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第031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三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三十一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三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

 第三十一卷目錄

 仲春部雜錄

 仲春部外編

 社日部彙考

  詩經小雅甫田章

  禮記月令

  周禮春官

  風俗通義社神

  宋書禮志

  荊楚歲時記社綜

  提要錄社翁雨

  癸辛雜識社日分菊

  田家五行五戊為社

  遵生八牋社日事宜 社日事忌

  事物原始社日

  直隸志書遵化州 新安縣 肅寧縣 景州 吳橋縣 定州 武邑縣 雞澤

  縣 清河縣 大名縣

  山東志書長山縣 曹州 定陶縣

  山西志書陽曲縣 蒲縣 垣曲縣 潞安府 長子縣 壼關縣 陵川縣 榆

  社縣 寧武關

  河南志書胙城縣

  陝西志書咸寧縣 商州 平涼府

  江南志書太倉州 高郵州 如皋縣 通州 懷寧縣 灊山縣 太湖縣 望

  江縣 徽州府 婺源縣 太平縣 建德縣 太平府

  浙江志書海寧縣 嘉興府 烏程縣 孝豐縣 會稽縣 嵊縣 寧海縣 建

  德縣 遂昌縣

  江西志書武寧縣 寧州 安義縣 德化縣 德安縣 新淦縣 新喻縣 瑞

  州府 新昌縣

  湖廣志書崇陽縣 通山縣 鍾祥縣 雲夢縣 黃州府 羅田縣 江陵縣

  祁陽縣 寧遠縣 江華縣 新田縣

  福建志書建寧府 建安縣 建陽縣 將樂縣

  廣東志書香山縣 雷州府 西寧縣

  廣西志書永寧州

 社日部總論

  兼明書社日

歲功典第三十一卷

仲春部雜錄编辑

《詩經鄭風》:「野有蔓草。」「蔓草生而有露」,謂仲春時也。 「民思此時而會」者,謂此時是婚日。

《豳風》七月末章注:「二月四陽作,蟄蟲起。陽始用事,則 亦始起冰而廟薦之。」

《小雅·小明》章:「昔我往矣,日月方除。」朱注《除》:除舊生新,謂 二月初吉也。

昔我往矣,「日月方奧。」朱注奧,暖也。大全孔氏曰:「即春溫,亦 謂二月也。」

《國語》:大史告稷曰:「自今至於初吉,陽氣俱烝,土膏其 動,弗震弗渝,脈其滿眚,穀乃不殖。」《初吉》,二月朔日 也。

《易乾鑿度》:「隨者,二月卦,陽德施行,蕃決難解,萬物隨 陽而出。」

《易緯》:「驚蟄,晷長八尺二寸,當至不至則霧,稚禾不成, 老人多病嚏。未當至而至,多病癰疽脛腫。」

春分,晷長七尺四寸二分,當至不至,先旱後水,歲惡, 米不成,多病耳癢。

《孝經》說:「天有七衡,春分之日,日在中衡。」

《黃帝宅經》:二月土氣衝坤方,坤為人門龍腸,宜置牛 馬廐,其位欲開拓壅厚,亦名福囊,重而兼實,大吉。乙 庚日修。

《管子?輕重己篇》:「以冬日至,始數九十二日,謂之春至。」 陶朱公書:「驚蟄前後有雷,謂之發蟄。雷聲初起,從乾 方來,主人民災;坎方來,主水;艮方來,主米賤;震方來, 主歲稔;巽坤方來,主蝗蟲;離方來,主旱;兌方來,主五 金長價。」

春分雨,人有災。諺云:「春分無雨病人稀。」

二月朔日值驚蟄,主蝗蟲。值春分主歲歉風雨,主米 貴。

《二月總占詩》曰:「初二天晴東作興,初七八日看年成。 花朝此夜晴明好,何慮連綿夜雨傾。」

二月初八,東南風,謂之《上山旗》,主水。西北風,謂之《下 山旗》,主旱。

二月內,虹見在東,主秋米貴;在西,主蠶貴。

「二月十二為百花」,生日無雨百花熟。

「《二月十五》為勸農日」,晴和。主年豐,風雨則歲歉。 二月十九《觀音生》日晴。主好雨則諸物少收。

二月間,將貼梗海棠攀枝著地,以肥土壅之,自能生 根,來冬截斷,春半移栽,以棠梨接之,則成西府,以木 瓜接之,則成白色。

山茶二月接以單葉,接千葉,則花盛而樹久。

《史記天官書》:「單閼歲:歲陰在卯,星居子,以二月與婺 女、虛、危晨出,曰降入,大有光。」其失次,有應見張,名曰「降入。其歲大水。」

辰星,仲春春分夕出,郊奎婁胃東五舍為齊。

《漢書五行志》:於《易》,「雷以二月出,其卦曰豫,言萬物隨 雷出地,皆逸豫也。」

《氾勝之書》:「種麻子,二月下旬,傍雨種之。麻生布葉,鋤 之,以蠶矢糞之。天旱,以流水澆之。無流水,曝井水,殺 其寒氣以澆之。如此,美田則畝五十石,及百石,薄田 尚三十石。」

