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076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七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七十六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七十七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七十六卷目錄

 帝紀部彙考七十

  唐二十四

  昭宣帝

皇極典第七十六卷

帝紀部彙考七十编辑

唐二十四编辑

昭宣帝本紀编辑

按《唐書昭宣帝本紀》:「昭宣光烈孝皇帝,諱柷,昭宗第 九子也。母曰皇太后何氏,始封輝王。朱全忠已弒昭 宗,矯詔立為皇太子,監軍國事。」

天祐元年八月丙午,即皇帝位於柩前。衢州刺史陳 璋、睦州刺史陳詢叛附於楊行密。九月庚午,尊皇后 為皇太后。十月辛卯朔,日有食之。癸巳,朱全忠來朝。 甲午,全忠殺朱友恭、氏叔琮。十一月,全忠陷光州。是 歲,虔州刺史盧光稠卒,衙將李圖自稱知州事。 二年正月,盧約陷溫州,楊行密殺平盧軍節度使安 仁義。丁丑,盜焚乾陵下宮。二月,楊行密陷鄂州,武昌 軍節度使杜洪死之。戊戌,朱全忠殺德王𥙿及棣王 祤、虔王禊、遂王禕、景王祕、祁王祺、瓊王祥。己酉,葬聖 穆景文孝皇帝于和陵。三月甲子,裴樞罷。戊寅,獨孤 損罷,禮部侍郎張文蔚同中書門下平章事。甲申,崔 遠罷,吏部侍郎楊涉同中書門下平章事。四月乙未, 以旱避正殿,減膳。庚子,有彗星出於西北。甲辰,出於 北河。辛亥,降京畿死罪以下,給復山陵役者一年。五 月,王建陷金州,戎昭軍節度使馮行襲奔於均州。六 月,行襲克金州。楊行密陷婺州,執刺史沈夏。戊子,朱 全忠殺裴樞及靜海軍節度使獨孤損、左僕射崔遠、 吏部尚書陸扆、工部尚書王溥,司空致仕裴贄,檢校 司空兼太子太保致仕趙崇,兵部侍郎王贊。七月,卜 郊,岳州刺史鄧進忠叛附於馬殷。九月甲子,朱全忠 陷襄州,忠義軍節度使趙匡凝奔於淮南。丙寅,封弟 禔為潁王,祐蔡王。朱全忠陷江陵,留後趙匡明奔於 成都。乙酉,改卜郊。十月丙戌,朱全忠為諸道兵馬元 帥。十一月庚午,三卜郊。庚辰,淮南節度使楊行密卒, 以其子渥為淮南節度副大使、「東面諸道行營都統。」 辛巳,朱全忠為相國,總百揆,封魏王。十二月乙未,全 忠為天下兵馬元帥,殺蔣元暉及豐德庫使應頊、尚 食使朱建武。癸卯,柳璨為司空。戊申,朱全忠弒皇太 后。辛亥,罷郊。癸丑,貶柳璨為登州刺史。甲寅,殺璨及 太常卿張廷範。

三年正月壬戌,淮南將王茂章以宣、歙二州叛附於 錢鏐。二月,楊渥陷岳州。癸巳,王建陷歸州。四月癸未 朔,日有食之。鎮南軍節度使鍾傳卒,其子匡時自稱 留後。六月,錢鏐陷衢、睦二州,刺史陳璋、陳詢奔於淮 南。七月,楊渥陷饒州。八月癸未,朱全忠陷相州。九月, 楊渥陷洪州,執鍾匡時。乙亥,匡國軍節度使劉知俊 陷坊州,執刺史劉彥暉。十月辛巳,楊崇本會鳳翔、涇 原、鄜延、秦隴兵以討朱全忠,戰於美原,敗績。十一月, 忠國軍節度使高彥卒,其子灃自稱留後。閏十二月 戊辰,李克用陷潞州,昭義軍節度使丁會叛附於克 用。乙亥,震電雨雪。

