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宮闈典/第112卷

明倫彙編 宮闈典 第一百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十二卷
明倫彙編 宮闈典 第一百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宮闈典

 第一百十二卷目錄

 外戚部列傳十

  北魏二

  馮熙       馮誕馮修

  馮聿       馮風

  李峻       李惠

  高肇       高偃

  于勁       于暉

  胡國珍      胡祥

  胡僧洗      胡寧

  胡虔       李延寔

  李洪之

  北齊

  韓軌       韓晉明

  趙猛       婁昭

  婁叡       爾朱文暢

  鄭仲禮      李祖昇

  元蠻       斛律金

  斛律光      斛律羨

  胡長仁

宮闈典第一百十二卷

外戚部列傳十编辑

北魏二编辑

馮熙编辑

按《魏書》本傳,「熙字晉昌,長樂信都人,文明太后兄也。 祖文通,語在《海夷傳》。世祖平遼海,熙父朗內徙,官至 秦、雍二州刺史、遼西郡公。坐事誅。文明太后臨朝,追 贈假黃鉞、太宰、燕宣王,立廟長安。熙生於長安,為姚 氏魏母所養。以叔父樂陵公邈因戰入蠕蠕,魏母攜 熙逃避至氐羌中撫育。年十二,好弓馬,有勇幹,氐、羌」 皆歸附之。魏母見其如此,將還長安,始就博士學問, 從師受《孝經》《論語》,好陰陽兵法。及長,游華陰、河東二 郡間。性汎愛,不拘小節,人無士庶,來則納之。熙姑先 入掖庭,為始祖左昭儀。妹為高宗文成帝后,即文明 太后也。使人外訪,知熙所在,徵赴京師,拜冠軍將軍, 賜爵肥如侯。尚恭宗女博陵長公主,拜駙馬都尉。出 為定州刺史,進爵昌黎王。顯祖即位,為太傅,累拜內 都大官。高祖即位,文明太后臨朝,王公貴人,登進者 眾,高祖乃承旨。皇太后以熙為侍中、太師、中書監,領 祕書事。熙以頻履師傅,又中宮之寵,為群情所駭,心 不自安,乞轉外任,文明太后亦以為然。於是除車騎 大將軍、開府都督、洛州刺史,侍中、太師如故。洛陽雖 經破亂,而舊《三字石經》宛然猶在。至熙與常伯夫相 繼為州,廢毀分用,大至頹落。熙為政不能仁厚,而信 佛法,自出家財,在諸州鎮建佛圖精舍,合七十二處, 寫一十六部一切經。延致名德沙門,日與講論,精勤 不倦,所費亦不貲。而在諸州營塔寺,多在高山秀阜, 傷殺人牛。有沙門勸止之,熙曰:「成就後,人唯見佛圖, 焉知殺人牛也。」其《北邙寺碑文》,中書侍郎賈元壽之 詞。高祖頻登北邙寺,親讀碑文,稱為佳作。熙為州,因 事取人子女為奴婢,有容色者幸之為妾,有子女數 十人,號為貪縱。後求入朝,授內都大官,太師如故。熙 事魏母孝謹,如事所生。魏母卒,乃散髮徒跣,水漿不 入口三日。詔不聽服。熙表求依趙氏之孤。高祖以熙 情難奪,聽服齊衰期。後以例降,改封京兆郡公。高祖 納其女為后,曰《白虎通》云:「王所不臣,數有三焉,妻之 父母,抑言其一。此所謂供承宗廟,不欲奪私心。」然吾 季著于《春秋》,無臣證于往牒,既許通體之一,用開至 尊之敬。比長秋配極,陰政「既敷,未聞有司陳奏斯式, 可詔太師,輟臣從禮。」又勒《集書》,造儀付外。高祖前後 納熙三女,二為后,一為左昭儀。由是馮氏寵貴益隆, 賞賜累巨萬。高祖每詔熙上書不臣,入朝不拜,熙上 書如舊。熙于後遇疾,綿寢。四載,詔遣醫問,道路相望, 車駕亦數臨幸焉。將遷洛,高祖親與熙別,見其困篤, 歔欷流涕,密敕宕昌公王遇曰:「太師萬一,即可監護 喪事。」十九年,薨于代。車駕在淮南,留臺表聞,還至徐 州,乃舉哀,為制緦服,詔有司預辦凶儀,并開魏京之 墓,令公主之柩俱向伊洛。凡所營送,皆公家為備。又 敕代給綵帛前後六千疋,以供凶用。皇后詣代都赴 哭,太子恂亦赴代哭弔。將葬,贈假黃鉞、侍中、都督十 州諸軍事、大司馬、太尉、冀州刺史,加黃屋左纛,備九 錫,前後部羽葆鼓吹,皆依晉太宰、安平獻王故事。有 司奏諡,詔曰:「可以威彊恢遠曰武。」奉諡于公。柩至洛 七里澗,高祖服衰往迎,叩靈悲慟而拜焉。葬日,送臨墓所,親作誌銘。主生二子:誕、修。

馮誕 馮修编辑

按《魏書馮熙傳》:「熙子誕,字思政,修字寶業,皆姿質妍 麗,年纔十餘歲。文明太后俱引入禁中,申以教誡。然 不能習讀經史,故兄弟並無學術,徒整飾容儀,寬雅 恭謹而已。誕與高祖同歲,幼侍書學,仍蒙親待,尚帝 妹樂安長公主,拜駙馬都尉、侍中、征西大將軍、南平 王。修侍中、鎮北大將軍、尚書、東平公。又除誕儀曹尚」 書,知殿中事。及罷庶姓王誕為侍中、都督中外諸軍 事、中軍將軍、特進,改封長樂郡公。誕拜官,高祖立于 庭遙受其拜,既訖還室,修降為侯。誕與修雖並長宮 禁,而性趣乖別。誕性淳篤,修乃浮競,誕亦未能誨督 其過。然時言于太后,高祖嚴責之,至于楚捶。由是陰 懷毒恨,遂結左右,有憾于誕者,求藥欲因食害誕。事 覺,高祖自詰之,具得情狀。誕引過謝,乞全修命。高祖 以誕父老,又重其意,不致于法,撻之百餘,黜為平城 百姓。修妻,司空穆亮女也,求離婚,請免官。高祖引管、 蔡事,皆不許。高祖寵誕,每與誕同輿而載,同案而食, 同席坐臥。彭城王勰、北海王詳雖直禁中,然親近不 及。十六年,以誕為司徒。高祖既深愛誕,除官日親,為 制《三讓表》,并啟將拜,又為其章謝。尋加車騎大將軍、 太子太師。十八年,高祖謂其無師傅,獎導風誕,深自 誨責。從駕南伐。十九年,至鍾離,誕遇疾不能侍從,高 祖日省問,醫藥備加。時高祖銳意臨江,乃命六軍發 鍾離南轅與誕泣訣,左右皆入,無不掩涕。時誕已惙 然彊坐視高祖,悲而淚不能下,言「夢太后來呼臣」,高 祖嗚咽執手而出,遂行。是日,去鍾離五十里許,昏時, 告誕薨,問高祖哀不自勝。時崔慧景、裴叔業軍在中 淮,去所次不過百里,高祖乃輕駕西還,從者數千人, 夜至誕薨所,撫屍哀慟若喪,至戚達旦,聲淚不絕。從 者亦迭舉音明告蕭鸞、鍾離戍主蕭惠休,惠休遣其 太守奉慰,詔求棺于城中。及斂迭舉,高祖以所服衣 幍充襚,親自臨視,撒樂去膳,宣敕六軍,止臨江之駕。 高祖親北度,慟哭極哀。詔侍臣一人兼大鴻臚送柩 至京,禮物轜儀,徐州備造陵兆。葬事下洛,候設。喪至 洛陽,車駕猶在鍾離,詔留守賜賻物布帛五千匹,穀 五千斛,以供葬事,贈假黃鉞、使持節、大司馬、領司徒、 侍中、都督、太師、駙馬公如故。加以殊禮,備錫九命,依 晉大司馬齊王攸故事。有司奏諡。詔曰:「案《諡法》,善行 仁德曰元,柔克有光曰懿。昔貞惠兼美,受三諡之榮; 忠武雙徽,錫兩號之茂。式準前跡,宜契具瞻。既自少 綢繆,知之惟朕。」案行定名,諡曰元懿。帝又親為作碑 文及挽歌詞,皆窮美盡哀,事過其厚。車駕還京,詔曰: 「馮大司馬已就墳塋,永潛幽室,宿草之哭,何能忘之!」 遂親臨誕墓,停車而哭。使彭城王勰詔群官脫朱衣, 服單衣,介幘陪哭。司徒貴者示以朋友,微者示如寮 佐。公主貞厚有禮度,產二男。長子穆,字孝和,襲熙爵, 避皇子愉封,改扶風郡公。尚高祖女順陽長公主,拜 駙馬都尉,歷員外通直散騎常侍。穆與叔輔興不和, 輔興亡,贈相州刺史。祖載在庭,而穆方高車良馬,恭 受職命,言宴滿堂,忻笑自若,為御史中尉、東平王匡 所劾。後位金紫光祿大夫,遇害河陰,贈司空、雍州刺 史。子冏,字景昭,襲爵昌黎王。尋以庶姓罷王,仍襲扶 風郡公。子峭,字子漢,齊受禪,例降。穆弟顥,襲父誕長 樂郡公。

