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175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七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七十五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七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一百七十五卷目錄

 登極部彙考一

  陶唐氏帝堯一則

  有虞氏帝舜一則

  夏后氏帝禹一則 帝啟一則 帝太康一則 帝仲康一則 帝相一則 帝少康

  一則 帝予一則 帝槐一則 帝芒一則 帝泄一則 帝不降一則 帝扄一則 帝廑

  一則 帝孔甲一則 帝皋一則 帝發一則 帝履癸一則

  商成湯一則 帝外丙一則 帝仲壬一則 帝太甲一則 帝沃丁一則 帝太庚一則

   帝小甲一則 帝雍己一則 帝太戊一則 帝仲丁一則 帝外壬一則 帝河亶甲一

  則 帝祖乙一則 帝祖辛一則 帝沃甲一則 帝祖丁一則 帝南庚一則 帝陽甲一

  則 帝盤庚一則 帝小辛一則 帝小乙一則 帝武丁一則 帝祖庚一則 帝祖甲一

  則 帝廩辛一則 帝庚丁一則 帝武乙一則 帝太丁一則 帝乙一則 帝辛一則

  周武王一則 成王一則 康王一則 昭王一則 穆王一則 共王一則 懿王一則

   孝王一則 夷王一則 厲王一則 宣王一則 幽王一則 平王一則 桓王一則

  莊王一則 釐王一則 惠王一則 襄王一則 頃王一則 匡王一則 定王一則 簡

  王一則 靈王一則 景王一則 悼王一則 敬王一則 元王一則 貞定王一則 哀

  王一則 思王一則 考王一則 威烈王一則 安王一則 烈王一則 顯王一則 慎

  靚王一則 赧王一則

皇極典第一百七十五卷

登極部彙考一编辑

===陶唐氏{{{1}}}

帝堯起唐侯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五帝本紀》:「帝嚳高辛者,黃帝之曾孫也。娶陳 鋒氏女,生放勛;娶娵訾氏女,生摯。帝嚳崩而摯代立。 帝摯立不善,崩而弟放勛立,是為帝堯。」

按:《竹書紀年》:「帝堯元年丙子,帝即位,居冀。」

按《帝王世紀》,「帝嚳有四妃,卜其子皆有天下。」元妃有 邰氏女,曰姜源,生后稷。次妃有娀氏女,曰簡狄,生卨; 次妃陳豐氏女,曰慶都,生放勛。次妃娵訾氏女,曰常 儀,生帝摯。帝摯之母於四人中班最下,而摯於兄弟 最長,得登帝位,封異母弟放勛為唐侯。摯在位九年, 政微弱而唐侯德盛,諸侯歸之。摯服其義,乃率群臣 造《唐》而致禪。唐侯自知有天命,乃受帝禪,封摯於高 辛。

按《路史》:「帝堯陶唐氏,姬姓高辛氏之第二子也。母陳 豐氏曰慶都。嘗觀三河之首,赤帝顯圖,奄然風雨,慶 都遇而萌之,黃雲覆之,震十有四月而生於丹陵,曰 堯,是曰放勳。年十三,佐摰封植,受封於陶。明人察物, 昭義崇仁,禁詐偽,正法度,不廢窮,民不敖亡告,厎德 靡懈,百姓和欣。於是改國於唐,年十有七,踐帝位曰 『陶唐氏』」,都於平陽。

有虞氏编辑

帝舜受唐禪即天子位编辑

按《書經堯典》:帝曰:「咨四岳,朕在位七十載,汝能庸命 巽朕位。」岳曰:「否德忝帝位。」曰:「明明揚側陋,師錫。」帝曰: 「有鰥在下。」曰「虞舜。」帝曰:「俞。予聞如何?」岳曰:「瞽子。父頑, 母嚚,象傲,克諧以孝,烝烝乂不格姦。」帝曰:「我其試哉。 女于時觀厥刑于二女,釐降二女于媯汭,嬪于虞。」帝 曰:「欽哉。」 《舜典》曰:「若稽古帝舜曰:『重華協于帝,濬哲 文』」明,溫恭允塞。元德升聞,乃命以位。慎徽五典,五典 克從,納于百揆,百揆時敘,賓于四門,四門穆穆。「納于 大麓,烈風雷雨弗迷。」帝曰:「格,汝舜,詢事考言,乃言底 可績。」三載,汝陟帝位。舜讓于德,弗嗣。正月上日,受終 于文祖。

蔡傳「上日」,朔日也。《受終》者,堯于是終帝位之事,而舜受之也。《文祖》者,堯始祖之廟也。

「在璿璣玉衡,以齊七政。」肆類于上帝,禋于六宗,望于 山川,遍于群神,輯五瑞。既月乃日,覲四岳群牧,班瑞 于群后。歲二月,東巡守至于岱宗,柴,望秩于山川,肆 覲東后。協時月正日,同律、度量衡,修五禮,五玉三帛, 二生一死,贄如五器。卒乃復。五月,南巡守至于南岳, 如岱禮。八月,西巡守至于西岳,如初。十有一月朔,巡 守至于北岳,如西禮。歸格于藝祖,用特五載一巡守。 群后四朝,敷奏以言,明試以功,車服以庸。肇十有二 州,封十有二山,濬川,象以典刑。「流宥五刑,鞭作官刑, 扑作教刑,金作贖刑。眚災肆赦,怙終賊刑。欽哉,欽哉, 惟刑之恤哉!」流共工于幽州,放驩兜于崇山,竄三苗 于三危,殛鯀于羽山,四罪而天下咸服。二十有八載, 帝乃殂落。百姓如喪考妣。三載,四海遏密八音。「月正 元日,舜格于文祖。」

