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第037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十六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
經濟彙編 第三十七卷
經濟彙編 食貨典 第三十八卷


欽定古今圖書集成經濟彙編食貨典

 第三十七卷目錄

 農桑部藝文二

  籍田賦          唐闕名

  千畝望幸賦         闕名

  勸農賦           闕名

  耕夫蠶女贊       後周陶穀

  籍田賦有序     宋王禹偁

  籍田頌有序       宋祁

  省斂頌           前人

  廣農頌           夏竦

  稼穡惟寶賦        范仲淹

  論農事          范祖禹

  勸農論           高錫

  勸農文           朱熹

  勸農文           前人

  勸農文           前人

  祈雨疏           前人

  春祈謁廟文         前人

  秋賽謁廟文         前人

  墾田            葉適

  農桑輯要序         王盤

  繭館賦          元劉聞

  繭館賦有序       楊撝

  繭館賦           曾策

  教民榜文         明太祖

  又

  躬耕帝籍賦        顧鼎臣

食貨典第三十七卷

農桑部藝文二编辑

《籍田賦》
唐·闕名
编辑

「帝王之德,無以加於孝乎?」惟孝之理,惟農是先。我上 皇傳璽之二載,聖主飛龍之四年,日在陬訾,祗事於 九宮之位;時惟戊己,躬耕於千畝之田。祥風發於耒 耜,瑞雪掩於郊廛。萬姓顒顒,若百川之朝海;九宮濟 濟,如眾星之麗天。帝乃儼然蔭華蓋,被袞服,戴冕旒, 佩瓊玉。朱紘炯以照燭,藻繂紛其繁縟。敬齊之色,既 肅肅以雍雍;禮樂之容,亦皇皇而穆穆。於是出甲乙 之帳,命先農之官。設庭燎而晰晰,陳量幣而戔戔。旌 旄夾於翠幕,簨簴列於青壇。然後華鐘撞,焚燎舉。馨 香發乎聖躬,煙熅感乎寰宇。常伯撰播殖之器,宗人 掌牲帛之數。既金石而間陳,亦籩豆而靜旅。晨光漸 朗,湛露初晞。告九天之事畢,將三辰之禮依帝,猶懷 神農之務穡,想伯禹之疆理。一之日於是躬耕,二之 日於是舉趾。秉金耦而顒若,駕鐵驪而禮矣。將致美 於粢盛,遂盡力於耘耔。望農祥之晨正,知土膏之脈 起。所寶惟穀,故大飲以勞農;所貴惟人,故躬耕以悅 使。俾夫三時不奪,六府咸修。遂放牛於藪澤,還卻馬 於田疇。道方齊於雨「粟,化實遠於焚裘。務穡勸分,顧 勤於稷卨;授時度地,彌甚於殷周,職乃分於九鳸,政 不逮於諸侯,豈非人和而俗阜,亦將力穡而有秋。」是 日命丞相巡行山林,道達溝瀆,因物土以分宜,隨川 原而刊木。畫為九野,教種百穀,實萬代之儲址,況九 年之所蓄,猶以為不躬不親,庶人不信,降趐車以徵 求,發紅粟以恤賑。綈弋不加於嬪御,茅茨永慕於堯 舜。祭惟司嗇,蜡必田畯。即異畝同穎,豈獨瑞於往年? 象耕鳥耘,是錫羨於今運。適有田父起而歌曰:「畇畇 千畝兮理有疆,濟濟千耦兮稷既良。躬三推兮供神 倉,分九鳸兮應農祥。粢盛普淖兮潔敬斯皇,神之聽 之兮將登穰穰。」

《千畝望幸賦》以將興墜典允屬聖期為韻
闕名
编辑

國重農事,帝遵時令,惟千畝之可親,望三推而闡盛。 田畯方勤於稟法,甸師已切於承命。陽和初布,庶平 東作以勸人;逕術既端,終俟南郊而見聖。當其融風 式協,韶景方遲,金根為順動之馭,菖葉表親耕之期。 度以地狹難容,足列公車之數。顧其土膏潛動,可陳 農器於茲,修隴惟直,遐阡甚夷。是宜率諸侯大夫,以 行乎《周禮》。不可使四年正月,獨稱於晉時。言瞻耒耜, 志惜墳衍。謂畇畇而足得天臨,想澤澤而正宜春淺。 空為散地,尚鬱新典。載芟未及,勾萌之出何因一墢 為期,螻蟻之誠願展。翠幕猶閟,朱紘未至。當人力可 借而成功,使農祥失正而奚利?染場之履,期剡剡以 輕移;撫藉之衣,想襜襜而如墜。且夫事遵禮動,法責聖興。顧井田之君,是可出而偕作;懿初耕之帝,宜其 德以相成。不然,則無以知土,宜慰人欲。使其穜稑克 備,粢盛乃足。庶見其耘之耦,一一具陳;必報乃求之 倉,纍纍交屬。況以近甸堪樂,元辰以良。借百步之疇, 冀停雲罕;修三班之令,期在月將。如此則樹德咸滋, 訓農惟允。畢力克符於地事,致誠不昧於畦畛。儻禮 備而必行,實以表乎仁之至,義之盡。

《勸農賦》
闕名
编辑

「歲起於東,丁壯就功。」則知富民必資於廩實,強國亦 在於年豐。是時也,杏花毓樹,蒲葉抽叢。繞出鳳城,疲 道路之攸往;迴瞻鶉野,知耕鑿之斯崇。美夫原隰底 績,溝塍刻鏤。耒耜交橫,煙雲輻湊。人沮溺而為伴,水 鄭白以分溜。一稃二米,禾同北里之禾;苗盛草稀,豆 異南山之豆。觀夫田畯至喜,室家相歡。揮鎡去莠,築 堰澆蘭,野餉曉持於斜徑,畚鍤暮荷於層巒。憐近山 之樹密,悅臨流之地寬,葵腰鎌而乍采,黍策杖而時 看。且人生在勤,勤則不匱,欲抑末以敦本,在用天而 分地。思文后稷,濟時敷播植之功;惟彼陶唐,申命掌 嵎夷之事。「八政之中食居一,四人之裡農為二。倬彼 甫田,習無不利。故土爰稼穡,含靈是」資,歲稔則家知 禮讓,食足則國贊雍熙。無辭艱難,服先疇之畎畝;皆 當儲峙,救黎人之阻饑。九年殷憂於堯日,萬箱發詠 於《周詩》。跡沗門人,得承規於孔父;心將請學,恐貽責 於樊遲。

《耕夫蠶女贊》
後周·陶穀
编辑

周世宗留心農穡,思廣勸課之道,命國工刻木為耕夫、織婦、蠶女之狀于禁中,召近臣觀之。學士承旨陶穀為《贊》以美其事。

其《序》曰:「耕於歷山,重華之德也;蠶於岐陽,太姒之美 也。」我后在宥之四載,以為化民成俗者,莫如身率,乃 命有司刻木為耦,人耕耘之象,又為織婦蠶女之類, 置于紫庭,亦几杖盤盂座右之義也。志在足食,豈同 流馬之運;人皆有褐,且殊昆明之石。同隸八蠶,可翹 足而望。豈比獲玉鉤於山陽,空有採桑之號;陳金根 於鉤盾,但為弄田之戲哉。《贊》曰:「寒耕暑織,上感皇情。 帝梧景轉,遲遲欲行。宮簾風度,扎扎有聲。疲俗是念, 侈心不萌。」

