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21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二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二十一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二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二十一卷目錄

 地異部藝文二

  地動聯句        宋蘇舜元欽

 地異部紀事

 地異部雜錄

 地異部外編

庶徵典第一百二十一卷

地異部藝文二编辑

《地動聯句》叔才舜元舊字也
宋·蘇舜元欽
编辑

《大荒》孟冬月,叔才末旬高舂時,日腹昏盲倀。子美風 口鳴嗚咿,「萬靈困陰戚。」叔才百植嗟陽衰,濃寒有勝 氣。子美大凍無敗期,六指忽搖拽。叔才群蹠初奔馳, 丸銅落蟾吻。子美《始異》張渾儀,列宿犯天紀。叔才預 驗《漢志》辭,民《甍函》鼓舞。子美禁堞彊崩離,坐駭市聲 死。叔才立怖人足踦,坦途重車僨。子美急傳壯馬攲, 陵阜動撫手。叔才礫塊當揚箕,停污有亂浪。子美僵 木無靜枝,眾啄不暇息。叔才㳫嶂驚欲飛,踊塔撼鐸 碎。子美安流蕩舟疲,倒壺喪午漏。叔才顛巢駭眠鴟, 居人眩眸子。子美行客勞觸兒,南北頓儵忽。叔才西 東播戎夷,四鎮一毛重。子美百川寸涔微,斗藪不知 大。叔才軒輊主者誰,共工豈復愁。子美富媼安得為, 寧無折軸患。叔才頓易崩山悲,眾蟄不安土。子美群 毛難麗皮,驚者去靡所。叔才仆或如見擠,轟雷下簷 瓦。子美決玉傾倉粢,雙顛太室吻。叔才四躍宸庭螭, 萬宇變旋室。子美百城如轉機,念此大菑患。叔才必 由政瘕疵,勝社勇厥氣。子美孤陽病,其威傳是下乘 上。叔才亦曰「尊屈卑。」夫惟至靜者,子美猶不可保之, 況乃易動物。叔才何以能自持,高者恐顛墜。子美下 者當鎮綏,天戒豈得慢。叔才肉食宜自思,變省孽可 息。子美損降禍可違,願進小臣語。叔才「兼為《丹扆》規」, 偉哉聰明主。子美勿遺《地動》詩:叔才

地異部紀事编辑

《晏子》景公問太卜曰:「汝之道何能?」對曰:「臣能動地。」公 召《晏子》而告之曰:「『寡人問太卜曰,汝之道何能』?對曰: 『能動地』,地可動乎?」晏子默然不對,出見太卜曰:「昔吾 見鉤星在駟心之間,地其動乎?」太卜曰:「然。」晏子曰:「吾 言之,恐子之死也。默然不對,恐君之惶也。子言君臣 俱得焉,忠於君者,豈必傷人哉?」晏子出,太卜走入見 公曰:「臣非能動地,地固將動也。」陳子陽聞之曰:「晏子 默而不對者,不欲太卜之死也;往見太卜者,恐君之 惶也。晏子,仁人也,可謂忠上而惠下也。」

《搜神記》:周隱王二年四月,齊地暴長丈餘,高一尺五 寸。京房《易妖》曰:「地四時暴長,占春夏多吉,秋冬多凶。 歷陽之郡,一夕淪入地中而為水澤,今麻湖是也,不 知何時。」《運斗樞》曰:「邑之淪陰吞陽,下相屠焉。」按周無隱王姑

仍其紀載,附于《周末》。

《異苑》:「晉武太康五年五月,宣帝廟地陷裂,梁無故自 折。凡宗廟所以承祖先嗣,永世不刊。安居摧陷,是禋 絕之祥也。」

《前趙錄》:「劉曜光初二年,地震,長安尤甚。時曜后羊氏 有殊寵,頗與政事,陰有餘之徵也。」

《晉書戴洋傳》:「祖約表洋為下邑長。約府內地忽赤如 丹,洋曰:按《河圖徵》云,地赤如丹,血丸丸,當有下犯上 者,恐十月二十七日胡馬當來飲淮水。至時石勒騎 大至,攻城大戰。其日西風,兵火俱發,約大懼,會風迴 賊退。時傳言勒遣騎向壽陽,約欲送其家還江東,洋 曰:『必無此事』。」尋而傳言果妄。

