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第026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二十五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二十六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二十七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

 第二十六卷目錄

 上元部彙考

  齊民要術占陰陽

  荊楚歲時記上元事攷

  談苑占麻

  退朝錄然燈

  農政全書占候

  事物原始元宵觀燈

  酌中志略宮中上元

  直隸志書宛平縣 良鄉縣 通州 昌平州 永平府 新城縣 靜海縣 吳

  橋縣 慶雲縣 定州 曲陽縣 新河縣 曲周縣 保安州 宣府鎮

  山東志書淄川縣 齊東縣 霑化縣 寧陽縣 城武縣 曹縣 平陰縣 登

  州府 福山縣 招遠縣

  山西志書洪洞縣 潞安府 壺關縣 澤州 馬邑縣

  河南志書陳州 襄城縣 內鄉縣 郟縣

  陝西志書咸寧縣 興平縣 鳳翔縣 西鄉縣

  江南志書句容縣 蘇州府 常熟縣 嘉定縣 松江府 武進縣 無錫縣

  宜興縣 淮安府 高郵州 如皋縣 通州 蕭縣 貴池縣 無為州 廣德州

  浙江志書杭州府 海寧縣 紹興府 上虞縣 蘭谿縣 永康縣 浦江縣

  常山縣 建德縣

  江西志書新建縣 靖安縣 永豐縣 廣昌縣 萬安縣 瑞州府

  湖廣志書德安府 雲夢縣 彝陵州 攸縣 常德府 龍陽縣 寧遠縣 江

  華縣 新田縣

  福建志書福州府 羅源縣 惠安縣 將樂縣 邵武府 漳州府 漳平縣

  海澄縣

  廣東志書新安縣 南雄府 潮州府 高要縣 新興縣 陽春縣 陽江縣

  封川縣 遂溪縣 文昌縣

  廣西志書全州

  雲南志書雲南府 雲龍州 彌勒州

 上元部藝文一

  燈賦          梁簡文帝

  衡州上元記       宋文天祥

  回衡州宋吏部上請元宵宴啟  前人

  請前人元宵宴啟       前人

  上元賦有序     明高道素

  元夕賦          顧起元

歲功典第二十六卷

上元部彙考编辑

《齊民要術》
编辑

《占陰陽》
编辑

《物理論》曰:「正月望夜占陰陽,陰長即旱,陽長即水,立 表以測其長短,審其水旱。表長二尺,月影長二尺,大 旱二尺五寸至三尺,小旱三尺五寸至四尺,調適高 下皆熟。四尺五寸至五尺,小水,五尺五寸至六尺,大 水,月影所極,則正面也。立表中正,乃得其定。」

《荊楚歲時記》
编辑

《上元事攷》
编辑

正月十五日,作豆糜,加油膏其上,以祠門戶。先以楊 枝插門,隨楊枝所指,仍以酒脯飲食及豆粥,插箸而 祭之。

按《續齊諧記》曰:吳縣張成,夜起,忽見一婦人立于宅東南角,謂成曰:「此地是君家蠶室,我即此地之神。明年正月半,宜作白粥泛膏其上以祭我,當令君蠶桑百倍。」 言絕而失所在。成如言作膏粥,自此後大得蠶。世人正月半作粥禱之,加肉覆其上,登屋食之,咒曰:「登高糜,挾鼠腦,欲來不來,待我三蠶老。」 則是為蠶逐鼠矣。石虎《鄴中記》。「正月十五日有登高之會。」 則登高又非今世而然者也。

其夕,迎紫姑以卜將來蠶桑,並占眾事。

按,劉敬叔《異苑》云:「紫姑本人家妾,為大婦所妬,正月十五日感激而死,故世人作其形迎之。咒云:『子胥不在,云是其壻;曹夫人已行,云是其姑。小姑可出,於廁邊或豬欄邊迎之。捉之覺重,是神來也。平原孟氏嘗以此日迎之,遂穿屋而去。自爾著以敗衣,葢為此也』。」 《洞覽》云:「帝嚳女將死,云生平好樂,至正月可以見迎。」 又其事也。俗云:溷廁之間,必須靜,然後致紫姑。雜五行書廁神名後帝。《異苑》云:陶侃如廁,見人自云:「後帝著單衣,平上幘,謂侃曰:『三年莫說,貴不可言』。」 將後帝之靈,憑此姑而言乎?

《談苑》
编辑

《占麻》
编辑

禪師惠南嘗言:「上元一夕晴,麻小熟;兩夕晴,麻中熟;三夕晴,麻大熟。若陰雨,麻不登。」占亦如此。云絕有驗。

《退朝錄》
编辑

《然燈》
编辑

上元然鐙,或云沿漢祠太一自昏至晝故事。梁簡文 帝有《列鐙賦》,陳後主有《光壁殿遙詠山鐙》詩。唐明皇 先天中,東都設鐙,文宗開成中,建鐙,迎三宮太后。是 則唐以前歲不常設。本朝太宗時,三元不禁夜,上元 御乾元門,中元、下元御東華門。後罷中元、下元二節, 而初元遊觀之盛,冠于前代。

《農政全書》
编辑

占候编辑

上元日晴,春雨少。諺云:「上元無雨多春旱。」

《事物原始》
编辑

《元宵觀燈》
编辑

《周禮》有司寤氏掌夜時,以星分夜,以詔夜士。夜禁禦 晨行者,禁宵行者、夜遊者。按漢制,執金吾杖,掌宮外 戒常水火之事,曉暝傳呼,以禁夜行。惟元夕金吾放 夜,前後各一夕。今元宵不禁夜,自漢始。《朝野僉載》:「唐 睿宗先天二年正月望日夜,于安福門外作燈輪,高 二十丈,衣以錦繡,然燈五萬盞,豎之如花樹。宮女千」 數,衣羅綺,曳錦繡,耀珠翠,長安少婦千餘人,于燈下 踏歌,此天子御樓觀燈之始。《詩》云「火樹銀花合,星橋 鐵鎖開」是也。《明皇雜錄》曰:「上在東都,移仗上陽宮,設 蠟炬,連屬不絕。結繒綵為燈樓三十間,高百五十尺, 垂以珠玉,微風一動,鏗然成聲。其燈為龍鳳虎豹之 狀,自古至今,於此為盛。」

《酌中志略》
编辑

《宮中上元》
编辑

正月十五日上元,亦曰「元宵。」內臣宮眷皆穿燈景補 子蟒衣。乾清宮丹墀內,自二十四日起,至次年正月 十七日止,每日晝間放炮,遇風大,暫止一日半日。其 安放鼇山燈扎煙火,凡遇聖駕陞座,伺候花炮,聖駕 回宮,亦放大花。前導皆內官監職掌。其前導擺對之 滾燈,則御用監燈作所備者也。

