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第103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一百二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曆象彙編 第一百三卷
曆象彙編 歲功典 第一百四卷


考證.svg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曆象彙編歲功典

 第一百三卷目錄

 干支部總論

  夢溪筆談辰名

  蠡海集干支總論

  稗編論太乙六壬諸法 論德刑害鬼煞 十二辰所肖 朱升八卦納甲圖說

 干支部藝文

  六甲詩          陳沈炯

  十二屬詩         前人

  讀十二辰詩卷掇其餘作此聊奉一笑

              宋朱熹

  次韻十二辰體       方岳

 干支部選句

歲功典第一百三卷

干支部總論编辑

夢溪筆談编辑

辰名编辑

事以辰名者為多,皆本于辰巳之辰。今略舉數事。十 二支謂之十二辰,一時謂之一辰,一日謂之一辰,日 月星謂之三辰,北極謂之北辰,大火謂之大辰,五星 中有辰星,皆謂之辰。今考子丑至于戌亥,謂之十二 辰者,《左傳》云:「日月之會是謂辰。」一歲日月十二,會于 東方。蒼龍角亢之舍起於辰,故以所首者名之。子丑 戌亥。既謂之辰,則十二支十二時皆子丑戌亥謂之 辰無疑也。「一日謂之辰」者,以十二支言也。以十干言 之,謂之今日;以十二支言之,謂之今辰。故支干謂之 日辰。「日月星謂之三辰」者,日月星至于辰而畢見,以 其所首者名之,故皆謂之辰。

四時所見有早晚,至辰則四時畢見,故「日加辰為晨」 ,謂日始出之時也。

蠡海集编辑

干支總論编辑

納甲之說,自甲為一至壬為九,陽數之始終也,故歸 《乾》,《易》順數也。乙為二至癸為十,陰數之始終也,故歸 《坤》,《易》逆數也。乾一索而得男為震,坤一索而得女為 巽,故庚入震,辛入巽。乾再索而得男為坎,《坤》再索而 得女為離,故戊趨坎,己趨離。乾三索而得男為艮,《坤》 三索而得女為兌,故丙從艮,丁從兌。陽生於北而成 於南,故《乾》始甲子,而中以壬午。陰生於南而成於北, 故《坤》始乙未,而中以癸丑。震《巽》一索也,故庚辛始於 子丑。坎離再索也,故戊己始於寅卯。《艮》兌三索也,故 丙丁始於辰巳也。

又一說,乾坤者,二氣之正位也;坎離者,二氣之交互 也。正位則始終全備,故「甲午歸《乾》,乙癸歸《坤》。交互則 往來處中,故戊歸坎,己歸《離》。震巽乃受氣之始,故庚 辛歸焉;艮兌乃生化之終,故丙丁歸焉。」乾坤位陰陽 之極,故子午丑未配於甲壬乙癸父母總攝內外之 義。震巽長男長女為初索,是以子丑配庚辛;坎離中 男中女,為再索,是以寅卯配戊己艮兌,少男少女,為 三索,是以辰巳配丙丁。納之為言受也,容受六甲於 八卦中也。《易》者,逆也,數皆以逆而推之。

羊刃之說,祿前一位是也。祿過則刃生,蓋貴人位前 必列兵,以此為喻,但值陽干方是陰干則否。如甲卯 丙午,甲既祿於寅前,值卯方為真,蓋寅卯一氣之木 也。乙祿卯前值辰,非同類,故否。然則陽性暴,故借羊 之狠以警之。至攷子平中以奪財,羊刃名之者,有逞 暴凌劫之意也,他可類推。

戊己兩干寄祿巳午子寓母家之義。雖然戊見午刃, 則不可一途而取,戊既依母而祿刃乃一氣火也,俱 有生土之意,故戊日得火多則為印也。己則否,己祿 於午,午前則未為刃,未巳連屬土,則非戊午之比也。 陰錯陽差有十二日,蓋六十甲子分為四段,自甲子 己卯甲午己酉各得十五辰,甲子之前三辰,值辛酉 壬戌、癸亥為陰錯,己卯之前三辰值丙子、丁丑、戊寅 為陽差,甲午之前三辰值辛卯、壬辰、癸巳為陰錯,己 酉之前三辰值丙午、丁未、戊申為陽差,蓋四段中每 段除十二辰,各餘三辰,三四亦得十二辰,是為陰錯 陽差也。甲子甲午為陽辰,故有陰錯,己卯己酉為陰 辰,故有陽差也。