《苻堅載記》:「自堅之建元十七年四月,長安有水影,遠 觀若水,視地則見人,至是則止。堅惡之。上林竹死,洛 陽地陷。」

《馮䟦載記》:跋境地震山崩,洪光門鸛雀折。又地震,右 寢壞。跋問閔尚曰:「比年屢有地動之變,卿可明言其 故。」尚曰:「地陰也,主百姓。震有左右,比震皆尚右,臣懼 百姓將西移。」跋曰:「吾亦甚慮之。」分遣使者巡行郡國, 問所疾苦,孤老不能自存者,賜以穀帛有差。

《南史檀道濟傳》:「道濟死日,建鄴地震,白毛生。」

《張興世傳》:「興世累遷右軍將軍,封作唐縣侯,歷雍州 刺史,左衛將軍。以疾徙光祿大夫,尋卒。興世居臨沔 水,自襄陽以下至于江二千里,先無洲嶼,興世初生, 當其門前水中,一旦忽生洲年,年漸大。及興世為方 伯,而洲上遂十餘頃。」

《齊高帝本紀》:昇明二年冬,延陵縣季子廟沸井之北, 忽聞金石聲,疑其異,鑿深三尺,得沸井,奔涌若浪,其 地又響。即復鑿之,復得一井,涌沸亦然。井中得一木 簡,長一尺,廣二分,上有隱起字曰:「廬山道人張陵,再

拜詣闕起居」,簡文堅白,字色乃黃。《瑞應圖》云:「浪井不
考證.svg
鑿自成,王者清靜,則仙人主之。」

《梁元帝本紀》:江陵先有九十九洲,古老相承,云「洲滿 百,當出天子。」桓元之為荊州刺史,內懷篡逆之心,乃 遣鑿破一洲,以應百數,隨而崩散,竟無所成。宋文帝 為宜都王,在藩,一洲自立。俄而文帝篡統,後遇元凶 之禍,此洲還沒。太清末,枝江楊之閣浦復生一洲,群 公上疏稱慶,明年而帝即位。承聖末,其洲與大岸相 通,惟九十九云。

《述異記》:「地生毛,京房以為人勞之應。」北齊武成河清 中,徐州及長安地生毛,長七尺。時北築長城,內築三 臺,人苦勞役之應。

《隋書煬帝本紀》:太子勇廢,立上為皇太子,是月當受 冊。高祖曰:「吾以大興公成帝業。」令上出舍大興縣。其 夜地震山崩,民舍多壞,壓死者百餘口。

《唐書張行成傳》:「『行成遷侍中,兼刑部尚書。高宗即位, 封北平縣公,監修國史。時晉州地震不息,帝問之,對 曰:天,陽也,君象;地,陰也,臣象。君宜動,臣宜靜。今靜者 頻動,恐女謁用事,人臣陰謀。又諸王公主參承起居, 或伺間隙,宜明設防閑。且晉,陛下本封,應不虛發,伏 願深思,以杜未萌』。帝然之,詔五品以上極言得失。」 《朱滔傳》:滔與王武俊、田悅、李納為壇祀天,各僭為王。 與武俊等三讓乃就位。滔為盟主,稱孤,武俊、悅及納 稱寡人。是日,三叛軍上有雲氣頗異。馬燧望笑曰:「是 雲無知,乃為賊瑞邪?」先是,其地土忽高三尺,魏人韋 稔佞悅,以為益土之兆。後二年,滔等冊壝,正值其所。 《十國春秋·楚文昭王世家》:開運四年,王命修長沙城, 開壕畢,忽得一物,長十餘丈,狀若土山,無頭尾手足, 自北出,泳游水上,久之入南岸而沒,謂之「土龍。」 《閩景宗本紀》:「先是太祖克福州,桃林村中一夕地震, 有聲如鳴鼓數百面,比旦視之,禾稻皆倒插土下。厥 後奄有全閩之地。至是桃林復有鼓聲,禾稻亦倒懸 土下。不數日遇禍而王氏隨」滅,興亡之兆,如一轍焉。 《幸蜀記》:孟昶時地震,昶問大臣曰:「頃年地頻震,此何 祥也?」對曰:「地道靜而屢動,此必強臣陰謀之事,願以 為慮。」

