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第057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五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五十七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五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

 第五十七卷目錄

 秋部彙考

  易經說卦傳

  書經周官

  詩經小雅四月章

  禮記王制 祭統

  周禮春官 秋官

  爾雅釋天

  易通統圖西陸

  尚書考靈耀虛為秋期 治兵

  孝經鉤命決時政

  素問四氣調神大論篇 玉機真藏論篇 六節藏象論篇 診要經終論篇 脈要精

微論篇

  管子幼官篇 四時篇 五行篇 七臣七主篇 禁藏篇 度地篇 輕重己篇

  尸子秋為禮

  漢書律歷志 天文志

  淮南子原道訓 天文訓 時則訓 五位 主術訓

  春秋繁露五行逆順篇 五行五事篇

  大戴禮記千乘篇

  晉書律歷志

  陸機纂要秋樹秋雨

  梁元帝纂要秋時景略

  農政全書秋氣十八候

  遵生八牋秋三月調攝總類 脩養肺臟法 七八九月行肺臟導引法 秋季攝生消息論 秋時幽賞

  江西志書武寧縣 寧州

  福建志書惠安縣 福寧州

  廣東志書石城縣

歲功典第五十七卷

秋部彙考编辑

《易經》
编辑

說卦傳编辑

兌,正秋也,萬物之所說也。故曰:說言乎兌。

《書經》
编辑

周官编辑

司寇掌邦,禁詰姦慝刑暴亂。

蔡傳秋官卿,主寇賊法禁。

《詩經》
编辑

小雅四月章编辑

秋日凄凄,百卉具腓。

朱注凄凄,涼風也;卉,草;腓,病也。大全呂氏曰:秋日猶云秋時也。

《禮記》
编辑

王制编辑

天子諸侯,宗廟之祭秋,曰嘗。

陳注《疏》曰:嘗者,新穀熟而嘗也。

祭統编辑

古者於嘗也,出田邑,發秋政,順陰義也。故《記》曰:嘗之 日,發公室,示賞也。草艾則墨,未發秋政則民弗敢草 也。

陳注發公室,因物之成而用之,以行賞也。草艾則墨者,因其枯稿之時,艾之以給爨。墨,五刑之輕者。

《周禮》
编辑

春官编辑

大宗伯,以嘗秋享先王。

訂義鄭諤曰:秋冬以獮狩而奉祭祀。百物既登,可獻者眾。秋以薦新為主嘗者。物初成,始可嘗,於是而薦新也。

以賓禮,親邦國,秋見曰覲。

訂義鄭康成曰:覲之言勤也,欲其勤王之事也。

秋官编辑

司寇。

訂義鄭諤曰:秋者,天地嚴凝之氣,肅殺萬物之時。刑者,人君所以肅天下之不肅。故掌刑之官屬乎秋。言刑之用,如秋氣之肅殺。

大行人,掌大賓之禮,及大客之儀,以親諸侯。秋覲以 比邦國之功。

訂義鄭諤曰:秋者,物成之時。人之立事,自春而圖之,積功至秋,亦可以成矣。故秋言比功,謂秋為萬物之成耳。

《爾雅》
编辑

釋天编辑

秋為白藏。

秋之氣和,則色白而收藏。

秋為收成。

此亦秋之別號。

《易通統圖》
编辑

西陸编辑

秋,日行西方白道,曰西陸。

《尚書考靈耀》
编辑

虛為秋候编辑

虛星為秋候,昴星為冬期。陰氣相佐,德乃不邪。子助 母收,母合子符。

治兵编辑