四年三月,劉守光囚其父仁恭,自稱幽州盧龍軍節 度使。四月戊午,錢鏐陷溫州。甲子,皇帝遜于位,徙于 曹州,號濟陰王。梁開平二年二月遇弒,年十七,諡曰 哀帝。後唐明宗追諡昭宣光烈孝皇帝,陵曰溫陵。 按《舊唐書哀帝本紀》,哀皇帝諱柷,昭宗第九子。母曰 積善太后何氏。景福元年九月三日生於大內,乾寧 四年二月封輝王,名祚。天復三年二月,拜開府儀同 三司,充諸道兵馬元帥。天祐元年八月十二日,昭宗 遇弒。翼日,蔣元暉矯宣遺詔曰:「我國家化隋為唐,奄 有天下,三百年之盛業,十八葉之耿光。朕自纘丕圖, 垂將二紀。雖恭勤無怠,屬運數多艱。致寰宇之未寧, 睹兵戈之屢起。賴勳賢協力,宗社再安,豈意宮闈之 間,禍亂忽作。昭儀李漸榮、河東夫人裴貞一,潛懷逆 節,輒肆狂謀,傷疻既深,已及危革。萬機不可以久曠, 四海不可以乏君。神鼎所歸,須有纘繼輝。王祚幼彰 岐嶷,長實端良,褒然不群,予所鍾愛。必能克奉丕訓, 以安兆人。宜立為皇太子,仍改名柷,監軍國事。於戲! 孝愛可以承九廟,恭儉可以安萬邦。無樂逸遊,志康 寰宇。百辟卿士,佑茲沖人,載揚我高祖、太宗之休烈。」 是日,遷神柩于西宮,文武百寮班慰於延和門外。其 日午時,又矯宣皇太后令曰:「予遭家不造,急變爰臻, 禍生女職之徒,事起宮奚之輩。皇帝自罹鋒刃,已至 彌留,不及顧遺,號慟徒切。定大計者安社稷,纂丕圖 者擇賢明議。屬未亡人,須示建長策。承高祖之寶運繄元勳之忠規,伏示股肱,以匡沖昧。皇太子柷,宜於 柩前即皇帝位。其哀制並依祖宗故事,中書門下准 前處分。」於戲!送往事居,古人令範;行今報舊,前哲格 言。抆淚敷宣,言不能喻。帝時年十三,乞且監國,柩前 即位。宜差太常卿王溥充禮儀使,又令太子家令李 能告哀於十六宅。丙午,大行皇帝大殮皇太子柩前, 即皇帝位。己酉,矯制曰:「昭儀李漸榮、河東夫人裴貞 一,今月十一日夜,持刃謀逆,懼罪投井而死,宜追削 為悖逆。庶人」蔣元暉《夜既弒逆誥》旦宣言於外曰:「夜 來帝與昭儀博戲,帝醉,為昭儀所害,歸罪宮人,以掩 弒逆之跡。」然龍武軍官健備傳二夫人之言於市人。 尋用史太為棣州刺史,以酬弒逆之功。庚戌,群臣上 表請聽政。甲寅,中書奏:「皇帝九月三日降誕,請以其 日為乾和節。」從之。乙丑,百寮赴西宮殮訖釋服。皇帝 見群臣於崇勳殿西廊下。《中書帖》:「今月二十四日釋 服後三日一度進名起居。」丙辰,敕:「朕奉太后慈旨,以 兩司綱運未來,百官事力多闕,旦夕霜冷,深軫所懷。 令於內庫方圓銀二千一百七十二兩,充見任文武 常參官救接,委御史臺依品秩分俵。」是日,皇帝聽政。 丁巳,敕:「《乾和節》方在哀疚,其內道場宜停。」戊午,遣刑 部尚書張禕告哀於河中,全忠號哭盡哀。庚申,敕:「《乾 和節》文武百寮、諸軍諸使、諸道進奏官,准故事於」寺 觀設齋,不得宰殺,只許酒果脯醢。辛酉,敕:「三月二十 三日嘉會節,伏以大行皇帝仙駕上昇,靈山將卜,神 既遊於天際,節宜輟於人間。准故事,嘉會節宜停。」九 月壬戌朔,百官素服赴西內臨,進名奉慰。戊辰,大行 皇帝大祥,百官素服赴內西臨。己巳,敕「右僕射、門下 侍郎、禮部尚書、平章事裴樞宜充」大行皇帝山陵禮 儀使,門下侍郎、平章事獨孤損宜充大行皇帝山陵 使,兵部侍郎李燕充鹵簿使,權知河南尹韋震充橋 道使,宗正卿李克勤充按行使。庚午,皇帝釋服從吉。 中書門下奏:「伏以陛下光繼寶圖,纂承丕緒,教道克 申於先訓,保任實自於慈顏。今則正位宸居,未崇徽 號。伏以大行皇帝皇后母臨四海,德冠六宮,推尊宜 正於鴻名,敬上式光於睿孝。望上尊號曰皇太后,奉 敕宜依。」又敕輝王府官屬宜停。辛巳,山陵橋道使改 差權河南尹張廷範,其頓遞、陵下應接等使,並令廷 範兼之。庚寅,中書奏:「太常寺止鼓兩字,鼓上字犯御 名,請改曰肇。」從之。十月辛卯朔,日有蝕之,在心初度。 壬辰,全忠自河中來朝,赴西內臨祭訖,對於崇勳殿。 甲午,敕:「檢校太保、左龍武統軍朱友恭可復本姓名, 《李彥威》貶崖州司戶同正,檢校司徒,右龍武統軍氏 叔琮可貶貝州司戶同正。」又敕:「彥威等主典禁兵,妄 為扇動,既有彰於物論,兼亦繫於軍情,謫掾遐方,安 能塞責?宜配充本州長流百姓,仍令所」在賜自盡。河 南尹張廷範收彥威等殺之,臨刑大呼曰:「賣我性命, 欲塞天下之謗,其如神理何!操心若此,欲望子孫長 世,可乎?」呼廷範謂曰:「公行及此,勉自圖之。」是日,全忠 歸大梁。丙申,制天平軍節度使、檢校太師、中書令兼 鄆州刺史、上柱國、東平王、食邑七千戶張全義本官 兼河南尹、許州刺史、忠武軍節度觀察等使、判六軍 諸衛事。皇帝即位,行事官左丞楊涉進封開國伯,加 食邑四百戶;吏部侍郎趙光逢進開國公,加食邑三 百戶;右散騎常侍竇回、給事中孫續,戶部郎中知制 誥封舜卿等加勳階;禮儀使太常卿王溥與一子八 品正員官。書寶冊官吏部尚書陸扆、刑部尚書張《禕 扆》與一子八品正員官,禕加階太子太保。盧紹卒,魏 博羅紹威進救,給百官絹千匹、綿三千兩。十一月辛 酉朔。癸酉午時,日有黃白暈,旁有青赤紉。楊行密攻 光州,又急攻鄂州,杜洪遣使求援,全忠率師五萬自 潁州渡淮,至霍丘,大掠以紓之,行密分兵來拒。乙酉, 敕:「據太常禮院奏,於十二月內擇日冊太后者。朕近 奉慈旨,以山陵未畢,哀感方纏,凡百有司,且虔充奉, 吉凶之禮,難以並施。太后冊禮,宜俟山陵畢日,庶得 橋山攀慕,彰盡節於群臣;蘭殿承榮,展盛儀於朕志。 情既獲遂,禮實宜之。」付所司。己丑,嶺南東道辨州宜 改為勳州。十二月辛卯朔。癸卯,權知河南府尹、和王 傅張廷範宜復本官,光祿大「夫、檢校司徒、河東縣開 國子,食邑五百戶,充山陵副使、權知河南尹」、天平軍 節度副使韋震權知鄆州軍州事。

