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宮闈典/第056卷

明倫彙編 宮闈典 第五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五十六卷
明倫彙編 宮闈典 第五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宮闈典

 第五十六卷目錄

 乳保部紀事

 乳保部雜錄

宮闈典第五十六卷

乳保部紀事编辑

《西京雜記》:「趙王如意年幼,未能親外傅戚姬,使趙王 內傅趙媼傅之,號其室曰『養德宮,後改為魚藻宮』。」 《史記滑稽傳》:「武帝時,有所幸倡郭舍人者,發言陳辭, 雖不合大道,然令人主和說。武帝少時,東武侯母常 養帝。帝壯時,號之曰『大乳母,率一月再朝。朝奏入,有 詔使幸臣馬游卿以帛五十匹賜乳母,又奉飲糒飧 養』」乳母。乳母上書曰:「某所有公田,願得假倩之。」帝曰: 「乳母欲得之乎?」以賜乳母。乳母所言,未嘗不聽。有詔 得令乳母乘車行馳道中。當此之時,公卿大臣皆敬 重乳母。乳母家子孫奴從者橫暴長安中,當道掣頓 人車馬,奪人衣服。聞於中,不忍致之法。有司請徙乳 母家室,處之於邊。奏可。乳母當入至前面見辭。乳母 先見郭舍人,為下泣。舍人曰:「即入見辭去,疾步數還 顧。」乳母如其言謝去,疾步數還顧。郭舍人疾言罵之 曰:「咄,老女子!何不疾行?陛下已壯矣,寧尚須汝乳而 活耶!尚何還顧!」於是人主憐焉悲之,乃下詔止無徙 乳母罰謫譖之者。

《漢書丙吉傳》:「吉字少卿,魯國人也。武帝末,巫蠱事起, 吉以故廷尉監徵詔治巫蠱郡邸獄。時宣帝生數月, 以皇曾孫坐衛太子事繫,吉見而憐之,又心知太子 無事,實重哀曾孫無辜。吉擇謹厚女徒,令保養曾孫, 置閒燥處。吉治巫蠱事,連歲不決。後元二年,武帝疾, 往來長楊五柞宮,望氣者言長安獄中有天子氣,於」 是上遣使者分條中都官詔獄,繫者亡輕重一切皆 殺之。內謁者令郭穰夜到郡邸獄,吉閉門拒使者不 納,曰:「皇曾孫在,他人亡辜死者猶不可,況親曾孫乎!」 相守至天明,不得入。穰還,以聞,因劾奏吉。武帝亦寤, 曰:「天使之也。」因赦天下。郡邸獄繫者,獨賴吉得生,恩 及四海矣。曾孫病,幾不全者數焉。吉數敕保養乳母, 加致醫藥,視遇甚有恩惠,以私財物給其衣食。宣帝 初即位,賜吉爵關內侯。吉為人深厚,不伐善,自曾孫 遭遇,吉絕口不道前恩,故朝廷莫能明其功也。地節 三年,立皇太子,吉為太子太傅,數月,遷御史大夫。及 霍氏誅,上躬親政,省尚書事。是時,掖庭宮婢,則令民 夫上書,自陳「嘗有阿」保之功,章下掖庭令考問,則辭 引使者丙吉知狀。掖庭令將則詣御史府以示吉,吉 識,謂則曰:「汝嘗坐養皇曾孫不謹督笞,汝安得有功? 獨渭城胡組、淮陽郭徵卿有恩耳。」分別奏組等共養 勞苦狀。詔吉求組、徵卿已死,有子孫,皆受厚賞。詔免 則為庶人,賜錢十萬。上親見問,然後知吉有舊恩而 終不言。上大賢之,制詔丞相:「朕微眇時,御史大夫吉 與朕有舊恩,厥德茂焉。《詩》不云乎?『亡德不報』。其封吉 為博陽侯,邑千三百戶。」

《孝元傅昭儀傳》:成帝母王太后,欲令傅太后、丁姬十 日一至太子家。成帝曰:「太子承正統,當共養陛下,不 得復顧私親。」王太后曰:「太子小而傅太后抱養之。今 至太子家,以乳母恩耳,不足有所妨。」於是令傅太后 得至太子家。丁姬以不小養,太子獨不得。

