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214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二百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二百十四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二百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二百十四卷目錄

 公輔部名臣列傳三十四

  遼

  耶律曷魯     耶律羽之

  韓延徽      韓知古

  張礪       耶律賢適

  室昉       耶律隆運

  邢抱朴      蕭孝忠

  張儉       耶律室魯

  蕭朴       蕭孝穆

  蕭惟信      耶律喜孫

  杜防       楊佶

  耶律滌魯     蕭阿剌

  蕭德       楊GJfont

  楊績       姚景行

  趙徽       劉伸

  耶律鐸魯斡    楊遵勗

  王棠       耶律頗的

  耶律斡特剌    蕭兀納

  牛溫舒      馬人望

  郭襲

官常典第二百十四卷

公輔部名臣列傳三十四编辑

编辑

耶律曷魯编辑

按《遼史本傳》:曷魯,字控溫,一字洪隱,迭剌部人。祖匣 馬葛,簡憲皇帝兄。父偶思,遙輦時為本部夷离菫,曷 魯其長子也。性質厚。在髫鬌,與太祖遊,從父釋魯奇 之曰:興我家者,必二兒也。太祖既長,相與易裘馬為 好,然曷魯事太祖彌謹。會滑哥弒其父釋魯,太祖顧 曷魯曰:滑哥弒父,料我必不能容,將反噬我。今彼歸 罪臺哂為解,我姑與之。是賊吾不忘也。自是,曷魯常 佩刀從太祖,以備不虞。居久之,曷魯父偶思病,召曷 魯曰:阿保機神略天授,汝率諸弟赤心事之。已而太 祖來問疾,偶思執其手曰:爾命世奇才。吾兒曷魯者, 他日可委以事,吾已諭之矣。既而以諸子屬之。太祖 為撻馬沙里,參預部族事,曷魯領數騎召小黃室 韋來附。太祖素有大志,而知曷魯賢,軍國事非曷魯 議不行。會討越兀與烏古部,曷魯為前鋒,戰有功。及 太祖為迭剌部夷离菫,討奚部,其長朮里偪險而壘, 攻莫能下,命曷魯持一笴往諭之。既入,為所執。迺說 奚曰:契丹與奚言語相通,實一國也。我夷离堇於奚 豈有輘轢之心哉。漢人殺我祖奚首,夷离堇怨刺骨, 日夜思報漢人。顧力單弱,使我求援於奚,傳矢以示 信耳。夷离菫受命於天,撫下以德,故能有此眾也。今 奚殺我,違天背德,不祥莫大焉。且兵連禍結,當自此 始,豈爾國之利乎。朮里感其言,乃降。太祖為于越,秉 國政,欲命曷魯為迭剌部夷离菫。辭曰:賊在君側,未 敢遠去。太祖討黑車子室韋,幽州劉仁恭遣養子趙 霸率眾來救。曷魯伏兵桃山,俟霸眾過半而要之;與 太祖合擊,斬獲甚眾,遂降室韋。太祖會李克用於雲 州,時曷魯侍,克用顧而壯之曰:偉男子為誰。太祖曰: 吾族曷魯也。會遙輦痕德菫可汗歿,群臣奉遺命請 立太祖。太祖辭曰:昔吾祖夷离菫雅里嘗以不當立 而辭,今若等復為是言,何歟。曷魯曰:曩吾祖之辭,遺 命弗及,符瑞未見,第為國人所推戴耳。今先君言猶 在耳,天人所與,若合符契。天不可逆,人不可拂,而君 命不可違也。太祖曰:遺命固然,汝焉知天道。曷魯曰: 聞於越之生也,神光屬天,異香盈幄,夢受神誨,龍錫 金佩。天道無私,必應有德。我國削弱,齮齕於鄰部日 久,以故生聖人以興起之。可汗知天意,故有是命。且 遙輦九營棋布,非無可立者;小大臣民屬心於越,天 也。昔者於越伯父釋魯嘗曰:吾猶蛇,兒猶龍也。天時 人事,幾不可失。太祖猶未許。是夜,獨召曷魯責曰:眾 以遺命迫我。汝不明吾心,而亦俛隨耶。曷魯曰:在昔 夷离堇雅里雖推戴者眾,辭之而立阻午為可汗。相 傳十餘世,君臣之分亂,紀綱之統隳。委質他國,若綴 斿然。羽檄蜂午,民疲奔命。興王之運,實在今日。應天 順人,以答顧命,不可失也。太祖乃許。明日,即皇帝位, 命曷魯總軍國事。時制度未講,國用未充,扈從未備; 而諸弟剌葛等往往覬非望。太祖宮行營始置腹心 部,選諸部豪健二千餘充之,以曷魯及蕭敵魯總焉。 已而諸弟之亂作,太祖命曷魯總領軍事,討平之,以 功為迭剌部夷离菫。時民更兵焚剽,日以抗敝,曷魯 撫輯有方,畜牧益滋,民用富庶。乃討烏古部,破之。自是震懾,不敢復叛。迺請制朝儀、建元,率百官上尊號。 太祖既備禮受冊,拜曷魯為阿魯敦于越。阿魯敦者, 遼言盛名也。後太祖伐西南諸夷,數為前鋒。神冊二 年,從逼幽州,與唐節度使周德威拒戰可汗州西,敗 其軍,遂圍幽州,未下。太祖以時暑班師,留曷魯與盧 國用守之。俄而救兵繼至,曷魯等以軍少無援,退。三 年七月,皇都既成,燕群臣以落之。曷魯是月得疾薨, 年四十七。既葬,賜名其阡宴答,山曰于越峪,詔立石 紀功。清寧間,命立祠上京。初,曷魯病革,太祖臨視,問 所欲言。曷魯曰:陛下聖德寬仁,群生咸遂,帝業隆興。 臣既蒙寵遇。雖瞑目無憾。惟析迭剌部議未決,願亟 行之。及薨,太祖流涕曰:斯人若登三五載,吾謀蔑不 濟矣。後太祖二十一功臣,各有所擬,以曷魯為心云。 子惕剌、撒剌,俱不仕。

