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第005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五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

 第五卷目錄

 歲功總部彙考五

  管子幼官篇 四時篇 五行篇 七臣七主篇 禁藏篇 度地篇 版法解篇 山

  國軌篇 輕重乙篇 輕重己篇

  呂氏春秋季夏紀音律篇

  尸子八節四時

  漢書律歷志 天文志

歲功典第五卷

歲功總部彙考五编辑

《管子》
编辑

《幼官篇》
编辑

幼,始也。「陳從始輔官齊政」 之法。

若因夜虛守靜人物,人物則皇。

言欲候氣聽聲,以知吉凶,必因夜虛之時,守其安靜,以聽候人物,此時人物則皇暇,故吉凶之驗不妄。春演夜虛,守靜,道之樞,氣之初孔,神中存則導生治形之本,政與天一。子半復初,合一歲大候,一日小候。人物之氣,貞極苞元,靜篤作復,失守則剝,得守則皇。天一統五行之元,子夜通一歲之候。虛靜,物皇,時變,道不變,五方異而中夜一也。附解《幼官圖》作「若因夜虛守靜,人物則皇。」夜者,陰虛之候,君子宴息之時也。「人物」連用四字⊥,二字衍。皇,大也。言人君能因虛守靜,則發之而治人理物,其功業必盛大也。

《五和》:

土寄于四季,以一調四合為「五和。」

時節。

土生數五,土氣和,則君順時節而布政。

君服黃色味,甘味聽宮聲。

此土王之時。故服黃味甘,聽宮也。然土雖王四季。而正位在六月也。按別本註:「用土之物也。」

治和氣。

土主和故治和氣

用五數飲於《黃》后之井。

中央井也

以倮獸之火爨。

倮蟲人為長。倮獸謂淺毛之獸,虎豹之屬。

藏溫濡。

藏,謂包之在心。君之所藏者,溫和濡緩,所以助土氣,濡古軟宇。

行敺養。

謂禽獸之屬,能為苗害者,時敺逐之,所以養嘉穀也。按:行對藏而言,謂行之于身也。下倣此。藏內體,行外用,皆順時節宣之道也。溫濡,應土潤溽暑之候,敺養致弊故納新之化。內滋土培其元膏,外滌土助其育養。五官各異,獨敺養土,與春同。春天陽之生,夏季地陰之生,陽饒陰乏,饒者養舒,乏者養疾,從其盛氣也。

坦氣修通。

「坦」 ,平也。平土政,則其氣修通。

凡物開靜形,生理常至命。

凡土王之時,所生之物,但開通安靜,則其形自生,既循理之常,則無殘盡於所賦之命也。生合陰陽之理,開靜動靜也。動靜因時而形生自理,五官皆然,上位下為萬物之命,復命曰常。丹功以歸土為還原。附解:乾坤以靜翕裹萬物之性命。凡物開靜而生,形生而理亦生,五氣皆然。土屬坤,《易》曰:「坤也者,地也,萬物皆」 致養焉,故曰「致役乎坤。」 《坤》不靳其力于物,故物常至命。

「尊賢授德」「則帝」

「帝者之臣」 ,其實師也。故「尊賢授德,則可為帝」 也。

身仁行義,服忠用信則王。

服行

《審謀章禮》選,士利械則霸。

章明

《定生處死》謹賢修伍則眾。

生者安定之,死者處置之,斂葬其柩。

信賞審罰爵,材祿能則強。

有材者爵之,有能者祿之。

計凡《付終》。

歲之成上計曰《付終》。「凡」 ,謂都數也。「付終」 ,謂財日月既終,付之後人。

「務本飭末」則富。明法審數,立常備能,則治。

常謂五常也。《備能》謂才能之士備有之。

《同異分》官則安。

同異之職分官而治

通之以道,畜之以惠,親之以仁,養之以義,報之以德, 結之以信,接之以禮,和之以樂,期之以事,攻之以官。

「攻治」 當依後作「攻之以言。」

考證.svg
發之以力,威之以誠。

中央君位,帝王霸等系之。主術,王鈇所謂「皇建之極」 ,春秩禮,夏定分,秋辨數,冬總凡,四方時政,各有所屬,官司共令,是幼官也。幼,初也,初官立政。

一舉而「上下得終。」

謂初會諸侯,上下得終其禮。自此至「九,舉」 說九合諸侯之所致。

再舉而「民無不從」,三舉而「地辟散成。」

《成》,謂諸侯自盟要不事於齊。至三會,則諸侯散其成而朝齊。

四舉而農佚粟《十》

四會之後,徭役減省,故農人佚樂而粟得十全。

五舉而務《輕金》《九》。

「《五會》之後,兵戰既息,事務轉輕」 ,而金得九分一以供官也。

六舉而《絜》知事變,

絜圍度也

七舉而外內為用。

外謂諸侯

八舉而「《勝》行威立」,九舉而「帝事成形。」

《九會》之後,威行海內,雖居侯伯,帝王之事,既以「成形。」

《九本》《搏》《大》,人主之守也。

自《九本》已下,《管子》但舉其目,或有數在於他篇,但此書多從散逸,無得而知。然《九本》所以搏擊強大,故人主守之。

《八分》有職,卿相之守也;「《七官》飾勝備威」,將軍之守也; 《六紀》審密,賢人之守也;《五紀》不解,庶人之守也:「動而 無不從,靜而無不同。」

「強,動弱必從強,靜弱必同主。」 上下不主強弱。

治亂之本,三,卑尊之交,四,富貧之終五,盛衰之紀六, 安危之機,七,強弱之應,八,《存亡之數》九。

按:《九本》以下,即反上九舉,所云舉,舉政也。上下得終,等政之序也。首辨分,次率民,然後足國,則三、四、五是也。國富而議政,政明而合內外,兵強與固而戰勝,于是帝形成矣。故九本系君,關存亡;八分系卿相,勝于朝廷也,關強弱;七官飾備系將軍治內,兵結外援,關安危;六紀系賢人,非賢才不足審絜事變,帷幄謀臣司之。得賢昌,失賢亡,關盛衰。五紀系庶人以上,務輕農佚地辟之。守合散成,故關治亂。農食。人關尊卑,金關貧富。

