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第159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五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五十九卷
曆象彙編 庶徵典 第一百六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庶徵典

 第一百五十九卷目錄

 宮室異部彙考一

  春秋緯合誠圖

  管窺輯要城邑變異占 宮室變異占

 宮室異部彙考二

  漢景帝一則 宣帝一則 成帝元延一則 哀帝一則

  後漢桓帝延熹一則 永康一則 靈帝光和二則 中平一則 獻帝初平一則 興

  平一則

  魏文帝黃初一則

  吳廢帝建興一則

  晉武帝太康二則 懷帝永嘉一則 元帝太興一則 明帝太寧一則 安帝元興一則

  義熙一則

  宋文帝元嘉一則 明帝泰始一則

  梁元帝承聖一則

  陳武帝永定一則 文帝天嘉一則 後主禎明一則

  北齊武成帝河清一則

  隋煬帝大業一則

  唐高祖武德一則 中宗神龍一則 元宗開元一則 代宗永泰一則 德宗貞元一則

  文宗太和一則 僖宗光啟一則

  宋高宗紹興一則 寧宗慶元一則 度宗咸淳一則

  金宣宗元光一則

  元順帝元統一則 至正二則

  明武宗正德一則 世宗嘉靖一則 神宗萬曆三則 愍帝崇禎一則

 宮室異部藝文

  論太廟屋壞請修德表   唐褚無量

 宮室異部紀事

庶徵典第一百五十九卷

宮室異部彙考一编辑

《春秋緯》
编辑

《合誠圖》
编辑

霹靂擊於宮殿者,妃后爭政。

《管窺輯要》
编辑

《城邑變異占》
编辑

城門無故折陷,有賊至。

城郭無故自壞,《京房占》曰:上下咸悖厥妖,城門壞。《天 鏡占》曰:君不安,其國亡。邑署則其主者當之。

城門關無故自折,其城凶,賊兵至。一曰:為婦人所圍。 關門匙亡,國將失守。一曰:有弒逆。

城邑門戶忽鳴,有兵喪。

城郭門忽自開,不出三年,兵從中起。

城無故自長,兵起。

城崩,兵起。城復於隍,賤人將貴。

城自濡,京房曰:天不雨,城自濡,其國大潰,亂兵起,相 當之。

邑無故自壅成山,《地鏡占》曰:是謂陽反為陰。君淫。為 婦所謀,不出三年,兵大起,有易主。

邑沒為池,人君徵發無道,不出一年,兵大起。一曰:邑 沒為溝,是謂陰反為陽。不出三年,有女子爭為王后 者。

邑忽廢為枯陂,忠佞爭權。不出一年,其地亡。

邑城忽成土與屋同,是謂陰掩陽。不出一年,天下兵 起。

城邑夜有火光,兵起國亂。

邑里社鳴,里有聖人出。百姓歸之,天子出宮。京房曰: 社鳴,實邑虛,虛邑實。

《宮室變異占》
编辑

上棟下宇以禦風雨,《易》謂之大壯。人君宮閣、殿庭門 戶無故自搖動有聲,謂之壞宇。不出二年,有兵。親戚 謀叛。屋宅無故自動,邑亡。

宮庭屋宅中無故迷惑,不出二年,將欲去離之象。 人君宮庭殿門無故常濡潤,不出八年,家亡。宮殿中 壁無故汗出,及生點污者,白為喪,赤為血,及火黑為 病,及虛耗黃為喜,青為憂,為刑獄。一年獄囚走,有火 災。宮殿及人家門戶、垣牆無故汗出為水,不出八年, 家亡。