《孝成趙皇后傳》:「哀帝立後數月,司隸解光奏言:臣聞 許美人及故中宮史曹宮,皆御幸孝成皇帝產子,子 隱不見。臣遣從事掾業史望驗問知狀者。掖庭獄丞 籍武,故中黃門王舜、吳恭、靳嚴、官婢曹曉、道房張棄、 故趙昭儀御者于客子王偏、臧兼等皆曰:『宮即曉子 女,前屬中宮,為學,事史,通詩,授皇后房,與宮對食。元』」 延元年,中宮語房曰:「陛下幸宮。」後數月,曉入殿中,見 宮腹大,問宮,宮曰:「御幸有身。」其十月中,宮乳掖庭牛 官令舍有婢六人。中黃門田客持詔記,盛綠綈方底, 封御史中丞印予武曰:「取牛官令舍婦人新產兒婢 六人,盡置暴室獄,毋問兒男女誰兒也。」武迎置獄。宮 曰:「善臧我兒胞。」丞知是何等兒也。後三日,客持詔記 與武,問:「兒死未?」手書對牘背。武即書對:「兒見在未死。」 有頃,客出曰:「上與昭儀大怒,奈何不殺?」武叩頭啼曰: 「不殺兒,自知當死,殺之亦死。」即因客奏封事曰:「陛下 未有繼嗣,子無貴賤,惟留意。」奏入,客復持詔記予武 曰:「今夜漏上五刻,持兒與舜會東交掖門。」武因問客: 「陛下得武書意何如?」曰:{{?}}也。武以兒付舜,舜受詔內 兒殿中,為擇乳母,告「善養兒,且有賞,毋令漏泄。」擇棄 為乳母。時兒生八九日,後三日,客復持詔記封如前 予武,武皆表奏狀棄所養兒。十一日,宮長李南以詔 書取兒去,不知所置《王莽傳》:「莽策命嬰為安定公,以故大鴻臚府為安定 公第,皆置門衛,使者監領,敕阿乳母不得與語。帝在 四壁中」,至於長大,不能名《六畜》。

《後漢書楊震傳》:「震永寧元年代劉愷為司徒。明年,鄧 太后崩,內寵始橫。安帝乳母王聖因保養之勤,緣恩 放恣。聖子女伯榮出入宮掖,傳通姦賂。震上疏曰:臣 聞政以得賢為本,理以去穢為務。是以唐虞俊乂在 官,四凶流放,天下咸服,以致雍熙。方今九德未事,嬖 倖充庭。阿母王聖,出自賤微,得遭千載,奉養聖躬,雖」 有推燥居濕之勤,前後賞惠,過報勞苦,而無厭之心, 不知紀極,外交屬託,擾亂天下,損辱清朝,塵點日月。 《書》誡牝雞牡鳴,《詩》刺哲婦喪國。昔鄭嚴公從母氏之 欲,恣驕弟之情,幾至危國,然後加討。《春秋》貶之,以為 失教。夫女子小人,近之喜,遠之怨,實為難養。《易》曰:「無 攸遂,在中饋。」言婦人不得與於政事「也。宜速出阿母, 令居外舍,斷絕伯榮,莫使往來,令恩德兩隆,上下俱 美。惟陛下絕婉孌之私,割不忍之心,留神萬機,誡慎 拜爵,減省獻御,損節徵發,令野無鶴鳴之嘆,朝無小 明之悔,大東不興於今,勞止不怨於下,擬蹤往古,比 德哲王,豈不休哉!」奏御,帝以示。阿母等內倖皆懷忿 恚,而伯榮驕淫尢甚,與故朝陽侯劉護從兄瓌交通, 瓌遂以為妻,得襲護爵,位至侍中。震深疾之,復詣闕 上疏曰:「臣聞高祖與群臣約,非功臣不得封,故《經制》 父死子繼,兄亡弟及,以防篡也。伏見詔書,封故朝陽 侯劉護再從兄瓌襲護爵為侯。護同產弟威,今猶見 在。臣聞天子專封封有功,諸侯專爵爵有德。今瓌無 他功行,但以配阿母女,一時之間,既位侍中,又至封 侯,不稽舊制,不合經義,行人諠譁,百姓不安。陛下宜 覽鏡既往,順帝之則。」書奏不省。

《通鑑綱目》:延光元年冬,遣宦者及乳母王聖女伯榮 詣甘陵。尚書僕射陳忠上疏曰:「竊聞使者所過,威動 郡縣,王侯、二千石至為伯榮獨拜車下,修道繕亭,徵 役無度,賂遺僕從,人數百匹。伯榮之威重於陛下,陛 下之柄,在於臣妾,水災之發,必起於此。昔韓嫣託副 車之乘,受馳視之使,江都誤為一拜,而嫣受毆刀之 誅。臣願明主嚴天元之尊,正乾剛之位,不宜復令女 使干錯萬幾。」書奏,不省。