《籍田賦》有序
宋·王禹偁
编辑

臣按:周制,孟春之月,天子親載耒耜,幸籍田,所以事天地、山川、社稷,先王醴酪粢盛,於是乎取之,恭之至也。自周德下衰,禮文殘缺,故宣王之時有虢公之諫,秦皇定霸,鮮克由禮,漢祖龍興,日不暇給,孝文、孝景始復行焉。昭帝弄田,亦其義也。後漢永平中,明帝東巡,耕於懷縣,非古制焉。魏氏親耕,闕百官之禮,蓋草「創爾。晉武太始之年,略修墜典;宋文元嘉之代,亦舉舊章。齊用丁亥之辰,梁以建卯之月。後魏、北齊,沿革有異。隋朝唐室,文物可觀。太宗行之於前,明皇繼之於後,自茲已降,廢而不行,將煥先農,必待真主。皇家享國三十載,陛下嗣統十四年,武功已成,文理已定,乃下明詔,耕於東郊。百執悅隨,三農」 知勸。禮官博士,蹈舞而草儀;甸師嗇夫,歌詠而供職。右拾遺、直史館王禹偁再拜而颺言曰:「耕籍之義大矣哉!千畝之田,三推之禮,所以教諸侯而事上帝,率人力而成歲功,實邦國之彝章,皇王之大典。昔潘安仁賦之於晉,岑文本頌之於唐。今王道行矣,《王籍》修矣,神功帝業,煥其有光,宜暢頌聲,以」 播樂府。謹上《籍田賦》一章,雖不足形容盛德,亦小臣勤拳之至也。其詞曰:

「十四年兮,帝業遐宣,寰區晏然。乃順考於古道,將躬 耕乎籍田。務本勸農,稽前文而備矣。事神教養,舉墜 典以行焉。萬國歡心而懌懌,百官供職以虔虔。草儀 注於有司,議沿革於遺編。築壇墠之三陛,開阡陌之 百廛。」文物聲名,合《禮經》而有度;旌旗衣服,應方色而 不愆。既而屆孟春,擇元日,太史先奏,天子將出。是月 也,遒人徇路,星鳥中律。當東郊之迎春,是東作之平 秩。皇帝於是即齋宮,辭帝室,戒鍚鸞,嚴警蹕。乘青輅 以有威,儼朱紘而無逸。佩乎玉也,懸黎之色蒼蒼。載 其旂焉,干呂之雲鬱鬱。屬車負播殖之器,後宮獻穜 稑之實。紅縻黛耜,服蔥犗以陸離;縹軛紺轅,駕蒼龍 而飄欻。太常之禮具舉,司農之屬各率甸師掌舍,警 御陌以惟嚴;封人野廬,設壝宮而靡失。於國之東,千 官景從,風清塵而習習,雨灑道以濛濛。時也木德盛, 陽氣充,春芒甲坼青青兮蔥蔥,春土脈起,油油兮溶 溶。冠蓋蔽野,珮環咽風,狀浮雲兮隨應龍。旂幟張日, 車徒塞空,若眾星兮環紫宮。修農事以惕惕,襲春服 之重重。爾乃配少皞,祠先農,尸祝無媿,豆籩以供。太 牢之牲,薦之而肥腯;太蔟之樂,奏之而舂容。於是修 帝籍,勞聖躬。撫御耦以無怠,履游場而有蹤。將循乎 千畝之制,豈止乎數步之中?耕鉤盾之弄田,但矜兒 戲。修建康之春籍,未煥農功。有以見萬乘之尊,三推

而舍;或五或九,降殺之義有倫。爾公爾侯,貴賤之班
考證.svg
相亞。嗇夫灑種以斯畢,庶人終畝而告罷。千耦其耕,

煥乎禮成。「播百穀兮率人力,歌《載芟》兮揚頌聲。」將見 乎餘糧棲畝,腐粟如京。神倉令納乎黍稷,以備粢盛。 廩犧氏收其槁秸,用餉犧牲。親畎畝兮,化被重民。天 而教行,自得訓農之實,非貪慕古之名。然後下青壇, 歸絳闕。百姓知勸,群后咸謁。在鎬之宴,啟歌虞之音 發。獻萬壽兮歡呼,奏《九韶》兮鏗越。開三面以行惠,宥 五刑而審罰。恩流於孝弟力田,德被於雕題辮髮。興 五土之利,固必躬而必親;同三代之風,復不矜而不 伐。大矣哉!籍田之禮,豈三年而不為;躬耕之義,將百 代而可知。我所以舉久廢之禮,定不刊之儀。慮弗勤 於四體,將有害於三時。務「農桑兮為政本,興禮節兮 崇教資。民乃力穡,歲無阻饑。神農斲木之功,我其申 矣;后稷播時之利,我得兼之。供秬鬯以斯在,介豐年 而有期。丕顯事天之禮,誕歌《祈社》之詩。祀山川兮神 鑒明矣,配祖考兮德馨遠而。永錫純嘏,用光孝思。」乃 作頌曰:「倬彼東郊,公田是闢。大君戾止,言耕其籍。帝 籍既修,乃及公侯。親爾耒耜,勤爾田疇。言采黍稷,祀 於圓丘。億萬斯年,以承天休。」又曰:「倬彼東郊,耕壇其 崇。大君戾止,言訓其農。農功既督,乃知榮辱。爾家以 給,爾人以足。言奉烝嘗,享於此屋。億萬斯年,以介景 福。」

《籍田頌》有序
宋·祁
编辑

皇帝再紀元之明年春二月,率群臣耕於東郊,恤毖祀祈豐年也。前此《詔書》示有司曰:「自我太宗襲熙厥功,億神裕人,宥命方國,肖翹跂行,亦莫不寧永唯土著之民,本夫之重,乃躬籍田以倡農先,震地房之滿眚,導改政之長懋,柔嘉令芳,於是乎孚,肹蠁鹵莽滅裂於是乎復。敦厖穗滯秉遺見糧如坁我真考,因其」累盛,重以明德。故能步師百萬狩《醫閭》。見武節高世,八九升𥥛遼建元封,奉符隤祉以「無極。肆余承緒,茲率厥典。則爇蕭布幣,固有常所;監農狎野,厥存舊章。惟一二執事,率循而懋明之。」方春作時,百穀革始,姑使斯人悅羽旄之美,重見《漢官》;後嗣諗稼穡之艱,不失夏物無贅聚。儲峙憮煩勞,供帳趣合於禮,劭吾農焉。前期則修飭神壝,按除膏壤,夷道如砥,呼蹕填街。稍夔獝以護野,雜荊牟以守燎。阡陌繡錯,原隰龍鱗。蒸膏冒橛,協風回春。於是旄頭先馳,屬車齊躅。奔星舞於旗斿,行月捷於羽箙。壽犀注鎧,肅給乎師營;蒼虯范馭,秋游乎天轡。瓊鈒流景,金根照塗。㡩幕周張,紈綃繂。既而揉耒剡耜,載保介之間;先穜後稑,厖播植之器。官分無諉,事具不教。天子乃以丙午之旦,升華輅,由大庭,顏行山側,御枚無聲,龍虎見象,堪輿奔警,坌《閭闔》,切囿游,乃彷徉乎曾城之外。五精來同,七聖景從,鑾聲佩節,次於帷宮。上既淳濯圭潔,儲思淵默昧明。乃頓大次,款嘉壇。索先農以享之,因太稷以配之。血毛幽全,金石鏗訇。躬接妥侑,加祠官之一等;禮重沿襲,且祖宗之遺意爾。乃降靈場,儼朱紘。物睹於聖,天健其行。星田彌望,紺轅儲駕。洪縻序進,王步有容。三推成禮,邇臣告備。上曰:「朕志在敦本,寵其強,力可以勸,何憚於勤。」遂推而進之。有司以義固爭,幾十墢而後釋。乃始弭節,容與御夫,觀耕之臺。三公群后,班趨次耨,靡然從風,邁五踰九。大農灑種,庶人終畝,官師抃行,內夭旋。於時都人熙熙,駐望皇軒,或歌以壤,或擊於轅。不圖叢雲之旦,復見東戶之年。日華晏溫,天心馮豫,奉斗極御,應門翔雞,樹竿墜鵠。宣制大賚,四海與之更始。虧除威辟,存問高年,振淹修墜,平徭闊賦,中外百執告至,而策勳踐過,三更以差,而賜帛膏以解雨鼓之巽風,不崇朝而周萬國。先是群臣繹丕懿,潤鴻名,將琢之玉版,納於金匱。至是則回雕輿,坐前殿,震照儀矩,翕受典冊,皇皇哉茲禮真帝世之希闊,臣工之旦暮者歟。儒臣學於舊史,竊明《載芟》之詩,甸師之職,在籍之誼,有三說焉:一、典籍之常禮,二籍履以「親事,三借民而治之。」所言雖殊,要之敺天下之民棄末而歸本耳。且古者謹察天廟,申赦陽官,田之不闢,辟在司寇,作為御廩,鍾而藏之。其故何哉?以為奉薦粢盛,非無良農,不如親之愈也;誰督耘耔,非無猛制,不若勸之善也。夫祭莫大於備物,物備而百神據之;兵莫大於足食,食足而四夷懷之;人「莫急於豐財,財豐而有生聚之。」是三物之濟否,在此舉也。且周宣缺之,戎軋其衰;漢文用焉,民阜其宜;唐后勤止,以豐易饑。洪惟太宗,光迪於前,陛下述宣於後,皇矣同底於道,烝哉不隕其聲。方且九扈勤民,三事就緒,儗儗其盛,陳陳相因。糧餘可捷,草殖弗奧,民一于耜,家萬斯箱。遂駕五帝,軼三王,奮甘實而攄馨香也。敢作《頌》曰:

倬彼鮮原,帝籍于田。匪籍其勤,我為民先。悠悠春旗, 脈土于畿。陽膏澤澤,邁乎三推。有壬有林,亦莫不祇我疆我理,載耘載耔。實苞實阜,茀厥豐草。田畯至喜, 祈年伊早。我穀用成,我倉既盈。我倉耽耽,鍾于東南。 其用伊何?事神薦馨。為酒為醴,為粢為盛。烝之浮浮, 釋之溲溲。上帝居歆,降福孔休。降福伊何?我民既蕃。 室家溱溱。三事不諼,食足武奮,震疊爾功,蠻夷來同, 罔不率從。帝猷昭升,式于九圍。兢兢業業,以毖萬幾。 在豐念匱,在飫思饑。子子孫孫,勿替引之。

《省斂頌》
前人
编辑

六氣時乘,統以乾元。一游為助,表乎《夏諺》。「王者法順, 動以省民教,闢囿游而寓稼政。」南直斗城,外敞琨苑, 厲儲胥長楊之禁,均郊野近蜀之富。先時斥宮壖之 地,以收課穀,領勾盾之職,因為弄田。每丘麥既登,原 師至喜,則必按徐鑾之節;斂穰之勤,因見三老力田。 差賜百戶束帛,供帳留飲,極歡而罷。勤民之卹,累聖 為常。月惟蕤賓,日次東井,竊扈謹九農之政,貽麰告 萬箱之收。天子樂由庚之得宜,間大昕之夙退,前除 隱椎之道,右清連籞之路。官以辨物,儲不改供。於是 洞應門,引祕駕短簫,鐃歌沸渭而夾引師兵,弩箙隱 轔而軍裝。風清九九之塵,雲彗央央之旆,天旋辰正, 以降於行在。周原砥平,漢鍤雲荷,甸師清野以獻狀, 畯夫滌場以作勞。倬彼大田,是觀銍艾。饁于南畝,遂 成茨京。揉耒以識帝農之來,棲糧而歌東戶之泰。曩 也昏作,今焉稇載;美恩下屬,偕雲而族。勰氣相因,助 風之薰。散遺秉為寡婦之利,豐四鬴為上歲之食。皇 襟兌悅,帝暉日潤。詔環星之法從,合需天之宴慈。外 饔獻彘嘗之膳,太師侑,日舉之奏時令先薦寢廟,春 秋惟重麥禾,上以薦馨嘉,下以勸耘耔。一出而兼二 美,非聖人其能哉!《頌》曰:「君之來兮吾民休,徯如雲兮 驂玉虯。君之樂兮我田良,積如坻兮豐太倉。彼都之 人兮宴以喜,官扈民兮無落事。自今以始兮日益寧, 禹躬稼兮莫我京。」

《廣農頌》
夏竦
编辑

景德三年春正月庚戌,詔頒《農田敕》于天下。二月癸 未,詔「郡國領勸農事,崇化源而廣農業也。先王之建 國也,土欲廣而不欲隙,民欲眾而不欲墮。地不闢,非 吾土也;人不農,非吾民也。乃為閭里室家以蕃其生, 為畎澮封畛以理其田,為耒耜錢鎛以庀其器,為曆 象氣候以授其時,立經制以御之,設官司以教之,均」 工商衡虞之稅,正車馬甲兵之賦。於是乎仁義禮樂 有所加,賞罰號令有所用。三季已還,五代而上,有天 下者,或不知天下以地為基,以農為本,以食為源,以 教為器。當其撥平禍亂,經始四國,則衽金革,簡車馬, 計懷柔,議聚斂,賞勳舊,治城邑。暨邊陲既寧,宇縣既 平,功業既成,府庫既盈,則思悉華夏「以自奉,驅億兆 以從欲;有患邊幅未闊,威武未震,則轉芻粟、事夷狄; 有患歲月易逝,容髮易朽,則招方士、求神仙;有患登 覽未遠,行樂未極,則增臺榭、麗宮室;有患嬪御未廣, 歌舞未工,則漁聲色、選伎藝;有患校獵未快,馳騁未 捷,則廣苑囿、具畢弋;有患巡幸未遍,游賞未普,則修 馳道,飛清蹕。」其間自非負天啟神授之資,有聖文靈 武之德者,則不能訓稼穡,務儲衍,致天下太康,家給 人足者哉!《頌》曰:「皇哉惟聖,躬提天柄,億兆歸心,三靈 洽慶。廣我田事,肇修稼政,乃置官名,乃頒號令。號令 維何?分條建規。恩斯懋斯,流冗攸歸。官名維何?啟職 庀司。訓之導之,播種惟時。民曰勤止,服田力穡。晝爾 于耕」,宵爾無斁。千耦偕飛,百穀咸植。既藝淳鹵,越經 封洫。官曰莅止,糾力勸能。痔我錢鎛,疏我溝塍。乃能 灌溉,爰相丘陵汙萊,以闢游惰。用懲赫赫聖謀,有作 咸睹。畎澮四溟井疆。九土沃野,萬里,縱橫其畝。擁耒 成林,灑流降雨。陽春如膏,原隰如鱗。我稼既華,六合 生雲。稻粱黍稷,萬井龍文。同我婦子,或耨或耘。八月 其穫,乃登爾稼。滯穗棲原,餘糧厭野。盈溢京庾,流衍 方夏。式歌且謠,土金同價。百姓足矣,君孰不足?三百 之同,九年之畜。八蜡既通,五禮咸穆。藏財于民,所寶 惟穀。君哉君哉,樂事訓農。炎帝之教,后稷之功。「方我 王度,明而未融。臣之頌之,永矣無窮。」