蔡傳月正,正月也。元日,朔日也。蘇氏曰:「舜受終告攝

考證.svg

此告即位也

按《史記·五帝本紀》:「虞舜者,名曰重華,重華父曰瞽叟, 瞽叟父曰橋牛,橋牛父曰句望,句望父曰敬康,敬康 父曰窮蟬,窮蟬父曰帝顓頊,顓頊父曰昌意,以至舜 七世矣。自從窮蟬以至帝舜,皆微為庶人。舜父瞽叟 盲而舜母死,瞽叟更娶妻而生象。象傲,瞽叟愛後妻 子,常欲殺舜,舜避逃,及有小過則受罪。順事父及後」 母與弟,日以篤謹,匪有懈。舜,冀州之人也。舜耕歷山, 漁雷澤,陶河濱,作什器于壽丘,就時于負夏。舜父瞽 叟頑,母嚚,弟象傲,皆欲殺舜。舜順適不失子道,兄弟 孝慈,欲殺不可得,即求常在側。舜年二十,以孝聞,三 十而帝堯問可用者,四嶽咸薦,虞舜曰:「可。」于是堯乃 以二女妻舜,以觀其內;使九男與處,以觀其外。舜居 媯汭,內行彌謹。堯二女不敢以貴驕,事舜親戚甚有 婦道。堯九男皆益篤。舜耕歷山,歷山之人皆讓畔;漁 雷澤,雷澤上人皆讓居陶河濱,河濱器皆不苦。窳一 年而所居成聚,二年成邑,三年成都。堯乃賜舜絺衣 與琴,為築倉廩,予牛羊。瞽叟尚復欲殺之,使舜上塗 廩,瞽叟從下縱火焚廩,舜乃以兩笠自扞而下去,得 不死。後瞽叟又使舜穿井,舜穿井為匿空旁出。舜既 入深,瞽叟與象共下土實井,舜從匿空出去,瞽叟、象 喜,以舜為已死。象曰:「本謀者象。」象與其父母分。于是 曰:「舜妻堯二女與琴,象取之牛羊倉廩予父母。」象乃 止舜宮居,鼓其琴。舜往見之,象鄂不懌,曰:「我思舜,正 鬱陶。」舜曰:「然,爾其庶矣。」舜復事瞽叟,愛弟彌謹。于是 堯乃試舜《五典》,百官皆治。昔高陽氏有才子八人,世 謂之八愷。高辛氏有才子八人,世謂之八元。舜舉八 愷,使主后土,以揆百事,莫不時序。舉八元使布五教 于四方:父義,母慈,兄友,弟恭,子孝,內平外成。昔帝鴻 氏有不才子,掩義隱賊,好行凶慝,天下謂之「渾沌。」少 皞氏有不才子,毀信惡忠,崇飾惡言,天下謂之「窮奇。」 顓頊氏有不才子,不可教訓,不知話言,天下謂之「檮 杌。」此三族,世憂之。至于堯,堯未能去。縉雲氏有不才 子,貪于飲食,冒于貨賄,天下謂之「饕餮。」天下惡之,比 之「三凶。」舜賓于四門,乃流四凶族,遷于四裔,以御魑 魅。堯知舜之足授天下,堯老,使舜攝行天子政。巡狩, 舜得舉。用事二十年,而堯使攝政。攝政八年而堯崩。 三年喪畢,讓丹朱,天下歸舜。

按:《竹書紀年》:「帝舜元年己未,帝即位,居冀。」

夏后氏编辑

帝禹受虞禪即天子位按據五帝三王之說則夏殷周例俱當稱王史記唯周本 紀稱王夏殷俱仍稱帝今亦從其舊云按書經大禹謨曰若稽古大禹曰文命敷于四海祗编辑

承于帝曰:「后克艱厥后,臣克艱厥臣,政乃乂,黎民敏 德。」帝曰:「俞!允。若茲嘉言,罔攸伏。野無遺賢,萬邦咸寧。 稽于眾,舍己從人,不虐無告,不廢困窮,惟帝時克。」《益》 曰:「都,帝德廣運,乃聖乃神,乃武乃文,皇天眷命,奄有 四海,為天下君。」禹曰:「惠迪吉,從逆凶,惟影響。」《益》曰:「吁! 戒哉!儆戒無虞,罔失法度,罔遊于逸,罔淫于樂。任賢 勿貳,去邪勿疑,疑謀勿成,百志惟熙。罔違道以千百 姓之譽,罔咈百姓以從己之欲。無怠無荒,四夷來王。」 禹曰:「於!帝念哉!德惟善政,政在養民。水火金木土穀, 惟修正德,利用厚生,惟和。九功惟敘,九敘惟歌。戒之 用休,董之用威,勸之以《九歌》,俾勿壞。」帝曰:「俞。地平天 成,六府三事,允治,萬世永賴,時乃功。」帝曰:「格,汝禹!朕 宅帝位三十有三載,耄期倦于勤,汝惟不怠,總朕師。」 禹曰:「朕德罔克,民不依。皋陶邁種德,德乃降,黎民懷 之。帝念哉!念茲在茲,釋茲在茲,名言茲在茲,允出茲 在茲,惟帝念功。」帝曰:「皋陶,惟茲臣庶,罔或干予正。汝 作士,明于五刑,以弼五教。期于予治,刑期于無刑,民 協于中,時乃功。懋哉!」皋陶曰:「帝德罔愆,臨下以簡,御 眾以寬,罰弗及嗣,賞延于世。宥過無大,刑故無小。罪 疑惟輕,功疑惟重。與其殺不辜,寧失不經。好生之德, 洽于民心,茲用不犯于有司。」帝曰:「俾予從欲以治,四 方風動,惟乃之休。」帝曰:「來!禹!洚水警予成允成功,惟 汝賢。克勤于邦,克儉于家。不自滿假,惟汝賢。汝惟不 矜,天下莫與汝爭能。汝惟不伐,天下莫與汝爭功。予 懋乃德,嘉乃丕績。天之曆數在汝躬,汝能陟元后?人 心惟危,道心惟徽,惟精惟一,允執厥中。無稽之言勿 聽,弗詢之謀勿庸。可愛非君,可畏非民,眾非元后何 戴后非眾罔與守邦。欽哉!慎乃有位,敬修其可願,四 海困窮,天祿永終。惟口出好興戎,朕言不再。」禹曰:「枚 卜功臣,惟吉之從。」帝曰:「禹官占,惟先蔽志,昆命于元 龜,朕志先定,詢謀僉同,鬼神其依。龜筮協從,卜不習 吉。」禹拜稽首固辭。帝曰:「毋惟汝諧。」正月朔旦,受命于 神宗,率百官,若帝之初。

「舜即政三十三年,命禹代己,禹辭不獲免,乃以明年正月朔旦,受終事之命于舜神靈之宗廟,總率百官,順帝之初攝故事。」言與舜受禪之初,其事悉皆同也。

按《史記夏本紀》:帝舜薦禹於天為嗣。十七年帝舜崩三年喪畢,禹辭避舜之子商均於陽城。天下諸侯皆 去商均而朝禹,禹於是遂即天子位,南面朝天下。 按《竹書紀年》,「帝禹元年壬子,帝即位,居冀,頒夏時于 邦國。」

帝啟繼世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夏本紀》:帝禹立,舉益任之政。十年,帝禹東巡 狩,至於會稽而崩,以天下授益。三年之喪畢,益讓帝 禹之子啟,而避居箕山之陽。禹子啟賢,天下屬意焉。 及禹崩,雖授益,益之佐禹日淺,天下未洽,故諸侯皆 去益而朝啟,曰:「『吾君,帝禹之子也』。於是啟遂即天子 之位,是為夏后帝啟。」

按《竹書紀年》:「帝啟元年癸亥,帝即位于夏邑,大饗諸 侯于鈞臺。」諸侯從帝歸于冀都,大饗諸侯于璿臺。

帝太康以帝啟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夏本紀》:「帝啟崩,子帝太康立。」

按《竹書紀年》:「帝太康元年癸未,帝即位,居斟鄩。」

帝仲康以帝太康弟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夏本紀》:「帝太康失國,昆弟五人須于洛汭,作 《五子之歌》。太康崩,弟中康立,是為帝中康。」

按《竹書紀年》:「帝仲康元年己丑,帝即位,居斟鄩。」 按鄭樵《通志三王紀》:「帝太康尸位,以逸豫滅厥德,黎 民咸貳。乃盤遊無度,畋于有洛之表,十旬弗反。有窮 后羿距之于河。厥弟五人,御其母,徯于洛之汭,述大 禹之戒,而作《五子之歌》。羿之祖世為射官,天子賜之 弓矢,使司射,夏之衰也,自鉏遷于窮石,號有窮氏。太 康不」得入國,羿遂廢之,立其弟仲康。

