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第029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二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二十九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三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

 第二十九卷目錄

 仲春部彙考

  易經雷天大壯卦

  書經堯典 舜典

  詩經唐風綢繆章 小雅小明章

  禮記月令

  周禮天官

  爾雅月陽

  左傳元烏司分

  易通封驗青氣出震 驚蟄桃始華 正陽雲

  樂緯春分樂

  素問診要經終論篇

  汲冢周書時訓解

  師曠占甲戌風占 乙卯日占

  呂氏春秋季夏紀音律篇

  史記律書

  漢書律歷志 天文志

  淮南子天文訓 時則訓 六合

  春秋繁露陰陽出入上下篇

  大戴禮記夏小正

  後漢書禮儀志

  說文卯月

  晉書樂志

  梁元帝纂要仲春

  齊民要術二月事宜

  隋書禮儀志

  唐書曆志

  玉曆通政經四陽盛

  遼史禮志

  宋史禮志

  金史禮志

  農政全書仲春事宜 農事占候

  遵生八牋二月雷 二月事宜 二月事忌 二月修養法

  賞心樂事二月

  酌中志略宮中二月

  直隸志書宛平縣 良鄉縣 昌平州 霸州 豐潤縣 永平府 灤州 肅寧

  縣 吳橋縣 冀州 晉州 饒陽縣 趙州 邢臺縣 曲周縣 延慶州

  山東志書兗州府 淄川縣 齊河縣 陽信縣 博平縣 福山縣

  山西志書臨汾縣 鄉寧縣 潞安府 黎城縣 和順縣 大同府 馬邑縣

  河南志書儀封縣 滎澤縣 懷慶府

  陝西志書富平縣 蒲城縣 鳳翔縣 西鄉縣 興安州 平涼府 真寧縣

  江南志書句容縣 高淳縣 吳縣 長洲縣 崑山縣 嘉定縣 松江府 無

  錫縣 淮安府 睢寧縣 高郵州 蕭縣 太湖縣 徽州府 休寧縣 太平縣 銅陵

  縣 合肥縣 石埭縣 懷遠縣 含山縣

  浙江志書杭州府 嘉興縣 桐鄉縣 孝豐縣 紹興府 餘姚縣 仙居縣

  蘭谿縣 浦江縣 瑞安縣 龍泉縣

  江西志書武寧縣 寧州 德興縣 都昌縣 新城縣 廣昌縣 瀘溪縣

  湖廣志書雲夢縣 石首縣 寶慶府 寧遠縣 新田縣

  福建志書惠安縣 仙遊縣 詔安縣

  四川志書涪州

  廣東志書新安縣 南雄府 始興縣 長樂縣 潮州府 石城縣 澄邁縣

  文昌縣 西寧縣

  廣西志書全州 隆安縣

  雲南志書雲南府 建水州 河陽縣 新興州

歲功典第二十九卷

仲春部彙考编辑

《易經》
编辑

《雷天大壯卦》
编辑

☳≡

本義大,謂陽也。四陽盛長,故為《大壯》,二月之卦也。

《書經》
编辑

《堯典》
编辑

分命羲仲,宅嵎夷,曰「暘谷。」寅賓出日,平秩東作。日中 星鳥,以殷仲春。厥民析,鳥獸孳尾。

孔傳宅,居也。東表之地稱《嵎夷》。暘,明也。日出于谷而

天下明,故稱《暘谷》。《蔡傳》。《暘谷》,取日出之義,羲仲所居,官次之名。蓋官在國都,而測候之所則在于嵎夷東表之地。寅,敬也,賓禮接之,如賓客也。「出日,方出之日」,蓋以春分之旦,朝方出之日,而識其初出之景也。「平均秩序」,作,起也。東作,春月,歲功方興,所當作起之事也。蓋以曆之節氣早晚,均次其先後之宜,以授有司也。「日中」者,春分之刻,于夏永冬短為

適,中也。晝夜皆五十刻,舉晝以見夜,故曰「日星。鳥。」 南方朱鳥,七宿,唐一行推以鶉火為春分昏之中星也。殷,中也。春分陽之中也。析,分散也。先時冬寒,民聚於隩,至是則以民之散處而驗其氣之溫也。乳化曰孳,交接曰尾,以物之生育而驗其氣之和也。

《舜典》
编辑

歲二月,東巡守,至于岱宗。

《詩經》
编辑

《唐風綢繆章》
编辑

《三星在天》。

「三星」,謂心星也。有尊卑、夫婦、父子之象,又為二月之合宿,故嫁娶者以為候焉。二月日體在戌,而斗柄建卯。初昏之時,心星在于卯上,二月之昏,合于本位,故稱「合宿。」

《小雅小明章》
编辑

二月初吉,載離寒暑。

朱注《初吉》,朔日也。

《禮記》
编辑

《月令》
编辑

仲春之月,日在奎,昏弧中,旦建星中。其日甲乙,其帝 太皞,其神句芒,其蟲鱗,其音角,律中夾鍾,其數八,其 味酸,其臭羶,其祀户,祭先脾。

陳注奎宿在戌,降婁之次,夾鍾卯律,長七寸二千一百八十七分寸之千七十五。

始雨水,桃始華。《倉庚》鳴,鷹化為鳩。

陳注此記「卯月之候。」

天子居青陽太廟,乘鷥路,駕倉龍,載青旂,衣青衣,服 倉玉,食麥與羊,其器疏以達。是月也,安萌芽,養幼少, 存諸孤。擇元日,命民社。

陳注青陽,太廟東堂當太室。《郊特牲》「社用甲日。」此言「擇元日」,是又擇甲日之善者。

命有司省囹圄,去桎梏,毋肆掠,止獄訟。

陳注肆,陳尸也。掠,捶治也。

是月也,「元鳥至。」至之日,以太牢祠於高禖,天子親往, 后妃帥九嬪御。乃禮天子所御,帶以弓韣,授以弓矢 於《高禖》之前。

陳注元鳥,燕也。燕以施生時巢人堂宇而生乳,故以其至為祠禖祈嗣之候。高禖,先禖之神也。高者,尊之之稱。《變媒》言禖,神之也。古有禖氏,祓除之祀,位在南郊,禋祀上帝則亦配祭之,故又謂之「郊禖。」后妃帥九嬪御者從往而侍奉禮事也。禮,天子所御者,祭畢而酌酒,以飲其先所御幸而有娠者,顯之以神賜也。韣,弓衣也。弓矢者,男子之事也,故以為祥。

