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073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七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七十三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七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七十三卷目錄

 虹霓異部彙考一

  易緯通卦驗

  春秋緯潛潭巴

  汲冢周書時訓解

  漢書五行志

  隋書天文志 五行志

  性理會通朱子

  觀象玩占虹霓總敘 雜占

  管窺集要虹霓占

  田家五行論虹

 虹霓異部彙考二

  周敬王一則

  後漢靈帝光和一則 獻帝初平一則

  吳大帝赤烏一則

  晉武帝泰始一則 懷帝永嘉一則 愍帝建興一則 明帝太寧一則 成帝咸和一則

   咸康二則 海西公太和三則 安帝元興一則 義熙三則

  宋文帝元嘉二則 後廢帝元徽二則 順帝昇明一則

  南齊高帝建元一則 永明五則

  梁武帝大清二則

  陳宣帝太建一則

  北魏高祖延興一則 太和一則 世宗正始二則 永明一則 肅宗神龜一則 正

  光一則 孝昌一則 莊帝永安一則 孝靜帝元象二則

  北周武帝保定一則 天和二則 建德二則

  隋文帝開皇一則

  唐高祖武德一則 睿宗景雲一則 延和一則 肅宗至德一則 憲宗元和一則 武

  宗會昌一則 懿宗咸通二則 僖宗中和一則 光啟一則 昭宗天復一則

  後晉高祖天福一則 出帝開運一則

  遼聖宗統和一則

  宋仁宗慶曆一則 皇祐一則 嘉祐四則 英宗治平二則 神宗熙寧二則 元豐四

  則 哲宗元祐四則 紹聖二則 元符一則 徽宗崇寧一則 政和一則 高宗建炎二

  則 紹興三則 孝宗乾道一則 淳熙三則 寧宗慶元一則 嘉泰二則 嘉定一則

  理宗嘉熙二則 淳祐一則 寶祐一則

  金海陵天德二則 世宗大定一則 宣宗興定一則 哀宗正大一則

  元世祖至元一則 武宗至大一則 泰定帝泰定一則 文宗至順三則 順帝至元三

  則 至正五則

  明太祖洪武五則 英宗正統一則 武宗正德一則 世宗嘉靖四則 神宗萬曆一則

   熹宗天啟一則

 虹霓異部藝文

  條奏便宜七事疏     後漢郎顗

  又對            前人

  虹墮溫德殿對        蔡邕

 虹霓異部紀事

 虹霓異部雜錄

庶徵典第七十三卷

=虹霓異部彙考一{{{1}}}

《易緯》
编辑

《通卦驗》
编辑

虹不時見,女謁亂公。虹者,陰陽交接之氣,陽唱陰和 之象。今應節不見,似君心在房內,不修外事,廢禮失 義,夫人淫恣而不敢制,故曰「女謁亂公。」

《春秋緯》
编辑

《潛潭巴》
编辑

虹五色迭至,照于宮殿,有兵革之事。

《汲冢周書》
编辑

《時訓解》
编辑

清明後十日,虹始見。虹不見,婦人苞亂。

小雪之日,虹藏不見。虹不藏,婦不專一。

《漢書》
编辑

《五行志》
编辑

京房《易傳》曰:「有霓蒙霧,霧,上下合也,蒙如塵,雲霓,日 旁氣也。其占曰:『后妃有專,霓再重,赤而專,至衝旱,妻 不壹順,黑霓四背,又白虹雙出日中,妻以貴高夫,茲 謂擅陽。霓四方日光,不陽解而溫內取,茲謂禽霓,如 禽在日旁,以尊降妃,茲謂薄嗣,霓直而塞,六辰乃除, 夜星見而赤,女不變始,茲謂乘夫。霓白在日側,黑霓 果之,氣正直,妻不順正茲謂擅陽,霓中窺,貫而外專, 夫妻不嚴,茲謂媟,霓與日會,婦人擅國茲謂頃,霓白 貫日中亦霓四,背適不答茲謂不次,霓直在左,霓交 在右,取于不專茲謂危嗣,霓抱日,兩未及,君淫外,茲 謂亡,霓氣左,日,交于外,取不達,茲謂不知,霓白奪明 而大溫,溫而雨,尊卑不別,茲謂媟,霓三出』」三已三辰 除除則日出且雨。

《隋書》
编辑

《天文志》
编辑

一曰「虹霓,日旁氣也。斗之亂精,主惑心,主內淫,主臣 謀君,天子訕,后妃,顓妻不一。」

《五行志》
编辑

凡《白虹》者,百殃之本,眾亂所基

《性理會通》
编辑

《朱子》
编辑

《虹》能吸水吸酒,人家有此。或為妖,或為祥。

《觀象玩占》
编辑

《虹霓總敘》
编辑

虹霓者,陰陽交氣,氣和則為雨露,怒則為雷霆,淫則 為虹霓。虹者,攻也,陽攻陰也。霓者,齧也,災氣傷害于 物,如有所齧也。一曰鎮精散為虹霓。又曰:虹霓者,斗 之亂精,斗失其度則生之。雄曰虹,雌曰霓,多在日月 之衝雙出,色鮮明者為虹,暗者為霓。《蔡邕》曰:「見于日 衝曲而青紅者為虹,見于日旁白而直為霓。虹霓主」 內淫,主惑心。