耶律羽之编辑

按《遼史·耶律覿烈傳》:覿烈弟羽之,小字兀里,字寅底 哂。幼豪爽不群,長嗜學,通諸部語。太祖經營之初,多 預軍謀。天顯元年,渤海平,立皇太子為東丹王,以羽 之為中臺省右次相。時人心未安,左大相迭剌不踰 月薨,羽之GJfont事勤恪,威信並行。太宗即位,上表曰:我 大聖天皇始有東土,擇賢輔以撫斯民,不以臣愚而 任之。國家利害,敢不以聞。渤海昔畏南朝,阻險自衛, 居忽汗城。今去上京遼邈,既不為用,又不罷戍,果何 為哉。先帝因彼離心,乘釁而動,故不戰而克。天授人 與,彼一時也。遺種寖以蕃息,今居遠境,恐為後患。梁 水之地乃其故鄉,地衍土沃,有木鐵鹽魚之利。乘其 微弱,徙還其民,萬世長策也。彼得故鄉,又獲木鐵鹽 魚之饒,必安居樂業。然後選徒以翼吾左,突厥、党項、 室韋夾輔吾右,可以坐制南邦,混一天下,成聖祖未 集之功,貽後世無疆之福。表奏,帝嘉納之。是歲,詔徙 東丹國民於梁水,時稱其善。人皇王奔唐,羽之鎮撫 其人,一切如故。以功加守太傅,遷中臺省左相。會同 初,以冊禮赴闕,加特進。表奏左次相渤海蘇貪墨不 法事,卒。子和里,終東京留守。

韓延徽编辑

按《遼史本傳》:延徽,字藏明,幽州女次人。父夢殷,累官 薊、儒、順三州刺史。延徽少英,特燕帥劉仁恭奇之,召 為幽都府文學、平州錄事參軍,同馮道祗候院,授幽 州觀察度支使。後守光為帥,延徽來聘,太祖怒其不 屈,留之。述律后諫曰:彼秉節弗撓,賢者也,奈何困辱 之。太祖召與語,合上意,命參軍事攻党項、室韋,服諸 部落,延徽之籌居多。乃請樹城郭,分市里,以居漢人 之降者。又為定配偶,教墾藝,以生養之。以故逃亡者 少。居久之,慨然懷其鄉里,賦詩見意,遂亡歸唐。已而 與他將王緘有隙,懼及難,乃省親幽州,匿故人王德 明舍。德明問其所適,延徽曰:吾將復走契丹。德明不 以為然。延徽笑曰:彼失我,如失左右手,其見我必喜。 既至,太祖問故。延徽曰:忘親非孝,棄君非忠,臣雖挺 身逃,臣心在陛下。臣是以復來。上大悅,賜名曰匣列。 匣列,遼言復來也。即命為守政事令、崇文館大學士, 中外事悉令參決。天贊四年,從征渤海,大諲譔乞降。 既而復叛,與諸將破其城,以功拜左僕射。又與康默 記攻長嶺府,拔之。師還,太祖崩,哀動左右。太宗朝,封 魯國公,仍為政事令。使晉還,改南京三司使。世宗朝, 遷南府宰相,建政事省,設張理具,稱盡力吏。天祿三 年六月,河東使請行冊禮,帝召延徽定其制,延徽奏 一遵太宗冊晉帝禮,從之。應曆中,致事。子德樞鎮東 平,詔許每歲東歸省。九年卒,年七十八。上聞震悼,贈 尚書令,葬幽州之魯郭,世為崇文令公。初,延徽南奔, 太祖夢白鶴自帳中出;比還,復入帳中。詰旦,謂侍臣 曰:延徽至矣。已而果然。太祖初元,庶事草創,凡營都 邑,建宮殿,正君臣,定名分,法度井井,延徽力也。為佐 命功臣之一。子德樞。年甫十五,太宗見之,謂延徽曰: 是兒卿家之福,朕國之寶,真英物也。未冠,守左羽林 大將軍,遷特進太尉。時漢人降與轉徙者,多寓東平。 丁歲菑,饑饉疾癘。德樞請往撫字之,授遼興軍節度 使。下車整紛剔蠹,恩喣信孚,勸農桑,興教化,期月民 獲蘇息。入為南院宣徽使,遙授天平軍節度使,平、灤、 營三州管內觀察處置等使,門下平章事已而加開 府儀同三司、行侍中,封趙國公。保寧元年卒。孫紹勳、 紹芳。紹芳,重熙間參知政事,加兼侍中。時廷議征李 元昊,力諫不聽,出為廣德軍節度使。聞敗,嘔血卒。孫 資讓,壽隆初拜中書侍郎、平章事。會宋徽宗嗣位,遣 使來報,有司按籍,有登寶位文,坐是出為崇義軍節 度使。改鎮遼興,卒。

韓知古编辑

按《遼史本傳》:知古,薊州玉田人,善謀有識量。太祖平 薊時,知古六歲,為淳欽皇后兄欲穩所得。后來嬪,知 古從焉,未得省見。久之,負其有,怏怏不得志,挺身逃 庸保,以供資用。其子匡嗣得親近太祖,因間言。太祖 召見與語,賢之,命參謀議。神冊初,遙授彰武軍節度使。久之,信任益篤,總知漢兒司事,兼主諸國禮儀。時 儀法疏闊,知古援據故典,參酌國俗,與漢儀雜就之, 使國人易知而行。頃之,拜左僕射,與康默記將漢軍 征渤海有功,遷中書令。天顯中卒,為佐命功臣之一。

張礪编辑

按《遼史本傳》:礪,磁州人,初仕唐為掌書記,遷翰林學 士。會石敬塘起兵,唐主以礪為招討判官,從趙德鈞 援張敬達於河東。及敬達敗,礪入契丹。後太宗見礪 剛直,有文彩,擢翰林學士。礪臨事必盡言,無所避,上 益重之。未幾,謀亡歸,為追騎所獲。上責曰:汝何故亡。 礪對曰:臣不習北方土俗、飲食、居處,意常鬱鬱,以是 亡耳。上顧通事高彥英曰:朕嘗戒汝善遇此人,何乃 使失所而亡。礪去,可再得耶。遂杖彥英而謝礪。會同 初,陞翰林承旨,兼吏部尚書,從太宗伐晉。入汴,諸將 蕭翰、耶律郎五、麻答輩肆殺掠,礪奏曰:今大遼始得 中國,宜以中國人治之,不可專用國人及左右近習。 苟政令乖失,則人心不服,雖得之亦將失之。上不聽。 改右僕射,兼門下侍郎、平章事。頃之,車駕北還,至欒 城崩。時礪在恆州,蕭翰與麻答以兵圍其第。礪方臥 病,出見之。翰數之曰:汝何故於先帝言國人不可為 節度使。我以國舅之親,有征伐功,先帝留我守汴,以 為宣武軍節度使,汝獨以為不可。又譖我與解里好 掠人財物子女。今必殺汝。趣令鎖之。礪抗聲曰:此國 家大體,安危所繫,吾實言之。欲殺即殺,奚以鎖為。麻 答以礪大臣,不可專殺,乃救止之。是夕,礪恚憤卒。

