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022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十一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二十二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二十三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二十二卷目錄

 農桑部彙考三

  梁武帝天監三則 普通二則 中大通一則 大同六則 太清二則 元帝承聖一則

  陳文帝天嘉一則 宣帝太建七則

  北魏道武帝天興二則 明元帝永興二則 太武帝太平真君二則 文成帝太安一

  則 孝文帝延興二則 太和七則 宣武帝景明二則 正始一則 孝明帝熙平一則

  正光一則

  北齊總一則 文宣帝天保三則 武成帝河清一則

  北周總一則 孝閔帝一則 明帝一則 武帝保定一則 天和二則 建德二則

  隋總一則 煬帝大業一則

  唐一總一則

食貨典第二十二卷

農桑部彙考三编辑

编辑

武帝天監十二年以啟蟄而耕编辑

按《梁書武帝本紀》,不載。按杜佑《通典》,「梁初依宋、齊 禮,以正月用事,不齊不祭。天監十二年,以啟蟄而耕, 與百官御事並齊三日,沐浴祼饗,侍中奉耒耜,載於 象輅,以隨木輅之後。」

天監十三年二月輿駕親耕籍田赦天下孝悌力田 賜爵一級。

按:《梁書武帝本紀》云云。

天監十六年二月辛亥親耕籍田。

按《梁書武帝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云云。

普通二年詔於震方具畝以允東作之義又移籍田於建康北岸築親耕臺编辑

按《梁書武帝本紀》,普通二年夏四月丙辰,詔曰:「夫欽 若昊天,歷象無違,躬執耒耜,盡力致敬。上協星鳥,俯 訓民時,平秩東作,義不在南。前代因襲,有乖禮制。可 於震方,簡求沃野,具茲千畝,庶允舊章。」

按杜佑《通典》:「普通二年,又移籍田於建康北岸,築兆 域如南北郊。別有親耕臺在壇東,帝親耕畢,登此臺 以觀公卿之推反。」

普通四年,躬耕籍田,貸農糧種。

按《梁書武帝本紀》,「四年二月乙亥,躬耕籍田。詔曰:『夫 耕籍之義大矣哉!粢盛由之而興,禮節因之以著。古 者哲王,咸用此作,眷言八政,致茲千畝,公卿百辟,恪 恭其儀,九推畢禮,馨香靡替。兼以風雲葉律,氣象光 華,屬覽休辰,思加獎勸。可班下遠近,廣闢良疇,公私 畎畝,務盡地利。若欲附農,而糧種有乏,亦加貸卹,每』」 使優遍。孝悌力田,賜爵一級。預耕之司,剋日勞酒。

中大通六年二月癸亥輿駕親耕籍田编辑

按:《梁書武帝本紀》云云。

大同元年二月丁亥輿駕躬耕籍田编辑

按:《梁書武帝本紀》云云。

大同二年二月乙亥輿駕躬耕籍田。

按:《梁書武帝本紀》云云。

大同三年二月丁亥輿駕親耕籍田。

按:《梁書武帝本紀》云云。

大同四年二月己亥輿駕親耕籍田。

按:《梁書武帝本紀》云云。

大同六年二月己亥輿駕親耕籍田。

按:《梁書武帝本紀》云云。

大同七年二月辛亥輿駕躬耕籍田。

按:《梁書武帝本紀》云云。

太清元年二月丁亥輿駕躬耕籍田编辑

按:《梁書武帝本紀》云云。

太清六年,元帝下令勸農。按太清止有三年並無六年此係元帝未改元時沿

襲年號

按《梁書元帝本紀》,大寶三年,世祖猶稱太清。六年正 月甲戌,世祖下令曰:「軍國多虞,戎旃未靜,青領雖熾, 黔首宜安。時惟星鳥,表年祥於東秩;春紀宿龍,歌歲 取於南畯。況三農務業,尚看夭桃敷水;四人有今,猶 及落杏飛花。化俗移風,常在所急,勸耕且戰,彌須自 許。豈直燕垂寒谷,積黍自溫,寧可墮此元苗,坐餐紅 粒,不植燕頷,空候蟬鳴。可悉深耕溉種,安堵復業,無 棄民力,並分地利,班勒州郡,咸使遵承。」

元帝承聖二年詔免力田之家以勸農编辑

按《梁書元帝本紀》,「承聖二年二月庚午,詔曰:『食乃民 天,農為治本,垂之千載,貽諸百王,莫不敬授民時,躬 耕帝籍。是以稼穡為寶,《周頌》嘉其樂章;禾麥不成,魯 史書其方冊。秦人有農力之科,漢氏開屯田之利。頃 歲屯否,多難薦臻,干戈不戢,我則未暇。廣田之令,無 聞於郡國;載師之職,有陋於官方。今元惡殄殲,海內方一。其大庇黔首,庶拯橫流。一廛曠務,勞心日仄,一 夫廢業,舄鹵無遺,國富刑清,家給民足。其力田之身, 在所蠲免,外即宣勒,稱朕意焉。

编辑

文帝天嘉元年詔減軍糧三分之一勸課農桑又詔守宰親臨勸農编辑

按《陳書文帝本紀》,「天嘉元年三月丙辰,詔曰:『自喪亂 以來,十有餘載,編戶凋亡,萬不遺一,中原氓庶,蓋云 無幾。頃者寇難仍接,筭斂繁多,且興師以來,千金日 費,府藏虛竭,杼軸歲空。近所置軍資,本充戎備,今元 惡克殄,八表已康,兵戈靜戢,息肩方在。思俾餘黎,陶 此寬賦。今歲軍糧,通減三分之一,尚書申下四方,稱 朕哀矜之意。守宰明加勸課,務急農桑,庶鼓腹含哺, 復在茲日』。」八月壬午,詔曰:「菽粟之貴,重於珠玉。自頃 寇戎,游手者眾,民失分地之業,士有佩犢之譏。朕哀 矜黔庶,念康弊俗,思俾阻饑,方存富教,麥之為用,要 切斯甚。今九秋在節,萬寶可收,其班宣遠近,並令播 種。守宰親臨勸課,務使及時。其有尤貧,量給種子。」

宣帝太建元年二月乙亥輿駕親耕籍田编辑

按:《陳書宣帝本紀》云云。

太建三年二月丁酉親耕籍田。

按:《陳書宣帝本紀》云云。

太建六年親耕籍田出倉穀拯流民兼充種糧勸民 隨近耕種。

按《陳書宣帝本紀》,「六年二月辛亥,輿駕親耕籍田。夏 四月辛丑,詔曰:『戢情懷善,有國之令圖;拯弊救危,聖 範之通訓。近命師薄伐,義在濟民,青、齊舊隸膠光部 落,久患凶戎,爭歸有道,棄彼農桑,忘其衣食。而大軍 未接,中途止憩,朐山黃郭,車營布滿,扶老攜幼,蓬流 草䟦。既喪其本業,咸事游手,饑饉疾疫,不免流離。可 遣大使精加慰撫,仍出陽平倉穀,拯其懸磬,并充糧 種。勸課士女隨近耕種石鱉等屯,適意修墾』。」