《冊府元龜》:「安帝時,太后臨朝,帝不親政事。小黃門李 閏與帝乳母王聖嘗共譖太后兄執金吾鄧悝等,言 欲廢帝,立平原王德。帝每忿懼。及太后崩,遂誅鄧氏。 而王聖女伯榮扇動內外,競為侈虐。明年,帝崩,立北 鄉侯為天子,王聖及黨皆見徙。」

《後漢書清河孝王慶傳》:「慶母宋貴人,葬禮有闕,每竊 感恨,至四節伏臘,輒祭於私室。竇氏誅後,始使乳母 於城北遙祠。」

《左雄傳》:「雄為尚書令。初,帝廢為濟陰王,乳母宋娥與 黃門孫程等共議立帝。帝後以娥前有謀,遂封為山 陽君,邑五千戶,又封大將軍梁商子冀襄邑侯。雄上 封事曰:夫裂土封侯,王制所重。高皇帝約,非劉氏不 王,非有功不侯。孝安皇帝封江京王聖等,遂致地震 之異。永建二年,封陰謀之功,又有日食之變。數術之 士咸歸咎於封爵。今青州饑虛,盜賊未息,民有乏絕, 上求稟貸。陛下乾乾勞思,以濟民為務,宜循古法,寧 靜無為,以求天意,以消災異。誠不宜追錄小恩,虧失 大典。」帝不聽。雄復諫曰:「臣聞人君莫不好忠正而惡 讒諛,然而歷世之患,莫不以忠正得罪,讒諛蒙倖者, 蓋聽忠難,從諛易也。夫刑罪,人情之」所甚惡;貴寵,人 情之所甚欲。是以時俗為忠者少,而習諛者多,故令 人主數聞其美,稀知其過,迷而不悟,至於危亡。臣伏 見詔書,顧念阿母舊德宿恩,欲特加顯賞。案《尚書》故 事,無乳母爵邑之制,唯先帝時阿母王聖為野王君。 聖造生讒賊廢立之禍,生為天下所咀嚼,死為海內 所歡快。桀、紂貴為天子,而庸僕羞與為比者,以其無 義也;夷、齊賤為匹夫,而王侯爭與為伍者,以其有德 也。今阿母躬蹈約儉,以身率下,群僚蒸庶,莫不向風, 而與王聖並同爵號,懼違本操,失其常願。臣愚以為 凡人之心,理不相遠,其所不安,古今一也。百姓深懲 王聖傾覆之禍,民萌之命,危於累卵,常懼時世復有 此類,「怵惕之念未離於心,恐懼之言未絕於口。乞如 前議,歲以千萬給奉阿母,內足以盡恩愛之歡,外可 不為吏民所怪。梁冀之封,事非機急,宜過災戹之運, 然後平議可否。」會復有地震、緱氏山崩之異。雄復上 疏諫曰:「先帝封野王君,漢陽地震。今封山陽君,而京 城復震。專政在陰,其災尤大。臣前後瞽言,『封爵至重, 王者可私人以財,不可以官,宜還阿母之封,以塞災 異。今冀已高讓,山陽君亦宜崇其本節』。」雄言數切至, 娥亦畏懼辭讓,而帝戀戀不能已,卒封之。後阿母遂 以《交遘》失爵。

《晉書。石季龍載記》:「石邃保母劉芝,初以巫術進,既養 邃,遂有深寵,通賄賂,豫言論,權傾朝廷,親貴多出其 門。遂封芝為宜城君《宋書。劉懷肅傳》:「懷肅次弟懷敬,澀訥無才能。初,高祖 產而皇妣殂,孝皇帝貧薄,無由得乳人,議欲不舉高 祖。高祖從母生懷敬,未期,乃斷懷敬乳,而自養高祖。 高祖以舊恩,懷敬累見寵授,至」會稽太守、尚書,金紫 光祿大夫。

《南齊書·后妃傳》敘「太祖二年,乳人乏乳。后夢人以兩 甌麻粥與之,覺而乳大出,異而說之。」

《陳書始興王叔陵傳》:「叔陵,高宗第二子也。高宗崩,翌 日,後主哀頓俯伏,叔陵以剉藥刀斫後主中項,太后 馳來救焉。叔陵又斫太后數下,後主乳嫗吳氏時在 太后側,自後掣其肘,後主因得起。」

