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02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二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二卷目錄

 光異部彙考一

  春秋緯台誠圖

  符瑞圖光雜占

 光異部彙考二

  陶唐氏總一則

  周昭王一則

  漢武帝元鼎一則 元封二則 太初一則 宣帝神爵一則 成帝末始一則 元延一

  則

  晉惠帝永興一則

  宋文帝元嘉一則

  齊武帝永明一則

  梁武帝中大通一則

  北魏世祖太平真君一則

  唐元宗開元一則 天寶一則 代宗寶應一則

  宋真宗大中祥符一則 欽宗靖康一則 高宗建炎一則

  元順帝至正二則

  明太祖洪武一則 成祖永樂一則 教宗弘治一則 武宗正德一則 世宗嘉靖五則

  神宗萬曆三則 憨帝祟禎一則

 光異部藝文一

  漢皇竹宮望拜神光賦   唐令狐楚

  竹宮望拜神光賦      張餘慶

 光異部藝文二

  望禁苑祥光        唐蔣防

  河出榮光         張良器

  河出榮光          邵

 光異部紀事

庶徵典第一百二卷

光異部彙考一编辑

《春秋緯》
编辑

《合誠圖》
编辑

《五光垂彩》,天下大嘉。

《符瑞圖》
编辑

《光雜占》
编辑

《玉燭》者,瑞光也。見則四時之色洞如燭也。

景者,光也,亦曰「象也。」光而可象,應行而臻,故茂德內 彰,則瑞光外燭。

「昌光」者,瑞光也,見于天。漢高受命,昌光出。

榮光者,瑞光也,其色五彩焉,出于水上。

《五彩光》者,天見五色,三光重輝,輝于地也。

光異部彙考二编辑

陶唐氏

帝堯時,榮光出。

按《尚書中候》:「堯沉璧於河,榮光出。」

编辑

昭王 年五色光貫紫微编辑

按《史記周本紀》不載。 按《竹書紀年》:「周昭王末年,夜 清五色,光貫紫微。其年王南巡不返。」

编辑

武帝元鼎五年立泰畤于甘泉有神光見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元鼎五年十一月辛巳朔旦冬至, 立泰畤于甘泉,天子親郊見,朝日夕月。詔曰:「朕以眇 身託于王侯之上,德未能綏民,民或饑寒,故巡祭后 土,以祈豐年。冀州脽壤,迺顯文鼎,獲薦于廟,渥洼水 出馬,朕其御焉。戰戰兢兢,懼不克任。思昭天地,內惟 自新。《詩》云:『四牡翼翼,以征不服』。親省邊垂,用事所極。」 望見。泰一修天文檀。辛卯夜若景光,十有二明。《易》曰 「先甲三日,後甲三日。」朕甚念年歲未咸登,飭躬齋戒。 丁酉,拜況于郊。

元封四年中都宮殿有光見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元封四年「春三月,祠后土,詔曰:『朕 躬祭后土,地祇見光集于靈壇,一夜三燭,幸中都宮 殿上見光。其赦汾陰、夏陽、中都死罪㠯下,賜三縣及 楊氏,皆無出今年租賦』。」

元封六年,祀后土,有光見。

按《漢書武帝本紀》:「六年三月,行幸河東,祠后土。詔曰: 『朕禮首山,昆田出珍物,化或為黃金。祭后土,神光三燭。其赦汾陰殊死㠯下,賜天下貧民布帛,人一匹』。」

太初二年介山有光見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太初二年夏四月,詔曰:「朕用事介 山,祭后土,皆有光應。其赦汾陰、安邑殊死以下。」

宣帝神爵四年神光見编辑

按《漢書宣帝本紀》:「神爵四年春二月詔曰:迺者鳳皇 甘露降集京師,嘉瑞並見,修興泰一五帝后土之祠, 祈為百姓蒙祉福。鸞鳳萬舉,蜚覽翱翔,集止于旁。齋 戒之暮,神光顯著,薦鬯之夕,神光交錯,或降于天,或 登于地,或從四方來集于壇。上帝嘉享,海內承福。其 赦天下,賜民爵一級,女子百戶牛酒,鰥寡孤獨高年 帛」

