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第294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二百九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二百九十四卷
明倫彙編 官常典 第二百九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官常典

 第二百九十四卷目錄

 宗人府部名臣列傳五

  金一

  摑保       拔達

  盆納       冶訶

  胡十門      朮魯

  習室       斡魯古勃堇

  婆盧火      拔离速

  習古迺      宗亨

  彀英       宗憲

  蒲查       阿魯補

  骨GJfont       訛古乃

  撻懶       宗賢

  思敬       神土懣

官常典第二百九十四卷

宗人府部名臣列傳五编辑

金一编辑

摑保编辑

按《金史本傳》:昭祖族人摑保者,從昭祖耀武於青嶺、 白山。還至姑里甸,昭祖得疾,寢於村舍,洞無門扉,乃 以車輪當門為蔽,摑保臥輪下為扞禦。已而賊至,刃 交於輪輻間。摑保洞腹見膏,恐昭祖知之,乃然薪取 膏以為炙,問之,以闕五字知之,遂中夜啟行。

拔達 盆納编辑

按《金史本傳》:謝庫德之孫拔達,謝夷保之子盆納,皆 佐世祖有功。盆納勇毅善射,當時有與同名者,嘗有 貳志,目之曰惡盆納。天會十五年,拔達贈儀同三司, 盆納贈開府儀同三司。在世祖時,歡都、冶訶及劾者、 拔達、盆納五人者,不離左右,親若手足,元勳之最著 者也。明昌五年皆配饗世祖廟廷。

冶訶编辑

按《金史本傳》:冶訶系出景祖,居神隱水完顏部,為其 部勃堇。與同部人把里勃堇,斡泯水蒲察部胡都化 勃堇、廝都勃堇,泰神忒保水完顏部安團勃堇,統八 門水溫迪痕部活里蓋勃堇,俱來歸,金之為國,自此 益大。肅宗拒桓GJfont已再失利,世祖命歡都、冶訶,以本 部謀克之兵助之。冶訶與歡都常在世祖左右,居則 與謀議,出則蒞行陣,未嘗不在其間。天會十五年,贈 銀青光祿大夫。明昌五年,贈特進,諡忠濟,與代國公 歡都、特進劾者、開府儀同三司盆納、儀同三司拔達, 俱配享世祖廟廷。冶訶子阿魯補、骨GJfont、訛古乃、散荅。 散荅子蒲查。

胡十門编辑

按《金史本傳》:始祖兄弟三人,保活里之後為神土懣、 迪古乃,別有傳。胡十門者,曷蘇館人也。父撻不野,事 遼為太尉。胡十門善漢語,通契丹大小字,勇而善戰。 高永昌據東京,招曷蘇館人,眾畏高永昌兵彊,且欲 歸之。胡十門不肯從,召其族人謀曰:吾遠祖兄弟三 人,同出高麗。今大聖皇帝之祖入女直,吾祖留高麗, 自高麗歸於遼。吾與皇帝皆三祖之後。皇帝受命即 大位,遼之敗亡有徵,吾豈能為永昌之臣哉。始祖兄 阿古迺留高麗中,胡十門自言如此,蓋自謂阿古迺 之後云。於是率其族屬部眾詣撒改,烏蠢降,營於駝 回山之下。永昌攻之,胡十門力戰不能敵,奔於撒改。 及攻開州,胡十門以糧餉給軍。後攻保州,遼將以舟 師遯,胡十門邀擊敗之,降其士卒。賞賜甚厚,以為曷 蘇館七部勃堇,給銀牌一、木牌三。天輔二年卒。贈監 門衛上將軍,再贈驃騎衛上將軍。子鉤空,嘗從攻顯 州,領四謀克軍,破魚梁務,功最,以其父所管十部為 曷蘇館都勃堇。有合住者,亦稱始祖兄苗裔,但不知 與胡十門相去幾從耳。

朮魯编辑

按《金史本傳》:朮魯,宗室子。從鄭王斡賽敗高麗於曷 懶,取亞魯城,克寧江州,收黃龍府。出河店之役、達魯 古城之役、護步荅岡之役皆力戰有功。東京降,為本 路招安副使。敗遼兵,破同刮營。蘇州漢民叛走,朮魯 追復之,以功為謀克。天輔四年卒,年四十一。皇統中, 贈鎮國上將軍。

習室编辑

按《金史·石土門傳》:石土門子習室。康宗時,高麗築九 城於曷懶甸,習室從斡賽軍。太祖攻寧江州,習室摧 鋒力戰,授猛安。後從斜也克中京,襲遼主於鴛鴦濼, 略定山,敗夏將李良輔兵,與婁室俱獲遼帝於余睹 谷。宗翰伐宋,與銀朮可圍守太原。明年,攻襄垣,下潞 城,降西京,至汴。元帥府以懷、孟北阻太行,南瀕河,控 制險要,使習室統十二猛安軍鎮撫之。於是,殄平寇 盜,招集流亡,四境以安。天會五年,薨。熙宗時,贈特進。大定間,諡威敏。世宗思太祖、太宗創業艱難,求當時 群臣勳業最著者,圖像於衍慶宮:遼王斜也、金源郡 王撒改、遼王宗幹、秦王宗翰、宋王宗望、梁王宗弼、金 源郡王習不失、金源郡王斡魯、金源郡王希尹、金源 郡王婁室、楚王宗雄、魯王闍母、金源郡王銀朮可、隋 國公阿离合懣、金源郡王完顏忠、豫國公蒲家奴、金 源郡王撒离喝、兗國公劉彥宗、特進斡魯古、齊國公 韓企先,并習室凡二十一人。初,海陵罷諸路萬戶,置 蘇濱路節度使。世宗時,近臣奏請改蘇濱為耶懶節 度使,不忘舊功。上曰:蘇濱、耶懶二水相距千里,節度 使治蘇濱,不必改。石土門親管猛安子孫襲封者,可 改為耶懶猛安,以示不忘其初。

