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095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九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九十五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九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九十五卷《目錄》。

 《旱災部·藝文二》

  《郡守天池祈雨狀》       金·元好問

  《欽崇天道疏          明》·鄒智

  《旱災疏》·            汪文盛。

  《委勘通山秋災記》        李元震

  《與人論旱荒》。          唐順之

  《答佟太守求雨》,         王守仁

  《禱雨記》前·            屠隆

  《禱雨記》後·            前人

  《弋陽仙姑潭禱雨記》·       李調鼎

 《旱災部·藝文三》

  《王風中國有蓷》三章。

  《大雅·雲漢》八章。

  《祈雨詩》·            漢·祝良

  《經渦路作》。           晉李顒

  《奉和武帝苦旱》        梁庾肩吾

  《效古二首          唐》·儲光羲

  《奉和皇甫大夫祈雨,應時雨降》    嚴維

  《韋使君黃溪祈雨見召從行至祠下口號》

                 柳宗元:

  《憂旱吟》·             張祐

  所居永樂縣久旱,《縣宰祈禱得雨,因賦詩》。

                 《李商隱》。

  《閔雨             宋》·劉敞

  《水旱吟》·             邵雍

  《憫旱》              《前人》

  《久旱望雨》。            蘇軾

  立秋日禱雨宿靈隱寺,同周徐二姓

                  前人。

  《久旱微雨作》,          江公著。

  久旱新歲,乃雨          朱松。

  《憫旱》。             楊萬里

  掃晴婦:并序       金:李俊民

  撿《旱              祝簡》。

  《五龍祠禱雨》           《李宴》

  僧傳古坐龍圖巖,東平所藏,至元二年秋九月。

  張簽省耀卿,處觀七年閏十月甲戌,公退馬上。

  《偶得時》「秋苦旱,冬天無雪」     元王惲

  禱雨《龍洞山》。          趙孟頫

  《苦旱行》,            吳師道

  又               《前人》:

  又               《前人》:

  《天師張太元祈雪歌》。       傅若金

  《旱,鄉田父》言           「宋無。」

  《喜雨》三十韻。          袁士元

  「喜雨」,              張翥

  《廣微天師祈雪有應》,詩以美之。   貢師泰

  金華尉趙德夫「祈雨有感。」      葉顒

  「天冠法師鄧均谷」,「《禱雨歌》      貝瓊」:

  《憫旱詩》·            明·宣宗

  《旱既甚,張君闡》化也。君積功累行,有禱而天應。

  之。              《陶宗儀》

  《次人憂旱作》。          唐順之

  丁丑五月。大旱雩禱。上齋居御講。頒賜《素蔬一》。

  盒              于慎行。

  《黑雪行》苦旱,遣悶        王叔承

 《旱災部》選句。

《庶徵典》第九十五卷。

旱災部藝文二编辑

《郡守天池祈雨狀》
元·好問
编辑

「維太歲甲辰四月辛未朔二十四日甲午,忻州某官 等惶恐百拜獻狀天池龍君殿下:惟神血食一方,膏 潤千里,靈應之跡,著見有年。某等資品凡陋,德薄任 重,不能撫安閭里,召迎和氣。自開歲以來,雖常被一 溉之賜,既雨而旱,今已十旬,夏苗欲枯,秧稼無望。民 庶嗷嗷,將遂逋播。匪我神明,則將疇訴。乃涓吉旦,謹」 遣管內僧某、道士某,躬請靈湫,奉迎甘澤。某卑職所 限,止於道左,顒俟雲與風馬,尚尋臨之,不勝懇禱之 至。謹狀。

