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063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六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六十三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六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六十三卷目錄

 宗藩部列傳七

  晉一

  安平獻王孚    彭城穆王權

  高密文獻王泰   范陽康王綏

  濟南惠王遂    譙剛王遜

  高陽王睦     任城景王陵

  西河繆王斌    平原王幹

  汝南文成王亮   瑯琊武王GJfont

  清惠亭侯京    扶風武王駿

  梁孝王彤     趙王倫

官常典第六十三卷

宗藩部列傳七编辑

晉一编辑

安平獻王孚编辑

按《晉書·本傳》:安平獻王孚字叔達,宣帝次弟也。初,孚 長兄朗字伯達,宣帝字仲達,孚弟馗字季達,恂字顯 達,進字惠達,通字雅達,敏字幼達,俱知各,故時號為 八達焉。孚溫厚廉讓,博涉經史。漢末喪亂,與兄弟處 危亡之中,簞食瓢飲,而披閱不倦。性通恕,以貞白自 立,未嘗有怨於人。陳留殷武有名於海內,嘗罹罪譴, 孚往省之,遂與同處分食,談者稱焉。魏陳思王植有 俊才,清選官屬,以孚為文學掾。植負才陵物,孚每切 諫,初不合意,後乃謝之。遷太子中庶子。魏武帝崩,太 子號哭過甚,孚諫曰:大行晏駕,天下恃殿下為命。當 上為宗廟,下為萬國,奈何效匹夫之孝乎。太子良久 乃止,曰:卿言是也。時群臣初聞帝崩,相聚號哭,無復 行列。孚厲聲於朝曰:今大行晏駕,天下震動,當早拜 嗣君,以鎮海內,而但哭耶。孚與尚書和洽罷群臣,備 禁衛,具喪事,奉太子以即位,是為文帝。時當選侍中、 常侍等官,太子左右舊人頗諷諭主者,便欲就用,不 調餘人。孚曰:雖有堯舜,必有稷契。今嗣王新立,當進 用海內英賢,猶患不得,如何欲因際會自相薦舉邪。 官失其任,得者亦不足貴。遂更他選。轉孚為中書郎、 給事常侍,宿省內,除黃門侍郎,加騎都尉。時孫權稱 藩,請送任子,當遣前將軍于禁還,久而不至。天子以 問孚,孚曰:先王設九服之制,誠以要荒難以德懷,不 以諸夏禮責也。陛下承緒,遠人率貢。權雖未送任子, 于禁不至,猶宜以寬待之。畜養士馬,以觀其變。不可 以嫌疑責讓,恐傷懷遠之義。自孫策至權,奕世相繼, 惟彊與弱,不在一禁。禁之未至,當有他故耳。後禁至, 果以疾遲留,而任子竟不至。大軍臨江,責其違言,吳 遂絕不貢獻。後出為河內典農,賜爵關內侯,轉清河 太守。初,魏文帝置度支尚書,專掌軍國支計,朝議以 征討未息,動須節量。及明帝嗣位,欲用孚,問左右曰: 有兄風不。答云:似兄。天子曰:吾得司馬懿二人,復何 憂哉。轉為度支尚書。孚以為擒敵制勝,宜有備預。每 諸葛亮入寇關中,邊兵不能制敵,中軍奔赴,輒不及 事機,宜預選步騎二萬,以為二部,為討賊之備。又以 關中連遭賊寇,穀帛不足,遣冀州農丁五千屯於上 邽,秋冬習戰陣,春夏修田桑。由是關中軍國有餘,待 賊有備矣。後除尚書右僕射,進爵昌平亭侯,遷尚書 令。及大將軍曹爽擅權,李勝、何晏、鄧颺等亂政,孚不 視庶事,但正身遠害而已。及宣帝誅爽,孚與景帝屯 司馬門,以功進爵長社縣侯,加侍中。時吳將諸葛恪 圍新城,以孚進督諸軍二十萬防禁之。孚次壽春,遣 母丘儉、文欽等進討。諸將欲速擊之,孚曰:夫攻者,借 人之力以為功,且當詐巧,不可力爭也。故稽留月餘 乃進軍,吳師望風而退。魏明悼后崩,議書銘旌,或欲 去姓而書魏,或欲兩書。孚以為:經典正義,皆不應書。 凡帝王皆因本國之名以為天下之號,而與往代相 別耳,非為擇美名以自光也。天稱皇天,則帝稱皇帝; 地稱后土,則后稱皇后。此乃所以同天地之大號,流 無二之尊名,不待稱國號以自表,不俟稱氏族以自 彰。是以春秋隱公三年經曰三月庚戌天王崩,尊而 稱天,不曰周王者,所以殊乎列國之君也。八月庚辰 宋公和卒,書國稱名,所以異乎天王也。襄公十五年 經曰劉夏逆王后於齊,不云逆周王后姜氏者,所以 異乎列國之夫人也。至乎列國,則曰夫人姜氏至自 齊,又曰紀伯姬卒,書國稱姓,此所以異乎天王后也。 由此攷之,尊稱皇帝,赫赫無二,何待於魏乎。尊稱皇 后,彰以諡號,何待於姓乎。議者欲書魏者,此以為天 皇之尊,同於往古列國之君也。或欲書姓者,此以為 天皇之后,同於往古之夫人也。乖經典之大義,異乎聖人之明制,非所以垂訓將來,為萬世不易之式者 也。遂從孚議。遷司空。代王淩為太尉。及蜀將姜維寇 隴右,雍州刺史王經戰敗,遣孚西鎮關中,統諸軍事。 征西將軍陳泰與安西將軍鄧艾進擊維,維退。孚還 京師,轉太傅。及高貴鄉公遭害,百官莫敢奔赴,孚枕 尸於股,哭之慟,曰:殺陛下者臣之罪。奏推主者。會太 后令以庶人禮葬,孚與群公上表,乞以王禮葬,從之。 孚性至慎。宣帝執政,常自退損。後逢廢立之際,未嘗 預謀。景文二帝以孚屬尊,不敢逼。後進封長樂公。及 武帝受禪,陳留王就金墉城,孚拜辭,執王手,流涕歔 欷,不能自勝。曰:臣死之日,固大魏之純臣也。詔曰:太 傅勳德弘茂,朕所瞻仰,以光導弘訓,鎮靜宇內,願奉 以不臣之禮。其封為安平王,邑四萬戶。進拜太宰、持 節、都督中外諸軍事。有司奏,諸王未之國者,所置官 屬,權未有備。帝以孚明德屬尊,當宣化樹教,為群后 作則,遂備置官屬焉。又以孚內有親戚,外有交游,惠 下之費,而經用不豐,奉絹二千匹。及元會,詔孚乘輿 車上殿,帝於阼階迎拜。既坐,帝親奉觴上壽,如家人 禮。帝每拜,孚跪而止之。又給以雲母輦、青蓋車。孚雖 見尊寵,不以為榮,常有憂色。臨終,遺令曰:有魏貞士 河南溫縣司馬孚,字叔達,不伊不周,不夷不惠,立身 行道,終始若一。當以素棺單槨,斂以時服。泰始八年 薨,時年九十三。帝於太極東堂舉哀三日。詔曰:王勳 德超世,尊寵無二,期頤在位,朕之所倚。庶永百齡,諮 仰訓導,奄忽殂隕,哀慕感切。其以東園溫明祕器、朝 服一具、衣一襲、緋練百匹、絹布各五百匹、錢百萬、穀 千斛以供喪事。諸所施行,皆依漢東平獻王蒼故事。 其家遵孚遺旨,所給器物,一不施用。帝再臨喪,親拜 盡哀。及葬,又幸都亭,望柩而拜,哀動左右。給鑾輅輕 車,介士武賁百人,吉凶導從二千餘人,前後鼓吹,配 饗太廟。九子:邕、望、輔、翼、晃、GJfont、珪、衡、景。