人君宮殿無故血腥臭,是為蜚禍來。不出一年,大兵。 流血無故聞腐臭。不出一年,有暴喪。若婦人暴死,無 故火焦臭,大兵。流血火為妖。

宮殿無故火起,不出五年,國亡。

宮庭內鬼神若見,將失地。

宮庭內忽聞鼓聲,擊鼓應之,吉。無故有音聲及哭聲, 天下有兵。若人家,家亡。

宮室無故自墜,諸侯凌主,權臣弄法,國以亂亡。 宮室上有物如蛇蟲蠶,虛耗。如牛馬,遠役恐不返。 屋室上或生石及草木,皆失地兆。人亡在春秋,夏吉。 非時有咎。

宮室門無故自壞,上下悖亂,國亡。門自飛,亂臣謀篡。 關門自開,國將失守。

宮觀門戶無故自開,不出三年,兵從內起。凡人家門 戶無故自開自閉,有刀兵起。門戶忽鳴,兵喪。大鳥雀在王殿門上作巢,有賢人來。

宮室柱木無故生芝者,赤為血,青為刑獄,白為喪,黑 為賊,黃為吉,如人面者,亡財。屋柱有汗,主死。

闕庭地無故自裂,不出三年,失國亡地。

宮垣無故自移反側,有內亂。垣牆無故崩摧,主亡。牆 垣有人影,有喪。

人君無故自修其社稷,前吉後凶。有咎。不出八年,有 失政。

人君無故自填其宅,是謂穿德。不出三年,必有荒田, 外境不通。五年內,興兵相攻。

入君無故自為國門,不出三年,夷獻重寶,國以亡也。

宮室異部彙考二编辑

景帝三年,吳二城門自傾,大船自覆。编辑

按《漢書·景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景帝三年十二 月,吳二城門自傾,大船自覆。劉向以為近金沴木,木 動也。先是,吳王濞以太子死於漢,稱疾不朝,陰與楚 王戊謀為逆亂。城猶國也,其一門名曰楚門,一門曰 魚門。吳地以船為家,以魚為食。天戒若曰,與楚所謀, 傾國覆家。吳王不悟,正月,與楚俱起兵,身死國亡。京 房易傳曰:上下咸悖,厥妖城門壞。

宣帝 年,大司馬霍禹第門自壞。编辑

按《漢書·宣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宣帝時,大司馬 霍禹所居第門自壞。時禹內不順,外不敬,見戒不改, 卒受滅亡之誅。

成帝元延元年,城門牡自亡。编辑

按《漢書·成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延元年正月, 長安章城門門牡自亡,函谷關次門牡亦自亡。京房 《易傳》曰:饑而不損茲謂泰,厥災水,厥咎牡亡。《妖辭》曰: 關動牡飛,辟為亡道臣為非,厥咎亂臣謀篡。故谷永 對曰:章城門通路寢之路,函谷關距山東之險,城門 關守國之固,固將去焉,故牡飛也。

哀帝 年,大司馬董賢第門自壞。编辑

按《漢書·哀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哀帝時,大司馬 董賢門第自壞。時賢以私愛居大位,賞賜無度,驕慢 不敬,大失臣道,見戒不改。後賢夫妻自殺,家徙合浦。

後漢编辑

桓帝延熹五年,太學門無故自壞。编辑

按《後漢書·桓帝本紀》:延熹五年夏四月乙巳,太學西 門自壞。 按《五行志》:延熹五年,太學門無故自壞。襄 楷以為太學前疑所居,其門自壞,文德將喪,教化廢 也。是後天下遂至喪亂。

永康元年,南宮平城門屋自壞。编辑

按《後漢書·桓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永康元年十 月壬戌,南宮平城門內屋自壞。金沴木,木動也。其十 二月,宮車晏駕。

靈帝光和元年,南宮城屋及武庫屋自壞。编辑

按《後漢書·靈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光和元年,南 宮平城門內屋、武庫屋及東垣屋前後頓壞。蔡邕對 曰:平城門,正陽之門,與宮連,郊祀法駕所由從出,門 之最尊者也。武庫,禁兵所藏。東垣,庫之外障。《易傳》曰: 小人在位,上下咸悖,厥妖城門內崩。《潛潭巴》曰:宮瓦 自墮,諸侯強凌主。此皆小人顯位亂法之咎也。其後 黃巾賊先起東方,庫兵大動。皇后同父兄何進為大 將軍,同母弟苗為車騎將軍,兄弟並貴盛,皆統兵在 京都。其後進欲誅廢中官,為中常侍張讓、段珪等所 殺,兵戰宮中闕下,更相誅滅,天下兵大起。