《欽崇天道疏》
明·鄒智
编辑

臣聞「樂人之樂者,憂人之憂,而食人之食者,亦事人 之事。」頃者上天垂戒,以警動我國家,山上無雲,地下 無雨,自正月至五月,自北方至南方,亦不可謂天地 之小變矣。而中外大小之臣,拱手熟視,無一人肯動 一舌、畫一計,為陛下一分憂者。尚賴陛下克謹天戒不遑寧處,下修政之令,出罪己之言,綸音朝發,甘雨 「夕施,天人交感,信不可誣。」然臣因此方且為陛下憂, 而未敢為陛下賀也。何者?天之於君,猶父之於子。子 有過,父怒之。為之子者,憂愁鬱抑,痛自悔尤,亦既稍 釋其父之怒矣。然猶未能改過遷善,立身行道,以大 得其父之懽心,以成大孝於天下。而恃父之愛,遽肆 然於家庭之間。為之廝養者,食其主之食,衣其主之 衣,聽其主之使令,略不思勸其主以為長久計。視其 主之憂不憂,樂不樂,若秦人視越人之肥瘠也。長此 不已,日復一日,則父之所以愛之者,又將轉而為怒 矣。夫天,天下之大父也;陛下,天之宗子也;中外小大 之臣,陛下之廝養也。今陛下方釋天之怒,而中外小 大之臣又不能建萬「世之長策。此臣所以寢不安席, 食不甘味,為陛下長太息而不能自已也。臣筮仕未 久,識練未深,不敢冒舉,以稽聖聽,請獨以今日之急 務為陛下陳之,惟陛下虛心留聽焉。」一曰任宰相以 亮天工。臣聞體元者人君之職;調元者宰相之事。宰 相之不可不任,不待智者後知也。陛下於宰相,有闕 必備,「有事必咨,有殊恩異數必加,亦云任矣。然或改 革一政,進退一人,處分一軍國重事,往往出自內批, 名為陛下之獨斷,其實一二小人者挈其柄,是既任 之而又疑之也。夫任則不疑,疑則不任,陛下任之而 又疑之者,豈不欲推誠以待物哉?」臣竊意其進身之 初,多出於私門,不由於正路,既有以致陛「下之厭薄 矣。至於議事之時,又容容唯唯若不能然,伈伈俔俔 若不敢然,甘於模稜,恬於伴食,反不如一二小人者, 明白果決,足以了事。此陛下所以一任之、一疑之也。」 臣竊以為過矣。宋之英主,無出仁宗。夏竦懷奸挾詐, 孤負任使,則罷黜之;呂夷簡,痛改前非,力圖後效,則 包容之;杜衍、韓琦、范仲淹、「富弼,抱才氣有重望,則不 次擢之。而慶曆、嘉祐之治,號為太平,未聞一任一疑, 可以成天下之事也。臣願陛下盡體元之職,重調元 之任。孰為夏竦,吾黜之;孰為呂夷簡,吾容之;孰為杜 衍、韓琦、范仲淹、富弼,吾擢之。凡宮中府中之事,無一 不屬其統領。退朝之後,召致便殿,或賜坐,或賜茶,或 給筆札,使」條陳治國平天下之道,不使一二小人者 得以參錯其間,則天工於是乎亮矣。二曰選諫官以 開天聽。臣聞天下之事,惟宰相得以行之,惟諫官得 以言之。諫官雖卑,與宰相等,苟非其人,曷足以稱厥 職哉?宋神宗將定官制,謂蒲宗孟曰:「御史大夫非司 馬光不可。」古人慎重諫官有如此者。今之諫官,以軀 體魁梧為美,以應對捷給為賢,以簿書刑獄為職業, 群居終日,跡若鷽。間有以忠義激之者,則曰:「吾舌 非不能言,吾心非不欲言,吾官非不可言,但言出而 禍咎隨之,其誰吾聽?」鳴呼!既不盡言以稱其職,而復 引咎以歸於君,有人心者何忍為此,而陛下亦安用 之。臣願陛下罷黜浮沈之輩,廣求風節之臣,或令對 仗彈阿,或令入閣參議,或請對,或輪對,或非時召對, 接之以溫顏,款之「以厚語,使得展底蘊,無少顧忌。言 有可採,則次第施行;如不可採,亦曲加優容而不之 罪,則天聽於是乎開矣。」三曰收人望以協天心。臣聞 汲黯在朝,淮南寢謀,正人君子之有益於人國也大 矣。夫以陛下之聰明,豈不知天下事必得正人君子 而後可任哉?其所以不樂於正人君子而反屈折之 者,「非有他也。特以其所言所行,利於公室而不利於 私家,故小人巧為讒間以中傷之耳。」如以臣所知者 言之,如兵部尚書王恕,元勳碩德,撐柱天地,顧削其 爵而投之於桑梓之墟;監察御史強珍,忠肝義膽,貫 鑄金石,顧禠其權而置之於田野之間。他如章懋之 直亮,林俊之剛方,張吉之純雅,或落之於空山,或疏 之於部署,或竄之於蠻煙瘴雨之鄉,使其向日之誠, 技癢於中而不得以遂,此豈天所以生賢之本心哉? 臣願陛下館王恕之蒲輪,駕強珍之驄馬,將林俊等 分居要近之地,使各盡其平生,以圖來效,則天心於 是乎協矣。四曰復祖憲以正天綱。臣聞范祖禹有言: 「自古國家之敗,未有不繇輕變祖宗之舊也。創業之 君,其得之也難,故其防患也深;其慮之也遠,故其立 法也密。」後世雖有聰明才智之君,獨出群臣之表,然 終不若祖宗更事之多也。我太祖高皇帝監前古之 跡,識禍亂之原,凡寺人之徒,惟給事掃除之役,不與 一毫之政。神謀雄斷,誠萬世聖子神孫不易之法也。 頃年以來,舊章日壞,邪徑日開,人主大權盡出此曹 之手。內倚之為相,外倚之為將,十三布政司倚之為 鎮撫,伶人賤工倚之以作奇技淫巧,法王佛子倚之 以出入宮禁,鎮國、永昌等倚之以結怨於軍民,其他 耳目之所不加,思慮之所不及,不可勝言者。歐陽修 曰:「宦官之禍,甚於女寵,可不念哉!可不畏哉!臣願陛 下以宰相為股肱,以諫官為耳目,以正人君子為腹 心,然後深思極慮,定宗社生靈長久之計,則天綱於 是乎正矣。臣前所陳四事,皆今日最急之務而不可 少緩者,然深究其本,則在陛下之明理何如耳。」朱熹曰:「人主之學,當以明理為先。此萬古帝王之準的也。 陛下聖質高明,聖學深遠,豈」不致力於明理之學,而 奚假於臣言哉?然竊聞之侍臣之進講也,指某章為 某書,訓某字為某義,殊無反復論辯之功。陛下之聽 講也,每歲有常月,每月有常日,殊無從容啟沃之益。 如此而欲明理以應事,臣不信也。臣願陛下摭難窮 之義理,惜易過之《春秋》,考之於經,驗之於史,會之於 心,體之於身。「一歲之間,無一月之不然,一月之間,無 一日之不然,則所當為者不得不為,所不當為者不 得不去矣,豈特四事之舉而已哉?臣聞言切直則不 用而身危,不切直則不足以明道。」臣知「急於明道,固 不暇於恤身,惟陛下為太祖十五年艱難辛苦之業, 一留意焉,則萬世幸甚。臣干冒天威,不勝恐懼待」罪 之至。

《旱災疏》
汪文盛
编辑

臣竊聞「古之牧民者,務在四時,守在倉廩。天不生財, 地不出寶,則田野荒蕪,田野荒蕪,則倉廩不盈,倉廩 不盈,則民乃草菅,將捐其地而走矣。」臣又聞「能積於 不涸之倉,藏於不竭之府者,可禦水旱之來;當患而 為之備;既災而為之捍者,可免流離之苦。」天災流行, 國家代有,救災卹民,古之道也。臣謬以疏庸之才,濫 叨牧民之寄。蒞郡以來,勉思報補;夙夜兢惕,未知所 云。為照福州府地方所屬十縣,濱依山海,岩谷多而 膏腴之壤狹,陂渠少而灌溉之備疏。居里無甚裕之 家,蓋藏有幾;鄰粟無可通之路,轉販尤難。故於歲事 之盈虧,尤切民生之利害。前年以來,陰鬱尤甚,雨水 過多,田地崩陷,種穫不廣。所產枝圓「果木,根苦久浸。 枝幹折拔於颶風,子實垂結而殞落;瓜菜薤芋,虛名 無補;蕎麥麻豆,鹹地匪宜。」嘉靖五年春正月至於夏 四月,連雨日夜不止,平疇蕩為巨浸者浹旬,禾苗坐 見渰沒者過半。五月中旬至七月,亢陽為災。顧茲平 壤,全無膚寸之滋;瞻彼高原,皆如卦兆之坼。雲方凝 而復散,雨欲作而驟休。雖祈禱之具修,緣感通之殊 邈。早禾水淹未盡者,或為旱氣所傷,多是白秕;或為 螟蟲所食,止有薄收。況本地全賴晚禾、大冬二項濟 饑,炎天毒熱,土脈乾燥,犁鋤不入,赤地相望。即今晚 禾秧苗旱死全未布插,大冬已插在田,一切鞠為枯 草。無泉源為之灌輸,有風日為之炎鑠。曠野難耕,皆 成槁白;穉苗方秀,頓覺萎黃。節序已過,原野如焚。縱 獲秋霖,無益穡寶。臣忝司牧民,日睹災旱。民不得所, 咎必有由。謹按去冬十二月以至今年夏秋,日落之 時,赤紅異色,蔽大西北方,如火光凝薄,或至經夜不 散。梅花鎮東地方,海水忽赤,經旦復清,魚蝦可數。省 城左右,旂鼓二山,前後夜鳴,各處井泉枯「竭。入夏以 來,耳不聞蟬,蛙蚓不鳴。」臣之愚陋,固不能仰測天文, 俯求地理,旁究物情,然推之於人事,則有隱憂者矣。 何者?赤紅之氣,正當西北之方,是陽德不順,常當其 下,有兵荒之象也。海之為言晦也,濁黑而晦,乃其常 性。今清固反常,赤又難委於吉矣。山體本靜,旂鼓宜 偃仆,今乃飛鳴,是不靜而攝動者之職,於法為賊也。 井泉竭,地道泄也。夏無蟬鳴,濕不能化,《跗翼》也。土不 反宅,蛙蚓結也。天告於上,地告於下,物告於中,人有 訛言,野有諱語,稽諸數端,恐不但旱荒而已。揆厥所 由,匪降自天,皆由臣不職,不能慎身奉法,平政召和, 以延民命,徒為民之牧,食民之粟,飲民之水,以致上 天降罰,不罪於身,反耗斁下土,一郡之田,盡受赤裂。 《詩》云:「泉之竭矣,不云自中。」言禍亂有所由起也。今臣 待罪福州,已及三年,食不止福民數升之粟,飲不止 福民數杯之水,為民不利。上干天和,重傷國本。如此, 則夫旱災之來,其由臣身也必矣。臣又聞古者三年 耕有一年之積,九年耕有三年之積。閩版籍繁而食 地淺,為者寡而用者多。上農之夫,中農之歲,公私並 用,已有不及。在昔如此,況於今日乎?小民廢於生穀, 半謀轉輸之利;腴田苦於兼併,不知儲偫之法。故一 旦饑饉,萬目睽睽,眾口嗷嗷,奔走告急,乃其真情。昔 管仲曰:「粟行於五百里,則眾有饑色。其稼亡三之一 者,命曰小凶。小凶三年而大凶。大凶則眾有遁去。在 昔如此,又況於閩民今歲之旱乎?將來之勢、意外之 患,可以逆見。臣所以不敢避斧鉞之誅而上瀆聖明 之聽也。伏望皇上軫念邊陲,哀其困苦,視萬民如密 邇、四方如邦畿。乞敕戶部從長議處,將該年稅糧蠲 免,轉行鎮、巡等官多方設法處置穀米,以備賑濟;料 理邊防,用戒不」虞。仍乞工、禮二部將各年未完并本 年坐派暫且停止,候有收之年帶徵。古人云:「所費者 財用,所收者人心。」是大有望於今日也。竊又念臣牧 郡既已無狀,腆顏就列,心甚不安。乞將臣早賜罷斥, 以消天譴,以謝人怨。別選賢能官員前來拊循凋瘵 之民,舉行救荒之政,地方幸甚!人民幸甚!