是月也,日夜分,雷乃發聲,始電,蟄蟲咸動,啟户始出。 先雷三日,奮木鐸以令兆民曰:「雷將發聲,有不戒其 容止者,生子不備,必有凶災。」

陳注「啟户」謂穿其穴而出也。「不戒容止」謂房室之事。「不備」謂形體損缺。「凶災」謂父母。

「日夜分,則同度量,鈞衡石,角十甬,正權概。」是月也,耕 者少舍,乃脩闔扇。寢廟畢備,毋作大事,以妨農之事。

陳注「少舍」,暫息也。門户之蔽以木曰闔,以竹葦曰扇。「大事」謂軍旅之事。

是月也,毋竭川澤,毋漉陂池,毋焚山林。天子乃鮮羔 開冰,先薦寢廟。

陳注「獻羔以祭司寒之神。開冰先薦寢廟」者,不敢以人之餘奉神也。

上丁,命樂正習舞,釋菜。天子乃帥三公、九卿、諸侯、大 夫親往視之。《仲丁》,又命樂正入學習樂。

陳注《上丁》,上旬之丁,以先庚三日、後甲三日也。

是月也,祀不用犧牲,用圭璧,更皮幣。

陳注「不用牲」,謂祈禱小祀耳。如大牢祠高禖,乃大典禮,不在此限。稍重者用圭璧,稍輕者以皮幣易之。

仲春行秋令,則其國大水,寒氣總至,寇戎來征。行冬 令,則陽氣不勝,麥乃不熟,民多相掠。行夏令,則國乃 大旱,煖氣早來,蟲螟為害。

《周禮》
编辑

《天官》
编辑

《掌次》「朝日祀五帝,則張大次、小次,設重帟、重案。合諸 侯,亦如之。」

訂義鄭康成曰:「朝日,春分拜日於東門之外,祀五帝於四郊。」 鄭司農曰:「五帝,五色之帝。」 劉執中曰:「朝日於東郊,迎四時之氣,則祀其帝于郊,王不宿於外,故張大次以候止息,小次以候行禮。」 鄭康成曰:「次謂幄大幄初往所止居也。小幄,既接祭退俟之處。」《祭義》曰:「周人祭日,以朝及闇,雖有強力,孰能支之?是以退俟,與諸臣」代有事焉。合諸侯於壇。王亦以時休息。

內宰,「中春詔后帥外內命婦始蠶于北郊,以為祭服。」

訂義鄭鍔曰:「說者謂《月令》季春之月,鳴鳩拂其羽戴

「勝降于桑」 ,后妃齋戒,親東鄉躬桑。而先儒於《祭義》大昕之注亦以為季春朔日,今此仲春詔后,何也?然以七月之詩攷之,春日「載陽,有鳴倉庚。女執懿筐,爰求柔桑」 ,謂仲春也。《倉庚》以仲春鳴,記禮者乃言季春,豈季春者蠶事之始歟?謂之始蠶,意可知矣。

《爾雅》
编辑

《月陽》
编辑

二月為如?

《左傳》
编辑

《元鳥司分》
编辑

《郯子》曰:「少皞摯為鳥師而鳥名。元鳥氏,司分者也。」

《元鳥》,燕也。此鳥以春分來,故以名官,使之主春分。

《易通卦驗》
编辑

《青氣出震》
编辑

震,東方也。春分日,青氣出直震,此正氣也。氣出右,物 半死;氣出左,蛟龍出。震氣不出,則歲中少雷,萬物不 熟,人民疾熱。

《驚蟄桃始華》
编辑

《驚蟄大壯》初九,「桃始華。」不華,倉庫多火。

《正陽雲》
编辑

《春分》正陽,雲出張如白鶴。

《樂緯》
编辑

《春分樂》
编辑

《震》主春分,樂用鼓。

《素問》
编辑

《診要經終論篇》
编辑

正月二月,天氣始方,地氣始發,人氣在肝。

春者,天氣始開,地氣始泄,而人氣在肝。肝主東方寅卯木也。夫「奇恆之勢,乃六十首。」蓋以六十日而氣在一藏為首,五藏相通,而次序旋轉者也。

《汲冢周書》
编辑

《時訓解》
编辑

驚蟄之日,桃始華。又五日,倉庚鳴。又五日,鷹化為鳩。 桃始不華,是謂「陽否。」《倉庚》不鳴,臣不主鷹不化鳩, 寇戎數起。春分之日,元鳥至,又五日雷乃發聲,又五 日始電,元鳥不至,婦人不雷不發聲,諸侯。民不 始電,君無威震。

《師曠占》
编辑

甲戌風占编辑

二月甲戌日,風從南來者稻熟。

乙卯日占编辑

二月乙卯日不雨,晴明,稻上場不熟。

《呂氏春秋》
编辑

《季夏紀音律篇》
编辑

夾鍾之月,「寬裕和平,行德去刑,無或作事,以害群生。」

夾鍾,二月也。「事兵」,戎事也。

《史記》
编辑

《律書》
编辑

「明庶,風居東方。」明庶者,明眾物盡出也。二月也,律中 夾鍾。夾鍾者,言陰陽相夾廁也。其於十二子為卯。卯 之為言茂也,言萬物茂也。其於十母為甲乙。甲者,言 萬物剖符甲而出也。乙者,言萬物生軋軋也。

