時, 二王大功,汝無以嬖御固莊后,汝無以小謀敗大作, 汝無以嬖御士疾大夫卿士,汝無以家相亂王室,而 莫恤其外,尚皆以時,中乂萬國。嗚呼,三公汝念哉,汝 無泯泯勞芬,厚顏忍醜,時維大不弔哉。昔在先王,亦 維丕,以我辟險於難,不失於正。我亦以免沒我世。嗚 呼,三公予維不起,朕疾汝其皇敬哉,茲皆保之曰康 子之攸,保勗教誨之世祀無絕,不我周有常刑。王拜 手稽首黨言。

平王四十九年冬十二月,祭伯如魯。

按《春秋》:隱公元年。按《左傳》:元年冬十二月,祭伯來 非王命也。

桓王十六年冬,祭伯至魯,遂逆王后于紀。

按《春秋》:桓公八年。按《左傳》:八年冬,祭公來,遂逆王 后于紀,禮也。

惠王六年春,祭叔聘於魯。

按《春秋》:莊公二十三年。按《穀梁傳》:二十三年,春,祭 叔來聘,其不言使。何也。天子之內臣也,不正其外交, 故不與使也。

编辑

周同姓有芮國。

按《左傳·桓公三年疏》:正義曰:地理志云:馮翊臨晉縣 芮鄉,故芮國也。河東郡河北縣詩魏國也。世本芮、魏 皆姬姓。《尚書·顧命》:成王將崩,有芮伯為卿士,名諡不 見。魏之初封,不知何人。閔元年,晉獻公滅魏,芮則不 知誰滅之。

成王三十七年,召芮伯入,受顧命,輔太子釗。

按《書經·顧命》:惟四月哉生魄,王不懌,甲子,乃洮沬水, 相被冕服,憑玉几,乃同召太保奭,芮伯,彤伯,畢公,衛 侯,毛公,師氏,虎臣,百尹,御事。受命。 按《康王之誥》:王 出在應門之內,太保率西方諸侯,入應門左,畢公率 東方諸侯,入應門右,皆布乘黃朱,賓稱奉圭兼幣,曰: 一二臣衛,敢執壤奠,皆再拜稽首,王義嗣德,答拜,太 保暨芮伯,咸進相揖,皆再拜稽首。

厲王三十年,芮良夫諫王用榮夷公。

按《詩經·大雅》:菀彼桑柔,其下侯旬,捋采其劉,瘼此下 民,不殄心憂,倉兄填兮,倬彼昊天,寧不我矜,四牡騤 騤,旟旐有翩,亂生不夷,靡國不泯,民靡有黎,具禍以 燼,於乎有哀,國步斯頻,國步蔑資,天不我將,靡所止 疑,云徂何往,君子實維,秉心無競,誰生厲階,至今為 梗,憂心慇慇,念我土宇,我生不辰,逢天僤怒,自西徂 東,靡所定處,多我覯痻,孔棘我圉,為謀為毖,亂況斯 削,告爾憂恤,誨爾序爵,誰能執熱,逝不以濯,其何能 淑,載胥及溺,如彼愬風,亦孔之僾,民有肅心,荓云不 逮,好是稼穡,力民代食,稼穡維寶,代食維好,天降喪亂,滅我立王,降此蟊賊,稼穡卒痒,哀恫中國,具贅卒 荒,靡有旅力,以念穹蒼,維此惠君,民人所瞻,秉心宣 猶,考慎其相,維彼不順,自獨俾臧,自有肺腸,俾民卒 狂,瞻彼中林,甡甡其鹿,朋友已譖,不胥以穀,人亦有 言,進退維谷,維此聖人,瞻言百里,維彼愚人,覆狂以 喜,匪言不能,胡斯畏忌,維此良人,弗求弗迪,維彼忍 心,是顧是復,民之貪亂,寧為荼毒,大風有隧,有空大 谷,維此良人,作為式穀,維彼不順,征以中垢,大風有 隧,貪人敗類,聽言則對,誦言如醉,匪用其良,覆俾我 悖,嗟爾朋友,予豈不知而作,如彼飛蟲,時亦弋獲,既 之陰女,反予來赫,民之罔極,職涼善背,為民不利,如 云不克,民之回遹,職競用力,民之未戾,職盜為寇,涼 曰不可,覆背善詈,雖曰匪予,既作爾歌。

