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宮闈典/第119卷

明倫彙編 宮闈典 第一百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十九卷
明倫彙編 宮闈典 第一百二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宮闈典

 第一百十九卷目錄

 外戚部藝文一

  外戚世家贊         史記

  外戚恩澤侯表序       漢書

  王莽傳贊          同前

  極諫外家封事        劉向

  與竇憲書        後漢崔駰

  外戚傳序          晉書

  庾亮傳論          同前

  外戚傳序          魏書

  外戚傳序          隋書

  外戚傳序          唐書

  授王仁皎開府儀同三司制   蘇頲

  為定王武攸暨諸降王位表  宋之問

  外戚表序          遼史

  外戚傳序          宋史

  皇后妹仲翹新歸宜特封鉅鹿郡君制

               蔡襄

  貴妃妹宜特封清河郡君制   前人

  追冊故溫成皇后弟姪授官制  前人

  追封皇后曾祖芸制      前人

  欽慈皇后父陳守貴賜諡榮穆制 鄒浩

  除曹佾保平軍節度使加食邑實封制

                王珪

  除李璋殿前副都指揮使武康軍節度使制

                前人

  除向宗良檢校司空充醴泉觀使昭信軍節度

  使制            曾肇

  漢文帝殺薄昭論       程頤

  覃恩昭憲杜皇后孝惠賀皇后淑德尹皇后孫

  姪等轉官制        王安石

  世戚傳序          金史

  世戚傳贊          同前

  高麗國王GJfont加恩制    元張士觀

  封周皇親制        明愍帝

  外戚傳序         明外史

 外戚部藝文二

  大雅崧高八章

  奉和幸韋嗣立山莊侍宴應制 唐崔湜

  韋譙公挽歌二首     張說

  麗人行           杜甫

  春行            李益

  少年           李商隱

  宜陽引         明李東陽

  潁水濁           前人

宮闈典第一百十九卷

外戚部藝文一编辑

《外戚世家贊》
史記
编辑

太史公曰:秦以前尚略矣,其詳靡得而記焉。漢興,呂 娥姁為高祖正后,男為太子。及晚節色衰愛弛,而戚 夫人有寵,其子如意幾代太子者數矣。及高祖崩,呂 氏夷戚氏,誅趙王,而高祖後宮唯獨無寵疏遠者得 無恙。呂后長女為宣平侯張敖妻,敖女為孝惠皇后。 呂太后以重親故,欲其生子萬方,終無子,詐取後宮 人子為子。及孝惠帝崩,天下初定未久,繼嗣不明。於 是貴外家,王諸呂以為輔,而以呂祿女為少帝后,欲 連固根本牢甚,然無益也。高后崩,合葬長陵。祿、產等 懼誅,謀作亂。大臣征之,天誘其統,卒滅呂氏。唯獨置 孝惠皇后居北宮。迎立代王,是為孝文帝,奉漢宗廟。 此豈非天邪。非天命孰能當之。

《外戚恩澤侯表敘》
漢·書
编辑

自古受命及中興之君,必興滅繼絕,修廢舉逸,然後 天下歸仁,四方之政行焉。傳稱武王克殷,追存賢聖, 至乎不及下車。世代雖殊,其揆一也。高帝撥亂誅暴, 庶事草創,日不暇給,然猶修祀六國,求聘四皓,過魏 則寵無忌之墓,適趙則封樂毅之後。及其行賞而授 位也,爵以功為先後,官用能為次序。後嗣共己遵業, 舊臣繼踵居位。至乎孝武,元功宿將略盡。會上亦興 文學,進拔幽隱,公孫弘自海瀕而登宰相,於是寵以 列侯之爵。又疇咨前代,詢問耆老,初得周後,復加爵 邑。自是之後,宰相畢侯矣。元、成之間,晚得殷世,以備 賓位。漢興,外戚與定天下,侯者二人。故誓曰:非劉氏不王,若有無功非上所置而侯者,天下共誅之。是以 高后欲王諸呂,王陵廷爭;孝景將侯王氏,修侯犯色。 卒用廢黜。是後薄昭、竇嬰、上官、衛、霍之侯,以功受爵。 其餘后父據春秋褒紀之義,帝舅緣大雅申伯之意, 寖廣博矣。