二年春正月庚申朔,楊行密陷鄂州,執節度使杜洪, 斬於揚州市,鄂、岳、蘄、黃等州入行密。全忠自霍丘還 大梁。甲子,太常卿王溥上大行皇帝諡號、廟號,乃敕 右僕射、平章事裴樞撰《諡冊》,中書侍郎柳璨撰哀冊。 辛未,敕:「朕祗荷丕圖,仰惟先訓,方迫遺弓之痛,俯臨 同軌之期。將展孝思,親扶護衛。皇太后義深鳴鳳,痛 切攀龍,亦欲專奉靈輿,躬及園寢,兼盡追慎之道,用 終克敬之儀。其《大行皇帝山陵》發引日,朕隨太后親 至陵所,付中書門下,宜體至懷。」群臣三表論諫,乃止。 二月庚寅朔。壬辰,制以前知鄜州軍州事、檢校尚書 左僕射劉鄩為右金吾衛大將軍,充右街使;檢校左僕射朱漢賓為右羽林統軍。丙申,群臣告諡於西宮。 己亥,敕「今月十一日,大行皇帝啟攢宮」,准故事,坊市 禁音樂,至二十日掩攢宮畢如舊。庚子,啟攢宮,文武 百寮夕臨於西宮。丁未,靈駕發引,濮王已下從皇帝、 太后長樂門外,祭畢,歸大內。己酉,葬昭宗皇帝於和 陵。庚戌,制以太常卿王溥為工部尚書。壬子,制以汝 州刺史裴迪為刑部尚書,泰寧軍節度、檢校司空、兗 州刺史、御史大夫葛從周檢校司徒,兼右金吾上將 軍致仕,從周病風,不任朝謁故也。以左金吾上將軍 盧彥威為左威衛上將軍。是月社日,樞密使蔣元暉 宴德王𥙿已下九王於九曲池,既醉,皆絞殺之,竟不 知其瘞所。丙辰,左僕射裴贄等議「遷廟,合遷順宗一 室」,從之。己未,昭宗皇帝神主祔太廟,禮院奏昭宗廟 樂曰《咸寧》之舞。三月庚申朔。壬戌,制以前平盧軍節 度使、檢校太傅、同平章事、兼青州刺史、上柱國、瑯琊 郡公、食邑二千五百戶王師範為孟州刺史、河陽三 城懷孟節度觀察等使,從全忠奏也。甲子,制以特進、 尚書右僕射、門下侍郎、同平章事、太清宮「使、弘文館 大學士、延資庫使、諸道鹽鐵轉運使、判度支、上柱國、 河東郡開國公、食邑二千戶裴樞可守尚書左僕射、 光祿大夫、門下侍郎、戶部尚書、同平章事、監修國史、 河南縣開國子、食邑五百戶獨孤損可檢校尚書左 僕射、同平章事,兼安南都護,充靜海軍節度、安南管 內觀察處置等使。」以光祿大夫、中書侍郎、同平章事、 集賢殿大學士、上柱國、博陵郡開國公、食邑一千五 百戶崔遠可守尚書右僕射。以正議大夫、中書侍郎、 同平章事、判戶部事、上柱國、河東縣男、食邑三百戶 柳璨為門下侍郎,兼戶部尚書、同平章事、太清宮使、 弘文館大學士、延資庫使、諸道鹽鐵轉運等使;以正 議大夫、尚書吏部侍郎、上柱國、賜紫金魚袋張文蔚 為中書侍郎、同平章事、監修國史、判度支;以銀青光 祿大夫、行尚書左丞、上柱國、弘農縣伯、食邑七百戶 楊涉為中書侍郎、同平章事、集賢殿大學士、判戶部 事。庚午,敕:「朕以宰臣學士、文武百寮,常拘宮局,空逐 遊從。今膏澤不愆,豐年有望,當茲韶景,宜示優恩。自 今月十二日後至十六日,各令取便,選勝追遊,付所 司。」壬申,以檢校司徒、和王傅張廷範為太常卿。丁亥, 敕:「翰林學士、戶部侍郎楊注是宰臣楊涉親弟,兄既 秉於樞衡,弟故難居宥密,可守本官,罷內職。」四月己 丑朔。壬辰,敕河南府緱氏縣令宜兼充知陵臺令,仍 昇為赤縣。癸巳,敕曰:「文武二柄,國家大綱,東西兩班, 官職同體。咸匡聖運,共列明廷,品秩相對於高卑,祿 俸皆均於厚薄。不論前代,祇考本朝,太宗皇帝以中 外臣寮,文武參用,或自軍衛而居臺省,亦由衣冠而 秉節旄,足明於武列文班,不合分清濁優劣。近代浮 薄相尚,凌蔑舊章,假偃武以修文,競棄本而逐末。雖 藍衫魚簡,當一見而便許升堂;縱拖紫腰金,若非類 而無令接席。以是顯揚榮辱,分別重輕,遽失人心,盡 隳朝體。致其今日,實此之由,須議改更,漸期通濟。文 武百官,自一品以下,逐月所給料錢,並須均勻數目 多少,一般支給。兼差使諸道,亦依輪次,既就公平,必 期開泰,凡百臣庶,宜體朕懷。和。」王傅張廷範者,全忠 將吏也,以善音律,求為太常卿,全忠薦用之。宰相裴 樞以廷範非樂卿之才,全忠怒,罷樞相位。柳璨希旨, 又降此詔斥樞輩,故有白馬之禍。丙午,前棣州刺史 劉仁遇檢校司空,兼兗州刺史、御史大夫,充泰寧軍 節度使。乙未,制「左僕射裴樞、新除清海軍節度使獨 孤損、河南尹張全義、工部尚書王溥」司空致仕裴贄、 刑部尚書張禕,並賜一子八品正員官,以奉山陵之 勞也。敕曰:「朕以宿麥未登,時陽久亢,慮闕粢盛之備, 軫予宵旰之懷。所宜避正位於宸居,減珍羞於常膳, 諒惟眇質,深合罪躬。自今月八日已後,不御正殿,減 常膳,付所司。」辛丑,侍御史李光庭、郗殷象,殿中丞張 昇、崔昭矩,起居舍人「盧仁炯、盧鼎、蘇楷、吏部員外郎 崔協、左補闕崔咸休、右補闕杜承昭、羅兗、右拾遺韋 彖、路德延,並宜賜緋魚袋。」兵部郎中韋乾美、比部郎 中楊煥皆賜紫金魚袋。並以奉山陵之勞也。壬寅,敕: 「朕護荷丕圖,《仰遵慈訓,爰崇徽號,已定禮儀。冀申為 子之心,以展奉親之敬》。昨所司定今月二十五日行 《皇太》后冊禮。再奉慈旨,以宮殿未停工作,蒸暑不欲 勞人,宜改吉辰,固難違命。冊禮俟修大內畢功日,所 司以聞。」癸卯,太清宮使柳璨奏:「修上清宮畢,請改為 太清宮。」從之。甲辰夜,彗起北河,貫文昌,其長三丈,在 西北方。丁未,敕:「設官分職,各有司存,銓衡既任於吏 曹,除授寧煩於宰職?但所司注擬,申到中書,過驗酌 量,苟或差舛,難可書定。近年除授,其徒實繁,占選部 之闕員,擇公當之優便,遂致三銓注擬之時,皆曠職 務。且以宰相之任,提舉百司,唯務公平無私,方致漸 臻有道。應天下州府令錄,並委吏部三銓注擬。自天 祐二年四月十一日已後,中書並不除授,或諸薦奏 量留,即度可否施行。庶各司其局,免致紊隳。宰相提綱,永存事體,付所司。」辛亥,以彗孛謫見,《德音》:放京畿 軍鎮諸司禁囚,常赦不原外,罪無輕重遞減一等,限 三日內疏理聞奏。壬子,敕:「朕以沖幼,克嗣丕基,業業 兢兢,勤恭夕惕。彗星謫見,罪在朕躬,雖已降赦文,特 行恩宥,起今月二十四日後,避正殿,減常膳,以明思 過。付所司。」丙辰,敕:「准向來事例,每貫抽除外,以八百 五十文為貫,每陌八十五文。如聞坊市之中,多以八 十為陌,更有除折,頓爽舊規。付河南府市肆交易,並 以八十五文為陌,不得更有改移。」