《宋史漳泉陳氏世家》:「陳洪進為統軍使,與副使張漢 思同領兵柄,累立戰功。漢思年老醇謹,不能治軍務, 事皆決于洪進。漢思諸子並為衙將,頗不平。洪進圖 欲害之,漢思亦患其專。明年夏四月,漢思大享將吏, 伏甲于內,將害洪進。酒數行,地忽大震,棟宇皆傾,坐 立者不自持。同謀者以告洪進,洪進亟去,眾驚悸而」 散。

《遵堯錄》:景德元年,邢州地震,真宗問宰相,知州為誰, 或以上官正對。帝曰:「郡國災沴,民不寧居,尢在牧守 以道鎮靜,則封疆無事。」正累典藩郡,以知兵自許,但 未知其能以鎮靜欽恤為意否。天下之廣,未免焦勞, 正為此爾。

《宋史李迪傳》:「肅之字公儀,迪弟子也。以迪蔭,監大名 府軍資庫,累遷右諫議大夫,知慶州。數日,徙瀛州。大 雨地震,官舍民廬摧陷。肅之出入泥潦中,結草囷以 儲庾,粟之暴露者,為茇舍以居民,啟廩賑給,嚴備盜 竊,一以軍法從事。天子聞而嘉之,遣使勞賜。」

《韓億傳》:億參知政事,會忻州地大震,諫官韓琦言宰 相王隨、陳堯佐非輔弼才。又言:億子綜為群牧判官, 不當自請,以兄綱代之。遂與宰相皆罷知應天府。 《孫甫傳》:甫為右正言時,河東地震,五六年不止。甫推 《洪範》五傳及前代變驗,上疏曰:「地震者,陰之盛也。陰 象臣也,後宮也,四夷也。三者不可過盛,過盛則陰為 變」而動矣。忻州趙分地震六年,每震則聲如雷。前代 地震,未有如此之久者。惟唐高祖本封于晉,及即位, 晉州經歲地震,宰相張行成言:「恐女謁用事,大臣陰 謀,宜制于未萌。其後武昭儀專恣,幾移唐祚,天地災 變,固不虛應。陛下救紓緩之失,莫若自主威福,時出 英斷,以懾奸邪,以肅天下;救陰盛之變,莫若外謹戒 備,內制後宮。謹戒備則切責大臣,使之預圖兵防,熟 計成敗;制後宮則凡掖庭非典掌御幸者盡出之,且 裁節其恩,使無過分,此應天之實也。」時契丹、西夏稍 強,後宮張修媛寵幸,大臣專政,甫以此諫焉。

《馬默傳》:「默為監察御史裏行,會地震河東陝西郡,默 以為陰盛,慮為邊患,宜備之。後數月,西夏果來侵。」 《暌車志》:「治平丁未歲,漳州地震裂,長數十丈,闊丈餘, 有狗自中出,視其底皆林木,枝葉蔚然。」

《宋史孫長卿傳》:「長卿以龍圖閣直學士知定州。熙寧 元年,河北地大震,城郭倉庾皆隤,長卿盡力繕補。神 宗知其能,轉兵部侍郎,留再任。」

《黃潛善傳》:「潛善,宣和初為左司郎。陝西河東地大震, 陵谷易處,徵宗命潛善察訪陝西,因往視。潛善歸,不 以實聞,但言震而已。擢戶部侍郎,坐事謫亳州 桯史。宣和六年春,東都地震,後三月又震,宮殿門皆 動有聲,既而蘭州地及山之草木,悉沒入地,而山下 麥苗乃在山上。驛書聞朝廷,徽祖為之側席。時方得燕兵」,端釁日侈。上心向闌,遇災而懼,臨朝謂群臣曰: 「大觀彗星之異,張商英勸朕畏天,戒更政事,雖復作 輟,朕常不忘。」五月壬寅,遂罷經、撫房,於是時事為一 變矣。會遣右司郎中黃潛善按視回,乃沒其實,以不 害聞,天意遂回。六月,詔天下起免夫錢,圖卒固燕,黃 驟遷戶部侍郎。