《王莽傳贊》
同前
编辑

贊曰:王莽始起外戚,折節力行,以要名譽,宗族稱孝, 師友歸仁。及其居位輔政,成、哀之際,勤勞國家,直道 而行,動見稱述。豈所謂在家必聞,在國必聞,色取仁 而行違者邪。莽既不仁而有佞邪之材,又乘四父歷 世之權,遭漢中微,國統三絕,而太后壽考為之宗主, 故得肆其姦慝,以成篡盜之禍。推是言之,亦天時,非 人力之致矣。及其竊位南面,處非所據,顛覆之埶險 於桀紂,而莽晏然自以黃、虞復出也。迺始恣睢,奮其 威詐,滔天虐民,窮凶極惡,毒流諸夏,亂延蠻貉,猶未 足逞其欲焉。是以四海之內,囂然喪其樂生之心,中 外憤怨,遠近俱發,城池不守,支體分裂,遂令天下城 邑為虛,丘壟發掘,害遍生民,辜及朽骨,自書傳所載 亂臣賊子無道之人,考其禍敗,未有如莽之甚者也。 昔秦燔詩書以立私議,莽誦六藝以文姦言,同歸殊 塗,俱用滅亡,皆炕龍絕氣,非命之運,紫色蛙聲,餘分 閏位,聖王之驅除云爾。

《極諫外家封事》
劉向
编辑

時上無繼嗣,政由王氏,災變寖甚。向謂外家日盛,其漸必危劉氏。身為宗室遺老,歷事三主。遂上封事極諫書奏,召見,歎息悲傷其意,以向為中壘校尉。上數欲用為九卿,以王氏故終,不遷居列大夫三十餘年。卒後十三歲而王氏代漢。

臣聞人君莫不欲安,然而常危,莫不欲存,然而常亡, 失御臣之術也。夫大臣操權柄,持國政,未有不為害 者也。昔晉有六卿,齊有田、崔,衛有孫、甯,魯有季、孟,嘗 掌國事,世執朝柄。終後田氏取齊;六卿分晉;崔杼弒 其君光;孫林父、甯殖出其君衎,弒其君剽;季氏八佾 無於庭,三家者以雍徹,並專國政,卒逐昭公。周大夫 尹氏筦朝事,濁亂王室,子朝、子猛更立,連年乃定。故 經曰王室亂,又曰尹氏殺王子克,甚之也。春秋舉成 敗,錄禍福,如此類甚眾,皆陰盛而陽微,下失臣道之 所致也。故書曰:臣之有作威作福,害于而家,凶于而 國。孔子曰祿去公室,政逮大夫,危亡之兆。秦昭王舅 穰侯及涇陽、葉陽君專國擅埶,上假太后之威,三人 者權重於昭王,家富於秦國,國甚危殆,賴寤范睢之 言,而秦復存。二世委任趙高,專權自恣,壅蔽大臣,終 有閻樂望夷之禍,秦遂以亡。近事不遠,即漢所代也。 漢興,諸呂無道,擅相尊王。呂產、呂祿席太后之寵,據 將相之位,兼南北軍之眾,擁梁、趙王之尊,驕盈無厭, 欲危劉氏。賴忠正大臣絳侯、朱虛侯等竭誠盡節以 誅滅之,然後劉氏復安。今王氏一姓乘朱輪華轂者 二十三人,青紫貂蟬充盈幄內,魚鱗左右。大將軍秉 事用權,五侯驕奢僭盛,並作威福,擊斷自恣,行汙而 寄治,身私而托公,依東宮之尊,假甥舅之親,以為威 重。尚書九卿州牧郡守皆出其門,筦執樞機,朋黨比 周。稱譽者登進,忤恨者誅傷;遊談者助之說,執政者 為之言。排擯宗室,孤弱公族,其有智能者,尤非毀而 不進。遠絕宗室之任,不令得給事朝省,恐其與己分 權;數稱燕王、蓋主以疑上心,避諱呂、霍而弗肯稱。內 有管、蔡之萌,外假周公之論,兄弟據重,宗族磐互。歷 上古至秦漢,外戚僭貴未有如王氏者也。雖周皇甫、 秦穰侯、漢武安、呂、霍、上官之屬,皆不及也。物盛必有 非常之變先見,為其人微象。孝昭帝時,冠石立於泰 山,仆柳起於上林。而孝宣帝即位,今王氏先祖墳墓 在濟南者,其梓柱生枝葉,扶疏上出屋,根垂地中,雖 立石起柳,無以過此之明也。事埶不兩大,王氏與劉 氏亦且不並立,如下有泰山之安,則上有累卵之危。 陛下為人子孫,守持宗廟,而令國祚移於外親,降為 皂隸,縱不為身,奈宗廟何。婦人內夫家,外父母家,此 亦非皇太后之福也。孝宣皇帝不與舅平昌、樂昌侯 權,所以全安之也。夫明者起福於無形,銷患於未然。 宜發明詔,吐德音,援近宗室,親而納信,黜遠外戚,毋 授以政,皆罷令就第,以則效先帝之所行,厚安外戚, 全其宗族,誠東宮之意,外家之福也。王氏永存,保其 爵祿,劉氏長安,不失社稷,所以褒睦外內之姓,子子 孫孫無疆之計也。如不行此策,田氏復見於今,六卿 必起於漢,為後嗣憂,昭昭甚明,不可不深圖,不可不 蚤慮。易曰:君不密,則失臣;臣不密,則失身;幾事不密, 則害成。唯陛下深留聖思,審固幾密,覽往事之戒,以 折中取信,居萬安之實,用保宗廟,久承皇太后,天下 幸甚。