戊午,敕:「東上閤門、 西上閤門,比帝出入,以東上為先,大忌進名,即西上 閤門為便。比因閹官擅權,乃以陰陽取位,不思南面, 但啟西門。邇來相承,未議更改,詳其稱謂,似爽舊規。 自今年五月一日後,常朝出入取東上閤門,或遇奉 慰即開西上閤門,永為定制,付所司。」又敕:「朕以上天 謫見,避殿責躬,不宜朔會朝正殿。其五月一日朝會, 宜權停。」五月己未朔,以星變不視朝。敕曰:「天文變見, 合事祈禳,宜於太清宮置黃籙」道場,三司支給齋料。 壬戌,敕:「法駕遷都之日,洛京再建之初,慮懷土有類 於新豐,權更名以變於舊制。妖星既出於雍分,高閎 難效於秦餘,宜改舊門之名,以壯卜年之永。延喜門 改為宣仁門,重明門改為興教門,長樂門改為光政 門,光範門曰應天門,乾化門曰乾元門,宣政門曰敷 政門,宣政殿曰貞觀殿,日華門曰左延福門,月華門 曰右延福門,萬壽門曰萬春門,積慶門曰興善門,含 章門曰膺福門,含清門曰延義門,金鑾門曰千秋門, 延和門曰章善門,保寧殿曰文思殿。其見在門名,有 與西京門同名者,並宜復洛京舊門名,付所司。」乙酉 夜,西北彗星長六七十丈,自軒轅大角及天市西垣, 光輝猛怒,其長竟天。丙寅,有司修皇太后宮畢。中書 奏:「皇太后慈惠臨人,寬仁馭物,早葉俔天之兆,克彰 誕聖之符。今輪奐新宮,規模舊典,崇訓既徵於《信史》, 積善宜顯於昌期。太后宮請以『積善』為名。」從之。又以 將卜郊禋,預調雅樂,宜以太常卿張廷範充修樂懸 使。丁卯,荊襄節度使趙匡凝奏為故使成汭立祠宇, 從之。己巳,太清宮使柳璨奏:「近敕改易宮殿門名。竊 以元元皇帝廟西京曰太清宮,東京曰太微宮,其太 清宮請復為太微宮,臣便給入官階。」從之。庚午,敕「所 司定今年十月九日有事郊丘,其修製禮衣祭服宜 令宰臣柳璨判,祭器宜令張文蔚楊涉分判,儀仗車 輅宜令太常卿張廷」範判。壬申,制:「新除靜海軍節度 使、銀青光祿大夫、檢校尚書左僕射、同平章事、兼安 南都護、河南郡開國侯、食邑一千戶獨孤損,可責授 朝散大夫、棣州刺史,仍令御史臺發遣,出京訖聞奏。」 敕曰:「朕謬將眇質,叨荷丕圖,常懷馭朽之心,每軫泣 辜之念。諒於黜責,豈易施行。左僕射裴樞、右僕射崔 遠,雖罷機衡,尚居揆路,既處優崇之任,未傷進退之 規,不能秉志安家,但恣流言謗國,頗興物論,難抑朝 章。須離八座之榮,尚付六條之政。勉思咎己,無至尤 人。樞可責授朝散大夫、登州刺史,遠可責授朝散大 夫、萊州刺史,便發遣出京。兵部郎中韋乾美貶沂州 司戶。」甲戌,敕:「中書舍人封渭貶齊州司戶」,右補闕鄭 輦密州莒縣尉,兵部員外盧協祁州司戶,並員外置。 乙亥,敕:「吏部尚書陸扆貶濮州司戶,工部尚書王溥 淄州司戶。」司天奏:「旬朔已前,星文變見,仰觀垂象,特 軫聖慈。自今月八日夜已後,連遇陰雨,測候不得。至 十三日夜一更三點,天色暫晴,景緯分明,妖星不見 於碧虛,災沴潛消於天漢」者。敕曰:「上天謫見,下土震 驚,致夙夜之沈憂,恐生靈之多難。不居正殿,盡輟常 羞,益務齊虔,以申禳禱。果致元穹覆祐,孛彗消除,豈 罪己之感通,免貽人於災沴?式觀陳奏,深慰誠懷。」丙 子,敕戶部郎中李仁儉貶和王府咨議,起居舍人盧 仁炯安州司戶、壽安尉,直弘文館盧晏滄州東光尉。 丁丑,陳許節度使張全義奏:「得許州留後狀申,自多 事以來,許州權為列郡,今特創鼓角樓訖,請復為軍 額。」敕旨依舊置忠武軍牌額。戊寅,宴群臣於崇勳殿, 全忠與王鎔、羅紹威置宴也。庚辰,敕特進、檢校司徒、 守太保致仕趙崇可曹州司戶,銀青光祿大夫、兵部 侍郎王贊可濮州司戶。辛巳,敕責授登州刺史裴樞 可隴州司戶,責授棣州刺史獨孤損可瓊州司戶,責 授萊州刺史崔遠可白州司戶。壬午,敕「司勳員外韋 甄責授和王友,洛陽縣令李光序責授左春坊典設 郎。」甲申,祕書監崔仁魯可密州司戶,國子祭酒崔澄 陳州司戶,太府少卿裴鍼徐州司戶,衛尉少卿裴紓 曹州南華尉,左補闕崔咸休寧陵尉,司封員外薛滈 輝州司戶,前鹽鐵推官獨孤憲臨沂尉,祕書少監裴 鉥鄆州司戶、長安尉,直史館裴格符離尉,兵部郎中 李象鄭州司戶,刑部員外盧薦范縣尉。丙戌,潁州汝 陰縣人彭文妻產三男。丁亥,敕「以翰林學士、尚書職 方郎中張策兼充史館修撰、修國史。」六月戊子朔,敕 責授隴州司戶「裴樞、瓊州司戶獨孤損、白州司戶崔 遠、濮州司戶陸扆、淄州司戶王溥、曹州司戶趙崇、濮州司戶王贊等,皆受國恩,咸當重任,罔思罄竭,唯貯 姦邪,雖已謫於遐方,尚難寬於國典。委御史臺差人, 所在州縣,各賜自盡。」時樞等七人已至滑州,皆併命 於白馬驛,全忠令投屍於河。己丑,敕:「君臣之間,進退 以禮。矧於求舊,欲保初終,苟自掇於悔尢,亦須行於 黜責。特進守司空致仕上柱國河東縣開國公食邑 二千戶裴贄,早以公望,常踐台司,靡聞竭力以匡時, 每務養恬而避事。洎從請老,不謂無恩,合慎樞機,動 循規矩。雖云勇退,乃有後言。自為簿從之酋,頗失人 臣之禮,謫居郡掾,用正朝綱。可責授青州司戶,刑部 郎中李煦可萊州司戶。」辛卯,太微宮使柳璨奏:「前使 裴樞充宮使日,權奏請元元觀為太清宮,又別奏在 京弘道觀為太清宮,至今未有制置。伏以今年十月 九日,陛下親事南禋,先謁聖祖廟,弘道觀既未修葺, 元元觀又在北山,若車駕出城,禮非便穩。今欲只留 北邙山上老君廟一所。其元元觀請拆入都城,於清 化坊內建置太微宮,以備車駕行事。」從之。壬辰,敕:「諸 道節度、觀察、防禦、刺史等部內,有新除朝官、前資朝 官,敕到後三日內發遣赴闕,仍差人監送,所在州縣, 不得停住。苟或稽違,必議貶黜,付所司。」癸巳,敕:「衛尉 少卿敬沼是裴贄之甥,常累於舅,或以明經撓文柄, 或以私事竊化權,贄已左遷,爾又何逭?可貶徐州蕭 縣尉。」丙申,敕:「福建每年進橄欖子,比因閹豎出自閩 中,牽於嗜好之間,遂成貢奉之典。雖嘉忠藎,伏恐煩 勞。今後只供進蠟面茶,其進橄欖子宜停。」戊戌,敕:密 縣令裴練貶登州牟平尉,長水令崔仁略淄州高苑 尉,福昌主簿陸珣沂州新太尉,泥水令獨孤韜、范縣 尉,並員外置,皆裴樞、崔遠、陸扆宗黨也。壬寅,湖南馬 殷奏:「岳州洞庭青草之側,有古祠四所,先以荒圮,臣 復修廟了畢,乞賜名額者。」