《稼穡惟寶賦》
范仲淹
编辑

「資時者稼穡,務本者惟王。顧民食而可貴,為國寶而 允臧。」田疇播植之時,豈慚種玉;食廩豐登之際,寧讓 滿堂。稽彼前賢,垂諸《大雅》,「謂養民而可取,必重穀而 無舍。惟農是務,誠天下之本歟;以寶為名,表物中之 貴者。」耒耜無廢,黍稷是崇。每訓耕耘之績,如敦追琢 之功。闢五土之時,披沙豈異;載千箱之處,照乘攸同。 蓋以順彼天時,美茲政本。觀艱難而有獲,稱瑰奇而 何損?年多膏澤,連城之價可期;瑞有嘉禾,希代之姿 奚遠。是知寶金璧者,見棄於聖人;寶稼穡者,克濟於 生民。得之則九年利用,闕之則百姓食貧。多既如雲, 寧愧白虹之氣;祈於元日,似求赤水之珍。其或剖巨 蚌以勞心,攻他山而竭力。在寒暑則非民之服,在饑 饉則非民之食。徒聞賈禍之辱,莫見作甘之德。曷若 我東作可嘉,西成不忒。既堅既好,亞父欲碎而何能如京如坻,季子比多而莫得。念茲在茲,百王不移。此 盈疇而是貴,彼韞櫝而何為?見三時之有倫,如分三 品;與四民之共給,胡畏四知?今國家崇后稷之功,廣 神農之道。既豐年以「為瑞,蓋惟穀而是寶。」故能「富庶 之風,告成穹昊。」

《論農事》
范祖禹
编辑

臣近蒙賜告,暫至許昌,竊見畿內已苦雨澇,詢之村 民,皆云「鄉村安靜,公私少事,無呼召煩擾」,唯是年歲 未得豐熟,不旱則水,民常艱食。夏麥既薄,或全不收; 秋苗雖茂,唯憂澇損。臣竊惟陛下哀矜百姓,賑恤鰥 寡,德澤所及,可謂至厚。然猶和氣未應,陰陽隔并,欲 修政事以應之,願陛下推其心而已矣。夫天道不遠, 在君心所以感之。人君愛民,則天亦愛人。君愛民者, 知其勞苦而恤其困窮。天下之人至勞苦而常困窮 者,農民是也。周公作《無逸》,戒成王以先知稼穡之艱 難。又言商之逸王,不知稼穡之艱難,不聞小人之勞, 唯耽樂之從。夫稼穡之艱難與小人之勞,人君不可 以不知。天生時而地生財,自一粒一縷以上,皆出于 民力,然後人得而用。人臣之祿,受之於君,故不可不 報君;人君之奉,取之於民,故不可不愛民。天子者,合 天下之力而共尊之,凡宮室、車馬、服食、器用,無非取 於天下,皆百姓之膏血也。其作之也甚勞,其成之也 甚難,安而享之,不可不思其所從來。思其所從來,則 愛之而有不忍齎財「之心,憂之而有不忍勞民之心, 以此之心,行此之政,而天下不安者,未之有也。天下 之大,生民之眾,唯繫於一人之心。君心靜則天下靜, 君心不靜則天下亦不靜。」朝廷唯躬儉節用,無所營 為,常恐煩百姓,則天下安息。先王豈能「人人而食之, 人人而衣之哉?推其仁心,修其仁政,以及天下,則所 被者廣矣。臣願陛下當食則思天下有饑而不得食 者,當衣則思天下有寒而不得衣者,凡於每事,莫不 皆然。唯推至誠以召和氣,庶幾皇天報應,降豐年之 祥,使百姓皆家給人足,則太平矣。」昔漢昭帝耕于鉤 盾弄田,其事至微,史臣書之,蓋以昭帝欲知稼穡之 艱難,與周公戒成王之意同也。周世宗留心農事,常 刻木為耕夫蠶婦,置之殿庭,欲見之而不忘。國朝祖 宗以來,尤重農穡。太宗嘗謂近臣曰:「耕耘之夫,最可 矜憫。春蠶既登,併功紡績,而繒帛不及其身,田禾大 穗充其腹者,不過疏糲。若風雨乖候,稼穡不登,將如 之何?」真宗於內殿植稻麥,臨觀種穫,欲知田畝之勞, 至今遵之。惟陛下深留意「於農政,而常以保惠小民 為先,則天下幸甚。」

《勸農論》
高錫
编辑

「勸農者,古典也,國家歲以舉之。」然則勸之道,不在勸 乎時以耕,時以種,時以收穫也,在於知其病而去之 耳。夫農之病者,由乎隳於制度也。制度隳,則下得以 僭上。是故宮室無常規,服玩無常色,器用無常宜,飲 食無常味。四者偕作,於是奇伎淫巧出焉,浮薄澆詭 騁焉。業專於是,貨易於是者,利甚厚於農矣。農雖日 「勸之,豈有益哉?」凡民之情,所急者利。利苟有取,假嚴 刑法以毒之,民亦不顧其罪而趨之矣。利苟無取,假 垂仁惠以撫之,民亦不知其恩而背之矣。非民愛其 罪而惡其恩,蓋所樂者利也。于今之農,其利甚寡。農 家之利,田與桑也。田之所出者穀帛,夫以墾之,婦以 蠶之,力竭氣衰,方見穀帛。穀帛之價,輕重不常,農家 出則其價輕,入則其價重。輕重之弊,起於時也。時底 於稔,穀帛多矣,租不取焉,農乃易其多以赴征租,故 有輕而出。時遇於凶,穀帛逋矣,賦斂奚取焉,農乃完 其逋以供賦斂,故有重而入。稔既輕出,凶又重入,則 田桑之人,腹之食,身之衣,亦已懸矣。敢言於利乎?所 謂病之深也。且務奇「伎淫巧,浮薄澆詭,業專於是者, 貨易於是者,不苦於體,不疲於神,皆坐而獲利焉。即 如雕一寸之金,鏤一寸之玉,比穀之價有幾也;文一 尺之綺,飾一尺之紈,比帛之價有幾也。」既金玉綺紈 與穀帛之價不侔,又無凶稔輕重之弊,食以之具,衣 以之餘,以此則誰肯勤於農哉?若使雕鏤不如耕鑿, 文飾「不如經織,寶穀如金玉,貴帛如綺紈,必見溥天 之下,有男皆執於耒耜,有女皆務於杼軸,必無曠土, 無游民。」何者?眾之利薄,農之利厚也。若欲勸於農,先 思去於病,若欲去於病,先思舉於制。制度舉則俾下 無以僭上。上之宮室之規,使下不得宅焉;上之服玩 之色,使下不得衣焉;上之品用之宜,使下不得舉焉; 上之飲食之味,使下不得薦焉。則奇伎淫巧,浮薄澆 詭,業專於是者盡息矣。制度既舉,病自然去;病既去, 農不勸而自勸也。何須歲舉古典哉!

