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第014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十四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

 第十四卷目錄

 春部紀事

 春部雜錄

 春部外編

歲功典第十四卷

春部紀事编辑

《禮記·郊特牲》:「春饗孤子。」陳注「孤子」,死事者之子。大全陳氏 曰:春為陽,陽則來而主長,故春饗孤子,以助其長,順 陽而已。

《內則》:「膾春用蔥。」大全《方氏》曰:「蔥以氣達為匆,春物方生, 宜食性之匆者,故膾用蔥以和之。」

《豚》春用韭。大全方氏曰:「韭性溫而生,能久溫而生,春所 宜,故豚用此以和之。」

《周禮天官》:「小宰之職三曰春官,其屬六十,掌邦禮。大 事則從其長,小事則專達。」訂義賈氏曰:《春官大司樂》,樂 官之長。史氏曰:「大事雖略,所繫則重,故當從長;小事 雖煩,所繫則輕,故當專達。」

庖人「凡用禽獻,春行羔豚膳膏香。」訂義史氏曰:羔稚羊, 豚稚豕也。方春草生,羔豚美,故用之春膳。牛脂曰「膏 香」,以其物之所便而調和之也。

䱷人春獻王鮪。訂義鄭康成曰:「王鮪,鮪之大者。」王氏曰: 「王言大也,物之大者多謂之王。」鄭鍔曰:「王鮪,則鮪之 尤大者,非常時所有,唯春乃獻。」《周頌》之潛曰:「季冬薦 魚,春獻鮪。」《月令》於季春言「薦鮪於寢廟」,此《䱷人》亦言 春獻王鮪。王者皆周人之事。宗周在西,鮪魚非西周 之水所有。前輩謂鮪魚岫居,出河南鞏縣,至春浮陽, 乃入西河,至漆沮,上龍門以俟變化,故周人取以獻。 《新獻》所無也。觀其字從有,謂不常有。

《鱉人》,「春獻鱉蜃。」訂義劉中義曰:「春獻鱉」,蜃,用之春也。陽 在內,其美可獻,而非生育之時也。

《食醫》:「凡食齊視春時。」訂義賈氏曰:「視猶比也。」方氏曰:「齊 與《王制》遲速異」,齊之齊同,食齊則黍、稷、稌、粱之類。食 齊視春,固以溫為主。然食養物而生之,亦春之事。 凡和春多酸。訂義《易》氏曰:「春為木,味多酸,以養肝 疾。醫春時有痟首疾。」訂義史氏曰:「冬傷於寒,春必為溫, 寒氣蘊伏,春溫激之,故熱生焉。此疾必先頭痛也。 掌皮掌,秋斂皮,冬斂革,春獻之。」訂義《王昭禹》曰:「春則用 皮之事於是乎始,故春獻之。」

《染人》:「凡染,春暴練。」訂義史氏曰:「凡染事,所以設色於布 帛線縷,以供帷幕、幄帟、衽席、衣服之用。故春云暴練, 欲其白而受采。」賈氏曰:「春陽時,陽氣燥,故暴曬之。」 《地官》州長,春秋以禮會民,而射於州序。訂義《鄭鍔》曰:「射 之為藝,用於朝覲、賓燕之時,其事為文,以春教之,春 陽用事,所以明其事之為文。」

《旅師》:「凡用粟,春頒而秋斂之。」訂義《易》氏曰:「春頒者,平頒 其興積。」蓋凶荒之歲,秋雖不熟,尚有餘積,或可移用。 及春作之始,苟非上之人為之補助,則將有救死不 贍之患,此先王所以專立春頒之法,漢之春和議賑 貸,正與同意。

春官司尊彝,春祠,祼用雞彝。訂義鄭鍔曰:「春祠之彝則 飾以雞。雞,東方之畜,歲起於東,於時為春也。」王昭禹 曰:「春者時之始,而雞以其司晨而木之屬,故用雞彝。 大胥掌學士之版,以待致諸子,春入學舍采合舞。」訂義 鄭康成曰:「春始以學士入學宮而學之。」賈氏曰:「舍即 釋采,即菜也。」鄭鍔曰:「《禮》有釋奠,有釋菜,莫厚於釋奠, 莫薄於釋采。蓋釋奠則有迎牲、有酌獻、有授舞者器 之禮,所以致恭於先聖。釋采則不舞、不授器、不殺牲, 但以蘋蘩薀藻之類,告虔於先師而已。」藍氏曰:「釋采 禮之至簡者,皆不在多品,貴其誠也。」其用有三:每歲 春合舞而行之。《月令》云:「仲春命樂正合舞釋菜也。始 入學則行之。」《文王世子》云:「既受器用幣,然後舍菜」是 也。《學記》云:「太學始教皮弁祭菜,示敬道也。」鄭康成曰: 「合舞等其進退,使應節奏。」黃氏曰:「樂師教舞帗羽、干 旄,皇人未嘗合也。大胥春始入學,合而教之。」

《龜人》攻龜用春時。訂義鄭康成曰:「攻,治也。治龜骨以春, 是時乾解,不發傷也。」鄭鍔曰:「脫其筒則不能無傷生 之害,春則陽用事而物解,於是時而攻之,其甲坼矣。 順時而取之,可以為鑽灼之用;順時而攻之,又以存 不忍之心。」

司巫春《招弭》,以除疾病。訂義鄭康成曰:「招,招福也。弭讀 為敉,字之訛也。敉,安凶禍也。招、敉皆有祀衍之禮。」劉 執中曰:「春陽既來,則亦祭,以招吉祥,以弭去邪祟,則 疾病可得而除。今之男巫尚有然者,豈古之遺法歟?」 鄭鍔曰:「冬則日星窮而歲終,故行堂贈之禮;春則歲 事之初,禍福所由,始行招弭之事。」

《夏官》:槀人「春獻素。」訂義《鄭鍔》曰:「春則歲事之始,百工造
考證.svg
事亦於是始,故始定其素則獻之,見其功之所自始,

校入春祭馬祖執駒。」訂義鄭鍔曰:「馬未嘗有祖,此言馬 祖者,賈氏謂天駟也。以天文考之,天駟,房星也。房為 龍馬,馬之生者,其氣實本諸此,則馬祖為天駟可知。」 於春則祭,春者萬物始生之時,駒始生之馬,血氣未 定,不可通淫,順春祭祖之時,則執而維縶之,以有其 始生之氣。

圉師,「掌教圉人養馬。春除蓐釁廄始牧。」訂義《鄭鍔》曰:「春 馬出而就牧,廄中虛矣。蓐者,所寢之藉也,久則穢惡 而不潔,故因其出而除之。馬處於廄,神者主之,釁者 以血,所以除不祥,故因其出而釁之。」

《秋官》雍氏,「春令為阱擭溝瀆之利於民者。」訂義鄭康成 曰:「阱,穿地為壍,以禦禽獸,其或超踰則陷焉,世謂之 陷阱。擭,柞鄂也。堅地阱淺,則設柞鄂於其中。」鄭鍔曰: 「春農就田,禽獸或出而為害,水利或有通塞,則為阱 擭,為溝瀆,皆以是時也。」然五溝五涂以通灌溉之水, 至春又為溝瀆,何耶?葢,五溝者,五野之中一定之制, 不待至春乃為之。此乃閭里之間,春雨水集,溝澮皆 盈,水去不速,不可不通之也。

薙氏掌殺草,春始生而萌之。訂義《鄭鍔》曰:「殺草之法,其 去必有漸,春始生之初,則薙其萌。」

《小行人》,掌邦國賓客之禮籍,以待四方之使者。令諸 侯春入貢,王親受之。訂義賈氏曰:「貢即《大宰》九貢。」鄭鍔 曰:「諸侯每歲有常貢,必以春入,則因四時之始,以供 王一歲之用也。」

《冬官·考工記》:「弓人春液角則合。」訂義鄭康成曰:「合,讀為 洽。」陳用之曰:「角得春而和澤,於以液之,則洽而不脃。 春被弦則一年之事。」訂義王昭禹曰:「被弦於春,候一時 之久而後可用。」陳用之曰:「自冬析幹至析灂,其功畢 矣。至春被弦而用之,凡一年之事,以言為之不苟。」 《詩正義》:「周成王太平之時,于春時親耕籍田,以勸農 桑,又祈求社稷,使年豐。」

《國語》:宣公夏濫於泗淵,里革斷其罟而棄之,曰:「古者 大寒降土,蟄發水虞。」於是乎講罛罶,取名。魚登川,禽 而嘗之寢廟,行諸國人,助宣氣也。鳥獸孕,水蟲成,獸 虞。於是乎禁罝羅矠魚鱉以為夏槁,助生阜也。「寒 降」,謂季冬也。「土蟄發」,謂孟春蟄始震也。水虞,漁師掌 川澤之禁令,名魚川禽鱉蜃之屬,是時陽氣起,魚陟 負冰,故取之以助宣氣。獸虞,掌鳥獸之禁令。矠,𢳇也; 槁,乾也。夏不得取,故於此時𢳇刺魚鱉,以為夏儲。 《列子殷湯》篇:鄭師文:「當春而叩商弦,以召南呂,涼風 忽至,草木成實。」