成帝永始四年春正月郊泰畤以神光見赦天下编辑

按《漢書成帝本紀》:「永始四年春正月,行幸甘泉,郊泰 畤,神光降集紫殿,大赦天下,賜雲陽吏民爵,女子百 戶牛、酒,鰥寡孤獨高年帛。」

元延元年有光四下编辑

按《漢書成帝本紀》:「元延元年夏四月丁酉,無雲,有雷 聲,光耀耀四面,下至地昏止。」

编辑

惠帝永興元年戈戟夜有火光编辑

按《晉書惠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永興元年,成都 伐長沙,每夜戈戟鋒有火光如懸燭。此輕人命,好攻 戰,金失其性而為光變也。天戒若曰,兵猶火也,不戢 將自焚。」成都不悟,終以敗亡。

编辑

文帝元嘉十八年有黃光照地编辑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嘉十八年秋 七月。天有黃光。洞照于地。太子率更令何承天謂之 「榮光。太平之祥。上表稱慶。」

编辑

武帝永明八年黃光竟天编辑

按《南史齊武帝本紀》,「永明八年六月丙申,大雷雨,黃 光竟天,照地狀如金。」

编辑

武帝中大通五年神光見郊壇上编辑

按《梁書武帝本紀》:「中大通五年春正月辛卯,輿駕親 祀南郊,大赦天下,孝悌力田賜爵一級。先是,一日,東 南郊令解滌之等到郊所履行,忽聞空中有異香三, 隨風至。及將行事,奏樂迎神畢,有神光滿壇上,朱紫 黃白雜色,食頃方滅。兼太宰武陵王紀等以聞。」

北魏编辑

世祖太平真君二年天有黃光编辑

按《魏書世祖本紀》不載。 按《靈徵志》,「世祖太平真君 二年七月,天有黃光洞照。議者僉謂榮光也。」

编辑

元宗開元十一年何出榮光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冊府元龜》,「開元十一年 二月,祠后土于汾陰之睢土,太史奏榮光出河,休氣 四塞。」

天寶十二載李林甫家夜有火光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天寶十二載,李 林甫第東北隅,每夜火光起。或有如小兒持火出入 者。近赤祥也。」

代宗寶應元年赤光亙天编辑

按《唐書》代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寶應元年八月 庚午夜,有赤光亙天,貫紫微,漸移東北,彌漫半天 按《舊唐書天文志》,上元三年改元寶應,肅宗崩,代宗 即位。其月壬子夜,西北方有赤光見,炎赫亙天,貫紫 微。漸流于東,瀰漫北方。照耀數十里,久之乃散。辛未 夜,江陵見赤光貫北斗。俄僕固懹恩叛。明年十月,吐 蕃陷長安。代宗幸陝州。

编辑

真宗大中祥符元年昊天玉冊上光見编辑

按《宋史真宗本紀》:大中祥符元年「冬十月辛丑,駐蹕 鄆州,光起昊天玉冊上。」

欽宗靖康二年陰雲中火光見编辑

按《宋史欽宗本紀》:「靖康二年春正月己亥夜,西北陰 雲中有如火光。」

高宗建炎元年雲中有火光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建炎元年正月 辛卯夜。西北陰雲中。有如火光。

编辑

順帝至正二十四年天有紅光编辑

按《元史順帝本紀》:「至正二十四年九月癸酉夜,天西 北有紅光,至東而散。」

至正二十八年,彰德路塔有紅光。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十八年六月 壬寅,彰德路天寧寺塔忽變紅色,自頂至踵,表裡透 徹如煆鐵。初出于爐頂上有光焰迸發,自二更至五 更乃止。癸卯、甲辰亦如之。先是河北有童謠云:「塔兒黑,北人作主南人客;塔兒紅,朱衣人作主人公。」