帝相以帝仲康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夏本紀》:「帝中康崩,子帝相立。」

按:《竹書紀年》:「帝相元年戊戌,帝即位,居商。」

帝少康中興滅過戈即天子位编辑

按《左傳哀公元年》:「伍員曰:『昔有過澆殺斟灌以伐斟 鄩,滅夏后相。后緡方娠,逃出自竇,歸于有仍,生少康 焉,為仍牧正。惎澆能戒之,澆使椒求之,逃奔有虞,為 之庖正,以除其害。虞思于是妻之以二姚,而邑諸綸。 有田一成,有眾一旅,能布其德而兆其謀,以收夏眾, 撫其官職。使女艾諜澆,使季杼誘豷,遂滅過戈,復禹』」 之績。祀夏配天,不失舊物。

按:《史記夏本紀》:「帝相崩,子帝少康立。」

按《竹書紀年》:「帝少康元年丙午,帝即位,諸侯來朝。」

帝予以帝少康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夏本紀》:「帝少康崩,子帝予立。」按予一作杼 按《竹書紀年》:「帝杼元年己巳,帝即位,居原。」

帝槐以帝予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夏本紀》:「帝予崩,子帝槐立。」按槐一作芬 按《竹書紀年》:「帝芬元年戊子,帝即位。」

帝芒以帝槐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夏本紀》:「帝槐崩,子帝芒立。」

按《竹書紀年》:「帝芒元年壬申,帝即位,以元珪賓于河。」

帝泄以帝芒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夏本紀》:「帝芒崩,子帝泄立。」

按:《竹書紀年》:「帝泄元年辛未,帝即位。」

帝不降以帝泄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夏本紀》:「帝泄崩,子帝不降立。」

按:《竹書紀年》:「帝不降元年,己亥,帝即位。」

帝扄以帝不降弟即天子位按史記夏本紀帝不降崩弟帝扄立按竹書紀年帝扄元年戊戌帝即位编辑

帝廑以帝扄子即天子位按史記夏本紀帝扄崩子帝廑立按竹書紀年帝廑元年己未帝即位居西河编辑

帝孔甲以帝不降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夏本紀》:「帝廑崩,立帝不降之子,是為帝孔甲。」 按《竹書紀年》,帝孔甲元年乙巳,帝即位,居西河。

帝皋以帝孔甲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夏本紀》:「帝孔甲崩,子帝皋立。」按皋一作昊 按:《竹書紀年》:「帝昊元年庚辰,帝即位。」

帝發以帝皋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夏本紀》:「帝皋崩,子帝發立。」

按:《竹書紀年》:「帝發元年乙酉,帝即位。」

帝履癸以帝發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夏本紀》:「帝發崩,子帝履癸立,是為桀。」

编辑

成湯革夏即天子位编辑

按《書經湯誓》:「王曰:『格爾眾庶,悉聽朕言,非台小子敢 行稱亂。有夏多罪,天命殛之。今爾有眾,汝曰:『我后不 恤我眾,舍我穡事而割正夏』。予惟聞汝眾,言夏氏有 罪,予畏上帝,不敢不正。今汝其曰夏罪其如台』!夏王 率遏眾力,率割夏邑。有眾率怠弗協,曰:『時日曷喪,予 及汝皆亡。夏德若茲,今朕必往,爾尚輔予一人,致天 之罰,予其大賚汝,爾無不信,朕不食言,爾不從誓言, 予則孥戮汝,罔有攸赦按《史記殷本紀》:「湯始居亳,從先王居。」當是時,夏桀為 虐政荒淫,而諸侯昆吾氏為亂,湯乃興師率諸侯。伊 尹從湯,湯自把鉞以伐昆吾,遂伐桀。桀敗於有娀之 虛,桀奔於鳴條,夏師敗績,諸侯心服。湯乃踐天子位, 平定海內。湯乃改正朔,易服色尚白,朝會以晝。 按《逸周書殷祝解篇》:「湯放桀而復薄三千諸侯大會, 湯退再拜,從諸侯之位。湯曰:『此天子位,有道者可以 處之,天下非一家之有也。故天下者,惟有道者理之, 惟有道者紀之,惟有道者宜久處之』。」湯以此讓三千 諸侯,莫敢即位,然後湯即天子之位。

按《呂氏春秋慎大篇》:「桀為無道,暴戾頑貪,湯乃惕懼, 憂天下之不寧,令伊尹往視夏。伊尹奔夏三年,反報 於亳曰:『桀迷惑于末嬉,好彼琬琰,不恤其眾。眾志不 堪,上下相疾,民心積怨,皆曰上天弗恤,夏命』。」其卒,湯 發師,未接刃而桀走,湯立為天子,夏民大悅,如得慈 親,朝不易位,農不去疇,商不變肆。

按:《竹書紀年》:「成湯十八年癸亥,王即位,居亳。」

帝外丙以成湯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湯崩,太子太丁未立而卒,于是乃立 太丁之弟外丙,是為帝外丙」

按:《竹書紀年》:「外丙元年乙亥,即位,居亳。」

帝仲壬以帝外丙弟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外丙即位三年,崩,立外丙之弟中 壬,是為帝中壬。」

按:《竹書紀年》:「仲壬元年丁丑,王即位,居亳。」

帝太甲以太孫即天子位编辑

按《書經太甲上》:「惟嗣王不惠于阿衡,伊尹作書曰:『先 王顧諟天之明命,以承上下神祗,社稷宗廟,罔不祗 肅。天監厥德,用集大命,撫綏萬方。惟尹躬克左右厥 辟宅師,肆嗣王丕承基緒。惟尹躬先見于西邑夏,自 周有終,相亦惟終。其後嗣王罔克有終,相亦罔終。嗣 王戒哉,祗爾厥辟。辟不辟,忝厥祖。王惟庸罔念聞伊』」 尹乃言曰:「先王昧爽丕顯,坐以待旦,旁求俊彥,啟迪 後人,無越厥命以自覆。慎乃儉德,惟懷永圖。若虞機 張,往省括于度,則釋欽厥止,率乃祖,攸行惟朕以懌, 萬世有辭,王未克變。伊尹曰:『茲乃不義,習與性成,予 弗狎于弗順,營于桐宮,密邇先王其訓,無俾世迷』。」王 徂桐宮居憂,克終允德。 《太甲》中,惟三祀,十有二月 朔,伊尹以冕服奉嗣王歸于亳,作《書》曰:「民非后,罔克 胥匡以生;后非民,罔以辟四方。皇天眷佑有商,俾嗣 王克終厥德,實萬世無疆之休。」王拜手稽首曰:「予小 子不明于德,自底不類,欲敗度,縱敗禮,以速戾于厥 躬。天作孽,猶可違;自作孽,不可逭。既往背師保之訓, 弗克于厥初。尚賴匡救之德,圖惟厥終。」伊尹拜手稽 首曰:「修厥身,允德協于下,惟明后先王子惠困窮,民 服厥命,罔有不悅,並其有邦,厥鄰乃曰:『徯我后,后來 無罰。王懋乃德,視乃烈祖,無時豫怠,奉先思孝,接下 思恭,視遠惟明,聽德惟聰。朕承王之休,無斁』。」 《太甲 下》,伊尹申誥于王曰:「嗚呼!惟天無親,克敬惟親。民罔 常懷,懷于有仁;鬼神無常享,享于克誠。天位艱哉!德 惟治,否德亂。與治同道,罔不興;與亂同事,罔不亡。終 始慎厥與,惟明明后。先王惟時懋敬厥德,克配上帝。 今王嗣有令緒,尚監茲哉。若升高,必自下,若陟遐,必 自邇。無輕民事,惟艱;無安厥位,惟危。慎終于始。有言 逆于汝心,必求諸道;有言遜于汝志,必求諸非」道。嗚 呼!弗慮胡獲?弗為胡成?一人元良,萬邦以貞。君罔以 辯言亂舊政,臣罔以寵利居成功,邦其永孚于休。 按《史記殷本紀》:「帝中壬即位四年,崩,伊尹迺立太丁 之子太甲。」太甲,成湯適長孫也,是為帝太甲。