《雞肋編》:「紹興三年八月,浙右地震,地生白毛,韌不可 斷。時平江童謠言:『地上白毛生,老少一齊行。臺臣論 其事,因下求言之詔,宰相呂頤浩由此以罪罷』。」按《晉 志》,武帝咸康初、孝武太元二年、十四年,地皆生毛,近 白祥。孫盛以為人勞之異。其後征劎代徵斂賦役無 寧歲,天下勞擾,百姓疾怨焉。時軍卒多擄掠,婦人有 母子,每隨軍而行,謂之「老少軍。」方韓、劉自建康鎮江 更戍,既而敕移屯池州,韓復分軍江寧,王曖往湖南, 岳飛赴江外行在,即至九江,郭仲荀赴明州。老少之 行,已數十萬人也。

《宋史列女傳》:「張氏,羅江士人女,其母楊氏寡居。一日, 親黨有婚會,母女皆往,其典庫雍乙者從行,既就坐, 乙先歸。會罷,楊氏歸,則乙死于庫,莫知殺者主名。提 點成都府路刑獄張文饒疑楊有私,懼為人知,殺乙 以滅口,遂命石泉軍劾治。楊言與女同榻,實無他。遂 逮其女,考掠無實。吏乃掘地為坑,縛母於其內,旁列」 熾火,間以水沃之,絕而復蘇者屢,辭終不服。一日,女 謂獄吏曰:「我不勝苦毒,將死矣,願一見母而絕。」吏憐 而許之。既見,謂母曰:「母以清潔聞,奈何受此污辱?寧 死箠楚,不可自誣。女今死,死將訟冤於天。」言終而絕。 於是石泉連三日,地大震,有聲如雷,天雨雪,屋瓦皆 落,邦人震恐。李志寧疑其獄,夕具冠禱于天。俄假寢 坐廳事,恍有猿墜前,驚寤,呼吏卒索之,不見。志寧自 念夢兆:「非殺人者袁姓乎?」有門卒忽言張氏饋食之 夫曰袁大。明日袁至,使吏執之,曰:「殺人者汝也。」袁色 動,遽曰:「吾憐之久矣,願就死。」問之,云:「適盜庫金,會雍 歸,遂殺之。」楊乃得免,時女死才數日也。獄上,郡牓其 所居曰孝感坊。

《纂異記》:《嘉禾志》:「頤亭林庵中有忠烈二祠,近歲忽地 裂數尺,常有風濤聲,以物引之,應手火起,至今尚然。」 《括異志》:「當湖在今縣北五十里,南北十二里,東西六 里。古老相傳,地初陷時,有婦人產一物,若蛟蜃狀,濯 于水,遂陷一方。」

《金史把胡魯傳》:興定二年,拜參知政事。三年六月,平 涼等處地震。胡魯因上言,「皇天不言,以象告人。災害 之生,必有其故。乞明諭有司,敬畏天戒。」上嘉納之,遣 右司諫郭著往閱其跡,撫諭軍民焉。

《癸辛雜識》:「至元二十五年戊子歲冬十月二十四日 丙子夜正中,地大震,始如暴風駕海潮之聲,自西南 來,雞犬皆鳴,窗戶礫礫有聲,繼而屋瓦皆搖,勢若掀 箕。余初聞是聲,大驚,以為大寇至,懼甚,噤不敢出息。 繼而覺悟,榻撼如乘舟迎海潮,始悟為地震也。遠近 皆喧呼,或以為火。凡兩茶頃甫定。次日親朋皆相勞」 問。互言所聞。至十一月初九日庚辰之辰時又震。余 向于庚子歲。時先子留富沙。曾經此變。乃《時杭霅》, 則在二鼓後,此理不可曉。

《元史李冶傳》:「冶,欒城人,登金進士第。世祖在潛邸,聞 其賢,遣使召之,問:『昨地震何如』?對曰:『天裂為陽不足, 地震為陰有餘。夫地道陰也,陰太盛則變常。今之地 震,或奸邪在側,或女謁盛行,或讒慝交至,或刑罰失 中,或征伐驟舉,五者必有一於此矣。夫天之愛君,如 愛其子,故示此以警之耳。苟能辨奸邪,去女謁,屏讒』」 慝,省刑罰,慎征討,上當天心,下協人意,則可轉咎為 休矣。世祖嘉納之。