秋絕太白,是謂大武用時,治兵得功。

《孝經鉤命決》
编辑

時政编辑

秋政不失,人民昌。

《素問》
编辑

四氣調神大論篇编辑

秋三月,此為容平。

容,盛也。萬物皆盛實而平定也。

天氣以急,地氣以明。

寒氣上升,故天氣以急。陽氣下降,故地氣以明。

早臥早起,與雞俱興。

雞鳴早而出塒晏。與雞俱興,與春夏之早起少遲,所以養秋收之氣也。

使志安寧,以緩秋刑。

陽和日退,陰寒日生。故使神志安寧,以避肅殺之氣。

收斂神氣,使秋氣平。無外其志,使肺氣清。

皆所以順秋收之氣,而使肺金清淨也。

此秋氣之應,養收之道也。

凡此應秋氣者,所以養收氣之道也。

逆之則傷肺,冬為飧泄,奉藏者少。

肺屬金,王於秋,逆秋收之氣,則傷肺矣。肺傷,至冬為飧泄之病,因奉藏者少故也。蓋秋收而後冬藏,陽藏於陰,而為中焦釜底之燃,以腐化水穀。秋失其收,則奉藏者少。至冬寒水用事,陽氣下虛,則水穀不化,而為飧泄矣。

玉機真藏論篇编辑

帝曰:秋脈如浮,何如而浮。岐伯曰:秋脈者,肺也。西方 金也,萬物之所以收成也。故其氣來輕虛以浮,來急 去散,故曰浮。反此者病。

秋氣降收,外虛內實。內實故脈來急,外虛故浮而散也。

帝曰:何如而反。岐伯曰:其氣來毛,而中央堅,兩旁虛, 此謂太過,病在外。其氣來毛而微,此謂不及,病在中。

如榆莢而兩旁虛,中央實。此肺之平脈堅,則為太過矣。毛而微是中央兩旁皆虛,此所生之母氣不足,而致肺氣更衰微也。

帝曰:秋脈太過與不及,其病皆何如。岐伯曰:太過則 令人逆氣,而背痛慍慍然。其不及則令人喘,呼吸少 氣而欬。上氣見血,下聞病音。

肺主周身之氣,太過則反逆於外,而為背痛。肺之俞在肩背也。慍慍,憂鬱不舒之貌。《經》曰:氣并於肺,則憂其不及。則令人氣虛而喘,呼吸少氣而欬。虛氣上逆,則血隨而上行。虛氣下逆,則聞呻吟之病音。蓋肺主氣而司呼吸開闔,其太過則盛逆於外,其不及則虛逆於內也。

六節藏象論篇编辑

肺者,氣之本,魄之處也。其華在毛,其充在皮,為陽中 之太陰,通於秋氣。

肺主氣而藏魄,故為氣之本,魄之處也。肺主皮毛,故華在毛,充在皮也。藏真居高而屬陰,故為陽中之太陰,而通於秋氣,秋主肺也。

診要經終論篇编辑

七月、八月,陰氣始殺,人氣在肺。

始殺者,氣始肅殺也。申酉二月屬金,而人氣在肺。

九月、十月,陰氣始冰,地氣始閉,人氣在心。

收藏之氣從天而降,肺屬乾金而主天,為心藏之GJfont。故秋冬之氣從肺而心,心而腎也。

脈要精微論篇编辑

秋日下膚,蟄蟲將去。

秋氣降收,如蟄蟲之將去外而內藏之象。

藏氣法時論篇

肺主秋,手太陰,陽明,主治其日庚辛,肺苦氣上逆急, 食苦以泄之。

肺主秋金之令,手太陰,主辛金,陽明主庚金。二經相為表裏,而主治經氣。庚為陽金,辛為陰金,在時主秋,在日主庚辛。肺主收降之令,故苦氣上逆,宜食苦以泄下之。

==
《管子》
==

幼官篇编辑

秋行夏政,葉行春政,華行冬政。耗十二期風至,戒秋 事。十二小卯薄百爵;十二白露下收聚;十二復理賜 予;十二始前節第賦事;十二始卯合男女;十二中卯、 十二下卯三卯同事。九和時節,君服白色,味辛味,聽 商聲,治濕氣,用九數,飲於白后之井,以介蟲之火爨 藏。恭敬行,摶銳坦,氣修通,凡物開靜形生理。間男女 之畜,修鄉里之什伍,量委積之多寡,定府官之計數, 養老弱而勿通,信利害而無私,此居於圖西方。