《雜占》
编辑

虹以立春四十六日內有出正東貫震中,春多雨,夏 多火災,秋多水災,民流亡,冬多海賊。

春分四十六日內出東南貫巽,中春大旱,災起。 立夏四十六日內出正南貫離,中大旱災,麻不收。 《夏至》四十六日內出西南貫坤,中有小水,蝗蟲為害, 魚不孳。

立秋四十六日內出,正西貫兌中,秋有水,有旱。 《秋分》四十六日內出,西北貫乾中,秋多水,虎食人。 立冬,四十六日內出,正北貫坎中,冬少雪,春水災。 冬至四十六日內出,東北貫艮中,春多旱,夏火災,粟 貴。

《京房》曰:「虹,春三月出西方,有青雲覆之,其夏多寒,人 病瘧,若瘟;赤雲覆之,夏旱;黃雲覆之,夏小旱,五穀半 收;白雲覆之,夏多大風,人疫;黑雲覆之,秋多大風,一 曰多雨。」

秋三月,虹出西方,青雲覆之,冬,多寒,人病瘧若瘟;赤 雲覆之,冬多風;黑雲覆之,冬,多雨。

冬三月,虹出西方,有青雲覆之,來年春多寒,人病瘧 若瘟;赤雲覆之,春旱;黃雲覆之,春雨調和;白雲覆之, 春多狂風;黑氣覆之,春多水、淫雨。

虹出南方,無雲。春夏秋所見之處,風雨不時,不出三 年,大飢,百姓流亡。

「虹出北方,無雲,春夏秋冬所見之處,陰陽不和,風雨 不時,冬溫夏寒,小民怨咨,五穀不成,其地大飢,大旱 三年,哭泣相隨;一曰大旱二百八十日,民大疾疫。」 京房《易飛候》曰:「凡虹相有五:蒼無胡者,虹也;赤無胡 者,蚩尤旗也;白無霓者,胡霓也;衝不屈者,天杵;直下 不屈者,天棓也。此五虹,以甲乙日見,東方人饑;丙丁 日」出,南方大旱;庚、辛日出西方,其邑多空,戶五歲,大 死人;壬癸日出,北方人相食。

虹以四、五、六月出西方,麥貴;七、八月出西方,粟貴;九 月出西方,大小豆貴;十月出西方,穀貴;一出再倍,三 出三倍,五出五倍,民流千里。

虹立秋日後見西方,萬物皆貴。

虹,秋冬出西方,色多白,天下小口傷。

虹以十月出東北方,若東方,其邑亡。

虹以戊己日出中央,若西方、南方人君凶。

「二虹並見,兵起,期二年、三年;五虹並見,天下大亂,兵 起,天子斥,期三年。九虹俱見,五色縱橫」;「九女並譌」,妃 后相爭,女謁亂行,人主失威,天下交兵。

虹霓數見,后妃黨盛。

方虹見,有暴兵起。

「虹霓亙天」,「后妃陰盛,脅天子。」

日旁有屈虹,下有大戰,流血。

屈虹東出,其下有破軍殺將。

虹橫屈至上,反入直而不屈,不出九十日,民多病疫; 不出三年,大旱,民流。

虹出直上,所出之地大旱,民多妖言死病。

青虹東西極天,兵起,三日不散,不出一年,大兵起。 赤虹從天直下,國亂無主。

赤虹如杵,將軍士卒死亡,血流成川。

赤虹東出,其野有戰,米大貴。

赤虹與日俱出,其野有急,所臨之國有憂,不可舉事 用兵。

白虹見,諸侯起兵,國有女亂。《天文志》曰:「白虹者,殃之 本,眾亂之所基。白虹出,其年有兵。」又曰:「白虹所出,其 下流血;當其城,城必空。」

白虹如杵,萬人死,其下貫日,諸侯有反者;不則近臣 為亂。

白虹首尾至地者,有流血。

白虹暮出國易政。

白虹夜出,其年大兵起。

白虹從地中出,所臨之地有大兵起,流血。

白虹分裂為四五六段,大戰流血。

日旁有三四五六白虹交貫,所臨之地流血,兩軍相 當,從下擊上,大勝。

白虹長十餘丈,大如杵,上下銳,或直或曲,皆為大戰, 從所指擊之勝秋二月,白虹出西方,兩軍相當,急陳兵以待之。若有 赤氣衝之,有獲城。

白虹屈曲見城上,有大戰流血。

「白虹繞城不匝」,謹守其缺可救。

白虹出軍上,軍中有亂。

虹霓狀如日月暈,必有破軍,先起者勝。

虹霓五色重疊,光色照地,所出之地兵起。

「霓承日如抱弓」,婦在君側為妒,欲專政也。

霓圍日而表黃內青者,婦奪君也。

《霓直日》者,婦外來從,候君歡娛之也。

《霓》有形而頹黑漸微者,婦怨望也。

「霓圍日復,迴下貫」者,后妃不正,天示且亡之象也。 「霓有迴口,覆下貫」者,君喜其后妃,而后妃亂政,以亡 其國也。

「霓在日旁,中天而直」者,君有外事,通於臣也。

「霓有四珥,白氣貫」者,后妃有謀也。

霓圍日者,君失德也。凡霓見,皆陰撓陽,后妃無德,而 以色親君,陽道有失所致也。

「凡虹霓連蜷」近日或貫日,皆為后妃專政,人主有憂。 虹在日上,近臣為亂。

日色赤黑,有虹貫之,君被臣弒。

虹出牽牛度中,后族強專政。一曰「有壞城。」

「白虹圍軫」,有亡國。

「虹出須女」度中,后族強奪政。

「天無雲,有赤虹,貫繞昴、畢」,臣主相伐。

虹貫太微,后族專政。

「虹出地中」,臣子為逆。

虹出宮殿園池或井中,君不入,其年君亡政,國亂。 虹出入人家屋中,妖婦死,破敗。

《虹》出入人家井中,其家有兵傷。一曰:「當出貴子,而後 家受其殃。」

虹自井中出,或自外入,飲井中水,其邑有兵,不則有 盜賊相殺之事。一曰:虹出池中,在國國空,在家家亡。 凡攻城,有虹從外城入,飲城中水者,城破。從外順攻 之勝。有虹入城,城可屠。

