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第081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八十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八十一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八十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

 第八十一卷目錄

 冬部紀事

 冬部雜錄

 冬部外編

歲功典第八十一卷

冬部紀事编辑

《帝王世紀》:「顓頊黃帝之孫,昌意之子,以水承金,位在 北方,主冬,以水事紀官。」

《周禮天官》:「小宰之職六曰冬官,其屬六十,掌邦事。大 事則從其長,小事則專達。」

《庖人》:「凡用禽獻,冬行鱻羽膳膏羶。」訂義史氏曰:「用鱻羽 於冬,冬時陽氣大,魚潛鴈定而肥也,飲食之滋。冬膳 羊脂曰膏羶,以其物之所便,而調和之也。」

《獸人》冬獻狼。訂義楊謹仲曰:「《疏》謂狼,山獸,山主聚,故狼 膏聚而溫。狼,陽物,其性自溫,故冬獻之。」

《食醫》飲齊視冬時。訂義賈氏曰:「視猶比也。」方氏曰:「齊與 《王制》遲速異,齊之齊同。飲齊」,水漿醴涼之類。飲齊視 冬,固以寒為主,然飲潤物而清之,亦冬之事。

凡和:冬多《鹹》。訂義《易》氏曰:「冬為水,味多鹹,以養腎 疾。醫冬時有嗽上氣疾。」訂義史氏曰:「寒之餘毒。傳於華 葢而上升。故冬有嗽上氣之疾。」 《掌皮》、掌冬斂革。訂義史氏曰:「皮已乾謂之革。」賈氏曰:「獸 皮治去其毛曰革。革須治用功深,故冬斂之。」

《染人》冬獻功。訂義賈氏曰:「《纁元》與夏總染,至冬功成,並 獻於王。」

春官司尊彝,冬烝,祼用黃彝。訂義鄭鍔曰:「黃彝者,畫為 黃目也。人目未嘗黃龜目則黃氣之清明未有如龜 者,故《記》曰:黃者中也,目者清明也,言酌於中而清明 於外也。冬者萬物歸根復命之時,祼用黃彝?言明於 外而欲以觀其復。」

司巫《冬堂贈》《無方無算》。訂義鄭鍔曰:「冬則贈送不祥,與 季冬贈惡夢之贈同。凡送行必自堂始,自內而外,故 於堂上行贈送禮以送之。其送也無定方,或東或西, 或南或北,其路則無算數,或千里,或萬里,欲其去之 之遠。」劉執中曰:「冬者歲之窮,理宜推故以納新者也。 況堂乃人之所寢而安之者,不宜有邪氣以妨春陽 之來,不宜有妖祟以礙吉」祥之至,故男巫以脯醢幣 帛遶堂而贈以遣之,故曰:「無方」;小大多少莫不除之, 故曰:「無算。」

《夏官·挈壺氏》:「凡軍事,縣壺,以序聚𣝔。凡喪,縣壺,以代 哭者。皆以水火守之,分以日夜。及冬,則以火爨鼎水 而沸之而沃之。」訂義王昭禹曰:「縣壺以盛水,分刻漏也。」 鄭康成曰:「擊𣝔,兩木相敲,行夜時也。分以日夜者,異 晝夜漏也。漏之箭,晝夜共百刻,冬夏之時,間有長短 焉。《大史立成法》,有四十八箭。」鄭司農曰:「冬水凍,漏不 下,故以火炊水沸以沃之,謂沃漏也。」薛氏曰:「以火爨 鼎,使之不凝;以火守壺,使之不差。施之於軍事,所以 嚴守警;施之於喪」事,所以嚴凶哀。朝廷朝夕之禮,亦 常以是為節。然《春官雞人》十國事為期,則告之時,而 此復特掌之挈壺氏者,蓋天子備官,挈壺掌漏,雞人 告時。諸侯則掌漏告時,一於挈壺氏而已。

《校人》「冬祭馬,步獻馬,講馭夫。」訂義鄭康成曰:「馬步,神,為 災害馬者。」鄭鍔曰:「寒氣總至,馬方在廄,必存其神,使 不為災。」唐人之頌曰:「冬祭馬步,存神也。」王昭禹曰:「馬 步,為馬禱行冬則大閱之時,故祭馬步。」賈氏曰:「馬神 稱步,若元冥之步、人鬼之步之類,與酺字異音同義。」 鄭鍔曰:「及冬之時,自春所養乘者,至是皆見其良矣, 乃擇其良者以獻於王,如物至」冬成而可獻也。「於是 之時,則講馭夫」,謂講論其知馭車之法能與不能也, 與臧僕之意同。講必以冬,馭夫則主馭者將使之馭。 使車,貳車、佐車之人。五馭必有法,安可不講其藝乎? 於冬講之,一年之事也。

圉師「冬獻馬。」訂義項氏曰:「冬則所產之馬成矣,故獻之。」 《秋官》薙氏掌殺草,冬日至而耜之。訂義《鄭鍔》曰:「冬日已 至,陰極而凍,於時則以耜而划之,划覆其根,凍死於 冬,則來春不能萌。」

《冬官考工記》:弓人:「冬析幹則易。」訂義鄭康成曰:「《易》理滑 致也。」鄭鍔曰:「凡木之材,至冬則堅凝可治,治於冬則 節目易去,其理滑易矣。」

《拾遺記》:「周穆王東巡大騎之谷,西王母來共玉帳高 會,進崑流素蓮。素蓮者,一房百子,凌冬而茂。」

《韓子·說林》篇:管仲、隰朋從桓公伐孤竹,春往冬返,迷 惑失道。管仲曰:「老馬之智可用也。」乃放老馬而隨之, 遂得道。行山中無水,隰朋曰:「蟻冬居山之陽,夏居山 之陰,蟻壤一寸,而仞有水。」乃掘地,遂得水。

《左傳襄公十三年》:「冬,城防,書事,時也。於是將早城,臧武仲請俟畢農事,禮也。」土功雖有常節,通以事閒 為時。

《晏子諫上篇》:景公時,雨雪三日而不霽,公被狐白之 裘,坐堂側陛。晏子入見,公曰:「怪哉!雨雪三日而天不 寒?」晏子對曰:「嬰聞古之賢君,飽而知人之饑,溫而知 人之寒,今君不知也。」公曰:「善。」乃令出衣發粟與饑寒 《諫下》篇:景公為履,黃金之綦,飾以銀,連以珠,良玉之 絇,其長尺冰月服之,以聽朝。晏子朝,公迎之,履重,僅 能舉足,問曰:「天寒乎?」晏子曰:「君奚問天之寒也?古聖 人製衣服也,冬輕而暖,夏輕而清。今君之履,冰月服 之,是重寒也,履重不節,是過任也,失生之情矣。」 《列子周穆王》篇:「老成子學幻於尹文先生,深思三月, 遂能於冬月起雷。」