四時篇编辑

西方曰辰,其時曰秋,其氣曰陰,陰生金與甲。其德憂 哀靜正嚴順。居不敢淫佚其事,號令毋使民淫暴,順 旅聚收,量民資以畜聚。賞彼群幹,聚彼群材,百物乃 收。使民毋怠所惡,其察所欲,必得我信。則克此謂辰。 德辰掌收,收為陰。秋行春政則榮;行夏政則水;行冬 政則耗。是故秋三月,以庚辛之日發五政。一政曰禁 博塞,圉小辯,GJfont譯跽;二政曰毋見五兵之刃;三政曰 慎旅農趣聚收;四政曰補缺塞坼;五政曰修牆垣周 門閭。五政苟時,五穀皆入。

五行篇编辑

睹庚子金行,御天子出令。命祝宗選禽獸之禁,五穀 之先熟者,而薦之祖廟與五祀,鬼神饗其氣焉,君子 食其味焉。然則涼風至白露下,天子出令,命左右司 馬衍組甲厲兵,合什為伍,以修於四境之內。諛然告 民有事,所以待天地之殺斂也。然則晝炙陽夕下,露 地競環,五穀鄰熟,草木茂實,歲農豐年大茂,七十二 日而畢。

按:禁謂牢,囿圃所養,擬供祭祀;組甲謂以組貫甲也;諛,悅順貌;有事謂出師,以伐不順,象天地殺斂也。環炙實貌方秋之日;晝則暴炙;夕則下;寒露而潤之,陰陽更生,故地交競而炙實鄰緊也。陰陽氣足,故緊熟。地質堅剛曰競;氣斂還為環;五穀次收曰鄰熟,鄰相比也。

睹庚子金行,御天子攻山擊石,有兵作戰,而敗士死 喪,執政七十二日而畢。

七臣七主篇编辑

秋毋赦過、釋罪、緩刑。秋政不禁,則姦邪不勝。

禁藏篇编辑

秋行五刑,誅大罪所以禁淫邪、止盜賊。

度地篇编辑

當秋三月,山川百泉涌,降雨下山水,出海路,距雨露 屬天地湊汐,利以疾作收斂,毋留一日。把百日餔民, 毋男女皆行於野,不利作土功之事。濡濕日生土弱 難成利,耗什分之六,土工之事亦不立。

輕重己篇编辑

以夏日至,始數四十六日,夏盡而秋始而黍熟。天子 祀於太祖。其盛以黍,黍者,穀之美者也;祖者,國之重 者也。大功者太祖;小功者小祖;無功者無祖。無功者 皆稱其位而立沃,有功者觀於外。祖者所以功祭也, 非所以戚祭也。天子之所以異貴賤而賞有功也。 以夏日至,始數九十二日,謂之秋至,秋至而禾熟,天 子祀於太惢,西出其國百三十八里而壇,服白而絻 白,搢玉總帶錫監,吹塤箎之風鑿,動金石之音,朝諸 侯,卿大夫列士,循於百姓,號曰祭月。犧牲以彘,發號 出令,罰而勿賞,奪而勿予,罪獄誅而勿生,終歲之罪 毋有所赦。作衍牛馬之實,在野者王,天子之秋計也。

