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059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五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五十九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六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五十九卷目錄

 宗藩部列傳三

  漢三

  齊懷王閎     燕剌王旦

  廣陵厲王胥    昌邑哀王髆

  廣川廢王去    常山王勃

  真定頃王平    泗水思王商

  海昏侯賀     菑川思王終古

  淮陽憲王欽    楚孝王囂

  東平思王宇    楚王延壽

  河間王元     代王年

  廣川戴王文    廣川王海陽

  陽城侯德     中山哀王竟

  定陶共王康    中山孝王興

  梁王立      河間惠王良

  東平煬王雲    東平王開明

  中山王成都    廣德王瘉

  孺子嬰

官常典第五十九卷

宗藩部列傳三编辑

漢三编辑

齊懷王閎编辑

按《史記三王世家》:「大司馬臣去病,昧死再拜上疏皇 帝陛下。陛下過聽,使臣去病待罪行間,宜專邊塞之 思慮,暴骸中野無以報,乃敢惟他議以干用事者。誠 見陛下憂勞天下,哀憐百姓以自忘,虧膳貶樂,損郎 員,皇子賴天,能勝衣趨拜,至今無號位師傅官。陛下 恭讓不恤,群臣私望,不敢越職而言。臣竊不勝犬馬」 心,昧死願陛下詔有司,因盛夏吉時,定皇子位,唯陛 下幸察。臣去病昧死再拜以聞皇帝陛下。三月乙亥, 御史臣光守尚書令,奏未央宮制曰:「下御史。」六年三 月戊申朔。乙亥,御史臣光守尚書令丞,非下御史,書 到,言丞相臣青翟、御史大夫臣湯、太常臣充、大行令 臣息、太子少傅臣安,行宗正事,昧死上言:「大司馬去 病上疏曰:『陛下過聽使臣去病待罪行間,宜專邊塞 之思慮,暴骸中野無以報,乃敢惟他議以干用事者! 誠見陛下憂勞天下,哀憐百姓以自忘,虧膳貶樂,損 郎員,皇子賴天,能勝衣趨拜,至今無號位師傅官。陛 下恭讓不恤,群臣私望,不敢越職而言。臣竊不勝犬 馬心,昧死願陛下詔有司,因盛夏吉時,定皇子位。唯 願陛下幸察』。」制曰:「下御史臣謹與中二千石、二千石 臣賀等議:古者裂地立國,並建諸侯,以承天子,所以 尊宗廟,重社稷也。今臣去病上疏,不忘其職,因以宣 恩,乃道天子,卑讓自貶,以勞天下。慮皇子未有號位, 臣青翟、臣湯等宜奉義遵職,愚憧而不逮事。方今盛 夏吉時,臣青翟、臣湯等昧死請立皇子臣閎、臣旦、臣 胥為諸侯王,昧死請所立國名。」制曰:「蓋聞周封八百, 姬姓並列,或子男附庸。《禮》,支子不祭,云『並建諸侯,所 以重社稷』,朕無聞焉。且天非為君生民也。朕之不德, 海內未洽,乃以未教成者彊君連城,即股肱何勸!其 更議以列侯家之。」三月丙子,奏未央宮丞相臣青翟、 御史大夫臣湯昧死言:「臣謹與列侯臣嬰齊、中二千 石、二千石臣賀、諫大夫、博士臣安等議曰:伏聞周封 八百,姬姓並列,奉承天子。康叔以祖考顯,而伯禽以 周公立,咸為建國,諸侯以相傳為輔。百官奉憲,各遵 其職,而國統備矣。竊以為並建諸侯,所以重社稷者, 四海諸侯,各以其職奉貢祭,支子不得奉祭宗祖,禮 也。封建使守藩國,帝王所以扶德施化。陛下奉承天 統,明開聖緒,尊賢顯功,興滅繼絕。續蕭文終之後,於 酇褒厲群臣平津侯等,昭六親之序,明天地之屬,使 諸侯王封君得推私恩,分子弟戶邑,錫號尊建百有 餘國,而家皇子為列侯,則尊卑相踰,列位失序,不可 以垂統於」萬世。臣請立臣閎、臣旦、臣胥為諸侯王。三 月丙子,奏《未央宮制》曰:「康叔親屬有十而獨尊者,褒 有德也。周公祭天命郊,故魯有白牡、騂剛之牲。群公 不毛,賢不肖差也。高山仰之,景行嚮之,朕甚慕焉。所 以抑未成,家以列侯。可。」四月戊寅,奏未央宮丞相臣 青翟、御史大夫臣湯昧死言:「臣青翟等與列侯」吏二 千石、諫大夫、博士臣慶等議,昧死奏請立皇子為諸 侯王。《制》曰:「康叔親屬有十而獨尊者,褒有德也。周公 祭天命郊,故魯有白牡、騂剛之牲。群公不毛,賢不肖 差也。高山仰之,景行嚮之,朕甚慕焉,所以抑未成家以列侯可。」臣青翟、臣湯、博士臣將行等伏聞康叔親 屬有十,武王繼體,周公輔成王,其八人皆以祖考之 尊,建為大國。康叔之年幼,周公在三公之位,而伯禽 據國於魯,蓋爵命之時,未至成人。康叔後扞祿父之 難,伯禽殄淮夷之亂。昔五帝異制,周爵五等,《春秋》三 等,皆因時而序尊卑。高皇帝撥亂世,反諸正,昭至德, 定海內,封建諸侯,爵位二等。皇子或在繈緥而立為 諸侯王,奉承天子,為萬世法,則不可易。陛下躬親仁 義,體行聖德,表裏文武,顯慈孝之行,廣賢能之路,內 褒有德,外討強暴,極臨北海,西湊月氏,匈奴、西域,舉 國奉師。輿械之費,不賦於民,虛御府之藏以賞元戎, 開禁倉以賑貧窮,減戍卒之半。百蠻之君,靡不鄉風, 承流稱意,遠方殊俗,重譯而朝,澤及方外。故珍獸至, 「嘉穀興,天應甚彰。今諸侯支子封至諸侯王,而家皇 子為列侯。臣青翟、臣湯等竊伏熟計之,皆以為尊卑 失序,使天下失望,不可。臣請立臣閎、臣旦、臣胥為諸 侯王。」四月癸未,奏未央宮,留中不下。丞相臣青翟、太 僕臣賀行御史大夫事,太常臣充、太子太傅臣安行 宗正事,昧死言:「臣青翟等前奏大司馬臣去病上疏 言皇子未有號位。臣謹與御史大夫臣湯、中二千石、 二千石、諫大夫、博士臣慶等昧死請立皇子臣閎等 為諸侯王。陛下讓文武,躬自切,及皇子未教,群臣之 議,儒者稱其術,或誖其心。陛下固辭弗許,家皇子為 列侯。臣青翟等竊與列侯臣壽成等二十七人議,皆 曰『以為尊卑失序。高皇帝建天下,為漢太祖,王子孫, 廣支輔,先帝法則弗改,所以宣至尊也。臣請令史官 擇吉日具禮儀上』。」御史奏《輿地圖》,他皆如前故事。制 曰:「可。」四月丙申,奏未央宮,太僕臣賀行御史大夫事, 昧死言。太常臣充言:卜入四月二十八日乙巳,可立 諸侯王。臣昧死奏輿地圖,請所立國名,禮儀別奏。臣 昧死請。制曰:「立皇子閎為齊王,旦為燕王,胥為廣陵 王。」四月丁酉奏未央宮。六年四月戊寅朔。癸卯,御史 大夫湯下丞相,丞相下中二千石;二千石下郡太守, 諸侯相丞書從事。下當用者如律令。

按《漢書·武五子傳》,孝武皇帝六男,衛皇后生戾太子, 趙婕妤生孝昭帝,王夫人生齊懷王閎,李姬生燕剌 王旦、廣陵厲王胥,李夫人生昌邑哀王髆。按本傳: 齊懷王閎與燕王旦、廣陵王胥同日立,皆賜策,各以 國土風俗申戒焉。曰:「惟元狩六年四月乙巳,皇帝使 御史大夫湯廟立子閎為齊王,曰:『嗚呼,小子閎,受茲 青社。朕承天序,惟稽古建爾國家,封於東土,世為漢 藩輔。嗚呼念哉!共朕之詔,惟命不于常。人之好德,克 明顯光。義之不圖,俾君子怠。悉爾心,允執其中,天祿 永終。厥有愆不臧,迺凶於乃國,而害於爾躬。嗚呼!保 國乂民,可不敬與!王其戒之』!」閎母王夫人有寵,閎尤 愛幸,立八年薨,無子,國除。