太建九年二月壬午輿駕親耕籍田。

按:《陳書宣帝本紀》云云。

太建十一年二月癸亥輿駕親耕籍田。

按:《陳書宣帝本紀》云云。

太建十三年二月乙亥輿駕親耕籍田。

按:《陳書宣帝本紀》云云。

太建十四年後主即位詔「墾闢廢田能督課者加以 賞擢。」

按:《陳書後主本紀》,「十四年正月丁巳,即皇帝位。三月 詔曰:躬推為勸,義顯前經,力農見賞,事昭往誥。斯乃 國儲是資,民命攸屬,豐儉隆替,靡不由之。夫入賦自 古,輸槁惟舊,沃饒貴於十金,磽确至於三易,腴塉既 異,盈縮不同,詐偽日興,簿書歲改。稻田使者,著自西 京,不實峻刑,聞諸東漢。老農懼於祗應,俗吏因而侮」 文,輟耒成群,游手為伍,永言妨蠹,良可太息。今陽和 在節,膏澤潤下,宜展春耨,以望秋坻。其有新闢塍畎, 進墾蒿萊,廣袤勿得度量,征租悉皆停免。私業久廢, 咸許占作,公田荒縱,亦隨肆勤。儻良守教耕,淳民載 酒,有茲督課,議以賞擢,外可為格,班下稱朕意焉。

北魏编辑

道武帝天興元年制定京畿田畝四方置八部帥以監之勸課農耕以收入為殿最编辑

按《魏書道武帝本紀》,「天興元年春正月辛酉,徙山東 六州民吏及徒何、高麗雜夷三十六萬,百工伎巧十 萬餘口,以充京師。二月,詔給內徙新民耕牛,計口授 田。」按《食貨志》,「太祖定中原,接喪亂之敝,兵革並起, 民廢農業。方事雖殷,然經略之先,以食為本。使東平 公儀墾闢河北,自五原至於棝陽塞外為屯田。初,登 國」六年,破衛辰,收其珍寶畜產,名馬三十餘萬,牛羊 四百餘萬,漸增國用。既定中山,分徙吏民及徒何種、 人工伎巧十萬餘家以充京師,各給耕牛,計口授田。 天興初,制定京邑,東至代郡,西及善無,南極陰館,北 盡參合,為畿內之田。其外四方、四維,置八部帥以監 之。勸課農耕,量校收入,以為殿最。又躬耕籍田,率先 百姓,自後比歲大熟,匹中八十餘斛。是時戎車不息, 雖頻有年,猶未足以久贍矣。匹中二字疑訛

天興三年,耕籍田,祭先農。

按《魏書道武帝本紀》:「三年二月丁亥,始耕籍田。」按 《禮志》,「三年春,帝始躬耕籍田,祭先農,用羊一。」

明元帝永興三年出宮人以配鰥民令夫耕婦織编辑

按《魏書明元帝本紀》,「永興三年春二月戊戌,詔曰:『衣 食足,知榮辱。夫人饑寒切己,唯恐朝夕不濟,所急者 溫飽而已,何暇及於仁義之事乎?王教之多違,蓋由 於此也。非夫耕婦織,內外相成,何以家給人足乎?其 簡宮人,非所當御及執作伎巧,自餘悉出,以配鰥民』。」 永興五年八月辛未,置新民於大甯川,給農器,計口 授田。

按:《魏書明元帝本紀》云云。

====太武帝太平真君四年詔勸課農桑====按《魏書太武帝本紀》:「太平真君四年六月庚寅,詔曰: 『朕承天子民,憂理萬國,欲令百姓家給人足,興於禮 義。而牧守令宰不能助朕宣揚恩德,勤恤民隱,至乃 侵奪其產,加以殘虐,非所以為治也。今復民貲賦三 年,其田租歲輸如常。牧守之徒,各厲精為治,勸課農 桑,不得妄有徵發,有司彈糾,勿有所縱』。」

太平真君 年,恭宗監國,令有牛家與無牛家種田, 償以鋤功,各列家口及所勸種地畝。

按《魏書太武帝本紀》,不載。按《恭宗本紀》,初,恭宗監 國,曾令曰:「《周書》言任農以耕事貢九穀,任圃以樹事 貢草木,任工以餘材貢器物,任商以市事貢貨賄,任 牧以畜事貢鳥獸,任嬪以女事貢布帛,任衡以山事 貢其材,任虞以澤事貢其物。其制:有司課畿內之民, 使無牛家以人牛力相貿,墾殖鋤耨,其有牛家與無 牛家一人種田二十二畝,償以私鋤功七畝,如是為 差。至與小老無牛家種田七畝,小老者償以鋤功二 畝。皆以五口下貧家為率,各列家別口數。所勸種頃 畝,明立簿目,所種者於地首標題姓名,以辨播殖之 功。」按《食貨志》:「神麚二年,帝親御六軍,略地廣漠,分 命諸將,窮追蠕蠕,東至瀚海,西接張掖,北度燕然山, 大破之,虜其種落及馬牛雜畜方物萬計。」其後復遣 成周公萬度歸西伐焉耆,其王鳩尸卑那單騎奔龜 茲,舉國臣民,負錢懷貨,一時降款,獲其奇寶異玩以 巨萬,駝馬雜畜不可勝數。《度歸》遂入龜茲,復獲其殊 方瑰詭之物億萬已上。是時方隅未剋,帝屢親戎駕, 而委政於恭宗。真君中,恭宗下令修農職之教,事在 《帝紀》。此後數年之中,軍國用足矣。

文成帝太安元年遣使循行州郡督察墾殖田畝编辑

按:《魏書文成帝本紀》:「太安元年六月癸酉,詔曰:『夫為 治者因宜以設官,舉賢以任職,故上下和平,民無怨 謗。若官非其人,姦邪在位,則政教陵遲,至於凋薄。思 明黜陟,以隆治道,今遣尚書穆伏真等三十人巡行 州郡,觀察風俗,入其境,農不墾殖,田畝多荒,則徭役 不時,廢於力也;耆老飯蔬食,少壯無衣褐,則聚斂煩 數,匱於財也;閭里空虛,民多流散,則綏導無方,疏於 恩也;盜賊公行,劫奪不息,則威禁不設,失於刑也;眾 謗並興,大小嗟怨,善人隱伏,佞邪當途,則為法混淆, 昏於政也。諸如此比,黜而戮之;善於政者,褒而賞之』。」 其有阿枉不能自申,聽詣使告狀,使者檢治。若信清 能,眾所稱美,誣告以求直,反其罪。使者受財,斷察不 平,聽詣公車上訴。其不孝父母,不順尊長,為吏姦暴, 及為盜賊,各具以名上。其容隱者,以所匿之罪罪之。

按《食貨志》:「高宗時,牧守之官,頗為貨利,太安初,遣」

使者二十餘輩循行天下,觀風俗,視民所疾苦。詔「使 者察諸州郡墾殖田畝、飲食衣服、閭里虛實,盜賊劫 掠、貧富彊劣而罰之。」自此牧守頗改前弊,民以安業。

孝文帝延興二年三月庚午車駕耕於籍田夏四月庚子詔工商雜伎盡聽赴農諸州郡課民益種菜果按魏書孝文帝本紀云云编辑

延興三年,詔「牧守率百姓無失農時,家有兼牛,通借 無者。」

按:《魏書孝文帝本紀》:「三年二月癸丑,詔牧守令長,勤 率百姓,無令失時。同部之內,貧富相通,家有兼牛,通 借無者,若不從詔,一門之內終身不仕,守宰不督察, 免所居官。」

太和元年詔勸獎農桑编辑

按:《魏書孝文帝本紀》:「太和元年正月辛亥,詔曰:『今牧 民者,與朕共治天下也。宜簡以徭役,先之勸獎,相其 水陸,務盡地利,使農夫外布,桑婦內勤。若輕有徵發, 致奪民時,以侵擅論。民有不從長教,惰於農桑者,加 以罪刑。三月丙午,詔曰:『朕政治多闕,災眚屢興。去年 牛疫,死傷大半,耕墾之利,當有虧損。今東作既興,人 須肄業。其敕在所,督課田農,有牛者加勤於常歲,無 牛者倍傭於餘年。一夫制治田四十畝,中男二十畝。 無令人有餘力,地有遺利』』。」