《委勘通山秋災記》
李元震
编辑

余自六月十一日蒞嘉魚,即逢災旱。越八日而「踏荒」

之令下。十九日躬親履畝,遍歷鄉邑。是時民方得微
考證.svg
雨,僅以五分報。尤望大澤時降,繼而不雨者又三旬

日。民心皇皇,聊生無計,幸上臺軫恤諄摯,有加無已。 余急以十分請命,方沐俞允,忽又委勘秋災,於役通 山力辭不能,敦迫益切,單騎減從,由八月四日漏盡, 「出縣東門,十里至石并,十里至菉嶺。回想六月間勘 災至此,彼時民間望雨如渴,至今日而野色荒涼,風 景蕭瑟,躊躇四顧,何益增人酸楚也。」十五里至舒橋, 午炊,民家望其民有菜色,急以餱糧。勞賚非傚德翳 桑亦貽誚溱洧已。又十里由秦鍾山至洪水鋪,崎嶇 而前,及嘉蒲接壤處,嘉魚彈丸,無數百頃之阪,無千 餘煙之族,一交蒲界,而人稠居廣,景象頓殊。截小路 三十里,有官廨,積塵冷甑,權宵於此。黎明起程,十六 里至官驛,旁有古寺,行人駐足。二十一里至丁泗橋。 餉午過橋,為咸寧界。復截小路二十五里,乘蔭徒梁 間,綠葉參差,水聲淙淙,徘徊久之。土人引道十五里 至馬家橋。日暮,策馬渡溪水,止宿。雞鳴戒,途行二十 里,重山峻嶺,鳥道紆迴,人馬疲病,徒步艱難。至白沙 鋪,憩力停餐。十五里至分水嶺,過嶺為通山界。按通 邑僅六里,入境即一、二三之里,惟山口鋪有泉水一 源,稍濟一頃。過此以往,平蕪如焦,災民望予有日,扶 老攜幼,齊擁馬首,几不得前。十五里至西港,倚巨橋 欄眺望移時,離邑尚五里許,望見邑宰顏色。宰為吾 鄉龔聞翁,翁愛民若子,潔己如冰,民咸德之。通邑無 城郭,下榻多寶寺。次日同聞翁。閱四、五、六之里,民間 擁道倍昨,而藍縷之狀,號泣之音,几不忍聞。見余兩 人停馬花橋,竭力綏慰,定數九分例,照十分蠲,民戴 邑侯,因戴予,噫:「此何事也,而敢有德色?予」不欲久勞 民。八之日急於整鞭,歸途淋雨凄清,金風四起,黃花 滿地,蘆葉驚秋,耳聞目送,惟覺通山赤子依依聚泣 於馬首間也。薄暮,宿白沙鋪,九之日宿丁泗橋,十之 日入嘉魚境,宿豐義里團。聞民間近弊在科旱費,隨 路嚴稽,晨興抵治。是役也,往返計八程,而兩邑之顛 連困苦狀,恐《監門圖》猶有未盡繪者云。

《與人論旱荒》
唐·順之
编辑

「蘇、松、常、鎮並為鄰郡,而地利之高下,水勢之淺深,迥 然不同。或遇水荒則蘇、松特甚,而常、鎮尚可,或遇旱 荒則常、鎮為劇,而蘇、松得利。」試以運河測之,則常州 水止尺許,而蘇、松尚有至於丈餘者,此其地利水勢 顯然可見。恐明公以為蘇、松未嘗告荒,而常州獨若 嘵嘵然者,不以民之僥倖於免稅,則以為有司之私 於其民,而其實旱與不旱有不同也。是蘇、松荒而得 常州以相補,常州荒而得蘇、松以相補,民實國稅,兩 相消息,造化者亦有裁成之意云耳。

