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第075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七十四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七十五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七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

 第七十五卷目錄

 季秋部紀事

 季秋部雜錄

 季秋部外編

歲功典第七十五卷

季秋部紀事编辑

《帝王世紀》:「扶始以季秋下旬,夢白帝遺鳥喙子,旦而 升丘,見白虎,其上有雲,感已而生皋陶於曲阜。」 《史記·周本紀》有《聖瑞疏》:「季秋之月甲子,赤爵銜丹書 入於酆,止於昌戶。其書云:『敬勝怠者吉,怠勝敬者滅, 義勝欲者從,欲勝義者凶。凡事不強則不枉,不敬則 不正,枉者廢,滅敬者萬世。以仁得之,以仁守之,其量 百世;以不仁得之。以仁守之,其量十世』。」以不仁得之。 不仁守之,不及其世。此蓋《聖瑞》。

《尚書中候》:「周文王為西伯,季秋之月甲子,赤雀銜丹 書入酆鄗,止於昌戶,乃拜稽首受取。」

《詩經豳風七月章》:「九月授衣。」朱注九月霜降始寒,而蠶 績之功亦成,故授人以衣,使禦寒也。

《九月》,叔苴「采荼薪樗,食我農夫。」正義「叔苴拾取麻實,以 供食也。」荼以為菜,樗以為薪。

九月,築場圃。朱注場圃同地。物生之時,則耕治以為圃, 而種菜茹;物成之際,則築堅之以為場,而納禾稼。 《周禮天官司裘》,「季秋獻功裘,以待頒賜。」訂義鄭康成曰: 「功裘,人功微。麤謂狐青麛裘之屬。」鄭鍔曰:「《詩》之七月, 言一之日于貉取彼狐狸為公子裘,此乃獻於季秋 之月者。蓋九月授衣之候,寒氣將至,隕霜而裘可具, 王者襲重裘則思臣下之寒,故使先獻於授衣之時, 待時至則頒之。」

《夏官司爟》:「季春出火,民咸從之。季秋內火,民亦如之。」 訂義鄭鍔曰:「東方七宿,心為大火,出於夏之三月,其位 在辰;伏於夏之九月,其位在戌;戌為火伏之位,辰為 火出之方。古之火正,或食於咮以出內火,其或出或 內,皆視天之大火伏見以為節。」薛氏曰:「火之象,在天 既有伏見之時,火之用,在人亦有出內之節。《傳》曰:『火 見於辰』。故辰至巳,其方為火所王。當是時,雖烈山焚 萊」不禁也。何則?因其王而出之,以宣其氣耳。《傳》曰:「火 伏於戌。」自戌至亥,其方為火所休。當是時,雖鑠金燒 薙不為也。何則?因其休而內之,以息其氣耳。或者徒 泥於出內之文,謂火者,民事之大者也,季春則出之 始用,季秋則內而不用,不幾於廢民事乎?且出火於 季春,非謂季春之時始用火也,出其新火而導達乎 陽之氣也。內火於季秋,非謂季秋之時而不用火也, 內其舊火而順適其陰之氣也。《司爟》所謂四時變其 出內之火宮,正所謂春秋脩火禁者。脩其出內之禁, 尚何季春始用而季秋不用乎?昔子產鑄刑書,士文 伯曰:「火未出而作火以鑄刑器,藏爭辟焉。」是不知先 王納火之制也。單襄假道於陳,火朝覿矣。道茀而不 可行,是不知先王出火之制也。

《左傳襄公十七年》十一月,「宋皇國父為平公築臺,妨 農功。子罕請俟農畢,公弗許。築者謳曰:『澤門之晳,實 興我役;邑中之黔,實慰我心』。」杜預注:周十一月,今九 月也。今版築役夫歌以應杵。本此。

《漢官儀》,「辟雍去明堂三百步,車駕幸辟雍,從北門入, 九月於中行鄉射禮。」

《漢書文帝本紀》:「二年九月,初與郡守為銅虎符、竹使 符。」應劭曰:「銅虎符,第一至第五,國家當發兵,遣使 者至郡合符,符合乃聽受之。竹使符皆以竹箭五枝, 長五寸,鐫刻篆書,第一至第五。」師古曰:「與郡守為符 者,謂各分其半,右留京師,左以與之。」

二年九月,詔曰:「農,天下之大本也,民所恃以生也,而 民或不務本而事末,故生不遂。朕憂其然,故今玆,親 率群臣農以勸之。其賜天下民今年田租之半。」 十五年九月,詔諸侯王公卿郡守舉賢良能直言極 諫者,上親策之,傅納以言。《傅》,讀曰「敷。」敷陳其言而 納用之。

十六年秋九月,得玉杯,刻曰:「人主延壽,令天下大酺。」 《武帝本紀》:「元鼎二年九月,詔曰:『仁不異遠,義不辭難。 今京師雖未為豐年,山林池澤之饒,與民共之。今水 潦移於江南,迫隆冬至,朕懼其饑寒不活。江南之地, 火耕水耨,方下巴蜀之粟,致之江陵,遣博士中等分 循行諭告所抵,無令重困。吏民有振救饑民免其戹 者,具舉以聞』。」

《漢書刑法志》:「宣帝選于定國為廷尉,求明察寬恕。黃 霸等以為廷平,季秋後請讞。時上常幸宣室,齋居而 決事,獄刑號為平矣。」

《宣帝本紀》地節四年九月詔曰:「『『朕惟百姓失職不贍遣使者循行郡國,問民所疾苦。吏或營私煩擾,不顧 厥咎,朕甚閔之。今年郡國頗被水災,已賑貸鹽民之 食,而賈咸貴,眾庶重困。其減天下鹽賈』。又曰:令甲,死 者不可生,刑者不可息』。今繫者或以掠辜,若饑寒瘐 死獄中,何用心逆人道也?朕甚痛之。其令郡國歲上」 繫囚以掠笞若瘐死者,所坐名、縣、爵、里,丞相、御史課 殿最以聞。

《拾遺記》:「漢宣帝五鳳二年,於淋池之南起桂臺,以望 遠氣。帝常以季秋之月,泛蘅蘭雲鷁之舟,窮晷係夜 鉤於臺下,以香金為鉤。」絲為綸,丹鯉為餌。釣得白 蛟長三丈,若大蛇,無鱗甲。命太官為鮓,肉紫骨青,味 甚香美,班賜群臣。

《漢書成帝本紀》陽朔二年「九月詔曰:儒林之官,四海 淵原,宜皆明於古今,溫故知新,通達國體,故謂之博 士。否則學者無述焉,為下所輕,非所以尊道德也。丞 相、御史,其與中二千石、二千石雜舉可充博士位者, 使卓然可觀。」