朱註此為芮伯刺厲王而作。

按《汲冢·周書》:芮伯若曰:予小臣良夫,稽道謀告,子惟 民父母,致厥道,無遠不服。無道,左右臣妾乃違,民歸 于德。德則民戴,否則民讎。茲言允效,于前不遠。商紂 不道,夏桀之虐,肆我有家。嗚呼,惟爾天子,嗣文武業。 惟爾執政小子,同先王之臣,昏行顧道,王不若專 利作威,佐亂進禍,民將弗堪,治亂信乎其行,惟王暨 爾。執政小子,攸聞古人,求多聞以監戒,不聞是惟弗 知。后除民害,不惟民害,害民乃非后,惟其讎后,作類 后,弗類民,不知后,惟其怨,民至億兆,后一而已,寡不 敵眾,后其危哉。嗚呼,闕三字如之,今爾執政小子,惟 以貪諛為事,不懃德以備難,下民胥怨,財單竭,手足 靡措,弗堪,戴上不其亂,而以予小臣良,夫觀天下有 土之君,厥德不遠,罔有代德。時惟王之患,其為國人。 嗚呼,惟爾執政,朋友小子,其惟洗爾心,改爾行,克憂 往愆,以保爾居。爾乃瞶禍翫GJfont,遂弗悛,余未知王之 所定。矧乃闕二字惟禍發於人之攸,忽於人之攸,輕 不存焉。變之攸,伏爾執政小子,不圖善,偷生苟安,爵 以賄成,賢智箝口,小人鼓舌,逃害要利,並得厥求。唯 曰哀哉,我聞曰以言取人,人飾其言。以行取人,人竭 其行。飾言無庸,竭行有成。惟爾小子,飾言事王,實蕃 有徒,王貌受之,終弗獲用。面相誣蒙,及爾顛覆,爾自 謂有餘,予謂爾弗足。敬思以德,備乃禍難,難至而悔, 悔將安及。無曰予為,惟爾之禍。

按《國語》:厲王說榮夷公,芮良夫曰:王室其將卑乎。夫 榮公好專利而不知大難。夫利,百物之所生也,天地 之所載也,而或專之,其害多矣。天地百物,皆將取焉, 胡可專也。所怒甚多,而不備大難,以是教王,王能久 乎。夫王人者,將導利而布之上下者也,使神人百物 無不得其極,猶日怵惕,懼怨之來也。故《頌》曰:思文后 稷,克配彼天。立我烝民,莫匪爾極。《大雅》曰:陳錫載周。 是不布利而懼難乎。故能載周,以至於今。今王學專 利,其可乎。匹夫專利,猶謂之盜,王而行之,其歸鮮矣。 榮公若用,周必敗。既,榮公為卿士,諸侯不享,王流于 彘。

按《史記·周本紀》:厲王即位三十年,好利,近榮夷公。大 夫芮良夫諫厲王,厲王不聽,卒以榮公為卿士,用事。 桓王十一年,芮伯出居于魏。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桓公三年,芮伯萬之母芮姜, 惡芮伯之多寵人也。故逐之,出居于魏。

桓王十二年秋,秦侵芮,冬,執芮伯。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桓公四年,秋,秦師侵芮,敗焉。 小之也。冬王師秦師,圍魏,執芮伯以歸。

三年,芮伯出居魏,芮更立君,秦為芮所敗,故以芮伯歸將欲納之。

桓王十七年,秋,虢仲,芮伯,梁伯,荀侯,賈伯,伐曲沃。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桓公九年,秋,虢仲,芮伯,梁伯, 荀侯,賈伯,伐曲沃。

桓王十八年,秋,秦人納芮伯萬于芮。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桓公十年,秋,秦人納芮伯萬 于芮。