又一說,甲子、甲午、己卯、己酉之前各三辰者,以天干 配地支一周之後所餘三辰也。甲配子而歷盡於乙 亥,故丙子、丁丑、戊寅為陽錯。己配卯而歷盡於庚寅, 故辛卯、壬辰、癸巳為陰差也。「丙午、丁未、戊申為陽差, 辛酉、壬戌、癸亥為陰錯」者,就甲午己酉上同此類推。 地支內所藏天干者,子午卯酉為四極,寄四祿焉;辰 戌丑未為四藏,寓四墓焉,故此八支,各藏一陰干。寅申巳亥為四開闔,就生四祿焉,故各藏二陽干,戊藏 於辰戌,己藏於丑未,陰陽各歸其所,戊藏於巳,己藏 於午,則亦就寄祿而藏焉。

干有十,支有十二,干不配,肖屬而支配者,天賦氣,地 成形也。人所以稱肖屬及支而不及干者,父施氣,母 有形也,身依母而生。然人姓獨稱父者,原其受氣之 本也。

十二肖屬子為陰極,幽潛隱晦,以鼠配之,鼠藏跡。午 為陽極,顯易剛健,以馬配之,馬快行。丑為陰,俯而慈 愛,以牛配之,牛舐犢。未為陽,仰而秉禮,以羊配之,羊 跪乳。寅為三陽,陽勝則暴,以虎配之,虎性暴。申為三 陰,陰勝則黠,以猴配之,猴性黠。卯酉為日月二門,二 肖皆一竅,兔舐雄毛而孕,感而不交也。雞合踏而無 形,交而不感也。辰巳陽起而變化,龍為盛,蛇次之,故 龍蛇配辰巳。龍蛇者,變化之物也。戌亥陰斂而持守, 狗為盛,豬次之,故狗豬配戌亥。狗豬者,鎮靜之物也。 或云皆取不全之物,配肖屬者,非也。庶物萬類,豈特 十二哉?況無義理,不足信也明矣。

納音之說,有一法見於《內經論奧》,然其中亦欠詳備, 故復取其說,而撮其長者,以立一家之論。蓋甲子為 取,乙丑以為妻,隔八而生子。陽生陽為男,陰生陰為 女。至壬申為甲之男,至癸酉為乙之女。壬申癸酉,至 庚辰辛巳亦然。自庚辰、辛巳數三,轉而向南,為戊子、 己丑火。自戊子陽火隔八而生丙申男,己丑陰火隔 八而生丁酉女,丙申丁酉至甲辰乙巳亦然。又自甲 辰乙巳數三轉而向東為壬子癸丑木,自壬子癸丑 至庚申辛酉,自庚申辛酉至戊辰己巳亦然。又自戊 辰己巳數三轉而向北為丙子丁丑水,自丙子丁丑 至甲申乙酉,自甲申乙酉至壬辰癸巳亦然。又自壬 辰癸巳數三轉而中央為庚子辛丑土。自庚子辛丑 至戊申己酉,自戊申己酉至丙辰丁巳亦然。又自丙 辰丁巳數三,轉而向西,則復為金矣。夫金為氣之始, 金有聲,聲宣氣,是以樂必以金先之也。人之身亦然。 肺經為諸藏先,是以有納音之意焉。然五行各行三 者,三生萬物之義也。氣生金,金出礦,須火以成材;火 資木以驕焰,木藉水而生榮。五行皆賴土以成立。故 「火木水土」為次序也。

陰陽皆地支。六合者,日月會於子則斗建丑,日月會 於丑則斗建子,故子與丑合也。日月會於寅則斗建 亥,日月會於亥則斗建寅,故寅與亥合也。日月會於 卯則斗建戌,日月會於戌則斗建卯,故卯與戌合也。 日月會於辰則斗建酉,日月會於酉則斗建辰,故辰 與酉合也。日月會於巳則斗建申,日月會於申則斗 建巳,故巳與申合也。日月會於午,則斗建未,日月會 於未,則斗建午,故午與未合也。

六害者,蓋衝損合神,故為害也。我之和合,被其衝損, 豈不為害乎?子與丑合而未衝丑,丑與子合而午衝 子,故子害未而丑害午,寅與亥合而巳衝亥,亥與寅 合而申衝寅,故寅害巳,亥害申,卯與戌合而辰衝戌, 戌與卯合而酉衝卯,故卯害辰,戌害酉也。地支之上, 橫則為合,豎則為害,橫豎皆六,是名六合六害。術者 乃云六為六親者,非也。