《與竇憲書》
後漢·崔駰
编辑

駰聞交淺而言深者,愚也;在賤而望貴者,惑也;未信 而納忠者,謗也。三者皆所不宜,而或蹈之者,思效其 區區,憤盈而不能已也。竊見足下體純淑之姿,躬高明之量,意美志厲,有上賢之風。駰幸得充下館,列後 陳,是以竭其拳拳,敢進一言。傳曰:生而富者驕,生而 貴者傲。生富貴而能不驕傲者,未之有也。今寵祿初 隆,百僚觀行,當堯舜之盛世,處光華之顯時,豈可不 庶幾夙夜,以永終譽,弘申伯之美,致周召之事乎。語 曰:不患無位,患所以立。昔馮野王以外戚居位,稱為 賢臣,近陰衛尉克己復禮,終受多福。郯氏之宗,非不 尊也;陽侯之族,非不盛也。重侯累將,建天樞,執斗柄。 其所以獲譏於時,垂愆於後者,何也。蓋在滿而不溢, 位有餘而仁不足也。漢興以後,迄於哀、平,外家二十, 保族全身,四人而已。書曰:鑒于有殷。可不慎哉。竇氏 之興,肇自孝文。二君以淳淑守道,成名先日;安豐以 佐命著德,顯自中興。內以忠誠自固,外以法度自守, 卒享祚國,垂祉於今。夫謙德之光,周易所美;滿溢之 位,道家所戒。故君子福大而愈懼,位隆而益恭。遠察 近覽,俯仰有則,銘諸几杖,刻諸盤杅。矜矜業業,無殆 無荒。如此,則百福是荷,慶流無窮矣。

《外戚傳序》
晉·書
编辑

詳觀往誥,逖聽前聞,階緣外戚以致顯榮者,其所由 來尚矣。而多至禍敗,鮮克令終者,何哉。豈不由祿以 恩升,位非德舉;識慚明悊,材謝經通;假椒房之寵靈, 總軍國之樞要,或威權震主,或勢力傾朝;居安而不 慮危,務進而不知退;驕奢既至,釁隙隨之者乎。是以 呂霍之家誅夷於西漢,梁鄧之族勦絕於東都,其餘 干紀亂常、害時蠹政者,不可勝載。至若樊靡卿之父 子,竇廣國之弟兄,陰興之守約戒奢,史丹之掩惡揚 善,斯並后族之所美者也。由此觀之,干時縱溢者必 以凶終,守道謙沖者永保貞吉,古人所謂禍福無門, 惟人所召,此非其效歟。逮於晉難,始自宮掖。楊駿藉 武帝之寵私,叨竊非據,賈謐乘惠皇之蒙昧,成此厲 階,遂使悼后遇雲林之災,愍懷濫湖城之酷。天人道 盡,喪亂弘多,宗廟以之顛覆,黎庶於焉殄瘁。詩云:赫 赫宗周,褒姒滅之。其此之謂也。奚及江左,未改覆車。 庾亮世族羽儀,王恭高門領袖,既而職兼出納,任切 股肱。孝伯竟以亡身,元規幾於敗國,豈不哀哉。若褚 季野之畏避朝權,王叔仁之固求出鎮,用能全身遠 害,有可稱焉。賈充、楊駿、庾亮、王獻之、王恭等已入列 傳,其餘即敘其成敗,以為外戚篇云。