馮聿编辑

按《魏書馮熙傳》:「修弟聿,字寶興,廢后同產兄也。位黃 門郎、信都伯。後坐妹廢,免為長樂百姓。世宗時,卒於 河南尹。」

馮風编辑

接《魏書馮熙傳》:「聿同產弟風,幼養于宮,文明太后特 加愛念,數歲賜爵至北平王,拜太子中庶人,出入禁 闥,寵侔二兄。高祖親政後,恩寵稍衰,降爵為侯。幽后 立,乃復敘用。后死,亦冗散,卒,贈青州刺史。崔光之兼 黃門也,與聿俱直,光每謂之曰:『君家富貴太盛,終必 衰敗』。聿云:『我家何負四海,乃咒我也』。光云:『以古推之, 不可不慎』。」時熙為太保,誕司徒、太子太傅,修侍中、尚 書,聿黃門。廢后在位,禮愛未弛。是後歲餘,修以罪棄 熙,誕喪亡,后廢,聿退,時人以為盛必衰也。

李峻编辑

按《魏書外戚傳》:「峻字珍之,梁國蒙縣人,元皇后兄也。 父方叔,劉義隆濟陰太守。高宗遣間使諭之,峻與五 弟誕、嶷、雅、白永等前後歸京師,拜峻鎮西將軍、涇州 刺史、頓丘公。雅、嶷、誕等皆封公,位顯。後進峻爵為王, 徵為太宰,薨。」

李惠编辑

按《魏書外戚傳》:「惠,中山人,思皇后之父也。父蓋,少知 名,歷位殿中、都官、二尚書、左將軍、南郡公。初,世祖妺 武威長公主,故涼王沮渠牧犍之妻。世祖平涼州,頗 以公主通密計助之,故寵遇差隆,詔蓋尚焉。蓋妻與 氏以是而出。是後蓋加侍中、駙馬都尉、殿中都官、尚書左僕射。卒官,贈征南大將軍、定州刺史、中山王,諡」 曰莊。惠。弱冠襲父爵,妻襄城王韓頹女,生二女,長即 后也。惠歷位散騎常侍、侍中、征西大將軍、秦益二州 刺史,進爵為王。轉雍州刺史、征南大將軍,加長安鎮 大將。惠長於思察,雍州廳事,有燕爭巢,鬥已累日。惠 令人掩獲,試命綱紀斷之。並辭曰:「此乃上智所測,非 下愚所知。」惠乃使卒以弱竹彈兩燕,既而一去一留。 惠笑謂吏屬曰:「此留者自計為巢功重,彼去者既經 楚痛,理無留心。」群下伏其聰察。人有負鹽負薪者,同 釋重擔,息于樹陰。二人將行,爭一羊皮,各言藉背之 物。惠遣爭者出,顧謂州綱紀曰:「此羊皮可拷知主乎?」 群下以為戲言,咸無答者。惠令人置羊皮蓆上,以杖 擊之,見少鹽屑,曰:「得其實矣。」使爭者視之,負薪者乃 伏而就罪。凡所察究,多如此類,由是吏民莫敢欺犯。 後為開府儀同三司,青州刺史,王如故。歷政有美績。 惠素為文明太后所忌,誣惠將南叛,誅之。惠二弟,初 樂與惠諸子同戮,後妻梁氏亦死,青州盡沒其家財。 惠本無釁,故天下冤惜焉。惠從弟鳳,為定州刺史、安 樂王長樂主簿。後長樂以罪賜死。時卜筮者河間邢 瓚辭引鳳云,「長樂不軌,鳳為謀主,伏誅。惟鳳弟道念 與鳳子及兄弟之子皆逃免。」後遇赦乃出。太和十二 年,高祖將爵舅氏,詔訪存者,而惠諸從,以再罹孥戮, 難于應命,唯道念敢先詣闕。乃申后妹及鳳兄弟子 女之存者。於是賜鳳子屯爵柏人侯,安祖浮陽侯,興 祖安喜侯,道念真定侯,從弟寄生高邑子,皆加將軍。 十五年,安祖昆弟四人以外戚蒙見。詔謂曰:「卿之先 世,外內有犯,得罪於時。然官必用才,以親非興邦之 選,外氏之寵,超於末葉。從今已後,自非奇才,不得復 外戚謬班抽舉。既無殊能,今且可還。」後例降爵,安祖 等改侯為伯,並去軍號。高祖奉馮氏過厚,于李氏過 薄,舅家了無敘用,朝野人士所以竊議。太常高閭顯 言於禁中。及世宗寵隆外家,並居顯位,乃惟高祖舅 氏存已,不霑恩澤。景明末,特詔興祖為中山太守。正 始初,詔追崇惠為使持節、驃騎將軍、開府儀同三司、 定州刺史、中山公。太常考行上言:「案《諡法》,武而不遂 曰壯,諡曰」壯公。興祖自中山遷燕州刺史,卒,以兄安 祖子侃晞為後,襲先封南郡王,後以庶姓罷王,改為 博陵郡公。侃晞為莊帝所親幸,拜散騎常侍、嘗食典 御。帝之圖尒朱榮,侃晞與魯安等持刀於禁內殺榮。 及莊帝蒙塵,侃晞奔蕭衍。