《漢書》
编辑

《律歷志》
编辑

「夾鍾」,言陰,夾助太族,宣四方之氣,而出種物也。位于 卯,在二月。

《天文志》
编辑

「日有光道」,春分日至婁角,去極中而晷中立八尺之 表,而晷景長七尺三寸六分。

「月有九行,春分月」,東從青道。

《淮南子》
编辑

《天文訓》
编辑

雨水加十五日,斗指甲則雷驚蟄,音比林鍾。加十五 日指卯中繩。故曰:「春分則雷行」,音比蕤賓。

仲春二月之夕,乃收其藏而閉其寒,《女夷》鼓歌,以司 天和,以長百穀,禽鳥草木。

《女夷》,主春夏長養之神。

夾鍾之數六十八,主二月,下生無射。

太陰在巳歲,名曰「大荒落。」歲星舍奎、婁,以二月與之 晨出東方,角、《亢》為對。

《時則訓》
编辑

「仲春之月,招搖指卯,昏弧中,旦建星中,其位東方,其 日甲乙,其蟲鱗,其音角,律中夾鍾,其數八,其味酸,其 臭羶,其祀户,祭先脾。始雨水,桃李始華,倉庚鳴,鷹化 為鳩。」天子衣青衣,乘蒼龍,服蒼玉,建青旗,食麥與羊, 服八風水,爨萁燧火。東宮御女青色,衣青采,鼓琴瑟, 其兵矛,其畜羊。朝於青陽太廟。命有司省囹圄,去桎 梏,毋笞掠,止獄訟,養幼小,存孤獨,以通勾萌。擇元日,

令民社。是月也,日夜分,雷始發聲,蟄蟲咸動蘇。先雷
考證.svg
三日,振鐸以令於兆民曰:「雷且發聲,有不戒其容止

者,生子不備,必有凶災。」令官巿同度量,鈞衡石角斗, 稱端權概,毋竭川澤,毋漉陂池,毋焚山林,毋作大事, 以妨農功。祭不用犧牲,用圭璧,更皮幣。「《仲春》行秋令, 則其國大水,寒氣總至,寇戎來征。行冬令,則陽氣不 勝,麥乃不熟,民多相殘。行夏令,則其國大旱,暖氣早 來,蟲螟為害。二月官倉,其樹杏。」

《六合》
编辑

仲春與仲秋為合,仲春始出,仲秋始內,故「二月失政, 八月雷不藏。」

《春秋繁露》
编辑

《陰陽出人上下篇》
编辑

中春之月,陽在正東,陰在正西,謂之春分。春分者,陰 陽相半也,故《書》「夜均而寒暑平。」

《大戴禮記》
编辑

《夏小正》
编辑

二月,往耰黍禪。禪,單也。初,俊羔助厥母粥。俊也者,大 也;粥也者,養也,言大羔能食草木,而不食其母也。羊 羔非其子而後養之,善養而記之也。或曰:「憂有煮祭。」 祭也者,用羔,是時也,不足喜樂,喜羔之為生也,而記 之與?羊牛腹時也。綏多女士。綏,安也,冠子取婦之時 也。丁亥萬用入學。丁亥者,吉日也。萬也者,干戚舞也。 「人學也」者,大學也,謂今時大舍采也。祭鮪,祭不必記。 記鮪,何也?鮪之至有時,美物也。鮪者,魚之先至者也, 而其至有時,謹記其時。榮黃,菜色,菜繁,田胡。《繁田胡》 者,繁母也。繁,萬勃也,皆豆實也,故記之。昆,小蟲扺蚳。 昆者,眾也。田,魂螺也者,動也,小蟲動也。其先言動而 後言蟲者,何也?萬物是動而後著。括,猶推也。蚳,螘卵 也,為祭醢也。取之則必推之,推之必不取,取必推而 不言取。來降,燕乃睇。燕乙也。降者,下也。言來者,何也? 莫能見其始出也,故曰「來降。言乃睇」,何也?睇者,眄也; 眄者,視可為室者也。百鳥皆曰巢。《穴》,「取與之室」,何 也?「摻泥而就家人」,人內也。《剝》。以為鼓也,有鳴《倉庚》。 《倉庚》者,《商庚》也;商庚者,長股也。榮芸時,有見稊始收, 有見稊而後始收,是《小正序》也。《小正》之序時也,皆若 是也。稊者,所為豆實。《字典》不戴。

《後漢書》
编辑

《禮儀志》
编辑

仲春之月,立高禖祠于城南,祀以「特牲。」

《說文》
编辑

卯月编辑

卯,冒也。二月萬物冒地而出,象開門之形,故二月為 天門。

《晉書》
编辑

《樂志》
编辑

「二月之辰,名為『卯』」,卯者,茂也,言陽氣生而孳茂也。 二月之管,名為《夾鍾》者,夾,佐也,謂時物尚未盡出,陰 德佐陽而出物也。

《梁元帝纂要》
编辑

《仲春》
编辑

二月仲春。亦曰「仲陽。」

《齊民要術》
编辑

《二月事宜》
编辑

二月,順陽習射,以僃不虞。春分中,雷乃發聲,先後各 五日,寢別內外。

「有不戒」 者,生子不備。

蠶事未起,命縫人浣冬衣,徹複為袷。其有嬴帛,遂供 秋服。

凡浣故帛,用灰汁,則色黃而且脆,擣小豆為末,下絹簁投湯中以洗之,潔白而柔韌,勝皁莢矣。

可糶粟黍大小豆,麻麥子等收薪炭。

炭聚之下碎末,勿令棄之。擣簁煮淅米泔搜之,更擣令熟,丸如雞子,曝乾,以供竈爐種火之用,輒得達曙,堅實耐久,踰炭十倍。

《漱生衣絹》法。

以水浸絹。令浸一日數度。迴轉之。六七日水微煮。然後拍出。柔韌潔白。亦勝用灰。

上犢車蓬軬。及糊屏風書袞,令不生蟲法。

水浸石灰,經一宿,浥取汁,以和豆黏紙寫書,入潢則墨矣。

作假蠟燭法:

