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第198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九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明倫彙編 第一百九十八卷
明倫彙編 皇極典 第一百九十九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明倫彙編皇極典

 第一百九十八卷目錄

 登極部彙考二十四

 元二武宗至大一則 仁宗延祐一則 英宗至治一則 泰定帝致和一則 文宗天

 曆二則 至順二則

皇極典第一百九十八卷

登極部彙考二十四编辑

元二编辑

武宗至大四年三月庚寅,仁宗以皇太子即皇帝位。按《元史·仁宗本紀》:仁宗,諱愛育黎拔力八達,順宗次子,武宗之弟也。母曰興聖太后,弘吉剌氏。至元二十编辑

二年三月丙子生。大德九年冬十月,成宗不豫,中宮 秉政,詔帝與太后出居懷州。十年冬十二月,至懷州, 所過郡縣,供帳華侈,悉令撤去,嚴飭扈從毋擾于民, 且諭僉事王毅察而言之,民皆感悅。十一年春正月, 成宗崩,時武宗為懷寧王,總兵北邊,戊子,帝與太后 聞哀奔赴。庚寅,至衛輝,經比干墓,顧左右曰:紂內荒 於色,毒痡四海,比干諫,紂刳其心,遂失天下。令祠比 干于墓,為後世勸。至漳河,值大風雪,田叟有以盂粥 進者,近侍卻不受。帝曰:昔漢光武嘗為寇兵所迫,食 豆粥。大丈夫不備嘗艱阻,往往不知稼穡艱難,以致 驕惰。命取食之。賜叟綾一匹,慰遣之。行次邯鄲,諭縣 官曰:吾慮衛士不法,胥吏科斂,重為民困。乃命王傅 巡行察之。二月辛亥,至大都,與太后入內,哭盡哀,復 出居舊邸,日朝夕入哭奠。左丞相阿忽台等潛謀推 皇后伯要真氏稱制,安西王阿難荅輔之。時左丞相 哈剌哈孫荅剌罕稱疾,守宿掖門凡三月,密持其機, 陽許之,夜遣人啟帝曰:懷寧王遠,不能猝至,恐變生 不測,當先事而發。三月丙寅,帝率衛士入內,召阿忽 台等責以亂祖宗家法,命執之,鞫問辭服,戊辰,伏誅。 諸王闊闊出、牙忽都等曰:今罪人斯得,太子實世祖 之孫,宜早正天位。帝曰:王何為出此言也。彼惡人潛 結宮壼,搆亂我家,故誅之,豈欲作威覬望神器耶。懷 寧王吾兄也,正位為宜。乃遣使迎武宗於北邊。五月 乙丑,帝與太后會武宗於上都。甲申,武宗即位。六月 癸巳,詔立帝為皇太子,受金寶。十一月戊寅,受玉冊, 領中書省、樞密院。至大二年八月,立尚書省,詔太子 兼尚書令,戒飭百官有司,振紀綱,重名器,夙夜以赴 事功。詹事院臣啟金州獻瑟瑟洞,請遣使采之,帝曰: 所寶惟賢,瑟瑟何用焉。若此者,後勿復聞。先是,近侍 言賈人有售美珠者,帝曰:吾服御雅不喜飾以珠璣, 生民膏血,不可輕耗。汝等當廣進賢才,以恭儉愛人 相規,不可以奢靡蠹財相導。言者慚而退。淮東宣慰 使撒都獻玉觀音、七寶帽頂、寶帶、寶鞍,卻之,戒諭如 初。四年春正月庚辰,武宗崩。三月庚寅,即皇帝位于 大明殿,受諸王百官朝賀,詔曰:惟昔先帝,事皇太后, 撫朕眇躬,孝友天至。由朕得託順考遺體,重以母弟 之嫡,加有削平內難之功,於其踐阼曾未踰月,授以 皇太子寶,領中書令、樞密使,百揆機務,聽所總裁,於 今五年。先帝奄棄天下,勳戚元老咸謂大寶之承,既 有成命,非與前聖賓天而始徵集宗親議所宜立者 比,當稽周、漢、晉、唐故事,正位宸極。朕以國恤方新,誠 有未忍,是用經時。今則上奉皇太后勉進之命,下徇 諸王勸戴之勤,三月十八日,于大都大明殿即皇帝 位。凡尚書省誤國之臣,先已伏誅,同惡之徒,亦已放 殛,百司庶政,悉歸中書,命丞相鐵木迭兒、平章政事 李道復等從新拯治。可大赦天下,敢以赦前事相告 言者,罪以其罪。諸衙門及近侍人等,毋隔越中書奏 事。諸上書陳言者,量加旌擢。其僥倖獻地土并山場、 窯冶及中寶之人,並禁止之。諸王、駙馬經過州郡,不 得非理需索,應和顧和買,隨即給價,毋困我民。按 《王約傳》:仁宗正位宸極,欲用陰陽家言,即位光天殿, 即東宮也。約言於太保曲樞曰:正名定分,當御大內。 太保入奏,遂即位於大明殿。按《囊加歹傳》:成宗崩, 昭聖元獻太后與仁宗在懷州,太后召囊加歹、不憐 吉歹、脫因不花、八思台等諭之曰:今宮車晏駕,皇后 欲立安西王阿難荅,爾等當毋忘世祖、裕宗在天之 靈,盡力奉二皇子。囊加歹頓首曰:臣等雖碎身,不能 仰報兩朝之恩,願效死力。既至京師,仁宗遣囊加歹 與八恩台詣諸王禿剌議事宜。時內外洶洶,猶豫莫 敢言,囊加歹獨贊禿剌,定計先發。歸白仁宗,意猶遲 疑,固問可否,對曰:事貴速成,後將受制於人矣。太后 與仁宗意乃決。內難既平,仁宗監國,命同知樞密院 事。武宗即位,真拜同知樞密事,階資德大夫,賜以七 寶束帶、鞍轡、衣甲、弓矢、黃金五十兩,以旌其定策之 功。尋授幵縣萬戶府達魯花赤,仍同知樞密院事。仁 宗嘗語近臣曰:今春之事,吾與太后疑不能主,賴囊加歹一語而定。吾聞周文王有姜太公,囊加歹亦予 家姜太公也。其見稱許如此。