高肇编辑

按《魏書外戚傳》,「肇字首文,文昭皇太后之兄也。自云 本渤海蓨人,五世祖顧,晉永嘉中避亂入高麗。父颺, 字法修,高祖初,與弟乘信及其鄉人韓內、冀富等入 國,拜厲威將軍、河間子,乘信明威將軍,俱待以客禮, 賜奴婢牛馬綵帛。遂納颺女,是為文昭皇后,生世宗。 颺卒。景明初,世宗追思舅氏,徵肇兄弟等錄尚書事。」 北海王詳等奏:「颺宜贈左光祿大夫,賜爵渤海公,諡 曰敬;其妻蓋氏宜追封清河郡君。」詔可。又詔颺嫡孫 猛襲渤海公爵,封肇平原郡公,肇弟顯澄城郡公。三 人同日受封。始世宗未與舅氏相接,將拜爵,乃賜衣 幘。引見肇顯千華林都亭,皆甚惶懼,舉動失儀。數日 之間,富貴赫奕。是年,咸陽王禧誅,財物珍寶、奴婢田 宅多入高氏。未幾,肇為尚書左僕射,領吏部、冀州大 中正,尚世宗姑高平公主。遷尚書令。肇出自邊方,時 望輕之,及在位居要,留心百揆,孜孜無倦,世咸謂之 為能。世宗初,六輔專政,後以咸陽王禧無事構逆,由 是遂委信肇。肇既無親族,頗結朋黨,附之者旬月超 昇,背之者陷以大罪。以北海王詳位居其上,構殺之。 又說世宗,防衛諸王,殆同囚禁。時順皇后暴崩,世議 言肇為之。皇子昌薨,僉謂王顯失于醫療,承肇意旨。 及京兆王愉出為冀州刺史,畏肇恣擅,遂至不軌。肇 又譖殺彭城王勰,由是朝野側目,咸畏惡之。因此專 權,與奪任己。又嘗與清河王懌于雲龍門外廡下忽 忿諍,大至紛紜,太尉、高陽王雍和止之。高后既立,愈 見寵信。肇既當衡軸,每事任己,本無學識,動違禮度, 好改先朝舊制,出情妄作,減削封秩,抑斥勳人,由是 怨聲盈路矣。延昌初,遷司徒。雖貴登台鼎,猶以去要 怏怏形乎辭色,眾咸嗤笑之。父兄封贈雖久,竟不改 瘞。三年,乃詔令遷葬,肇不自臨赴,唯遣其「兄子猛改 服詣代,遷葬于鄉。」時人以肇無識,哂而不責也。其年, 大舉征蜀,以肇為大將軍、都督諸軍,為之節度。與都 督甄琛等二十餘人,俱面辭世宗于東堂,親奉規略。 是日,肇所乘駿馬,停于神虎門外,無故驚倒,轉臥渠 中,鞍具瓦解。眾咸怪異,肇出惡焉。四年,世宗崩,赦罷 征軍。肅宗與肇及征南將軍元遙等書,稱「諱言,以告 凶問。」肇承變哀愕,非唯仰慕,亦私憂身禍,朝夕悲泣, 至于羸悴。將至,宿瀍澗驛亭,家人夜迎省之,皆不相 親。直至闕下,衰服號哭,昇太極殿,奉喪盡哀。太尉、高 陽王先居西柏堂,專決庶事,與領軍于忠密欲除之, 潛備壯士直寢。邢豹、伊瓫生等十餘人於舍人省下肇哭梓宮訖,於百官前引入西廊。清河王懌、任城王 澄及諸王等皆竊言目之。肇入省,壯士搤而拉殺之。 下詔暴其罪惡。又云:「刑書未及,便至自盡。自餘親黨, 悉無追問。削除職爵,葬以士禮。」及昏,乃於廁門出其 尸歸家。初,肇西征,行至函谷,車軸中折,從者皆以為 不獲吉還也。靈太后臨朝,令特贈營州刺史。永熙二 年,出帝贈使持節、侍中、中外諸軍事、太師、大丞相、太 尉公、錄尚書事、冀州刺史。肇子植,自中書侍郎為濟 州刺史,率州軍討破元愉別將,有功,當蒙封賞,不受 云:「家荷重恩,為國致效,是其常節,何足以膺進陟之 報」,懇惻發于至誠。歷青、相、朔、恆四州刺史,卒。植頻莅 五州,皆清能著稱,當時號為良刺史,贈安北將軍、冀 州刺史。肇長兄琨,早卒,襲颺,封渤海郡公,贈都督五 州諸軍事、鎮東大將軍、冀州刺史,詔其子猛嗣。

高偃编辑

按《魏書高肇傳》:「琨弟偃,字仲游,太和十年卒。正始中, 贈安東將軍、都督、青州刺史,諡曰莊侯。景明四年,世 宗納其女為貴嬪,及于順皇后崩,永平元年,立為皇 后。二年,八座奏封后母王氏為武邑郡君。偃弟壽,早 卒。壽弟即肇也。肇弟顯,侍中、高麗國大中,早卒。」

于勁编辑

按《魏書外戚傳》:「勁字鍾葵,太尉拔之子,頗有武略,以 功臣子,又以功績位沃野鎮將,賜爵富昌子,拜征鹵 將軍。世宗納其女為后,封太原郡公,妻劉氏為章武 郡君。後拜征北將軍、定州刺史,卒贈司空,諡曰恭莊 公。」自栗磾至勁,累世貴盛,一皇后,四贈公,三領軍,二 尚書令,三開國公。勁雖以后父,但以順后早崩,竟不 居公輔。

于暉编辑

按《魏書于勁傳》,「勁子暉,字宣明,后母弟也。少有氣幹, 襲爵,位汾州刺史。暉善事人,為尒朱榮所親,以女妻 其子長孺。歷侍中、河南尹,後兼尚書僕射、東南道行 臺,與齊獻武王討平羊侃於兗州。元顥入洛,害之。勁 弟天恩,位內行長,遼西太守,卒贈平東將軍,燕州刺 史。天恩子仁生,位大中大夫。仁生子安定,平原郡太」 守、高平郡都將卒。

