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071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七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七十一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七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七十一卷《目錄》。

 《雲氣異部·藝文》二

  《南至雲物賦》        唐·王諲

  《五色卿雲賦》         李惲

  《前題·            前人》

  《賀慶雲表》·          韓愈

  《慶雲記》         宋·白玉蟾

  《五色雲賦》         明·屠隆

 《雲氣異部·藝文》三

  《卿雲歌》          古逸詩。

  《觀慶雲圖》        唐·李行敏

  前題           柳宗元。

  慶雲:「見           《李紳》。」

  上黨奏慶雲。見        前人。

  華山慶雲。見         前人。

  賦得「白雲起,封中      李正辭。」

  《賦得青雲干呂》·       王履貞

  《賦得白雲起》,封中      張嗣初。

  《賦得青雲干》呂        林藻

  《觀慶雲圖》          闕名。

  乙丑孟秋下旬四日,《楊中丞絕命詔獄》,是夜初

  昏時有氣如白練,起尾箕間,埽紫微,掩天樞五。

  星時在燕邸,目睹;感賦二首 明顧大武

  和趙庫部元實《景雲篇》     呂高

 雲氣《異部·紀事》

《庶徵典》第七十一卷。

雲氣異部藝文二编辑

《南至雲物賦》
唐·王諲
编辑

於赫至化,時惟大君惟曆。比夫軒后授人齊乎放勳; 北風戒節,南至司分。驗律飛灰,遙應乎懸炭。登臺視 祲,必在乎《書》雲麗乎時方別色,天斂殘氛,星連珠而 候曉,日合璧而呈文。眾瑞咸集,禎祥洊至,雲散黃光, 天浮喜氣。金柯郁郁而蔽野,玉葉飄飄而委地。迴紀 天表,求無兵意。災沴靡作,罷札瘥之虞;水旱不行,詠 京坻之事。得此先甲,還同漢日之觀;報以豐年,不假 春秋之備。於時帝在暘谷,《風后》陪驂。會玉帛而塗山 有愧,朝公卿而汾水懷慚。佳氣從龍,遙連渭北;非煙 拂日,俯對終南。懿聖壽之與萬,美皇道而超三。保章 告其符祉,太史視其簪紱。應子月兮生一陽,奏黃鍾 兮動萬物。乃明南至者日極之數,視雲物者歲占之 故。其在必書,不𠍴常度。慶瑞滿於圖牒,獻納盈其府 庫。鳳凰下於元都,銅雀棲於溫樹。調玉燭而陰陽燮 和,撫黔首而時令大布。日之方夕,歲聿云暮。才非《瞽 史》,未知天道之祥;文似相如,願獻凌雲之賦。

《五色卿雲賦》
李惲
编辑

「於穆聖唐,建其皇極。通三微兮昊穹降祉,禔萬福兮 陰陽不測。」答禧祥於一人,見彩雲之五色。其為狀也, 乃從龍以分氣;其為勢也,若摶鵬之垂翼。薈蔚非觸 石而興,縹緲盈畫工之飾。「蔥翠炯晃,蕭索氛氳,迴合 斐亹,散聚分文。轉光風則動而愈出,衝霽日則燦然 皆分。古之函關紫氣,帝鄉白雲,豈比澄鮮流慶,作瑞 吾君。」夫德施者,帝王之所崇;雲行者,天地之所溥。惟 帝德之動天,諒卿雲之飛吐。光浮碧落,奪虹彩於太 虛;影下清潭,照錦色於曲浦。將以發揮明時,騰邁前 古。雖建官惟賢,列爵惟五,降及品彙,莫不是睹。緬彼 瑞牒,詢夫物名,則有甘露降,黃河清,狐九尾而來擾, 草三秀而敷榮。若以匹敵,莫之與京。式昭聖理,承應 天卿。是乃感壽以呈休,應君以來附。苟非至道,則未 期遇。故漢主之祠后土也,寶鼎見兮,其色同昭;軒轅 之誅蚩尤也,華蓋蒙兮,一形乃拊。推眾聖於往昔,亦 效祉而斯睹。式贊其徽,恭命述賦。

《五色卿雲賦》
前人
编辑

「惟皇建極兮憲章前古,於穆文明兮保乂寰宇。御時 得一兮臨人以五,法天無私兮承天之祜。至矣哉!眾 兆融朗,山川出雲。葉千年之休裕,垂五色之氤氳。蕭 索離披,狀虹輝之貫日;徘徊搖曳,疑鼎氣之歊紛。散 作霞彩,聚成錦文。匪騰華于觸石,信呈瑞於明君。其 靜也專,其動也直。既無散漫,亦時消息。遠而可視,高」 未能逼。乘輕吹之霏微,映朝陽而翕赩。稟造化之元 氣,挺自然之奇色。英倏倏也,秖可以理求,紛溶溶兮 固難乎智測。若霧非霧,有始有極。轉空不待於扶搖, 動日豈資於羽翼。有道斯見,無德匪呈。庶物皆睹,應 天之卿。體鵠振而超越,候龍吟而化成。《需》為大矣,可 謂乎「元亨利貞。」

《賀慶雲表》
韓愈
编辑

臣某言:臣所領州,今月十六日申時,有慶雲見於西 北,至暮方散。臣及舉州官吏百姓等,無不見者。五采 五色,光華不可遍觀;非煙非雲,容狀詎能詳述。抱日

增麗,浮空不收。既變化而無窮,亦卷舒而莫定。斯為
考證.svg
上瑞,實應太平。臣某誠歡誠喜,稽首頓首。謹按沈約

《宋書》云:「慶雲五色,太平之應。」又據《孝經援神契》曰:「王 者德至山陵,則慶雲出。」故黃帝因之以紀事,虞舜由 之而作歌。又按季夏六月,土王用事,其日丙戌,亦主 於土。西北方者,京師所在。土為國家之德,祥見京師 之位。既徵於古,又驗於今。伏惟皇帝陛下德合覆載, 道光軒虞。嗣位之初,禎祥繼至。昇平之符既兆,仁壽 之域已躋。微臣往在先朝,以論事得罪,身居貶黜之 地,目睹殊常之慶,忭躍欣幸,實倍常情。伏乞宣付史 官,以彰聖德所致。瞻戀闕庭,心魂飛馳,并圖奉進,無 任忻忭踊躍之至。差某官奉表陳賀以聞。

