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206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二百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二百六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二百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二百六卷目錄

 公輔部名臣列傳二十六

  唐八

  常袞       崔祐甫

  李勉       張鎰

  蕭復       姜公輔

  崔造       齊映

  李泌

官常典第二百六卷

公輔部名臣列傳二十六编辑

唐八编辑

常袞编辑

按《唐書本傳》:袞,京兆人,天寶末,及進士第。性狷潔,不 妄交游。由太子正字,累為中書舍人。文采贍蔚,長於 應用,譽重一時。魚朝恩賴寵,兼判國子監。袞奏:成均 之任,當用名儒,不宜以宦臣領職。始,回紇有戰功者, 得留京師,虜性易驕,後乃創邸第、佛祠,或伏甲其間, 數出中渭橋,與軍人格鬥,奪含光門魚契走城外。袞 建言:今西蕃盤桓境上,數入寇,若相連結,以乘無備, 其變不細,請早圖之。又天子誕日,諸道爭以侈麗奉 獻,不則為老子、浮屠解禱事。袞以為:漢文帝還千里 馬不用,晉武帝焚雉頭裘,宋高祖碎琥珀枕,是三主 者,非有聰明大聖以致治安,謹身率下而已。今諸道 饋獻,皆淫侈不急,而節度使、刺史非能男耕而女織 者,類出於民,是斂怨以媚上也,請皆還之。今軍旅未 寧,王畿戶口十不一在,而諸祠寺寫經造像,焚幣埋 玉,所以賞賚若比丘、道士、巫祝之流,歲巨萬計。陛下 若以易芻粟,減貧民之賦,天下之福豈有量哉。代宗 嘉納。遷禮部侍郎。時宦者劉忠翼權震中外,涇原節 度使馬璘為帝寵任,有所干請,袞皆拒卻。元載死,拜 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弘文、崇文館大學士, 與楊綰同執政。綰長厚通可,而袞苛細,以清儉自賢。 帝內重綰而顓任之,禮遇信愛,袞弗及也,每所恨忌。 會綰卒,袞始當國。先是,百官俸寡狹,議增給之。時韓 滉使度支,與袞皆任情輕重。滉惡國子司業張參,袞 惡太子少詹事趙惎,皆少給之。太子文學為洗馬副, 袞姻家任文學者,其給乃在洗馬上。其騁私崇怨類 此。故事,日出內廚食賜宰相家,可十人具,袞奏罷之。 又將讓堂封,他宰相不從,乃止。政事堂北門,異時宰 相過舍人院咨逮政事,至袞乃塞之,以示尊大。懲元 載敗,窒賣官之路,然一切以公議格之,非文詞者皆 擯不用,故世謂之濌伯,以其濌濌無賢不肖之辨云。 袞為相,散官纔朝議,而無封爵,郭子儀言於帝,遂加 銀青光祿大夫,封河內郡公。德宗即位,袞奏貶崔祐 甫為河南少尹。帝怒,使與祐甫換秩,再貶潮州刺史。 建中初,楊炎輔政,起為福建觀察使。始,閩人未知學, 袞至,為設鄉校,使作為文章,親加講導,與為客主鈞 禮,觀游燕饗與焉,由是俗一變,歲貢士與內州等。卒 於官,年五十五,贈尚書左僕射。其後閩人春秋配享 袞於學宮云。

按《大唐新語》:元載既伏誅,代宗始躬親政事,勵精求 理。時常袞當國,竭節奉公,天下翕然,有昇平之望。袞 奏罷諸州團練、防禦等使,以節財省費。使令刺史主 當州軍事,司馬同副使,專押軍案。判司本帶參軍,便 令司兵判兵事,司倉判軍糧,司士判甲仗。士人團練, 春夏放歸,秋冬追集。其刺史官銜,既有持節諸軍事, 使司軍旅。司馬即同副使之任。司兵參軍,即是團練 使判官。代宗並從之。袞獨出群擬,為戢兵之漸,持衡 數歲,時用小康焉。