《後漢書光武本紀》:「建武十三年九月,日南徼外獻白 雉、白兔。」

建武十九年九月,幸南陽,進幸汝南南頓縣舍,置酒 會賜吏人,復南頓田租歲。

《章帝本紀》:建初七年「九月甲戌,幸偃師,東涉卷津,至 河內,下詔曰:車駕行秋稼,觀收穫,因涉郡界,皆精騎 輕行,無他輜重,不得輒修橋道,遠離城郭,遣吏逢迎, 刺探起居,出入前後,以為煩擾,動務省約,但患不能 脫粟瓢飲耳。所過欲令貧弱有利,無違詔書,遂覽淇 園。己酉,進幸鄴,勞饗魏郡守令已下,至於三老門闌」 《走卒》,賜錢各有差勞。賜常山、趙國吏人。復元氏租賦 三歲。

《異苑》:「漢興平元年九月,桑再椹。時劉元德軍小沛,年 荒穀貴,士眾皆饑,仰以為糧。」

《魏志》建安十八年「九月,作金虎臺,鑿渠引漳水入白 溝以通河。」

《晉書武帝本紀》:泰始三年:「九月甲申,詔曰,古者以德 詔爵,以庸制祿,雖下下猶食上農,外足以奉公忘私, 內足以養親施惠。今在位者祿不代耕,非所以崇化 之本也。其議增吏俸,賜王公以下帛各有差。」

泰始六年九月大宛獻汗血馬。

《禮志》:穆帝納后,欲用九月,九月是忌月。范汪問王彪 之,答云:「禮無忌月,不敢以所不見便謂無之。」博士曹 耽、荀訥等並謂無忌月之文,不應有妨。王洽曰:「若有 忌月,當復有忌歲。」

《宋書文帝本紀》,元嘉二十三年「九月己卯,車駕幸國 子學,策試諸生,答問凡五十九人。」

《孝武帝本紀》大明七年「九月乙卯,詔曰,近炎精亢序, 苗稼多傷。今二麥未晚,甘澤頻降,可下東境郡,勤課 墾殖,尤弊之家,量貸麥種。」

《南史陳宣帝本紀》:「太建七年九月,甘露頻降樂遊苑。 丁未,輿駕幸苑採甘露,宴群臣。詔於苑龍舟山立甘 露亭。」

《魏書靈徵志》:「太宗泰常七年九月,溫泉出於涿鹿,人 有風寒之疾,入者多愈。」

《水經注》:虎圈,東魏太平真君五年城之,以牢虎也。季 秋之月,親御圈上,敕虎士效力於其下,事同奔戎,生 制猛獸,即《詩》所謂「袒裼暴虎,獻于公所」也。故魏有《退 虎圖》。

《魏書靈徵志》:「高祖承明元年九月,幽州民齊淵家杜 樹結實既成,一朝盡落,花葉復生,七日之中,蔚如春 狀。」

太和二年九月,鼎出於洛州滍水。送於京師。王者不 極滋味。則神鼎出也。

《宋瓊傳》:「瓊少以孝行稱。母曾病,季秋之月,思瓜不已。 瓊夢想見之,求而遂獲,時人稱異。」

《洛陽伽藍記》:綏民里東崇義里有京兆人杜子休宅, 地形顯敞,門臨御道。時有隱士趙逸,云是晉武時人。 晉朝舊事,多所記錄。見子休宅,歎息曰:「此宅中朝時 太康寺也。」龍驤將軍王濬平吳之後,始立寺。本有三 層浮圖,用甎為之。指子休園中曰:「此是故處。」子休掘 而驗之,果得甎數十萬,兼有石銘云:「晉太康六年,歲 次乙巳九月甲戌朔八日辛巳,儀同三司襄陽侯王 濬敬造。」

《隋書高祖本紀》,「開皇三年九月壬子,幸城東觀稼穀。」 《唐書選舉志》:四門學生補太學,太學生補國子學,每 歲九月有授衣假。

《舊唐書禮儀志》:「季秋祀五方天上帝於明堂,元帝配, 牲用蒼犢二。五人帝、五官並從祀,用方犢十。」

《唐書食貨志》:「凡新附之戶,秋以九月課役皆免。」 《唐會要》:「武德元年九月二十二日,高祖詔置常平監 官,以均天下之貨。」

《老學庵筆記》:《唐高祖實錄》,「武德二年正月甲子,下詔 曰:『釋典微妙,淨業始於慈悲;道教沖齊,至德去其殘暴。況乎四時之禁,毋伐麛卵;三驅之禮,不取順從。蓋 欲敦崇仁惠,蕃衍庶物,立政經邦,咸率斯道。朕祇膺 靈命,撫遂群生,言念亭育,無忘鑒寐。殷帝去網,庶踵 前修;齊王捨牛,實符本志。自今每年正月、五月、九月 十直日,並不得行刑,所在公私,宜斷屠殺』。」此《三長月》 斷屠殺之始也。

《唐會要》:「高祖武德七年九月十七日,給事中歐陽詢 奉敕撰《藝文類聚》成,上之。」

《通鑑》:武德八年九月癸卯,初令太府檢校諸權量。 《唐會要》:「武德九年九月,太宗即位,於弘文殿聚四部 群書二十餘萬卷,於殿側置弘文館,選天下賢良文 學之士虞世南、褚亮、姚思廉、歐陽詢、蔡允恭、蕭德言 等,以本官兼學士,令更宿直。聽朝之隙,引入內殿,講 論文藝,商確政事,或至夜分方罷。貞觀初,令褚遂良 檢」校館務,號「館主」,因為故事。其後有張太素、劉禕之、 范履冰相次為館主。

《唐書太宗本紀》:「貞觀二年九月壬子,以有年,賜酺三 日。」

《舊唐書太宗本紀》,「貞觀二年九月丙午,詔內外文武 群官年高致仕,抗表去職者,參朝之日,宜在六品見 任之上。」

《玉海》。貞觀三年九月癸丑十六日。諸州置醫學。御製 廣濟廣利等方書。

《唐書太宗本紀》:「貞觀四年九月壬午,禁芻牧於古明 君賢臣烈士之墓者。」

《唐會要》:貞觀六年九月二十九日,幸慶善宮,宴從臣 於渭濱。其宮即太宗降誕之所,上賦詩十韻,賞賜閭 里,有同漢之豐沛焉。於是起居郎呂才播於樂府,名 曰《功成慶善樂》。

《唐書太宗本紀》:「貞觀七年九月,縱囚來歸,皆赦之。」 《唐會要》:「貞觀十四年九月二十四日,平高昌,於西州 置安西都護府,治交河城。」

《玉海》:「貞觀十七年九月,紫芝生於太廟寢室,二十四 莖,為龍鳳形。」

《唐會要》:景龍二年九月十五日,臨淄王將朝京師,使 術士韓從禮筮之。卦未成而一蓍翹立,從禮曰:「此天 人之瑞。」

天授元年九月二十六日。改內外官佩魚為龜。 《唐書武后本紀》:「長壽元年改用九月社,賜酺七日。」 《玉海》:肅宗以景雲二年九月三日乙亥生於東宮之 別殿,祥光照室。

《唐書明皇本紀》:「開元二年九月丁酉,宴京師侍老於 含元殿庭,賜九十以上几杖,八十以上鳩杖,婦人亦 如之,賜於其家。」

《唐會要》:「開元二年九月二十五日,以穀賤傷農,令諸 州加時價糴,米貴,減價以糶。」

開元五年九月八日,「始令鄉貢明經進士見訖,國子 監謁先師,學官開講問義。有司具食,五品以上官及 朝集使,皆往閱禮。」

《蘇氏記》:「自永徽已來,正員官始佩魚。至開元八年九 月十四日,中書令張嘉貞奏致仕及內外官五品已 上,檢校、試判及內供奉官,準正員例佩魚。」自後恩制 賞緋紫,例兼魚袋,謂之「章服。」