太和四年。詔「民有罪。隨輕重決遣。以赴耕耘。」

按《魏書孝文帝本紀》,「四年四月乙卯,幸廷尉、籍坊二 獄,引見諸囚,詔曰:廷尉者,天下之平,民命之所懸也。 朕得惟刑之恤者,仗獄官之稱其任也。一夫不耕,將 或受其餒;一婦不織,將或受其寒。今農時要月,百姓 肆力之秋,而愚民陷罪者甚眾,宜隨輕重決遣,以赴 耕耘之業。」

太和五年。詔「以農月勿久留獄囚。」

按《魏書孝文帝本紀》:「五年五月庚申朔,詔曰:迺者邊 兵屢動,勞役未息,百姓因之輕陷刑網,獄訟煩興,四 民失業,朕每念之,用傷懷抱,農時要月,民須肆力,其 敕天下,勿使有留獄久囚。」

太和九年,詔「均給民田,勸課農桑。」

按《魏書孝文帝本紀》,「九年冬十月丁未,詔曰:『朕承乾 在位,十有五年,每覽先王之典,經綸百氏,儲畜既積,

𥟖元永安。爰暨季葉,斯道陵替,富強者并兼山澤,貧
考證.svg
弱者望絕一廛,致令地有遺利,民無餘財,或爭畝畔

以亡身,或因饑饉以棄業,而欲天下太平,百姓豐足, 安可得哉!今遣使者循行州郡,與牧守均給天下之 田』」,還受以生死為斷。勸課農桑,興富民之本。

太和十六年車駕躬臨千畝詔遣使勸農。

按:《魏書孝文帝本紀》:十六年「六月甲辰,詔曰:務農重 穀,王政所先,勸率田疇,君人常事。今四氣休序,時澤 滂潤,宜用天分地,悉力東畝。然京師之民,遊食者眾, 不加督勸,或芸耨失時,可遣明使撿察勤惰以聞。」 按《冊府元龜》,「十六年二月丙午,詔有司刻吉亥,備小 駕,躬臨千畝。」

太和十七年二月己酉車駕始籍田於都南。

按:《魏書孝文帝本紀》云云。

太和二十年,詔嚴課農桑。

按:《魏書孝文帝本紀》二十年「五月丙子,詔曰:『農惟政 首,稷實民先,澍雨豐洽,所宜敦勵。其令畿內嚴加課 督,墮業者申以楚撻,力田者具以名聞』。七月丁亥,詔 京民始業農桑為本,田稼多少,課督不具以狀言。」

宣武帝景明三年詔修耕桑躬勸億兆编辑

按《魏書宣武帝本紀》,景明三年十有二月戊子,詔曰: 「民本農桑,國重蠶籍,粢盛所憑,冕織攸寄。比京邑初 基,耕桑暫缺,遺規往旨,宜必祗修。今寢殿顯成,移御 維始,春郊無遠,拂羽有辰,便可表營千畝,開設宮壇, 秉耒援筐,躬勸億兆。」

景明四年春正月乙亥,車駕籍田於千畝。

按:《魏書宣武帝本紀》云云。

正始元年詔淮南北播麥種稻编辑

按:《魏書宣武帝本紀》,正始元年「九月丙午,詔緣淮南 北所在鎮戌,皆令及秋播麥,春種粟稻,隨其土宜,水 陸兼用,必使地無遺利,民無餘力,比及來稔,令公私 俱濟也。」

孝明帝熙平元年詔以災旱勸農肆力编辑

按《魏書孝明帝本紀》:熙平元年五月丁卯朔,詔曰:「炎 旱積辰,苗稼萎悴,比雖微澍,猶未霑洽。晚種不納,企 望憂勞。在予之責,思自兢厲。尚書可釐恤獄犴,察其 淹枉,簡量輕重,隨事以聞,無使一人怨嗟,增傷和氣。 土木作役,權皆休罷,勸農省務,肆力田疇。庶嘉澤近 降,豐年可必。」

正光三年春正月辛亥帝耕籍田编辑

按:《魏書孝明帝本紀》云云。

北齊编辑

北齊設壇,行「親耕親桑禮。」

按《隋書禮儀志》:「《北齊籍》,於帝城東南千畝內,種赤粱、 白穀、大豆、赤黍、小豆、黑穄、麻子、小麥,色別一頃,自餘 一頃地中通阡陌,作祠壇於陌南。阡西,廣輪三十六 尺,高九尺,四陛、三壝四門,又為大營於外,又設御耕 壇於阡東陌北。每歲正月上辛後吉亥,使公卿以一 太牢祠先農、神農氏於壇上,無配饗。祭訖,親耕先祠」, 司農進穜稑之種,六宮主之,行事之官并齋。設齋省 於壇所,列宮懸,又置先農坐於壇上。眾官朝服,司空 一獻不燎。祠訖,皇帝乃服通天冠,青紗袌,黑介幘,佩 蒼玉黃綬,青帶襪舄,備法駕,乘木輅,耕官具朝服從。 殿中監進御耒於壇南,百官定列。帝出便殿,升耕壇 南陛,即御座,應耕者各進於列。帝降「自南陛,至耕位, 釋劍執耒,三推三反,升壇即坐。耕官一品五推五反, 二品七推七反,三品九推九反。籍田令帥其屬以牛 耕,終千畝,以青箱奉穜稑種,跪呈司農,詣耕所灑之 耰訖,司農省功奏事畢,皇帝降之便殿,更衣饗宴禮 畢,班賚而還。」又按《志》,「為蠶坊於京城北之西,去皇 宮十八里之外,方千步。蠶宮方九十步,牆高一丈五 尺,被以棘。其中起蠶室二十七口,別殿一區。置蠶宮 令丞佐史,皆宦者為之。」路西置皇后蠶壇,高四尺,方 二丈,四出,階廣八尺。置先蠶壇於桑壇東南大路東, 橫路之南。壇高五尺,方二丈,四出階,廣五尺。外兆方 四十步,面開一門。有綠襜襦、褠衣、黃履,以供蠶母。每 歲季春穀雨後吉日,使公卿以一太牢祀先蠶黃帝 軒轅氏於壇上,無配,如祀先農。禮訖,皇后因親桑於 桑壇,備法駕,服鞠衣,乘重翟,帥六宮升桑壇東陛,即 御座。女尚書執筐,女主衣執鉤,立壇下。皇后降自東 陛,執筐者處右,執鉤者居左,蠶母在後。乃躬桑三條 訖,升壇即御座。內命婦以次就桑,鞠衣五條,展衣七 條,褖衣九條,以授蠶母,還蠶室。初授世婦,灑一簿,領 預桑者並復本位。后乃降壇還便殿,改服設勞酒,班 賚而還。

文宣帝天保元年詔牧民官勸課農桑编辑

按《北齊書文宣帝本紀》:「天保元年八月,詔諸牧民之 官,專意農桑,勤心勸課,廣收天地之利。」

天保二年春正月癸亥親耕籍田。

按:《北齊書文宣帝本紀》云云。

天保八年,議「徙冀、定、瀛無田人於幽州耕種。」

按《北齊書文宣帝本紀》,不載按《隋書食貨志》,「八年議徙冀定、瀛無田之人謂之樂遷,於幽州范陽寬鄉 以處之。百姓驚擾,屬以頻歲不熟,米糴踊貴矣。」

武成帝河清三年定令每歲春月課人農桑编辑

按《北齊書武成帝本紀》,不載。按《冊府元龜》,「河清三 年定令每歲春月,各依鄉土早晚,課人農桑。自春及 秋,男子十五已上,皆就田畝桑蠶之月,婦女十五已 上,皆營蠶桑。孟冬,刺史聽審邦教之優劣,定殿最之 科品,有人力無牛、無人力有牛者,須令相便,皆得佃 種,使地無遺利,人無游手焉。」