彭城穆王權编辑

按《晉書·本傳》:彭城穆王權字子輿,宣帝弟魏魯相東 武城侯馗之子也。初襲封,拜冗從僕射。武帝受禪,封 彭城王,邑二千九百戶。出為北中郎將、都督鄴城守 諸軍事。泰始中入朝,賜GJfont冕之服。咸寧元年薨,子元 王植立。歷位後將軍,尋拜國子祭酒、太僕卿、侍中、尚 書。出為安東將軍、都督揚州諸軍事,代淮南王允鎮 壽春,未發。或云植助允攻趙王倫,遂以憂薨。贈車騎 將軍,增封萬五千戶。子康王釋立,官至南中郎將、持 節、平南將軍,分魯國蕃、薛二縣以益其國,凡二萬三 千戶。薨,子雄立,坐奔蘇峻伏誅,更以釋子紘嗣。

高密文獻王泰编辑

按《晉書·本傳》:高密文獻王泰字子舒,彭城穆王權之 弟,魏陽亭侯,補陽翟令,遷扶風太守。武帝受禪,封隴 西王,邑三千二百戶,拜游擊將軍。出為兗州刺史,加 鷹揚將軍。遷使持節、都督寧益二州諸軍事、安西將 軍,領益州刺史,稱疾不行。轉安北將軍,代兄權督鄴 城守事。遷安西將軍、都督關中事。太康初,入為散騎 常侍、前將軍,領鄴城門校尉,以疾去官。後代下邳王 晃為尚書左僕射。出為鎮西將軍,領護西戎校尉、假 節,代扶風王駿都督關中軍事,以疾還京師。永熙初, 代石鑒為司空,尋領太子太保。及楊駿誅,泰領駿營, 加侍中,給步兵二千五百人,騎五百匹。泰固辭,乃給 千兵百騎。楚王瑋之被收,泰嚴兵將救之,祭酒丁綏 諫曰:公為宰相,不可輕動。且夜中倉卒,宜遣人參審 定問。泰從之。瑋既誅,乃以泰錄尚書事,遷太尉,守尚 書令,改封高密王,邑萬戶。元康九年薨,追贈太傅。泰 性廉靜,不近聲色。雖為宰輔,食大國之租,服飾肴膳 如布衣寒士。任真簡率,每朝會,不識者不知其王公 也。事親恭謹,居喪哀戚,謙虛下物,為宗室儀表。當時 諸王,惟泰及下邳王晃以節制見稱。雖並不能振施, 其餘莫得比焉。泰四子:越、騰、略、模。越自有傳。騰出後 叔父,弟略立。

范陽康王綏编辑

按《晉書·本傳》:范陽康王綏字子都,彭城王權季弟也。 初為諫議大夫。泰始元年受封,在位十五年。咸寧五 年薨,子虓立焉。

濟南惠王遂编辑

按《晉書·本傳》:濟南惠王遂字子伯,宣帝弟魏鴻臚丞 恂之子也。仕魏關內侯,進封平昌亭侯,歷典軍郎將。 景元二年,轉封武城鄉侯、督鄴城守諸軍事、北中郎 將。五等建,封祝阿伯,累遷冠軍將軍。武帝受禪,封濟 南王。泰始二年薨。二子:耽、緝。耽嗣立,咸寧三年徙為 中山王。是年薨,無子,緝繼。成都王穎以緝為建威將 軍,與石熙等率眾距王浚,沒於陣,薨。無子,國除。後遂 之曾孫勳字偉長,年十餘歲,愍帝末,長安陷,劉曜將 令狐泥養為子。及壯,便弓馬,能左右射。咸和六年,自 關右還,自列云是大長秋恂之元孫,冠軍將軍濟南 惠王遂之曾孫,略陽太守瓘之子,遂拜謁者僕射,以 勇聞。庾翼之鎮襄陽,以梁州刺史援桓宣卒,請勳代之。初屯西城,退守武當。時石季龍死,中國亂,雍州諸 豪帥馳告勳。勳率眾出駱谷,壁於懸鉤,去長安二百 里,遣部將劉煥攻長安,又拔賀城。於是關中皆殺季 龍太守令長以應勳。勳兵少,未能自固,復還梁州。永 和中,張琚據隴東,遣使招勳,勳復入長安。初,京兆人 杜洪知勳憚琚兵彊,因說勳曰:不殺張琚,關中非國 家有也。勳乃偽請琚,於坐殺之。琚弟走池陽,合眾攻 勳,頻戰不利,請和,歸梁州。後桓溫伐關中,命勳出子 午道,而為苻雄所敗,退屯於女媧堡。俄遷征虜將軍, 監關中軍事,領西戎校尉,賜爵通吉亭侯。為政暴酷, 至於治中別駕及州之豪右,言語忤意,即於坐梟斬 之,或引弓自射。西土患其凶虐。在州常懷據蜀,有僭 偽之意。桓溫聞之,務相綏懷,以其子康為漢中太守。 勳逆謀已成,憚益州刺史周撫,未發。及撫卒,遂擁眾 入劍閣。梁州別駕雍端、西戎司馬隗粹並切諫,勳皆 誅之,自號梁益二州牧、成都王。桓溫遣朱序討勳,勳 兵潰,為序所獲,及息龍子、長史梁憚、司馬金壹等送 於溫,溫並斬之,傳首京師。