城中有黃虹貫之,主喜貴;青黑,凶;赤白,大戰,城陷;虹 垂頭於軍門,有流血。

《虹霓直指》,順其所指擊之,勝。

絳氣冬見,國有大喪,有雨則解。

絳氣小,長如反弓,有亡國。

絳氣直大,三日,不出三年,天下大兵;青黑者為大喪。 絳氣五色,或赤白,逢丑未,或東西極天者,皆為兵喪。 赤虹再重,為旱,應衝。

「黑霓四背,白霓雙出。」日中婦刺其夫。

霓狀如禽,在日旁,內寵奪后,天子絕嗣。霓奪日光,尊 卑不別。

「白虹在日側,黑裹之,后妃不出;在日直而交左右」,人 主無嗣。

《霓出,半日沒》,沒而日出且白,臣私祿于親。

凡《攻城》相敵而有虹見,其占在軍無軍在外,則其占 在君臣后當之。

石氏曰:「虹頭在江河溪澗之內,軒轅之變也。見四維 即為陰,而見西方即為旱,不占同事災咎。蒼白多則 水;赤多則旱。」

《管窺集要》
编辑

《虹霓占》
编辑

后妃有專,則霓再重而圓。

「妻不一順,黑霓四背。」又曰:「霓雙出日中。」

《妻以貴高》夫則霓,四方日光不揚解而溫。

君內淫則霓,如禽在日旁。

以尊降妃,則霓直而塞,六辰乃除。夜星見而赤 女不變。始茲謂「乘夫」,則霓白在日側,黑霓裹之,氣正 直。

「妻不順正」,則霓中窺貫而外專。

夫妻不莊,則霓與日會。

婦人擅國,則霓白貫日中,赤霓四背。

《嫡》不見答霓直在左,交在右。

君外淫,則霓氣左白交于外。

《娶不達》,則霓奪日明而大溫,溫即雨。

「娶不專」,「則霓抱日。」「雨未及。」

尊卑不別則霓三,出三已三辰除。

《春》,東方青虹者,青龍之象,不可攻;青赤者,為王,不可 攻;白黑者,擊之勝。

《夏》,南方有赤虹者,朱雀之象,不可攻;黃赤者,王也,不 可攻;白黑,擊勝。

「《秋》,西方白虹」者,白虎之象,不可攻;赤黃者,不可攻;青 黑者可擊之。

「《冬》,北方黑虹者,《元武》」之象,不可攻;赤,亦不可攻;黃青 白者,可擊之。

虹與日俱,東方所見分野,凶。

虹見,續而復斷,皆有爭戰流血之憂虹尾東西,不過三朔,有大赦。

《田家五行》
编辑

《論虹》
编辑

俗呼曰鱟。諺曰:「東鱟晴,西鱟雨。」諺云:「對日鱟,不到晝。」 主雨。言西鱟也。若鱟下便雨,還主晴。

虹霓異部彙考二编辑

敬王二十六年晉青虹見编辑

按:《竹書紀年》云云。

後漢编辑

靈帝光和元年六月丁丑有黑氣墮溫德殿中七月壬子青虹見御座玉堂後殿庭中编辑

按《後漢書靈帝本紀》云云。 按《楊震傳》:震中子秉,秉 子賜。光和元年,有虹霓晝降于嘉德殿前,帝惡之,引 賜及議郎蔡邕等入金商門崇德署,使中常侍曹節、 王甫問以祥異禍福所在。賜仰天而嘆,謂節等曰:「吾 每讀《張禹傳》,未嘗不憤恚歎息,不能竭忠盡情,極言 其要,而反留意少子,乞還女婿朱游,欲得尚方斬馬 劍以理之,固其宜也。吾以微薄之學,充先師之末,累 世見寵,無以報國,猥當大問,死而後已。」乃書對曰:「臣 聞之經傳,或得神以昌,或得神以亡。國家休明則鑒 其德,邪辟昏亂則視其禍。今殿前之氣應為虹霓,皆 妖邪所生,不正之象,詩人所為蝃蝀者也。于《中孚經》 曰:『霓之比無,德以色親』。方今內多嬖倖」,外任小臣,上 下並怨,諠譁盈路,是以災異屢見,前後丁寧。今復投 霓,可謂孰矣!按《春秋讖》曰:「天投霓,天下怨,海內亂。」加 四百之期,亦復垂及。昔虹貫牛山,管仲諫桓公無近 妃宮。《易》曰:「天垂象,見吉凶,聖人則之。」今妾媵嬖人、閹 尹之徒,共專國朝,欺罔日月。又鴻都門下招會群小, 造作賦說,以蟲篆小技,見寵于時,如驩兜、共工,更相 薦說,旬月之間,並各拔擢。樂松、處常伯任芝居納言, 郄儉、梁鵠,俱以便辟之性,佞辯之心,各受豐爵不次 之寵。而令縉紳之徒,委伏畎畝,口誦堯舜之言,身蹈 絕俗之行,棄捐溝壑,不見逮及,冠履倒易,陵谷代處, 從小人之邪意,順無知之私欲,不念板蕩之作,虺蜴 之誡。殆哉之危,莫過于今。幸賴皇天,垂象譴告。《周書》 曰:「天子見怪則修德,諸侯見怪則修政,卿大夫見怪 則修職,士庶人見怪則修身。」唯陛下慎經典之誡,圖 變復之道,斥遠佞巧之臣,速徵鶴鳴之士。內親張仲, 外任山甫,斷絕尺一,抑止盤游,留思庶政,無敢怠遑。 冀上天還威,眾變可弭。老臣過受師傅之任,「數蒙寵 異之恩,豈敢愛惜垂沒之年,而不盡其慺慺之心哉!」 書奏,甚忤曹節等。