编辑

太祖洪武七年冬十月廣州黑色亙天编辑

按:《廣東通志》云云。

成祖永樂八年兵器有火光编辑

按《名山藏》,「永樂八年四月庚子,行營刀戟中,夜皆有 火光。」

孝宗弘治十七年五色光焰编辑

按《廣東通志》:「弘治十七年閏四月,瓊州卿雲見,見于 郡之西北,五色光焰,經時,黑雲擁散。」

武宗正德二年秋八月有赤光騰起靈壽河畔编辑

按:《畿輔通志》云云。

世宗嘉靖二年火光見编辑

按《福建通志》:「嘉靖二年七月初四夜,火光見東北隅, 良久乃散。」

嘉靖四年,有光五色,見于龍鳳山。

按《雲南通志》:「嘉靖四年二月,江川有光五色,復見于 龍鳳山,至暮乃散。」

嘉靖七年,有氣如火光。

按《畿輔通志》:「嘉靖七年四月四日五鼓,有氣如火光 龍形,自空至地,直立于西南,數刻方散。」

嘉靖三十七年,五色光見。

按《雲南通志》:「嘉靖三十七年四月二十六日,江川縣 有光五色,見于就龍山。」

嘉靖四十三年,刀刃有火光。

按《河南通志》:「嘉靖四十三年三月三日午時,歸德黑 氣晝晦,對面不能辨貌,執鎗刀以防不虞,刃頭皆有 火光。至次日天明,始復舊。」

神宗萬曆二十五年鄞縣丁祭燭光相交编辑

按:《浙江通志》云云。

萬曆二十六年八月,祥光發于聖殿。

按《常熟縣志》云云。

萬曆四十年,火光見。

按《福建通志》:「萬曆四十年正月晦,火光見興化府城 中,光耀異常,是夜四鼓又見。」

愍帝崇禎十一年冕山光見戈矛有火光编辑

按《江西通志》:「崇禎十一年冬,餘干冕山夜有光如火, 次年復見。」

按《湖廣通志》:「崇禎十一年,流賊薄城下,遍戈矛出,有 火光。」

光異部藝文一编辑

《漢皇竹宮望拜神光賦》
唐·令狐楚
编辑

大事在祀,吉日惟辛。偉漢皇之光宅,禮太一之威神。 就陽位,敘彝倫。青旌既載,蒼璧斯陳。帝德惟馨,虔精 誠而上感;天心不昧,發神光而下臻。斯所以昭乎望 拜之地,肅爾侍祠之人。懿茲珍神,寔曰靈貺。奪月之 魂,韜雲之狀,集于祠側。照此壇上,神實臨下以無私, 君亦當仁而不讓。是時也,神光未動,遠靄初收,天宇 「清而群動和肅,帝座正而萬靈懷柔。倏爾電烻,熠若 星流,謂珠蚌之初剖,疑燭龍而暫游。」武皇於是委玉 佩,俛翠旒,自竹宮望圓坵,拜上帝之賜,擁明神之休。 遐徵所聞,以此為異。歌童不吳以奏曲,從臣勿褻而 在位。奉其道,永肩一心;答其祥。敢有二事?光之降也, 帶爟火兮侵燎煙。臨仙仗以增煥,映「靈丘而乍圓。帝 之望也,爇香肅兮奠元酒。布清意而不倦,儼威儀而 方久。善行無轍跡,摶之乃無盛德有形容,視之而有 神。既格思,人皆見之助。逮暗之祭彰,燭幽之時詎。比 夫望于觀臺而為備,坐彼宣室而受釐。故能飛扇英 聲,騰乎茂實。」笑魯郊鼷鼠之告僣,鄙秦祀野雞而獲 吉。來或從東,似合序於春令;至常以夜,若避明於朝 日。今國家成功,巍乎明德。猗歟!鋪鴻猷而前王所羨, 崇嚴祀而左史宜書。備禮告天,帝既踰於孝武;觀光 獻賦,愚竊慕夫相如。