《庾亮傳論》
同前
编辑

史臣曰:外戚之家,連耀椒掖,舅氏之族,同氣蘭閨,靡 不憑藉寵私,階緣險謁。門藏金穴,地使其驕;馬控龍 媒,勢成其逼。古者右賢左戚,用杜溺私之路,愛而知 惡,深慎滿覆之災,是以厚贈瓊瑰,罕升津要。塗山在 夏,靡與GJfont稷同驅;姒氏居周,不預燕齊等列。聖人慮 遠,殊有旨哉。晉昵元規,參聞顧命。然其筆敷華藻,吻 縱濤波,方駕搢紳,足為翹楚。而智小謀大,昧經邦之 遠圖;才高識寡,闕安國之長筭。璿萼見誅,物議稱其 拔本;牙尺垂訓,帝念深於負芒。是使蘇祖尋戈,宗祧 殆覆。已而猜嫌上宰,謀黜負圖。向使GJfont鑒協從,必且 戎車犯順,則與夫呂、產、安、傑,亦何以異哉。幸漏吞舟, 免淪昭憲,是庾宗之大福,非晉政之不綱明矣。懌之 恣凶懷,鴆加連率,再世之後,三陽僅存,餘殃所及,蓋 其宜也。

《外戚傳序》
魏·書
编辑

夫右賢左戚,尚德尊功,有國者所以治天下也。殷肇 王基,不藉莘氏為佐;周成大業,未聞姒姓為輔。及於 漢世,外戚尤重,殺身傾族,相繼於兩京,乃至移其鼎 璽,亂其邦國。魏文深以為誡,明帝尚封頑騃。晉之楊 駿,尋至夷宗。居上不以至公任物,在下徒用私寵要 榮;繭犢引大車,弱質任厚棟;所謂愛之所以害之矣。 太祖初,賀訥有部眾之業,翼成皇祚,其餘或以勞勤, 或緣恩澤。咸序其跡,舉外戚之盛衰云爾。

《外戚傳序》
隋·書
编辑

歷觀前代外戚之家,乘母后之權以取高位厚秩者 多矣,然而鮮有克終之美,必罹顛覆之患,何哉。皆由 乎無德而尊,不知紀極,忽於滿盈之戒,罔念高危之 咎,故鬼瞰其室,憂必及之。夫其誠著艱難,功宣社稷, 不以謙沖自牧,未免顛蹶之禍,而況道不足以濟時, 仁不足以利物,自矜於己,以富貴驕人者乎。此呂、霍、 上官、閻、梁、竇,鄧所以繼踵而亡滅者也。昔文皇潛躍 之際,獻后便相推轂,煬帝大橫方兆,蕭妃密勿經綸, 是以恩禮綢繆,始終不易。然內外親戚、莫預朝權,昆 弟在位,亦無殊寵。至於居擅玉堂,家稱金穴,暉光戚 里,熏灼四方,將三司以比儀,命五侯而同拜者,終始 一代,寂無聞焉。考之前王,可謂矯其弊矣。故雖時經 擾攘,無有陷於不義,市朝遷貿,而皆得以保全。比夫 憑藉寵私,階緣恩澤,乘其非據,旋就顛隕者,豈可同 日而言哉。此所謂愛之以禮,能改覆車。轍敘其事,為 《外戚傳》云。

《外戚傳序》
唐·書
编辑

凡外戚成敗,視主德何如。主賢則共其榮,主否則先受其禍。故太宗檢貴倖,裁賞賜,貞觀時,內里無敗家。 高、中二宗,柄移豔私,產亂朝廷,武、韋諸族,耄嬰頸血, 一日同汙鈇刃。元宗初年,法行近親,裏表修敕。天寶 奪明,委政妃宗,階召反賊,遂喪天下。楊氏之誅,GJfont類 不遺,蓋數十年之寵,不償一日之慘,甲第厚貲,無救 同坎之悲,寧不哀哉。代、德而降,閹尹參嬖,後宮雖多, 無赫赫顯門,亦無刀鋸大戮。故用福甚者得禍酷,取 名少者蒙責輕,理所固然。若乃長孫無忌之功,武平 一之識,吳漵之忠,弗緣內寵者,自見別傳。

《授王仁皎開府儀同三司制》
蘇頲
编辑

王仁皎,盛門華緒,當代賢戚。不言而自有陽秋,從信 而罔愆風雨。軒星作範,已寵於金穴。魯管增輝,更芳 於玉樹。三事斯擬,百工式瞻。俾延椒臺之祥,宜助槐 庭之理。

《為定王武攸暨諸降王位表》
宋·之問
编辑

陛下隆德嗣興,鴻基紹復,外家諸子降等,猶誓於山 河。主第增榮在臣,更超於等數。雖渭陽情重,沁水恩 多。而濯龍之戚,今乃方於五侯。緣駙馬之姻,古未封 於四履。私親越禮,聖人之孝理載光。冒寵延災,微臣 之官謗斯久。