耶律賢適编辑

按《遼史本傳》:賢適,字阿古真,于越魯不古之子。嗜學 有大志,滑稽玩世,人莫之知。惟于越屋質器之,嘗謂 人曰:是人當國,天下幸甚。應曆中,朝臣多以言獲譴, 賢適樂於靜退,游獵自娛,與親朋言不及時事。會討 烏古還,擢右皮室詳穩。景宗在藩邸,常與韓匡嗣、女 里等游,言或刺譏,賢適勸以宜早疏絕,由是穆宗終 不見疑,賢適之力也。景宗立,以功加檢校太保,尋遙 授寧江軍節度使,賜推忠協力功臣。時帝初踐阼,多 疑諸王或萌非望,陰以賢適為腹心,加特進同中書 門下平章事。保寧二年秋,拜北院樞密使,兼侍中,賜 保節功臣。三年,為西北路兵馬都部署。賢適忠介膚 敏,推誠待人,雖燕息不忘政務。以故百司首職,罔敢 媮墮,累年滯獄悉決之。大丞相高勳、契丹行宮都部 署女里席寵放恣,及帝姨母、保母勢薰灼,一時納賂 請謁,門若賈區。賢適患之,言於帝,不報;以病解職,又 不允,令鑄手印行事。乾亨初,疾篤,得請。明年,封西平 郡王,薨,年五十三。

室昉编辑

按《遼史本傳》:昉,字夢奇,南京人。幼謹厚篤學,不出外 戶者二十年,雖里人莫識。其精如此。會同初,登進士 第,為盧龍巡捕官。太宗入汴受冊禮,詔昉知制誥,總 禮儀事。天祿中,為南京留守判官。應曆間,累遷翰林 學士,出入禁闥十餘年。保寧間,兼政事舍人,數延問 古今治亂得失,奏對稱旨。上多昉有理劇才,改南京 副留守,決訟平允,人皆便之。遷工部尚書,尋改樞密 副使,參知政事。頃之,拜樞密使,兼北府宰相,加同政 事門下平章事。乾亨初,監修國史。統和元年告老,不 許。進《尚書無逸篇》以諫,太后聞而加獎。二年秋,詔修 諸嶺路,昉發民夫二十萬,一日畢功。是時,昉與韓德 讓、耶律斜軫相友善,同心輔政,整析蠹弊,知無不言, 務在息民薄賦,以故法度修明,朝無異議。八年,復請 致政。詔入朝免拜,賜几杖,太后遣閤門使李從訓持 詔勞問,令常居南京,封鄭國公。初,晉國公主建佛寺 於南京,上許賜額。昉奏曰:詔書悉罪無名寺院。今以 主請賜額,不惟違前詔,恐此風愈熾。上從之。表進所 撰《實錄》二十卷,手詔褒之,加政事令,賜帛六百匹。九 年,薦韓德讓自代,不從。上以昉年老苦寒,賜貂皮衾 褥,許乘輦入朝。病劇,遣翰林學士張幹就第授中京 留守,加尚父。卒,年七十五。上嗟悼,輟朝二日,贈尚書 令。遺言戒厚葬。恐人譽過情,自志其墓。

耶律隆運编辑

按《遼史本傳》:隆運,本姓韓,名德讓,西南面招討使匡 嗣之子也。統和十九年,賜名德昌;二十二年,賜姓耶 律;二十八年,復賜名隆運。重厚有智略,明治體,喜建 功立事。侍景宗,以謹飭聞,加東頭承奉官,補樞密院 通事,轉上京皇城使,遙授彰德軍節度使,代其父匡 嗣為上京留守,權知京事,甚有聲。尋復代父守南京, 時人榮之。宋兵取河東,侵燕,五院糾詳穩奚底、統軍 蕭討古等敗歸,宋兵圍城,招脅甚急,人懷二心。隆運 登城,日夜守禦。援軍至,圍解。及戰高梁河,宋兵敗走, 隆運邀擊,又破之。以功拜遼興軍節度使,徵為南院 樞密使。景宗疾大漸,與耶律斜軫俱受顧命,立梁王 為帝,皇后為皇太后,稱制。隆運總宿衛事,太后益寵 任之。統和元年,加開府儀同三司,兼政事令。四年,宋 遣曹彬、米信將十萬眾來侵,隆運從太后出師敗之,加守司空,封楚國公。師還,與北府宰相室昉共執國 政。上言西州數被兵,加以歲饑,宜輕稅賦以來流民, 從之。六年,太后觀擊鞠,胡里室突隆運墜馬,命立斬 之。詔率師伐宋、圍沙堆,敵乘夜來襲,隆運嚴軍以待, 敗走之,封楚王。九年,復言燕人挾姦,苟免賦役,貴族 因為囊橐,可遣北院宣徽使趙智戒諭,從之。十一年, 丁母憂,詔強起之。明年,室昉致政,以隆運代為北府 宰相,仍領樞密使,監修國史,賜興化功臣。十二年六 月,奏三京諸鞫獄官吏,多因請託,曲加寬貸,或妄行 搒掠,乞行禁止。上可其奏。又表請任賢去邪,太后喜 曰:進賢輔政,真大臣之職。優加賜GJfont。服闋,加守太保、 兼政事令。會北院樞密使耶律斜軫薨,詔隆運兼之。 久之,拜大丞相,進王齊,總二樞府事。以南京、平州歲 不登,奏免百姓農器錢,及請平諸郡商賈價,並從之。 二十二年,從太后南征,及河,許宋成而還。徙王晉,賜 姓,出宮籍,隸橫帳季父房後,乃改賜今名,位親王上, 賜田宅及陪葬地。從伐高麗還,得久疾,帝與后臨視 醫藥。薨,年七十一。贈尚書令,諡文忠,宮給葬具,建廟 乾陵側。

邢抱朴编辑

按《遼史本傳》:抱朴,應州人,刑部郎中簡之子也。抱朴 性穎悟,好學博古。保寧初,為政事舍人、知制誥,累遷 翰林學士,加禮部侍郎。統和四年,山西州縣被兵,命 抱朴鎮撫之,民始安,加戶部尚書。遷翰林學士承旨, 與室昉同修《實錄》。決南京滯獄還,優詔褒美。十年,拜 參知政事。以樞密院使韓德讓薦,按察諸道守令能 否而黜陟之,大協人望。尋以母憂去官,詔起視事。表 乞終制,不從;宰相密諭上意,乃視事。人以孝稱。及耶 律休哥留守南京,又多滯獄,復詔抱朴平決之,人無 冤者。改南院樞密使,卒,贈侍中。初,抱朴與弟抱質受 經於母陳氏,皆以儒術顯,抱質亦官侍中,時人榮之。