獻帝初平元年二月壬辰白虹貫日编辑

按:《後漢書獻帝本紀》云云。

编辑

大帝赤烏十一年白虹貫日编辑

按《宋書五行志》:「吳孫權赤烏十一年二月,白虹貫日, 權發詔,深戒懼。」

编辑

武帝泰始五年七月甲寅白虹貫日编辑

按《晉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五行志》云云。

懷帝永嘉二年白虹貫日编辑

按《晉書懷帝本紀》,不載。 按《天文志》:二年正月戊申, 白虹貫日。二月癸卯,白虹貫日。占曰:「白虹貫日,近臣 為亂。不則諸侯有反者。」

愍帝建興五年正月庚子虹霓彌天编辑

按《晉書愍帝本紀》云云。 按《天文志占》曰:「白虹兵氣 也。」

明帝太寧元年白虹貫日编辑

按《晉書明帝本紀》。不載。 按《天文志》。「太寧元年十一 月景子,白虹貫日。史官不見。桂陽太守華包以聞。」

成帝咸和九年七月白虹貫日编辑

咸康元年七月白虹貫日编辑

咸康二年七月,白虹貫日。

按:《晉書》《成帝本紀》皆不載。 按《天文志》,咸和九年,咸 康元年二年七月,白虹貫日。自後庾氏專政,由后族 而貴,蓋亦婦人擅國之義,故頻年白虹貫日。

海西公太和三年九月戊辰夜二虹見東方编辑

按《晉書海西公本紀》。不載。 按《天文志》云云。

太和四年四月戊辰,白虹貫日。

按《晉書海西公本紀》。不載。 按《天文志》云云。

太和六年三月辛未,白虹貫日。

按《晉書海西公本紀》。不載。 按《宋書五行志》云云。

安帝元興元年白虹貫日编辑

按《晉書安帝本紀》。不載。 按《天文志》。「元興元年二月 甲子。白虹貫日中。三月庚子。白虹貫日。未幾桓元剋京都。王師敗績。」明年。元篡位。

義熙二年彩虹蔽月编辑

按《晉書安帝本紀》,不載。 按王紹之《晉安紀》,「義熙二 年七月夜,彩虹出西方,蔽月。」

義熙七年,五虹見東方。

按《晉書安帝本紀》,不載。 按《天文志》:七年七月,五虹 見東方。占曰:「天子黜。」其後劉裕代晉。

義熙十年,白虹干日。

按《晉書安帝本紀》,不載。 按《天文志》:「十年,日在東井, 有白虹十餘丈,在南干日。災在秦分,秦亡之象。」按宋志作

十一年

编辑

文帝元嘉 年有兩白虹見宣陽門外编辑

元嘉八年七月壬戌夜,白虹見東方。

按《宋書。文帝本紀》。俱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後廢帝元徽二年八月壬子夜白虹見编辑

元徽四年正月己酉,白虹貫日。

按《宋書。後廢帝本紀》。俱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順帝昇明元年九月乙未夜白虹見東方编辑

按《宋書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南齊编辑

高帝建元四年二月辛卯白虹貫日编辑

按《南齊書高帝本紀》。不載。 按《天文志》云云。

武帝永明四年五月丙午,白虹貫日。

永明六年三月甲申虹貫日中编辑

永明九年正月甲午,白虹貫日,久久消散。

永明十年七月癸酉,西方有白虹,須臾滅。

永明十一年九月甲午,西方有白虹,南頭指申,北頭 指戌上,久久消滅。

按:以上《南齊書武帝本紀》俱不載。 按《天文志》云云。

编辑

武帝太清元年白虹貫日编辑

按《南史梁武帝本紀》,「太清元年二月己卯,白虹貫日。」 「太清三年,白虹貫日。」

按《南史梁武帝本紀》:「太清三年春正月庚申,白虹貫 日三重。」

编辑

宣帝太建十二年白虹見编辑

按《陳書宣帝本紀》。不載 按《隋書天文志》。太建十二 年二月壬寅。白虹見西方。占曰:「有喪。」其後十三年帝 崩。

北魏编辑

高祖延興五年正月丁酉白虹貫日编辑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云云。

太和十二年三月戊戌白虹貫日编辑

按《魏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云云。

世宗正始二年月暈有珥白虹貫之编辑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正始二年十一 月丙子,月暈珥,東有白虹,長二丈許;西有白虹,長一 匹;北有虹,長一丈餘,外赤內青黃。」

正始三年十二月乙卯,白虹貫日。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云云。

永平元年三月己酉白虹貫日编辑

按《魏書世宗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云云。

肅宗神龜元年白虹貫日编辑

按《魏書肅宗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神龜元年三月 丁丑。白虹貫日。占曰:「天下有來臣之象。」不三年十一 月乙酉。蠕蠕莫緣梁賀侯豆率男女七百口來降。