練之以散群《傰署》。

傰,猶「曹」也。凡上之諸數,既已精練,然後散之於眾,使傰曹署著其名以司之。《傰》,音朋。

凡數《財署》。

數謂國用之數,使財者署凡,計之凡也。兩署州人,理則二政。

殺僇以聚財。

或因亡國,或因滅家,莫不籍沒其財。故曰「殺僇以聚財」 也。

勸勉以選眾。

「殺僇」 節其財之流,勸勉開其人之塗。不殺無以禁溢盪,不勸無以督群工。

《使。二分具木》。

使上之傰署、財署,分知其事,各具其名籍之本,則財署知聚財,傰署知選眾,

「發善」必審於密,執威必明於中。

「發善」 謂「行賞」 ,「執威」 謂「行刑。」

此居《圖方》中。

此立時之政,管氏別五其圖,謂之分圖,而上位居中,補圖明堂圖也。居圖方中,即《月令》「中央土,天子居太廟大室」 也。太廟大室乃明堂之中,居于東方方外,即明堂之青陽左個右個之說也。餘倣此。

春行冬政肅,

肅,寒也,冬氣乘之故也。

行秋政,雷

春陽秋陰,陰乘陽,故「雷。」

「行《夏政》」,「閹。」

春既陽,夏又陽,陽氣猥並,故「掩閉」 也。

十二、地氣發

氣十二日,一代政因之。《春秋》凡八,冬夏凡七,通一歲三百六十日。春秋候平,氣中;冬夏候極,氣終而始。中氣常贏,極氣常短。

戒春事。

自此以下,陰陽之數,日辰之名,于時國異政,家殊俗。此但齊獨行,不及天下,且經秦焚書,或為煨燼,無得而詳焉,闕之以待能者。

十二、小卯出耕。

《補幼官圖》,乃當時因時立政之法也,與呂不韋《月令》相似。其中言服色、食味、聽聲、用數皆與《月令》脗合,但「十二小卯」 、「十二小郢」 諸說不知何謂,疑是節。

《氣名目》:如「穀雨、驚蟄」 之類。

十二天氣下賜與,十二義氣至修門閭,十二清明發 禁,十二始卯合男女,十二中卯,十二下卯,三卯同事。

謂「三卯所用事同。他皆倣此。」

八、《舉時節》

木成數八,木氣舉,君則順時節布政。

君服青色味,酸味聽角聲。

此木王之時,故服青,味酸,聽角。

治燥氣。

春多風而旱,故治燥氣,木潤金燥,治燥治濕取順時。火陽中陰,水陰中陽,治陽治陰取反時。春秋刑德,合氣之中也,冬夏陰陽爭反而後中也。

用八數。

八亦木成數也

飲於《青后》之井。

東方井

以羽,獸之《火爨》。

羽獸,南方朱鳥,用南方之火,故曰「羽獸之火。」

《藏》不忍行敺養,坦氣修通凡物開。靜形生理合內空 周外。

春主仁,故所藏者不忍之理,合聚於內,出空於外,藏行合時,則氣平而修通,故動靜形生得理,內空周外,春生氣內,疏達外也。

強國為圈,弱國為屬。

強國所以禁禦弱國,弱國《圈》然也。春以陽剛用事,故「強圈」 而弱屬。

動而無不從,靜而無不同。

強動弱必從,強靜弱必同。

「舉發以禮」,時禮必得。

強國舉發,必當以禮。時也,禮也,必得其宜。

和好不基,貴賤無司,事變日至。

鄰國和好不基,貴賤之位無司存。如此,事變日至,無寧居基《漸》。

此居《於圖》東方,方外夏行春政風。

春箕宿多風

行冬政落,

寒氣肅殺故凋落也

重則雨雹。

其災重,則雨雹水寒所致;

行秋政水。

秋畢宿多霖雨

十二小郢至德,十二絕氣,下下爵賞,十二中郢賜與, 十二中絕收聚,十二大暑至盡善,十二中暑,十二小 暑終。

「夏至生陰,陰為小;冬至生陽,陽為大。」 言暑終小,言寒終大,陰陽之分也,故與曆異。暑先大入小,陰不得離陽也。寒則言至不言小。一生二,二合即一。

「三暑同事」,七舉時節。

火成數七,火氣舉,君則順時節而布政。

君服赤色,味苦味。

此火王之時,故服赤,味苦也。《別本》註:「用火之物也。」

聽羽聲:

羽,北方聲也。火王之時,不聽徵而聽羽者,所以抑盛陽。《春秋》之聲與《月令》合,冬夏與《月令》反。《月令》主聲,幼官主聽,聲以調樂,順天地之正,聽以養生,反天地之極。天地所以極而復生,水火相救而已。

治陽氣用七數。

七亦火之成數

飲於《赤后之井》。

南方井也

以毛獸之火爨。

毛獸,西方白虎,用西方之火,故曰「毛獸之火。」

《藏薄》純。

盛陽之性,失在奢縱,故所藏者省薄純素也。

行篤厚。

陽性寬和,故「行篤厚。」

《坦》「氣」修通凡物,開靜形生理。

「物形既生」 ,自然修理而長育。

定府官,明名分而審責於群臣有司,則「下不乘上,賤 不乘貴。」法立數得,而無比周之民,則上尊而下卑,遠 近不乖,此居於《圖,南方》方外。

南方歲之中屬離,其政主辨。北方歲之周,屬坎,其政主總。主布,周則復始也。

秋行夏政葉。

盛,陽氣乘之,故卉木生葉。

行《春政華》。

少陽氣乘之,故卉木更生華。

行冬政耗。

盛陰肅殺故虛耗

十二期風至,戒秋事。十二小卯,薄百爵。十二白露下 收聚。十二復理賜與。十二始節賦事。十二始卯,合男女。十二中卯,十二下卯,三卯同事,九和時節。

金成數九,金氣和君,則順時節而布政。

君服白色味,辛味聽商聲。

此金王之時,故服白,味辛,聽商。《別本》註:「用金之物也。」

治濕氣。

秋,多霖雨,水,故治濕。

用九數。

九亦金之成數

飲於「《白后》之井。」

西方井

以介蟲之火爨。

介蟲,北方。《元武》用北方之火,故曰「介蟲之火。」

《藏》恭敬。

金性廉潔,故所藏者恭敬也。

行搏銳。

《兌》金性勁銳,時方肅殺,故曰「以勁銳搏擊,聽以順殺氣」 也。

「坦」氣修通,凡物開靜,形生理間,男女之畜。

「男女之畜」 ,有內外之異,故須「間之。」

修鄉閭之什伍。

殺氣方至,可以出師征伐,故「修《什伍》。」

量委積之多寡,定府官之計數,養老弱而勿通。

「老少異糧」 故其養勿通。

信《利周》而無私。

申布秋利,既令周遍,無得有私。周當依後作害。

此居《於圖》「西方方外,冬行秋政霧。」

秋多陰霧

行夏政,雷

盛陽乘盛陰,故「雷」 ;