《慶雲記》
宋·白玉蟾
编辑

淳熙改元。十月既望,惠州守臣王寧,奉天子命,蕆醮 事于羅浮山。山即十大洞天之一,朱明耀真之府也。 先是,唐天成中,洞出古劍跡,其篆文已應太祖皇帝 「丁亥聖君」之讖。我宋受命時,遣中使奉金龍玉簡之 典,歲修國醮,著在令甲。孝宗皇帝始登大寶,爰致初 敬。是日也,御香既上,蕆事薦成,步虛升聞,環佩作序。 天容紺碧,風日清美,珍禽舞,馴鹿悅,仙花瑤草,滿洞 芳妍。醮壇之西北隅,有五彩光華出焉。上亙霄昊,是 謂「卿雲。輪囷郁麗,華景繽紛,中有金龍,徊翔蓊鬱。天 人交慶,實應太平。」夫太平無象也,然而慶雲天來,亦 于其人,不于其天。天意以之昭格,山川于焉出雲,雲 物精祲,猶登臺以課之,建官以紀之,秉筆以書之。自 祥符初,泰山慶雲見,今焉復應,猗歟盛哉!河清嶽潤, 洵有其時。廣東漕臣繪圖上之。踰年,有旨令禮部每 遇郊恩,給降祠牒,以度其年勞者,使修香火,永為典 故。寶慶丁亥,道士鄒師正該覃恩霈,州家檄之知沖 虛觀事,興懷休符,命為記文而繫之銘曰:「太祖之潛 龍也,古劍出焉;孝宗」之飛龍也,慶雲翔焉。劍所以化 龍于地,雲所以從龍于天。《易》曰:「雲從龍,風從虎,聖人 作,萬物睹。」

《五色雲賦》
明·屠隆
编辑

「五月既朢,遵湖而西。驅車高原,飲馬空陂。娟娟者湖, 秀絕而孤。綿亙千里,映帶城隅。沙長水明,沈鷗浴鳧。 青浦照人,綠野平鋪。乃稅駕於河漘,弔昔賢之遺跡。 余欽斯人兮高曠,俯太湖而歎息。歎息自天,俛仰今 古?何彼?卿雲,爛焉以叵,迴合朗映,皦日微吐,蔽天者 半。厥色維五,厥狀瑰麗。元黃雜組,或如元圭,或如白 珂,或如靈芝,或如玉禾,或如絳綃,或如紫紽。或如文 杏之葉,或如含桃之顆。或如秋原之草,或如春湘之 波,澹修眉之連蜷,呈冶態而婀娜。又如萬花競開,百 鳥齊飛,奇姿窈窕,秀色離披。威鳳之彩葳蕤,錦雞之 翼差池,屑屑霏霏,纚纚縰縰,紛乎若纈,矗乎若髢。又 如仙人製錦,借色雲君,濯彼天河,五彩成文,丹霞失 麗,明星載昏。長天紺碧,遙光深靚。群山並朗,回浦獨 映,芙蕖相鮮,下爍紫荇。大物矜炫,變幻靡窮。乍散乍 合,若淡若濃。廓乎若起,窅兮若濛。嗟此璀璨,雕彼太 素,神乎巧哉,天孫所妒,何文章之綺靡,恐大帝之是 怒。疇驅真宰,泄祕抽元。東壁獻圖,丹甲命篇。掞河漢 以布彩,走五星於毫」端。振藻耀日,鴻思寫天。彗妖虹 而直上,捫列闕而倒懸。洵天章之巨麗,何人工之能 為。《相如幺》子雲「無奇。」錦心莫吐,彩筆藏輝。雕龍刻 鳳之技,黼黻藻火之形,莫不銷其文彩,遁其精靈。金 闕洞開,高敞玉樓,丹青錯落,棟宇雕鋄,閣道玲瓏,列 仙出遊,引以琱輿,夾以華輈,霞裾成列,環珮相糾。紛 朱幢與紫葢,嵌七寶而雜琳球。朗焉翕赩,六合晶熒, 繪山川,絢日星,掩關門之紫氣,奪霞標於赤城。有爛 其光,灼灼其英。王母之所不能謠,群臣之所不能賡。 是誠乾坤之上瑞,兆國家之文明。砉焉神爽,怳矣骨 驚。余安得躡層雲而上馳,下睹大地之與蓬瀛。聊申 意於斯文,悵獨立而屏營。