正光三年正月甲寅日交暈有白虹貫暈编辑

按《魏書肅宗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云云。

孝昌元年白虹刺日编辑

按《魏書肅宗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孝昌元年十二 月丙戌,白虹刺日,不過虹,中有一背。占曰:「有臣背其 主。」一曰:「有反城。」二年九月己卯,東豫州刺史元慶和 據城南叛。

莊帝永安三年五月戊戌白虹貫日六月辛丑白虹貫日编辑

按《魏書莊帝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云云。

孝靜帝元象元年十一月己巳日暈珥背有白虹至珥不徹编辑

按《魏書孝靜帝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云云。

元象二年。二月己丑。巳時。日暈帀。白虹貫日不徹 按《魏書孝靜帝本紀》。不載 按天象志云云。

北周编辑

武帝保定五年春正月辛卯白虹貫日编辑

按《周書武帝本紀》云云。 按《隋書五行志》。占曰:「為兵 喪。」

天和元年夏四月甲子日有交暈白虹貫之编辑

按:《周書武帝本紀》云云。

《天和五》年,月暈,白虹貫之。

按《周書武帝本紀》,不載。 按《隋書五行志》,「五年正月乙巳,月在氐,暈有白虹長丈所貫之,而有彗相連接。 占曰:『兵大起大戰,將軍死于野』。」時北齊將斛律明月 寇邊,于汾北築城,自華谷至于龍門。其明年詔齊公 憲率師禦之。三月己酉,憲自龍門度汾水,拔其新築 五城。兵起大戰之應也。

建德二年二月辛亥白虹貫日编辑

按《周書武帝本紀》云云。 按《隋書五行志》。占曰:「臣謀 君。不出三年。」又曰:「近臣為亂。」後年七月。衛王直在京 師。舉兵反。

建德五年冬十月,虹見晉州城上。

按《周書武帝本紀》:「建德五年十月癸亥,六軍攻晉州 城,帝屯于汾曲。齊王憲攻洪洞、永安二城,並拔之。」是 夜虹見于晉州城上,首向南,尾入紫微宮,長十餘丈。

按:《隋書五行志》:五年「十月癸亥,帝率眾攻晉州。」 是。

日虹見晉州城上,首向南,尾入紫宮,長十餘丈,庚午, 克之。丁卯夜,白虹見,長十餘丈,頭在南,尾入紫宮中。 占曰:「其下兵戰,流血。」又曰:「若無兵,必有大喪。」至六年 正月,平齊,與齊軍大戰。十一月,稽胡反,齊王討平之。

编辑

文帝開皇九年春正月己巳白虹夾日编辑

按《隋書文帝本紀》云云。 按《天文志占》曰:「白虹銜日。 臣有背主。」又曰:「人主無德者亡。」是月滅陳。

编辑

高祖武德 年白虹下蒲州城编辑

按《唐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武德初。隋將堯 君素守蒲州。有白虹下城中。」

睿宗景雲元年即唐隆元年虹霓亙天编辑

按《唐書睿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唐隆元年六月 戊子,虹霓亙天。霓者斗之精。《占》曰:「后妃陰脅王者。」又 曰:「五色迭至,照于宮殿,有兵。」

延和元年白虹垂頭于軍門编辑

按《唐書睿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延和元年六月, 幽州都督孫佺帥兵襲奚,將入賊境,有白虹垂頭于 軍門,占曰:「其下流血。」

肅宗至德二載白虹亙天编辑

按《唐書肅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至德二載正月 丙子。南陽夜有白虹四。上亙百餘丈。」

憲宗元和十三年白虹亙天编辑

按《唐書憲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和十三年十 二月丙辰。有白虹闊五尺。東西亙天。」

武宗會昌四年白虹見编辑

按《唐書武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會昌四年正月 己酉,西方有白虹。」

懿宗咸通元年白虹見编辑

按《唐書懿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咸通元年七月 己酉朔。白虹橫亙西方。」

咸通九年,白虹見。

按《唐書懿宗本紀》不載 按《舊唐書本紀》,「九年七月 戊戌。白虹橫亙西方。」

僖宗中和二年絳虹竟天编辑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 按《舊唐書本紀》,二年七月 辛丑朔,「丙午夜,西北方赤氣如絳虹,竟天。」

光啟二年白虹見编辑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光啟二年九月, 白虹見西方。十月壬辰夜又如之。」

昭宗天復三年曲虹見编辑

按《唐書昭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天復三年三月 朔。日有曲虹。在日東北。」

後晉编辑

高祖天福三年虹見閩王昶宮中编辑

按《五代史晉高祖本紀》,不載。 按《閩世家》:王鏻長子 繼鵬更名昶。昶亦好巫,拜道士譚紫霄為正一先生, 又拜陳守元為天師,而妖人林興以巫見幸,事無大 小,興輒以「寶皇」語命之而後行。守元教昶起三清臺 三層,以黃金數千觔鑄寶皇及元始天尊、太上老君 像,日焚龍腦、薰陸諸香數觔,作樂于臺下,晝夜聲不 輟。云:如此可求大還丹。三年夏,虹見其宮中,林興傳 神言:「此宗室將為亂之兆也。」乃命興率壯士殺審知 子延武、延望及其子五人。後興事敗,亦被殺,而昶愈 惑亂,立父婢春燕為淑妃,後立以為皇后。又遣醫人 陳究以空名堂牒賣官。昶弟繼嚴判六軍諸衛事,昶 疑而罷之,代以季弟繼鏞,而募勇士為「宸衛都」以自 衛,其賜予給賞,獨厚于他軍。控鶴都將連重遇、拱宸 都將朱文進,皆以此怒激其軍。是歲夏,術者言昶宮 中當有災,昶徙南宮避災,而宮中火,昶疑重遇軍士 縱火。內學士陳郯素以便佞為昶所親信,昶以火事 語之,郯反以告重遇。重遇懼,夜率衛士縱火焚南宮。 昶挾愛姬、子弟、黃門衛士斬關而出,宿于野次。重遇 迎延羲立之。延羲令其子繼業率兵襲昶,及之,射殺 數人,昶知不免,擲弓于地,繼業執而殺之,及其妻子 皆死無遺類