敕旨:黃陵二妃祠曰懿節, 洞庭君祠曰利涉侯,青草祠曰安侯,三閭大夫祠,先 以澧朗觀察使雷滿奏,已封昭靈侯,宜「依天祐元年 九月二十九日敕處分。」丙午,全忠奏:「得宰相柳璨記 事,欲拆北邙山下元元觀,移入都內,於清化坊取舊 昭明寺基建置太微宮,准備十月九日南郊行事。緣 延資庫鹽鐵並無物力,令臣商量者,臣已牒判六軍 諸衛張全義指揮工作訖。」優詔嘉之。丁未,敕:太子賓 客柳遜嘗為張濬租庸判官,又王溥監修日,奏充判 官,授工部「侍郎,又與趙崇、裴贄為刎頸之交。昨裴樞 等得罪之時,合當連坐,尚矜暮齒,且俾懸車。可本官 致仕。」戊申,敕前司勳員外郎、賜緋魚袋李延古責授 衛尉寺王簿。七月戊午朔。辛酉,賜全忠《迎鑾記功碑 文》,立於都內。全忠進助效禮錢三萬貫。癸亥,再貶柳 遜曹州司馬。辛巳,敕「全忠請鑄河中、晉、絳諸縣」印,縣 名內有「城」字,並落下如密鄭絳、蒲例,單名為文。壬午, 宰臣柳璨、禮部尚書蘇循充皇太后冊禮使。是日,於 積善宮行禮畢,帝乘輦赴太后宮稱賀。丙戌,太常禮 院奏,「每月朔朢,皇帝赴積善宮起居,文武百官於宮 門進名起居。」從之。八月丁亥朔。戊子,制:「中書舍人姚 洎可尚書戶部侍郎,充元帥府」判官,從全忠奏也。洛 苑使奏,穀水屯地內嘉禾合穎。乙未,敕:「偽稱官階人 泉州晉江縣應鄉貢明經陳文巨招伏罪款,付河南 府決殺。」庚子,敕:「漢代元勳,鄧禹冠諸侯之上;晉朝重 位,王導居百辟之先。皆道著匡扶,功宣寰宇,其於崇 寵,迥異等倫。朕獲以眇躬,重興丕運,凡關制度,必法 舊章,實仗勳賢,永安宗社。副元帥梁王正守太尉中 書令,忠武軍節度使河南尹張全義亦正守中書令, 俱深倚注,咸正台衡。其朝廷冊禮,告祀天地宗廟,其 司空則差官攝行,太尉、侍中、中書令即宰臣攝行。今 太尉副元帥任冠藩垣,每遇行禮之時,或不在京國, 即事須差攝太尉行事。全義見居闕下,壬正中樞,不 可更差別官,又攝中書令事。其太尉官,如梁王朝覲, 在京,便委行事,如卻赴鎮,即依前攝行。所合差中書 令,便委全義,以本官行禮。其侍中、司空、司徒,即臨時 差官付所司。」壬寅,敕:「前大中大夫、尚書兵部侍郎、賜 紫金魚袋司空圖,俊造登科,朱紫昇籍,既養高以傲 代,類移山而釣名,志樂漱流,心輕食祿。匪夷匪惠,難 居公正之朝;載省載思,當徇幽棲之志。宜放還中條 山。」癸卯,敕太常卿張廷範宜充南郊禮儀使。丁未,制 削奪荊襄節度使趙匡凝在身官爵。是月乙未,全忠 遣大將楊師厚討匡凝,收唐、鄧、福、郢、隨等州,全忠自 率親軍赴之。荊、襄之軍陣於漢水之陰。九月丁巳朔。 辛酉,楊師厚於襄州西六十里陰谷江口伐竹木為 浮梁。癸亥,梁成,引軍渡江。甲子,趙匡凝率勁兵二萬, 陣於江之湄,師厚一戰敗之,遂乘勝躡之,陣於城下。 是夜,匡凝挈其孥潰圍遁走。乙丑,師厚入襄陽。丙寅, 全忠繼至。壬申,匡凝牙將王建武遣押牙常質以荊 南降,言「權知荊南軍府事趙匡凝,今月十一日棄城 上峽」,奔蜀川。敕曰:「梁王躬臨貔武,收復荊襄,拔峴首 若轉丸,平荊門如沃雪,連收兩鎮,併走二兇,乃睠勳 庸,載深嘉注,宜賜詔獎飭。」內出宣旨:嬭婆楊氏可賜號昭儀,嬭婆王氏可封郡夫人。第二嬭婆先帝已封 郡夫人,准楊氏例改封。中書奏議言:「乳母古無封夫 人賜內職之例,近代因循,殊乖典故。昔漢順帝以乳 母宋氏為山陽君,安帝乳母王氏曰野王君,當時朝 議非之。今國祚中興,禮宜求舊。臣等商量,楊氏望賜 號安聖君,王氏曰福聖君,第二王氏曰康聖君。」從之。 己巳,敕武成王廟宜改為武明王。乙酉,敕:「先擇十月 九日有事郊丘,備物之間,有所未辦,宜改用十一月 十九日。」十月丙戌朔,制「梁王全忠可充諸道兵馬元 帥,別開府幕,加食邑通前一萬五千戶,實封一千五 百戶。」金州馮行襲奏,當道昭信軍額內一字與元帥 全忠諱字同,乃賜號戎昭軍。制削奪荊南留後趙匡 凝官爵。丁亥,敕:「洛城坊曲內,舊有朝臣諸司宅舍,經 亂荒榛。張全義葺理已來,皆已耕墾。既供軍賦,即係 公田。或恐每有披論,認為世業,須煩按驗,遂啟倖門。 其都內坊曲及畿內已耕植田土諸色人,並不得論 認。如要業田,一任買置。凡論認者,不在給還之限。如 有本主,元自差人勾當,不在此限。如荒田無主,即許 識認付河南府。」甲午,起居郎蘇楷駮昭宗諡號曰:「帝 王御字,由理亂以審汙隆;宗祠配天資,諡號以」定升 降,故臣下君上,皆不得而私也。伏以陛下順考古道, 昭彰至公,既當不諱之朝,寧阻上言之路。伏以昭宗 皇帝睿哲居尊,恭儉垂化,其於善美,孰敢蔽虧。然而 否運莫興,至理猶鬱,遂致四方多事,萬乘頻遷。始則 閹豎猖狂,受幽辱於東內;終則嬪嬙悖亂,罹夭閼於 中闈。其於易名,宜循考行。有司「先定尊諡曰聖穆景 文孝皇帝,廟號昭宗,敢言溢美,似異直書。按後漢和 安順帝,緣非功德,遂改宗稱,以允臣下之請。今郊禋 有日,祫祭惟時。將期允愜列聖之心,更下詳議新廟 之稱。庶使葉先朝罪己之德,表聖主無私之明。」楷,禮 部尚書循之子,凡劣無藝,乾寧二年應進士登第,後 物論以為濫,昭宗命翰林學士陸扆、祕書監馮渥覆 試黜落,永不許入舉場。楷負愧御怨。至是全忠弒逆 君上,柳璨陷害朝臣,乃與起居郎羅袞、起居舍人盧 鼎連署駮議。楷目不知書,手僅能執筆,其文羅袞作 也。時政出賊臣,哀帝不能制。太常卿張廷範改諡曰 恭靈莊閔孝皇帝,廟號曰襄宗。全忠雄猜物鑒,自楷 駮諡後,深鄙之,既傳代之後,循、楷父子皆斥逐,不令 在朝。丁未,所司改題昭宗神主,輟朝一日。癸丑,敕「成 德軍宜改為武順,管內槁城縣曰槁平,信都曰堯都, 欒城曰欒氏,阜城曰漢阜,臨城為房子」,避全忠祖父 名也。十一月,乙卯朔,敕潞州潞城縣改為潞子,黎城 曰黎亭。全忠平荊、襄後,遂引軍將攻淮南。行次棗陽, 阻雨,比至光州,道險塗潦,人馬饑乏,休止十餘日,乃 趨固始。進軍距壽州三十里,壽人閉壁不出,左右言 師老不可用。是月丙辰,全忠自正陽渡淮,而北至汝 陰,全忠深悔此行無益。丁卯,至大梁。時哀帝以此月 十九日親祠圜丘,中外百司禮儀法物已備。戊辰,宰 相已下於南郊壇習儀,而裴迪自大梁迴,言「全忠怒 蔣元暉、張廷範、柳璨等謀延唐祚,而欲郊天改元。」元 暉、柳璨大懼。