《答佟太守求雨》
王守仁
编辑

昨楊、李二丞來,備傳尊教,且詢致雨之術,不勝慚悚。 今早諶節推辱臨,復申前請,尢為懇至,令人益增惶 懼。天道幽遠,豈凡庸所能測識。然執事憂勤為民之 意真切如是,僕亦何可以無一言之復。孔子云:「丘之 禱久矣。」蓋君子之禱,不在於對越祈祝之際,而在於 日用操存之先。執事之治,吾越幾年於此矣。凡所以 為民祛患,除弊興利而致福者,何莫非先事之禱,而 何俟於今日?然而暑旱尚存,而雨澤未之應者,豈別 有所以致此者歟?古者歲旱,則為之主者減膳徹樂, 省獄薄賦,修祀典,問疾苦,引咎賑乏,為民遍請於山 川社稷,故有叩天祈雨之祭,有省咎自責之文,有歸 誠請改之禱。蓋《史記》所載湯以六事自責,《禮》謂「大雩, 帝用盛樂」,《春秋》書「秋九月,大雩」,皆此類也。僕之所聞 於古如是,未聞有所謂書符咒水而可以得雨者也。 惟後世方術之士或時有之。然彼皆有高潔不污之 操,特立堅忍之心,雖其所為不必合於中道,而亦有 以異於尋常,是以或能致此。然皆出於小說,而不見 於經傳,君子猶以為附會之談,又況如今之方士之 流,曾不少殊於市井囂頑,而欲望之以揮斥雷電、呼 吸風雨之事,豈不難哉?僕謂執事且宜出齋於廳事, 罷不急之務,開省過之門,洗簡冤滯,禁抑奢繁,淬誠 滌慮,痛自悔責,以為八邑之民請於山川社稷,而彼 方士之祈請者,聽民間從便,得自為之。但弗之禁,而 不專倚以為重輕。夫以執事平日之所操存,苟誠無 愧於神明,而又臨事省惕,躬帥僚屬,致懇乞誠,雖天 道亢旱,亦自有數,使人事良修,旬日之內,自宜有應。 僕雖不肖,無以自別於凡民。使誠有可以致雨之術, 亦安忍坐視民患而恬不知顧,乃勞執事之僕,僕豈 無人之心者耶?一二日內,僕亦將禱於南鎮,以助執 事之誠。執事其但為民悉心以請,毋惑於邪說,毋急 於近名。天道雖遠,至誠而不動者,未之有也。

《禱雨記前》
屠隆
编辑

屠隆為潁上之明年,是為萬曆戊寅。四月,有事壽春, 四之日大風。明日,人言潁上大雨雹傷麥苗。隆方食, 憂懼,食噎幾殆。歸視東郊,原野幾空,稽顙謝過,自傷 為令亡狀:「皇天嫁禍我民。」仰天而哭。已入中庭,對邑 父老又哭。父老曰:「天禍下民遠矣。他郡邑雹災者,汴梁以北,建業以南多有之。寧獨潁上,使君無為自苦。」 隆曰:「風雨不避灌壇乎?余實不德,以召此殃也,奈何 以他郡邑為解?」至五月,又大旱。為文禱於城隍,又禱 於張龍王之神。會里人召村巫降神,妄言禍福,隆察 其有異,縶之,而廉得其詐。禱二日不雨,隆曰:「天之困 隆深矣,而雹為災,民已重不堪,而又加之歲旱,寧有 噍類者?」隆乃赤日暴中庭,從朝至暮。越二日,又不雨。 博士諸生齊民心憐余,環而涕泣者以百千數。曰:「潁 邑小不貧,粟猶支一二年。歲旱,民不即至死也,而胡 以苦使君至此?」極為隆謝曰:「隆不獨為吾民,且以盡 吾心焉。天降災吾邑,而且泄泄然息陰就涼,以自為 愉快。吾愳重有戮辱,繄獨為民故?吾暴日中,蒼蒼涼 涼,處一室,則惄焉如」焚矣。為文告於神者三,始頓首 謝過,乞憐其辭哀。已而激切,語涉不遜,命遷神對。暴 日中日晡乃已。即夕雲起,詰朝而雨,明日又雨,然陰 雲如黛,雨不甚霑足。隆又愳,入禱元帝廟。既出,隆忽 與同官曰:「盍與諸君返元帝廟待雨乎?」遂返入後殿, 俄見上帝像,坐群神東偏,隆驚曰:「此何為?」同官曰:「其 上故有玉皇閣下神像,修閣,閣成而不上,今且數年 於茲矣。」隆曰:「天子祀上帝,諸侯祀封內山川,即神像 下邑安得有之?而又令居群神東偏,彼群神奚而安 也?且《記》稱上帝所居,常有紅雲擁護,雖真仙罕得見 其面,而令居,湫隘,近樵豎簡甚矣。天之降罰,無乃是 乎?即奚以專罪令為也?」於是亟命上之,隆與同官免 冠頓首,伏地不敢仰視。先是嘗謀上神像,聚三百人 不能動而止,至是才四十人耳,如雲登焉。異哉!是時 日向暝矣,應時大雨竟夕,四郊霑足。自是連日大雨。 「嗚呼,又異哉!夫上帝高拱上清,其靈氣當不在是,乃 維天聰明,何不燭矣!矧又百神在邪?應時澍雨,理或 有之。雹而旱,旱而禱,不得」雨,禱而得雨而又微,蓋至 是而後大雨如響也。入禱元帝廟即出矣,復入何為 乎?嗚呼,可畏哉!朝出禱,夕還內舍,窮日夜不休,形容 顦粹無人色。家人謂隆遂騃,相視而泣。婦心憐隆,亦 同隆夜,匍伏稽首達旦,期在必得雨乃已。心又私計 禱祠如此,而神卒不應,將遂謂窅冥不可詰。嗟乎,詎 謂其如響也,神理孔章,可畏哉!隆於此滋惴惴愳矣。 世之貪殘恣睢負心者,豈誠為天道神明遠哉?隆謂 此事可用自警,亦可以警世也。故記之。