行春政,烝泄。

少陽乘陰故烝泄

十二始寒盡刑,十二小榆賜予,十二中寒收聚,十二 中榆大收,十二寒至靜,十二大寒之陰,十二大寒終, 三寒同事,六行時節。

水成數六,水氣行君,則順時節而布政。

君服黑色,味鹹味。

此水王之時,故服黑,味鹹。《別本》註:「用水之物也。」

聽徵聲:

「不聽羽而聽徵」 者,亦所以抑盛陽也。

治陰氣。

不治則盛陰太過,太過則治陰氣也。

用六數。

亦水之成數

飲於「《黑后》之井。」

北方井也

以鱗,獸之《火爨》。

鱗獸,東方青龍。用東方之火。故曰:「鱗獸之火。」 爨養生,故火皆用其生。

藏慈厚。

「君人者好生惡殺」 ,故於刑殺之時藏於慈厚,所以示其不忍也。

行薄純。

冬物樸素,故行省薄純儉,冬夏藏行兩反,陰陽之交也。

《坦》氣修通,凡物開靜,形生理器成於僇。

《冬》,行刑之時,故「成僇器」 也。

教行於鈔。

鈔,末也。冬為四時之末,歲之將終。

動靜不記,行止無量,

《記動靜》,則行止可量。

《戒審四時》以別息。

息。生也。四時生物。各有不同。故須別之。

異出入以兩易。

出入既異,又並令無差,故曰「兩易。」

「明養生」以解固。

固,謂護恡也。生既須養,則物不可恡,故曰「解固。」

審取予以總之。

又恐所養過時,故審取予之多少,以總統之。

一會諸侯。令曰:「非元帝之命,毋有一日之師役。」

元帝北方之帝,齊桓初會,命諸侯不使非時出師,故令曰:「若非元帝有命之時,毋得有一日之師。」 役一日尚不可,况多乎!九會相次,從敘北方歲終之政也。《月令》飭國典,來歲之宜,故舉九令詳申之。

《再會諸侯令》曰:「養孤老,食常疾,收孤寡。」《三會諸侯令》 曰:「田租百取五。」

百分取五分

市賦百取二,關賦百取一,毋乏耕織之器。《四會諸侯, 令》曰:「修道路,偕度量,一稱數。」

偕,同也。稱,斤兩也。數,多少也。

藪澤,以時禁發之

草木零落,然後入山林;獺祭魚,然後修澤梁。

《五會諸侯令》曰:「修春秋冬夏之常祭食。」

「常所祭,常所食」 ,各有時物也。

大壤山川之故,祀必以時。六會諸侯,令曰:「以爾壤生 物。共元官。」

《元官》,主禮天之官也。

請《四輔》:

「四輔」 即「三公四輔」 也,所以助祭行禮。

將以禮上帝,《七會諸侯。令》曰:「官處四體而無禮者,流 之焉。」《莠命》

《官處》謂處官也。處官位而四體無禮者,謂之莠命而流放焉。「莠命」 者,謂穢亂教命,若莠之穢苗也。

八《會諸侯令》曰:「立四義而無議者,尚之于元官,聽于 三公。」

「四義」 者,謂無障谷,無貯粟,無易樹子,無以妾為妻。諸侯能順命而無異議者,則尚之于天子元官,聽三公之錫命,尚上也。冬時之終,四義,四時令之行,合義也。官四體,亦是四官四岳。