《隋唐嘉話》:高宗乳母盧,本滑州總管杜才幹妻。才幹 以謀逆誅,故盧沒入於宮中。帝既即位,封燕國夫人, 品第一。盧既藉恩寵,屢訴才幹枉見構陷,帝曰:「此先 朝時事,朕安敢追更先朝之事?」卒不許。及盧已亡,復 請與才幹合葬,帝以獲罪先朝,亦不許之。

《唐書太宗長孫皇后傳》:太子承乾乳媼請增東宮什 器。后曰:「太子患無德與名,器何請為?」

《肅宗吳皇后傳》:代宗生之三日,帝臨澡。之孫體攣弱, 負姆嫌陋,更取他宮兒以進。帝視之不樂,負姆叩頭 言非是。帝曰:「非爾所知,趣取兒來。」於是見嫡孫,帝大 喜。

《五代史唐王淑妃傳》:初,明宗後宮有生子者,命妃母 之,是為許王從益。從益乳母司衣王氏,見明宗已老, 而秦王握兵,心欲自託為後計,乃曰:「兒思秦王。」是時 從益已四歲,又數教從益自言求見秦王。明宗遣乳 嫗將兒往來秦府,遂與從榮私通。從榮因使王氏伺 察宮中動靜。從榮已死,司衣王氏以謂秦王實以兵 「入宮衛天子,而以反見誅,出怨言。」愍帝聞之大怒,賜 司衣王氏死。

《遼史聖宗本紀》:「統和元年六月乙卯,皇太妃、諸王、公 主迎上嶺表,設御幄道傍,置景宗御容,率從臣進酒, 陳俘獲於前,遂大宴。戊午,幸涼、涇,以所俘分賜皇族 及乳母。」

《宋史苗貴妃傳》:「妃,開封人,父繼宗,母許,先為仁宗乳 保,出嫁繼宗。帝登位,復得通籍。」

《宣仁聖烈高皇后傳》:宋用臣等既被斥,祈神宗乳媼 入言之,冀得復用。后見其來曰:「汝來何為,得非為用 臣等遊說乎?且汝尚欲如曩日求內降,干撓國政耶? 若復爾,吾即斬汝。」媼大懼,不敢出一言。自是內降遂 絕。

《東坡志林》:溫成皇后乳母賈氏,宮中謂之賈婆婆,賈 昌朝連結之,謂之姑姑。臺諫論其姦,吳春卿欲得其 實而不可。近侍有進對者曰:「近日臺諫言事,虛實相 半,如賈姑姑事,豈有是哉?」上默然久之,曰:賈氏實曾 薦昌朝,非吾仁祖盛德,豈肯以實語臣下耶?

《大政紀》:成化四年八月,戶科給事中李森言:「翊聖夫 人劉氏屢蒙賜給田地,今又求通州武清縣地三百 餘頃,陛下不忍拒之,殊不知谿壑之慾無厭,畿內之 地有限,小民賦稅衣食皆出於此,一旦奪之,何以為 生?且入皇朝來,百年於茲,民生日眾,安得尚有不耕 閒田,名為求討,實則強占。乞敕有司,仍將劉氏田地 與民為業。今後敢有投獻奏求者,許科道劾奏,治以 重罪,則豪強畏法,小民被惠,宗社幸甚。」