按:《竹書紀年》:「太甲元年辛巳,王即位,居亳。」

帝沃丁以帝太甲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太宗崩,子沃丁立。」

按:《竹書紀年》:「沃丁元年癸巳,王即位,居亳。」

帝太庚以帝沃丁弟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沃丁崩,弟太庚立,是為帝太庚。」 按《竹書紀年》:「太庚元年壬子,王即位,居亳。」

帝小甲以帝太庚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太庚崩,子帝小甲立。」

按:《竹書紀年》:「小甲元年丁巳,王即位,居亳。」

帝雍己以帝小甲弟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小甲崩,弟雍己立,是為帝雍己。」 按《竹書紀年》:「雍己元年甲戌,王即位,居亳。」

帝太戊以帝雍己弟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雍己崩,弟太戊立,是為帝太戊。」 按《竹書紀年》:「太戊元年丙戌,王即位,居亳。」

帝仲丁以帝太戊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中宗崩,子帝仲丁立。」

按:《竹書紀年》:「仲丁元年辛丑,王即位,居亳。」

帝外壬以帝仲丁弟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仲丁崩,弟外壬立,是為帝外壬。」 按《竹書紀年》,「外壬元年庚戌,王即位,自亳遷于囂

帝河亶甲以帝外壬弟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外壬崩,弟河亶甲立,是為帝河亶 甲」

按:《竹書紀年》:「河亶甲元年庚申,王即位,自囂遷于相。」

帝祖乙以帝河亶甲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河亶甲崩,子帝祖乙立。」

按《竹書紀年》:「祖乙元年己巳,王即位,自相遷於耿。」

帝祖辛以帝祖乙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祖乙崩,子帝祖辛立。」

按《竹書紀年》:「祖辛元年,戊子,王即位,居庇。」

帝沃甲以帝祖辛弟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祖辛崩,弟沃甲立,是為帝沃甲。」按沃

甲一作開甲

按:《竹書紀年》:「開甲元年壬寅,王即位,居庇。」

帝祖丁以帝祖辛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沃甲崩,立沃甲兄祖辛之子祖丁, 是為帝祖丁。」

按:《竹書紀年》:「祖丁元年,丁未,王即位,居庇。」

帝南庚以帝沃甲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祖丁崩,立弟沃甲之子南庚,是為 帝南庚。」

按:《竹書紀年》:「南庚元年丙辰,王即位,居庇。」

帝陽甲以帝祖丁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南庚崩,立帝祖丁之子陽甲,是為 帝陽甲。」帝陽甲之時,殷衰。自中丁以來,廢適而更立 諸弟子,弟子或爭相代立,比九世亂,于是諸侯莫朝。 按《竹書紀年》,「陽甲元年壬戌,王即位,居奄。」

帝盤庚以帝陽甲弟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陽甲崩,弟盤庚立,是為帝盤庚。」 按《竹書紀年》:「盤庚元年丙寅,王即位,居奄。」

帝小辛以帝盤庚弟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盤庚崩,弟小辛立,是為帝小辛。」 按《竹書紀年》:「小辛元年甲午,王即位,居殷。」

帝小乙以帝小辛弟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小辛崩,弟小乙立,是為帝小乙。」 按《竹書紀年》:「小乙元年丁酉,王即位,居殷。」

帝武丁以帝小乙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書經說命下》:「王曰:『台,小子舊學于甘盤,既乃遯于 荒野,入宅于河,自河徂亳,暨厥終罔顯』。」

《甘盤》于《小乙》之世以為大臣,《小乙》將崩,受遺輔政。高宗之初,得有大功。

按:《史記殷本紀》:「帝小乙崩,子帝武丁立。」

按《竹書紀年》:「武丁元年丁未,王即位,居殷。」

帝祖庚以帝武丁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武丁崩,子帝祖庚立。」

按《竹書紀年》:「祖庚元年丙午,王即位,居殷。」

帝祖甲以帝祖庚弟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祖庚崩,弟祖甲立,是為帝甲。」 按《竹書紀年》,「祖甲元年丁巳,王即位,居殷。」

帝廩辛以帝甲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甲崩,子帝廩辛立。」按廩辛一作馮辛 按《竹書紀年》:「馮辛元年庚寅,王即位,居殷。」

帝庚丁以帝廩辛弟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廩辛崩,弟庚丁立,是為帝庚丁。」 按《竹書紀年》:「庚丁元年甲午,王即位,居殷。」

帝武乙以帝庚丁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庚丁崩,子帝武乙立。」

按《竹書紀年》:「武乙元年壬寅,王即位,居殷。」

帝太丁以帝武乙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武乙獵于河渭之濱,暴雷。武乙震 死,子帝太丁立。」按太丁一作文丁

按:《竹書紀年》:「文丁元年丁丑,王即位,居殷。」

帝乙以帝太丁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太丁崩,子帝乙立。」

按《竹書紀年》:「帝乙元年庚寅,王即位,居殷。」

帝辛以帝乙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殷本紀》:「帝乙長子曰微子啟,啟母賤,不得嗣。 少子辛,辛母正后,辛為嗣。帝乙崩,子辛立,是為帝辛, 天下謂之紂。」

按《呂氏春秋?當務篇》:紂之同母三人,其長曰微子啟, 其次曰仲衍,其次曰受德。受德乃紂也,甚少矣。紂母 之生微子啟與仲衍也,尚為妾,已而為妻而生紂。紂 之父,紂之母欲置微子啟以為太子,太史據法而爭 之曰:「有妻之子,而不可置妾之子。」紂故為後。

