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07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七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七卷目錄

 豐歉部彙考一

  書經周書洪範

  禮記曲禮 月令 郊特牲 樂記 雜記

  周禮地官均人 可關 廩人 春官 大宗伯 肆師 天府 司服 大司樂 籥章

   大祝 保章氏 秋官士師

  爾雅釋天

  禮緯稽命徵 斗威儀

  山海經西山經 東山經

  史記天官書

  淮南子天文訓

  漢書天文志 五行志

  京房易飛候青雲占

  玉曆通政經占歲

  齊民要術雜說

  宋史天文志

  五色線歲星占

  婁元禮田家五行論草 論花 論走獸 論祥瑞

  珍珠船杏花占

 豐歉部彙考二

  周桓王一則 惠王一則 襄王四則 匡王一則 定王一則 景王一則 靈王一則

  敬王一則

  秦始皇二則

  漢高祖一則 景帝三則 武帝建元一則 元狩一則 元鼎一則 昭帝始元一則

  元鳳一則 宣帝本始一則 元帝初元三則 永光二則 建昭一則 成帝永始一則

  後漢光武帝建武一則 明帝永平三則 章帝建初二則 和帝永元二則 安帝永

  初三則 順帝留嘉一則 桓帝建和一則 永興二則 永壽一則 延熹一則 獻帝興

  平一則 建安一則

  魏文帝黃初二則 明帝青龍一則 齊王嘉平一則

  吳大帝嘉禾一則 赤烏一則 烏程侯一則

  晉武帝泰始一則 咸寧一則 太康一則 惠帝元康四則 愍帝建興一則 元帝太

  興二則 明帝太寧一則 成帝咸和二則 咸康一則 孝武帝太元一則 安帝隆安一

  則 元興一則

庶徵典第一百七卷

豐歉部彙考一编辑

《書經》
编辑

《周書洪範》
编辑

歲月日時無易,百穀用成。

蔡傳「歲月日三」者,雨暘燠寒風,不失其時,則其效如此,休徵所感也。

「日月歲時既易」,百穀用不成。

蔡傳日月歲三者,「雨暘燠寒風」,既失其時,則其害如此,咎徵所致也。

《禮記》
编辑

《曲禮》
编辑

歲凶,年穀不登,君膳不祭肺,馬不食穀,馳道不除,祭 事不懸,大夫不食粱,士飲酒不樂。

登,成也。君大夫士皆為歲凶自貶損,憂民也。禮:「食,殺牲則祭。先有虞氏以首,夏后氏以心,殷人以肝,周人以肺。」不祭肺,則不殺也。天子食日少牢,朔月太牢,諸侯食日特牲,朔月少牢。除,治也。不治道,為妨民取蔬食也。縣樂器鐘磬之屬。粱,加食也。不樂,去琴瑟。此一節,明凶荒,人君憂民,自貶退,禮也。歲凶,水旱災害也。鄭注:《太史職》:「中數曰歲,朔數曰年。」釋者云:「年是據有氣之初,歲是舉年中之稱。」今謂歲既凶荒,而年中穀稼不登也。膳,美食名,盛食必祭。周人重肺,故食先祭肺。歲凶飢不殺牲也。年豐則馬食穀。馳道,如今御路,君馳走車馬之處。不除,為不治其草萊也。凶年雖祭而不作樂,樂有縣鐘磬,因曰「縣」也。大夫食黍稷,以梁為加,故凶年去之。士平常飲酒奏樂,今凶年猶許飲酒,但不奏樂也。君大夫士各舉一邊而言,其實互而相通。君尊,舉大者而言;大夫、士卑,舉小者言耳。集說藍田呂氏曰:「仁者,以天下為一身者也,疾痛痾癢,所以感吾憯怛怵惕之心,非有知力與乎其間也。以天下為一身者,一民一物莫非吾體,故舉天下所以同吾愛也。故歲凶年穀不登,民有飢色,國君大夫士均與其憂,君非不能玉食,大夫士非無田祿,仁人之心與民同之,雖食不能飽也。馬不食穀,則芻秣而已。」公《明儀》曰:「庖有肥肉,廐有肥馬,民有飢色,野有餓莩,此率獸而食人也。奪人食而食馬與牲,仁人所不為也。凡此皆與民同憂,自貶之道也。及乎有九年之畜,雖凶旱水溢,民無菜色,然後天子食,日舉以樂,則與之同其憂者,無不同其樂也。」 嚴陵方氏曰:「馬不食穀者,《雜記》言凶年乘駑馬,以駑馬之賤,不」必秣之也。士之賤,必飲酒然後用樂,故以飲酒言之曰:膳不祭肺,則燕食可知;馬不食穀,則牲牢可知;「馳道不除」,則常行之道可知。祭祀不