《尸子》
编辑

秋為禮编辑

秋為禮,西方為秋,秋肅也。萬物莫不肅敬,禮之至也。

《漢書》
编辑

律歷志编辑

少陰者西方。西遷也,陰氣遷,落物於時為秋,秋GJfont也, 物GJfont斂乃成孰。

天文志编辑

太白曰:西方秋金,義也,言也,義虧言失,逆秋令傷金 氣,罰見太白。

《淮南子》
编辑

原道訓编辑

秋風下霜,倒生挫傷;鷹鵰摶鷙;昆蟲蟄藏;草木注根; 魚鱉湊淵,莫見其為者,滅而無形。

草木首地而生,故曰倒生,挫傷者,彫落也。

天文訓编辑

西方金也,其帝少昊,其佐蓐收,執矩而治。秋,其神為 太白,其獸白虎,其音商,其日庚辛。

夏至四十六日,而立秋,涼風至,音比夾鍾。加十五日 指申,則處暑,音比姑洗。加十五日,指庚,則白露降,音 比仲呂。加十五日,指酉,中繩。故曰:秋分雷戒,蟄蟲北 鄉,音比蕤賓。加十五日,指辛,則寒露,音比林鍾。加十 五日,指戌,則霜降,音比夷則。

秋三月,地氣下藏,乃收其殺,百蟲蟄伏,

太陰治秋,則欲修備繕兵。

時則訓编辑

秋行夏令華,行春令榮,行冬令耗。

五位编辑

西方之極,自崑崙絕。流沙沈羽,西至三危之國,石城 金室,飲氣之民不死之野。少皞,蓐收之所司者,萬二 千里。其令曰:審用法,誅必罪,備盜賊,禁奸邪,飾群牧, 謹貯聚,修城郭,補決竇,塞蹊徑,遏溝瀆,止流水,雝谿 谷,守門閭,陳兵甲,選百官,誅不法。

主術訓编辑

人君上因天時,下盡地財,中用人力。丘陵阪險不生 五穀者,以樹竹木。秋畜蔬食,以為民資。

《春秋繁露》
编辑

五行逆順篇编辑

金者秋,殺氣之始也。建立旗鼓,把旄鉞,以誅杖賊殘, 禁暴虐安集。故動眾興師,必應義理,出則伺兵,入則 振旅。以閑習之,因於彼狩,存不忘亡,安不忘危。修城 郭,繕牆垣,審群禁,飭兵甲,警百官,誅不法。恩及於金 石,則涼風出。恩及於毛蟲,則走獸大,為麒麟至。如人 君好戰,侵陵諸侯,貪城邑之賂,輕百姓之命,則民病 喉咳嗽,筋攣鼻仇塞。咎及於金,則鑄化凝滯,凍堅不 成,四面張罔,焚林而獵;咎及毛蟲,則走獸不為,白虎 妄搏,麒麟遠去。

五行五事篇编辑

王者能治則義立,義立則秋氣得,故義者主秋。秋氣 始殺,王者行小刑罰,民不犯,則禮義成。於時陽氣為 賊,故王者輔以官牧之事,然後萬物成熟。秋,草木不 榮華,金從革也。秋行春政則華;行夏政則喬;行冬政 則落;秋失政則春天風不解,雷不發。

《大戴禮記》
编辑

千乘篇编辑

司寇司秋,以聽獄訟,治民之煩亂,執權變民中。凡民 之不刑,崩水以要,間作起不敬,以欺惑憧愚,作於財 賄,六畜五穀曰盜誘。居室家,有君子,曰義。子女專曰 。五兵及木石曰賊。以中情出,小曰間,大曰講。利 辭以亂屬曰讒。以財投長曰貸。凡犯天子之禁,陳刑 制辟,以追國民之不率上教者。夫是故,一家三夫,道 行三人,飲食哀樂平,無獄。方秋三月,收斂以時,於時 有事,嘗新於皇祖皇考,食農夫九人,以成秋事。

《晉書》
编辑

律歷志编辑

金音商,三分徵,益一以生,其數七十二。屬金者,以其 濁次宮臣之象也,秋和則商聲調。

《陸機纂要》
编辑

秋樹秋雨编辑

秋樹名成,秋雨名愁。

《梁元帝纂要》
编辑

秋時景略编辑

秋曰白藏,亦曰收成,亦曰三秋、九秋、素秋、素商、高商。 天曰旻天,風曰商風、素風、凄風、高風、涼風、激風、悲風。 景曰朗景、澄景、清景;時曰凄辰、霜辰;節曰素節;草曰 衰草;木曰疏木、衰林、霜柯、霜條。