燕剌王旦编辑

按《漢書》本傳:「燕剌王旦賜策曰:『嗚呼,小子旦,受茲元 社,建爾國家,封於北土,世為漢藩輔。嗚呼!薰鬻氏虐 老獸心,以姦巧邊甿。朕命將率徂征厥罪,萬夫長,千 夫長,三十有二帥,降旗奔師,薰鬻徙域,北州以妥。悉 爾心,毋作怨,毋作棐德,毋廢迺備,非教士不得從徵。 王其戒之』。」旦壯大就國,為人辯略博學,經書雜說,好 星歷數術,倡優射獵之事,招致游士。及衛太子敗,齊 懷王又薨。旦自以次第當立,上書求入宿衛。上怒,下 其使獄。後坐臧匿亡命,削良鄉、安次、文安三縣。武帝 由是惡旦,後遂立少子為太子。帝崩,太子立,是為孝 昭帝。賜諸侯王璽書,旦得書不肯哭,曰:「璽書封小京 師,疑有變。」遣幸臣壽西長孫縱之、王孺等之長安,以 問禮儀為名。王孺見執金吾廣義問:「帝崩所病立者 誰子,年幾歲?」廣義言:「待詔五莋宮。宮中讙言:『帝崩,諸 將軍共立太子為帝,年八九歲,葬時不出臨。歸以報 王,王曰:『上棄群臣,無語言,蓋主又不得見,甚可怪也』』!」 復遣中大夫至京師,上書言:「竊見孝武皇帝躬聖道, 孝宗廟,慈愛骨肉,和集兆民,德配天地,明並日月,威 武洋溢,遠方執寶而朝,增郡數十,斥地且倍。封泰山, 禪梁父,巡狩天下,遠方珍物陳於太廟,德甚休盛,請 立廟郡國」奏報聞。時大將軍霍光秉政,褒賜燕王錢 三千萬,益封萬三千戶。旦怒曰:「我當為帝,何賜也!」遂 與宗室中山哀王子劉長、齊孝王孫劉澤等結謀,詐 言以武帝時受詔,得職吏事,修武備,備非常長,於是 為《旦命》,令群臣曰:「寡人賴先帝休德,獲奉北藩,親受 明詔,職吏事,領庫兵,飭武備,任重職大,夙夜兢兢,子 大夫將何以規佐寡人?且燕國雖小,成周之建國也, 上自召公,下及昭襄,于今千載,豈可謂無賢哉!寡人 束帶聽朝,三十餘年,曾無聞焉。其者寡人之不及與? 意亦子大夫之思有所不至乎?其咎安在?方今寡人 欲撟邪防非,章聞揚和,撫慰百姓,移風易俗,厥路何 由?子大夫其各悉心以對,寡人將察焉。」群臣皆免冠 謝。郎中成軫謂旦曰:「大王失職,獨可起而索,不可坐

而得也。大王壹起,國中雖女子皆奮臂隨大王。」旦曰
考證.svg
「前高后時,偽立子弘為皇」帝,諸侯交手事之。八年,呂

太后崩,大臣誅諸呂,迎立文帝,天下乃知非孝惠子 也。我親,武帝長子,反不得立,上書請立廟,又不聽。立 者疑非劉氏,即與劉澤謀為《姦書》,言「少帝非武帝子, 大臣所共立,天下宜共伐之。」使人傳行郡國,以搖動 百姓。澤謀歸,發兵臨淄,與燕王俱起。旦遂招來郡國 姦人,賦斂「銅鐵,作甲兵,數閱其車騎材官卒,建旌旗 鼓車,旄頭先敺,郎中侍從者著貂羽、黃金附蟬,皆號 『侍中』。」旦從相、中尉以下勒車騎,發民會圍。大獵文安 縣,以講士馬,須期日。郎中韓義等數諫旦,旦殺義等 凡十五人。會缾侯劉成知澤等謀,告之青州刺史雋 不疑,不疑收捕澤以聞。天子遣大鴻臚丞治連引燕 王,有詔勿治,而劉澤等皆伏誅,益封缾侯。久之,旦姊 鄂邑蓋長公主、左將軍上官桀父子與霍光爭權有 隙,皆知旦怨光,即私與燕交通。旦遣孫縱之等前後 十餘輩,多齎金寶走馬賂遺蓋主。上官桀及御史大 夫桑弘羊等皆與交通,數記疏光過失,與旦令上書 告之。桀欲從中下其章。旦聞之,喜,上疏曰:「昔秦據南 面之位,制一世之命,威服四夷,輕弱骨肉,顯重異族, 廢道任刑,無恩宗室。其後尉佗入南夷,陳涉呼楚澤, 近狎作亂,內外俱發,趙氏無炊火焉。高皇帝覽蹤跡, 觀得失,見秦建本非是,故改其路,規土連城,布王子 孫,是以支葉扶疏,異姓不得間也。今陛下承明繼成, 委任公卿,群臣連與成朋,非毀宗廟,膚受之愬,日騁 於廷。惡吏廢法立威,主恩不及下究。臣聞武帝使中 郎將蘇武使匈奴,見留二十年不降,還亶為典屬國。 今大將軍長史敞無勞為搜粟都尉。又將軍都郎羽 林道上移蹕,太官先置。臣旦願歸符璽,入宿衛,察姦 臣之變。」是時,昭帝年十四,覺其有詐,遂親信霍光而 疏上官桀等,桀等因謀共殺光,廢帝,迎立燕王為天 子。旦置驛書,往來相報,許立桀等為王,外連郡國豪 桀以千數。旦以語相平,平曰:「大王前與劉澤結謀,事 未成而發覺者,以劉澤素夸,好侵陵也。平聞左將軍 素輕易車騎將軍,少而驕,臣恐其如劉澤時不能成, 又恐既成反大王也。」旦曰:「前日一男子詣闕,自謂故 太子,長安中民,趣鄉之正讙,不可止。大將軍恐,出兵 陳之以自備耳。我帝長子,天下所信,何憂見反!」後謂 群臣:「蓋主報言獨患大將軍與右將軍王莽。今右將 軍物故,丞相病幸,事必成,徵不久。」令群臣皆裝。是時 天雨虹下屬宮中飲井水,井水泉竭,廁中豕群出,壞 大官竈,烏鵲鬥死,鼠舞殿端門中,殿上戶自閉不可 開,天火燒城門,大風壞宮城樓,折拔樹木,流星下墮, 后妃以下皆恐。王驚病,使人祠葭水台。水王客呂廣 等知星,為王言當有兵圍城,期在九月十月,漢當有 大臣戮死者。王愈憂恐,謂廣等曰:「謀事不成,祥妖數 見,兵氣且至,奈何?」會蓋主舍人父燕倉知其謀,告之, 由是發覺。丞相賜璽書,部中二千石逐捕孫縱之及 左將軍桀等,皆伏誅。旦聞之,召相平曰:「事敗,遂發兵 乎?」平曰:「左將軍已死,百姓皆知之,不可發也。」王憂懣, 置酒萬載宮,會賓客、群臣、妃妾坐飲。王自歌曰:「歸空 城兮,狗不吠,雞不鳴。橫術何廣廣兮,固知國中之無 人!」華容夫人起舞曰:「髮紛紛兮寘渠,骨籍籍兮亡居。 母求死子兮,妻求死夫。裴回兩渠間兮,君子獨安居!」 坐者皆泣。有赦令到,王讀之曰:「嗟乎!獨赦吏民不赦 我!」因迎后姬諸夫人之明光殿。王曰:「老虜曹為事當 族。」欲自殺。左右曰:「黨得削國,幸不死。」后姬、夫人共啼 泣止。王會天子使使者賜燕王璽書曰:「昔高皇帝王 天下,建立子弟,以藩屏社」稷。先日諸呂陰謀大逆,劉 氏不絕若髮,賴絳侯等誅討賊亂,尊立孝文,以安宗 廟,非以中外有人,表裏相應故邪?樊、酈、曹、灌,攜劍推 鋒,從高皇帝墾菑除害,耘鉏海內,當此之時,頭如蓬 葆,勤苦至矣,然其賞不過封侯。今宗室子孫,曾無暴 衣露冠之勞,裂地而王之,分財而賜之,父死子繼,兄 終弟及。今「王骨肉至親,敵吾一體,乃與他姓異族,謀 害社稷,親其所疏,疏其所親,有逆悖之心,無忠愛之 義。如使古人有知,當何面目復舉齊酎見高祖之廟 乎!」旦得書,以符璽屬醫工長謝相、二千石:「奉事不謹, 死矣!」即以綬自絞。后夫人隨旦自殺者二十餘人。天 子加恩,赦王太子建為庶人,賜旦諡曰刺王。旦立三 十八年而誅,國除。後六年,宣帝即位,封旦兩子,慶為 新昌侯,賢為安定侯。又立故太子建,是為《廣陽頃王》。 二十九年薨,子穆王舜嗣。二十一年薨,子思王璜嗣。 二十年薨,子嘉嗣。王莽時,皆廢漢藩王為家人,嘉獨 以獻符命封扶美侯,賜姓王氏。