《種植書》:凡種竹於二月斸去西南,根於東北角種,其 鞭自然行西南,蓋竹性向西南行也。諺云:「東家種竹, 西家種地。」

《淮南子天文訓》:「辰星正四時,常以二月春分,效奎、婁。」 《白虎通五行篇》:「二月律謂之夾鍾何?夾者,孚甲也,言 萬物孚甲,種類分也。」

《論衡祭意》篇:「龍星二月見,則雩祈穀雨。」

《說文》:「膢,楚俗以二月祭飲食也。一曰祈穀食新曰離 膢。」

春分而禾生,

卯為春門,萬物已出。

《風俗通義》:「鼓者,郭也,春分之音也。萬物郭皮甲而出, 故謂之鼓。」

《四民月令》:「二月陰凍畢澤,可菑美田緩土,及河渚水 處。」

《農家諺》:「二月昏,參星夕。杏花盛,桑葉白。」

《月令章句》:「自壁八度至胃一度,謂之降婁之次。雨水 春分居之,魯之分野。」

《晉書天文志》:「老人星曰南極,以春分之夕見於丁。」 《北史庾季才傳》:二月日出卯入酉,居天之正位,謂之 「二八之門。」

《抱朴子·仙藥篇》:「龍御芝,常以仲春對生,三節十二枝, 下根如坐人。」

《華陽國志》雲:「南郡出孔雀,常以二月來翔,月餘而去。」 《廣州記》:「雞侯菜,生嶺南,似艾,二月生苗,宜雞羹食之。 范汪祠祭,仲春薦竹筍。」

《名醫別錄》:「百合生荊州山谷。二月采根,陰乾。」

麝生中臺山谷及益州、雍州山中。春分取香,生者良。 桑螵蛸生桑枝上,螳蜋子也。二月采,蒸過火炙用。 《魏書律曆志次卦》:「二月,需、《隨》《晉》,解大壯。」

《齊民要術》:「二月昏參夕,可種大豆,謂之上時。」

北土高原,本無陂澤,隨逐隈曲而田者,二月冰解地 乾,燒而耕之,仍即下水。十日塊既散液,持木斫平之。 納種既生七八寸,拔而栽之。

《家政法》曰:「二月可種瓜瓠。」

種茄子法「茄子熟時,摘取擘破,水淘之。取沈者速曝 乾,裹置。二月畦種,著四五葉,雨時合泥移栽之。」 種芋法:宜擇肥緩土近水處,和柔糞之。二月注雨可 種芋,率二尺下一本。芋生根,欲深斸其旁,以緩其土。 旱則澆之,有草鋤之,不厭數多。治芋如此,其收常倍。 蘘荷宜在樹陰下二月種之,一種永生,亦不須鋤,微 加糞。

二月榆莢成,及青收乾,以為旨。蓄色變白,將落可作。 《䤅》,隨節早晏,勿失其適。音牟。䤅音頭榆醬。 《周易集解》。「帝出乎震。」崔憬曰:「帝者。天之王氣也。至春 分則震王而萬物出生。」

《舊唐書》:「林邑國俗以二月為歲首,稻歲再熟。」

《唐韻》:「鶗鴃,鳥名。關西曰巧婦,關東曰鶗鴃。春分鳴則 眾芳生,秋分鳴則眾芳歇。」

《嶺表錄異》:「嶺表朱槿,花,莖葉皆如桑樹,葉光而厚。」南人 謂之佛桑樹身高者止於四五尺,而枝葉婆娑。自二月開 花,至於中冬方歇。其花深紅色,五出,如大蜀葵。有蕊 一條,長於花葉,上綴金屑,日光所爍,疑有焰生。一叢 之上,日開數百朵,雖繁而有豔,且近而無香。暮落朝 開,插枝即活,故名之「槿。」俚女亦採而鬻,一錢售數十 朵。若微此花,紅梅無以資其色。

《嶺南異物志》:「南中花多紅赤,亦彼之方色也。唯躑躅 為勝。嶺北時有,不如南之繁多也。山谷間悉生,二月 發時,照耀如火,月餘不歇。」

《南州異物志》:「橄欖,閩、廣諸郡及沿海浦嶼間皆有之。 樹高丈餘,葉似櫸柳,二月開花。」

《異物志》:「甘藷出交廣,南方民家以二月種。」

《食譜》:「張手美家二月十五日涅槃兜。」

《種樹書竹「本命日」,二月二日》也。

《酉陽雜俎》:「焉耆二月八日婆摩遮。」

波斯棗,出波斯國。長三四丈,圍五六尺,葉似土藤,不 凋。二月生花,狀如蕉花,有兩甲,漸漸開罅,中有十餘 房。子長二寸,黃白色,有核,熟則紫黑,狀類乾棗,味甘 如餳,可食。