《竹宮望拜神光賦》
張餘慶
编辑

「洪惟漢后,有事郊禋。感流光之委照,爰拜賜於上神。 初自竹宮,睹殊祥之溢目;俄低玉佩,方致敬而俯身。 有以見感而必應,孰謂其尊而不親。徒想夫寰宇肅 清,齊庭夜敞。辛日惟吉,明神是饗。德馨而祀事精慤, 福降而禎祥歸往。彼靈輝之自天,若有答於吉蠲。下 雲路而瞥爾,照祠壇而炯然。冥感而來,狀如虹之炳 耀;齊莊前致配,明火以昭宣。」武皇自以為備物展禮, 儲精告虔。苟降鑒之不昧,宜受賜於上元。仰而望之, 初奪目以爛爛;俯而見也,且鞠躬以拳拳。若然者,豈 不以蒼璧儼陳,圜丘宿設,帝心精一,祀物豐潔。夫瑞 聖而為光,委靈壇而不滅。不然,則何以煌煌熒熒,發 自杳冥,于以表異,於焉效靈?臨爟火以助耀,照俎豆而分形者乎?跡彼光臨,寔惟冥報,宜望拜以俯僂,表 至精而懇到。是知君德允臧,天道孔彰,崇嚴祀而神 降之吉,潔齊心而物效其祥。初電烻以散色,忽星流 以耀芒。降自彼天,豈慚於紫氣;不資于水,且異於榮 光。國家德邁炎靈,時稱玉燭,擁神光而先敬,修祀禮 而將續。有客觀光,歎美不足。「何待時而就列,庶餘光 之可矚。」

光異部藝文二编辑

《望禁苑祥光》
唐·蔣防
编辑

佳氣生天苑,蔥蘢幾效祥。樹搖三殿側,日映九城傍。 山霧今同色,卿雲未可章。眺汾疑鼎氣,臨渭想榮光。 當並春陵發,應開聖曆長。微臣時一望,短羽欲翱翔。

《河出榮光》
張良器
编辑

引派崑山峻,朝宗海路長。千齡逢聖主,五色瑞榮光。 隱映浮中國,晶明助太陽。坤維連浩漫,天漢接微茫。 丹闕清氛裡,函關紫氣傍。位尊常守伯,道泰每呈祥。 習《坎》靈逾久,居卑德有常。龍門如可涉,忠信是舟梁。

《河出榮光》
编辑

符命自陶唐,吾君應會昌。千年清德水,九折滿榮光。 極岸浮佳氣,微波照夕陽。澄輝明貝闕,散彩入龍堂。 近帶關雲紫,遙連日道黃。馮夷矜海若,漢武貴宣房。 漸沒孤槎影,仍分一葦杭。撫躬悲未濟,作頌喜時康。

光異部紀事编辑

《漢書郊祀志》:「武帝祀汾陰,汾傍有光如絳,上遂立后 土祠於汾陰。」

郊太一祠,上有光。

宣帝祀世宗神光興殿,旁如燭狀。

《後漢書光武本紀》:「始起兵還舂陵,遠望舍南,火光赫 然屬天,有頃不見。」

《應奉傳》:「中興初,有應嫗者,生四子而寡,見神光照社, 試探之,乃得黃金。自是諸子宦學,並有才名。至瑒七 世通顯。」

《風俗通》:太尉梁國橋元公祖為司徒長史,五月末,所 於中門外臥,夜半後,見東壁正白如開門明。呼問左 右,左右莫見。因起自往,手收摸之,壁白如故。還床復 見之,心大悸動。其旦,予適往候之,語次相告,因為說 鄉人有董彥興者,即許季山外孫也。其探賾索隱,窮 神知化,雖眭盂京房無以過也。然天性褊狹,羞於人 術。間來候師,王叔茂請起往迎,須臾便與俱還。公祖 虛禮盛饌,下席行觴。彥興自陳:「下土諸生,無他異分, 幣重言甘,誠有踧踖,頗能別者,願得從事。」公祖辭讓 再三,爾乃聽之,曰:「府君當有恠,白光如門明者,然不 為害也。六月上旬雞鳴時,南家哭聲,吉也。」到秋節,遷 北行郡,以金為名,位至將軍三公。公祖曰:「恠異如此, 救族不暇,何能致望於所不圖,此相饒耳。」到六月九 日未明,太尉楊秉暴薨。七月二日,拜鉅鹿太守。鉅邊 有金,後為度遼將軍,歷登三事。今妖見此,而應在彼, 猶趙鞅夢童子裸歌,而吳入郢也。