蒲熟時,多收蒲臺,削肥松大如指以為心,爛布纏之,融牛羊脂灌於蒲臺中,宛轉於板上,授令圓平,更灌之。足得供事,其省功十倍也。

《隋書》
编辑

《禮儀志》
编辑

《禮》,「天子以春分朝日于東郊,秋分夕月于西郊。」漢法 不俟二分于東西郊。常以郊泰畤,旦出竹宮,東向揖 日,其夕西向揖月。魏文譏其煩褻,似家人之事,而以 正月朝日于東門之外,前史又以為非時。及明帝太 和元年二月丁亥,朝日于東郊,八月己丑,夕月于西郊,始合于古。

「後,齊仲春令辰,陳養老禮。」先一日,三老、五更齋于國 學,皇帝進賢冠,元紗袍,至璧雍,入總章堂列宮懸,王 公已下及國老庶老各定位。司徒以羽儀武賁安車 迎三老五更于國學。三老至門,五更去門十步,則降 車以入,升自右階,就筵,進珍羞酒食。又設酒酏于國 老、庶老、三老,乃論五孝六順典訓大綱,禮畢而還。又 都下及外州人年七十已上,賜鳩杖黃帽,有敕即給, 不為常也。

《禮》,「仲春以元鳥至之日,用太牢祀於高禖。」後齊高禖 為壇於南郊,傍廣輪二十六尺,高九尺,四陛,三壝。每 歲春分元鳥至之日,皇帝親帥六宮祀青帝于壇,以 太昊配,而祀高禖之神以祈子。其儀:青帝北方南向, 配帝東方西向,禖神壇下東陛之南,西向。禮用青珪、 束帛,牲共以一太牢。

後齊立太社、帝社、太稷三壇於國方,每仲春月之元 辰,各以一太牢祭焉。皇帝親祭,則司農卿省牲進熟, 司空亞獻,司農終獻。

後周,春分朝日于國東門外,為壇如其郊。用特牲,青 幣、青珪,有邸。皇帝乘青輅,及祀官俱青冕,執事者青 弁。司徒亞獻,宗伯終獻。燔燎如圓丘。

後周仲春教振旅,大司馬建大麾於萊田之所,鄉稍 之官以旂物、鼓鐸鉦鐃,各帥其人而致,誅其後至者。 建麾於後表之中,以集眾庶。質明偃麾,誅其不及者。 乃陳徒騎,如戰之陣。大司馬北面誓之,軍中皆聽鼓 角以為進止之節。田之日,於所萊之北,建旗為和門, 諸將帥徒騎序入其門,有司居門以平其人。既入而 分其地,險野則徒前而騎後,易野則騎前而徒後。既 陣皆坐,乃設驅逆騎。有司表狢於陣前,以太牢祭黃 帝軒轅氏於狩地。為墠,建二旗,列五兵於坐側,行三 獻禮。遂蒐田致禽以祭社。

閒。皇初社稷,並列於含光門內之右。仲春吉戊,以一 太牢祭馬。

開皇初,於國東春明門外為壇如其郊。每以春分朝 日,牲幣與周同。

隋因周制,「仲春開冰,用黑牡秬黍於冰室,祭司寒神, 加以桃弧棘矢。」

隋制,「常以仲春用少牢祭馬祖于大澤,諸預祭官皆 于祭所致齋一日,積柴于燎壇,禮畢就燎。」

《唐書》
编辑

《曆志》
编辑

《坎》以陰包陽,故自北正,微陽動於地下,升而未達,極 于二月,凝涸之氣消,《坎》運終焉。春分陽出于震,始據 萬物之元,為主于內,則群陰化而從之,極于南正,而 豐大之變窮,《震》功究焉。

仲春昏,東井十四度中,《月令》弧中,弧星入東井十八 度。晨南十二度中,《月令》建星中,于太初星距西建也。 《甄耀》度及《魯曆》,南方有狼、弧,無東井、鬼;北方有建星, 無南十井。十度長,弧、建度短,故以正昏明云。

《玉曆通政經》
编辑

《四陽盛》
编辑

二月,四陽盛而不伏于二陰,陽與陰氣相薄,雷遂發 聲。

《遼史》
编辑

《禮志》
编辑

《歲時雜儀》:「二月一日為中和節,國舅族蕭氏設宴,以 延國族耶律氏,歲以為常。」國語是日為里尀。里, 請也。尀,時也。讀若《狎尀》讀若頗。

《宋史》
编辑

《禮志》
编辑

司寒之神。常以四月命官,率太祝用牲幣及黑牡、秬 黍祭元冥之神,乃開冰以薦太廟。建隆二年,置藏冰 署而脩其祀焉。祕書監李至言:「『按《詩·豳七月》曰:『四之 日,獻羔祭韭』。蓋謂周以十一月為正,其四月即今之 二月也。《春秋傳》曰:『日在北陸而藏冰』。謂夏十二月日 在危也。獻羔而啟之』,謂二月春分獻羔祭韭,始開冰」 室也。火出而畢,賦。火星昏見。謂四月中也。又按《月令》, 天子獻羔開冰,先薦寢廟。詳其開冰之祭,當在春分, 乃有司之失也。帝覽奏曰:「今四月,韭可苫屋矣,何謂 薦新?」遂正其禮。

《金史》
编辑

《禮志》
编辑

歲以春分日祀青帝、伏羲氏、女媧氏,凡三位。壇上南 向西上。《姜嫄》《簡狄》位于壇之第二層,東向北上。前一 日未三刻,布神位,省牲器,陳御弓矢弓韣于上下神 位之右。其齋戒、奠玉幣、進熟,皆如大祀儀。青帝幣玉 皆用青,餘皆無玉。每位牲用羊一、豕一,有司攝三獻, 司徒行事。禮畢,進胙,倍于他祀之肉。進胙官佩弓矢 《弓韣》以進,上命后妃嬪御皆執弓矢東向而射。迺命 「以次飲福享胙。」