北周编辑

北周制「皇后親桑禮。」

按《隋書禮儀志》:「後周制,皇后乘翠輅,率三妃三。」御 媛、御婉、三公夫人、三孤內子至蠶所,以一太牢親祭, 進奠先蠶西陵氏神。禮畢,降壇,昭化嬪亞獻,淑嬪終 獻,因以公桑焉。

孝閔帝元年春正月辛丑即天王位癸亥親耕籍田按周書孝閔帝本紀云云编辑

明帝二年春正月辛亥親耕籍田编辑

按:《周書明帝本紀》云云。

武帝保定元年春正月乙亥親耕籍田编辑

按:《周書武帝本紀》云云。

天和元年春正月己亥親耕籍田编辑

按:《周書武帝本紀》云云。

天和二年春正月己亥親耕籍田。

按:《周書武帝本紀》云云。

建德三年春正月乙亥親耕籍田编辑

按:《周書武帝本紀》云云。

建德四年,詔「刺史守令親勸農。」

按《周書武帝本紀》,「四年春正月壬申,詔曰:今陽和布 氣,品物資始,敬授民時,義兼敦勸。《詩》不云乎:『弗躬弗 親,庶民弗信』。刺史守令宜親勸農,百司分番,躬自率 導,事非機要,並停至秋。鰥寡孤獨不能自存者,所在 量加賑卹。逋租懸調,兵役殘功,並宜蠲免。」

编辑

隋制,「祭先農,蠶親耕桑之禮。」

按《隋書禮儀志》:「隋制,於國南十四里啟夏門外置地 千畝為壇。孟春吉亥,祭先農於其上,以后稷配,牲用 一太牢。皇帝服袞冕,備法駕,乘金根車,禮三獻訖,因 耕。司農授耒,皇帝三推訖,執事者以授應耕者,各以 班,五推九推,而司徒帥其屬,終千畝播殖九穀,納於 神倉,以擬粢盛穰槀以餉犧牲云。」又按《志》:「於宮北 三里為壇,高四尺。季春上巳,皇后服鞠衣,乘重翟,率 三夫人、九嬪、內外命婦,以一太牢制幣,祭先蠶於壇 上,用一獻禮。祭訖,就桑位於壇南東面。尚功進金鉤, 典制奉筐,皇后採三條,反鉤。命婦各依班採五條、九 條而止。世婦亦有蠶母受功,桑灑訖,還依位,皇后乃 還宮。」自後齊、後周及隋,其典大抵多依《晉儀》,然亦時 有損益矣。