《農政全書》
编辑

秋氣十八候编辑

立秋之節,首五日,涼風至;次五日,白露降;後五日,寒 蟬鳴。次處暑氣,首五日,鷹乃祭鳥;次五日,天地始肅; 後五日,禾乃登。次仲秋白露之節,首五日,鴻鴈來;次 五日,元鳥歸;後五日,群鳥養羞。次秋分氣,初五日,雷 乃收聲;次五日,蟄蟲坏戶;後五日,水始涸。次季秋寒 露之節,初五日,鴻鴈來賓;次五日,雀入大水為蛤;後 五日,菊有黃花。次霜降氣,初五日,豺乃祭獸;次五日, 草木黃落;後五日,蟄蟲咸俯。凡此六氣一十八候,皆 秋氣,正收斂之令。

《遵生八牋》
编辑

秋三月調攝總類编辑

《禮記》:西方曰秋,秋者愁也。愁之以時,察守義也。《太元 經》曰:秋者,物皆成象而聚也。《管子》曰:秋者,陰氣始下, 故萬物收。《淮南子》曰:秋為矩矩者,所以方萬物也。《漢 律志》曰:少陰者,西方也。西者,遷也,陰氣遷落,萬物GJfont 斂,乃成熟也。當審時節,宣調攝以衛其生。

立秋金相,秋分金旺,立冬金休,冬至金廢,立春金囚, 春分金死,立夏金歿,夏至金胎。言金孕於火土之中。

脩養肺臟法编辑

當以秋三月,朔朢,旭旦,向西平坐,鳴天鼓七,飲玉泉 三,然後瞑目正心,思吸兌宮,白GJfont入口,七吞之,閉GJfont 七十息,此為調補神GJfont,安息靈魄之要訣。當勤行之。

飲玉泉者,以舌抵上齶,待其津生滿口,漱而嚥之,凡三次也。

七八九月行肺臟導引法编辑

可正坐,以兩手據地,縮身曲脊,向上三舉,去肺家風 邪積勞;又當反拳搥背上,左右各三度,去胸臆閉GJfont 風毒。為之良久,閉目叩齒而起。

秋季攝生消息論编辑

秋三月,主肅殺。肺GJfont旺,味屬辛金,能剋木。木屬肝,肝 主酸。當秋之時,飲食之味,宜減辛增酸,以養肝氣。肺 盛則用呬以泄之。立秋以後,稍宜和平將攝。但凡春 秋之際,故疾發動之時。切須安養,量其自性,將養秋 間,不宜吐並發汗,令人消爍,以致臟腑不安。惟宜針 灸下痢,進湯散以助陽氣。又若患積勞五痔消渴等 病,不宜吃乾飯、炙GJfont,并自死牛肉、生鱠、雞豬、濁酒、陳 臭鹹醋、粘滑難消之物及生菜瓜果、鮓醬之類。若風 氣冷,病GJfont癖之人亦不宜近。若夏月好吃冷物過多, 至秋患赤白、痢疾兼瘧疾者,宜以童子小便二升,並 大腹檳榔五個,細剉,和便煎取,八合下生薑汁一合 和收,起臘雪水調下,早朝空心,分為二服,瀉出三兩, 行夏月所食冷物,或膀胱有宿水冷膿,悉為此藥祛 逐,不能為患。此湯名承GJfont,雖老人亦可服之,不損元 氣。止秋痢,又當其時。此藥又理腳GJfont,諸GJfont悉可取服。 丈夫瀉後兩三日,以韭白煮粥加羊腎同煮,空心服 之,殊勝補藥。又當清晨睡覺,閉目叩齒二十一下,嚥 津。以兩手搓熱,熨眼數多,於秋三月行此,極能明目。 又曰:秋季謂之容平,天GJfont以急,地GJfont以明。早臥早起 與雞俱興,使志安寧,以緩秋形,收斂神GJfont,使秋GJfont平, 無外其志,使肺GJfont清。此秋GJfont之應,養收之道也。逆之 則傷肺。冬為飧泄,奉藏者少。秋GJfont燥宜食麻,以潤其 燥,禁寒飲并穿寒濕內衣。