==
《農政全書》
==

《仲春事宜》
编辑

仲春初二日,東作興。俗謂「上工日。」田家雇傭工之人, 俱此日執役之始,故名上工。

《泥蠶室》。 舂百果木根則子牢。 此月雨水中。埋諸 花樹條則活。 中旬種稻為上時。

下子 麻子、 紅花 山藥, 白扁豆 桑椹。 扦插 蒲桃 石榴。

栽種 槐 穀。楮 粟。 松 銀杏 棗 皂莢。

菊 ,茶 薤 ,木瓜 桐樹 藕 ,竹 決明、百合 、胡麻 ,黃精 ,木槿 ,茄 芋 ,茨菰,甘蔗 雜菜 枸杞 ,萱草 瓜  《蒼術》。芭蕉。 萵苣, 紫蘇。 烏豆 韭 《大豍豆》 《夏蘿蔔》 豌豆, 茱萸。 苕帚。 《大葫蘆》。 《菘菜》

「壓條。」 《桑條》。

《接換》: 「柑 橘 柿 棗 橙 柚 杏 胡桃。」

銀杏 ,楊梅 ,枇杷 、沙柑 ,栗 ,桃 ,石榴,梅 ,梨 ,李 ,《紫丁香》。

已上「春分前後皆可。」

《澆培》 柑 橘, 橙 柚 蒲萄。

收藏 槐牙、 皂角、 新茶、 百合曲。

《雜事: 移諸般花果》。並忌南風火日理蠶事,春耕宜遲,恐陽 氣未透, 插諸色樹木,解樹上裹縛。

《農事占候》
编辑

二月十二夜宜晴,可折十二夜夜雨,二月最怕夜雨, 若此夜晴,雖雨多亦無所妨。十夜以上雨水,鄉人盡 叫苦。 初四有水,謂之春水, 初八日前後,必有風 雨。 諺云:「清明斷雪,穀雨斷霜。」言天氣之常。 東作 既興,早起夜眠,春間最為要緊。古語云:「一年之計在 春,一日之計在寅。」

《遵生八牋》
编辑

二月雷编辑

二月忌東北雷,主病。西北多疫。春分忌晴,主病。

二月事宜编辑

《孝經緯》曰:「雨水後十五日,斗指甲為驚蟄。蟄者,蟄蟲 震起而出也。後十五日,斗指卯為春分。分者,半也,當 九十日之半也,故為之分。夏冬不言分者,天地間二 炁而已矣。陽生子,極於午,即其中分也。春為陽中律 夾鍾,言萬物孚甲,鍾類而出也。」《要纂》曰:「二月為仲陽, 曰令月,此正女夷司和,春皞馭節之時也。」

《元樞經》曰:「天道西南行,作事出行,宜向西南,吉。不宜 用卯日,犯月建,不吉。」

又曰:「是月取道中土,泥門户,辟官符。上壬日取土泥 屋四角,宜蠶事。」

又曰:「是月上卯日,洗髮愈疾。」

又曰:「是月初八日,乃佛生日也。周建子,以子月為歲 首,是以十一月為正月也。莊王九年四月初八日,釋 迦生,以子至卯月,是今二月也。」二月八日為佛生辰 無疑。今不知者,不考歲首建支,猶以四月為成規,何 其謬歟?

《呂公忌》曰:「是月採升麻,治頭疼熱風諸毒。採獨活,治 賊風,百節痛。風無久新,俱治。」

《四時纂要》曰:「是月初八日、十四日、二十八日,拔白鬚 髮,良。」

《千金方》曰:「是月宜食韭,大益人心。」

《纂要》曰:「是月丁亥日收桃花,陰乾為末,戊子和井花 水服方寸匕,日三服。療婦人無子,兼美容顏。」

《千金月令》曰:「驚蟄日取石灰糝門限外,可絕蟲蟻。」又 二月二日取枸杞煎湯,晚沐,令人光澤,不病不老。 《月令》曰:「春分後宜服神曲散。其方用蒼木、桔梗各二 兩,附子一兩,茯苓一兩炮,細辛一兩,搗篩為散,紅絹 囊盛之,一人背帶,一家無病。若染時疫者,取囊中之 藥一錢,新汲水調服,取汗即愈。」

二月已後,當多服祛痰之藥。風勞之疾,每起於痰,人 能先令痰疏導,則病可庶幾。

是月上丙日,宜洗頭髮,愈疾效。上卯,沐浴,去百病。 是月二十五,天倉開日,宜坐圜入山脩道。

《雲笈七籤》曰:「二月八日沐浴,令人輕健。初六日亦同。」 《靈寶》曰:「是月八日,宜脩芳春齋。」

五日,脩「太上慶生齋。」

二月事忌编辑

《千金月令》曰:「二月三日不可晝眠。」

《白雲忌》曰:「二月九日不可食魚鱉,仙家大忌。」

《雲笈七籤》曰:「二月十四日,忌水陸遠行。」

又曰:「是月勿食黃花菜,交陳葅,發痼痰,動宿氣。勿食 大蒜,令人氣壅,關膈不通。勿食雞子,滯氣。勿食小蒜, 傷人志。勿食兔肉、狐狢肉,令人神魂不安。兔死眼合 者,勿食,傷人。兔子勿與生薑同食,成霍亂。」

《養生論》曰:「是月行途,勿飲陰地流泉,令人發瘧瘴,又 令腳軟。」

是月勿食生冷,可衣夾衣。

是月,雷發聲,戒夫婦容止是月初四、十六日,不宜交易、裁衣。

《元樞經》曰:「毋竭川澤,毋焚山林,勿任刑,勿殺傷。 楊公忌十一日,不宜問疾。」

二月脩養法编辑

仲春之月,號厭於日,當和其志,平其心,勿極寒,勿太 熱,安靜神氣,以法生成。卦大壯,言陽壯過中也。生氣 在丑,臥養宜向東北。

孫真人《攝養論》曰:「二月腎氣微,肝正旺,宜戒酸增辛, 助腎補肝。宜靜膈去痰水,小泄皮膚微汗,以散元冬 蘊伏之氣。」

《內丹祕要》曰:「仲春之月,陰佐陽炁,聚物而出,喻身中 陽火方半,氣候勻停。」

《法天生意》云:「二月初時,宜灸腳三里、絕骨對穴各七 壯,以泄毒氣。夏來無腳炁沖心之病。 春分宜採雲母石煉之,用礬石,或百草上露水,或五 月茅屋滴下簷水,俱可煉,久服延年。」