安息香樹,出波斯國,呼為「辟邪樹。」長二三丈。二月開 花,黃色。花心微碧。不結實。

《茶譜》:「蒙山有五頂,上有茶園,蒙之中頂。茶當以春分 之先後,多聚人力,俟雷發聲,併手採擇,三日而止《日華本草》:「菖蒲石澗所生,堅小一寸九節者,上出宣 州,二月采。」

《晁氏客話》:「望杏而耕」,以杏花時為耕候也。

《益部方物略記》:「桐花鳳,二月桐花始開。是鳥翱翔其 間,丹碧成文,纎嘴長尾,仰露以飲,至花落輒去。蜀人 珍之,故號為鳳。或為人捕,置樊間,飲以蜜漿,哺以炊 粟,可以閱歲。」

《成都古今記》:「二月有花市。」

《嘉祐本草》:「斑鳩是處有之,春分化為黃褐侯。黃褐侯, 青鶴也。」

《圖經本草》:「白榆,先生葉,卻著莢,皮白色。二月剝皮,刮 去粗皵,中極滑白。荒歲農人取皮為粉,食之當糧,不 損人。」

烏蘞:二月生苗,多在林中作蔓。

《圖經》:宕渠之地,每歲二月二日郡人從太守出郊,謂 之迎冨。梧州容縣有迎冨亭,亦以二月二日為節。 《雲笈七籤》:二月六日宜沐浴齋戒,天祐其福。

《埤雅》:芍藥榮于仲春,華于孟夏。《傳》曰:「驚蟄之節後二 十有五日,芍藥榮」是也。

《夢溪筆談》:「二月物生根魁,故曰『天魁』。」

《孔氏雜說》:河豚盛於二月。梅堯臣詩:「春洲生荻芽,春 岸飛楊花。」河豚當是時,貴不數魚蝦。

《爾雅翼》:「倉庚,黃鳥而黑章。」齊人謂之摶黍,秦人謂之 黃流離。幽、冀謂之黃鳥,一名黃鸝留,或謂之黃栗流, 一名黃鶯,二月而鳴。

《演繁露》:「仲春之月,天子食麥而朝事之籩,煮麥為麪。」 《齊東野語》:余嘗讀班史曆,至周三月二日庚申驚蟄 而有疑焉。蓋周建子為歲首,則三月為寅,今之正月 也。雖今曆法亦有因置閏而驚蟄在寅之時,然多在 既朢之後,不應在月初而言二日庚申也。及考《月令 章句》,孟春以立春為節,驚蟄為中。又自危十度至壁 八度,謂之豕韋之次。立春、驚蟄居之,衛之分野。自壁 八度至胃一度,謂之降婁之次。雨水春分居之,魯之 分野。然後知漢以前皆以立春為正月節,驚蟄為中, 雨水為二月節,春分為中也。至後漢,始以立春、雨水、 驚蟄、春分為序。《爾雅》師古於驚蟄註云:今日雨水,於 夏為正月,周為三月。於雨水註云:「今日驚蟄,夏為二 月,周為四月。」蓋可見矣。《史記曆書》亦為孟春冰泮啟 蟄。《左傳》桓公五年,「啟蟄而郊。」杜氏註以為夏正建寅 之月。《疏》引《夏小正》曰:「正月啟蟄。」故漢初啟蟄為正月 中,雨水為二月節。及太初以後,更改氣名,以雨水為 正月中,驚蟄為二月節,以至於今。由是觀之,自三代 以至漢初,皆以驚蟄為正月中矣。又漢以前,「穀雨」為 三月節,清明為三月中,亦與今不同。

《暇日記》:「二月白蘋水。」

山家清供,仲春深采黃精根,九蒸九暴,擣如飴,可作 果食。又細切食,水二石五升,煮去苦味,漉入絹袋,壓 汁澄之,再煎如膏,以黃米作餅,約二寸大,客至可供 二枚。又采苗,可為菜茹。《隋羊公服法》:「芝艸之精也。一 名仙人餘糧」,其補益可知也。

《試茶錄》:「建溪茶比他郡最先,北苑壑源尤早。歲多暖 則先驚蟄十日即芽,歲多寒則後驚蟄五日始發。先 芽者,氣味俱不佳,惟過驚蟄者最為第一。民間常以 驚蟄為候,又以春陰為采茶得時。」

《北苑茶錄》:「白茶與勝雪,自驚蟄前興役,浹日乃成,飛 騎疾馳,不出仲春已至京師,號為頭綱玉芽。」

《北苑別錄》:「驚蟄萬物始萌」,茶每歲常以前三日開焙。 《通考》:「甲子日發雷大熱,一云大熟。」

《談薈》:「二月十六日謂之黃姑浸種,日西南風,主大旱。 二月二十日謂之小分龍,日晴,分嬾龍主旱,雨,分健 龍主水。」

《經世民事錄》:「二月內有三卯則宜豆,無則早種禾。 二月種皁莢,有不結皁莢者,鑿一孔,入生鐵四五斤, 用泥封之,便開花結子。或樹身南北離地一尺,各鑽 一孔,用木釘釘之,泥封其竅,便結實。」