《外戚表序》
遼史
编辑

漢外戚有新室之患,晉宗室有八王之難。《遼史》耶律 蕭氏,十居八九。宗室外戚,勢分力敵,相為唇齒,以翰 邦家。是或一道,然以是而興,亦以是而亡。又其法之 弊也。契丹外戚,其先曰二審密氏,曰拔里,曰乙室,已 至遼太祖,娶述律氏,述律本回鶻檽思之後。大同元 年,太宗自汴將還,留外戚小漢為汴州節度使,賜姓 名曰蕭翰,以從中國之俗。由是拔里乙室已述律,三 族皆為蕭姓。拔里二房,曰大父,少父,乙室已亦二房, 曰大翁,小翁。世宗以舅氏塔列葛為國舅,別部三族, 世預北宰相之選。自太祖神冊二年,命阿骨只始也, 聖宗合拔里乙室已二國舅帳為一,與別部為二,此 遼外戚之始末也。作《外戚表》。

《外戚傳序》
宋·史
编辑

自西漢有外戚之禍,歷代鑒之,崇爵厚祿,不畀事權, 然而一失其馭,猶有肺腑之變焉。宋法待外戚厚,其 間有文武才諝,皆擢而用之;怙勢犯法,繩以重刑,亦 不少貸。仁、英、哲三朝,母后臨朝聽政,而終無外家干 政之患,將法度之嚴,體統之正,有以防閑其過歟。抑 母后之賢,自有以制其戚里歟。作《外戚傳》。

《皇后妹仲翹新歸宜特封鉅鹿郡君制》
编辑

蔡襄

敕樞躔紀節,茲乃慶辰綸渙,推恩厥惟舊典。矧乃后 宮之戚,宜推湯賦之華。某挺生慶門,早服柔範,動靜 鑒於圖史,夙夜謹於紘綖。嬪于宗英,著厥閨則。宜徹 郡邑之號,益峻封君之榮。思懋懿恭,用欽寵數。

《貴妃妹宜特封清河郡君制》
前人
编辑

誕慶降辰,睦姻疏寵,眷惟妃位之重,願推女弟之恩。 舊典俱存,明命斯允。某生高華之族,稟茂淑之姿。從 姆教而甚嚴,奉閨儀而愈慎。親為外戚,陪嘉節之祝 延。地啟名邦,峻封君之等數。宜思優渥,益荷顯榮。

《追冊故溫成皇后弟姪授官制》
前人
编辑

敕具官某,朕以妃掖之貴,奄爾薨逝,追崇命號,特進 異禮,眷其族姻之大,咸具肺腑之近,錄親遷秩,用慰 存歿。以爾等聯榮外戚,列官京師,或峻秩於奉常,或 參丞於省寺。恩澤渥茂,勿忘欽承。

《追封皇后曾祖芸制》
前人
编辑

敕朕以純孝事親,至誠饗帝,躬執牲玉,造于郊廟。均 畀嘉福,敷于四海。眷坤儀之重實相祠事,追賁曾世, 厥惟舊典。皇后曾祖芸,材武沈雄,志尚超邁,風稱馳 於藩屏,勳業茂於戎韜。儲積善謀,延施來裔,嚮以椒 闈之貴,襲疏圭壤之封,屬此明禋,易居全魏,刻章告 策,英魄其承。

《欽慈皇后父陳守貴賜諡榮穆制》
鄒浩
编辑

朕顯膺眷命,克紹丕圖,永惟顧復之慈,莫致晨昏之 養。追崇位號,肇正皇陵。曾未極於孝心,用推隆於外 氏。率循茂典,寵以嘉名。欽慈皇后故父具官某,潛德 自豐,流慶及遠,不出門閭之內,夙承天地之祥。是生 柔明,來應選納,輔佐神考,以風動於家邦,誕育渺躬, 以君臨於區宇。靜言所自,益見殊休。肆加一品之崇, 式冠三公之列。厥惟褒贈,亦既哀榮。念宅兆之載安, 卜歲時而甚邇,不有異數,曷昭至懷。諡法,寵祿光大 曰榮,中情見貌曰穆,合茲二美,以賁九原。尚其有知, 服我優渥。