蕭孝忠编辑

按《遼史本傳》:孝忠,字撒板,小字圖古斯,志慷慨。開泰 中,補祗候郎君,尚越國公主,拜駙馬都尉,累遷殿前 都點檢。太平中,擢北府宰相。重熙七年,為東京留守。 時禁渤海人擊毬,孝忠言:東京最為重鎮,無從禽之 地,若非毬馬,何以習武。且天子以四海為家,何分彼 此。宜弛其禁。從之。十二年,入朝,封楚王,拜北院樞密 使。國制,以契丹、漢人分北、南院樞密治之,孝忠奏曰: 一國二樞密,風俗所以不同。若併為一,天下幸甚。事 未及行,薨。追封楚國王。帝素服哭臨,赦死囚數人,為 孝忠薦福。葬日,親臨,賜官戶守塚。子阿速,終南院樞 密使。

張儉编辑

按《遼史本傳》:儉,宛平人,性端GJfont,不事外飾。統和十四 年,舉進士第一,調雲州幕官。故事,車駕經行,長吏當 有所獻。聖宗獵雲中,節度使進曰:臣境無他產,惟幕 僚張儉,一代之寶,願以為獻。先是,上夢四人侍側,賜 食人二口,至聞儉名,始悟。召見,容止朴野;訪及世務, 占奏三十餘事。由此顧遇特異,踐歷清華,號稱明幹。 開泰中,累遷同知樞密院事。太平五年,出為武定軍 節度使,移鎮太同。六年,入為南院樞密使。帝方眷倚, 參知政事吳叔達與儉不相能,帝怒,出叔達為康州 刺史,拜儉左丞相,封韓王。帝不豫,受遺詔輔立太子, 是為興宗,賜貞諒弘靖保義守節耆德功臣,拜太師、 中書令,加尚父,徙王陳。重熙五年,帝幸禮部貢院又 親試進士,皆儉發之。進見不名,賜詩褒美。儉衣唯紬 帛,食不重味,月俸有餘,賙給親舊。方冬,奏事便殿,帝 見衣袍弊惡,密令近侍以火夾穿孔記之,屢見不易。 帝問其故,儉對曰:臣服此袍已三十年。時尚奢靡,故 以此微諷喻之。上憐其清貧,令恣取內府物,儉奉詔 持布三端而出,益見獎重。儉弟五人,上欲俱賜進士 第,固辭。有司獲盜八人,既戮之,乃獲正賊。家人訴冤, 儉三乞申理。上勃然曰:卿欲朕償命耶。儉曰:八家老 稚無告,少加存恤,使得收葬,足慰存沒矣。乃從之。儉 在相位二十餘年,裨益為多。致政歸第,會宋書辭不 如禮,上將親征。幸儉第,尚食先往具饌,卻之;進葵羹 乾飯,帝食之美。徐問以策,儉極陳利害,且曰:第遣一 使問之,何必遠勞車駕。上悅而止。復即其第賜宴,器 玩悉與之。十二年薨,年九十一,敕葬宛平縣。

耶律室魯编辑

按《遼史本傳》:室魯,字乙辛隱,六院部人。魁岸,美容儀。 聖宗同年生,帝愛之甫冠,補祗候郎君。未幾,為宿直 官及出師伐宋,為隊帥,從南府宰相耶律奴、統軍 使蕭撻覽略地趙、魏,有功,加檢校太師,為北院大王。 攻拔通利軍。宋和議成,特進門下平章事,賜推誠竭 節保義功臣以本部俸羊多闕,部人空乏,請以羸老 之羊及皮毛,歲易南中絹,彼此利之。拜北院樞密使, 封韓王。自韓德讓知北院,職多廢曠,室魯拜命之日, 朝野相慶。從上獵松林至沙嶺卒,年四十四,贈守司 徒、政事令。二子:十神奴歐里斯。十神奴,南院大王。

蕭朴编辑

按《遼史本傳》:朴,字延寧,國舅少父房之族。父勞古,以 善屬文,為聖宗詩友。朴幼如老成人。及長,博學多智。 開泰初,補牌印郎君,為南院承旨,權知轉運事,尋改 南面林牙。帝問以政,朴具陳百姓疾苦。國用豐耗,帝 悅曰:吾得人矣。擢左夷离畢。時蕭合卓為樞密使,朴 知部署院事,以酒廢事,出為興國軍節度使,俄召為 南面林牙。太平三年,守太子太傅。明年,拜北府宰相, 遷北院樞密使。時太平日久,帝留心翰墨,始畫譜牒 以別嫡庶,由是爭訟紛起。朴有吏才,能知人主意,敷 奏稱旨,朝議多取決之。封蘭陵郡王,進王恆,加中書 令。及大延琳叛,詔安撫東京,以便宜從事。興宗即位, 皇太后稱制,國事一委弟孝先。方仁德皇后以馮家 奴所誣被害,朴屢言其冤,不報。每念至此,為之嘔血。 重熙初,改王韓,拜東京留守。及遷太后於慶州,朴徙 王楚,升南院樞密使。四年,王魏。薨,年五十,贈齊王。子 鐸剌,國舅詳穩。