《殷湯》篇鄭師文:「及冬而叩徵弦,以激蕤賓,陽光熾烈, 堅冰立散。」

《左傳》昭公九年:冬,築郎囿。書時也。季平子欲其速成 也。叔孫昭子曰:「《詩》曰:『經始勿亟,庶民子來』。焉用速成, 其以勦民也。」

《說苑》:景差相鄭,鄭人有冬涉水者,出而脛寒。後景差 過之,下陪乘而載之,覆以上衽。晉叔向聞之,曰:「景子 為人國相,豈不固哉?吾聞良吏居之,三月而溝渠修, 十月而津梁成,六畜且不濡足,而況人乎?」

《呂氏春秋分職篇》:衛靈公天寒鑿池,宛春諫曰:「天寒 起役,恐傷民。」公曰:「天寒乎?」宛春曰:「公衣狐裘,坐熊席, 陬隅有竈,是以不寒。今民衣敝不補,履決不組,君則 不寒矣,民則寒矣。」公曰:「善。」令罷役。

《列子楊朱篇》:昔者宋國有田夫,常衣黂僅以過冬。暨 春東作,自曝於日,不知天下之有廣廈隩室,綿纊狐 貉。顧其妻曰:「負日之暄,人莫知者,以獻吾君,將有重 賞。」

《吳越春秋》:「越王欲復吳仇,冬則抱冰懸膽於戶,出入 嘗之。」

《烈士傳》:「孟嘗君食客三千,齊士有乞食馮煖,寒冬無 褲,面有饑色。」

《漢書郊祀志》:高祖二年冬,東擊項籍而還入關,問故 秦時上帝祠何帝也?對曰:「四帝,有白青黃赤帝之祠。」 高祖曰:「吾聞天有五帝,而四何也?吾知之矣,迺待我 而具五也。」迺立黑帝祠,名曰北畤。

《食貨志》:「冬民既入,婦人同巷相從夜績。女工一月得 四十五日必相從者,所以省費燎火,同巧拙而合習 俗也。」服虔曰:「一月之中又得夜半,為十五日,凡四 十五日也。」

《魏相傳》:「中謁者趙堯舉春,李舜舉夏,兒湯舉秋,貢禹 舉冬,四人各職一時。」應劭曰:「四時各舉所施行政 事。」服虔曰:「主一時衣服禮物,朝祭百事也。」

《西京雜記》:「漢制,天子玉几,冬則加綈錦其上,謂之綈 几。以象牙為火籠,籠上皆散華文,後宮則五色綾文。 以酒為書滴,取其不冰,以玉為硯,亦取其不冰。夏設 羽扇,冬設繒扇。公侯皆以竹木為几,冬則以細罽為 橐以憑之,不得加綈錦。」

《漢書武帝本紀》:元鼎三年「冬,徙函谷關於新安,以故 關為弘農縣。」

元封五年冬,行南巡狩,至於盛唐,望祀虞舜於九嶷, 登灊天柱山,自尋陽浮江,親射蛟江中,獲之。舳艫千 里,薄樅陽而出,作《盛唐樅陽之歌》。遂北至瑯邪,並海, 所過,禮祠其名山大川。

辟寒溫室殿,武帝建,冬處之溫煖也。以椒塗壁,被之 文繡,香桂為柱,設火齊屏風,鴻羽帳,規地以罽賓氍 毹。

《漢書杜延年傳》:「延年子緩為太常,治諸陵縣,每冬月 封具獄日常去酒省食,官屬稱其有恩。」

《于定國傳》:「定國為廷尉,食酒至數石不亂。冬月治請 讞,飲酒益精明。」

《召信臣傳》:「信臣徵為少府大官,園種冬生蔥韭菜茹, 覆以屋廡,晝夜㸐蘊火,待溫氣乃生,信臣以為此皆 不時之物,有傷於人,不宜以奉供養,及他非法食物, 悉奏罷,省費歲數千萬。」㸐古然字 《元后傳》:「莽知太后婦人厭居深宮中,欲虞樂以市其 權,令太后四時車駕巡狩四郊,存見孤寡貞婦。冬饗 飲飛羽,校獵上蘭,登長平館,臨涇水而覽焉。」

桓譚《新論》:「太原郡民以隆冬不火食五日,雖有病緩 急猶不敢犯,為介之推故也。」

《後漢書鍾離意傳》:「意辟大司徒侯霸府,詔部送徒詣 河內,時冬寒,徒病不能行,路過弘農,意輒移屬縣,使 作徒衣,縣不得已與之,而上書言狀,意亦具以聞。光 武得奏,以見霸曰:『君所使掾何?乃仁於用心,誠良吏 也』。」

《光武本紀》:「建武二十一年冬,鄯善王、車師王等十六 國,皆遣子入侍奉獻,願請都護。帝以中國初定,未遑 外事,迺還其侍子,厚加賞賜。」

《桓郁傳注》:「上謂郁曰:『卿經及先師,致復文雅』。」其冬,上親於辟雍,自講所制《五行章句》已,復令郁說一篇。上 謂郁曰:「我為孔子,卿為子夏,起予者商也。」

《章帝本紀》元和二年詔曰:「《春秋》於春,每月書王者,重 三正,慎三微也。律,十二月立春,不以報囚。《月令》,冬至 之後,有順陽助生之文,而無鞠獄斷刑之政。朕咨訪 儒雅,稽之典籍,以為王者生殺,宜順時氣。其定律無 以十一月、十二月報囚。」

《安陸府志》:「後漢黃香事親至孝,冬則以身溫被。」 《後漢書虞詡傳》:「祖父經為郡縣獄吏,案法平允,務存 寬恕。每冬月上其狀,恆流涕隨之。嘗稱曰:『東海于公 高為里門,而其子定國卒至丞相。吾決獄六十年,雖 不及于公,其庶幾乎!子孫何必不為九卿耶?故字詡 曰升卿』。」

《崔寔傳》:「寔為五原太守。五原土宜麻枲,而俗不知織 績。民冬月無衣,積細草而臥其中,見吏則衣草而出。 寔至官,斥賣儲峙,為作紡績織紝綀縕之具以教之, 民得以免寒苦。」

《東夷傳》:「挹婁,古肅慎之國也。土氣極寒,常為穴居,好 養豕,食其肉,衣其皮,冬以豕膏塗身,厚數分,以禦風 寒。」

《三輔決錄》:「孫辰字允公,家貧不仕,居杜城中,織箕為 業,明詩書。為郡功曹。冬月無被,有槁一束,暮臥其中, 旦收之。」

《楚國先賢傳》:「孟宗至孝,母好食筍,宗入林中哀號,方 冬為之出,因以供養。時人皆以為孝感所致。」

《魏志杜畿傳》:「畿為河東太守,課民畜牸牛草馬,下逮 雞豚犬豕,皆有章程,百姓勸農,家家豐實。畿乃曰:『民 富矣,不可不教也』。」於是冬月修戎講武,又開學宮,親 自執經教授,郡中化之。

《邴原別傳》:原家貧早孤,鄰有書舍,原過其旁而泣。師 曰:「童子苟有志,我徒相教,不求資也。」於是遂就書。一 冬之間,誦《孝經》《論語》,自在童齔之中,嶷然有異。及長, 金玉其行。