《酌中志略》:「逆媼客氏者,定興縣民侯二之妻。生一子 曰國興,婺不多年,泰昌元年冬,封奉聖夫人,住乾西 二所。天啟初年,移住隆德殿之西南,曰咸安宮,每日 黎明時入暖閣,至先帝御前,甲夜后始回。咸安宮鳳 彩門亦有直房,凡逆賢往宮相見時,必將宮人官人 屏開,語祕不得聞。然上危中宮皇后及裕妃張娘娘」 等,獨用王體乾殺王安、王國臣等,皆客氏造謀,盡出 客氏意也。其母老矣,彼時尚在,每以「惜福持滿」戒勸 客氏不聽。凡客氏於天啟元年、二年間中旨慰留者, 體乾力也。七年九月初三日,奏懇今上准歸私第。其 夜五更,開宮門之后,客氏衰服赴仁智殿。先帝梓宮 前出一小函,用黃色龍包袱裹,云是先帝胎髮瘡痂, 及累年剃髮落齒,剪下指甲,遂痛哭焚化而出。至奉 旨籍沒,步赴浣衣局。於十一月內,欽差乾清管事趙 本政,臨局笞死,發淨樂堂焚屍揚灰。其子侯國興伏 誅,其弟客光先止擬戍邊。客氏掌班內官張貴、劉失其 名名下,崔祿、許國寧等,各行賄得免。客氏貴顯時,惟 王體乾耆舊,魏忠賢表裏,梁棟舊人,凡送禮,僅下小 的帖,都不叩頭。自孫進、王朝輔、劉應坤、李永貞、石元 雅、涂文輔及管事牌子劉忠、王應科、胡明佐等,每日 見必叩頭如子姓焉。夫以乳媼,儼然住宮,自視為聖 主八母之一,亦僣妄殊寵極矣。田且倏出倏入,人多訝 之。道路流傳,訛言不一,尚有非臣子之所忍言者,皆 不足信也。按自天啟元年起至七年止,凡客氏出宮, 暫歸私第,先期奏知先帝,傳一特旨:「某月某日,奉聖 夫人客氏往私宅去」云云。至日五更,欽遣乾清宮管 事牌子王朝忠,或涂文輔等數員,及暖殿數十員,穿紅員領玉帶,在客氏前擺隊步行。客氏自咸安宮盛 服靚妝,乘小轎,由嘉德、咸和、德順右門,經月華門,至 乾清宮門西一室,亦不下轎,而徑至西下馬門。凡弓 箭房、帶簡管櫃子、御司房、藥房、茶房、請小轎,管庫近 侍、把牌、硬弓人等,各穿紅蟒衣窄袖,在轎前後擺導, 圍隨者數百人。司禮監該班監官、典簿、掌司人數等, 文書房官咸跪叩道傍,得客氏目視,或頷之,則榮甚 矣。內府供用庫大白蠟燈籠,黃蠟巨撚亮子,不下二 三千枝。轎前提燈數對,然沉香如霧。客氏出自西下 馬門,換八人大圍轎,方是外人抬走呼殿之聲,遠在 聖駕遊幸之上。燈火簇列,照如白晝。衣服鮮麗,儼若 神仙。人如流水,馬若游龍。天耶帝耶,都人士從來不 曾見也。每年不論冬夏,或出三四次不止。客氏到宅 陞廳坐,自管事起至近侍止,挨次叩頭,「老祖太千千 歲」之聲,殷然震天,各有回答,銀幣以犒酬之。凡出也, 欽賜客氏金銀錢幣,不可勝計。每日三時,輟御膳以 賜者,絡繹旁午,或在外住十餘日不等,而逆賢催入 焉。出入皆於五更,其迎接圍護如一。客氏私第在正 義街迤西,蓆市街北,而逆賢亦有一第,便在街南斜 對門不遠。賢與客氏,滿擬后來得請林下,受享富貴, 齊眉到老。不料賢姪良卿、客氏男國興,乃駢首同戮 於市。蓋王國臣、楊、左等慘死冤魂,必不肯默默寂然 於泉下也。初賢在西庫與孝和老娘娘辦膳時,便漸 饒裕,而良卿執掌各房鎖鑰,凡酒漿食物,出納勤劬。 聞良卿雖不曾多讀書,而儀表堂堂,亦善說話。侯國 興少受業於涂文輔,肥蠢異常,口甚小而神不足,坐 則盹睡,氣息齁齁,或與人共坐,未及欠伸,而已入夢 鄉矣。此二人形狀,纍臣一面未識,一字未通。至於崔 呈秀,更不曾識面交通者也。夫如是而坐曰「同謀」,非 忌者,下石而何耶?正經居停主人,接引導師,若許秉 彝者,以財力倖免,獨以纍臣肩之冤哉?事久論定,自 有公評,必難哄天下後世也。客氏住咸安宮時,先帝 賜名下官人,如崔祿,則御前牌子也;許國寧,則弓箭 房牌子也,此外尚數人,以至各衙門托役私人,將數 百焉。又賜答應宮人十餘口。及今上准歸私第之初, 而徐應元尚踵故事,每日具御膳賜之,錢幣銀兩,已 不能如先帝在日。其隨往私第,尚有賜過宮中四口, 后不知歸於何處,而客氏笞死之日,焚化揚灰,為先 年逆害。裕妃等報云。