斡魯古勃堇编辑

按《金史本傳》:斡魯古勃堇,宗室子也,太祖伐遼,使斡 魯古、阿魯撫諭斡忽、忽賽兩路係遼女直,與遼節度 使撻不也戰,敗之,斬撻不也,酷輦嶺阿魯臺罕等十 四大彎皆降,斡忽、忽賽兩路亦降。與遼都統實婁戰 於咸州西,敗之,斬實婁於陣,與婁室克咸州。GJfont滿忽 吐以所部降於斡魯古,鄰部戶七千亦來歸,遂與遼 將喝補戰,破其軍數萬人。太祖嘉之,以為咸州軍帥。 斡魯伐高永昌於東京,斡魯古以咸州軍佐之。遼秦 晉國王耶律捏里來伐,迪古乃、婁室、婆盧火等將二 萬眾,合斡魯古咸州兵往擊之。胡突古嘗叛入於遼, 居於東京,南永昌據東京,太祖索之以歸。斡魯古伐 永昌,以便宜署胡突古為千戶。散都魯、訛魯補皆無 功,亦以便宜除官。及以便宜解權謀克斛拔魯、黃哥、 達及保等職,皆非其罪。太祖聞之,盡復斛拔魯等謀 克,胡突古等皆罷去。太祖聞斡魯古軍中往往闕馬, 而官馬多匿於私家,遂檢括之。耶律捏里、佛頂遺斡 魯古書,請和。斡魯古以捏里書并所答書來上,且請 曰:復有書問,宜如何報之。詔曰:若彼再來請和,汝當 以阿疏等叛亡,索而不獲至於交兵,我行人賽剌亦 不遣還。若歸賽剌,及送阿疏等,則和好之議方敢奏 聞。仍恐議和非實,無失備禦。耶律捏里軍蒺藜山,斡 魯古以兵一萬,戍東京。太祖使迪古乃、婁室復以兵 一萬益之,詔曰:遼主失道,肆命徂征,惟爾將士,當體 朕意,拒命者討之,服者撫安之。毋貪俘掠,毋肆殺戮。 所賜捏里詔書,可傳致也。詔捏里曰:汝等誠欲請和, 當廢黜昏主,擇立賢者,副朕弔伐之意,然後可議和 約。不然,當盡并爾國。其審圖之。捏里復書斡魯古,云: 降去人痕孛見還,則當送阿疏等。上曰:痕孛等乃交 兵之後來降,阿疏則平日以罪亡去,其事特異。復詔 捏里,令此月十三日送阿疏至顯州,各遣重臣議疆 場事。斡魯古等攻顯州,知東京事完顏斡論以兵來 會,即以兵三千先度遼水,得降戶千餘,遂薄顯州。郭 藥師乘夜來襲,斡論擊走之。斡魯古等遂與捏里等 戰於蒺藜山,大敗遼兵,追北至阿里真陂,獲佛頂家 屬。遂圍顯州,攻其城西南,軍士神篤踰城先入,燒其 佛寺,煙焰撲人,守陴者不能立,諸軍乘之,遂拔顯州。 於是、乾、懿、豪、徽、成、川、惠等州皆降。乾州後為閭陽縣, 遼諸陵多在此,禁無所犯。徙成、川州人於同、銀二州 居之。捏里再以書來請和,斡魯古承前詔,以阿疏為 言,答之。駐軍顯州以聽命。賜斡魯古等馬十匹,詔曰: 汝等力摧大敵,攻下諸城,朕甚嘉之。遼主未獲,人心 易搖,不可恃戰勝而失備禦。遼雙州節度使張崇降, 斡魯古以便宜命復其職,仍令世襲。斡魯古久在咸 州,多立功,亦自恣,劾里保、雙古等告斡魯古不法事: 遼帝在中京可追襲而不追襲,咸州糧草豐足而奏 數不以實,攻顯州獲生口財畜多自取。捏里、孛剌束 等亦告孛革瞢葛、麻吉、窩論、赤閨、阿剌本、乙剌等多 取生口財畜。遂以闍哥代為咸州路都統。闍哥亦宗 室子也,既代斡魯古治咸州。初,迪古乃、婁室奏,攻顯 州新降附之民,可遷其富者於咸州路,其貧者徙內 地。於是,詔使闍哥擇其才可幹事者授之謀克,其豪 右誠心歸附者擬為猛安,錄其姓名以聞,饑貧之民, 官賑給之,而使闍母為其副統云。久之,遼通、祺、雙、遼 四州之民八百餘家,詣咸州都統降。上曰:遼人賦斂 無度,民不堪命,相率求生,不可使失望,分置諸部,擇 善地以處之。太祖召斡魯古自問之,斡魯古引伏。闍 哥鞫窩論等。詔降斡魯古為謀克,而禁錮窩論等。天 輔六年,討賊於牛心山,道病卒。天眷中,贈特進。天德 二年,配享太祖廟庭。大定十五年,諡莊翼。