《天瑞篇林類》:「年百歲底春披裘拾遺穗於故畦。」 《說苑》:「晉平公春築臺,叔向曰:『不可。古者聖王貴德而 務施,緩刑辟而趨民時。今春築臺,是奪民時也。夫德 不施則民不歸,刑不緩則百姓愁。使不歸之民,役愁 怨之百姓,而又奪其時,是重竭也。夫牧百姓,養育之 而重竭之,豈所以定命安存,而稱為人君於後世哉』? 平公」曰:「善。」乃罷臺役。

趙簡子春築臺於邯鄲,天雨而不息,謂左右曰:「可無 趨種乎?」尹鐸對曰:「公事急,厝種而懸之臺,夫雖欲趨 種,不能得也。」簡子惕然,乃釋臺罷役,曰:「我以臺為急, 不如民之急也;民以不為臺,故知吾之愛也。」

《戰國策》:宋玉對楚王問:「客有歌于郢中者曰『下里巴 人,國中屬而和者數千人;其為陽阿薤露,國中屬而 和者數百人;其為《陽春白雪》,國中屬而和者數十人』。」 《述異記》:「燕昭王種長春樹,葉如蓮花,樹身如桂樹,花 隨四時之色,春生碧花,夏生紅花,秋生白花,冬生紫 花,故號長春樹。」

《劉向別錄》:「鄒衍居燕,燕有谷,地美而春不生黍稷。衍 吹律,煖氣乃至,草木乃生,至今名黍谷。」

《博物志》:宋國有田夫,常衣黂縕以過冬。暨春東作,自 暴於日,不知天下有廣廈隩室,綿纊狐貉,顧其妻曰: 「負日之暄,人莫知者,以獻吾君,將有賞。」

《漢書食貨志》:「春出,民里胥平旦坐於右塾,鄰長坐於 左塾,畢出然後歸,夕亦如之。」師古曰:「門側之堂曰 塾,坐於門側者督促勸之,知其早晏,防怠惰也。」 《婁敬傳》上曰:「本言都秦地者婁敬,婁者,劉也,賜姓劉 氏,拜為郎中,號曰奉春君。」張晏曰:春,歲之始也。以 其昔勸都關中,故號「奉春。」

《叔孫通傳》:惠帝出遊離宮,通曰:「古者有春嘗果,今方 櫻桃熟可獻,願陛下出。」因取櫻桃獻宗廟。上許之。諸 果獻由此興也。

《文帝本紀》元年,詔曰:「方春和時,草木群生之物皆有 以自樂,而吾百姓鰥寡孤獨窮困之人,或阽於死亡 而莫之省憂。為民父母,將何如?其議所以振貸之。」 十五年春,黃龍見於成紀。

《三輔黃圖》:「柏梁臺,武帝元鼎二年春起此臺在長安 城中北門內。」《三輔舊事》云:「以香柏為梁也。帝嘗置酒 其上,詔群臣和詩,能七言詩者乃得上。」按漢書武帝本紀作元鼎

元年

《漢書武帝本紀》:「元封三年春,作角抵戲,三百里內皆

來觀。」文穎曰:「名此樂為《角抵》者,兩兩相當,角力、角 技藝、射御,故名《角抵》,蓋雜技樂也。」

《史記司馬相如傳》:「相如嘗從上至長楊,獵還過宜春 宮,奏賦。」

《通典》:「太始中,詔守相三載一巡屬縣,必以春。」此古者 所以述職省俗、宣風展義也。

《漢書韓延壽傳》:「延壽入守左馮翊,歲餘不肯出行,縣 丞掾以為方春月,可一出勸耕桑。延壽不得已,行縣 至高陵,民有昆弟相與訟田自言,延壽大傷之,曰:『咎 在馮翊,當先退』。」是日移病不聽事,因入臥傳舍,閉閤 思過。於是兩昆弟深自悔,皆自髡肉袒謝,願以田相 移,不敢復爭。

《宣帝本紀》:元康三年:「詔曰,前年夏,神爵集雍,今春五 色鳥以萬數,飛過屬縣,翱翔而舞,欲集未下。其令三 輔毌得以春夏摘巢探卵,彈射飛鳥。具為令。」

《丙吉傳》:吉嘗出,逢人逐牛,牛喘吐舌。吉止駐,使騎吏 問逐牛行幾里矣,掾吏謂丞相失問。吉曰:「方春少陽 用事,未可太熱,恐牛近行,用暑故喘,此時氣失節,恐 有所傷害也。」

《元帝本紀》建昭五年:「詔曰,方春農桑興,百姓戮力自 盡之時也,故是月勞農勸民,無使後時。今不良之吏 覆案小罪,徵召證案,興不急之事,以妨百姓,使失一 時之作,亡終歲之功,公卿其明察申敕之。」

《成帝本紀》鴻嘉元年詔曰:「方春生長時,臨遣諌大夫 理等舉三輔、三河、弘農冤獄,公卿大夫部刺史明申 敕守相,稱朕意焉。」

《元后傳》:「王莽知太后婦人厭居深宮中,莽欲虞樂以 巿其權,迺令太后四時車駕巡狩四郊,存見孤寡貞 婦,春幸繭館,率皇后列侯夫人桑遵霸水而祓除。」 《後漢書。崔駰傳》:「高祖父朝生子舒,舒少子篆。王莽時, 篆為建新大尹,到官稱疾不視事。門下掾倪敞諫,篆 乃強起班春。」

《西京雜記》:「茂陵文固陽,本瑯琊人,善馴野雉為媒,用 以射雉。每以三春之月為茅障以自翳,用觟矢以射 之,日連百數。茂陵輕薄者化之,皆以雜寶鐕廁翳障, 以青州蘆葦為弩矢,輕騎妖服,追隨於道路,以為歡 娛也。」

《漢舊儀》:春桑生而皇后親桑於苑中,蠶室養蠶于箔 之上,祠以中牢羊豕。今蠶神曰宛寙婦人、㝢氏公主 凡二神。群臣妾從桑還,獻於繭觀,皆賜從桑者。 《吳錄》:「包咸為吳郡主簿,太守黃君行春,咸留守其郡, 郎君緣樓探雀卵,咸責之曰:『春月不宜破卵升危非 子道』。」杖之二十。

《後漢書明帝本紀》:「永平三年春正月癸巳,詔曰:『朕奉 郊祀,登靈臺,見史官,正儀度。夫春者,歲之始也。始得 其正,則三時有成。比者水旱不節,邊人食寡,政失於 上,人受其咎。有司其勉順時氣,勸督農桑,去其螟蜮, 以及蝥賊。詳刑慎罰,明察單辭,夙夜匪懈,以稱朕意』。」 《章帝本紀》:「建初元年春,詔三州郡國,方春東作,恐人 稍受廩,往來煩劇,或妨耕農。其各實覈尤貧者,計所 貸並與之。流人欲歸本者,郡、縣其實稟令足,還到聽 過止。官亭無雇舍宿,長吏親躬,無使貧弱遺脫。小吏 豪右,得容姦妄。詔書既下,勿得稽留。刺史明加督察 尤無狀者。」丙寅,詔曰:「比年牛多疾疫,墾田減少,穀價 頗貴,人以流亡。方春東作,宜及時務。」二千石勉勸農 桑,弘致勞來。群公庶尹,各推精誠,專急人事。罪非殊 死,須立秋案驗。有司明慎選舉,進柔良,退貪猾,順時 令,理冤獄。五教在寬,《帝典》所美,愷悌君子,《大雅》所歎。 布告天下,使明知朕意。

元和二年,詔三公曰:「方春生養,萬物莩甲,宜助萌陽, 以育時物。其令有司,罪非殊死,且勿案驗,及吏人條 書相告,不得聽受。冀以息事寧人,敬奉天氣。」

《孔僖傳》:「元和二年春,帝幸東巡狩,還過魯,幸闕里,以 太牢祀孔子及七十二弟子,作六代之樂,大會孔氏 男子二十以上者六十三人,命儒者講論。」

元和三年春,敕侍御史、司空曰:「方春,所過無得有所 伐殺。車可以引避,引避之騑;馬可輟解,輟解之。《詩》云: 『敦彼行葦,牛羊勿踐履』。禮,人君伐一草木不時,謂之 不孝。俗知順人,莫知順天。其明稱朕意。」

《陳寵傳》寵奏曰:「夫冬至之節,陽氣始萌,故十一月諸 生蕩,天以為正,周以為春;十二月陽氣上通,雉雊雞 乳,地以為正,殷以為春;十三月陽氣已至,天地已交, 萬物皆出,蟄蟲始振,人以為正,夏以為春。」

《鄭弘傳》:「弘少為鄉嗇夫。會稽太守第五倫行春見而 深奇之,召署督郵。」太守常以春行,所至縣勸人農 桑振救乏絕。

《謝承書》:鄭弘遷淮陰太守,行春大旱,隨車致雨,白鹿 方道,挾轂而行。弘怪問主簿黃國曰:「鹿為吉為凶?」國 拜賀曰:「聞三公車轓畫作鹿,明府必為宰相。」

《安帝本紀》:「元初六年,詔曰,夫政,先京師,後諸夏,仲春養幼小,存諸孤,季春賜貧窮,賑乏絕,省婦使,表貞女, 所以順陽氣,祟生長也。其賜民尤貧困孤弱單獨穀, 人三斛,貞婦有節義十斛,甄表門閭,旌顯厥行。」《婦 使》謂組紃之事。