《除曹佾保平軍節度使加食邑實封制》
编辑

王珪

朕承景歷之昌,嗣丕基之重,渙揚大命,胥澤群元。咨 我方岳之良時,維屏翰之憲念,宣勞於劇任,稽渙獎 於陟文。卜以剛辰,告於列序。具官曹佾,體沖韻邃,氣 勁謀沉,傳圮上之神書,托西京之肺腑。顯允祖烈,實 為宗臣於皇母。儀克后先,帝濟忠純於奕世。履謙劼而保躬,鬯共武之威。迺踐元戎之貴,助守文之德。式 繄外戚之賢,進導徽猷。參聯台路。肆纘膺於聖統,方 倚輔於英藩。載疏冢社之榮,增視上公之峻。隆階表 貴,衍食敦封。萃為寵休,以睦GJfont近。於戲詔爵祿之柄 天官,以馭夫群臣。錫車馬之儀大雅,以褒夫元舅。蓋 績美則報之厚,愛隆則禮亦蕃。往懋淑聲,永綏多福。

《除李璋殿前副都指揮使武康軍節度使制》
编辑

前人

羽林神兵,北環天衛之象。黃帝李法,中嚴邦律之師。 國家鬯武節於四遐,提禁屯於千列,進總凝嚴之護, 歷圖勁傑之資。稽眾得人,告廷孚命。具官李璋,氣沈 而事果,性裕而知方。厲許國之丹忠,達治兵之善志。 緒服高華之望,名推親信之良。朕念長樂之慈愴,不 及養。顧渭陽之GJfont聞,蓋多賢。自擢領於戎昭,已積遷 於留寄。屬巖疆之缺帥,宜秉鉞之命才。六纛啟途,既 襲重侯之貴。萬兵留帳,方資緩帶之安。雖其素勞,不 曰異寵。於戲執干戈,則有社稷之衛,常慎於假人。聽 鼓鼙,則有將帥之思,實深於注意。維蹈忠義者,急於 報主。蓋喜功名者,要之逢時。勉規壯圖,尚率明訓。

《除向宗良檢校司空充醴泉觀使昭信軍節度使制》
曾肇
编辑

昔周盛世,則有申伯之良翰。在漢懿親,則有少君之 長者。眷吾仲舅,蚤著賢稱,登進寵名,誕敷詔號醴泉 觀使、秦國軍節度明州管內觀察處置等使、持節明 州諸軍事明州刺史、上護軍河內郡開國公向宗良, 席慶深厚,秉德粹溫,富貴無自滿之心,恭孝有夙成 之質。肆朕承祧之始,首膺授鉞之榮。茲屬東朝,亟還 大政。念崇德報功之誼,將錫異恩。守右賢左戚之規, 莫回慈旨。換節瀕江之地,參華空土之名。增衍戶租, 併申朕志。於戲,維我太母,有勞皇家,方其艱虞,則出 任社稷之重。及底康靖,則還就宮闈之安。動靜必惟 其時,進退靡失其正。而猶鑒觀前載,深抑外親。爾其 念長樂之好謙,思文簡之垂裕。益堅素履,永保令名。

《漢文帝殺薄昭論》
程頤
编辑

薄昭殺漢使者,帝不忍加誅,使公卿從之飲酒,欲令 自引分。昭不肯,使群臣喪服往哭之,乃自殺。司馬公 曰:李德裕以為,漢文誅薄昭,斷則明矣,於義則未安 也。太后唯一弟而殺之,何以慰母氏之心哉。魏文帝 曰:舅后之家,但當養育以恩,而不當假借以權。既觸 罪法,又不得不害。誠文帝之始,不防閑昭也。斯言得 之矣。然則欲慰母心,將慎之於始乎。程子曰:二公皆 執一之論,未畫於義也。義既未安,則非明也。有所不 行,豈害其為公器哉。蓋不得於義,則非恩之正。害恩 之正,則不得為義矣。使薄昭盜長陵土,則太后維不 食而死,昭不可不誅也。其殺漢使為類,亦有異焉。若 昭有罪,命使往治,昭執而殺之,太后之心可傷也。昭 不可赦也。后若必喪其生,則存昭以全后可也。或與 忿爭而殺之,則貸昭以慰母心,可也。此之謂能權,蓋 先王之制也。八議設而後重輕得,其宜義豈有屈乎。 法主於義,義當而謂之屈法,不知法者也。