廣陵厲王胥编辑

按《漢書》本傳:廣陵厲王胥賜策曰:「『嗚呼,小子胥,受茲 赤社,建爾國家,封於南土,世世為漢藩輔。古人有言 曰:『大江之南,五湖之間,其人輕心。揚州保彊,三代要 服,不及以正』。嗚呼!悉爾心,祗祗兢兢,乃惠乃順,毋桐 好逸,毋邇宵人,惟法惟則。《書》云:『臣不作福,不作威,靡 有後羞』。王其戒之』!胥壯大,好倡樂逸游,力扛鼎空,手搏熊彘猛獸,動作無法度,故終不得為漢嗣。」昭帝初 立,益封胥萬三千戶。元鳳中入朝,復益萬戶,賜錢二 千萬,黃金二千斤,安車駟馬寶劍。及宣帝即位,封胥 四子聖、曾、寶、昌皆為列侯。又立胥小子弘為高密王, 所以褒賞甚厚。始昭帝時,胥見上年少無子,有覬欲 心,而楚地巫鬼胥迎女巫李女須,使下神祝詛。女須 泣曰:「孝武帝下我。」左右皆伏言,「吾必令胥為天子。」胥 多賜女須錢,使禱巫山。會昭帝崩,胥曰:「女須,良巫也, 殺牛賽禱。」及昌邑王徵,復使巫祝詛之。後王廢,胥寖 信女須等,數賜予錢物。宣帝即位,胥曰:「太子孫何以 反得立?」復令女須祝詛如前。又胥女為楚王延壽后 弟婦,數相餽遺,通私書。後延壽坐謀反誅,辭連及胥, 有詔勿治,賜胥黃金前後五千斤,它器物甚眾。胥又 聞漢立太子,謂姬南等曰:「我終不得立矣。」乃止不詛。 後胥子南利侯寶坐殺人奪爵,還歸廣陵,與胥姬左 修姦,事發覺,繫獄棄市。相勝之奏奪王射陂草田以 賦貧民,奏可。胥復使巫祝詛如前。胥宮園中棗樹生 十餘莖,莖正赤,葉白如素,池水變赤,魚死,有鼠晝立 舞王后庭中。胥謂姬南等曰:「棗水魚鼠之怪,甚可惡 也。」居數月,祝詛事發覺,有司案驗,胥惶恐,藥殺巫及 宮人二十餘人以絕口。公卿請誅胥,天子遣廷尉、大 鴻臚即訊,胥謝曰:「罪死有餘,誠皆有之。事久遠,請歸, 思念具對。」胥既見使者,還,置酒顯陽殿,召太子霸及 子女董訾、胡生等夜飲,使所幸八子郭昭君、家人子 趙左君等鼓瑟歌舞。王自歌曰:「欲久生兮無終,長不 樂兮安窮。奉天期兮不得須臾。千里馬兮駐待路,黃 泉下兮幽深。人生要死,何為苦心?何用為樂?心所喜, 出入無悰為樂亟。蒿里召兮郭門閎死。不得取代,庸 身自逝。」左右悉更涕泣奏酒,至雞鳴時罷。胥謂太子 霸曰:「上遇我厚,今負之甚。我死,骸骨當暴,幸而得葬, 薄之無厚也。」即以綬自絞死,及八子郭昭君等二人 皆自殺。天子加恩,赦王諸子皆為庶人。賜諡曰厲王。 立六十四年而誅,國除。後七年,元帝復立胥太子霸, 是為孝王。十三年薨,子共王意嗣。三年薨,子哀王護 嗣。十六年薨,無子,絕後六年,成帝復立孝王子守,是 為靖王。立二十年薨,子宏嗣,王莽時絕。初,「高密哀王 弘本始元年以廣陵王胥少子立,九年薨。子頃王章 嗣,三十三年薨。子懷王寬嗣,十一年薨。子慎嗣」,王莽 時絕。

按《史記三王世家》:「後褚先生曰:『臣幸得以文學為侍 郎,好覽觀太史公之列傳。列傳中稱《三王世家》文辭 可觀,求其《世家》,終不能得。竊從長老好故事者取其 封策書,編列其事而傳之,令後世得觀賢主之指意』。」 蓋聞孝武帝之時,同日而俱拜三子為王,封一子於 齊,一子於廣陵,一子於燕,各因子才力智能及土地 之剛柔,人民之輕重,為作策以申戒之。謂「王世為漢 藩輔,保國治民,可不敬與?王其戒之!」夫賢主所作,固 非淺聞者所能知,非博聞彊記君子者所不能究竟 其意。至其次序分絕,文字之上下,簡之參差長短,皆 有意,人莫之能知。謹論次其真草詔書,編於左方,令 覽者自通其意而解之。王夫人者,趙人也。與衛夫 人並幸武帝而生子閎。閎且立為王時,其母病,武帝 自臨問之曰:「子當為王,欲安所置之?」王夫人曰:「陛下 在,妾又何等可言者?」帝曰:「雖然,意所欲欲,於何所王 之?」王夫人曰:「願置之雒陽。」武帝曰:「雒陽有武庫、敖倉, 天下衝阨,漢國之大都也。先帝以來無子。王於雒陽 者,去雒陽,餘盡可王。」夫人不應。武帝曰:「關東之國無 大於齊者。齊東負海而城郭大,古時獨臨菑中十萬 戶,天下膏腴地,莫盛於齊者矣。」王夫人以手擊頭,謝 曰:「幸甚!」王夫人死而帝痛之,使使者拜之曰:「皇帝謹 使使大中大夫明奉璧一賜夫人為齊王。太后子閎 王齊,年少無有子立,不幸早死,國絕為郡,天下稱齊 不宜王」云「所謂受此土」者,諸侯王始封者,必受土於 天子之社,歸立之以為國社,以歲時祠之。《春秋大傳》 曰:「天子之國有泰社,東方青,南方赤,西方白,北方黑, 上方黃。」故將封於東方者取青土,封於南方者取赤 土,封於西方者取白土,封於北方者取黑土,封於上 方者取黃土,各取其色物,裹以白茅,封以為社,此始 受封於天子者也。此之為「主土」,主土者,立社而奉之 也。「朕承祖考」,祖者,先也,考者,父也。「維稽古」,維者,度也, 念也,稽者,當也,當順古之道也。齊地多變詐,不習於 禮義,故戒之曰:「恭朕之詔,唯命,不可為常。」人之好德, 能明顯光,不圖於義,使君子怠慢,悉若心信執其中, 天祿長終。有過不善,乃凶于而國,而害于若身。齊王 之國,左右維持以禮義,不幸中年早夭,然全身無過, 如其策意。《傳》曰:「青采出於藍,而質青於藍者,教使然 也。」遠哉賢主!昭然獨見,誡齊王以慎內,誡燕王以無 作怨,無俷德,誡廣陵王以慎外,無作威與福。夫廣陵 在吳、越之地,其民精而輕,故誡之曰:「江湖之間,其人 輕心。」揚州保彊三代之時,迫要使從中國俗服,不大 及以政教,以意御之而已。無侗好佚,無邇宵人,維法是則,無長好佚樂,馳騁弋獵淫康,而近小人,常念法 度,則無羞辱矣。三江五湖,有魚鹽之利,銅山之富,天 下所仰,故誡之曰:「臣不作福者,勿使行財幣,厚賞賜, 以立聲譽,為四方所歸也。」又曰:「臣不作威者,勿使因 輕以倍義也。」會孝武帝崩,孝昭帝初立,先朝廣陵王 胥,厚賞賜金錢財幣,直三千餘萬,益地百里,邑萬戶。 會昭帝崩,宣帝初立,緣恩行義,以本始元年中裂漢 地,盡以封廣陵王。胥四子,一子為朝陽侯,一子為平 曲侯,一子為南利侯。最愛少子弘,立以為高密王。其 後胥果作威福,通楚王使者。楚王宣言曰:「我先元王, 高帝少弟也,封三十二城。今地邑益少,我欲與廣陵 王共發兵云,廣陵王為上,我復王楚三十二城,如元 王時。」事發覺,公卿有司請行罰誅。天子以骨肉之故, 不忍致法於胥,下詔書無治廣陵王,獨誅首惡楚王。 《傳》曰:「蓬生麻中,不扶自直;白沙在泥中,與之皆黑」者, 土地教化使之然也。其後胥復祝詛,謀反自殺,國除, 燕土墝埆,北迫匈奴,其人民勇而少慮,故誡之曰:「葷 粥氏無有孝行,而禽獸心,以竊盜侵犯邊民。朕詔將 軍往征其罪,萬夫長,千夫長,三十有二君皆來,降旗 奔師。《葷粥》徙域遠處,北州以安矣。」悉若心無作怨者, 勿使從俗以怨望也;無俷德者,勿使上背德也;無廢 備者,無乏武備,常備匈奴也。非教士不得從徵者,言 非習禮義不得在於側也。會武帝年老長,而太子不 幸薨,未有所立,而旦使來上書,請身入宿衛於長安。 孝武見其書,擊地怒曰:「生子當置之齊魯禮義之鄉, 乃置之燕趙,果有爭心,不讓之端見矣。」於是使使即 斬其使者於闕下。會武帝崩,昭帝初立,旦果作怨,而 望大臣自以長子當立,與齊王子劉澤等謀為叛逆, 出言曰:「我安得弟在者,今立者乃大將軍子也。」欲發 兵,事發覺,當誅。昭帝緣恩寬忍,抑案不揚。公卿使大 臣請,遣宗正與大中大夫公戶滿意御史二人偕往, 使燕風喻之。到燕各異日,更見責。王宗正者,主宗室 諸劉屬籍,先見王,為列陳道昭帝實武帝子狀。侍御 史乃復見王,責之以正法。問王「欲發兵,罪名明白,當 坐之。漢家有正法,王犯纖芥小罪過,即行法,直斷耳, 安能寬?」王驚動以文法,王意益下,心恐公戶滿意,習 於經術。最後見王,稱引《古今通義》,國家大禮,文章《爾 雅》,謂王曰:「古者天子必內有異姓大夫,所以正骨肉 也;外有同姓大夫,所以正異姓也。周公輔成王,誅其 兩弟,故治。武帝在時,尚能寬王。今昭帝始立,年幼,富 於《春秋》,未臨政,委任大臣。古者誅罰不阿親戚,故天 下治。方今大臣輔政,奉法直行,無敢所阿,恐不能寬 王。王可自謹,無自令身死國滅,為天下笑。」於是燕王 旦乃恐懼服罪,叩頭謝過:大臣欲和合骨肉,難傷之 以法。其後旦復與左將軍上官桀等謀反,宣言曰「我 次太子,太子不在,我當立,大臣共抑我」云云。大將軍 光輔政,與公卿大臣議曰:「燕王旦不改過悔正,行惡 不變。」於是修法直斷,行罰誅。旦自殺,國除,如其策指。 有司請誅旦妻子。孝昭以骨肉之親,不忍致法,寬赦 旦妻子,免為庶人。《傳》曰:「蘭根與白芷,漸之滫中,君子 不近,庶人不服」者,所以漸然也。宣帝初立,推恩宣德, 以本始元年中盡復封燕王旦兩子,一子為安定侯。 立燕故太子建為廣陽王,以奉燕王祭祀。俷符味反漢書作棐