按《竹書紀年》:「帝辛元年己亥,王即位,居殷。」

编辑

武王克商即天子位编辑

按:《書經泰誓上》:「惟十有三年春,大會于孟津。」

蔡傳《十三年》者,武王即位之十三年也。「春」者,孟春建寅之月也。

王曰:「嗟!我友邦冢君,越我御事,庶士明聽,誓惟天地萬物父母,惟人萬物之靈亶聰明,作元后,元后作民 父母。今商王受弗敬上天,降災下民,沈湎冒色,敢行 暴虐,罪人以族,官人以世,惟宮室臺榭陂池侈服,以 殘害于爾萬姓,焚炙忠良,刳剔孕婦。皇天震怒,命我 文考,肅將天威,大勳未集,肆予小子發,以爾友邦冢」 君,觀政于商,惟受罔有悛心,乃夷居弗事上帝神祇, 遺厥先宗廟弗祀。犧牲粢盛,既于凶盜。乃曰:「吾有民 有命,罔懲其侮。天佑下民,作之君,作之師。惟其克相 上帝,寵綏四方。有罪無罪,予曷敢有越厥志?」同力度 德,同德度義。受有臣億萬,惟億萬心。予有臣三千,惟 一心。商罪貫盈,天命誅之,予弗順天,「厥罪惟鈞。予小 子夙夜祗懼,受命文考,類于上帝,宜于冢土,以爾有 眾,底天之罰。天矜于民,民之所欲,天必從之。爾尚弼 予一人,永清四海,時哉,弗可失!」 《泰誓》中:惟戊午,王 次于河朔,群后以師畢會。王乃徇師而誓曰:「嗚呼!西 土有眾,咸聽朕言。我聞吉人為善,惟日不足;凶人為 不善,亦惟日不足。今商」王受,力行無度,播棄犁老,昵 比罪人,淫酗肆虐,臣下化之,朋家作仇脅權,相滅無 辜,籲天,穢德彰聞。惟天惠民,惟辟奉天。有夏桀弗克 若天,流毒下國。天乃佑命成湯降黜夏命,惟受罪浮 于桀,剝喪元良,賊虐諫輔,謂己有天命,謂敬不足行, 謂祭無益,謂暴無傷。厥鑒惟不遠,在彼夏王,天其以 予乂民。「朕夢協朕卜,襲于休祥,戎商必克。受有億兆 夷人,離心離德。予有亂臣十人,同心同德。雖有周親, 不如仁人。天視自我民視,天聽自我民聽。百姓有過, 在予一人。」今朕必往,我武惟揚。侵于之疆,取彼凶殘。 我伐用張,于湯有光。勗哉夫子!罔或無畏,寧執非敵。 百姓懍懍,若崩厥角。嗚呼!乃一德一心,立定「厥功,惟 克永世。」 《泰誓》下,時厥明,王乃大巡六師,明誓眾士。 王曰:「嗚呼,我西土君子,天有顯道,厥類惟彰。今商王 受狎侮,五常荒怠弗敬,自絕于天,結怨于民,斮朝涉 之脛,剖賢人之心,作威殺戮,毒痡四海,崇信奸回,放 黜師保,屏棄典刑,囚奴正士,郊社不修,宗廟不享,作 奇技淫巧,以悅婦人。上帝弗順,祝降時喪。爾其孜孜 奉予一人,恭行天罰。古人有言曰:『撫我則后,虐我則 讎』。」獨夫受洪惟作威,乃汝世讎,樹德務滋,除惡務本。 肆予小子,誕以爾眾士,殄殲乃讎。爾眾士其尚迪果 毅,以登乃辟。功多有厚賞,不迪有顯戮。嗚呼!惟我文 考,若日月之照臨,光于四方,顯于西土。惟我有周,誕 受多方,予克受,非予武,惟朕文考無罪;受克予,非朕 文考有罪,惟予小子無良 牧誓。時甲子昧爽,王朝 至于商郊牧野,乃誓。王左杖黃鉞,右秉白旄以麾曰: 「逖矣西土之人!」王曰:「嗟!我友邦冢君、御事、司徒、司馬、 司空、亞旅、師氏、千夫長、百夫長,及庸、蜀、羌、髳、微、盧、彭、 濮,人稱爾戈,比爾干,立爾矛。予其誓。」王曰:「古人有言 曰:『牝雞無晨,牝雞之晨,惟家之索』。今商王受惟婦言, 是用。昏棄厥肆祀,弗答,昏棄厥遺王父母弟不迪。乃 惟四方之多罪,逋逃是崇是長,是信是使,是以為大 夫卿士,俾暴虐于百姓,以奸宄于商邑。今予發惟恭 行天之罰,今日之事,不愆于六步七步,乃止齊焉?夫 子勗哉!不愆于四伐、五伐、六伐、七伐,乃止齊焉。勗哉 夫子!尚桓桓,如虎如貔,如熊如羆,于商郊,弗迓克奔, 以役西土。勗哉夫子!爾所弗勗,其于爾躬,有戮 《武 成》。」惟一月壬辰,旁死魄。越翼日癸巳,王朝步自周于 征伐商,底商之罪,告于皇天后土,所過名山大川,曰: 「惟有道曾孫周王發,將有大正于商。今商王受無道, 暴殄天物,害虐烝民,為天下逋逃主萃淵藪。予小子 既獲仁人,敢祗承上帝,以遏亂略,華夏蠻貊,罔不率 俾。惟爾有神,尚克相予,以濟兆民,無作神羞。」既戊午, 師逾孟津。癸亥,陳于商郊,俟天休命。甲子昧爽,受率 其旅若林,會于牧野。罔有敵于我師,前徒倒戈,攻于 後以北,血流漂杵,一戎衣,天下大定。乃反商政,政由 舊。釋箕子囚,封比干墓,式商容閭。散鹿臺之財,發鉅 橋之粟,大賚于四海,而萬姓悅服。厥四月,哉生明王 來自商,至于豐,乃偃武修文,歸馬于華山之陽,放牛 于桃林之野,示天下弗服。既生魄,庶邦冢君暨百工, 受命于周。丁未,祀于周廟,邦甸侯衛,駿奔走,執豆籩。 越三日庚戌,柴望,大告《武成》王若曰:「嗚呼群后,惟先 王建邦啟土,公劉克篤前烈。至于太王,肇基王跡,王 季其勤王家。我文考文王,克成厥勳,誕膺天命,以撫 方夏,大邦畏其力,小邦懷其德。惟九年,大統未集。予 小子其承厥志,恭天成命,肆予東征,綏厥士女。惟其 士女,篚厥元黃,昭我周王,天休震動,用附我大邑。周 列爵惟五,分土惟三,建官惟賢,位事惟能。重民五教, 惟食喪祭。惇信明義,崇德報功,垂拱而天下治。」 按《史記周本紀》:「武王即位,修文王緒業。九年,武王上 祭于畢東,觀兵至于孟津,為文王木主,載以車中軍。 武王自稱太子,發言奉文王以伐,不敢自專。乃告司 馬、司徒、司空諸節:齊栗,信哉!予無知,以先祖有德臣 小子受先功,畢力賞罰,以定其功。」遂興師,不期而會 孟津者八百諸侯,皆曰:「紂可伐矣。」武王曰:「女未知天命,未可也。」乃還師歸。居二年,聞紂昏亂,暴虐滋甚,殺 王子比干,囚箕子。太師疵、少師彊抱其樂器而奔周。 于是武王遍告諸侯曰:「殷有重罪,不可以不畢伐。」乃 遵《文王》。遂率戎車三百乘,虎賁三千人,甲士四萬五 千人,「以東伐紂。」十一年「十二月戊午,師畢渡孟津。諸 侯兵會者車四千乘,陳師牧野。帝紂聞武王來,亦發 兵七十萬人拒武王。武王使師尚父與百夫致師,以 大卒馳帝紂師。紂走反入,登于鹿臺之上,蒙衣其珠 玉,自燔于火而死。武王持太白旗以麾諸侯,諸侯畢 拜武王,武王乃揖諸侯,諸侯畢從。武王至」商國,商國 百姓咸待于郊。于是武王使群臣告語商百姓曰:「上 天降休!」商人皆再拜稽首,武王亦答拜。乃出復軍。明 日,除道修社及商紂宮。及期,百夫荷罕旗以先驅。武 王弟叔振鐸奉陳常車,周公旦把大鉞,畢公把小鉞, 以夾武王,散宜生、太顛、閎夭皆執劍以衛武王。既入, 立于社南大卒之左右,畢從,毛叔鄭奉明水,衛康叔 封《布茲》,召公奭贊采師,尚父牽牲,尹佚筴祝曰:「殷之 末孫季紂,殄廢先王明德,侮蔑神祇,不祀,昏暴商邑 百姓,其章顯聞于天皇上帝。」于是武王再拜稽首曰: 「膺更大命,革殷受天明命。」武王又再拜稽首,乃出。