崔祐甫编辑

按《唐書本傳》:祐甫,字貽孫,太子賓客孝公沔之子也。 世以禮法為聞家。第進士,調壽安尉。安祿山陷洛陽, 祐甫冒矢石入私廟,負木主以逃。自起居舍人累遷 中書舍人。性剛直,遇事不回。時侍郎闕,祐甫攝省事, 數與宰相常袞爭議不平。袞怒,使知吏部選,每擬官, 袞輒駮異,祐甫不為下。會朱泚軍中貓鼠同乳,表其 瑞,詔示袞,袞率群臣賀,祐甫獨曰:可弔不可賀。詔使 問狀,對曰:臣聞《禮》:迎貓,為其食田鼠。以其為人去害, 雖細必錄。今貓受畜於人,不能食鼠而反乳之,無乃 失其性邪。貓職不修,其應若曰法吏有不觸邪,彊吏 有不扞敵。臣愚以為當命有司察貪吏,誡邊GJfont,勤徼 巡,則貓能致功,鼠不為害。代宗異其言,袞益不喜。帝 崩,袞與禮官議:禮,為君斬衰三年。漢文帝權制三十 六日。我太宗文皇帝崩,遺詔亦三十六日,群臣不忍, 既葬而除,略盡四月。高宗如漢故事。元宗以來,始變 天子喪為二十七日。乃者,遺詔雖曰天下吏民,三日 釋服,群臣宜如皇帝服二十七日乃除。祐甫曰:遺詔 無臣、庶人之別,是皇帝宜二十七日,而群臣三日也。 袞曰:賀循稱,吏者,官長所署,非公卿百官也。祐甫對: 《傳曰》委之三吏,乃三公也。史稱循吏、良吏,豈胥吏歟。袞曰:禮非天降也出,人情而已。且公卿大臣膺受寵 祿,今與黔首同,信宿而除,於公安乎。祐甫曰:若遺詔 何。詔而可改,孰不可改。意象殊厲。袞方入臨,遣從吏 扶立殿墀上,祐甫指之謂眾曰:臣哭君前,有扶禮乎。 袞不勝怒,乃劾祐甫率情變禮,撓國典,請貶潮州刺 史。德宗以為重,改河南少尹。始肅宗時,天下務劇,宰 相更直掌事,若休沐還第,非大詔命,不待遍曉,則聽 直者代署以聞。是時郭子儀、朱泚俱以平章事當署 敕尾,而不行宰相事。帝新即位,袞如故事代署。子儀、 泚入,言祐甫不宜貶,帝曰:卿向何所言。今云非邪。二 人對初不知。帝怒,以袞為罔上。是日,群臣苴絰立月 華門外,即兩換職,以袞河南少尹,而拜祐甫門下侍 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俄改中書侍郎。自至德、乾元 以來,天下戰討,啟丐填委,故官賞繆紊。永泰後,稍稍 平定,而元載用事,非賄謝不與官,划塞公路,綱紀大 壞。載誅,楊綰相,未幾卒。袞當國,懲其敝,凡奏請一杜 絕之,惟文辭入第乃得進,然無所甄異,賢愚同滯焉。 及祐甫,則薦舉惟其人,不自疑畏,推至公以行,未踰 年,除吏幾八百員,莫不諧允。帝嘗謂曰:人言卿擬官 多親舊,何邪。對曰:陛下令臣進擬庶官,夫進擬者必 悉其才行,如不與聞知,何由得其實。帝以為然。神策 軍使王駕鶴者,典衛兵久,權震中外,帝將代之,懼其 變,以問祐甫,祐甫曰:是無足慮。即召駕鶴留語移時, 而代者已入軍中矣。淄青李正己畏帝威斷,表獻錢 三十萬緡,以觀朝廷。帝意其詐,未能答。祐甫曰:正己 誠詐,陛下不如因遣使勞其軍,以所獻就賜將士。若 正己奉承詔書,是陛下恩洽士心;若不用,彼自斂怨, 軍且亂。又使諸藩不以朝廷為重賄。帝曰:善。正己慚 服。時議者韙其謨謀,謂可復貞觀、開元之治。是歲被 疾,詔肩輿至中書,臥而承旨,若還第,即遣使咨決。薨, 年六十,贈太傅,諡曰文貞。故事,門下侍郎未有贈三 師者,帝以其有大臣節,特寵異之。朱泚亂,祐甫妻王 陷賊中,泚嘗與祐甫同列,遺以繒帛菽粟,受而緘鐍 之,帝還京,具封以獻,士君子益重其家法云。子植嗣。