《琴錄》:「蔡邕性沉厚,雅好琴道。嘉平初,入青溪訪鬼谷 先生。所居山有五曲,一曲製一弄,山之東曲常有仙 人遊,故作《遊春》。」

《蔡琰別傳》:琰在右賢王部伍中,春月感笳音,作詩言 志曰:「胡笳動兮邊馬鳴,孤鴈歸兮聲嚶嚶。」

《水經注》:「魏武封於鄴為北宮,城東曰建春門。」

《魏略》:「孟康,正始中出為弘農,領典農校尉。郡領吏二 百餘人,涉春遣休,常四分遣一。」

《晉書山濤傳》:「文帝與濤書曰:『足下在事清明,雅操邁 時,念多所乏』。」魏帝嘗賜景帝春服,帝以賜濤。

《張駿傳》:駿於姑臧城南築城,起謙光殿,畫以五色,飾 以金玉,窮盡珍巧。殿之四面各起一殿,東曰宜陽青 殿,以春三月居之,傍有直省內官寺署,一同方色。 《王恭傳》:恭美姿儀,人多愛悅,或目之云:「濯濯如春月 柳。」

《記事珠》宗測春遊山谷,見奇花異草,則繫於帶上,歸 而圖其形狀,名《聚芳圖》、「百花帶。」人多效之。

《元中記》:「南方有炎山焉,行人以正月、二月、三月行過 此山,取山下木以為薪,然之無焰,取其皮,績之為火 浣布。」

《荊州記》:「陸凱與范蔚宗友善,自江南寄梅花一枝,詣 長安與蔚宗,兼贈詩云:『折花逢驛使,寄與隴頭人。江 南無所有,聊贈一枝春』。」

《南史謝惠連傳》:「惠連能屬文,族兄靈運嘉賞之云:『每 有篇章,對惠連輒得佳語。嘗於永嘉西堂思詩,竟日 不就。忽夢見惠連,即得池塘生春草,大以為工』。」 《宋書禮志》:「元嘉十年,太祝令徐閏刺署,典宗廟社稷 祠祀,薦五牲牛羊豕雞並用雄,其一種市買由來送 雌。竊聞周景王時,賓起,見雄雞自斷其尾,曰:『雞憚犧 不祥,今何以用雌』?」博士徐道娛等議稱:「案《禮》孟春之 月,犧牲無用牝。如此,是春月不用雌耳。秋冬無禁。雄 雞斷尾,自可是春月。宜自今改用雄雞。」

《雲仙雜記》:戴顒春攜雙柑斗酒,人問何之,曰:「往聽黃 鸝聲。」此俗耳,鍼砭詩腸。《鼓吹》

《世說》:「王東亭作宣武主簿,嘗春月與石頭兄弟乘馬 出郊,時彥同遊者連鑣俱進,惟東亭一人常在前,覺 數十步,諸人莫之解。石頭等既疲倦,俄而乘輿回,諸 人皆似從官,惟東亭奕奕在前。其悟捷如此。」

《梁書武帝本紀》:普通二年春,親祠南郊。詔曰:「春司御 氣,虔恭報祀,思隨乾覆,布諸亭育。凡民有單老孤稚 不能自存,主者郡縣咸加收養,贍給衣食,每令周足, 以終其身。」

《南史王僧孺傳》:「武帝製春景明志詩五百字,敕沈約 以下詞人同作,帝以僧孺為工。」

《古琴疏》:梁武帝賜張率玉琴一張,琴首金嵌「灌木春 鶯」四字。

《煙花記》:「陳宮人喜於春林放柘彈。」

《洛陽伽藍記》:「法雲寺北有臨淮王彧宅。彧性愛山林, 又重賓客,于春風扇揚,花樹如錦,晨食南館,夜遊後 園,僚寀成群,俊民滿席,絲恫發響,羽觴流行,詩賦並 陳,清言乍起,莫不領其元奧,忘其偏恡焉。是以入彧 室者,謂登仙也。」

《妝樓記》:北齊盧士琛妻崔氏,有才學。春日以桃花和 雪與兒靧面,云:「取白雪與兒洗面,作光悅,取紅花與 兒洗面,作妍華。」

《唐書唐臨傳》:「臨為萬泉丞,有輕囚久繫,方春,農事興, 臨悉縱歸,與之約,囚如期還。」

《閻立本傳》:「太宗與侍臣泛舟春苑池,見異鳥容與波 上,悅之,詔坐者賦詩,而召立本侔狀。」

《百官志》:「龍朔二年,改門下坊曰左春坊,以同姓為之。」 《地理志》:上元元年,劎南道成都府頁生春酒, 袁州宜春郡宜春縣宜春泉酒入貢。

《教坊記》:高宗曉聲律,聞風葉鳥聲,皆蹈以應節。嘗晨 坐,聞鶯聲,命樂工白明達寫之為「春鶯囀。」

《唐書李適傳》:「天子饗會游豫,惟宰相及學士得從。春 幸梨園,並渭水祓除,則賜細柳圈辟癘。」

《卓異記》:武后臘月將遊上苑,遺詔曰:「明朝遊上苑,火 速報春知,花須連夜發,莫待曉風吹。」

《清異錄》:婁師德位貴而性通豁,尤善捧腹大笑,人謂 師德為「齒牙春色。」

《明皇實錄》:「開元十七年,侍臣以下燕於春明門外寧 王憲之園池。帝御花萼樓,邀其迴騎,更令坐飲遞舞, 班賜有差。」

《通鑑》:「開元十八年,初令百官於春月旬休,選勝行樂, 自宰相至員外郎,凡十二筵,各賜錢五千緡。上或御 花萼樓,邀其歸騎留飲,迭使起舞,盡歡而去。」

《唐書食貨志》:開元二十五年,詔屯官敘功以豐凶為上下,鎮戍地可耕者,人給十畝以供糧。方春屯官循 行讁作不時者。 《全芳備俎》:唐明皇時,有獻牡丹者,貴妃勻面口脂,手 印於花上,詔於仙春館栽,來歲花開,上有脂印紅迹, 帝名為「一捻紅。」

《瑯嬛記》:鳳毛金者,鳳凰頸下有毛若綬,光明與金無 二式,而細軟如絲,遇春必落,山下人拾取織為金錦,名 「鳳毛金。」明皇時,宮中多以飾衣,夜中有光,惟貴妃所 賜最多。裁衣為帳,燦若白日。

《開元天寶遺事》:「長安俠少,每至春時,結朋聯黨,各置 矮馬,飾以錦韉金絡,並轡於花樹下往來,使僕從執 酒皿隨之,遇好囿,則駐馬而飲。」

長安春時,盛於遊賞,園林樹木無閑地。故學士蘇頲 《應制》云:「飛埃結紅霧,遊蓋飄青雲。」帝覽之,嘉賞焉,遂 以御花親插頲之巾上,時人榮之。

開元末,明皇每至春時,旦暮宴於宮中,使嬪妃輩爭 插豔花。帝親捉粉蝶放之,隨蝶所止幸之。後因楊妃 專寵,遂不復此戲也。

內庭嬪妃,每至春時,各於禁中結伴三人至五人,擲 金錢為戲,蓋孤悶無所遣也。

楊國忠子弟,恃后族之貴,極於奢侈。每遊春之際,以 大車結綵帛為樓,載女樂數十人,自私第聲樂前引, 出遊園苑中。長安豪民貴族皆效之。

楊國忠子弟,每春至之時,求名花異卉植於檻中,以 板為底,以木為輪,使人牽之自轉。所至之處,檻在目 前,而便即歡賞,目之為「移春檻。」

長安貴家子弟,每至春時,遊宴供帳於園圃中,隨行 載以油幕,或遇陰雨,以幕覆之,盡歡而歸。

長安士女,春時𩰚花戴插,以奇花多者為勝,皆用《千 金市》名花,植於庭苑中,以備春時之𩰚也。 長安進士鄭愚、劉參、郭保衡、王沖、張道隱等十數輩, 不拘禮節,旁若無人。每春時,選妖妓三五人,乘小犢 車,詣名園曲沼,藉草裸形,去其巾帽,叫笑喧呼,自謂 之「顛飲。」

都人士女每至正月半後,各乘車跨馬,供帳於園圃 或郊野,為《探春》之宴。

人謂宋璟為「有腳陽春」,言所至之處,如陽春煦物也。 遵生《八牋》:「開元人家春時移各花植檻中,下設輪腳, 挽以綵緪,所至牽以自隨。」

天寶間,貴家園林紐紅絲為繩,綴金鈴於上,有鳥鵲 至,則掣鈴以驚之。

《承平舊纂》:進士不第者,親知供酒肉費,號「買春錢。」 《揚州事蹟》:揚州太守圃中有杏花數十畷,每至爛開, 張大宴一株,令一娼倚其傍,立館曰「爭春。」

《醉仙圖記》:「汝陽王璡取雲夢石甃泛春渠以蓄酒,作 金銀龜魚浮其中,為酌酒具。」

《幽閒鼓吹》:苗帝師困于名場,一年似得復落第。春景 暄妍,策蹇驢出都門,貰酒一壺,藉草而坐,醺醉而寐。 久之既覺,有老父坐其旁,因揖敘,以餘杯飲。老父媿 謝曰:「郎君縈悒恥,寧要知前事耶?」苗曰:「某應舉已久, 有一第分乎?」曰:「大有事,但更問。」苗曰:「某困于窮變,一 郡寧可及乎?」曰:「更向上。」曰:「廉察乎?」曰:「更向上。」苗公乘 酒猛問曰:「將相乎?」曰:「更向上。」苗公怒,全不信,因肆言 曰:「將相向上作天子乎?」老父曰:「天子真者即不得,假 者即得。」苗都以為恠誕,揖之而去。後果為將相。及德 宗昇遐,攝冢宰三日。按苗帝師即苗晉卿唐書本傳德宗作元宗 《杜陽雜編》:「李輔國家藏鳳首木,高一尺,雕刻鸞鳳之 狀,形似枯槁,毛羽脫落不甚盡。雖嚴凝之時,置諸高 堂大廈之中,而和煦之氣如二三月,故列名為常春 木縱烈火焚之,終不焦黑焉。」