成王以太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武王已克殷。後二年,武王病,天下未 集,群公懼穆卜周公乃祓齋自為質,欲代武王。武王 有瘳後而崩,太子誦代立,是為成王。成王少周,初定 天下,周公恐諸侯畔周公,乃攝行政當國。」管叔、蔡叔 群弟疑周公與武庚作亂畔周,周公奉成王命,伐誅 武庚、管叔,放蔡叔,以微子開代殷後,國于宋,頗收殷 餘民以封武王少弟,封為衛康叔。晉唐叔得嘉穀,獻 之成王,成王以歸周公于兵所。周公受禾東土,魯天 子之命。初,管、蔡畔周,周公討之,三年而畢定。故初作 《大誥》,次作《微子之命》,次《歸禾》,次《嘉禾》,次《康誥》《酒誥》《梓 材》,其事在《周公》之篇。周公行政七年,成王長,周公反 政,成王北面就群臣之位。

按《竹書紀年》:「成王元年丁酉春正月,王即位,命冢宰 周文公總百官。」

康王以太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書經顧命》:「惟四月哉生魄,王不懌。」甲子,王乃洮沬 水相,被冕服,憑玉几,乃同召太保奭、芮伯、彤伯、畢公、 衛侯、毛公、師氏、虎臣、百尹、御事。王曰:「嗚呼,疾大漸,惟 幾,病日臻,既彌留,恐不獲誓言。嗣茲予審訓,命汝昔 君文王、武王,宣重光,奠麗陳教,則肄肄不違,用克達 殷集大命在後之侗。敬迓天威,嗣守文武大訓,無敢 昏逾。今天降疾殆,弗興弗悟。爾尚明時朕言,用敬保 元子釗,弘濟于艱難,柔遠能邇,安勸小大。庶邦思夫 人自亂于威儀,爾無以釗冒貢于非幾。茲」既受命還 出綴衣于庭。越翼日乙丑,王崩。太保命仲桓、南宮毛、 俾爰、齊侯呂伋,以二干戈、虎賁百人迎子釗于南門 之外,延入翼室,恤宅宗。丁卯,命作冊度。越七日癸酉, 伯相命士須材狄,設黼扆,綴衣牖間,南嚮,敷重篾席, 黼純華玉,仍几;西序東嚮,敷重底席,綴純文貝,仍几; 東序西嚮,敷重豐席,畫純雕玉,仍几;西夾南嚮,敷重 筍席,元粉純漆,仍几。越玉五重,陳寶赤刀,大訓,弘璧、 琬琰在西序,大玉,夷玉,《天球》《河圖》在東序,引之舞衣, 大貝鼖鼓在西房。兌之戈,和之弓,垂之,竹矢,在東房。 大輅在賓階面,綴輅在阼階面。先輅在左塾之前,次 輅在右塾之前。二人雀弁,執惠,立于畢門之內。四人 綦弁,執戈上刃,夾兩階戺。一人冕,執劉,立于東堂。一 人冕,執鉞,立于西堂。一人冕,執戣,立于東垂。一人冕, 執瞿,立于西垂。一人冕,執銳,立于側階。王麻冕黼裳, 由賓階隮;卿士、邦君,麻冕蟻裳。入即位。太保、太史、太 宗,皆麻冕彤裳。太保承介圭,上宗奉同瑁,由阼階隮。 太史秉書,由賓階隮。御王冊命曰:「皇后憑玉几,道揚 永命,命汝嗣訓,臨君周邦,率循大卞,燮和天下,用答 揚文武之光訓!」王再拜,興,答曰:「眇眇予末小子,其能 而亂四方,以敬忌天威。」乃受同瑁。王三宿三祭三咤, 上宗曰饗,太保受同,降盥以異同,秉璋以酢,授宗人, 同拜,王答拜。太保受同,祭嚌宅,授宗人,同拜,王答拜。 太保降,收諸侯出廟門,俟 《康王之誥》。王出在應門 之內,太保率西方諸侯入應門左,畢公率東方諸侯 入應門右,皆布乘黃朱,賓稱,奉圭兼幣曰:「一二臣衛, 敢執壤奠」,皆再拜稽首。王義嗣德答拜。太保暨芮伯 咸進,相揖,皆再拜稽首曰:「『敢敬告天子,皇天改大邦 殷之命。惟周文武,誕受羑若,克恤西土,惟新陟王,畢 協賞罰,戡定厥功,用敷遺後人休。今王敬之哉!張皇 六師,無壞我高祖寡命』。王若曰:『庶邦侯甸男衛,惟予 一人,釗報誥。昔君文武丕平富不務咎,底至齊信,用 昭明于天下,則亦有熊羆之士、不二心之臣,保乂王 家,用端命于上帝。皇天用訓厥道,付畀四方,乃命建 侯樹屏,在我後之人。今予一二伯父,尚胥暨,顧綏爾 先公之臣,服于先王。雖爾身在外,乃心罔不在王室, 用奉恤,厥若無遺鞠子羞』。」群公既皆聽命,相揖趨出王釋冕反喪服。

按《史記周本紀》:成王崩,二公率諸侯以太子釗見于 先王廟,申告以文王、武王之所以為王業之不易,務 在節儉,毋多欲,以篤信臨之。太子釗立,是為康王。 按《竹書紀年》,康王元年甲戌春正月,王即位,命冢宰 召康公總百官,諸侯朝于豐宮。

昭王以康王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康王卒,子昭王瑕立。」

按《竹書紀年》:「昭王元年庚子春正月,王即位。」

穆王以昭王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昭王南巡狩不返,卒于江上。立昭王 子滿,是為穆王。」