《魏志鄭渾傳》:「渾遷陽平、沛郡二太守,郡界下濕,患水 澇,百姓饑乏。渾於蕭、相二縣界興陂遏,開稻田,郡人 皆以為不便。渾曰,地勢洿下,宜溉灌,終有魚稻經久 之利,此豐民之本也。遂躬率吏民興立功夫,一冬間 皆成,比年大收,頃畝歲增,租入倍常,民賴其利,刻石 頌之,號曰鄭陂。」

《廣志》:「魏時漢中太守王圖,每冬獻筍,謂之。」《笴》。音快。 《魏略》:顏斐字文林。為京兆尹,課民當輸租時,車牛各 致薪兩束,為冬寒冰炙筆硯。風化大行。

《述異記》:「三國時,昆明國貢魏嗽金鳥,鳥形如雀,吐金 屑如粟。至冬,此鳥即畏霜雪,帝乃起溫室以處之,名 曰辟寒臺。」故謂吐此金為「辟寒金。」

《魏世》,「河內冬雨棗。」

《晉書禮志》:「武帝咸寧元年,太康四年、六年冬,皆自臨 宣武觀,大閱眾軍。」

《王祥傳》:「祥繼母常欲生魚,時天寒冰凍,祥解衣將剖 冰求之,冰忽自解,雙鯉躍出,持之而歸。鄉里驚嘆,以 為孝感所致焉。」

《劉殷傳》:殷曾祖母王氏,盛冬思堇而不言,食不飽者 一旬矣。殷怪而問之,王言其故,殷時年九歲,乃於澤 中慟哭曰:「王母在堂,無旬月之養。殷為人子而所思 無獲,皇天后土,願垂哀愍。」聲不絕者半日,於是忽若 有人云:「止止聲。」殷收淚視地,便有堇生焉,因得斛餘 而歸,食而不減,至時堇生乃盡。

《石崇傳》:崇每冬得韭蓱齏。王愷密貨崇帳下,問其所 以,答云:「韭蓱齏,是擣韭根雜以麥苗耳。」

《周顗傳》:「王敦素憚顗,每見顗輒面熱,雖復冬月扇面, 手不得休。」

《公孫鳳傳》:「鳳隱於昌黎之九城山谷,冬衣單布,寢土 床,彈琴吟詠,陶然自得。」

《孫登傳》:「登,汲郡共人,無家屬,於郡北山為土窟居之, 冬則被髮自覆。」

《世說》:晉孝武帝年十二,時冬天,晝日不著複衣,但著 練衫五六重,夜則累茵褥。謝公諫曰:「聖體宜令有常, 陛下晝過令,夜過熱,恐非攝養之術。」帝曰:「晝動夜靜。」 謝公出歎曰:「上理不減先帝。」

《晉書吳隱之傳》:「隱之遷左衛將軍,雖居清顯,祿賜皆 頒親族,冬月無被嘗澣,衣乃披絮,勤苦同於貧庶。 會稽典錄盛吉為廷尉,每至冬月,罪囚當斷,其妻執 燭,吉持丹筆,相向垂泣。」

裴啟《語林》:「羊稚舒冬月釀酒,令人抱甕,須臾復易人, 速成而味好。」

辟寒荀奉倩與婦至篤,冬月婦病熱,乃出中庭,自取 冷,還以身熨之。

《晉書張駿傳》:「謙光殿北曰元武黑殿,冬三月居之,其 傍有直省、內司、寺署,一同方色。」

《鄴中記》:「石虎冬月施熟錦流蘇斗帳,四角安純金龍

頭,銜五色流蘇。或用黃地博山文錦,或有紫綈及小
考證.svg
明光文錦。」

石虎皇后出女騎一千,冬月皆著紫綸巾。

石虎冬月為複帳,四角安純金,銀鑿鏤香爐。

《宋書沈道虔傳》:「道虔冬月無複衣,戴顒聞而迎之,為 作衣服,并與錢一萬。及還,分身上衣及錢,悉供諸兄 弟子無衣者。」

《朱百年傳》:百年與孔凱友善,百年家素貧,母以冬月 亡衣,并無絮,自此不衣綿帛。嘗寒時就凱宿,衣悉裌 布。飲酒醉眠,凱以臥具覆之,百年不覺也。既覺,引臥 具去體,謂凱曰:「綿定奇溫。」因流涕悲慟。凱亦為之傷 感。

《清異錄》:「丹陽鍾忠以元嘉冬月晨行,見有蛇長二尺 許,文色似青琉璃,頭有雙角,白如玉,感而畜之,自是 貲業日登。」

《荊州記》:「新陽縣惠澤中有溫泉,冬月未至。數里遙望, 白氣浮蒸如煙,上下采映,狀若綺疏。」

《南越志》:「獞人,冬編鵝毛,雜木葉為衣。」

《南史王僧孺傳》:僧孺幼聰慧,有餽其父冬李,先以一 與之,僧孺不受曰:「大人未見,不容先嘗。」

《王虛之傳》:「虛之庭中楊梅樹,隆冬三實。墓上橘樹,一 冬再實。時人咸以為孝感所致。」

《梁書。武帝本紀》:「帝勤於政務,孜孜無怠。每至冬月四 更竟,即敕把燭看事,執筆觸寒,手為皴裂。」

《昭明太子傳》:「太子每霖雨積雪,遣腹心左右周行閭 巷,視貧困家有流離道路,密加振賜。又出主衣綿帛, 多作襦褲,冬月以施貧凍。若死亡無可以斂者,為備 棺槥。」

《南史梁安成康王秀傳》:「天監十三年,為郢川刺史。每 冬月常作襦褲以賜凍者。」

《梁書顧協傳》:協少清介,有志操。初為廷尉,正,冬服單 薄,寺卿蔡法度謂人曰:「我願解身上襦與顧郎,恐顧 郎難衣食者。竟不敢以遺之。」

《小名錄》:「任昉字彥升,樂安人。文章之美,冠絕一時,官 至太常。昉有四子:東里、西華、南容、北叟,俱小名,並無 術,墜其家業。劉孝標見昉諸子流離不能自振,平生 舊交莫有收恤者。西華冬月著葛被練裙,路逢峻峻, 惕然矜之,乃廣朱公叔《絕交論》。到溉見其論,抵几於 地,終身為恨。」