光和三年二月,公府駐駕廡自壞。

按《後漢書·靈帝本紀》云云。 按《五行志》:三年二月,公 府駐駕廡自壞,南北三十餘間。

中平二年,廣陽門屋自壞。编辑

按《後漢書·靈帝本紀》:中平二年二月己亥《志》作癸亥,廣陽 門外屋自壞。洛陽城西面南頭門也稅天下田畝十錢。以修宮室

獻帝初平二年,長安宣平城門外屋自壞。编辑

按《後漢書·獻帝本紀》云云。 按《五行志》:初平二年三 月,長安宣平城門外屋無故自壞。至三年夏,司徒王 允使中郎將呂布殺太師董卓,夷三族。李傕等攻 破長安城,害允等。

興平元年,長安市門自壞。编辑

按《後漢書·獻帝本紀》云云。 按《五行志》:興平元年十 月,長安市門無故自壞。至二年春,李傕、郭汜GJfont長安 中,傕迫劫天子,移置郿塢,盡燒宮殿、城門、官府、民舍, 放兵寇鈔公卿以下。冬,天子東還雒陽,傕、氾追上到 曹陽,擄掠乘輿輜重,殺光祿勳鄧淵、廷尉宣璠、少府田邠等數十人。

编辑

文帝黃初七年,許昌城南門崩。编辑

按《魏志·文帝本紀》:黃初七年春正月,將幸許昌,許昌 城南門無故自崩,帝心惡之,遂不入。

按《晉書·五行志》:黃初七年,許昌城南門無故自崩。此 金沴木,木動之也。五月,宮車晏駕。京房《易傳》曰:上下 咸悖,厥妖城門壞。

编辑

廢帝建興二年,諸葛恪廳事棟折。编辑

按《吳志·孫亮傳》不載。 按《晉書·五行志》:吳孫亮建興 二年,諸葛恪征淮南,後所坐廳事棟中折。恪妄興徵 役,奪農時,作邪謀,傷國財力,故木失其性致毀折也。 及旋師而誅滅,於周易又為棟撓之凶也。

编辑

武帝太康五年夏五月景午,宣帝廟梁折。编辑

按《晉書·武帝本紀》云云。

太康十年十二月庚寅,太廟梁折。

按《晉書·武帝本紀》云云。 按《五行志》:五年五月,宣帝 廟地陷,梁折。八年正月,太廟殿又陷,改作廟,築基及 泉。其年九月,遂更營新廟,遠致名材,雜以銅柱,陳勰 為匠,作者六萬人。至十年四月乃成,十一月庚寅梁 又折。天戒若曰,地陷者分離之象,梁折者木不曲直 也。明年帝崩,而王室遂亂。

懷帝永嘉二年,鄄城無故自壞。编辑

按《晉書·懷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二年八月乙亥, 鄄城城無故自壞七十餘丈,懷帝惡之,遷濮陽,此見 沴之異也。

元帝太興二年,吳郡米廡自壞。编辑

按《晉書·元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太興二年六月, 吳郡米廡無故自壞。天戒若曰,夫米廡,貨糴之屋,無 故自壞,此五穀踴貴,所以無糴賣也。是歲遂大饑,死 者千數焉。

明帝太寧元年,周延宅自躍。编辑

按《晉書·明帝本紀》不載。 按《宋書·五行志》:太寧元年, 周延自歸王敦,既立宅宇,而所起五間六架,一時躍 出墮地,餘桁猶亙柱頭。此金沴木也。明年五月,錢鳳 謀亂,遂族滅延,而湖孰尋亦為墟矣。

安帝元興三年,樂賢堂壞。编辑

按《晉書·安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興三年五月, 樂賢堂壞。時帝嚚眊,無樂賢之心,故此堂見沴。