《覃恩昭憲杜皇后孝惠賀皇后淑德尹皇后孫姪等轉官制》
王安石
编辑

敕某等予大祭於廟祧,而哀夫先後之家。寖替而不 章,乃詔有司博求其世。爾等名在戚里,序於王朝,各 因其官,增位一等。冀以上稱神靈之意。豈特慰予追 遠之心。

《世戚傳序》
金·史
编辑

金昭祖娶徒單氏,后妃之族,自此始見。世祖時,烏春 為難,世祖欲求婚以結其歡心,烏春曰:女直與胡里 改豈可為婚。世宗時,賜夾谷清臣族同國人。清臣,胡 里改人也。然則四十七部之中亦有不通婚姻者矣, 其故則莫能詰也。有國家者,婚姻有恆族,能使風氣 淳固,親義不渝,而貴賤等威有別焉,蓋良法也歟。作 《世戚傳》。

《世戚傳贊》
同前
编辑

贊曰:天子娶后,王姬下嫁,豈不重哉。秦、漢以來,無世 世甥舅之家。《關睢》之道缺,外戚驕盈,《何彼穠矣》不作, 王姬肅雝之義幾希矣。蓋古者異姓世爵公侯與天 子為婚姻,他姓不得參焉。女為王后,己尚王姬,而自 貴其貴,富厚不加焉,寵榮不與焉。使漢、唐行此道,則 無呂氏、王氏、武氏之難,公主下嫁各安其分、各得其 所矣。金之徒單、拏懶、唐括、蒲察、裴滿、紇石烈、僕散皆 貴族也,天子娶后必於是,公主下嫁必於是,與周之 齊、紀無異,此婚禮之最得宜者,盛於漢、唐矣。

《高麗國王GJfont加恩制》
元·張士觀
编辑

GJfont秉心直諒,賦質貞純,早克嗣於先猷,久服勞於王 室。身惟國婿,寅居賓日之方。男即皇甥,復預乘龍之 選。築館荷兩朝之眷,分茅襲百祀之傳。祖宗世稱漢 藩輔,保樂土於三韓。父子并為周司徒,播清風於萬 古。高麗國王尚服渥命,以介福祺。

===
《封周皇親制》
明·愍帝
===崇禎元年,封制曰:俔妹洽陽,麗繁星而配日。作嬪溈

汭,借厚地以凝天。若非刻鵠貽書,世奉伏波之教。安 得躍龍門上,人傳明德之規。豈徒肺腑情聯,允矣河 山誓永爾。左軍都督府帶俸嘉定伯周奎遙,系神明 八百素嫺,禮教三千,綿瓞出自吳昌,得風土清嘉之 美,維桑近依都會,接冠裳文物之華。素履幽閒,秉心 淵塞,裘馬絕五陵之氣,解推法三代之仁。雖九陌塵 飛,大隱不離朝市。而一堂玉炤,中閨有類蓬壺。至若 秉顏氏之家聲,授班姬之母訓。在宮在廟,河洲允紹 於思齊。克儉克勤,塗山祗承夫文命。攬鳳輝於姒幄, 光輪發旦旦之華。兆麟趾於堯門,嫡冢衍綿綿之祚。 凡諸瑞事,載在清廟。上荷天休,格祖柘宗枋之篤祐。 下思后族,亦水源木本之當尋。乃若翼翼棐忱,逡逡 禮法,自念身同尹姞,以蔓草而附蘿圖,豈宜勢並金 張,借繁陰而成桃徑。大官幸有餘粒,不從脂澤以求 田。曲突常懷隱憂,每效嫠緯而竊嘆。寧特綠GJfont領,袖 無五侯列第之風祗。願白晝閒庭,從四姓小兒之學。 匪因贊冊,曷抒素心,茲以覃恩,晉階左柱國特進光 祿大夫。於戲一命僂而再命傴,乃徵報國之忠。滿不 溢而高不驕,并見守身之孝。維我長孫皇后之德,已 弼陰教於彤管。借爾申伯元舅之尊,尚鼓芳風於戚 畹。

《外戚傳序》
明·外史
编辑

自古外戚之禍,莫若兩漢。唐、宋以下少殺矣。明太祖 禁母后,臨朝后妃之家崇。其號名衣食縣官,而已,是 以綿祚悠遠。初,無安陽博陸梁竇何董之變,匪直消 禍於履霜也。椒房貴戚亦藉以保福胙逮子孫焉。英 宗時,惟會昌侯孫繼宗以奪門功,參議國是。自茲以 下,其賢者類多謹身奉法,謙謙有儒者風。無所建樹。 而一二怙恩負乘之徒,所好不過狗馬、音樂、田宅,所 狎不過俳優、技妾,所凌虐不過閭閻雛匹輿臺廝養 之屬雖,汰如壽寧兄弟,陰謀如鄭國泰,在廷諸臣輒 皆正論讜言,消其釁孽謂非祖宗法制之善哉,至若 惠安、新樂,咸舉宗殉國,殺身成仁,嗚呼卓矣。其成祖 后家,詳《中山王傳》,餘採其行事可紀者,作《外戚傳》。