蕭孝穆编辑

按《遼史本傳》:孝穆,小字胡獨菫,淳欽皇后弟阿古只 五世孫。父陶瑰,為國舅詳穩。孝穆廉謹有禮法。統和 二十八年,累遷西北路招討都監。開泰元年,遙授建 雄軍節度使,加檢校太保。是年杰烈等變,孝穆擊走 之。冬,進軍可敦城。阻卜結五群牧長查剌、阿睹等,謀 中外相應,孝穆悉誅之,乃嚴備禦以待,餘黨遂潰。以 功遷九水諸部安撫使。尋拜北府宰相,賜忠穆熙霸 功臣,檢校太師,同政事門下平章事。八年,還京師,太 平二年,知樞密院事,充漢人行宮都部署。三年,封燕 王、南京留守、兵馬都總管。九年,大延琳以東京叛,孝 穆為都統討之,戰于蒲水。中軍稍卻,副部署蕭匹敵、 都監蕭蒲奴以兩翼夾擊,賊潰,追敗之于手山北。延 琳走入城,深溝自衛。孝穆圍之,築重城,起樓櫓,使內 外不相通,城中撤屋以爨。其將楊詳世等擒延琳以 降,遼東悉平。改東京留守,賜佐國功臣。為政務寬簡, 撫納流徙,其民安之。興宗即位,徙王秦,尋復為南京 留守。重熙六年,進封吳國王,拜北院樞密使。八年,表 請籍天下戶口以均徭役,又陳諸部及舍利軍利害。 從之。繇是政賦稍平,眾悅。九年,徙王楚。時天下無事, 戶口蕃息,上富于春秋,每言及周取十縣,慨然有南 伐之志。群臣多順旨。孝穆諫曰:昔太祖南伐,終以無 功。嗣聖皇帝仆唐立晉,後以重貴叛,長驅入汴;鑾馭 始旋,反來侵軼。自後連二十餘年,僅得和好,蒸民樂 業,南北相通。今國家比之曩日,雖曰富彊,然勳臣、宿 將往往物故。且宋人無罪,陛下不宜棄先帝盟約。時 上意已決,書奏不報。以年老乞骸骨,不許。十一年,復 為北院樞密使,更王齊,薨。追贈大丞相、晉國王,諡曰 貞。孝穆雖椒房親,位高益畏。太后有賜,輒辭不受。妻 子無驕色。與人交,始終如一。所薦拔皆忠直士、嘗語 人曰:樞密選賢而用,何事不濟。若自親煩碎,則大事 凝滯矣。自蕭合卓以吏才進,其後轉效,不知大體。歎 曰:不能移風易俗,偷安爵位,臣子之道若是乎。時稱 為國寶臣,目所著文曰《寶老集》。二子阿剌、撒八,弟孝 先、孝忠、孝友,各有《傳》。

蕭惟信编辑

按《遼史本傳》:惟信,字耶寧,楮特部人。五世祖霞賴,南 府宰相。曾祖烏古,中書令。祖阿古只,知平州。父高八, 多智數,博覽古今。開泰初,為北院承旨,稍遷右夷离 畢,以幹敏稱,拜南府宰相。累遷倒塌嶺節度使,知興 中府,復為右夷离畢。陵青誘眾作亂,事覺,高八按之, 止誅首惡,餘並釋之。歸奏,稱旨。惟信資沉毅,篤志于 學,能辨論。重熙初始仕,累遷左中丞。十五年,徙燕趙 國王傅,帝諭之曰:燕趙左右多面諛,不聞忠言,寖以 成性。汝當以道規誨,使知君父之義。有不可處王邸 者,以名聞。惟信輔導以禮。十七年,遷北院樞密副使, 坐事免官。尋復職,兼北面林牙。清寧九年,重元作亂, 犯灤河行宮,惟信從耶律仁先破之,賜竭忠定亂功 臣。歷南京留守、左右夷离畢,復為北院樞密副使。大 康中,以老乞骸骨,不聽。樞密使耶律乙辛譖廢太子, 中外知其冤,無敢言者,惟信數廷諍,不得復。告老,加 守司徒,卒。

耶律喜孫编辑

按《遼史本傳》:喜孫,字盈隱,永興宮分人。興宗在青宮, 嘗居左右輔導。聖宗大漸,喜孫與馮家奴告仁德皇 后同宰相蕭浞卜等謀逆事。及欽哀為皇太后稱制, 喜孫尤見寵任。重熙中,其子涅哥為近侍,坐事伏誅。 帝以喜孫有翼戴功,且悼其子罪死,欲世其官,喜孫 無所出之部,因見馬印文有品部號,使隸其部,拜南 府宰相。尋出為東北路詳穩,卒。

杜防编辑

按《遼史本傳》:防,涿州歸義縣人。開泰五年,擢進士甲 科,累遷起居郎、知制誥,人以為有宰相器。太平中,遷 政事舍人,拜樞密副使。重熙九年,夏人侵宋。宋遣郭禎來告,請與夏和,上命防使夏解之。如約罷兵,各歸 侵地,拜參知政事。韓紹芳、劉六符忌之,防待以誠。十 二年,紹芳等罷,愈見信任。十三年,拜南府宰相。防生 子,帝幸其第,賜名王門奴。以進奏有誤,出為武定軍 節度使。十四年,復召為南府宰相。二十一年秋,祭仁 德皇后,詔儒臣賦詩,防為魁,賜金帶。道宗諒陰,為大 行皇帝山陵使。清寧二年,上諭防曰:朕以卿年老嗜 酒,不欲煩以劇務朝廷之事,總綱而已。頃之,拜右丞 相,加尚父,卒。上歎悼不已,賵贈加等,官給葬具,贈中 書令,諡曰元肅。子公謂,終南府宰相。

楊佶编辑

按《遼史本傳》:佶,字正叔,南京人。幼穎悟異常,讀書自 能成句,識者奇之。弱冠,聲名籍甚。統和二十四年,舉 進士第一,歷校書郎、大理正。開泰六年,轉儀曹郎,典 掌書命,加諫議大夫。出知易州,治尚清簡,徵發期會 必信。入為大理少卿。累遷翰林學士,文章號得體。八 年,燕地餓疫,民多流殍,以佶同知南京留守事,發倉 廩,振乏絕,貧民鬻子者計傭而出之。宋遣梅詢賀千 齡節,詔佶迎送,多唱酬,詢每見稱賞。復為翰林學士。 重熙元年,陞翰林學士承旨。丁母憂,起復工部尚書。 歷中順軍節度使,朔、武等州觀察、處置使,天德軍節 度使,加特進檢校太師、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復拜參 知政事,兼知南院樞密使。十五年,出為武定軍節度 使。境內亢旱,苗稼將稿。視事之夕,雨澤霑足。百姓歌 曰:何以蘇我。上天降雨。誰其撫我。楊公為主。GJfont陽水 失故道,歲為民害,乃以己俸創長橋,人不病涉。及被 召,郡民攀轅泣送。上御清涼殿宴勞之,即日除吏部 尚書,兼門下侍郎、同中書門下平章事。上曰:卿今日 何減呂望之遇文王。佶對曰:呂望比臣遭際有十年 之晚。上悅。其居相位,以進賢為己任,事總大綱,責成 百司,人人樂為之用。三請致政,許之,月給錢粟傔隸, 四時遣使存問。卒。有《登瀛集》行於世。