婆盧火编辑

按《金史本傳》:婆盧火,安帝五代孫。太祖伐遼,使婆盧 火徵迪古乃兵,失期,杖之。後與渾黜以四千人,往助 婁室、銀朮哥攻黃龍府。辭勒罕、轍孛得兄弟,直GJfont里 部人,嘗寇耶懶路,穆宗遣婆盧火討之。至阿里門河, 辭勒罕偽降,遂略馬畜三百而去,復元勒部掠二十 五寨。太祖復使婆盧火討之。婆盧火渡蘇袞河,招降 旁近諸部,因籍丁壯為軍,至特膝吳水,轍孛得偽降, 復叛去,執而殺之。婆盧火至特鄰城,圍之,辭勒罕遯去。婆盧火破其城,執其妻子,辭勒罕遂降,曰:我之馬 牛財貨盡矣,何以為生。婆盧火與之馬十匹。直GJfont里 部產良馬,太祖使紇石烈阿習罕掌其畜牧,婆盧火 及子婆速,俱為謀克。天輔五年,摘取諸路猛安中萬 餘家,屯田於泰州,婆盧火為都統,賜耕牛五十。婆盧 火舊居按出虎水,自是徙居泰州,而遣拾得、查端、阿 里徒歡、奚撻罕等俱徙焉。唯族子撒剌喝嘗為世祖 養子,獨得不徙。太祖取燕京,婆盧火為右翼,兵出居 庸關,大敗遼兵,遂取居庸。蕭妃遯去,都監高六等來 送款乞降。習古乃追蕭妃至古北口,蕭妃已過三日, 不及而還。上令婆盧火、胡實賚率輕騎追之,蕭妃已 遠去,獲其從官統軍察剌、宣徽查剌,并其家族,及銀 牌二、印十有一。及迭剌叛,婆盧火、石古乃討平之,其 群官率眾降者,就使領其所部。太宗以空名宣頭及 銀牌給之。同時有婆盧火者,婁室平陝西,婆盧火、繩 果監戰。後為平陽尹,西南路招討使,終於慶陽尹。泰 州婆盧火守邊屢有功,太宗賜衣一襲,并賜其子剖 叔。八年,以甲冑賜所部諸謀克。天會十三年,加同中 書門下平章事。天眷元年,駐烏骨迪烈地,薨。贈開府 儀同三司,諡剛毅。子剖叔,襲猛安,天眷二年,為泰州 副都統,子斡帶,廣威將軍。婆速,官特進,子吾札忽。

拔离速编辑

按《金史本傳》:拔离速,銀朮可弟。天輔六年,宗翰在北 安州,將會斜也於奚王嶺,遼兵奄至古北口,使婆盧 火、渾黜各領兵二百,擊之。渾黜請濟師,宗翰欲自往, 希尹、婁室曰:此易與耳,請以千人為公破之。渾黜以 騎士三十人前行,至古北口,遇其游兵,逐入山谷,遼 人以步騎萬餘迫戰,亡騎五人,渾黜退據關口。希尹、 婁室至,拔离速、訛謀罕、胡實海摧鋒奮擊,大破之,斬 馘甚眾,盡獲甲胄輜重。希尹與撒里古獨、裴滿突撚 敗其伏兵,殺千餘人,獲馬百餘匹。婁室拒夏人出陵 野嶺,留拔离速以兵二百,據險守之。銀朮可圍太原, 近縣先已降,宋軍來救太原者復據太谷、祁縣,拔离 速、阿鶻懶復取之。宋姚古軍隆州谷,拔离速敗之,張 灝兵出汾州,又擊走之。天會四年,克太原,拔离速為 管勾太原府路兵馬事,復與婁室敗宋兵於文水,遂 從宗翰圍汴。與銀朮可略地襄、鄧,入均州,還攻唐、蔡、 陳三州,皆破之,克潁昌府。遂與泰欲、馬五襲宋康王 於揚州,康王渡江入於建康。天會十五年,遷元帥左 都監。宗弼再定河南,撒离喝經略陝西,至涇州,拔离 速大破宋軍於渭州,渭州、德順軍皆降,陝西平。遷元 帥左監軍,加金吾衛上將軍,卒,諡敏定。

習古迺编辑

按《金史本傳》:習古迺,亦書作實古迺。嘗與銀朮可俱 往遼國取阿疏,還言遼人可取之狀,太祖始決意伐 遼矣。婆盧火取居庸關,蕭妃自古北口出奔,太祖使 習古迺追之,不及。後為臨潢府軍帥,討平迭剌,其群 臣率眾降者,請使就領諸部。太宗賜以空名宣頭及 銀牌,使以便宜授之。獲遼許王莎邏、駙馬都尉蕭乙 辛。遼梁王在紇里水雅里自立,不知果在何處,至是 始知之。於是,徙遼降人於泰州,時暑未可徙,習古迺 請姑處之嶺西。及習古迺築新城於契丹周特城,詔 置會平州。烏虎里部人迪烈、劃沙率部族降,朝廷以 撻僕野為本部節度使,烏虎為都監。習古迺封還撻 僕野等宣誥,以便宜加撻僕野散官,填空名告身授 之,及錄上降附有勞故官八百九十三人,朝廷從之。 於是,迪烈加防禦使,為本部節度使。劃沙加諸司使, 為節度副使,知迪烈底部事。撻离荅加左金吾衛上 將軍,節度副使,知突鞠部事。阿枲加觀察使,為本部 節度。其餘遷授有差。以龐葛城之城分賜烏虎里、迪 烈底二部及契丹人,其未墾者聽任力占射。久之,領 咸州煙火事。天輔六年,完顏慎思所部及其餘未置 猛安謀克戶口,命習古迺通閱具籍以上。天會十年, 改南京路軍帥司為東南路都統司,習古迺為都統, 移治東京,鎮高麗。

宗亨编辑

按《金史本傳》:金源郡王習不失子,宗亨本名撻不也, 性忠謹。天輔初,以宗室子,充護衛。擒宗磐、宗雋有功, 加忠勇校尉,遷昭信校尉、尚GJfont局直長。三年,陞本局 副使。丁父憂,時宗正官屬,例以材選,宗亨在選中,遂 起復,為淑溫特宗室將軍。改會寧府少尹,歷登州刺 史,改獻州刺史,澤州定為特滿群牧使、同知北京路 轉運使,改澤州定國軍節度使。海陵庶人南伐,以本 職領武陽軍都總管,過淮。世宗即位,以手詔班賜宗 亨,宗亨得詔,即入朝。大定二年,授右宣徽使,未幾,為 西北路兵馬都統,以討契丹。右副元帥僕散忠義與 窩斡遇於花道,宗亨與左翼萬戶蒲察世傑等,以七 謀克軍與之戰,失利。及窩斡,敗其黨括里、扎八率眾 南奔,宗亨追及之。扎八詐稱降,宗亨信之。扎八詭曰: 括里走,願往邀。宗亨不聽乃。大縱軍士,取賊所棄囊 橐人畜,多自有之。括里、扎八亡入於宋。坐是,降為寧州刺史。