《九會諸侯,令》曰:「以爾封內之財物、國之所有為幣。」

為幣禮

《九會大命》焉。

「以上申命」 ,「以下習命」 ,受變等應。

出常至。

謂上九會既出大令,故天下諸侯常至,非此之外,則朝聘之數,遠近各有差也。謂大命諸侯出,常來朝會之命,即下文是。

千里之外,二千里之內,諸侯三年而朝,《習命》。

因朝而習教命

二年,三卿使四輔。

「諸侯三卿」 ,使天子四輔,以受節制也。

一年正月朔日,令大夫來修《受命三公》。

習所受命於三公

二千里之外,三千里之內,諸侯五年而會,至《習命》。

「因會而至」 ,以習命也。

「三年,名卿請事。」二年,「大夫通吉凶。」十年,重適入正禮 義。

《重適》,謂承重也。適諸侯之世子也。

五年,大夫請受變。

請所變更之教令也

三千里之外,諸侯世一至。

道路既遠故世一至

置大夫以為廷安。

其遠國大夫,則為置廷館,每來於此以安之。廷,安塞上之官,如漢都護取安邊廷也。

入共受命焉。

入共國所有,因以受命。

此居於《圖》北方方外。

上五圖治內政典也,下五圖治外軍略也。政以《皇極》為主,兵以中權為鈐,四方之政奉于帝德,四部之將,制于中行。故圖中言神不及事,圖外言事則有司存。

「必得文威」,武官習勝之。

《善勝敵》者,必得文德之威,武藝之官,與之練習士卒,則可以勝之。

《務時》因勝之。

時。是也。務是因修。不逆于理。可以得勝也。《時因》因時列事。下時分。以時施舍。

終無方勝之。

「從始至終,計出無方」 者勝。

幾。

幾察也

行義勝之,

庶幾行義者可以勝

理,名《實勝》之。

「整理名實,不謬妄」 ,可以得勝。

急時分勝之。

敗敵所得之物,應受分者,急分與之,可以得勝。凡分與急時毋緩,不必敵物。

事,察伐勝之。

《伐功》行賞之事,必察有功,不令無功者妄受,可以得勝。

行備具勝之。

《行師》用兵,必備其攻戰之具,可以得勝。

「《原》無象」勝之。

「奇計若神,無象可原」 者勝。

本定獨威勝,

用師之本,定能獨威者勝。

定計財勝。

計謀財用,先審定者勝。

定聞知勝。

聞知敵謀,能審定者勝。

考證.svg
定選「士勝。」

精選士卒,能審定者勝。

定制《祿勝》。

制祿與有功能審定者勝。

定方「用勝。」

異方所用,各有不同,能審定者勝。

定綸理勝。

《經綸》之理,能審定者勝。

定死生勝,定成敗勝,定依奇勝。

所依奇策,能審定者勝。

定實虛勝,定盛衰勝。舉機誠,要則敵不量。

發舉兵機,誠得其要,則敵不能量也。

「《用利》至誠」,則敵不校。

用兵便利,又能至誠,則敵不敢校也。

《明名章實》,則「士死節。」

明忠義之名,章功勞之實,士則死節,不求苟生。

奇舉發不意,則士歡用。

奇謀之舉,發彼不意,則士樂為用。

《交物》,

貿易

「因方」則器械備。

《交質》之物,因「方之有」 ,則器械備具。

因能利備,則求必得。

因彼所能所利而以備之,則所求必得。

執務明本,則士不偷。

執所營之務,明所為之本,則士不苟且。

備具無常,無方應也。

其所備具,無有常者,所以應敵無方。

聽於《鈔》故,能聞無極。

鈔深遠也。所聽在於深遠故能聞無極理。聽於鈔以下皆言將心兵機微乎神矣。此在師律之上,以無律用律也。雖然,可言不可言,言非微矣。况其神。

視於新故,能見未形。

《未形》者,新事將起,所視者在新,故見未形也。

「思於《濬》」,故能知未始。

《未始》者事之深,浚者所思在深,故知「未始。」

發於驚故,能至無量。

發舉可驚,故敵不能量。

動於昌,故能得其寶。

舉動昌盛,故敵懼而輸寶也。

「立於謀」故「能實」,不可故也。

其所建立,皆用深謀,故常堅實,不復衰故。別本註:「立謀能有實效,不使衰」 故也。

器成教守,則不遠道里。

器用完成,教令堅守,故「欲往則至」 ,不憚道里之遠也。

號「審《教施》」,則不險山河。

「號令審悉,教命施行,則赴湯火而不顧」 ,豈險難於山河也。

「博一純固」,則獨行而無敵。

「德博而一,行純而固,則仰我如時雨,歡我如椒蘭。」 誰能敵之。

「慎號審章」,則其攻不待。

慎號令,審旗章,則攻者爭先登,豈顧後而相待乎?曠日持久,兵老城下,待也。

「權與明必勝」,則慈者勇。

權謀明略,必能勝敵,則慈仁者猶致勇奮,况惡少哉!

器無方則愚者智。

「器用無方」 ,應卒必備,則愚者習而成智,况不愚乎。

攻不守則拙者巧。

「我攻」 既妙,彼不能守,則拙者習而成巧,况不拙乎。

數也。

數也當為句

《動慎》十號。

兵既數,動必慎。《十號》《九章》等,此有數在他篇。

明審《九章》,飾習十器,善習五官,謹修三官,必設常主, 計必先定。

軍之主將,既必有常,軍之計謀,亦須先定。

求天下之精材。

「精材」 可以為軍之器用者。

《論百工之銳器》,「器成角試否臧。收天下之豪傑,有天 下之稱材。」

《稱材》,謂材稱其所用也。

「說行若風雨。發如雷電。」此居於圖方中。

此《中圖》之副也。中圖,中軍也,大將居之。

旗物尚青。

木用事故尚青

兵尚矛,

象春物之芒銳

刑則交寒害釱

其行刑戮,則於初旦夜盡之交,其時尚寒,主春,人不得已而行刑,故離害而釱禁。釱或為鈸。釱,鉗械人足也,恐當作轄釱。

器成不守,

「器用既成」 ,則敵不能圍守也。

經。不知。

經,法也。用兵之法,敵不能知也。

教習不著。

「我之教習,敵不能著」 ,著,猶明著。

發不意。

其所舉發出敵不意

《經》:「不知,故莫之能圉;發不意,故莫之能應。莫之能應, 故全勝而無害。莫之能圉,故必勝而無敵。」「四機不明, 不過九日,而游兵驚軍。」

四機,即上「不守不知,不著不意」 也。

「障塞」,不審不過八日而外,賊得間

《障塞》者,所以防守要路也。

由守不慎,不過七日,而內有讒謀。

「由守」 所由而防守者。

《詭禁》不修,不過六日而竊盜者起。

《詭禁》,所以禁詭常也。

《死亡不食》,不過四日而軍財在敵。

死亡者不享食,鬼神必怨怒,故軍財在敵。不恤死,無以勸生者之死,故不修厲祀以恤財,而軍亡財乃在敵。

此居於圖東方方外。

此《東圖》之副也,「左胠右掖,前矛後勁,青龍白虎,朱雀,元武」 兵法陣法不外于此。左前主進取勝敵,右後主厚集持守。一陽節,一陰節,通于陰陽,則知其所居矣。

旗物尚赤。

火用事故尚赤

兵尚戟,

象夏物之森聳

刑則「燒交疆郊。」

其用刑,則於疆郊焚燒而交也。

《必明》其一。

一謂號令不二

必明其將,必明其政,必明其士。四者備,則以治擊亂, 以成擊敗。數戰則士疲,數勝則君驕,驕君使疲民則 國危,至善不戰。

用兵之善者,其唯「不戰乎?」

其次一之。

其次善者,雖戰而號令一。

《大勝》者,積眾勝無非義者,焉可以為大勝?