《勸農文》
朱熹
编辑

當職久處田間,習知穡事,茲沗郡寄,職在勸農。竊見 本軍已是地瘠稅重,民間又不勤力耕種耘耨,鹵莽 滅裂,較之他處大段不同,所以土脈疏淺,草盛苗稀, 雨澤稍愆,便見荒歉。皆緣「長吏勸課不勤,使之至此, 深懼無以下固邦本,仰寬顧憂。」《今有合行勸諭》下項

一、大凡秋間收成之後,須趁冬月以前,便將戶下所有田段一例犁翻,凍令酥脆。至正月以後,更多著遍數,節次犁耙,然後布種,自然田泥深熟,土肉肥厚,種禾易長,盛水難乾。

一耕田之後,春間須是揀選肥好田,多用糞壤拌和種子,種出秧苗。其造糞壤,亦須秋冬無事之時,預先划取土面草根,㬠曝燒灰,施用大糞拌和入種子內,然後撒種。

一、「秧苗既長,便須及時趁早栽種。」莫令遲緩,過卻時節。

一「禾苗既長,稈草亦生,須是放乾田水,仔細辨認,逐一拔出,踏在泥裡,以培禾根。其塍畔斜生茅草之屬,亦須節次芟削,取令淨盡,免得分耗土力,侵害田苗。將來穀實必須繁盛堅好。」

一「山原陸地可種粟麥麻豆去處。亦須趁時竭力耕種。務盡地畝。庶幾青黃未交之際。有以接續飲食。不至饑餓。」

一、「陂塘之利,農事之本,尤當協力興修。如有怠惰不趁時工作之人,仰眾列狀申縣,乞行懲戒。如有工力浩瀚去處,私下難以糾集,即仰經縣自陳,官為修築。如縣司不為措置,即仰經軍投陳,切待別作行遣。」

一、桑麻之利,衣服所資,切須多種桑麻柘苧,婦女勤力養蠶織紡,造成布帛。其桑木每遇秋冬,即將旁生拳曲小枝盡行斬削,務令大枝氣脈全盛,自然生葉厚大,餧蠶有力。

一大凡農桑之務不過前項數條。然鄉土風俗亦自有不同去處。尚恐體訪有所未盡。更宜廣詢博訪,謹守力行,只可過於勤勞,不可失之怠惰。《傳》曰:「民生在勤,勤則不匱。」 《經》曰:惰農自安,不昏作勞,不服田畝,越其罔有黍稷。此皆聖賢垂訓明白,凡厥庶民切宜遵守。

右今印榜「勸諭民間,各請體悉前件事理,父兄教誨 子弟,子弟遵承教誨,務敦本業,耕耘收斂,以養父母。 毋或惰遊賭博喫酒,妨廢農桑。庶幾衣食給足,禮義 興行,感召和平,共躋仁壽。淳熙六年十二月日。」

《勸農文》
前人
编辑

竊惟「民生之本在食,足食之本在農,此自然之理也。 若夫農之為務,用力勤,趨事速者所得多,不用力不 及時者所得少,此亦自然之理也。本軍田地磽埆土 肉厚處不及三五寸,設使人戶及時用力以治農事, 猶恐所收不及他處,而土風習俗大率懶惰,耕犁種 蒔既不及時,耘耨培糞又不盡力,陂塘灌溉之利廢 而不修,桑柘麻苧之功,忽而不務。此所以營生足食 之計,大抵疏略。是以田疇愈見瘦瘠,收拾轉見稀少。 加以官物重大,別無資助之術,一有水旱,必至流移, 下失祖考傳付之業,上虧國家經常之賦。使民至此, 則長民之吏、勸農之官,亦安得不任其責哉?」當職久 在田園,習知農事,到官日久,目睹斯「弊,恨以符印有 守,不得朝夕出入阡陌,與諸父兄率其子弟從事於 耘鋤耒耜之間,使其婦子含哺鼓腹,無復饑凍流移 之患,庶幾有以上副聖天子愛養元元、夙夜焦勞惻 怛之意。昨去冬嘗印榜勸諭管內人戶,其於農畝桑 蠶之業,孝弟忠信之方,詳備悉至,諒已聞知。然近以 春初出按外郊,道傍」之田,猶有未破土者,是父兄子 弟猶未體當職之意,而不能勤力以趨時也。念以教 訓未明,未忍遽行笞責。今以中春舉行舊典,奉宣聖 天子德意,仍以舊榜并星子知縣王文林種桑等法 再行印給。凡我父兄及汝子弟,其敬聽之哉!試以其 說隨事推行於朝夕之間,必有功效。當職自今以往, 更當「時出郊野,巡行察視,有不如教罰,亦必行。先此 勸諭,各宜知悉。」

《勸農文》
前人
编辑

契勘「生民之本,足食為先。」是以國家務農重穀,使凡 州縣守倅皆以勸農為職。每歲二月,載酒出郊,延見 父老,喻以課督子弟,竭力耕田之意。蓋欲吾民衣食 足而知榮辱,倉廩實而知禮節,以共趨于冨庶仁壽 之域,德至渥也。當職幸來此承攝,敢墜彝章。今有勸 諭事件,開具如後:

一、今來春氣已中,土膏脈起,正是耕農時節,不可遲緩。仰諸父老教訓子弟,遞相勸率,浸種下秧,深耕淺種,趨時早者所得亦早,用力多者所收亦多,無致因循自取饑餓。

一、陂塘水利,農事之本。今仰同用水人協力興修,務令多蓄水泉,準備將來灌溉。如事干眾,即時聞官,糾率人功,借貸錢本,日下修築,不管誤事。一、耘犁之功,全藉牛力,切須照管及時餧飼,不得輒行宰殺,致妨農務。如有違戾,準敕科決,脊杖二十,每頭追賞五十貫文,錮身監納,的無輕恕。今仰人戶遞相告戒,毋致違犯。

一種田固是本業。然粟豆、麻麥、菜蔬茄芋之屬。亦

是可食之物,若能種植,青黃未交,得以接濟,不為無補。今仰人戶更以餘力,廣行栽種。

一、「蠶桑之務,亦是本業,而本州從來不宜桑柘,蓋緣民間種不得法。今仰人戶常于冬月多往外路買置桑栽,相地之宜,逐根相去一二丈間,深開窠窟,多用糞壤,試行栽種,待其稍長,即與削去細碎拳曲枝條,數年之後,必見其利。如未能然,更加多種吉具麻苧,亦可供備衣著,免被寒凍。」

一、鄉村小民,其間多是無田之家,須就田主討田耕作。每至耕種耘田時節,又就田主生借穀米,及至終冬成熟,方始一併填還。佃戶既賴田主給佃生借,以養活家口;田主亦借佃客耕田納租,以供贍家計。二者相須,方能存立。今仰人戶遞相告戒,佃戶不可侵犯田主,田主不可撓虐佃戶。如當耕牛、車水之時,仰田主依常年例應副穀米,秋冬收成之後,仰佃戶各備所借本息填還。其間若有負頑不還之人,仰田主經官陳論,當為監納,以警頑慢。

「一、本州管內荒田頗多,蓋緣官司有俵寄之擾,象獸有踏食之患,是致人戶不敢開墾。今來朝廷推行經界,向去產錢官米,各有歸著,自無俵寄之擾。本州又已出榜勸諭人戶,陷殺象獸,約束官司,不得追取牙齒蹄角。今更別立賞錢三十貫,如有人戶殺得象者,前來請賞,即時支給,庶幾去除災害,民樂耕耘。有欲陳請荒田之人,即仰前來陳狀,切待勘會給付,永為己業。仍依條制與免三年租稅。一、今來朝廷推行經界,本為冨家多置田業,不受租產,貧民業去產存,枉被追擾,所以打量步畝,從實均攤,即無增添,分文升合,雖是應役人戶日下不免小勞,然實為子孫永遠無窮之利。其打量紐筭之法,亦甚簡易,昨來已印行曉示,今日又躬親按試,要使民戶人人習熟,秋成之後,依此打量,不過一兩月間,即便了畢。想見貧民無不歡喜,只恐豪冨作弊之家,見其不利於己,必須撰造語言,妄有扇搖。」 今仰深思,彼此一等皆是王民,豈可自家買田收穀,卻令他人空頭納稅?非惟官法不容,亦恐別招陰譴,不須如此計較行事,沮撓良法。一、本州節次行下諸縣,不得差人下鄉乞覓、搔擾、科敷、抑配、強買物色,及以「補發經、總制錢、發納上供銀、罷科茶」 等為名,科罰人戶錢物,所以上體朝廷寬恤之意,欲使民得安居,不廢農業。今恐諸縣奉行違戾,仰被擾人指定實跡前來陳訴,切待追究,重作行遣。