彀英编辑

按《金史本傳》:彀英,本名撻懶。幼警敏有志膽,初丱角, 太祖見而奇之。年十六,父銀朮可授以甲,使從伐遼, 常為先鋒,授世襲謀克。宗翰自太原還西京,銀朮可 圍守之,彀英在行間,屢有功。宋兵數萬救太原,至南 關,銀朮可與弟拔离速、完顏婁室等擊之,當隘巷間, 一卒揮刀向拔离速,彀英以刀斷其腕,一卒復從旁 以槍刺之,彀英斷其槍,追殺之。拔太原,下河東諸州, 攻汴京,皆有功。與都統馬五徇地漢上,至上蔡,以先 鋒破孔家軍。睿宗攻開州,彀英先登,流矢中其口,睿 宗親視之,創未愈,強起之,攻大名府。第功,宗弼第一, 彀英次之。攻東平,彀英居最。拔离速襲宋康王於揚 州,彀英為先鋒。拔离速追宋孟后於江南,彀英前行 趨潭州。宋大兵在常武,彀英以選兵薄其城,敗千餘 人。明日,城中出兵來戰,彀英以五百騎敗之,獲馬二 百匹,遂攻常武。拔离速以諸軍為大陣,居其後,彀英 以五百騎為小陣,當前行,即麾兵馳宋軍,宋軍亂,遂 大敗之。拔离速觀其周旋,嘆賞之。其後河東郡縣多 叛,彀英以先鋒攻絳州,克之。復攻沁州,飛砲擊其右 脅,舁歸營中。諸軍攻沁州,三日不能下,別將骨GJfont強 起彀英指麾士卒,遂克之。攝河東路都統,從左監軍 移剌余睹招西北諸部。彀英將騎三千五百,平其九 部,獲生口三千,馬牛羊十五萬。以先鋒破宋吳山軍, 再戰再勝,遂GJfont宋兵於隘,死者不可勝計,宋兵遯去。 宗弼再取和尚原,彀英以本部破宋五萬人,遂奪新 叉口,宗弼留兵守之。是夜,大雪,道路皆冰,和尚原宋 兵勢重不可徑取,宗弼用彀英策,入自傍近高山叢 薄翳薈間,出其不意,遂取和尚原。彀英請速入大散 關,自以本部為殿,以備伏兵。宗弼至仙人關,彀英先 攻之,宗弼止之,彀英不止,宗弼以刀背擊其兜鍪,使 之退,彀英曰:敵氣已沮,不乘此而取之,後必悔之。已 而果然。宗弼嘆曰:既往不咎。乃班師。彀英殿,且戰且 卻,遂達秦中。齊國初廢,元帥右監軍撒离喝馳驛撫 治諸郡,至同州,故齊觀察使李世輔出迎,陽墜馬稱 折臂,舁歸。撒离喝入城,世輔詐使通判獻甲,以壯士 十人,被甲上廳事,世輔自壁後突出,執撒离喝。彀英 方索馬於外,變起倉卒,不得入。城門已閉,皆有兵衛, 至東門,合荅雅領騎三十餘,與彀英遇,遂斬門者出。 而世輔擁眾自西門出,彀英與合荅雅襲之,一進一 退以綴世輔,使不得速。世輔慮救兵至,乃要撒离喝 與之盟,勿使追之。留撒离喝於道側,彀英識其聲,與 騎而歸。除安遠大將軍,攝太原尹,四境咸治,兼攝河 東南、北兩路兵馬都總管。朝廷以河南、陝西與宋,已 而復取之,師至耀州。宋人每旦出城,張旗閱隊,抵暮 而還。道隘,騎不得逞。彀英請兵五百,薄暮先使五十 人趨山巔,令之曰:旦日視敵出,舉幟指其所向。乃以 餘兵伏山谷間。明日,城中人出閱如前,山巔旗舉,伏 兵發,宋兵爭馳入城。彀英麾軍登城,拔宋幟,立金軍 旗幟,宋軍後者望見之不敢入,遂降,城中人亦降。宋 吳玠擁重兵據涇州,涇原以西多應之。元帥撒离喝 欲退守京兆,俟河南、河東軍。彀英曰:我退守,吳玠必 取鳳翔、京兆、同、華,據潼關,吾屬無類矣。撒离喝曰:計 將安出。彀英曰:事危矣,不如速戰。我軍陣涇之南原, 宋兵必自西原來。彀英與斜補出各以選騎五百摧 其兩翼,元帥當其中擊之,可以得志。監軍拔离速曰: 二子當其左右,拔离速願當其中。元帥據岡阜,多張 旗幟為疑兵,可以得志。撒离喝從之。吳玠兵果自西 原來,彀英、斜補出擊其左右,自旦至午,吳玠左右軍 少退,拔离速當其前衝擊之,遂敗玠軍,僵尸枕籍,大 澗皆滿。自此蜀人喪氣,不敢復出,關、陝遂定。歷行臺 吏部工部侍郎,從宗弼巡邊,遷刑部尚書,轉元帥左 都監。天德二年,遷右監軍。元帥府罷,改山西路統軍 使,領西北、西南兩路招討兵馬,坐無功,降臨海軍節 度使,歷平陽、太原尹。正隆末,為中都留守,兼西北面 都統,討契丹撒八,駐軍歸化州。世宗即位於遼陽,使 彀英姪阿魯瓦持詔往歸化,命彀英為左副元帥,就 遣使召陝西統軍徒單合喜,宣大定改元詔、赦於西 南、西北招討司,河東、河北、山東諸路州鎮,調猛安軍 屯京畿。阿魯瓦見彀英,彀英猶豫未決,士卒皆欲歸 世宗,彀英不得已,乃受詔。以元帥令下諸路,亟泥馬 槽二萬具,諸路聞之,以為大軍且至,然後遣人宣赦, 所至皆聽命。大定元年十一月,彀英以軍至中都,同 知留守璋請至府議事。彀英疑璋有謀,乃陽許諾,排 節仗若將往者,遂率騎從出施仁門,駐兵通州。見世 宗於三河。詔彀英以便宜規措河南、陝西、山東邊事。 二年正月,至南京,遂復汝、潁、嵩等州縣,授世襲猛安。 入拜平章政事,罷為東京留守,未行,改濟南尹。初,彀 英宿將恃功,在南京頗黷貨,不恤軍民。詔使問以邊 事,彀英不答,謂詔使曰:爾解何事,待我到闕奏陳。及 召入,竟無一語及邊事者。在相位多自專,己所欲輒自奏行之。除留守,輒忿忿不接賓客,雖近臣往亦不 見,上怒,遂改濟南。上數之曰:朕念卿父有大功於國, 卿舊將亦有功,故改授此職,卿宜知之。若復不悛,非 但不保官爵,身亦不能保也。彀英頓首謝。久之,改平 陽尹,致仕。起為西京留守,以母憂去官。尋以本官起 復俄復。為東京,歷上京,詔曰:上京王業所起,風俗日 趨詭薄,宗室聚居,號為難治。卿元老大臣,眾所聽服, 當正風俗,檢制宗室持以大體。十五年。致仕。久之,史 臣上《太宗睿宗實錄》,上曰:當時舊人親見者,惟彀英 在。詔修撰溫迪罕締達往北京就其家問之,多更定 焉。十九年,薨,年七十四。最前後以功被賞者十有一, 金為兩二百五十,銀為兩六千五百,絹為疋八百,綿 為兩二千,馬三百十有四,牛羊六千五百,奴婢百三 十人。