積眾然後可以「大勝」 ,所以勝皆大義,故成「大勝」 也。

「大勝」無不勝也。

無不勝,一戎而有天下也,故曰「次一之。」

此居於圖南方方外。

此南圖之副也

旗物尚白。

金用事故尚白

兵尚劍。

象金性之利也

《刑則》「紹昧」斷絕。

「其用刑」 ,則繼晝之昧,斷絕而戮之也。

始乎無端,卒乎無窮。始乎無端,道也;卒乎無窮,德也。 道不可量,德不可數。不可量,則眾強不能圖;不可數, 則為詐不敢鄉。

鄉嚮同

兩者備施。

兩者謂道德也

「動靜有功」,「畜之以道,養之以德。」畜之以道則民和,養 之以德則民合。和合故能「習」,「習」故能偕。

偕謂同為事。《兵法》作「和。」 和合故能諧,故能輯。諧輯以悉,莫之能傷則習乃輯聲之誤。後倣此。

《偕》習以悉。

悉盡也

莫之能傷也。此居於《圖》西方方外。

此西圖之副也

旗物尚黑。

水用事故尚黑

兵尚脅盾。

象時物之閉盾,或署之於脅,故曰「脅盾。」

刑則「游仰灌流。」

其用刑,則游兵之所使,仰藥死而既乃投之於灌流。

「察數而知治」,「審器而識勝,明謀而適勝」,「通德而天下 定」,定宗廟,育男女。

「宗廟存」 則「男女育」 也。

《官四分》,則可以立威行德,制法儀,出號令

擇才授官四面分設

「至善」之為兵也,「非地」,是求也,「罰人」,是君也。

至善之兵,不求其地,所以君可罰人,若桀紂之人,比屋可誅也。不仁之君,毒人為人而罰其君,非富天下也。

「立義而加之以勝」,「至威而實之以德」,守之而後修,勝 心焚海內。

「既獲敵人之國,順而守之,然後修其法制」 ,如此,則強勝之心可以焚灼于海內。

民之所利立之,所害除之,則民人從。

「立利除害」 ,則人從也。

立為六千里之侯,則大人從。

既九會之後,天子加命,立為侯伯,面各三千里,四方相距六千里。「大人」 ,謂天子、三公、四輔也。

使國君得其治,則人君從會。

「國君」 ,謂天下同盟諸侯。

請命於天地,知氣和則生物從。

謂郊祀天地神祇,使之合德,則「四氣和」 可知,故生物從之。

計緩急之事,則危危而無難。

緩急之事皆計定,則二者之危無所難。緩急之事皆有可危之理,故曰危危。別本註:「緩急之事已有定計,雖危其可危,終無所難也。」

「明於器械之利」,則涉難而不變。「察於先後之理,則兵 出而不困。」「通於出入之度」,則深入而不危。「審於動靜 之務」,則功得而無害。「著於取與之分」,則得地而不執。

謂不恡執

「慎於號令之官,則舉事而有功。」此居《於圖》北方方外。

此《北圖》之副也,兵法陰陽之義也。陽節制人,陰節自制,制為不可勝,而待人能勝,故東南言決勝,西北言守勝。合後,合于中軍之後也,與前矛兩翼異,故言「多善尾之務,為中堅之輔。」

朱長春評「《幼官》文奇而語叢冗不可解者,名數或別有闕文可解者,于五方分係,政典事權,多駁于理,未見其于時憲確有合也。意撰者萃集附會,不如《月令》遠矣。」

又評:「五圖、五方、五令,按德運行理,攝本治身之精條,為國之緒。夏正之演,呂攬之宗,其原出于《周易》,猶五帝來先,後天奉若之道,官正之本也。其說要會于法天、法道、清靜因應」 ,故《管子》列于道家,或有本論。惜其事政配屬紛雜,不大合耳。

《四時篇》
编辑

《管子》曰:「令有時無時,則必視順天之所以來。五漫漫, 六惛惛,孰知之哉?惟聖人知四時,不知四時,乃失國 之基;不知五穀之故,國家乃路。故天曰信明,地曰信 聖,四時曰正。其王信明聖,其臣乃正。」何以知其王之 信明信聖也?曰:「慎使能而善聽信之。」使能之謂明,聽 信之謂聖。信明聖者,皆受天賞;使不能為惛惛而忘 「也者,皆受天禍。」是故上見成事而貴功,則民事接勞 而不謀;上見功而賤,則為人下者直,為人上者驕。是 故陰陽者,天地之大理也;四時者,陰陽之大經也;刑 德者,四時之合也。刑德合於時則生福,詭則生禍。然 則春夏秋冬將何行?東方曰星,其時曰春,其氣曰風, 風生木與骨,其德喜嬴而發出節時,其事號令修除, 神位謹禱弊梗,宗正陽,治隄防,耕耘樹藝,正津梁,修 溝瀆,甃屋行水,解怨赦罪,通四方。然則柔風甘雨乃 至,百姓乃壽,百蟲乃蕃,此謂「星德。」星者掌發為風。是 故春行冬政則雕,行秋政則霜,行夏政則欲。是故春 三月以甲乙之日,發五政:一政曰:論幼孤,舍有罪;二 政曰:賦爵列,授祿位;「三政曰:凍解,修溝瀆,復亡人;四 政曰:端險阻,修封疆,正千伯;五政曰:無殺麑夭,毋蹇 華絕芋。」五政苟時,春雨乃來。南方曰日,其時曰夏,其 氣曰陽,陽生火與氣,其德施舍修樂,其事號令,賞賜 賦爵,授祿順鄉,謹修神祀,量功賞賢,以動陽氣。九暑 乃至,時雨乃降,五穀百果乃登,此謂日德。中央曰土, 土德實輔四時,入出以風雨節。土益力,土生皮肌膚, 其德和平用均,中正無私,實輔四時。春嬴育,夏養長, 秋聚收,冬閉藏,大寒乃極,國家乃昌,四方乃服,此謂 「歲德。」日掌賞,賞為暑;歲掌和,和為雨。夏行春政則風, 行秋政則水,行冬政則落。是故夏三月以丙丁之日, 發五政:一政曰:「求有功,發勞力者而舉之;二政曰:開 久墳,發故屋,辟故窌,以假貸;三政曰:令禁扇去笠,毋 扱免,除急漏田廬;四政曰:求有德賜布施於民者而 賞之。五政曰:令禁罝設禽獸,毋殺飛鳥。」五政苟時,夏 雨乃至也。西方曰辰,其時曰秋,其氣曰陰,陰生金與 甲;其德憂哀,靜正嚴順,居不敢淫佚;其事號令,毋使 民淫暴;順旅聚收,量民資「以畜聚,賞彼群幹,聚彼群 材,百物乃收。使民毋怠,所惡其察,所欲必得,我信則 克」,此謂辰德,辰掌收,收為陰,秋行春政則榮,行夏政 則水,行冬政則耗。是故秋三月以庚辛之日發五政: 一政曰:禁博塞圉,小辯𩰚譯跽;二政曰:毋見五兵之刃;三政曰:慎旅農,趣聚收;四政曰:補缺塞坼;五政曰: 修牆垣,周「門閭。五政苟時,五穀皆入。」北方曰月,其時 曰冬,其氣曰寒。寒生水與血,其德淳越,溫怒,周密其 事,號令修禁,徙民令靜止,地乃不泄,斷刑致罰,無赦 有罪,以符陰氣,大寒乃至,甲兵乃強,五穀乃熟,國家 乃昌,四方乃備,此謂月德。月掌罰,罰為寒。冬行春政 則泄,行夏政則雷,行秋政則旱。是故冬三月以壬癸 之日發五政:一政曰:論孤獨,恤長老;二政曰:「善順陰, 修神祀,賦爵祿,授備位;三政曰:效會計,毋發山川之 藏」;四政曰:捕姦遁,得盜賊者有賞;五政曰:「禁遷徙,止 流民,圉分異。」五政苟時,冬事不過,所求必得,所惡必 伏。是故春凋秋榮,冬雷,夏有霜雪,此皆氣之賊也。刑 德易節失次則賊氣遫至,賊氣「遫至,則國多菑殃。」是 故聖王務時而寄政焉,作教而寄武,作祀而寄德焉。 此三者,聖王所以合於天地之行也。日掌陽,月掌陰, 星掌和。陽為德,陰為刑,和為事。「是故日食則失德之 國惡之,月食則失刑之國惡之,彗星見則失和之國 惡之,風與日爭明則失生之國惡之。是故聖王日食 則修德,月食則修刑,彗星見則修和,風與日爭明則 修生」,此四者,聖王所以免於天地之誅也。信能行之, 五穀蕃息,六畜殖而甲兵強。治積則昌,暴虐積則亡。 道生天地,德出賢人。道生德,德生正,正生事。是以聖 王治天下,窮則反,終則始。德始於春,長於夏;刑始於 秋,流於冬。刑德不失,四時如一;刑德離鄉,時乃逆行。 作事不成,必有大殃。月有三政,王事必理,以為必長。 不中者死,失理者亡。國有四時,固執王事,四守有所, 三政執輔。