李勉编辑

按《唐書本傳》:勉,字元卿,鄭惠王元懿曾孫。父擇言,累 為州刺史,封安德郡公,以吏治稱。張嘉貞為益州都 督,性簡貴,接部刺史倨甚,擇言守漢州,獨引同榻坐, 講繹政事,名重當時。勉少喜學,內沈雅,外清整。始調 開封尉,汴州水陸一都會,俗龐錯,號難治,勉摧姦決 隱為有名。從肅宗於靈武,擢監察御史。時武臣崛興, 無法度,大將管崇嗣背闕坐,笑語譁縱,勉劾不恭,帝 歎曰:吾有勉,乃知朝廷之尊。遷司膳員外郎。關東獻 俘百,將即死,有歎者,勉過問,曰:被脅而官,非敢反。勉 入見帝曰:寇亂之汙半天下,其欲澡心自歸無繇。如 盡殺之,是驅以助賊也。帝馳騎完宥,後歸者日至。累 為河東王思禮、朔方河東都統李國貞行軍司馬,進 梁州刺史。勉假王睟南鄭令,睟為權幸所誣,詔誅之。 勉曰:方藉牧宰為人父母,豈以讒殺良吏乎。即拘睟, 為請得免。睟後以推擇為龍門令,果有名。羌、渾、奴剌 寇州,勉不能守,召為大理少卿。然天子素重其正,擢 太常少卿,欲遂柄用。而李輔國諷吏下己,勉不肯,乃 出為汾州刺史。歷河南尹,徙江西觀察使。厲兵睦鄰, 平賊屯。部人父病,為蠱求厭者,以木偶署勉名埋之, 掘治驗服,勉曰:是為其父,則孝也。縱不誅。入為京兆 尹兼御史大夫。魚朝恩領國子監,威寵震赫,前尹黎 幹諂事之,須其入,敕吏治數百人具以餉。至是吏請, 勉不從,曰:吾候太學,彼當見享,軍容幸過府,則修具。 朝恩銜之,亦不復至太學。尋拜嶺南節度使。番禺賊 馮崇道、桂叛將朱濟時等負險為亂,殘十餘州,勉遣 將李觀率容州刺史王翃討斬之,五嶺平。西南夷舶 歲至纔四五,譏視苛謹。勉既廉潔,又不暴征,明年至 者乃四千餘柁。居官久,未嘗抆飾器用車服。後召歸, 至石門,盡搜家人所蓄犀珍投江中。時人謂可繼宋 璟、盧奐、李朝隱;部人叩闕請立碑頌德,代宗許之。進 工部尚書,封汧國公。滑亳節度使令狐彰且死,表勉 為代,從之。勉居鎮且八年,以舊德方重,不威而治,東 諸帥暴桀者皆尊憚之。田神玉死,詔勉節度汴宋,未 行,汴將李靈耀反,魏將田悅以兵來,叩汴而屯,勉與 李忠臣、馬燧合討之。淮西軍據汴北,河陽軍壁其東, 大將杜如江、尹伯良與悅戰匡城,不勝。徙壘與靈耀 合,忠臣將軍李重倩夜攻其營,與河陽軍合譟,賊不 陣潰,悅走河北,靈耀奔韋城,為如江所擒,勉縛以獻, 斬闕下。既而忠臣專汴,故勉還滑臺。明年,忠臣為麾 下所逐,復詔勉移治汴。德宗立,就加同中書門下平 章事。俄為汴宋、滑亳、河陽等道都統。建中四年,李希 烈圍襄城,詔勉出兵救之,帝又遣神策將劉德信以 兵三千援接。勉奏言:賊以精兵攻襄城,而許必虛,令 兵直擣許,則襄圍解。不待報,使其將唐漢臣與德信 襲許,未至數十里,有詔詰讓,二將懼而還,次扈澗,不 設備,為賊所乘,殺傷什伍,輜械盡亡。漢臣走汴,德信走汝。勉懼東都危,復遣兵四千往戍,賊斷其後不得 歸。於是希烈自將攻勉,勉氣索,嬰守累月,援莫至,裒 兵萬人潰圍出,東保睢陽。興元元年,勉固讓都統,以 檢校司徒平章事召。既見帝,素服待罪,詔不許,勉內 愧,取充位而已,不敢有所與。貞元初,帝起盧杞為刺 史,袁高還詔不得下。帝問勉曰:眾謂盧杞姦邪,朕顧 不知,謂何。勉曰:天下皆知,而陛下獨不知,此所以為 姦邪也。時韙其對,然自是益見疏。居相二歲,辭位,以 太子太師罷。卒,年七十二,贈太傅,諡曰貞簡。勉少貧 俠,客梁、宋,與諸生共逆旅,諸生疾且死,出白金曰:左 右無知者,幸君以此為我葬,餘則君自取之。勉許諾, 既葬,密置餘金棺下。後其家謁勉,共啟墓出金付之。 位將相,所得奉賜,悉遺親黨,身沒,無贏藏。其在朝廷, 鯁亮廉介,為宗臣表。禮賢下士有終始,嘗引李巡、張 參在幕府,後二人卒,至宴飲,仍設虛位沃饋之。遣戍 兵,常視其資糧,春秋存問家室,故能得人死力。善鼓 琴,有所自製,天下寶之,樂家傳《響泉》、《韻磬》,勉所愛者。