胡國珍编辑

按《魏書外戚傳》:「國珍字世玉,安定臨涇人也。祖略,姚 興渤海公姚逵平北府諮議參軍。父淵,赫連屈丐給 事黃門侍郎。世祖克統萬,淵以降款之功,賜爵武始 侯,後拜河州刺史。國珍少好學,雅尚清儉。太和十五 年襲爵,例降為伯。女以選入掖庭,生肅宗,即靈太后 也。肅宗踐祚,以國珍為光祿大夫。靈太后臨朝,加侍」 中,封安定郡公,給田第,賜帛布綿縠、奴婢車馬牛甚 厚。追崇國珍妻皇甫氏為京兆郡君,置守冢十戶。尚 書令、任城王澄奏:「安定公屬尊望重,親賢群矚,宜出 入禁中,參諮大務。」詔可,乃令入決萬幾。尋進位中書 監,儀同三司,侍中如故。賞賜累萬,又賜絹歲八百疋, 妻梁四百疋,男女姊妹兄弟各有差,皆極豐贍。國珍 與太師、高陽王雍,太傅、清河王懌,太保、廣平王懷入 居門下,同釐庶政。詔依漢《車千秋》、晉安平王故事,給 步挽一乘,自掖門至於宣光殿,得以出入,并備几杖。 後與侍中崔光俱授帝經,侍直禁中。國珍尋上表陳 刑政之宜,詔皆施行。延和初,加國珍使持節、都督、雍 州刺史、驃騎大將軍、開府。靈太后以國珍年老,不欲 令其在外,且欲示以方面之榮,竟不行。遷司徒公,侍 中如故,就宅拜之。靈太后、肅宗率百寮幸其第,宴會 極歡,又追京兆郡君為秦太上君。太上君景明三年 薨于洛陽,于此十六年矣。太后以太上君墳瘞卑局, 更增廣,為起塋域,門闕碑表。侍中崔光等奏:「案漢高 祖母始諡曰昭靈夫人,後為昭靈后,薄太后母曰靈 文夫人,皆置園邑三百家,長、丞奉守。今秦太上君未 有尊諡,陵寢孤立,即秦君名,宜上終稱,兼設掃衛,以 慰情典。請上尊諡曰孝穆,權置園邑三十戶,立長丞 奉守。」太后從之。封國珍繼室梁氏為趙平郡君;元叉 妻拜為女侍中,封新平郡君,又徙封馮翊君。國珍子 祥妻長安縣公主,清河王懌女也。國珍年雖篤老,而 雅敬佛法,時事齋潔,自彊禮拜。至於出入侍從,猶能 跨馬據鞍。神龜元年四月七日,步從所建佛像,發第 至閶闔門四五里。八日又立觀像,晚乃肯坐。勞熱增 甚,因遂寢疾。靈太后親侍藥膳,十二日薨,年八十。給 東園溫明祕器,五時朝服各一具,衣一襲,贈布五千 疋,錢一百萬,蠟千斤。大鴻臚持節監護喪事。太后還 宮,成服于九龍殿,遂居九龍寢室。肅宗服小功服,舉 哀于太極東堂。又詔自始薨至七七,皆為設千僧齋, 令七人出家;百日設萬人齋,二七人出家。先是,巫覡 言將有凶勸,令為厭勝之法。國珍拒而不從,云:「吉凶 有定分,唯修德以禳之。」臨死,與太后訣云:「母子善治 天下,以萬人之心,勿視大臣面也。」殷勤至于再三。又 及其子祥云:「我唯有一子,死後勿如比來威抑之。」靈 太后以其好戲,時加威訓,國珍故以為言。始國珍欲就祖父西葬舊鄉,後緣前世諸胡多在洛葬,有終洛 之心。崔光嘗對太后前問國珍:「公萬年後為在此安 厝,為歸長安?」國珍言當陪葬天子山陵。及病危,太后 請以後事,竟言還安定,語遂惛忽。太后問清河王懌 與崔光等議去留,懌等皆以病亂,請從先言。太后猶 記崔光昔與國珍言,遂營墓于洛陽。太后雖外從眾 議,而深追臨終之語,云:「我公之遠慕二親,亦吾之思 父母也。」追崇假黃鉞、使持節、侍中、相國、都督中外諸 軍事、太師、領太尉公、司州牧,號太上秦公,加九錫,葬 以殊禮,給九旒鑾輅,虎賁班劍百人,前後部羽葆鼓 吹,轀輬車,諡文宣公,賜物三千段,粟一千五百石。又 詔贈國珍祖父兄,父兄下逮從子,皆有封職,持節就 安定監護喪事。靈太后迎太上君神柩還第,與國珍 俱葬,贈襚一與國珍同。及國珍神主入廟,詔太常權 給以軒懸之樂、《六佾》之舞。初,國珍無男,養兄真子僧 洗為後。後納趙平君,生子祥。

胡祥编辑

按《魏書胡國珍傳》:「國珍子祥,字元吉,襲封。故事,世襲 例皆減邑,唯祥獨得全封。趙平君薨,給東園祕器,肅 宗服小功服,舉哀于東堂。靈太后服齊衰期,葬於太 上君墓左,不得祔合。祥歷位殿中尚書、中書監、侍中, 改封東平郡公。薨,贈開府儀同三司、雍州刺史,諡曰 孝景。」

胡僧洗编辑

按《魏書胡國珍傳》:「國珍兄子僧洗,字湛輝,封爰德縣 公,位中書監、侍中,改封濮陽郡公。僧洗自永安後廢 棄,不預朝政,天平四年薨,詔給東園祕器,贈太師、太 尉公、錄尚書事、雍州刺史,諡曰孝真。」

胡寧编辑

按《魏書胡國珍傳》:「僧洗長子寧,字惠歸,襲國珍先爵, 改為臨涇伯,後進為公,歷歧、涇二州刺史,卒諡曰孝 穆。女為清河王亶妃,生孝靜皇帝。武定初,贈太師、太 尉公、錄尚書事,諡曰孝昭。」

胡虔编辑

按《魏書胡國珍傳》:「寧子虔,字僧敬。元叉之廢靈太后, 虔時為千牛備身,與備身張車渠等謀殺叉。事發,叉 殺車渠等,虔坐遠徙。靈太后反政,徵為吏部郎中。太 后好以家人禮與親族宴戲,虔常致諫,由是後宴謔 多不預焉。出為涇州刺史,封安陽縣侯。興和三年,以 帝元舅,超遷司空公。薨贈太傅、太尉公、尚書僕射、徐」 州刺史,諡曰「宣。」葬日,百官會葬,乘輿送於郭外。子長 粲。

李延寔编辑

按《魏書外戚傳》:「延寔,字禧,隴西人,尚書僕射沖之長 子。性溫良,少為太子舍人。世宗初,襲父爵清泉縣侯, 累遷左將軍、光州刺史。莊帝即位,以元舅之尊,超授 侍中、太保,封濮陽郡王。延寔以太保犯祖諱,又以王 爵非庶姓所宜,抗表固辭,徙封濮陽郡公,改授太傅, 尋轉司徒公,出為使持節侍中、太傅、錄尚書事、青州」 刺史。尒朱兆入洛,乘輿幽縶,以延寔外戚,見害於州 館。出帝初,歸葬洛陽,贈使持節、侍中、太師、太尉公、錄 尚書事、都督、雍州刺史,諡曰「孝懿。」長子彧,字子文。尚 莊帝姊豐亭公主,封東平郡公,位侍中、左光祿大夫、 中書監、驃騎大將軍、開府儀同三司、廣州刺史。彧任 俠交遊,輕薄無行。尒朱榮之死也,武毅之士皆彧所 進。孝靜初,以罪棄市。