《唐會要》:開元十三年九月十三日,潞州獻《瑞應圖》。上 謂宰臣曰:「朕在潞州,但靖以恭職,不記此事。今既固 請編錄,可召藩僚問其實事,然後修圖。」

《唐明皇帝鶺鴒頌》并序朕之兄弟,惟有五人,每聽政 之後,延入宮掖,申友于之志,詠棠棣之詩,邕邕如,怡 怡如,展天倫之愛也。秋九月辛酉,有鶺鴒千數,棲集 於麟德殿之庭樹,竟旬焉,飛鳴行搖,得在原之趣,昆 季相樂,縱目而觀者久之。左清道率府長史魏光乘 預觀其事,以獻其頌美其彬蔚,俯同頌云:「伊我軒宮, 奇樹青蔥,藹周廬兮,冒霜停雪,以茂以悅,恣卷舒兮, 連枝同榮,吐綠含英,曜春初兮蓐收御節,寒露微結, 氣清虛兮桂宮蘭殿,惟所息晏,棲雍渠兮行搖飛鳴, 急難有情,情有餘兮顧惟德涼,夙夜兢惶,慚化疏兮 上之所教,下之所效,實在予兮,天倫之性,魯衛分政, 親賢居兮,爰遊爰處,爰笑爰語,巡庭除兮。觀此翔禽, 以悅我心。」《良史書》兮,

《通典》:天寶二年敕:「朕承丕業,肅恭祀事,至於諸節,常 修薦享。且詩著授衣,令存休澣,在於臣子,猶及恩私, 恭事園陵,未標令式。自今以後,每至九月一日,薦衣 於陵寢。貽範千載,庶展孝思。」

《金石論明皇注孝經》四卷天寶四載九月,八分書,御 製序云:「舉六家之異同,會五經之旨趣,約文敷義,分 注錯經,寫之琰琬,庶補將來。」

《唐會要》:「天寶八載九月三日,肅宗生日,帝製《仁孝詩》 六章,札於步障,以示朝臣。宰相奏曰:『宸章煥發,睿札 凝暉,垂日月而齊光,自雲霄而下濟。爰於誕育之日, 勉以仁孝之經,上揚祖宗之美,傍考天人之際,發揮 前古,垂範將來《楊太真外傳》:「初,開元末,江陵進乳柑橘,上以十枚種 於蓬萊宮室。天寶十載九月秋結實」,宣賜宰臣曰:「朕 近於宮內種柑子樹數株,今秋結實一百五十餘顆, 乃與江南及蜀道所進無別,亦可謂稍異者。」宰臣表 賀曰:「伏以自天所育者,不能改有常之性;曠古所無 者,乃可謂非常之感。是知聖人御物,以元氣布和;大 道乘時,則殊方葉致。且橘柚所植,南北異名,實造化 之有初,匪陰陽之有革。陛下元風真紀,六合一家。雨 露所均,混天區而齊被;草木有性,憑地氣以潛通。故 茲江外之珍果,為禁中之佳實。綠蔕含霜,芳流綺殿; 金衣爛日,色麗彤庭」云云,乃頒賜大臣。

《續博物志》:「天寶中,河南緱氏縣太子陵仙鶴觀,每年 九月三日夜,有道士一人得仙,已有舊例,至日具姓 名申府。張竭忠為令,不之信,陰令二勇士執兵覘之。 至三更,有黑虎入觀來,銜一道士,射之不中,棄道士 而去。令於是申府,請弓矢,大獵石穴中,格殺數虎,或 金簡玉籙,冠帔髮骨甚多,其觀遂廢為陵使之居。」 《揮塵錄》:「肅宗以九月三日生為地平天成節。」

《唐會要》:「上元元年九月甲寅,御翔鸞閣觀酺。時赤縣 與太常音樂分東西朋,帝詔雍王賢主東,周王顯主 西,因以角勝。」

寶應元年九月甲午,太州至陝州二百餘里河清,澄 澈見底。

《舊唐書代宗本紀》:「廣德二年九月己未,左丞楊綰知 東京選,禮部侍郎賈至知東都舉。」兩都分舉選,自至 始也。

《唐會要》:「大曆五年九月,太原奏:文水縣冬蠶成繭。」 《舊唐書德宗本紀》:「貞元五年九月壬戌,詔以褚遂良 已下至李晟等二十七人,圖形於凌煙閣,以繼國初 功臣之像。」

《因話錄》:德宗嘗暮秋獵於苑中,是日,天色微寒,上謂 近臣曰:「九月衣衫,二月衣袍,與時候不相稱,欲遞遷 一月,何如?」左右皆拜謝。翌日命翰林議之,而後下詔。 李趙公吉甫時為承旨,以聖人能上順天時,下盡物 理,表請宣示萬方,編之於令。李相程初為學士,獨不 署名,具狀奏曰:「『臣謹按:《月令》十月始裘』。《月令》是元宗 皇帝刪定,不可改易。」上乃止。由是與吉甫不協。 《前定錄》:延陵包隰泝舟於隋河,時已迫選限,率僮僕 為之挽,過符離縣西古樹下,有穴若廢井然。一僕忽 誤墜落,久而方出,提一片石,有小篆曰:「旁有水,上有 道,八百年中逢栲栳。」眾咸異之,而莫知所謂尋問墜 坑者,名栲栳也。時元和三年九月二十一日矣。 《玉海》:憲宗元和十二年九月初二日。出內庫羅綺犀 金玉帶賜裴度。

《通鑑》:憲宗元和十二年九月甲寅,李愬將攻吳房,諸 將曰:「今日往亡。」愬曰:「吾兵少,不足戰,宜出其不意。彼 以往亡不吾虞,正可擊也。」遂往,克其外城,斬首千餘 級。陰陽家之說,九月以寒露後第二十七日為「往 亡。」

《唐書敬宗本紀》:「寶曆二年九月甲戌,陳百戲於宣和 殿,三日而罷。」

《事物紀原》:唐王昌遇,梓州人,得道,號易元子,大中十 三年九月九日上昇。自是以來,天下貨藥輩,皆於九 月初集於梓州城,八日夜於州院街易元飛沖地,貨 其所齎藥,川俗因謂之「藥市」,遲明而散。