縣,則賓客之事可知。凡此皆舉重以明輕也。大夫不食粱,則不祭可知;士飲酒不樂,則不縣可知。凡此皆舉小以見大也。然君之所以自貶者,其類為多;臣之所以自貶者,其類為少。豈非位有貴賤,故責有輕重歟 ?馬氏曰:「《大司徒》以荒政,言弛力。眚禮蕃樂,則馳道不除,弛力也。膳不祭肺,馬不食穀,大夫不食梁,眚禮」 也。祭事不縣,士飲酒不樂,蕃樂也。《大司樂》「大凶,令弛縣」 則不縣,不特祭事而已,于祭事言不縣,則膳可知也。《雜記》「凶年祀以下牲」 ,則祭不特不縣而已,言縣則牲可知也。《司服》言「大荒則素服」 ,《玉藻》言「年不順成」 ,君衣布,則君不特不祭肺而已,言膳則衣可知也。大夫以梁為加食,君膳不祭肺,故大夫不「敢食粱;士無故不去琴瑟;君弛縣,故士不敢飲酒以樂。凡此皆去備也。先王之于凶荒也,有珍圭以恤之,有委積以待之,于關市則無征,于刑貶則有慮,大至于」 移民,通財糾守,小至於舍禁,多昏殺禮,猶以為未也。故膳不祭肺,不食粱不樂而損於自養;馬不食穀,馳道不除而損於自奉。凡欲與民同患而已。司徒荒政,索鬼神,大祝天烖,彌祀社稷,禱祠祭法雩禜,祭水旱。《詩》之雲漢,靡神不舉,則歲凶,莫不祭也。司巫大旱則舞雩,女巫大烖,歌哭而請,則祭莫有樂也。然祭則有禱而無祀,樂則有歌舞而無縣,有禱而無祀,《郊特牲》所謂「年不順成,八蜡不通」 ,《穀梁》所謂「禱而不祀」 是也。有歌舞而無縣,《曲禮》所謂「祭事不縣」 ,《大司樂》所謂「凡國之大憂,令弛縣」 是也。樂者,所以薦鬼神也。凶年君膳不祭肺可也;祭事不縣,以虧祭可乎?蓋樂所以薦鬼神,亦所以崇己之德也。凶年不祭,失德之效也。苟失其德,安取于樂乎?《記》曰:「五穀時熟,然後賞之以樂 長樂。」 陳氏曰:「『君子以得為在人,以失為在己。故吉事則推先于神,凶事則責先於身。方其為宮室則先宗廟,後宮室,為器則先祭器,後燕器,推先於神也。歲凶則先膳不祭肺,而後祭事不縣,責先於身也。大蜡之禮,年之順成而通,則曰報神而不可以為人功;年不順成而不通,則曰謹民財而不以為神羞』。亦此意也 。」 旴江李氏曰:「《掌客》:凡禮賓客,國新殺禮,凶荒殺禮,札喪殺禮,禍烖殺禮,在野在外殺禮。」 由是觀之,非直以歲之凶則殺邦用。若新建國及札喪禍烖,在外在野,皆殺禮也。《禮》許儉,不許無,安得重困於無聊之民,求備乎籩豆之事也?人主所宜動心矣。膳夫,大荒則不舉,大札則不舉,天地有烖則不舉,邦有大故則不舉。由是觀之,非直於外事殺禮,若王膳亦為之貶也。譬如父母其子之不哺,而日飫膏粱,可哉!人主所宜動心矣。如此《經》所云皆自貶損,憂民之道也。如之感,人心為之悅,用度不足,海內不安,未之前聞也。

《月令》
编辑

仲春行冬令,麥乃不熟。

孟夏行秋令,五穀不滋;行冬令,秀草不實。

仲夏行冬令,則雹凍傷穀。行春令,則五穀晚熟,其國 乃饑。

春主生,夏行春令,則生之日長。生之日長,故熟之時晚。

季夏行春令,則穀實鮮落。行秋令,禾稼不熟。

孟秋行春令,五穀無實。

仲冬行秋令,瓜瓠不成。

《瓜瓠不成》,酉之氣乘之也。子宿值虛危,虛危內有瓜瓠。

《郊特性》
编辑

八蜡以記四方。四方年不順成,八蜡不通,以謹民財 也。順成之方,其蜡乃通,以移民也。既蜡而收,民息已。 故既蜡,君子不興功。

四方,方,有祭也。其方穀不熟,則不通于蜡,使民謹於用財也。移之言羨也。《詩頌豐年》曰:「為酒為醴,烝畀祖妣,以洽百禮。」此其羨之與?四方之內,年穀不得和順成熟,則當方八蜡之神,不得與諸方通祭。所以然者,欲使不熟之方,萬民謹慎財物也。有順成之方,其蜡之八神,乃與諸方通祭。以蜡祭豐饒,皆醉飽酒食,使民歆羨也。集說長樂劉氏曰:「九州之諸侯,保育其民者也。各視其年之豐凶,則蜡之祭有行與不行焉,所以謹民財,不以祭祀傷其衣食也。《易》之《損》曰:『曷之用,二簋可用享』。言凶年而約其禮也。順謂五氣時若,成謂九穀皆登,順成之方。其蜡乃通者,以答百神,所以致豐穰之勞也。以移民也者,民底厥勤,以至京坻之積,必因祭報以燕勞之,所以勸而移之也。易其不勤以為勤,移其心也;易其不足以就有餘,移其身也。《大司徒》之職曰:『大荒大札,則令邦國移民通財,舍禁弛力,薄征緩刑』。然則蜡之通不通,皆聽命於司徒矣。」 沙隨程氏曰:「聖人治神人之道,以為苟曠其職如神者

考證.svg

亦不敢不致罰也。然則四方年不順成之所。「八蜡不通」 者,亦變置社稷之意,非區區為民財不足而謹之也。《唐禮》蜡祭,年不順成,則絀其方守之神也。此古禮之存者,猶可考也。

《樂記》
编辑

天地之道,風雨不節則饑。

《雜記》
编辑

孔子曰:「凶年則乘駑馬,祀以下牲。」

自貶損,亦取易供也。駑馬六種,最下者下牲《少牢》,若特豕、特豚也。此一節明凶荒君自貶損也。「校人馬有六種:種馬、戎馬、齊馬、道馬、田馬」,此五路所乘;駑馬,負重載遠所乘。凶年人君自貶乘駑馬也。天子諸侯,常祭太牢,凶荒則用少牢;諸侯之卿、大夫,常祭用少牢,降用特豕;士,常祭用特豕,降用特豚。如此之屬,皆為下牲。

《周禮》
编辑

《地官》
编辑

《均人》:「凡均力政,以歲上下。豐年則公旬用三日焉,中 年則公旬用二日焉,無年則公旬用一日焉。」

「《豐年》,人食四鬴」之歲也。「人食三鬴為中歲,人食二鬴為無歲。」公,事也。旬,均也。

凶札,則無力政,無財賦,不收地守地職,不均地政。三 年大比,則大均。

「無力政」,恤其勞也。「無財賦」,恤其乏困也。「不收山澤及地稅」,亦不平計地稅也。訂義鄭鍔曰:「凶札不均,特權時之變耳,久而不修,則法浸以壞。三年大比時則大均,不以一時之變廢萬世之常也。」