李洪之编辑

按《魏書》本傳:「洪之本名文通,𢘆農人。少為沙門,晚乃 還俗。真君中,為狄道護軍,賜爵安陽男。會永昌王仁 隨世祖南征,得元后姊妹二人,洪之以宗人潛相餉 遺,結為兄弟,遂便如親。頗得元后在南兄弟名字,乃 改名洪之。及仁坐事誅,元后入宮,得幸于高宗,生顯 祖。元后臨崩,昭太后問其親,因言洪之為兄與相訣」, 經日,具條列南方諸兄,珍之等手以付洪之,遂號為 「顯祖親舅。」太安中,珍之等兄弟至都,與洪之相見,敘 元后平生故事,計長幼為昆季。以外戚為河內太守, 進爵任城侯,威儀一同刺史。河內北連上黨,南接武 牢,地險人悍,數為劫害,長吏不能禁。洪之至郡,嚴設 科防,募斬賊者,便加重賞。勸農務本,「盜賊止息,誅鋤 奸黨,過為酷虐。」後為懷州刺史,封汲郡公,徵拜內都 大官。河西羌胡領部落反叛,顯祖親征,命洪之與侍 中、東郡王陸定總統諸軍。輿駕至并州,詔洪之為河 西都將,討山胡,皆保險拒戰。洪之築壘于石樓南白 雞原以對之。諸將悉欲進攻,洪之乃開以大信,聽其 復業,胡人遂降。顯祖嘉之,遷拜尚書外都大官。後為 使持節、安南將軍、秦益二州刺史。至治,設禁奸之制, 有帶刃行者,罪與劫同,輕重品格,各有條章。於是大 享州中豪傑長老,示之法制。乃夜密遣騎分部,覆諸 要路,有犯禁者,輒捉送州,宣告斬決,其中枉見殺害 者百數。赤葩、渴郎羌深居山谷,雖相羈縻,王人罕到。 洪之芟山,為道廣十餘步,示以軍行之勢,乃興軍臨其境,山人驚駭。洪之將數十騎至其里閭,撫其妻子, 問其疾苦,因資遺之。眾羌喜悅,求編課調,所入十倍 於常。洪之善御戎夷,頗有威惠,而刻害之聲,聞於朝 野。初,洪之微時,妻張氏助洪之經營資產,自貧至貴, 多所補益,有男女幾十人。洪之後得劉氏、劉芳從妹, 洪之欽重而疏薄張氏,為兩宅別居,偏厚劉室,由是 二妻妬競,互相訟詛,兩宅母子,往來如仇。及莅西州, 以劉自隨。洪之素非廉清,每多受納。時高祖始建祿 制,法禁嚴峻,司察所聞,無不窮糾,遂鎖洪之赴京。高 祖臨大華庭,集群官,有司奏「洪之受贓狼藉,又以酷 暴」,高祖親臨數之,以其大臣,聽在家自裁。洪之志性 慷慨,多所堪忍。疹疾炙療,艾炷圍將二寸,首足十餘 處,一時俱下,而言笑自若,接賓不輟。及臨自盡,沐浴 換衣,防卒扶持,將出卻入,遍遶家庭,如是再三,泣嘆 良久,乃臥而引藥。始洪之託為元后兄,公私自同,外 戚至此罪。後高祖乃稍對百官辨其誣假,而諸李猶 善相視,恩紀如親。洪之始見元后,計年為兄。及珍之 等至,洪之以元后素定長幼,其呼拜坐,皆如家人。暮 年數延攜之宴飲,醉酣之後,攜之。時或言及本末,洪 之則起而加敬,笑語自若。富貴赫奕,當舅戚之家,遂 棄宗專附珍之等。後頗存振本屬,而猶不顯。然劉氏 四子,長子神自有傳。

北齊编辑

韓軌编辑

按《北齊書》本傳:「軌字百年,太安狄那人也。少有志操, 性深沈,喜怒不形於色。神武鎮晉州,引為鎮城都督。 及起兵於信都,軌贊成大策。從破尒朱兆於廣阿,又 從韓陵陣,封平昌縣侯,仍督中軍。從破尒朱兆於赤 谼嶺。再遷秦州刺史,甚得邊和。神武巡秦州,欲以軌 還,仍賜城人戶別絹布兩匹,州人田昭等七千戶,皆」 辭不受,唯乞留軌。神武喜歎,乃留焉。頻以軍功,進封 安德郡公,遷瀛州刺史。在州聚斂,為御史糾劾,削除 官爵。未幾,復其安德郡公。歷位中書令、司徒。齊受禪, 封安德郡王。軌妹為神武所納,生上黨王渙。復以勳 庸歷登台鉉。常以謙恭自處,不以富貴驕人。後拜大 司馬,從文宣征蠕蠕,在軍暴疾薨。贈假黃鉞、太宰、太 師,諡曰「肅武。」皇建初,配饗文襄廟庭。子晉明嗣。天統 中,改封東萊王。

韓晉明编辑

按《北齊書韓軌傳》:子晉明,有俠氣。諸勳貴子孫中,最 留心學問,好酒誕縱。招引賓客,一席之費,動至萬錢, 猶恨儉率。朝庭處之貴要之地,必以疾辭。告人云:「廢 人飲美酒,對名勝。安能作刀筆吏,返披故紙乎?」武平 末,除尚書左僕射,百餘日,便謝病解官。

趙猛编辑

按《北齊書》本傳:「猛,太安狄那人。姊為文穆皇帝繼室, 生趙郡公琛。猛性方直,頗有器幹。高祖舉義,遷南營 州刺史,卒。」

婁昭编辑

按《北齊書》本傳,「昭字菩薩,代郡平城人,武明皇后之 母弟也。祖父提,雄傑有識度,家僮千數,牛馬以谷量。 性好周給,士多歸附之。魏太武時,以功封真定侯。父 內干,有武力,未仕而卒。昭貴,魏朝贈司徒。齊受禪,追 封太原王。昭方雅正直,有大度深謀,腰帶八尺,弓馬 冠世。神武少親重之。昭亦早識人𢘆,曲盡禮敬。數隨」 神武獵,每致請不宜乘危歷險。神武將出信都,昭贊 成大策,即以為中軍大都督。從破尒朱兆於廣阿,封 安喜縣伯,改濟北公,又徙濮陽郡公,受領軍將軍。魏 孝武將貳於神武,昭以疾辭還晉陽。從神武入洛,兗 州刺史樊子鵠反,以昭為東道大都督討之。子鵠既 死,諸將勸昭盡捕誅其黨。昭曰:「此州無狀,橫被殘賊, 其君是怨,其人何罪?」遂皆捨焉。後轉大司馬,仍領軍, 遷司徒,出為定州刺史。昭好酒,晚得偏風,雖愈,猶不 能處劇務。在州事委寮屬,昭舉其大綱而已。薨於州, 贈假黃鉞、太師、太尉,諡曰武。齊受禪,詔祭告其墓,封 太原王。皇建初,配享神武廟庭。長子仲達嗣,改封濮 陽王。次子定遠,少歷顯職,外戚中,偏為武成愛狎,別 封臨淮郡王。武成大漸,與趙郡王等同受顧命,位司 空。趙郡王之奏黜和士開,定遠與其謀,遂納士開賄 賂,成趙郡之禍。其貪鄙如此。尋除瀛州刺史。初,定遠 弟季略,穆提婆求其伎妾,定遠不許。因高思好作亂, 提婆令臨淮國郎中令告定遠陰與思好通。後主令 開府段暢率三千騎掩之。令侍御史趙秀通至州,以 贓貨事劾定遠。定遠疑有變,遂縊而死。

婁叡编辑

按《北齊書外戚傳》,「叡字佛仁,武明皇后兄子也。父壯, 魏南部尚書。叡少好弓馬,有武幹,為高祖帳內都督, 從破爾朱于韓陵,累遷開府儀同驃騎大將軍。叡無 器幹,唯以外戚貴幸,而縱情財色,為時論所鄙。皇建 初,封東安王。高歸彥反於冀州,詔叡往平之。還,拜司 徒公。周兵寇東關,叡率軍赴援,頻戰有功,擒周將揚 𢷋等。進大司馬,出總偏師,赴懸瓠。叡在豫境,留停百 餘日,侵削官私,專行非法,坐免官。尋授太尉,薨。

爾朱文暢编辑

按《北齊書外戚傳》:「文暢,榮第四子也。初封昌樂王。其 姊魏孝莊皇后及四胡敗滅,高祖納之,待其家甚厚, 文暢由是拜肆州刺史。家富於財,招致賓客,既藉門 地,窮極豪侈。與丞相司馬任冑、主簿李世林、都督鄭 仲禮、房子建等深相愛狎,外示杯酒之交,而潛謀逆 亂。自魏氏舊俗,以正月十五日夜為打竹簇之戲,有」 能中者,即時賞帛。任冑令仲禮藏刀於褲中,因高祖 臨觀,謀為竊發。事捷之後,共奉文暢為主,為任氏家 客薛季孝告,高祖問皆具伏,以其姊寵,故止坐文暢 一房。弟文略,以兄義羅卒,無後,襲梁郡王,以兄文暢 事,當從坐,高祖特加寬貸。文略聰明儁爽,多所通習。 世宗嘗令章永興於馬上彈《胡琵琶》,奏十餘曲,試使 文略寫之,遂得其八。世宗戲之曰:「聰明人多不老壽, 梁郡其慎之!」文略對曰:「命之修短,皆在明公。」世宗愴 然曰:「此不足慮也。」初,高祖遺令恕文略十死,恃此益 橫,多所凌忽。平秦王有七百里馬,文略敵以好婢,賭 而取之。明日,平秦致請,文略殺馬及婢,以二銀器盛 婢頭馬肉而遺之。平秦王訴之于文宣,繫於京畿獄。 文略彈琵琶,吹橫笛,謠詠倦極,便臥唱《挽歌》。居數月, 奪防者弓矢以射人,曰:「不然,天子不憶我。」有司奏之, 伏法。文略嘗大遺魏收金,請為其父作佳傳。收論尒 朱榮比韓、彭、伊、霍,蓋由是也。