《千金方》曰:三秋,服黃GJfont等丸一二劑,則百病不生。 《金匱要略》曰:三秋,不可食肺。

《四時纂要》曰:立秋後,宜服張仲景八味地黃丸,治男 女虛弱百疾,醫所不療者。久服身輕不老。熟地黃八 兩、薯蕷四兩、茯苓二兩、牡丹皮二兩、澤瀉二兩、附子 童便製炮一兩、肉桂一兩、山茱萸四兩、湯泡五遍,右 為細末。蜜丸如桐子大,每日空心酒下二十丸,或鹽 湯下,稍覺過熱,用涼劑一二帖以溫之。

《雲笈七籤》曰:秋宜凍足、凍腦。臥以頭向西,有所利益。 《養生論》曰:秋初夏末,熱GJfont酷甚,不可脫衣裸體,貪取 風涼。五臟俞穴皆會於背,或令人扇風夜露手足,此 中風之源也。若覺有疾,便宜服八味地黃丸,大能補 理臟腑禦邪,仍忌三白,恐沖藥性。

秋三月,臥時頭要向西,作事利益。

《本草》曰:入秋,小腹多冷者,用古時磚煮汁,熱服之,又 用熱磚熨肚,三五度瘥。

《書》曰:秋禁寒餘食,禁早服寒衣。

又曰:秋傷於濕,上逆而咳,發為痿厥。

秋三月,六GJfont十八候皆正收斂之,令人當收斂身心, 勿為發揚馳逞。

又曰:八月望後少寒,即用微火煖足,勿令下冷。 《養生書》曰:秋穀初成,不宜與老人食之,多發宿疾。 《法天生意》曰:秋三月,戊子己亥庚子辛亥,宜煉丹藥, 宜入山修道。

秋時幽賞编辑

西泠橋畔醉紅樹

西泠在湖之西,橋側為唐一菴墓,中有楓GJfont數株,秋 來霜紅,霧紫點綴成林影醉。夕陽鮮艷奪目。時攜小 艇扶尊,登橋吟賞,或得一二新句,出奚囊紅葉牋書 之。臨風擲水,泛泛隨流,不知飄泊何所。幽情耿耿,撩 人更於月夜。相對露濕,紅新朝煙,凝望明霞艷日,豈 直勝於二月花也。西風起處,一葉飛向尊前,意似秋 色憐人,令我騰歡豪舉,興薄雲霄。翩翩然神爽哉,何 紅葉之得我耶。所患一朝枯朽摧為爨桐,使西泠秋 色,色即是空,重惜不住色相,終為畢竟空也。誰能為 彼破卻生死大劫哉。他日因果,我當作傷時命以弔。

寶石山下看塔燈

保叔為省中最高塔。七級燃燈,周遭百盞,星丸錯落, 輝煌燭天,極目高空,恍自九霄中。下燈影澄,湖水面 又作一種色相,霞鬚滉盪,搖曳長虹,夜靜水寒,焰射 蛟窟。更喜風清湖白,光彩儼駕。鵲橋得生羽翰,便想 飛步繩河。彼岸忽聞鐘磬,半空梵音聲,出天上,使我 慾念色塵一時幻破,清淨無礙。