编辑

周同姓有榮國。

按《路史》:榮,姬國也。

成王九年,王使榮伯錫肅慎氏命。

按《竹書紀年》:成王九年,肅慎氏來朝,王使榮伯錫肅 慎氏命。

厲王元年,命卿士榮夷公。

按《竹書紀年》:云云。

厲王三十年,芮良夫諫王用榮夷公。

按《汲冢·周書》:芮伯若曰:予小臣良,夫稽道謀告子。惟 民父母致厥道,無遠不服。無道,左右臣妾乃違,民歸 於德,德則民戴,否則民讎。茲言允效,於前不遠。商紂 不道,夏桀之虐,肆我有家。嗚呼,惟爾天子,嗣文武業, 惟爾執政小子,同先王之臣,昏行顧道,王不若專 利作威,佐亂進禍,民將弗堪治亂,信乎其行。惟王暨 爾執政小子,攸聞古人,求多聞以監,戒不聞是惟,弗 知后除民害,不惟民害害民,乃非后,惟其讎,后作類,后弗類,民不知,后惟其怨。民至億兆,后一而已,寡不 敵眾,后其危哉。嗚呼,闕三字如之,今爾執政小子,惟 以貪諛為事,不懃德以備難,下民胥怨,財單竭,手足 靡措,弗堪戴,上不其亂,而以予小臣良,夫觀天下有 土之君,厥德不遠,罔有代德,時為王之患,其惟國人。 嗚呼,惟爾執政朋友小子,其惟洗爾心,改爾行,克憂 往愆,以保爾居。爾乃瞶禍翫GJfont,遂弗悛。余未知王之 所定,矧乃闕二字惟禍發於人之攸,忽於人之攸,輕 不存焉,變之攸伏。爾執政小子,不圖善,偷生苟安,爵 以賄成,賢智箝口,小人鼓舌,逃害要利,並得厥求,唯 曰哀哉。我聞曰,以言取人,人飾其言。以行取人,人竭 其行。飾言無庸,竭行有成。惟爾小子,飾言事王,寔蕃 有徒,王貌受之,終弗獲用。面相誣蒙,及爾顛覆。爾自 謂有餘,予謂爾弗足。敬思以德,備乃禍難,難至而悔, 悔將安及。無曰予為,惟爾之禍。

按《國語》:厲王說榮夷公,芮良夫曰:王室其將卑乎。夫 榮公好專利而不知大難。夫利,百物之所生也,天地 之所載也,而或專之,其害多矣。天地百物,皆將取焉, 胡可專也。所怒甚多,而不備大難,以是教王,王能久 乎。夫王人者,將導利而布之上下者也,使神人百物 無不得其極,猶日怵惕,懼怨之來也。故《頌》曰:思文后 稷,克配彼天。立我烝民,莫匪爾極。《大雅》曰:陳錫載周。 是不布利而懼難乎。故能載周,以至於今。今王學專 利,其可乎。匹夫專利,猶謂之盜,王而行之,其歸鮮矣。 榮公若用,周必敗。既,榮公為卿士,諸侯不享,王流於 彘。

按《史記·周本紀》:厲王即位三十年,好利,近榮夷公。大 夫芮良夫諫厲王,厲王不聽,卒以榮公為卿士,用事。 莊王四年冬,十月,王使榮叔錫魯桓公命。

按《春秋》:莊公元年。

襄王三十年,春,正月,王使榮叔歸魯含且賵。

按《春秋》:文公五年。按《左傳》:五年,春,王使榮叔來含 且賵,召昭公來會葬禮也。

编辑

周同姓有隨國。

按《路史》:隨,姬國也。

桓王十四年,楚子侵隨。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桓公六年春,楚武王侵隨,使 薳章求成焉。軍於瑕以待之,隨人使少師董成,鬥伯 比言於楚子曰:吾不得志於漢東也。我則使然,我張 吾三軍而被吾甲兵,以武臨之,彼則懼而協以謀我, 故難間也。漢東之國,隨為大,隨張,必棄小國,小國離, 楚之利也。少師侈,請羸師以張之,熊率且比曰:季梁 在,何益,鬥伯比曰:以為後圖,少師得其君,王毀軍而 納少師,少師歸,請追楚師,隨侯將許之,季梁止之曰: 天方授楚,楚之羸,其誘我也。君何急焉。臣聞小之能 敵大也。小道大淫,所謂道,忠於民而信於神也。上思 利民,忠也。祝史正辭,信也。今民餒而君逞欲,祝史矯 舉以祭,臣不知其可也。公曰:吾牲牷肥腯,粢盛豐備, 何則不信,對曰:夫民,神之主也。是以聖王先成民,而 後致力於神,故奉牲以告曰:GJfont碩肥腯,謂民力之普 存也。謂其畜之碩大蕃滋也。謂其不疾瘯蠡也。謂其 備腯咸有也。奉盛以告曰:潔粢豐盛,謂其三時不害, 而民和年豐也。奉酒醴以告曰:嘉栗旨酒,謂其上下 皆有嘉德,而無違心也。所謂馨香,無讒慝也。故務其 三時,修其五教,親其九族,以致其禋祀,於是乎民和 而神降之福,故動則有成,今民各有心,而鬼神乏主, 君雖獨豐,其何福之有,君姑修政而親兄弟之國,庶 免於難,隨侯懼而修政,楚不敢伐。

隨國,今義陽隨縣。正義曰:世本隨國,姬姓,不知始封為誰,隨以此年見傳。僖二十年,《經》書楚人伐隨,自是以後,遂為楚之私屬,不與諸侯會同。至定四年,吳入郢,昭王奔隨,隨人免之,卒復楚國,楚人德之,使列諸侯。哀元年,隨侯見《經》,其後不知為誰所滅。