《濟世仁術》云:「二月庚子辛丑日採石膽,治風痰。」

《賞心樂事》
编辑

二月编辑

現樂堂瑞香 社日社飯: 玉照堂西緗梅, 南湖 挑菜, 玉照堂東紅梅, 餐霞軒櫻桃花、 杏花莊 杏花, 《南湖汎舟》, 群仙繪幅樓前後毬 綺互亭、 《千葉茶花》, 馬塍看花。

《酌中志略》
编辑

宮中二月编辑

二月初 日,各宮撤出所安彩裝。

《直隸志書》
各省風俗向者不載
编辑

宛平縣编辑

二月二日曰龍抬頭,因薦韭之。餘家各為葷素餅,餤 以油,烹而食之,曰「薰蟲兒。」謂引龍以出,且使百蟲伏 藏也。

良鄉縣编辑

二月二日,紳士祀「文昌帝君」,農家向井引龍。

昌平州编辑

仲春月一日,人設香燭祭日二日,灰撒地,謂之「引龍。」

霸州编辑

二月二日,以杖擊梁避鼠。

豐潤縣编辑

仲春二日引龍,諺云:「龍抬頭,引龍財」,春分日,造醫醋。

永平府编辑

仲春月朔初吉為中和令節。官民久不舉,次日以龍 抬頭,農家用糠自户引至井,用灰自井引至甕,謂之 「引龍」入宅。主有財。用香油煎糕薰蟲,則物不蛀,且以 辟廚竈蒼蠅。婦舉針逆女歸寧。上丁祭文廟,上戊祭 武廟、社稷、風雲雷雨、山川,民間社不必戊,而或祭馬 神、八蜡廟、驚蟄、春分志風雨,以卜豐歉。自雷起至百 《日河漲分日。占東風收麥有雷在分前後日》。歲稔。是 日作。酒及醯時,冰泮草生。婚姻之期,家嫁娶,農舉趾。

灤州编辑

二月三日,祀《文昌》。

肅寧縣编辑

驚蟄風雨,歲必荒歉。春分東風,麥收年豐;南風五日, 先水後旱;西風,麥貴;北風,米貴。

吳橋縣编辑

二月十九日,西關外白衣菩薩廟會,商賈輻輳,百貨 俱陳,數百里外多來進香。

冀州编辑

驚蟄後遇雷始發,取土辟蝎。

晉州编辑

二月二日,煮秫為糜,麯調之為醋,質曰「醋膠。」

饒陽縣编辑

驚蟄、東風,旱,收麥。南風,檾麻盛。西風,主口足災。北風, 主盜賊;雷鳴,主本月多雨,次月旱,妨農。八日得西南 風,為稔歲。春分東風,主蠶麥收成。「南風,主麻收。西風, 主蝗蟲亂。北風,主瘟災。朔雨,主稻貴;晦雨,人多疾。」

趙州编辑

二月二日,以竈灰圍房屋,辟百蟲。具鯉魚豬脯,饋新 歸之女曰「開素。」

邢臺縣编辑

二月二日,啖煎餅,禁蝎。

曲周縣编辑

二月,各廟宇戲會漸繁,兒童郊外放紙鳶。

延慶州编辑

二月二日,以元宵日留糕食耕夫,謂之「不打鏵。」

《山東志書》
编辑

兗州府编辑

泗水神廟在泗水縣東五十里,有司歲以二月二日 致祭。

淄川縣编辑

二月二日,納五穀於中央,覆以甓,占豐年。

===齊河縣===《二月二日》,家家庭內以豆萁灰作廩圈,謂其「官五穀。」

陽信縣编辑

仲春月二日為「青龍節。」蚤起引龍驚蟄。農始耕蓺牟。 春分作酒醋治畦。穿井栽樹種蔬。

博平縣编辑

二月十八日、二十八日,村畽婦女呼伴入城,三五成 群,追逐於各廟燒香。

福山縣编辑

二月二日,祀龍王廟于塗山。薰蟲小兒用彩帛剪小 方作串佩之,名「小龍尾。」

《山西志書》
编辑

臨汾縣编辑

二月二日,祀土神。

鄉寧縣编辑

二月二日五鼓,用灰圍房屋牆壁,謂之「圈龍」,為驚蟄 也。

潞安府编辑

二月一日出穀。

黎城縣编辑

二月祭韭,種稷瓜瓠,葺蠶室,收小蒜,接果樹,種小蘿 蔔。

和順縣编辑

二月二十五日,結綵為亭樓,紙火迎合山大王于縣 致祭。

大同府编辑

二月二日,各村畽社地醵錢獻牲,謂之「扶龍頭。」

馬邑縣编辑

二月二日,龍抬頭,農家祭獻龍王,會飲廟中,曰「開廟 門。」

《河南志書》
编辑

儀封縣编辑

二月二日竈灰攔門辟災。

滎澤縣编辑

二月二日敲瓦搖葫蘆,以辟百毒。

懷慶府编辑

河陽出王鮪魚,即今黃魚,形如豕口,與目俱在腹下。 每歲二月出于石穴,逆河而上,人乃取之。

《陝西志書》
编辑

富平縣编辑

二月二日,以灰畫于莊牆外,曰「衛莊。」人以是日謁高 禖廟,曰「祈嗣。」

蒲城縣编辑

二月二日,謁真人洞。

鳳翔縣编辑

二月二日煮食元宵燈盞,俗謂之「咬蝎子。」

西鄉縣编辑

二月二日,蒿坪寺藥王大會,官民俱往上香,遠近畢 至。婦女亦踏青,採野菜供食。

興安州编辑

二月二日,傾國皆赴《藥王山》拈香。

平涼府编辑

二月昧爽,男女持箕布灰,循牆屋基,祝曰:「一月一龍 昂頭萬物齊,昂頭,唯有蚤虱不昂頭。」是月始露雷始 聲,六畜交,始字,鳥群訛,雞登伏,魚泮遊,柳始葉,迎春 探春,山桃杏吐花,芍藥黃麗春百花始萼,農去裘,乃 耕,播夏種脩築,百役俱興。大糞田,牛羊飼穀種樹百 蔬紅藍萵苣接嘉果卉。下旬播穀植柳,嘉蔬食波薐。