《南史沈瑀傳》:「湖熟縣方山埭高峻,冬月公私行侶以 為艱。明帝使瑀行修之。瑀乃開四洪,斷行客就作,三 日便辦。」

《建康實錄》:「陳後主禎明二年,初,覆舟山及松柏林冬 月出木醴,後主以為甘露之瑞,俗呼為『雀餳』。」

《魏書靈徵志》:「興和元年冬,西兗州濟陰郡宛句縣濮 水南岸有泉湧出,色清味甘,飲者愈疾。」

《夢雋》後魏宋瓊,母病,冬月思瓜。瓊夢見人與瓜,覺,得 之手中,時稱「孝感。」

《隋書禮儀志》:「大業三年,煬帝在榆林,突厥啟民及西 域東胡君長並來朝貢。帝欲誇以甲兵之盛,乃命有 司陳冬狩之禮,詔虞部量拔延山南北周二百里,並 立表記。前狩二日,兵部建旗於表所,五里一旗,分為 四十軍,軍萬人,騎五千匹。前一日,諸將各帥其軍,集 於旗下,鳴鼓後至者斬。詔四十道使,並揚旗建節,分」 申佃令,即留軍所監獵布圍,圍闕南面,方幘而前。帝 服紫褲褶,黑介幘,乘闟豬車,其飾如木輅,重輞漫輪, 蚪龍繞轂,漢《東京鹵簿》所謂「獵車」者也。駕六黑騮。太 常陳鼓笳鐃簫角於帝左右,各百二十。百官戌服騎 從,鼓行入圍,諸將並鼓行赴圍。乃設驅逆騎千有二 百,闟豬停軔。有司斂大綏,王公已下皆整弓矢,陳於 駕前。有司又斂小綏,乃驅獸出,過於帝前。初驅過,有 司整御弓矢,以前待詔;再驅過,備身將軍奉進弓矢; 三驅過,帝乃從禽,鼓吹皆振,坐而射之。每驅必三獸 以上。帝發,抗大綏;次王公發,則抗小綏;次諸將發,射 之無鼓,驅逆之騎乃止。然後三軍四夷百姓皆獵,佃 將止,虞部建旗於圍內,從駕之鼓及諸軍鼓俱振,卒 徒皆譟。諸獲禽者,獻於旗所,致其左耳。大獸公之,以 供宗廟,使歸薦腊於京師,小獸私之。

《大業雜記》:「煬帝築西苑,周二百里,其內造十六院,庭 植名花,秋冬即剪雜綵為之,色渝則改著新者。其池 沼之內,冬月亦剪綵為芰荷。」

大業五年,吳郡送《扶芳二百樹》。其樹蔓生纏繞,他樹 葉圓而厚,凌冬不凋。

辟寒隋末長安禁苑內一大樹,冬月雪中忽花葉茂 盛,及凋謝結實,其子光明燦爛,如火之明,數日皆化 為蛺蝶飛去。

譚景升冬則綠布衫,或臥於風雪霜中,經日,人謂已 斃,視之,氣休休然。父常念之,每遣家僮尋訪,春冬必 寄之衣及錢帛。景升捧之喜,復書,遽遣家僮乃厚遺 之。纔去,便以錢帛及所寄衣出街路,見貧寒者與之, 及寄於酒家,一無所留。

李意期於城角中作一土窟,居其中。冬雖單衣,但飲酒食脯及棗,或百日,或二百日不出。

《瑯嬛記》:「貞觀中,冬月祁寒,韋維家池水徹底俱凍。至 季春,水無停流,而此地凝結如故。使人鑿之,乾堅如 石。維往諦視,皆水晶也,人以為祥瑞。其近岸方丈餘 有疏松,樹影依然在內。維製為屏風置室中,遠視皆 以為真松樹也,爭以紙摹之。後舉進士,自大理卿累 至戶部郎中,善於剖判,時人稱之。」

《唐六典》:「京畿及天下諸縣令,若應受之田,皆起十月, 里正勘造簿曆,十一月縣令親自給授,十二月內畢。 凡天下朝集使,皆令都督、刺史及上佐更為之,皆以 十月二十五日至京都。十一月一日,戶部引見訖,於 尚書省與群官禮見,然後集於考堂,應考績之事。 凡注官,皆對面唱示,若官資未相當及以為非便者, 聽」至三注。三注不伏注至冬。《檢舊判》注擬

《唐書百官志》:「光宅元年,改工部曰冬官。」

《李適傳》:「天子饗會游豫,惟宰相及學士得從。冬幸新 豐,歷白鹿觀,上驪山,賜浴湯池,給香粉蘭澤。」

《酉陽雜俎》:明皇嘗冬月召山人包超,令致雷聲,超對 曰:「來日及午有雷。」遂令高力士監之。一夕,醮式作法, 及明至已矣,曾無纎翳,力士懼之,超曰:「將軍視南山, 當有黑氣如盤矣。」力士望之如其言。有頃風起,黑氣 漫空,疾雷數聲。

《集異記》:開元中,詩人王昌齡、高適、王之渙齊名。一日 天寒微雪,三詩人共詣旗亭貰酒小飲,忽有梨園伶 官十數人登樓會宴,俄有妙妓四輩尋續而至,旋則 奏樂,皆當時之名部也。昌齡等私相約曰:「我輩各擅 詩名,每不自定其甲乙,今可密觀諸伶所謳,若詩入 歌詞之多者,則為優矣。」俄而一伶拊節而唱,乃曰:「寒 雨連江夜入吳,平明送客楚山孤。洛陽親友如相問, 一片冰心在玉壺。」昌齡則引手畫壁曰一絕句尋。又 一伶謳曰:「開篋淚沾臆,見君前日書。夜臺何寂寞,猶 是子雲居。」適則引手畫壁曰一絕句。尋。又一伶謳曰: 「奉帚平明金殿開,強將團扇共徘徊。玉顏不及寒鴉 色,猶帶昭陽日影來。」昌齡則又引手畫壁曰:「二絕句。」 之渙自以得名已久,因謂諸人曰:「此輩皆潦倒樂官, 所唱皆巴人《下里》之詞耳。」因指諸妓之中最佳者曰: 「待此子所唱如非我詩,則終身不敢與子爭衡矣。」須 臾,次至雙鬟,發聲則曰:「黃河遠上白雲間,一片孤城 萬仞山。羌笛何須怨楊柳,春風不度玉門關。」之渙即 揶揄二子曰:「田舍奴,我豈妄哉!」因大諧笑。諸伶皆起 詣曰:「不知諸郎何此歡噱?」昌齡等因話其事。諸伶競 拜曰:「俗眼不識神仙,乞降清重,俯就筵席。」三子從之, 醉歡竟日。

《雍錄》:學士院北廳前有花磚道,冬中日及五磚,為入 直之候。李程性懶,好晚入,常過八磚乃至,眾呼為「八 磚學士。」

《開元天寶遺事》:「內庫中有七寶硯罏」,曲盡其巧。每至 冬寒硯凍,置於罏上,硯冰自消。冬月帝常用之。 岐王少惑女色,每至冬寒,手冷不近於火,惟於妙妓 懷中揣其肌膚,稱為「『暖手』。常日如是。」

岐王有玉鞍一面,每至冬月則用之,雖天氣嚴寒,則 此鞍在上坐,如溫火之氣。

申王每至冬月有風雪苦寒之際,使宮妓密圍於坐 側,以禦寒氣,自呼為「妓圍。」

楊國忠於冬月,常選婢妾肥大者,行列於前以遮風, 蓋藉人之氣以相暖,故謂之「肉陣。」

楊國忠家以炭屑用蜜捏塑成雙鳳,至冬月則然於 爐中,及先以白檀木鋪於爐底,餘灰不可參雜也。 巨豪王元寶,每至冬月大雪之際,令僕夫自本家坊 巷口,掃雪為逕路,躬親立於坊巷前,迎揖賓客,就本 家具酒炙宴樂之,為「煖寒之會。」