出帝開運元年二月辛亥日有白虹二编辑

按《五代史晉出帝本紀》。不載。 按《司天考》云云。

编辑

聖宗統和二十年正月癸丑東方五色虹見编辑

按《遼史聖宗本紀》云云。

编辑

仁宗慶曆四年二月己酉白虹貫日编辑

皇祐五年春正月庚戌白虹貫日编辑

嘉祐元年十二月甲子白虹貫日编辑

嘉祐四年二月戊子,白虹貫日。十二月丁丑,白虹貫 日。

嘉祐五年春正月辛卯朔,白虹貫日。

嘉祐七年冬十月丙戌,白虹貫日。

按以上《宋史仁宗本紀》云云。

英宗治平三年二月乙酉朔白虹貫日编辑

按:《宋史英宗本紀》云云。

治平四年。正月。神宗即位。二月辛卯。白虹貫日 按《宋史神宗本紀》云云。

神宗熙寧七年三月乙巳白虹貫日编辑

熙寧十年春正月己巳,白虹貫日。

元豐三年春正月己丑白虹貫日癸巳白虹貫日编辑

元豐五年春正月己亥,白虹貫日。

元豐六年春正月甲申,白虹貫日。

元豐七年三月癸亥。白虹貫日。五月辛酉。白虹貫日 按以上《宋史神宗本紀》云云。

哲宗元祐元年二月壬辰白虹貫日编辑

元祐二年正月辛巳,白虹貫日。十二月乙未,白虹貫 日。

元祐三年二月乙未,白虹貫日。十二月壬寅,白虹貫 日。

元祐四年二月庚戌,白虹貫日。

紹聖元年四月癸丑白虹貫日编辑

紹聖二年十二月壬申,白虹貫月。

元符元年二月丙戌白虹貫日编辑

按:以上《宋史哲宗本紀》云云。

徽宗崇寧二年秋七月壬午白虹貫日甲申降德音于熙河蘭會路減囚罪一等流以下釋之编辑

政和二年六月乙卯白虹貫日编辑

按以上《宋史徽宗本紀》云云。

高宗建炎三年二月辛丑白虹貫日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云云。

建炎四年三月辛卯,白虹貫日。

紹興八年三月辛巳白虹亙天编辑

紹興二十七年二月壬寅,白虹貫日。

紹興三十年十二月辛酉,曲虹見日之西。

按以上《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孝宗乾道三年十月丙申虹見编辑

淳熙元年十月戊寅白虹見日東编辑

淳熙二年十月庚辰,虹見。

淳熙五年十月丁巳,曲虹見日東。

按以上《宋史孝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寧宗慶元元年正月丙辰白虹貫日编辑

嘉泰三年七月壬午白虹貫日编辑

按:以上《宋史寧宗本紀》云云。

嘉泰四年十一月,虹見。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嘉定十一年二月丙辰白虹貫日编辑

按:《宋史寧宗本紀》云云。

理宗嘉熙三年十月乙丑虹見编辑

嘉熙四年二月辛丑,白虹貫日。

淳祐十年十二月丁巳虹見编辑

寶祐五年十月甲午虹見编辑

按以上《宋史理宗本紀》云云。

编辑

海陵天德二年白虹貫日编辑

按《金史海陵本紀》:「二年十一月丙戌,白虹貫日。」 按 《天文志》:「二年正月白虹貫日。」

天德三年正月丁酉,白虹貫日。

按《金史海陵本紀》云云。

世宗大定二十九年正月乙卯白虹貫日二月乙丑白虹亙天编辑

按《金史章宗本紀》云云。

宣宗興定三年十一月癸丑白虹二夾月尋復貫之按金史宣宗本紀不載 按天文志云云编辑

哀宗正大四年日上有虹编辑

按《金史哀宗本紀》,「四年十一月乙未未時,日上有二 白虹貫之。」 按《天文志》。「四年十一月乙未,日上有虹。 背而向外者二,約長丈餘。兩旁俱有白虹貫之。」

编辑

====世祖至元二十四年七月癸丑日暈連環白虹貫之按元史世祖本紀云云====

武宗至大三年正月丁亥白虹貫日八月甲寅白虹貫日编辑

按:《元史武宗本紀》云云。

泰定帝泰定四年二月辛卯白虹貫日编辑

按《元史泰定帝本紀》云云。

文宗至順元年九月癸巳白虹貫日编辑

至順二年正月己酉,白虹貫日。

至順三年五月丁酉,白虹並日出,長竟天。

按:以上《元史文宗本紀》云云。

順帝至元三年正月丁巳日交暈白虹貫之八月癸未日暈白虹貫之编辑

至元四年八月丁丑,白虹貫日。

按:以上《元史順帝本紀》云云。

至元五年正月丙寅,日交暈,白虹貫之。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天文志云云。

至正十九年九月丙午夜白虹貫天编辑

至正二十三年六月丁巳,絳州有白虹二道衝斗牛 間。

按:以上《元史順帝本紀》云云。

至正二十五年。三月壬戌。日暈。白虹如連環貫之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天文志云云。