雲氣異部藝文三编辑

《卿雲歌》
古逸詩
编辑

卿雲爛兮。糾縵縵兮。日月光華,旦復旦兮。

《觀慶雲圖》
唐·李行敏
编辑

縑素傳休祉,丹青狀慶雲。非煙凝漠漠,似蓋乍紛紛。 尚駐從龍意,全舒捧日文。光因五色起,影向九霄分。 裂素觀嘉瑞,披圖賀聖君。寧同窺汗漫,方此睹氛氳。

《前題》
柳宗元
编辑

設色初成象,卿雲示國都。九天開祕祉,百辟贊嘉謨。 抱日依龍袞,非煙近御爐。高標連汗漫,迴望接虛無。 裂素榮光發,舒華瑞色敷。恒將配堯德,垂慶代《河圖》。

《慶雲見》
李紳
编辑

夏六月,准詔祭中嶽,宿少林寺。祭畢歸寺。有慶雲見於峰初,如絳綃蒙覆,上下巖樹,透徹虛明照日。俄頃,諸崖谷間盡祥雲,紛郁綿布,自午至未不散。

《禮成中嶽》陳金冊,祥報卿雲冠玉峰。輕未透林疑待 鳳,細非行雨詎從龍。卷風變彩霏微薄,照日籠光映 隱重。還入九霄成沆瀣,夕嵐生處鶴歸松

《上黨奏慶雲見》
前人
编辑

飛龍久馭宇,真氣尚興雲。五色傳嘉瑞,千齡表聖君。 從風忽蕭索,依漢更氛氳。影徹天初霽,光鮮日未曛。 表祥近自遠,垂化聚還分。寧作無依者,空傳陶令文。

《華山慶雲見》
前人
编辑

聖主祠名岳,高峰發慶雲。金柯初繚繞,玉葉漸氛氳。 氣色含珠日,晴光吐翠雰。依稀來鶴態,髣髴列仙群。 萬樹流光影,千潭寫錦文。蒼生欣有望,祥瑞在吾君。

《賦得白雲起封中》
李正辭
编辑

千年泰山頂,雲起漢皇封。不作奇峰狀,寧分觸石容。 為霖雖易得,表聖自難逢。冉冉排空上,依依疊影重。 素光非曳練,靈貺自從龍。豈學無心出,東西任所從。

《賦得青雲干呂》
王履貞
编辑

異方占瑞氣,干呂見青雲。表聖興中國,來王見大君。 迎祥殊大樂,葉慶類橫汾。自感明時起,非因觸石分。 映霄難辨色,從吹乍成文。須使留千載,垂芳在典墳。

《賦得白雲起封中》
張嗣初
编辑

英英白雲起,呈瑞出封中。表聖寧因地,逢時豈待風。 浮光彌皎潔,流影更沖融。自葉堯年美,誰云漢日同。 金泥光乍掩,玉檢氣潛通。欲與非煙並,亭亭不散空。

《賦得青雲干呂》
林藻
编辑

應節偏干呂,亭亭在紫氛。綴雲初度影,捧日已成文。 結蓋祥光迥,為樓翠色分。還同起封上,更似出橫汾。 作瑞來藩國,呈形表聖君。徘徊如有託,誰道比閒雲。

《觀慶雲圖》
闕名
编辑

五雲從表瑞,藻繢宛成圖。柯葉何時改,丹青此不渝。 非煙色尚麗,似蓋狀慮殊。渥彩看猶在,輕陰望已無。 方將遇翠幄,那羨起蒼梧。欲識從龍處,今逢聖合符。

乙丑孟秋下旬四日楊中丞絕命詔獄是夜初编辑

昏時,有氣如白練,起尾箕間,埽紫微,掩天樞五星。時在燕邸,目睹;感賦二首 明顧大武

滿地萇弘血染衣,補天功業竟安歸。猶餘萬丈長虹 氣,此夕驂箕叩紫微。

十葉山河一線懸,老成隻手欲回天;殺身豈足辭臣 責,長繞精誠紫極邊。

《和趙庫部元實景雲篇》
呂高
编辑

卿雲郁郁覆中天、爛結緋文五色鮮。光泛紫霄流鳳 蓋,影隨金闕照龍旃。漸看捧日歸仙掌,故欲從龍裊 御筵。此日仙郎揮藻賦,蓬萊親獻沐恩篇。

雲氣異部紀事编辑

《說苑》:楚昭王之時,有雲如飛鳥,夾日而飛三日。昭王 患之,使人乘驛東而問諸太史州黎。州黎曰:「將虐於 王身,以令尹、司馬說焉,則可。」令尹、司馬聞之,齋宿沐 浴,將自以身禱之焉。王曰:「止,楚國之有不穀也,由身 之有胸脅也。其有令尹、司馬也,由身之有股肱也。胸 脅有疾,轉之股肱,庸為去是人也?」

《漢書高祖本紀》:秦始皇帝嘗曰:東南有天子氣,於是 東游,以厭當之。高祖隱於芒碭山澤間,呂后與人俱 求常得之。高祖怪問之,呂后曰:「季所居上常有雲氣, 故從往常得季。」高祖又喜沛中子弟或聞之,多欲附 者矣。

沛公已定關中,亞父范增說羽曰:「沛公居山東時,貪 財好色。今聞其入關,珍物無所取,婦女無所幸,此其 志不小。吾使人望其氣,皆為龍,成五彩,此天子氣也, 急擊之勿失!」

《後漢書光武本紀》論望氣者:「蘇伯阿為王莽使,至南 陽,遙望見舂陵郭唶曰:『氣佳哉!鬱鬱蔥蔥然』。」

《論衡》陳留虞延字君人,夜生,母見其氣如一匹絹,徑 上天,以問人,人曰:「吉氣與天通。」後仕至司徒。

《魏志武宣卞皇后傳》注:「《魏書》曰:后以漢延熹三年十 二月己巳生齊郡白亭,有黃氣滿室,移日。父敬侯怪 之,以問卜者,王旦曰:『此吉祥也』。」

《文帝本紀》:「帝諱丕,武帝太子也。中平四年冬,生於譙。」 《魏書》曰:「帝生時,有雲氣青色而圜如車蓋,當其上 終日,望氣者以為至貴之證,非人臣之氣。」

《蜀志劉焉傳》:「焉歷宗正、太常,睹靈帝政治衰缺,王室 多故,乃建議選清名重臣以為牧伯,鎮安方夏。焉內 求交阯牧,欲避世難,議未即行。侍中廣漢董扶私謂 焉曰:『京師將亂,益州分野有天子氣』。焉聞扶言意,更 在益州。」

《吳志孫堅傳》:「堅,吳郡富春人,蓋孫武之後也。」《吳書》 曰:堅世仕吳,家於富春,葬於城東,冢上數有光怪,雲 氣五色,上屬於天,蔓延數里。眾皆往觀視,父老相謂 曰:「是非凡氣,孫氏其興矣。」

董卓徙都西入關,焚燒雒邑。堅乃前入至雒,修諸陵平塞卓所發掘。《吳書》曰:「堅入洛,掃除漢宗廟。堅軍 城南甄官井上,旦有五色氣,舉軍驚怪,莫有敢汲。堅 令人入井,探得漢傳國璽。」

《吳範傳》:範治歷數,知風氣,聞於郡中。孫權起於東南, 範委身服事,每有災祥,輒推數言狀,其術多效。權與 呂蒙謀襲關羽,議之近臣,多曰不可。權以問範,範曰: 「得之。」後羽在麥城,使人請降,權問範曰:「竟當降否?」範 曰:「彼有走氣,言降詐耳。」權使潘璋邀其徑路,覘候者 還,白羽已去。範曰:「雖去不免」問其期,曰:「明日日中。」權 立表下漏以待之。及中不至,權問其故,範曰:「時尚未 正中也。」頃之,有風動帷,範拊手曰:「羽至矣。」須臾,外稱 萬歲,傳言得羽後。權與魏為好,範曰:「以風氣言之,彼 以貌來,其實有謀,宜為之備。」終皆如言。初,權為將軍 時,範嘗白言:「江南有王氣,亥子之間有大福慶。」權曰: 「若終如言,以君為侯。」及立為吳王,以範為都亭侯。 王隱《晉書》,武帝咸寧元年,洛陽太祖廟中有青氣,占 者云,「以為東莞王後當有天子。」後改封瑯琊,江東之 應也。

「魯勝,字叔時,以歲日望氣,乃長歎,知將來多故,便稱 疾去官。中書令張華敬之,欲用之,遣二子諭意不動。」 《晉書陳訓傳》:「訓字道元,歷陽人。少好祕學,天文算曆, 陰陽占候無不畢綜,尤善風角。孫皓以為奉禁都尉, 使其占候。皓政嚴酷,訓知其必敗而不敢言。時錢塘 湖開,或言天下當太平,青蓋入洛陽。皓以問訓,訓曰: 『臣止能望氣,不能達湖之開塞』。」退而告其友曰:「青蓋 入洛,將有輿櫬銜璧之事,非吉祥也。」尋而吳亡,訓隨 例內徙,拜諫議大夫,俄而去職還鄉。及陳敏作亂,遣 弟宏為歷陽太守。訓謂邑人曰:「陳家無王氣,不久當 滅。」宏聞,將斬之。訓鄉人秦璩為宏參軍,乃說宏曰:「訓 善風角,可試之。如不中,徐斬未晚也。」乃赦之。時宏攻 征東參軍衡彥于歷陽,乃問訓曰:「城中有幾千人,攻 之可拔不?」訓登牛渚山,望氣曰:「不過五百人,然不可 攻,攻之必敗。」宏復大怒曰:「何有五千人攻五百人,而 有不得理!」命將士攻之,果為彥所敗。方信訓有道術, 乃優遇之。