煬帝大業三年北巡狩詔有司不得踐暴禾稼编辑

按《隋書煬帝本紀》:「大業三年夏四月景申,車駕北巡 狩。戊戌,敕百司不得踐暴禾稼,其有須開為路者,有 司計地所收,即以近倉酬賜,務從優厚。」

唐一编辑

唐制,皇帝享先農,親籍田;皇后享先蠶,親蠶桑之禮。 按《唐書禮樂志》:「皇帝孟春吉亥享先農,遂以耕籍。」前 享一日,奉禮設御坐於壇東,西向;望瘞位於壇西南, 北向;從官位於內壝東門之內道南,執事者居後;奉 禮位於樂縣東北,贊者在南。又設御耕籍位於外壝 南門之外十步所,南向。從耕三公、諸王、尚書卿位於 「御坐東南,重行西向,以其推數為列。其三公、諸王、尚 書卿等非耕者位於耕者之東,重行西向北上。介公、 酅公於御位西南,東向北上。尚舍設御耒席於三公 之北,少西,南向。《奉禮》又設司農卿之位於南,少退。諸 執耒耜者位於公卿耕者之後,非耕者之前,西向。」皇 帝已享,乃以耕根車載耒耜於御者間。皇帝乘車自 行宮降大次,乘黃令以耒耜授廩犧令橫執之,左耜 寘於席,遂守之。皇帝將望瘞,謁者引三公及從耕侍 耕者、司農卿與執耒耜者皆就位。皇帝出就耕位,南 向立。廩犧令進耒席南,北向,《解韜》,出耒,執以興,少退, 北向立。司農卿進受之,以授,侍中,奉以進,皇帝受之, 耕三推,侍中前受耒耜,反之司農卿,卿反之。廩犧令 令復耒於韜,執以興復位。皇帝初耕,執耒者皆以耒 耜授侍耕者。皇帝耕止,三公、諸王耕五推,尚書卿九 推,執耒者前受之。皇帝還入自南門出,內壝東門,入 大次,享官從享者出,太常卿帥其屬耕千畝。皇帝還 宮。明日,班勞酒於太極殿,如元會,不賀,不為壽。籍田 之穀,斂而鍾之神倉,以擬粢盛及五齊、三酒、穰槀以 食牲。籍田槀,皇后歲祀一季春吉巳享先蠶,遂以 親桑散齋三日於後殿,致齋一日於正寢,一日於正 殿。前一日,尚舍設御幄於正殿西序及室中,俱東向。 致齋之日,晝漏上水一刻,尚儀版奏:「請中嚴。」尚服帥司仗布侍衛,司賓引內命婦陪位,六尚以下各服其 服,詣後殿奉迎。尚儀版奏:「外辦。」上水二刻,皇后服鈿 釵禮衣,結佩,乘輿出自西房,華蓋警蹕,皇后即御坐, 六尚以下侍衛。一刻頃,尚儀前跪奏稱:「尚儀妾姓言, 請降就齋室。」皇后降坐,乘輿入室。散齋之日,內侍帥 內命婦之吉者使蠶於蠶室,諸預享者皆齋。前享三 日,尚舍直長設大次於外壝東門之內道北,南向;命 婦及六尚以下次於其後,俱南向。守宮設外命婦次, 大長公主、長公主、公主以下於南壝之外道西,三公 夫人以下在其南,重行異位,東向北上。陳饌幔於內 壝東門之外道南,北向。前享二日,太樂令「設宮縣之 樂於壇南內壝之內,諸女工各位於縣後。右校為采 桑壇於壇南二十步所,方三丈,高五尺,四出陛。尚舍 量施帷障於外壝之外,四面開門,其東門足容厭翟 車。前享一日,內謁者設御位於壇之東南,西向;望瘞 位於西南,當瘞埳,西向。亞獻、終獻位於內壝東門之 內道南,執事者位於其後,重行異位,西向北上。典正 位於壇下,一位於東南,西向;一位於西南,東向,女」史 各陪其後。司贊位於樂縣東北,掌贊二人在南,差退 西面。又設司贊、掌贊位於埋埳西南,東面南上;典樂 舉麾位於壇上南陛之西,東向;司樂位於北縣之間, 當壇北向;內命婦位於終獻之南,絕位,重行異位,西 向北上;外命婦位於中壝南門之外,大長公主以下 於道東,東西當內命婦,差退;太夫人以下於道西,去 道遠近如公主,重行異位,相向北上。又設御采桑位 於壇上,東向;內命婦采桑位於壇下,當御位東南,北 向西上;執御鉤筐者位於內命婦之西,少南,西上;內 外命婦執鉤筐者位各於其采桑位之後,設門外位。 享官於東壝之外道南,從享內命婦於享官之東,北 面西上;從享外命婦於南壝之外道西,如設次。設酒 尊之位於壇上東南隅,北向西上;御洗於壇南陛東 南,亞獻之洗又於東南,俱北向。幣篚於壇上尊坫之 所。晡後,內謁者帥其屬以尊坫罍洗篚羃入設於位, 升壇者自東陛。享日未明十五刻,太官令帥宰人以 鸞刀割性,祝史以豆取毛血,置於饌所,遂烹牲。五刻, 司設升設先蠶氏神座於壇上北方,南向。前享一日, 金吾奏請「外命婦等應集壇所者,聽夜行。」其應采桑 者四人,各有女侍者,進筐鉤載之而行。其日未明四 刻,搥一鼓為一嚴,二刻,搥二鼓為再嚴。尚儀版奏:「請 中嚴。」一刻,搥三鼓為三嚴。司賓引內命婦入立於庭, 重行,西面北上。六尚以下詣室奉迎。尚服負寶,內僕 進厭翟車於閤外,尚儀版奏:「外辦。」馭者執轡,皇后服 鞠衣,乘輿以出,華蓋、侍衛警蹕,內命婦從。出門,皇后 升車,尚功進鉤,司製進筐,載之,內命婦及六尚等乘 車從,諸翊駕之官皆乘馬。駕動,警蹕,不鳴鼓角,內命 婦、宮人以次從。其日三刻,尚儀及司醞帥其屬入實 尊罍及幣,太官令實諸籩豆、簠、簋、俎等。內謁者帥其 屬詣廚奉饌入,設於饌幔內。駕將至,女相者引享官、 內典引、引外命婦,俱就門外位。駕至大次門外,迴車 南向。尚儀進車前跪,奏稱:「尚儀妾姓言,請降車。」皇后 降車,乘輿之大次,華蓋繖扇,尚儀以祝版進御署,出 奠於坫。尚功司製進受鉤筐以退。典贊引亞獻及從 享內命婦俱就門外位。司贊帥掌贊先入就位。女相 者引尚儀、典正及女史、祝史與女執尊壘《篚羃》者,入 自東門,當壇南,北向西上。司贊曰:「再拜。」掌贊承傳,尚 儀以下皆再拜,就位。司樂帥女工人入,典贊引亞獻、 終獻,女相者引執事者,司賓引內命婦,內典引引外 命婦入就位。皇后停大次半刻頃,司言引尚宮立於 大次門外,當門北向。尚儀版奏:「外辦。」皇后出次,入自 東門,至版位,西向立。尚宮曰:「再拜」,皇后再拜。司贊曰: 「眾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尚宮曰:「有司謹具,請行事。」 樂三成,尚宮曰:「再拜」,皇后再拜。司贊曰:「眾官再拜。」在 位者皆再拜。壇上尚儀跪取幣於篚,興,立於尊所。皇 后自壇南陛升,北面立。尚儀奉幣,東向進;皇后受幣, 進,北向跪奠於神座,少退,再拜,降自南陛,復於位。初, 內外命婦拜訖,女祝史奉毛血之豆,立於內壝東門 之外。皇后已奠幣,乃奉毛血入,升自南陛。尚儀迎引 於壇上,進,跪奠於神座前。皇后既升奠幣,司膳出,帥 女進饌者奉饌陳於內壝東門之外。皇后既降復位。 司膳引饌入,至階,女祝史跪徹毛血之豆,降自東陛 以出。饌升自南陛,尚儀迎引於壇上,設於神座前。皇 后詣罍洗,尚儀跪取匜,興,沃水。司言跪取盤,興,承水。 皇后盥。司言跪取巾於篚,進以帨,受巾,跪奠於篚;乃 取爵於篚,興,進,受爵。尚儀酌《罍水》,司言奉盤,皇后洗 爵,司言授巾,皆如初。皇后升自壇南陛,詣酒尊,尚儀 贊「酌醴齊,進先蠶氏神座前」,北向跪奠爵,興,少退立。 尚儀持版進於神座之右,東面跪讀祝文,皇后再拜。 尚儀以爵酌上尊福酒,西向進,皇后再拜受爵,跪祭 酒,啐酒,奠爵,興。尚儀帥女進饌者持籩俎進神前。三 牲胙肉各置一俎,又以籩取稷黍飯共置一籩。尚儀 以飯籩胙俎西向,以次進,皇后每受以授左右,乃跪取爵,遂飲,卒爵,興,再拜,降自南陛,復於位。初,皇后獻 將畢,典贊引貴妃詣罍洗,盥手洗爵,自東陛升壇,酌 盎齊於象尊,進神座前,北向跪奠爵,興,少退,再拜。尚 儀以爵酌福酒進,貴妃再拜受爵,跪祭,遂飲,卒爵,再 拜,降自東陛,復位。昭儀終獻如亞獻。尚儀進神座前, 跪徹豆。司贊曰:「賜胙。」掌唱曰:「眾官再拜。」在位者皆再 拜。尚宮曰:「再拜,皇后再拜。」司贊曰:「眾官再拜。」在位者 皆再拜。尚宮請就望瘞位,司贊帥掌贊就瘞埳西南 位。皇后至望瘞位,西向立。尚儀執篚進神座前取幣, 自北陛降壇,西行詣瘞埳,以幣置於埳。司贊曰:「可瘞。」 埳。東西各四人,實土半埳。尚宮曰:「禮畢,請就采桑位。」 尚宮引皇后詣采桑壇,升自西陛,東向立。初,皇后將 詣望瘞位,司賓引內外命婦、采桑者、執鉤、筐者皆就 位。皇后既至,尚功奉金鉤自北陛升,進,典製奉筐從 升。皇后受鉤采桑,典製以筐受之。皇后采三條,止,尚 功前受鉤,典製以筐俱退。皇后初采桑,典製等各以 鉤授內外命婦。皇后采桑訖,內外命婦以次采,女史 執筐者受之。內外命婦一品采五條,二品采九條,止 典製等受鉤,與執筐者退復位。司賓各引內外命婦 采桑者以從。至蠶室。《尚功》以桑授蠶母,蠶母切之,以 授婕妤。食蠶灑一。止。尚儀曰:「禮畢」,尚宮引皇后還 大次,內外命婦各還其次。尚儀典正以下俱復執事 位。司贊曰:「再拜。」尚儀以下皆再拜出。女工人以次出。 其祝版,燔於齊所。車駕還宮之明日,內外命婦設會 於正殿,如元會之儀,命曰:「勞酒。」

按杜佑《通典》,唐《開元禮》,「皇帝孟春吉亥享先農, 齋戒前祀五日,皇帝散齋三日於別殿,致齋二日,一 日於太極殿,一日於行宮。餘同上辛儀。」

陳設。前享三日,陳設如圓丘儀。前享二日,太樂令設 宮懸樂如圓丘儀,惟樂懸樹路鼓為瘞埳於壇壬地 外壝之內為異。前享一日,奉禮設御位如圓丘儀,惟 設望瘞位於內壝東門之內道南,又設奉禮位於瘞 埳西南,東面南上為異。又設御耕籍位於外壝南門 之外十步所,南向設從耕位,三公諸王諸尚書諸卿 「位於御座東南,重行西向,各依推數為列。其公、王、尚 書、卿等非耕者位於耕者之東,重行西向:俱北上。介 公、酅公位於御位西南,東向,以北為上。尚舍設御耒 席於三公之北,少西,南向。《奉禮》又設司農卿位於御 耒席東,少南,向西面。廩犧令於司農卿之南,少退;諸 執耒耜者位於公卿耕者之後,非耕者之前」,西面設 酒樽之位於壇上:神農氏犧樽二、象樽二、山罍二,東 南隅,北向。后稷氏犧樽二、象樽二、山罍二,在神農酒 樽之東,俱北向西上。設御洗於壇南陛東南,亞獻之 洗於東陛之南,俱北向。執樽罍篚羃者各位於樽罍 篚羃之後。設幣篚於壇上,各於樽坫之所。晡後,郊社 令帥齋郎以坫罍洗篚羃,入設於位。謁者引光祿卿 詣廚視濯溉,贊引引御史詣廚省饌具。享日未明十 五刻,太官令帥宰人以鸞刀割牲,祝史以豆取毛血, 各置於饌所,遂烹牲。未明五刻,太史令、郊社令各服 其服,升設神農氏神座於壇上北方,南向;設后稷氏 神座於東方,西向,席皆以莞。設神位於座首。