《便民圖纂》:二月宜連霜。諺曰:「一夜春霜三日雨,三夜 春霜九日晴。」

《農桑通訣》:「二月間,取帶泥小藕,栽池塘淺水中,或糞 或豆餅,壅之則愈盛。」

春分前栽蓮,則花出葉上。

《漱石閒談》:「二月初一日為中和節,以其揆三陽之中, 配仁義之和。」唐德宗時,李泌置。

《學圃雜疏》:「王瓜出燕京者最佳,其地人種之火室中, 逼出花葉。二月初即結小實,中官取以上供。」

《缾史月表》,「二月,花盟主,西府海棠玉蘭、緋桃花,客卿, 繡毬花,杏花花使令,寶相花,種田紅木桃李花,月季 花,剪春羅。」

《花曆二月》桃夭玉蘭解。紫荊繁,杏花飾其靨。「梨花溶, 李能白。」

《月令》演:「二月獻生子。」朔日《踏青》:二日《芳春節》,八日《祭馬祖》:剛日

治聾酒。社日《撲蝶會》:十五
考證.svg
《田家五行》,二月八日,張大帝生日,前後必有風雨,極

準。俗謂「請客送客雨。」正日謂之「洗街雨」,初十日謂之 洗廚雨。

《道書》:「二月一日為天正節。」

《左編》:「陰陽家以二月六日利行師。」

《本草綱目》:「梨,樹高二、三丈,尖葉光膩,有細齒。二月開 白花如雪,六出。」

芹有水芹、旱芹。水芹生江湖陂澤之涯,旱芹生平地, 有赤白二種。二月生苗,其葉對節而生,似芎藭,莖有 節稜而中空,其氣芬芳。

楊梅樹葉如龍眼,及紫瑞香。二月開花結實。

銀杏生江南,以宣城者為勝。「高二三丈,葉薄,縱理,儼 如鴨掌形,有刻缺,面綠背淡。」二月開花成簇,青白色, 二更開花,隨即卸落,人罕見之。

榛樹低小如荊,叢生,二月生葉,如初生櫻桃葉,多皺 文,而有細齒及尖。

薤葉似韭,二月開細花,紫白色,根如小蒜,一本數顆, 相依而生。

山慈姑,冬月生葉,二月中枯。一莖如箭簳,高尺許。莖 端開花,白色,亦有紅色、黃色者,上有黑點。其花乃眾 花簇成十朵如絲,紐成可愛。

山茱萸葉如梅,有刺,《二月開花如杳》。

椰子,乃果中之大者,其樹初栽時,用鹽置根下,則易 發。木似桄榔、檳榔之屬,通身無枝。其葉在木頂,長四 五尺,直聳指天,狀如棕櫚,勢如鳳尾。二月開花成穗, 出於葉間,長二、三尺,大如五斗器,仍連著實,一穗數 枚。

白桐,即泡桐也。其木輕虛,不生蟲蛀,作器物、屋柱甚 良。二月開花,如牽牛花而白色,結實大如巨棗,長寸 餘,殼內有子片,輕虛如榆莢、葵實之狀。

蠶豆二月開花如蛾狀,紫白色,又如豇豆花,結角連 綴如大豆,頗似蠶形。蜀人收其子以備荒歉。

扁豆二月下種,蔓生延纏,葉大如盃團而有尖,其花 狀如小蛾,有翅尾,形如莢。嫩時可充蔬食、茶料,老則 收子煮食。

珊瑚菜江淮所產,多是石防風生于山石之間。二月 采嫩苗作菜,辛甘而香,呼為《珊瑚菜》。

馬蘭,湖澤卑濕處甚多。二月生苗,赤莖白根,長葉有 刻齒。南人多采汋,曬乾為蔬及饅餡。

蔞蒿生陂澤中,二月發白,葉似嫩艾而岐細,面青背 白。其莖或赤或白,其根白脆。采其根莖,生熟菹曝,皆 可食。

《群芳譜》:「淮揚人二月二日採野茵蔯苗,和粉麪作餅 食之,以為節物。」

《海槎餘錄》:「海鰍乃水族之極大者。梧川山界有海灣, 上下五百里,橫截海面。當二月之交,海鰍來此生育, 隱隱輕雲覆其上。風日晴暖,則有小海鰍浮水面,隨 波蕩漾而來。」