仁宗延祐七年三月庚寅,英宗以皇太子即皇帝位。按《元史·英宗本紀》:英宗,諱碩德八剌,仁宗嫡子也。母莊懿慈聖皇后,弘吉剌氏,以大德七年二月甲子生。编辑

仁宗欲立為太子,帝入謁太后,固辭,曰:臣幼無能,且 有兄在,宜立兄,以臣輔之。太后不許。延祐三年十二 月丁亥,立為皇太子,授金寶,開府置官屬。監察御史 段輔、太子詹事郭貫等,首請近賢人,擇師傅,帝嘉納 之。六年十月戊午,受玉冊,詔命百司庶務必先啟太 子,然後奏聞。帝謂中書省臣曰:至尊委我以天下事, 日夜寅畏,惟恐弗堪。卿等亦當洗心滌慮,恪勤乃職, 勿有隳壞,以貽君父憂。七年春正月戊戌,仁宗不豫, 帝憂形于色,夜則焚香,泣曰:至尊以仁慈御天下,庶 績順成,四海清晏。今天降大厲,不如罰殛我身,使至 尊永為民主。辛丑,仁宗崩,帝哀毀過禮,素服寢於地, 日歠一粥。癸卯,太陰犯斗。甲辰,太子太師鐵木迭兒 以太后命為右丞相。丙午,遣使分讞內外刑獄。戊申, 賑通、漷二州蒙古貧民,汰知樞密院事四員。禁巫、祝、 日者交通宗戚、大官。二月壬午,罷造永福寺。賑大同、 豐州諸驛饑。以江浙行省左丞相黑驢為中書平章 政事。丁巳,修佛事。戊午,祭社稷。建御容殿于永福寺。 汰富民竄名宿衛者,給役蒙古諸驛。己未,命儲糧於 宣德、開平、和林諸倉,以備賑貸供億。復以都水監隸 中書。辛丑,太陰犯軒轅御女。平章政事赤斤鐵木兒、 御史大夫脫歡罷為集賢大學士。壬戌,太陰犯靈臺。 甲子,鐵木迭兒、阿散請捕逮四川行省平章政事趙 世延赴京。參議中書省事乞失監坐鬻官,刑部以法 當杖,太后命笞之,帝曰:不可。法者天下之公,徇私而 輕重之,非示天下以公也。卒正其罪。丙寅,以陝西行 省平章政事趙世榮為中書平章政事,江西行省右 丞木八剌為中書右丞,參知政事張思明為中書左 丞,中書左丞換住罷為嶺北行省右丞。丁卯,太陰犯 日星。白雲宗攝沈明仁為不法坐罪,詔籍江南冒為 白雲僧者為民。己巳,修鎮雷佛事于京城四門,罷上 都乾元寺規運總管府。庚午,太陰犯斗。辛未,括民間 係官山場、河泊、窯冶、廬舍。壬申,召陝西行臺御史大 夫荅失鐵木兒赴闕。以遼陽、大同、上都、甘肅官牧羊 馬牛駝給朔方民戶,仍給曠地屯種。癸酉,括勘崇祥 院地,其冒以官地獻者追其直,以民地獻者歸其主。 決開平重囚。丙子,定京城環衛更番法,准五衛漢軍 歲例。丁丑,奪前中書平章政事李孟所受秦國公制 命,仍仆其先墓碑。戊寅,中書平章政事兀伯都剌罷 為甘肅行省平章政事,阿禮海牙罷為湖廣行省平 章政事。鐵木迭兒以前御史中丞楊朵兒只、中書平 章政事蕭拜住違太后旨,矯命殺之,並籍其家。徽政 院使失列門,以太后命請更朝官,帝曰:此豈除官時 耶。且先帝舊臣,豈宜輕動。俟予即位,議於宗親、元老, 賢者任之,邪者黜之可也。司農卿完者不花言:先帝 以土田頒賜諸臣者,宜悉歸之官。帝問曰:所賜為誰。 對曰:左丞相阿散所得為多。帝曰:予嘗諭卿等,當以 公心輔弼。卿於先朝嘗請海泊之稅,以阿散奏而止。 今卿所言,乃復私憾耳,非公議也,豈輔弼之道耶。遂 出完者不花為湖南宣慰使。奪僧輦真吃剌思等所 受司徒、國公制,仍銷其印。三月辛巳,以中書禮部領 教坊司。壬午,賑陳州、嘉定州饑。瓜哇遣使入貢。戊子, 太陰犯酒旗上星,熒惑犯進賢。徵諸王、駙馬流竄者, 給侍從,遣就分邑。庚寅,帝即位,詔曰:洪惟太祖皇帝 膺期撫運,肇開帝業;世祖皇帝神機睿略,統一四海。 以聖繼聖,迨我先皇帝,至仁厚德,涵濡群生,君臨萬 國,十年於茲。以社稷之遠圖,定天下之大本,葉謀宗 親,授予冊寶。方春宮之與政,遽昭考之賓天。諸王貴 戚,元勳碩輔,咸謂朕宜體先帝付託之重,皇太后擁 護之慈,既深繫於人心,詎可虛於神器,合辭勸進,誠 意交孚。乃於三月十一日,即皇帝位于大明殿。大赦 天下。尊太后為太皇太后。

英宗至治三年九月癸巳,泰定帝以晉王即皇帝位于龍居河。编辑

按《元史·泰定帝本紀》:泰定皇帝,諱也孫鐵木兒,顯宗 甘麻剌之長子,裕宗之嫡孫也。初,世祖以第四子那 木罕為北安王,鎮北邊。北安王薨,顯宗以長孫封晉 王代之,統領太祖四大斡耳朵及軍馬、達達國土。至 元十三年十月二十九日,帝生於晉邸。大德六年,晉 王薨,帝襲封,是為嗣晉王,仍鎮北邊。成宗、武宗、仁宗 之立,咸與翊戴之謀,有盟書焉。王府內史倒剌沙得 幸於帝,常偵伺朝廷事機,以其子哈散事丞相拜住, 且入宿衛。久之,哈散歸,言御史大夫鐵失與拜住意 相忤,欲傾害之。至治三年三月,宣徽使探忒來王邸, 為倒剌沙言:主上將不容于晉王,汝盍思之。於是倒 剌沙與探忒深相要結。八月二日,晉王獵於禿剌之 地,鐵失密遣斡羅思來告曰:我與哈散、也先鐵木兒、失禿兒謀已定,事成,推立王為皇帝。又命斡羅思以 其事告倒剌沙,且言:汝與馬速忽知之,勿令旭邁傑 得聞也。於是王命囚斡羅思,遣別烈迷失等赴上都, 以逆謀告,未至。癸亥,英宗南還,駐蹕南坡。是夕,鐵失 等矯殺拜住,英宗遂遇弒於幄殿。諸王按梯不花及 也先鐵木兒奉皇帝璽綬,北迎帝于鎮所。癸巳,即皇 帝位於龍居河,大赦天下。詔曰:薛禪皇帝可憐見嫡 孫、裕宗皇帝長子、我仁慈甘麻剌爺爺根底,封授晉 王,統領成吉思皇帝四箇大斡耳朵,及軍馬、達達國 土都付來。依著薛禪皇帝聖旨,小心謹慎,但凡軍馬 人民的不揀甚麼勾當裏,遵守正道行來的上頭,數 年之間,百姓得安業。在後,完澤篤皇帝教我繼承位 次,大斡耳朵裏委付了來。已委付了的大營盤看守 著,扶立了兩箇哥哥曲律皇帝、普顏篤皇帝,姪碩德 八剌皇帝。我累朝皇帝根底,不謀異心,不圖位次,依 本分與國家出氣力行來;諸王哥哥兄弟每,眾百姓 每,也都理會的也者。今我的姪皇帝生天了也麼道, 迤南諸王大臣、軍士的諸王駙馬臣僚、達達百姓每, 眾人商量著:大位次不宜久虛,惟我是薛禪皇帝嫡 派,裕宗皇帝長孫,大位次裏合坐地的體例有,其餘 爭立的哥哥兄弟也無有;這般,晏駕其間,比及整治 以來,人心難測,宜安撫百姓,使天下人心得寧,早就 這裏即位提說上頭,從著眾人的心,九月初四日,于 成吉思皇帝的大斡耳朵裏,大位次裏坐了也。交眾 百姓每心安的上頭,赦書行有。