《五行篇》
编辑

昔者,黃帝得蚩尤而明於天道,得大常而察於地利, 得奢龍而辯於東方,得祝融而辯於南方,得大封而 辯於西方,得后土而辯於北方。黃帝得六相而天地 治,神明至。蚩尤明乎天道,故使為當時;「大常察乎地 利,故使為廩者;奢龍辯乎東方,故使為土師;祝融辯 乎南方,故使為司徒;大封辯於西方,故使為司馬;后 土辯乎北方,故使為李。」是故春者,土師也,夏者,司徒 也,秋者司馬也,冬者,李也。昔黃帝以其緩急作五聲, 以政五鍾。令其五鍾:一曰青鍾大音,二曰赤鍾重心, 三曰黃鍾灑光,四曰景鍾昧其明,五曰黑鍾隱其常。 五聲既調,然後作立五行,以正天時五官,以正人位。 人與天調,然後天地之美生日至,睹甲子木行,御天 子出令,命左右士師內御,總別列爵,論賢不肖,士吏 賦祕,賜賞於四境之內。發故粟,以田數,出國衡,順山 林,禁民斬木,所以愛草木也。然則冰解而凍釋,草木 區萌贖,蟄蟲卵菱,春辟勿時,苗足,本不癘雛,鷇不夭, 麑䴠毋傅速,亡傷繈褓,時則不凋,七十二日而畢。睹 丙子《火行》,御天子出令,命行人內御,令掘溝澮津舊 塗,發藏任君賜賞,君子修游馳,以發地氣,出皮幣,命 行人修《春秋》之禮于天下,諸侯通天下,遇者兼和。然 則天無疾風,草木發奮,鬱氣息,民不疾而榮華蕃,七 十二日而畢睹。戊子土行御,天子出令,命左右司徒 內御,不誅不貞,農事為敬,大揚惠言,寬刑死,緩罪人。 出國司徒令命,「順民之功力以養五穀,君子之靜居 而農夫修,其功力極」然則天為粵宛,草木養長,五穀 蕃實秀大,六畜犧牲具,民足財,國富,上下親,諸侯和, 七十二日而畢睹。庚子金行御,天子出令,命祝宗選 禽獸之禁,五穀之先熟者,而薦之祖廟與五祀,鬼神 饗其氣焉,君子食其味焉。然則涼風至,白露下,天子 出令,命左右司馬衍組甲厲兵,合什為伍,以修于四 境之內,諛然告民有事,所以待天地之殺斂也。然則 晝炙陽,夕下露,地競環,五穀鄰熟,草木茂實,歲農豐 年大茂,七十二日而畢睹。壬子,水行御,天子出令,命 左右使人內御。御其氣足,則發而止,其氣不足則發 𢵧瀆盜賊數。劋竹箭,伐檀柘,令民出獵,禽獸不釋巨 少而殺之,所以貴天地之所閉藏也。然則羽卵者不 段,毛胎者不「𣎜婦不銷棄,草木根本美。」七十二日 而畢。

《七臣七主篇》
编辑

「春無殺伐,無割大陵,倮大衍,伐大木,斬大山,行大火, 誅大臣,收穀賦。夏無遏水,達名川,塞大谷,動土功,射 鳥獸。秋無赦過,釋罪緩刑。冬無賦爵賞祿,傷伐五穀。 故春政不禁則百長不生;夏政不禁則五穀不成;秋 政不禁則奸邪不勝;冬政不禁則地氣不藏。四者俱 犯則陰陽不和,風雨不時,大水漂州流邑,大風漂屋」 折樹,火暴焚,地燋草。天冬雷,地冬霆,草木夏落而秋 榮,蟄蟲不藏,宜死者生,宜蟄者鳴。苴多螣蟆,山多蟲 螟,六畜不蕃,民多夭死,國貧法亂,逆氣下生。

《禁藏篇》
编辑

「當春三月,萩室熯造,鑽燧易火,杼井易水,所以去茲 毒也。舉春祭,塞久禱,以魚為牲,以糵為酒,相召,所以 屬親戚也。毋殺畜生,毋拊卵,毋伐木,毋夭英,毋拊竽,

所以息百長也。賜鰥寡,振孤獨,貸無種與無賦,所以
考證.svg
勸弱民。發五正,赦薄罪,出拘民,解仇讎,所以建時功,

施生穀也。夏賞五德,滿爵祿,遷官位,禮孝弟,復賢力」, 所以勸功也。秋行五刑,誅大罪,所以禁淫邪,止盜賊。 冬收五藏,最萬物,所以內作民也。四時事備,而民功 百倍矣。故春仁,夏忠,秋急冬閉,順天之時,約地之宜, 忠人之和。故風雨時,五穀實,草木美多,六畜蕃息,國 富兵強,民材而令行,內無煩擾之政,外無強敵之患 也。