桓王十六年夏,楚子伐隨,隨師敗績,冬,隨及楚平。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桓公八年,隨少師有寵楚,鬥 伯比曰:可矣,讎有釁,不可失也。夏,楚子合諸侯於沈 鹿,黃隨不會,使薳章讓黃,楚子伐隨,軍於漢淮之間, 季梁請下之,弗許而後戰,所以怒我而怠寇也。少師 謂隨侯曰:必速戰,不然,將失楚師,隨侯禦之,望楚師, 季梁曰:楚人上左,君必左,無與王遇,且攻其右,右無 良焉。必敗,偏敗,眾乃攜矣,少師曰:不當王,非敵也。弗 從,戰于速杞,隨師敗績,隨侯逸,鬥丹獲其戎車,與其 戎右,少師,秋,隨及楚平,楚子將不許,鬥伯比曰:天去 其疾矣,隨未可克也。乃盟而還。

桓王十九年,春,楚人盟貳軫,鄖人與隨,絞,州,蓼,伐楚 師。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桓公十一年,春,楚屈瑕將盟 貳軫,鄖人軍於蒲騷,將與隨,絞,州,蓼,伐楚師,莫敖患 之,鬥廉曰:鄖人軍其郊,必不誡,且日虞四邑之至也。君次於郊郢以禦四邑,我以銳師宵加於鄖,鄖有虞 心而恃其城,莫有鬥志,若敗鄖師,四邑必離,莫敖曰: 盍請濟師於王,對曰:師克在和,不在眾,商周之不敵, 君之所聞也。成軍以出,又何濟焉。莫敖曰:卜之,對曰: 卜以決疑,不疑何卜,遂敗鄖師於蒲騷,卒盟而還。 莊王七年春,三月,楚子伐隨,卒于師,隨人懼,行成,楚 人與盟而退。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莊公四年,春,王三月,楚武王 荊尸,授師孑焉。以伐隨,將齊,入告夫人鄧曼曰:余心 蕩,鄧曼歎曰:王祿盡矣,盈而蕩,天之道也。先君其知 之矣,故臨武事,將發大命,而蕩王心焉。若師徒無虧, 王薨於行,國之福也。王遂行,卒於樠木之下,令尹鬥 祁,莫敖屈重,除道梁溠,營軍臨隨,隨人懼,行成,莫敖 以王命入盟隨侯,且請為會於漢汭而還,濟漢而後 發喪。

襄王十二年,冬,楚人伐隨。

按《春秋》:僖公二十年。按《左傳》:二十年,隨以漢東諸 侯叛楚,冬,楚鬥穀於菟帥師伐隨,取成而還。

敬王十四年,冬,十一月,庚辰,吳入郢,楚子奔隨。 按《春秋》:定公四年,楚子奔隨,不書。按《左傳》:四年,冬, 吳伐楚,十一月,庚辰,吳入郢,鬥辛與其弟巢,以王奔 隨,吳人從之,謂隨人曰:周之子孫,在漢川者,楚實盡 之,天誘其衷,致罰於楚,而君又竄之,周室何罪,君若 顧報周室,施及寡人,以獎天衷,君之惠也。漢陽之田, 君實有之,楚子在公宮之北,吳人在其南,子期似王, 逃王,而己為王。曰:以我與之,王必免,隨人卜與之,不 吉,乃辭吳曰:以隨之辟小,而密邇於楚,楚實存之,世 有盟誓,至於今未改,若難而棄之,何以事君,執事之 患,不唯一人,若鳩楚竟,敢不聽命,吳人乃退,鑪金初 宦於子期氏,實與隨人要言,王使見辭曰:不敢以約 為利,王割子期之心,以與隨人盟。

敬王二十六年,春,正月,楚子,陳侯,隨侯,許男,圍蔡。 按《春秋》:哀公元年。按《左傳》:元年,春,楚子圍蔡,報柏 舉也。里而栽,廣丈,高倍。夫屯,晝夜九日,如子西之素, 蔡人男女以辨,使疆於江汝之間,而還,蔡於是乎請 遷於吳。

编辑

周同姓有厲國。

按《路史》:厲,姬國也。

襄王七年,秋,齊師,曹師,伐厲。

按《春秋》:僖公十五年。按《左傳》:十五年,春,楚人伐徐, 徐即諸夏故也。秋,伐厲,以救徐也。

厲楚與國義陽隨縣北有厲鄉。

襄王八年,夏,齊伐厲,不克。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僖公十六年,夏,齊伐厲,不克, 救徐而還。