張鎰编辑

按《唐書本傳》:鎰,字季權,一字公度,國子祭酒後引五 世孫也。父齊丘,朔方節度使、東都留守。鎰以蔭授左 衛兵曹參軍,郭子儀表為元帥府判官,累遷殿中侍 御史。乾元初,華原令盧樅以公事譙責邑人齊令詵。 令詵,宦人也,銜之,構樅罪。鎰按驗當免官,有司承風 以死論。鎰不直之,乃白其母曰:今理樅,樅免死而鎰 坐貶。嘿則負官,貶則為太夫人憂,敢問所安。母曰:兒 無累於道,吾所安也。遂執正其罪,樅得流,鎰貶撫州 司戶參軍。徙晉陵令。江西觀察使張鎬表為判官,遷 屯田、右司二員外郎。居母喪,以孝聞。不妄交游,特與 楊綰、崔祐甫善。大曆初,出為濠州刺史,政條清簡,延 經術士講教生徒。比去,州升明經者四十人。李靈耀 反于汴,鎰團閱鄉兵嚴守禦,有詔褒美,擢侍御史,兼 緣淮鎮守使。以最遷壽州刺史。歷江西、河中觀察使。 不閱旬,改汴滑節度使,以病固辭,詔留私第。建中二 年,拜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明年,以兩河用 兵,詔省薄御膳及皇太子食物,鎰因奏減堂飧錢及 百官稟奉三分一,以助用度。時黜陟使裴伯言薦潞 州處士田佐時,詔除右拾遺、集賢院直學士。鎰以為 禮輕,恐士不勸,復詔州縣吏以絹百匹、粟百石就家 致聘,佐時卒不至。郭子儀婿太僕卿趙縱為奴告,下 御史劾治,而奴留內侍省。鎰奏言:貞觀時有奴告其 主謀反者,太宗曰:謀反理不獨成,尚當有他人論之, 豈藉奴告耶。乃著令:奴告主者斬。由是賤不得干貴, 下不得陵上,教本既修,悖亂不萌。頃者,長安令李濟 以奴得罪,萬年令霍晏因婢坐譴。輿臺下類,主反畏 之,悖慢成風,漸不可長。建中元年五月辛卯詔書:奴 婢告主,非謀叛者,同自首法,並準律論。由是獄訴衰 息。今縱事非叛逆,而奴留禁中,獨下縱獄,情所不厭。 且將帥功孰大於子儀,冢土僅乾,兩婿前已得罪,縱 復繼之,不數月斥其三婿。假令縱實犯法,事不緣奴, 尚宜錄勳念亡,以從蕩宥,況為奴所愬耶。陛下方貴 武臣以討賊,彼雖見寵一時,不能忘懷於異日也。帝 納之,貶縱循州司馬,杖奴死。鎰召子儀家僮數百,暴 示奴尸。盧杞忌鎰剛直,欲去之。時朱泚以盧龍卒戍 鳳翔,帝擇人以代,杞即謬曰:鳳翔將校,班秩素高,非 宰相信臣,不可鎮撫,臣宜行。帝不許,杞復曰:陛下必 以臣容貌蕞陋,不為三軍所信,恐後生變,臣不敢自 謀,惟陛下擇之。帝乃顧鎰曰:文武兼資,望重內外,無 易卿者,其為朕撫盧龍士。乃以中書侍郎為鳳翔、隴 右節度使。鎰知為杞陰中,然辭窮,因再拜受詔。頃之, 與吐蕃相尚結贊盟清水,約牛馬為牲。鎰恥與盟,將 末殺其禮,乃紿語吐蕃,以羊豕犬代之。帝幸奉天,鎰 罄家貲將自獻行在。而營將李楚琳者,常事朱泚,得 其心。軍司馬齊映等謀曰:楚琳必為亂。乃遣屯隴州。 楚琳知之,稽故未行。鎰以帝在外,心憂惑,謂己亟去, 不為備。楚琳夜率其黨王汾、李卓、牛僧伽等作亂,齊 映自竇出,齊抗託傭,皆免。鎰縋城走,不及遠,與二子 為候騎所執,楚琳殺之,屬官王沼、張元度、柳遇、李淑 皆死。詔贈鎰太子太傅。

蕭復编辑

按《唐書·蕭瑀傳》:瑀,從子鈞,鈞子瓘,瓘子嵩,嵩子衡華, 衡子復,字履初,生戚里,GJfont從豪汰,以服御輿馬相夸, 復常衣垢弊,居一室,學自力,非名士夙儒不與游,以 清操顯。華每歎曰:此子當興吾宗。推主蔭為宮門郎。 廣德中,歲大饑,家百口,不自振,議鬻昭應墅。宰相王 縉欲得之,使弟紘說曰:以君才宜在左右,胡不以墅 奉丞相取右職。復曰:鬻先人墅以濟孀單,吾何用美 官,使門內餒且寒乎。縉憾之,由是廢。數歲,乃歷歙、池 二州刺史,治狀應條。遷湖南觀察使。改同州刺史,歲 歉,州有京畿觀察使儲粟,復輒發以貸人,有司劾治, 詔削階,停刺史。或弔之,復曰:苟利於人,胡責之辭。久 乃拜兵部侍郎。晉王為襄漢元帥,進復戶部尚書、統軍長史。舊制謂行軍長史,德宗以復父諱更之。未行, 扈狩奉天。帝惡庳隘,欲西如鳳翔依張鎰。復曰:鳳翔 乃泚舊兵,今泚悖亂,當有同惡者。雖鎰,臣畏不免。帝 曰:朕業行,留一日以驗爾言。俄而鎰為李楚琳所害, 以是拜吏部尚書、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復嘗言:艱難 以來,始用宦者監軍,權望太重,是曹正可委宮掖事, 兵要政機,叵使參領。帝不聽。又言:陛下厥初清明,自 楊炎、盧杞放命穢盛德,播越及茲。今阽于危,當懲乂 前敗。因述君臣大端,即自言:若使臣依阿偷免,不敢 當宰相。杞對上或諂諛阿匼,復厲言:杞詞不正。帝色 眙,謂左右曰:復慢我。因詔復充山南、江淮、湖南、嶺南 等道宣撫、安慰使。興元初,進門下侍郎。初,淮南陳少 游左附李希烈,而張鎰判官韋皋殺邠、隴叛卒,不應 楚琳。復還執政,建言:陛下反正,功臣已貴矣,唯甄善 汰惡為未明。少游位將相,首臣賊,皋名淺官下,獨挺 挺抗忠。如以皋代少游,則天下瞭然知逆順之理。帝 許之。復出,中官馬欽緒揖宰相劉從一,附耳語,既而 從一密諗復曰:有詔與公議向所奏,不欲李勉、盧翰 聞知。復曰:堯、舜有僉曰之言,朝廷大事尚當謀及公 卿。如勉等非其人,當罷去。既曰宰相,而謀議可獨避 之乎。今與公行此或可,第恐寖以生常,政由是敝。從 一以聞,帝不悅。復辭疾上政事,許之。弟升,尚郜國大 長公主,肅宗女也。升早卒,主以姦蠱事再得罪廢,諸 子悉逐醜地,女為皇太子妃,太子請離婚,帝銜曩忮, 故復坐是檢校太子左庶子,廢居饒州。貞元四年卒, 年五十七。復望閥高華,厲名節,不通狎流俗。及為相, 臨事嚴方,數拂帝意,故居位亟解。然性孝友,既貶晏 然,口未嘗言所累。復子湛。湛子寘,咸通中位宰相,無 顯功,史逸其傳。