《東觀漢記》李軼等讖言「劉氏當復起,李氏為輔。」遂市 兵弩,絳衣赤幘,歸舊廬,望見廬南有若火光,以為人 持火,呼之,光遂盛,曈曈上屬天,有頃不見。上異之。 《異苑》:清河王經,字君備,去官還家,管輅與相見,經曰: 「近有一怪,大不喜之,欲煩作卦。卦成,輅曰:『爻吉,不為 怪也。君夜在堂戶前,有一流光如燕雀者,入君懹中, 殷』」殷有聲,內神不安,解衣彷徉,招呼婦人,覓索餘光。 經大笑曰:「適如君言。」《輅》曰:「吉,遷官之徵也。」頊之為江 夏太守。

晉惠帝永康元年,帝納皇后羊氏。后將入宮,衣中忽 有火光,眾咸怪之。自是蕃臣搆兵,洛陽失御,后為劉 曜所嬪。

《晉書姚萇載記》:「萇隨楊安伐蜀,嘗晝寢水旁,上有神 光煥然,左右咸異之。」

《張祚傳》:「祚僭稱帝,改建興四十二年為和平元年。其 夜天有光如車葢,聲若雷霆,震動城邑。祚篡立三年 而亡。」

《南史宋武帝本紀》:「帝以晉哀帝興寧元年歲在癸亥, 三月壬寅夜生,神光照室盡明。」

《宋書五行志》:「明帝泰始二年五月丙午,南琅邪臨沂 黃城山道士盛道度堂屋一柱,自然夜光照室內,此 木火失其性也。或云木腐自光。」

《南史宋孝武帝本紀》:「帝諱駿,字休龍,小字道人,文帝 第三子也。元嘉七年八月庚午夜生,有光照室。」 《南齊書陸澄傳》:「東海王摛亦史學博聞,歷尚書左丞。 竟陵王子良校試諸學士,唯摛問無不對。永明中,天 忽黃色照地,眾莫能解,摛云是榮光。世祖大悅,用為 永陽郡《南史梁武帝本紀》:「帝以宋孝武大明元年生於秣」陵 縣《同夏》里三橋宅。帝生而有異光,狀貌殊特,日角龍 顏,項有浮光。

《陰子春傳》:子春父智伯,與梁武帝鄰居,少相善,常入 帝臥內,見有異光成五色,因握帝手曰:「公後必大貴, 非人臣也。天下方亂,安蒼生者,其在君乎?」帝曰:「幸勿 多言。」於是情好轉密,帝每有求,如外府焉。及帝踐祚, 官至梁秦二州刺史。

《陳武帝本紀》:「帝又嘗獨坐胡床於閤下,忽有神光滿 閤,廊廡之間,並得相見。趙知禮侍側,怪而問帝,帝笑 而不答。」

《宣帝本紀》:「帝諱頊,字紹世,小字師興,昭烈王第二子 也。梁中大通二年七月辛酉生,有赤光滿室。」

《北史魏道武帝本紀》:「帝諱珪,昭成皇帝之嫡孫,獻明 帝之子也。母曰獻昭賀皇后。初因遷徙,游於雲澤,寢 夢日出室內,寤而見光,自牖屬天,欻然有感。以建國 三十四年七月七日生帝於參合陂北,其夜復有光 明,昭成大悅,群臣稱慶。」

《魏書太祖武皇帝本紀》:「帝母曰獻明。賀皇后夢日出 室內,寤而光明屬天,歆然有感。及生於參合陂北,其 夜復有光明。」

《北史魏孝文帝本紀》:「帝獻文皇帝之太子也。母曰李 夫人。皇興元年八月戊申生於平城紫宮,神光照室, 天地氛」和氣充塞 《孝明帝本紀》。「帝母胡充華。永平三年三月景戌生於 宣光殿之東北。有光照於庭中。」