《唐書德宗本紀》:「大曆十四年,罷劍南貢生。」《春酒 公主傳》:「趙國莊懿公主下嫁魏博節度使田緒,德宗 幸望春亭臨餞。」

《杜亞傅》:亞拜淮西節度使。方春,南民為競渡戲,亞欲 輕駛,乃髹船底,使篙人衣油綵衣,沒水不濡。

《玉塵集》:穆宗每宮中花開,則以重頂帳蒙蔽欄檻,置 惜春御史掌之,號曰「括春。」

陸龜蒙《詩序》:「闔閭城北有賣花翁,討春之士往往造 焉。」

《唐書·地理志》:元和十五年,鎮州常山郡貢春羅。 《何易于傳》:易于為益昌令,縣距州四十里。刺史崔朴 常乘春與賓屬汎舟出益昌,旁索民挽繂,易于身引 舟。朴驚問狀,易于曰:「方春,百姓耕且蠶,惟令不事,可 任其勞。」朴愧,與賓客疾驅去。

《桂苑叢談》:咸通中,丞相姑臧公移鎮淮海,於戲馬亭 西連玉鉤斜道,開闢池沼,搆葺亭臺,芳春九旬,都人 士女得以遊觀。初,公搆池亭畢,未有名,因名「賞心。」 摭言進士,會宴曲江,盧彖請假不赴,乃雕幰載妓女, 微服遊觀,為團司所發。崔沆為主簿錄事判云:「深攙 席帽,密映氈車。紫陌尋春,便隔同年之面;青雲得路, 可知異日之心《雲仙雜記》:曲江貴家遊賞,則剪百花裝成獅子相送。 遺獅子有小連環,欲送,則以蜀錦流蘇牽之,唱曰:「春 光且莫去,留與醉人看。」

楊恂遇花時,就花下取蕊,粘綴於婦人衣上,微用蜜 蠟兼挼花浸酒,以快一時之意。

毛重教授於導江,春日主人宴之,賦《散語》曰:「蟣肝之 奉何堪,龍首之攀可望。」主人曰:「吾勸以陸源鯖,賞以 柳綿肝。」

《曲江》「春遊之家,以脂粉作紅餤,竿上成雙挑掛,夾雜 畫帶,前引車馬。」

《蓬窗續錄》:曲江宴唐進士會同年於此。豪客圍戶,爭 以名花布道上。進士乘馬,盛服鮮製,推同年俊少者 為探花使。白居易詩:「春風得意馬蹄疾,一日看遍長 安花。」

《記事珠》:長安士女游春野步,遇名花則藉草而坐,解 裙四圍遮繞如奕碁,謂之「裙幄。」

《雲仙雜記》:「郭元申家貧無食,春月攜兒挑野蔬,一日 有餘,三日不出。」

《清異錄》:「五位缾,自同光至開運盛行,以銀銅為之,高 三尺,圍八九寸,上下直如筒樣,安嵌蓋。其口有微窪 處,可以傾酒。春日郊行,家家用之。」

劉鋹在國,春深令宮人𩰚花,凌晨開後苑,各任採擇。 少頃,敕還宮,鎖花門,膳訖普集,角勝負於殿中。宦士 抱關,宮人出入,皆搜懷袖,置樓羅曆,以驗姓名。法制 甚嚴,時號「花禁。」負者獻耍金耍銀買燕。

閩昶春餘宴後苑,飛紅滿空,昶曰:「《彌陀經》云『雨天曼 陀羅華』。此景近似。今日觀化工之雨天三昧,宜召六 宮,設三昧燕。」

李後主每春盛時,梁棟、窗壁、柱栱、階砌並作隔筒,密 插雜花,榜曰「錦洞天。」

江南後主同氣宜春王從謙,常春日與妃侍遊宮中 後圃,妃侍睹桃花爛開,意欲折而條高,小黃門取綵 梯獻,時從謙王乘駿馬擊毬,乃引鞚至花底,痛採芳 菲,顧謂嬪妾曰:「吾之綠耳梯何如?」

《圖畫見聞志》:「衛賢事李後主,為內供奉,工畫人物,臺 閣有《春江釣叟圖》,上有李後主《漁父詞》:『一棹春風一 葉舟,一綸繭縷一輕鉤。花滿渚,酒盈甌,萬頃波中得 自由』。」

《東坡集》:吳越王妃每歲春必歸臨安,王遺書曰:「陌上 花開,可緩緩歸矣。」吳人用其語為歌。

《清異錄》:周季年,東漢國雪大盛,唱曰:「生怕赤真人,都 來一夜春。」後大宋受命。

《顧渚山記》:「顧渚有鳥,如鴝鵒而小,蒼黃色,至正月二 月作聲曰春起也。」三月四月作聲曰「春去也。」採茶人 呼為「報春鳥。」

《長編》:刁約作「藏春塢,日游其中。」

《遼史聖宗本紀》:「統和五年,幸長春宮,賞花釣魚,以牡 丹遍賜近臣,歡宴累日。」

《營衛志》:「鴨子河濼,皇帝正月上旬起牙帳,約六十日 方至。天鵝未至,卓帳冰上,鑿冰取魚,冰泮乃縱鷹鶻 捕鵝鴈,晨出暮歸,從事弋獵。鴨子河濼,東西二十里, 南北三十里,在長春州東北三十五里,四面皆沙堝, 多榆柳杏林。皇帝每至,侍御皆服墨綠色衣,各備連 鎚一柄、鷹食一器、刺鵝錐一枚於濼周圍相去各五」 七步排立。皇帝冠巾衣時服,繫玉束帶於上,風望之 有鵝之處,舉旗探騎馳報,遠泊鳴鼓,鵝驚騰起,左右 圍騎皆舉幟麾之。五坊擎進海東青鶻,拜授皇帝放 之。鶻擒鵝墜,勢力不加,排立近者,舉錐刺鵝,取腦以 飼鶻。救鶻人例賞銀絹。皇帝得頭鵝薦廟,群臣各獻 酒果舉樂,更相酬酢致賀,語皆插鵝毛於首以為樂。 賜從人酒,遍散其毛,弋獵網釣,春盡乃還。

《畫墁錄》:建隆初春,宴方就次,雨大作,樂舞失容,上色 慍。范質乃言曰:「今歲二麥必倍收。」上喜動色,命滿泛, 入夜方罷,莫不沾醉。

《宋史符彥卿傳》:「彥卿性不飲酒,頗謙恭下士,對賓客 終日談笑,不及世務,不伐戰功。居洛陽七八年,每春 月,乘小駟從家僮一二遊僧寺名園,優游自適。」 《清異錄》:比丘無染遊廬山,春雨路滑,忽仆石上,由是 洞見本原,士大夫稱為「泥融覺。」

《玉海》:寶元元年,改萬春閣為延春閣,在禁中,北臨後 苑,游幸之所也。

寶元二年,詔侍讀學士李淑就資善堂刪整《三朝寶 訓》,以備來春進讀。

《伊洛淵源錄》:朱光庭見程明道於汝州,語人曰:「在春 風中坐了一月。」

《嬾真子錄》:「邵康節先生以春天溫時,乘安車遊於諸 公家。諸公欲其來,各置安樂窩一所。先生至其家,無 老少婦女良賤,咸迓於門,迎入窩,爭前問勞。」

《溫公詩話》:先朝春月,多召兩府、兩制、三館于後苑賞 花、釣魚、賦詩。嘉祐末,仁宗復修故事,群臣和御製詩。 是日微陰寒,韓魏公時為首相,詩卒章云:「輕雲閣雨迎天仗,寒色留春入壽杯。二十年前曾侍宴,台司今 日喜重陪。」

《名勝志》:永新縣治內有春風亭,宋時元絳為令所建, 作詩云:「三年到此別無功,種得桃花滿縣紅。此日不 能收拾去,一時分付與春風。」

《道山清話》:哲宗御講筵,手折一柏枝玩。程頤為講官, 奏曰:「方春萬物發生之時,不可非時毀折。」哲宗亟擲 於地。

《曲洧舊聞》:范蜀公居許,作長嘯堂,前有荼蘼架。春時 宴客,花落酒杯中,飲以大白,舉坐無遺,謂之「飛英會。」 《冷齋夜話》:崇寧元年元日,司馬溫公粥罷昏睡,夢中 忽作一詩,既覺輒能記之,曰:「無賴東風試怒號,共乘 一葉傲驚濤。不知兩岸人皆愕,但覺中流笑語高。」三 月七日,偶與瑩中濟湘江,是日大風,當斷渡,而瑩中 必欲宿道林,小舟掀舞向浪中,兩岸聚觀膽落,而瑩 中笑聲愈高。予紬繹夢中詩,以語瑩中,瑩中云:「此段 公案,三十年後大行叢林也。」