逸人王休,居太白山下,日與僧道異人往還。每至冬 時,取溪冰敲其精瑩者煮建茗,共賓客飲之。

開元時,高太素隱商山,起六逍遙館,各製一銘,其三 為冬日初出。銘曰:「折膠墮指,夢想負背。金鑼騰空,映 簷白醉。」嘗取「白醉」二字以銘閣。

《續博物志》:李泌在衡山事明瓚禪師。瓚云:欲學者先 將筆硯碎卻。明瓚,北宇大照之門人,性懶,群僧令看 鹽,雨至流於池,群僧毆之,不怒。冬月臥於竈前不起, 以粥灑其頭,因就頭取喫,號懶瓚,作《明心論》。

《太平御覽》:「唐大曆中,太原府清源縣人韓景輝養冬 蠶成繭,詔給服終身。」

《清異錄》:裴晉公盛冬常以魚兒酒飲客。其法用龍腦 凝結,刻成小魚形狀,每用沸酒一盞,投一魚其中。 《杜陽雜編》:同昌公主堂中設卻寒簾,類玳瑁班,有紫 色,云「卻寒之鳥骨所為也。」

辟寒唐隱君子田游巖,一日冬晴,就湯泉沐髮,風於 朝暉之下。適所親者至,曰:「高年豈不自愛,而草草若 是耶?」游巖笑而答曰:「天梳日帽,他復何需?」

藍采和常衣破藍衫,六銙黑木腰帶,一腳著靴,一腳

跣。冬則臥雪中,氣出如蒸
考證.svg
《雲仙雜記》:「寶雲溪有僧舍,盛冬若客至,則燃薪火暖

一柱滿室如春,人歸,更取餘燼。」

《遼史營衛志》:「冬捺缽曰廣平淀,在永州東南三十里, 本名白馬淀,東西二十餘里,南北十餘里。地既坦夷, 四望皆沙磧,木多榆柳。其地饒沙,冬月稍暖,牙帳多 於此坐。冬與北南大臣會議國事,時出校獵講武,兼 受南宋及諸國禮貢。皇帝牙帳,以槍為硬寨,用毛繩 連繫,每槍下黑氈傘一,以芘衛士風雪。槍外小氈帳」 一層,每帳五人,各執兵仗,為《禁圍》。

《國老談苑》:宋太祖嘗冬月徹獸炭,左右啟曰:「今日苦 寒。」上曰:「天下民寒者眾,朕何獨溫愉哉!」

《歸田錄》:曹武惠王彬,國朝名將,勳業之盛無與為比。 其所居堂室敝壞,子弟請加修葺。公曰:「時方大冬,牆 壁瓦石之間,百蟲所蟄,不可傷其生。」其仁心愛物如 此。

《清異錄》:廬山白鹿洞,遊士輻輳,每冬寒,醵金市烏薪 為禦冬備,號「黑金社。」

《宋史范仲淹傳》:「仲淹少有志操,既長,依戚同文學,晝 夜不息,冬月憊甚,以水沃面,食不給,至以糜粥繼之。 人不能堪,仲淹不苦也。」

《戚同文:傳》同文尚信義,宗族閭里貧乏者周給之,冬 月多解衣裘與寒者。不積財,不營居室,深為鄉里推 服。

《呼延贊傳》:「贊并州太原人,歷行宮內外都巡檢。服飾 詭異,性復鄙誕,不近理。盛冬以水沃孩幼,冀其長能 寒而勁健。」

《邵氏聞見前錄》:謝希深、歐陽永叔官洛陽時,同遊嵩 山,自潁陽歸,暮抵龍門、香山。雪作,登石樓望都城,各 有所懷。忽於煙靄中有策馬渡伊水來者。既至,乃錢 相遣廚傳歌妓至。吏傳公言曰:「山行良勞,當少留龍 門賞雪,府事簡,無遽歸也。」錢相遇諸公之厚類此。 《長編》:宋仁宗朝,河北、河東初置義勇。至英宗朝,推行 其法,漸及陝西,皆以地接胡、羌,有守禦之備。每歲冬 教一月,民雖以為勞,而邊防之計有不得已。

《玉海》:「熙寧四年冬,詔以諸寺監祠事隸太常,以肅奉 神之禮。」

《東京夢華錄》:「賣生魚則用淺抱桶,以柳葉間串清水 中浸,或循街出賣。冬月即黃河諸遠處客魚來,謂之 『車魚』」,每斤不上一百文。

《乾淳歲時記》:「都下自十月以來,朝天門內外競售錦 裝新曆,諸般大小門神、桃符、鍾馗、狻猊、虎頭及金綵 縷花、春帖、旛勝之類,為市甚盛。」

《談藪》:「韓𠈁胄暮年以冬月攜家遊西湖,畫船花輿,遍 覽南北二山之勝,末乃置宴於南園,族子判院與焉。 席間有獻牽絲傀儡為土偶負小兒者,名為『迎春黃 胖。韓顧族子汝名,能詩可詠,即承命一絕云:『腳踏虛 空手弄春,一人頭上要安身。忽然線斷兒童手,骨肉 都為陌上塵』。韓大不樂,不終宴而歸。未幾禍作 奚囊』」《橘柚》。陶士行貧時,冬日母子嘗著敝葛。及士行 貴,母恆於公服袖口內縫一片,曰:「汝當作佳官,盡心 恤民,勿忘著葛衫時也。」

《雞肋編》:燕地婦女,冬月以苦蔞塗面,謂之「佛妝。」但皆 傅而不洗,至春煖方滌去,久不為風日所侵,故潔白 如玉也。

《談苑》:「雄霸沿邊塘洎,冬月載蒲葦,悉用凌床,官員亦 乘之。」

《元氏掖庭記》:淑妃龍瑞嬌,貪而且妬,宮人少有不如 意,笞撻至死。有不欲置之死地者,則百計千方,致其 苦楚。冬則臥冰,謂之「煉肋。」

《畜德錄》:夏忠靖公原吉嘗得賜古硯,冬月僕炙冰破 損甚,恐公知,召喻之曰:「受賜不加愛惜,吾之罪也。」遂 釋之。

《近峰紀略》:正德戊寅冬,駕幸揚州,河冰方合。上問何 時當解,江彬對曰:「立春,然尚有旬餘日也。」上曰:「春迎 之即至耳,焉能候之。」命迎春於揚州之東郊。明日百 花盛開,河水流澌,臣民駭睹。

《菽園雜記》:吳中民家計一歲食米若干石,至冬月舂 臼以蓄之,名冬舂米。嘗謂開春農務將興,不暇為此, 及冬預為之。聞之老農云:「不特為此。春氣動則米芽 浮起,粒亦不堅,此時舂者多碎而為粞,折耗頗多。冬 月米堅,折耗少,故及冬舂之。」