庚午,敕曰:「先定此月十九日親禮南郊, 雖定吉辰,改卜亦有故事。宜改取來年正月上辛付 所司。」辛巳,制:「迴天再造竭忠守正功臣、諸道兵馬元 帥、宣武宣義天平護國等軍節度觀察處置、修宮闕、 制置度支、解縣《池場》、亳州太清宮等使、開府儀同三 司、守太尉、中書令、河中尹、汴滑鄆等州刺史、上柱國、 梁王、食邑一萬五千戶、實封一千五百戶朱全忠,可 授相國,總百揆。其以《宣武》《宣義》《天平》《護國》《天雄》《武順》 《忠武》、佐國、《河陽》《義武》《昭義》《保義》《戎昭》《武定》、泰寧、平盧、 匡國、鎮國、《武寧》、忠義、荊南二十一道為魏」國,仍進封 魏王,依前充諸道兵馬元帥、太尉、中書令、宣武宣義 天平護國等軍節度觀察處置等使,加食邑五千戶, 實封八千五百戶。入朝不趨,劍履上殿,贊拜不名,兼 備九錫之命,仍擇日備禮冊命。又制以楊師厚為襄 州兵馬留後,左龍武統軍張慎思為武寧軍兵馬留 後。壬午,中書門下奏:「相國、魏王總百揆,百司合呈納 本司印,其中書門下印,堂後王仁珪呈納中書公事, 權追中書省印行遣。」從之。甲申,敕河南告成縣改為 陽邑;蔡州襄城改為苞孚;同州韓城改為韓元;絳州 翼城改為澮川;鄆州鄆城改為萬安;慈州文城改為 屈邑;澤州晉城改高都,陽城改為護澤;安州應城改 為應陽;洪州豐城改為吳高全忠令判官司馬鄴讓 相國總百揆之命。十二月乙酉朔。戊子,詔「蔣元暉齎 手詔赴魏國,不許陳讓錫命。」辛卯,制:「正議大夫、門下 侍郎、兼戶部尚書、同平章事、太微宮使、弘文館大學 士、延資庫使、充諸道鹽鐵轉運等使、上柱國、河東縣 開國男、食邑三百戶柳璨可光祿大夫、守司空、兼門 下侍郎、同平章事、太微宮使、弘文館大學士、延資庫 使、充諸道鹽鐵轉運等使、進封河東縣開國伯、通前 食邑七百戶,充魏國冊禮使。」制:相國魏王曾祖贈太 傅茂琳追封魏王,諡宣憲;祖贈太師信追封魏王,諡武元;父贈尚書令誠追封魏王,諡「文明。」敕右常侍王 鉅、太常卿張廷範、給事中崔沂、工部尚書李克助、祠 部郎中知制誥張茂樞、膳部員外知制誥杜曉、吏部 郎中李光嗣、駕部郎中趙光引、戶部郎中崔協、比部 郎中楊煥、左常侍孔拯、右諫議蕭頎、左拾遺裴瑑、右 拾遺高濟、職方郎中牛希逸、主客郎中蕭蘧等,隨冊 禮使柳璨魏國行事。先是,北院宣徽使王殷使壽州 行營,構蔣元暉於全忠,全忠怒,急歸大梁。上令刑部 尚書裴迪齎詔慰勞全忠,全忠忿恨,語極不遜,故行 「相國」百揆之命以悅其心。蔣元暉自至大梁陳訴,全 忠怒猶不解。帝憂之。甲午,上召三宰相議其事。柳璨 曰:「人望歸元帥,陛下揖讓釋負,今其時也。」帝曰:「運祚 去唐久矣,幸為元帥所延。今日天下,非予之天下,神 器大寶,歸於有德,又何疑焉?他人傳予意不盡,卿自 往大梁,備言此懷。」乃賜璨茶藥,便令進發。乙未,敕樞 密使蔣元暉宜削在身官爵,送河南府處斬;豐德庫 使應頊、尚食使朱建武送河南府決殺。庚子,敕樞密 使及宣徽南院、北院並停,其樞密公事令王殷權知, 其兩院人吏並勒歸中書。其諸司諸道人並不得到 宣徽院。凡有公事,並於中書論請。其延義、千秋兩門, 只差小黃門三人勾當,其官健勒歸本軍。敕:「魏王堅 辭寵命,過示撝謙。朕以國史所書,元帥之任,並以天 下為名。爰自近年,改為諸道,既非舊制,須在正名。宜 追制改為天下兵馬元帥,餘准詔旨處分。」辛丑,敕:「漢 宣帝中興,五日一聽朝,歷代通規,永為常式。近代不 循舊儀,輒隳制度,既姦邪之得計,致臨視之失常,須 守舊規,以循定制。宜每月只許一五九日開延英計 九度。其入閤日,仍於延英日一度指揮。如有大段公 事,中書門下具牓子奏請,開延英不計日數付所司。」 又敕:「宮嬪女職,本備內任,近年已來,稍失儀制。宮人 出內宣命,寀御參隨視朝,乃失舊規,須為永制。今後 每遇延英坐朝日,只令小黃門祗候引從,宮人不得 擅出內門,庶循典儀,免至紛雜。」壬寅,戎昭軍奏:「收復 金州,兵火之後,井邑殘破,請移理所於均州。」從之,仍 改為武定軍。乙巳,汴州別駕蔣仲伸決殺,元暉季父 也。又敕:「蔣元暉身居密近,擅弄威權,鬻爵賣官,聚財 營第。而包藏悖逆,稔浸姦邪。雖都市已處於極刑,而 屈法尚慊於眾怒。更示焚棄之典,以懲顯負之蹤,宜 追削為兇逆百姓。仍委河南府揭屍於都門外,聚眾 焚燒。」元暉死後,王殷、趙殷衡等又譖於全忠云:「內人 相傳,元暉私侍積善宮,與柳璨、張廷範為盟誓之交, 求興唐祚。」戊申,全忠令知樞密王殷害皇太后何氏 于積善宮,又殺宮人阿秋、阿虔,言通導蔣元暉。己酉, 敕以太后喪,廢朝三日,百官奉慰訖。又敕曰:「皇太后 位承坤德,有愧母儀。近者兇逆,誅夷,宮闈詞連醜狀, 尋自崩變,以謝萬方。朕以幼沖,君臨區宇,雖情深號 慕,而法難徇私。勉循秦、漢之規,須示追降之典。其遣 黃門收所上皇太后寶冊,追廢為庶人,宜差官告郊 廟。」庚戌,敕:「朕以謬荷丕圖,禮合親謁郊廟,先定來年 正月上辛用事。今以宮闈內亂,播於醜聲,難以慚恧 之容,入於祖宗之廟。其明年上辛親謁郊廟,宜停。」壬 子,《敕》積善宮安福殿宜廢。癸丑,敕「光祿大夫、守司空、 門下侍郎平章事、太微宮使、弘文館大學士、延資庫 使、諸道鹽鐵轉運使柳璨,責授朝議郎,守登州刺史。」 又敕太常卿張廷範、太常少卿裴磵溫鑾,祠部郎中 知制誥張茂樞等:「蔣元暉在樞密之時,與柳璨、張廷 範共為朋扇,日相往來,假其遊宴之名,別貯傾危之 計,苟安重位,酷陷朝臣。既此陰謀,難寬大辟。柳璨已 從別敕處分,廷範可責授萊州司戶;裴磵等常同聚 會,固共包藏。磵可青州北海尉,鑾臨淄尉,茂樞博昌 尉,並員外置。」甲寅,敕:「責授登州刺史柳璨,素矜憸巧, 每務回邪,幸以庸才,驟居重位。曾無顯效,孤負明恩。 詭譎多端,包藏莫測,但結連於兇險,獨陷害於賢良。 罪既貫盈,理須竄殛,可貶密州司戶,再貶長流。崖州 百姓,委御史臺」賜自盡。是日,斬於上東門外。又敕:「張 廷範性唯庸妄,志在回邪,不能保慎寵榮,而乃包藏 兇險,密交柳璨,深結元暉,晝議宵行,欺天負地,神祇 共怒,罪狀難原,宜除名,委河南府於都市集眾,以五 車分裂。溫鑾、裴磵、張茂樞並除名,委於御史臺所在 賜自盡。柳璨弟瑀、瑊,送河南府決殺。」