鑾駕出宮,乘耕根車於太極殿前,餘同圓丘儀。 饋享。享日未明三刻,諸享官及從享之官各服其服。 郊社令、良醞令帥其屬入實樽罍及幣。太官令帥進 饌者實諸籩豆簋簠等,入設於饌幔內。未明二刻,奉 禮帥贊者先入就位。其御史及禮官等入,再拜。掃除 及就位,如圓丘儀。未明一刻,謁者、贊引各引享官以 下就門外位,司空行掃除及從享群官、客使等次入 就位,並如圓丘儀。初未明三刻,諸衛列大駕仗衛,陳 設如式。侍中版奏:「外辦,請中嚴。」乘黃令進耕根車於 宮南門外,迴車南向。未明一刻,侍中版奏:「外辦。」質明, 皇帝服袞冕,乘輿以出,繖扇華蓋侍衛如常儀。皇帝 升車訖,乘黃令進耒,太僕受載如初。黃門侍郎奏「請 鑾駕發引,還侍位。」鑾駕動,之大次,並如圓丘儀。郊社 令以祝版進御署訖,近臣奉出,郊社令受,各奠於坫, 如圓丘儀。初皇帝降車訖,乘黃令受耒耜,授廩犧令, 而橫執之於左。其耜之耜所置於席,遂守之。皇帝停 大次半刻頃,其奏辦出次,太常卿請行事,並如圓丘 儀。協律郎舉麾,工鼓柷,以角音,奏《永和之樂》,以姑洗 之均,作文武舞樂。舞三成,偃麾,戛敔,樂止。太常卿前 奏稱:「請再拜。」退復位。皇帝再拜及奠玉幣奏樂之節, 並如圓丘儀。太常卿引皇帝進,北面跪奠於神農氏 神座,俛伏,興。太常卿引皇帝少退,北向再拜訖,太常 卿引皇帝又立於西方,東向。又太祝以幣授侍中,侍 中奉幣北向進,皇帝受幣,太常卿引皇帝進,東面跪 奠於后稷氏神座,俛伏,興。太常卿引皇帝少退,東面 再拜訖,登歌止。太常卿引皇帝,樂作,皇帝降自南陛, 還版位,西向立,樂止。初群官拜訖,祝史奉毛血之豆 立於門外,於《登歌》止,祝史奉毛血入,升自南陛配座, 升自東陛。太祝迎取於壇上,進奠於神座前。太祝退 立於樽所。皇帝既升奠幣,太官令出,帥進饌者奉饌陳於內壝門外。謁者引司徒出詣饌所,司徒奉《神農》 之俎,皇帝既至版位,樂止,太官令引饌入。俎初入門, 《雍和之樂》作,饌至陛,樂止。祝史進徹毛血之豆,降自 東陛以出。神農氏之饌升自南陛,配座之饌升自東 陛。太祝迎引於壇上,各設於神座前。設訖,謁者引司 徒以下降自東陛,復位,太祝各還樽所。太常卿引皇 帝詣罍洗,樂作。其盥洗奏樂及齋郎奉俎,並如圓丘 之儀。太常卿引皇帝詣神農氏酒樽所,執樽者舉羃, 侍中贊酌醴齊訖,《壽和之樂》作。太常卿引皇帝進神 農氏神座前,北向跪奠爵,俛伏,興。太常卿引皇帝少 退,北向立,樂止。太祝持版進於神座之右,東面跪讀 祝文曰:「維某年歲次月朔日,子開元神武皇帝某,敢 昭告於帝神農氏,獻春伊始,東作方興,率由典則,恭 事千畝。謹以制幣犧齊,粢盛庶品,肅備常祀,陳其明 薦,以后稷氏配神作主,尚饗。」訖,興。皇帝再拜。初讀祝 文訖,樂作,太祝進,跪奠版於神座,興,還樽所。皇帝拜 訖,樂止。太常卿引皇帝詣后稷氏酒樽所,太祝持版 進於神座之右,北向跪讀祝文曰:「維某年歲次月朔 日,子開元神武皇帝某,敢昭告於后稷氏:土膏脈起, 爰修耕籍,用薦常事於帝神農氏。惟神功協稼穡,實 允昭配,謹以制幣犧齊,粢盛庶品,式陳明薦,作主侑 神,尚饗。」訖,興。皇帝再拜。初讀祝文訖,樂作,太祝進跪 奠版於神座,俛伏,興,還樽所。皇帝拜訖,樂止。太常卿 引皇帝進神農氏神座前,北向立,樂作,太祝各引爵 酌上樽福酒。其飲福受胙樂舞等,並如圓丘儀。初,皇 帝將復位,謁者引太尉詣罍洗,盥手洗爵訖,謁者引 太尉自東陛升壇,詣神農氏象樽所,執樽者舉羃,太 尉酌盎齊,武舞作,謁者引太尉進神農氏神座前,北 向跪奠爵,興,謁者引太尉少退,北向再拜。謁者引太 尉詣后稷氐象樽所,取爵於坫,執爵者舉羃,太尉酌 盎齊。謁者引太尉進后稷氏神座前,東向跪奠爵,興, 謁者引太尉少退,東向再拜。謁者引太尉進神農氏 神座前,北向立。太祝各以爵酌罍福酒,合置一爵,一 太祝持爵進太尉之右,西向立。太尉再拜受爵,跪祭 酒,遂飲卒爵,太祝進受爵,復於坫,太尉興,再拜,謁者 引太尉降復位。初太尉獻將畢,謁者引光祿卿詣罍 洗,盥手洗爵,升酌盎齊,終獻如亞獻之儀。訖,謁者引 光祿卿降復位。武舞止,諸祝各進,跪徹豆,興,還樽所。 奉禮曰:「賜胙。」贊者唱:「眾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永和 之樂》作。太常卿前奏稱:「再拜」,退復位。皇帝再拜。奉禮 曰:「眾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樂一成止。太常卿前奏: 「請就望瘞位。」奉禮帥贊者就瘞埳西南位。太常卿引 皇帝,《太和之樂》作。皇帝就望瘞位,北向立,樂止。於群 官將拜,祝各執篚進神座前取幣,各由其陛降壇詣 埳,以幣置於埳。太常卿前奏「禮畢。請就耕籍位。」太常 卿引皇帝,樂作。皇帝詣耕籍位、南向立。樂止。白「禮畢。」 奉禮帥贊者還本位。