《荊溪疏》:「竹菇,蕈也。小如錢,赤如丹砂,生以二月。山中 所在皆有之。」

《一統志》:「沔縣度水有二源,曰清檢、濁檢,清水出。」魚 濁水出鮒魚,常以二月取之。

《萬寶全書》:「春分日西風麥貴,南風先水,後旱,北風,米 貴。」

《選擇曆》書,二月申為「天德日」,申與巳合用巳為「天德 合日。」

居家必用二月初二日,或清明日,五更不語,採薺菜 梗,陰乾作剔燈杖,諸蟲不入燈盞。

《閩部疏》:「閩中大都氣暖,春花皆先時放。方二月下旬, 已見躑躅。每肩輿行山徑中,喬松灌木互相掩映,綠 波外揚,丹崖內聳。鷓鴣啼晝,畫眉弄舌,殊不知巾車 為苦。」

汀人多種李,二月時,田園碎白滿野,時間桃紅繽紛 可喜。

自邵武之建陽,六十里間,是閩西最佳麗地。原隰平 衍,竹樹田疇,豐美饒裕,邨落相望,煙火不絕。夾溪面 衡,人家時有數百。於時二月將盡,躑躅始放,梨花未 殘。海棠、金爵,盡以樊圃。山花野卉,多不可名,真令人 應接不暇。

仲春部外編编辑

《法苑珠林》:「東晉穆帝永和六年二月八日夜,有像現 于荊州城北,長七尺五寸,合光,趺高一丈一尺,皆莫 測其所從。初,廣州商客下載,中夜覺有人來奔船驚, 共尋視,了無所載,而船載自重,雖駭其異而不測也。 及達渚宮,纔泊水。次夜復覺,人自然登岸,船載還輕。 及像現,方知其兆。」

《異苑》:「晉丹陽縣有袁雙廟,真第四子也。真為桓宣武 誅,便失所在靈怪:太元中形見于丹陽求立廟,未就功大有虎患。被害之家輒夢雙至,催功甚急,百姓立 祠堂,于是猛暴用息。今道俗常以二月晦鼓舞祈祠, 爾日常風雨忽至。」

《雲笈七籤》:紫微夫人降楊羲之家,二月三十日吟一 章曰:「褰裳涉淥河,遂見扶桑公。高會太林墟,賞宴元 華宮。信道苟淳篤,何不棲東峰。」此亦敘方諸東華之 勝也。

《述異記》:義熙五年,宋武帝北討鮮卑大勝,進圍廣固, 軍中將佐乃遣使奉牲薦幣,謁岱嶽廟。有女巫秦氏, 奉高人同縣索氏之寡妻也,能降靈宣教,言無虛唱, 使使者設禱,因訪克捷之期。秦氏乃稱神教曰:「天授 英輔,神魔所擬,有征無戰,蕞爾小醜,不足制也。」到來 年二月五日當剋。如期而三齊定焉。

《佛國記》:「摩竭提國,年,年常以建卯月八日行像作四 輪車,縛竹作五層,有承櫨揠戟,高二丈餘,以白㲲纏 上,然後彩畫作諸天形像,以金銀琉璃莊校,其上懸 繒旛蓋,四邊作龕,皆有坐佛菩薩立侍。此日境內道 俗皆集華香供養。」

《法苑珠林》:「永明七年二月十九日,司徒竟陵文宣王, 夢于佛前詠維摩一契,因發聲而寤,即起至佛堂前, 還如夢中法。更詠古維摩一契,便覺聲韻流好。明旦, 即集沙門僧辯等次第作聲。」

梁安國寺,在秣陵縣都鄉《同下》里。寺有金銅像一軀, 以永明九年起造時失去。天監六年二月八日。房主 藥王尼所住床前,時時有光照屋。至二十三日,于光 處忽有泉湧,見此像隨水而出,遠近駭觀。泉既不竭, 乃累磚為井,井猶存焉。

《道經》:「二月八日為芳春節,五晨大道君登玉霄琳房, 四盼天下。」

《隋書經籍志》:「釋迦在世教化四十九年,乃至天龍人 鬼並來聽法,弟子得道以百千萬億,然後于拘尸那 城娑羅雙樹間,以二月十五日入般涅槃。涅槃亦言 泥洹,譯曰滅度,亦言常樂我淨。」

陽璹《潛山記》:開元九年二月十五夜,帝寢靈符殿,夢 來日九天使者降,至午,見雲端仙仗甚盛,神曰:「吾為 九天使者,受玉帝命,隨運采訪九天司命真君憩舒 州潛山,吾憩江州廬山,九天丈人憩蜀郡青城山,可 各為立祠。」乃遣舒州為建祠卜地,頃見二白鹿出岡 頂,遂于其地立九天司命祠。此真源宮之始也。 《紀聞》:「唐開元二十四年春二月,駕在東京,以李適之 為河南尹。其日大風,有女冠乘風而至玉貞觀,集于 鐘樓,人觀者如堵,以聞于尹。尹率略人也,怒其聚眾, 袒而笞之,至十,而乘風者既不哀祈,亦無傷損,顏色 不變。於是適之大駭,方禮請奏聞,敕召入內殿,訪其 故,乃蒲州紫雲觀女道士也。辟穀久輕身」,因風遂飛 至此。元宗大加敬畏,錫金帛送還蒲州。數年後,又因 大風,遂飛去不返。