三年春正月乙卯朔,全忠以四鎮之師七萬,會河北 諸軍,屯於深州樂城。戊午,敕「右拾遺柳瑗貶洺州雞 澤尉」,璨疏屬也。乙丑,全忠自汴河赴魏州。丙寅,制《定 亂安國功》臣、鎮海鎮東軍節度、浙江東西道觀察處 置等使、淮南東面行營招討營田安撫,兩浙鹽鐵制 置發運等使、開府儀同三司、守侍中、兼中書令、杭越 「兩州刺史、上柱國、吳王、食邑九千戶、實封五百戶錢 鏐,總臨兩鎮,制撫三吳,道途阻艱,未行冊命,宜令所 司擇日備禮。」己巳夜,魏博節度使羅紹威殺其衙內 親軍八千人。戊午,全忠自內黃入魏州。是月,魏博衙 外兵五萬自歷亭還,分據紹威、貝、博等州,汴軍攻圍之。壬申,敕:「相國總百揆,魏王頃辭冊命,宜令所司再 行冊禮。」辛巳,國子監奏:「奉去年十一月五日敕文,應 國學每年與諸道等一例解送兩人,今監生郭應圖 等六十人連狀論訴。」敕旨:「取士之科,明經極重,每年 人數,已有舊規,去夏條疏,蓋防渝濫。今國子監、河南 府,俱有論奏,所試《明經》,宜令准常年例解送禮部。放 人多少,酌量施行,但」不徇囑求,無致僥倖,付所司。二 月甲申朔,魏博節度使羅紹威,宜許於本鎮置三代 私廟。癸卯,敕:「今年禮部所放進士,據依去年人數外, 更放兩人。」三月甲寅朔。甲戌,敕:「河中、昭義管內,俱有 慈州,地里相去不遠,稱謂時聞錯誤。其昭義管內慈 州,宜改為惠州。」壬戌,全忠奏:「河中判官劉崇子匡圖, 今年進士登第,遽列高科,恐涉群議,請禮部落下。」戊 寅,制元帥梁王可兼領諸道鹽鐵轉運等使、判度支 戶部事,充三司都制置使。辛巳,敕貶西都留守、判官、 左諫議大夫鄭賨崖州司戶,尋賜死。四月甲申朔,日 有蝕之,在胃十二度。戊申,魏博羅紹威奏:「臣當管博 州聊城縣、武陽、莘縣、武水、博平、高堂等五縣,皆於黃 河東岸,其鄉村百姓渡河輸稅不便,與天平軍管界 接連,請割屬鄆。」從之。五月癸酉朔,追贈故荊南節度 使成汭、鄂岳節度使杜洪官爵,仍於本州立祠廟。從 全忠奏也。丙申,敕:「天祐二年九月二十日,於全州置 戎昭軍,割均、房二州為屬郡。比因馮行襲葉贊元勳, 克宣丕績,用獎濟師之效,遂行割地之權。今命帥得 人,疇庸有秩,其戎昭軍額宜停,其均、房二州卻還山 南東道收管。」六月癸未朔,甲申,敕:「襄州近因趙匡凝 作帥,請別立忠義軍額,既非往制,固是從權;《忠義》軍 額宜停廢,依舊為山南東道節度使。」己亥,權知唐州 事衛審符奏:州郭凋殘,又不居要路,請移理所於泌 陽縣。從之。制以京兆尹、佑國軍節度使韓建為青州 節度使,代王重師;以重師代建為京兆尹。壬寅,敕文 武百寮每月一度入閣於貞觀殿。貞觀大殿,朝廷正 衙,遇正至之辰,受群臣朝賀。比來視朔,未正規儀。今 後於崇勳殿入閤付所司。左拾遺、充史館修撰裴瑑 以堂叔母危疾在濟源,無兄弟侍疾,乞假寧省,從之。 七月壬子朔。己未,全忠始自魏州歸大梁,魏、博六州 平定。檢校工部尚書、守宗正卿、嗣邠王震停見任,落 下襲封,以請告於外也。辛未,皇妹永明公主薨,罷朝 三日。八月甲辰,全忠復自汴州北渡河,攻滄州。乙未, 魏博奏「割貝州永濟、廣宗,相州臨河、內黃、洹水、斥丘 等六縣隸魏州」,從之。九月辛亥朔。丁卯,全忠大軍至 滄州,軍於長蘆。是月,積陰,霖雨不止,差官禜都門。十 月乙未,兩浙錢鏐請於本鎮立三代私廟,從之。十一 月庚戌朔。丙子,廢牛羊司御廚肉,河南府供進,所有 進到牛羊,便付河南府收管。十二月己卯朔,淮南偽 署宣歙觀察使、檢校司徒王茂章可金紫光祿大夫、 檢校太保,從錢鏐奏也。茂章背楊渥,以宣州降錢鏐 故也。己丑,全忠奏文武兩班,一五九朝日,元帥府排 比廊食。敕曰:「百官入朝,兩廊賜食。遷都之後,有司官 闕供。元帥梁王欲整大綱,復行故事,俾其班列,益認 優隆,宜賜詔獎飭。」甲辰,河陽節度副使孫乘貶崖州 司戶,尋賜自盡。閏十二月己酉朔,福建百姓、僧道詣 闕請為節度使王審知立《德政碑》,從之。乙丑,華州鎮 國節度、觀察、處置等使額及興德府名,並宜停廢,復 為華州刺史,充本州防禦使,仍隸同州為支郡。所管 華、商兩州諸縣,先昇、次赤、次畿並罷,宜依舊名。西都 佑國軍作鎮已來,未有屬郡,其金州、商州,宜隸為屬 郡。京兆府奉先縣,本屬馮翊,櫟楊連「接下邽,奉先縣 宜卻隸同州,櫟楊宜隸華州。」丙寅,奪西川節度使王 建在身官爵。戊辰,李克用與幽州之眾同攻潞州,全 忠守將丁會以澤、潞降太原,克用以其子嗣昭為留 後。甲戌,全忠燒長蘆營,旋軍,聞潞州陷故也。乙亥,貶 興唐府少尹孫祕長流愛州,尋賜死。孫乘弟也。 四年春正月戊寅朔。壬寅,全忠自長蘆至大梁,天子 遣御史大夫薛貽矩齎詔慰勞。全忠自弒昭宗之後, 岐、蜀、太原連兵牽制,關西日削,幸羅紹威殺牙軍,全 獲魏、博六州,將行篡代,欲威臨河朔,乃再興師臨幽、 滄、冀。仁恭父子乞盟,則與之相結,以固王鎔、紹威之 心。而自秋迄冬,攻滄州無功。及聞丁會失守,燒營遽 還,路由魏州。羅紹威知失勢,恐兵襲己,深贊篡奪之 謀:他日如王受禪,必罄六州軍賦以助大禮。全忠深 感之。至大梁,會薛貽矩來,乃以臣禮見全忠。貽矩承 間密陳禪代之謀,全忠心德之。貽矩還奏曰:「元帥有 受代意,陛下深體時事,去茲重負。」帝曰:「此吾素懷也。」 乃降詔,元帥以二月行傳禪之禮,全忠偽辭。二月,壬 子,詔文武百官以今月七日齊赴元帥府。癸丑,宰相 百官辭,全忠以未斷表為詞。三月戊寅朔,全忠令大 將李思安率兵三萬,合魏博之眾,攻掠幽州,思安頓 兵臨其郛,會仁恭子守光率兵赴援,思安乃還。庚寅, 詔薛貽矩再使大梁,達傳位之旨。甲辰,詔曰:「敕宰臣,