《禱雨記後》
前人
编辑

「始隆暴日以求雨也」,官師士民及家人咸曉之。夫雨 暘天也,天積氣也。隆隆高爾矣,勿可梯也;泬寥爾矣, 茫蕩爾矣。呼弗聞也,叩勿應也,諛之勿喜也,觸之勿 怒也,若頑焉。當其潦也,勿格之使倒流也;當其旱也, 勿挽河漢而瀉之也。大化獨運,適焉爾矣。遭其適也, 故潦於堯而旱於湯。夫潦於堯而旱於湯,堯勿知天 「也,天亦勿知堯也;湯勿知天也,天亦勿知湯也。何物 而堯?何物而湯?何物而天?適焉爾矣。子暴而求必雨, 天且不雨,而三日,而五日,而百日,子即立稿潁水之 上,竟不雨也。勿遭其適矣。子如天何?天如子何,則無 乃不惠乎?何為自苦?」隆應之曰:「非也。子不聞精誠之 極乎?夫精誠之極者,不惠也。不惠所」以精誠也。精誠 之極,神明通焉,無不可為矣。故不可以耳視而可以 目聽也,可以手行而足指也,神可有而器可廢也。粗 而入精,形殼蛻也;闇而生光,元照朗也。故大荒可挾 而六幕可遊也。大鵬,蚊蝱,焦螟,嵩山,須彌,芥子毫光, 六合,秋毫泰山。泰山秋毫,小大一矣。不知彭之為殤, 不知殤之為彭,不知「龍伯之為僬僥。不知僬僥之為 龍伯,修短齊矣。天卑邪?地高邪?日月闇邪?深谷朗邪? 流而五岳邪?九河峙邪?齊州近邪?眉睫遠邪?夔蚭者 飛邪?翼而蜿蜒邪?軒孔雖聖,吾不知其聖;夸父雖愚, 吾不知其愚;黃屋左纛雖貴,吾不知其貴;被裘帶索 雖賤,吾不知其賤。萬物之觀齊矣,是皆不惠之道也。 不惠」所以精誠也,精誠則神一,神一則物化,物化則 累釋,神明通焉。故風可反也,日可回也,月可捫也,電 可掉也,霜可夏也,陽可冬也,水可蹈也,石可遊也,龍 可下也,馬可角也,理也。豈怪也哉?夫六合廣矣,何所 有?何所為?何所不有,何所不為?有而有,為而為無,有 而有,無為而為,有而無有,為而無為,無不有也,無不 為也;有而有,為而為,理也,人之所信也。無有而有,無 為而為,亦理也,人之所不信也;人之所不信。而怪名 焉,亦惑矣。今夫員而方,蒼蒼茫茫者何物?皭而煌煌, 朗照八方者何物?嵲𡾲而鬱,蒼淼而茫洋,浩浩蕩蕩 者何物?發聲砰彭閃爍而有光者何物?鬒而清揚顱 而目。須而吻張,手攫而足蹡有聲。郎郎者何物,令 此偶一見之,斯不亦大怪乎?六籍所載,諸子所傳,《山 海元經》之所列,《齊諧》《夷堅》之所志,都是物矣。昔北山 愚公不自量,欲移太行、王屋二山,聚族而運之河曲 智叟啞然而咍之,愚公不止也,且世世子孫平焉。操 蛇之神聞之,懼其不止也,告之於帝。帝感其誠,夸蛾 氏二子「負二山,遂移之也。又有遭仙人山中者,求其

不死之術,仙人畀一木,令穿石焉,石穿乃仙。其人受
考證.svg
教,無日夜寒暑饑寒。垂四十年,石穿而仙去矣。夫山

非可移也,石非可穿也,精誠之極也。隆誠不惠,無以 謝諸公,行休矣。」屠子語未畢而雨。

《弋陽仙姑潭禱雨記》
李調鼎
编辑

邑北五十里,有仙姑潭,相傳為胡公女生貞觀時,姊 妹二人餽食,往父田所,父方附桔槔,曰:「父何苦為兒, 請甕灌之。」父以為兒戲,不足信。未幾舍食來視,田已 霑足矣。他日浴於澗,其舅見而呵之,因沉於水。母至, 見雙鶴立瀑上,下為深潭。土人因事之,以為仙云。每 遇歲旱,禱輒應。己未歲大旱,令公子桑孫先生憂之, 卻騶屏翣跣,行赤日中,以禱於所謂仙潭者。予實從 未至三十里,山若環連,中包肥壤,水貫其中,人從缺 中入。如此者十五里,乃得小徑,石琰出。或隤下如宇, 山勢微轉,雖有一線,終不使遠視者從琰中見隙光 也。又十五里,乃至潭所,水從高飛注潭中。瀑之上,路 絕人區,杳然天際。潭可廣半畝許,下莫得其底,窺之, 正碧臨其上,精爽搖搖。先生再拜,斂笏罄折,立為民 默告所以來者,投書潭中。凡紙貼水,為水所鼓,不即 沉,是其常也。惟此潭書入水反卓豎,類有物取之而 下者。且二姑異潭,相距十餘里,而此潭所投之書,往 往從彼潭中得之,又不濡,絕可怪也。報之者從其類, 用釵環之屬而識其款。有乞者,往往浮水畀之,視其 文,二三百年物矣。凡求雨,必從水隈伺物隨所得,輒 詡之曰:「此龍也。」奉以歸,事之惟謹,輒得雨。既得雨,謹 護還之。有妄男子浴於潭,俄大雷雨,五臟潰裂以死。 其靈異如此。先生既投書,更默禱,餘人不復知。再拜 辭出出行道中炎晶如故。抵縣,望西北有雲如車蓋。 久之,「少女風動,悲於巽林。至日晡,大雨如注,四郊霑 足。神有其靈,侯有其誠矣。雩而雨,猶不雩而雨,殆非 仁人達理之言也。」先生曰:「天下事有可知,有不可知, 達人高致,不以理相格耳。姑之生,嘗為父灌田,雖千 載而下,蓋卒以其心憫桔槔之勞矣。此所謂君以此 始,亦以此終。夫民於姑有子道焉,然不以」子感二姑, 而以姑之父母感二姑。毋論,而父幸同壤,顧而父農 也,計姑不待其辭之畢,凡力之所能為者,無辭為之。 且姑應遠如響,其於區區之弋水何有?可無為我記。 諸余不敏,因書其事,以示後人。蓋欲弋之民德,姑與 先生俱無已矣。

旱災部藝文三编辑

《王風中谷有蓷三章》
编辑

朱注「凶年飢饉,室家相棄」,婦人覽物起興,而自述其悲嘆之辭也。

中谷有蓷,暵其乾矣。「有女仳離」,嘅其歎矣。嘅其歎矣! 遇人之艱難矣!興也

中谷有蓷,暵其修矣。有女仳離,條其歎矣。條其歎矣, 遇人之不淑矣!

中谷有蓷,暵其濕矣。有女仳離,啜其泣矣。啜其泣矣, 何嗟及矣。

《大雅雲漢八章》
编辑

朱注舊說以為宣王承厲王之烈,內有撥亂之志,遇烖而懼,側身修行,欲消去之。天下喜於王化復行,百姓見憂,故仍叔作此詩以美之。

倬彼《雲漢》,昭回于天。王曰「於乎,何辜今之人?天降喪 亂,饑饉薦臻。靡神不舉,靡愛斯牲。圭璧既卒,寧莫我 聽。」賦也

「旱既大甚,蘊隆蟲蟲。不殄禋祀,自郊徂宮。上下奠瘞, 靡神不宗。后稷不克,上帝不臨。耗斁下土,寧丁我躬。 旱既大甚,則不可推。兢兢業業,如霆如雷。周餘黎民, 靡有孑遺。昊天上帝,則不我遺。胡不相畏,先祖于摧。 旱既大甚,則不可沮。赫赫炎炎,云我無所。大命近止, 靡瞻靡顧。群公先正,則不我助。父母先祖,胡寧忍予。」 旱既大甚,滌滌山川。旱魃為虐,如惔如焚。我心憚暑, 憂心如熏。群公先正,則不我聞。昊天上帝,寧俾我遯。 旱既大甚,黽勉畏去。胡寧瘨我以旱憯不知其故。祈 年孔夙,方社不莫。昊天上帝,則不我虞。敬恭明神,宜 無悔怒。