《玉海》:「唐昭宣帝九月三日誕為乾和節。」

《紀異錄》:鄭玨與李愚同為學士,鄭閣上麻生,李曰:「承 旨入相矣。」霜降成實,乃白麻也。是夜制出拜相,蓋拜 相用白麻也。

《玉海》:「梁末帝九月十二日誕,為明聖節。」

唐明宗九月九日誕為「應聖節。」

周世宗九月二十四日生,名「天清節。」百僚上表曰:「壽 丘降跡,爰符出震之期;里社迎祥,式契承乾之運。候 屬澄河,時當降聖。鰈水鶼林,望堯雲而獻祝;桓圭穀 璧,趨禹會以駿奔。請以二十四為天清節。所冀金相 玉振,負寶曆以彌新;地久天長,煥文編而不朽。」從之。 《遼史·太祖本紀》:「天贊三年九月丙申朔庚子,拜日於」 蹛林。丁巳,鑿金河水,取烏山石,輦致潢河木葉山,以 示山川朝海宗嶽之意。

《聖宗本紀》:統和元年九月「辛未,有司請以帝生日為 千齡節,從之。」

《興宗本紀》:「重熙五年九月,獵黃花山,獲熊三十六。」 《玉海》:「建隆四年九月五日,詔選樂工八百三十人隸 太常,習鼓吹。」

乾德四年九月十四日,觀衛兵騎射張樂,賜從官飲。 《宋史五行志》:太平興國元年九月,隰州獻合穗禾,長 尺餘。

《玉海》:「太平興國二年九月辛亥二十日,幸講武臺大 閱。二十八日丙辰,校獵於近郊,帝御弧矢,射走兔四。 太平興國三年九月二日,賜進士胡旦以下綠袍、靴、 笏。自是以為定制淳化元年九月八日,召近臣後苑習射,因御崇政殿 觀角抵之戲。」

《宋史太宗本紀》:淳化二年九月,帝飛白書「玉堂之署」 四字,以賜翰林承旨蘇易簡。

《玉海》:淳化五年九月壬子二十三日,中書門下獻大 射圖,大約如朝謁元會之禮。酒三行,有司奏賜王公 下射,侍中稱「制可」,皇帝改服武弁,射於殿上,布七埒 於殿下。自公卿大夫各有著位。開樂虡於東廂中,設 熊虎等侯。陳賞物於東階以賞能者,設醴爵於西階 以罰否者。並畫其冠冕儀式,表著埻埒之位以進,上 覽嘉之。

《麟臺故事》:「淳化七年九月,詔翰林學士承旨李昉等 閱前代文集,撮其精要,以類分之,為《文苑英華》,續命 翰林學士蘇易簡等共成之。雍熙三年上之,凡一千 卷。」

《玉海》:至道元年九月三日,西南蕃王龍漢。遣使進 奉。西南牂牁諸蠻來貢方物。帝召其使,詢以地理風 俗,因令作本國歌舞,一人吹瓢笙數十輩,連袂宛轉, 以足頓地為節。問其曲,譯者曰「水曲。」詔加漢。等官, 賜使者遣還。

景德元年九月,河北轉運使劉綜言:「每歲朝廷遣使 賜邊城冬服,諸軍將校皆給錦袍,惟轉運使、副止攽 皁花。」丁亥,并賜河東、陝西三路使、副方勝練鵲錦袍。 《宋史·禮志》:真宗景德三年九月,詔許群臣士庶選勝 宴樂,御史臺、皇城司毋得糾察。

《玉海》:大中祥符二年九月二日,司天奏:「紫微宮中瑞 光及含譽星見,告天地宗廟及昭應宮。」

《宋史真宗本紀》:「大中祥符三年九月丁亥,作《宗室座 右銘》,賜諸王。」

《玉海》:「大中祥符三年九月辛巳,賜近臣及三館、祕閣、 解州瑞鹽。」

大中祥符八年九月二日己酉,注輦國主羅乍遣使 奉表來貢。詣承明殿,以盤捧珠碧玻璃布,於御座前, 降殿再拜。

《燕翼詒謀錄》:大中祥符八年九月,直史館張復上言, 「乞纂朝貢諸國衣冠,畫其形狀,錄其風俗,以備史官 廣記。」從之。

《玉海》:「大中祥符九年九月壬戌,永靜軍言,禾異壟合 穗。」

天禧二年九月二十四日壬午,上御樓觀酺宴。是日, 慶雲見於樓上,日生赤黃珥。

天聖二年九月辛卯,祠太一宮,駐輦,賜道左耕者茶 帛。

《事物紀原》:「梓州九月初八日藥市。」逮本朝天聖中,燕 龍圖肅知郡事,又展為三日,至十一日而罷。

《玉海》:景祐二年九月十二日,依新黍定律尺每十黍 為一寸。

康定元年九月辛酉,賜陝西軍士羊裘。言者以塞土 苦寒,請以羊裘賜戰士,一裘用五羊皮,聽軍士自製。 慶曆二年,簡河東弓手武勇者為義勇,陝西弓手為 保捷。每歲九月農隙訓閱。

慶曆三年九月,樞密副使富弼請考祖宗故事可行 者為書,置在二府,俾為模範,得以遵守。上嘉其奏。丙 戌,命史館檢討王洙、集賢校理余靖、歐陽修、祕閣校 理孫甫等同編,命弼領之,名曰《太平故事》。四年九月 上之,凡九十六門,二十卷,弼為序。

皇祐二年九月十四日庚子,皇城司上新作《文德殿 香檀魚契契》,有左、右,左留中、右付本司:各長尺有一 寸,博二寸八分,厚六分,刻魚形,鑿枘相合,鏤金為文。 車駕至門,勘契官執右契奏,閤門使降左契。勘契官 勘畢,奏云「外契合。」二十五日己酉,以大饗明堂,具大 駕鹵簿赴景靈宮,行薦饗禮畢,齋於太廟。翼日庚戌, 詣七室行朝饗之禮。降神樂作,帝密諭樂卿,「令備其 音節。」禮儀使請憩小次,帝拱立益莊。

皇祐四年九月己未十三日,御閣召賈昌朝講《乾卦》, 用九,曰:「外以剛健決事,內以謙恭應物。」詔褒答,以卦 義付史館。上曰:「昌朝位將相而執經,朝廷美事也。」 皇祐五年九月十二日戊寅,鑄鼎十有二,圜丘用五, 宗廟七。又作鸞刀,郊廟各一。初,賈昌朝侍經筵,帝問 《鼎》卦:「『聖人亨,以享上帝』。今郊何以無鼎?」昌朝不能對, 曰:「容退而講求。」於是詔禮官議,以為郊有亨牲進熟, 遂命阮逸、胡瑗鑄銅鼎,制鸞刀,帝親書刻之。牛鼎容 一斛,羊鼎五斗,豕鼎三斗。

至和元年九月,王洙為學士,仁宗嘗以塗金龍水牋 為「飛白」《詞林》二字賜之。

嘉祐二年,翰林侍讀學士李淑以九月十一日出守 河州,御製五言六韻詩示之。

治平三年九月丙辰,夜,召學士王珪至蕊珠殿,特詔 中書除端明殿學士。翌日,又賜盤龍金盆一,曰:「知卿 忠純有守,故有此賜。」

《宋史禮志》:「元祐二年九月,經筵講《論語》徹章,賜宰臣執政、經筵官宴於東宮,帝親書唐人詩賜之。」

《玉海》:紹聖四年九月十七日,兵部侍郎黃裳言:「今《九 域志》所載甚略,願詔職方取四方郡縣山川、民俗、物 產、古跡之類,輯為一書,補綴遺缺。」詔祕省錄《山海經》 等送職方檢閱。