一、「本州節次印給牓文,勸諭人戶,莫非孝弟忠信禮義廉恥」 之意。今恐人戶未能遍知,別具節略連黏在前,請諸父老常為解說,使後生子弟知所遵守,去惡從善,取是舍非,愛惜體膚,保守家業。子孫或有美質,即遣上學讀書,學道修身,興起門戶。

「右今出牓散行曉諭外,更請父老各以此意勸率鄉 閭,教戒子弟,務令通曉,毋致違犯。」紹熙三年二月日 牓。

《祈雨疏》
前人
编辑

丁壯在田,厲農功之既作;陰雲布野,閔時雨之尚愆。 由拙政之不修,顧疲民而何罪。肆陳丹悃,仰龥蒼穹。 伏願鼓以雷霆,亟霈為霖之施,澤及牛馬,併銷連死 之憂。瞻仰歸誠,吁嗟請命。

《春祈謁廟文》
前人
编辑

間者歲比不登,民填溝壑。今幸改歲,人得以修其畎 畝,農桑之務,惟是雨暘以時,俾無水旱螟螣之災,則 非人力之所能及,惟君侯加惠之,則幸矣。某祗承祀 典,敢不齋肅明薦,以獻以祈。

《秋賽謁廟文》
前人
编辑

今茲薦罹水旱之數,宜不得下熟。然頗有所收,足以 慰夫三農之心,而供有司之賦者,實神有以佑之也。 不然,民饑而死,吏之憂豈有所極哉?仲冬之月,祗循 故事,以告謝神。不敢愛其潔牲醴酒,惟不足以答神 之賜,而豈敢有所祈?

《墾田》
葉適
编辑

為國之要,在于得民。民多則田墾而稅增,役眾而兵 強。田墾稅增,役眾兵強,則所為而必從,所欲而必遂。 是故昔者戰國相傾,莫急于致民,商鞅所以壞井田、 開阡陌者,誘三晉願耕之民以實秦地。漢末,天下殫 殘,而三國爭利,孫權搜取山越之眾以為民,至於帆 海絕徼,俘執島居之夷而用之。諸葛亮行師,號為「秉 義,不妄虜獲,亦拔壟上家屬以還漢中。」蓋蜀之亡也, 為戶二十四萬;吳之亡也,為戶五十餘萬,而魏不能 百萬而已。舉天下之大,不當全漢數郡之眾。然則因 民之眾寡,為國之強弱,自古而然矣。今天下之州縣, 直以見入職貢者言之,除已募而為兵者,數百十萬 人,其去而為浮屠、老子,及為役而未「受度者,又數十 萬人,若此皆不論也。」而戶口昌熾,生齒繁衍,幾及全盛之世,其眾強冨大之形,宜無敵於天下。然而偏聚 而不均,勢屬而不親,是故無墾田之利,無增稅之入, 役不眾,兵不強,反有貧弱之實見於外。民雖多,不知 所以用之,直聽其自生自死而已。而州縣又有因其 丁中而裁取其絹價者。此其意豈以為民不當生於 王之土地而征之者歟?夫前世之致民甚難,待其眾 多而用之,有終不得者。今也欲有內外之事,因眾多 已成之民,率以北向,夫孰敢爭者?而論者曾莫以為 意,此不知本之甚者也。蓋有民必使之闢地,闢地則 增稅,故其居則可以為役,出則可以為兵。而今也不 然,使「之窮苦憔悴,無地以自業。其駑鈍不才者,且為 浮客,為傭力;其懷利強力者,則為商賈、為竊盜。苟得 旦暮之食,而不能為家。豐年樂歲,市無貴糶,而民常 患夫斗升之求,無所從給。大抵得以稅與役,自通於 官者,不能三之一。有田者不自墾,而能墾者非其田。 此其所以雖蕃熾昌衍,而其上不得而用之者也。」嗚 呼!亦其勢之有必然者矣,且又有甚者。今俗吏不知 治體,動欲抑兼并,破冨人以扶貧弱,不知此可以隨 時施之於其所治耳,非上之所恃以為治也。夫州縣 獄訟繁多,終日之力不能勝,大半為冨人役耳,是以 吏不勝忿,常欲起而誅之。縣官不幸而失養民之權, 轉歸於冨人,其積非一世「也。小民之無田者,假田於 冨人;得田而無以為耕,借資于冨人;歲時有急,求于 冨人;有甚者,傭作奴婢,歸于冨人」;游手末作,俳優伎 藝,傳食于冨人。而又上當輸官,雜出無數,吏常有非 時之責,無以應上命,常取具于冨人。然則冨人者,州 縣之本,上下之賴也。冨人為天子養小民,又供上用, 雖厚取贏「以自封殖,計其勤勞,亦略相當耳。乃其豪 暴過甚,兼取無已者,吏當教戒之。不可教戒,隨事而 治之,使之自改則止矣,不宜豫置嫉惡於其心,苟欲 以立威取名也。」夫人主既未能自養小民,而吏先以 破壞冨人為事,徒使其客主相怨,有不安之心,此非 善為治者也。誠使制度立于上十年之後,無甚冨甚 貧之民,兼并不抑而自已,使天下速得生養之利,此 天子與其群臣當汲汲為之。不然,古井田終不可行, 今之制度又不復立,虛談相眩,上下乖忤,俗吏以卑 為實,儒者以高為名,天下何從而治哉!

《農桑輯要序》
王盤
编辑

聖天子臨御天下,使斯民生業冨樂而永無饑寒之 憂,詔立大司農司,不治他事,而專以勸課農桑為務。 行之五六年,功效大著,民間墾闢種藝之業,增前數 倍。農司諸公又慮「夫田里之人,雖能勤身從事,而播 殖之宜,蠶繅之節,或未得其術,則力勞而功寡,獲約 而不豐矣。」於是遍求古今所有農家之書,披閱參考, 刪其繁重,摭其要切,纂成一書,曰《農桑輯要》,凡七卷, 鏤為板本以進。呈畢,將頒布天下,屬余題其卷首。余 嘗論「豳詩,知周家所以成八百年興王之業者,皆由 知稼穡艱難積累以致之。讀孟子書,見論說王道,丁 寧反覆,皆不出乎夫畊婦蠶,五雞二彘,無失其時;老 者衣帛食肉,黎民不饑不寒」數十字而已。大哉農桑, 真斯民衣食之源,有國者富強之本。王者所以興教 化,厚風俗,敦孝弟,崇禮教,致太平,躋斯民於仁壽,未 有不權輿於此者矣。然則是書之出,其利益天下,豈 可一二言盡之哉。施於家,則陶朱倚頓之寶術也,用 於國,則成周、漢、唐、文、景之令軌也,又何待夫序引贊 揚,而後知其可重哉。