《直隸志書》
各省風俗同者不載
编辑

宛平縣编辑

正月八日至十六日,商賈於市,集燈花百貨、珠石羅 綺、古今異物,貴賤雜遝貿易,曰「燈市。」舊在東華門外 燈市街,今散置正陽門外花兒市、菜市、琉璃廠店諸 處,惟豬市口南為盛。元宵前後,金吾弛禁,賞燈夜飲, 火樹銀花,星橋鐵鎖,殆古之遺風云。民間擊太平鼓, 跳百索,耍月明和尚男婦率於是夕結伴遊行,親鄰 相過,從至城門下摸釘兒,過津梁,曰「走橋兒。」數日中, 有以詩詞隱語粘於屋壁,令人破其謎,曰「商燈。」至夜, 各家以小盞點燈,遍散井竈門户砧石,曰「散燈。」

良鄉縣编辑

正月元宵,張燈遊文廟,走泮橋,食瓜種。元宵,放花炮, 弛夜禁。十六日,㩦酒餚往燎石岡繞塔。諺云:「走百病。」

通州编辑

正月十五日,製《元宵果相餽》。

昌平州编辑

元宵,通衢及寺廟張燈為樂,自十四日始為「試燈」,十 五日為正燈,十六日為殘燈。每夜舉放花炬,男女群 遊,謂之「走百病」,且以繩跳躍為戲,謂之《跳百索》。其郊 坰村落,率編竹為河流,九曲之形,謂之「黃河燈。」老穉 嬉遊其間,必隨灣旋轉,否則迷不得出。

永平府编辑

望日上元,官舉鄉飲,通衢張燈,謂之正燈。官舉火,樹 民放煙火觀或達曙,男女群遊,謂走百病。是節本漢 家祀太乙,昏時祀到明。又西域摩瑞陁國,僧徒俗眾 集觀佛舍利,放光雨花也,故或賽寺觀及諸神廟焉。 亦有俗子,謂上元天官賜福之辰,持齋誦經,閉户不 出者。至次日為殘燈傾城,士女出,病婦亦群聚窯下, 曰「陶灸。」兒女交錯度橋,謂度百厄。或蒸紙裁剪為九 條,信手結曰「結羊腸」,占休咎。又有邀廁姑,問吉凶焉。 又有笤帚姑、箕姑、針姑、葦姑者,皆女巫,因走病而誑 誕。其俗也。或用膏油貯之,麪盞十二,蒸於釜,依月而 驗。有積水者,主多雨。微濕及乾者,雨多少如之。

新城縣编辑

正月十五日,取蜀鞂一節劈開,內安十二豆,仍兩合 夾豆,以線束縛,置水內。十六晨取開,視豆漬淺深,卜 十二月水旱,以鞂之上端為正月,依次下數之。

靜海縣编辑

上元以「大饅頭為節食。」

吳橋縣编辑

《元宵張燈祭月煙火雜劇》。婦女往南堤聖母廟進香 求嗣,夜出觀燈士子拜文廟,花爆燈火,徹夜不休。

慶雲縣编辑

《元宵》:「男請五祖教拳棒,女請紫姑卜休咎。」

定州编辑

上元日,以竹絲製人物故事,花果禽魚,及以楮剪人馬火以運之,名「走馬燈。」繫煙火藥炮於高棚自下燃 之,次達於頂。設燈於塔,望如列星,以油䭔粉圓為節, 食十六日。前夕置紙釜中,旦設香案,縷而結之,名「九 女封」,以占吉凶。

曲陽縣编辑

《正月十五日登高》昔隋文帝是日與近臣登高,獨元 冑不在,帝馳召之,謂曰:「公與外人登高,不若就朕,今 猶其遺俗也。」

新河縣编辑

元宵日結綵張燈,簫鼓喧闐。巷置火樹,遊人往來觀 賞。又家蒸黍麪為小燈數百盞,燃之中庭。凡竈陘、井 臼、户霤、階欄各置一盞,謂之《除虛耗》。

曲周縣编辑

上元前後為元宵,人家再祀天地祖先。村落結山棚, 提傀儡,會酒食。城市街心懸燈,或綵箋作聯句。巷縛 火樹銀花,排燈作「天下太平」等字,謂之「燈山。」香車寶 馬,徹夜笙歌。席間張燈,餌粉作丸,置湯中,謂之元宵。

保安州编辑

上元前後五日,街市張燈獅火,社夥甚多,謂之《𩰚勝》。

宣府鎮编辑

上元節前後張燈三夜。其像生人物,種種不同。委巷 通衢,珠懸星布,若白晝然。或祭賽神廟,則架為「鼇山 臺閣。」戲劇滾燈煙火,奇巧相誇。

《山東志書》
编辑

淄川縣编辑

元宵張燈,前後凡三夜。俗曰:「十四主麥,十五主穀,十 六主豆。」月明風恬者,收登也。臨水者多放河燈。

齊東縣编辑

元宵,沿户張燈飲酒為樂。十四日至十六日初昏時, 有風則歉,無風則豐,謂之「占歲燈。」

霑化縣编辑

元宵節,家懸燈於門,燃燈於天地、家廟及各處所好 事者或扎呼臺高丈餘,上分內外,懸花紅於簷前,以 樹綵標。比晚,燈燭輝煌,花炮震爛臺下,傾耳者不可 勝計。鼓罷發呼如射覆狀,一呼百應。得之者金鼓迎 上,給花紅樂人高歌侑酒,三觥而下,喧譁幾通宵。

寧陽縣编辑

元宵送燈於祖塋。

城武縣编辑

正月十五日蒸麪繭,前後三夕,設麪燈,置户牖几榻 罌釜間。

曹縣编辑

「上元張燈火,樹銀花,三日不絕。俗尚雪花燈,淨白,連 四紙剪成,一歲之力,止成一燈。外標雪花,內行連環 細錯,有三層四層,極其工緻。當年惟楊氏燈至七層 焉。每逢佳節,户懸此燈,一望皓素繽紛,如同雪幕,遊 人遍歷,因占女工焉。」又元宵,士女過石橋,遊烈女寺。 城內艮方李光祿賜葬處,翁仲拱列。有疾者是日往 灸石人而遊觀。士女絡繹成隊。與「省會」「都下」略相似 焉。

平陰縣编辑

元夜,婦人作油盞,視其花卜五穀綿蠶。

登州府编辑

上元好事者作燈謎於通衢,群聚觀之,謂之《打獨腳 虎》。

福山縣编辑

上元日明倫堂舉鄉飲酒禮,尊本地致仕官齒德爵 高者為賓,文行兼優、年高退隱者為介,鄉人有齒德 者舉為耆,縣正為主,率教官、典史為僎,迎賓等於庠 門之外,三揖至階,三讓,升堂,命生徒讀律誥,揚觶、鳴 鐘鼓。乃坐賓於西北,以應秋冬尊嚴之氣;坐主於東 南,以應春夏溫厚之德。又坐介,耆以輔賓,坐僎以輔 主人。陳豆酌酒,皆用贊禮者贊之,遂歌《鹿鳴》三章以 侑飲。凡陳豆、酌酒、贊禮、歌詩,皆教官預定,生徒以供 厥職。而邑俗,生徒又致私敬,遍酌酒於賓主以下。禮 終,賓主朝闕,謝恩畢,縣正拜送賓等於庠門外。十六 日,鄉村裝雜劇祈年。此後農家擇母倉日,照方向祭 牛馬王神,餉耕牛,名曰「試犁。」