至正二十六年,白虹貫天。

按《元史順帝本紀》:「二十六年三月丁亥,白虹五道亙 天,其第三道貫日。又氣橫貫東南,良久乃滅。」

至正二十八年閏七月壬戌,白虹貫日。乙丑,白虹貫 日。

按《元史順帝本紀》云云。 按《五行志》。二十八年閏七 月乙丑。冀寧文水縣有白虹貫日。自東北直繞西南。 雲影中似日非日。如鏡者三。色青白。踰時方沒。

编辑

太祖洪武元年閏七月壬戌白虹貫日乙丑白虹復貫日编辑

按:《明昭代典則》云云。

洪武十年二月,白虹貫日。

按:《大政紀》云云。

洪武十六年春正月戊申,白虹貫日。

按:《續文獻通考》云云。

洪武十九年三月辛未,白虹貫日。

按:《大政紀》云云。

洪武三十年二月,白虹亙天。

按:《大政紀》云云。

英宗正統元年秋九月白虹貫日编辑

按:《續文獻通考》云云。

武宗正德四年七月八日重慶永川白虹亙天编辑

按:《四川通志》云云。

世宗嘉靖元年雙虹見萬載縣學宮编辑

按《江西通志》:「嘉靖元年夏四月,萬載學宮雙虹見,自 南竟北五日,次年又見。」

嘉靖七年,太原白虹經天。

按《山西通志》:「嘉靖七年十二月夜,太原白虹經天,東 指天河之中,西抵天際,通宵不滅九十餘日。」

嘉靖二十一年,有斷虹飲海。

按《福建通志》:「嘉靖二十一年五月,有斷虹飲海而起, 日下赤雲夾擁南飛。」

嘉靖四十年,赤虹亙天。

按《廣東通志》:「嘉靖四十年夏五月晦日,赤虹亙天。赤 虹二道,自西北直貫東南。」

神宗萬曆三十一年夏六月赤虹垂于貴陽董氏编辑

按:《貴州通志》云云。

熹宗天啟元年秋八月白虹見長竟天编辑

按:《雲南通志》云云。

虹霓異部藝文编辑

《條奏便宜七事》
   後漢郎顗
编辑

臣竊見今月十四日乙卯巳時,白虹貫日。凡日旁氣 色白而純者,名曰虹。貫日中者,侵太陽也;見于春者, 政變常也。方今中官外司,各各考事,其所考者,或非 急務。又恭陵火災,主名未立,多所收捕,備經考毒。尋 火為天戒,以悟人君,可順而不可違,可敬而不可慢。 陛下宜恭己內省,以備後災。凡諸考案,並須立秋。又 《易傳》曰:「公能其事,序賢進士,後必為喜。」反之,則白虹 貫日。以甲乙見者,則譴在中台。自司徒居位,陰陽多 謬,久無虛己進賢之策,天下興議,異人同咨。且立春 以來,金氣再見,金能勝木,必有兵氣。宜黜司徒,以應 天意。陛下不早禳之,將負臣言,遺患百姓。

又對            前人编辑

方春東作,布德之元,陽氣開發,養導萬物。王者因天 視聽,奉順時氣,宜務崇溫柔,遵其行令。而今立春之 後,考事不息,秋冬之政,行乎春夏,故白虹春見,掩蔽

日曜。凡邪氣乘陽,則虹霓在日。斯皆臣下執事刻急
考證.svg
所致,殆非朝廷優寬之本,此其變常之咎也。

《虹墮溫德殿對》
蔡邕
编辑

虹著于天而降施于庭。以臣所聞,則所謂天投虹者 也。不見尾足者,不得稱龍。《易》曰:「霓之比無德,以色親 也。」《潛潭巴》曰:「虹出后妃陰脅主。」又曰:「五色霓迭至,照 于宮殿,有兵革之事。」《演孔圖》曰:「霓者,斗之精氣也,失 度投霓見態,主惑于毀譽。」《合誠圖》曰:「天子外苦,兵威 內奮,臣無忠政,變不虛生,占不虛言。」意者,陛下關機 之內,衽席之上,獨有以色見進,陵尊踰制,以招變象。 若群臣有所毀譽,聖意低回,未知誰是。兵戎不息,威 權浸移,忠言不聞,則虹霓所生也。抑內寵,任忠賢,決 毀譽,分直邪,各得其所。嚴守衛,整武備,威權之機,不 以假人,則其所救也。《易傳》曰:「陽感天,不旋日。」《書》曰:「惟 辟作威,惟辟作福。」臣或為之,謂之凶害,是以明主尤 務焉。

虹霓異部紀事编辑

《春秋文曜鉤》:白虹貫牛山,管仲諫曰:「無近妃宮,君恐 失權。」齊侯大懼,退去色黨,更立賢輔,使后出望上牛 山,四面聽之,以厭神。宋均注曰:山,君位也。虹霓,陰氣 也。陰氣貫之,君惑于妻黨之象也。望謂祭以謝過也。 《戰國策》,唐睢謂秦王曰:「聶政刺韓傀,白虹貫日。」 《烈士傳》:荊軻發後,太子見虹貫日不徹,曰:「吾事不成 矣。」後聞軻死事不立,曰:「吾知之矣。」

《後漢書蘇竟傳》:「竟在南陽,與劉龔書曰:『迺者五月甲 申,天有白虹,自子加午,廣可十丈,長可萬丈,正臨倚 彌。倚彌即黎丘,秦豐之都也』。」

《吳志諸葛恪傳》:「恪自新城出住東興,有白虹見其舡, 還拜蔣陵,白虹復繞其車。及駐車宮門,孫峻伏兵帷 中,恪劎履上殿,謝亮,還坐設酒,酒數行,亮還內。峻起 如廁,解長衣,著短服,出曰:『有詔收恪』。恪驚起,拔劍未 得,而峻刀交下,武衛之士皆趨上殿,峻曰:『所取者恪 也,今已死』。悉令復刃。」