按《竹書紀年》:「穆王元年己未春正月,王即位。」

共王以穆王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穆王崩,子共王繄扈立。」

按《竹書紀年》:「共王元年甲寅春正月,王即位。」

懿王以共王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共王崩,子懿王囏立。」 按《竹書紀年》:「懿王元年甲寅春正月,王即位。」

孝王以共王弟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懿王崩,共王弟辟方立,是為孝王。」 按《竹書紀年》:「孝王元年辛卯春正月,王即位。」

夷王以懿王太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孝王崩,諸侯復立懿王太子燮,是為 夷王。」

按《竹書紀年》:「夷王元年庚子春正月,王即位。」

厲王以夷王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夷王崩,子厲王胡立。」

按《竹書紀年》:「厲王元年戊申春正月,王即位。」

宣王以厲王太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厲王即位三十年,好利近榮夷公大 夫芮良夫諫王,王不聽,卒以榮公為卿士用事。王行 暴虐侈傲,國人謗王。召公諫曰:『民不堪命矣』。王怒,得 衛巫,使監謗者,以告則殺之。于是國人莫敢言。三年 乃相與畔,襲厲王,厲王出奔于彘。厲王太子靜匿召 公之家,國人聞之,乃圍之。召公曰:『昔我驟諫王,王不 從,以及此難也。今殺王太子,王其以我為讎而懟怒 乎?夫事君者險而不讎,懟怨而不怒,況事王乎』?」乃以 其子代王太子,太子竟得脫。召公、周公二相行政,號 曰共和。共和十四年,厲王死于彘,太子靜長于召公 家,二相乃共立之為王,是為宣王。

按:《竹書紀年》:「宣王元年甲戌春正月,王即位。周定公、 召穆公輔政。」

幽王以宣王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宣王崩,子幽王宮涅立。」

按《竹書紀年》:「幽王元年庚申春正月,王即位。」

平王以故太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幽王嬖,愛褒姒,生伯服。廢申后,并去 太子宜臼,以褎姒為后,以伯服為太子。申侯怒,與繒 西夷、犬戎攻幽王,遂殺幽王驪山下,擄褒姒,盡取周 賂而去。于是諸侯乃即申侯而共立故幽王太子宜 臼,是為平王,以奉周祀。平王立,東遷于雒邑。」

桓王以平王孫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平王崩,太子洩父蚤死,立其子林,是 為桓王。」桓王,平王孫也。

莊王以桓王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桓王崩,子莊王他立。」

釐王以莊王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莊王崩,子釐王胡齊立。」

惠王以釐王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釐王崩,子惠王閬立。」

襄王以惠王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惠王崩,子襄王鄭立。」

頃王以襄王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襄王崩,子頃王壬臣立。」

匡王以頃王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頃王崩,子匡王斑立。」

定王以匡王弟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匡王崩,弟瑜立,是為定王。」

簡王以定王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定王崩,子簡王夷立。」

靈王以簡王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簡王崩,子靈王泄心立。」

景王以靈王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靈王崩,子景王貴立。」

悼王以景王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景王十八年,后太子聖而早卒。二十 年,景王愛子朝欲立之,會崩,子丐之黨與爭立,國人 立長子猛為王,子朝攻殺猛,猛為悼王。」