《張孔孫傳》:「孔孫拜集賢大學士中奉大夫,商議中書 省事。丞相完澤卒,孔孫與陳天祥上封事,薦和禮霍 孫可為相。會地震,詔問弭災之道,孔孫條對八事。其 略曰:蠻夷諸國,不可窮兵遠討;濫官放譴,不可復加 任用;賞善罰惡,不可數賜赦宥;獻鬻寶貨,不可不為 禁絕;供佛無益,不可虛費財用;上下豪侈,不可不從 儉約;官冗吏繁,不可不為裁減;太廟神主不可不備 祭享。」帝悉嘉納之,賜鈔五千貫。

《愛薛傳》:大德元年,愛薛授平章政事。八年,京師地震, 上弗豫。中宮召問「災異,殆下民所致耶?」對曰:「天地示 警,民何與焉。」

《李忠傳》:「忠,晉寧人,幼孤,事母至孝。大德七年,地大震, 郇保山移,所過居民廬舍,皆摧壓傾圮。將近忠家,分 為二,行五十餘步復合,忠家獨完。」

《鄭鼎傳》:「鼎子制宜,授大都留守,領少府監,兼武衛親 軍都指揮使,知屯田事。大德八年,晉地大震,平陽尤 甚,壓死者眾。制宜承命存恤,懼緩不及事,晝夜倍道 兼行,至則親入里巷,撫瘡痍,給粟帛,存者賴之。」 《阿魯渾、薩里傳》:「桑哥奏立徵利司,理天下逋欠,使者 相望于道,所在囹圄皆滿,道路側目,無敢言者。」會地 震北京,阿魯渾請罷徵利司以塞天變。詔下之日,百姓皆慶。

《明外史胡深傳》:「深字仲淵,處州龍泉人。父玉,行省員 外郎。深穎拔有智略,通經史百家,曉術數。元末兵亂, 嘆曰:『浙水東,地氣盡白,禍將及矣』。」

《襄桓王遜燂傳》:遜燂宗人俊噤,字若訥,博學有盛名。 姊陵川縣君,適裴禹卿,地震城崩,禹卿死焉。縣君以 首觸槥,嘔血死,年二十有一,詔旌為貞節縣君。 《明通紀》:洪熙元年,命太子往南京謁祭皇陵、孝陵,因 留南京監國。時南京屢奏地震,群臣或請親王及重 臣往守之,上曰:「非皇太子不可。」遂有是命。

《明外史毛弘傳》:「丘弘字寬叔,成化三年,寧夏地震,上 修德弭災七事。」

《林俊傳》,「弘治十四年正月朔,陝西、山西地震水涌,疏 述古宮闈、外戚、內侍、柄臣之禍。乞罷齋醮,減織造,清 役占,汰冗員,止工作,省供應,節賞賜,戒逸欲,遠佞幸, 親賢人。」

《馬文升傳》:「弘治十四年,陝西大震,文升言:此外寇侵 陵之兆。今邊寇方跳梁,而海內民困財竭,將懦兵弱, 紀綱未振,法令久弛。宜側身修省,行仁政以養民,講 武備以固圉,節財用,停齋醮,止傳奉冗員,禁奏乞閒 地,日視二朝,以勤庶政。且撤還陝西織造內臣,賑恤 被災者家。帝納其言。」

《李東陽傳》:「正德七年,東陽等以京師及山西、陝西、雲 南、福建相繼地震,而帝講筵不舉,視朝久曠,宗社祭 享不親,禁門出入無度。谷大用仍開西廠,屢上疏極 諫,帝亦終不聽也。」

《王軏傳》:「軏,開平衛人。嘉靖初,入為順天府尹。房山地 震,軏言召災有由,語多指斥,忤旨切責。」

《王宗茂傳》:「宗茂字時育,京山人。嘉靖三十一年,擢南 京御史。時先後劾嚴嵩者皆得禍,宗茂積不平。甫拜 官三月,上疏曰:『邇者四方地震,其占為臣下專權。試 問今日之專權者,寧有出於嵩右乎』。」