宗憲编辑

按《金史本傳》:金源郡王撒改子,宗憲本名阿懶。頒行 女直字書,年十六,選入學。太宗幸學,宗憲與諸生俱 謁,宗憲進止恂雅,太宗召至前,令誦所習,語音清亮, 善應對。侍臣奏曰:此左副元帥宗翰弟也。上嗟賞久 之。兼通契丹、漢字。未冠,從宗翰伐宋,汴京破,眾人爭 趨府庫取財物,宗憲獨載圖書以歸。朝廷議制度禮 樂,往往因仍遼舊,宗憲曰:方今奄有遼、宋,當遠引前 古,因時制宜,成一代之法,何乃近取遼人制度哉希。 尹曰:而意甚與我合。由是器重之。撻懶、宗雋唱議以 齊地與宋,宗憲廷爭折之,當時不用其言,其後宗弼 復取河南、陝西地,如宗憲策。以捕宗磐、宗雋功。授昭 武大將軍,修國史,累官尚書左丞。熙宗從容謂之曰: 嚮以河南、陝西地與宋人,卿以為不當與,今復取之, 是猶用卿言也。卿識慮深遠,自今以往,其盡言無隱。 宗憲拜謝,遂攝門下侍郎。初,熙宗以疑似殺左丞相 希尹,久之,察其無罪,深閔惜之,謂宗憲曰:希尹有大 功於國,無罪而死,朕將錄用其孫,如之何。宗憲對曰: 陛下深念希尹,錄用其孫,甚幸。若不先明死者無罪, 生者何由得仕。上曰:卿言是也。即日復希尹官爵,用 其孫守道為應奉翰林文字。皇統五年,將肆赦,議覃 恩止及女直人,宗憲奏曰:莫非王臣,慶幸豈可有間 耶。遂改其文,使均被焉。轉行臺平章政事。天德初,為 中京留守、武安軍節度使。封河內郡王。改太原尹,進 封鉅鹿郡王。正隆例奪王爵,再遷震武、武定軍節度 使。世宗即位,遣使召之,詔曰:叔若能來,宜速至此,若 為紇石烈志寧、白彥敬所遏,亦不煩叔憂。宗憲聞世 宗即位,先已棄官來歸,與使者遇於中都,遂見上於 小遼口,除中都留守,即遣赴任。詔與元帥完顏彀英 同議軍事。明年,改西京留守。八月,改南京。僕散忠義 自行臺朝京師,宗憲攝行臺尚書省事。召為太子太 師,上謂宗憲曰:卿年老舊人,更事多矣,皇太子年尚 少,謹訓導之。俄拜平章政,事太子太師如。故詔以《太 子實錄》賜宗憲及平章政事完顏元宜、左丞紇石烈 良弼、判祕書監溫王爽各一本。移剌高山奴前為寧 州刺史,以貪污免,世宗以功臣子孫宗族中無顯仕 者,以為祕書少監。是時,母喪未除,有司奏其事,宗憲 曰:高山奴傲狠貪墨,不可致之左右。世宗曰:朕以其 父祖有功爾,既為人如此,豈可玷職位哉。追還制命, 因顧右丞蘇保衡、參政石琚曰:此朕之過舉,不可不 改,卿等當盡心以輔朕也。有司言,諸路猛安謀克,怙 其世襲多擾民,請同流官,以三十月為考。詔下尚書 省議,宗憲乃上議曰:昔太祖皇帝撫定天下,誓封功 臣襲猛安謀克,今若改為遷調,非太祖約。臣謂凡猛 安謀克,當明核善惡,進賢退不肖,有不職者,其弟姪 中更擇賢者代之。上從其議。進拜右丞相。大定六年, 薨,年五十九。上輟朝,悼惜者久之,命百官致奠,賻銀 一千五百兩、重綵五十端、絹五百疋。