魏忠賢,原名進忠,光廟在青宮淡泊,先帝既誕之後, 生母孝和王皇后,即才人老娘娘也,無人辦膳,賢遂 夤緣入宮,辦才人老娘娘及先帝之膳。其介紹引進 者魏朝,朝乃王太監安之名下,光廟甚寵信之。安素 剛正,主持一宮事,魏朝朝夕譽賢,安為朝所惑,頗信 之。朝初與先帝之乳媼客氏暗有私,即古所稱「對食」 者,所以侍安及答應光廟,多不得暇,而賢遂乘間亦 暗通客氏,分朝愛焉。客氏既先與朝有私,復暗與逆 賢又私一穴兩蛟,爭競必至。而朝之為人也俳而疏, 賢之為人也憨而壯。泰昌元年八月初一日,光廟登 極后,擬冊立先帝為東宮。是時逆賢尚列庫銜,已陞 玉帶,暗與客氏深謀,遂相與刻意擁戴王太監安,而 客氏又巧逢迎之,遂甘辭玉帶,充東宮典膳局官。此 客氏力也。朝與賢,既客氏私人,曾結盟誓為兄弟,賢 居長而朝次之。及先帝即位數月,兩人因寵相媢嫉, 於乾清宮暖殿內爭擁客氏,遂醉罵相嚷。時漏將丙 夜,先帝已安寢,而突自御前鬥起。司禮監掌印盧受、 東廠鄒義、秉筆王安、李實、王體乾、高時明、沈蔭、宋晉 等皆驚起。是時逆賢已陞秉筆,掌惜薪司印。魏朝已 改名王國臣,陞乾清宮管事,掌兵仗局印。並跪御榻 前聽處分。盧受、鄒義等侍側。先帝玉音問客氏曰:「客 嬭爾只說伱處心,要跟誰我替伱斷。」客氏久厭國臣 獧薄,而樂逆賢憨猛好武,且係中年自宮不識字之 人,朴實易制,遂心向逆賢。而王太監安久中客氏逆 賢諛媚,且心惡名下之人,露此醜穢,遂打國臣一掌, 勒令告病往兵仗局調理,離御前矣。此時逆賢尚名 魏進忠始得專,客氏從斯無避忌。先帝端拱於上,惟 客、魏之言是聽,而尾大不掉之患成矣。初,祖制於乾 清東設房五所,乾清西設房五所,係有名「封大宮婢」 所住。泰昌元年冬,客氏遷乾西二所,先帝親臨,為之 移居,陞座飲宴,鐘鼓司官丘印等扮戲承應,司禮監 盧受、鄒義守居,而王安、王體乾、高時明、沈蔭、宋晉,隨 時另設吃膳之處於所內側室。客氏自此在宮中乘 小轎,撥內官近侍抬走,儼如先朝妃嬪之體,止缺一 青紗傘蓋,而茵褥精美為最勝焉。天啟元年後,改住 咸安宮,各衙門答應錢糧,比御前更吃緊。夏則大涼 棚冰無筭也,冬則大地坑炭無筭也。其驕奢僭踰,真 日異而月不同。凡客氏生日,先帝亦必臨幸,陞座歡 飲,賞賜無限。即中宮及皇貴妃等,千秋迥不及也。每 日先帝所進之膳,皆客氏下內官造辦,名曰「老太家 膳」,聖意特甘之。正經司禮監掌印、掌東廠秉筆、大膳 房遵照祖制所造辦膳酒,只為具文備賞用而已,希進御也。

先帝嬰年時,曾用右手小指在殿門捘葉內剔土嬉 戲。光廟猝至,客氏急抱起,將先帝指甲被捘葉拗傷, 痛泣不已。光廟撫之曰:「不妨不妨,帶破些壽長。」仍好。 語勉慰客氏今後用心云。

浣衣局署不在皇城內,在德勝門進西,俗所稱「漿家 房」者是也。凡宮人年老及有罪廢者,發此局居住。內 官監例有供給米鹽。天啟七年十一月,客氏笞死於 此。

《明史紀事本末》:初,帝之立也,王安與諸大臣同受顧 命,見忠賢侵權,欲重懲之,奏之帝。會御史方震孺上 疏請逐客氏,帝乃令客氏出宮,忠賢發安鞫問,安詰 責,令其自新,忠賢得釋,客氏夤緣復入宮,將甘心於 安焉。時安奉旨掌司禮監,辭未赴,王體乾即欲起攘 之,因忠賢以危言動客氏曰:「爾我比西李何如?勢在 騎虎,無貽後悔。」西李者,李選侍也。忠賢遂嗾給事霍 繼華劾之,又令劉朝、田詔等上疏辨冤,客氏從中附 和之。於是矯旨革安,而以王體乾掌司禮監。忠賢必 欲殺安,遂以劉朝提督《南海子》,而降安為南海淨軍, 勒令自裁。忠賢自掌東廠,客氏封奉聖夫人,命奉聖 夫人客氏如皇祖戴聖夫人例,加其子侯國興錦衣 衛指揮使御史劉蘭上言:「皇上初登寶位,客氏保護 是賴。今釐降之儀肇舉,《關雎》之慶方新。恩禮所加,權 勢歸之。」初,上大婚禮成,魏忠賢廕姪二人。給事中程 注、周之綱亦奏:「祖制非軍功不襲,國典不當濫予。」俱 不聽。