旱既大甚,散無友紀。鞫哉庶正,疚哉冢宰。趣馬師氏, 膳夫左右。靡人不周,無不能止。瞻卬昊天,云如何里? 「瞻卬昊天,有嘒其星。」大夫君子,昭假無嬴。大命近止, 無棄爾成。何求為我,以戾庶正?瞻卬昊天,曷惠其寧。

《祈雨詩》
漢·祝良
编辑

《長沙耆舊傳》曰:「祝良,字石卿,為洛陽令。歲時亢旱,天子祈雨不得。良乃暴身階庭,告誠引罪。自晨至申,紫雲沓起,甘雨大降。人為之歌。」

天久不雨,烝人失所。天王自出,祝令特苦。精符感應,

滂沱下雨。

《經渦路作》
晉·李顒
编辑

言歸越東足,逝將反上都。後洫填中路,改轍修茲衢。 旦發石亭境,夕宿《桑首》墟。勁焱不興潤,零雨莫能濡。 亢陽瀰十旬,涓滴未暫舒。泉流成平陸,結駟可迴車。 肇允相忘鱗,翻為涸池魚。咫步不能移,白日奄桑榆。

《奉和武帝苦旱》
梁·庾肩吾
编辑

陽山蛇不蟄,洳澤鳥猶攢。暫息流膏雨,將似怨祁寒。 文衣夜不臥,蔬食晝忘餐。潔誠同望祀,惟馨等浴蘭。 江蘋享上帝,荊璧奠高巒。繁雲興嶽立,蒸穴動龍蟠。 渭渠還積水,滮池更起瀾。

《效古二首》
唐·儲光羲
编辑

「晨登涼風臺,暮走邯鄲道。」曜靈何赫烈,四野無青草。 大軍北集燕,天子西居鎬。婦人役州縣,丁男事征討。 老幼相別離,哭泣無昏早。穡稼既殄絕,川澤復枯槁。 曠哉遠此憂,冥冥商山皓。

東風吹大河,河水如倒流。河洲塵沙起,有若黃雲浮。 赬霞燒廣澤,洪曜赫高丘。野老泣相語,無地可蔭休。 翰林有客卿,獨負蒼生憂。中夜起躑躅,思欲獻厥謀。 君門峻且深,踠足空夷猶。

《奉和皇甫大夫祈雨應時雨降》
嚴維
编辑

致和知必感,歲旱未書災。伯禹明靈降,元戎禱請來。 九成陳夏樂,三獻奉殷罍。掣曳旗交電,鏗鏘鼓應雷。 行雲依蓋轉,飛雨逐車回。欲識皇天意,為霖貺在哉。

《韋使君黃溪祈雨見召從行至祠下口號》
编辑

柳宗元

驕陽愆歲事,良牧念菑畬。列騎低殘月,鳴笳度碧虛。 稍窮樵客路,遙駐野人居。谷口寒流淨,叢祠古木疏。 焚香秋露濕,奠玉曉光初。肸蠁巫言報,精誠禮物餘。 惠風仍偃草,靈雨會隨車。俟罪非真吏,翻慚奉簡書。

《憂旱吟》
張祐
编辑

炎熇肆蒸溽,南薰日飄颺。田疇苦焦烈,龜坼無潤壤。 嘉禾穟方實,灌注期穰穰。卓午火雲熾,虐焰彌穹蒼。 桔槔置無用,何計盈倉箱。老農力耕耨,捫心熱衷腸。 公租與私稅,焉得俱無傷。今年已憔悴,斗米百錢償。 富豪索高價,閉廩幾絕糧。引領望甘雨,傾城禱林桑。 匹夫動天地,奚俟暴巫尫。浹旬竟弗驗,神明果茫茫。 彼蒼豈降割,以重吾民殃。

《所居永樂縣久旱縣宰祈禱得雨因賦詩》
编辑

李商隱

甘膏滴滴是精誠,晝夜如絲一尺盈。祇怪閭閻喧鼓 吹,邑人同報束《長生》。

《閔雨》
宋·劉敞
编辑

伏見春首以來,天久不雨,曆官李用晦治《大衍》軌革,太醫趙從古治《黃帝》六氣,咸以謂風旱歲惡。然陛下焦心勞意,側躬修德,審樂損膳,議獄宥過,以迎導善氣。爰及言事得罪者,唐介、杜樞之徒,復特見甄序,小大之臣,莫不欣然,人情悅則天地和矣。乃三月己巳,日入而雨,至於庚午。《詩》不云乎:「益之以霢霂,既優既渥,既霑既足,生我百穀」 ,以此見聖人之德,與天相符,言出而物應,行發而神助。雖水旱之災,有常數者,猶不能違之,況其眇者乎?竊觀《詩》《書》所載,盛德之君,至誠動天之速,未有及陛下者也。臣不勝鼓舞之至,謹譔《閔雨詩》一十三章,章六句,投進以聞。

「《堪輿》絪縕」,一晦一明。或沉而毀,或亢而暘。自古以然, 世習為常。

民生冥冥,靡究靡知。其幸而吉,不幸而災。猖狂妄行, 惟所遇之。

天命降監,在我元聖。兼覆慶裕,四方既定,惟民之恤, 無所疵病。

伊年暮春,旱久不雨。人曰「時哉!曆有常數。」禹湯之賢, 莫能弗遇。

帝獨喟息,是豈足言。化育萬物,若鎔以埏。患在誠薄, 不能動天。

退而齋心,淵默以居。「鐘鼓不抎,宴遊不娛。左右肅然, 一懷瞿瞿。」

疏獄省刑,與物更始。內怨孔悲,引咎在己。爰及四海, 愚智咸喜。

追悟讜直,褒進淹滯。聲色無迕。式序在位。嬖習權近。 攝威屏氣。

己巳乃雨,若有鬼神。「淒淒其風,渰渰其雲,自東徂西」, 罄無不均。

匪震匪拔,匪溢匪洩。生我百穀,區萌畢達。以亭以食, 小大胥悅。

天子之德,視雨之施。肇自京師,達於四裔。無有蠻貊, 孚我君惠。

天子之政,視雨之時,養老長幼,速哉熙熙。更化易俗, 而民不知。

天子之慶,視雨之積。自天降康,時萬時億。眉壽無疆以靖四國。

《水旱吟》
邵雍
编辑

「堯水九年,湯旱七載。」調燮之功,此時安在。

九年洪水,七年大旱。非堯與湯,民死過半。

《憫旱》
前人
编辑

正要雨時猶不雨,已成災處更成災。如何百穀欲焦 爛,遍地止存蒿與萊。

《久旱望雨》
蘇軾
编辑

「飢人忽夢飯甑溢,夢中一飽百憂失。只知夢飽本來 空,未悟真饑定何物。我生無田食破硯,爾來硯枯磨 不出。去年太歲空在酉,傍舍壺漿不容乞。今年旱勢 復如此,歲晚何以黔吾突。」青天蕩蕩呼不聞,況欲稽 首號泥佛。甕中蜥蜴尤可笑,跂跂脈脈何等秩。陰陽 有時雨有數,民是天民天自卹。我雖窮苦不如人,要 亦自是民之一。形容可似喪家狗,未肯弭耳爭投骨。 倒冠落幘謝朋友,獨與蚊雷共圭蓽。故人嗔我不開 門,君視我門誰肯屈。可憐明月如潑水,夜半清光翻 我室。風從南來非雨候,且為疲人洗蒸鬱。褰裳一和 快哉謠,未暇饑寒念明日。