《西域記》:「伽藍北有仙人,隱居巖谷。仲春之月,鼓櫂清 流,麋鹿隨飲。感生女子,姿貌過人,惟腳似鹿。仙人見 之,收而養焉。後令求火,至于仙廬。足所踏地跡,皆有 蓮花。」

東西洋考:天妃世居莆之湄洲嶼,五代時,閩都巡檢 林愿第六女,生于太平興國四年,以景德三年二月 二十九日昇化。厥後常衣朱衣,飛翻海上,里人祠之。 《雲笈七籤》三洞奉道科云:「春分為延福齋。」

春分後,夜半子時,東北望,有元青黃雲,「是太微天帝 君三素雲也。」

二月二十日,「宜修真道。」

《續夷堅志》:忻州九龍岡上天慶觀老君殿尊像極高, 云是神人所塑。每歲二月十五日,道家號貞元節。是 日有鶴來會,多至數十,少亦不絕一二翔舞壇殿之 上,良久乃去。元好問《二月十五日鶴》詩:「九龍岡上元 元祠,人言尊像神所遺。年年二月降雲鶴,來無定數, 有定期。」

社日部彙考编辑

《詩經》。

《小雅甫田章》
编辑

「以社以方。」「我田既臧,農夫之慶。琴瑟擊鼓,以御田祖。」

朱注社,后土也,以句龍氏配。方秋祭四方,報成萬物。

《禮記》
编辑

《月令》
编辑

擇元日,命民社。

陳注令民祭社也。《郊特牲》言「祭社用甲日」,此言「擇元

日是,又擇甲日之善者,《召誥》「社用戊日。」

《周禮》
编辑

《春官》
编辑

《肆師》之職,「社之日,涖卜來歲之稼。」

訂義鄭康成曰:「社祭土,為取財焉。卜者向後,歲稼所宜。」 鄭鍔曰:「社有二,春祈秋報。」

《風俗通義》
编辑

《社神》
编辑

《孝經》說:社者,土地之主。土地廣博,不可遍敬,故封土 以為社而祀之,報功也。《周禮》說二十五家置一社,但 為田祖報求。《詩》云:「乃立冢土。」又曰:「以御田祖,以祈甘 雨。」

謹按《春秋左氏傳》曰:「共工有子曰句龍,佐顓頊,能平 九土,為后土」,故封為上公,祀以為社,非地祇。

《宋書》
编辑

《禮志》
编辑

祠大社,帝太稷,常以歲二月、八月二社日祠之。

《荊楚歲時記》
编辑

社綜编辑

社日,四鄰並結綜會社,牲醪為屋於樹下,先祭神,然 後饗其胙。

按:《鄭氏》云:「百家共一社。」 今百家所社綜,即其立之社也。

《提要錄》
编辑

社翁雨编辑

社公、社母不食舊水,故社日必有雨,謂之《社翁雨》。

《癸辛雜識》
编辑

社日分菊编辑

朱斗山云:「凡菊之佳品,候其枯,斫取帶花枝置籬下, 至明年收燈後,以肥膏地,至二月即以枯花撒之。蓋 花中自有細子,俟其茁至社日,乃一一分種。」

《田家五行》
编辑

五戊為社编辑

立春後五戊為社。其日雖晴,亦多有微雨數點,謂「社 翁不吃乾糧」,果驗。

《遵生八牋》
编辑

社日事宜编辑

《雲笈七籤》曰:社日飲酒一盃,能治聾疾。杜詩:「為寄治 聾酒一盃。」

《田家五行》曰:「秋社日,侵晨用磁器收百草,頭上露,磨 濃墨。頭痛者點太陽穴,勞瘵者點膏肓之類,謂之天 灸。」

社日事忌编辑

《呂公忌》曰:「社日令男女輟業一日,否則令人不聰。 秋社日,人家襁褓兒女俱令早起,恐社翁為祟。」與春 社同。

《事物原始》
编辑

社日编辑

《月令》云:「仲春之月,擇元日,命民社,使民祀之,以祈農 也。」近春分前後戊日,乃元吉日也,秋社亦然。

《直隸志書》
各省風俗同者不載
编辑

遵化州编辑

社日《用牲醴祈年》。

新安縣编辑

二月社日,祭鄉社先農之神。

肅寧縣编辑

《社日如春社摘梨》。

景州编辑

社日:《賽土王社》。

吳橋縣编辑

二月初二日,鄉村咸祭賽土地神。其古「春社」之遺意 歟?