義熙九年,國子聖堂壞。编辑

按《晉書·安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義熙九年五月, 國子聖堂壞。天戒若曰,聖堂,禮樂之本,無故自壞,業 祚將墜之象。未及十年而禪位焉。

编辑

文帝元嘉十七年,吳郡堂鴟尾自落。编辑

按《宋書·文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元嘉十七年,劉 斌為吳郡,郡堂屋西頭鴟尾無故落地,治之未畢,東 頭鴟尾復落。頃之,斌誅。

明帝泰始二年,柱自然。编辑

按《宋書·明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泰始二年五月 丙午,南琅邪臨沂黃城山,道士盛道度堂屋,一柱自 然,夜光照室內。此木失其性也。或云木腐自光。

编辑

元帝承聖二年,宮門籥牡自飛。编辑

按《南史·梁元帝本紀》:承聖二年春正月己卯,江夏宮 南門籥牡飛。

编辑

武帝永定二年,重雲殿鴟尾生煙。编辑

按《南史·陳武帝本紀》:永定二年夏四月壬辰,重雲殿 東鴟尾有紫煙屬天。

文帝天嘉六年,儀賢堂無故自壞。编辑

按《南史·陳文帝本紀》:天嘉六年七月甲申,儀賢堂無 故自壞。

按《隋書·五行志》:天嘉六年秋七月,儀賢堂無故自壓, 近金沴木也。時帝修宮室,起顯德等五殿,稱為壯麗, 百姓失業,故木失其性也。儀賢堂者,禮賢尚齒之謂, 無故自壓,天戒若曰,帝好奢侈,不能用賢使能,何用 虛名也。帝不悟,明年竟崩。

後主禎明元年,宮殿自傾,朱雀航自沈。编辑

按《陳書·後主本紀》不載。 按《隋書·五行志》:禎明元年 六月,宮內水殿若有刀鋸斫伐之聲,其殿因無故而 倒。七月,朱雀航無故自沈。時後主盛修園囿,不虔宗 廟。水殿者,遊宴之所,朱雀航者,國門之大路,而無故 自壞,天戒若曰,宮室毀,津路絕。後主不悟,竟為隋所 滅,宮廟為墟。

北齊编辑

武成帝河清三年,長廣郡梁剝如人狀。编辑

按《北齊書·武成帝本紀》不載。 按《隋書·五行志》:河清 三年,長廣郡廳事梁忽剝若人狀,郡守惡而削去之,明日復然。長廣,帝本封也,木為變,不祥之兆。其年帝 崩。

编辑

煬帝大業 年,齊王暕起第其GJfont無故而折。按《隋書·煬帝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大業中,齊王暕于東都起第,新構寢堂,其GJfont無故而折。時上無太子,编辑

天下皆以暕次當立,公卿屬望,暕遂驕恣,呼術者令 相,又為厭勝之事。堂GJfont無故自折,木失其性,奸謀之 應也。天見變以戒之,暕不悟,後竟得罪于帝。

编辑

高祖武德元年,突厥牙帳自破。编辑

按《唐書·高祖本紀》不載。 按《突厥傳》:武德元年,骨咄 祿特勒來朝,帝宴太極殿,為奏九部樂,引升御座。是 歲,始畢牙帳自破,帝問內史令蕭瑀,瑀曰:魏文帝幸 許,城門無故壞,是年文帝崩,豈其類耶。二年,始畢自 將度河,至夏州,與賊梁師都合,又佐劉武周以五百 騎入句注,將侵太原地。會病死。

中宗神龍 年,李承嘉堂無故自壞。编辑

按《唐書·中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神龍中,有群狐 入御史大夫李承嘉第,其堂無故自壞。