司關國凶札則無關門之征猶幾编辑

「凶」,謂凶年饑荒。無關市之征者,出入無租稅。

廩人以歲之上下數邦用以知足否以詔國用以治年之凶豐凡萬民之食食者人四鬴上也人三鬴中也人二鬴下也编辑

皆謂一月食米也。「上」謂「大豐年,『中』」謂中豐年,「下」謂少儉年。

《春官》
编辑

大宗伯以荒禮哀凶札编辑

肆師之職國有大故則令國人祭编辑

《大故》,謂水旱、凶、荒。所令祭者,社及禜、酺。

天府季冬陳玉以貞來歲之媺惡编辑

問事之正曰「貞。」訂義鄭鍔曰:「先王防患遠、憂民深,故每長慮卻顧,以為災害之防。嘗之日卜芟,獮之日卜戒,社之日卜稼,猶以為未足以知來歲之休咎,又於季冬之月歲且更始之時而預卜之。方其問龜,則天府之官,陳玉以禮神,玉之為物,陽精之純,將以交三靈而通之,故必用玉也。問龜者,太卜之職,天府掌出玉而陳之。」

司服掌王之服大荒素服编辑

大荒饑饉。

大司樂凡大凶令弛縣编辑

《凶》,凶年也。

籥章凡國祈年於田租龡豳雅擊土鼓以樂田畯 祈年祈豐年也訂義王昭禹曰豐年雖本於天時 順而祈之亦成乎人事爾编辑

大祝掌六祝之辭一曰順祝二曰年祝编辑

「《順》豐年」也。訂義鄭鍔曰:「祈豐年也。順成之方,蜡祭乃通,年無必豐之理,祝其《順成》,《載芟》之詩之類。」劉執中曰:「二曰年祝謂所祈五氣時,若常大有年。」

保章氏以五雲之物辨吉凶水旱降豐荒之祲象编辑

降,下也。知水旱所下之國。訂義《王昭禹》曰:「事未至而使之備,患未生而使之防,先王仁民厚矣。」

《秋官》
编辑

《士師》:「若邦凶荒,則以荒辯之法治之。」

訂義劉迎曰:「《荒辯》之法,所以別其荒歲之輕重而知其中年、凶年、無年,欲為移民、通財、糾守、緩刑之備,使凶札而無辨,安知食二鬴與不能食二鬴者哉?」

《爾雅》
编辑

《釋天》
编辑

穀不熟為饑,蔬不熟為饉,果不熟為荒,仍饑為薦。

此釋歲凶、災荒之名也。《穀梁傳》曰:「一穀不升謂之歉,二穀不升謂之饑,三穀不升謂之饉,四穀不升謂之荒,五穀不升謂之大饑,又謂之大祲。」彼以五穀熟之多少立差等之名,其實五者皆是饑也。

《禮緯》
编辑

《稽命徵》
编辑

天子祭天地宗廟、六宗五岳,得其宜,則五穀豐,雷雨 時至。

《斗威儀》
编辑

臣專政,私其君位,則草木不生,禾穀不實。

《山海經》
编辑

《西山經》
编辑

泰器之山,觀水出焉,西流注于流沙。是多文鰩魚,狀如鯉魚,魚身而鳥翼,蒼文而白首赤喙,常行西海,遊 于東海,以夜飛。其音如鸞雞,其味酸甘,食之己狂,見 則天下大穰。

玉山有獸焉,其狀如犬而豹文,其角如牛,其名曰「狡。」 其音如吠犬,見則其國《大穰》。

《東山經》
编辑

欽山有獸焉,其狀如豚而有牙,其名曰「當康。」其鳴自 叫,見則天下大穰。

《史記》
编辑

《天官書》
编辑

杵臼四星,在危南。

《正義》曰:「杵臼」三星,在丈人星旁,主軍糧。占:正下直臼,吉;與臼不相當,軍糧絕也。臼星在南,主舂。其占:「覆,則歲大饑;仰,則大熟也。」

《匏瓜》有青黑星守之,魚鹽貴。

索隱曰:《荊州占》云:「匏瓜,一名天雞,在河鼓東。匏瓜明,則歲大熟也。」 正義曰:匏,音白包反。匏瓜五星,在離珠,比,天子果園。占:「明大光潤,歲熟;不則包果之實不登,客守魚鹽貴也。」

凡候歲美惡,謹候歲始。歲始或冬至日,產氣始萌。臘 明日,人眾卒歲,一會飲食,發陽氣,故曰「初歲。」正月旦, 王者歲首。立春日,四時之卒始也。

《索隱》曰:「謂立春日是去年四時之終,卒今年之始也。」

「《四》始」者,候之日。

正義曰:謂正月旦,歲之始,時之始,日之始,月之始,故云「四始。」 言以四時之日候歲吉凶也。

而漢魏鮮

《孟康》曰:「人姓名作占候者。」

《集》「臘明正月旦,決八風,風從南方來,大旱。西南小旱, 西方有兵,西北戎菽為」

孟康曰:「戎菽,胡豆也。為成也。」 索隱曰:韋昭云「戎菽,大豆也。」 又郭璞註《爾雅》亦云胡豆,與孟康同。

《小雨》:

《徐廣》曰:一無「此上」 兩字。

趣兵:

《索隱》曰:「趣音促。謂風從西北來,則戎菽成,而又有小雨,則其國趣兵起也。」

北方為中歲,東北為上歲。

韋昭曰歲大穰

東方大水,東南民有疾疫,歲惡,故八風各與其衝對 課,「多者為勝,多勝少,久勝亟,疾勝徐。旦至食為麥,食 至日昳為稷,昳至餔為黍,餔至下餔為菽,下餔至日 入為麻。」欲終日,有雨有雲,有風有日。