《繭館賦》
元·劉聞
编辑

繄坤后之奠位,德上配於乾剛。宜尊安之莫媲,匹垂 拱於無疆。嗟勉勉之靡寧兮,豈先勞於嬪嬙。立婦道 於天下兮,匪至勤其奚彰。當時物之代遷兮,撫春熙 之載陽。感戴勝之和鳴兮,矧柔桑之遠揚。豈不思夫 逸豫之為娛兮,念蠶事其敢忘。飭妃御以同心兮,尚 服勤於懿筐。彼蝡之微生兮,初若有而若亡。羌繽 紛其日滋兮,亦蜎蜎而有行。忽三旬而獻功兮,儼筥 簿之是將。慚內職之賤微兮,近君后之清光。后翼翼 以祗承兮,曰《三盆》之有常。斯繭館之有典兮,匪《漢志》 之荒唐。瞻內地之深嚴兮,鳳幄騫而高張。綺疏散彩 於雲霞兮,文棟比隆乎穹蒼。挹和薰於上苑兮,分淑 景於長楊。當后車之戾止兮,芳菲菲兮滿堂。肅佩珥 之環拱兮,擁翟揄而煌煌。「非煙郁其若烝兮,探寶鼎 之蘭湯。怳曙星之磊磊兮,浴紋波之微茫。粲玉潔以 金輝兮,眩滿目之天章。手其盆而逾恪兮,不敢亟其 敢遑。禮有數而恐瀆兮,心與繅而同長。曾畢事之憚 勩兮,想專能而廢讓。願相成之在下兮,加黼黻而青 黃。被玉體以無斁兮,穆將祀乎先王。豈寸絲之為潔 兮,致吾皇之齊莊。庶神鑒之不遺兮,荅靈貺其穰穰。」 與六合以同釐兮,賴一人之壽康。揆繭館之禮意兮, 嗟漢氏之未詳。惟茲禮之有初兮,抑嘗稽夫公桑。與 藉耕以並列兮,豈但警夫怠荒。昭勤敬於人神兮,罄 厥忱而叵量。慨墜典之僅舉兮,何古風之涼涼。彼弄 田之有耕兮,徒游玩於未央。矧掖庭之奧邃兮,曾女紅之未嘗。宜繭館之盛制兮,不與蠶室而同臧。撫《壼 化》之寥寥兮,徒頌美於永平之椒房也。

《繭館賦》有序
楊撝
编辑

古者天子躬耕以供粢盛,后親蠶以為衣服,重祭祀也。漢之時,躬耕之典常行,親蠶之禮亦具,則視以為勸農桑之本。籍田前有賦之者矣,則繭館可不賦乎?賦曰:

若稽古昔,禮重親蠶,后受獻《繭手盆》者三。固所以重 祭祀之服,亦以敦裳衣之原。維繅繭之有館,概古制 之未聞。想其密邇公桑,旁達內宮。層構突兀,迴窗玲 瓏。靚深邃窈,廓其有容。風薰薰兮南來,日融融乎西 東。夫人世婦,被之僮僮。夙夜匪懈,服勞其中。雖主后 之尊寵,亦志存乎女紅。方春日之載陽,桑柔柔其初 綠。念蠶事之當興,早已勤於祓浴。曾日月之幾何,羌 成功之我告。服其褘服,載祗載虔。保姆左右,師傅後 先。鏘珩璜兮琚瑀,儼神明之在前。違《詩》《書》,越圖史。造 繭館,畢蠶事。爰舉首而旁觀,爛芳繭兮盈目。或黃如 金,或白如玉。嘉爾勤勞,我寧不勗。繅所獻之毫芒,手 三盆而奚足。「曰禮制之孔嚴,恐過之而反瀆。爰分布 於諸宮,俾繰繭而獻之。告吾君以成事,命夏人而染 茲。」夫以天下之大,奉一人之私,亦有篚纊,亦有貢絲。 何瑣瑣以爭利,得無愧於去織之公儀。黼黻文章,繡 裳袞衣,於以享先王於宗廟,祀上下之神祇。昭誠孝 於無斁,皆待是而有為。豈無禽也,必親獵以登俎;亦 有黍稷,必躬耕而盛粢。匪盡己以致潔。寧吾心之敬 虧,君不能以自蠶,茲誠后之責歟。雖三繅之不難,要 役志之在此。俾吾民之有聞,亦戒飭其婦子,以至尊 而忘勞。況吾曹之貧窶,成天下之亹亹,將不能以自 已。家衣帛以忘寒,疇無衣以卒歲。誠興利之善機,詎 去織之可擬。慨兩漢之舊章,惜名存而實廢。嘉永平 之能行,何禮文之誇靡?竭鄙才以鋪張,寓制作之初 意。今聖人之在上,心敬天而勤己。揆古今之禮儀,將 以時而畢舉。倘承乏於詞臣,誓洗心而頌美。

《繭館賦》
曾策
编辑

豐沛興雲,萬方受圖。開重熙於奕葉,著儉德之宏謨。 既躬耕以勸勤,豐御廩之儲需。念化下之有道,又繭 館之異區。爾其館之為制也,不莊不麗,匪雕匪斲;弗 事金碧,弗崇丹堊。髣髴太古棟宇初作。溫溫房櫳,肅 肅幃箔;海色曉而分曙,天光垂而下灼。迨夫蟄戶啟 封蠶。「受風;司晨展日,內官盛容。詔閨中之麗質,掇 上林之芳叢。伺眠食於三浹,奏成功於九重。輟椒殿 之清燕,勤茲事之親供。匪好勞而惡逸,期黼黻於聖 躬。爛日月之昭彰,鬱璀璨於山龍。稽古象以制作,粲 天章之蒙茸。於以迓鴻禧,延景命,昭儉素,示丕敬。是 以居之者必可嗣皂綈之徽音;贊之者又足以續辭 輦之貞」靜,而後於斯館為稱也。夫何子雲舍是而賦 長楊五柞之雄,孟堅無知而詫昭陽牆宇之盛,遂使 一代曠典,僅紀於漢,《禮》之足徵;諸儒摘之,又以附會 乎呂韋之《月令》。吾嘗觀夫井幹麗譙,層城披香。椒風 嶕嶢而霞舉,甘泉絢燠以雲翔。炫金鋪於繡戶,曄朱 彩於虹梁。角道夾以縈紆,周廬列以成行。迨後嗣之 末造,曾胡足與繭館而齊芳?嗟夫!神禹卑宮,黻冕致 美。堯階茅茨,軒裳是理。何帝王之恭儉,華采衣之靡 靡。豈不以文章者治體之由明,服飾者等衰之攸紀。 此繭館之為,庸得以著名於漢氏之禮也。猗歟皇元, 聖繼神傳,宮壼之內,莫不有媯虞、任、姒之德,又豈可 以漢之繭館而並言?方今聖皇御曆,郊禋肇舉。爛五 雲之披披,罄八荒而咸睹。《鮿生》未敢盡繭館之鋪張, 行且造明堂而獻賦。

《教民榜文》
明·太祖
编辑

農民有等懶惰,不肯勤務農業,以致衣食不給。己嘗 差人督併耕種。今出號令,止是各里老人勸督。每村 置鼓一面。凡遇農種時月,五更擂鼓,眾人聞鼓下田。 老人點閘,「不下田者責決。」務要嚴督見丁著業,毋容 惰夫遊食。若老人不肯督勸,農人窮窘為非,各治其 罪。