冬部雜錄编辑

《詩經邶風谷風》章:「我有旨蓄,亦以御冬。」蓄聚美菜 者,以御冬月乏無時也。

《春秋》:宣公十五年「冬,蝝生。」螽子以冬生,遇寒而死, 故「不成螽。」

《禮記·月令》:「天地不通,閉塞而成冬。」

《禮運》:「昔者先王未有宮室,冬則居營窟。」

《儒行》「儒有冬夏,不爭陰陽之和。」

《鄉飲酒義》:「北方者冬,冬之為言中也,中者藏也《爾雅》:「冬獵為狩。」得獸取之無所擇。

《公羊傳》:「冬曰烝。」薦,尚稻。鴈。烝,眾也。氣盛貌。冬,萬物 畢成,所薦眾多,芬芳備具,故曰「烝。」

《素問·風論篇》以冬壬癸,中於邪者為腎。

《四時剌逆從論》篇:「冬者葢藏,血氣在中,內著骨髓,通 於五藏。」

《山海經》:「堯光之山有獸焉,其狀如人而彘鬣,穴居而 冬蟄,其名曰猾褢,其音如斲木,見則縣有大繇。」 《管子五行篇》:「黃帝得后土而辯乎北方,故使為李。冬 者,李也。」《李獄》官也,取使象水平之也。

《禁藏》篇:「冬日之不濫,非愛冰也,為不適於身,便於體 也。」

《版法解》:「冬既閉藏,百事盡止,往事畢登,來事未起,方 冬無事,慎觀終始,審察事理。」

《菁茅謀》篇:「大冬任甲兵,糧食不給,黃金之賞不足,謹 守五穀,黃金之謝物,且為之舉。」

《文子精誠》篇:「政失於冬,辰星不效,其鄉;冬政不失,國 家寧康。」

《列子·殷湯篇》:「吳楚之國有大木焉,其名為櫾,碧樹而 冬生實,丹而味酸,食其皮汁,已憤厥之疾。齊州珍之, 渡淮而北,而化為枳焉。」

《莊子齊物論》篇:「『其穀如秋冬』,以言其日消也。」

《則陽篇》:「暍者反冬乎冷風。」

《盜跖》篇:「古者民不知衣服,夏多積薪,冬則煬之,故命 之曰知生之民。」

《鶡冠子》:「斗柄指北,而天下皆冬。」

《荀子天論》篇:「天不為人惡寒而輟冬。」

《韓子解老篇》:「周公曰:『冬日之閉凍也不固,則春夏之 長草木也不茂。天地不能常侈常費,而況於人乎』?」 《五蠹》篇:「堯之王天下也,冬日麑裘。」

《楚辭》「嘉南州之炎德兮,麗桂樹之冬榮。」

《呂氏春秋離俗覽》:「冬之德寒,寒不信,其地不剛,地不 剛則凍閉不開。」

《史記天官書》:「月行角天門,十月為四月,十一月為五 月,十二月為六月,水發近三尺,遠五尺。」「謂月行入 角與天門,若十月犯之,當為來年四月成災」,十一月 則主五月也。

《河渠書》:「天子既臨河決,作歌曰:『吾山平兮鉅野溢,魚 沸鬱兮柏冬日』。」柏,猶迫也。《漢書音義》曰:「鉅野滿溢, 則眾魚沸鬱而滋長也。」迫,冬日乃止。

《匈奴傳》:「土地苦寒,漢馬不能冬。」能音耐

《漢書東方朔傳》:「朔上書曰:『臣年十三學書三冬,文史 足用』。」貧子冬日乃得學書。言文史之事。足可用也。 《魏相傳》。「北方之神。顓頊乘坎。執權司冬。」水為智,智 者謀,謀者重,故「為權。」

《越絕書》:「冬三月之時,草木既死,萬物各異藏,故陽氣 避之下藏,伏壯於內,使陰陽得成功於外。」

《賈誼新書》:「懸弧之禮義,北方之弧以棗。棗者,北方之 草,冬木也。」

《淮南子俶真訓》:「冬日之不用翣者,非簡之也,清有餘 於適也。」

《時則》訓冬為權,權者,所以權萬物也。權之為度也,急 而不羸,殺而不割,充滿以實,周密而不泄,敗物而弗 取,罪殺而不赦,誠信以必,堅慤以固,糞除苛慝,不可 以曲。故冬正將行,必弱以強,必柔以剛,權正而不失, 萬物乃藏。

《精神訓知》。「冬日之箑,夏日之裘,無用於己,則萬物之 變為塵埃」矣。

《主術訓》:「冬日之陽,萬物歸之,而莫使之然。」

《齊俗訓》:貧人冬則羊裘解札,短褐不掩形,而煬竈口。 《春秋繁露官制象天篇》:「冬者,太陰之選也。」

《五行之義》篇:「水居北方,而主冬氣。」

《陽尊陰卑篇》:「人生而天,而取化於天,哀氣取諸冬。」 《天辯在人篇》。「大陰因水而起,助冬之藏也。」

冬,哀志也。

人無冬氣,何以哀死而恤喪?天無哀氣,亦何以激陰 而冬閉藏?

《陰陽出入上下篇》:「冬右陰而左陽。」

《治水五行篇》:「七十二日水用事,其氣清寒而黑,閉門 閭,大搜索,斷刑罰,執當罪,飭梁關,禁外徙,無決池隄。」 《祭義》篇:「冬上敦實。敦實,稻也,冬之所畢熟也。畢熟故 曰烝,烝言眾也。」

《天地之行篇》:「薺以冬美。冬,水氣也。薺,甘味也。乘於水 氣而美者,甘勝寒也。」

《威德所生》篇:「冬者,天之威也。」

《如天之為篇》:「聖人冬修刑而致清。」方致清之時,見大 善亦立舉之。

《京房易傳》:「夏暑殺人,冬則物華實。」

《說苑》:「主冬者昴昏而中,可以斬伐田獵、蓋藏,上告之 天子,下布之民。」

《後漢書律歷志》:日行北陸謂之冬《魯恭傳》《易》曰:「潛龍勿用。」言十一月十二月,陽氣潛藏, 未得用事,雖煦噓萬物,養其根荄,而猶盛陰在上,地 凍水冰,陽氣否隔,閉而成冬。

《班固傳》:「靈草冬榮,神木叢生。」

《白虎通五祀篇》:「冬祭井,井者,水之深藏在地中,冬亦 水王,萬物伏藏。」

《論衡感虛》篇:「夫雲出於丘山,降散則為雨矣。人見其 從上而墜,則謂之天,雨水也。冬日天寒,則雨凝而為 雪,皆由雲氣發於丘山,不從天上降集於地明矣。」 《釋名》:「冬曰上天,其氣上騰,與地絕也。冬,終也,物終成 也。」