昌邑哀王髆编辑

按《漢書》本傳:「昌邑哀王髆,天漢四年立,十一年薨,子 賀嗣。」

廣川廢王去编辑

按《漢書廣川惠王傳》:「廣川惠王孫去,即繆王,齊太子 也。師受《易》《論語》《孝經》,皆通好文辭方技,博弈倡優。其 殿門有成慶畫,短衣大褲長劍,去好之,作七尺五寸 劍,被服皆效焉。有幸姬王昭平、王地餘,許以為后。去 嘗疾,姬陽成昭信侍視甚謹,更愛之。去與地餘戲,得 袖中刀,笞問狀服,欲與昭平共殺昭信。笞問,昭平不」 服,以鐵鍼鍼之,彊服,乃會諸姬。去以劍自擊地,餘令 昭信擊昭平,皆死。昭信曰:「兩姬婢,且泄口。」復絞殺從 婢三人。後昭信病,夢見昭平等以狀告去。去曰:「虜乃 復見畏,我獨可燔燒耳。」掘出尸,皆燒為灰。後去立昭 信為后,幸姬陶望卿為修靡夫人,主繒帛;崔脩成為 明貞夫人,主永巷。昭信復譖望卿曰:「與我無禮,衣服 常鮮於我。盡取善繒,丐諸宮人。」去曰:「若數惡望卿,不 能減我愛。設聞其淫,我烹之矣。」後昭信謂去曰:「前畫 工畫望卿舍,望卿袒裼傅粉其傍。又數出入南戶,窺 郎吏,疑有姦。」去曰:「善司之。」以故益不愛望卿。後與昭 信等飲,諸姬皆侍,去為望卿作歌曰:「背尊章,嫖以忽, 謀屈奇起自絕行,周流,自生患,諒非望,今誰怨。」使美 人相和歌之,去曰:「是中當有自知者。」昭信知去已怒, 即誣言望卿歷指郎吏臥處,具知其主名,又言郎中 令錦被,疑有姦。去即與昭信從諸姬至望卿所,臝其 身,更擊之。令諸姬各持燒鐵共灼望卿。望卿走,自投 井死。昭信出之,椓杙其陰中,割其鼻脣,斷其舌。謂去 曰:「前殺昭平,反來畏我。今欲靡爛,望卿使不能神。」與去共支解,置大鑊中,取桃灰毒藥并煮之,召諸姬皆 臨觀,連日夜靡盡。復共殺其女弟都。後,去數召姬榮 愛與飲。昭信復譖之曰:「榮姬視瞻意態不善,疑有私。」 時愛為去刺,方領繡,去取燒之,愛恐,自投井出之。未 死,笞問,愛自誣與醫姦,去縛繫柱,燒刀灼潰兩目,生 割兩股,銷鈆灌其口中。愛死支解,以棘埋之。諸幸於 去者,昭信輒譖殺之,凡十四人,皆埋太后所居長壽 宮中。宮人畏之,莫敢復迕。昭信欲擅愛,曰:「王使明貞 夫人主諸姬,淫亂難禁,請閉諸姬舍門,無令出。」敖使 其大婢為僕射,主永巷,盡封閉諸舍。上籥於后,非大 置酒,召不得見去。憐之,為作歌曰:「愁莫愁,居無聊,心 重結,意不舒,內茀鬱,憂哀積。上不見天生何益?日崔 隤,時不再,願棄軀,死無悔。」令昭信聲鼓為節,以教諸 姬歌之。歌罷,輒歸永巷封門。獨昭信兄子初為乘華 夫人,得朝夕見昭信,與去從十餘奴博飲游敖。初,去 年十四五,事師受《易》。師數諫正去,去益大逐之。內史 請以為掾,師數令內史禁切王家,去使奴殺師父子, 不發覺。後去數置酒,令倡俳臝戲坐中以為樂,相彊 劾,繫倡闌入殿門奏狀。事下考案。倡辭本為王教修 靡。夫人望卿弟都歌舞。使者召望卿,都去對,皆淫亂 自殺。會赦,不治。望卿前烹煮,即取他死人與都死,并 付其母。母曰:「都是望卿,非也。」數號哭求死,昭信令奴 殺之,奴得辭服。本始三年,相、內史奏狀,具言赦前所 犯。天子遣大鴻臚、丞相長史、御史丞、廷尉正雜治鉅 鹿詔獄,奏請逮捕去。及后昭信制曰:「王后、昭信諸姬 奴婢證者,皆下獄辭服。」有司復請誅,《王制》曰:「與列侯、 中二千石、二千石、博士議。」議者皆以為去悖虐,聽后 昭信讒言,燔燒烹煮,生割剝人,距師之諫,殺其父子。 凡殺無辜十六人,至一家母子三人,逆節絕理。其十 五人在赦前,大惡仍重,當伏顯戮以示眾。制曰:「朕不 忍致王於法,議其罰。」有司請廢勿王,與妻子徙上庸。 奏可,與湯沐邑百戶。去道自殺,昭信棄市。立二十二 年,國除。後四歲,宣帝地節四年,復立去兄文,是為戴 王。

常山王勃编辑

按《漢書常山憲王傳》:「初,憲王有不愛姬,生長男梲。梲 以母無寵,故,亦不得幸於王。王后脩生太子勃。王內 多所幸,姬生子平、子商。王后稀得幸,及憲王疾甚,諸 幸姬侍病。王后以妒媢不常在,輒歸舍醫進藥,太子 勃不自嘗藥,又不宿留侍疾。及王薨,王后、太子乃至。 憲王雅不以梲為子,數不分與財物。郎或說太子,王」 后令分梲財,皆不聽。太子代立,又不收恤梲,梲怨王 后及太子。漢使者視憲王喪,梲自言憲王病時,王后、 太子不侍。及薨六日出舍,太子勃私姦,飲酒、博戲,擊 筑,與女子載馳,環城過市,入獄視囚。天子遣大行騫 驗問,逮諸證者,王又匿之。吏求捕,勃使人致擊笞掠, 擅出漢所疑囚。有司請誅勃及憲王后脩。上曰:「脩素 無行,使梲陷之罪。勃無良師傅,不忍致誅。」有司請廢 勿王,徙王勃以家屬處房陵;上許之。勃王數月,廢,國 除。

真定頃王平编辑

按《漢書常山憲王傳》:「常山國除月餘,天子為最親,詔 有司曰:『常山憲王早夭,后妾不知適孽誣爭,陷於不 誼以滅國,朕甚閔焉。其封憲王子平三萬戶,為真定 王,子商三萬戶,為泗水王。頃王平立二十五年薨,子 烈王偃嗣。十八年薨,子孝王由嗣。二十二年薨,子安 王雍嗣。二十六年薨,子共王普嗣。十五年薨,子陽嗣』。」 王莽時絕。

泗水思王商编辑

按《漢書常山憲王傳》:「常山國除,天子封憲王子商三 萬戶,為泗水王。十年薨。子哀王安世嗣,一年薨,無子。 於是武帝憐泗水王絕,復立安世弟賀,是為戴王。立 二十二年薨。有遺腹子煖,相內史不以聞。太后上書, 昭帝閔之,抵相內史罪,立煖,是為勤王。立三十九年 薨。子戾王駿嗣,三十一年薨。子靖嗣,王莽時絕。」