《師友談記》:東坡云:國朝試科目,昔在八月中旬。頃與 黃門將試,黃門忽感疾臥病,相國韓魏公知之,輒奏 上曰:「今歲召制科之士,惟蘇軾、蘇轍最有聲望。今聞 蘇轍偶病,如此人兄弟中不得一人就試,甚非眾望, 欲展限以俟。」上許之,凡比常例展二十日。自後試科 目,並在九月始此。

《蘇軾詩集》:九月十五日,邇英講《論語》終篇,賜執政講 讀史官燕於東宮,又遣中使就賜御書詩各一首。臣 軾得《紫薇花》絕句,翌日各以表謝,又進詩篇。

《玉海》:崇寧二年九月六日壬午,何執中奏「禮部郎陳 暘撰《樂書》二百卷,欲加優獎,暘欲考定中聲,更乞送 講義司施行,遷暘一秩。」

大觀二年九月十八日,州縣藏書閣賜名「稽古。」 《宋史樂志》:「政和三年九月,詔《大晟樂》頒於太學辟廱, 諸生習學,所服冠以弁,袍以素紗皁緣,紳帶佩玉,從 劉昺製也。」

《燕翼詒謀錄》:政和六年九月,手詔:「天下人才富盛,趨 事赴功者眾,不足以待多士,可增置直徽猷閣、直顯 謨閣、直寶文閣、直天章閣、祕閣修撰、集英殿修撰,凡 九等。」

政和七年九月辛巳,製《定命寶》:「範圍天地,幽贊神明, 保合太和,萬壽無疆」為文,廣九寸,號《九寶》。

《玉海》:「建炎二年九月十七日戊戌,上書《資治通鑑》第 四冊,賜黃潛善。」二十二日內出親書座右素屏《旅獒》 一篇,《大有》《大畜》二卦與孟子之言七,凡十扇,遣中使 宣示宰執。

《延平府志》:「文山在青印溪濱,隔溪為公山,邑人義齋 鄭氏居此。宋韋齋先生朱松為尤溪尉,任滿假館於 鄭氏。建炎庚戌九月十五日,考亭夫子生焉。先是二 山草木繁密,及考亭既生,野燒同時盡焚,山形畢露, 儼若『文公二字』。」

《玉海》:「紹興三年九月六日丁巳,大理卿李與權以聖 賢之訓與謹獄之事,分章取義,類聚條分,凡三百事, 列十門,總為一書,上之,繕寫成五冊,名曰《士師總龜》。」 詔錄副本申尚書省。

紹興五年九月十九日,賜新及第汪應辰以下御書 石刻《中庸》篇。廷試畢,賜御書自此始。二十庚寅日,賜 趙鼎御書《尚書》一部。翼日,鼎奏謝,上曰:「《尚書》所載君 臣相戒敕之言,所以賜卿,欲共由此道,以成治功。」 紹興十三年九月四日,御書《尚書》終篇,刊石頒諸州 學,謂輔臣曰:「學寫字不如便寫經書,不惟可學字,又 得」經書不忘。

紹興二十五年九月十三日丁巳,宰臣上《寬恤詔令》 一百六十八卷,《目錄》三十一卷,《修書旨揮》一卷,共二 百卷,五十門,詔名曰《紹興編類寬恤詔令》,頒行之。 乾道二年九月,祕書少監汪大猷言:「陛下樂聞忠言, 內之臺諫,外之監司、郡守,又有輔臣之轉對,公車之 召見,隆寬廣問,殆無虛日。欲望凡臺諫、侍從章奏,各 置一簿,隨所上錄之。一留禁中,時備觀覽,或可采,付 外施行。一授大臣使詳閱,庶幾言皆底績。」十四日 甲子,詔:「臺諫章奏置籍以便觀覽。」

乾道六年九月二十一日,成都曆學進士賈浚上《曆 法九議》一冊。

淳熙元年九月十八日,幸玉津園宴射,賦七言詩,賜 曾懷以下,與宴者皆和。二十七日,詔「臨安府擇寬閒 地建射圃,備百僚習射。」

《西湖志餘》:淳熙三年九月十五日明堂大禮,十三日 雨未時,奏請宿齋。十四日,駕詣景靈宮,回太廟宿齋, 雨不止。十五日,晴色甚佳,車駕自太廟乘輅還內。日 映龍袍,天顏甚喜。張掄進《臨江仙》云:「聞道彤庭森寶 仗,霜風逐雨驅雲。六龍扶輦下青冥。香隨鸞扇遠,日 映赭袍明。簾捲天街人頂戴,滿城喜氣氤。」等閒散 作八荒春。祇知天意好,昨夜月華新。

《玉海》:淳熙四年九月丙辰,詔侍讀史浩錫燕澄碧殿。 浩進古詩三十韻,御製俯同其韻云:「皓首持六經,日 侍明光裏。翼乎鴻遇風,縱矣魚在水。眷言澄碧行,勝 賞得紆趾。亦屢引公卿,對此談政理。虛心欲受人,忠 言資逆耳。朕瘠天下肥,至樂無易此。期爾罄嘉謀,使 我勳業起。」

淳熙五年九月十二壬申,日幸祕書省受朝,右文殿 移御祕閣,入東西壁,觀累朝御書。上手以光堯太上 皇帝所書《琴賦》示群臣,諭曰:「此鍾、王所不及。」既又修 《太平興國故事》,張宴右文,酒五行罷。翌日癸酉,賜御 製詩,詩有「宴開芸閣,坐對蓬山」之語。

淳熙六年九月三日,詔明堂免奏祥瑞。上曰:「朕自有 真祥瑞,豐年是也。百姓家給人足,瑞莫大焉《乾淳歲時記》:是月遣使朝陵,如寒食儀。都人亦出郊 拜墓,用綿毬楮衣之類。

戶部點檢所十三酒庫,例於九月初開清。每庫各用 疋布書庫名,高品以長竿縣之,謂之「布牌」;以木床鐵 擎為仙佛鬼神之類,駕空飛動,謂之「臺閣」雜劇。百戲 之外,又為漁父習閒、《竹馬出獵》。《八仙》故事,命妓家女 使裹頭花巾,為酒家保庫。妓皆珠翠盛飾,銷金紅背, 乘繡韉寶勒駿騎,各有皁衣黃號,私身數對,訶導於 前,浮浪閒客,隨逐於後。少年俠客,往往簇飣持杯,爭 勸馬首。金錢綵段,霑及輿臺所經之地。高樓邃閣,繡 幕如雲,累足駢肩,真所謂「萬人海」也。