譙剛王遜编辑

按《晉書·本傳》:譙剛王遜字子悌,宣帝弟魏中郎進之 子也。仕魏關內侯,改封城陽亭侯,參鎮東軍事,拜輕 車將軍、羽林左監。五等建,徙封涇陽男。武帝受禪,封 譙王,邑四千四百戶。泰始二年薨。二子:隨、承。定王隨 立。薨,子邃立,沒於石勒,元帝以承嗣遜。

高陽王睦编辑

按《晉書·本傳》:高陽王睦字子友,譙王遜之弟也。魏安 平亭侯,歷侍御史。武帝受禪,封中山王,邑五千二百 戶。睦自表乞依六蓼祀皋陶,鄫杞祀相立廟。事下太 常,依禮典平議。博士祭酒劉GJfont等議:禮記王制,諸侯 五廟,二昭二穆,與太祖而五。是則立始祖之廟,謂嫡 統承重,一人得立耳。假令支弟並為諸侯,始封之君 不得立廟也。今睦非為正統,若立祖廟,中山不得並 也。後世中山乃得為睦立廟,為後世子孫之始祖耳。 詔曰:禮文不明,此制度大事,宜令詳審,可下禮官博 議,乃處當之。咸寧三年,睦遣使募徙國內八縣受逋 逃、私占及變易姓名、詐冒復除者七百餘戶,冀州刺 史杜友奏睦招誘逋亡,不宜君國。有司奏,事在赦前, 應原。詔曰:中山王所行何乃至此,覽奏甚用憮然。廣 樹親戚,將以上輔王室,下惠百姓也。豈徒榮崇其身, 而使民踰典憲乎。此事當大論得失,正臧否所在耳。 苟不宜君國,何論於赦令之間邪。其貶睦為縣侯。乃 封丹水縣侯。及吳平,太康初詔復爵。有司奏封江陽 王,帝曰:睦退靜思愆,改修其德,今有爵土,不但以赦。 江陽險遠,其以高陽郡封之。乃封為高陽王。元康元 年,為宗正。薨於位,世子蔚早卒,孫毅立。拜散騎侍郎, 永嘉中沒於石勒。隆安元年,詔以譙敬王恬次子恢 之子文深繼毅後。立五年,薨,無嗣,復以高密王純之 子法蓮繼之。宋受禪,國除。

任城景王陵编辑

按《晉書·本傳》:任城景王陵字子山,宣帝弟魏司隸從 事安城亭侯通之子也。初拜議郎。泰始元年,封北海 王,邑四千七百戶。三年,轉封任城王,之國。咸寧五年 薨,子濟立。拜散騎侍郎、給事中、散騎常侍、輔國將軍。 隨東海王越在項,為石勒所害,二子俱沒。有二弟:順、 斌。順字子思,初封習陽亭侯。及武帝受禪,順歎曰:事 乖唐虞,而假為禪名。遂悲泣。由是廢黜,徙武威姑臧 縣。雖受罪流放,守意不移而卒。

西河繆王斌编辑

按《晉書·任城景王傳》:景王陵弟西河繆王斌字子政, 魏中郎。武帝受禪,封陳王,邑千七百一十戶。三年,改 封西河。咸寧四年薨,子隱立。薨,子GJfont立。

平原王幹编辑

按《晉書·宣五王傳》:宣帝九男,穆張皇后生景帝、文帝、 平原王幹,伏夫人生汝南文成王亮、琅邪武王GJfont、清 惠亭侯京、扶風武王駿,張夫人生梁王彤,柏夫人生 趙王倫。亮及倫別有傳。按《本傳》:平原王幹字子良。 少以公子魏時封安陽亭侯,稍遷撫軍中郎將,進爵 平陽鄉侯。五等建,改封定陶伯。武帝踐祚,封平原王, 邑萬一千三百戶,給鼓吹、駙馬二匹,加侍中服。咸寧 初,遣諸王之國,幹有篤疾,性理不恆,而頗清虛靜退, GJfont於情欲,故特詔留之。太康末,拜光祿大夫,加侍中, 假金章紫綬,班次三司。惠帝即位,進左光祿大夫,侍 中如故,劍履上殿,入朝不趨。幹雖王大國,不事其務, 有所調補,必以才能。雖有爵祿,若不在己,秩奉布帛, 皆露積腐爛。陰雨則出犢車而內露車,或問其故,對 曰:露者宜內也。朝士造之,雖通姓名,必令立車馬於 門外,或終夕不見。時有得覲,與人物酬接,亦恂恂恭 遜,初無闕失。前後愛妾死,既斂,輒不釘棺,置後空室 中,數日一發視,或行淫穢,須其尸壞乃葬之。趙王倫 輔政,以幹為衛將軍。惠帝反正,復為侍中,加太保。齊 王冏之平趙王倫也,宗室朝士皆以牛酒勞冏,幹獨懷百錢,見冏出之,曰:趙王逆亂,汝能義舉,是汝之功, 今以百錢賀汝。雖然,大勢難居,不可不慎。冏既輔政, 幹詣之,冏出迎拜。幹入,踞其床,不命冏坐,語之曰:汝 勿效白女兒。其意指倫也。及冏誅,幹哭之慟,謂左右 曰:宗室日衰,唯此兒最可,而復害之,從今殆矣。東海 王越興義,至洛陽,往視幹,幹閉門不通。越駐車良久, 幹乃使人謝遣,而自於門間闚之。當時莫能測其意, 或謂之有疾,或以為晦跡焉。永嘉五年薨,時年八十。 會劉聰寇洛,不遑贈諡。有二子,世子廣早卒,次子永 以太熙中封安德縣公,散騎常侍,皆為善士。遇難,合 門堙滅。