姜公輔编辑

按《唐書本傳》:公輔,愛州日南人。第進士,補校書郎,以 制策異等授右拾遺,為翰林學士。歲滿當遷,上書以 母老賴祿而養,求兼京兆戶曹參軍事。公輔有高材, 每進見,敷奏詳亮,德宗器之。朱滔助田悅也,以蜜裹 書間道邀泚,太原馬燧獲之,泚不知也,召還京師。公 輔諫曰:陛下若不能坦懷待泚,不如誅之,養虎無自 詒害。不從。俄而涇師亂,帝自苑門出,公輔叩馬諫曰: 泚嘗帥涇原,得士心,向以滔叛奪之兵,居常怫鬱不 自聊,請馳騎捕取以從,無為群兇得之。帝倉卒不及 聽。既行,欲駐鳳翔倚張鎰。公輔曰:鎰雖信臣,然文吏 也,所領皆朱泚部曲,漁陽突騎,泚若立,涇軍且有變, 非萬全策也。帝亦記桑道茂言,遂之奉天。不數日,鳳 翔果亂,殺鎰。帝在奉天,有言泚反者,請為守備。盧杞 曰:泚忠正篤實,奈何言其叛,傷大臣心。請百口保之。 帝知群臣多勸泚奉迎乘輿者,乃詔諸道兵距城一 舍止。公輔曰:王者不嚴羽衛,無以重威靈。今軍旅單 寡而士馬處外,為陛下危之。帝曰:善。悉內諸軍。泚兵 果至,如所言,乃擢公輔諫議大夫、同中書門下平章 事。帝徙梁,唐安公主道薨。主性仁孝,許下嫁韋宥,以 播遷未克也。帝悼之甚,詔厚其葬。公輔諫曰:即平賊, 主必歸葬,今行道宜從儉,以濟軍興。帝怒,謂翰林學 士陸贄曰:唐安之葬,不欲事塋壟,令累甓為浮圖,費 甚寡約,不容宰相關預,苟欲指朕過爾。贄曰:公輔官 諫議,職宰相,獻替固其分。本立輔臣,朝夕納誨,微而 弼之,乃其所也。帝曰:不然,朕以公輔才不足以相,而 又自求解,朕既許之,內知且罷,故賣直售名爾。遂下 遷太子左庶子,以母喪解。復為右庶子。久不遷,陸贄 為相,公輔數求官,贄密謂曰:竇丞相嘗言,為公擬官 屢矣,上輒不悅。公輔懼,請為道士,未報。他日又言之, 帝問故,公輔隱贄言,以參語對。帝怒,黜公輔泉州別 駕,遣使齎詔讓參。順宗立,拜吉州刺史,未就官卒。憲 宗時,贈禮部尚書。

崔造编辑

按《唐書本傳》:造,字元宰,深州安平人。永泰中,與韓會、 盧東美、張正則三人友善,居上元,好言當世事,皆自 謂王佐才,故號四夔。浙西觀察使李栖筠辟為判官, 累遷左司員外郎。與劉晏善,晏得罪,貶信州長史。徙 建州刺史。朱泚亂,造輒馳檄比州,發所部兵二千以 待命,德宗嘉之。京師平,召還,至藍田,自以舅源休與 賊同逆,上疏請罪。帝以為有禮,下詔慰勉,擢給事中。 貞元二年,以給事中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帝謂造敢 言,為能立事,故不次用之。造久在江左,疾錢穀諸使 罔上,或干沒自私,乃建言:天下兩稅,請委本道觀察 使、刺史選官部送京師。諸道水陸轉運使、度支巡院、 江淮轉運使,請悉停,以度支鹽鐵務還尚書省,六曹 皆宰相分領。於是齊映判兵部,李勉刑部,劉滋吏、禮 二部,造戶、工二部;又以戶部侍郎元琇判諸道鹽鐵、 榷酒事,吉中孚度支諸道兩稅事。而浙江東、西歲入 米七十五萬石,方歲饑,更以兩稅準米百萬,濠、壽、洪、 潭二十萬,責韓滉杜亞漕送東渭橋。諸道有鹽鐵處, 仍置巡院。歲盡,宰相計最殿以聞。造厚元琇,故首命之。時滉方領轉運,有寵於帝,朝廷仰其須。滉持不可 改,帝重違之,復以滉為江淮轉運使,餘如造請。是秋, 江淮米大集,帝美滉功,以滉專領度支諸道鹽鐵、轉 運等使。造懼,始託疾辭位,乃罷為太子右庶子,貶琇 雷州司戶參軍。於是造所請悉罷,以憂愧卒,年五十 一。議者謂造舉不適時,方用之乏,不能權濟大事,雖 據舊典,奚能抗一切之制云。