编辑

周同姓有穀國。

按《路史》:穀,姬國也。

桓王十五年,夏,穀伯綏朝于魯。

按《春秋》:桓公七年。按《左傳》:七年,春,穀伯,鄧侯,來朝, 名,賤之也。

穀國在南鄉筑陽縣北,僻陋小國,賤之,禮不足,故書名以春。來夏乃行朝禮,故書夏。

按《公羊傳》:何以名,失地之君也。其稱侯朝何,貴者無 後,待之以初也。

编辑

周同姓有滑國。

按《路史》:滑,姬國也。

僖王四年,冬,十二月,齊侯,宋公,魯侯,陳侯,衛侯,鄭伯, 許男,滑伯,滕子,同盟于幽。

按《春秋》:莊公十六年。按《左傳》:十六年,夏,諸侯伐鄭, 冬,同盟于幽,鄭成也。

滑國都費河南緱氏縣。

襄王十二年,夏,鄭人入滑。

按《春秋》:僖公二十年。按《左傳》:二十年,春,滑人,叛鄭, 而服於衛,夏,鄭公子士,洩堵寇,帥師入滑。

襄王十六年,春,三月,鄭人伐滑。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鄭之入滑也。滑人聽命,師還, 又即衛,僖公二十四年,春,三月,鄭公子士,洩堵俞彌, 帥師伐滑,王使伯服,游孫伯,如鄭請滑,鄭伯怨惠王 之入,而不與厲公爵也。又怨襄王之與衛滑也。故不 聽王命,而執二子,以狄伐鄭。

按《國語》:襄王十三年,鄭人伐滑。王使游孫伯請滑,鄭 人執之。王怒,將以翟伐鄭。富辰諫曰:不可。人有言曰: 兄弟讒鬩、侮人百里。周文公之詩曰:兄弟鬩於牆,外 禦其侮。若是則鬩乃內侮,而雖鬩不敗親也。鄭在天 子,兄弟也。鄭武、莊有大勳力於平、桓;凡我周之東遷, 晉、鄭是依;子頹之亂,又鄭之由定。今以小忿棄之,是 以小怨置大德也,無乃不可乎。且夫兄弟之怨,不徵 於它,徵於它,利乃外矣。章怨外利,不義;棄親即翟,不祥;以怨報德,不仁。夫義所以生利也,祥所以事神也, 仁所以保民也。不義則利不阜,不祥則福不降,不仁 則民不至。古之明王不失此三德者,故能光有天下, 而龢寧百姓,令聞不忘。王其不可以棄之。王不聽。 襄王二十五年,春,二月,秦人入滑。

按《春秋》:僖公三十三年。按《左傳》:三十二年,冬,杞子 自鄭使告于秦曰:鄭人使我掌其北門之管,若潛師 以來,國可得也。穆公訪諸蹇叔,蹇叔曰:勞師以襲遠, 非所聞也。師勞力竭,遠主備之,無乃不可乎,師知所 為,鄭必知之,勤而無所,必有悖心,且行千里,其誰不 知,公辭焉。召孟明,西乞,白乙,使出師於東門之外,蹇 叔哭之曰:孟子,吾見師之出,而不見其入也。公使謂 之曰:爾何知,中壽,爾墓之木拱矣,蹇叔之子與師,哭 而送之曰:晉人禦師必於殽,殽有二陵焉。其南陵,夏 后皋之墓也。其北陵,文王之所辟風雨也。必死是間, 余收爾骨焉。秦師遂東,三十三年,春,秦師過周北門, 左右免冑而下,超乘者三百乘,王孫滿尚幼,觀之,言 於王曰:秦師輕而無禮,必敗,輕則寡謀,無禮則脫,入 險而脫,又不能謀,能無敗乎,及滑,鄭商人弦高,將市 於周,遇之,以乘韋先,牛十二,犒師。曰:寡君聞吾子,將 步師出於敝邑,敢犒從者,不腆敝邑,為從者之淹,居 則具一日之積,行則備一夕之衛,且使遽告於鄭,鄭 穆公使視客館,則束載,厲兵,秣馬矣,使皇武子辭焉。 曰:吾子淹久於敝邑,唯是脯資,餼牽竭矣,為吾子之 將行也。鄭之有原圃,猶秦之有具囿也。吾子取其麋 鹿,以閒敝邑,若何,杞子奔齊,逢孫揚孫奔宋,孟明曰: 鄭有備矣,不可冀也。攻之不克,圍之不繼,吾其還也。 滅滑而還。

编辑

周同姓有息國。

按《路史》:息,姬國也。

桓王八年,息侯伐鄭,鄭伯大敗息師。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隱公十一年,鄭息有違言,息 侯伐鄭,鄭伯與戰于竟,息師大敗而還,君子是以知 息之將亡也。不度德,不量力,不親親,不徵辭,不察有 罪,犯五不韙,而以伐人,其喪師也。不亦宜乎。