定州编辑

社日作樂,以祀農神。

武邑縣编辑

社《日會》,《社報秋》。

雞澤縣编辑

社日春祈秋報。鄉民醵錢穀、具牲醴,盛張鼓樂、演劇。 祭賽畢,共飲社酒,曰「破盤。」

清河縣编辑

秋社日,備牲醴、酒,具楮陳樂村社行賽禱,略如古報 賽禮。

大名縣编辑

秋報賽神,多用倡優辦雜劇,唱樂府。酒後耳熱,歌「嗚 嗚」焉。

《山東志書》
编辑

長山縣编辑

社日祀先農,調社飯。

曹州编辑

春社日,集鎮村塾,凡有祠宇皆作戲賽禱。

===定陶縣===春社集場《村畽》會眾祈報。

《山西志書》
编辑

陽曲縣编辑

仲春社日昧爽,婦女作綵線,人佩之,曰「社線食社麪。」

蒲縣编辑

社日,各社祀神,名曰「煖社。」

垣曲縣编辑

秋成,村社饗賽,報答神祇。盛集優娼,搬演雜劇,絃管 摴蒱,沉酣達曙,如魯人獵較,久而難變也。

潞安府编辑

社日多造社酒、社糕。城中士女亦以此日走社。秋社 日,禾稼將登,士女走社,視春又盛。

長子縣编辑

立秋後第五戊日,為社西成,將告,士女出遊,謂之「走 社。」其社之前後諸日,鄉農陳女樂賽神,名曰「結秀。」

壺關縣编辑

春祈、秋報,選里中健兒,塗以粉墨,為《八仙》,為《社夥》以 「賽神。」賽之日,男女樂畢集。

陵川縣编辑

社日田野祀社,老稚擊鼓,以牲酒相歡。

榆社縣编辑

秋社日,各家上墳拜掃。

寧武關编辑

秋社日,小兒佩社線

《河南志書》
编辑

胙城縣编辑

「春祈秋報賽田祖,貧冨不相耀,社會以齒」,猶有古風 焉。

《陝西志書》
编辑

咸寧縣编辑

社日,新葬者具祭品、冥鏹、酒餚,請親族男女至墓所 以祭,曰「上新墳。」三年乃止。

商州编辑

秋社日,祀先農于鄉社。

平涼府编辑

八月,社,飲祭新禾。

《江南志書》
编辑

太倉州编辑

秋分在社日,前則田有收而穀賤,後則無收而穀貴。 諺云:「分後社,白米遍天下。社後分,白米如錦墩。」

高郵州编辑

社日:鄉有社會。祭畢設宴,序齒列坐,雖顯貴人,不得 先杖者。

如皋縣编辑

社無定日,春秋二社,城市不甚矜尚,村人咸賽土神, 以祈年穀。《鄴侯家傳》:是日以豬肉雜調和鋪飯上,名 曰「社飯。」皋俗尤喜為之,不特社日也。

通州编辑

「社日祀上神」,春祈而秋報也。或以三月初三日,或以 九月初九日,祭畢受胙。

懷寧縣编辑

二月社日,鄉里合立社。至日,豕酒,共祀社神以祈穀。 祭畢,飲神惠,極歡而散。有《辛肉均頒》之禮。秋社報神 亦如之。

灊山縣编辑

二月社日,「十家為社」,共祀土神祈穀。祭畢享胙,極歡 而散。

太湖縣编辑

二月社日,種瓜蓏菜果,謂得土氣,先易蕃殖,且無蟲 囓。

望江縣编辑

社日「鄉有社」,合眾姓祀之,所以祈穀也。祭畢則燕,列 齒序坐,極歡而罷。

徽州府编辑

二月社日多雨,社神試新水。

婺源縣编辑

俗重「社祭」,里團結為會。社之日,擊鼓迎神,祭而舞以 樂之,祭必頒肉。

太平縣编辑

每歲秋成畢,或設火醮,或報土功,或還神愿,各處多 搬演戲文。

建德縣编辑

秋社日,鄉市同會者祭神于輪社者之家,以報年。祭 畢,餕而還,有古人「桑柘影斜」之風景焉。

太平府编辑

春社寒食將近,先期習社鼓祈賽土穀神,猶存《豳雅》 籥章餘風。每晚百十為群,鏗訇鏜鞳,如數部鼓吹。屆 期禜先農,聚而群飯,村釀豚歸,遍及鄉社,俗最近古 焉。

《浙江志書》
编辑

===海寧縣===二月春社,民間于春分前後,醵金具牲醴,競為優戲 樂神,名《平安戲》。

嘉興府编辑

二月二十八日為《春社》。

烏程縣编辑

春社日,《峴山有逸老會》

孝豐縣编辑

春社日,各村率一、二十人為一社會,屠牲、釃酒、焚香 張樂,以祀土穀之神,謂之《春福》。

會稽縣编辑

春秋鄉有社祭,祭畢,則燕其物以祭社之餘,序齒列 坐,雖貴顯人,不先杖者。耆老說古人嘉言懿行,子弟 歌《伐木》《嘉魚》《菁莪》《賓筵》諸詩。

嵊縣编辑

社日用牲醴,延巫禱于社廟,謂之「燒春福。」巨族演戲, 先後不以期限。