三年,光宗選侍趙氏與客、魏不協,矯旨賜死。選侍盡 出光宗所賜珍玩列於庭,再拜投繯而絕。成妃李氏 誕二公主而殤。先是,馮貴人嘗勸上罷內操,客、魏惡 之,矯旨貴人誹謗,賜死。成妃從容為上言之,乃矯旨 革封絕飲食。成妃故鑒裕妃饑死,密儲食物壁間,數 日不死,客、魏怒少解,斥為宮人,遷於乾西所。皇后張 氏,素精明,魏客憚之。后方妊腰痛,客氏密布心腹,宮 人奉御無狀,隕焉。又於上郊天之日,掩殺胡貴人,以 暴疾聞。

五年五月,上祭方澤,還宮,即幸西苑。時日已晡,忠賢 與客氏乘大舟,飲酒歡甚。上獨與宦豎二人泛小舟 蕩漾。上身自刺舟,一璫佐之,相顧笑樂。忽風起舟覆, 上及二璫俱墮水中,二璫死焉,上救免。忠賢及客氏 相顧錯愕而已。九月賜客氏印文,欽賜「奉聖夫人。」客 氏出外宅。

七年秋九月,賜奉聖夫人客氏金幣,加恩三等,廕一 人錦衣衛指揮使,世襲。八月,上不豫。二十二日乙卯, 上崩。丁巳,信王即皇帝位。九月,出奉聖夫人客氏外 宅。十一月甲子,錢嘉徵疏上忠賢十大罪,至是,謫忠 賢鳳陽司香,祖陵籍客、魏二氏。庚午,忠賢自經死。忠 賢初直東宮,有道人宿朝天宮,日歌市中曰:「委鬼當 朝立,茄花滿地紅。」蓋指客、魏也。至是始驗。庚辰,奉聖 夫人客氏有罪誅。先是,籍其家,命太監王文政嚴訊 之,得宮人妊身者八人,蓋出入掖庭,多攜其家侍媵, 冀如呂不韋、李園事也。上大怒,立命赴浣衣局掠死。 子侯國興下獄,尋伏誅。客光先、客璠等永戍。光先、璠, 客氏之兄子也。初,忠賢肆惡,皆客氏成之。忠賢晤客 氏,必屏宮人密語移時其危,中宮害裕妃,成妃用王 體乾殺王安等,皆客氏造意也。天啟初,矯旨慰留客 氏,皆體乾為之。