外戚部藝文二编辑

《大雅崧高八章》
编辑

宣王之舅申伯出封於謝而尹吉甫作詩以送之

崧高維嶽,峻極於天。維嶽降神,生甫及申,維申及甫, 維周之翰。四國于蕃,四方于宣。賦也

亹亹申伯王纘之事于邑于謝南國是式王命召伯 定申伯之宅登是南邦世執其功賦也

王命申伯式是南邦因是謝人以作爾庸王命召伯 徹申伯土田王命傅御遷其私人賦也

申伯之功,召伯是營。有俶其城,寢廟既成。既成藐藐, 王錫申伯。四牡蹻蹻,鉤膺濯濯。賦也

王遣申伯,路車乘馬。我圖爾居,莫如南土。錫爾介圭, 以作爾寶。往近王舅,南土是保。賦也

申伯信邁王餞于郿申伯還南謝于誠歸王命召伯 徹申伯土疆以峙其粻式遄其行賦也

申伯番番,既入于謝。徒御嘽嘽,周邦咸喜。戎有良翰, 不顯申伯。王之元舅,文武是憲。賦也

申伯之德,柔惠且直。揉此萬邦,聞於四國。吉甫作誦, 其詩孔碩。其風肆好,以贈申伯。賦也

《奉和幸韋嗣立山莊侍宴應制》
唐·崔湜
编辑

丞相登前府,尚書啟舊林。式閭明主意,榮族聖嬪心。 川狹旌門抵,巖高黻帳臨。閒窗憑柳暗,小徑入松深。 雲卷千峰色,泉和萬籟吟。蘭迎天女珮,竹礙侍臣簪。 宸翰三光燭,朝榮四海欽。還嗟絕機叟,白首漢川陰。

《韋譙公挽歌二首》
張說
编辑

五瑞分王國,雙珠映后家。文飛書上鳳,武結笥中蛇。 出豫榮前馬,迴鸞表後車。袞衣將錫命,泉路有光華。 國聘雙騏驥,庭儀兩鳳凰。將星連相位,玉樹伴金鄉。 歌舞侯家豔,軒裘戚里光。安知杜陵下,碑版已相望。

《麗人行》
杜甫
编辑

三月三日天氣新,長安水邊多麗人。態濃意遠淑且 真,肌理細膩骨肉勻。繡羅衣裳照暮春,蹙金孔雀銀 麒麟。頭上何所有翠微,葉垂鬢唇背後。何所見珠 壓腰衱,穩稱身就中雲幕。椒房親賜名大國,虢與秦 紫駝之峰。出翠釜水精之盤,行素鱗犀筋厭飫。久未 下鸞刀,縷切空紛綸。黃門飛鞚不動塵,御廚絲絡送 八珍。簫鼓哀吟感鬼神,賓從雜遝實要津。後來鞍馬 何逡巡,當軒下馬入錦茵。楊花雪落覆白蘋,青鳥飛 去銜紅巾。炙手可熱勢絕倫,慎莫近前丞相嗔。

《春行》
李益
编辑

侍臣朝謁罷,戚里自相過。落日青絲騎,春風白紵歌。 恩從三殿近,獵向五陵多。歸路南橋望,垂楊拂細波。

《少年》
李商隱
编辑

外戚平羌第一功,生年二十有重封。直登宣室螭頭 上,橫過甘泉豹尾中。別館覺來雲雨夢,後門歸去蕙蘭叢。灞陵夜獵隨田竇,不識寒郊自轉蓬。

《宜陽引》
明·李東陽
编辑

宜陽小兒身姓竇,弟為傭,姊為后。山中岸崩壓不殺, 自言相有封侯法。朝上書,夕召見,生不記家猶記縣。 眼前喜極翻作悲,一朝富貴從天來。左圖書,右賓友。 兄弟賢名世希有,古來寵祿易驕奢,今人尚憶貧時 否。

《潁水濁》
前人
编辑

魏其侯家客醉舞,一語不回丞相怒。相家貴人半膝 席,斬首穴胸那復惜。籍郎按項項不俯,潁川諸豪同 日捕。魏其眥裂東朝東,首鼠不決轅駒窮。潁川水濁 灌滅宗,誰令併殺老禿翁。相門白日嘯二鬼,越明年 春武安死。誰言死速不如遲,幸未淮南語泄時。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