汝南文成王亮编辑

按《晉書·本傳》:汝南文成王亮字子翼,宣帝第四子也。 少清警有才用,仕魏為散騎侍郎、萬歲亭侯,拜東中 郎將,進封廣陽鄉侯。討諸葛誕於壽春,失利,免官。頃 之,拜左將軍,加散騎常侍、假節,出監豫州諸軍事。五 等建,改封祁陽伯,轉鎮西將軍。武帝踐阼,封扶風郡 王,邑萬戶,置騎司馬,增參軍掾屬,持節、都督關中雍 涼諸軍事。會秦州刺史胡烈為羌虜所害,亮遣將軍 劉旂、騎督敬琰赴救,不進,坐是貶為平西將軍。旂當 斬,亮與軍司曹冏上言,節度之咎由亮而出,乞丐旂 死。詔曰:高平困急,計城中及旂足以相拔,就不能徑 至,尚當深進。今奔突有投,而坐視覆敗,故加旂大戮。 今若罪不在旂,當有所在。有司又奏免亮官,削爵土。 詔惟免官。頃之,拜撫軍將軍。是歲,吳將步闡來降,假 亮節都督諸軍事以納之。尋加侍中之服。咸寧初,以 扶風池陽四千一百戶為太妃伏氐湯沐邑,置家令 丞僕,後改食南郡枝江。太妃嘗有小疾,祓於洛水,亮 兄弟三人侍從,並持節鼓吹,震耀洛濱。武帝登陵雲 臺望見,曰:伏妃可謂富貴矣。其年進號衛將軍,加侍 中。時宗室殷盛,無相統攝,乃以亮為宗師,本官如故, 使訓導觀察,有不遵禮法,小者正以義方,大者隨事 聞奏。三年,徙封汝南,出為鎮南大將軍、都督豫州諸 軍事、開府、假節,之國,給追鋒車、皁輪犢車,錢五十萬。 頃之,徵亮為侍中、撫軍大將軍,領後軍將軍,統冠軍、 步兵、射聲、長水等營,給兵五百人,騎百匹。遷太尉、錄 尚書事、領太子太傅,侍中如故。及武帝寢疾,為楊駿 所排,乃以亮為侍中、大司馬、假黃鉞、大都督、督豫州 諸軍事,出鎮許昌,加軒懸之樂,六佾之舞。封子GJfont為 西陽公。未發,帝大漸,詔留亮委以後事。楊駿聞之,從 中書監華廙索詔視,遂不還。帝崩,亮懼駿疑己,辭疾 不入,於大司馬門外敘哀而已,表求過葬。駿欲討亮, 亮知之,問計於廷尉何勗。勗曰:今朝廷皆歸心於公, 公何不討人而懼為人所討。或說亮率所領入廢駿, 亮不能用,夜馳赴許昌,故得免。及駿誅,詔曰:大司馬、 汝南王亮體道沖粹,通識政理,宣翼之績顯於本朝, 二南之風流於方夏,將憑遠猷,以康王化。其以亮為 太宰、錄尚書事,入朝不趨,劍履上殿,增掾屬十人,給 千兵百騎,與太保衛瓘對掌朝政。亮論賞誅楊駿之 功過差,欲以苟悅眾心,由是失望。楚王瑋有勳而好 立威,亮憚之,欲奪其兵權。瑋甚憾,乃承賈后旨,誣亮 與瓘有廢立之謀,矯詔遣其長史公孫宏與積弩將 軍李肇夜以兵圍之。帳下督李龍白外有變,請距之, 亮不聽。俄然楚兵登牆而呼,亮驚曰:吾無二心,何至 於是。若有詔書,其可見乎。宏等不許,促兵攻之。長史 劉準謂亮曰:觀此必是姦謀,府中俊乂如林,猶可盡 力距戰。又弗聽,遂為肇所執,而嘆曰:我之忠心可破 示天下也,如何無道,枉殺不辜。是時大熱,兵人坐亮 於車下,時人憐之,為之交扇。將及日中,無敢害者。瑋 出令曰:能斬亮者,賞布千匹。遂為亂兵所害,投於北 門之壁,鬢髮耳鼻皆悉毀焉。及瑋誅,追復亮爵位,給 東園溫明祕器,朝服一襲,錢三百萬,布絹三百匹,喪 葬之禮如安平獻王孚故事,廟設軒懸之樂。有五子: 粹、矩、GJfont、宗、熙。粹字茂弘。早卒。