《宋史禮志》:光宗以九月四日為重明節。

《玉海》:「嘉定四年九月,徐天麟表進所編《西漢會要》七 十卷,總為十五門,分三百六十有七事。十一日丁卯, 有旨藏祕閣。」

嘉定五年九月二十四日,吏部彭龜年之子欽纂龜 年勸講所得聖語及事實本末,名《聖德記》,上之,詔付 史館。

《樂郊私語》:「己亥秋九月晦,余曉詣嘉禾,時曉星猶在 樹杪,忽西南天裂數十百丈,光燄如猛火,照徹原野, 一時村犬皆吠,宿鳥驚飛,諦觀裂處,蝡蝡而動,若金 融於冶鑄者。少時方合,操舟者謂余曰:『此天開眼也』。」 《宋史理宗本紀》:景定三年九月丁丑,溫州布衣李元 老讀書安貧,不事科舉,今已百四歲。詔補迪功郎致 「仕,本郡給奉。」

《禮志》:「瀛國公以九月二十八日為天瑞節。」

《金史太宗本紀》:天會五年九月「丁未,詔曰,內地諸路, 每耕牛一具,賦粟五斗,以備歉歲。」

《熙宗本紀》:「皇統元年九月戊申,詔賜鰥寡孤獨不能 自存者,人絹二疋,絮三斤。」

《章宗本紀》:「明昌四年九月甲子朔,天壽節,御大安殿, 受親王百官及宋、高麗、夏使朝賀。」

《元史祭祀志》:「每歲九月內及十二月十六日以後,於 燒飯院中,用馬一、羊三、馬湩、酒醴、紅織金幣及裏絹 各三疋,命蒙古達官一員,偕蒙古巫覡掘地為坎以 燎肉,仍以酒醴、馬湩雜燒之。巫覡以國語呼累朝御 名而祭焉。」

《郝經傳》:「汴中民射鴈金明池,得繫帛書詩云:『霜落風 高恣所如,歸期回首是春初。上林天子援弓繳,窮海 纍臣有帛書』。」後題曰:「至元五年九月一日放鴈,獲者 勿殺。國信大使郝經書於真州忠勇軍營新館。」 《盱眙志》:「天曆元年九月十八日未時,太祖高皇帝誕 生。」

《龍興慈記》:太祖誕時,攜浴於河,忽水中浮起紅羅一 方,取為襁,今名「紅羅障」云。

《真臘風土記》:「九月則壓獵。壓獵者聚一國之眾,皆來 城中,教閱於國宮之前。」

《識小編》:「永樂十七年九月十二日,欽頒佛經至大報 恩寺。當日夜,本寺塔現舍利光如寶珠,次現五色毫 光,慶雲捧日。」

《懸笥瑣探》:「天順七年九月十六日,有一物見於中天, 淡白,垂長數丈,尾微曲,少頃不見,忽又垂出,閃閃若 動,細如數百丈線。人言此龍也。」

《熙朝樂事》。霜降之日,帥府致祭旗纛之神。已而張列 軍器,以金鼓導之,遶街迎賽,謂之「揚兵。」旗幟、刀戟、弓 矢、斧鉞、盔甲之屬,種種精明。有飆騎數十,飛轡往來, 逞弄解數,如雙燕綽水,二鬼爭環,隔肚穿鍼,枯松倒 掛。魁星踼斗,夜叉探海,八蠻進寶,四女呈妖,六臂哪 吒,二仙傳道,圮橋進履,玉女穿針、擔水救火,踏梯望 月之屬,窮態極變,難以殫名,騰躍上下,不離鞍鐙之 間,猶猿猱之寄木也。

季秋部雜錄编辑

《書經引征》:「乃季秋月朔,辰弗集於房。」蔡傳「集」,合也。不合 則日蝕可知。

《詩經國風蟋蟀章》:「蟋蟀在堂。」朱注蟋蟀,蟲名,似蝗而小, 九月在堂。

《左傳》哀公十有二年:「冬十二月,螽,季孫問諸仲尼,仲 尼曰:『丘聞之,火伏而後蟄者畢。今火猶西流司歷過 也』。」「火,心星也。火伏在今十月猶西流」,言未盡沒,知 是九月,曆官失一閏。

《詩紀歷樞》:「天霜樹落葉而鴻鴈南飛。」

《內經》各差其分。戌之月,霜清肅殺而庶物堅。 《山海經》:「豐山有九鐘焉,是知霜鳴。」霜降則鐘鳴,故 言「知」也。

《管子輕重甲篇》:「歲租九月而具粟。」又美桓公,召管子 而問曰:「此何故也?」管子對曰:「萬乘之國,千乘之國,不 能無薪而炊。今北澤燒莫之續,則是農夫得居裝而 賣其薪蕘,一束十倍,則春有以倳耜,夏有以決芸,此 租稅所以九月而具也《輕重乙篇》:「桓公曰:『寡人欲毋殺一士,毋頓一戟,而辟 方都二為之有道乎』?」管子對曰:「涇水十二空,汶、淵、洙 浩滿,三之於。乃請以令使九月種麥,日至日穫,則時 雨未下而利農事矣。」桓公曰:「諾。」令以九月種麥,日至 而穫,量其艾一,收之積中,方都二。故此所謂善因天 時,辯於地利,而辟方都之道也。

《菁茅謀》篇:「九月斂實,平麥之始也。」

《家語·本命解》:「霜降而婦功成,嫁娶者行焉。」季秋霜 降,嫁娶者始於此。

《楚辭》「靚杪秋之遙夜兮,心繚戾而有哀。」

《史記天官書》:「閹茂歲:歲陰在戌,星居巳,以九月與翼、 軫辰出,曰天雎,白色大明。其失次,有應見東壁歲水。」 索隱曰:《爾雅》:「在戌曰閹茂。」孫炎云:「萬物皆蔽冒,故 曰閹茂。」

《李斯傳》:「秋霜降者草花落,水搖動者萬物作」,此必然 之效也。

《後漢書律歷志》注:「自亢八度至危四度,謂之大火之 次,寒露霜降居之,宋之分野。」

《洞冥記》:「旦露池西有靈池,方四百步,有浮根菱,根出 水上,葉沈波下,實細薄,皮甘香,葉半青半黃,霜降彌 美,因名青冰菱也。」

《白虎通五行篇》:「九月謂之無射何?射者,終也,言萬物 隨陽而終也,當復隨陰起,無有終已。」

《四民月令》:「九月作葵葅,乾葵。」

九月,藏茈薑。《字林》曰:「薑,御溼之菜。」

雜五行書「青桐,九月收子。」

《抱朴子·仙藥篇》:「欲求芝草入名山,必以三月、九月。此 山開出神藥之月也。勿以山佷日,必以天輔時,三奇 會尤佳。」

《廣州記》:「鬼目樹似棠梨,葉如楮,皮白,樹高大如木瓜 而小,邪傾不周正,味酢,九月熟。」

《潯陽記》:「廬山頂上有三石雁,霜降則飛。」

《食經》「作白醪酒法:生秫米一石,方麴二斤,細剉,以泉 水漬麴,密蓋,再宿,麴浮起。炊米三升酘之,使和調,蓋 滿五日乃好。酒甘如乳,九月半後可作也。」

《三禮義宗》:九月大享帝於明堂之中。《孝經》云:「宗祀文 王於明堂」是也。

《魏書律曆志》:「次卦九月,歸妹、無妄、明夷、困、剝。」

《洛陽伽藍記》:景陽觀山南百果園有仙人桃,其色赤, 表裏照徹,得嚴霜乃熟。亦出崑崙山。一曰「王母桃也。 仙人棗長五寸,把之兩頭俱出,核細如鍼,霜降乃熟, 食之甚美。一曰西王母棗。」