海昏侯賀编辑

按《漢書昌邑哀王傳》:「哀王髆子賀立十三年,昭帝崩, 無嗣,大將軍霍光徵王賀典喪。璽書曰:『制詔昌邑王 使行大鴻臚事,少府樂成宗正德,光祿大夫吉、中郎 將利漢徵王,乘七乘傳詣長安邸。夜漏未盡一刻,以 火發書。其日中,賀發晡時,至定陶,行百三十五里,侍 從者馬死相望於道。郎中令龔遂諫王,令還,郎謁者』」 五十餘人。賀到濟陽,求長鳴雞,道買積竹杖。過弘農, 使大奴善以衣車載女子至湖。使者以讓相安樂,安 樂告遂。遂入問賀,賀曰:「無有。」遂曰:「即無有,何愛一善 以毀行義?請收屬吏以湔洒大王。」即捽善屬衛士長 行法。賀到霸上,大鴻臚郊迎,騶奉乘輿車。王使僕壽 成御,郎中令遂參乘。旦至廣明東都門,遂曰:「禮,奔喪, 望見國都哭,此長安東郭門也。」賀曰:「我嗌痛,不能哭。」 至城門,遂復言,賀曰:「城門與郭門等耳。」且至未央宮 東闕。遂曰:「昌邑帳在是闕外馳道北。未至帳所,有南北行道,馬足未至數步。大王宜下車,鄉闕西面伏。」哭 盡哀止。王曰:「諾。」到,哭如儀。王受皇帝璽綬,襲尊號。即 位二十七日,行淫亂,大將軍光與群臣議白孝昭皇 后廢賀歸故國,賜湯沐邑二千戶;故王家財物皆與 賀及哀王女四人,各賜湯沐邑千戶。語在《霍光傳》。國 除,為山陽郡。初,賀在國時,數有怪,嘗見白犬高三尺, 無頭,其頸以下似人而冠方山冠。後見熊,左右皆莫 見。又大鳥飛集宮中,王知惡之,輒以問郎中令遂,遂 為言其故,語在《五行志》。王仰天歎曰:「不祥,何為數來?」 遂叩頭曰:「臣不敢隱忠數言,危亡之戒,大王不說。夫 國之存亡,豈在臣言哉!願王內自揆度。大王誦《詩》三 百五篇,人事浹,王道備。王之所行中詩一篇何等也? 大王位為諸侯,王行汙於庶人,以存難,以亡易,宜深 察之。」後又血汙王坐席。王問遂,遂叫然號曰:「宮室不 久,祅祥數至。血者,陰憂象也。宜畏慎自省。」賀終不改 節,居無何徵。既即位後,王夢青蠅之矢積西階東,可 五六石,以屋版瓦覆。發視之,青蠅矢也。以問遂,遂曰: 「陛下之《詩》不云乎?『營營青蠅,至於藩。愷悌君子,毋信 讒言』。陛下左側讒人眾多如是,青蠅惡矣,宜進先帝 大臣子孫親近以為左右。如不忍昌邑故人信用讒 諛,必有凶咎。願詭禍為福,皆放逐之,臣當先逐矣。」賀 不用其言,卒至於廢大將軍光,更尊立武帝曾孫,是 為孝宣帝即位,心內忌賀。元康二年,遣使者賜山陽 太守張敞璽書曰:「制詔山陽太守其謹備盜賊,察往 來過客,毋下所賜書。」敞於是條奏賀居處,著其廢亡 之效,曰:「臣敞地節三年五月視事。故昌邑王居故宮, 奴婢在中者百八十三人,閉大門,開小門,廉吏一人 為領錢物,市買朝內食物,它不得出入。督盜一人別 主徼循,察往來者。以王家錢取卒迾宮清中備盜賊。 臣敞數遣丞吏行察。四年九月中,臣敞入視居處狀。 故王年二十六七,為人青黑色,小目,鼻末銳卑」,少須 眉,身體長大,疾痿,行步不便。衣短衣大褲,冠惠文冠, 佩玉環,簪筆持牘趨謁。臣敞與坐語中庭,閱妻子奴 婢。臣敞欲動,觀其意,即以惡鳥感之曰:「昌邑多梟。」故 王應曰:「然。」前賀西至長安,殊無梟復來;東至濟陽,乃 復聞梟聲。臣敞閱至,子女持轡。故王跪曰:「持轡母,嚴 長孫女也。」臣敞故知執金吾嚴延年字長孫,女羅紨 前為故王妻。察故王衣服、言語、跪起清狂不惠,妻十 六人,子二十二人,其十一人男,十一人女。昧死奏名 籍及奴婢、財物簿。臣敞前書言昌邑哀王歌舞者張 修等十人無子,又非姬,但良人,無官名,王薨,當罷歸。 太傅豹等擅留,以為哀王園中人所不當得為,請罷 歸。故王聞之曰:「中人守園疾者,當勿治;相殺傷者,當 勿法。欲令亟死,太守奈何而欲罷之!其天資喜由亂 亡,終不見仁義如此!」後丞相、御史以臣敞書聞,奏可, 皆以遣。上由此知賀不足忌。其明年春,乃下詔曰:「蓋 聞象有罪,舜封之,骨肉之親,析而不殊。其封故昌邑 王賀為海昏侯,食邑四千戶。侍中衛尉金安上上書」 言「賀:天之所棄,陛下至仁,復封為列侯。賀嚚頑放廢 之人,不宜得奉宗廟朝聘之禮。」奏可。賀就國豫章數 年,揚州刺史柯奏賀與故太守卒史孫萬世交通。萬 世問賀:「前見廢時,何不堅守,毋出宮,斬大將軍,而聽 人奪璽綬乎?」賀曰:「然,失之。」萬世又以賀且王豫章,不 久為列侯。賀曰:「且然,非所宜言。」有司案驗,請逮捕。制 曰:「削戶三千。」後薨,豫章太守廖奏言:「舜封象於有鼻, 死不為置後,以為暴亂之人,不宜為太祖。海昏侯賀 死,上當為後者子充國。充國死,復上弟奉親。奉親復 死,是天絕之也。陛下聖仁於賀甚厚,雖舜於象無以 加也。宜以禮絕賀,以奉天意。願下有司議。」議皆以為 不宜為立嗣,國除。元帝即位,復封賀子代宗為「海昏 侯」,傳子至孫,今見為侯。

菑川思王終古编辑

按《漢書高五王傳》,齊悼惠王子菑川懿王志,懿王子 靖王建,靖王子頃王遺,頃王子思王終古。五鳳中,青 州刺史奏終古使所愛奴與八子及諸御婢姦,終古 或參與被席,或白晝使臝伏,犬馬交接。終古親臨觀 產子,輒曰:「亂不可知。」使去其子。事下丞相,御史奏終 古位諸侯王,以令置八子,秩比六百石,所以廣嗣重 「祖也。而終古禽獸行,亂君臣夫婦之別,悖逆人倫,請 逮捕。」有詔削四縣。二十八年薨,子考王尚嗣。五年薨, 子孝王橫嗣。三十一年薨。子懷王交嗣。六年薨,子永 嗣,王莽時絕。