十干:「甲」,萬物之始,生氣之原。草木初生,破土而出,必 有兩葉,葉中透氣,故「甲」字象形,如兩葉相抱也。「乙」,甲 陽;乙陰,甲既出而陽已露於上根,必下盤以為固,故 「乙」字亦象形,如草木之根屈曲也。丙火炎上而銳長, 養於南離,炳然而炯爛,乃其盛也,下虛而上齊,故丙 丁之字皆平頭。丁丁者,壯也。萬物至盛夏,莫不皆壯, 居正陽之位,適足與陰相當,故丁又有相當之義。戊 萬物依土而生,四行依土而立。戊配陽土,戊茂也,地物 得而茂,又茂有成之義,故能為物之始終。己為陰土, 不能獨為,必因陽以用,起己已也。依陽而起,從陽而 已,亦始終之義爾。庚西方金氣,為秋。萬物歷離明燥 極,至秋金則微陰始生,物得庚甦。庚者更也,辛者新 也,金為成實,物至秋而收斂,變陽而為陰,一新之意 存焉。壬物無終絕之理,將盡必復生,北方冬水,物氣 將盡,故先含生意。壬者妊也,物至此而懷妊也。癸者 揆也,物出有歸,閉藏為終,終遂天真,同歸一揆也。 十二支子為一陽,北方至陰,一陽至萌,生氣之端。故 子者孳也,以含孳育之義。丑者紐也,微陽雖生而體 尚弱,未免艱澀,故紐結而未能舒也。寅居東北,陰陽 之交,離陰而詣陽,敷布而條暢。寅者演也,萬物至此 而廣演矣。卯位正東,日出之所,融和之方,物至此而 咸得茂盛。卯者茂也。辰者震也,陽氣至此已盛。陽主 動,動則變化生焉,物皆得遂其所也。巳為純陽,居於 生長之方,萬物盛起,氣浮於表,故曰「巳者起也」,午者 陽已極而陰初萌,陽出於上,陰潛於下,有相忤之意。 又曰「午者大也」,物至此而無不大也。未陽已過盛而 陰漸臨,陰陽交際已成實也,物既實則有味存焉,未 者味也,申氣歷南維而陽極,至西南而陰始回,陰陽 既調,物情得伸,故申者伸也,酉者酋也,陰之首也。是以夷狄之帥為酋長。陰氣收斂,萬物猶緒也。戌者,滅 也,陽氣至此而將滅。九月霜隕木衰,水泉即涸也。亥 純陰既極,物無終盡,荄核猶存。荄,根也。核,種也。莖葉 雖敗,根種自存,生生之義也。

萬物之所為以生者,必由氣。氣者何?金也。「金受氣,順 行,則為五行之體,逆行則為五行之用。」順行為五行 之體者,金生水,水生木,木生火,火生土。冬至起曆之 元,自冬而春,春而夏,夏而長,夏長夏而歸於秋,返本 歸原而收斂也。逆行為五行之用者,金出礦而從革 於火以成材,成材則為有生之用。然火非木不生,必 循木以繼之。木必依水以滋榮,水必托土以止畜。故 木而水,水而土,是則四行之類,土以定位,故大撓作 甲子,分配五行為納音,蓋金能受聲而宣氣故也。法 曰:甲娶乙妻,隔八生子,子生孫而後行繼代其位。初 一曰金,金為氣居先,甲為受氣之始。甲娶乙妻,隔八 壬申,是為子矣。壬娶癸妻,隔八庚辰,是為孫矣。庚娶 辛妻,隔八戊子,火代其位,次二曰火,戊繼其後。戊娶 己妻,隔八丙申是為子矣。丙娶丁妻,隔八甲辰是為 孫矣。甲娶乙妻,隔八壬子木代其位,次三曰木,壬繼 其後。壬娶癸妻,隔八庚申是為子矣。庚娶辛妻,隔八 戊辰是為孫矣。戊娶己妻,隔八丙子水代其位,次四 曰水,丙繼其後。丙娶丁妻,隔八甲申,是為子矣。甲娶 乙妻,隔八壬辰,是為孫矣。壬娶癸妻,隔八庚子土代 其位。次五曰「土」,庚娶辛妻,隔八戊子,是為子矣。戊娶 己妻,隔八丙辰,是為孫矣。丙娶丁妻,隔八甲子金復 代其位。原缺八字是故有「五子歸庚」之說,道家者流 取其義,用配五方之位,自子干頭數至庚字則為其 數。甲子金自甲數至七逢庚,則西方金得七氣。戊子 火自戊數至三逢庚,則南方火得三氣。壬子木自壬 數至九逢庚,則東方木得九氣。丙子水自丙數至五 逢庚,則北方水得五氣。庚子土則自得一,為中方一 氣,是為「『五子歸庚』也。」乃知金者受氣之先。順行則為 五行之體。逆行則為五行之用。故六十甲子納音者。 以充萬物之用也。