琅邪武王GJfont编辑

按《晉書·本傳》:琅邪武王GJfont字子將,正始初封南安亭 侯。早有才望,起家為寧朔將軍,監守鄴城,有綏懷之 稱。累遷散騎常侍,進封東武鄉侯,拜右將軍、監兗州 諸軍事、兗州刺史。五等初建,封南皮伯。轉征虜將軍、 假節。武帝踐祚,封東莞郡王,邑萬六百戶。始置二卿, 特詔諸王自選令長。GJfont表讓,不許。入為尚書右僕射、 撫軍將軍,出為鎮東大將軍、假節、徐州諸軍事,代衛 瓘鎮下邳。GJfont鎮御有方,得將士死力,吳人憚之。加開 府儀同三司,改封琅邪王,以東莞益其國。平吳之役, 率眾數萬出涂中,孫皓奉箋送璽綬,詣GJfont請降。詔曰: 琅邪王GJfont督率所統,連據涂中,使賊不得相救。又使 琅邪相劉弘等進軍逼江,賊震懼,遣使奉偽璽綬。又 使長史王恆率諸軍渡江,破賊邊守,獲督蔡機,斬首 降附五六萬計,諸葛靚、孫奕等皆歸命請死。功勳茂 著,其封子二人為亭侯,各三千戶,賜絹六千匹。頃之, 并督青州諸軍事,加侍中之服。進拜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GJfont既戚屬尊重,加有平吳之功,克己恭儉,無 矜滿之色,寮吏盡力,百姓懷化。疾篤,賜床帳、衣服、錢 帛、GJfont粱等物,遣侍中問焉。太康四年薨,時年五十七。 臨終表求葬母太妃陵次,并乞分國封四子,帝許之。 恭王覲立。又封次子澹為武陵王,繇為東安王,漼為 淮陵王。

清惠亭侯京编辑

按《晉書·本傳》:清惠亭侯京字子佐,魏末以公子賜爵。 年二十四薨,追贈射聲校尉,以文帝子機字太元為 嗣。泰始元年,封燕王,邑六千六百六十三戶。機之國, 咸寧初徵為步兵校尉,以漁陽郡益其國,加侍中之 服。拜青州都督、鎮東將軍、假節,以北平、上谷、廣甯郡 一萬三百四十七戶增燕國為三萬戶。薨,無子,齊王 冏表以子幾嗣。後冏敗,國除。

扶風武王駿编辑

按《晉書·本傳》:扶風武王駿字子臧。幼聰惠,年五六歲 能書疏,諷誦經籍,見者奇之。及長,清貞守道,宗室之 中最為GJfont望。魏景初中,封平陽亭侯。齊王芳立,駿年 八歲,為散騎常侍侍講焉。尋遷步兵、屯騎校尉,常侍 如故。進爵鄉侯,出為平南將軍、假節、都督淮北諸軍 事,改封平壽侯,轉安東將軍。咸熙初,徙封東牟侯,轉 安東大將軍,鎮許昌。武帝踐祚,進封汝陰王,邑萬戶, 都督豫州諸軍事。吳將丁奉寇芍陂,駿督諸軍距退 之。遷使持節、都督揚州諸軍事,代石苞鎮壽春。尋復 都督豫州,還鎮許昌。遷鎮西大將軍、使持節、都督雍 涼等州諸軍事,代汝南王亮鎮關中,加GJfont冕侍中之 服。駿善撫御,有威恩,勸督農桑,與士卒分役,己及寮 佐并將帥兵士等人限田十畝,具以表聞。詔遣普下 州縣,使各務農事。咸寧初,羌虜樹機能等叛,遣眾討 之,斬三千餘級。進位征西大將軍,開府辟召,儀同三 司,持節、都督如故。又詔駿遣七千人代涼州守兵。樹 機能、侯彈勃等欲先劫GJfont兵,駿命平虜護軍文俶督 涼、秦、雍諸軍各進屯以威之。機能乃遣所領二十部 及彈勃面縛軍門,各遣入質子。安定、北地、金城諸胡 吉軻羅、侯金多及北虜熱冏等二十萬口又來降。其 年入朝,徙封扶風王,以氐戶在國界者增封,給羽葆、 鼓吹。太康初,進拜驃騎將軍,開府、持節、都督如故。駿 有孝行,母伏太妃隨兄亮在官,駿常涕泣思慕,若聞 有疾,輒憂懼不食,或時委官定省。少好學,能著論,與 荀顗論仁孝先後,文有可稱。及齊王攸出鎮,駿表諫 懇切,以帝不從,遂發病薨。追贈大司馬,加侍中、假黃 鉞。西土聞其薨也,泣者盈路,百姓為之樹碑,長老見 碑無不下拜,其遺愛如此。有子十人,暢、歆最知名。