耶律滌魯编辑

按《遼史·耶律隆運傳》:隆運弟德威孫滌魯,字遵寧。幼 養宮中,授小將軍。重熙初,歷北院宣徽使、右林牙、副 點檢,拜惕隱,改西北路招討使,封漆水郡王,請減軍 籍三千二百八十人。以私取回鶻使者獺毛裘,及私 取阻卜貢物,事覺,決大杖,削爵免官。俄起為北院宣 徽使。十九年,改烏古敵烈部都詳穩,尋為東北路詳 穩,封混同郡王。清寧初,徙王鄧,擢拜南府宰相。以年 老乞骸骨,更王漢。大康中薨,年八十。滌魯神情秀徹, 聖宗子視之,興宗待以兄禮,雖貴愈謙。初為都點檢, 扈從獵黑嶺,獲熊。上因樂飲,謂滌魯曰:汝有求乎。對 曰:臣富貴踰分,不敢他望。惟臣叔先朝優遇,身歿之 後,不肖子坐罪籍沒,四時乏薦享,諸孫中得赦一人 以主祭,臣願畢矣。詔免籍,復其產。子燕五,官至南京 步軍都指揮使。

蕭阿剌编辑

按《遼史本傳》:阿剌,字阿里懶,北院樞密使孝穆之子 也。幼養宮中,興宗尤愛之。重熙六年,為弘義宮使。累 遷同知北院樞密使,加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出為東 京留守。二十一年,拜西北路招討使,封西北郡王。尋 尚秦晉國王公主,拜駙馬都尉。清寧元年,遺詔拜北 府宰相,兼南院樞密使,進王韓。明年,改北院樞密使, 徙王陳,與蕭革同掌國政。革諂諛不法,阿剌爭之不 得,告歸。上由此惡之,除東京留守。會行瑟瑟禮,入朝 陳時政得失。革以事中傷,帝怒,縊殺之。皇太后營救 不及,大慟曰:阿剌何罪而遽見殺。帝乃優加賻贈,葬 乾陵之赤山。阿剌性忠果,曉世務,有經濟才。議者以 謂阿剌若在,無重元、乙辛之亂。

蕭德编辑

按《遼史本傳》:德,字特末隱,楮特部人。性和易,篤學好 禮法。太平中,領牌印、直宿,累遷北院樞密副使,敷奏 詳明,多稱上旨。詔與林牙耶律庶成修《律令》,改契丹 行宮都部署,賜宮戶十有五。清寧元年,遷同知北院 樞密使,封魯國公。上以德為先朝眷遇,拜南府宰相。 五年,轉南京統軍使。九年,復為南府宰相。重元之亂, 推鋒力戰,斬涅魯古首以獻,論功封漢王。咸雍初,以 告老歸,優詔不許。久之,加尚父,致仕。卒,年七十二。

GJfont编辑

按《遼史本傳》:GJfont,字昌時,安次人。幼通《五經》大義。聖宗 聞其穎悟,詔試詩,授祕書省校書郎。太平十一年,擢 進士乙科,為著作佐郎。重熙十二年,累遷樞密都承 旨,權度支使。登對稱旨,進樞密副使。歷長寧軍節度 使,山西路轉運使,知興中府。清寧初,入知南院樞密 使,與姚景行同總朝政。請行柴冊禮。封趙國公。以足 疾,復知興中府。咸雍初,徙封齊,召賜同德功臣、尚書 左僕射,兼中書令,拜樞密使,改封晉,給宰相、樞密使 西廳傔從,封趙王。屢請歸政,益賜保節功臣,致仕。大 康五年,例改遼西郡王,薨。

===楊績===按《遼史本傳》:績,良鄉人。太平十一年進士及第,累遷 南院樞密副使。與杜防、韓知白等擅給進士堂帖,降 長寧軍節度使,徙知涿州。清寧初,拜參知政事,兼同 知樞密院事,為南府宰相。九年,聞重元亂,與姚景行 勤王,上嘉之。十年,知興中府。咸雍初,入知樞密院事。 二年,乞致仕,不許,拜南院樞密使。帝以績舊臣,特詔 燕見,論古今治亂,人臣邪正。帝曰:方今群臣忠直,耶 律玦、劉伸而已;然伸不及玦之剛介。績拜賀曰:何代 無賢,世亂則獨善其身,主聖則兼濟天下。陛下銖分 邪正,升黜分明,天下幸甚。累表告歸,不許,封趙王。大 康中,以例改王遼西。致仕,加守太保,薨。子貴忠,知興 中府。

姚景行编辑

按《遼史本傳》:景行,始名景禧。祖漢英,本周將,應曆初 來聘,用敵國禮,帝怒,留之,隸漢人宮分。及景行既貴, 始出籍,貫興中縣。景行博學。重熙五年,擢進士乙科, 為將作監,改燕趙國王教授。不數年,至翰林學士,樞 密副使,參知政事。性敦厚廉直,人望歸之。道宗即位, 多被顧問,為北府宰相。九年秋,告歸,道聞重元亂,收 集行旅得三百餘騎勤王。比至,賊已平。帝嘉其忠,賜 以逆人財產。咸雍元年,出為武定軍節度使。明年,驛 召拜南院樞密使。上從容問治道,引入內殿,出御書 及太子書示之,賜什器車仗。帝有意伐宋,召景行問 曰:宋人好生邊事,如何。對曰:自聖宗皇帝以威德懷 遠,宋修職貢,迨今幾六十年。若以細故用兵,恐違先 帝成約。上然其言而止。致仕,不踰月復舊職。丁家艱, 起復,兼中書令。上問古今儒士優劣,占對稱旨,知興 中府,改朔方軍節度使。大康初,徙鎮遼興。以上京多 滯獄,命為留守,不數月,以獄空聞。累乞致政,不從。復 請,許之,加守太師。卒,遣使弔祭,追封柳城郡王,諡文 憲。壽隆五年,詔為立祠。

趙徽编辑

按《遼史本傳》:徽,南京人。重熙五年,擢甲科,累遷大理 正。清寧二年,銅州人妄毀三教,徽按鞫之,以狀聞,稱 旨。歷煩劇,有能名。累遷翰林學士承旨。咸雍初,為度 支使。三年,拜參知政事。出為武定軍節度使,及代,軍 民請留。後同知樞密院事,兼南府宰相、門下侍郎、平 章事。致仕,卒。追贈中書令,諡文憲。