《石勒載記》:「勒上黨武鄉羯人,父周曷。朱勒生時,赤光 滿室,有白氣自天屬於中庭。」

勒南郊有白氣自壇屬天。勒大悅,還宮,赦四歲刑。 《十六國春秋》:後趙石勒建平四年,有赤黃雲如幕,長 數十丈。其年勒死。

《石季龍載記》:石宣疾石韜有寵,謂所幸楊杯、牟成曰: 「韜凶豎悖逆,敢違我如是。汝能殺之者,吾入西宮,當 盡以韜之國邑分封汝等。韜既死,主上必親臨喪,因 行大事,蔑不濟矣。」杯等許諾。時東南有黃黑雲,大如 數畝,稍分為三,狀若匹布,東西經天,色黑而青,酉時 貫日,日沒後分為七道,每相去數十丈,間有白雲如 魚鱗,子時乃滅。韜素解天文,見而惡之,顧謂左右曰: 「此變不小,當有刺客起于京師,不知誰定當之。」是夜, 韜讌其寮屬,于東明觀樂,奏酒酣,慨然長歎曰:「人居 世無常,別易會難。各付一杯,開意為吾飲,令必醉,知 後會復何期而不飲乎?」因泫然流涕,左右莫不歔欷。 因宿于佛精舍。宣使楊杯、牟皮、牟成、趙生等,緣獼猴 梯而入,殺韜,置其刀箭而去。旦宣奏之,季龍哀驚氣 絕,久之方蘇。

《十六國春秋》:石虎建武四年,「東南卒有黑雲稍分為 三,又貫日,日沒後分為七,相去數十丈,其間有白雲 如魚鱗。」

《晉書·冉閔載記》:「閔在鄴,有黃雲赤色,起東北,長百餘 丈,一白鳥從雲間出,西南去,占者惡之。時慕容儁略 地至冀州,閔帥騎拒之,與慕容恪相遇,戰敗,為恪所 擒。」

《慕容垂載記》:垂遣其太子寶及農,與慕容麟等率眾 八萬伐魏慕容德,慕容紹以步騎一萬八千為寶後 繼。魏聞寶將至,徙往河西。寶進師臨河,懼不敢濟,還 次參合,忽有大風黑氣,狀若隄防,或高或下,臨覆軍 上。沙門支曇猛言于寶曰:「風起暴迅,魏軍將至之候, 宜遣兵禦之。」寶笑而不納,曇猛固以為言,乃遣麟率 騎三萬為後殿,以禦非常。麟以曇猛言為虛,縱騎遊 獵。俄而黃霧四塞,日月晦明,是夜魏師大至,三軍奔 潰。寶與德等數千騎奔免,士眾還者十一二,紹死之 初,寶至幽州,所乘車軸無故自折,術士靳安以為大 凶,固勸寶還,寶怒不從,故及于敗。

《異苑》:「晉簡文既廢,世子道生,次子郁又早卒,而未有 息。濮陽令在帝前禱至三更,忽有黃氣自西南來,逆 室前。爾夜幸李太后而生孝武皇帝。」

《晉書沮渠蒙遜載記》:蒙遜在張掖城,每有光色。蒙遜 曰:「王氣將成,百戰百勝之徵也。」率步騎三萬伐禿髮 傉檀。大風從西北來,氣有五色,俄而晝昏,至顯美,徙 數千戶而還。傉檀追及蒙遜於窮泉,蒙遜進擊敗之, 乘勝至於姑臧,裔夏降者萬數千戶。

元始十一年春正月,饗群臣於謙光殿。沮渠蒙遜曰「南方有惡氣經天,暴兵象也。不出一旬必有寇。」命治 兵東苑以備之。西秦遣騎七千來襲,至縣孫侯嶺,聞 有備而還。

《南史宋武帝本紀》,「帝嘗遊京口竹林寺,獨臥講堂前, 上有五色龍章。眾僧見之,驚以白帝,帝獨喜曰:『上人 無妄言。皇考墓在丹徒之候山,其地《秦史》所謂曲阿、 丹徒間有天子氣者也』。」

《宋文帝本紀》:「永初元年,封宜都郡王,位鎮西將軍。景 平初,有黑龍見西方,五色雲隨之。二年,江陵城上有 紫雲,望氣者皆以為帝王之符,當在西方。」

《宋書五行志》:「宋文帝元嘉中,徐湛之為丹陽尹。夜西 門內有氣如練,西南指,長數十丈,又白光覆屋,良久 而轉駃乃消。此白祥也。」

《南史宋孝武帝本紀》:「元嘉三十年三月乙未,建牙于 軍門,有紫雲二,蔭于牙上。」

《南齊書五行志》:元徽四年,太祖從南郊,望氣者陳安 寶,見太祖身上黃,紫氣屬天。安寶謂親人王洪範曰: 「我少來未嘗見身上有如此氣也。」

《南史·齊高帝本紀》:帝為領軍,望氣者陳安寶見上,身 上恆有紫黃氣。安寶謂王洪範曰:「此人貴不可言。」帝 舊塋在武進彭山,岡阜相屬,百里不絕,其上常有五 色雲。

《齊武帝本紀》:「上將討戴凱之,大饗士卒,是日大熱,上 令各折荊枝自蔽。言未終而有雲垂蔭,正當會所,會 罷,乃散。」

《齊和帝本紀》,永明中,有望氣者云,新林、婁湖、青溪並 有天子氣,於其處大起樓苑宮觀,武帝屢游幸以應 之。又起舊宮於青溪,以弭其氣。而明帝舊居東府城 西。延興末,明帝龍飛,至是梁武帝眾軍城於新林,而 武帝舊宅亦在征鹵。

《冊府元龜》:「梁武帝在襄陽住齋,常有五色迴轉,狀若 蟠龍,其上紫雲騰起,形如繖蓋。」

齊帝中興二年正月,始為梁公。二月丙寅平旦,山上 有雲霧四合,須臾有元黃五色,狀如龍形,長十餘丈, 乍隱乍顯,久乃從西北升天。

元帝高祖第七子大寶元年帝在江陵十月辛丑朔 有紫雲如車蓋臨江陵城。

《南史梁武帝本紀》:「帝所居室中,常若雲氣,人或遇者, 體輒肅然。齊明崩,遺詔以帝為都督、雍州刺史。時帝 所住齋常有氣五色回轉,狀若盤龍,季秋出九日臺, 忽暴風起,煙塵四合。帝所居獨白日清朗,其上紫雲 騰起,形如繖蓋,望者莫不異焉。帝移屯漢南,有紫雲 如蓋,蔭於壘幕。」