寧海縣编辑

社日:村落祭祖、社飲。

建德縣编辑

社日,各鄉設牲醴迎社神閱苗。

遂昌縣编辑

「社後卜吉輿溫元帥」城市拖船逐疫扮臺閣迎戲盛 飾四鄉仕客雲集喧觀。

《江西志書》
编辑

武寧縣编辑

春社下稼,秋社下麥。

寧州编辑

秋,社前多雨,重陰翳日,或至浹旬。秋寒多旱,秋霧亢 暘。

安義縣编辑

秋社日、戊日,社眾共買酒豕,遊神聚飲酣歌,謂之「散 社。」鄉士大夫咸載酒聯吟,自亭午至晡,謂之「飲社。」

德化縣编辑

春社祭祀畢,諭以《鄉約》,聚飲而退。

德安縣编辑

「社日」,農家浸種。

新淦縣编辑

《社欲雨占》曰:「秋社無雨,莫耕園,晚禾始穗,疾風晝夜, 則不實。」

新喻縣编辑

社日炰牲登,社祓旱殄蟲。

瑞州府编辑

春社之日,民間醵錢辦品物,祀本社土穀之神,乃濕 種子。

新昌縣编辑

春社,新葬者各添土于塚上。

湖廣志書编辑

崇陽縣编辑

二月社日,鄉四鄰合祭本境社神。祭畢,飲其饌,分其 胙。農家是日沁早稻,謂之《社種》。

通山縣编辑

《社日雨》曰《社翁雨》。里諺曰:「社公社母,不飲舊水。」

鍾祥縣编辑

農家于社日祈穀,招巫覡歌鼓迎神,聯臂踏地為歌 節。祭畢,飲社酒,分社肉。間有索餘酒者,曰「社酒治聾。」

雲夢縣编辑

社日,沿村楮香、牲醴祈田祖。祭畢,各泥倒于荒煙野 草間,曰「享神惠。」

黃州府编辑

社者,三代以來之古禮也。斂錢共市牲醴,品無兼味, 器用陶匏,以祀本社土神。祀畢,少長共飲,間有沉醉 扶歸者,亦與民休息之意,猶存三代遺風焉。

羅田縣编辑

仲春初戊日為社,每坊合為祭賽,名曰「坐社。」

江陵縣编辑

社日,四鄰共結綜會飯,為屋于樹下,先祭神,後共饗 其胙。《風土記》:荊楚社日,以豬羊調和其飯,謂之社飯, 以葫蘆盛之相遺送。

祁陽縣编辑

社日民間多重社齋,自朝至暮不食,但嘬水生果,夙 有所祈于社神也。

寧遠縣编辑

二月春社,豫治蠶事,務迎溫以生之。生意稍遲,以桑 枝揉水噴之,種即萌動,浸早穀種,布白豆、黃瓜、茄菜 諸種。晴則和暖,雨雪極寒。

江華縣编辑

春社,各鄉村醵錢宰屠,召各巢猺女,擊大鼓,樂神作 社,相飲而罷。

新田縣编辑

春社日,各村備牲醴香楮以祭穀神,俗稱牛羊會。是 日宜雨。諺云:「春社無雨不種田。」社後戊日不宜動土用牛。

《福建志書》
编辑

建寧府编辑

社日,鄉坊有社祭。春曰「燕福」,家祀司土以粥。

建安縣编辑

秋祭社曰《鴻福》。家祀,司土以粥。

建陽縣编辑

社日,村保斂分屠豬,祭賽本社之神。祭畢,分胙會宴, 盡懽而退。晨起輪值者作粥散給各家,計口而授,謂 之「社粥。」是日,人家常令兒女早起則壽,晏起則社公、 社婆遺毒宜忌。

將樂縣编辑

社日農家先期賽社,春祈秋報俱同,種早秧曰「社秧。」

《廣東志書》
编辑

香山縣编辑

二月上戊祭社,鄉眾必會,立石于眾路之衢,題名里 域,至日糾錢祭之,謂之「社日。」

雷州府编辑

二月上戊,「鄉民祭社、祈穀、懽飲。」是夕,擊鼓逐疫。

西寧縣编辑

社日,鄉有社以祀穀神,城有社以祀土神。均於是日 合祀飲福。

《廣西志書》
编辑

永寧州编辑

社日不拘鄉市,各就其處以祭。而《獞人》社猶嚴,與祭 之日,務修潔歡悅,毋敢有忿爭喧譁者。以其有所觸 褻,即遭譴不爽。而彝民占書奇中,故畏信獨至。

社日部總論编辑

兼《明書》。

社日编辑

或問曰:「《月令》云:『擇元日,命民社』。注云:『元日近春分前 後戊日』。《郊特牲》云『日用甲,日之始也』。與今注《月令》不 同,何也?」答曰:「《召誥》云『越翌日戊午,乃社于新邑』。則是 今注《月令》取《召誥》為義也。不取《郊特牲》為義者,以社 祭土,土畏木,甲屬木,故不用甲也。用戊者,戊屬土也。 《召誥》《周書》,則周人不用甲也。《郊特牲》云『甲者,當是異』」 代之禮也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