泰定帝致和元年九月壬申,文宗以懷王襲皇帝位。按《元史·文宗本紀》:文宗,諱圖帖睦爾,武宗之次子,明宗之弟也。母曰文獻昭聖皇后,唐兀氏。大德三年,武编辑

宗總兵北邊,帝以八年春正月癸亥生。十一年,武宗 入繼大統。至大四年,武宗崩,傳位於弟仁宗。延祐三 年,丞相鐵木迭兒等議立英宗為皇太子,明宗以武 宗長子,乃出之,居于朔漠。及英宗即位,鐵木迭兒復 為丞相,懷私固寵,搆釁骨肉,諸王大臣,莫不自危。至 治元年五月,中政使咬住告脫歡察兒等交通親王, 於是出帝居於海南。三年六月,英宗在上都,謂丞相 拜住曰:朕兄弟實相友愛,曩以小人譖愬,俾居遠方, 當亟召還,明正小人離間之罪。未幾,鐵失、也先鐵木 兒等為逆,而晉王遂立為皇帝,改元泰定。召帝于海 南之瓊州,還至潭州,復命止之。居數月,乃還京師。十 月,封懷王,賜黃金印。二年正月,又命出居建康,以殊 祥院使也先捏掌其衛士。初,晉王既為皇帝,以內史 倒剌沙為中書平章政事,遂為丞相,狡愎自用,災異 數見,而帝兄弟播越南北,人心思之。致和元年春,大 駕出畋柳林,以疾還宮。諸王滿禿、阿馬剌台,太常禮 儀使哈海,宗正扎魯忽赤闊闊出等,與僉樞密院事 燕鐵木兒謀曰:今主上之疾日臻,將往上都。如有不 諱,吾黨扈從者執諸王、大臣殺之。居大都者,即縛大 都省、臺官,宣言太子已至,正位宸極,傳檄守禦諸關, 則大事濟矣。三月,大駕至上都,滿禿、闊闊出等扈從。 西安王阿剌忒納失里居守,燕鐵木兒亦留大都。時 也先捏私至上都,與倒剌沙等圖弗利於帝,乃遣宗 正扎魯忽赤雍古台遷帝居江陵。七月庚午,泰定皇 帝崩于上都。倒剌沙及梁王王禪、遼王脫脫,因結黨 害政,人皆不平。時燕鐵木兒實掌大都樞密符印,謀 於西安王阿剌忒納失里,陰結勇士,以圖舉義。八月 甲午,黎明,百官集興聖宮,燕鐵木兒率阿剌鐵木兒、 孛倫赤等十七人,兵皆露刃,號於眾曰:武宗皇帝有 聖子二人,孝友仁文,天下正統當歸之。今爾一二臣, 敢紊邦紀,有不順者斬。乃手縛平章政事烏伯都剌、 伯顏察兒,分命勇士執中書左丞朵朵,參知政事王 士熙,參議中書省事脫脫、吳秉道,侍御史鐵木哥、丘 世傑,治書侍御史脫懽,太子詹事丞王恆等,皆下之 獄。燕鐵木兒與西安王阿剌忒納失里共守內廷,籍 府庫,錄符印,召百官入內聽命。即遣前河南行省參 知政事明里董阿、前宣政使荅里麻失里,馳驛迎帝 於江陵,密以意諭河南行省平章政事伯顏,令簡兵 以備扈從。是日,前湖廣行省左丞相別不花為中書 左丞相,太子詹事塔失海涯為中書平章政事,前湖 廣行省右丞速速為中書左丞,前陝西行省參知政 事王不憐吉台為樞密副使,與中書右丞趙世延、同 簽樞密院事燕鐵木兒、翰林學士承旨亦列赤、通政 院使寒食分典機務,調兵守禦關要,徵諸衛兵屯京 師,下郡縣造兵器,出府庫犒軍士。燕鐵木兒直宿禁 中,達旦不寐,一夕或再徙,人莫知其處。乙未,以西安 王令,給宿衛京城軍士鈔有差,調諸衛兵守居庸關 及盧兒嶺。丙申,遣左衛率使禿魯將兵屯白馬甸,隆 鎮衛指揮使斡都蠻將兵屯泰和嶺。丁酉,發中衛兵 守遷民鎮。又遣撒里不花等往迎帝,且令塔失帖木 兒矯為使者自南來,言帝已次近郊,使民毋驚疑。戊 戌,徵宣靖王買奴、諸王燕不花于山東。己亥,徵兵遼 陽。明里董阿至汴梁,執行省臣,皆下之獄,又收肅政廉訪司、萬戶府及郡縣印。庚子,發宗仁衛兵增守遷 民鎮。辛丑,遣萬戶徹里帖木兒將兵屯河中。壬寅,河 南行省以郡縣闕人,權署官攝其事。癸卯,燕鐵木兒 之弟撒敦、子唐其勢,自上都來歸。河南行省殺平章 曲烈、右丞別鐵木兒。是日,明里董阿等至江陵。甲辰, 帝發江陵,遣使召鎮南王鐵木兒不花、威順王寬徹 不花、湖廣行省平章政事高昌王鐵木兒補化來會。 執湖廣行省左丞馬合某送京師,以別薛代之。河南 行省出府庫金千兩、銀四千兩、鈔七萬一千錠,分給 官吏、將士。又命有司造乘輿、供張、儀仗等物。乙巳,遣 隆鎮衛指揮使也速台兒將兵守碑樓口。河南行省 殺其參政脫孛臺。召陝西行臺侍御史馬札兒台及 行省平章政事探馬赤,不至。丙午,諸王按渾察至京 師。遣前西臺御史剌馬黑巴等諭陝西。丁未,撒敦守 居庸關,唐其勢屯古北口。命河南行省造銀符,以給 軍士有功者。戊申,燕鐵木兒又令乃馬台矯為使者 北來,言周王整兵南行,聞者皆悅。帝命河南行省平 章政事伯顏為本省左丞相。河南行省遣前萬戶孛 羅等將兵守潼關。己酉,諸王滿禿、阿馬剌台,宗正扎 魯忽赤闊闊出,前河南行省平章政事買閭,集賢侍 讀學士兀魯思不花,太常禮儀院使哈海赤等十八 人,同謀援大都,事覺,倒剌沙殺之。庚戌,帝至汴梁,伯 顏等扈從北行。以前翰林學士承旨阿不海牙為河 南行省平章政事。發平灤民塹遷民鎮,以禦遼東軍。 辛亥,以燕鐵木兒知樞密院事,亦列赤為御史中丞。 壬子,阿速衛指揮使脫脫木兒帥其軍自上都來歸, 即命守古北口。癸丑,鑄樞密分院印。是日,上都諸王 及用事臣,以兵分道犯京畿,留遼王脫脫、諸王孛羅 帖木兒、太師朵帶、左丞相倒剌沙、知樞密院事鐵木 兒脫居守。甲寅,剌馬黑巴等至陝西,皆見殺。乙卯,脫 脫木兒及上都諸王失剌、平章政事乃馬台、詹事欽 察戰于宜興,斬欽察于陣,禽乃馬台送京師,戮之,失 剌敗走。丙辰,燕鐵木兒奉法駕郊迎。丁巳,帝至京師, 入居大內。責赤衛指揮使脫迭出自上都,率其軍來 歸,命守古北口。戊午,以速速為中書平章政事,前御 史中丞曹立為中書右丞,江浙行省參知政事張友 諒為中書參知政事,河南行省左丞相伯顏為御史 大夫,中書右丞趙世延為御史中丞。己未,以河南萬 戶也速台兒同知樞密院事。罷回回掌教哈的所。上 都梁王王禪、右丞相塔失鐵木兒、太尉不花、平章政 事買閭、御史大夫紐澤等,兵次榆林。陞宜興縣為州。 隆鎮衛指揮使黑漢謀附上都,坐棄市,籍其家。九月 庚申朔,燕鐵木兒督師居庸關,遣撒敦以兵襲上都 兵于榆林,擊敗之,追至懷來而還。隆鎮衛指揮使幹 都蠻以兵襲上都諸王滅里鐵木兒、脫木赤於陀羅 臺,執之,歸于京師。遣使即軍中賜脫脫木兒等銀各 千兩,以分給軍士有功者。賜京師耆老七十人幣帛。 命有司括馬。中書左丞相別不花言:回回人哈哈的, 自至治間貸官鈔,違制別往番邦,得寶貨無算,法當 沒官,而倒剌沙私其種人,不許,今請籍其家。從之。燕 鐵木兒請釋馬合某,從之。