《正義》曰:「正月旦,欲其終一日有風有日,則一歲之中無災害也。」

日,當其時者,深而多實,無雲有風;日,當其時,淺而多 實,有雲,風無日。當其時,深而少實,有日無雲,不風,當 其時者,稼有敗。如食頃小敗,熟五斗米頃,大敗,則風 復起,有雲,其稼復起。各以其時,用雲色占種其所宜, 其雨雪若寒,歲惡。是日光明,聽都邑人民之聲。聲宮, 則歲善吉;商,則有兵;徵,旱;羽,水;角,歲惡。或從正月旦, 比數雨。

《索隱》曰:比音鼻律反。數音疏舉反。謂以比數日,以候一歲之雨,以知豐穰也。

《率》日食一升,至七升而極。

孟康曰:「月一日雨,民有一升之食;二日雨,民有二升之食;如此至七日。」

「過之不占」,數至十二日,日直其月,占水旱。

《孟康》曰:「月一日雨,正月水。」

為其環城千里內占,則其為天下候竟正月。

孟康曰:「月三十日周天,歷二十八宿,然後可占天下。」 《正義》曰:「按月列宿,日、風、雲有變,占其國,并太歲所在,則知其歲豐稔、水、旱、饑饉也。」

月所離列宿:

《索隱》曰:韋昭云:「離歷也。」

日,風雲占其國,然必察太歲所在。在金,穰;水,毀;木,饑; 火,旱。此其大經也。正月上甲,風從東方,宜蠶;風從西 方,若旦,黃雲惡。冬至短極,縣土炭。

孟康曰:「先冬至三日,縣土炭於衡兩端,輕重適均。冬至日陽氣至則炭重,夏至日陰氣至則土重。」 晉灼曰:「蔡邕《律曆記》,候鍾律權土炭,冬至陽氣應黃鍾通,土炭輕而衡仰;夏至陰氣應蕤賓通,土炭重而衡低。進退先後,五日之中。」

《炭動》鹿解角蘭根出,泉水躍。略以知日至,要決晷景。 歲星所在,五穀逢昌。其對為衝,歲乃有殃。

《正義》曰:言晷景歲星行不失次,則無災異,五穀逢其昌盛。若晷景歲星行而失舍,有所衝,則歲乃有殃禍災變也。

《淮南子》
编辑

===
《天文訓》
===
考證.svg
歲星之所居,五穀豐昌,十二歲而一康。

《庚子干戊子》,五穀有殃。

《戊子干》,庚子歲,或存或亡。

《攝提格》之歲,歲早水,晚旱,稻疾,蠶不登,菽麥昌,民食 四升。

單閼之歲,歲和,稻、菽麥蠶昌,民食五升。

執、徐之歲,歲早旱,晚水,小饑,蠶閉麥熟,民食三升。 《大荒落》之歲,歲蠶小登,麥昌,菽疾,民食二升。

《敦牂》之歲,歲大旱,蠶登稻,菽麥昌,禾不為民食二升; 《協洽》之歲,蠶登稻昌,菽麥不為,民食三升。

涒灘之歲,歲和,小雨行,蠶登,菽麥昌,民食三升。 作鄂之歲,蠶不登,菽麥不為,禾蟲,民食五升。

《掩茂》之歲,歲小饑,蠶不登,麥不為,菽昌,民食七升。 《大淵獻》之歲,歲大饑,蠶開菽,麥不為,禾蟲,民食三升。 《困敦》之歲,歲大霧起,大水出,蠶稻菽麥昌,民食三升。 《赤奮若》之歲,歲早水,蠶不出,稻疾,菽不為,麥昌,民食 一升。

《漢書》
编辑

《天文志》
编辑

太白在南,歲在北,名曰「牝牡」,年穀大熟。太白在北,歲 在南,年或有或亡。

《五行志》
编辑

傳曰:「治宮室,飾臺榭,內淫亂,犯親戚,侮父兄,則稼穡 不成。」說曰:「土,中央生萬物者也。其于王者為內事,宮 室夫婦親屬,亦相生者也。」古者天子諸侯宮廟大小 高卑有制,后夫人媵妾多少進退有度,九族親疏長 幼有序。孔子曰:「禮與其奢也,寧儉。」故禹卑宮室,文王 刑于寡妻,此聖人之所以昭教化也。如此則土得其 性矣。若乃奢淫驕慢,則土失其性,有水旱之災,而草 木百穀不熟,是為「稼穡不成。」

京房易飛候编辑

《青雲占》
编辑

視四方常有青雲,主豐。

《玉曆通政經》
编辑

《占歲》
编辑

冬至之日,見雲送迎,從下鄉來,歲美。無雲送迎,德薄 歲惡。

《齊民要術》
编辑

《雜說》
编辑

《師曠占五穀貴賤法》:常以十月朔日占春糶貴賤:「風 從東來,春賤,逆此者貴。以四月朔占秋糶,風從南來, 西來者秋,皆賤,逆此者貴。以正月朔占夏糶,風從南 來,東來者,皆賤,逆此者貴。」

《師曠占五穀》曰:「正月甲戌日,大風東來折樹者,穀熟; 甲寅日,大風西北來者貴;庚寅日,風從西來者,皆貴; 二月甲戌日,風從南來者,稻熟;乙卯日不雨,晴明,稻 上場,不熟;四月四日雨,稻熟。日月珥,天下喜;十五日、 十六日雨,晚稻善。日月蝕。」

師曠《占五穀早晚》曰:「粟米常以九月為本,若貴賤不 時,以最賤之月為本。粟以秋得本,貴在來夏;以冬得 本,貴在來秋。此收穀遠近之期也。早晚以其時差之。 粟米春夏貴,去年秋冬仕,七到夏復貴,秋冬什九者, 是陽道之極也。急糶之勿留,留則大賤也。」