耕籍。皇帝將詣望瘞位,謁者引三公及應從耕、侍耕 者各就耕位。司農先就位,諸執耒者皆就位。皇帝初 詣耕位,廩犧令進詣御耒席南,北面跪,俛伏,搢笏,解 耒;韜出,執耒起,少退,北面立。司農卿受耒以授侍中, 侍中奉耒進,皇帝受以三推。侍中前受耒耜,反於司 農。司農反於廩犧令,訖,還本位。廩犧令復耒於韜,執 耒起,復位立。皇帝初耕,執耒者以耒耜各授侍耕者。 皇帝耕訖,三公、諸王五推,尚書卿九推訖,執耒者前 受耒耜,退復位。侍中前奏:「禮畢。」退復位。太常卿引皇 帝入自南門,還大次,樂作。皇帝出自內壝東門。殿中 監前受鎮珪以授尚衣奉御。殿中監又前受大珪,華 蓋侍衛如常儀,皇帝入次,樂止。謁者、贊引各引享官 及從享群官、諸方客使以次出。贊引引御史、太祝以 下俱復執事位。立定,奉禮曰:「再拜。」御史以下皆再拜, 贊引引出。工人、二舞以次出。太常卿率其屬以次耕 於千畝,其祝版燔於齋所。

鑾駕還宮。如圓丘儀。

「勞酒。」車駕還宮之明日,設會於太極殿,如元會之儀, 唯不賀、不上壽為異。

皇后季春吉巳享先蠶。

齋戒。先祀五日,散齋三日,於後殿,致齋二日,於正殿 前。致齋一日。尚寢設御幄於正殿西序及室中,俱東 向。致齋之日,晝漏上水一刻,尚儀版奏:「請中嚴。」尚服 帥司仗布侍衛、司賓引、內命婦陪位,並如式。六尚以 下,各服其服,詣後殿奉迎。尚儀版奏:「外辦。」上水三刻, 皇后服鈿釵禮衣、結珮,乘輿出自西房,華蓋警蹕侍 衛如常儀。皇后即御座東向坐,六尚以下侍衛如常。 一刻頃,尚儀前跪奏稱:「尚儀妾姓言,請降就齋室。」興, 退復位。皇后降座,乘輿入室,六尚以下各還寢,直衛 者如常,司賓引陪位者退。散齋之日,內侍帥內命婦 之吉者,使蠶於蠶室。凡應享之官,散齋三日於其寢, 致齋二日,一日於其寢,一日於享所。六尚以下應從 升者,及從享內外命婦,各於其寢清齋一宿。諸應享 之官,致齋之日,給酒食及明衣,各習禮於齋所。光祿卿監取明水火。前享一日,諸衛令其屬,未後一刻,各 以其方器服守衛壝門。

「陳設。前享三日,尚舍直長施大次於外壝東門之內 道北,南向。尚舍奉御鋪御座。尚舍直長設內命婦及 六尚以下次於大次之後,俱南向。守宮設外命婦次, 大長公主、長公主、公主以下於南壝之外道西,三公 夫人以下在其南,俱重行,每等異位,東向北上。」設陳 饌幔於內壝東門之外道南,北向。前享二日,太樂令 設宮懸之樂於壇南內壝之內,如圓丘儀。諸女工人 各為位於懸後,東方、西方,以北為上;南方、北方,以西 為上。右校掃除壇之內外。又為瘞埳於壇之壬地內。 之外,外深取足容物,南出陛。又為採桑壇,於壇南 二十步所,方三丈,高五尺,四出陛。尚舍量施帷帳於 外。之外,四面開門。其東門使容厭翟車。前享一日, 內謁者設御位於壇之東南,西向。設望瘞位於壇之 西南,當瘞埳,西向。設亞獻、終獻位於內東門之內 道南,執事者位於其後,每等異位,俱重行,西向北上。 設典正位於壇下,一位於東南,西向;一位於西南,東 向,女史各陪於後。設司贊位於樂懸東北,掌贊二人 在南,差退,俱西面。又設司贊、掌贊位於埋埳西南,東 面南上。設典樂舉麾位於壇上南陛之西,東向。設司 樂位於北懸之間,當壇北向。設內命婦位於終獻之 南,每等異位,重行西面北上。設外命婦位於中壝南 門之外,大長公主以下於道東,西向,當內命婦位差 退;大夫人以下於道西,去道遠近准公主,俱每等異 位,重行相向北上。又設御採桑位於採桑壇上,東向。 設內命婦採桑位於壇下,當御位東北,每等異位,南 向西上。設外命婦採桑位於壇下,當御位東南,每等 異位,北向西上。設執御鉤筐者位於內命婦之西少 南,西上。設內命婦執鉤筐者位各於其採桑位之後。 設門外位:享官於東壝之外道南,從享內命婦於享 官之東,俱每等異位,重行,北面西上。從享外命婦南 壝之外道西,如設次之式。設酒樽之位於壇上東南 隅,北向西上。犧樽二,象樽二,山罍二。設御洗於壇南 陛東南,亞獻之洗又於東南,俱北向。罍水在洗東,篚 在洗西,南肆。執樽罍篚羃者位於樽罍《篚羃》之後,設 幣篚於壇上樽坫之所。「晡後,內謁者帥其屬以樽坫 罍洗篚羃入設於位。」享日未明十五刻,太官令帥宰 人以鸞刀割牲,祝史以豆取毛血,置於饌所,遂烹牲。 享日未明五刻,司設服其服,升設先蠶氏神座於壇 上北方,南向,席以莞,設神位於座首。