滿家衖賞桂花

桂花最盛處,惟南山龍井為多。而地名滿家衖者,其 林若墉若櫛,一村以市花為業,各省取給於此。秋時 策蹇入山看花,從數里外便觸清馥,入徑珠英瓊樹 香滿空山,快賞幽深,恍入靈鷲金粟世界。就龍井汲 水煮茶,更得僧廚山蔬野蔌作供。對仙友大嚼令人 五內芬馥。歸攜數枝作齋頭伴寢,心清神逸雖夢中 之我尚在花境。舊聞僊桂生自月中,果否。若向托根 廣寒,必憑雲梯天路可折,何為常被平地竊去,疑哉。

三塔基聽落鴈

秋風鴈來,惟水草空闊處,擇為栖止。湖上三塔基址, 草豐沙闊,鴈多群呼下集,作解陣息所。攜舟夜坐,時 聽爭栖競啄,影亂湖煙,宿水眠雲,聲凄夜月基畔,嚦 嚦嘹嘹,秋聲滿耳,聽之黯然。不覺一夜西風,使山頭樹冷,浮紅湖岸,露寒生白矣。此聽不悅人耳,惟幽賞 者能共之。若彼聽雞聲而起舞,聽鵑聲而感變者,是 皆世上有心人也。我則無心。

勝果寺月巖望月

勝果寺左山,有石壁削立,中穿一竇,圓若鏡然。中秋 月滿,與隙相射。自竇中望之,光如合璧。秋時,當與詩 朋酒友賡和清賞,更聽萬壑江聲,滿空海色,自得一 種世外玩月意味。左為故宋御教場,親軍護衛之所。 大內要地,今作荒涼僻境矣。何如鏡隙陰晴常滿,萬 古不虧。區區興廢,盡入此石目中。人世搬弄,竊為冷 眼偷笑。

水樂洞雨後聽泉

洞在煙霞嶺下,巖石虛豁,谽GJfont邃窈,山泉別流,從洞 隙滴滴,聲韻金石。且泉味清甘,更得雨後,泉多音之 清泠,真勝樂奏矣。每到,以泉沁吾脾,石漱吾齒。因思 蘇長公云:但向空山石壁下,受此有聲無用之清流。 又云:不須寫入薰風絃縱,有此聲,無此耳。我輩豈無 耳哉。更當不以耳聽,以心聽。

資嚴山下看石筍

資嚴在靈隱,隱西壁下,有石狀若筍,形圓削卓立,高 可百尺。巑岏秀潤,凌空插雲。更喜四顧山巒,若層花 吐萼,皺縠疊浪,巍峨曲折,穿幽透深,林木合抱,皆自 巖竇拔起,不土而生。舊傳此山韞玉,故腴潤若此。但 山石間水跡波紋,不知何為。有之,亦不知有自何時。 豈滄海桑田說也。更愛前後石壁,唐宋遊人題名甚 多。進此,有楓林塢,秋色變幻,種種奇觀,窈窕崎嶇,不 勝騰涉矣。時當把酒鯨吞,倚雲長嘯,使山谷駭應,增 我濟勝之力數倍。

北高峰頂觀海雲

北高峰,為湖山第一高處。絕頂環眺,目及數里。左顧 澄湖,匣開粧鏡,金餅晶熒;右俯江波繩引,銀河玉虯。 屈曲前後,城郭室廬,郊原村落,眇若片紙,畫圖雄哉。 目中之觀哉。時間日晷將西,海雲東起,恍見霄霧溟 蒙,朝煙霏拂,洩洩縈紆,英英層疊,橫截半空,溷合無 際,四野晚山,浮浮冥漠矣。即此去地千尺,離俗數里, 便覺足躡天風,著眼處不知家隔何地。矧吾生過客, 原無罣礙,何為受彼世緣束縛,不作塵外遐想。

策杖林園訪菊

菊為花之隱者,惟隱君子山人家能蓺之,故不多見。 見亦難於豐美。秋來,扶杖遍訪城市、林園、山村、籬落, 更挈茗奴從事,投謁花主,相與對花談勝。或評花品, 或較栽培;或賦詩相酬,介酒相勸,擎杯坐月,燒燈醉 花。賓主稱歡,不忍熱別。花去朝來,不厭頻過,此興何 樂時乎。東籬之下菊可採也,千古南山悠然見之,何 高風隱德,舉世不見元亮。