招遠縣编辑

「上元。」余按劉同人《景物略》:張燈之始也。漢祀太乙,自 昏至明。僧史謂西域臘月晦日名大神變,燒燈表佛, 漢明因之。然臘月也。梁簡文有《列燈賦》,陳後主有《山 燈詩》,亦復未知歲燈何時,月燈何夕也。張燈之始,上 元初唐也。睿宗景雲二年正月望日,胡人婆陀請燃 千燈,帝御安福門,縱觀上元三夜。燈之始盛唐也。元 宗正月十五前後二夜,金吾弛禁,開市燃燈,永為式。 上元五夜,燈之始,北宋也。乾德五年,太祖詔曰:「朝廷 無事,年穀屢登,上元可增十七、十八兩夜。」上元六夜, 燈之始,南宋也。理宗淳祐三年,請預放元宵。自十三 日起,巷陌橋道皆編竹張燈,而上元十夜,燈則始。明 太祖初建南郡,盛為綵樓,招徠天下富商,放燈十日是上元燈節,歷代有加,競以繁華為觀美而耗蠹物 力,寖成汰俗,不無太甚。余邑僻處負海,放燈三日,街 市相對掛綵繩,綴繁燈其下,謂之「過街燈。」庭中設宴, 放筒花缾花,大小不一,雜以火炮起火,謂之「放散花。」 市肆巷口,則居民斂錢,架煙火放之,謂之「放大架花。」 又有好事者,陳百戲,鳴鑼鼓為節,嬉遊竟夜。

《山西志書》
编辑

洪洞縣编辑

元宵,作麪窩,雞子大者十二,以象十二月。每窩標記 某月,用甑蒸之,視水多寡、有無以稽。是月水旱和「元 宵薦先。」

潞安府编辑

上元「蒸麪繭以祀蠶姑,作粘穗以祀穀神。」

壺關縣编辑

元宵,不重燈。

澤州编辑

上元設脯糒果醴,懸燈於門,旁列爐燄,名云「人火。」火 光騰灼,簫鼓喧闐,往來裙屐。丙夜嬉遊十六日,鄉城 男女擁趨厲壇,以艾灸柏樹,謂之「走百病。」

馬邑縣编辑

上元張燈於大門外,壘土為臺,架炭其上而燃之。間 有作煙花火樹以供神廟者。武職衙門於是夜舉放 火炮祭火神。

《河南志書》
编辑

陳州编辑

元宵,閨閣女子有請「七姑娘」之戲。先取柳木於元旦 五更密埋糞中,上元取出,縛木杓為首,以門神紙蒙 之,著衣服,依人而動。以叩頭之數占歲豐凶。

襄城縣编辑

元宵吃餛飩湯,謂之「團圓茶。」相見為禮,如元旦之儀。 是日,母氏迎女歸寧。

內鄉縣编辑

元宵,大家婦女無出遊者。

郟縣编辑

元宵慶燈節,老幼有病者,各詣石龜灸之。若本地有 河橋,則相與過橋,無則共攢木板搭數丈高,名曰「天 橋」,男女咸集過之,謂之「走百病。」

《陝西志書》
编辑

咸寧縣编辑

元宵為粘糕、麪繭,俗為「乞蠶」及元宵圓以獻祖先,餽 親友。惟新親為盛,佐以衣物、酒果、花火、燈燭之屬,謂 之「寧燈」,貧冨有差。

興平縣编辑

元宵,居民各立社會,宰豬羊、設香燭、張鼓樂,或廟或 家以娛神;燈火甚盛,遊樂達旦。

鳳翔縣编辑

元宵日,家家請壻並女,謂之「吃十五。」且送燈送油,謂 之「添油。」

西鄉縣编辑

元宵三日,閭巷張燈結綵,各陳果榼,俟官府遊玩稱 觴,上下同樂。

江南志書编辑

句容縣编辑

元夕,有社會,張華燈,宴聚達旦。

蘇州府编辑

元宵,月明時,建木表於地,長一尺五寸。據表之長而 中分之為七寸半者,二。月影適及為豐,不及則旱,過 則水。

常熟縣编辑

上元日家和米粉為丸,曰「接竈。」

嘉定縣编辑

正月十五日為上元節,先數日賣燈,謂之「燈市。」燈。有 楮練羅帛之屬,繪縷人物故事,或為花果蟲魚動植 之像。好事者或為藏頭詩句,懸雜物於几,任人商揣, 曰「燈謎」,亦曰「彈壁燈。」揣著者,其物聽其取去。豪家富 室,則有繚絲、琉璃、魚魫、綵珠、明角、羊皮、夾紗、麥絲、竹 縷、流蘇、寶帶、鼇山諸品。至期則結綵棚於衢巷,懸燈 爭勝,白日遊觀,名曰「看彩色。」夜擊鑼鼓,曰「鬧元宵。」鄉 村土人以迎土地神,聯百千燈籠為身,輥毬燈為珠, 亙街穿巷,導以旌旄,夾以鼓吹,以迎神而祈水澤。農 家於望夕以高炬照田四隅,曰「照田蠶。」又造麪繭,今 俗所製正如蠶繭狀,蒸之饀內,占水旱,卜流年休咎。 《歲時記》謂「即厚皮饅頭」,大謬。 俗謂正「月百草俱靈」, 故於燈時備諸祠卜之戲,然多婢子為之,故於箕帚 竹葦之類,皆能響卜。 箕姑以筲箕插著,蒙以巾帕 請之,至則兩手托其脅。能寫字,能擊人,或但舂舉,以 應卜者所叩。 帚姑以敝帚繫裙以卜,至則能起臥, 以占事。 竹姑以小竹剖為兩,二人各一著,對抬兩 端相向,如舁輿狀,爇楮禱之,神至則雙篾中合,相戛 為兆。惟人所占,以數多寡為驗,或能鼓其中,謂之「開 花」也。葦姑亦同 鍼姑,以鍼對穿一線請之,神至,則鍼尾相合為兆,以卜巧拙,占吉凶。舊說魏文帝美人 薛妃鍼入神能暗室剪裁,故後世女子祀之以卜 巧 七姑。群女以笊篱偷門,神糊於上,畫成人面,以 柳枝為身,以衣覆之,相和以請之,神來即能拜而扶 之則重。或云:唐俗元宵請戚姑之神葢?漢之戚夫人 死於廁,故凡請者,詣廁請之。今俗稱七姑,音近是也。