鄭仲禮编辑

按《北齊書外戚傳》,「仲禮,滎陽開封人,魏鴻臚嚴庶子 也。少輕險,有膂力。高祖嬖寵其姊,以親戚被昵,擢帳 內都督。嘗執高祖弓刀,出入隨從。任冑為好酒,不憂 公事,高祖責之,冑懼,謀為逆,賴武明婁后為請,故仲 禮死不及其家。」

李祖昇编辑

按《北齊書外戚傳》:「祖昇,趙國平棘人。顯祖李皇后之 長兄。父希宗,上黨守。祖昇儀容瓌麗,垂手過膝,睦姻 好施,文學足以自通。仕至齊州刺史,為徒兵所害。弟 祖勳,顯祖受禪,除祕書丞,及女為濟南王妃。除侍中, 封丹陽王。濟南廢,為光州刺史。祖勳性貪慢,兼妻崔 氏驕豪干政,時論鄙之。以數坐贓免官,無才幹,自少」 及長,居官皆因內寵,無可稱述。卒。

元蠻编辑

按《北齊書外戚傳》:「蠻,魏太師江陽王繼子,肅宗元皇 后之父也。歷光祿卿。天保十年,大誅元氏,肅宗為蠻 苦請,因是追原之,賜姓步六孤氏,尋病卒。」

斛律金编辑

按《北齊書》本傳:「金字阿六敦,朔州敕勒部人也。高祖 倍俟利,以壯勇有名塞表。道武時,率戶內附,賜爵孟 都公。祖幡地斤,殿中尚書。父那瓌,光祿大夫、第一領 民酋長。天平中,以金貴,贈司空公。金性敦直,善騎射, 行兵用匈奴法,望塵識馬步多少,嗅地知軍度遠近。 初為軍主,與懷朔鎮將楊鈞送茹茹主阿那瓌還北。」 瓌見金射獵,深歎其工。後瓌入寇高陸,金拒擊破之。 正光末,破六韓拔陵構逆,金擁眾屬焉。陵假金王號。 金度陵終敗滅,乃統所部萬戶詣雲州請降,即授第 二領民酋長。稍引南出黃瓜堆,為杜洛周所破,部眾 分散,金與兄平二人脫身歸尒朱榮。榮表金為別將, 累遷都督。孝莊立,賜爵阜城縣男,加「寧朔將軍、屯騎 校尉。」從破葛榮、元顥,頻有戰功,加鎮南大將軍。及尒 朱兆等逆亂,高祖密懷匡復之計,金與婁昭厙、狄干 等贊成大謀,仍從舉義。高祖南攻鄴,留金守信都,領 𢘆、雲、燕、朔、顯六州大都督,委以後事。別討李修,破之, 加右光祿大夫。會高祖於鄴,仍從平晉陽,追滅尒朱 兆。太昌初,以金為汾州刺史、當州大都督,進爵為侯。 從高祖破紇豆陵於河西。天平初,遷鄴,使金領步騎 三萬鎮風陵,以備西寇。軍罷,還晉陽,從高祖戰於沙 苑,不利,班師。因此東雍諸城,復為西軍所據,遣金與 尉景厙、狄干等討復之。元象中,周文帝復大舉向河 陽,高祖率眾討之,使金徑往太州,為犄角之勢。金到 晉州,以軍退不行,仍與行臺薛循義共圍喬山之寇。 俄而高祖至,仍共討平之。因從高祖攻下南絳、卲郡 等數城。武定初,北豫州刺史高仲密據城西叛周文 帝,入寇洛陽。高祖使金統劉豐、大汗步薩等步騎數 萬,守河陽城以拒之。高祖到,仍從破密軍還,除大司 馬,改封石城郡公,邑一千戶,轉第一領民酋長。三年, 高祖出軍襲山胡,分為二道,以金為南道軍司,由黃 櫨嶺出。高祖自出北道,度赤谼嶺,會金於烏突戍,合 擊破之。軍還,出為冀州刺史。四年,詔金率眾從烏蘇 道會高祖於晉州,仍從攻玉壁。軍還,高祖使金總督 大眾,從歸晉陽。世宗嗣事,侯景據潁川,降於西魏。詔 遣金帥潘樂、薛孤延等固守河陽,以備西魏。使其大 都督李景和、若干寶領馬步數萬,欲從新城赴援侯 景,金率眾停廣武以要之,景和等聞而退走。還為肆州刺史,仍率所部,於宜陽築楊志、百家、呼延三戍,置 守備而還。侯景之走南豫,西魏儀同三司王思政入 據潁川,世宗遣高岳、慕容紹宗、劉豐等率眾圍之。復 詔金督彭樂、可朱渾道元等出屯河陽,斷其奔救之 路。又詔金率眾會攻潁川。事平,復使金率眾從崿坂 送米宜陽。西魏九曲戍將馬紹隆據險要鬥,金破之, 以功別封安平縣男。顯祖受禪,封咸陽郡王,刺史如 故。其年冬,朝晉陽宮,金病,帝幸其宅臨視,賜以醫藥, 中使不絕。病愈,還州。三年,就除太師。帝征奚賊,金從 帝行。軍還,帝幸肆州,與金宴射而去。四年,解州以太 師還晉陽。車駕復幸其第,六宮及諸王盡從,置酒作 樂,極夜方罷。帝忻甚,詔金第二子豐樂為武衛大將 軍,因謂金曰:「公元勳佐命,父子忠誠,朕當結以婚姻, 永為蕃衛。」仍詔金孫武都尚義寧公主。成禮之日,帝 從皇太后幸金宅,皇后、太子及諸王等皆從,其見,親 待如此。後以茹茹為突厥所破,種落分散,慮其犯塞, 驚撓邊民,乃詔金率騎二萬,屯白道以備之。而鹵帥 豆婆吐《久備》將三千餘戶密欲西過,候騎還告,金勒 所部追擊,盡俘其眾。茹茹但缽將舉國西徙,金獲其 候騎送之,并表陳鹵可擊取之勢。顯祖於是率眾與 金共討之於吐賴,獲二萬餘戶而還。進位右丞相,食 齊州幹,遷左丞相。肅宗踐祚,納其孫女為皇太子妃。 又詔金朝見,聽步挽車至階。世祖登極,禮遇彌重,又 納其孫女為太子妃。金長子光,大將軍,次子羨及孫 武都並開府儀同三司,出鎮方岳,其餘子孫皆封侯 貴達。一門一皇后,二太子妃,三公主,尊寵之盛,當時 莫比。金嘗謂光曰:「我雖不讀書,聞古來外戚梁冀等 無不傾滅。女若有寵,諸貴人妬;女若無寵,天子嫌之。 我家直以立勳抱忠致富貴,豈可藉女也?」辭不獲免, 常以為憂。天統二年薨,年八十。世祖舉哀西堂,後主 又舉哀於晉陽宮,賜假黃鉞、使持節、都督朔定冀并 瀛青齊滄幽肆汾十二州諸軍事、相國、太尉公、錄尚 書、朔州刺史、酋長、王如故。贈錢百萬。諡曰武。子光嗣。