《物理論》曰:「正月望夜占陰陽,陽長即旱,陰長即水,立 表以測其長短,審其水旱。表長二尺,月影長二尺以 上,大旱二尺五寸至三尺,小旱三尺五寸至四尺,謂 適高下皆熟。四尺五寸至五尺,小水五尺五寸至六 尺,大水月影所極,則正面也。立表中正,乃得其定。」又 曰:「正月朔旦,四面有黃氣,其歲大豐。此黃帝用事,土 氣黃均,四方並熟。有青氣,雜黃,有螟蟲;赤氣,大旱;黑 氣,大水。正朔占歲星上有青氣,宜桑;赤氣,宜豆;黃氣, 宜稻。」

《師曠占》曰:黃帝問曰:「吾欲占藥善,一心可知不?」對曰: 「歲欲甘,甘草先生薺,歲欲苦,苦草先生葶藶,歲欲雨, 雨草先生藕,歲欲旱,旱草先生蒺藜,歲欲荒,荒草先 生蓬,歲欲病,病草先生艾。」

《宋史》
编辑

《天文志》
编辑

「八穀八星,在華葢西、五車北,一曰在諸王西。」武密曰: 「主候歲豐儉,一稻、二黍、三大麥、四小麥、五大豆、六小 豆、七粟、八麻。」甘氏曰:「八穀在宮北門之右,司親耕,司 候歲,司尚食。星明,吉;一星亡,一穀不登;八星不見,大 饑。」客星入,穀貴。彗星入,為水。黑雲氣犯之,八穀不收。 「天廚六星,在扶筐北,一曰在東北維外,主盛饌,今光」 祿廚也。星亡,則饑;不見,為凶。客星、流星犯之,亦為饑。 糠一星,在箕舌前杵西北,明則豐熟;暗,則民饑流亡。 杵三星,在箕南,主給庖舂;動則人失釜甑;縱,則豐;橫, 則大饑;亡,則歲荒;移徙,則人失業。熒惑守,民流。客星 犯、守,歲饑。彗、孛犯,天下有急兵。

農丈人一星,在南斗西南,老農主稼穡者,又主先農 農正宮。星明,歲豐;暗,則民失業;移徙,歲饑。客星、彗星守之,民失耕,歲荒。

天樽三星,在五諸侯南,一曰在東井北,樽,器也,主盛 饘粥,以給貧餒。明,為豐;暗,則歲惡。

《五色線》
编辑

《歲星占》
编辑

歲守心則年豐,歲為重華,故主豐年。

《婁元禮田家五行》
编辑

《論草》
编辑

《五穀草占》稻色草有五穗,近本莖為早色,腰末為晚 禾。隨其穗之美惡以斷豐歉,未必極驗,但其草每年 根根相似。

《論花》
编辑

《草花雜占》云:「薺菜先生歲欲甘,葶藶先生歲欲苦,藕 先生歲欲雨,蒺藜先生歲欲旱,蓬先生歲欲荒,水藻 先生歲欲惡,艾先生歲欲病。」皆以孟春占之,係江南 農事云。

《論走獸》
编辑

鼠咬,麥苗主不見收咬,稻苗亦然。

《論祥瑞》
编辑

「兩岐麥」,謂一稈而秀兩穗也。主時年祥瑞,又主其田, 秋必倍收。

《珍珠船》
编辑

《杏花占》
编辑

《師曠占術》:「杏花多者不蟲者,來年秋禾善。」

豐歉部彙考二编辑

桓王三年京師饑编辑

按《左傳》:魯隱公六年冬,「京師來告饑,公為之請糴於 宋、衛、齊、鄭,禮也。」

惠王十一年魯大無麥禾编辑

按《春秋》魯莊公二十八年,「大無麥禾。」 按《公羊傳》,「冬 既見無麥禾矣,曷為先言築郿而後言無麥禾?諱以 凶年造邑也。」 按《穀梁傳》,「大者,有顧之辭也,于無禾 及無麥也。」

按:《漢書·五行志》:「嚴公二十八年冬,大水,亡麥禾。」董仲 舒謂「夫人哀姜淫亂,逆陰氣,故大水也。」劉向謂「水旱 當書,不書水旱而曰大亡麥禾者,土氣不養,稼穡不 成者也。是時夫人淫於二叔,內外亡別,又因凶饑,一 年而三築臺,故應是而稼穡不成,飾臺榭內,淫亂之 罰云。」遂不改寤,四年而死,旤流二世,奢淫之患也。

襄王五年晉饑编辑

按《左傳》:魯僖公十三年冬,「晉薦饑,使乞糴于秦。」 「六年,秦饑。」

按《左傳》:魯僖公十四年「冬,秦饑,使乞糴于晉。」

七年,晉饑。

按《左傳》,魯僖公十五年,「晉饑,秦輸之粟。」

十三年,魯饑。

按《左傳》:魯僖公二十一年「夏,大旱。是歲也,饑而不害。」

匡王二年宋饑编辑

按《左傳》:魯文公十六年:「秋八月,宋公子鮑禮于國人。 宋饑,竭其粟而貸之。」

定王十四年冬魯大有年编辑

按《春秋》魯宣公十有六年「冬,大有年。」 按《穀梁傳》:「五 穀大熟為大有年。」

大全程氏曰:「《大有年》,記異也。旱乾水溢,饑饉薦臻者,災也;山崩地震,彗孛飛流者,異也。景星、甘露、醴泉、芝草,百穀順成者,祥也。《大有年》,上瑞矣,何以為記異乎?凡災異慶祥,皆人為所感,而天以其類應之者也。人事順于下,則天氣和于上。宣公弒立,逆理亂倫,水旱、螽蝝、饑饉之變,相繼而作,史不絕書,宜也。獨于是冬乃大有年」,所以為異乎?夫有年、《大有年》一耳。古史書之則為祥,仲尼筆之則為「異」,此言外微旨,非聖人莫能脩之者也。