《漁隱叢話》:「蔡繁卿守揚州,春時作萬花會,用花十餘 萬枝。」

《洛陽名園記》:「門下侍郎安公買于尹氏,其大亭有叢 春亭,高亭有先春亭。」

《聞見前錄》:「洛中風俗尚名教,雖公卿家不敢事形勢, 人隨貧富自樂於貨利,不急也。歲正月梅已花,二月 桃李雜花盛,三月牡丹開,於花盛處作園囿,四方伎 藝舉集,都人士女載酒爭出,擇園林勝地,上下池臺 間,引滿歌呼,不復問其主人。抵暮遊花市,以筠籠賣 花,雖貧者亦戴花飲酒相樂。」

《侯鯖錄》:東坡在昌化,嘗負大瓢行歌田畝間。饁婦年 七十云:「內翰昔日冨貴一場春夢。」坡然之。里人呼此 婦為春夢婆。

《玉照新志》:「紹興乙卯,張安國為右史,明清與仲信兄 鄭舉善、郭世禎、李大正、李泳多館于安國家。春日,諸 友同遊西湖,至普安寺,於窗户間得玉釵半股,青蚨 半文,想是遊人歡洽所分授,偶遺之者,各賦詩以紀 其事,歸錄似安國云:『我當為諸公攷校之』。明清云:『凄 涼寶鈿初分際,愁絕清光欲破時』。安國云:『仲言宜在 第一』」,俯仰今十年矣。

《乾淳歲時記》:「禁中賞花非一,先期後苑及修內司分 任排辦。凡諸苑亭榭花木,妝點一新。錦簾綃幕、飛梭、 繡毬以至茵褥,設放器玩、盆窠、珍禽異物,各務奇麗。 起白梅堂、賞梅、芳春堂、賞杏花、桃源觀桃、粲錦堂、金 林檎、照妝亭、海棠、蘭亭修禊至于鍾美堂,大花為極 盛。堂前三面,皆以花石為臺,各植名品。臺後分植玉」 蘭繡毬數百株,儼如鏤玉屏。堂內左右各列三層雕 花彩檻,護以彩色牡丹畫衣。間列碾玉、水晶、金壺,及 大食、玻璃、官窯等瓶,各簪奇品,如姚魏御衣黃、照殿 紅之類幾千朵。至於梁棟窗户間,亦以湘筒貯花,鱗 次簇插,何翅萬朵。自中殿妃嬪以至內官,賞賜有差。 下至伶官、樂部應奉人等,亦霑恩賜,謂之「隨花賞。」至 暮春則《稽古會瀛堂、賞瓊花》、靜侶亭、《紫笑》淨香亭、《採 蘭挑筍》,則春事已在綠陰芳草間矣。

蔣苑使有小圃,不滿二畝,而花木匼匝,亭榭奇巧。春 時悉以所有書畫玩器,羅列滿前。鬧竿花籃之類,悉 皆縷絲金玉為之。且立標竿射垛及鞦韆、梭門、𩰚雞、 蹴踘諸戲事,以娛遊客。衣冠士女至者,招邀杯酒,往 往禁煙乃已,謂之「放春。」

《白獺髓》:開禧初,權臣將用事之日,以所賜南園新城 會諸朝士,席間分題,各賦春景,以都城外土物為題。 時一朝士姓俞在座,分得《游春黃浪》詩。都城春間湖邊則以泥製 黃土偶謂之土宜俞即賦曰:「兩腳稍空欲弄春,一人頭上又 安人。不知終入兒童手,筋骨翻為陌上塵。」薄有所譏, 繼出知苕霅,後嘉定戊辰邊警之變,果然。游春黃胖起於金門 地有杏花園游人取其黃土戲捏為人形爾

《岳陽風土記》:春社後遇好天色,往往相繼上山,中州 人所謂「拜掃」也,至寒食而止。

《湖湘故事》:湖南馬氏作會春園開宴,有數聯為當時 所稱,云:「珠璣影冷偏粘草,蘭麝香濃卻損花。山色遠 堆螺黛雨,草梢春戛麝香風。」

《元史丘處機傳》:「處機,登州棲霞人,自號長春子,年十 九為全真。」

元氏《掖庭記》:程一寧未得幸時,嘗于春夜登翠鸞樓, 倚闌弄玉龍之笛,吹一詞云:「蘭徑香銷玉輦蹤,梨花 不忍負春風。綠窗深鎖無人見,自碾朱砂養守宮。」帝 忽于月下聞之,問宮人曰:「此何人吹也?」有知者對曰: 「程才人所吹。」帝雖知之,未召也。及後夜帝復遊此,又 聞歌一詞曰:「牙床錦被繡芙蓉,金鴨香銷寶帳重,竹 葉羊車來別院,何人空聽景陽鐘。」又繼一詞曰:「淡月 輕寒透碧紗,窗屏睡夢聽啼鴉。春風不管愁深淺,日 日開門掃落花。」又吹《惜春》詞一曲曰:「春光欲去疾如 梭,冷落長門苔蘚多。懶上妝臺脂蓋蠹,承恩難比雪 兒歌。」歌中音語咽塞,情極悲愴。帝因謂宮人曰:「聞之使人能不悽愴。深宮中有人愁恨如此,誰得而知?蓋 不遇者亦眾矣。」遂乘金根車至其所。寧見龍炬簇擁, 遂趨出叩頭俯伏。帝親以手扶之曰:「卿非玉笛中自 道其意,朕安得至此。憂懷中遣,况無地,是以來接其 思耳。」攜手至柏香堂,命寶光天祿廚設開顏宴,進兔 絲之膳,翠濤之酒,雲仙樂部坊奏《鴻韶樂》,列朱戚之 舞,《鳴睢》之曲。笑謂寧曰:「今夕之夕,情圓氣聚,然玉笛 卿之三青也,可封為圓聚侯。」自是寵愛日隆,改樓為 奉御樓,堂為天怡堂。

《續文獻通考》:「洪武二十四年,罷造龍團,惟採茶芽以 進。其品有四:曰探春,曰先春,次春紫筍。」

《已瘧編》:「三山門外樂民樓」,以春時賜民花酒錢傳杯 浪盞得名。

春部雜錄编辑

《禮記·鄉飲酒義》:「東方者春,春之為言蠢也,產萬物者 聖也。」

《公羊傳》:「春者何?歲之始也。」繫元年,在「王正月」之上, 知歲之始也。春者,天地開闢之端,養生之首,法象所 出,四時本名也。

《春秋元命苞》:「春者,神明推移,精華結紐。」「神明」,猶陰 陽也。相推使物精華結成。紐,結,要也。

《春秋文耀鉤》:「春致其時,華實乃榮。」

古《三墳》,《物象春》,春主發生,物之象也。

《素問·風論篇》:以春甲乙傷於風者,為肝風。

《四時刺逆從論篇》:「春者,天氣始開,地氣始泄,凍解冰 釋,水行經通,故人氣在脈。」

《老子異俗篇》:「眾人熙熙,若享太牢,如登春臺。」

《管子五行篇》:「黃帝得奢龍而辯於東方,故使為土師。 春者,土師也。」《土師》,即司空也。

《戒篇》:「先王之游也,春出,原農事之不本者,謂之游。」 《師曠占》:「春雷初起,其音格格。霹靂者,所謂雄雷,旱氣 也。其鳴依依,音不大霹靂者,謂之雌雷,水氣也。 春辰巳日雨,蝗蟲食禾稼。」

《子華子執中篇》:「元武沍陰,不能盡其所以為寒也,必 隨之以敷榮之氣而為春。」

《文子精誠》篇:「政失於春,歲星盈縮,春政不失,禾黍滋。」 《莊子逍遙遊》篇:「楚之南有冥靈者,以五百歲為春,五 百歲為秋;上古有大椿者,以八千歲為春,八千歲為 秋。而彭祖乃今以久特聞,眾人匹之,不亦悲乎!」 《庚桑楚》篇:「春氣發而百草生,正得秋而萬寶成。」夫春 與秋,豈無得而然哉?天道已行矣。

《外物篇》:「春雨日時,草木怒生,銚鎒于是乎始修。草木 之到植者過半,而不知其然。」

《鶡冠子》「斗柄指東,天下皆春。」

《楚辭》:「目極千里兮傷春心。」王孫遊兮不歸,春草生 兮萋萋。青春受謝白日昭,春氣奮發萬物遽。 《呂氏春秋首時》篇:「后稷之種必待春,故人雖智而不 遇時無功。」

《義賞》篇:「春風至則草木產。」

《離俗》「覽春之德風,風不信,其華不盛,華不盛則果實 不生。」

《開春》篇:「開春始雷,則蟄蟲動矣,時雨降則草木育矣。」 《任地》篇:「冬至後五旬七日,菖蒲生,乃耕。菖者,百草之 先生者也,于是始耕。」

《漢書郊祀志》:「古天子嘗以春解祠,祠黃帝,用一梟破 鏡。」黃帝,五帝之首也,歲之始也。梟,鳥名食母。《破鏡》, 獸名食父。黃帝欲絕其類,使百吏祠皆用之。解祠者, 謂祠祭以解罪求福。

《董仲舒傳》:「正次王,王次春,春者,天之所為也。」

《魏相傳》:「東方之神,太皞秉震,執規以司春。」

《賈誼新書》:「懸弧之禮義,東方之弧以梧。梧者,東方之 草,春木也。」

《晁錯新書》:「帝王之道,包之如海,養之如春。」

《淮南子俶真訓》:「凍者假兼衣于春。」

《時則訓》春為規,規者所以員萬物也,規之為度也,轉 而不復,員而不垸,優而不縱,廣大以寬,感動有理,發 通有紀,優優簡簡,百怨不起,規度不失,生氣乃理 本經訓。距日冬至,四十六日。天含和而未降,地懷氣 而未揚,陰陽儲與,呼吸浸潭,包裹風俗,斟酌萬殊,旁 薄眾宜,以相嘔咐,醞釀而成育群生。

《繆稱》訓,「春女思,秋士悲」,知物化矣。

《春秋繁露考功名》篇:「聖人之為天下興利也,其猶春 氣之生草也。」

《官制象天》篇:「春者,少陽之選也。」

《五行之義》篇:「木居東方而主春。」

《天辯在人篇》:「少陽因木而起,助春之生也春愛志也。」

人無春氣,何以博愛而容眾?天無喜氣,亦何以暖而 春生育?