斛律光编辑

按《北齊書斛律金傳》,「光字明月,少工騎射,以武藝知 名。魏末從金西征,周文帝長史莫孝暉時在行間,光 馳馬射中之,因擒於陣。光時年十七,高祖嘉之,即擢 為都督。世祖為世子,引為親信都督,稍遷征鹵將軍, 累加衛將軍。武定五年,封永樂縣子。嘗從世宗於洹 橋校獵,見一大鳥雲表飛颺,光引弓射之,正中其頸。」 此鳥形如車輪,旋轉而下,至地,乃大鵰也。世宗取而 觀之,深壯異焉。丞相屬邢子高見而歎曰:「此射鵰手 也。」當時傳號落鵰都督。尋兼左衛將軍,進爵為伯。齊 受禪,加開府儀同三司,別封西安縣子。天保三年,從 征出塞,光先驅破敵,多斬首鹵,并獲雜畜。還除晉州 刺史。東有周天柱、新安、牛頭三戍,招引亡叛,屢為寇 竊。七年,光率步騎五千襲破之。又大破周儀同王敬 儁等,獲口五百餘人、雜畜千餘頭而還。九年,又率眾 取周絳川、白馬澮、文翼城等四戍。除朔州刺史。十年, 除特進、開府儀同三司。二月,率騎一萬,討周開府曹 迴公,斬之。柏谷城主、儀同薛禹生棄城奔遁,遂取文 侯鎮,立戍置柵而還。乾明元年,除并州刺史。皇建元 年,進爵鉅鹿郡。時樂陵王百年為皇太子,肅宗以光 世載醇謹,兼著勳王室,納其長女為太子妃。太寧元 年,除尚書左僕射,食中山郡。幹二年,除太子太保。河 清二年四月,光率步騎二萬,築勳掌城於軹關西,仍 築長城二百里,置十三戍。三年正月,周遣將達奚成 興等來寇平陽,詔光率步騎三萬禦之。興等聞而退 走,光逐北,遂入其境,獲二千餘口而還。其年三月,遷 司徒。四月,率騎北討突厥,獲馬千餘匹。是年冬,周文 帝遣其柱國大司馬尉遲迥、齊國公宇文憲、柱國庸 國公可叱雄等眾稱十萬,寇洛陽。光率騎五萬,馳往 赴擊,戰於邙山,迥等大敗,光親射雄,殺之,斬捕首鹵 三千餘級,迥憲僅而獲免。盡收其甲兵輜重,仍以死 者積為京觀。世祖幸洛陽,策勳班賞,遷太尉,又封冠 軍縣公。先是,世祖命納光第二女為太子妃。天統元 年,拜為皇后。其年,光轉大將軍。三年六月,父喪去官。 其月,詔起光及其弟羨並復前任。秋,除太保,襲爵咸 陽王,并襲第一領民酋長,別封武德郡公,徙食趙州。 《幹》,遷太傅。十二月,周遣將圍洛陽,壅絕糧道。武平元 年正月,詔光率步騎三萬討之。軍次定隴,周將張掖 公宇文桀、中州刺史梁士彥、開府司水大夫梁景興 等又屯鹿盧交道。光擐甲執銳,身先士卒,鋒刃纔交, 桀眾大潰,斬首二千餘級,直到宜陽,與周齊國公宇 文憲、申國公㩉跋顯敬,相對十旬,光置築「統關」、豐化 二城,通宜陽之路。軍還,行次安鄴,憲等眾號五萬,仍 躡軍後。光縱騎擊之,憲眾大潰,擄其開府宇文英、都 督越勤世良、韓延等,又斬首三百餘級。憲仍令桀及 其大將軍、中部公梁洛都與景興、士彥等步騎三萬, 合於鹿盧交,塞斷要路。光與韓貴孫、呼延族王顯等 合擊,大破之,斬景興,獲馬千匹。詔加右丞相、并州刺史。其冬,光又率步騎五萬,於玉壁築華谷、龍門二城, 與憲、顯敬等相持,憲等不敢動。光乃進圍定陽,仍築 南汾城,置州以逼之,夷夏萬餘戶,並來內附。二年,率 眾築平隴衛,壁統戎等鎮戍十有三所。周柱國、抱罕 公普屯、威、柱國韋孝寬等步騎萬餘來逼平隴,與光 戰於汾水之北,光大破之,俘斬千計。又封中山郡公, 增邑一千戶。軍還,詔復令率步騎五萬,出平陽道,攻 姚襄、白亭城戍,皆克之,獲其城主、儀同、大都督等九 人,捕擄數千人,又別封長樂郡公。是月,周遣其柱國 紇于廣略圍宜陽,光率步騎五萬赴之,大戰於城下, 乃取周建安等四戍,捕鹵千餘人而還。軍未至鄴,敕 令便放兵散。光以為軍人多有勳功,未得慰勞,若即 便散,恩澤不施。乃密通表,請使宣旨,軍仍且進。朝廷 發使遲留,軍還將至紫陌,光仍駐營待使。帝聞光軍 營已逼,心甚惡之,急令舍人追光入見,然後宣勞散 兵。拜光左丞相,又別封清河郡公。光入,常在朝堂垂 簾而坐。祖珽不知,乘馬過其前,光怒謂人曰:「此人乃 敢爾!」後珽在內省,言聲高漫。光適過,聞之又怒。珽知 光忿,而賂光從奴而問之曰:「相王瞋孝徵耶?」曰:「自公 用事,相王每夜抱膝歎曰:『盲人入國必破矣』!」穆提婆 求娶光庶女,不許。帝賜提婆晉陽之田,光言於朝曰: 「此田神武帝以來常種禾,飼馬數千匹,以擬寇難。今 賜提婆,無乃闕軍務也。」由是祖穆積怨。周將軍韋孝 寬忌光英勇,乃作謠言,令間諜漏其文於鄴曰:「百升 飛上天,明月照長安。」又曰:「高山不推自崩,槲樹不扶 自豎。」祖珽因續之曰:「盲眼老公背上下大斧,饒舌老 母不得語。」令小兒歌之於路。提婆聞之,以告其母令 萱,萱以饒舌斥己也。盲老公謂珽也。遂相與協謀,以 謠言啟帝曰:「斛律累世大將,明月聲震關西,豐樂威 行突厥。女為皇后,男尚公主,謠言甚可畏也。」帝以問 韓長鸞,鸞以為不可,事寢。祖珽又見帝請間,唯何洪 珍在側。帝曰:「前得公啟,即欲施行。」長鸞以為無此理, 珽未對。洪珍進曰:「若本無意則可,既有此意,而不決 行,萬一泄露,如何?」帝曰:「洪珍言是也。」猶豫未決。會丞 相府佐封士讓密啟云:「光前西討還,敕令放兵散光, 令軍逼帝京,將行不軌事,不果而止。家藏弩甲奴僮 千數,每遣使豐樂武都處,陰謀往來。若不早圖,恐事 不可測。」啟云:「軍逼帝京,會帝前所疑,意謂何?」洪珍云: 「人心亦大聖,我前疑其欲反,果然。帝性至」怯懦,恐即 變發,令洪珍馳召祖珽告之,又恐追光,不從命。珽因 云:「正爾召之,恐疑不肯入。宜遣使賜其一駿馬,語云: 『明日將往東山遊觀,王可乘此馬同行,光必來奉謝』。」 因引入執之。帝如其言。頃之,光至,引入涼風堂,劉桃 枝自後拉而殺之,時年五十八。於是下詔稱「光謀反, 今已伏法,其餘家口,並不」須問。尋而發詔,盡滅其族。 光性少言剛急,嚴於御下,治兵督眾,唯仗威刑,版築 之役,鞭撻人士,頗稱其暴。自結髮從戎,未嘗失律,深 為鄰敵所懾憚。罪既不彰,一旦屠滅,朝野痛惜之。周 武帝聞光死,大喜,赦其境內。後入鄴,追贈上柱國公, 指詔書曰:「此人若在,朕豈能至鄴。」光有四子,長子武 都,歷特進、太子太保、開府儀同三司、梁兗二州刺史。 所在並無政績,唯事聚斂,侵漁百姓。光死,遣使於州 斬之。次須達,中護軍、開府儀同三司,先光卒。次世雄, 開府儀同三司。次𢘆伽,假儀同三司。並賜死。光小子 鍾,年數歲獲免,周朝襲封崇國公。隋開皇中,卒於驃 騎將軍。