蒲查编辑

按《金史本傳》:蒲查,自上京梅堅河徙屯天德。初為元 帥府扎也,使於四方稱職,按事能得其實,領猛安。皇 統間,除同知開遠軍節度使,斥候嚴整,邊境無事。正 隆初,為中都路兵馬判官。是時,京畿多盜,蒲查捕得 大盜四十餘人,百姓稍安。改安化軍節度副使。大定 六年,領行軍萬戶,充邳州刺史、知軍事,領本州萬戶, 管所屯九猛安軍,昌武軍節度使,山東副都統。撒改 南征,元帥府以蒲查行副統事。入為太子少詹事,再 遷開遠軍節度使,襲伯父骨GJfont猛安,歷婆速路兵馬 都總管,西北路招討使,卒。蒲查性廉潔忠直,臨事能 斷,凡被任使,無不稱云。

阿魯補编辑

按《金史·冶訶傳》:阿魯補,冶訶之子。為人魁偉多智略, 勇於戰。未冠從軍,下咸州、東京。遼人來取海州,從勃 堇麻吉往援,道遇重敵,力戰,斬首千級。從斡魯古攻 豪、懿州,以十餘騎破敵七百,進襲遼主。阿魯補徇北 地,招降營帳二十四,民戶數千。時已下西京,闍母攻 應州未下,退營於州北十餘里,夜遣阿魯補率兵四百伺敵,城中果出兵三千來襲,阿魯補道與之遇,斬 首百餘,獲馬六十。後遼兵三萬出馬邑之境,以千兵 擊之,斬其將於陣。天會初,宋王宗望討張覺於平州, 聞應州有兵萬餘來援,遣阿魯補與阿里帶迎擊之, 斬馘數千而還。復從其兄虞劃,率兵三千攻乾州,虞 劃道病卒,代領其眾,至乾州,降其軍及營帳三十,獲 印四十,與僕虺攻下義州。宗望伐宋,與郭藥師戰於 白河。宗望命阿魯補以二謀克先登,奮戰,賞賚特異。 至汴,破淮南援兵,斬其二將。大軍退次孟陽。姚平仲 夜以重兵來襲,阿魯補適當其中,力戰敗之。既還,聞 大名、開德合兵十萬餘來爭河。至河上,知去敵尚遠, 乃以輕兵夜發,詰旦至衛縣,遇敵,斬首數千級,餘皆 潰去。師次邢州,滹沱橋已焚,阿魯補先以偏師營於 水上,比軍至而橋成。宗望嘉其功,出真定庫物賞之, 為長勝軍千戶。及再伐宋,從宗望破敵於井陘,遂下 欒城。師自大名濟河,阿魯補屯於洺州之境。時康王 留相州,大名府以兵來攻我營,阿魯補乘夜以騎二 百潛出其後,反擊敗之。居數日,敵復來,蘇統制以兵 二萬先至,阿魯補乘其未集,以三百騎出戰,大敗其 眾,生擒蘇統制,殺之。大軍既克汴京,攻洺州,敗大名 救兵,遂下洺州。從撻懶攻恩州還,洺人復叛,阿魯補 先至城下,城中出兵來戰,敗之,執其守佐,遂與蒲魯 懽取信德軍。梁王宗弼取開德,阿魯補以步兵五千 赴之。大名境內多盜,命阿魯補留屯其地。賊犯莘縣, 聞阿魯補至,即潰去,追襲一晝夜,至館陶及之,皆俘 以歸。從宗弼襲康王,既渡淮,阿魯補以兵四千留和 州,總督江、淮間戍將,以討未附郡縣。遂攻下太平州, 隳其城。廬州叛,以偏師討之,敗其騎六千,擒三校。明 日復破敵二萬於慎縣,斬首五百。張永合步騎數萬 來戰,阿魯補兵止二千,敵圍之,阿魯補潰圍力戰,竟 敗之,追殺四十里,獲馬三百而還。再攻廬州,與迪古 不敗敵萬眾於拓皋,至廬州,騎兵五百出戰,敗之,斬 其二校。師還。宗弼趨陝西,道聞大名復叛,遣阿魯補 經略之,獨與譯者至城下,招之,大名果降。翌日,下令 民間兵器,悉上送官,於是吏民安堵如故。為大名開 德路都統。齊國建,阿魯補屯兵於汴城外。天會十五 年,詔廢齊國,已執劉麟,阿魯補先入汴京備變。明年, 除歸德尹。割河南地與宋,入為燕京內省使。宗弼復 河南,阿魯補先濟河,撫定諸郡,再為歸德尹、河南路 都統。宋兵取河南地,宗弼召阿魯補,與許州韓常、潁 州大GJfont、陳州赤盞暉、皆會於汴,阿魯補以敵在近,獨 不赴。而宋將岳飛、劉光世等,果乘間襲取許潁陳三 州,旁郡皆響應。其兵犯歸德者,阿魯補連擊敗之,復 取亳、宿等州,河南平,阿魯補功最。皇統五年,為行臺 參知政事,授世襲猛安,兼合扎謀克。改元帥右監軍, 婆速路統軍,歸德軍節度使,累階儀同三司。其在汴 時,嘗取官舍材木,構私第於恩州,至是事覺,法當議 勳議親。海陵嘗在軍中,惡阿魯補,詔曰:若論勳勞,更 有過於此者。況官至一品,足以酬之。國家立法,貴賤 一也,豈以親貴而有異也。遂論死。年五十五。阿魯補 以將家子從征伐,屢立功,歷官有惠愛,得民心。及死, 人皆惜之。大定三年,贈儀同三司,詔以其子為右衛 將軍,襲猛安及親管謀克,賜銀五百兩、重綵二十端、 絹三百疋。