劉伸编辑

按《遼史本傳》:伸,字濟時,宛平人。少穎悟,長以辭翰聞。 重熙五年,登進士第,歷彰武軍節度使掌書記、大理 正。因奏獄,上適與近臣語,不顧,伸進曰:臣聞自古帝 王必重民命,願陛下省臣之奏。上大驚異,擢樞密都 承旨,權中京副留守。詔徙富民以實春、泰二州,伸以 為不可,奏罷之。遷大理少卿,人以不冤。陞大理卿,改 西京副留守。以父憂,終制,為三司副使,加諫議大夫, 提點大理寺。以伸明法而恕,案冤獄全活者眾,徙南 京副留守。俄改崇義軍節度使,政務簡靜,民用不擾, 致烏、鵲同巢之異,優詔褒之。改戶部使,歲入羨餘錢 三十萬緡,拜南院樞密副使。道宗嘗謂大臣曰:今之 忠直,耶律玦、劉伸而已。宰相楊績賀其得人。拜參知 政事。上諭之曰:卿勿憚宰相。時北院樞密使乙辛勢 焰方熾,伸奏曰:臣於乙辛尚不畏,何宰相之畏。乙辛 御之,相與排詆,出為保靜軍節度使。上終欲大用,加 守太子太保,遷上京留守。乙辛以事徙鎮雄武,復以 崇義軍節度使致仕。適燕、薊民饑,伸與致仕趙徽、韓 造日濟以糜粥,所活不勝算。大安二年卒,上震悼,賻 贈加等。

耶律鐸魯斡编辑

按《遼史本傳》:鐸魯斡,字乙辛隱,季父房之後。廉約重 義。重熙末,給事誥院。咸雍中,累遷同知南京留守事。 被召,以部民懇留,乃賜詔褒獎。大康初,改西南面招 討使,為北面林牙,遷左夷离畢。大安五年,拜南府宰 相。壽隆初,致仕,卒。鐸魯斡所至有聲,吏民畏愛。及退 居鄉里,子普古為烏古部節度使,遣人來迎。既至,見 積委甚富。謂普古曰:辭親入仕,當以裕國安民為事。 枉道欺君,以苟貨利,非吾志也。命駕而歸。普古後為 盜所殺。

楊遵勗编辑

按《遼史本傳》:遵勗,字益誡,涿州范陽人。重熙十九年 登進士第,調儒州軍事判官,累遷樞密院副承旨。咸 雍三年,為宋國賀正使;還,遷都承旨。天下之事,叢於 樞府,簿書填委。遵勗一目五行俱下,剖決如流,敷奏 詳敏。上嘉之。奉詔徵戶部逋錢,得四十餘萬緡,拜樞 密直學士,改樞密副使。大康初,參知政事,徙知樞密 院事,兼門下侍郎、平章事,拜南府宰相。耶律乙辛誣 皇太子,詔遵勗與燕哥案其事,遵勗不敢正言,時議 短之。尋拜北府宰相。大安中暴卒,年五十六。贈守司 空,諡康懿。

王棠编辑

按《遼史本傳》:棠,涿州新城人。博古,善屬文。重熙十五年擢進士。鄉貢、禮部、廷試對皆第一。累遷上京鹽鐵 使。或誣以賄,無狀,釋之。遷東京戶部使。大康二年,遼 東饑,民多死,請振恤,從之。三年,入為樞密副使,拜南 府宰相。大安末,卒。棠練達朝政,臨事不怠,在政府修 明法度,有聲。

耶律頗的编辑

按《遼史本傳》:頗的,字撒版,季父房奴之孫。孤介寡 合。重熙初,補牌印郎君。清寧初,稍遷知易州。去官,部 民請留,許之。咸雍八年,改彰國軍節度使。上獵大牢 古山,頗的謁於行宮。帝問邊事,對曰:自應州南境至 天池,皆我耕牧之地。清寧間,邊將不謹,為宋所侵,烽 堠內移,似非所宜。道宗然之。拜北面林牙。後遣人使 宋,得其侵地,命頗的往定疆界。還,拜南院宣徽使。大 康四年,遷忠順軍節度使,尋為南院大王,改同知南 京留守事,召拜南府宰相,賜貞良功臣,封吳國公,為 北院樞密使。廉謹奉公,知無不為。大安中致仕,卒。子 霞抹,北院樞密副使。

耶律斡特剌编辑

按《遼史本傳》:斡特剌,字乙辛隱,許國王寅底石六世 孫。少不喜官祿,年四十一,始補本班郎君。時樞密使 耶律乙辛擅權,讒害忠良,斡特剌恐禍及,深自抑畏。 大康中,為宿直官,歷左、右護衛太保。大安元年,升燕 王傅,徙左夷离畢。四年,改北院樞密副使。帝賜詩褒 之,遷知北院樞密使事,賜翼聖佐義功臣北阻卜酋 長磨古斯叛,斡特剌率兵進討。會天大雪,敗磨古斯 四別部,斬首千餘級,拜西北路招討使,封漆水郡王, 加賜宣力守正功臣。尋拜南府宰相。復討閘古胡里 扒部,破之,召為契丹行宮都部署。先是,北、南府有訟, 各州府得就按之;比歲,非奉樞密檄,不得鞫問,以故 訟者稽留。斡特剌奏請如舊,從之。五年,復為西北路 招討使,討耶都部,俘斬甚眾,獲馬、駝、牛、羊各數萬。明 年,擒磨古斯,加守太保,賜奉國匡化功臣。乾統初,乞 致仕,不許,止罷招討。南院樞密使,封混同郡王。遷北 院樞密使,加守太師,賜推誠贊治功臣。致仕,薨,諡曰 敬肅。