《齊民要術》:「葵子收,待霜降榜簇,皆須陰中。其碎者割 訖即地中尋手糾之。」傷早黃爛,傷晚黑澀,見日亦 澀,待萎而亂者必爛。

蒜宜良軟地三遍熟耕,九月初種。《種法》:黃畼時,以耬 耩逐壟手下之,五寸一株。

《茄子》「九月熟時摘取,擘破水淘子,取沉者,速曝乾裹 置,至二月畦種。」

藏蟹法:「九月內取母蟹,得則水中,勿令傷損及死者, 一宿腹中浮。先煮薄糖,著活蟹於冷糖甕中一宿。著 蓼湯和白鹽,特須極鹹,待令甕盛半汁,取糖中蟹,內 著鹽蓼汁中便死。泥封二十日出之。舉蟹臍著薑末, 還復臍如初。內著坩甕中,百箇各一器,以前鹽、蓼汁 澆之,令沒,密封,勿令漏氣,便成矣。特忌風裏,則壞而」 不美也。

冬米明酒法:「九月漬清稻米一斗,擣令細末,沸湯一 石澆之。麴一斤末,攪和三日極酢。合二斗釀米,炊之, 氣刺人鼻,便為大發。攪成,用方麴十五斤酘之,米三 斗,水四斗,合和釀之也。」

作酃酒法:「以九月中,取秫米一石六斗,炊作飯。以水 一石,宿漬麴七斤,炊飯令冷,酘麴汁中覆甕,多用荷 箬,令酒香燥,復易之。」

蘘荷九月中取旁生根為葅,亦可醬中藏之。

大豆「九月中候近地,葉有黃落者,速刈之。」葉少不 黃,必浥鬱。刈不速,逢風則葉落盡,遇雨澤,爛不成 薑。九月掘出置屋中,中國土不宜薑,僅可存活,勢不 滋息。種者聊擬藥物小小耳。

《大業拾遺》:「吳郡獻松江鱸魚乾鱠六瓶,瓶容一斗。」作 鱠法一同鮸魚。然作鱸魚鱠,須九月霜降之時,收鱸 魚三尺以下者,作乾鱠,浸漬訖,布裹瀝水令盡,散置 盤內。取香柔花葉相間,細切,和鱠撥令調勻。霜後,鱸 魚肉白如雪,不腥,所謂金虀玉鱠,東南之佳味也。紫 花碧葉,間以素鱠,亦鮮潔可觀。

《唐書曆志》,先寒露三日,天根朝覿時訓爰始收潦。而 《月令》亦云:「水涸。」後寒露十日,日在尾八度而本見,又 五日而駟見。故隕霜則蟄蟲墐戶。

《霜降》六日,日在尾末,火星初見。

《百官志》:「凡津梁道路,治以九月。」

《酉陽雜俎》:汝西有練溪,多異柏。及暮秋,葉上斂,俗呼 合掌柏《周易集解》:「黃裳元吉。」干寶曰:「陰氣在五九月之時,自 《剝》來也。」

《續本事詩》:北方白鴈,似鴈而小,色白,秋深乃來。白鴈 至則霜降,河北人謂之霜信。杜甫詩云「故國霜前白 鴈來」,謂此。

六一《題跋》《漢韓明府修孔子廟器碑》云:「永壽二年,青 龍在涒灘。霜月之靈,皇極之日。」永壽,桓帝年號也。按 《爾雅》,「歲在申曰涒灘。霜月之靈,皇極之日。」莫曉其義, 疑是九月五日。

《雲笈七籤》:「季秋,肝藏氣微,肺金用事,宜減辛增酸,助 筋補血,以及其時。」

《夢溪筆談》:「九月木可為枝幹,故曰太衡。」

《忘懷錄》「造乾地黃法:九月末,掘取肥大者,去鬚熟蒸, 微曝乾,又蒸微曝,食之如蜜,可停久遠。」

《長公外紀》:九月十二日,東坡在儋耳,與客飲酒,小醉, 信筆書曰:「吾始至南海,環視天水無際,悽然傷之,曰: 『何時得出此島耶』?」已而思之,天地在積水中,九州在 大瀛海中,中國在少海中,有生孰不在島者?覆盆水 於地,芥浮於水,蟻浮於芥,茫然不知所濟。少焉水涸, 蟻即徑去,見其類出涕曰:「幾不復與子相見。」豈知俯 「仰之間,有方軌八達之路乎?」念此,可以一笑。

《曲洧舊聞》:「草烏頭,近畿如嵩少、具茨諸山亦多有之。 花開九月,色青可愛玩,人多移植園囿,號鴛鴦菊,蓋 取其近似耳。」

《朱子家禮集說禰祭考》曰:「禰,禰近也,季秋擇日而祭。」 程子曰:「季秋成物之始,亦象其類而祭之。」

《墨莊漫錄》:杜子美祭房相國,「九月用茶藕蓴鯽之奠。」 蓴生於春,至秋則不可食,不知何謂。而晉張翰亦以 秋風動而思菰菜蓴羹鱸,鱠鱸固秋物,而蓴不可曉 也。

《臥遊錄》雲:「陽谷流潦沸騰,飛泉激灑,凜然凝沍,每入 穴中,朱明盛暑當晝暫暄涼,秋晚候縕袍不暖。 錦繡萬花谷拒霜花,樹叢生,葉大而其花甚紅,九月 霜降時開,故名拒霜。」

《溪蠻叢笑》:「富洞以九月燕為大設。」

《豹隱紀談》:吳興之水晶宮,不載圖經,刺史楊漢公九 月十五日夜絕句云:「江南地暖少南風,九月炎涼正 得中。溪上玉樓樓上月,清光合作水晶宮。」後來林子 中聞滕元發得湖州,以詩賀何洵直邦彥曰:「清風樓 下兩溪春,三十餘年一夢新。欲識玉皇香案吏,水晶 宮主讁仙人。」因為故事。 《燕山叢錄》:寶坁銀魚,都下所珍,北人稱為麪條魚,形 似東吳鱠殘而倍大,出海中蛤山下,秋深霜降上溫 泉產子,映日望之,波浪皆成銀色。人每候其至,網之。 《太平清話》:「九月蓴鱸正美,秫酒新香勝客。晴窗出古 人法書名畫,焚香評賞,無過此時。」