乘舟風雨聽蘆

秋來風雨憐人,獨蘆中聲最凄黯。余自河橋望蘆過 處,一碧無際,歸枕故丘,每懷拍拍武林,惟獨山王江 涇,百腳村多蘆,時乎風雨連朝,能獨乘舟臥聽秋聲, 遠近瑟瑟,離離蘆葦,蕭森蒼蒼蔌蔌。或鴈落啞啞,或 鷺飛濯濯;風逢逢而雨瀝瀝,耳洒洒而心于于;寄興 幽深,放懷閒逸。舟中之人謂:非第一出塵阿羅漢耶。 避囂炎而甘寥寂者,當如是降伏其心。

保叔塔頂觀海日

保叔塔,遊人罕登,其巔能窮七級,四望神爽。初秋時, 夜宿僧房,至五鼓起,登絕頂。東望海日將起,紫霧氤 氳,金霞漂蕩,亙天光彩,狀若長橫疋練,圓走車輪。或 肖虎豹超驤,鸞鶴飛舞。五色鮮艷,過目改觀,瞬息幻 化,變遷萬狀。頃焉,陽谷吐火,千山影赤,金輪浴海,閃 爍熒煌,火鏡浮空,曈曨輝映,丹焰炯炯,彌天流光,赫 赫動地。斯時,惟啟明在東,晶丸燦爛,眾星隱隱,不敢 為顏矣。長望移時,令我目亂神駭,陡然狂呼,聲振天 表。忽聽籌報鳴雞,樹喧宿鳥,大地雲開,露華影白,回 顧城市,囂塵萬籟,滾滾生動,空中新涼逼人,凜乎不 可留也。下塔閉息斂神,迷目尚為雲霞眩彩。

六和塔夜玩風潮

浙江潮汛,人多從八月晝觀,鮮有知夜觀者。余昔焚 修寺中,燃點塔燈,夜午月色橫空,江波靜寂,悠悠逝 水,吞吐蟾光,自是一段奇景。頃焉,風色陡寒,海門潮 起,月影銀濤,光搖噴雪,雲移玉岸,浪捲轟雷,白練風 揚,奔飛曲折,勢若山岳聲騰。使人毛骨欲豎。古云十 萬軍聲,半夜潮信哉。過眼驚心,因憶當年浪遊,身共 水天飄泊,隨潮逐浪,不知幾作,泛泛中人。此際沈吟, 始覺利名,誤我不淺。遙見浪中數點浮鷗,是皆南北 去來舟楫,悲夫二字搬弄人間,千古曾無英雄。打破 盡為名利之夢,沈酣風波,自不容人喚醒。

《江西志書》
各省風俗同者不載
编辑

武寧縣编辑

秋西風,主雨。秋初,熱尤甚,多防旱。八九月,嵐氣多,人 多患瘧。

===寧州===秋寒多旱,秋霧亢暘。

《福建志書》
编辑

惠安縣编辑

夏秋間,陰雲湧起,大帽山前後,鬱結迴旋,久而不散。 則必有西北風吹送,驟雨俄頃即止,不能遠及。若夜 靜無風,一天星斗閃爍搖動者,明日必有風。虹蜺,觀 其所直之方,若下不至地,隨見隨滅者,無災;若久見 不滅,復化為微雨,則所直之方,必有螟蟲之災。

福寧州编辑

秋熱,更烈於夏。風雨相挾暴冷,難於調攝,而瘧痢之 病,十常八九。GJfont而九月霜降前後,始覺涼凊。

《廣東志書》
编辑

石城縣编辑

夏秋之交,時多颶風,翻瓦拔木。秋多露,白露雨,寒露 風,則穀不實。中秋月徵上元陰晴。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