陝西兵入河中府,劫行用 庫鈔萬八千錠,殺同知府事不倫禿。壬戌,遣使祭五 嶽、四瀆。命速速宣諭中外曰:昔在世祖以及列聖臨 御,咸命中書省鋼維百司,總裁庶政,凡錢穀、銓選、刑 罰、興造,罔不司之。自今除樞密院、御史臺,其餘諸司 及左右近侍,敢有隔越中書奏請政務者,以違制論, 監察御史其糾言之。以高昌王鐵木兒補化知樞密 院事,也先捏為宣徽使。紿居庸關軍士糗糧,賜鎮南 王鐵木兒不花等鈔有差。徵五衛屯田兵赴京師。安 南國來貢方物。賜上都將士來歸者鈔各有差。樞密 院臣言:河南行省軍列戍淮西,距潼關、河中不遠,湖 廣行省軍,唯平陽、保定兩萬戶號稱精銳,請發蘄、黃 戍軍一萬人及兩萬戶軍,為三萬,命湖廣參政鄭昂 霄、萬戶脫脫木兒將之,並黃河為營,以便徵遣。從之。 召燕鐵木兒赴闕。上都諸王也先帖木兒、平章禿滿 迭兒,自遼東以兵入遷民鎮,諸王八剌馬、也先帖木 兒以所部兵入管州,殺掠吏民。丙寅,命造兵器,江浙、 江西、湖廣三省六萬事,內郡四萬事。丁卯,燕鐵木兒 率諸王、大臣伏闕請早正大位,以安天下,帝固辭曰: 大兄在朔方,朕敢紊天序乎。燕鐵木兒曰:人心向背 之機,間不容髮,一或失之,噬臍無及。帝曰:必不得已, 必明著朕意以示天下而後可。賜西安王阿剌忒納 失里、鎮南王帖木兒不花、威順王寬徹不花、宣靖王 買奴等,金各五十兩、銀各五百兩、幣各三十匹。遣撒 敦拒遼東兵于薊州東流沙河,元帥阿兀剌守居庸 關。上都軍攻碑樓口,指揮使也速臺兒禦之,不克。戊 辰,大司農明里董阿、大都留守闊闊台,並為中書平 章政事。募勇士從軍。遣使分行河間、保定、真定及河 南等路,括民馬。徵鄢陵縣河西軍赴闕。命襄陽萬戶 楊克忠、鄧州萬戶孫節,以兵守武關。命海道萬戶府 來年運米三百一十萬石。造金符八十。己巳,鑄御寶成。立行樞密院於汴梁,以同知樞密院事也速台兒 知行樞密院事,將兵行視太行諸關,西擊河中、潼關 軍,以摺疊弩分給守關軍士。上都諸王忽剌台等引 兵犯崞州。庚午,命有司和市粟豆十六萬五千石,分 給居庸等關軍馬。遣軍民守歸、峽諸隘。辛未,常服謁 太廟。雲南孟定路土官來貢方物。烏伯都剌、鐵木哥 棄市,朵朵、王士熙、伯顏察兒、脫歡等各流於遠州,並 籍其家。同知樞密院事脫脫木兒與遼東禿滿迭兒 戰于薊州兩家店。壬申,帝即位於大明殿,受諸王、百 官朝賀,大赦,詔曰:洪惟我太祖皇帝混一海宇,爰立 定制,以一統緒,宗親各受分地,勿敢妄生覬覦,此不 易之成規,萬世所共守者也。世祖之後,成宗、武宗、仁 宗、英宗,以公天下之心,以次相傳,宗王、貴戚,咸遵祖 訓。至於晉邸,具有盟書,願守藩服,而與賊臣鐵失、也 先帖木兒等潛通陰謀,冒干寶位,使英宗不幸罹於 大故。朕兄弟播越南北,備歷艱險,臨御之事,豈獲與 聞。朕以叔父之故,順承惟謹,於今六年,災異迭見。權 臣倒剌沙、烏伯都剌等,專權自用,疏遠勳舊,廢棄忠 良,變亂祖宗法度,空府庫以私其黨類。大行上賓,利 於立幼,顯握國柄,用成其奸。宗王、大臣,以宗社之重, 統緒之正,協謀推戴,屬於眇躬。朕以菲德,宜俟大兄, 固讓再三。宗戚、將相,百僚、耆老,以為神器不可以久 虛,天下不可以無主,周王遼隔朔漠,民庶皇皇,已及 三月,誠懇迫切。朕故從其請,謹俟大兄之至,以遂朕 固讓之心。已於致和元年九月十三日,即皇帝位於 大明殿,其以致和元年為天曆元年,可大赦天下。自 九月十三日昧爽已前,除謀殺祖父母、父母,妻妾殺 夫,奴婢殺主,謀故殺人,但犯強盜,印造偽鈔不赦外, 其餘罪無輕重,咸赦除之。於戲,朕豈有意於天下哉。 重念祖宗開創之艱,恐隳大業,是以勉徇輿情。尚賴 爾中外文武臣僚,協心相予,輯寧億兆,以成治功。咨 爾多方,體予至意。按《任速哥傳》:泰定中,倒剌沙用 事,天變數見。速哥乃密與平章政事速速謀曰:先帝 之仇,孤臣朝夕痛心而不能報者,以未有善策也。今 吾思之,武宗有子二人,長子周王,正統所屬,然遠居 朔方,難以達意。次子懷王,人望所歸,而近在金陵,易 於傳命。若能同心推戴,以圖大計,則先帝之仇可雪 也。速速深然之。時燕帖木兒方僉樞密院事,握兵柄, 二人深結納之。冬,乃告以所謀,燕帖木兒初聞之矍 然。因徐說之曰:天下之事,惟順逆兩塗,以順討逆,何 患不克。況公國家世臣,與國同休戚,今國難不恤,他 日有先我而謀者,禍必及矣。於是燕帖木兒許之。致 和元年,懷王自金陵遷江陵,俄而泰定帝崩,倒剌沙 踰月不立君,物情洶洶,速哥乃與速速從燕帖木兒 奉豫王令,率諸豪傑,乘時奮義,以八月四日執居守 省臣,發兵塞居庸諸關,召文武百僚集闕下,諭以翊 戴大義,遣使迎懷王于江陵。懷王至京師,群臣請正 大統,遂即皇帝位,是為文宗。論功行賞,擢速哥為禮 部尚書,速哥辭曰:臣曩備宿衛,南坡之變,不能勇效 一死,以報國士之知。今日之舉,皆諸將相之力,在臣 未足贖罪,又曷敢言功乎。文宗慰勉之,乃拜命。而其 他賞賚,一無所受。按《伯顏傳》:致和元年七月,泰定 帝崩。八月,丞相燕鐵木兒遣明里董阿迎立武宗子 懷王於江陵,道過河南,使以謀密告伯顏。伯顏嘆曰: 此吾君之子也。吾夙荷武皇厚恩,委以心膂,今爵位 至此,非覬萬一為己富貴計,大義所臨,曷敢願望。即 集僚屬明告以故。於是會計倉廩、府庫、穀粟、金帛之 數,乘輿供御、牢餼膳羞、徒旅委積、士馬芻糒供億之 須,以及賞賚犒勞之用,靡不備至。不足,則檄州縣募 民折諭明年田租,及貸商人貨貲,約倍息以償。又不 足,則邀東南常賦之經河南者,輒止之以給其費。徵 發民丁,增置驛馬,補城櫓,浚濠池,修戰守之具,嚴徼 邏斥堠,日被堅執銳,與僚佐曹掾籌其便宜。即遣蒙 哥不花以其事馳告懷王。又使羅里報燕鐵木兒曰: 公盡力京師,河南事我當自效。伯顏別募勇士五千 人以迎帝于南,而躬勒兵以俟。參政脫別台曰:今蒙 古軍馬與宿衛之士皆在上都,而令探馬赤軍守諸 隘,吾恐此事之不可成也。我等圖保性命,他何計哉。 伯顏不從其言。其夜,脫別台手刃欲殺伯顏為變,伯 顏覺,遂拔劍殺之,奪其所部軍器,收馬千二百騎。懷 王命撒里不花拜伯顏河南行省左丞相。懷王至河 南,伯顏屬櫜鞬,擐甲冑,與百官父老導入,咸俯伏稱 萬歲,即上前叩頭勸進。懷王解金鎧、御服、寶刀及海 東白鶻、文豹賜伯顏。明日扈從北行。九月,懷王即皇 帝位,是為文宗。