淮陽憲王欽编辑

按《漢書宣元六王傳》:「孝宣皇帝五男,許皇后生孝元 帝,張倢伃生淮陽憲王欽,衛倢伃生楚孝王囂,公孫 倢伃生東平思王宇,戎倢伃生中山哀王竟。」按本 傳:「淮陽憲王欽,元康三年立。母張倢伃有寵於宣帝 霍皇后廢後,上欲立張倢伃為后,久之,懲艾霍氏,欲 害皇太子,乃更選後宮無子而謹慎者,乃立長陵王 倢」伃為后,令母養太子。后無寵,希御見,唯張倢伃最 幸。而憲王壯大,好經書法律,聰達有材,帝甚愛之。太子寬仁,喜儒術,上數嗟歎憲王曰:「真我子也!」常有意 欲立張倢伃與憲王,然用太子起於微細。上少依倚 許氏,及即位,而許后以殺死,太子蚤失母,故弗忍也。 久之,上以故丞相韋賢子元成陽狂讓侯。兄經明行 高,稱於朝廷,乃召拜元成為淮陽中尉,欲感諭憲王, 輔以推讓之臣,由是太子遂安。宣帝崩,元帝即位,乃 遣憲王之國。時張倢伃已卒,憲王有外祖母舅張博 兄弟三人,歲至淮陽見親,輒受王賜。後王上書請徙 外家張氏於國,博上書願留守墳墓,獨不徙,王恨之。 後博至淮陽,王賜之少,博言負責數百萬,願王為償。 王不許。博辭去,令弟光恐王云王遇大人益解,博欲 上書為大人乞骸骨去。王乃遣人持黃金五十斤送 博,博喜,還書謝,為諂語,盛稱譽王,因言:「當今朝廷無 賢臣,災變數見,足為寒心,萬姓咸歸望於大王,大王 奈何恬然不求入朝見輔助主上乎!」使弟光數說王, 宜聽博計,令於京師說用事貴人為王求朝。王不納 其言。後光欲至長安,辭王復言:「願盡力與博共為王 求朝。」王即曰:「至長安可。」因平陽侯光得王欲求朝語, 馳使人語博。博知王意動,復遺王書曰:「博幸得肺腑, 數進愚策,未見省察。北遊燕、趙,欲循行郡國,求幽隱 之士。聞齊有駟先生者,善為司馬兵法,大將之材也。 博得謁見,承間進問五帝三王,究竟要道,卓爾非世 俗之所知。今邊境不安,天下騷動,微此人,其莫能安 也。又聞北海之瀕有賢人焉,累世不可逮,然難致也。 得此二人而薦之,功亦不細矣。博願馳西,以此赴助。」 漢急無財幣以通顯之。趙王使謁者持牛酒、黃金三 十斤勞博,博不受。復使人願尚女聘金二百斤,博未 許。會得光書,云:「大王已遣光西與博,并力求朝,博自 以棄捐,不意大王還意反義,結以朱顏,願殺身報德, 朝事何足言!大王誠賜咳唾,使得盡死,湯禹所以成 大功也。駟先生蓄積道術,書無不有,願知大王所好, 請得輒上。」王得書喜,說報博書曰:「子高乃幸,左顧存 恤,發心惻隱,顯至誠,納以嘉謀,語以至事,雖亦不敏, 敢不諭意!今遣有司為子高償責二百萬。」是時,博女 婿京房以明《易》陰陽得幸於上,數召見言事,自謂為 石顯、五鹿充宗所排,謀不得用,數為博道之。博常欲 誑燿淮陽王,即具記房諸所說災異,及召見密語,持 予淮陽王,以為信驗。詐言已見中書令石君求朝,「許 以金五百斤。賢聖制事,蓋慮功而不計費。昔禹治鴻 水,百姓罷勞,成功既立,萬世賴之。今聞陛下春秋未 滿四十,髮齒墮落,太子幼弱,佞人用事,陰陽不調,百 姓疾疫饑饉,死者且半,《鴻水》之害,殆不過此。大王緒 欲救世,將比功德,何可以忽?博已與大儒知道者,為 大王為便宜。」奏陳安危,指災異。大「王朝見,先口陳其 意而後奏之,上必大悅,事成功立,大王即有周、邵之 名,邪臣散亡,公卿變節,功德亡比,而梁、趙之寵必歸 大王,外家亦將富貴,何復望大王之金錢?」王喜,說《報 博書》曰:「乃者詔下,止諸侯朝者,寡人憯然不知所出。 子高素有顏、冉之資,臧、武之智,子貢之辨,卞莊子之 勇,兼此四者,世之所鮮,既開端緒,願卒成之,求朝義 事也,奈何行金錢乎!」博報曰:「已許石君,須以成事。」王 以金五百斤予博。會房出為郡守,離左右,顯具得此 事告之。房漏泄省中語。博兄弟詿誤諸侯王,誹謗政 治,狡猾不道,皆下獄。有司奏請逮捕。欽,上不忍致法, 遣諫大夫王駿賜欽璽書曰:「皇帝問淮陽王。」有司奏 「王『王舅張博,數遺王書,非毀政治,謗訕天子,褒舉諸 侯,稱引周湯,以諂惑王。所言尤惡,悖逆無道。王不舉 奏,而多與金錢,報以好言,罪至不赦。朕惻焉不忍聞, 為王傷之。推原厥本,不祥自博。惟王之心,匪同於凶。 已詔有司,勿治王事。遣諫大夫駿申諭朕意。《詩》不云 乎?『靖共爾位,正直是與』。王其勉之』!」駿諭指曰:「禮為諸 侯制相朝聘之義,蓋以考禮壹德,尊事天子也。且王 不學《詩》乎?《詩》云:『俾侯於魯,為周室輔』。今王舅博數遺 王書,所言悖逆。王幸受詔策,通經術,知諸侯名譽不 當出竟。天子普覆,德布於朝,而恬有博言,多予金錢, 與相報應,不忠莫大焉。故事,諸侯王獲罪京師,罪惡 輕重,縱不伏誅,必蒙遷」削貶黜之罪,未有但已者也。 今聖主赦王之罪,又憐王失計忘本,為博所惑,加賜 璽書,使諫大夫申諭至意,殷勤之恩,豈有量哉!博等 所犯罪惡大,群下之所共攻,王法之所不赦也。自今 以來,王毋復以博等累心,務與眾棄之。《春秋》之義,大 能變改。《易》曰:「藉用白茅,無咎。」言臣子之道,改過自新, 絜己以「承上,然後免於咎也。王其留意慎戒,惟思所 以悔過易行,塞重責,稱厚恩者,如此則長有富貴,社 稷安矣。」於是淮陽王欽免冠稽首謝曰:「奉藩無狀,過 惡暴列,陛下不忍致法加大恩,遣使者申諭道術守 藩之義。伏念博罪惡尤深,當伏重誅,臣欽願悉心自 新,奉承詔策,頓首死罪。」京房及博兄弟三人皆棄市, 妻子徙邊。至成帝即位,以淮陽王屬為叔父,敬寵之, 異於它國。王上書自陳舅張博時事,頗為石顯等所 侵,因為博家屬徙者求還。丞相御史復劾欽「前與博相遺私書,指意非諸侯王所宜,蒙恩勿治。事在赦前, 不悔過而復稱引,自以為直,失藩臣體,不敬上加恩, 許王還徙者。」三十六年薨。子文王元嗣。二十六年薨, 子縯嗣,王莽時絕。

楚孝王囂编辑

按《漢書》本傳:「楚孝王囂,甘露二年立為定陶王,三年 徙楚。成帝河平中入朝,時被疾,天子閔之,下詔曰:『蓋 聞天地之性人為貴,人之行莫大於孝。楚王囂素行 孝順仁慈,之國以來二十餘年,纖介之過未嘗聞,朕 甚嘉之。今乃遭命,離於惡疾,夫子所痛,曰:『蔑之,命矣 夫斯人也而有斯疾也,朕甚閔焉。夫行純茂而不顯』』」 異,則有國者將何勗哉?《書》不云乎?「用德章厥善。」今王 朝正月,詔與子男一人俱。其以廣戚縣戶四千三百 封其子勳為廣戚侯。明年,囂薨,子懷王文嗣。一年薨, 無子,絕。明年,成帝復立文弟平陸侯衍,是為思王。二 十一年薨,子紆嗣。王莽時絕。成帝時,又立紆弟景為 定陶王、廣戚侯。勳薨,諡曰煬侯。子顯嗣。

東平思王宇编辑

按《漢書》本傳:「東平思王宇,甘露二年立,元帝即位,就 國。壯大,通姦犯法,上以至親貰,弗罪,傅相連坐,久之, 事太后,內不相得。太后上書言之,求守杜陵園。上於 是遣大中大夫張子蟜奉璽書敕諭之曰:『皇帝問東 平王,蓋聞親親之恩,莫重於孝,尊尊之義,莫大於忠。 故諸侯在位不驕以致孝道,制節謹度,以翼天子。然』」 後富貴不離於身而社稷可保。今聞王自脩有闕,本 朝不和,流言紛紛,謗自內興,朕甚憯焉,為王懼之。《詩》 不云乎:「毋念爾祖,聿修厥德。永言配命,自求多福。」朕 惟王之春秋方剛,忽於道德,意有所移,忠言未納。故 臨遣太中大夫子蟜諭王朕意。孔子曰:「過而不改,是 謂過矣。」王其深惟熟思之,無違朕意。又特以璽書賜 王太后曰:「皇帝使諸吏宦者令承問東平王太后:朕 有聞王太后少加意焉。夫福善之門,莫美於和睦;患 咎之首,莫大於內離。今東平王出繈褓之中,而託於 南面之位,加以年齒方剛,涉學日寡,驁忽臣下,不自 它於太后。以是之間,能無失禮義者,其唯聖人乎!《傳》 曰:『父為子隱』,直在其中矣。王太后明察此意,不可不 詳。閨門之內,母子之間,同氣異息,骨肉之恩,豈可忽 哉!豈可忽哉!昔周公戒伯禽曰:『故舊無大故,則不可 棄也,毋求備於一人。夫以故舊之恩,猶忍小惡,而況 此乎!已遣使者諭王,王既悔過服罪,太后寬忍以貰 之,後宜不敢』。」王太后強餐止思念,慎疾自愛。宇慚懼, 因使者頓首謝死罪,願洒心自改。詔書又敕傅、相曰: 「夫人之性,皆有五常。及其少長,耳目牽於耆欲,故五 常銷而邪心作,情亂其性,利勝其義,而不失厥家者, 未之有也。今王富於春秋,氣力勇武,獲師傅之教淺, 加以少所聞見,自今以來,非《五經》之正術,敢以游獵, 非禮道王者,輒以名聞。」宇立二十年,元帝崩。宇謂中 謁者信等曰:「漢大臣議天子少弱,未能治天下,以為 我知文法建,欲使我輔佐天子。我見《尚書》晨夜極苦, 使我為之不能也。今暑熱,縣官年少持服,恐無處所, 我危得之。」比至下,宇凡三哭,飲酒食肉,妻妾不離側。 又姬胊,臑故親幸,後疏遠,數歎息呼天。宇聞,斥朐臑 為家人子,埽除永巷,數笞擊之。朐臑私疏宇過失,數 令家告之。宇覺知,絞殺朐臑。有司奏請逮捕,有詔削 樊亢父二縣。後三歲,天子詔有司曰:「蓋聞仁以親親, 古之道也。前東平王有闕,有司請廢,朕不忍;又請削, 朕不敢專。惟王之至親,未嘗忘於心。今聞王改行自 新,尊脩經術,親近仁人,非法之求,不以奸吏,朕甚嘉 焉。《傳》不云乎:『朝過夕改,君子與之。其復前所削縣如 故』。」後年來朝,上疏求諸子及太史公書。上以問大將 軍王鳳,對曰:「臣聞諸侯朝聘,考文章,正法度,非禮不 言。今東平王幸得來朝,不思制節謹度,以防危失,而 求諸書,非朝聘之義也。諸子書或反經術,非聖人,或 明鬼神,信物怪,太史公書有戰國從橫權譎之」謀,漢 興之初,謀臣奇策,天官災異,地形阸塞,皆不宜在諸 侯王,不可。予不許之辭,宜曰:「《五經》,聖人所制,萬事靡 不畢載。王審、樂道、傅相皆儒者,旦夕講誦,足以正身 虞意。夫小辯破義,小道不通,致遠恐泥,皆不足以留 意。諸益於經術者,不愛於王。」對奏天子如鳳言,遂不 與立。三十三年薨,子煬王雲嗣。