GJfont编辑

按《金史本傳》:骨GJfont,冶訶子,善騎射,有材幹。從討桓GJfont 散達、烏春、窩謀罕、留可之叛,皆有功。從太祖伐遼,骨 GJfont從軍戰寧江州出河店,破遼主親軍,皆以力戰受 賞,襲其父謀克。領秦王宗翰千戶,攻下中、西兩京。宗 翰伐宋,圍太原未下,宗翰還西京,骨GJfont以右翼軍佐 銀朮可守太原。是時汾州、團柏、榆次、嵐、憲、潞皆有兵 來援,骨GJfont凡四戰,皆破之。大軍圍汴,骨GJfont引萬戶軍, 屢敗其援兵。憲、潞等州復叛,骨GJfont引兵復取之,并收 撫保德、火山而還。後領軍鎮夏邊,在職十二年。天會 八年,授世襲猛安。天眷初,為天德軍節度使,致仕。累 遷開府儀同三司,卒,年八十五。子喜哥襲猛安,加宣 武將軍。

訛古乃编辑

按《金史本傳》:訛古乃,冶訶子,資質魁偉。年十四,隸秦 王宗翰軍中,常領兵行前為偵候。及大軍襲遼主,訛 古乃以甲騎六十,追遼招討徒山,獲之,又以七騎追 獲遼公主牙不里以獻。有軍來為遼援,方臨陣,中有 躍馬而出者,軍帥謂之曰:爾能為我取此乎。訛古乃 曰:諾。果生擒而還,問其名,曰同瓜,蓋北部中之勇者 也。訛古乃善馳驛,日能千里。及伐宋,屢遣將命以行。 天會八年,從秦王在燕,聞余睹反於西北,秦王令訛 古乃馳驛以往,訛古乃黎明走天德,及至,日未曛也。 皇統元年,以功授寧遠大將軍,豪剌唐古部節度使。 五年,授千戶。六年,遷西北路招討使。九年,再遷天德 尹、西南路招討使。天德二年,召見。四年,遷臨洮尹,加 金紫光祿大夫。卒官,年五十三。

撻懶编辑

按《金史本傳》:特進撻懶,宗室子。年十六,事太祖,未嘗 去左右。出河店之役,太祖欲親戰,撻懶控其馬而止 之曰:主君何為輕敵。臣請效力。即挺槍前,手殺七人。 已而槍折,騎士曳而下者九人。太祖壯之曰:誠得此 輩數十,雖萬眾不能當也。及戰於達魯古城,遼兵一 千陣於營外,太祖遣撻懶往擊之。撻懶衝出敵陣,大 敗其眾。攻臨潢府、春、泰州、中、西二京,皆有功。天輔六 年,授謀克。天會四年,從伐宋,屢以功受賞。明年,再舉 至汴。宗望聞宋人會諸路援兵於睢陽,遣撻懶與阿 里刮將兵二千往拒之。敗其前鋒軍三萬於杞縣,又 破三寨,擒宋京東路都總管胡直孺、南路都統制隋 師元及其三將并直孺二子,遂取拱州,降寧陵復破 二萬於睢陽,進取亳州。聞宋兵十萬且至,會宗望益 兵四千,合擊,大敗之。其卒二千,陣而立,馳之不動,即 麾軍去馬擊之,盡殪,擒其將石瑱而還。帥府嘉其功, 賞賚優渥。睿宗駐兵熙州,分遣諸將略地。撻懶以軍 五百入六盤山十六寨,降其官八十餘,民戶四千,獲 馬二千匹。皇統中,累加銀青光祿大夫。天德初,加特 進,授世襲猛安。卒,年六十五。海陵遷諸陵於大房山, 以撻懶嘗給事太祖,命作石像,置睿陵前。

宗賢编辑

按《金史本傳》:宗賢本名賽里,習不失之孫也。從都統 杲取中原,襲遼帝於鴛鴦濼。宗翰使撻懶襲耶律馬 哥,都統使蒲家奴及賽里等,以兵助之。蒲家奴使賽 里、斜野、裴蒲胡撻、達魯古廝列、耶律吳十等各率兵 分行招諭,獲遼留守迪越家人輜重,并降群牧官木 盧瓦,得馬甚多,使逐水草牧之。賽里等趨業迭,遂以 偏師深入,敵邀擊之,撒合戰沒。蒲家奴至旺國崖西, 賽里兵會之。累官至左副點檢。天眷二年,方捕宗雋, 賽里坐會飲其家,奪官爵。未幾,復官。皇統四年,授世 襲謀克,轉都點檢,封豳國公。拜平章政事。進拜右丞 相,兼中書令。進拜太保、左丞相,監修國史。罷為左副 元帥。無何,復為太保、左丞相,左副元帥如故。進太師, 領三省事,兼都元帥,監修國史。出為南京留守,領行 臺尚書省事。復為左副元帥,兼西京留守。再為太保, 領三省事。復為左丞相,兼都元帥。賽里自護衛,未十 年位兼將相,常感激,思自效以報朝廷。雖於悼后為 母黨,后專政,大臣或因之以取進用,賽里未嘗附之。 皇太子濟安薨,魏王道濟死,熙宗未有嗣子,賽里勸 熙宗選後宮以廣繼嗣,不少顧忌於后,后以此怨之。 與海陵同在相位,未嘗少肯假借,海陵雖尊而心憚 賽里,外以屬尊加禮敬而內常忌之。海陵知悼后怨 賽里,因與后共力排出之,賽里亦不以是少變。胙王 常勝死,熙宗納其妻宮中,頃之,殺悼后及妃數人,將 常勝妻為后,未果也。及海陵弒熙宗,詭以熙宗將議 立后,召諸王大臣,賽里聞召,以為信然,將入宮,謂人 曰:上必欲立常勝妻為后,我當力爭之。及被執,猶以 為熙宗將立常勝妻,而先殺之也,曰:誰能為我言者, 我死固不足惜,獨念主上左右無助爾。遂遇害。