元宗開元五年,太廟四室壞。编辑

按《唐書·元宗本紀》:開元五年正月癸卯,太廟四室壞。

按《褚無量傳》:開元五年,帝將幸東都而太廟壞,姚

崇建言:廟本苻堅故殿,不宜罷行。無量鄙其言,以為 不足聽,乃上疏曰:王者陰盛陽微,則先祖見變。今後 宮非御幸者,宜悉出之,以應變異。舉俊良,撙奢靡,輕 賦,慎刑,納諫爭,察諂諛,繼絕世,則天人和會,災異訖 息。帝是崇語,車駕遂東。

代宗永泰二年三月辛酉,中書敕庫壞。编辑

按《唐書·代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德宗貞元四年,含元殿自壞。编辑

按《唐書·德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貞元四年五月 庚戌朔,德宗御含元殿受朝賀,質明,殿階及欄檻三 十餘間自壞,衛士死者十餘人。含元路寢,大朝會之 所御也;正月朔,之元。王者之事,天所以警者重矣。

文宗太和三年,成都玉晨殿自吼。编辑

按《唐書·文宗本紀》:太和三年十二月,雲南蠻寇成都。 殿吼事不載按《五行志》:太和三年,南蠻圍成都,毀玉晨殿 為礧,有吼聲三,乃止。

僖宗光啟元年,揚州府署門自壞。编辑

按《唐書·僖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光啟初,揚州府 署門屋自壞,故隋之行臺門也,制度甚宏麗云。

编辑

高宗紹興三年八月辛亥,尚書省後樓無故自壞。编辑

按《宋史·高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云云。

寧宗慶元元年,建昌民居木柱鳴。编辑

按《宋史·寧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慶元元年夏,建 昌軍民居木柱有聲如牛鳴者,三日乃止。

度宗咸淳九年,賈似道家廟棟裂。编辑

按《宋史·度宗本紀》不載。 按《五行志》:咸淳九年,丞相 賈似道起復之日,在越上私第,方拜家廟,忽聞內有 裂帛聲,眾賓愕然,密詢左右,知家廟棟裂,皆逡巡而 退。

编辑

宣宗元光二年,丹鳳門壞。编辑

按《金史·宣宗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元光二年, 丹鳳門壞,壓死者數人。

编辑

順帝元統二年,太廟木陛壞。编辑

按《元史·順帝本紀》:元統二年二月甲申,太廟木陛壞, 遣官告祭。

至正十一年,岳州府門倒。编辑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續文獻通考》:至正十一 年,岳州府門忽自倒,柱腳向天。