斛律羨编辑

按《北齊書斛律金傳》:「羨字豐樂,少有機警,尤善射藝, 高祖見而稱之。世宗擢為開府參軍事,遷征鹵將軍、 中散大夫,加安西將軍,進封大夏縣子,除通州刺史。 顯祖受禪,進號征西,別封顯親縣伯。河清三年,轉使 持節、都督幽安平南北營東燕六州諸軍事、幽州刺 史。其年秋,突厥眾十餘萬來寇州境,羨總率諸將禦」 之。突厥望見軍威甚整,遂不敢戰。即遣使求款,慮其 有詐,且喻之曰:「爾輩此行,本非朝貢,見機始變,未是 宿心。若有實誠,宜速歸巢穴,別遣使來。」於是退走。天 統元年夏五月,突厥木汗遣使請朝獻,羨始以聞。自 是朝貢歲時不絕,羨有力焉。詔加行臺僕射。羨以寇 屢犯邊,須備不虞,自庫堆戍東拒於「海,隨山屈曲二 千餘里。其間二百里中,凡有險要,或斬山築城,或斷 谷起障,并置立戍邏五十餘所。」又導高梁水,北合易 京,東會於潞,因以灌田。邊儲歲積,轉漕用省,公私獲 利焉。其年六月,丁父憂去官,與兄光並被起復任,還 鎮燕薊。三年,加位特進。四年,遷行臺尚書令,別封高 城縣侯。武平元年,加驃騎大將軍。時光子武都為兗 州刺史,羨歷事數帝,以謹直見推,雖極榮寵,不自矜 尚。至是以合門貴盛,深以為憂,乃上書推讓,乞解所 職,優詔不許。其年秋,進爵荊山郡王。三年七月,光誅, 敕使中領軍賀拔伏恩等十餘人驛捕之。遣領軍大 將軍鮮于桃枝、洛州行臺僕射獨孤永業便發定州 騎卒續進,仍以永業代羨。伏恩等既至,門者白:「使人衷甲馬汗,宜閉城門。」羨曰:「敕使豈可疑拒!」出見之,伏 恩把手,遂執之,死於長史廳事。臨終歎曰:「富貴如此, 女為皇后,公主滿家,常使三百兵,何得不敗!」及其五 子:世達、世遷、世辨、世酋、伏護,餘年十五已下者宥之。 羨未誅前,忽令其在州諸子,自伏護以下五六人,鎖 頸乘驢出城,合家皆泣送之,至門,日晚而歸,吏民莫 不驚異。行燕郡守馬嗣明,醫術之士,為羨所欽愛,乃 竊問之,答曰:「須有禳厭,數日而有此變。」羨及光,並少 工騎射,其父母日令其出畋,還即較所獲禽獸。光所 獲或少,必麗龜達腋。羨雖獲多,非要害之所,光常蒙 賞羨,或被捶撻,人問其故,金答云:「明月必背上著箭, 豐樂隨處即下手,其數雖多,去兄遠矣。」聞者咸服其 言。金兄平便弓馬,有幹用。魏景明中,釋褐殿中將軍, 遷襄威將軍。正光末,六鎮擾亂,隸大將軍尉賓北討, 軍敗,為賊所擄。後走奔其弟金於雲州,進號龍驤將 軍。與金擁眾南出,至黃瓜堆,為杜洛周所破,部落離 散。及歸尒朱榮,待之甚厚,以平襲父爵,第一領民酋 長。高祖起義,以都督從,稍遷平北將軍、顯州剌史,加 鎮南將軍,封固安縣伯。尋進為侯,行律州刺史。周文 帝遣其右將軍李小光據梁州,平以偏師討擒之。出 為燕州刺史,入兼左衛將軍,領眾一萬,討北徐賊,破 之。除濟州刺史。侯景渡江,詔平為大都督,率青州刺 史敬顯儁、左衛將軍厙狄伏連等略定壽陽,宿預三 十餘城。事罷還州,加開府,進位驃騎大將軍,進爵為 公。顯祖受禪,別封羨陽侯,行兗州刺史,以黷貨除名。 後除開府儀同三司。廢帝即位,拜特進,食滄州樂陵 郡幹皇建初,封定陽郡公,拜護軍。後為青州刺史。卒, 贈太尉。

胡長仁编辑

按《北齊書外戚傳》:「長仁字孝隆,安定臨涇人,武成皇 后之兄。父廷之,魏中書令。長仁累遷右僕射及尚書 令。世祖崩,預參朝政,封隴東王。左丞鄒孝裕,郎中陸 仁惠、盧元亮厚相結託。長仁每上省,孝裕必方駕而 來。省務既繁,簿案堆積,令史欲諮都座者日有百數。 孝裕屏人私話,朝退亦相隨。仁惠、元亮又伺間而往」, 停斷公事,時人號為「三佞。」長仁私遊密席,處處追尋。 孝裕勸其求進,和士開深疾之,於是奏除孝裕為章 武郡守,元亮等皆出。孝裕又說長仁曰:「王陽臥疾,士 開必來。因而殺之。入見太后,不過百日,失官,便代其 處。」士開知其謀,徙孝裕為北營建德郡守。後長仁倚 親,驕豪無畏憚。士開出為齊州刺史,長仁怨憤,謀令 刺士開,事覺,遂賜死。尋而後主納長仁女為后,重加 贈諡。長仁弟等前後七人,並賜王爵,合門貴盛。從祖 兄長粲父僧敬,即魏孝靜帝之舅,位至司空。長粲少 而敏悟,以外戚起家給事中郎、黃門侍郎。後主踐祚, 長粲被敕與黃門馮子琮出入禁中,專典敷奏。世祖 崩,與領軍婁定遠、錄尚書趙彥深、和士開高文遙,領 軍綦連猛高阿那肱,僕射唐邕,同知朝政,時人號為 「八貴。」於後定遠、文遙並出唐邕,專典外兵,綦連猛高 阿那肱別總武任,長粲常在左右,兼宣詔令。從幸晉 陽。後主即位,富於春秋,庶事皆歸委長粲,長粲盡心 毗奉,甚得名譽。又為侍中。長仁心欲入處機要之地, 為執政不許。長仁疑長粲通謀,大以為恨,遂言於太 后,發其陰私,請出為州,後主不得已從焉。除趙州刺 史。及辭,長粲流涕,後主亦憫默。至州,因沐髮,手不得 舉,失音卒。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