《晉書石季龍載記》,「時白虹出自太社,經鳳陽門東南, 連天,十餘刻乃滅。季龍下書曰:『蓋古明王之理天下 也,政以均平為首,化以仁惠為本,故能允協人和,緝 熙神物。朕以眇薄,君臨萬邦,夕惕乾乾,思遵古烈。是 以每下書,蠲除徭賦,休息黎元,庶俯懷百姓,仰稟三 光。而中年以來,變眚彌顯,天文錯亂,時氣不應,斯由 人怨于下,譴感皇天。雖朕之不明,亦群后不能翼獎 之所致也。昔楚相修政,洪災旋弭;鄭卿厲道,氛祲自 消。皆股肱之良,用康群變。而群公卿士,各懷道迷邦, 拱默成敗,豈所望于台輔百司哉!其各上封事,極言 無隱』。」于是閉鳳陽門,唯元日乃開。立二畤于靈昌津, 祠天及五郊。

《述異記》:「張駿薨,子重華嗣立。石虎遣將軍王擢攻廣 武,重華遣宋輯率眾拒之,濟河次于金城,將決大戰, 乃有黑虹下于營中。」

《宋書臨川烈武王道規傳》:「道規以義慶為嗣。義慶在 廣陵有疾,而白虹貫城,野麇入府,心甚惡之,固陳求 還。太祖許解州,以本號還朝。」

《唐書宋務光傳》:「神龍元年,務光上書曰:『頃虹霓紛錯, 暑雨滯霪,陰勝之沴也。後庭近習,或有離中饋之職 以干外政,願深思天變,杜絕其萌』。」

《稽神錄》:戊子歲,潤州有氣如虹,五彩奪目。有首如驢, 長數十丈,環廳事而立,行三周而滅。占者曰:「廳中將 有哭聲,然非州府之咎也。」頃之,其國太后殂,發喪于 此堂。

《唐書沙陀傳》:「李克用率兵趨平陽,攻吉上堡,破汴軍 于晉州。李嗣昭、周德威下慈隰,進屯河中。汴將朱友 寧以兵十萬壁其南,全忠自屯晉州。晉人聞全忠至, 皆失色。時有虹貫德威營,氏叔琮薄壘疾𩰚,晉兵大 敗,杖械輜儲皆盡。」

《十國春秋·南漢烈祖世家》:「乾亨九年十二月,有白虹 化為白龍,見于南宮三清殿。」帝改乾亨九年為「白龍 元年。」

《唐烈祖本紀》:「昇元元年十二月己卯朔,有白虹。」 「昇元二年三月壬子,日有白虹二。」

《閩康宗本紀》:「通文四年三月,有虹見于宮中。」

《唐元宗本紀》:「保大二年二月辛卯,日有白虹。」

《吳越忠懿王世家》:「顯德二年秋七月庚午,有虹入天 長樓,王避寢于思政堂。」

《五國故事》:「偽漢先主名嚴,後名龑。」龑之字曰嚴本無此龑字欲自大乃 以龍天合成其字殊不典也九年八月,白虹入其偽三清殿中,頗 憂畏。會有詞臣王宏欲說嚴,乃以白虹為白龍,見上 賦以賀之。嚴大悅,乃改元「白龍」,更名龔,又改為龑。 王延鈞即位,改名鏻。鏻將死,有赤虹入其室,飲以金 盆水,吸之俄盡。又芝生殿門,俄而遇弒。

《十國春秋·蜀後主本紀》:「乾德元年夏六月,雙虹入福感寺後堂,光徹廊宇,良久而沒。」

陸游《南唐書》:「乙亥歲冬十一月,白虹貫日,晝晦。」 《退朝錄》:「予家有《范魯公雜錄》,記世宗親征忠正,駐蹕 城下,嘗中夜有白虹自淝水起,亙數丈,下貫城中,數 刻方沒。自是吳人閉壁踰年,殍殕者甚眾。及劉仁贍 以城歸,遷州於下蔡,其城遂蕪廢。」又曰:「江南李璟發 兵攻建州王延政,有白虹貫城,未幾城陷,舍宇焚爇 殆盡。」

《澠水燕談錄》:皇祐二年,陳琪知邕州。冬至日,珙旦坐 廳事,僚吏方集,有白虹貫庭,自天屬地。明年五月,龍 𩰚于城南江中,馳逐往來,久之水瀑漲。未幾,儂智高 陷二廣。前此陶弼以詩貽楊畋,請為備云:「虹頭穿府 署,龍角陷城門。」

《金史鄭王永蹈傳》:郭諫與永蹈家奴畢慶壽私說讖 記災祥,畢慶壽以告永蹈,永蹈乃召郭諫,郭諫曰:「昨 見赤氣犯紫微,白虹貫月,皆注丑後寅前兵戈僭亂 事。」永蹈深信其說。

《癸辛雜識》:「丁未歲先君為柯倅廳後屏星,堂前有井, 夏月雨後,虹見于井中,五色俱備,如一匹綵,輕明絢 爛,經一時乃消,後亦無他。」

虹霓異部雜錄编辑

《黃帝占》:軍決攻城,有虹從外南方入,飲城中者,從虹 攻之,勝。白虹繞城不匝,從虹所在,乃擊之。

《太元經》「紫霓圍日,其疾不割。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