思敬编辑

按《金史本傳》:思敬本名撒改,押懶河人,金源郡王神 土懣之子,辭不失弟也。初名思恭,避顯宗諱改焉。體 貌雄偉,美鬚髯,純直有材幹。年十一,從其父謁見太 祖。太祖在納鄰淀,方獵,因詔從獵,射黃羊獲之,太祖 賜以從馬。宗翰自太原伐宋,從其兄習室攻太原。宗 翰取河南,思敬從完顏活女涉渡河,下洛陽、圍汴皆 有功。師還,隸遼王宗幹麾下。太宗幸東京溫湯,思敬 權護衛,押衛卒百人從行。領謀克。從征朮虎麟有功, 遂充護衛。天眷二年,以捕宗磐、宗雋功,遷顯武將軍。 熙宗捕魚混同江,網索絕,曹國王宗敏乘醉,鞭馬入 江,手引繫網大繩,沉於水中。熙宗呼左右救之,倉卒 莫有應者,思敬躍入水,引宗敏出。熙宗稱嘆,賞賚甚 厚。擢右衛將軍,襲押懶路萬戶,授世襲謀克。七年,召 見,賜以襲衣、GJfont馬、錢萬貫。及歸,復遣使賜弓劍。是年, 入為工部尚書,改殿前都點檢。無何,為吏部尚書。天 德初,為報諭宋國使。宋人以舊例,請觀錢塘江潮,思 敬不觀,曰:我國東有巨海,而江水有大於錢塘者。竟 不往。使還,拜尚書右丞,罷為真定尹。用廉,封河內郡 王,徙封鉅鹿。丁母憂,起復本官,改益都尹。正隆二年, 例奪王爵,改慶陽尹。大定二年,授西南路招討使,封 濟國公,兼天德軍節度使。俄為北路都統,佩金牌及 銀牌二。西北路招討使唐括孛古底副之。將本路兵 二千,會孛古底,視地形衝要,或於狗濼屯駐,伺契丹 賊出沒之地,置守禦,遠斥候,賊至則戰,不以晝夜為 限。詔孛古底曰:爾兵少,思敬未至,不得先戰。僕散忠 義敗窩斡於陷泉,詔思敬選新馬三千,備追襲。窩斡 入於奚中,思敬為元帥右都監,以舊領軍入奚地張 哥宅,會大軍討之。敗偽節度特末也,獲二百餘人。賊 降將稍合住與其黨神獨斡,執窩斡并其母徐輦、妻 子弟姪家屬及金銀牌印詣思敬降。思敬獻俘於京師,賜金百兩、銀千兩、重綵四十端、玉帶、GJfont馬、名鷹。拜 右副元帥,經略南邊,駐山東。罷為西京留守。復拜右 副元帥,仍經略山東。初,猛安謀克屯田山東,各隨所 授地主,散處州縣。世宗不欲猛安謀克與民戶雜處, 欲使相聚居之,遣戶部郎中完顏讓往元帥府議之。 思敬與山東路總管徒單克寧議曰:大軍方進伐宋, 宜以家屬權寓州縣,量留軍眾以為備禦。俟邊事寧 息,猛安謀克各使聚居,則軍民俱便。還奏,上從之。其 後遂以猛安謀克自為保聚,其田土與民田犬牙相 入者,互易之。三年四月,召還京師,以為北京留守,賜 金鞍、勒馬。七年,召為平章政事。先是,省併猛安謀克, 及海陵時無功授猛、克者,皆罷之,失職者甚眾。思敬 請量才用之,上從其請。思敬前為真定尹,其子取部 民女為妾。至是,其兄乞離異,其妾畏思敬在相位,不 敢去。詔還其家。九年,拜樞密使,上疏論五事:其一,女 直人可依漢人以文理選試。其二,契丹人可分隸女 直猛安。其三,鹽濼官可罷去。其四,與猛安同勾當副 千戶官亦可罷。其五,親王府官屬以文資官擬注,教 以女直語言文字。上皆從之。其後女直人試進士,夾 谷衡、尼厖古鑑、徒單鎰、完顏匡輩,皆由此致宰相,實 思敬啟之也。久之,上謂思敬曰:朕欲修《熙宗實錄》,卿 嘗為侍從,必能記其事跡。對曰:熙宗時,內外皆得人, 風雨時,年穀豐,盜賊息,百姓安,此其大概也,何必餘 事。上大悅。世宗喜立事,故其從諫如此。大定十三年, 薨。上輟朝,親臨喪,哭之慟。曰:舊臣也。賻贈加厚,葬禮 悉從官給。孫吾侃朮特,大定二十四年,除明威將軍, 授速濱路寶鄰山猛安。

神土懣编辑

按《金史本傳》:神土懣,本諸宗室,贈銀青光祿大夫胡 速魯改子也。年十五,事太宗為左奉宸。皇統二年,充 護衛,除武器署丞,累官肇州防禦使。大定初,除元帥 右都監,與咸平尹吾扎忽率秦州兵及曷懶路兵千 五百人,會臨潢尹移室懣討契丹。契丹犯臨潢,移室 懣死,攻之不能克,迺引眾東行。神土懣表乞濟師。十 二月甲辰,世宗次海濱縣,得奏,上曰:神土懣、吾扎忽 軍不少,可以從長攻襲矣。會右副元帥謀衍以大軍 至,神土懣改曷速館節度使,隸右翼,與紇石烈志寧 敗賊於長濼,戰霿GJfont河,皆有功,改婆速路兵馬都總 管,卒。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