《六十花甲子》者,未知始於何人。凡稱其姓名,未審其 實否,或曰婁景,或曰東方朔,難以為信。其有注釋,亦 未見親切,不得其要領故也。予因思之,五行之中,干 支配合,干寓其氣,支寓其位,斯理生焉。是故甲乙為 氣之始,丙丁為氣之壯,戊己為氣之化,庚辛為氣之 成,壬癸為氣之終,子丑幽陰,寅卯生發,辰巳長養,午 未高明,申酉死絕,戌亥休息,錯綜配合,以成《花甲子》 之名。其間旁引例取,又存乎權,但歸於理,不可一途 而取也。 甲子乙丑海中金,甲乙金氣之始,子丑北 方幽陰之鄉,幼稚之金,沉於水底,故曰「海中金。」 壬 寅癸卯金箔金,壬癸金氣之中,氣終則致用,致用之 金,位於東方金氣死絕之地,故曰「金箔金。」 庚辰辛 巳白。金,庚辛金之成,寄托辰巳生養之地。天干復 連其色,西方之行,純乎得宜,故曰「白。」金: 甲午乙 未沙石金,甲乙金氣之始,午未南方,離明火鄉,弱金 豈能勝旺火,故曰「沙石金。」 壬申癸酉劍鋒金,壬癸 金氣之終,成質之金,位於西方旺地,遂其肅殺之用, 故曰「劍鋒金。」 庚戌辛亥釵釧金,庚辛金氣之成,居 於戌亥休息之鄉,玩成其質,以充其用,故曰「釵釧金。」

壬子癸丑桑柘木,壬癸木氣之終,位於北方,依傍。

母鄉,得以滋養而茂榮,故曰「桑柘木。」 庚寅辛卯松 柏木,庚辛木氣之終,居於生發旺鄉,挺然獨秀,凌霜 傲雪,故曰「松柏木。」 戊辰己巳大林木,戊己木氣之 化,居東南長養之方,叢生競茂,故曰「大林木。」 壬午 癸未楊柳木,壬癸木氣之終,處於南維火位,耗散真 化,空虛不實,故曰「楊柳木。」 庚申辛酉石榴木,庚辛 木氣之成,成於死絕之地,體雖柔弱,成氣有歸,則子 實繁多,故曰「石榴木。」 戊戌己亥平地木,戊己不意 之化,化臨長生休息之閒,得遂其性,故曰「平地木。」 丙子丁丑澗下水,丙丁水氣之壯,下臨坎宮,壯氣宣 行,源源不絕,故曰「澗下水。」 甲寅乙卯大溪水,甲乙 水氣之始,處乎生發山林之地,注瀉無窮,故曰「大溪 水。」 壬辰癸巳長流水,壬癸水氣之終,辰巳長養東 南,水所奔赴,無有休息,故曰「長流水。」 丙午丁未天 河水,丙丁水氣之壯,處乎南離高明之位,水行天上, 故曰「天河水。」 甲申乙酉井泉水,甲乙水氣之始,加 於長生母鄉,來之不窮,用之不竭,故曰「井泉水。」 壬 戌癸亥大海水,壬癸水氣之終,至於戌亥休息之所, 終聚不散,故曰「大海水。」 戊子己丑霹靂火,戊己火 氣之化,伏以坎水幽,陰微而著,變化不窮,故曰「霹靂 火。」 丙寅丁卯爐中火,丙丁火氣之旺,臨於長生母 地,得其所養,故曰「爐中火。」 甲辰乙巳覆燈火,甲乙 火氣之始,氣質微而稚弱,位屬長養,處乎風木之間, 雖明而不顯,故曰「覆燈火。」 戊午己未天上火。戊己 火氣之化,升於南離旺鄉,威勢赫烈,以遂炎上,故曰 「天上火。」 丙申丁酉山下火,丙丁火氣之壯,臨於西 方,衰降死絕,而炎上之用退閒,故曰「山下火。」 甲戌乙亥山頭火。甲乙火氣之始,而居戌亥休息之鄉,歸 於無用,猶野火然,況戌亥久為乾元尊首之上,故曰 「山頭火。」 庚子辛丑壁上土,庚辛土氣之成,位於子 丑,水土之交,泥塗之類,未能為生育之用,故曰「壁上 土。」 戊寅己卯城頭土,戊己土氣之化,寅卯生發,山 林之傍效力,故曰「城頭土。」 丙辰丁巳沙中土,丙丁 土氣之壯,辰巳木火長養之間,充極乾燥,不能成稼 穡之功,故曰「沙中土。」 庚午辛未路傍土,庚辛土氣 之成,氣充離明之地,任載馳驅,故曰「路傍土。」 戊申 己酉大驛土,戊己土氣之化,氣化而得長生之位,力 勝厚重,又申傳送,故曰「大驛土。」 丙戌丁亥屋上土, 丙丁土氣之壯,托於母墓,休息而不用,寓於乾尊之 上,故曰「屋上土。」