《明外史侯震暘傳》:「震暘擢吏科給事中。是時,保姆奉 聖夫人客氏方擢寵,與魏忠賢及大學士沈㴶相表 裏,勢燄張甚。既遣出宮,熹宗思念流涕,至日旰不御 食,遂宣諭復入。震暘上疏曰:『《禮》有慈母,君命所使教 子也。魯昭君慈母死,欲為之練冠,有司執論乃止。夫 慈母職兼教養,猶恩以義絕,況幺麼里婦,可數昵至 尊哉?女德無極,高明不祥。陛下即為客氏富貴計,亦 當裁抑,以示保全,不宜異數隆恩寵而益之毒。且陛 下始而遲其出可也。出而復入宮闈,禁犯奸璫,群小 睥睨其側,內外鉤連,借叢煬竈,有不忍言者。昔王聖 寵而扇江京、李閏之奸,趙嬈寵而搆曹節、王甫之變, 禍貽宗社,良可寒心』。」疏上,不省。方震暘之論客氏也, 給事中祁門倪思輝、臨川朱欽相疏繼之。思輝言:「臣 願陛下孺慕之誠,用之於慶陵,勿用之於乳媼。」欽相 言:「欲除外患,先去女戎。客氏出入自如,其出也,弄威 柄以招搖輦轂;其入也,播流言以熒惑聖聰。濁亂宮 闈,干預朝政,援引憸佞,傾害善良,勢所必至。」帝大恚, 並貶三官。心一、同官龍谿、馬鳴起復疏諫,且言客氏 亦不可留。帝議加重譴,用一燝等言,奪俸一年。先是, 元年正月,客氏未出宮,詔給土田二十頃為護墳香 火。貲又詔魏進忠侍衛有功,待陵工告竣,並行敘錄。 心一抗疏言:「陛下眷念二人,加給土田,明視優錄,恐 東征將士聞而解體。況梓宮未殯,先念保姆之香火; 陵工未成,強入奄侍之勤勞,於理為不順,於情為失 宜。」不報。至是,與思輝、欽相並貶《春明夢餘錄》:皇城東安門外稍北有禮儀房,乃選養 嬭口以候內廷宣召之所,俗名嬭子。府有提督、司禮 太監,有掌房,有貼房,俱錦衣衛指揮。每季選嬭口四 十名,養之於內,謂之坐季嬭口。別選八十名籍於官, 謂之點卯「嬭口。」倘坐季者有故,即以補之。先期宛平、 大興兩縣及各衙門,博求軍民家有夫女口年十五 以上,二十以下,夫男俱全,容形端正,第三胎生,男女 僅三月者,雜選之。仍令穩婆驗無隱疾,具給起送。候 司禮監請旨,差內官出,合各衙門所送嬭口,會選乃 定。每口日給米八合、肉四兩,光祿寺支領。每年更番 什物,每季煤炭雜器,兩縣召商辦送。每遇宣取,則就 中選取一人,易高髻新衣、宮妝以進。崇禎十六年五 月,司禮監王德化本云:「嬭口例有定額,按季遴選,季 終退換。取之於軍者,則錦衣等二十八衛之大小,地 方之廣狹,以定口數之多寡。故衛之口數最多者為 錦衣,額數,以一百計,餘衛則十五以至十口止。城縣 之最多者為南城,額以一百七十計,餘則一百二十 以至二十口止。每遇選期,慎擇生男生女各二十口, 併所乳嬰兒,存房作養,以備一季之取用。上季未用 者,即行疏放,此舊例也。今宜選生男生女各以十五 口為額,少副軫恤之意。至於里中之勒索,僉報之騷 擾,事屬城司,宜嚴申禁。」故事,民間婦無得入禁中者, 即諸宮女已承恩賜名稱其母,非得旨亦不許入,惟 三婆則時有之。一曰嬭婆,即二縣與各衙門選送禮 儀房,坐季嬭口。若內廷將有誕喜,先期月子房傳預 選,則數人候之內直房。產男用乳女者,產女用乳男 者,初亦雜試,候月餘乃留二人。一曰醫婆,取精通方 脈者,候內有旨,則各衙門選取,以送司禮監會選中 籍名待詔入選者,婦女多榮之。一曰「穩婆」,即民間收 生婆中預選籍名在官者,惟內府所用之。如選宮女, 則用以辨別妍媸可否。如選嬭口,則用以等第,乳汁 厚薄,隱疾有無。如內廷有喜,則先期預集,以備聽用, 務日夕直宿,候事定乃罷。諸婆中有一經傳宣者,則 出入高髻彩衣如宮妝,以自別於曹偶,民間亦以此 信而用之。醫婆、穩婆事竣皆得出,惟嬭口一留,用則 終其身事,所乳得霑恩澤,無復出理,其食報蓋特隆 云。崇禎辛巳,令乳皇子,至七歲放出。

乳保部雜錄编辑

《全唐詩話》:「杜牧之杜秋娘詩『京口水清滑,生女白如 脂』云云。序云:『杜秋,金陵女也。年十五,為李錡妾。錡叛 滅,籍之入宮,有寵於景陵。穆宗即位,命秋為皇子傅 姆。皇子壯,封漳王。鄭注用事,誣王,王被罪廢,秋賜歸 故鄉。予過金陵,感其窮且老,為之賦詩』。」按泰和三年, 漳王養母杜仲陽歸浙西,有詔貞觀院安置,兼加存 恤。時李德裕被召至宿州奉詔,乃檄留後李瞻行之。 後二年,漳王以罪廢。又二年,王播自浙西還朝,誣德 裕嘗賂仲陽,結託漳王,德裕坐貶。仲陽蓋所謂秋娘 也。但據《牧之序》,則漳王廢後,秋始放歸矣。

《日知錄》:《舊唐書》:哀帝天祐二年九月,內出宣旨,「嬭婆 楊氏可賜號昭儀,嬭婆王氏可封郡夫人,第二嬭婆 王氏先帝已封郡夫人,今准楊氏例改封。」以中書門 下論奏,改封楊氏安聖君,王氏福聖君,第二王氏康 聖君。當國命贅旒權臣問鼎之日,而執議若此有明。 自永樂中封乳母馮氏為保聖賢順夫人,列宗因之, 遂為成例。而奉聖夫人客氏,遂與魏忠賢表裏擅權, 甚於漢之王聖矣。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