《度地篇》
编辑

桓公曰:「當何時作之?」《管子》曰:「春三月,天地乾燥,水糾 列之時也,山川涸落,天氣下,地氣上,萬物交通。故事 已,新,事未起,草木荑生,可食,寒暑調,日夜分。分之後, 夜日益短,晝日益長,利以作土功之事,土乃益剛。令 甲士作隄,大水之旁,大其下,小其上,隨水而行。地有 不生草者,必為之囊。大者為之隄,小者為之防,夾水」 四道,禾稼不傷,歲埤增之,樹以荊棘,以固其地,雜之 以柏楊,以備決水,民得其饒,是謂「流膏。」令下貧守之, 往往而為界,可以毋敗。當夏三月,天地氣壯,大暑至, 萬物榮華,利以疾薅殺草薉,使令不欲擾,命曰「不長。」 不利作土功之事,放農焉。利皆耗十分之五。土功不 成,當秋三月,山川百泉涌降,雨下,山「水,出海路,距雨 露,屬天地湊汐,利以疾作,收斂毋留。一日把百日餔, 民毋男女皆行于野,不利作土功之事。濡濕日生,土 弱難成,利耗什分之六,土功之事亦不立。當冬三月, 天地閉藏,暑雨止,大寒起,萬物實熟,利以填塞空郄, 繕邊城,塗郭術,平度量,正權衡,虛牢獄,實廥倉,君修 樂,與神明相望,凡一年之事畢矣。舉有功,賞賢,罰有 罪,遷有司之吏而第之。不利作土功之事,利耗什分 之七。土剛不立,晝日益短而夜日益長;利以作室,不 利以作堂,四時以得,四害皆服。」桓公曰:「寡人悖,不知 四害之服,奈何?」管仲對曰:「冬作土功,發地藏,則夏多 暴雨,秋霖不止,春不收,枯骨朽脊。伐枯木而去之,則 夏旱」至矣。夏有大露,原煙噎下百草,人采食之,傷人, 人多疾病而不止,民乃恐殆。君令五官之吏,與三老、 里有司、伍長,行里順之。令五家起火為溫,其田及宮 中皆蓋井,毋令毒下及食器。將飲傷人,有下蟲傷禾 稼。凡天菑害之下也,君子謹避之,故不八九死也。大 寒、大暑、大風、大雨,其至不時者,此謂四刑,或遇以死, 或遇以生,君子避之,是亦傷人。故吏者所以教順也; 三老、里有司、伍長者,所以為率也。五者已具,民無願 者,願其畢也。故常以冬日,順三老、里有司、伍長以冬 賞罰,使各應其賞而服其罰。五者不可害,則君之法 犯矣。此示民而易見,故民不比也。桓公曰:「一年之中, 十二月作土功,有時則為之,非其時而敗,將何以待 之?」管仲對曰:「常令水官之吏,冬時行隄防可治者,章 而上之都,都以春少事作之。已作之後,常案行隄有 毀作大雨,各葆其所可治者,趣治以徒隸給大雨,隄 防可衣者衣之,衝水可据者据之,終歲以毋敗為固。 此備之常時,禍何從來?所以然者,獨水蒙壤,自塞而 行者,江河之謂也。歲高,其隄所以不沒也。春冬取土 于中,秋夏取土于外,濁水入之,不能為敗。」桓公曰:「善。」

《版法解篇》
编辑

《版》《法》者,法天地之位,象四時之行,以治天下。「四時之 行,有寒有暑,聖人法之,故有文有武。天地之位,有前 有後,有左有右,聖人法之,以建經紀。春生于左,秋殺 于右,夏長于前,冬藏于後。生長之事,文也,收藏之事, 武也。是故文事在左,武事在右,聖人法之,以行法令, 以治事理。」

《山國軌篇》
编辑

桓公問於《管子》曰:「不籍而贍國,為之有道乎?」管子對 曰:「軌守其時。有官天財,何求于民?」桓公曰:「何謂官天 財?」管子對曰:「泰春,民之功繇;泰夏,民之令之所止,令 之所發;泰秋,民令之所止,令之所發;泰冬,民令之所 止,令之所發。此皆民所以時守也,此物之高下之時 也,此民之所以相并兼之時也。君守諸四務。」桓公曰: 「何謂四務?」管子對曰:「泰春,民之且所用者,君已廩之 矣;泰夏,民之且所用者,君已廩之矣;泰秋,民之且所 用者,君已廩之矣;泰冬,民之且所用者,君已廩之矣; 泰春,功布日,春縑衣,夏單衣,捍寵,纍箕,勝,籯屑。」若 干日之功,用人若干無貲之家,皆假之械器勝籯屑。 「《公衣》功已而歸公衣,折券。故力出于民,而用出于 上。春十日不害耕事,夏十日不害芸事,秋十日不害 斂實,冬二十日不害除田,此之謂時作。」桓公曰:「善。」

《輕重乙篇》
编辑

桓公問于《管子》曰:「衡有數乎?」管子對曰:「衡無數也。衡 者,使物一高一下,不得常固。」桓公曰:「然則衡數不可 調耶?」管子對曰:「不可調。調則澄,澄則常,常則高下不 貳,高下不貳,則萬物不可得而使固。」桓公曰:「然則何 以守時?」管子對曰:「夫歲有四秋,而分有四時,故曰:『農 事且作,請以什伍農夫賦耜鐵,此之謂春之秋;大夏』」 且至,絲纊之所作,此之謂夏之秋。而大秋成,五穀之所會,此之謂秋之秋。大冬營室中,女事紡績緝縷之 所作也,此之謂冬之秋。故歲有四秋而分有四,時巳 有四者之序。發號出令,物之輕重相什而相伯,故物 不得有常固,故曰:「衡無數。」

《輕重己篇》
编辑

清,神生心,心生規,規生矩,矩生方,方生正,正生曆,曆 生四時,四時生萬物。聖人因而理之,道遍矣。以冬日 至,始數四十六日,冬盡而春始。天子東出其國四十 六里而壇,服青而絻青搢玉總帶玉監,朝諸侯卿大 夫列士,循于百姓,號曰祭日,犧牲以魚。發出令曰:「生 而勿殺,賞而勿罰,罪獄勿斷,以待期年。」教民樵室鑽 「燧,墐竈泄井,所以壽民也。耟耒耨,懷鉊鈶。」又《權渠》。 所以御春夏之事也,必具,教民為酒食,所以為 孝敬也。民生而無父母,謂之孤子;無妻無子,謂之老 鰥;無夫無子,謂之老寡。此三人者,皆就官,而眾可事 者、不可事者,食如言而勿遺。多者為功,寡者為罪。是 以路無行乞者也。路有行乞者,則相之罪也,天子之 《春令》也。

以冬日至始,數九十二日,謂之「春至。」天子東出其國 九十二里而壇,朝諸侯卿大夫列士,循于百姓,號曰 「祭星。」十日之內,室無處女,路無行人。苟不樹藝者,謂 之「賊人。」下作之地,上作之天,謂之不服之民。處里為 下陳,處師為下通,謂之「役夫。」三不樹而主使之,天子 之《春令》也。

以春日至始,數四十六日,春盡而夏始。天子服黃而 靜處,朝諸侯卿大夫列士,循于百姓,發號出令曰:「毋 聚大眾,毋行大火,毋斷大木,誅大臣,毋斬大山,毋戮 大衍。滅三大而國有害也」,天子之夏禁也。