《桃,諸》藏,桃也。諸,儲也。藏以為儲,待給冬月用之也。 瓠蓄皮瓠以為脯,蓄積以待冬月時用之也。

《說文》:「竹,冬生草也。」象形下垂者。箬也 《農家諺》,「冬青花不落濕沙。」

獨斷行,「冬為太陰,盛寒為水。祀之於行在廟門外之 西,軷壤厚二尺,廣五尺,輪四尺,北面設主於軷上。」 王粲《務本論》:「野積踰冬,奪者無罪。」

《抱朴子·仙藥篇》:「雲母有五色並具,而多黑者,名雲母, 宜以冬服之。」

《廣譬》篇:「非分之達,猶林卉之冬華也。」

《拾遺記》:「背明國,在扶桑東,見日出於西方。其國昏昏 常暗,有醇和麥為麴以釀酒,一醉累月,食之,凌冬可 袒。」

崑崙山有柰,冬生子,碧色,以玉井水洗食之,骨輕柔, 能騰虛也。

岱輿山有草,名「莽煌」,葉圓如荷,去之十步,炙人衣則 燋,刈之為席,方冬彌溫,以枝相摩,則火出。

《南方草木狀》:「南方冬無積槁,瀕海郡邑多馬,有草,葉 類梧桐而厚,取以秣馬,謂之肥馬草。馬頗嗜而食果 肥壯矣。」

冬葉薑葉也。苞苴物,交廣皆用之。南方地熱,物易腐 敗,惟冬葉藏之,乃可持久。

《竹譜》:「篃箭竹類,一尺數節,亦中作矢。其筍冬生。」 傅休奕《紫華賦序》:「紫華,一名長樂華,舊生於蜀,其東 界特饒,中國奇而種之。余嘉其華純耐久,可歷冬而 服,故與友生各為之賦。」

盧諶《祭法》:「冬祀用雉腊兔,腊,用甘,用荊餳。」

《述異記》:杏園洲在南海洲中,多杏。海上人云仙人種 杏處。漢時嘗有人舟行遇風,泊此洲五六日,日食杏, 故免死云。洲中有冬杏。王充《果賦》云:「冬實之杏,春熟 之甘。」晉郭太儀《果賦》云:「杏或冬而實。」

劉勰《新論履信》篇:「冬之得寒,寒不信則水土不堅,水 土不堅則安靜之德廢。」

《名醫別錄》「術以蔣山、白山、茅山者為勝。十一月、十二 月採者好,多脂膏而甘。其苗可作飲,甚香美。」

忍冬藤生,凌冬不凋,故曰「忍冬。」

《益州記》:「蒻之莖,蜀人於冬月取以舂碎,炙之,水淋一 宿為菹。」

《水經注》:「黃水出零陽縣西北連巫山,溪出雌黃,頗有 神異,採,常以冬月祭祀,鑿石深數丈,方得佳黃,故溪 水取名焉。」

「丹水東南歷西巖下,巖下有大泉湧發,洪源巨輪,淵 深不測,蘋藻冬芹,竟川含綠。雖嚴辰肅月,燕麥暄萋。」 《齊民要術》「區種瓜法,以瓜子布坑中,以糞覆之,又以 土薄散糞上,以足微躡之。冬月大雪時,速併力推雪 於坑上為大堆。至春草生,瓜亦生,莖葉肥茂,異於常 者。又法:冬天以瓜子數枚內熱牛糞中,凍即拾聚,置」 之陰地,正月地釋,即耕布之,糞土覆之,肥茂早熟。 溲種可用雪汁,雪汁者,五穀之精也。使稼耐旱,常以 冬藏雪汁,器盛埋於地中。治種如此,則收常倍。 《隋書吐谷渾傳》:「青海周迴千餘里,中有小山,其俗至 冬輒放牝馬於其上,言得龍種。」

《舊唐書南蠻傳》:「林邑國,漢日南象林之地,在交州南 千餘里。地氣冬煖,不識冰雪,常多霧雨。」

《唐本草》:「醍醐,酥之精液。好酥一石有三、四升,醍醐在 酥中,盛冬不凝。」

《食療本草》:「石燕在乳穴石洞中者,冬月采之,堪食。」 種樹書:「麥最宜雪」,諺云:「冬無雪,麥不結。」

《北戶錄》:「山橘子冬熟,有大如土瓜者,次如彈丸者,皮 薄,下氣。普寧多有之。」

《酉陽雜俎》:「水耐冬。」此草經冬在水不死,成式於城南 村墅池中見之。

熊膽冬在右足。

嶺南有蟻,大於秦中馬蟻,結窠於甘樹。「甘實時,常循 其上,故甘皮薄而滑。往往甘實在其窠中,冬深取之, 味數倍於常者。」

太原晉祠,冬有水底蘋,不死,食之甚美。

《嶺表錄異》:「山薑,莖葉皆薑也,但根不堪食,亦與豆蔻 花相似而微小爾。花生葉間,作穗如麥粒,醃藏入甜 糟中,經冬如琥珀色,辛香可愛,用為膾,無以加矣五色線,王旻好勸人食蘆菔根葉,云「冬食功多力甚, 養生之物也。」

青田溪冬天水熱如湯,眾魚歸之,名曰《魚倉》。

《瀟湘錄》:「長安城禁苑內一大樹,冬月雪中忽花葉茂 盛,及凋落結實,其子光明燦爛,如火之明焉。數日皆 化為紅蛺蝶飛去。至明年,唐高祖自唐國長安,此必 前兆也。」

《太平御覽。南夷志》:「水札鳥,出昆明池,冬月遍於水際。」 《清異錄》:「酴醾盛開時,置書冊中,冬間取以插鬢葢。花 腊耳。」

《開寶本草》:「威靈仙出商州上洛山及華山并平澤,以 不聞水聲者為良。生先於眾草,方莖數葉相對。冬月 丙丁、戊己日採根用。」

《益部方物記》:「芎葉為蘼蕪。」《楚辭》謂「江蘺者根為芎葉, 落時可用作羹。」蜀少寒,莖葉不萎。今醫家最貴川芎 云。

長生草:山陰蕨地多有之。修莖茸葉,色似檜、柏而澤, 經冬不凋損,故號「長生。」

羞寒花,蜀地處處有之。根莖綴花,蔽葉自隱,俗曰「羞 天花」,予易為「羞寒花。」

燖麻葉能螫人,有花無實,冒冬弗悴,可以祛疾。 《皇極經世觀物內篇》:「冬為藏物之府。」

觀冬則知《春秋》之所存。《春秋》者,五伯之事業也,五 伯之時如冬。

《圖經本草》「預知子,蔓生,依大木上,葉綠,有三角,實作 房,生青熟深紅色,每房有子五、七枚,斑褐色,光潤如 飛蛾,蜀人每貴重之。其根冬月采之,陰乾,治蠱,其功 勝於子也。相傳取子二枚綴衣領上,遇有蠱毒則聞 其有聲,當預知之,故名。」

蒺藜冬月采之,黃白色。郭璞云:「布地蔓生,細葉,子有 三角,刺人。」

菩薩草生江浙州郡。凌冬不凋。秋中有花直出,赤子 如蒻頭。冬月采根用,味苦。主中諸毒,研服之。又諸蠱 傷,搗汁飲,并傅之。

《雲笈七籤》:「治腎當用吹,吹為瀉,吸為補。夫腎者陰之 精,坎之氣,其色黑,其象如圓石,其神如白鹿,兩頭化 為玉童,長一尺,出入於腎。藏腎者,冬之用事,常以十 月、十一月、十二月,面北平坐,鳴金梁,七飲玉泉,三吸 元宮之黑氣入口,九吞之,以補吹之損,以符呦鹿之 詞,以致玉童之饌。益腎氣,神和體,安可致長生之道。」 《歙硯說》:「水絃坑在眉子坑外,臨溪,至冬水涸,方能取 之,入地丈餘,石多金花。」