《陽尊陰卑》篇。「人生而天。而取化於天。喜氣取諸春。」 《陰陽出入上下》篇。「春出陽而入陰。」

《治水五行篇》日:「冬至七十二日,木用事,其氣燥濁而 青,行柔惠,誕群禁。」

《祭義篇》:「春上豆實。」豆實,韭也,春之始所生也。始生故 曰「祠」,善其可也。

《威德所生》篇:「春者,天之和也。」

《如天之為篇》:「聖人春修仁而求善。」方求善之時,見惡 而不釋,

《神異經》:「東方外裔有建春山,其上多柑。」

《風角書》,「春甲寅日,風高去地三四丈,鳴條。」以上常從 申上來,為大赦,期六十日應。

《漢宮殿疏》:「洛陽有萬春之門。」

《鹽鐵論》:「天道好生惡殺,好賞惡罰,故使陽居於實而 宣德施,陰藏於虛而為陽佐輔。陽剛陰柔,季不能加 孟,此天賤冬而貴春,申陽而屈陰,故王者南面以臨 天下,背陰而向陽,前德而後刑也。」

《說苑》:管仲曰:「吾不能以春風風人,吾窮必矣。」

主春者,「張昏而中,可以種穀。」

《氾勝之書》:「栽樹正月為上時,二月為中時,三月為下 時。然棗雞口,槐兔目,桑蝦蟆眼,榆負瘤散,其餘雜木, 鼠耳蝱趨各其時。」凡種栽並插,皆用此等形象。 《後漢書百官志》:「郡國常以春行所主縣,勸民農桑,振 救乏絕。」

《輿服志》注:「車必有鸞,而春獨鸞路者,鸞類鳳而色青, 故以名春路也。」

皁衣群吏,春服青幘,立夏乃止。助微順氣,尊其方也。 《郎顗傳》:「方春東作,布德之元,陽氣開發,養導萬物。王 者因天視聽,奉順時氣,宜務從寬柔,遵其行令。」 《白虎通》:天子所以親射何?助陽氣達萬物也。春氣微 弱,恐物有窒塞,不能自達者。夫射自內發外,貫堅入 剛,象物之生,故以射達之也。

「嫁娶以春何?」春者,天地交通,萬物始生,陰陽交接之 時也。

《論衡》:「東方主春,春主生物,故祭歲星,求春之福也。四 時皆有力于物,獨求春者,重本尊始也。」

《釋名》「春曰蒼天」,陽氣始發,色蒼蒼也,春蠢也,動而生 也。

《三輔黃圖》「駘蕩宮,春時景物駘蕩滿宮中也。」

《申鑒》物不能為春,故候天春而生。人則不然,存吾春 而已矣。《存吾春》,謂順養其生氣。

《金匱》春三月,斗星為天關。

《博物志》:「遠方諸山蜜蠟處,以木為器,中間小孔,以蜜 蠟塗器內外令遍。春月蜂將生育時,捕取三兩頭著 器中。蜂飛去,尋將伴來,經日漸益,遂持器歸。」

陸機《要覽》九:花樹生南岳,雖經雪凝寒,花心開便落, 時人謂之「應春花。」

《抱朴子·仙藥篇》:「雲母有五色並具,而多青者,名雲英, 宜以春服之。」

《拾遺記》:「春皇者,伏羲之別號,以木德稱王,故曰春皇。」 《括地志》:「秦宜春宮在雍州萬年縣西南三十里,宜春 苑在宮之東,杜之南。」

《廣志》:「蜀地有春日瓜,細小小瓣宜藏。正月種,三月熟。」 《纂要》:「一日之計在一晨,一年之計在一春。」

《述異記》:「會稽山夏禹廟中有梅梁,忽一春而生枝葉。」 劉勰《新論履信》篇:「春之德風,風不信則花萼不茂,花 萼不茂則發生之德廢。」

《益州記》:「南陰平鄉東有浮中山,每芳春,遊人登賞,謂 之迎春。」

《三禮義宗》:五行之官也。「木正曰勾。芒」者,物始生皆勾 屈而芒角,因用為官名也。

東岳所以謂之岱者,代謝之義。陽春用事,除故生新, 萬物更相生代之道,故岱為名也。

《齊民要術》崔寔曰:「二三月可種苴麻。」

種桑法:每畝以黍、椹子各三升合種之。黍、桑當俱生 鋤之,桑令稀疏調適,黍熟穫之。桑生正與黍高平,因 以利鎌摩地刈之,曝令燥,後有風調,放火燒之,桑至 春生,一畝可食三箔蠶。

作糟酢法:「用春糟以水和粥破塊,經三日,壓取清水 汁兩石許,著熱粟米飯四斗投之,盆覆密泥,二七日 酢熟,美釅。」

《顏氏家訓》:「夫學者猶種樹也。春觀其華,秋取其實。講 說文章,春之華也。修身利行,秋之實也。」

《唐書·地理志》:「同州朝邑縣有長春宮。」

京兆萬年縣有南望春宮,臨滻水西岸有北望春宮。 《姚南仲傳》:「王者必據高明,燭幽隱,先皇所以因龍首 而建望春也。」

《唐六典》:「兩儀殿之左曰獻春門,兩儀殿之東曰萬春殿,乾元殿之左曰春暉門。」

《西都雜記》:「南北望春亭在禁苑東南高原之上。」 《食療本草》:「粳米赤者,粒大而香,新熟者動氣,經年亦 發病。惟江南人多收火稻貯倉,燒去毛,至春舂米食 之,即不發病,宜人溫中益氣,補下元也。」

《本草拾遺》:「麻子,早春種為春麻子,小而有毒。晚春種 為秋麻子,入藥最佳,壓油可以油物。」

蜜蠟所著,皆絕巖石壁,非攀緣所及。惟於山頂以籃 輿懸下,遂得釆取。蜂去,餘蠟在石。有鳥如雀,群來啄 之殆盡,名曰「靈雀。」至春,蜂歸如舊。人亦占護其處,謂 之《蜜塞》。

《曲江春宴錄》:虞松方《春招客》云:「握月擔風,且留後日; 吞花臥酒,不可過時。」

索隱王者行春令,布德澤被天下,則上應靈威仰之 帝,而天門為之開,以發德化。天門即左右角間也。 《茶經》「茗春采謂之苦茶。」

《元和郡縣志》:「天姥山石壁上有刊字,科斗形,高不可 識。春月,樵者聞簫鼓笳吹聲聒耳。」

《種樹書》:松必用春後社前帶土栽培,百株百活。 桃樹遇春以刀疏斫之,則穰出而不蛀。

《國史補》:「凡進士籍而入選,謂之春闈。」

《酉陽雜俎》:「熊膽春在首。」

《金鑾密記》:「翰林有龍口渠,通內苑,大雨之後,必飄諸 花蕊,經山而出,有百種香色,名不可盡。春月尤妙。」 《嶺表錄異》:「新龍等州山田,揀荒平處,以鋤鍬開為町 畽,伺春雨,丘中貯水,即先買鯇魚子,散於田內。一二 年後,魚兒長大,食草根並既盡為熟田,又收魚利,乃 種稻,且無稗草,齊民之上術也。」

媚草,鶴子草也。蔓生,色淺紫,葉形如飛鶴。春月生雙 蟲食其葉。越女收養,蟲老脫為蝶帶之,號「媚蝶。」 《雲仙雜記》:蠶退之後,多為乾腊貨之。開元中春末,兩 市多白眼蜂如山,市人以此卜絲帛之豐歉。

《嘯旨》流雲,古之善嘯者,聽韓娥之聲而寫之也。沉浮 起伏,若游龍戲春泉,直上萬仞,聲遏流雲,故曰「流雲。」 當林塘春照,暖日和風,特宜為之。

《開寶本草》:「胡桃春月斫皮汁,沐頭至黑。」

《寰宇記》:「美農臺在漢中府城東。後漢桓宣為漢中守, 春月嘗登此臺以勸農,故曰美農臺。」

《番禺雜記》:「木棉先花後葉,紫赤色,大如碗。二三月間 花既謝,蕊為棉,有殼,盛之,人績為衣裳。」

《茅亭客話》:「蜀有蠶市,每年正月至三月,州城及屬縣 循環一十五處。耆舊相傳,古蠶叢氏為蜀主,民無定 居,隨蠶叢所在致市居,此其遺俗也。」

《湖湘故事》:「羅漢絛後洞有草,蔓結如帶,長丈餘,附木 而生,相傳謂之羅漢絛。」畢田詩云:「五百移栖絕洞深, 空留轍迹杳難尋。綠絲絛帶何人施,長到春來掛滿 林。」