紫姑《顯異錄》云:「紫姑,萊陽人,姓何,名媚,字麗卿壽」

陽李景納為妾,其妻妬之,正月十五,陰殺之於廁中。 天帝憫之,命為廁神。故世人作其形,夜於廁間迎祀, 以占眾事。俗呼為「三姑」,又云「坑三姑娘。」

松江府编辑

元夕采竹柏結棚於通衢,作燈市,觀者嬉遊,或至達 曙。燈有「滿園春」、「眾星捧月」、「鑑裝」、「鼇山走馬」諸名色,皆 刻飾楮帛或琉璃、魚紞、竹絲、麥秸、建珠、「山東珠」為之, 四周懸帶,剪簇綵繪,尤極精麗,一枚有直數十緡者, 煙火尤盛。其制以火藥實紙卷中,大小數百為一架, 植巨木懸之,凡十餘層,層層施機,火至藥發,光怪百 出,若龍蛇飛走,簾幕、燈火、星斗、人物、花果之類,粲然 若神。

武進縣编辑

迎春鄉寨前、新城、張青各灣,於上元之夕,縛蘆為炬, 長丈許,於田間照之,謂之「照田財」,以卜旱潦。火色白 者為水,紅者為旱。燃炬以千萬計,遠近疾徐,疏繁明 滅,可四五里,實為奇觀。

無錫縣编辑

上元夜,斷木為薪,如其日之數,架而然之於門,佐以 爆竹,名曰「火爐。」其歲,官無張燈之令,則民間自為魚 龍寶葢之屬,鳴鉦疊鼓,眾舁之以行。於是少長夜遊 崇安寺,尤為群聚之地。其婦女亦結隊而出,名曰「走 三橋。」梅始花,則載酒遊惠山。自是迄於初夏,畫船紅 粉,風塵雜沓,無輟日焉。

宜興縣编辑

上元,兒童戴鬼面,屈腳振肩而跳,謂之「跳鬼。」

淮安府编辑

《元宵嫁娶無避忌》,

高郵州编辑

元宵結燈社,出各體燈謎,人聚而測之。諺曰:「打虎簫 鼓」,歌謠之聲,喧闐徹旦。竟四夕乃焚燈。

如皋縣编辑

元宵家製米圓,將以黃柑相餉,亦猶昔人傳柑遺意。 女伴相攜出行,爭拾雲路橋磚,歸為得子兆。今更訛 至集賢橋,名曰「走三橋。」

通州编辑

正月十三夜設燈,至十七始罷,謂之「落燈。」

蕭縣编辑

「《上元夜》,燃燈於天地祖先,遍散門堂户牖」,視燈結花 何似,便兆此年,豐收何物。鄉飲酒禮,亦行於此日。敬 老乞言,尚有古風。

貴池縣编辑

上元觀燈,門各跨街張燈,群童迎巧燈,扮雜戲,爆竹 簫鼓之聲,煙火燈謎之戲,徹於閭巷。又有《高橋》《竹馬》 諸戲。元夕,諸婦女擲瓦缶以祓不祥。各鄉亦有以是 夕迎竈者, 逐疫。凡鄉落自十三至十六夜,同社者 輪迎社神於家。或踹竹馬,或肖獅象,或滾毬燈,妝神 像,扮雜戲,震以鑼鼓,和以喧號。群飲畢,返社神於廟。 惟興孝鄉逐疫,以黟、祁兩縣人,隨其所至,為期三月 而止。

無為州编辑

正月十五日,作豆糜,加油膏其上,以祠門户。

廣德州编辑

《上元城南竹》,馬高四丈許。

《浙江志書》
编辑

杭州府编辑

正月十五日,傳為「上元誕日」,天官賜福之辰。民間多 齋素誦經,匍匐至吳山禮拜者幾擁塞不得行。

海寧縣编辑

《上元菊花燈》最工,獨盛於雙廟,與元宵鼓繁音急拍, 為寧邑三絕之二。人家粉圓相餉,名「燈圓。」

紹興府编辑

上元,街市張燈,謂之「歡門。」

上虞縣编辑

元宵慈寺月臺上,里中少年月下較武藝,聚觀如市。

蘭谿縣编辑

元宵,邨社民家歲輪為會首,備豬羊品物,迎本境廟 神於其家而祭賽焉。祭畢,邀同社宴飲為樂,曰《元宵 會》。鄉民亦作龍船,燈長數十丈,列燃絳燭以迎,行於 街市。

永康縣编辑

元夕張燈街市,起十三夜至十六夜止。城中各以會 為大燭,導以鼓樂,舁置神廟,最大者或用蠟四五百

觔。此一郡所無也
考證.svg

浦江縣编辑

元宵先三四日,市民各懸燈於門首,競技巧以爭勝。 村鄉作橋燈,雕龍頭尾,中以小燈燃絳蠟連屬,長者 至數百丈,鼓吹而迎,三五夕而止。

常山縣编辑

正月之望,村村各出燈綴十百為修行,循阡陌,以「逐 癘疫社」為主。

建德縣编辑

元宵日,新婦之家設醴祭床。

《江西志書》
编辑

新建縣编辑

上元張燈,家設酒茗。鄉俗是日掃墓,插竹為燈。省俗 則於元夕前後修壟致祭焉。

靖安縣编辑

元宵,張燈作樂,拜禱於各廟。其各廟會首募緣以助 燈油。先縣官以及儒學、各衙隨意施捨,以記於簿,以 及士夫、鄉民,謂之「寫燈。」

永豐縣编辑

元宵懸燈中堂,以米粉為丸相餉,謂之「上元圓。」搢紳 家陳簫鼓,舉觴高會。市兒好事者,攜花火敵放通衢, 踵接肩摩,喧闐達曙。至廿日,始徹燈及楮錢而火之, 謂之「懺燈。」諺云:「燒卻門頭紙,各人尋生理。」

廣昌縣编辑

元宵日占早穀。諺云:「雨打殘燈碗,早禾一把稈。」

萬安縣编辑

元宵,城中各鄉俱祀上元神舟。日間設牲儀致祭。及 夜合,老幼裝演,兒郎執旗,鳴鑼鼓,旋繞於庭,花爆喧 闐划船三次。每次齊唱《上元歌》,其詞蓋弔屈大夫也。 歌呼歡飲,至夜分乃罷。

瑞州府编辑

元夕家戶張燈,街市巧匠用火藥綵紙製造煙火機 竅藏。《故事》每月一層,閏月加之,從下上焚,旋轉光明 可愛。

《湖廣志書》
编辑

德安府编辑

《元夜》:家製元宵團相餉,又大者如鵝卵。婦人視火候 以占生產,置燈釜上,以膏餘否占本年休咎。

雲夢縣编辑

上元日,道家作天官會。是夕燈火接天,笙歌盈市,老 農執炬,遍燭田圃,曰「照絕地。」蠶小子群以田鼓迎神, 卜歲事焉。

彝陵州编辑

元宵張燈,自正月十二至十八日。此數夕間,有少年 數十輩,女裝攜籃負簍,作採茶狀,且唱且採,歷大家 之門,各以意作態,若演劇然。又一夥青衣女,裝作田 婦,群然插秧之狀,亦遍歷大家。二者近戲,而有迎春 之意,間乞賞賜,人不厭之。