《齊神武本紀》:皇考住居白道南,數有赤光紫氣之異。 鄰人以為怪,勸徙居以避之。皇考曰:「安知非吉?」居之 自若。

《文宣本紀》:武明太后初孕,帝每夜有赤光照室,太后 私怪之。及產,命之曰:「侯尼于鮮卑」,言有相子也。帝自 居晉陽寢室,每夜有光如晝,帝所寢至夜曾有光,巨 細可察。后驚告帝曰:「慎勿妄言。」自此唯與后寢侍御 皆令出外。

《周武帝本紀》:「帝魏大統九年,生於同州,有神光照室。」 《創業起居注》:「大業十三年正月丙子夜,晉陽宮西北 有光,夜明自地屬天,若大燒火,飛燄炎赫,正當城西 龍山上,直指西南,極望竟天。」

《唐書劉武周傳》:「武周母趙,嘗夜坐庭中,見若雄雞,光 燭地,飛投其懷,起振衣,無有感而娠,生武周。」

《董昌傳》:「昌即偽位,先是,州寢有赤光,長十餘丈,虺長 尺餘,金色,見思道亭。昌署寢曰『明光殿』」,亭曰「黃龍殿」, 以自神。

《十國春秋·吳越曹仲達傳》:「達,圭之子也。生於臨平,當 母坐蓐時,室有紫光,家人咸異之。」

《吳太子妃李氏傳》:「年二十四歲,無疾坐亡,有光如剪, 長丈餘,自口而出,凡五夕始滅。至斂,溫軟如生。」 《幸蜀記》:「孟知祥,字保引,邢州龍岡人,為郡衛吏,以咸 遍十五年甲午歲四月二十一日生,有火光照室,鄰 里皆異之。有僧見而拊曰:『此武臺山靈也』。」

《遼史高模翰傳》:會同元年三月,敕虎官楊覃赴乾寧 軍,為滄州節度使田武名所圍,模翰與趙延壽聚議 往救。俄有光自模翰目中出,縈繞旗矛,燄燄如流星, 久之,模翰喜曰:「此天贊之祥。」遂進兵,殺獲甚眾,以功 加侍中。

默記王樸仕周為樞密使,五代自朱梁以用武得天 下,政事皆歸樞密院,至今言二府,當時宰相但行文 書而已,況樸之得君。所以世宗才四年間,取淮南,下 三關,所向成功。時緣用兵,樸多宿禁中,一日謁見世 宗,屏人顰蹙,且倉皇歎嗟曰:「禍起不久矣。」世宗因問 之曰:「臣觀元象大異,所以不敢不言。」世宗云如何?曰: 「事在宗社,陛下不能免,而臣亦先當之。今夕請陛下 觀之,可以自見。」是夜與世宗微行,自厚載門同出,至 野次,止於五丈河旁。中夜後,指謂世宗曰:「陛下見隔 河如漁燈者否?」世宗隨亦見之,一燈熒熒然,迤邐甚 近,則漸大至隔岸,火如車輪矣。其間一小兒,如三數 歲,引手相指。既近岸,樸曰:「陛下速拜之。」既拜,漸遠而 沒。樸泣曰:「陛下既見,無可復言。」後數日,樸於李榖坐 上得疾而死。世宗既伐幽燕,道被病而崩,至明年而 天授我宋矣。火輪小兒,葢聖朝火德之兆,夫豈偶然。 《宋史太宗本紀》:太宗母曰昭憲皇后杜氏。初,后夢神 人捧日以授,已而有娠,遂生帝於浚儀官舍。是夜赤 光上騰如火,閭巷聞有異香。時晉天福四年十月十 七日甲辰也。