《臨晉縣志》:「嘉靖三十五年六月,黑眚見,時有黑氣,其 疾如風,或自戶牖入,雖密室亦無不至,至則人皆昏 迷,或手足面膚被傷,即出黃水,遍城驚擾。夜間鳴鑼 擊鼓,各持兵刃,見人形,或彼此誤傷,亦卒無真跡。說 者謂地震壓死強魂,理或然也。」

《列朝詩集》:「李攀龍字于鱗,擢陝西提學副使。西土數 地動,心悸念母,移疾歸。用何景明例予告。凡十年,起 浙江副使。」

《陝西通志》:「王命字子將,同州人。嘉靖乙酉舉人。膽略 過人,適秦地大震,同州城郭廬舍蕩然,壓者萬人。橫 民倖生者,攘臂大呼,先劫庾糧以嘗州守,守莫敢誰 何。於是郊外劫殺四起,橫屍塞野,人人自危。命時家 居,慨然曰:『地維絕,人紀亂,在位者不能禁,我以不在 其位坐視之,古人秀才時以天下為己任者非耶』?於」 是集壯士百餘人,申明約束,列隊捕盜,躬提劍躍馬 以先之,遂擒械致州守前,與眾撾殺之,四境帖然。 《眉公見聞錄》:徐文貞公拜首揆,癸未元旦,地震。疑之 者曰:「是何祥也,得無虞於大臣耶?」亡何,公遂薨。 《陝西通志》:南逢吉,渭南人。嘉靖乙卯,關中地大震,兇 徒乘機四掠,勢如燎原,糾邑壯士得數百人,激以大 義,擒殺倡亂者,四境以寧。

呂應祥選吏科給事,京師地震,上書言汰冗、賑貧、倡 勇、恤讞、《節賞五事》。

《湖廣通志》:「夏雲鼎字四雲,石首人。甲子鄉舉。為人脫 落無繩尺,下筆數千言立就。常試地動解,援引漢儒 《洪範》五行及歷代災異故實,不假思索,頃刻成。」 《太平府志》:「荻港岸未崩之先,居民夜聞有聲雜拉如 車馬叢集者,已而又如官府勾稽公事,檢閱民籍者 然。數日岸崩,死者甚眾。崩之夕,有監司宋之屏泊舟 其下」,夢神促之解纜,遂移舟西岸,不與其難,說者以 為陰德所感。又有一瞽者善卜,寄寓城隍廟,垂數十 年,自來不宿於家。一日早起自占云:「我今日二鼓水 孛過宮。」因具三物,回家禳之。至二更岸崩,瞽者與焉。

地異部雜錄编辑

《詩經小雅十月之交章》:「高岸為谷,深谷為陵。」

《老子》下篇:「地無以寧,將恐發。」

《玉曆通政經》:「陰陽太甚,作雨,日久不為星變,則為地 震,或大風作而為地震,地寒甚則裂,風盛則震也。」 《齊東野語》:「張衡有候風地震之器曰地動儀者,無傳 焉。按漢張衡傳此儀,以精銅為之,其器圓徑八尺,形 似酒樽,中有都柱,旁行八道,施關發機,外有八龍,首 銜銅丸,每龍作一蟾蜍,仰首張口而承之,機關巧製皆在樽中。龍必致九州地分,如遇某州分地動,則龍 銜之丸即墜蟾蜍口中,乃鏗然有聲。司候者占之,則 知某地分震動矣。」隋臨孝恭嘗著《地動遺經》一卷,今 皆傳焉。然以理揆之,天文有常度可尋,時刻所至,不 差分毫,以渾天測之可也。若地震則出於不測,蓋陰 陽相薄使然,亦猶人之一身,血氣或有順逆,因而肉 瞤目動耳。氣之所至則動,氣所不至則不動,而此儀 置之京都,與地震之所了不相關,氣數何由相薄,能 使銅龍驤首吐丸也?細尋其理,了不可得,更當訪之 識者可也。