至正 年,安陽寺塔有光。

按《元史·順帝本紀》不載。 按《安陽縣志》:順帝末,天寧 寺塔放光,如冶爐鐵,表裏皆紅。

编辑

武宗正德七年,文登殿宇自壞。编辑

按《山東通志》:正德七年三月二十三日,文登縣始皇 廟內鐘鼓齊鳴。少頃,殿宇遂為瓦礫,神象顏色不改。 是日,流賊數萬攻入縣城。

世宗嘉靖十六年,雷擊遷安縣堂脊。编辑

按《畿輔通志》:嘉靖十六年六月丙辰,遷安大風,雷雨 擊縣新堂脊,玲瓏花草如刻畫狀,有龍戲其上。

神宗萬曆二十四年,榆林官署瓦獸、石獅吐火。编辑

按《陝西通志》:萬曆二十四年,榆林清平參將公署瓦 獸吐火有聲,大門石獅吐火。

萬曆二十六年,大同神機庫自崩。

按《山西通志》:萬曆二十六年九月九日,大同神機庫 自崩,其聲如雷,煙霧蔽天,磚石飛擊數十里外,傷人畜甚眾。

萬曆三十二年開元,東鎮國寺塔尖墜石。

按《福建通志》:萬曆三十二年開元,東鎮國寺塔第一 層尖石墜第二層、第三層,扶欄因之併碎,城內外廬 舍圮,覆舟甚多。

愍帝崇禎十六年,江西省城鐘鼓樓傾。编辑

按《江西通志》云云。

宮室異部藝文编辑

《論太廟屋壞請修德表》
唐·褚無量
编辑

臣聞《尚書·洪範傳》云:王者陰盛陽微,則先祖見其變。 昔成湯遇旱,引事自責,云女謁盛耶。今則太廟毀壞, 即是先祖示變;後宮眾多,即是陰盛陽微。伏請後宮 之中非所幸者,親享之後,簡出少應其變,則上答先 祖,必災異自消。昔殷帝武丁祭成湯,有飛雉升鼎耳, 而雊武丁憂懼,問其臣祖乙。祖乙曰:王勿憂,先修政 事。武丁乃修政行德,殷道復興。昔大戊之時,桑榖二 木共生於朝,一暮大拱,此不恭之罰也。大戊修德,桑 榖自消。昔武王之時,周公輔政,二叔流言,秋熟未穫, 天大雷電以風,禾則盡偃,大木斯拔,邦人大恐,王乃 與大夫盡出郊,天乃返風,禾則盡起,歲則大熟。昔宋 景公之時,熒惑守心,景公問之司星。子韋對曰:禍在 君,可移於相。公曰:宰相所與共理國也。曰:移於人。公 曰:人死,誰為君。曰:移於歲。公曰:乏食,人必死。子韋曰: 天處高而聽卑,君有至德之言三,必三賞,熒惑果徙 三舍。至漢之文景,並叡明天子也。亦災異繼起,修德 行政,其名益光。愚又竊聞左右近臣妄奏,云國家太 廟其材木是苻堅時舊殿。臣按括地志云:隋文帝創 立新都,移宇文廟故殿改造,此廟元非苻堅及宇文 氏所作也,況國家。隋文帝貴為天子,富有四海,豈復 遞取苻堅之舊殿以充太廟者乎。此則言偽而辯,殊 不足採納。伏願精選舉,用賢良,節奢靡,輕賦稅,繼絕 代,慎刑罰,納諫諍,察諂諛。夫賢良任用則能興化臻 理矣。節奢靡則不恣耳目之欲,清靜之風行矣。輕賦 稅則下人樂以奉上,不困窮矣。繼絕代則崇德報功, 有勸沮矣。慎刑罰則寬猛相濟,不濫刑矣。納諫諍則 日聞己過,人竭忠矣。察諂諛則君子道長,無邪僻矣。 非禮勿動,順時行令。夫如是,則人和,人和則氣和,氣 和則天地和矣。天地和會,災異自消。伏願陛下虔奉 神心,兢謹天戒,幸甚。

宮室異部紀事编辑

《陳留·耆舊傳》:董宣為北海太守,大姓公孫舟造起大 宅,工占之曰:宅當出一喪,舟使子取行人殺之以塞 咎。宣收舟,考殺之。

《宋書·五行志》:晉武帝太康後,天下為家者,移婦人於 東方,空萊北庭,以為園囿。干寶曰:夫王朝南向,正陽 也;后北宮,位太陰也;世子居東宮,位少陽也。今居內 於東,是與外俱南面也。亢陽無陰,婦人失位而干少 陽之象也。賈后讒戮愍懷,俄而禍殃亦及。

《南史·齊廬陵王子卿傳》:子卿,武帝第三子也。隆昌元 年,為衛將軍、開府儀同三司,置兵佐。鄱陽王鏘見害, 以子卿代為司徒。所居屋梁柱際血出流於地,旬日 而見殺。

《王鎮之傳》:鎮之弟弘之,弘之孫晏,進號驃騎大將軍、 太子少傅,進爵為公。晏人望未重,又與上素疏,中興 初,雖以事計委任,而內相疑阻,晏無防意。既居朝端, 事多專決,內外要職,並用門義,每與上爭用人。數呼 相工自視,云當大貴。與客語,好屏人。上聞,疑晏欲反, 遂誅晏。晏未敗前,見屋桷子悉是大蛇,就視之猶木 也。晏惡之,方以紙裹桷子,猶紙內搖動,GJfontGJfont有聲。未 幾而敗。