息國,汝南新息縣。正義曰:世本息國姬姓,此息侯伐鄭,責其不親,親知與鄭國同姬姓也。莊十四年,楚文王滅息,其初不知誰之子,何時封也。《地理志》汝南郡有新息縣,故息國也。

僖王二年,楚人滅息。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莊公十年夏,蔡哀侯娶于陳, 息侯亦娶焉。息媯將歸,過蔡,蔡侯曰:吾姨也。止而見 之,弗賓,息侯聞之怒,使謂楚文王曰:伐我,吾求救於 蔡而伐之,楚子從之,秋,九月,楚敗蔡師于莘,以蔡侯 獻舞歸。十四年,夏蔡哀侯為莘故,繩息媯以語楚子, 楚子如息,以食入享,遂滅息,以息媯歸,生堵敖,及成 王焉。未言,楚子問之,對曰:吾一婦人,而事二夫,縱弗 能死,其又奚言,楚子以蔡侯滅息,遂伐蔡,秋,七月,楚 入蔡。

编辑

周同姓有頓國。

按《路史》:頓,姬國也。

襄王十五年,秋,楚人城頓。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僖公二十三年,秋,楚成得臣 帥師伐陳,討其貳於宋也。遂取焦夷,城頓而還,子文 以為之功使為令尹,叔伯曰:子若國何,對曰:吾以靖 國也。夫有大功而無貴仕,其人能靖者與,有幾。 襄王十七年,秋,楚子圍陳,納頓子于頓。

按《春秋》:僖公二十五年。按《左傳》:二十五年,秋,秦晉 伐鄀,楚鬥克,屈禦寇,以申息之師戍商密,秦人過析, 隈入而係輿人,以圍商密,昏而傅焉。宵坎血加書,偽 與子儀子邊盟者,商密人懼曰:秦取析矣,戍人反矣, 乃降秦師,囚申公子儀,息公子邊,以歸,楚令尹子玉 追秦師,弗及,遂圍陳,納頓子于頓。

靈王三年,冬,陳人圍頓。

按《春秋》:襄公四年。按《左傳》:四年,冬,楚人使頓間陳, 而侵伐之,故陳人圍頓。

景王七年,夏,楚子,蔡侯,陳侯,鄭伯,許男,徐子,滕子,頓 子,胡子,沈子,小邾子,宋世子,佐淮夷會于申。楚人執 徐子。秋,七月,楚子,蔡侯,陳侯,許男,頓子,胡子,沈子,淮 夷,伐吳。

按《春秋》:昭公四年。按《左傳》:四年,春,王正月,楚子使 椒舉如晉求諸侯,晉侯許之。夏,諸侯如楚,六月丙午, 楚子合諸侯于申,徐子吳出也。以為貳焉。故執諸申, 秋七月,楚子以諸侯伐吳,八月,甲申,克之。

景王八年,冬,楚子,蔡侯,陳侯,許男,頓子,沈子,徐人,越 人,伐吳。

按《春秋》:昭公五年。按《左傳》:四年,冬,吳伐楚入,棘,櫟, 麻,五年,冬,十月,楚子以諸侯及東夷伐吳,以報棘,櫟, 麻,之役,是行也。吳早設備,楚無功而還。敬王元年,秋,七月,戊辰,吳敗頓胡,沈,蔡,陳,許,之師于 雞父。

按《春秋》:昭公二十三年。按《左傳》:二十三年,秋,七月, 吳人伐州來,楚薳越帥師,及諸侯之師,奔命救州來, 吳人禦諸鍾離,子瑕卒,楚師熸,吳公子光曰:諸侯從 于楚者眾,而皆小國也。畏楚而不獲已,是以來,吾聞 之曰:作事威克其愛,雖小必濟,胡沈之君幼而狂,陳 大夫齧壯而頑,頓與許蔡疾楚政,楚令尹死,其師熸, 帥賤多寵,政令不壹,七國同役而不同心,帥賤而不 能整,無大威命,楚可敗也。若分師先以犯胡沈與陳, 必先奔,三國敗,諸侯之師乃搖心矣,諸侯乖亂,楚必 大奔,請先者去備薄威,後者敦陳整旅,吳子從之,戊 辰,晦,戰于雞父,吳子以罪人三千,先犯胡沈與陳,三 國爭之,吳為三軍以繫於後,中軍從王,光帥右,掩餘 帥左,吳之罪人,或奔或止,三國亂,吳師擊之,三國敗, 獲胡沈之君,及陳大夫,舍胡沈之囚,使奔許與蔡頓。 曰:吾君死矣,師譟而從之,三國奔,楚師大奔。