景王元年鄭宋饑编辑

按《左傳》,魯襄公二十九年,鄭饑而未及麥,民病。子皮 餼國人粟,戶一鍾。子罕聞之曰:「鄰于善,民之望也。」宋 亦饑,請于平公,出公粟以貸。

靈王十三年冬魯大饑编辑

按《春秋》魯襄公二十四年冬,大饑。 按《穀梁傳》:「五穀 不升為大饑。一穀不升謂之歉,二穀不升謂之饑,三 穀不升謂之饉,四穀不升謂之康,五穀不升謂之大 祲。大祲之禮,君食不兼味,臺榭不塗,弛侯廷道不除, 百官布而不制,鬼神禱而不祀,此大祲之禮也。」

大全何氏曰:「有死傷曰大饑;無死傷曰饑。」

敬王十五年蔡饑编辑

按《左傳》魯定公五年:「夏,歸粟於蔡以周亟,矜無資。」

编辑

====始皇三年歲大饑====按《史記秦始皇本紀》云云。

十九年,上谷大饑。

按《史記秦始皇本紀》云云。

编辑

高祖二年關中大饑编辑

按《漢書高祖本紀》:「二年六月,關中大饑,米斛萬錢,人 相食,令民就食蜀漢。」 按《食貨志》:「漢興,接秦之敝,諸 侯並起,民失作業,而大饑饉,凡米石五千,人相食,死 者過半。」

景帝元年詔以比歲不登聽民徙寬大地编辑

按《漢書景帝本紀》:「元年春正月,詔曰,間者歲比不登, 民多乏食,夭絕天年,朕甚痛之。郡國或磽陿,無所農 桑毄畜,或地饒廣,薦草莽,水泉利,而不得徙,其議民 欲徙寬大地者,聽之。」

後二年,饑。

按《漢書景帝本紀》:「後二年春,以歲不登,禁內郡食馬 粟,沒入之。」

後三年,歲比不登。

按《漢書景帝本紀》:三年「春正月詔曰,間歲或不登,意 為末者眾,農民寡也。其令郡國務勸農桑,益種樹,可 得衣食物。」

武帝建元三年春大饑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建元三年春,大饑,人相食。」

元狩三年山東饑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元狩三年秋,遣謁者勸有水災郡 種宿麥,舉吏民能假貸貧民者以名聞。」 按《食貨志》: 「山東被水災,民多饑乏。」

元鼎二年饑编辑

按《漢書武帝本紀》:「元鼎二年夏,大水,關東餓死者以 千數。」

昭帝始元四年歲比不登编辑

按《漢書昭帝本紀》:四年「秋七月詔曰:『比歲不登,民匱 於食,流庸未盡還。往時令民共出馬,其止勿出』。」

元鳳三年饑编辑

按《漢書昭帝本紀》:元鳳三年「春正月詔曰:『迺者民被 水災,頗匱於食,朕虛倉廩,使使者振困乏』。」

宣帝本始四年歲不登编辑

按《漢書宣帝本紀》:「本始四年春,詔今歲不登,遣使者 賑貸困乏。」 按《食貨志》:「宣帝即位,用吏多選賢良,百 姓安土,歲數豐穰,穀至石五錢。」

元帝初元元年歲不登编辑

按《漢書元帝本紀》,初元元年夏四月,詔「關東今年穀 不登,民多困乏,其令郡國被災害甚者,毋出租賦。」九 月,關東郡國十一饑,或人相食。 按《貢禹傳》,「元帝初 即位,徵禹為諫議大夫,數虛己問以政事。是時年歲 不登,郡國多困,禹奏言,古者宮室有制,宮女不過九 人,秣馬不過八匹,牆塗而不琱,木摩而不刻,車輿器 物」不文畫,苑囿不過數十里,與民共之。任賢使能,什 一而稅,亡它賦斂繇戍之役使民歲不過三日。千里 之內自給,千里之外各置貢職而已。故天下家給人 足,頌聲並作。至高祖孝文、孝景皇帝,循古節儉,宮女 不過十餘,廐馬百餘匹;孝文皇帝衣綈履革,器亡琱 文金銀之飾。後世爭為奢侈,轉轉益甚,臣下亦相放 效,衣服履絝刀劍,亂於主上。主上時臨朝入廟,眾人 不能別異,甚非其宜。然非自知奢僭也,猶魯昭公曰: 「吾何僭矣?」今大夫僭諸侯,諸侯僭天子,天子過天道, 其日久矣。承衰救亂,矯復古人,在於陛下。臣愚以為 盡如太古,難宜少放古以自節焉。《論語》曰:「君子樂,節 禮樂。」方今宮室已定,亡「可奈何矣,其餘盡可減損。」故 時齊三服官輸物不過十笥。方今齊三服官作工各 數千人,一歲費數鉅萬;蜀廣漢主金銀器歲各用五 百萬,三工官官費五千萬,東西織室亦然,廐馬食粟 將萬匹。臣禹嘗從之東宮,見賜杯案盡文晝金銀飾, 非當所以賜食臣下也。東宮之費亦不可勝計。天下 之民所「為饑餓死者是也。今民大饑而死,死又不葬, 犬豬所食,人至相食,而廐馬食粟,苦其大肥,氣盛怒 至,乃日步作之。王者受命於天,為民父母,固當若此 乎?天不見邪?」武帝時又多取好女至數千人,以填後 宮,及棄天下。昭帝幼弱,霍光專事,不知禮正,妄多臧 金銀財物,鳥獸魚鱉牛馬虎豹生禽,凡百九「十物,盡 瘞臧之。又皆以後宮女置於園陵,大失禮,逆天心」,又 未必稱武帝意也。昭帝晏駕,光復行之。至孝宣皇帝 時,陛下惡有所言,群臣亦隨故事,甚可痛也。故使天 下承化,取女皆大過度,諸侯妻妾或至數百人,豪富 吏民畜歌者至數十人,是以內多怨女,外多曠夫,及 眾庶葬埋,皆虛地上,以實地「下,其過自上生,皆在大 臣循故事之辠也。唯陛下深察古道,從其儉者,大減 損乘輿服御器物,三分去二,子產多少,有命審察後 宮,擇其賢者留二十人,餘悉歸之。及諸陵園女亡子 者,宜悉遣,獨杜陵宮人數百,誠可哀憐也。廐馬可亡 過數十匹,獨舍長安城南苑地,以為田獵之囿。自城西南至山,西至鄠,皆復其田,以與貧民。方今天下饑 饉,可亡大自減損以救之,稱天意乎?天生聖人,蓋為 萬民,非獨使自娛樂而已也。故《詩》曰:『天難諶斯,不易 惟王。上帝臨女,毋貳爾心,當仁不讓』。」獨可以聖心參 諸天地,揆之往古,不可與臣下議也。若其阿意順指, 隨君上下,臣禹不勝拳拳,不敢不盡愚心。天子納善 其忠,乃下詔令太僕減食穀馬,水衡減食肉獸,省宜 春下苑以與貧民,又罷《角抵》諸戲及齊三服官。遷禹 為光祿大夫。