大同十年三月甲午,幸蘭陵庚子謁建陵有紫雲蔭 陵上食頃乃散帝方捨身有五色雲浮于華林園昆 明池上。

《北史魏孝武帝本紀》:「中興二年,高歡既敗參朱氏,廢 帝請遜大位,諸王皆逃匿,帝在田舍。先是,嵩山道士 潘彌望見洛陽城西有天子氣,候之乃帝也,於是造 第密言之。居五旬,而高歡使斛斯椿求帝。」

《齊神武本紀》:初,魏真君中,內學者奏言,上黨有天子 氣,云在壺關大王山。武帝於是南巡,以厭當之,累石 為三封,斬其北鳳皇山,以毀其形。後上黨人居晉陽 者,號上黨坊,神武實居之。

「神武抵揚州,邑人龐蒼鷹止團焦中,每從外歸,主人 遙聞行響動地。」蒼鷹母數見團焦上,赤氣屬天。 《北齊書劉豐傳》:「豐為左衛將軍,出除殷州,王思政據 長社,世宗命豐與清河王岳攻之。豐建水攻之策,遂 遏洧水以灌之,水長,魚鱉皆游焉。九月至四月,城將 陷,豐與行臺慕容紹宗見北有白氣同入船,忽有暴 風從」東北來,正晝昏暗,飛沙走礫,船纜忽絕,漂至城 下豐游,水向土山,為浪所激,不時至,西人鉤之,並為 敵人所害。

《北史齊孝昭帝本紀》:初,帝與濟南約,不相害。及輿駕 在晉陽武成鎮鄴,望氣者云:「鄴城有天子氣。」帝恐濟 南復興,乃密行鴆毒,濟南不從,乃扼而殺之。

《周文帝本紀》:「帝生而有黑氣如蓋,下覆其身。」

《蔣昇傳》:昇字鳳起,少好天文元象之學,周文雅信待 之。大統三年,東魏竇泰頓軍潼關,周文出師馬收澤, 時西南有黃紫氣抱日,從未至酉。太祖謂昇曰:「此何 祥也。」昇曰:「西南未地,主土,土王四季,秦分。今大軍既 出,喜氣下臨,必有大慶。」於是與泰戰,擒之。

《隋文帝本紀》:「周大統七年六月癸丑夜,生帝於馮翊 波若寺,有紫氣充庭。」

《冊府元龜》。隋長孫晟為上開府儀同三司,鎮大利,安 撫新附。高祖仁壽元年,晟表奏曰:「臣夜登城樓,望見 磧北有赤氣長百餘里,皆如雨足下垂彼地。謹驗兵 書,此名灑血,其下之國,必宜破亡。欲滅匈奴,宜在今 日。」詔楊素為軍元帥,晟為受降使,北伐。二年,軍次坎 河,值賊帥思力侯觔等領兵拒戰,與大將軍梁默擊 走之,轉戰六十里,賊眾多降《隋書簫吉傳》:「煬帝嗣位,拜太府少卿。嘗行經華陰,見 楊素冢上有白氣屬天,密言於帝。帝問其故,吉曰:『其 候素家當有兵禍滅門之象,改葬者庶可免乎』。帝後 從容謂元感曰:『公家宜早改葬』。」元感亦微知其故,以 為吉祥,託以遼東未滅,不遑私門之事。未幾而元感 以反族滅。

《冊府元龜》:高祖生於長安,是日紫氣充庭,神光照室。 太宗文皇帝以隋開皇十八年歲次戊午,生於武功 之別館。初,太宗在孕,而語聲達於外,后心異之。將誕 育,后不之覺。而太宗巳生,時有慶雲見,瀰漫數里,上 屬於天。二龍戲於門外水中,經三月乃沖天而去,見 者驚焉。大業十三年,望氣者云:「龍門有天子氣,連太」 原甚盛,故煬帝置離宮,數游汾陽宮以厭之。至是太 宗稱述此事,以白高祖。既舉義師,旦日,太宗所居處, 有紫雲當其上,俄變為五色,狀如飛龍。所居弘義宮 中,有一大池,嘗作佳氣,鬱然,高數百尺,太宗心獨異 之。至九年,其氣轉盛,上屬於天。六月癸未,克定內難, 立為皇太子,萬機巨細,皆令取決。初,太宗為秦王,高 祖制詩云:「聖德合天地,五宿連珠見。和風拂世民,上 下同歡宴。」帝於宮西造宅初成,高祖送玉璽至帝所, 縉紳先生相謂曰:「詩及玉璽,蓋奉國之祥瑞歟?」 《創業起居注》,大業十三年,歲在丁亥,正月丙子夜,晉 陽宮西北有光,夜明自地屬天,若大燒火,飛焰炎赫, 正當城西龍山上,直指西南,極望竟天。俄而山上當 童子寺,左右有紫氣如虹,橫絕火中,上衝北斗,自一 更至三更而滅。城上守更人咸見而莫能辨之,皆不 敢道。大業初,帝為樓煩郡守,時有望氣者云:「西北乾 門有天子氣,連太原甚盛。」故隋主于樓煩置宮,以其 地當東都西北,因過太原,取龍山風俗道行幸以厭 之。後又拜代王為郡守以厭之。二月,己丑,馬邑軍人 劉武周殺太守王仁恭,據其郡而自稱天子,國號定 楊。武周竊知煬帝于樓煩築宮,厭當時之意,故稱天 子,規以應之。帝聞而歎曰:「頃來群盜遍于天下,攻略 郡縣,未有自謂王侯者。而武周豎子,生于塞上,一朝 欻起,輕竊大名,可謂陳涉、狐鳴,為沛公驅除者」也。有 僧俗姓李氏,獲白雀而獻之。至日未時,又有白雀來 止帝牙前樹上,左右復捕獲焉。明旦,有紫雲見於天, 當帝所坐處,移時不去。既而欲散,變為五色,皆若龍 獸之象。如此三朝,百姓咸見文武謁賀,帝皆抑而不 受。

帝入臨汾郡,勞撫任用,郡內官民,一如霍邑。庚寅,宿 于絳郡西北之鼓山。此山帝為討捕大使時,舊停營 所,故逗而宿焉。去絳十餘里,絳城不下。是日曉,鼓山 西北有大浮雲,色或紫或赤,似華蓋樓闕之形。須臾, 有暴風吹來向營,而臨帝所居帳上。帝指絳城而謂 旁侍曰:「風雲如此,見從彼,何不達之甚!」仍命廚人明 日下城而後進食。辛卯,帝觀兵于絳城,將士等爭欲 先登,因而縱上,自卯及巳,遂取之,而食于正平縣令 李安遠之宅。通守陳叔達已下面縛請罪,並捨而不 問,待之如初。