《夢溪筆談》:宋次道《春明退朝錄》言:天聖中,青州盛冬 濃霜,屋瓦皆成百花之狀。又慶曆中,集禧觀渠中冰 紋,皆成花果林木。元豐末,秀州人家屋瓦上冰亦成 花,每瓦一枝,正如畫家所為。折枝有大花似牡丹、芍 藥者,細花如海棠、萱草者,皆有枝葉,無毫髮不具,氣 象生動,雖巧筆不能為之,以紙搨之,無異石刻。 《政和本草》:「冬青,冬月青翠,故名。江東人呼為凍青。」 《物類相感志》:「伏中收松柴斫碎,以黃泥水浸,皮脫,曬 乾,冬月燒之無煙。」

冬月令水不冰,以楊花鋪硯槽,名「文房春風膏硯。」 《秀水閒居錄》:《瘞鶴銘》:「潤州揚子江焦山足石巖下,惟 冬序水退,始可摸打,世傳以為王逸少書。」

《曲洧舊聞》:溱洧之源出馬嶺,今在河南府永安界,號 玉仙山。歷城東南為溱洧,其水清,有魚數種,土人不 善施網罟,冬積柴水中為罧以取之,以擣澤蓼,雜煮 大麥撒深潭中,魚食之輒死,浮水可俯掇,久之復活, 謂之「醉魚」云。

密縣有一種冬桃,秋花夏實。八九月間,桃自開,其核 墮地而復合,肉生滿其中,至冬而熟,味如淇上銀桃 而加美,亦異也。

《吳船錄》:「眉州城外,即玻璃江也,冬時水色如此。」 《詩序》:「潛季冬薦魚」疏:「冬月既寒,魚不行,乃性定而肥 充,故冬薦之也。」《天官庖人》注云:「魚鴈水涸而性定,則 十月已定矣。但十月初定,季冬始肥,取其尤美之時 薦之也。」

《蠡海集》:「人身類冬之日,坎用事,陽在內,喜嗜熱物,滋 其陽也。」

氣候類冬為陰,冬之夜半為嚴寒。

三建,雖曰天開於子,地闢於丑,人生於寅,然卻但以 冬至為一建,小寒為二建,大寒為三建也。何以知其 然也?蓋造曆始於冬至,察天氣也。候花信之風,始於 小寒,察地氣也。辨人身之氣,始於大寒,以厥陰為首, 察人氣也。豈非三建之氣,只在於立春之前也歟? 《證類本草列仙傳》云:「赤松子服天門冬,齒落更生,細 髮」復出。太原甘始服天門冬。人間三百餘年。《聖化經》 云。「以天門冬茯苓等分為末。日服方寸匕。則不畏寒。 大寒時單衣汗出也。」

《法帖刊誤》:「今洛水冬月不冰,古人謂之溫洛下有礜 石,取此石置甕水中,水亦不冰《楊慎集張伯玉蓬萊閣詩》:「敲冰呈好手,識素競交鸞。」 注:「越俗競誇敲冰紙,剡水清潔山又多藤楮,以敲冰 時製之佳。葢,冬水也。」 《湧幢小品》:「白冬瓜一二斗許大,冬月收為果。又蜜餞 代果,可以禦冬,故曰冬瓜。」今皆誤書曰「東葢」,因「西瓜」 之對也。

《缾史》「月表」:冬花小友,風蘭、天茄、金豆、金柑、金橘 《農政全書》:「冬天近晚,忽有老鯉斑雲起,漸合成濃陰 者,必無雨,名曰護霜天。」

冬天南風三兩日必有雪。

木瓜爛蒸擂作泥,入蜜與薑作煎飲用,冬月尤美。 冬月乾塘,取魚寄別池內,或入大桶速乾水,取生泥 壅池。生泥只取爛泥,弗取乾者,取過泥,速栽荇草,放 水入魚。凡小池定在大池之旁,以便冬月寄魚, 用馬牙硝為細末,唾調塗手及面,寒月迎風不冷, 霜後芋子上芋白擘下,以液漿水煠過,㬠乾。冬月炒 食,味勝蒲筍。

《本草綱目》:「韭黃,北人至冬移根於土窖中,培以馬屎, 暖則即長,高可尺許,不見風日,其葉黃嫩,謂之韭黃, 豪貴皆珍之。」

冬蔥即慈蔥,或名大官蔥。謂其莖柔細而香可以經 冬,大官上供宜之,故有數名。

《埤雅》云:「鯽魚,旅行以相即也,故謂之鯽。不食雜物,故 能補胃。冬月肉厚子多,其味尤美。」

南方有「玉面貍」,專上樹木,食百果。冬月極肥,人多糟 為珍品,大能醒酒。

鼬似貂而大,色黃而赤,其毫與尾可作筆,嚴冬用之 不折,世所謂「鼠鬚栗尾」者是也。

《德慶果》,廣之德慶州出之。其樹冬榮,子大如盃,炙而 食之,味如豬肉。

冰鼠:《東方朔》云:「生北荒積冰下。皮毛甚柔,可為席,臥 之卻寒。」

《伏翼》善服氣,故能壽,冬月不食。

兔至冬月,齕木皮,得金氣而氣內實,故味美;至春食 草麥,而金氣衰,故不美也。

續隨子一名拒冬。《蘇頌》曰:「葉中出葉,數數相續而生, 故名續隨子。冬月始長,故又名拒冬。」

苦菜一名《遊冬》,經歷冬春,故名。

《群芳譜》:「柳寄生,狀類冬青,亦似紫藤,經冬不凋,冬月 望之,雜百樹中,榮枯各異。出蜀中。」

清閒供冬時。晨起飲醇醪,負暄盥櫛。禺中置氈褥,市 烏薪,會名士,作黑金社。晌午,挾筴理舊稿,看晷影移 階濯足。午後,攜都統籠,向古松懸崖間,敲冰煮建茗。 日晡布衣皮帽,裝嘶風鐙,策蹇驢,問寒梅消息。薄暮, 圍爐促膝,煨芋魁,說無上妙偈,談劎術。 《峨眉山志》「海:梅高僅三尺,冬月開小花,結實如櫻桃。」 《邵武縣志》:「樵嵐山一名金蓮峰,樵溪之水出焉,溪產 魚曰」紅翼而白鰓。冬月始出,漁人競取之。 《閩部疏》:「延福以南,有竹藂生,涉冬抽萌。慈,竹類也,而 長刺雲。大者拱把吳、越,慈竹迥出其下。」

冬部外編编辑

《列仙傳》:「丁次都,不知何許人,為遼東丁氏作奴。丁氏 常使買葵,冬得生葵,問何得此葵,云:從日南買來。」 《南史。滕曇恭傳》:「門外有冬生樹二株,時忽有神光自 樹而起,俄見佛像及夾侍之儀,容光顯著,自門而入, 曇恭家人咸共禮拜,久之乃滅。遠近道俗咸傳之。」 《春明退朝錄》:歐陽少師言,為河北都轉運使,冬月按 部至滄景間,於野夜半聞車旗兵馬之聲,幾達旦不 絕。問宿彼處人,云「是海神移徙,五七年間一有之。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