齊映编辑

按《唐書本傳》:映,瀛州高陽人。舉進士,博學宏詞,中之, 補河南府參軍事。滑亳節度使令狐彰署掌書記,彰 疾甚,引映託後事。映因說彰納節,歸諸子京師。彰從 之,即以女妻映。彰卒,軍亂,映間歸東都。三城使馬燧 辟為判官。盧杞薦授刑部員外郎。又為鳳翔張鎰判 官。映練軍事,論奏數稱旨,進行軍司馬。會德宗出奉 天,鎰懦緩不知兵,部將李楚琳者,素慓悍,欲介賊為 亂。映與齊抗請先事誅之,鎰不用,更示寬大,徐謂楚 琳曰:欲以君使外,若何。楚琳恐,夜殺鎰以應賊,映雅 為軍中慕賴,故得免。奔奉天,授御史中丞。徙幸梁,道 險澀,常為帝御。會馬駭突,帝恐傷映,詔捨轡,固不去, 曰:馬奔踶,不過傷臣;捨之,或犯清蹕,臣雖死不足償 責。帝嘉嘆,擢給事中。映為人白GJfont長大,言音鴻爽,故 帝令侍左右,或前馬臚傳詔旨。進中書舍人。貞元二 年,以舍人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俄改中書侍郎,封河 間縣男,與崔造、劉滋並輔政。滋端重寡言,映謙不肩 事否可,一顓於造。會造疾,映乃當國。吐蕃數入寇,關 輔震騷,咸言帝欲避狄。映入諫曰:戎狄不懲,臣之罪 也。然內外恟恟,謂陛下具糗糧,欲治行。夫大幸不再, 奈何不與臣等計乎。因俯伏流涕,天子為感悟。後給 事中袁高忤帝旨,而映以為尚書左丞、御史大夫。始, 映微時,張延賞遇之善。及映相,而延賞為左僕射,數 為映畫事,又為所親求官,映不答,延賞恚。既復用,即 劾映非宰相器。明年,貶夔州刺史,徙衡州。久之,為桂 管、江西兩觀察使。始,映罷不以罪,冀復進,乃掊斂獻 貢,以中帝欲。初,諸藩銀大瓶止五尺,李兼為江西,始 獻六尺瓶,至映乃八尺云。卒,年四十八,贈禮部尚書, 諡曰忠。