文宗天曆二年春正月丙戌,明宗以皇長子即皇帝位于漠北。编辑

按《元史·明宗本紀》:明宗,諱和世GJfont,武宗長子也。母曰 仁獻章聖皇后,亦乞烈氏。成宗大德三年,命武宗撫 軍北邊,帝以四年十一月壬子生。成宗崩,十一年,武 宗入繼大統,立仁宗為皇太子,命以次傳于帝。武宗崩,仁宗立,延祐三年春,議建東宮,時丞相鐵木迭兒 欲固位取寵,乃議立英宗為皇太子,又與太后幸臣 識烈門譖帝于兩宮,浸潤久之,其計遂行。于是封帝 為周王,出鎮雲南。置常侍府官屬,以遙授中書左丞 相禿忽魯、大司徒斡耳朵、中政使尚家奴、山北遼陽 等路蒙古軍萬戶孛羅、翰林侍講學士教化等並為 常侍,中衛親軍都指揮使唐兀、兵部尚書賽罕八都 魯為中尉,仍置諮議、記室各二員,遣就鎮。是年冬十 一月,帝次延安,禿忽魯、尚家奴、孛羅及武宗舊臣釐 日、沙不丁、哈八兒禿等皆來會。教化謀曰:天下者,我 武皇之天下也,出鎮之事,本非上意,由左右搆間致 然。請以其故白行省,俾聞之朝廷,庶可杜塞離間,不 然,事變叵測。遂與數騎馳去。先是,阿思罕為太師,鐵 木迭兒奪其位,出之為陝西行省丞相,及教化等至, 即與平章政事塔察兒、行臺御史大夫脫里伯、中丞 脫歡,悉發關中兵,分道自潼關、河中府入。已而塔察 兒、脫歡襲殺阿思罕、教化于河中,帝遂西行,至北邊 金山。西北諸王察阿台等聞帝至,咸率眾來附。帝至 其部,與定約束,每歲冬居扎顏,夏居斡羅斡察山,春 則命從者耕于野泥,十餘年間,邊境寧謐。延祐七年, 仁宗崩,英宗嗣立。是歲夏四月丙寅,子妥懽帖木爾 生,是為至正帝。至治三年八月癸亥,御史大夫鐵失 等弒英宗,晉王也孫鐵木兒自立為皇帝,改元泰定。 五月,遣使扈從皇后八不沙至自京師。二年,帝弟圖 帖睦爾以懷王出居于建康。三年三月癸酉,子懿璘 質班生,是為寧宗。歲戊辰七月庚午,泰定皇帝崩於 上都,倒剌沙專權自用,踰月不立君,朝野疑懼。時僉 樞密院事燕鐵木兒留守京師,遂謀舉義。八月甲午 黎明,召百官集興聖宮,兵皆露刃,號于眾曰:武皇有 聖子二人,孝友仁文,天下歸心,大統所在,當迎立之, 不從者死。乃縛平章烏伯都剌、伯顏察兒,以中書左 丞朵朵、參知政事王士熙等下於獄。燕鐵木兒與西 安王阿剌忒納失里固守內廷。於是帝方遠在沙漠, 猝未能至,慮生他變,乃迎帝弟懷王於江陵,且宣言 已遣使北迎帝,以安眾心。復矯稱帝所遣使者自北 方來,云周王從諸王兵整駕南轅,旦夕即至矣。丁巳, 懷王入京師,群臣請正大統,固讓曰:大兄在北,以長 以德,當有天下。必不得已,當明以朕志播告中外。九 月壬申,懷王即位,是為文宗,改元天曆,詔天下曰:謹 俟大兄之至,以遂朕固讓之心。時倒剌沙在上都,立 泰定皇帝子為皇帝,乃遣兵分道犯大都,而梁王王 禪、右丞相荅失鐵木兒、御史大夫紐澤、太尉不花等 兵皆次于榆林,燕帖木兒與其弟撒敦、子唐其勢等, 帥師與戰,屢敗之。上都兵皆潰。十月辛丑,齊王月魯 帖木兒、元帥不花帖木兒以兵圍上都,倒剌沙乃奉 皇帝寶出降,兩京道路始通。於是文宗遣哈散及撒 迪等相繼來迎,朔漠諸王皆勸帝南還京師,遂發北 邊。諸王察阿台、沿邊元帥朵烈捏、萬戶買驢等,咸帥 師扈行,舊臣孛羅、尚家奴、哈八兒禿皆從。至金山,嶺 北行省平章政事潑皮奉迎,武寧王徹徹禿、僉樞密 院事帖木兒不花繼至。乃命孛羅如京師,兩京之民 聞帝使者至,驩呼鼓舞曰:吾天子實自北來矣。諸王、 舊臣爭先迎謁,所至成聚。天曆二年正月乙丑,文宗 復遣中書左丞躍里帖木兒來迎。乙酉,撒迪等至,入 見帝於行幄,以文宗命勸進。丙戌,帝即位于和寧之 北,扈行諸王、大臣咸入賀,乃命撒迪遣人還報京師。 天曆二年八月庚寅,文宗復以皇太子襲皇帝位。 按《元史·明宗本紀》:天曆二年正月丙戌,帝即位于和 寧之北,扈行諸王、大臣咸入賀,乃命撒迪遣人還報 京師。二月,文宗立奎章閣學士院于京師,遣人以除 目來奏,帝並從之。三月戊午朔,次潔堅察罕之地。辛 酉,文宗遣右丞相燕鐵木兒奉皇帝寶來上,御史中 丞八即剌、知樞密院事禿兒哈帖木兒等,各率其屬 以從。四月癸巳,燕鐵木兒見帝於行在,率百官上皇 帝寶,帝嘉其勳,拜太師,復諭燕鐵木兒等曰:凡京師 百官,朕弟所用者,並仍其舊,卿等其以朕意諭之。辛 丑,文宗立都督府於京師,遣使來奏,又以臺憲官除 目來上,並從之。癸卯,遣使如京師,卜日命中書左丞 相鐵木兒補化攝告即位于郊廟、社稷。遣武寧王徹 徹禿及哈八兒禿立文宗為皇太子,仍立詹事院。五 月乙亥,次禿忽剌。敕大都省臣鑄皇太子寶。時求太 子故寶不知所在,近侍伯不花言寶藏於上都行幄, 遣人至上都索之,無所得,乃命更鑄之。丁丑,皇太子 發京師。鎮南王帖木兒不花,諸王也速、斡即、荅來不 花、朵來只班、伯顏也不千,駙馬別闍里及扈衛百官, 悉從行。七月丙子,文宗受皇太子寶。戊寅,次小只之 地。壬午,遣使詣京師,八月乙酉朔,次王忽察都之地。 丙戌,皇太子入見。是日,宴皇太子及諸王、大臣於行 殿。庚寅,帝暴崩,乙亥,皇太子復即皇帝位。按《文宗 本紀》:天曆二年夏四月癸卯,明宗遣武寧王徹徹禿、 中書平章政事哈八兒禿來錫命,立帝為皇太子,五月丙子,徹徹禿、哈八兒禿至自行在所,致立皇太子 之命。賜徹徹禿金五百兩,餘有差。改儲慶使司為詹 事院。伯顏、鐵木兒補化及江南行臺御史大夫阿兒 思蘭海牙、江浙行省平章政事曹立,並為太子詹事; 又除副詹事、詹事丞及斷事官、家令司、典寶、典用、典 醫等官。丁丑,帝發京師,北迎明宗皇帝。戊寅,次于大 口。徵諸王鼎八入朝。庚辰,次香水園。六月丁亥朔,明 宗遣近侍馬駒、塔台、別不花至。