梁孝王肜编辑

按《晉書·本傳》:梁孝王肜字子徽。清修恭慎,無他才能, 以公子封平樂亭侯。及五等建,改封開平子。武帝踐 祚,封梁王,邑五千三百五十八戶。及之國,遷北中郎 將,督鄴城守事。時諸王自選官屬,肜以汝陰上計吏 張蕃為中大夫。蕃素無行,本名雄,妻劉氏解音樂,為 曹爽教伎。蕃又往來何晏所,而恣為姦淫。晏誅,徙河 間,乃變名自結於肜。為有司所奏,詔削一縣。咸寧中, 復以陳國、汝南南頓增封為次國。太康中,代孔洵監 豫州軍事,加平東將軍,鎮許昌。頃之,又以本官代下 邳王晃監青徐州軍事,進號安東將軍。元康初,轉征 西將軍,代秦王東都督關中軍事,領護西戎校尉。加 侍中,進督梁州。尋徵為衛將軍、錄尚書事,行太子太 保,給千兵百騎。久之,復為征西大將軍,代趙王倫鎮 關中,都督涼、雍諸軍事,置左右長史、司馬。又領西戎 校尉,屯好畤,督建威將軍周處、振威將軍盧播等伐 氐賊齊萬年於六陌。彤與處有隙,促令進軍而絕其 後,播又不救之,故處見害。朝廷尤之。尋徵拜大將軍、 尚書令、領軍將軍、錄尚書事。彤嘗大會,謂參軍王銓 曰:我從兄為尚書令,不能啖大臠。大臠故難。銓曰:公 在此獨嚼,尚難矣。彤曰:長史大臠為誰。曰:盧播是也。 彤曰:是家吏,隱之耳。銓曰:天下咸是家吏,便恐王法 不可復行。彤又曰:我在長安,作何等不善。因指單衣 補幰以為清。銓答曰:朝野望公舉薦賢才,使不仁者 遠。而位居公輔,以衣補幰,以此為清,無足稱也。彤有 慚色。永康初,共趙王倫廢賈后,詔以彤為太宰、守尚 書令,增封二萬戶。趙王倫輔政,有星變,占曰不利上 相。孫秀懼倫受災,乃省司徒為丞相,以授彤,猥加崇 進,欲以應之。或曰:彤無權,不益也。彤固讓不受。及倫 篡位,以彤為阿衡,給武賁百人,軒懸之樂十人。倫滅, 詔以彤為太宰,領司徒,又代高密王泰為宗師。永康 二年薨,喪葬依汝南文成王亮故事。博士陳留蔡充 議謚曰:彤位為宰相,責深任重,屬尊親近,且為宗師, 朝所仰望,下所具瞻。而臨大節,無不可奪之志;當危 事,不能舍生取義;愍懷之廢,不聞一言之諫;南淮之 難,不能因勢輔義;趙王倫篡逆,不能引身去朝。宋有 蕩氏之亂,華元自以不能居官,曰君臣之訓,我所司 也。公室卑而不正,吾罪大矣。夫以區區之宋,猶有不素餐之臣,而況帝王之朝,有苟容之相,此而不貶,法 將何施。謹按諡法不勤成名曰靈,彤見義不為,不可 謂勤,宜諡曰靈。梁國常侍孫霖及彤親黨稱枉,臺乃 下符曰:賈氏專權,趙王倫篡逆,皆力制朝野,彤勢不 得去,而責其不能引身去朝,義何所據。充重議曰:彤 為宗室臣,而國亂不能匡,主顛不能扶,非所以為相。 故春秋譏華元樂舉,謂之不臣。且賈氏之酷烈,不甚 於呂后,而王陵猶得杜門;趙王倫之無道,不甚於殷 紂,而微子猶得去之。近者太尉陳準,異姓之人,加弟 微有射鉤之隙,亦得託疾辭位,不涉偽朝。何至於彤 親倫之兄,而不得去乎。趙盾入諫不從,出亡不遠,猶 不免於責,況彤不能去位,北面事偽主乎。宜如前議, 加其貶責,以廣為臣之節,明事君之道。於是朝廷從 充議。彤故吏復追訴不已,故改焉。無子,以武陵王澹 子禧為後,是為懷王。拜征虜將軍,與澹俱沒於石勒。 元帝時,以西陽王GJfont子悝為彤嗣,早薨,是為殤王。至 是懷王子翹自石氏歸國得立,是為聲王,官至散騎 常侍。薨,無子,詔以武陵威王子GJfont為翹嗣,歷永安太 僕,與父晞俱廢徙新安。薨,太元中復國,子龢立。薨,子 殄之立。桓元篡位,國臣孔璞奉殄之奔於壽陽,義旗 初乃歸,累遷左衛將軍、太常卿。劉裕伐姚泓,請為諮 議參軍,為裕所害,國除。