《聞奇錄》:太宗少時,帥師戰淮人於千秋嶺,大克之。彼 望我軍上雲物如龍虎之狀,有識者曰:「此王者之氣 也。」

《雲溪友議》:「太宗貞觀十二年正月,帝朝於獻陵。先是 大雨雪,及帝入陵院,悲號哽咽,百辟哀慟。是時雪益 甚,寒風暴起,有蒼雲出於山陵之上,俄而流布,天地 晦冥。至禮畢,帝出自寢宮,步過司馬北門,泥行二百 餘步。於是風靜雪止,靈氣歇滅,天色開霽。觀者竊議, 咸以為孝感所致焉。」

《冊府元龜》:「元宗為臨淄郡王,嘗出畋,有紫雲在其上, 從者望而奇之。」

《唐書嚴善思傳》:善思語姚崇曰:「韋氏禍且塗地,相王 所居有華蓋紫氣,必位九五,公善護之。」及睿宗立,崇 以語聞,召拜右散騎常侍。

《冊府元龜》:開元八年,鄭州人元承徵上封事曰:「『謹按 《魏典》及北齊至後魏太平真君年中,內學者奏言,上 黨有天子氣,在壺關大王山』。于時太武南巡,親幸上 黨,掘山封石,將以厭之。亦猶秦始皇東遊,望氣者云: 『五百年後,金陵有天子氣』。始皇乃改金陵為秣陵,塹 北山以絕其勢。孫權僭號,吳人以為當之。」孫盛《晉陽 秋》云:「從始皇東遊之歲,至孫權僭號之時,中間四百 三十七年。以數推之,權末當應。及晉元帝南渡,始有 五百二十六年。以彼金行,奄居四海,金陵之瑞,其在 茲乎?」又按太武之後,百有餘年,高歡以內學之言,復 妄于符命,因勒兵馬,來在晉陽,舍於壺關,六旬而去。 更有上黨百姓,從在晉陽,因名上黨之坊,實曰晉陽 之地。歡又居此,偽以應之。論其僭應,則高歡不異於 孫權;語以虛攘,則太武有同於嬴政。暗于時運,豈不 惜哉!臣等恭尋符命,壺關天子之氣,正是陛下當焉。 元穹上睠,符命下鍾,故使歷試潞州,所以用當其應, 此天意也,豈人事乎?然而一幸潞州,三移灰琯,壺關之地,歲時為蒐狩之「場;大王之山,朝夕即豫遊之所。 始能龍潛上黨,尋乃鳳舉咸寧。內學之言,果合符契。 又按內學所奏符應年月太平真君,太平則葉今辰, 真君則更明陛下。自唐至魏,三百餘年,觸類而推,無 不驗應。伏願陛下上承天意,下諭人心,昭告寰瀛,編 列國史。」從之。

《雲溪友議》:開元十三年十一月丙戌,封禪,至泰山之 下。己丑,日南至,上備法駕登山,至齊室。其夕陰霧慘 烈,勁風四起,裂幕折柱,寒氣切骨。上露立祈請,仰天 自誓曰:「某身有過,請即降罰。萬人無福,亦請某為當 罪。」應時風雨止,天地清晏,日氣和煦。及升壇,休氣四 塞。登歌奏樂,有祥風自南而至,絲竹之聲,飄若天外。 及禪社首,五色雲見日重輪。及還山下之齋宮,有慶 雲隨馬,祥風遶路。

天寶四載七月,蜀郡上言:「道士鄧紫虛投龍設醮於 江潭,有大蛇長一丈,自潭游出,文彩五色,有異常蛇, 其上有慶雲紛郁。望編諸史。」從之。

《冊府元龜》:「天寶十載十月,御朝元閣,有慶雲見,帝賦 詩,群臣畢和。」

肅宗為皇太子。天寶十五載六月,元宗幸蜀,帝幸靈 武,次永壽縣,雲氣見西北,長數丈,成橋閣之狀,識者 以為天子氣。自是紫雲擁帝所乘馬,聚散不時。 代宗生於東都上陽宮之別殿,明皇幸溫湯,有望氣 者云:「宮中有天子氣。」明皇即日還宮,是夜帝誕降。 《唐書·朱滔傳》:「滔與王武俊合,帝命馬燧、李懷光擊之。 滔屬鄭」雲逵、田景仙皆奔燧。巳而滔破懷光軍,則與 王師屯魏橋,久不戰,曰:「悅德滔援,欲尊而臣之。」淊讓 武俊曰:「篋山之勝,王大夫力也。」于是滔、武俊官屬共 議:「古有列國連衡共抗秦,今公等在此,李大夫在鄆, 請如七國並建號,用天子正朔。且師在外,其動無名, 豈長為叛臣,士何所歸?宜擇日定約,順人心。不如盟 者,共伐之。」滔等從之。滔以祿山、思明皆起燕,俄覆滅, 惡其名,以冀堯所都,因號冀;武俊號趙,悅號魏,納號 齊。建中三年。冬十月庚申,為壇魏西祀天,各僭為王。 與武俊等三讓,乃就位。滔為盟主,稱孤,武俊、悅及納 稱「寡人。」是日,三叛軍上有雲氣頗異,燧望笑曰:「是雲 無知,乃為賊瑞邪?」

《吐蕃傳》:「蕭炅為河西節度使,吐蕃攻白草安人軍,詔 臨洮、朔方分援。鹵絕臨洮道,白水軍使高東于拒守, 鹵引去,炅遣將追尾有雲出軍上,如白兔舞,大破吐 蕃。」

《薛萬均傳》:柴紹之討梁師都也,以萬均為副,萬徹亦 從,距朔方數十里,突厥兵驟至,王師卻,萬均兄弟橫 擊之,斬其驍將,鹵陣讙乘之,俘殺相藉,突厥走,遂圍 師都。諸將以城險未可下,萬均曰:「城中氣死,鼓不能 聲,破亡兆也。」既而賊果斬師都降。

《冊府元龜》:「憲宗自廣陵郡王冊為皇太子,時順宗即 位已久,而臣下未有親奏對者。內外咸言王伾、王叔 文專行斷決,日有異說。又屬頻陰雨,皆以為群小用 事之應。及將行冊禮之夕,雨乃止。至行事之時,天景 晴朗,有慶雲見,識者以為天意有所歸。」

《唐書馮盎傳》:盎子智戴,授衛尉少卿。帝聞其善兵,指 雲問曰:「下有賊,今可擊乎?」對曰:「雲狀如樹,方辰在金, 金利木柔,擊之勝。」帝奇其對。

《吳武陵傳》:「裴度東討,而韓愈為司馬。武陵勸愈為度 謀取中官常所不快者為監軍,歸素所快者于內。為 我地以傾諸侯,出帛百萬以給士大夫,則孰不為丞 相之人?然後分三大將,環賊而屯,明斥堠,牛酒高會, 潛以實期授瀕蔡諸將,而以三期紿賊,令辯士持尺 書劫元濟及將士約降,彼無所竄謀矣。」時度部分巳 定,故不見用。元濟未破數月,武陵自硤石望東南,氣 如旗鼓矛楯,皆顛倒橫斜。少選,黃白氣出西北,盤蜿 相交。武陵告愈曰:「今西北王師所在,氣黃白,喜象也。 敗氣為賊,日直木舉其盈數,不閱六十日,賊必亡。夫 天見其祥,宜修事應之。且洄曲守將怠緩,不可使,吳 城賊將趙煜詐而輕,若以兵誘之,伏以待一舉可奪 其城,則右臂斷矣。」武陵之奇譎類如此。