李泌编辑

按《唐書本傳》:泌,字長源,魏八柱國弼六世孫,徙居京 兆。七歲知為文。元宗開元十六年,悉召能言佛、道、孔 子者,相答難禁中。有員俶者,九歲升堂,詞辯注射,坐 人皆屈。帝異之,曰:半千孫,固當然。因問:童子豈有類 若者。俶跪奏:臣舅子李泌。帝即馳召之。泌既至,帝方 與燕國公張說觀奕,因使說試其能。說請賦方圓動 靜,泌逡巡曰:願聞其略。說因曰:方若棋局,圓若棋子, 動若棋生,靜若棋死。泌即答曰:方若行義,圓若用智, 動若騁材,靜若得意。說因賀帝得奇童。帝大悅曰:是 子精神,要大於身。賜束帛,敕其家曰:善視養之。張九 齡尤所獎愛,常引至臥內。九齡與嚴挺之、蕭誠善,挺 之惡誠佞,勸九齡謝絕之。九齡忽獨念曰:嚴太苦勁, 然蕭軟美可喜。方命左右召蕭,泌在旁,率爾曰:公起 布衣,以直道至宰相,而喜軟美者乎。九齡驚,改容謝 之,因呼小友。及長,博學,善治《易》,常游嵩、華、終南間,慕 神仙不死術。天寶中,詣闕獻《復明堂九鼎議》,帝憶其 早慧,召講《老子》,有法,得待詔翰林,仍供奉東宮,皇太 子遇之厚。嘗賦詩譏誚楊國忠、安祿山等,國忠疾之, 詔斥置蘄春郡。肅宗即位靈武,物色求訪,會泌亦自 至。已謁見,陳天下所以成敗事,帝悅,欲授以官,固辭, 願以客從。入議國事,出陪輿輦,眾指曰:著黃者聖人, 著白者山人。帝聞,因賜金紫,拜元帥廣平王行軍司 馬。帝嘗曰卿侍上皇,中為朕師,今下判廣平行軍,朕 父子資卿道義云。始,軍中謀帥,皆屬建寧王,泌密白 帝曰:建寧王誠賢,然廣平冢嗣,有君人量,豈使為吳 太伯乎。帝曰:廣平為太子,何假元帥。泌曰:使元帥有 功,陛下不以為儲副,得邪。太子從曰撫軍,守曰監國, 今元帥乃撫軍也。帝從之。初,帝在東宮,李林甫數構 譖,勢危甚,及即位,怨之,欲堀冢焚骨。泌以天子而念 宿嫌,示天下不廣,使脅從之徒得釋言於賊。帝不悅, 曰:往事卿忘之乎。對曰:臣念不在此。上皇有天下五 十年,一旦失意,南方氣候惡,且春秋高,聞陛下錄故 怨,將內慚不懌,萬有一感疾,是陛下以天下之廣不 能安親也。帝感悟,抱泌頸以泣曰:朕不及此。因從容 問破賊期,對曰;賊掠金帛子女,悉送范陽,有苟得心, 渠能定中國邪。華人為之用者,獨周摯、高尚等數人, 餘皆脅制偷合,至天下大計,非所知也。不出二年,無 寇矣,陛下無欲速。夫王者之師,當務萬全,圖久安,使 無後害。今詔李光弼守太原,出井陘,郭子儀取馮翊, 入河東,則史思明、張忠志不敢離范陽、常山,安守忠、 田乾真不敢離長安,是以三地禁其四將也。隨祿山 者,獨阿史那承慶耳。使子儀毋取華,令賊得通關中, 則北守范陽,西救長安,奔命數千里,其精卒勁騎,不 逾年而敝。我常以逸待勞,來避其鋒,去翦其疲,以所徵之兵會扶風,與太原、朔方軍互擊之。徐命建寧王 為范陽節度大使,北並塞與光弼相掎角,以取范陽。 賊失巢窟,當死河南諸將手。帝然之。會四方兵大集, 帝欲速得長安,曰:今戰必勝,攻必取,何假千里先事 范陽乎。泌曰:必得兩京,則賊再彊,我再困。且我所恃 者,磧西突騎、西北諸戎耳。若先取京師,期必在春,關 東早熱,馬且病,士皆思歸,不可以戰。賊得休士養徒, 必復來南。此危道也。帝不聽。二京平,帝奉迎上皇,自 請歸東宮以遂子道。泌曰:上皇不來矣。人臣尚七十 而傳,況欲勞上皇以天下事乎。帝曰:奈何。泌乃為群 臣通奏,具言天子思戀晨昏,請促還以就孝養。上皇 得初奏,答曰:當與我劍南一道自奉,不復東矣。帝甚 憂。及再奏至,喜曰:吾方得為天子父。遂下誥戒行。崔 圓、李輔國以泌親信,疾之。泌畏禍,願隱衡山。有詔給 三品祿,賜隱士服,為治室廬。泌嘗取松樛枝以隱背, 名曰養和,後得如龍形者,因以獻帝,四方爭效之。代 宗立,召至,舍蓬萊殿書閣。初,泌無妻,不食肉,帝乃賜 光福里第,彊詔食肉,為娶朔方故留後李暐甥,婚日, 敕北軍供帳。元載惡不附己,因江西觀察使魏少游 請僚佐,載稱泌才,以試祕書少監充判官。載誅,帝召 還。復為常袞所忌,出為楚州刺史,辭不行,帝亦留之。 會灃州闕,袞盛言南方凋瘵,請輟泌治之,乃授澧、朗、 峽團練使,徙杭州刺史,皆有風績。德宗在奉天,召赴 行在,授左散騎常侍。時李懷光叛,歲又蝗旱,議者欲 赦懷光。帝博問群臣,泌破一桐葉附使以進,曰:陛下 與懷光,君臣之分不可復合,如此葉矣。由是不赦。始, 朱泚亂,帝約吐蕃赴援,賂以安西、北庭。既而渾瑊與 賊戰咸陽,泚大敗,吐蕃以師追北不甚力,因大掠武 功而歸。京師平,來請如約。帝業許,欲遂與之。泌曰:安 西、北庭,控制西域五十七國及十姓突厥,皆捍兵處, 以分吐蕃勢,使不得併兵東侵。今與其地,則關中危 矣。且吐蕃向持兩端不戰,又掠我武功,乃賊也,奈何 與之。遂止。貞元元年,拜陝虢觀察使。泌始鑿山開車 道至三門,以便饟漕。以勞,進檢校禮部尚書。