蕭兀納编辑

按《遼史本傳》:兀納,一名撻不也,字特免,六院部人。其 先嘗為西南面拽剌。兀納魁偉簡重,善騎射。清寧初, 兄圖獨以事入見,帝問族人可用者,圖獨以兀納對, 補祗候郎君。遷近侍敞史,護衛太保。大康初,為北院 宣徽使。時乙辛巳害太子,因言宋魏國王和魯斡之 子淳可為儲嗣。群臣莫敢言,唯兀納及夷离畢蕭陶 隗諫曰:舍嫡不立,是以國與人也。帝猶豫不決。五年, 帝出獵,乙辛請留皇孫,帝欲從之。兀納奏曰:竊聞車 駕出遊,將留皇孫,苟保護非人,恐有他變。果留,臣請 侍左右。帝乃悟,命皇孫從行。由此,始疑乙辛。頃之,同 知南院樞密使事,出乙辛、淳等。帝嘉其忠,封蘭陵郡 王,人謂近於古社稷臣。授殿前都點檢。上謂王師儒、 耶律固等曰:兀納忠純,雖狄仁傑輔唐,屋質立穆宗, 無以過也。卿等宜達燕王知之。自是,令兀納輔導燕 王,益見優寵。大安初,詔尚越國公主,兀納固辭。改南 院樞密使,奏請掾史宜以歲月遷敘,從之。壽隆元年, 拜北府宰相。初,天祚在潛邸,兀納數以直言忤旨。及 嗣位,出為邊興軍節度使,守太傅。以佛殿小底王華 誣兀納借內府犀角,詔鞫之。兀納奏曰:臣在先朝,詔 許日取帑錢十萬為私費,臣未嘗妄取一錢,肯借犀 角乎。天祚愈怒,奪太傅官,降寧邊州刺史,尋改臨海 軍節度使。兀納上書曰:自蕭海里亡入女直,彼有輕 朝廷心,宜益兵以備不虞。不報。天慶元年,知黃龍府 事,改東北路統軍使,復上書曰:臣治與女直接境,觀 其所為,其志非小。宜先其未發,舉兵圖之。章數上,皆 不聽。及金兵來侵,戰於寧江州,其孫移敵蹇死之,兀 納退走入城。留官屬守禦,自以三百騎渡混同江而 西,城遂陷。後與蕭敵里拒金兵於長濼,以軍敗免官。 五年,天祚親征,兀納殿,復敗績。後數日乃與百官入 見,授上京留守。六年,耶律章奴叛,來攻京城,兀納發 府庫以賚士卒,諭以逆順,完城池,以死拒戰。章奴無 所得而去。以功授副元帥,尋為契丹都宮使。天祚以 兀納先朝重臣,有定策勳,每延問以政,兀納對甚切。 上雖優容,終不能用。以疾卒,年七十。

牛溫舒编辑

按《遼史本傳》:溫舒,范陽人。剛正,尚節義,有遠器。咸雍 中,擢進士第,滯小官。大安初,累遷戶部使,轉給事中、 知三司使事。國、民兼足,上以為能,加戶部侍郎,改三 司使。壽隆中,拜參知政事,兼同知樞密院事,攝中京 留守。部民詣闕請真拜,從之。召為三司使。乾統初,復 參知政事,知南院樞密使事。五年,夏為宋所攻,來請 和解。溫舒與蕭得里底使宋。方大燕,優人為道士裝, 索土泥藥爐。優曰:土少不能和。溫舒遽起,以手藉土 懷之。宋主問其故,溫舒對曰:臣奉天子威命來和,若 不從,則當卷土收去。宋人大驚,遂許夏和。還、加中書令,卒。

馬人望编辑

按《遼史本傳》:人望,字儼叔,高祖引卿,為石晉青州刺 史,太祖兵至,堅守不降。城破被執,太祖義而釋之,徙 其族於醫巫閭山,因家焉。曾祖廷煦,南京留守。祖淵, 中京副留守。父詮,中京文思使。人望穎悟。幼孤,長以 才學稱。咸雍中,第進士,為松山縣令。歲運澤州官炭, 獨役松山,人望請於中京留守蕭吐渾均役他邑。吐 渾怒,下吏,繫幾百日;復引詰之,人望不屈,蕭喜曰:君 為民如此,後必大用。以事聞於朝,悉從所請。徙知涿 州新城縣。縣與宋接境,驛道所從出。人望治不擾,吏 民畏愛。近臣有聘宋還者,帝問以外事,多薦之,擢中 京度支司鹽鐵判官。轉南京三司度支判官,公私兼 裕。遷警巡使。京城獄訟填委,人望處決,無一冤者。會 檢括戶口,未兩旬而畢。同知留守蕭保先怪而問之, 人望曰:民產若括之無遺,他日必長厚斂之弊,大率 十得六七足矣。保先謝曰:公慮遠,吾不及也。先是,樞 密使乙辛竊弄威柄,卒害太子。及天祚嗣位,將報父 仇,選人望與蕭報恩究其事。人望平心以處,所活甚 眾。改上京副留守。會劇賊趙鍾哥犯闕,GJfont宮女、御物, 人望率眾捕之。右臂中矢,炷以艾,力疾馳逐,賊棄所 掠而遁。人望令關津譏察行旅,悉獲其盜。尋擢樞密 都承旨。宰相耶律儼惡人望與己異,遷南京諸宮提 轄制置。歲中,為保靜軍節度使。有二吏兇暴,民畏如 虎。人望假以辭色,陰令發其事,黥配之。是歲諸處饑 乏,惟人望所治粒食不闕,路不鳴桴。遙授彰義軍節 度使。遷中京度支使,始至,府廩皆空;視事半歲,積粟 十五萬斛,錢二十萬鏹。徙左散騎常侍,累遷樞密直 學士。未幾,拜參知政事,判南京三司使事。時錢粟出 納之弊,惟燕為甚。人望以縑帛為通曆,凡庫物出入, 皆使別籍,名曰臨庫。姦人黠吏莫得軒輊,乃以年老 揚言道路。朝論不察,改南院宣徽使,以示優老。踰年, 天祚手書宣馬宣徽四字詔之。既至,諭曰:以卿為老, 誤聽也。遂拜南院樞密使。人不敢干以私,用人必公 議所當與者。如曹勇義、虞仲文嘗為姦人所擠,人望 推薦,皆為名臣。當時民所甚患者,驛遞、馬牛、旗鼓、鄉 正、廳隸、倉司之役,至破產不能給。人望使民出錢,官 自募役,時以為便。久之請老,以守司徒、兼侍中致仕。 卒,諡曰文獻。人望有操守,喜怒不形,未嘗附麗求進。 初除執政,家人賀之。人望愀然曰:得勿喜,失勿憂。抗 之甚高,擠之必酷。畏慎如此。

郭襲编辑

按《遼史本傳》:襲,不知何郡人,性端介,識治體。久淹外 調。景宗即位,召見,對稱旨,知可任以事,拜南院樞密 使,尋加兼政事令。以帝數游獵,襲上書諫曰:昔唐高 祖好獵,蘇世長言不滿十旬未足為樂,高祖即日罷, 史稱其美。伏念聖祖創業艱難,修德布政,宵旰不懈。 穆宗逞無厭之欲,不恤國事,天下愁怨。陛下繼統,海 內翕然望中興之治。十餘年間,征伐未已,而寇賊未 弭;年穀雖登,而瘡痍未復。正宜戒懼修省,以懷永圖。 側聞恣意遊獵,甚於往日。萬一有銜橛之變,搏噬之 虞,悔將何及。況南有彊敵伺隙而動,聞之得無生心 乎。伏望陛下節從禽酣飲之樂,為生靈社稷計,則有 無疆之休。上覽而稱善,賜協贊功臣,拜武定軍節度 使,卒。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