《冊府元龜》:昭宗即位前一日,於宅所居之邸東垣有 紫氣二條,若成文字。俄於氣生之處發其垣,獲金龍 子一枚,諸王及左右咸共觀見。及聽政,頒示百官。 梁太祖以唐大中六年歲在壬申十月二十一日夜, 生於碭山縣十溝里。是夕所居廬舍之上,有赤氣上 騰。里人望之,皆驚奔而來曰:「朱家火發矣。」及至則廬 舍儼然。既而鄰人以誕豫告,眾咸異之。帝仲昆三人, 俱未冠而孤,母王氏攜養寄於蕭縣人劉崇之家。帝 既壯,不事生業,以雄勇自負,里人多厭之。崇以其慵 惰,每加譴杖,唯崇母自幼憐之,親為櫛髮。嘗戒家人 曰:「朱三非常人也,汝輩當善待之。」家人問其故,答曰: 「我嘗見其熟寐之次為一赤蛇,然眾亦」未之信也。及 為梁王,迎駕於鳳翔。天復二年九月甲辰,帝以敵寨

聯絡稍盛,躬統千騎,乘高秋之時,長空澄霽,四絕纖
考證.svg
靄,望者見龍旌上紫雲如繖,遠邇同矚。或曰:「馬氣上

騰,往往若是。」或曰:「前後騎士屯集,豈一二乎?曷無是 耶?茲固奇瑞,非常者所當也。」天祐四年正月,自河北 還。壬寅至梁。是日,有五彩雲覆于府署之上,士庶靡 不睹者。四月,帝將受禪,宰臣張文蔚正押傳國寶、玉 冊、金寶及文武群官、諸司儀仗法物及金吾左右三 軍離鄭州。丙辰,達上源驛。是日,慶雲見。

《五代史符存審傳》:梁遣劉鄩攻同州,朱友謙求救,乃 遣存審與李嗣昭救之。河中兵少而弱,梁人素易之, 且不虞晉軍之速至也。存審選精騎二百,雜河中兵 出擊鄩壘,陽敗而走,鄩兵追之,晉騎反擊,獲其騎兵 五十。梁人知其晉軍也,皆大驚。然河中糧少,而新降 人心頗持兩端。晉軍屯朝邑,諸將皆欲速戰,存審曰: 「使梁軍知吾利于速戰,則將夾渭而營,斷我餉道,以 持久困我,則我進退不可,敗之道也。不若緩師示弱, 伺隙出奇,可以取勝。」乃按軍不動。居旬日,望氣者言 有黑氣狀如鬥雞,存審曰:「可以一戰矣。」乃進軍擊鄩, 大敗之。

《楚世家》:楊行密袁州刺史呂師周,勇健豪俠,頗通緯 候兵書,自言五世將家,懼不能免,常與酒徒聚飲,醉 則起舞悲歌,慷慨泣下。行密聞之,疑其有異志,使人 察其動靜。師周益懼,謂其裨將綦毋章曰:「『吾與楚人 為敵境,吾常望其營上雲氣甚佳,未易敗也。吾聞馬 公仁者,待士有禮,吾欲逃死于楚,可乎』?章曰:『公自圖 之,章舌可斷,語不洩也』。」師周以兵獵境上,乃奔于楚, 綦毋章縰其家屬隨之。殷聞師周至,大喜曰:「吾方南 圖嶺表,而得此人足矣。」以為馬步軍都指揮使,率兵 攻嶺南,取昭、賀、梧、蒙、龔、富等州。殷表師周昭州刺史、 吳越備史。大順二年六月朔,師與宣州兵敗孫儒於 宣城。初,行密軍師張頗善占筭,前一日謂行密曰:「明 日當水,亭午可獲孫儒。」及詰旦,北有大雲如箕,漸次 瀰漫,俄而澍雨,大水暴至。乃逕出兵以擊儒營,他營 皆不救,因獲儒。

《冊府元龜》。後唐符存審為內外蕃漢馬步總管。莊宗 天祐十七年,汴將劉鄩攻同州,朱友謙求援於我,遣 存審與嗣昭將兵赴之。九月,次河中,進營朝邑。時河 中久臣於梁,衷持兩端。及諸軍大集,芻粟暴貴。嗣昭 懼其翻覆,將急戰以定勝負。居旬日,梁軍將逼我營, 會望氣者言,「西南有黑氣如鬥雞之狀,當有戰陣。」存 審曰:「我方欲決戰,而形於氣象,得非天贊歟?」是夜,閱 其眾,詰旦進軍,梁軍來逆戰,大破之。

後唐太祖為樞密使北征,率師如澶淵。旭旦,日邊有 紫氣來,當太祖馬首之上,高不及百尺,從官視而異 之。至鄴都,一夕在山亭院齋,忽有黃氣起于前,繚繞 而上,遽際于天。太祖於黃氣中仰見星文,紫微、文昌 燦然在目。駭曰:「予在室中而見天象,不其異乎?」密告 知星者,乃拜賀曰:「坐見天衢,物不能隔,至貴之祥也。」 異日又於衛署中,紫氣起於幡竿龍頭之上,凡二日, 觀者異之。及討李守貞於河中,帝嘗於東砦大陳師 旅,鉦鼓錚訇,旗幟光耀。守貞登陴下瞰,氣色不懌,獨 言曰:「是何妖變?」後城中人言,見太祖軍上有紫氣,如 樓閣華蓋之狀故也。

晉高祖在晉陽,日旁多有五色雲氣,如蓮芰之狀。帝 召占者視之,謂曰:「此驗應誰?」占者曰:「見處為瑞,更應 何人?」

漢高祖天福十二年四月,星官奏:有氣黃紫,多龍鳳 之狀,坱莽盤旋,不離城上。識者曰:「天不能無雲而雨, 不能無氣而立,今瑞氣如此,劉氏其大昌盛乎!」 湘陰公贇為徐州節度使,乾祐元年八月中,有雲見 五色。

周世宗顯德元年正月朔日後,景色昏晦,日月多暈。 及帝即位之日,天氣清朗,中外肅然。五月丁亥,是夕, 月重輪。是月辛卯,世宗親征河東。午後,慶雲見於西 南。既晡,風雲雨雹起於東北。