真寧縣编辑

二月初二日,朝藥王洞。

《江南志書》
编辑

句容縣编辑

二月「驚蟄」,「祭社祈年。」田家擊鑼鼓喧呶,以禳鼠雀,縣 令詣茅山祭龍。

高淳縣编辑

二月初旬,祀張菩薩,即祠山神也。自一日至八日,多 風雨,名凍食節。

吳縣编辑

春仲,《西虹橋踏青》。十九日,以《觀音誕》,支硎山進香。

長洲縣编辑

二月始和,即命樓船簫鼓,遊山覽勝。

崑山縣编辑

二月初八,俗稱「張大帝誕日。」是日西南風,則農有秋。

嘉定縣编辑

驚蟄喜聞雷。諺云:「驚蟄聞雷米似泥。」又云:「驚蟄雷聲 未是奇,春分無雨病人稀。月中但得逢三卯,豆果棉 花處處肥。」二月八日為張大帝生日,必有風雨釀寒 云,大帝喫凍狗肉,逢辰日上天,有請客風,送客雨。是 日候西南風而知有秋。

松江府编辑

二月十九日,相傳為觀音大士生日,皆詣城西「超果 寺」進香。是月童子放風鳶。夜或以燈爇火,作二紙翼貫緪中,凌風而上,亦有煙爆,飛如繁星。

無錫縣编辑

二月,北塘舊有《香燈之會》,蓋吳人進香武當者,必剋 期會于無錫。至之夕,聯索於檣,縱橫上下,懸燈滿之, 至不可數。於是邑之士女亦連舫出觀,櫛比數里,影 落湖中,互相映發。

淮安府编辑

二月二日,稚子蓄髮,貧者冠巾髻。

睢寧縣编辑

二月二日爆粟,俗曰「爆蟲。」

高郵州编辑

二月上《雷鳴記》「夜雨」

蕭縣编辑

二月二日取灰圍倉囤於天井,以兆穀登。如風不吹 灰飛,即為瑞應。

太湖縣编辑

春分後數日杜鵑鳴,俗呼為「陽雀。」且謂先聞之行路 時多澇,先聞之寢時多災。其下鄉濱湖間絕少,苗將 實則無聲。

徽州府编辑

二月二十八日,歙、休之民輿汪越國之像而遊,云「以 誕日為上壽。」設俳優之戲,飛纖垂髾,遍諸革鞜,儀衛 前導,旂旄成行,震於鄉井,以為奇雋。是月下春,種燠 王善菜於盆,在山間者,遲都巿之候。盈旬種雪平地 尺。夏大水,水漲如其數。

休寧縣编辑

二月以雷鳴占雨雪。驚蟄前鳴,多雪,是月多雨,次月 旱。春分日東方占雲:「有青雲宜麥;無則事不成。」

太平縣编辑

二月十二日,九丞相公賽會。會所有三:「一附城,水東 鄉,一西鄉,一三門鄉。畫紙為旗,或百面,或數十面。是 日各擁出遊,在城者遍遊城內外聽其所。如扛轎者 不得主,或逍遙衢巿,或迴翔河畔,興倦而歸。在西鄉 者為一方主,無卜不驗。」入廟人不敢仰視。會首先期 擇戲子,立戲棚,臨時設祭及送,俱設盛筵,備諸品,糜 費多至數百金。在《三門》者,每家必備牲牢、嘉碩、肥腯 以祭三處或遊以敬,或戲以敬,或祭以敬。在神為祈 賽之常,在民有踵事之異。

銅陵縣编辑

二月,上丁,祭文廟,上戊祭社壇。上巳祭南壇。

合肥縣编辑

春分日,民並種戒火草。有鳥如烏,先雞而鳴,架架格 格。民候此鳥,則入田以為候。

石埭縣编辑

二月十九日為「大士誕期,各家皆挈童男女至庵寺, 著僧服度關,以禳災星。」

懷遠縣编辑

仲春之月,以驚蟄日陰晴,占一春之晴雨。

含山縣编辑

二月三日,為「文昌帝君誕辰」,城中紳士斂貲以祝,或 祝於學、或祝於宮。

《浙江志書》
编辑

杭州府编辑

二月初一日,自唐李泌奏停正月晦日,以初一為中 和節,俗有挑菜之會。今民間於初二日,或戴蓬草,和 米粉煎為餅,以應節物。十九日,上天竺大士誕辰。三 吳士女買舟進香,不可億計。越州歲進巨燭,其大如 椽,鼓吹導送,旛蓋絡繹。由北新關至松木場,舟車銜 接,數十里不絕。自此以往,士女爭先出郊,謂之「探春。」 畫舫輕舟,櫛比鱗集,笙歌簫鼓之聲,振動遠近。其遊 之次第,先南屏、放生池、湖心亭、岳王墳、盧舍菴,後入 西陵橋、放鶴亭,日銜半規,始漸散去。絳紗籠燭,車馬 爭門而入,日以為常。比來皋亭山、劉墳村,每當春日, 桃花盛放,一望如雲錦,遊人多問津焉。

嘉興縣编辑

二月二日下瓜茹菜種。

桐鄉縣编辑

二月二日,人戴蓬草以辟頭風。是月,兒童競放紙鳶。 諺曰:「楊柳青,放風箏。」

孝豐縣编辑

二月十九日,觀音誕,婦女競會佛所誦經,至扮臺閣 迎會,爭奇𩰚巧,致費不貲。

紹興府编辑

二月二日,始開西園,縱郡人遊觀,謂之「開龍日。」府帥 領客觀競渡。異時競渡有爭進攘奪之患。自史浩為 帥,雖設銀杯綵帛,不問勝負,均以予之,自是為例。兒 童歌《青梅》,聲調宛轉,大抵如《巴峽竹枝》之類。