趙王倫编辑

按《晉書·本傳》:趙王倫字子彝,宣帝第九子也,母曰柏 夫人。魏嘉平初,封安樂亭侯。五等建,改封東安子,拜 諫議大夫。武帝受禪,封琅邪郡王。坐使散騎將劉緝 買工所將盜御裘,廷尉杜友正緝棄市,倫當與緝同 罪。有司奏倫爵重屬親,不可坐。諫議大夫劉毅駁曰: 王法賞罰,不阿貴賤,然後可以齊禮制而明典刑也。 倫知裘非常,蔽不語吏,與緝同罪,當以親貴議減,不 得闕而不論。宜自於一時法中,如友所正。帝是毅駁, 然以倫親親故,下詔赦之。及之國,行東中郎將、宣威 將軍。咸寧中,改封於趙,遷平北將軍、督鄴城守事,進 安北將軍。元康初,遷征西將軍、開府儀同三司,鎮關 中。倫刑賞失中,氐羌反叛,徵還京師。尋拜車騎將軍、 太子太傅。深交賈、郭,諂事中宮,大為賈后所親信。求 錄尚書,張華、裴頠固執不可。又求尚書令,華、頠復不 許。愍懷太子廢,使倫領右軍將軍。時左衛司馬督司 馬雅及常從督許超,並嘗給事東宮,二人傷太子無 罪,與殿中中郎士猗等謀廢賈后,復太子,以華、頠不 可移,難與圖權,倫執兵之要,性貪冒,可假以濟事,乃 說倫嬖人孫秀曰:中宮凶GJfont無道,與賈謐等共廢太 子。今國無嫡嗣,社稷將危,大臣將起大事。而公名奉 事中宮,與賈、郭親善,太子之廢,皆云豫知,一朝事起, 禍必相及。何不先謀之乎。秀許諾,言於倫,倫納焉。遂 告通事令史張林及省事張衡、殿中侍御史殷渾、右 衛司馬督路始,使為內應。事將起,而秀知太子聰明, 若還東宮,將與賢人圖政,量己必不得志,乃更說倫 曰:太子為人剛猛,不可私請。明公素事賈后,時議皆 以公為賈氏之黨。今雖欲建大功於太子,太子含宿 怒,必不加賞於明公矣。當謂逼百姓之望,翻覆以免 罪耳。此乃所以速禍也。今且緩其事,賈后必害太子, 然後廢后,為太子報讎,亦足以立功,豈徒免禍而已。 倫從之。秀乃微泄其謀,使謐黨頗聞之。倫、秀因勸謐 等早害太子,以絕眾望。太子既遇害,倫、秀之謀益甚, 而超、雅懼後難,欲悔其謀,乃辭疾。秀復告右衛欠飛 督閭和,和從之,期四月三日景夜一籌,以鼓聲為應。 至期,乃矯詔敕三部司馬曰:中宮與賈謐等殺吾太 子,今使車騎入廢中宮。汝等皆當從命,賜爵關中侯。 不從,誅三族。於是眾皆從之。倫又矯詔開門夜入,陳 兵道南,遣翊軍校尉、齊王冏將三部司馬百人,排閤 而入。華林令駱休為內應,迎帝幸東堂。遂廢賈后為 庶人,幽之於建始殿。收吳太妃、趙粲及韓壽妻賈午 等,付GJfont室考竟。詔尚書以廢后事,仍收捕賈謐等,召 中書監、侍中、黃門侍郎、入坐,皆夜入殿,執張華、裴頠、 解結、杜斌等,於殿前殺之。尚書始疑詔有詐,郎師景 露版奏請手詔。倫等以為沮眾,斬之以GJfont。明日,倫至 端門,屯兵北向,遣尚書和郁持節送賈庶人於金墉。 誅趙粲叔父中護軍趙浚及散騎侍郎韓豫等,內外 群官多所黜免。倫尋矯詔自為使持節、大都督、督中 外諸軍事、相國,侍中、王如故,一依宣文輔魏故事,置 左右長史、司馬、從事中郎四人、參軍十人,掾屬二十 人、兵萬人。以其世子散騎常侍荂領冗從僕射;子馥 前將軍,封濟陽王;虔黃門郎,封汝陰王;詡散騎侍郎, 封霸城侯。孫秀等封皆大郡,並據兵權,文武官封侯 者數千人,百官總己聽於倫。倫素庸下,無智策,復受 制於秀,秀之威權振於朝廷,天下皆事秀而無求於 倫。秀起自琅邪外史,累官於趙國,以諂媚自達。既執 機衡,遂恣其姦謀,多殺忠良,以逞私欲。司隸從事游 顥與殷渾有隙,渾誘顥奴晉興,偽告顥有異志。秀不 詳察,即收顥及襄陽中正李邁,殺之,厚待晉興,以為己部曲督。前衛尉石崇、黃門郎潘岳皆與秀有嫌,並 見誅。於是京邑君子不樂其生矣。淮南王允、齊王冏 以倫、秀驕僭,內懷不平。秀等亦深忌焉,乃出冏鎮許, 奪允護軍。允發憤,起兵討倫。允既敗滅,倫加九錫,增 封五萬戶。倫偽為飾讓,詔遣百官詣府敦勸,侍中宣 詔,然後受之。加荂撫軍將軍、領軍將軍,馥鎮軍將軍、 領護車將軍,虔中軍將軍、領右衛將軍,詡為侍中。又 以孫秀為侍中、輔國將軍、相國司馬,右率如故。張林 等並居顯要。增相府兵為二萬人,與宿衛同,又隱匿 兵士,眾過三萬。起東宮三門四角華櫓,斷宮東西道 為外徼。或謂秀曰:散騎常侍楊準、黃門侍郎劉逵欲 奉梁王肜以誅倫。會有星變,乃徙肜為丞相,居司徒 府,轉準、逵為外官。倫無學,不知書;秀亦以狡黠小才, 貪淫利。所共立事者,皆邪佞之徒,惟競榮利,無深 謀遠略。荂淺薄鄙陋,馥、虔闇狠彊戾,詡愚嚚輕訬,而 各乖異,互相憎毀。秀子會,年二十,為射聲校尉,尚帝 女河東公主。公主母喪未期,便納聘禮。會形貌短陋, 奴僕之下者,初與富室兒於城西販馬,百姓忽聞其 尚主,莫不駭愕。倫、秀並惑巫鬼,聽妖邪之說。秀使牙 門趙奉詐為宣帝神語,命倫早入西宮。又言宣帝於 北芒為趙王佐助,於是別立宣帝廟於芒山。謂逆謀 可成。以太子詹事裴劭、左軍將軍卞粹等二十人為 從事中郎,掾屬又二十人。秀等部分諸軍,分布腹心, 使散騎常侍、義陽王威兼侍中,出納詔命,矯作禪讓 之詔,使使持節、尚書令滿奮,僕射崔隨為副,奉皇帝 璽綬以禪位於倫。倫偽讓不受。於是宗室諸王、群公 卿士咸假稱符瑞天文以勸進,倫乃許之。左衛王輿 與前軍司馬雅等率甲士入殿,譬喻三部司馬,示以 威賞,皆莫敢違。其夜,使張林等屯守諸門。義陽王威 及駱休等逼奪天子璽綬。夜漏未盡,內外百官以乘 輿法駕迎倫。惠帝乘雲母車,鹵簿數百人,自華林西 門出居金墉城。尚書和郁,兼侍中、散騎常侍、琅邪王 睿,中書侍郎陸機從,到城下而反。