以春日至始,數九十二日,謂之「夏至」而麥熟,天子祀 于太宗,其盛以麥。麥者,穀之始也;宗者,族之始也。同 族者人,殊族者處,皆齊大材,出祭王母,天子之所以 主始而忌諱也。

以夏日至始,數四十六日。夏盡而秋始而黍熟。天子 祀于太祖,其盛以黍。黍者,穀之美者也。祖者,國之重 者也。大功者太祖,小功者小祖,無功者無祖。無功者 皆稱其位,而立沃有功者。觀于外祖者,所以功祭也, 非所以戚祭也。天子之所以異貴賤而賞有功也。 以夏日至始,數九十二日,謂之秋至,秋至而禾熟。天 子祀于太惢,西出其國百三十八里而壇,服白而絻 白,搢玉總帶錫。監吹塤箎之風,鑿動金石之音,朝諸 侯卿大夫列士,循于百姓,號曰「祭月」,犧牲以彘,發號 出令,罰而勿賞,奪而勿予,罪獄誅而勿生,終歲之罪, 毋有所赦。作衍牛馬之實,在野者王。天子之秋計也, 以秋日至始數四十六日,秋盡而冬始。天子服黑絻 黑而靜處,朝諸侯卿大夫列士,循于百姓,發號出令 曰:「毋行大火,毋斬大山,毋塞大水,毋犯天之隆。」天子 之冬禁也。

以秋日至始,數九十二日,天子北出九十二里而壇, 服黑而絻黑,朝諸侯卿大夫列士,號曰「發繇。」趣山人 斷伐,具械器;趣菹人薪雚葦,足蓄積。三月之後,皆以 其所有易其所無,謂之大通三月之蓄。凡在趣耕而 不耕,民以不令,不耕之害也,宜芸而不芸,百草皆存, 民以僅存,不芸之害也,宜穫而不穫,風雨將作,五穀 「以削,士民零落」,不穫之害也。「宜藏而不藏。霧氣陽,陽, 宜死者生,宜蟄者鳴」,不藏之害也。「張耜當弩,銚耨當 劍,戟,獲渠當脅。」「蓑笠」當抹櫓,故「耕械」具則戰械備 矣。

《呂氏春秋》
编辑

《季夏紀音律篇》
编辑

「大聖至理之世,天地之氣合而生風,日至則月鐘,其 風以生十二律。仲冬日短至則生黃鐘,季冬生大呂, 孟春生太簇,仲春生夾鐘,季春生姑洗,孟夏生仲呂, 仲夏日長至則生蕤賓,季夏生林鐘,孟秋生夷則,仲 秋生南呂,季秋生無射,孟冬生應鐘。天地之風氣正, 則十二律定矣。黃鐘之月,土事無作,慎無發」,蓋以固 「天閉地,陽氣且泄。《大呂》之月,數將幾終,歲且更起,而 農民無有所使。」《太簇》之月,陽氣始生,草木繁動,令農 發土,無或失時。《夾鐘》之月,寬裕和平,行德去刑,無或 作事,以害群生。《姑洗》之月,達道通路,溝瀆修利,申之 此令,嘉氣趣至。《仲呂》之月,無聚大眾,巡勸農事,草木 方長,無攜民心。《蕤賓》之月,陽氣在上,安壯養俠,本朝 不靜,草木早槁。《林鐘》之月,草木盛滿,陰將始刑,無發 大事,以將陽氣。《夷則》之月,修法飭刑,選士厲兵,詰誅 不義,以懷遠方。南呂之月,蟄蟲入穴,趣農收聚,無敢 懈怠,以多為務。《無射》之月,疾斷有罪,當法勿赦,無留 獄訟以亟。以故《應鐘》之月,陰陽不通,閉而為冬,修別 喪紀,審民所終。

《尸子》
编辑

《八節四時》
编辑

伏羲始畫八卦,列八節而化天下。神農氏治天下,立

四時之序
考證.svg

《漢書》
编辑

《律歷志》
编辑

黃鍾。黃者,中之色,君之服也。鍾者,種也。天之中數五, 五為聲,聲上宮,五聲莫大焉。地之中數六,六為律,律 有形有色,色上黃,五色莫盛焉。故陽氣施種于黃泉, 孳萌萬物,為六氣元也。以黃色名元氣。律者,著宮聲 也。宮以九唱六,變動不居,周流六虛。始于子,在十一 月。大呂,呂,旅也,言陰大旅助黃鍾宣氣而牙物也。位 于丑,在十二月。《太族》:族,奏也,言陽氣大,奏地而達物 也。位于寅,在正月。夾鍾:言陰夾助太族,宣四方之氣 而出種物也。位于卯,在二月。《姑洗》:洗,絜也,言陽氣洗 物辜絜之也。位于辰,在三月。中呂:言微陰始起未成, 著于其中,旅助姑洗,宣氣齊物也。位于巳,在四月。《蕤 賓》:蕤,繼也;賓,導也,言陽始導陰氣,使繼養物也。位于 午,在五月。《林鍾》:林,君也,言陰氣受任,助蕤賓君主種 物,使長大楙盛也。位于未,在六月。《夷則》:則,法也,言陽 氣正法度,而使陰氣夷當傷之物也。位于申,在七月。 《南呂》:南,任也,言陰氣旅助夷則,任成萬物也。位于酉, 在八月。《亡射》:射,厭也,言陽氣究物而使陰氣畢剝落 之終而復始,亡厭已也。位于戌,在九月。《應鍾》言陰氣 應亡射,該藏萬物,而雜陽閡種也。位于亥,在十月。

閡,臧塞也。陰雜陽氣,臧塞為萬物作種也。

「孳萌于子,紐芽于丑,引達于寅,冒茆于卯,振美于辰, 已盛于巳,咢布于午,昧薆于未,申堅于申,留孰于酉, 畢入于戌,該閡于亥,出甲于甲,奮軋于乙,明炳于丙, 大盛于丁,豐楙于戊,理紀于己,斂更于庚,悉新于辛, 懷任于壬,陳揆于癸,故陰陽之施化,萬物之終始,經 歷于日辰」,而變化之情可見矣。

《天文志》
编辑

歲星曰「東方春木,于人五常,仁也,五事,貌也。」熒惑曰 「南方夏火,禮也,視也。」太白曰:「西方秋金,義也,言也。」辰 星曰「北方冬水,知也,聽也。」填星曰「中央季夏土,信也, 思,心也。」仁義禮智以信為主,貌言視聽,以心為正。故 四星皆失,填星迺為之動,填星所居國吉。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