或問曰:「先天之數何緣而起?」余答曰:「數極於九,自九 逆退取之,故甲乙子午九,乙庚丑未八,丙辛寅申七, 丁壬卯酉六,戊癸辰戌五。天干巳盡,而地支獨遺巳 亥,是以巳亥得四終焉。況夫亥為天門,巳為地戶,純 陰純陽之位,為開闔之樞,所以關鍵五行也。」

或問曰:「後天之數又何所取起?」答曰:「數用陽生而陰 成,陰生而陽成。壬子陽一生,癸亥陰六成一,六水之 生成也。丁巳陰二生,丙午陽七成二,七火之生成也。 甲寅陽三生,乙卯陰八成三,八木之生成也。辛酉陰 四生,庚申陽九成四,九金之生成也。辰戌陽五生,丑 未陰十成五,十土之生成也。獨遺戊己土,以百數歸」 之,用包眾數,為該括之司,所囊五行也。

五行納音,乃取先天之數,總算天干、地支,陰陽雙位, 得其數而以五除之,以餘而定五行。古之《洪範》五行: 一水、二火,三木,四金,五土。今用一為火、二為土、三為 木、四為金、五為水,金木自然之聲,不假施為而得,故 從舊火為地二之行,水沃之而後有聲,是以火居一、 土居二,木居三,金居四、水居五,此乃緣聲而取義也。 受者,納也,聲者,音也,故曰「納音」焉。假如甲子乙丑金 者,甲得九,子得九,乙得八,丑得八,共三十四,除去五 六三十,所餘者四,故為金。丙寅丁卯火者,丙得七,寅 得七,丁得六,卯得六,共二十六,除去五五二十五,所 餘者一,故為火。戊辰己巳木者,戊得五,辰得五,己得 九,巳得四,共二十三,除去四五二十,所餘者三,故為 木。庚午辛未土者,庚得八,午得九,辛得七,未得八,共 三十二,除去五、六三十,所餘者二,故為土。又如丙子 丁丑水者,丙得七,子得九,丁得六,丑得八,共三十數 足,五不用除,故為水也。餘倣此。

天乙貴人,當有陽貴陰貴之分。蓋陽貴起於子而順, 陰貴起於申而逆,此神實得陰陽配合之和,故能為 吉慶,可解凶戹也。且如陽貴以甲加子,甲與己合,所 以己用子為貴人;以乙加丑,乙與庚合,所以庚用丑 為貴人;以丙加寅,丙與辛合,所以辛用寅為貴人;以 丁加卯,丁與壬合,所以壬用卯為貴人。辰為天罡,貴 人不臨,以戊加巳,戊與癸合,所以癸用巳為貴人。午 沖子原不數,以己加未,己與甲合,所以甲用未為貴 人。以庚加申,庚與乙合,所以乙用申為貴人。以辛加 酉,辛與丙合,所以丙用酉為貴人。戊為河魁,貴人不 臨,以壬加亥,壬與丁合,所以丁用亥為貴人。子原宮 不數,以癸加丑,癸與戊合,所以戊用丑為貴人。此乃 「陽貴順取」也。且如陰貴,以甲加申,甲與己合,所以己 用申為貴人。以己加未,乙與庚合,所以庚用未為貴 人;以丙加午,丙與辛合,所以辛用午為貴人;以丁加 巳,丁與壬合,所以壬用巳為貴人。辰為天罡,貴人不 臨,以戊加卯,戊與庚合,所以戊用卯為貴人。寅沖申 原不數,以己加丑,己與甲合,所以甲用丑為貴人。以 庚加子,寅與乙合,所以乙用子為貴人。以辛加亥,辛 與丙合,所以丙用亥為貴人。戊為河魁,貴人不臨,以 壬加酉,壬與丁合,所以丁用酉為貴人。申原宮不數, 以癸加未,癸與戊合,所以戊用未為貴人。此乃陰貴 逆取也。古云:「丑未為天乙貴人出行之門」,緣陽貴以 甲起子,循丑順行至癸,復歸於丑,陰貴以甲起申,由 未逆行至癸,復歸於未,豈非丑未為貴人出入之門 乎?