車駕出宮。前享一日,金吾奏請「外命婦等應集壇所 者,並聽夜行。」其應採桑者四人,各具女侍者進筐鉤, 載之而行。監門先奏請,享日未明四刻,開所由苑門, 諸親及命婦以下以次入詣壇南次所,各服其服。其 應採桑者,筐鉤各具,女侍者執授內謁者監,內謁者 監受之,以授執筐鉤者。享日,未明三刻,搥一鼓為一 嚴;未明二刻,搥二鼓為再嚴。尚儀版奏:「請中嚴。」內命 婦各服其服。所司陳車駕鹵簿。未明一刻,搥三鼓為 三嚴。司賓引內命婦入立於庭,重行西面,以北為上。 六尚以下各服其服,俱詣室奉迎。內僕進厭翟車於 閤外,尚儀版奏:「外辦。」馭者執轡,皇后服鞠衣,乘輿以 出,華蓋侍衛警蹕如常,內命婦從。出門,皇后升車,尚 功司製進筐鉤載之,仗衛如常。內命婦及六尚等乘 車陪從如式。其內命婦應採桑者,四人各服,典製等 進筐鉤載之。諸翊駕之官皆乘馬,駕動警蹕如常。不 鳴鼓吹,諸衛前後督攝如常。內命婦、宮人以次從 饋享。享日未明三刻,諸享官各服其服。尚儀及司醞 各帥其屬入實樽罍及幣,太官令實諸籩豆簠簋俎 等。內謁者帥其屬詣廚奉饌入,設於饌幔內。駕將至, 女相者引先置享官,典內引引命婦俱就門外位。駕 至大次門外,迴車南向。尚儀進車前,跪奏稱:「尚儀妾 姓名,請降車。」興,還侍位。皇后降車,乘輿之大次,華蓋 繖扇侍衛如常儀。尚儀以祝版進御署訖,奉出奠於 坫。皇后降車訖,尚功司製進受鉤筐以退。典贊引亞 獻及從享內命婦俱就門外位。司贊帥掌贊先入就 位。女相者引尚儀、典正及女史、女祝史、典女執樽罍 篚羃者入自東門,當壇南,北面西上。立定,司贊曰:「再 拜。」掌贊承傳,尚儀以下皆再拜訖,尚儀以下各就位。 司樂帥女工人入就位。典謁引亞獻、終獻,女相者引 執事者,司贊引內命婦,內典引引外命婦,俱入就位。 皇后停大次半刻頃,司言引尚宮立於大次門外,當 門北向。尚儀版奏:「外辦。」皇后出次,華蓋侍衛如常。司 言引尚宮,尚宮引皇后入自東門,華蓋仗衛停於門 外,近侍者從入如常。皇后至版位,西向立。立定,尚宮 前奏稱:「請再拜。」退復位。皇后再拜。司贊曰:「眾官再拜。」 享官及內外命婦在位者皆再拜。尚宮前奏:「有司謹 具,請行事。」退復位。典樂跪舉麾,鼓柷,奏《永和之樂》,以 姑洗之均三成,偃麾,戞敔,樂止。尚宮前奏稱:「請再拜。」 退復位。皇后再拜。司贊曰:「眾官再拜。」享官及內外命 婦在位者皆再拜。壇上尚儀跪取幣於篚,興,立於樽所。尚宮引皇后,《正和之樂》作,皇后詣壇,升自南陛,六 尚以下量人從升。皇后升壇,北向立,樂止。尚儀奉幣 東向進,皇后受幣,登歌作《肅和之樂》,以南呂之均,尚 宮引皇后進,北向跪奠於神座,興。尚宮引皇后少退, 北向再拜訖,登歌止。尚宮引皇后樂作,降自南陛,還 版位,西向立,樂止。初內外命婦拜訖,女祝史奉毛血 之豆,立於內壝東門之外。於登歌止,女祝史奉毛血 入,升自南陛,尚儀迎引於壇上,進跪奠於神座前,興, 女祝史退立於樽所。皇后既升奠幣,司膳出,帥女進 饌者奉饌陳於內壝東門之外。皇后既降,復位,司膳 引饌入。俎初入門,《雍和之樂》作,饌至陛,樂止。女祝史 跪徹毛血之豆,降自東陛以出。饌升南陛,尚儀迎引 於壇上,設於神座前。設訖,司膳帥女進饌者降自東 陛,復位。尚儀還樽所。尚宮引皇后詣罍洗,樂作,皇后 至罍洗,樂止。尚儀跪取匜,盥沃水,司言跪取盤,興,承 水,皇后盥水。又司言跪取巾於篚,興,進皇后帨手訖, 司言受巾,跪奠於篚。司言跪取爵於篚,興,進,皇后受 爵。尚儀酌罍水,司言奉盤,皇后洗爵,司言授巾,皆如 初。皇后拭爵訖,尚儀奠匜,司言奠盤巾,皆如常。尚宮 引皇后樂作,詣壇升自南陛,樂止。尚宮引皇后詣酒 樽所,執樽者舉羃,尚儀贊酌醴齊訖,《壽和之樂》作。尚 宮引皇后少退,北向立,樂止。尚儀持版進於神座之 右,東向跪讀祝文曰:「維某年歲次月朔日,子皇后某 氏,敢昭告於先蠶氏:惟神肇興蠶織,功濟黔黎,爰擇 嘉時,式遵令典,謹以制幣犧齊,粢盛庶品,明薦於神, 尚饗。」訖,興。皇后再拜。初讀祝文訖,樂作。尚儀進跪奠 版於神座,興,還樽所,皇后拜訖,樂止。尚儀以爵酌上 樽福酒,西向進,皇后再拜受爵,跪祭酒,啐奠,興。尚儀 帥女進饌者持籩俎進。尚儀減神前三牲胙肉,各置 一俎上,又以籩取稷黍飯共置一籩。尚儀先以飯籩 西向進,皇后受以授左右;尚儀又以胙俎以次進,皇 后每受以授左右。皇后跪取爵,遂飲卒爵,尚儀進受, 復於坫。皇后興,再拜訖,樂止。尚宮引皇后,樂作,降自 南陛,還版位,西向立,樂止。皇后獻將畢,典贊引貴妃 詣罍洗,盥手洗爵訖,典贊引貴妃自東陛升壇,詣象 樽所,執樽者舉羃,貴妃酌盎齊,典謁引進神座前,北 向跪奠爵,興。典贊引貴妃少退,北向再拜。尚儀以爵 酌罍福酒,持爵進貴妃之右,西向立。貴妃再拜受爵, 跪祭酒,遂飲卒爵。尚儀進受爵,復於坫,貴妃再拜。典 贊引貴妃降自東陛,復位如初。貴妃獻將畢,又典贊 引昭儀詣罍洗,盥手洗爵,升,酌盎齊,終獻如亞獻之 儀。訖,典贊引昭儀降復位。尚儀進神座前,跪徹豆,興, 還樽。所司贊曰:「賜胙。」掌贊唱:「眾官拜。」在位者皆再拜, 《永和之樂》作。尚宮前奏稱:「請再拜。」退復位。皇后再拜。 司贊曰:「眾官再拜。」在位者皆再拜。樂一成,止。尚宮前 奏:「請就望瘞位。」司贊帥掌贊就瘞埳西南位。尚宮引 皇后樂作,至望瘞位,西向立,樂止。於眾官將拜,尚儀 執篚進神座前取幣,自北陛降壇,西行詣瘞埳,以幣 置於埳訖,司贊曰:「可瘞。」埳。東西各四人寘土。半埳,尚 宮前贊:「禮畢。請就採桑位。」尚宮引皇后樂作,詣採桑 壇,升自西陛,東向立,樂止。初白禮畢,司贊帥掌贊還 本位。

親桑。皇后將詣望瘞位,司賓引內外命婦採桑者位, 就採桑位,諸執鉤筐者各就位。皇后既至採桑位,尚 功奉金鉤自北陛升壇,進,典製奉筐從升。皇后受鉤 採桑,典製奉筐受桑。皇后採桑三條止,尚功前受鉤, 典製以筐,俱退復位。皇后初採桑,典製等各以鉤授 內外命婦。皇后採桑訖,內外命婦以次採桑,女史執 筐者受之,內外命婦一品各採五條,二品三品各採 九條。止典製等受鉤,與執筐者退復位。司賓各引內 外命婦採桑者退復位。司賓引婕妤一人詣蠶室,尚 功帥執鉤筐者以次從。至蠶室,尚功以桑授蠶母,蠶 母受桑切之,以授婕妤。婕妤食蠶,灑一薄訖,司賓引 婕妤還本位。尚儀前奏:「禮畢。」退復位。尚宮引皇后還 大次,樂作。入大次訖,樂止。司賓引內命婦,內典引引 外命婦,各還其次。尚儀、典正以下俱復執事位,立定, 司贊曰:「再拜。」尚儀以下皆再拜訖,出。女工人以次出。 其祝版燔於齋所。

車駕還宮。皇后既還大次,內侍版奏:「請解嚴。」皇后停 大次。一刻頃,搥一鼓為一嚴,轉仗衛於還塗如來儀。 三刻頃,搥二鼓為再嚴,尚儀版奏:「請中嚴。」皇后服鈿 釵禮衣。五刻頃,搥三鼓為三嚴。內典引引外命婦出 次,就門外位。司賓引內命婦出次,序立於大次之前。 六尚以下依式奉迎。內僕進厭翟車於大次門外,南 向。尚儀版奏:「外辦。」馭者執轡,皇后乘輿出次,華蓋侍 衛警蹕如常。皇后升車,鼓吹振作而行。內命婦以下, 乘車陪從如來儀。車駕過,內典引引外命婦退還第。 駕至正殿門外,迴車南向。尚儀進,當車前跪,奏稱:「尚 儀妾姓言,請降車。」興,還侍位。皇后降車,乘輿入,侍衛 如常。內侍版奏:「請解嚴。」將士各還其所。

「『勞酒』。車駕還宮之明日,內外命婦設會於正殿,如元會儀,唯不賀不上壽為異。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5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