攸縣编辑

元夕,先數日張燈,上元之張燈也。唐三夜,北宋五夜, 南宋六夜。明太祖招天下富商,許放十夜,攸只四夜 而止。元夕祀竈神,謂司命自先年小除夕,上詣天闕, 奏人間善惡,元夕始歸也。又用紙畫彩船,輪年分值, 甚靡。酒食用歌郎鼓吹,歌至達旦。十六早焚於江滸。 民有冤,即迎船投狀,謂檢察甚驗。蓋楚俗尚鬼也。鄉 「落尤鄭重,貧者至於鬻,男女不敢廢此會也。」

常德府编辑

上元,各家以椒為湯,入虀菜、饊果諸物,人至而飲之, 謂之「時湯。」

龍陽縣编辑

燈夕,各舉火園內,大呼「逐蟲。」南山一帶多野火,謂之 「燒畬。」

寧遠縣编辑

《元宵候晴》俗云:「朝晴果墜木,午晴晚稻熟,將夜雨打 燈,早禾稈一束。」

江華縣编辑

《上元》白晝,各行户裝演故事,奏鼓樂,馳馬於街市。

新田縣编辑

元宵剪紙為燈,營中或有為龍燈者,鄉村慶遊,事畢 即付之火,名曰「送災。」

《福建志書》
编辑

福州府编辑

上元燈毬燃燈,弛門禁,自唐先天始。本州准假令三 日。舊例,官府及在城乾元、萬歲、大中、慶城、神光、仁王 諸大剎,皆掛燈毬、蓮花燈、百花燈、琉璃屏,及列置盆 燎,惟左右二院燈各三或五,並徑丈餘,簇百花。其上 燃蠟燭十餘炬,對結綵樓,爭靡𩰚焰。又為紙偶人作 緣竿履索飛龍舞獅之像,縱士民觀賞。朱門華族設 看位東西衙廊外通衢大路,比屋臨觀,仍弛門禁,遠 鄉下邑來者,通夕不絕。 綵山州向譙門設立,巍峨 突兀,中架棚臺,集俳優娼妓,大合樂其上。渡江後停 寢。紹興元年,張丞相浚為帥,復作,自是不廢 觀燈舊例,太守以三日會監司,命僚屬招郡寄居者,置酒 臨賞。既夕,太守以燈炬千百,群妓雜戲,迎往一大剎 中以「覽勝」,州人士庶卻立跂望,排眾爭觀以為樂。

羅源縣编辑

正月十二至十八夜為元宵。各家及門首設燈,艷麗 相競。各境神祠盛陳珍玩,笙樂通宵。士民遊玩,仍擇 吉各迎境神裝扮。故事,夜則各家裝燈,遍遶各境,謂 「驅邪祈福。」

惠安縣编辑

元宵日,朝占百果,午占晚禾,晚占早禾,皆欲晴。故曰: 「雨打元宵燈,早禾一束稿。」

將樂縣编辑

元宵,俗稱初九日為「天旦」,於是日五鼓試燈。自是連 夜張花燈,競花炮,笙歌徹夜,至二十二日乃止。

卲武府编辑

上元觀燈,初十起至十五日止。日則舞鬼,夜則懸燈, 謂之「慶元宵。」里社祈年,各坊會首於月半前後集眾 設醮於里祠。是夜繞境迎香,謂之「淨街。」各家設香,焚 楮送之。

漳州府编辑

元夕,自初十日放燈,至十六夜乃已。神祠家廟,或用 鼇山運傀儡,張燈燭,剪綵為花,備極工巧。別有往來 行樂善歌曲者,自為儕伍,張燈如雨蓋,名曰「鬧傘。」又 有神祠,設醮祈安,迎神醼飲廟中名「集福。」史巫紛若, 名「打上元。」

漳平縣编辑

上元日,里長迎城隍,各行鋪裝束戲隊為之前導,遊 行城內外,謂之「繞境。」或入於衙宇及紳舊之家,謂之 「噴香」迎。畢,則設醮於廟以祈福。

海澄縣编辑

元宵自一夜至五夜,港口城之河子,新舊橋之兩虹, 看𩰚煙火。其𩰚也,不事高陞,鞭花水鳧火馬之具。斷 竹而實火,曰「響萊」,噴可數丈。裹紙杖而實火,曰「飛鼠。」 鼠飛無聲色,觸人衣始熾。愈撲愈焰,愈遯愈逐。𩰚者 相其勢靡影亂,則縱煙奔突,害比焚牛,又揭竿而侑 之。所著頭目衣冠,明日皆為焦爛。上客竟夜達旦,鬨 聲。色霧𦊰塵籠,人不得趨,路不得辨。

《廣東志書》
编辑

新安縣编辑

元宵張燈作樂。凡先年生男者,以是晚慶燈。

南雄府编辑

元夕鬧花燈,少年子弟鮮衣炫服,擎龍舞獅。所到人 家,俱送酒餚銀錢。取龍鬚線繫小兒帶上,云無疾病。 又取龍燈內殘炬照床下,云「產貴子燈。」事畢熂龍,收 其首,懸之梁上。里中有未舉子者,親友備酒榼送,花 燈懸賀。得子後,主人設宴酬謝,未舉,送至三稔止。即 外舅亦有贈壻者。

潮州府编辑

上元婦女度橋投塊,謂之「度厄。」或相攜以歸,謂之「宜 畜。」兒童以鞦韆為戲,𩰚輋歌焉,善者為勝。輋粵人音斜字典無

高要縣编辑

元夜,城市作燈,簫鼓喧闐,遊人歌唱,以花筒相勝。童 子則手擊小鼓,聲相應響,謂之「拍鼓。」鄉落亦然。

新興縣编辑

元宵,縣官命里長迎六祖及東山、東水、龍門中黃雲 斛諸神於龍興寺慶賀,祈年歲豐登。縣官行香,里長 供隨行人役米飯。連夕鼇燈銀燭,沿街燦爛;獅象跳 舞,裝扮喧闐。

陽春縣编辑

元宵,結鼇山於神祠之前,謂之「還愿。」各曠地架鞦韆 為樂,男女皆與更唱歌和,不少忌諱。惟大家知禮義 者不然。

陽江縣编辑

元宵,城市張燈。年前生子,必送花燈於廟觀。初十、十 一晚開燈,十六晚散燈,各用牲酒、楮財。告神畢,邀親 朋聚飲,謂之「飲燈酒。」

封川縣编辑

元宵里鬧祠廟剪楮為燈,極其纖巧,每盞可值銀三、 四兩,觀畢即以焚之。來年再醵金以置,謂之《燈愿》。

遂溪縣编辑

元宵,各街市社廟作紙船遣災,鄉落亦然。更有興「扯 藤」一事,為他處所無,而遂獨有者。先為嘉靖年修學 宮,舁棟柱,民間分東西部,以大藤繫木呵許而致之。 先到者賞,後沿之,以藤對扯,以角勝負,官府或為銀 花以賞之,遂以成俗。每至元宵扯藤,遠近士女走集 來觀,闐溢城市。比來官府誤聽人言,文東武西,遂成 爭端。