「六氣配十二支,循環司天」,自太陽陽明、少陽太陰少 陰厥陰運行。辰。每歲六氣之序,自厥陰、少陰、少陽、 太陽、陽明、太陰者乃又異。蓋司天則辰戌、卯酉、寅申、 丑未、子午、巳亥,而歲序以相生為說,則木生火,火生 土,土生金,金生水,順行之一逆一順,各為倫也。 南北二政,南有二而北有八者,北從五行化氣,以配 五音,而立五義者焉。甲己化土宮而為君,君臨南面; 乙庚化金商而為臣,丙辛化水羽而為物,丁壬化木 角而為民,戊癸化火徵而為事。臣民物事,奉上承命, 安得不北面乎。是以南政有二,而北政有八。況土為 萬物之祖,而為四行之主也夫。

稗編编辑

論太乙六壬諸法编辑

《太乙》《六壬》,《遁甲》《禽演》,皆選擇時日之書也。太乙一星在紫微宮閶闔門中,屬水。天一生水,故曰「太乙。」水為 造化根柢,故《太乙》《六壬》皆取義於水,《遁甲》亦太乙也。 《禽演》起虛日,《鼠虛》亦水也。

天上十二辰分野謂之「天盤」,地上十二辰方位謂之 地盤。天盤則隨時轉運,地盤則一定不易。以天盤之 子加於地盤之子,則謂之「伏吟」;以天盤之子加地盤 之午,則謂之「反吟」也。六壬用月將者,日躔所在之辰 也。斗建順指十二辰,日逆行十二辰,相會而成歲。斗 柄指丑則日必躔子,斗柄指寅則日必躔亥。故子與 「丑合,寅與亥合,推之六合皆然。」言日躔與斗柄相應 也。以月將加時,即是日臨地盤子位則為子時,臨午 位則為午時也。如正月日躔在亥,用午時,則是天盤 之亥加地盤之午也。視日所加臨,遂以其日所值支 干在天盤上者,視其加地盤何辰以起。上克下克,則 時之吉凶可知矣。此六壬以日躔為用也,言「躔」則斗 建亦在也。

論德刑害鬼煞编辑

德者得也,皆主救危而濟難。十干以陽德自處,陰德 在陽。十干德者,甲乙丙丁戊己庚辛壬癸甲庚丙壬 戊甲庚丙壬戊。十二支德者,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 酉戌亥巳午未、申酉戌、亥子丑、寅卯辰。一十二支德 歲月日時。假令正月乙丑日未時占𩰚爭,用起傳送 加午一克下六乙日,天乙乘神后加神前四勾陳,准 庚,則准則𩰚爭遇德,神其相救終無傷。餘倣此。 刑者,戮也。一曰衰謝之刑,謂金木水火土之正刑也。 二曰制御之刑,謂十干之刑也。三曰不遜之刑,謂十 二支之刑也。《翼奉傳》曰:「金剛火強,各言其方,木落歸 本,水流趨東也。巳酉丑,金之位,刑在西方,言金恃其 剛,物莫與對,八月陽氣從酉而入,因而挫之,故金刑 西方也。寅午戌,火之位,刑在南方,言火恃其強。五月 陰氣生於午,因而挫之,故火刑在南方也。亥卯未,木 之位,榮落覆根,木恃其榮觀,故陰氣之使凋也。申子 辰,水之位,水性東流,逝而不返,其東為之木地,故水 刑東方。言恃陰淫,故陽刑之使不歸也。土位在丙,寄 王四季,以未為正旺,丑土」為冠帶,墓在辰,天刑在戌, 此位土力最大,天能刑之,故天刑在戌也。「制御之刑」 者,謂十干也。辰未剋日為逆亂,故加刑以制御之。凡 干刑所加,𩰚戰不出在其下。甲刑申,丁刑亥,戊刑寅, 丙刑子,乙刑酉,己刑卯,庚刑午,辛刑巳,壬刑戌,癸刑 未。不遜之刑者,謂十二支也。義有三,第一謂寅刑巳, 巳刑申,申刑寅,為無恩之刑。言寅裡有雜火,不恤巳 中有雜金,故寅刑巳,巳刑申。又刻有巳中之雜土,不 恤申中之雜水,故以刑申。申性又以見其所生,巳中 之土沒刑寅,故申又刑寅,此謂無恩刑也。第二,謂未 刑丑,丑又刑戌,戌刑未,為恃勢刑者,言未恃長生,而 丑中土之性冠帶,故未刑丑,丑又恃冠帶,而欺戌土, 先被火刑,故丑往刑戌,戌遷其怒,自恃為旬首甲戌 而刑癸未,此謂為恃勢之刑也。第三謂子刑卯,卯刑 子,無禮之刑者,言陽精生日,陽氣在子,而卯為日門, 子為卯父,鼎立無謙卑恭敬之禮,是以子卯為無禮 之刑也。《翼奉傳》曰:「子為貪狼,卯為陰賊,王者以忌失 之。」辰午酉亥自刑者,義見上也。