餘姚縣编辑

二月,放風鳶,病者以為禱。

仙居縣编辑

二月三日,各迎城隍暨合殿神於境以祈年。張燈作樂如元宵。神各有屬,不相混。

蘭谿縣编辑

二月二日,俗傳是日為城隍神生日,合市人先一日 結綵亭、香亭,燃大絳蠟亭,作諸奇巧,而迎其廟神以 遊于街巿。亦作「鼇山」,設齋斛,令僧道誦經。廟中焚香 羅拜,倩優作戲,食湯餅焉。

浦江縣编辑

二月十五日,家長率子孫齊詣祠堂,祭始祖及四代。 祭畢,散胙而宴飲焉。

瑞安縣编辑

二月二日,各廟延僧道設醮奉神,沿門灑淨,旌旗亭 閣,靡麗奇巧。夜張花燈,送神還廟,光如繁星。

龍泉縣编辑

二月初一日有風雨,主米貴。月內虹見,秋米貴,若在 西方愈貴。其日值驚蟄,主蝗。其日值春分,饑。甲子發 雷,主大熟。甲子日雨,主旱。月內有三卯豆熟。春分日 晴明無雲,萬物好。是月行秋令,主大水。

《江西志書》
编辑

武寧縣编辑

春仲多陰翳,謂之「弄寒弄暖。」

寧州编辑

仲春之間,一雨輒衣《綿袷》三日,晴則單葛可服。

德興縣编辑

春分之日,漬種下秧。

都昌縣编辑

二月朔日,邑人備花燭、酒果、殽饌,享神集福。禮畢,劇 飲極歡而罷,俗名《坊保》。

新城縣编辑

春分先後數日,分栘各項花木。

廣昌縣编辑

二月雷鳴驚蟄,先占春多雷。諺云:「正月雷鳴二月雪, 三月不秧老生節。」

瀘溪縣编辑

二月漸暖寒,則雨始漬種。

《湖廣志書》
编辑

雲夢縣编辑

二月二日為「龍抬頭」,田夫疏引麥溝,以待雨至。

石首縣编辑

二月,螺蜆出水地,菜遍生窮鄉。居民男執筐以拾螺, 女執筐以尋菜。蓋土瘠產薄,水多田少,非此不足以 佐食。

寶慶府编辑

二月朔日,民間以青囊盛百穀瓜果種相遺,謂之「獻 生子。」

寧遠縣编辑

《驚蟄》日暖且畏雷,否則其月多雨,次月必旱。

新田縣编辑

二月一二三日止杵臼,懼五穀有山耗,驚蟄,宜寒,否 則稼損。

《福建志書》
编辑

惠安縣编辑

驚蟄日,雷主一月雨至,次月又旱,是日不宜寒,故曰: 「驚蟄不殺蟲,寒到五月窮。」

仙遊縣编辑

二月朔夜,或十家,或二十家立醮壇,懸燈張樂,無異 元宵,謂之「作福。」

詔安縣编辑

《海上颶信》:二月初二日為白鬚颶。

《四川志書》
编辑

涪州编辑

驚蟄後農人以水浸稻三日,瀝水覆草,又三日,孚拆 成芽,撒之田中,曰「下秧。」

《廣東志書》
编辑

新安縣编辑

二月,俗以春分社占豐歉。諺云:「分在社前,斗米斗錢。」 言先春分而後社,則穀貴也。春分社後,斗米斗豆,言 穀賤也。又曰:「雨打驚蟄節,二月雨不歇,三月乾耙田, 四月米生節。」言無水插秧也。

南雄府编辑

二月上日,鄉有彭公會,每家值一載。是日舁神至某 姓坐鎮,祝禱極顯,鄉愚吐熒 五戊日,亡人淺葬及 新葬地者,家人載牲舁酒往靈丘拜祭,親友亦備物 從之,歸則留飲,謂之「醮官。」社地 嘉會節弱,溪有龍 虎福主會,士民迎神入祖祠祭奠,幢幡旗蓋,璀璨耀 目。

始興縣编辑

二月入社,田功畢作,即惰窳者不敢康居,俗呼「懶人 傍社。」

長樂縣编辑

仲春之月,螻蟈鳴,蚯蚓出。蕨可茹,茶可採,筀竹生筍 以驚蟄,農播其種

潮州府编辑

仲春祀先祖,坊鄉多演戲。諺曰:「孟月燈,仲月戲。」

石城縣编辑

二月上丁日,童子多用發蒙。

澄邁縣编辑

二月,《雷禁》。「凡一切事,于初一二三日皆不興作,只親 戚互相往來探問鄉落間以為祈年,尤重其事,犯禁 者有罰。」

文昌縣编辑

二月,迎南天火雷電母高涼郡主夫人。

西寧縣编辑

二月二日,俗謂「土地神誕日」,糾會斂銀置神衣、火炮 等,詣廟醮奠。

《廣西志書》
编辑

全州编辑

二月八日,造烏飯,各方具香燭,往參無量壽佛,謂《香 花會》。

隆安縣编辑

《二月》棉花《𩰚錦》橘柚喧。蜂鶬鶊鳴播早。種栽薯芋撒 棉花,種麻民雜郊原,殷耕作,近溪人。脩水壩,造水車。

《雲南志書》
编辑

雲南府编辑

二月三日,「老幼相率遊龍泉」,憩石嘴,臨江飲酒,歌詠 為樂。

建水州编辑

十月,士夫祭八蜡,祠祈年。

河陽縣编辑

二月初八日為迎神社會。先是,正月內城外各村設 會,輪流迎請諸神。畢,首東門迎諸神于會所,設醮三 日。四門輪遞。迎請之期,用錦綵裝演馬匹,名曰「神馬。」 並臺閣故事,備極美麗。夕則比戶張燈,笙歌綵舞,以 供遊人玩樂,相沿已久。俗傳祈年豐稔,歷有明驗。

新興州编辑

二月十九日,農者祀龍于九龍池,禱水,州官齋戒詣 奠。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