《哲宗本紀》:「熙寧九年十二月七日己丑,生于宮中,赤 光照室。元豐八年三月甲午朔,皇太后垂簾於福寧 殿,遂奉制立為皇太子。宮中常有赤光,至是光益熾 如火。」

《括異志》:蔡元度適餘杭,舟次泗州,僧伽吐光射其舟, 萬人仰瞻,士大夫知元度不起矣,至高郵而沒。世言 元度乃木義後身云《名臣言行錄外集》:「尹和靖曰:『伊川門人馬理字聖先。 曰:『二十年聞先生教誨,今有一奇特事』。先生問之,理 曰:『夜間燕坐,室中有光』。先生曰:『頤亦有一奇特事』理』 請問之,先生曰:『每食必飽』。」

《夢溪筆談》:「盧中甫家吳中,嘗未明而起,牆柱之下有 光熠然。就視之,似水而動。急以油紙扇挹之,其物在 扇中滉漾,正如水銀,而光艷爛然。以火燭之,則了無 一物。又魏國大主家亦嘗見此物。李團練評嘗言:予 與中甫所見無少異,不知何異也。予昔年在海州,曾 夜煮鹽鴨卵,其間一卵爛然,通明如玉,熒熒然,屋中」 盡明。置之器中十餘日,臭腐幾盡,愈明不已。蘇州錢 僧孺家煮一鴨卵亦如是。物有相似者,必自是一類。 《宋史理宗本紀》:「開禧元年正月癸亥,生於邑中虹橋 里第。前一夕,榮王夢一紫衣金帽人來謁。比寤,夜漏 未盡十刻,室中五釆爛然,赤光屬天,如日正中。既誕 三日,家人聞戶有車馬聲,亟出無所」睹,

《金史太祖本紀》:「太祖進軍寧江州,次唐括帶斡甲之 地,諸軍禳射介而立,有光如烈火,起於人足及戈矛 之上,人以為兵祥。明日次扎只水,光見如初。」

收國元年正月丙子,上率兵趨達魯古城,次寧江州。 西遼使僧家奴來議和,國書斥上名,且使為屬國。庚 子,進師,有火光正圓,自空而墜。上曰:「此祥徵,殆天助 也。」酹白水而拜,將士莫不喜躍。

《世宗本紀》,「正隆六年五月,居貞懿皇后喪,一日方寢, 有紅光照室。」

《元史巴而朮阿而忒的斤傳》:「巴而朮阿而忒的斤,亦 都護。亦都護者,高昌國主號也,先世居畏兀兒之地, 有和林山,二水出焉。禿忽刺曰薛靈哥,一夕有神光 降於樹,在兩河之間,人即其所而候之,樹乃生癭,若 懷娠狀。自是光常見。越九月又十日,而樹癭裂,得嬰 兒者五,土人收養之。其最稚者曰不可罕。既壯,遂能 有其民人土田,而為之君長。」

《閻復傳》:「復字子靖,其先平陽和州人。祖衍仕金歿王 事。父忠避兵山東之高唐,遂家焉。復始生,有奇光照 室。」

《名山藏》:景泰元年四月,上皇居豐州。伯顏帖木兒妻 使使女問銘等曰:「今已夏煖,何得炙薪?」皆言:「不也。我 輩數人同一氈帳,何地炙薪?」使女曰:「我謂薪焰也,氈 帳上乃有火光。」歸語伯顏帖木兒妻,妻以告伯顏帖 木兒:「皇帝帳上夜見光,必有大福。」

憲宗純皇帝母周太后生時,紅光滿室,其歲天下大 稔。

《山西通志》:「浮山縣西南之任張村,有僊人張果墓,在 本村西嶺之半,名柏林坡,即月山東麓也。丘壟宛然, 土人禁樵牧不得入。其後裔見居本村溝南莊,去壟 可二里許,云係果冢之舊址。故老相傳,其壟恒有異 光,多於夜分時見,遇太平則皎若曙星,謂之萬年燈。」 五代迄明,屢起屢驗。洪、永至成、弘間,光最盛,自後漸 希,土人以年久無徵,遂不復信其事。及萬曆乙卯,忽 又復見,不踰紀復隱。識者以為科甲興起之兆,謂舉 人高捷,自陳孜登第後百餘年至乙卯始發科故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