《初元》二年,饑。

按《漢書元帝本紀》,「二年三月詔曰:『間者歲數不登,元 元困乏,不勝饑寒,以陷刑辟,朕甚憫之。六月,關東饑, 齊地人相食。秋七月詔曰:歲比災害,民有菜色,慘怛 于心。已詔吏虛倉廩,開府庫賑救。今秋禾麥頗傷,其 咎安在?公卿其悉陳朕過,靡有所諱』。」 按《食貨志》:「元 帝即位,天下大水,關東郡十一尢甚。二年,齊地饑,穀 石」三百餘,民多餓死,瑯琊郡人相食。

《初元》五年,關東饑。

按《漢書元帝本紀》:五年夏四月詔曰:「迺者關東連遭 災害,饑寒疾疫,夭不終命。」

永光元年大饑编辑

按《漢書元帝本紀》:「永光元年三月,隕霜傷麥稼,秋罷。」

晉灼曰:「《五行志》:『永光元年三月,隕霜殺桑;九月二日,隕霜殺稼,天下大饑』。」師古曰:「秋罷者,言秋時無所收也。」

永光二年,饑。

按《漢書元帝本紀》,「二年夏六月,詔曰:『間者連年不收, 四方咸困,元元之民,勞於耕耘,又亡成功,困于饑饉, 亡以相救。朕為民父母,德不能覆,而有其刑,甚自傷 焉。其赦天下』。」

建昭四年饑编辑

按《漢書元帝本紀》,建昭四年「夏四月詔曰:『間者,陰陽 不調,五行失序,百姓饑饉,烝庶失業』。」

成帝永始二年饑编辑

按《漢書成帝本紀》,永始二年二月乙酉,詔曰:「關東比 歲不登,吏民以義收食貧民,入穀物助縣官賑贍。」 按《食貨志》:永始二年,梁國平原郡比歲傷水災,人相 食,刺史、守相坐免。

後漢编辑

光武帝建武二年關中饑民食野穀编辑

按《後漢書光武帝本紀》:「建武二年九月,關中饑,人相 食。初,王莽末,天下旱蝗,黃金一斤易粟一斛。至是,野 穀旅生,麻尗尢盛,野蠶成繭,被於山阜,人收其利焉。」

明帝永平五年歲稔编辑

按《後漢書明帝本紀》,不載。 按《晉書食貨志》:「顯宗即 位,天下安寧,民無橫徭,歲比登稔。永平五年,作常滿 倉,立粟市於城東,粟斛直錢二十。草樹殷阜,牛羊彌 望,作貢尢輕,府廩還積,姦回不用禮義,專行於時。傳 曰:『三統之元,有陰陽之九焉』。蓋天地之恆數也。 永平九年,大有年。」

按:《後漢書明帝本紀》云云。

永平十二,年歲屢豐。

按:《後漢書明帝本紀》:十二年,「歲比登稔,百姓殷富,粟 斛三十,牛羊被野。」

章帝建初元年饑编辑

按《後漢書章帝本紀》,不載。 按《東平王蒼傳》,建初元 年,蒼上便宜,帝報書曰:「災異之降,緣政而見。今改元 之後,年饑人流,此朕之不德,感應所致。」

建初二年,饑。

按《後漢書章帝本紀》:二年「春三月詔曰:『比年陰陽不 調。饑饉屢臻。深惟先帝憂人之本』。」

和帝永元五年饑编辑

按《後漢書。和帝本紀》,「永元五年三月,遣使者分行貧 民,舉實流冗,開倉賑廩三十餘郡。」 按《樊準傳》,「永元 之初,連年水旱災異,郡國多被饑困。」

永元六年,饑。

按:《後漢書和帝本紀》:「六年三月,詔流民所過郡國皆 實稟之。丙寅,詔以濟、河之域凶饉流亡,其令舉賢良 方正能直言極諫之士各一人。」

安帝永初二年夫饑编辑

按:《後漢書安帝本紀》:「永初二年春正月,稟河南、下邳、 東萊、河內貧民。」

《古今注》曰:「時州郡大饑,米石二千人相食,老弱相棄道路。」

二月,乙丑,遣光祿大夫樊準、呂倉分行冀、兗二州,稟 貸流民。秋,七月,戊辰,詔曰:「昔在帝王,承天理民,莫不 據璇璣玉衡,以齊七政。朕以不德,遵奉大業,而陰陽 差越,變異互見,萬民饑流,羌貊叛戾。夙宿克己憂心, 京京間令公卿、郡國舉賢良方正,遠求博選,開不諱 之路,冀得至謀,以鑒不逮。而所對皆循尚浮言,無卓 爾異聞。其百僚及郡國吏人,有道術明習災異陰陽之度,璇璣之數者,各使指變以聞。」二千石長吏明以 《詔書》,博衍幽隱。朕將親覽,待以不次,冀獲嘉謀,以承 天誡。