使張衡衛帝,實幽 之也。倫從兵五千人,入自端門,登太極殿,滿奮、崔隨、 樂廣進璽綬於倫,乃僭即帝位,大赦,改元建始。是歲, 賢良方正直言、秀才、孝廉、良將皆不試;計吏及四方 使命之在京邑者,太學生年十六以上及在學二十 年,皆署吏;郡縣二千石令長赦曰在職者,皆封侯;郡 綱紀並為孝廉,縣綱紀為廉吏。以世子荂為太子,馥 為侍中、大司農、領護軍、京兆王,虔為侍中、大將軍領 軍、廣平王,詡為侍中、撫軍將軍、霸城王,孫秀為侍中、 中書監、驃騎將軍、儀同三司,張林等諸黨皆登卿將, 並列大封。其餘同謀者咸超階越次,不可勝紀,至於 奴卒廝役亦加以爵位。每朝會,貂蟬盈坐,時人為之 諺曰:貂不足,狗尾續。而以苟且之惠取悅人情,府庫 之儲不充於賜,金銀冶鑄不給於印,故有白版之侯, 君子恥服其章,百姓亦知其不終矣。倫親祠太廟,還, 遇大風,飄折麾蓋。孫秀既立非常之事,倫敬重焉。秀 住文帝為相國時所居內府,事無巨細,必諮而後行。 倫之詔令,秀輒改革,有所與奪,自書青紙為詔,或朝 行夕改者數四,百官轉易如流矣。時有雉入殿中,自 太極東階上殿,驅之,更飛西鐘下,有頃,飛去。又倫於 殿上得異鳥,問皆不知名,累日向夕,宮西有素衣小 兒言是服劉鳥。倫使錄小兒并鳥閉置牢室,明旦開 視,戶如故,並失人鳥所在。倫目上有瘤,時以為妖焉。 時齊王冏、河間王顒、成都王穎並擁彊兵,各據一方。 秀知冏等必有異圖,乃選親黨及倫故吏為三王參 佐及郡守。秀本與張林有隙,雖外相推崇,內實忌之。 及林為衛將軍,深怨不得開府,潛與荂牋,具說秀專 權,動違眾心,而功臣皆小人,撓亂朝廷,可一時誅之。 荂以書白倫,倫以示秀。秀勸倫誅林,倫從之。於是倫 請宗室會於華林園,召林、秀及王輿入,因收林,殺之, 誅三族。及三王起兵討倫檄至,倫、秀始大懼,遣其中 堅孫輔為上軍將軍,積弩李嚴為折衝將軍,率兵七 千自延壽關出,征虜張泓、左軍蔡璜、前軍閭和等率 九千人自堮GJfont關出,鎮軍司馬雅、揚威莫原等率八 千人自成皋關出。召東平王楙為使持節、衛將軍,都 督諸軍以拒義師。使楊珍晝夜詣宣帝別廟祈請,輒 言宣帝謝陛下,某日當破賊。拜道士胡沃為太平將 軍,以招福佑。秀家日為淫祀,作厭勝之文,使巫祝選 擇戰日。又令近親於嵩山著羽衣,詐稱仙人王喬,作 神仙書,述倫祚長久以惑眾。秀欲遣馥、虔領兵助諸 軍戰,馥、虔不肯。虔素親愛劉輿,秀乃使輿說虔,虔然 後率眾八千為三軍繼援。而泓、雅等連戰雖勝,義軍 散而輒合,雅等不得前。許超等與成都王穎軍戰於 黃橋,殺傷萬餘人。泓徑造陽翟,又於城南破齊王冏 輜重,殺數千人,遂據城保邸閤。而冏軍已在穎陰,去 陽翟四十里。冏分軍渡潁,攻泓等不利。泓乘勝至於 潁上,夜臨潁而陣。冏縱輕兵擊之,諸軍不動,而孫輔、 徐建軍夜亂,徑歸洛自首。輔、建之走也,不知諸軍督 尚存,乃云:齊王兵盛,不可當,泓等已沒。倫大震,祕之,而召虔及超還。會泓敗冏露布至,倫大喜,乃復遣超, 而虔還已至庾倉。超還濟河,將士疑阻,銳氣內挫。泓 等悉其諸軍濟潁,進攻冏營,冏出兵擊其別率孫髦、 司馬譚、孫輔,皆破之,士卒散歸洛陽,泓等收眾還營。 秀等知三方日急,詐傳破冏營,執得冏,以誑惑其眾, 令百官皆賀,而士猗、伏引、孫會皆杖節各不相從。倫 復授太子詹事劉琨節,督河北將軍,率步騎千人催 諸軍戰。會等與義軍戰於激水,大敗,退保河上,劉琨 燒斷河橋。自義兵之起,百官將士咸欲誅倫、秀以謝 天下。秀知眾怒難犯,不敢出省。及聞河北軍悉敗,憂 懣不知所為。義陽王威勸秀至向書省與八坐議征 戰之備,秀從之。使京城四品以下子弟年十五以上, 皆詣司隸,從倫出戰。內外諸軍悉欲劫殺秀,威懼,自 崇禮闥走還下舍。許超、士猗、孫會等軍既並還,乃與 秀謀,或欲收餘卒出戰,或欲焚燒宮室,誅殺不附己 者,挾倫南就孫旂、孟觀等,或欲乘船東走入海,計未 決。王輿反之,率營兵七百餘人自南掖門入,敕宮中 兵各守衛諸門,三部司馬為應於內。輿自往攻秀,秀 閉中書南門。輿放兵登牆燒屋,秀及超、猗遽走出,左 衛將軍趙泉斬秀等以徇。收孫奇於右衛營,付廷尉 誅之。執前將軍謝惔、黃門令駱休、司馬督王潛,皆於 殿中斬之。三部司馬兵於宣化闥中斬孫弼以徇。時 司馬馥在秀坐,輿使將士囚之於散騎省,以大戟守 省閤。八坐皆入殿中,坐東除樹下。王輿屯雲龍門,使 倫為詔曰:吾為孫秀等所誤,以怒三王。今已誅秀,其 迎太上復位,吾歸老於農畝。傳詔以騶虞幡敕將士 解兵。文武官皆奔走,莫敢有居者。黃門將倫自華林 東門出,及荂皆還汶陽里第。於是以甲士數千迎天 子於金墉,百姓咸稱萬歲。帝自端門入,升殿,御廣室, 送倫及荂等付金墉城。初,秀懼西軍至,復召虔還。是 日宿九曲,詔遣使者免虔官,虔懼,棄軍將數十人歸 於汶陽里。梁王肜表倫父子凶逆,宜伏誅。百官會議 於朝堂,皆如肜表。遣尚書袁敞持節賜倫死,飲以金 屑苦酒。倫慚,以巾覆面,曰:孫秀誤我。孫秀誤我。於是 收荂、馥、虔、詡付廷尉獄,考竟。馥臨死謂虔曰:坐爾破 家也。百官是倫所用者,皆斥免之,臺省府衛僅有存 者。自興兵六十餘日,戰所殺害僅十萬人。凡與倫為 逆豫謀大事者:張林為秀所殺;許超、士猗、孫弼、謝惔、 殷渾與秀為王輿所誅;張衡、閭和、孫髦、高越自陽翟 還,伏引戰敗還洛陽,皆斬於東市;蔡璜自陽翟降齊 王冏,還洛自殺;王輿以功免誅,後與東萊王蕤謀殺 冏,又伏法。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