楚王延壽编辑

按《漢書楚元王傳》:節王純子延壽,宣帝即位,延壽以 為廣陵王胥,武帝子,天下有變必得立,陰欲附倚輔 助之,故為其後母弟趙何齊取廣陵王女為妻,與何 齊謀曰:「我與廣陵王相結,天下不安,發兵助之,使廣 陵王立何齊尚公主,列侯可得也。」因使何齊奉書遺 廣陵王曰:「願長耳目,毋後人有天下。」何齊父長年上 書告之,事下有司考驗,辭服。壽延自殺。立三十二年, 國除。

河間王元编辑

按:《漢書河間獻王傳》:孝王慶子元,取故廣陵厲王、厲王太子及中山懷王故姬廉等以為姬。甘露中,冀州 刺史敞奏元,事下廷尉,逮召廉等,元迫脅凡七人,令 自殺。有司奏請誅元,有詔削二縣萬一千戶。後元怒 少史留貴,留貴踰垣出,欲告元,元使人殺留貴母。有 司奏「元殘賊不改,不可君國子民,廢勿王。」處漢中房 陵,居數年,坐與妻若共乘朱輪車,怒若又笞擊,令自 髡。漢中太守請治,元病死。立十七年,國除。絕五歲。成 帝建始元年,復立元弟良為王。

代王年编辑

按《漢書代孝王傳》:孝王參子頃王湯,頃王子年,地節 中,冀州刺史林奏「年為太子時,與女弟則私通。及年 立為王,則後懷年子,其婿使勿舉,則曰:『自來殺之』。婿 怒曰:『為王生子,自令王家養之,則送兒』」頃太后所相 聞知禁止,則令不得入宮。年使從季父往來送迎,則 連年不絕。有司奏年淫亂,年坐廢為庶人,徙房陵,與 湯沐邑百戶。立三年,國除。元始二年,新都侯王莽興 滅繼絕,白太皇太后立年,弟子如意為廣宗王,奉代 孝王後。莽篡位,國絕。

廣川戴王文编辑

按《漢書·廣川惠王傳》:「廣川王去廢國除。後四歲,宣帝 地節四年,復立去兄文,是為戴王。文素正直,數諫王 去,故上立焉。二年薨,子海陽嗣。」

廣川王海陽编辑

按《漢書廣川惠王傳》:「戴王文薨,子海陽嗣,十五年,坐 畫屋為男女臝交接,置酒請諸父姊妹飲,令仰視畫。 又海陽女弟為人妻,而使與幸臣姦,又與從弟調等 謀殺一家三人,已殺。甘露四年,坐廢,徙房陵,國除。」

陽城侯德编辑

按《漢書·楚元王傳》:「紅侯富子辟彊。辟彊子德,字路叔, 少修黃老術,有智略,少時數言事,召見甘泉宮,武帝 謂之千里駒。」昭帝初為宗正丞,雜治劉澤詔獄。父為 宗正,徙大鴻臚丞,遷太中大夫,後復為宗正,雜案上 官氏蓋主事。德常持老子知足之計。妻死,大將軍光 欲以女妻之,德不敢取,畏盛滿也。蓋長公主孫譚遮 德自言,德數責以公主起居無狀。侍御史以為光望, 不受女,承指劾德誹謗詔獄,免為庶人,屏居山田。光 聞而恨之,復白召德守青州刺史。歲餘,復為宗正,與 立宣帝以定策,賜爵關內侯。地節中,以親親行謹厚, 封為陽城侯。子安民,為郎中右曹。宗家以德得官,宿 衛者二十餘人。德寬厚好施,生每行京兆尹事,多所 平反。罪人家產過百萬,則以振昆弟賓客飲食,曰:「富 民之怨也。」立十一年,子向坐鑄偽黃金當伏法,德上 書訟罪,會薨,大鴻臚奏:德訟子罪,失大臣體,不宜賜 諡置嗣。制曰:「賜諡繆侯,為置嗣。」傳至孫慶忌,復為宗 正太常。薨,子岑嗣,為諸曹中郎將、列校尉。至太常薨。 傳子至王莽,敗乃絕。

中山哀王竟编辑

按《漢書》本傳:「孝宣皇帝五男,戎婕妤生中山哀王竟。 初元二年立為清河王,三年,徙中山,以幼少未之國。 建昭四年薨,邸葬杜陵。無子,絕太后,歸居外家戎氏。」

定陶共王康编辑

按《漢書·宣元六王傳》,「孝元皇帝三男:王皇后生孝成 帝。傅昭儀生定陶共王康,馮昭儀生中山孝王興。」 按本傳:「定陶共王康,永光三年立為濟陽王,八年徙 定陶王。少而愛長,多材藝,習知音聲,上奇器之。母昭 儀又幸幾代皇后、太子。」語在《元后》及《史丹傳》。「成帝即 位,緣先帝意厚,遇異於它王。十九年,薨,子欣嗣。十五 年,成帝無子,徵入為皇太子。上以太子奉大宗後,不 得顧私親,乃立楚思王子景為定陶王,奉共王後。成 帝崩,太子即位,是為孝哀帝。即位二年,追尊共王為 共皇帝,置寢廟京師,序昭穆,儀如孝元帝。」徙定陶王 景為信都王云。按《元后傳》,「王禁本始三年生女政 君。五鳳中,年十八入掖庭為家人子。歲餘」,會皇太子 所愛幸司馬良娣病且死,皇后使送政君太子宮,見 丙殿,得御,幸,有身。甘露三年生成帝,於甲館畫室為 世適皇孫。宣帝愛之,自名曰驁,字太孫,常置左右。後 三年,宣帝崩,太子即位,是為孝元帝。立太孫為太子, 以母王妃為婕妤,封父禁為陽平侯。後三日,婕妤立 為皇后。永光三年薨。禁長子鳳嗣侯為衛尉、侍中。皇 后自有子,後希復進見。太子壯大,寬博恭慎。其後幸 酒樂燕樂,元帝不以為能。而傅昭儀有寵於上,生定 陶共王。王多材蓺,上甚愛之,坐則側席,行則同輦,常 有意欲廢太子而立共王。時鳳在位,與皇后、太子同 心憂懼,賴侍中史丹擁右太子,語在《丹傳》。上亦以皇 后素謹慎,而太子先帝所常留意,故得不廢。元帝崩, 太子立,是為孝成帝。尊皇后為皇太后,以鳳為大司 馬大將軍,領尚書事,益封五千戶。鳳用事,上,謙讓無 所顓,即位數年,無繼嗣,體常不平。定陶共王來朝,太 后與上承先帝意,遇共王甚厚,賞賜十倍於他王,不 以往事為纖介。共王之來朝也,天子留,不遣歸國。上 謂共王:「我未有子,人命不諱,一朝有他,且不復相見爾長留侍我矣。」其後天子疾益有瘳,共王因留國邸, 旦夕侍上。上甚親重,大將軍鳳心不便。共王。在京師, 會日蝕,鳳因言:「日蝕,陰盛之象,為非常異。定陶王雖 親,於禮當奉藩在國,今留侍京師,詭正非常異,故天 見戒,宜遣王之國。」上不得已於「鳳而許之。共王辭去, 上與相對泣而決。」按《史丹傳》:「自元帝為太子時,丹 以父高任為中庶子,侍從十餘年。元帝即位,為駙馬 都尉侍中,出常驂乘,甚有寵。上以丹舊臣,皇考外屬, 親信之,詔丹護太子家。」是時傅昭儀子定陶共王有 材蓺,子母俱愛幸,而太子頗有酒色之失,母王皇后 無寵。建、昭之間,元帝被疾,不親政事,留好音樂。或置 鼙鼓殿下,天子自臨軒檻上,隤銅丸以撾鼓,聲中嚴 鼓之節,後宮及左右習知音者莫能為,而定陶王亦 能之。上數稱其材。丹進曰:「凡所謂材者,敏而好學,溫 故知新,皇太子是也。若乃器人於絲竹鼓鼙之間,則 是陳惠、李微高於匡衡,可相國也。」於是上嘿然而笑。 其後中山哀王薨,太子前弔。哀王者,帝之少弟,與太 子遊,學相長大。上望見太子,感念哀王,悲不自止。太 子既至前不哀,上大恨曰:「安有人不慈仁,而可奉宗 廟為民父母者乎!」上以責謂丹,丹免冠謝上曰:「臣誠 見陛下哀痛中山王,至以感損。向者太子當進見,臣 竊戒屬毋涕泣感傷陛下,罪乃在臣,當死。」上以為然, 意乃解。丹之輔相,皆此類也。竟寧元年,上寢疾,傅昭 儀及定陶王常在左右,而皇后、太子希得進見。上疾 稍侵,意忽忽不平,數問《尚書》以景帝時立膠東王故 事。是時,太子長舅陽平侯王鳳為衛尉侍中,與皇后、 太子皆憂不知所出。丹以親密臣,得侍視疾,候上間 獨寢時,丹直入臥內,頓首伏青蒲上,涕泣言曰:「皇太 子以適長立,積十餘年,名號繫於百姓,天下莫不歸 心。臣子見定陶王雅素愛幸,今者道路流言,為國生 意,以為太子有動搖之議。審若此,公卿以下必以死 爭,不奉詔,臣願先賜死以示群臣。」天子素仁,不忍見 丹涕泣,言又切至。上意大感,喟然太息曰:「吾日困劣, 而太子、兩王幼少,意中戀戀,亦何不念乎!然無有此 議。且皇后謹慎,先帝又愛太子,吾豈可違指!駙馬都 尉安所受此語?」丹即卻頓首曰:「愚臣妄聞,罪當死。」上 因納,謂丹曰:「吾病寖加,恐不能自還,善輔道太子,毋 違我意!」丹噓唏而起,太子由是遂為嗣矣。