《立秋日禱雨宿靈隱寺同周徐二姓》
编辑

前人

百重堆案掣身間,一葉秋聲對榻眠。床下雪霜侵戶 月,枕中琴筑落階泉。崎嶇世味嘗應遍,寂寞山棲老 漸便。惟有問農心尚在,起占雲漢更茫然。

《久旱微雨作》
江公著
编辑

雲葉紛紛雨腳勻,亂花柔草長精神。雷車卻碾前山 過,不洒原頭陌上塵。

《久旱新歲乃雨》
朱松
编辑

高田土可簏,下田不受犁。遺蝗憂插啄,況乃麥未齊。 赤子天自憐,溝壑忍見擠。雨逐新歲來,停雲忽淒淒。 莫辭三日霖,為作一尺泥。汪汪既沒膝,灔灔仍拍隄。 漸看蓑笠山,笑語喧畛畦。我欲與寓目,父老同攀躋。 此身群萬生,擾擾舞甕雞。曾亦無幾求,脫粟配羹藜。 永言故隴耕,老眼路淒迷。好收斂版手,鋤耰歸自攜。

《憫旱》
楊萬里
编辑

鳴鳩喚雨如喚晴,水車夜啼聲徹明。乖龍嬾睡未渠 醒,阿香推熱呼不應。下田半濕高全坼,幼秧欲焦老 差碧。書生所向便四壁,賣漿逢寒步逢棘。還家浪作 飽飯謀,買田三歲兩無秋。一門手指百二十,萬斛量 不盡窮愁。小兒察我慘不樂,旋沽村酒聊相酌。更哦 《子美醉時歌》,焉知飢死捐溝壑。水車啞啞止復作。

《掃晴婦》并序
金·李俊民
编辑

世俗為《掃晴婦》者,蓋假燮理之手,導陰陽之和,使民間免乾溢之患也。感其事而賦之。

卷袖搴裳手持帚,挂向陰空便搖手。前推後卻不辭 勞,欲動不動誰掣肘。偶人相對木為土,神女但誇朝 復暮。龍宮不作本分事,中間多少閒雲雨。見說周人 憂旱母,寧知東海無冤婦。慇懃更倩封家姨,一時斷 送龍回首。

《撿旱》
祝簡
编辑

草樹連雲綠草黃,年飢邨落自荒涼。晚蟬抱樹聲聲 急,野菊迎人細細香。

《五龍祠禱雨》
李宴
编辑

麥槁禾焦厭火雲,引觴潛禱五龍神。君能借我青驄 馬,傾倒《天瓢》濟此民。

僧傳古坐龍圖巖東平所藏至元二年秋九月编辑

張簽省耀卿,處觀七年閏十月甲戌,公退馬上偶得:「時秋苦旱,冬天無雪   。」 元王惲

深山大澤物所蟄,千丈懸淙挂青壁。潭陰水黑不見 底,老雨初開元氣濕。蒼龍何處行雨歸,闖首踞坐紅 雲堆。山僧駭絕噤不語,萬壑陰霧生緇衣。咄哉傳古 隱龍性,隔戶寫影窺天機。一從元化墮此筆,飲海不 復觀晴霓。世間畫本萬尺蠖,尾鬣一掩無晶輝。比年 一旱幾焚如,牲幣空事山川雩。群龍癡睡洞府黑,六 合任使黃霾污。何當鐵匣出雷火,衝屋而去騰天衢。 六丁奔命僕射御,倒卷溟渤天瓢㪺。滂沱一洗乾坤 淨,卻斂神功寂若無。

《禱雨龍洞山》
趙孟頫
编辑

蒼山如犬牙,細路入深谷。絕壁千餘仞,上有凌雲木。 陰崖不受日,洞穴自成屋。蕭森人跡少,薈蔚獸攸伏。 雲林互隱映,澗道相迴復。翔禽薄穹霄,鳴鳥響巖曲。 臨橋濯清颸,汲井漱寒玉。神物此淵潛,愆陽有祈祝。 風漓懃善教,吏懦恥厚祿。暫懷塵外想,獨往疑有梏。 過幽難久居,濟勝乏高躅。策馬尋故蹊,歸樵相追逐。

《苦旱行》
吳師道
编辑

五月苦旱今未休,晴空烈火燔新秋。雨師不仁龍失 職,百鬼廟食茫無謀。我欲箋天訴時事,只恐天公亦 昏睡。蒼生性命吁可哀,風雲何日從天來。

编辑

皇天不雨一百日,千丈空潭斷餘濕。連山出火槁葉 黃,大野揚塵烈風赤。田家父子相對泣,枯禾一莖血一滴。中夜起坐增百憂,雲漢蒼蒼星歷歷。

编辑

吳鄉白波田作湖,越鄉赤日溪潭枯。衾裯不換一斗 米,細民食貧衾已無。連艘積廩射厚利,烏乎此曹天 不誅。聞道閩中米價賤,南望更塞悲長途。

《天師張太元祈雪歌》
傅若金
编辑

《至元二年冬不雪》,「天子夙夜憂黎民。官庭擇日詔方 士,臺官通天求百神。留侯之孫住龍虎,世領祠官列 圭組。鳧舄經時謁紫微,鳳章半夜飛元武。皇天愛民 祈可必,臘雪依微應三日。望拜還聞在竹宮,受釐忽 報臨宣室。天地杳默韜元功,賜予紛紜恩數隆。請和 六氣輔元化,常使九州歌歲豐。」