《銷夏》,葉石林云:景修與吾同為郎,夜宿尚書新省之 祠曹廳,步月庭下,為吾言:往嘗以九月望夜道錢塘, 與詩僧可久泛西湖,至孤山已夜分。是歲早寒,月色 正中,湖面渺然如鎔銀,傍山松檜參天,露下,葉間嶷 嶷皆有光,微風動,湖水晃漾,與林葉相射。可久清臞 苦吟,坐中凄然不勝寒,索衣無所有,空米囊覆其背, 謂平生得此無幾。吾為作詩記之云:「霜風獵獵將寒 威,林下山僧見亦稀。怪得題詩無俗語,十年肝鬲湛 寒輝。」此景暑中想像,亦可一洒然也。

《缾史》月表:「九月花盟主」,菊花花客卿,月桂花使令,「老 來紅葉下紅。」

《花曆九月》菊有英,芙蓉冷漢宮秋老芰荷化為衣。《橙 橘登》,《山藥乳》。

《月令》演「九月皇極日。」五日息日。七日《題糕》。九日《小重陽》。十日菊 花節。 《御溝紅葉》。

《四時占候》:「九月雨大,宜收禾。」

《戎事類占》:「自一日至九日,以日占月,遇此日風,則此 月穀賤。」

九月,雷,主穀貴。

霜不下,則來年三月多陰寒,多雨,主米貴。

《雜占》:「朔日值寒露,主冬寒嚴凝,值霜降,主歲歉。 朔日風雨,主春旱夏雨,芝麻貴。又朔日東風半日不 止,主米麥貴。」

九月上卯日北風,主來年三七月米大貴,東風亦然, 西北平平。

十三日晴,則冬晴。柴賤。

《文林廣記》:「虹以九月出西方,大小豆貴。又朔日虹見, 麻貴,油貴。」

九月,雨雹,不利牛馬。

九月庚辰、辛卯日雨。主冬,穀貴一倍。

《本草綱目》:「凡棗,九月采,日曬乾,補中益氣,久服神僊。」 「鴈來紅,莖、葉、穗、子並與雞冠同,其葉九月鮮紅,望之 如花,故名。吳人呼為老少年。」

辛夷其樹似杜仲,子似冬桃而小。九月采實,暴乾,去 心及外毛。毛射人肺,令人欬香薷,中州人呼為「香菜。」方莖尖葉,九月開紫花成穗。 有細子細葉者,僅高數寸,葉如落帚葉,即石香薷也。 兔絲子蔓延草木之上,九月采實,暴乾。色黃而細者 為「赤綱」,色淺而大者為「菟虆。」

「女貞」葉似《冬青樹,其實九月熟,黑似牛李子》。

水仙花:葉似蒜,其花香甚清。九月初栽於肥壤,則花 茂盛,瘦地則無花。

南燭是木而似草,故號「南燭草木。」其子如茱萸,九月 熟,酸美可食。

蔓荊生水濱,「苗莖蔓延,長丈餘,九月有實,黑斑,大如 梧子而虛。」

補骨脂俗訛為「破故紙。」生《嶺南諸州及波斯》國。莖高 三四尺,葉小似薄荷,花微紫色。實如麻子,圓扁而黑。 九月采。

山茵蔯其莖如艾,其葉如淡色青蒿而背白,葉岐緊 細而扁整,九月開細花,黃色,結實大如艾子,花實並 與菴䕡相似。 「九仙子,出均州太和山,一根連綴九枚,大者如雞子, 小者如半夏,白色。葉如烏桕葉而短扁不圓。」每葉椏 生子枝,或一或二,裊裊下垂,九月采根。

蓽茇嶺南有之,多生竹林內,叢高三四尺,其莖如著 葉,青圓如蕺菜,闊二三寸,如桑,面光而厚。開花白色, 結子如小指大,青黑色,類椹子而長。九月收采,暴乾。 南人愛其辛香,或取葉生茹之。

枸骨樹,如杜仲《詩》云「南山有枸」是也。結實如女貞及 菝。子九月熟時,緋紅色。人采其木皮煎膏,以粘鳥 雀,謂之「粘黐。」

天南星即虎掌。九月采根,去皮臍,入器中湯浸五七 日,日換三、四遍,洗去涎,暴乾用,或再火炮製用。 烈節生榮州,多在林箐中。莖、葉俱似丁公藤而纖細, 無花實。九月采莖,暴乾。楊倓《家藏經驗方》有「烈節酒, 治歷節風痛。」

菰米一名彫胡,九月抽莖,開花如葦䒒,結實長寸許。 霜後采之,大如茅鍼,皮黑褐色。其米甚白而滑膩,作 飯香脆。杜甫詩:「波漂菰米。」沈雲黑,即此。

《赤瓜棠梂子》「山樝一物也。九月霜後取蔕熟者,去核 暴乾,或蒸熟去皮核,搗作餅子,日乾用。」

《名勝志》:「平南縣蛇黃岡,在縣北四里,岡勢盤紆,出蛇 黃。每歲九月,邑人掘深七八尺始得。大如雞子,小者 如彈丸,其色紫,磨之可傅腫毒,尤治小兒驚癇。」

季秋部外編编辑

《法苑珠林》:佛言:「九月者,少陰用事,乾坤改位,萬物畢 終,衰落無牢,眾生蟄藏,神氣歸本,因道自寧。故持九 月一日齋,竟十五日。」

《雲笈七籤》:「秦始皇三十一年九月庚子,茅盈高祖濛 於華山之中,乘雲駕鶴,白日昇天。」

《法苑珠林》:漢明帝永平七年九月,帝夢神人長丈六, 面作真金色。太子舍人傅毅奏稱:「臣聞外國淨飯王 太子號悉達,出家成道。陛下夢警,將無感也。」即敕使 西尋抄聖教六十萬五千言,以白馬馱還。

《雲笈七籤》:「方丈臺,東宮昭靈李夫人,以湯時得道,白 日昇天,受書為東宮昭靈夫人,治方丈臺第十三朱 館中。東晉哀帝興寧三年乙丑九月三日,降於真人 楊羲之家。」

《唐詩紀事》:鶴林寺杜鵑花,貞元中,外國僧自天台缽 盂中以藥養其根,來植於此寺。僧見女子遊花下,或 謂花神也。周寶鎮浙西,與道人殷七七善,謂曰:「鶴林 寺花,天下奇絕,能開頃刻,花可開於重九乎?」曰:「可。」乃 前二日往寺宿,中夜,女子謂七七曰:「妾為上元,命下 司此花,非久即歸閬苑。今與道者開之。」來日晨起,花 漸拆,至九日爛漫。

《茅亭客話》:遂州小溪縣石城鎮仙女塢村民程君友, 遇道士隨往青城山,道士曰:「爾有仙表,得至於此。」開 囊取丹一粒,令吞之,曰:「若有饑渴,則可嚼柏葉柏實。」 君友懇祈,願往仙齋。道士曰:「爾且歸家,吾至九月八 日當來迎爾。」君友歸,別止一室,嘗焚柏子柏實,靜坐 無營,時嚼柏實三五顆而已。門外柏樹下有大盤石, 嘗偃息於上。至九月七日夜如有所待,達旦,雲霞相 映五色,君友躡空而去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