《齊武帝本紀》:永明十一年秋七月,上不豫,徙御延昌 殿,始登階而殿屋鳴吒,上惡之。戊寅,大漸。

《梁武陵王紀傳》:大同三年,為都督、益州刺史。紀在蜀 十七年,南開寧州、越巂,西通資陵、吐谷渾。內修耕桑 鹽鐵之功,外通商賈遠方之利,故能殖其財用,器甲 殷積。馬八千匹,上足者置之內GJfont,開寢殿以通之,日 落,輒出步馬。便騎射,尤工舞槊。九日講武,躬領幢隊。 及聞國難,謂僚佐曰:七官文士,豈能匡濟。既東下,黃 金一斤為餅,百餅為簉,至有百簉;銀五倍之,其他錦 罽繒采稱是。每戰則懸金帛以示將士,終不賞賜。寧 州刺史陳知祖請散金銀募勇士,不聽,慟哭而去。自 是人有離心,莫肯為用。紀頗學觀占,善風角,亦知不 復能濟。瞻望氣色,歎叱天道,椎床聲聞于外。有請事 者,以疾辭不見。既死,埋於沙洲,不封無櫬。元帝以劉 孝勝付廷尉,尋免之。初,紀將僭號,妖怪不一,內寢柏殿柱繞節生花,其莖四十有六,靃靡可愛,狀似荷花。 識者曰:王敦祆花,非佳事也。

《何尚之傳》:尚之子偃,偃弟子引,居若耶山雲門寺。梁 武帝敕給白衣尚書祿。引固辭。又敕山陰庫錢月給 五萬,又不受。乃敕何子朗、孔壽等六人於東山受學。 太守衡陽王元簡深加禮敬,月中常命駕式閭,談論 終日。引以若耶處勢迫隘,不容學徒,乃遷秦望山。山 有飛泉,迺起學舍,即林成援,因岩為堵。別為小閣室, 寢處其中,躬自啟閉,僮僕無得至者。山側營田二頃, 講隙從生徒游之。引初遷將築室,忽見二人著元冠, 容貌甚偉,問引曰:君欲居此耶。乃指一處云:此中殊 吉。忽不復見。引依言而卜焉。尋而山發洪水,樹石皆 倒拔,唯引所居室巋然獨存。元簡乃命記室參軍鍾 榮作《瑞室頌》,刻石以旌之。

《阮孝緒傳》:初,建武末,清溪宮東門無故自崩,大風拔 東宮門外楊柳,或以問孝緒。孝緒曰:清溪皇家舊宅, 齊為木行,東者木位。今東門自壞,木其衰矣。

《南史·陳後主本紀》:帝荒於酒色,災異甚多。建鄴城無 故自壞。

《北史·齊神武本紀》:神武為晉州刺史。時州庫角無故 自鳴,神武異之,無幾而孝莊誅尒朱榮。

《唐書·姚崇傳》:帝將幸東都,而太廟屋自壞,帝問宰相, 宋璟、蘇頲同對曰:三年之喪未終,不可以行幸。壞壓 之變,天所以示教戒,陛下宜停東巡,修德以答至譴。 帝以問崇,對曰:臣聞隋取苻堅故殿以營廟,而唐因 之。且山有朽壞乃崩,況木積年而木自當蠹乎。但壞 與行會,不緣行而壞。且陛下以關中無年,輸餉告勞, 因以幸東都,所以為人不為己也。百司已戒,供擬既 具,請車駕如行期。舊廟難復完,盍奉神主舍太極殿。 更作新廟,申誠奉,大孝之德也。帝曰:卿言正契朕意。 賜絹二百匹,詔所司如崇言,天子遂東。