丁酉,鐵木兒補化以 旱乞避宰相位,有旨諭之曰:皇帝遠居沙漠,未能即 至京師,是以勉攝大位。今亢陽為災,皆予闕失所致。 汝其勉修厥職,祗修實政,可以上答天變。仍命馳奏 于行在。八月乙酉朔,明宗次於王忽察都。丙戌,帝入 見,明宗宴帝及諸王、大臣於行殿。庚寅,明宗崩,帝入 臨哭盡哀。燕鐵木兒以明宗后之命,奉皇帝寶授於 帝,遂還。壬辰,次孛羅察罕,以伯顏為中書左丞相,依 前太保;欽察台、阿兒思蘭海牙、趙世廷並中書平章 政事;甘肅行省平章朵兒只為中書右丞;中書參議 阿榮、太子詹事丞趙世安並中書參知政事;前右丞 相塔失鐵木兒、知樞密院事鐵木兒補化及上都留 守鐵木兒脫並為御史大夫。癸巳,帝至上都。乙未,賜 護守大行皇帝山陵官、御史大夫孛羅等鈔各有差。 焚四川偽造鹽、茶引。丙申,監察御史徐奭言:天下不 可一日無君,神器不可一時而曠。先皇帝奄棄臣庶 已踰數日,伏望聖上早正宸極,以安億兆之心,實宗 社無疆之福。流諸王忽剌出于海南。丁酉,命阿榮、趙 世安提調通政院事,一切給驛事皆關白然後給遣。 戊戌,四川囊加台以指斥乘輿,坐大不道棄市。己亥, 帝復即位於上都大安閣,大赦天下,詔曰:朕惟昔上 天啟我太祖皇帝肇造帝業,列聖相承。世祖皇帝既 大一統,即建儲貳,而我裕皇天不假年,成宗入繼,纔 十餘載。我皇考武宗歸膺大寶,克享天心,志存不私, 以仁廟居東宮,遂嗣宸極。甫及英皇,降割我家。晉邸 違盟搆逆,據有神器,天示譴告,竟隕厥身。於是宗戚 舊臣,協謀以舉義,正名以討罪,揆諸統緒,屬在眇躬。 朕興念大兄播遷朔漠,以賢以長,曆數宜歸,力拒群 言,至於再四。乃曰艱難之際,天位久虛,則眾志弗固, 恐隳大業。朕雖從請而臨御,秉初志之不移,是以固 讓之詔始頒,奉迎之使已遣。尋命阿剌忒納失里、燕 鐵木兒奉皇帝寶璽,遠迓於途。受寶即位之日,即遣 使授朕皇太子寶。朕幸釋重負,實獲素心,乃率臣民 北迎大駕。而先皇帝跋涉山川,蒙犯霜露,道里遼遠, 自春徂秋,懷艱阻於歷年,望都邑而增慨,徒御弗慎, 屢爽節宣。信使往來,相望於道路,彼此思見,交切於 衷懷。八月一日,大駕次王忽察都,朕欣瞻對之有期, 獨兼程而先進,相見之頃,悲喜交集。何數日之間,而 宮車弗駕,國家多難,遽至於斯。念之痛心,以夜繼日。 諸王、大臣以為祖宗基業之隆,先帝付託之重,天命 所在,誠不可違,請即正位,以安九有。朕以先皇帝奄 棄方新,摧怛何忍;銜哀辭對,固請彌堅,執誼伏闕者 三日,皆宗社大計,乃以八月十五日即皇帝位於上 都,可大赦天下,自天曆二年八月十五日昧爽以前, 罪無輕重,咸赦除之。於戲。戡定之餘,莫急乎與民休 息;丕變之道,莫大乎使民知義。亦惟爾中外大小之 臣,各究乃心,以稱朕意。按《燕鐵木兒傳》:燕鐵木兒, 欽察氏,床兀兒第三子,世系見《土土哈傳》。武宗鎮朔 方,備宿衛十餘年,特愛幸之。及即位,拜正奉大夫、同 知宣徽院事。皇慶元年,襲左衛親軍都指揮使。泰定 二年,加太僕卿。三年,遷同僉樞密院事。致和元年,進 僉書樞密院事。泰定帝崩於上都,丞相倒剌沙專政, 宗室諸王脫脫、王禪附之,利於立幼。燕鐵木兒時總 環衛事,留大都,自以身受武宗寵拔之恩,其子宜纂 大位,而一居朔漠,一處南陲,實天之所置,將以啟之。 由是與公主察吉兒、族黨阿剌帖木兒及腹心之士 孛倫赤、剌剌等議,以八月甲午昧爽,率勇士納禿魯 等入興聖宮,會集百官,執中書平章烏伯都剌、伯顏 察兒,兵皆露刃,誓眾曰:祖宗正統屬在武皇帝之子, 敢有不順者斬。眾皆潰散。遂捕姦黨下獄,而與西安 王阿剌忒納失里入守內庭,分處腹心於樞密,自東 華門夾道重列軍士,使人傳命往來其中,以防漏泄。 即命前河南行省參知政事明里董阿、前宣政院使 荅剌麻失里乘驛迎文宗於中興,且令密以意喻河 南行省平章伯顏選兵備扈從。於是封府庫,拘百司 印,遣兵守諸要害。推前湖廣行省左丞相別不花為 中書左丞相,詹事塔失海涯為平章,前湖廣行省右 丞速速為中書左丞,前陝西行省參政王不憐吉台 為樞密副使,蕭忙古GJfont仍為通政院使,與中書右丞 趙世延、樞密同僉燕鐵木兒、通政院使寒食分典庶 務。貸在京寺觀鈔,募死士,買戰馬,運京倉粟以餉守 禦士卒,復遣使於各行省徵發錢帛兵器。當時有諸 衛軍無統屬者,又有謁選及罷退軍官,皆給之符牌, 以待調遣。既受命,未知所謝,注目而立,乃指使南向拜,眾皆愕然,始知有定向矣。燕鐵木兒宿衛禁中,夜 則更遷無定居,坐以待旦者將一月。弟撒敦、子唐其 勢時留上都,密遣塔失帖木兒召之,皆棄其妻子來 歸。丁酉,再遣撒里不花、鎖南班往中興趣大駕早發, 令塔失帖木兒設為南使云:諸王帖木兒不花、寬徹 普化,湖廣、河南省臣及河南都萬戶合軍扈駕,旦夕 且至,民勿疑懼。丁未,命撒敦以兵守居庸關,唐其勢 屯古北口。戊申,復令乃馬台為北使,稱明宗從諸王 兵整駕南轅,中外乃安。辛亥,撒里不花至自中興,云 乘輿已啟塗,詔拜燕鐵木兒知樞密院事。丙辰,率百 官備法駕郊迎。丁巳,文宗至京師,入居大內。己未,上 都王禪及太尉不花、丞相塔失帖木兒、平章買閭、御 史大夫紐澤等軍次榆林。九月庚申,詔燕鐵木兒帥 師禦之,撒敦先驅,至榆林西,乘其未陣薄之,北軍大 敗。甲子,詔還都。戊辰,遼東平章禿滿迭兒以兵犯遷 民鎮,斬關以入。遣撒敦往拒,至薊州東沙流河,累戰 敗之。燕鐵木兒以為擾攘之際,不正大名,不足以係 天下之志,與諸王大臣伏闕勸進。文宗固辭曰:大兄 在朔方,朕敢紊天序乎。燕鐵木兒曰:人心向背之機, 間不容髮,一或失之,噬臍無及。