敬王以晉師平亂即天子位编辑

按《左傳》昭公二十二年:王子朝、賓起有寵于景王,王與賓孟說之,欲立之。劉獻公之庶子伯蚠事單穆公, 惡賓孟之為人也,願殺之。又惡王子朝之言以為亂, 願去之。賓孟適郊,見雄雞自斷其尾,問之侍者,曰:「『自 憚其犧也』。遽歸告王,且曰:『雞其憚為人用乎?人異于 是,犧者實用人,人犧實難己,犧何害』?」王弗應。夏四月, 王田北山,使公卿皆從,將殺單子、劉子。王有心疾,乙 丑,崩于榮錡氏。戊辰,劉子摰卒,無子,單子立劉蚠。五 月庚辰,見王,遂攻賓起,殺之,盟群王子于單氏。丁巳, 葬景王。王子朝因舊官百工之喪職秩者與景、靈之 族以作亂,帥郊要餞之。甲以逐劉子。壬戌,劉子奔揚。 單子逆悼王于莊宮以歸。王子還,夜取王以如莊宮。 癸亥,單子出。王子還,與召莊公謀曰:「不殺單旗不捷, 與之重盟,必來。背盟而克者多矣。」從之。樊頃子曰:「非 言也,必不克。」遂奉王以追單子,及領大盟,而復殺摯 荒以說劉子如劉。單子亡。乙丑,奔于平畤,群王子追 之,單子殺還姑發弱、鬷延、定稠、子朝奔京。丙寅,伐之。 京人奔山。劉子入于王城。辛未,鞏簡公敗績于京。乙 亥,甘平公亦敗焉。叔鞅至自京師,言王室之亂也。閔 馬父曰:「子朝必不克。其所與者,天所廢也。」單子欲告 急于晉。秋七月戊寅,以王如平畤,遂如圃車,次于皇。 劉子如劉,單子使王子處守于王城,盟百工于平宮。 辛卯,鄩肸伐皇,大敗,獲鄩肸。壬辰,焚諸王城之市。八 月辛酉,司徒醜以王師敗績于前城,百工叛。己巳,伐 單氏之宮,敗焉。庚午,反伐之。辛未,伐東圉。冬十月丁 巳,晉籍談、荀躒帥九州之戎及焦、瑕、溫、原之師,以納 王于王城。庚申,單子、劉蚠以王師敗績于郊,前城人 敗陸渾于社。十一月乙酉,王子猛卒,不成喪也。已丑, 敬王即位,館于子旅氏。十二月庚戌,晉籍談、荀躒、賈 辛、司馬督帥師軍子陰,于侯氏,于谿泉,次于社。王師 軍于汜,于解,次于任人。閏月,晉箕遺、樂徵、右行詭濟 師,取前城,軍其東南。王師軍于京、楚。辛丑,伐京,毀其 西南。二十三年春王正月壬寅朔,二師圍郊。癸卯,郊 鄩潰。丁未,晉師在平陰,王師在澤邑。王使告間,庚戌, 還。夏四月乙酉,單子取訾,劉子取牆人、直人。六月壬 午,王子朝入于尹。癸未,尹圉誘劉佗殺之。丙戌,單子 從阪道,劉子從尹道伐尹。單子先至而敗,劉子還。己 丑,召伯奐、南宮極以戍津人,得諸河上。陰不佞以溫 人南侵,拘得玉者,取其玉,將賣之,則為石。王定而獻 之,與之東訾。二十五年夏,會于黃父,謀王室也。趙簡 子令諸侯之大夫輸王粟具。戍人曰:「明年將納王。」宋 樂大心曰:「我不輸粟,我於周為客,若之何使客?」晉士 伯曰:「自踐土以來,宋何役之不會,而何盟之不同?」曰: 「同恤王室,子焉得辟之?子奉君命以會大事,而宋背 盟,無乃不可乎?」右師不敢對,受牒而退。士伯告簡子 曰:「宋右師必亡。奉君命以使,而欲背盟以干盟主,無 不祥大焉。」壬申,尹文公涉于鞏,焚東訾,弗克。二十六 年四月,單子如晉告急。五月戊午,劉人敗王城之師 于尸氏。戊辰,王城人、劉人戰于施谷,劉師敗績。七月 己巳,劉子以王出,庚午,次于渠。王城人焚劉。丙子,王 宿于褚氏。丁丑,王次于萑谷。庚辰,王入于胥靡。辛巳, 王次于滑。晉知躒、趙鞅帥師納王,使女寬守闕塞。冬 十月丙申,王起師于滑。辛丑,在郊,遂次于尸。十一月 辛酉,晉師克鞏。召伯盈逐王子朝。王子朝及召氏之 族,毛伯得、尹氏固、南宮嚚奉周之典籍以奔楚,陰忌 奔莒以叛。召伯逆王于尸。及劉子、單子盟,遂軍圉澤, 次于隄上。癸酉,王入于成周。甲戌,盟于襄宮。晉師使 成公般戍周而還。十二月癸未,王入于莊宮。王子朝 使告于諸侯曰:「昔武王克殷,成王靖四方,康王息民, 並建母弟,以藩屏周。亦曰:『吾無專享文武之功,且為 後人之迷敗傾覆,而溺入于難,則振救之』。」至于夷王。 王愆于厥身,諸侯莫不並走其望,以祈王身。至于厲 王,王心戾虐,萬民弗忍居。王于彘,諸侯釋位,以間王 政。宣王有志,而後效官。至于幽王,天不弔周,王昏不 若,用愆厥位,攜王奸命,諸侯替之,而建王嗣,用遷郟 鄏,則是兄弟之能用力於王室也。至於惠王,天不靖 周,生頹禍,心施於叔帶。惠、襄辟難,越去王都,則有晉、 鄭,咸黜不端,以綏定王家,則是兄弟之能率先王之 命也。在定王六年,秦人降妖曰:「周其」有頾,王亦克能 修其職,諸侯服享二世,共職王室。其有間王位,諸侯 不圖,而受其亂災。至於靈王,生而有頾,王甚神聖,無 惡於諸侯。靈王、景王,克終其世。今王室亂,單旗劉狄, 剝亂天下,壹行不若,謂先王何常之有?唯余心所命, 其誰敢討之。帥群不弔之人,以行亂於王室,侵欲無 厭,規求無度,貫瀆鬼神,慢棄刑法,倍奸齊盟,傲很威 儀,矯誣先王,晉為不道,是攝是贊,思肆其罔極。茲不 穀震盪播越,竄在荊蠻,未有攸底。若我一二兄弟甥 舅,獎順天法,無助狡猾,以從先王之命,毋速天罰,赦 圖不穀,則所願也。敢盡布其腹心及先王之經,而諸 侯實深圖之。昔先王之命曰:「王后無適,則擇立長。年 鈞以」德,德鈞以卜。王不立愛,公卿無私,古之制也。穆 后及太子壽早夭即世,單、劉贊私立少,以間先王,亦唯伯仲、叔季圖之。閔馬父聞子朝之辭,曰:「文辭以行, 禮也。子朝干景之命,遠晉之大,以專其志,無禮甚矣, 文辭何為?」二十七年十二月,晉籍秦致諸侯之戍於 周,魯人辭以難。二十九年三月己卯,京師殺召伯盈、 尹氏固及原伯魯之子。尹固之復也,有婦人遇之周 郊,尤之曰:「處則勸人為禍,行則數日而反,是夫也其 過三歲乎?」夏五月庚寅,王子趙車入於鄻以叛,陰不 佞敗之。三十二年秋八月,王使富辛與石張如晉,請 城成周。天子曰:「天降禍於周,俾我兄弟並有亂心,以 為伯父憂。我一二親昵甥舅,不皇啟處。於今十年,勤 戍五年,余一人無日忘之,閔閔焉如農夫之望歲,懼 以待時。伯父若肆大惠,復二文之業,弛周室之憂,徼 文武之福,以固盟主,宣昭令名,則余一人有大願矣。 昔成王合諸侯,城成周以為東都,崇文德焉。今我欲 徼福假靈於成王,修成周之城,俾戍人無勤,諸侯用 寧,蝥賊遠屏,晉之力也。其委諸伯父,使伯父實重圖 之。俾我一人無徵怨於百姓,而伯父有榮施,先王庸 之。」范獻子謂魏獻子曰:「與其戍周,不如城之。天子實 云:雖有後事,晉弗與知,可也。從王命以紓諸侯,晉國 無憂。是之不務,而又焉從事?」魏獻子曰:「善。」使伯音對 曰:「天子有命,敢不奉承,以奔告於諸侯,遲速衰」序,於 是焉在。冬十一月,晉魏舒、韓不信如京師,合諸侯之 大夫於狄泉尋盟,且令城成周。己丑,士彌牟營成周。 計丈數,揣高卑,度厚薄,仞溝洫,物土方,議遠邇,量事 期,計徒庸,慮材用,書餱糧,以令役於諸侯。屬役賦丈 書,以授帥,而效諸劉子。韓簡子臨之,以為成命。定公 元年春王正月辛巳,晉魏舒合諸侯之大夫於狄泉, 將以城成周。孟懿子會城成周,城三旬而畢。五年春, 王人殺子朝於楚。六年,「周儋翩率王子朝之徒因鄭 人將以作亂於周。鄭於是乎伐馮滑、胥靡、負黍、狐人、 闕外。」六月,晉閻沒戍周,且城胥靡。冬十二月,「天王處 於姑蕕。」辟儋翩之亂也。七年春二月,周儋翩入於《儀 栗》以叛。夏四月,單武公、劉桓公敗尹氏於窮谷。冬十 一月戊午,單子、劉子逆王於慶氏,晉籍秦送王。己巳, 王入於王城,館於公族黨氏,而後朝於莊宮。八年二 月己丑,單子伐穀城,劉子伐儀、栗。辛卯,單子伐簡城, 劉子伐盂,以定王室。

按《史記·周本紀》:「景王愛子朝欲立之,會崩,子丐之黨 與爭立,國人立長子猛為王。子朝攻殺猛,猛為悼王。 晉人攻子朝而立丐,是為敬王。敬王元年,晉人入敬 王,子朝自立,敬王不得入,居澤。四年,晉率諸侯入敬 王於周,子朝為臣,諸侯城周。十六年,子朝之徒復作 亂,敬王奔於晉。十七年,晉定公遂入敬王於周。」

元王以敬王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敬王崩,子元王仁立。」

定王以元王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元王崩,子定王介立。」

哀王以定王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定王崩,長子去疾立,是為哀王。」

思王以哀王弟襲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哀王立三月,弟叔襲殺哀王而自立, 是為思王。」

考王以思王弟襲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思王立五月,少弟嵬攻殺思王而自 立,是為考王。」

威烈王以考王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考王崩,子威烈王午立。」

安王以威烈王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威烈王崩,子安王驕立。」

烈王以安王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安王崩,子烈王喜立。」

顯王以烈王弟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烈王崩,弟扁立,是為顯王。」

慎靚王以顯王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顯王崩,子慎靚王定立。」

赧王以慎靚王子即天子位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慎靚王崩,子赧王延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