文昌縣编辑

元夕偷青,偷者以受詈為祥,失者以不詈為吉。

《廣西志書》
编辑

===全州===元宵懸燈於庭,男女輩間往其鄰近親戚之家,俗謂 「邏燈。」

《雲南志書》
编辑

雲南府编辑

元宵賞燈張樂,列星橋火樹於道。次夕,長幼攜遊,爆 竹插香於其處,相傳以為祛疾。

雲龍州编辑

元宵前迎「三崇神」,沿街立松棚,設供獻,張燈爆竹歌 舞,旬日送回。

彌勒州编辑

「元宵後一夕,燃香於橋,以石投水」,取水浴目,傳能卻 病。

上元部藝文一编辑

《燈賦          》梁簡文帝

何解凍之嘉月,值《蓂莢》之盛開。草含春而色動,雲飛 綵以偕來。南油俱滿,西漆爭然。蘇徵安息,蠟出龍川。 斜暉交映,倒影澄鮮。

衡州上元記       宋文天祥编辑

歲正月十五,衡州張燈火合樂,宴憲若倉於庭。州之 士女,傾城來觀,或累數舍,竭蹶而至。凡公府供帳,所 在聽其往來,一無所禁,蓋習俗然也。咸淳十年,吏部 宋侯主是州,予適忝陳臬事常平,以王事詣長沙,會 改除,於是侯與予為客主禮。是晚,予從城南竟城東, 夾道觀者如堵。入州,從者殆不得行。既就席,左右楹 及階。階及門,駢肩累足,𧥄𧥄如魚頭,其聲如風雨潮 汐,咫尺音吐不相辨。侑者集三面之人趨而前,執事 幾不可曲折。酒五行,升車詣東廳,廳後稍偏為燕座, 俎豆設焉。主人既肅,賓車不得御,乃步入燕座之次。 至兒童婦女,雜襲而爭先,男子冠以上,往往引去。及 獻酬,州民為百戲之舞,擊鼓吹笛,斕斑而前,或蒙供 焉。極其俚野。以為樂遊者,益自外至,不可復次序。婦 女有老而禿者,有羸無齒者,有傴僂而相攜者,冠者、 髽者,有盛塗澤者,有無飾者,有攜兒者,有負在手者, 有任在肩者,或哺乳者,有睡者,有睡且蘇者,有啼者, 有啼不止者,有為兒弁髦者,有為總角者,有解后敘 契闊者,有自相笑語者,有甲笑乙者,有傾堂笑者,有 無所睹隨人笑者,跛者、倚者,走者,趨者,相牽者,相扶 擎者,以力相拒觸者,有醉者,有勌者、咳者、唾者、嚏者, 欠伸者,汗且扇者,有正簪珥者,有整冠者,有理裳結 襪者,有履閾者,有倚屏者,有攀檻者,有執燭跂惟恐 墮者,有酒半去者,有方來者,有至席徹者。兒童有各 隨其「親且長者,有無所隨而自至者;立者半坐於地 者,有半坐杌下者,有環客主者,有坐復立者,有立復 坐者。視婦女之數,多寡相當。」蓋自數月之孩,以至七 八十之老,靡不有焉。其望於燕座之門外,趑趄而不 及近者,又不知其幾千計也。當是時,舞者如儺之奔, 狂之呼,不知其褻也。觀者如立通都大衢,與俳優上 下,不知其肆也。予與侯頹然其間,如為家人之長坐 於堂,而驕兒騃女充斥其間,不知其偪也。予起而舉 酒祝侯曰:「以平易近民,而民近之豈弟父母,侯之謂 矣。」侯醻且執爵,前曰:「惟使者使民不冤,無湮鬱其和, 我是以大有民。」予避且謝,則復諸侯曰:「使時和歲豐, 日星明穊,舉海內得以安其生而樂其時,衡與賜焉。 維天子之功,臣等何力之有?」侯拱而立。侯,蜀人也,因 與予言,益州承平時,元夕宴遊,其風流所親見,蓋出 於祖宗德澤,天地涵育之久,而今不可復得矣。予愍 然私念之。開慶、景定間,衡以中州不得免於難,今城 郭室廬,公私文物,猶草創綿蕝云爾。然以幾世幾年 所為郡,而「十數年間卒然脩復,得其大體,非國家忠 厚,積累於民力,愛養有素,豈望如今所成立哉?」蜀自 秦以來,更千餘年,無大兵革,至於本朝,侈繁鉅麗,遂 甲於天下,不幸蕩析,若鬼神之忌盈者。今衡之民,務 本而勤力,歲時一觀遊之外,衣食其耕桑,儉而不泰, 風氣淳厚,猶南方建德之國,其將進而未已者乎?予 為親懷歸,得郡且行,侯選表於朝有日矣。惟一時民 物之概,得於目擊,相與嗟嘆闊絕,而欣喜不厭於心 者,不當無所紀,且懼夫可愛可愕之狀,俯仰蹉跌,忽 不可以復追也。燕之明日,亟奮筆記之,以庶幾觀風 之意,且使後來者於侯政有可考焉。侯名遇,今居延 平。

回衡州宋吏部上請元宵宴啟  前人编辑

麗譙龍炬,春輝左角之星。碧落燕香,夜對西眉之月。 特枉金玉章之貺,許從雲霞佩之遊。遶建章立通明, 預祝六鼇之宴,醉長沙行湘水且聽五馬之謠。

===請前人元宵宴啟       前人===轉西樓之梅月,喜對銀花;持北斗之桂漿,擬陪畫戟。 僭卜仍圓之夕,共流引滿之霞。敲鐵馬之春冰,肯來 楚觀;賦石犀之夜燭,細說巴山。

上元賦有序     明高道素编辑

明興,再闢乾坤,聿清宇宙,二百餘祀,實號「治平,豐功湛德,曩代罕比。至今萬曆,尤稱極治,威靈申疊,文教弘敷,猗歟休哉!」 邇來天示仁愛,內外稍《脊脊》多事,復邀祖宗之靈,相次屏跡竄影。上更勤思國本,軫念民瘼,上歲秋首建皇儲,大赦天下,以慰天地神民之望。今春又納侍臣之言,舉廢官,罷一切非額之征,海內莫不北面稽首稱萬歲,太和之景象復見矣。道素生長聖朝,目擊盛典,何能無言?於時上元,遂因以賦焉。非敢導於侈麗,實以奏夫昇平云爾。其辭曰:

「惟皇風載夷,海宇恬寞。日月麗新,河山繡錯。寢妖 氛於海堧,靜烽塵於朔漠。更十一帝之洪休,開億萬 年之長樂。繼離照以當陽,啟震宮而典學。人文蔥鬱 乎輩起,俊采後先而繹絡。閭閻絕雞犬之驚,藪澤鮮 萑苻之攫。成亭毒於四序,紹封禪於五岳。產屈軼於 庭階,植華平於圃薄。際熙代而謠傳,感豐年而頌作。」 爾其陽律乍轉,斗柄初東。儵條風以宣鬯,勃佳氣以 鬱蔥。解嚴凝而寒送,沛膏沐而春逢。駘春光於萬里, 頒悅豫於九重。值椒盤之既徹,繼綵勝之新縫。官吏 讌休,士民閑放。啟化國之華思,發盛時之逸想。分藻 火於天庭,徹恩光於窮壤。迺有隴西舊家,上林遺子, 巧自天成,技或師與。伺節呈能,因時射「利,剪綺攢花, 裁羅撥蕊;偷桃李之先春,圍群芳之鮮麗。化工出其 指下,瑰怪憑於胸臆。𩰚雞走馬之奇,攀猴躍鯉之異。 疊素帶以風迴,展花箋而霞起;爍景色以炫時,更藏 幽而寓謎。觀覽難周,心賞不既。故雖鄉村郊野,鄙邑 井廛,樂不擇地,費何惜錢。黎老夜歌於宇下,稚子索 笑於燈前。賣薪杏市,沽」酒茅菴。幽林發焰,疏井起煙。 洵山陬之寂寞,亦炎熱之喧填。若夫通衢廣肆,大邑 都城。層樓疊觀,複柱連楹。簷牙相向,飛翬相嬰。東西 角艷,南北𩰚英。標旌斾兮容與,結綵綠兮繽紛。響轆 轤而貫井,牽落索而空鳴。「十步一迷紅之閣,四隅盡 生白之扃。絆千輪之冰月,散萬點之石星。」焜煌燿熠, 不可殫名。於焉狡童蠱子,逸女艷姬。致飾娬媚,偠紹 纖肥。風凌高髻,月範修眉。珥瑤碧之華寶,曳霧綃之 輕裾。招朋命侶,約伴偕趨。每出門而盻睞,既望路而 躊躇。引醉眸於霧閣,搖輕膝於煙衢。振袖蔽月,躡舄 揚埃。待夜分以為度,指瓊邸以為期。絳霞漸昏,白日 已匿。隔簾煙濛,連廂露濕。蘭釭吐曜,蓮炬映赩。金碧 陸離,火齊並出。若夜光之初剖珠胎,如卞璞之乍鋸 荊璧。皎然一新,光奪晝色。映肌膚兮冰瑩,鑑眉髮兮 如漆。一聲揚釆,百指俱集。既而更深午夜,月到中天。 方軌結軫,綺組相連。躡青絲之軟履,戴鵔鸃之巍冠。 當街遺策,跨路揚鞭。尋章臺之柳葉,覓平樂之雲鬟。 慕拾翠於洛浦,希接枕於襄澶。情戀眷而未已,首回 顧而復還。及夫簪纓世胄,冠蓋望族;開孔翠之屏幃, 展落花之裀褥;迎珠履之三千,列金釵之二六;排綺 席於華堂,擁笙歌於金屋;出蓮葉之寶檠,然蘭燼之 華燭;雲母繚繞以前輝,水晶掩映而後續;歌嘯則《桃 葉》之流,舞蹈則柳枝之屬;香吹兮朱脣燦爛,影亂兮 錦褎翻覆。誠「一刻兮千金,况明珠兮萬斛。」又或鎮遠 重臣,安邊大帥,樂王家之無事,喜清宵之可愛。盛集 伶優,廣延寮寀。值殘雪之初銷,會春冰之乍解。遂陳 雜劇於廣原,乃植華燈于城外。辟道路,擁羆熊。朱輪 水逝,翠蓋雲從。見星房之紛亂,睹月帳之玲瓏。登高 臺而眺覽,臨綺宴而從容。然後定指揮,弛節令。羽「旄 就戢,衣冠自整。昭至樂之大同,顯康衢之無警。撾鼓 先揚,吹笳始振,星流雲破,雷轟電震,兆摧陷乎襄城, 開虎牢以光盛,類朱雀夾烜以紛來,狀祝融搴旗以 交陣。忽亂錦蜂以攢蕊,倏放皜鴿而騰霄。變火雞之 吐綬,化雪鶴之棲巢。燦朱實之可摘,紛黛葉之鮮嬌。 規赤龍之曝日,象金鯉之乘潮。窮山海之詭異,悉神 人之祕奇。睇朱樓之璀璨,颺綺陌之霏微。惟恐燕遊 之或怠,何知霜露之侵衣。」當是時也,霞觴羽飛,雕盤 綺錯。孟公不惜《尚書》之期,仲孺何嫌居喪之約。悉潦 倒而淋漓,或豪吟而大嚼。分輝爚以交歡,逐塵光而 脫略。自繇陽和之鼓鬯,匪獨權勢之薰灼然。此皆螢 爝之末曜,而未睹巨麗之大觀也。至若皇都勝景,帝 里雄妍。羅八方之環富,窮萬祀之遐歡。歌吹沸地,絲 管揭天。內有離宮之六六,外有魏闕之三三。繼以侯 家鎖第,戚里芳園。彤雲斐亹以翼牖,瑞氣蓊葧以承 乾。鼇山對峙乎鳳閣,虹橋直貫乎虯簷。支光風乎天 上,借皓魄於雲間。千街靜掃乎塵霧,萬簾高卷乎晴 煙。麗譙吹徹,景陽鐘傳,冰鉤同挂,月鏡齊懸,朗連漢 陌,耀接星躔。於是錦轡宵臨,雕鞍晚度,開朱門而畫 戟並擁,挽香車而寶轂俱住,賣跨駿之風流,牽倚樓