敬王十四年,春,三月,劉子,晉侯,宋公,魯侯,蔡侯,衛侯, 陳子,鄭伯,許男,曹伯,莒子,邾子,頓子,胡子,滕子,薛伯, 杞伯,小邾子,齊國夏會于召陵侵楚。夏,五月,盟于皋 鼬。

按《春秋》:定公四年。按《左傳》:四年,春,三月,劉文公合 諸侯于召陵,謀伐楚也。

敬王二十四年,春,二月,楚公子結,陳公孫佗人,帥師 滅頓,以頓子牂歸。

按《春秋》:定公十四年。按《左傳》:頓子牂欲事晉,背楚 而絕陳好,十四年,春,二月,楚滅頓。

编辑

惠王十六年,晉滅耿。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閔公元年,晉侯作二軍,公將 上軍,太子申生將下軍,趙夙御戎,畢萬為右,以滅耿, 滅霍,滅魏,還為太子城曲沃,賜趙夙耿,賜畢萬魏,以 為大夫。

平陽皮氏縣東南有耿鄉耿國姬姓

编辑

周同姓有陽國。

按《路史》:陽,姬國也。 召康公願封燕康王復為太保, 年百有八十,其長居燕而支襲召,召世為伯,有召氏, 邵氏,召伯氏,東陵氏,其分於唐者為陽伯,齊滅之。 惠王十七年,春,正月,齊人遷陽。

按《春秋》:閔公二年。

陽,國名,蓋齊人逼徙之。

编辑

周同姓有密國。

按《路史》:密,姬國也。

恭王四年,王師滅密。

按《國語》:恭王游於涇上,密康公從,有三女奔之。其母 曰:必致之於王。夫獸三為群,人三為眾,女三為粲。王 田不取群,公行下眾,王御不參一族。夫粲,美之物也。 眾以美物歸女,而何德以堪之。王猶不堪,況爾小醜。 小醜備物,終必亡。康公弗獻。一年,王滅密。

密國之君姬姓,在陰密縣。

按《竹書紀年》:恭王四年,王師滅密。

编辑

周同姓有項國。

按《路史》:項,姬國也。

襄王九年夏,魯滅項。

按《春秋》:僖公十七年。按《左傳》:十七年,夏,師滅項,淮 之會,公有諸侯之事,未歸而取項,齊人以為討而止 公。按《公羊傳》:夏滅項,孰滅之,齊滅之,曷為不言齊 滅之,為桓公諱也。春秋為賢者諱,此滅人之國,何賢 爾,君子之惡惡也疾始,善善也樂終,桓公嘗有繼絕, 存亡之功,故君子為之諱也。按《穀梁傳》:夏,滅項,孰 滅之,桓公也。何以不言桓公也。為賢者諱也。項國也。 不可滅而滅之乎,桓公知項之可滅也。而不知己之 不可以滅也。既滅人之國矣,何賢乎,君子惡惡疾其 始,善善樂其終,桓公嘗有存亡繼絕之功,故君子為 之諱也。

编辑

周同姓有賈國。

按《路史》:賈,姬國也。

桓王十七年,秋,虢仲,芮伯,梁伯,荀侯,賈伯,伐沃曲。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桓公九年,秋,虢仲,芮伯,梁伯, 荀侯,賈伯,伐曲沃。

正義曰:世本荀、賈皆姬姓,不知誰滅之,晉大夫有荀氏、賈氏,蓋晉滅之以賜大夫。

编辑

周同姓有魏國。

按《路史》:魏,姬國也。

按《詩經·魏風朱註》:魏本舜禹故都,在禹貢冀州雷首 之北,析城之西,南枕河曲,北涉汾水,其地GJfont隘而民俗貧儉,蓋有聖賢之遺風焉。周初以封同姓,後為晉 獻公所滅,而取其地。今河中府解州,即其地也。 桓王十一年,芮伯出居于魏。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桓公三年,芮伯萬之母芮姜, 惡芮伯之多寵人也。故逐之,出居于魏。

芮國,在馮翊臨晉縣;魏國,河東河北縣。正義曰:地理志云:馮翊臨晉縣芮鄉,故芮國也。河東郡河北縣詩魏國也。世本:芮、魏皆姬姓。《尚書·顧命》成王將崩,有芮伯卿士,名諡不見。魏之初封,不知何人。閔元年,晉獻公滅魏,芮則不知誰滅之。

桓王十二年,冬王師秦師,圍魏。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桓公四年,秋,秦師侵芮,敗焉。 小之也。冬王師秦師,圍魏,執芮伯以歸。

三年,芮伯出居魏,芮更立君,秦為芮所敗,故以芮伯歸將欲納之。

惠王十六年,晉滅魏。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閔公元年,晉侯作二軍,公將 上軍,太子申生將下軍,趙夙御戎,畢萬為右,以滅耿, 滅霍,滅魏,還為太子城曲沃,賜趙夙耿,賜畢萬魏,以 為大夫。