《旱鄉田父言》
宋·無
编辑

疲牛病喘臥桑間,碌碡閒眠麥地乾。殘稅驅將兒子 去,豆畦卻倩草人看。

《喜雨三十韻》并序
袁士元
编辑

《重光大荒落之歲,自春而夏不雨兼月東作幾廢郡幕有為民憂者控辭力請,嗇齋呂鍊師設壇致禱,不三日甘澤沛然,官吏交慶,實五月一日也因以三十韻》紀其事。

「仙術由來能致雨,誠心所感可回天。公家既盡祈禳 禮,洞府旋分造化權。明處浙東雖大郡,鄞居海右乏 深淵。每罹旱暵憂為甚,況歷飢荒恐復然。春後一犁 方欲動,田無勺水絕堪憐。木龍慢吼江頭月,秧馬猶 沈屋角煙。病暍征夫心正折,望霓農叟眼將穿。此時 奚啻千金直,民命危如一線懸。郡幕有官偏惻隱,昊 天無路莫夤緣。遴才幾度詢諸老,薦口咸推汝獨賢。 閉戶固辭徒至再,下車力請寖勤拳。一箋丹悃求嘉 應,即喜元機妙斡旋。眾覽但知惟兀兀,神飛誰識自 翩翩。心香虎闥初無阻,膏澤龍宮詎敢專。蜥蜴捧符 來洞口,神祇森仗立雲顛。頓驚百辟爭趨事,始覺群 巫乃備員。電逐劍光纔動處,雷轟印令未施前。天瓢 乍滴終傾倒,月額初開漸復連。別院始看庭積霤,前 村已見水行田。秧針被潤青而秀,菜甲分甘綠且鮮。 壤畈田翁驚破塊,井眢竈婢喜添泉。乾禽操羽鳴雞 樹,涸鮒揚鱗躍澗川。佇見桑麻還鬱鬱,行吟花竹正 娟娟。槐邊市有新鳴屐,柳下塘無久繫船。已掃螟氛 消毒暑,漸清燕寢飽」高眠。童謠爭唱《昇平曲》,祖帳高 題《志喜》篇。試術葛元應斂衽,論功束晳可隨肩。世人 獨嘆重元祕,真宰多憐一念虔。往歲作霖頻復見,鉅 公題石久曾鐫。誰知白首當今日,猶為蒼生作有年。

《喜雨》
張翥
编辑

日氣如焚土氣腥,黑雲當戶黑冥冥。雨工分下旂千 隊,神姥攜來酒一瓶。牛馬長河迷渚涘,龍蛇平陸起 雷霆。快看一洗飛蝗盡,猶及秋田晚稼青。

《廣微天師祈雪有應詩以美之》
貢師泰
编辑

九枝燈照碧壇空。龍虎旂高滿殿風。綠簡夜深朝玉 陛,素幢春淺拂珠宮。一天凍色星河合,萬里冰華陸 海同。明日內家應賜宴,綵符爭取綴釵蟲。

《金華尉趙德夫祈雨有感》
葉顒
编辑

「陽烏赫赫明高穹,火雲不雨天西東。晴波渴飲千丈 虹,嘉穀槁死生䖟蟲。金華趙宰亦憫農,陳詞涕泣呼 天公。食天之祿因農功,視農不救寧為忠。下人無罪 天所容,願以斯貴歸微躬。志誠直通龍伯宮,須臾遣 出雙玉龍,利爪排空怒且雄。阿香推車海若從,鞭雲 駕雨隨天風。下與世人為年豐,要令饑旅顏回童。少」 焉雲散天字空。神龍卻歸潭水中,廟閑山空鼓《鼕鼕》。

《天冠法師鄧均谷禱雨歌》
貝瓊
编辑

至正辛丑秋七月,官河無舟死魚鱉。錢塘城中十萬 室,鑿井深通海鰌穴。海底九烏朝並出,流金鑠石氣 愈烈。我無快刃斫旱魃,構孽為妖降吳越。老巫歌舞 帝不悅,真宰之罪當何雪。天冠法師與天通,丹書鐵 券呼龍公。石壇晝晦群神降,金支翠旗來半空。舉杯 擲地霹靂從,澍雨一日聲如谼。三田白水禾芃芃,兒 童滿道歌年豐。百金不顧歸空同。師豈瑣瑣貪天功, 笑汝蜥蜴能為龍。

《憫旱詩》
明·宣宗
编辑

亢暘久不雨,夏景將及終。禾稼紛欲槁,望霓切三農。 祠神既無益,老壯憂忡忡。饘粥不得繼,何以至歲窮。 予為兆民主,所憂與民同。仰首瞻紫微,籲天攄精忠。 天德在發育,豈忍民瘝痌。施霖貴及早,其必昭感通。 翹跂望有渰,冀以蘇疲癃。

《旱既甚張君闡化也君積功累行有禱而天應之》
陶宗儀
编辑

旱既甚,金石流,苗患槁民煩憂。疇能祈天致天雨,曰 惟張君驗之屢。雩壇長跪恭進詞,黑札元文啟雷祖。 閉陽縱陰理則然,叱電鞭霆一何武。暘烏鬱光祝融 奔,淵龍起蟄商羊舞。甘澤及我私,田里長驩娛。擊壤 歌至正,厥功匪君誰。

《次人憂旱作》
唐·順之
编辑

歲歲吳農事水耕,朝朝占雨愁雲輕。澤中不聞鳩語
考證.svg
合,田際但見龜文生。野老舐糠猶自得,書生炊桂亦

何情。東南生計已如此,聞道山西又點兵。

《丁丑五月大旱雩禱上齋居御講頒賜素蔬一盒》
于慎行
编辑

雲漢憂歌歲事艱,桑林虔禱聖心殫。祈年不輟《金華 講》,減膳猶分玉箸飧。始見仙盤疑汎露,卻嘗寶饌是 調蘭。崇朝膚寸紓宸想,霖雨應騰四野歡。

《黑雲行苦旱遣悶》
王叔承
编辑

去冬地動雪五尺,中有黑花洒如墨。春來陰霾晝為 夕,雪霰淋漓雷電逼。識者已知今日災,連年苦水旱 復來。農時竟月無滴雨,困窮四海愁三台。量田督課 造苛法,等閒瀝盡蒼生血。禍根雖斷冤未開,毒沴燒 空山斗裂。驂乘猶然能赤族,「郿塢金珠散空谷。折檻 諸君歸具官,傷哉不起劉安福。死多枉殺生不生。願 調和氣迴昇平。」眼前得失倏已見,當權可不憐勳名。 千秋事挂閭閻評。短歌擊天鼓,天澤何時普?桔槔響 千村,青苗落焦釜。人言旱荒悲,還勝水荒苦。水荒猶 有草可食,水荒猶有魚堪罟。十家九家空若焚,筋骨 脂膏填赤土。欲質無衣債無主。富兒有米不能賈。此 其何時急舊逋,酷遇亢陽猛於虎。拋卻火浣衫,為把 龍鬚麈。憑誰吐絲綸,憑誰作霖雨?安得甘霖蠲詔相 并來,盡使枯氓醉天府。醉天府,歌且舞,吁嗟嗟,誰父 母。

旱災部選句编辑

魏曹植《誥咎文》:「至若炎旱赫羲,飈風扇發,嘉卉以委, 良木以拔。」

南齊蕭子良密啟武帝:「頃土木之務,甚為殷廣,雖役 未及民,勤費已積,炎旱致災,或繇於此。」

唐李白詩:「龍怪潛溟波,俟時救炎旱。」

《李嶠詩》:「積陽纏首夏,隆旱屆徂秋。」

明吳兆詩:「舍有餘糧可接荒,陂多積水能防旱。」 金大輿詩:「躬耕苦旱乾,何以資朝暮。」

李約觀《祈雨詩》:「桑條無葉土生煙,簫管迎龍水廟前。 朱門幾處耽歌舞,猶恐春陰咽管絃。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