中山孝王興编辑

按《漢書》本傳:「中山孝王興,建昭二年王為信都王,十 四年徙中山。成帝之議立太子也,御史大夫孔光以 為《尚書》有殷及王,兄終弟及,中山王元帝之子,宜為 後。成帝以中山王不材,又兄弟不得相入廟,外家王 氏與趙昭儀皆欲用哀帝為太子,故遂立焉。上乃封 孝王舅馮參為宜鄉侯,而益封孝王萬戶,以慰其意。」 三十年薨,子衎嗣。七年,哀帝崩,無子,徵中山王衎入 即位,是為平帝。太皇太后以帝為成帝後,故立東平 思王孫桃鄉頃侯子成都為中山王,奉孝王後。王莽 時絕。

梁王立编辑

按:《漢書文三王傳》:「梁孝王武子共王買,共王子平王 襄,平王子頃王無傷,頃王子敬王定國,敬王子夷王 遂,夷王子荒王嘉,荒王子立。鴻嘉中,太傅輔奏立一 日至十一犯法,臣下愁苦,莫敢親近,不可諫止。願令 王非耕祠,法駕毋得出宮,盡出馬置外苑,收兵杖置 私府,毋得以金錢財物假賜人。」事下丞相御史,請許, 奏可。後數復敺傷郎,夜私出宮,傅相連奏,坐削,或千 戶,或五百戶,如是者數焉。荒王女弟園子為立舅任 寶妻,寶兄子昭為立后,數過寶飲食,報寶曰:「我好翁 主,欲得之。」寶曰:「翁主,姑也,法重。」立曰:「何能為?」遂與園 子姦。積數歲。永始中,相禹奏立對外家怨望,有惡言。 有司按驗,因發淫亂事,奏立禽獸行,請誅。太中大夫 谷永上疏曰:「臣聞禮,天子外屏,不欲見外也。是故帝 王之意,不窺人閨門之私,聽聞中冓之言。《春秋》為親 者諱。《詩》云:『戚戚兄弟,莫遠具爾』。今梁王年少,頗有狂 病,始以惡言按驗,既亡事實,而發閨門之私,非本章 所指。王辭又不服,猥強劾立,傅致難明之事,獨以偏 辭成罪斷獄,無益於治道;污衊宗室,以內亂之惡,披 布宣揚於天下,非所以為公族隱諱,增朝廷之榮華, 昭聖德之風化也。」臣愚以為王少而父同產長,年齒 不倫,梁國之富,足以厚聘美女,招致妖麗,父同產亦 有恥辱之心。案事者乃驗問惡言,何敢猥自發舒。以 三者揆之,殆非人情。疑有所迫切,過誤失言,文吏躡 尋,不「得轉移,萌芽之時,加恩勿治上也。既已案驗,舉 憲宜及。」王辭不服,詔廷尉選上德通理之吏,更審考 清問,著不然之效,定失誤之法,而反命於下吏,以廣 公族附疏之德,為宗室刷污亂之恥,甚得治親之誼。 天子由是寢而不治。居數歲,元延中立,復以公事怨 相掾及雎陽丞,使奴殺之,殺奴以滅口,凡殺三人,傷 五人手。敺郎吏二十餘人,上書不拜,奏謀篡死罪囚。 有司請誅,上不忍,削立五縣。哀帝建平中,立復殺人天子遣廷尉賞,大鴻臚由持節即訊,至,移書傅相、中 尉曰:「王背策戒,誖暴妄行,連犯大辟,毒流吏民,比比 蒙恩。不伏重誅,不思改過,復賊殺人,幸得蒙恩。」丞相 長史大鴻臚丞即問王陽病,抵讕置辭,驕嫚,不首主 令,與背畔亡異。丞相御史請收王璽綬送陳留獄。明 詔加恩,復遣廷尉、大鴻臚雜問。今正當受詔置辭,恐 復不首實。對《書》曰:「至于再三,有不用我,降爾命,傅相 中尉皆以輔正為職,虎兕出於匣,龜玉毀於匵中,是 誰之過也?」書到,明以誼曉王,敢復懷詐,罪過益深。傅 相以下,不能輔導有正法,立惶恐免冠對曰:「立少失 父母,孤弱處深宮中,獨與宦者婢妾居,漸漬小國之 俗;加以質性下愚,有不可移之姿。往者傅相亦不純 以仁誼輔翼立,大臣皆尚苛刻,刺求微密。讒臣在其 間,左右弄口,積使上下不和,更相眄伺。宮殿之裏,毛 氂過失,亡不暴陳,當伏重誅以視!」同示「海內,數蒙聖恩, 得見貰赦。今立自知賊殺中郎曹將,冬月迫促,貪生 畏死,即詐僵仆陽病,徼幸得踰於須臾。謹以實對,伏 須重誅。」時冬月盡其春,大赦不治。元始中,立坐與平 帝外家中山衛氏交通,新都侯王莽奏廢立為庶人, 徙漢中。立自殺。二十七年,國除。後二歲,莽白太皇太 后,立孝王元孫之曾孫沛郡卒史音為梁王,奉孝王 後。莽篡,國絕。

河間惠王良编辑

按《漢書河間獻王傳》:孝王慶子元廢國除,絕五年。成 帝建始元年,復立元弟上郡庫令良,是為河間惠王。 良脩獻王之行,母太后薨,服喪如禮。哀帝下詔褒揚 曰:「河間王良喪太后三年,為宗室儀表,其益封萬戶。」 二十七年薨。子尚嗣,王莽時絕。

東平煬王雲编辑

按《漢書東平思王傳》:「思王宇子煬王雲。哀帝時,無鹽 危山土自起覆草,如馳道狀,又瓠山石轉立,雲及后 謁自之石所祭,治石象瓠山立石束倍草,并祠之。建 平三年,息夫躬、孫寵等共因幸臣董賢告之。是時哀 帝被疾,多所惡,事下有司,逮王、后謁下獄驗治,言使 巫傅恭、婢合歡等祠祭詛祝上,為雲求為天子。雲又」 與知災異者高尚等指星宿,言「上疾必不愈,雲當得 天下。」石立,宣帝起之表也。有司請誅王,有詔廢徙房 陵,雲自殺,謁棄市。立十七年,國除。

東平王開明 中山王成都编辑

按《漢書東平思王傳》:「思王宇子煬王雲,廢國除。」元始 元年,王莽欲反哀帝政,白太皇太后立雲太子開明 為東平王,又立思王孫成都為中山王。開明立三年 薨,無子,復立開明兄嚴鄉侯信子匡為東平王,奉開 明後王莽居攝。東郡太守翟義與嚴鄉侯信謀,舉兵 誅莽,立信為天子,兵敗,皆為莽所滅。

廣德王瘉编辑

按《漢書廣川惠王傳》:「甘露四年,廣川王海陽坐廢國 除。後十五年,平帝元始二年,復立戴王弟襄隄侯子 瘉為廣德王,奉惠王後。二年薨,子赤嗣,王莽時絕。」

孺子嬰编辑

按《漢書楚孝王傳》:孝王囂被疾,天子閔之,封其子勳 為廣戚侯。勳薨,子顯嗣。平帝崩,無子,王莽立顯子嬰 為孺子,奉平帝後。莽篡位,以嬰為定安公。漢既誅莽、 更始時嬰在長安,平陵,方望等頗知天文,以為更始 必敗,嬰本統當立者也,共起兵,將嬰至臨涇,立為天 子。更始遣丞相李松擊破殺嬰」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