《物類相感志》:「地動應鉤鈐。」地之將動。鉤鈐開鈐,即房 星上垂二星。若磔開則始震,盛張大則動,漸合則止。 《五行志》云:「地者積陰之氣,主定主靜,陽伏不能出,陰 迫不能入,陰陽相擊,地故震動。」又《莊子》云:「海水三歲 一週,流波相薄,故地動。」又《河圖》云:「地常動不止,譬如 人在大舟,閉牖而坐舟行,人不之覺也。」《元命苞》云:「地 所以右轉者,濁氣精所舍,隱而赴,故右轉迎天左道 也。」後漢張衡造地動儀,以精銅鑄成,圓徑八尺,合蓋 隆起,形似酒樽,飾以篆文、山龜鳥獸之形。中設都柱, 旁行八柱,道施機關八,有八龍,首銜銅丸,下有蟾蜍, 張口承之,牙機巧製,皆有中樽覆之。蓋周密無際,如 地動,樽即震,龍機發,吐丸而落,蟾蜍之口震動,聲揚 激。因此覺知,雖一龍發機,七龍首不動。尋其方面,乃 知震之所以契合,事若神會。龍發機,地不動,怪其無 徵。數日驛至,果地動也。

田家五行長墩,忽然門內泥土自然墳起,成墩者,謂 之「長墩主」,其家長進。余嘗記幼時曾見東郊有一村 店,始於賣酒營生,僅以自給,忽門內泥土自然墳起, 店主謂其祥瑞,愛護不鋤,日見漸高,家亦日益,遂添 賣香燭麩麪之類,踰年愈高,成墩不勝添進,人口積 蓄米麥,乃大興販,京果、海錯、南貨等物,無所不有,雖 百里之外,或富室,或寺院,咸來垂顧,動以干緡。每殘 年及春季,日有千緡交易,長夏間亦如市。四方馳名, 自為巨富。三十年後,墩漸平,家亦暗消。

地異部外編编辑

《法苑珠林地動部》依《佛般泥洹經》云:「阿難又手問佛: 『欲知地動幾事』?」佛語阿難:「有三因緣:一為地倚水上, 水倚於風,風倚於空,大風起則水擾,水擾則地動。二 為得道沙門及神妙天,欲現感應,故以地動。三為佛 力,自我作佛,前後已動,三千日月,萬三千天地無不 感發,天人鬼神多得聞解。」又《大方等大集念佛三昧 經》云:「一切大地六種震動:一、動、遍動、等遍動;二、震、遍 震、等遍震;三、涌、遍涌、等遍涌;四、吼、遍吼、等遍吼;五、起、 遍起、等遍起;六、覺、遍覺、等遍覺。是六各三,合十八相, 如是東涌西沒,西涌東沒,南涌北沒,北涌南沒,中涌 邊沒,邊涌中沒。」又《立世阿毗曇論》云:佛告富樓那:「復 有大神通威德諸天,若欲震動大地,即能令動。若諸 比丘有大神通及大威德,觀地大相令小小相令大, 欲令地動亦能震動令地動。」有風名鞞嵐婆,此風常 吹俱動不息,風力上昇有風下吹亦有傍動,是風平 等圓轉相持。又《智度論》云:「地動有四種:一火,二龍,三 金翅鳥,四天、二十八宿等。」又諸羅漢諸天等亦能地 動。又《增一阿含經》云:「佛在舍衛城告諸比丘:『有八因 緣而地大動,此地深六十八千由延,為水所持,水依 虛空,或復是時虛空風動而水亦動,水動地便大動, 是初動也;若比丘得神足,所欲自在,觀地如掌,能使 地大動,是二動也;若復諸天有大神足,有大威力能 使地動,是三動也;若復菩薩在兜術天,欲降神下生, 是時地動』」,是四動也;「若菩薩自知在母胞中,地為大 動」,是五動也;「若菩薩知滿十月當出母胎,地為大動」, 是六動也;「若菩薩出家於道場坐,降伏魔怨,終成等 覺,地為大動」,是七動也;「若未來於無餘涅槃界而般 涅槃,地為大動」,是八動也。依經,地動亦有多種:或有 地動,聖人出世;有山動,四果聖人出世;或有諸佛菩 薩出世,或動一世界多世界,亦有薄福眾生,感得地 動損破,依正兩報,具如經說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