之情緒,乘暗塵以追賞,覓紅燈以窺覰。蓮步纔逢,蘭
考證.svg
襠又遇,曳珮振衢,異香飄路。細語含媚,怯視遺慕;墮

鞭索哂,觸鐙假怒。遷延引避,不可親附,回盼復顧,神 為形誤。載遊載嬉,以熒以煌。樓臺不夜,歡樂未央。並 舸遞錦,立馬傳觴。火蛾簇隊,竹騎成行。烘寒雲而變 和靄,炙冷月而就溫光。混昏曙而一色,欲向寢而何 遑。惟時天子,際八極之豐亨,值萬幾之弘暢。召太常 以作樂,敕巡街以夜放。啟佳麗於天府,出珍奇於甲 帳。九枝延古昔之嘉名,《百葉》翻今,「之巧樣。朗珠映 月以滴溜,鳴玉無風而自響。」搴地軸於繡圍,織天文 於翠網。帶翻垂露之書,蓋結流霞之狀。海南貢魚準 之新奇,胡北獻鴈足之遺巧。更倣七宿之瑩精,復規 三陽之爍耀,勢疊九層,光開八照。於是自內達外,並 設兼陳。於前則「長朝、太極」、奉天、武英、大社、思善、進春、 乾明;於後則「迎暉、望月」、乾清、坤寧。便閣相對,寢殿頻 仍。於左則《文華一本》,《長壽願門》;於右則「《保和安慶》,千 秋萬春。」皆窮奢極麗,混色同塵。流虹百道,火樹千尋。 絆珠琲於畫棟,鳴金珂於彩楹。射光明於北省,照瀟 灑於西清。瓊臺寶榭兮遙相通,迴廊複道兮煙朦朧。 危梁百尺兮開菡萏,峻壁數仞兮披芙蓉。西東對列, 各按其節。彼此混一,不移而給。上至后妃之宮,下及 嬪娥之室,莫不焚石葉之香,設麟文之席,然鴛鴦於 榻前,篝鷺鶿於座側。龍燭吐涎,鳳膏流液,悉艷服而 輕衣,咸靚妝而妍飾。鋪設既備,裝束己同君王。於是 躡繡鳳,衣文龍,隨內侍擁扈從,下輦徒步,迺先稱賀 慈宮。感佳節而進壽觴,兼昏定而陪金鐘。駐袞衣於 禮畢,「然後退輦而從容。」迺命仙娥以同輿,召虙妃以 侍宴。迎鼓瑟於璇宮,接吹簫於別院。獨然長生之燈, 復覆冰荷之瓣。酌元龍之漿,出白兔之饌,奏鈞天之 音,陳旋風之翫。玻璃閃曜於前除,璣珇騰輝於右檻。 絳樹參差,瓊英對艷。蒙積雪之溶溶,繞流雲之片片。 分蜃氣於霞城,侵蟾光於月殿。當三爵之方陳,值九 尊之既獻。乃使旋娟營塵而左升,提謨集羽而右轉。 發振木於丹脣,撥焦桐於皓腕。宣玉音而分杯,咸銜 恩而顧眷。回晨光於夜色,坐人氣於春風,慶同輩之 愉適,忘深院之悲忡。歡聲四達,瑞靄六通,照春燈於 百里,聞仙樂於九空,泛醽醁而飛白,舖氍毹而眠紅, 並吹笙於火底,相解珮於香叢。照君心兮耿耿,醉妾 思兮匆匆。其或御筵中徹,翠華夜幸。雀弁戒道,虎賁 傳命。鸞扇香隨,赭袍月映。列金貂於兩行,載瑤簪於 後乘。繞霧廊而流覽,望螭街而馳騁。柳梢露浥,花杪 星稀。金波蕩漾,玉繩低垂。龍銜寶炬以相向,鳳吐彩 焰以交迷。遙瞻燭影而喻屆,遠聞香氣而知歸。劍珮 蹌錯,雲翹葳蕤,箜篌夾路,帝樂逶遲。乃復開瑤宴於 別殿,續佳賞於中宵。宣學士,召臣僚,發桂漿與蘭汁, 雜海錯與山肴。陳千年之雪藕,出萬歲之冰桃。擊沈 明之磬,響雲林之璈。命傳柑於內使,錫庭燎於官曹。 略君臣之常禮,同賓主之歡交。興較始而彌逸,情迨 後而愈豪。又或挾龍儲以陪宴,攜鶴駕以同遊。「序天 倫而雍穆,洽同氣而綢繆。相推梨而讓棗,式宴好而 無尤。邁英華於對日,顯敏慧於如流。樂由中而不替, 愉中節而未休。」既夜久而更深,暫燈昏而影杳。則有 當筵御姬,輕移窈窕。抽瓊釵以挑燼,彈玉指以撥燎。 駐液揚輝,添膏益曜。雲蓋如飛,星毬轉皎。煙吐溜於 風迥,光散縷而霞繞。火榴金粟之攢攢,蜻眼蟲眉之 矯矯。高槃呈五色之祥,短檠報雙葩之兆。應太乙之 來臨,知祈仙之非謬。良夜逶迤,歡樂且多,交酬密勿, 屢舞傞娜。燕姬擊柱,趙女叩壺,迭奏《霓裳》之曲,齊翻 《子夜》之歌。天子乃反顧于徐,恬神定息。厭繁聲之聒 耳,思要言之有益。紫霞收,白乳出,屏麗妃,留嘉客。宣 墨綬以賦詩,詔金章以聯什。感鴻運而揚休,紹虞廷 而駢迹。王言發兮流道腴,群工贊兮奏廟謨。占農事 兮祝青女,卜蠶功兮祈紫姑。披銀光兮璨瑾瑜,落文 犀兮傾珍珠。少焉月還西漢,霧生東沼。彤簾動影,天 街漸皦。乃敕金蓮以歸舊第,整鑾輿以肅御道。衣不 解帶,坐不更席。即鳴魚鈴以登九位,控虹璧以朝百 辟,金鎖偕開,玉關齊闢,咸進賀言,兼稱謝表。勞御手 以親披,閱重瞳以啟曜,喜魚水之相投,更匡弼之悉 效。惟懼照臨之或遺於覆盆,聰明之或蔽於近小。於 是下德音,降溫旨,剔妨農之宿蠹,通壅商之積滯,煥 然一明,與天下更始。太史以書,王官以誌,邇誦遐傳, 垂之世世。豈徙侈宴賞之美談,飾嬉娛之盛事而已 哉。

元夕賦          顧起元编辑

維孟之春,元冥返,青帝來。蛟冰風斷,魚鑰煙開。霧漵 風堤,乍旖旎以醒柳;霜墟冰嶠,尚參差而落梅。於是 三五之辰,其日惟夕。玉䨲瑩精,銀蟾凝色。席委穆穆 之布,閣拂盈盈之魄。臺上金莖,矗素舒而擢蕊;庭中 珠樹,燦白榆而掩潔。瓊舖藻扃,銀蒜玳柙之宮青瑣 碧。翠幕曲瓊之邸,撫箏揄瑟之家,鼎食鐘鳴之里, 靡不盱素娥,睞清輝。灼千影,熹九微,銀燕集,金鳧飛。 祠太乙於五畤,揚秀華之七支。翠虯之膏,青鳳之腦靈麻遞芬,芳苡競皎,冰荷靃靡兮攲影娥,青樝的歷 兮飛仙鳥。鼇射方壺之贔屭,龍燭崑山之夭矯。金吾 宵弛,銅徒夜延,綺紈欱,日歌吹。天。火城霧簇,星閣 煙懸。繁絲𧮭肉,悽節悲絃。天胡不夜,宵可祈年。羊車 玉人,虎囊劎客;寶玦陸離,琱韉蹀躞。迤邐九馗,招搖 三陌。羌目挑以心愉,庶傾城而傾國。彼美人兮朱顏, 酡飛髾戍,削褂軿羅。瞥見金星妍寶婺,遙窺麝月。競 姮娥李文碧繶桃纈緗絢。裾名照夜,履號遠遊。工跕 躧以巧步,披羃䍥而含羞。紛火樹「而婀娜,蹇金支而 夷猶。煙沸香浮,街填巷咽,垂珥屢遺,華纓幾絕。蘭燄 亦以涼,桂輪亦以藏。歎行遊之未極,怨修夜之詎央。 兔何逝而西匿,烏何乘而東翔?致泰平之宴娛,職麗 景于青陽。年年共此華燈色,歲歲含茲明月光。千秋 兮萬歲,此樂兮難忘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