李金全為安州節度使庚子年正月赤雲如煙蒙冒 其境中有素光如矛戟之狀南北交錯及城有夜妖 金全心惡之。

《十國春秋·吳越武肅王世家》:「天寶二年,術者言安吉 縣東有王氣,王命鑿其地,忽四鴿飛出,化為四龍,賜 名曰四龍湖。」

《吳越忠懿王世家》:開寶七年冬十月,宋授王東南面 招討制置使,賜劍甲鞍馬,仍命丁德裕為行營兵馬 都監,又以雲騎雄捷等指揮步兵凡千人,輔王進攻 常州。甲申,王親率鎮國、鎮武親從上直等都指揮使 王諤等五萬餘人,發自國城,丁德裕為先鋒使。癸亥, 次秀州,有氣黑色,形如覆舟,當行府之上。占者曰:「王 氣也。」丙寅,王率諸軍入常州,有獲巨龜于旌門之下。 占者曰:「元武之應也。」

《遼史后妃傳》:穆宗皇后蕭氏生,有雲氣馥郁,久之。 《聞見前錄》:河南節度使李守正叛周,高祖為樞密使 討之。有麻衣道者謂趙普曰:「城下有三天子氣,守正安得久?」未幾,城破。先是守正子婦苻彥卿女也,相者 謂貴不可言,守正曰:「有婦如此,吾可知矣。」叛意乃決。 城破,舉家自焚,苻氏坐堂上不動,兵入,叱之曰:「吾父 與郭公有舊,汝輩不可以無禮見加。」或白公,命柴世 宗納之,後為皇后。《三天》子氣者,周高祖、柴世宗,本朝 藝祖同在軍中也。麻衣道者,其異人乎?

《湘山野錄》:太宗善望氣,一歲春晚幸金明,回蹕至州 北合懽拱聖營,雨大下。時有司供擬無雨仗,因駐蹕 轅門以避之,謂左右曰:「此營他日當出節度使二人。」 蓋二夏昆仲。守恩、守贇在營方草後,侍真廟于藩邸, 當龍飛,二公俱崇高。後守恩為節度使,守贇知樞密 院事,終于宣徽南北院使。

《通鑑。宋紀》:柳開知代州,謂其從子曰:「吾觀昴宿有光, 雲多從北來犯境,寇將至矣。」

《事文類聚》:仁宗天聖五年試進士,韓琦名在第二,時 唱名第一甲方終,太史奏五色雲見,從官皆賀。 《金史五行志》:太祖之生也,常有五色雲氣,若二千斛 囷廩之狀,屢見東方。遼司天孔致和曰:「其下當生異 人,建非常之事,天以象告,非人力所能為也。」

溫都部跋忒畔,穆宗遣太祖討之。入辭,奏曰:「昨日見 赤祥,往必克。」遂與跋忒戰,殺之。

《章宗欽懹皇后蒲察氏傳》:「大定二十三年,章宗為金 源郡王,行納采禮。世宗遣近侍局使徒單懷忠,就賜 金百兩、銀千兩、廐馬六匹,重綵三十端。拜命間,慶雲 見于日側,觀者異之。」

《杜時昇傳》:「時昇字進之,霸州信安人。博學知天文,不 肯仕進。承安、泰和間,宰相數薦時昇可大用,時昇謂 所親曰,吾觀正北赤氣如血,東西亙天,天下當大亂, 亂而南北當合為一,消息盈虛,循環無端,察往考來, 孰能違之。」

《元史察罕帖木兒傳》:田豐之降也,察罕帖木兒推誠 待之不疑,數獨入其帳中。及豐既謀變,乃請察罕帖 木兒行觀營壘,眾以為不可往,察罕帖木兒曰:「吾推 心待人,安得人人而防之。」左右請以力士從,又不許。 乃從輕騎十有一人行至王信營,又至豐營,遂為王 士誠所刺。訃聞,帝震悼,朝廷公卿及京師四方之人, 不問男女老幼,無不慟哭者。先是有白氣如索,長五 百餘丈,起危宿,掃太微垣。太史奏山東當大水。帝曰: 「不然,山東必失一良將。」即馳詔戒察罕帖木兒勿輕 舉,未至而巳及于難。

《木華黎傳》:木華黎生時,有白氣出帳中,神巫異之曰: 「此非常兒也。」

《輟耕錄》:「至正乙未正月廿三日日入時,平江城忽望 東南方,軍聲且漸近驚走,覘視他無所有,但見黑雲 一簇,中彷彿皆類人馬,而前後火光若燈燭者,莫知 其筭,迤𨓦由西北方而沒。惟葑門至齊門居民屋脊 龍腰悉揭去,屋內床榻屏風俱仆。醋坊橋董家雜物 鋪失白米十餘石,醬一缸,不知置之何地。此等怪事」, 竟不可曉。

《弇州史料》都督馮勝攻某城,劉基以一赫蹄封曰:「夜 半出兵至某所,見某方青雲起,即設伏。頃有黑雲起 者,賊伏也。勿輕動,日中昃而黑雲漸薄回與青雲接 者,賊歸也,銜枚躡其後擊之,可盡擒也。」勝啟讀之,初 亦莫敢信,已而青黑雲起,具如基言,始以為神,遂奉 而破賊,取其城。

《明外史劉基傳》:基嘗遊西湖,有異雲起西北,光射湖 中,同遊者魯淵、宇文公諒輩,以為慶雲,將紀以詩。基 縰飲,徐言曰:「此天子氣也,應在金陵,十年後當有王 者起其下。」時東南猶全盛,皆駭基為狂言,無能知基 者。惟西蜀趙天澤以為諸葛孔明儔也。

《劉三吾傳》:帝嘗曰:「朕觀天象,奎壁間嘗有黑氣,今消 矣,文運其興乎!卿等宜有所述作,以稱朕意。」

《名山藏》:建文二年十月,徐凱、陶銘次滄。燕王曰:「夜有 白氣二道,自東北指西南。」占書曰:「利南。」乃自直沽疾 行三百里,至滄城下,掩擊之,凱、銘皆降燕。

《典謨記》:「英宗睿皇帝,御諱祁鎮,宣宗皇帝嫡長子。以 宣德二年生。生之日,日下五色雲見,光灼殿陛。既二 年,立為皇太子。」

《潞安府志》:「正德七年六月,有黑眚乘夜著人,即膚坼 血出,或出黃水,皆爪痕入二三分,經月始愈,不受藥 餌,日暮,比屋然燈響爆,鳴金鼓以震懾之,凡兩月化 為白氣,蔽日而去。是歲長子旱,禾槁。」

《兵略纂聞》:正德間,黃珂巡撫延綏,嘗以歲例燒荒,天 忽陰翳,風氣慘烈。公曰:「此賊氛也。」命輕騎數百伏山 背,賊果率眾突出,伏起殺之殆盡。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