文宗悟,乃曰:必不得 已,當明詔天下,以著予退讓之意而後可。壬申,文宗 即位,改元天曆,赦天下。癸酉,封燕鐵木兒為太平王, 以太平路為其食邑。甲戌,加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 錄軍國重事、中書右丞相、監修國史、知樞密院事;賜 黃金五百兩、白金二千五百兩、鈔一萬錠、金素織段 色繒二千匹、海東白鶻一、青鶻二、豹一、平江官地五 百頃。即日詔將兵出薊州拒禿滿迭兒。乙亥,次三河, 而王禪等軍已破居庸關,遂進屯三塚。丙子,燕鐵木 兒蓐食倍道而還。丁丑,抵榆河,關帝出都城,將親督 戰,燕鐵木兒單騎請見,曰:陛下出,民心必驚,凡剪寇 事一以責臣,願陛下亟還宮以安黎庶。文宗乃還。明 日丁丑,阿速衛指揮使忽都不花、塔海帖木兒、同知 太不花構變,事覺,械送京師,斬以徇。己卯,與王禪前 軍遇于榆河北,我師奮擊,敗之,追至紅橋北。王禪將 樞密副使阿剌帖木兒、指揮忽都帖木兒引兵會戰。 阿剌帖木兒執戈入刺,燕鐵木兒側身以刀格其戈, 就斫之,中左臂。部將和尚馳擊忽都帖木兒,亦中左 臂。二人驍將也,敵為奪氣,遂卻。因據紅橋。兩軍阻水 而陣,命善射者射之,遂退,師于白浮南。命知院也速 荅兒,八都兒、亦訥思等分為三隊,張兩翼以角之,敵 軍敗走。辛巳,敵軍復合,鏖戰於白浮之野,周旋馳突, 戈戟戛摩。燕鐵木兒手斃七人。會日晡,對壘而宿。夜 二鼓,遣阿剌帖木兒、孛倫赤、岳來吉將精銳百騎鼓 譟射其營,敵眾驚擾,互自相擊,至旦始悟,人馬死傷 無數。明日,天大霧,獲敵卒二人,云王禪等脫身竄山 谷矣。癸未,天清明,王禪集散卒成列出山,我師駐白 浮西,堅壁不動。是夜,又命撒敦潛軍繞其後,部曲八 都兒壓其前,夾營吹銅角以震盪之,敵不悟而亂,自 相撾擊,三鼓後乃西遁。遲明,追及昌平北,斬首數千 級,降者萬餘人。帝遣賜上尊,諭旨曰:丞相每戰親冒 矢石,脫有不虞,其若宗社何。自今後但憑高督戰,察 將士之用命不用命者以賞罰之可也。對曰:臣以身 先之,為諸將法。敢後者軍法從事。託之諸將,萬一失 利,悔將何及。是日,敵軍再戰再北,王禪單騎亡命。也 速荅兒、也不倫、撒敦追之,就命也速荅兒及僉院徹 里帖木兒統卒三萬守居庸關,還至昌平南。俄報古 北口不守,上都軍掠石槽。丙戌,遣撒敦為先驅,燕鐵 木兒以大軍繼其後,至石槽。敵軍方炊,掩其不備,直 蹂之,大軍并進,追擊四十里,至牛頭山,擒駙馬孛羅 帖木兒,平章蒙古荅失、牙失帖木兒,院使撒兒討溫 等,獻俘闕下,戮之。各衛將士降者不可勝紀,餘兵奔 竄。夜遣撒敦襲之,逐出古北口。丁亥,禿滿迭兒及諸 王也先帖木兒軍陷通州,將襲京師,燕鐵木兒急引 軍還。十月己丑朔,日將昏,至通州,乘其初至擊之,敵 軍狼狽走渡潞河。庚寅,夾河而軍。敵列植黍鞂,衣以 氈衣,然火為疑兵,夜遁。辛卯,率師渡河追之。癸巳,駐 檀子山之棗林,也速帖木兒、禿滿迭兒合陽翟王太 平、國王朵羅台、平章塔海軍來鬥,士皆殊死戰。至晚, 唐其勢陷陣,殺太平,死者蔽野,餘兵宵潰。已而撒敦 將輕兵要之,弗及而還。乙未,上都諸王忽剌台,指揮 阿剌鐵木兒、安童入紫荊關,犯良鄉,游騎逼南城。燕 鐵木兒即率諸將兵循北山而西,令脫銜繫囊,盛莝 豆以飼馬,士行且食,晨夜兼程,至于盧溝河。忽剌台 聞之,望風西走。是日凱旋,入自肅清門,都人羅拜馬 首,以謝更生之惠。燕鐵木兒曰:此皆天子威靈,吾何 力焉。入見,帝大悅,賜燕興聖殿,盡懽而罷。賜太平王 黃金印,并降制書賜玉盤、龍衣、珠衣、寶珠、金腰帶等 物。是日,撒敦遣報禿滿迭兒軍復入古北口,燕鐵木 兒遂以師赴之,戰于檀州南野,敗之。東路蒙古萬戶 哈剌那懷率麾下萬人降,餘兵東潰,禿滿迭兒走還 遼東。獲忽剌台、阿剌帖木兒、安童、朵羅台、塔海等戮之。先是,齊王月魯帖木兒、東路蒙古元帥不花帖木 兒聞文宗即位,乃起兵趨上都圍之。時上都屢敗勢 蹙。壬寅,倒剌沙肉袒奉皇帝寶出請死。齊王調兵護 送至京師。庚戌,文宗御興聖殿,受皇帝寶,下倒剌沙 於獄。兩都平。丁巳,加燕鐵木兒以荅剌罕之號,使其 世世子孫襲之。仍賜珠衣二、七寶束帶一、白金甕一、 黃金瓶二、海東白鶻一、青鶻三、白鷹一、豹二十。十二 月,置龍翊衛,命領其事。先是,至治二年,以欽察衛士 多,為千戶所者凡三十五,故分置左右二衛,至是又 折為龍翊衛。二年,立都督府,以統左、右欽察、龍翊三 衛,哈剌魯東路蒙古二萬戶府,東路蒙古元帥府,而 以燕鐵木兒兼統之,尋陞為大都督府。燕鐵木兒乞 解相印還宿衛,帝勉之曰:卿已為省院,惟未入臺,其 聽後命。二月,遷御史大夫,依前開府儀同三司、上柱 國、錄軍國重事、太平王。未幾,復拜中書右丞相、監修 國史、知樞密院事、領都督府龍翊侍衛親軍都指揮 使司事,就佩元降虎符,依前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 錄軍國重事、荅剌罕、太平王。先是,文宗以天下既定, 可行初志,遣治書侍御史撒迪迎大兄明宗於漠北。 三月辛酉,乃詔燕鐵木兒護璽寶北上。明宗嘉其功。 五月,特拜開府儀同三司、上柱國、錄軍國重事、中書 右丞相、監修國史、大都督、領龍翊親軍都指揮使事、 荅剌罕、太平王。六月,加拜太師,餘如故。從明宗南還。 八月朔,明宗次王忽察都之地,文宗以皇太子見。庚 寅,明宗暴崩。燕鐵木兒以皇后命奉皇帝璽寶授文 宗,疾驅而還,晝則率宿衛士以扈從,夜則躬擐甲冑 繞幄殿巡護。癸巳,達上都。遂與諸王大臣陳勸復正 大位。己亥,文宗復即位于上都。