永初三年,大饑。

按《後漢書安帝本紀》:三年三月,京師大饑,民相食。壬 辰,公卿詣闕謝。詔曰:「朕以幼沖,奉承鴻業,不能宣流 風化,而感逆陰陽,至令百姓饑荒,更相噉食。永懷悼 歎,若墜淵冰。咎在朕躬,非群司之責,而過自貶引,重 朝廷之不德。其務思變復,以助不逮。」是歲,并、涼二州 大饑,人相食。 按《續漢書》,四年詔:「比年饑,加有軍旅, 且勿設戲作樂,正旦無充庭車也。」

永初七年,南陽等郡饑。

按:《後漢書安帝本紀》:「七年九月,調零陵、桂陽、丹陽、豫 章、會稽租米,賑給南陽、廣陵、下邳、彭城、山陽、廬江、九 江饑民。」

順帝陽嘉二年吳郡饑编辑

按:《後漢書順帝本紀》:「陽嘉二年春二月,詔以吳郡、會 稽饑荒,貸人種糧。」

桓帝建和元年饑编辑

按《後漢書。桓帝本紀》:「建和元年二月,荊、揚二州人多 餓死。」

永興元年饑编辑

按《後漢書。桓帝本紀》:「永興元年秋七月,百姓饑窮,流 冗道路,至有數十萬戶,冀州尢甚。」

永興二年,饑。

按:《後漢書。桓帝本紀》,二年九月,詔:「饑饉薦臻,其不被 害郡縣,當為饑餒者儲。」

永壽元年冀州饑编辑

按《後漢書。桓帝本紀》:「永壽元年二月,司隸、冀州饑,人 相食,敕州郡賑給貧弱。」

延熹九年豫州饑编辑

按:《後漢書桓帝本紀》:「延熹九年三月,司隸、豫州饑,死 者什四五,至有滅戶者,遣三府掾賑廩之。」

獻帝興平元年饑编辑

按《後漢書。獻帝紀》:「興平元年,穀一斛五十萬,豆麥一 斛二十萬,人相食啖,白骨委積。帝使侍御史侯汶出 太倉米豆為饑人作糜粥,經日而死者無數。」

建安二年江淮饑编辑

按:《後漢書獻帝本紀》:「建安二年,歲饑,江淮間民相食。」

编辑

文帝黃初三年饑编辑

按:《魏志文帝本紀》:黃初三年:「秋七月,冀州民饑。」 「黃初五年,冀州饑。」

按:《魏志文帝本紀》:五年「十一月庚寅,以冀州饑,遣使 者開倉廩賑之。」

明帝青龍三年關東饑编辑

按《魏志明帝本紀》。不載 按《晉書宣帝本紀》。「青龍三 年,關東饑。」

齊王芳嘉平四年關中饑编辑

按《魏志三少帝本紀》。不載 按《晉書食貨志》云云。

编辑

大帝嘉禾三年歲不登编辑

按《吳志孫權傳》:嘉禾三年:「春正月,詔曰,兵久不輟,民 困於役,歲或不登,其寬諸逋,勿復督課。」

赤烏三年冬十一月民饑编辑

按:《吳志孫權傳》云云。

烏程侯   年稼穡不成饑编辑

按《晉書五行志》:吳孫皓時,常歲無水旱,苗稼豐美而 實不成,百姓以饑。闔境皆然,連歲不已。吳人以為傷 露,非也。按劉向《春秋說》曰:「水旱當書,不書水旱而曰 大無麥禾者,土氣不養,稼穡不成。」此其義也。皓初遷 都武昌,尋還建業,又起新館,綴飾珠玉,壯麗過甚,破 壞諸營,增廣苑囿,犯暑妨農,官私疲怠。《月令》:「季夏不 可以興土功。」皓皆冒之。此脩宮室飾臺榭之罰也。

编辑

武帝泰始七年雍涼秦饑编辑

按《晉書武帝本紀》,「泰始七年五月,雍、涼、秦三州饑,赦 其境內殊死以下。」

咸寧五年饑编辑

按《晉書武帝本紀》:「咸寧五年二月乙亥,以百姓饑饉, 減御膳之半。」

太康六年屢年不登编辑

按《晉書武帝本紀》:「太康六年春正月庚申朔,以比歲 不登,免租貸宿負。」

惠帝元康四年饑编辑

按:《晉書惠帝本紀》:「元康四年秋八月,大饑。」

元康六年,饑。

按:《晉書惠帝本紀》:「六年,關中饑。」

元康七年,饑。

按《晉書惠帝本紀》,「七年秋七月,關中饑,米斛萬錢。」 「元康八年春,雍州饑,秋有年按《晉書惠帝本紀》,「八年春正月,詔發倉廩,賑雍州饑 人。秋九月,雍州有年。」

愍帝建興四年饑编辑

按《晉書愍帝本紀》,建興四年「冬十月,京師饑甚,米斗 金二兩,人相食,死者大半。」

元帝太興元年江東饑编辑

按:《晉書元帝本紀》:「太興元年十二月,江東三郡饑,遣 使賑給之。」

太興二年,三吳饑。

按:《晉書元帝本紀》:「二年五月,吳郡大饑。是歲,三吳大 饑。」

明帝太寧元年饑编辑

按《晉書明帝本紀》:「太寧元年冬十一月,以軍國饑乏, 調刺史以下米各有差。」

成帝咸和四年饑编辑

按《晉書成帝本紀》:「咸和四年春正月,城中大饑,米斗 萬錢。」

咸和五年,大饑。

按《晉書。成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咸和五年。無麥 禾,天下大饑。」

咸康元年揚州諸郡饑编辑

按:《晉書成帝本紀》:「咸康元年二月,揚州諸郡饑,遣使 賑給。」

孝武帝太元六年大饑编辑

按《晉書孝武帝本紀》:「太元六年秋七月甲午,交州平, 大饑。」 按《五行志》:「六年無麥禾,天下大饑。」

安帝隆安五年饑编辑

按:《晉書安帝本紀》:「隆安五年,是歲饑。」

元興元年無麥禾天下大饑编辑

按「《晉書。安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