《志怪錄》:顧全武于越中廣搜楩柟,建宅甚宏壯,畢工 之際,梁棟皆出水,戶牖漬濕,竟不得入斯屋而卒,人 謂之宅泣。

《北夢瑣言》:梁祖末年,多行誅戮,一夕寢殿大棟忽墜 于御榻之上,初聞土落于寢帳上,乃驚覺,久之又聞 有小木墜於帳頂間,遂瞿然下床,未出殿門,其棟乃 墜。遲明召諸王近臣令觀之,夜來驚危,幾不相見,由 是君臣相泣。又曰:驚憂之時,如有人引頭於寢閤門 內,云裏面莫有人否,所以GJfont忙奔起,得非宮殿神乎。 他日,又游於大內西九曲池,泛鷁舟于池上,舟忽傾 側,上墜於池中,宮嬪併內侍從官並躍入池,扶策登 岸,移時方安,爾後發痼疾,竟罹其子郢王友珪弒逆 之禍。舟傾棟折,非佳事也。

《五代史·安重榮傳》:重榮將反,城門抱關鐵胡人,無故 頭自落,鐵胡,重榮小字,雖甚惡之,然不悟也。

《宋史·李燾傳》:乾道八年七月壬戌,雷震太祖柱,壞鴟 尾,有司旋加修繕。燾奏非所以畏大變,當應以實。上 諭大臣:燾愛朕,屢進讜言。賜金紫。

《陳堯佐傳》:堯佐弟堯咨,拜武信軍節度使、知河陽,徙 蘇州,又徙天雄軍。所居棟摧,大星霣於庭,散為白氣。 已而卒,贈太尉。

《夢溪筆談》:皇祐中,蘇州民家一夜有人以白堊書牆 壁,悉似在字,字稍異。一夕之間,數萬家無一遺者;至 于臥內深隱之處,戶牖間無不到者。莫知其然,後亦 無他異。

《宋史·張忠恕傳》:開禧末,恕入為籍田令。會太廟鴟吻 為雷雨壞,神主遷御,忠恕因論對,請廣言路,通下情, 寧宗嘉納。

《輟耕錄》:至正甲辰四月十五日,華亭縣五保楊巷邵 浦雲之西清庵廊屋一十九間,每間屋柱皆有聲,其 聲若以桶覆水面而擊其底者。人以手按之,則振掉 而起,經時乃止。按乾坤變異錄人君宮室,無故有聲, 主兵起。若人家,主家亡。

至元壬寅夏,松江府前勾欄鄰居顧百一者,一夕夢 攝入城隍廟中,同被攝者約四十餘人。一皆責狀畫 字,時有沈氏子,以摶銀為業,亦夢與顧同,鬱鬱不樂, 家人無以紓之,勸入勾欄觀排戲,獨顧以宵夢匪禎, 不敢出門,有女官奴,習謳唱,每聞勾欄鼓鳴則入。是 日入未幾,棚屋拉然有聲,眾驚散,既而無恙,復集焉。 不移時,棚阽壓,顧走入,抱其女,不謂女已出矣。遂斃 于顛木之下,死者凡四十二人。內有一僧人,二道士。 獨歌兒天生秀全家不損一人。其死者皆碎首、折脅、 斷筋、潰髓。亦有被壓而幸免者,見衣朱紫人指示其 出,不得出者,亦曲為遮護云。

平江虎丘閣版,上有一竅,當日色清朗時,以掌大白 紙承其影,則一寺之形勝,悉於此見之。但頂反居下 耳。此固有象可寓,非幻出者。松江城中有四塔,西曰: 普照。又西曰:延恩。西南曰:超果。東南曰:興聖。夏監運 家乃在四塔之東,而小室內卻有一塔影,長五寸許, 倒懸於西壁之上,不知從何而來,然不常有,或時見之焉,是又不可曉也。

《明外史·姚廣孝傳》:燕王既稱病,亟會詔逮府中官屬, 王遂決策。適大風雨驟至,簷瓦墜地,燕王色變。道衍 曰:祥也。飛龍在天,從以風雨。瓦墜,將易黃也。遂起兵, 號其眾曰靖難之師。

《漳州府志》:泉漳間,燒山土為瓦皆黃色。郡人以海風 能飛瓦,奏請用銅瓦,民居皆儼似黃屋鴟吻異狀,官 廨縉紳之居,尢不可辨。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