编辑

周同姓有鞏國。

按《路史》:鞏,姬國也。

景王二年,夏,五月,癸巳,尹言多,劉毅,單蔑,甘過,鞏成, 殺王弟佞夫。

按《春秋》:襄公三十年,尹,劉,單,甘,鞏五人,不書。按《左 傳》:初,王儋季卒,其子括將見王而歎,單公子愆期為 靈王御士,過諸廷,聞其歎而言曰:烏乎,必有此夫,入 以告王,且曰:必殺之,不慼而願大,視躁而足高,心在 他矣,不殺必害,王曰:童子何知,及靈王崩,儋括欲立 王子佞夫,佞夫弗知,戊子,儋括圍蒍,逐成愆,成愆奔 平畤,五月,癸巳,尹言多,劉毅,單蔑,甘過,鞏成,殺佞夫, 括瑕廖奔晉。

敬王十一年,夏,四月,鞏氏之群子弟賊簡公。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定公元年,秋,九月,周鞏簡公 棄其子弟而好用遠人,二年,夏,四月,辛酉,鞏氏之群 子弟賊簡公。

编辑

周同姓有樊國。

按《路史》:樊,姬國也。

宣王命樊侯築城于齊。

按《詩經·大雅》:天生烝民,有物有則,民之秉彝,好是懿 德,天監有周,昭假于下,保茲天子,生仲山甫,仲山甫 之德,柔嘉維則,令儀令色,小心翼翼,古訓是式,威儀 是力,天子是若,明命使賦,王命仲山甫,式是百辟,纘 戎祖考,王躬是保,出納王命,王之喉舌,賦政于外,四 方爰發,肅肅王命,仲山甫將之,邦國若否,仲山甫明 之,既明且哲,以保其身,夙夜匪解,以事一人,人亦有 言,柔則茹之,剛則吐之,維仲山甫,柔亦不茹,剛亦不 吐,不侮矜寡,不畏彊禦,人亦有言,德輶如毛,民鮮克 舉之,我儀圖之,維仲山甫舉之,愛莫助之,袞職有闕, 維仲山甫補之,仲山甫出祖,四牡業業,征夫捷捷,每 懷靡及,四牡彭彭,八鸞鏘鏘,王命仲山甫,城彼東方, 四牡騤騤,八鸞喈喈,仲山甫徂齊,式遄其歸,吉甫作 誦,穆如清風,仲山甫永懷,以慰其心。

朱註宣王命樊侯仲山甫築城于齊,而尹吉甫作詩以送之。

惠王十二年,冬,十二月,樊皮叛王。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莊公二十九年,冬,十二月,樊 皮叛王。

惠王十三年,春,王命虢公討樊皮,執之以歸。

按《春秋》不書。按《左傳》:莊公三十年,春,王命虢公討 樊皮,夏,四月,丙辰,虢公入樊,執樊仲皮歸于京師。

编辑

周同姓有暴國。

按《詩經·小雅》:彼何人斯,其心孔艱,胡逝我梁,不入我 門,伊誰云從,維暴之云,二人從行,誰為此禍,胡逝我 梁,不入唁我,始者不如,今云不我可,彼何人斯,胡逝 我陳,我聞其聲,不見其身,不愧于人,不畏于天,彼何 人斯,其為飄風,胡不自北,胡不自南,胡逝我梁,祗攪 我心,爾之安行,亦不遑舍,爾之亟行,遑脂爾車,壹者 之來,云何其盱,爾還而人,我心易也,還而不入,否難 知也,壹者之來,俾我祗也,伯氏吹壎,仲氏吹箎,及爾 如貫,諒不我知,出此三物,以詛爾斯,為鬼為蜮,則不 可得,有靦面目,視人罔極,作此好歌,以極反側。

朱註暴公為卿士而譖蘇公,故蘇公作詩以絕之。

按《路史》:暴,姬國也。暴公世卿家後為氏。

世本:暴辛公作塤,宋云平王諸侯。《樂書》平王時人,《風俗通》諸侯也。

编辑

周同姓有譙國。按《路史》:召公GJfont周西伯夫人紹兩交龍不樂,遂娠,生 子,有文在手,曰盛,因名。氏之年十有八,封之譙侯,晉 武公滅譙,有之為譙氏、焦氏。

李利涉盛氏譜、孔至之說同以為譙侯,因為望其地譙國譙縣。

编辑

周同姓有隗國。

按《國語》:史伯對鄭桓公曰:當成周者,西有虞、虢、晉、隗、 霍、楊、魏、芮。

八國,姬姓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