文武百辟,藩岳庶尹,明聽朕言。夫大寶之尊,神器之
考證.svg
重,儻非德充宇宙,功濟黔黎,著《重華》納麓之功,彰文

命導川之績,允熙帝載,克代天工,則何以統御萬邦, 照臨八極?」元帥梁王,龍顏瑞質,玉理奇文,以英謀睿 武定寰瀛,以厚澤深仁撫華夏。神功至德,絕後光前, 《緹油》罕紀其鴻勳,《謳誦》顯歸於至化。二十年之功業, 億兆眾之推崇,「邇無異言,遠無異望。朕惟王聖德,光 被八紘,宜順元穹,膺茲寶命。況天文符瑞,雜㳫宣明, 虞夏昌期,顯於圖籙。萬幾不可以久曠,天命不可以 久違,神祗葉心,歸於有德。朕敬以天下,傳禪聖君,退 居舊藩,以備三恪。今敕宰臣張文蔚、楊涉等,率文武 百寮,備法駕奉迎梁朝,勉厲肅恭,尊戴明主。沖人。釋 茲重負,永為虞賓,獲奉新朝,慶泰兼極,中外列辟,宜 體朕懷。」乙酉,乃以中書侍郎、平章事張文蔚充冊使, 禮部尚書蘇循為副;中書侍郎、平章事楊涉押傳國 寶使,翰林學士、中書舍人張策為副;御史大夫薛貽 矩為押金寶使,左丞趙光逢為副。甲午,文蔚押文武 百寮赴大梁。甲子行事,冊曰:皇帝若「曰:『咨爾天下兵 馬元帥相國總百揆梁王,朕每觀上古之書,以堯舜 為始者,蓋以禪讓之典,垂於無窮,故封泰山,禪梁父, 略可道者七十二君,則知天下至公,非一姓獨有自 古明王聖帝,焦思勞神,惴若納隍,坐以待旦,莫不居 之則兢畏,去之則逸安。且軒轅非不明,放勳非不聖, 尚欲遊於姑射,休彼大庭』。」矧乎!曆數尋終,期運久謝, 屬於孤藐,統御萬方者哉!況自懿祖之後,嬖幸亂朝, 禍起有階,政漸無象。天網幅裂,海水橫流,四紀於茲, 群生無庇。洎乎喪亂,誰其底綏?洎於小子,粵以幼年, 繼茲衰緒,豈茲沖昧,能守洪基。惟王明聖在躬,體於 上哲,奮揚神武,戡定區夏,大功二十,光著冊書。北越 陰山,南踰瘴海,東至碣石,西暨流沙,「懷生之倫,罔不 悅附,矧予寡昧,危而獲存。今則上察天文,下觀人願, 是土德終極之際,乃金行兆應之辰。況十載之間,彗 星三見,布新除舊,厥有明徵,謳歌所歸,屬在睿德。今 遣持節、銀青光祿大夫守中書侍郎同中書門下平 章事張文蔚等,奉皇帝寶綬,敬遜于位。」於「戲!天之曆, 數在爾躬,允執其中,天祿永終。王其祗顯大禮,享茲 萬國,以肅膺天命。」全忠建國,奉帝為濟陰王,遷於曹 州,處前刺史氏叔琮之第。時太原、幽州、鳳翔、西川猶 稱天祐正朔。天祐五年二月二十一日,帝為全忠所 害,時年十七。仍諡曰哀皇帝,以王禮葬於濟陰縣之 定陶鄉。中興之初,方備禮改卜,遇國喪而止。明宗時 就故陵置園邑,有司請諡曰「昭宣光烈孝皇帝」,廟號 景宗。中書覆奏:「少帝行事不合稱宗,存諡而已。」知禮 者亦以宣景之諡非宜,今只取本諡,載之於紀。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