淮西兵 防秋屯鄜州,已而四千人亡歸,或曰吳少誠密招之。 既入境,泌邀險悉擊殺之。三年,拜中書侍中、同中書 門下平章事,累封鄴縣侯。初,張延賞減天下吏員,人 情愁怨,至流離死道路者。泌請復之,帝未從,因問:今 戶口減承平時幾何。曰:三之二。帝曰:人既凋耗,員何 可復。泌曰:不然。戶口雖耗,而事多承平十倍。陛下欲 省州縣則可,而吏員不可減。今州或參軍署券,縣佐 史判案。所謂省官者,去其冗員,非常員也。帝曰:若何 為冗員。對曰:州參軍無職事及兼、試額內官者。兼、試, 自至德以來有之,比正員三之一,可悉罷。帝乃許復 吏員,而罷冗官。泌又條奏:中朝官常侍、賓客十員,其 六員可罷;左右贊善三十員,其二十員可罷。如舊制, 諸王未出閤,官屬皆不除。而所收科奉,乃多於減員 矣。帝悅。是時,州刺史月俸至千緡,方鎮所取無藝,而 京官祿寡薄,自方鎮入八座,至謂罷權。薛邕由左丞 貶歙州刺史,家人恨降之晚。崔祐甫任吏部員外,求 為洪州別駕。使府賓佐有所忤者,薦為郎官。其當遷 臺閣者,皆以不赴取罪去。泌以為外太重,內太輕,乃 請隨官閑劇,普增其奉,時以為宜。而竇參多沮亂其 事,不能悉如所請。泌又白罷拾遺、補闕,帝雖不從,然 因是不除諫官,唯用韓皋、歸登。泌因收其公廨錢,令 二人寓食中書舍人署。凡三年,始以韋綬、梁肅為左 右補闕。太子妃蕭母,郜國公主也,坐蠱媚,幽禁中,帝 怒,責太子,太子不知所對。泌入,帝數稱舒王賢,泌揣 帝有廢立意,因曰:陛下有一子而疑之,乃欲立弟之 子,臣不敢以古事爭。且十宅諸叔,陛下奉之若何。帝 赫然曰:卿何知舒王非朕子。對曰:陛下昔為臣言之。 陛下有嫡子以為疑,弟之子敢自信於陛下乎。帝曰: 卿違朕意,不顧家族邪。對曰:臣衰老,位宰相,以諫而 誅,分也。使太子廢,他日陛下悔曰我惟一子殺之,泌 不吾諫,吾亦殺爾子,則臣絕祀矣。雖有兄弟子,非所 歆也。即噫嗚流涕。因稱:昔太宗詔:太子不道,藩王窺 伺者,兩廢之。陛下疑東宮而稱舒王賢,得無窺伺乎。 若太子得罪,請亦廢之而立皇孫,千秋萬歲後,天下 猶陛下子孫有也。且郜國為其女GJfont忌,而蠱惑東宮, 豈可以妻母累太子乎。執爭數十,意益堅,帝寤,太子 乃得安。初,興元後國用大屈,封物皆三損二。舊制,堂 封歲三千六百縑,後纔千二百。至是,帝使還舊封。於 是李晟、馬燧、渾瑊各食實封,悉讓送泌,泌不納。時方 鎮私獻於帝,歲凡五十萬緡,其後稍損至三十萬,帝 以用度乏問泌,泌請:天下供錢歲百萬給宮中,勸不 受私獻。凡詔旨須索,即代兩稅,則方鎮可以行法,天 下紓矣。帝嘗從容言:盧杞清介敢言,然少學,不能廣 朕以古道,人皆指其姦而朕不覺也。對曰:陛下能覺 杞之惡,安致建中禍邪。李揆和蕃,顏真卿使希烈,其 害舊德多矣。又楊炎罪不至死,杞擠陷之而相關播。 懷光立功,逼使其叛。此欺天也。帝曰:卿言誠有之。然楊炎視朕如三尺童子,有所論奏,可則退,不許則辭 官,非特杞惡之也。且建中亂,卿亦知桑道茂語乎。乃 命當然。對曰:夫命者,已然之言。主相造命,不當言命。 言命,則不復賞善罰惡矣。桀曰:我生不有命自天。武 王數紂曰:謂已有天命。君而言命,則桀、紂矣。帝曰:朕 請不復言命。俄加集賢殿、崇文館大學士,修國史。泌 建言:學士加大,始中宗時,及張說為之,固辭,乃以學 士知院事。至崔圓復為大學士,亦引泌為讓而止。帝 以前世上巳、九日,皆大宴集,而寒食多與上巳同時, 欲以三月名節,自我為古,若何而可。泌請:廢正月晦, 以二月朔為中和節,因賜大臣戚里尺,謂之裁度。民 間以青囊盛百穀瓜果種相問遺,號為獻生子。里閭 釀宜春酒,以祭勾芒神,祈豐年。百官進農書,以示務 本。帝悅,乃著令,與上巳、九日為三令節,中外皆賜緡 錢燕會。四年八月,月蝕東壁,泌曰:東壁,圖書府,大臣 當有憂者。吾以宰相兼學士,當之矣。昔燕國公張說 由是以亡,又可免乎。明年果卒,年六十八,贈太子太 傅。泌出入中禁,事四君,數為權倖所嫉,常以智免。好 縱橫大言,時時讜議,能寤移人主。然常持黃老鬼神 說,故為人所譏切。初,肅宗重陰陽巫祝,擢王璵執政, 大抵興造工役,輒牽禁忌俗說。而黎幹以左道位京 兆尹,嘗使禁工駢珠刺繡為乘輿服,舉焚之以為禳 禬。德宗素不為然,及嗣位,罷內道場,除巫祝。代宗將 葬,帝號送承天門,而轀車行不中道,問其故,有司曰: 陛下本命在午,故避之。帝泣曰:安有枉靈駕以謀身 利。命直午而行。又宣政廊壞,太卜言:孟冬魁罡,不可 營繕。帝曰:《春秋》啟塞從時,何魁罡為。亟詔葺之。及桑 道茂城奉天事驗,始尚時日拘忌,因進用泌,泌亦自 有所建明。獨柳玭稱,兩京復,泌謀居多,其功乃大於 魯連、范蠡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