《墨客揮犀》:退之有詩贈同遊者:「喚起窗全曙,催歸日 未西。無心花裏鳥,更與盡情啼。」魯直曰:「余兒時每哦 此詩,而了不解其意。自出陝右,吾年五十八矣。時春 晚,偶憶此詩,方悟『喚起』」、「『催歸』,二禽名也。名不虛設,人 故不覺耳。古人於小詩用意精深如此,况其大者乎?」 蓋其學問淵源,有五石六鷁之旨。「催歸」,子規也;「喚起」, 聲如絡緯,圓轉清亮,偏於春晚鳴,江南謂之「春喚。」 《益部方物略記》:「護花鳥,青城、峨嵋間往往有之,至春 則啼,其音若云。無偷花果。」髣髴人言: 楠,蜀地最宜者。生童童若幢蓋然,枝葉不相礙。樹甚 端偉,葉經歲不彫,至春陳新相換,有花實似母丁香 云。

娑羅花,生峨嵋山中,類枇杷。數葩合房,春開,葉在表, 花在中。或言「根不可移,故俗人不得為玩。」

《石鱉》魚「狀似。」䰲而小,上春時出石間,庖人取為奇 味。

《洛陽牡丹記》:洛人家家有花而少大樹者,蓋其不接 則不佳。春初時,洛人於壽安山中斲小栽子賣,城中 謂之「山篦子。」

姚黃一接頭,直錢五千。秋時立券買之,至春見花,乃 歸其直。

「花之木去地五七寸許,截之乃接,以泥封裹,用軟土 擁之,以蒻葉作庵子罩之,不令見風日,唯南向留一 小户以達氣,至春乃去其覆」,此接花之法也。 《芍藥譜》,揚之人無貴賤,皆喜戴花開明橋之間,方春 之月,拂旦有花市焉。

《宋會要》:「西京大內後苑有長春殿。」

《桐譜》:「植桐者一無爪爬,二無振搖,至春則榮茂,而木 又易於傑幹,其新莖可抽五、六尺者迨又至春則根 行而蔓,其發乃尤愈於初春時也。」

《程子語錄》:「春觀萬物,皆有春意。」堯夫有詩云:「拍拍滿 懷都是春。」

《皇極經世觀物內篇》:「春為生物之府。」

《溫公詩話》:寇萊公詩,才思融遠,嘗為《江南春》云:「波渺渺,柳依依,孤村芳草遠,斜日杏花飛,江南春盡離腸 斷,蘋滿汀洲人未歸。」為人膾炙。

《雲笈七籤》:「治肝當用噓,噓為瀉,吸為補。夫肝者,震之 氣,木之精,其色青,其象如懸匏。肝主魂,其神如龍,化 為二玉女玉童,各長七寸,出入干肝臟。肝者,春之用 事,常以正月、二月、三月寅時,東向平坐,叩齒三通,閉 氣九息,吸震宮之青氣三吞之,以享青帝之祀,以致 二童之饌。木精乘王,則肝歡寡憂。」

《埤雅》:「鮪魚,岫居,至春始出,而浮陽北入河,西上龍門, 入漆沮,見日而目眩。」

熊羆富脂,至春臕癢,即登高木自墜,謂之撲臕。 蘇軾《浣溪沙序》:「予家近釀酒,名曰萬家春。」

《東坡詩話》:韓退之詩:「且可勤買拋青春。」《國史補》云:「酒 有郢之富春,烏程之箬下春,滎陽之土窟春,富平之 石凍春,劍南之燒春。」杜子美亦云:「聞道雲安麴米春, 纔傾一盞便醺人。」近世裴鉶作傳奇,記裴航事,亦有 酒,名「松醪春」,乃知唐人名酒多以春,則「拋青春」亦必 酒名也。

東坡《志林》:「余來黃州,聞光黃人二三月皆群聚謳歌, 其詞固不可解,而其音亦不中律呂,但宛轉其聲,高 下往返如雞唱爾,與朝堂中所聞雞人傳漏,微有所 似,但極鄙野爾。」

《遯齋閒覽》:河朔春時多大風,飛塵撼木,數日一作「二 三日」方止。以訪左右,對曰:「不得是風,且無年,名曰吹 花擘柳風。」草木百穀皆藉之。

嶄州黃梅山有鴆,巢於山巖大木中,狀類訓狐,聲如 擊腰鼓。每春生子能飛,乃送出山,唯二雌雄獨留。 《石林詩話》:歐陽文忠公記梅聖俞河豚詩:「『春洲生荻 芽,春岸飛楊花』。破題兩句,已道盡河豚好處」,謂河豚 出於暮春,食柳絮而肥,殆不然。今浙人食河豚,始於 上元前,常州江陰最先得,方出時,一尾直千錢,然不 多得。二月後日益多。一尾纔百錢耳。柳絮時人已不 食。謂之「斑子。」或言其腹中生蟲。故惡之。

《避暑錄話》:浙東土人率以陂塘養魚,乘春魚初生時, 取種於江外,長不過半寸,以木桶置水中,細切草為 食,如食蠶,謂之「魚苗」,一夫可致數千枚,投於陂塘,不 三年長可盈尺。

《橘錄》:「洞庭柑,皮細而味美,熟最早,藏之。至來歲之春, 其色如丹,鄉人謂其種自洞庭山來,故以得名。 涷橘,其顆如常橘之半,著子甚繁。春二三月始採之, 亦可愛。」

塌橘,「壯大而褊,其南枝之向陽者,外綠而心甚紅,經 春味極甘美,瓣大而多液,其種不常有,特橘之次也。」 天彭《牡丹記》:「牡丹花品著者,有洛陽春、紹興春、政和 春、探春毬。」

「紹興春」者,祥雲子花也。色淡泞而花尤富,大者徑尺, 紹興中始傳。

花之舊栽者曰「祖花」,其新接頭有一春兩春者,花少 而富。至三春則花稍多,及成樹,花雖益繁,而花葉減 矣。

《樂府詩集》《春江花月夜》,陳後主所作張子容《春江花 月夜曲》:「林花發岸口,氣色動江新。此夜江中月,流光 花上春。分明石潭裏,宜照浣紗人。」唐郭元振曰:「《春江 巴女》曲也。」

《臥遊錄》:秦觀簡邵彥瞻曰:「春色遂爾藹然,草木魚鳥 各有佳意。廣陵多登臨之美,臨風把盞,所得故應不 貲。」

《錦繡萬花谷》:韓子蒼守黃州,取「春江綠漲葡萄醅」以 名新釀酒,有詩云:「葡萄酒用春江水,壓倒雲安麴米 春。」

《揮麈前錄》:高昌佛寺五十餘區,皆唐朝賜額。居民春 月多遊遨,樂于其間,遊者馬上持弓矢射諸物,謂之 「禳災。」

《會稽志》:「春蠶多四眠,餘蠶皆三眠。越人謂蠶眠為幼, 謂之幼一幼二幼,三幼大。」

春波橋在會稽縣東南五里。賀知章詩云:「離別家鄉 歲月多,近來人事半消磨。惟有門前鑑湖水,春風不 改舊時波。」故取此名橋。

《玉海》:「宜春觀在鄠縣,武帝造。」

隋有「和春殿。」

唐有「望春門。」

《癸辛雜識》:「春花已半開者,用刀剪下即插之蘿蔔上, 卻以花盆用土種之,時時灌溉,異時花過,則根已生 矣。既不傷生意,又可得種,亦奇法。」

趙春谷梅亭曰:「東風第一。」賈秋壑梅亭曰:「第一春。」 《蠡海集》:氣候類春之氣,自下而升,故春色先于曠野。 庶物類春之花,至殘而飄零,得敷暢之氣焉。

山家清供。楊誠齋詩云:「甕澄雪水釀春寒,蜜點梅花 帶露飧。句裏略無煙火氣,更教獨上少陵壇。」剝白梅 少許浸雪水,梅花溫釀之,露一宿取去,蜜漬之,可薦 酒,較之敲雪煎茶,風味不殊也春采筍蕨之嫩者,以湯瀹之,取魚蝦同切作塊子,用 湯泡滾,蒸入熟油、醬研、胡椒拌和,以粉皮乘覆,各合 於二盞內蒸熟,名山《海兜》,或名《筍蕨羹》。許梅屋棐云: 「趁得山家筍蕨春,借廚烹煮自炊薪。倩誰分我杯羹 去,寄與中朝食肉人。」