害者妨也。前刑殺之間,酉戌相害者,為戌中死火,害 酉旺金,此以嫉妒相害者也。申亥相害者,各恃臨官 欲竟強,此嫉才爭進相害者也。子未相害者,謂未以 王土害子王水,此恃勢家相害者也。丑午相害者,謂 午以王火凌丑死金,此官鬼相害者也。辰卯相害者, 謂卯以王木凌辰死土,此以少凌長相害者也。寅巳 「相害」者,謂各恃臨官擅能而進相害者也。凡占事遇 六害者。各以本意決之。

「鬼」者,五行之精氣也。謂干中皆有之。十干鬼者,甲乙 丙丁戊己庚辛壬癸申酉子亥寅卯午巳戌未。十二 支鬼者,子丑寅卯辰巳午未申酉戌亥辰卯申酉寅 亥子卯午巳寅未。陰氣尤毒,謂之「煞」也。

「巳酉丑劫殺在寅」,寅中有陽火也。

災殺在卯,卯為日門,陰所入也。

天殺在辰,四季陰氣能遊天上也。

申子辰劫殺巳,巳中有陽土也。

「災殺在午」,言陰氣生於午也。

天殺在未,四季陰氣能遊天上也。

「亥卯未劫殺在申」,申中有陰水也。

災殺在酉,酉為日門,陰所出也。

天殺在戌,四季陰氣能遊天上也。

「寅午戌劫殺在亥」,亥中有陰金也。

「災殺在子」,言陰氣生於子也。

天殺在丑,四季陰氣能遊天上也。

「金神三殺」者,寅申巳亥殺在酉;子午卯酉殺在巳;辰 戌丑未殺在丑。若占病,白虎併官事、朱雀,皆大凶。若 承旺相氣,來克日辰人年者,大凶也。

年月三殺:申辰子年月,殺在未;亥卯未年月,殺在戌; 寅午戌年月,殺在丑;巳酉丑年月,殺在辰。凡三傳,吉將與殺併者,事速,凶殺與將併者尤凶也。

十二辰所肖编辑

王鏊云:「或問十二辰所肖,何謂也?」曰:「非是吾儒之所 講也。雖然,嘗聞之於人,二十八宿分布周天,以直十 二辰,每辰二宿,子午卯酉則三,而各有所象。女土蝠, 虛日鼠,危月燕,子也;室火豬,壁水㺄,亥也;奎木狼,婁 金狗,戌也;胃土雉,昴日雞,畢月烏,酉也;觜火猴,參水 猨,申也;井水犴,鬼金羊,未也;柳土獐,星日馬,張月鹿」, 午也;翼火蛇軫水蚓,巳也;角木蛟亢金龍,辰也;氐土 貉房日兔心月狐,卯也;尾火虎箕水豹,寅也;斗木獬 牛金牛,丑也;「天禽地曜,分直於天,以紀十二辰,而以 七曜」統之,此十二肖之所始也。

王應麟云:「朱文公嘗問蔡季通,《十二相屬》,起於何時, 首見何書?」又謂:「以二十八宿之象言之,唯龍與牛為 合,而他皆不類。至於虎當在西,而反居寅;雞為鳥屬, 而反居西。又舛之甚者。」《韓文考異》:「《毛穎傳》『封卯地,謂 十二物,未見所從來』。」愚按:「吉日庚午,既差我馬」,午為 馬之證也。「季冬出土牛」,丑為牛之證也。蔡邕《月令論》 云:「十二辰之會,四時所食者,必家人所畜,丑牛、未羊、 戌犬、酉雞、亥豬而已,其餘虎以下,非食也。」《月令正義》 云:「雞為木,羊為火,牛為土,犬為金,豕為水。但陰陽取 象多塗,故午為馬,酉為雞,不可一定也。」十二物,見《論 衡·物勢》篇。《說文》亦謂巳為蛇,象形。