《又》
编辑

今天下太平,百姓除糧差之外,別無差遣,各宜用心 生理,以足衣食。如法栽種桑麻棗柿棉花,每歲養蠶, 所得絲綿可供衣服,棗柿豐年可以賣鈔,儉年可當 糧食。里老常督,違者治罪。

《躬耕帝籍賦》
顧鼎臣
编辑

「帝在位之八載兮,大業朗以遐宣。闢兩儀以作宇兮, 掩六極以為廛。四時肇其順序,八政飭而罔愆。惟東 南兮薄海,暨西北兮窮邊。莫不去氈裘而襲弁帶,服 鎡耒而止戈鋋。猶且溯王業之本,念民事之艱。憲古 昔以示勸,躬往耕乎籍田。」是月也,星麗辰角,日移參 尾,太皞司辰,勾芒佐理。律應夾鐘,節惟雨水。當木德 之在馭,見斗杓之東指。膏霡漬於原隰,協風被於蘭 芷。林含煙以蔥蒨,華綴露而旖旎。長川瀁兮流碧,芳 草靡兮成綺。倉庚忽其有聲,田務作而伊始。羌萬井與千廛,咸戒期於于耜先。是乃命司空治館,金吾視 壇,行宮起乎國東,制作準於星躔,周垣遼而匝地,閣 道絡乎中天。絳殿崔嵬而燿景,熛闕岌嶪而凌煙。華 蓋螭翻而蠖略,旋廊虯結而蜿蜒。青幄儼其雲駐,翠 幕颺而氛連。有觀穡之崇臺,隆嶐《崛嶪》乎其間。俯平 疇於大野,激流水於原泉。闕方中兮千畝,亙四徼兮 陌阡。若天造而地設,以待我聖天子之幸焉。爾乃即 齋宮,坐宣室,儷朱紘,戴青幘。祝史正辭,巫咸獻吉。瑤 輅朝嚴,金根宵飭。服蔥犗於紺轅,駕蒼龍以縹軛。後 車備播殖之器,中宮獻穜稑之實。前旌裊裊,依然千 里之雲;佩玉蒼蒼,穆矣懸黎之色。已乃勾陳肅隊,招 搖啟途。六軍雷動,萬乘風驅。叱豐隆而扶轂,呼蒙公 以附車。乍鳴鑾以飆駭,倏揚斾而景靡。青縞繽紛於 《震》兌,朱元飄颺乎《坎》離。方彩錯其外列,黃屋屹以中 馳。前披雲以建纛,後捎星而曳旂。左縴兮撓旃,右 幓纚兮洪頤。恍天旋而斗運,矧岳轉與山移。爾其五 輅方行,九門乍啟,雉尾繞以朱翬,望東郊而直指,似 太陽之初升,瑞靄紛其抱珥。既而屬車轔轔,纖塵弗 驚,花飛飛以夾路,草幕幕而侵輪。似青帝之時行,品 物鬱以芳新。若乃千官景從,車徒塞空,飛蓋結而如 霞,鳴佩咽其從風。似三垣之列宿,旋繞依乎紫宮。已 而崇卑在列,直廬周設。循芳甸而徐轉,紛綺繡其如 纈。似應龍之迴翔,元雲藹而四合。若其埜曠天清,和 鑾有聲。絲管啁啾以嘲哳,鐘鼓訇磕以砰「似春雷 之啟蟄,震百里而皆驚。」至乃士女咸集,耄倪沓至。盼 翠華之來臨,歡聲騰而動地;似百川之赴海,奔濤譎 而聲沸。爾乃享后稷,祀天農,奠蒼玨與元醴,燎芳桂 與香藭。太牢薦而肥腯,太蔟奏而舂容。既用虔於祼 鬯,乃躬即乎田工。於是京兆授鞭,司徒獻耜。巡沃野 之墳腴,望平壤之如砥;儼洪縻之在御,撫紺耒而成 禮。懷炎農之務穡,想崇伯之疆理。四顧而溝塍鱗次, 三推而土膏脈起。諸侯諸公,咸以班而遞進;或五或 九,洎終畝而方止。陟巍臺以遐眺,觀萬民之舉趾。一 人有慶,既穆穆以皇皇;百辟致辭,復雍雍而濟濟。大 徇之典將行,享醴之讌斯啟。時則有大宗伯捧策而 進曰:「臣聞民之天在食,國之本惟民。」伊籍田之大禮, 實累代之攸遵。善乎虢公之言,上帝之粢盛於是乎 出,民之蕃庶於是乎生,事之供給於是乎在,和協輯 睦於是乎興,財用蕃殖於是乎始,敦龐純固於是乎 成者也。彼千畝之不籍,固取誚於《麟經》;伊元嘉與《泰 始》,亦徒具乎彌文。今我陛下,應農祥而發令,順陽氣 以時行。舉百王之令典,循列聖之法程,籍千畝於畿 甸,勤萬乘以躬耕,勸三農以崇教本,播四海而揚頌 聲。想餘糧之棲畝,將腐粟之如京。載在國章,既以示 勤民之政;藏諸御廩,抑以薦明德之馨。大矣哉!此之 為禮,蓋將邁前休而建極,啟來哲而為經者矣。爾乃 天子茫然而思,辴然而嘻,曰:「唯唯否否,卿知其一,未 知其二。」予竊感於茲行,實有資於治理。是故邇陌井 分,遐畝繩直,水縈,帶以環注,睇四封之如一。此亦予 一人之奠域也。霖雨如膏,隕露如飴,春苗灑而綠淨, 秋隴滴而黃滋。此亦予一人之施澤也。菽雚特畦,禾 黍異田,任土宜而播殖,亙廣陌與橫阡。此亦予一人 之軌物也。藝此嘉植,殄彼蠹蟊,刈「稂莠使靡遺,樹蘭 杜於近疇,此亦予一人之樹德遠慝也。蓋黍稷馨香, 籩豆以飭者,孝之則也。三時不遺,惟農是卹者,仁之 錫也。度土任宜,深耕易植者,政之式也。」天子所以念 稼穡之艱難,躬胼胝而無逸,雖六府之孔修,猶日慎 乎一日。豈止於奉遺典而遵修,慕前文而潤色者哉? 於是上宰元臣,載拜稽首,奉萬歲之觴,上一人之壽, 鑄玉冊於金縢,勒鴻猷以垂後。遂作《頌》曰:「於惟上聖, 轄化權兮。洪澤滂潏,溢八埏兮。百祀咸秩,禮則虔兮。 迺籍千畝,國之原兮。朱紘蒼佩,造彼壇兮。帝既至止, 三推先兮。三公九事,墢以班兮。厥禮既成,兆民喧兮。 勾芒太皞,覿而歡兮。百千雜遝,扶轄還兮。農用震動, 庶殖蕃兮。粢盛恪共,盛所蠲兮。穰穰其瑞,應罔愆兮。 百穀膴膴,大有年兮。耒耜萬里,息戈鋋兮。如陵如岡, 萬福駢兮。登羲越軒,古無前兮。天子萬壽,配彼天兮。 臣拜稽首,頌斯言兮。匪臣則文,盛則傳兮


PD-icon.svg 本作品在全世界都属于公有领域,因为作者逝世已经超过100年,并且于1923年1月1日之前出版。
Crystal Clear action run.svg 本作品原文沒有標點。標點是人工智能程序古詩文斷句 v2.1創建,并由維基文庫用戶編輯改善的。本站用戶之編輯以知识共享 署名-相同方式共享 3.0协议(CC-by-sa-3.0)發佈。

歡迎各位持續修正標點,請勿复制與本站版權協議不兼容的標點創作。

Cc.logo.circle.svg