《北苑茶錄》:「凡茶芽數品,最上曰小芽」,如雀舌鷹爪,以 其勁直纖挺,故號「芽茶,早春極少。」

《筍譜》:「凡植竹,正月、二月引根,鞭必西南而行,負陰就 陽也。」

筍出溫處,如苦竹,長節而薄,可作屋椽,筍則春生 可食。

旋味筍一名苦蒲筍。福州南一日程多生苦竹,春則 生筍。鄉人煮食,甚苦而且澀。及停久,則味還可食。故 曰「旋味筍。」

《玉蕊辨證》:「江南野中有小白花,高數尺,春開極香,土 人呼名瑒花。瑒,玉名,取其白也。」

《採蘭雜志》:「蛺蝶一名春駒。」

《武林舊事》:諸色酒名:「思堂春、皇都春、留都春、十洲春、 海岳春、蓬萊春、錦波春、浮玉春、秦淮春、豐和春、縠溪 春、萬象皆春。」

《金史輿服志》:「金人從春水之服,則有鶻捕鵝、雜花卉 之飾。」

《元史·祭祀志》:「薦新鮪,野彘,孟春用之。鴈、天鵝,仲春用 之。葑、韭、鴨、雞卵,季春用之。」

《澄懷錄》《東皋雜錄》:江南自春至初夏,有二十四番風 信。《呂氏春秋》:「春之德風,風不信則花不成。」

《談撰》「卉木皆感於春氣而後發生者,以木旺寅卯然 也。」

《便民圖纂》:「春間取梅核埋糞地,待長二、三尺許,移栽 其樹,接桃則實脆。」

種桃於暖處為坑,春間以核埋之,蒂子向上,尖頭向 下,長二三寸許,和土移種。

種杏春初種於肥地,候長成小樹,來春和土移栽以 生子,樹枝接之,則實茂。

《農桑通訣》:「凡墾闢荒地,春曰燎荒。」如平原草萊深 者,至春燒荒,趁地氣通潤,草芽欲發,根荄柔脆,易為 開墾。

《學圃雜疏》:「茭白以秋生,吳中一種春生,曰呂公茭」,以 非時為美,初出時煮食甜軟。

《熙朝樂事》,春日婦女喜為𩰚草之戲,黃子常《綺羅香》 詞云:「綃帕藏春,羅裙點露,相約鶯花叢裏。翠袖拈芳, 香沁筍芽纖指,偷摘遍,綠逕煙霏,悄攀下畫闌紅紫。 掃花階褥展芙蓉,瑤臺十二峰仙子。芳園清晝乍永, 亭上吟吟笑語,妒穠誇麗,奪取籌多,嬴得玉璫瑜珥。 凝素靨,香粉添嬌,映黛眉淡黃生喜。綰胸帶,空繫宜」 男。情郎歸也未,

《清閒供》:「春時晨起,點梅花湯,課奚奴洒掃護階苔,取 荼蘼露浣手,薰玉蕤香,讀赤文綠字書。晌午,採筍蕨, 供胡麻,汲泉試新茗。午後,乘款段馬,執剪水鞭,攜斗 酒雙柑,往聽黃鸝。日晡坐柳風前,裂五色牋,集錦囊 佳句。薄暮繞徑灌花種魚。」

《缾史》月表:「春花小友,茨菰藍綿。」

《海槎餘錄》:佛桑花枝葉類江南槿樹,花類中州芍藥, 而輕柔過之。開時當二、三月之間,色婀娜可愛。 《海味索隱》:石𧉧,土名龜腳,又名佛手蚶,皆以象形立 名。其肉端有兩黑爪,至春月散開如葩。故郭璞《江賦》 云「石蜐應節而揚葩」是也。 書肆說鈴花信風,與寒食雨前後稍異。寒食雨自冬 至起至清明前一日,合七氣得三個月,零十五日花 信風自小寒起至「穀雨」,合八氣,得四個月。每氣管十 五日,每五日一候,計八氣分得二十四候,每候以一 花之風信應之。

《田家五行》,諺云:「春風踏腳報,言易轉方,如人傳報不 停腳也。」一云:既吹一日南風,必還一日北風。報答也。 二說俱應。

凡春宜和而反寒,必多雨。諺云:「春寒多雨水。」

《田家雜占》:「春甲子雨,主夏旱六十日。」

春,甲申,雨,主米暴貴。

《茆蕩內》春初雨菌生,俗呼為「雷蕈。」多則主旱,無則主 水。

《農家餘話》:「凡產茶之地,山南和暖,得春氣而先發,故 芽嫩味全厚。生山北陰寒,至春深始萌,葉厚而拳跼, 氣味不全,如海南產香之地相似也。」

《農政全書》:「種竹正月一日、二月二日、三月三日皆可 種,無不活者。如要不間年出筍,用正月一日,二月二 日。」

《二三月》芹作英,時可作菹。

《遵生八牋》:「花落為褥,翠草成裀,醉眠春日,其樂不淺。」 《本草》凡採根物,多以春月採者,謂春初津潤始萌,未 衝枝葉,勢力淳濃也。

春月移栽各樹,宜上半月前,則茂而結實。移栽松、柏槐、柳、桑、柘、橙、橘各色樹皆可。

《本草綱目》:「青蒿得春最早,人摘以為蔬,根赤葉香。 龍涎出西南海中,是春間群龍所吐,涎沫浮出,番人 採得貨之,每兩千錢。」

茶有野生種,生種者用子,其子大如指,頂正圓黑色。 二月下種,一坎須百顆乃生一株,蓋空殼者多故也。 畏水與日,最宜坡地蔭處。清明前採者上,穀雨前者 次之。

石蜐一名紫虈,生東南海中。江淹《石蜐賦》云:「亦有足 翼,得春雨則生花。」

楊柳春初生柔荑,即開黃蕊,至春晚葉長成後,蕊中 細黑子,蕊落而絮出如白絨,因風而飛入池沼,化為 浮萍。黃蕊即花,其子乃絮也。

二三月,蝦蟆曳腸於水際草上,纏繳如索,日見黑點, 漸至春水時,鳴以聒之,則蝌蚪皆出,謂之《聒子》,所謂 《蝦蟆聲抱》是矣。

《群芳譜》:檉柳,一名「雨師」,一名「長壽仙人柳」,即俗所稱 三春柳也。春前以枝插之,易生。

紫荊,一名「滿條紅」,叢生,春開紫花,甚細碎,數朵一簇, 花罷葉出,光緊微圓,花謝即結莢子。

繡毬,木本,皺體,葉青色,微帶黑而澀。春月開花,五瓣, 百花成朵,團圝如毬。花有紅、白二種。 「迎春」,一名「金腰帶」,叢生,高數尺,方莖厚葉。春前有花 如瑞香,花黃色,不結實。

《君山記》:「酒香山在君山上,相傳每春時往往聞酒香, 尋之莫見其處。」

《外國圖》:「風山之首,高三百里,有風穴,方三十里,春風 自此出。」

《耕桑偶記》:「青齊間,遇春耕,則飼牛以天麻飯,仍用錦 縷繫於角上。」

《餘冬序錄》:「按古《三墳》曰:『惟天至仁,于草生月,天雨降 河,龍馬負圖』。」又木王月,命臣潛龍氏作甲曆,所謂草 木月與木王月,記其歲之春也。太古未造曆前,以草 木為記。

《名勝志》:「春水出鶴慶府東七里石朵和石坂中,至春 月,水益盛,和鹽梅椒末飲之,可以辟疾。」

香泉在武定府城南三里,泉至春則生香,土人每以 二三月間,具酒肴祭泉,然後汲之,和酒而飲,謂能愈 眾疾。

新安縣西北八十里,大步海中有媚珠池。又八十里 有合蘭洲,與《龍穴洲》相比。穴凡雨,有龍出沒其間。春 晴,蜃氣結為樓臺城堞,人物車馬往來之狀。

金谿縣治後有錦繡谷,以春月花開如繡,故名。 定州眾春園在華塔寺。宋韓魏公為守時,嘗築臺池 園囿,仍自為《記》,略曰:「郡北隅潴水為塘,廣百畝餘,植 柳萬株,亭榭花草之盛,冠於北陲,總而名之曰『眾春』。」 良辰佳節,太守與吏民同一日之適,游覽其間,以通 聖時無事之樂。

黃龍洲在延平府城東南張司空祠前。每春水後,土 人視洲沙多寡,占歲豐歉。

餘杭縣西有泠溪,取清泠之意。乘舟至此,渺若凌空。 每春日風生,水輒漲數寸。俗傳有尹公者,善異術,叱 水成潮,因名「尹公潮。」

《一統志》:「迴鴈峰在衡州,鴈至此不過遇春而迴。」 《西湖志》:「杭州壽安坊俗稱官巷,宋時謂之花市,亦曰 花圃。蓋汴京壽安山下多花園,春時賞宴,爭華競侈, 錦簇繡圍。移都後,以花市比之,故稱壽安坊。」今兩岸 多賣花之家,亦其遺俗也。

春部外編编辑

《拾遺記》:「周穆王三十六年,東巡,大騎之谷,詣春宵宮, 集諸方士仙術之要,而螭鵠龍蛇之類奇種,憑空而 出。」

《劇談錄》:「上都安業坊唐昌觀,舊有玉蕊花,甚繁,每發 若瑤林瓊樹。元和中,春物方盛,車馬尋玩者相繼。忽 一日有女子年可十七八,乘馬容色婉約,迥出于眾, 下馬以白角扇障面,直造花所,異香芬馥,聞于數十 步之外。佇立良久,令小僕取花數枝而出。須臾望之, 已在半天,餘香不散者,經月餘日。」

《幽怪錄》:鸚鵡見柳歸舜,忽呼曰:「阿春看客。」忽一青衣 乘雲而下相見。

《葆光錄》:「殷七七嘗春遊,酒盡,將水咒之,成濃醪。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