朱升八卦納甲圖說编辑

按:自甲至癸者,十日之名也。日有十而卦以八,以八 納十,故乾坤二卦,始終包羅之,而納甲、乙、壬癸之四 日。甲壬陽日,《乾》納之;乙癸陰日,《坤》納之也。其間六日, 三男納其陽,三女納其陰。六子之卦,各得乾坤之一 畫者也。又艮納丙,《兌》納丁者,氣之方行者也,少男女 納之,猶日之未午,歲之方夏時也。震納庚,巽納辛者, 質之已凝者也。長男女納之,猶日之過午,歲之既秋 時也。坎離中男女納戊己於正中,有不待言者矣。《易》 家納甲,意本於此。其見於經,則蠱之先甲後甲,《巽》之 先庚後庚,與《革》之「己日乃孚」而已。世言《易》卦納甲,本 於《參同契》。今以其書考之,則以月之明魄多少,取象 於卦畫,而以所見方位為所納之甲,二者皆非也。夫 既以《乾》三畫純陽為朢,以《坤》三畫純陰為晦,則其明 魄消長,當以五夜當一畫。若是,則《震》當為初五夜之 月,而非生明,《兌》當為初十夜之月,而非上弦也。朢後 《巽》《艮》準此。此月之明魄,既與所言卦畫不類矣。又地 之方位,甲庚相對,既以朢夕之月為《乾》而出甲,則初 生之月不見於庚矣,上下弦之昏旦,同見於南方之 中,亦初無上弦見丁、下弦見丙之異也。大抵月之行 天,一歲十二月間,其昏出見之地,夜夜推移,不襲其 位,惟有春秋二分,黃道與赤道相踏,又須氣朔分齊, 則其朔朢朏肭出見,乃有定位可指,而不可以言納 甲之理也。《參同契》乃是整齊一歲一月一日之造化, 以明吾道之造化;姑借《易》以言之,大概約略取象云 爾,而非以說《易》也;

干支部藝文编辑

《六甲詩           》·陳·沈炯

甲拆開眾果,萬物具敷榮。乙飛上危幕,雀乳出空城。 丙魏舊勳業,申韓事刑名。丁翼陳詩罷,公綏作賦成。 戊巢花已秀,滿塘草自生。已乃忘懷客,榮樂尚關情。 庚庚聞鳥囀,肅肅望鳧征。辛酸多憫惻,寂寞少逢迎。 壬蒸懷太古,覆妙佇無名。癸己空施位,詎以召幽貞。

十二屬詩          前人编辑

「鼠跡生塵案」,「牛羊暮下來。」「虎嘯生。」當作坐《空谷》「兔月向 窗開。龍隰遠青翠,蛇柳近裴徊。馬蘭方遠摘,羊負始 春裁。猴栗羞芳果,雞跖引清杯。狗其懷物外,豬蠡窅 悠哉。」

讀十二辰詩卷掇其餘作此聊奉一笑编辑

宋朱熹

夜聞空簟齧饑鼠,曉駕羸牛耕廢圃。時才虎圈聽豪 夸,舊業兔園嗟莽鹵。君看蟄龍臥三冬,頭角不與蛇 爭雄。毀車殺馬罷馳逐,烹羊酤酒聊從容。手種猴桃 垂架綠,養得鶤雞鳴角角。客來犬吠催煮茶,不用東 家買豬肉。

次韻十二辰體        方岳编辑

鼠技易窮誰比數,牛衣正可眠春雨。虎窺九關高莫 捫,兔禿干毫老無補。龍嬰鱗逆事可驚,蛇畫足添心 獨苦。馬寧垓下困鹽車,羊勿夢中翻菜圃。沐猿從爾 楚人冠,荒雞寧起劉郎舞。狗監無煩誦《子虛》,豕亥縱 分吾不取

干支部選句编辑

唐李嶠詩:「帳殿別陽秋,旌門臨甲乙。」

《岑參詩》:「酩酊醉時日正午,一曲狂歌壚上眠。」

杜甫詩:「甲子西南異,冬來只薄寒。」荒村建子月,獨 樹老夫家。

韓愈詩:「朝食動及午,夜諷常至卯。」

《張籍詩》:「藥看辰日合,茶過卯時煎。」

白居易詩:「亥日饒蝦蟹,寅年足虎貙。」

《許渾詩》:「年長每勞推甲子,夜深誰共守庚申。」

李商隱詩:「過客不勞詢甲子,惟書亥字與時人。」 溫庭筠詩:「風捲蓬根屯戊己,月移松影守庚申。」 李洞詩:「一谷剺開午,孜峰聳起丁。」

宋范成大詩:「行年申值戊,交運丑支辛。」四人同丙 午,初度再庚寅。慶期符後甲,元日際初辛。兩亥 開基遠,三丁景統長。一飽但蘄庚癸諾,百年甘守 甲辰雌。

《陸游詩》:「客供午甌茶。」

戴復古詩:「生自前丁亥,今逢兩甲辰。」

金李俊民詩:「渡河年在亥,乞酒歲非申。」

元虞集詩:「待客花陰午過申。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6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