至順三年十月庚子,寧宗以鄜王即皇帝位。编辑

按《元史·寧宗本紀》:寧宗,諱懿璘質班,明宗第二子也。 母曰皇后,乃蠻真氏。初,武宗有子二人,長明宗,次文 宗。延祐中,明宗封周王,出居朔漠。泰定之際,正統遂 偏。天曆元年,文宗入紹大統,內難既平,即遣使奉皇 帝璽綬,北迎明宗。明宗崩,文宗復即皇帝位。明宗有 子二人,長妥懽帖木耳,次即帝也。天曆二年二月己 巳,封帝為鄜王。至順三年八月己酉,文宗崩於上都, 皇后導揚末命,申固讓初志,傳位於明宗之子。時妥 懽帖木耳出居靜江,帝以文宗眷愛之篤,留京師。太 師、太平王、右丞相燕鐵木兒,請立帝以繼大統。於是 遣使徵諸王會京師,中書百司政務,咸啟中宮取進 止。八月甲寅,中書省臣奉中宮旨,預備大朝會賞賜 金銀幣帛等物。乙卯,燕鐵木兒奉中宮旨,賜駙馬也 不干子歡忒哈赤、太尉孛蘭奚、句容郡王荅鄰荅里、 僉事小薛、呵麻剌台之子禿帖木兒、公主本荅里、諸 王丑漢妃公主台忽都魯、諸王卯澤妃公主完者台 及公主本荅里、徹里帖木兒等金、銀、幣、鈔有差。是月, 渾源、雲內二州隕霜殺禾,冀寧路之陽曲、河曲二縣 及荊門州皆旱,江水又溢,高郵府之寶應、興化二縣, 德安府之雲夢、應城二縣大雨,水。九月丁丑,填星犯 太微垣左執法。辛巳,修皇太后儀仗。是夜,地震有聲 來自北。是月,益都路之莒、沂二州,泰安州之奉符縣, 濟寧路之魚臺、豐縣,曹州之楚丘縣,平江、常州、鎮江 三路,松江府、江陰州,中興路之江陵縣,皆大水。河南 府之洛陽縣旱。十月庚子,帝即位於大明殿,大赦天 下,詔曰:洪惟太祖皇帝,啟闢疆宇;世祖皇帝,統一萬 方;列聖相承,法度明著。我曲律皇帝入纂大統,修舉 庶政,動合成法,授天寶位於普顏篤皇帝以及格堅 皇帝。曆數之歸,實當在我忽都篤皇帝、扎牙篤皇帝, 而各播越遼遠。時則有若燕鐵木兒,建義效忠,戢平 內難,以定邦國,協恭推戴扎牙篤皇帝。登極之始,即 以讓兄之詔明告天下。隨奉璽綬,遠迓忽都篤皇帝, 朔方言還,奄棄臣庶。扎牙篤皇帝,薦正宸極,仁義之 至,視民如傷,恩澤旁被,無間遠邇。顧育眇躬,尤篤慈 愛。賓天之日,皇后傳顧命於太師、太平王、右丞相、荅 剌罕燕鐵木兒,太保、浚寧王、知樞密院事伯顏等,謂 聖體彌留,益推固讓之初志,以宗社之重,屬諸大兄 忽都篤皇帝之世嫡。乃遣使召諸王宗親,以十月一 日來會于大都,與宗王、大臣同奉遺詔。揆諸成憲,宜 御神器,以至順三年十月初四日,即皇帝位於大明 殿,可大赦天下。自至順三年十月初四日昧爽以前, 除謀反大逆、謀殺祖父母父母、妻妾殺夫、奴婢殺主、 謀故殺人、但犯強盜、印造偽鈔、蠱毒魘魅犯上者不 赦外,其餘一切罪犯,咸赦除之。大都、上都、興和三路, 差稅免三年。腹裏差發并其餘諸郡不納差發去處, 稅糧十分為率,免二分。江淮以南,夏稅亦免二分。土 木工役,除倉庫必合修理外,毋復刱造,以紓民力。民 間在前應有逋欠差稅課程,盡行蠲免。監察御史、肅 政廉訪司官并內外三品以上正官,歲舉才堪守令 者一人,申達省部,先行錄用。如果稱職,舉官優加旌 擢。一任之內,或犯贓私者,量其輕重黜罰。其不該原 免重囚,淹禁三年以上、疑不能決者,申達省部,詳讞釋放。學校農桑、孝義貞節、科舉取士、國學貢試,並依 舊制。廣海、雲南梗化之民,詔書到日,限六十日內出 官,與免本罪,許以自新。於戲。肆予沖人,託于天下臣 民之上,任大守重,若涉淵冰。尚賴宗王大臣、百司庶 府,交修乃職,思盡厥忠。嘉與億兆之民,共保承平之 治。咨爾多方,體予至意。故茲詔示,想知悉。

至順四年六月己巳,順帝以明宗長子即皇帝位。 按《元史·順帝本紀》:順帝名妥懽貼睦爾,明宗之長子。 母罕祿魯氏,名邁來迪,郡王阿兒廝蘭之裔孫也。初, 太祖取西北諸國,阿兒廝蘭率其眾來降,乃封為郡 王,俾領其部族。及明宗北狩,過其地,納罕祿魯氏。延 祐七年四月丙寅,生帝于北方。當泰定帝之崩,太師 燕鐵木兒與諸王、大臣迎立文宗。文宗既即位,以明 宗嫡長,復遣使迎立之。明宗即位於和寧之北,而立 文宗為皇太子。及明宗崩,文宗復正大位。至順元年 四月辛丑,明宗后八不沙被讒遇害,遂徙帝於高麗, 使居大青島中,不與人接。閱一載,復詔天下,言明宗 在朔漠之時,素謂非其己子,移於廣西之靜江。三年 八月己酉,文宗崩,燕鐵木兒請文宗后立太子燕帖 古思,后不從,而命立明宗次子懿璘質班,是為寧宗。 十一月壬辰,寧宗崩,燕鐵木兒復請立燕帖古思,文 宗后曰:吾子尚幼,妥懽貼睦爾在廣西,今年十三矣, 且明宗之長子,禮當立之。乃命中書左丞闊里吉思 迎帝于靜江。至良鄉,具鹵簿以迓之。燕鐵木兒既見 帝,並馬徐行,具陳迎立之意。帝幼且畏之,一無所答。 於是燕鐵木兒疑之,故帝至京,久不得立。適太史亦 言帝不可立,立則天下亂,以故議未決。遷延者數月, 國事皆決於燕鐵木兒,奏文宗后而行之。俄而燕鐵 木兒死,后乃與大臣定議立帝,且曰:萬歲之後,其傳 位於燕帖古思,若武宗、仁宗故事。諸王宗戚奉上璽 綬勸進。四年六月己巳,帝即位於上都,詔曰:洪惟我 太祖皇帝,受命于天,肇造區夏;世祖皇帝,奄有四海, 治功大備;列聖相傳,丕承前烈。我皇祖武宗皇帝入 纂大統,及致和之季,皇考明宗皇帝遠居沙漠,札牙 篤皇帝戡定內難,讓以天下。我皇考賓天,札牙篤皇 帝復正宸極。治化方隆,奄棄臣庶。今皇太后召大臣 燕鐵木兒、伯顏等曰:昔者闊徹、脫脫木兒、只兒哈郎 等謀逆,以明宗太子為名,又先為八不沙始以GJfont忌, 妄搆誣言,疏離骨肉。逆臣等既正其罪,太子遂遷于 外。札牙篤皇帝後知其妄。尋至大漸,顧命有曰:朕之 大位,其以朕兄子繼之。時以朕遠征南服,以朕弟懿 璘質班登大位,以安百姓,乃遽至大故。皇太后體承 札牙篤皇帝遺意,以武宗皇帝之元孫,明宗皇帝之 世嫡,以賢以長,在予一人,遣使迎還。徵集宗室諸王 來會,合辭推戴。今奉皇太后勉進之篤,宗親大臣懇 請之至,以至順四年六月初八日,即皇帝位于上都。 於戲。惟天、惟祖宗全付予有家,慄慄危懼,若涉淵冰, 罔知攸濟。尚賴宗親臣鄰,交修不逮,以底隆平。其赦 天下。按《燕鐵木兒傳》:文宗大漸,遺詔立兄明宗之 子。已而文宗崩,明宗次子懿璘質班即位,四十三日 而崩。文宗后臨朝。燕鐵木兒與群臣議立文宗子燕 帖古思。文宗后曰:天位至重,吾兒年方幼沖,豈能任 耶。明宗有子妥懽貼睦爾,出居廣西,今年十三矣,可 嗣大統。於是奉太后命,召還京師,至良鄉,具鹵簿迎 之。燕鐵木兒與之並馬而行,於馬上舉鞭指畫,告以 國家多難遣使奉迎之故。而妥懽貼睦爾卒無一語 酬之。燕鐵木兒疑其意不可測,且明宗之崩,實與逆 謀,恐其即位之後追舉前事,故宿留數月,而心志日 以瞀亂。荒淫日甚,體羸溺血而薨。燕鐵木兒既死,妥 懽貼睦爾始即位,是為順帝。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